狼狼醬 @Wolfychan
私信可以,但我保留你亂罵的時候公開私信的權利。不算好的基督徒,深信左右都是膠的港獨。
Roger 00後 linux架站/網路規劃基本知識 / acm 競賽 / 18yo
回复文章: 欢迎帖:欢迎台湾朋友rogerdeng92来到2047

嗨 w 我喜歡打競程(acm icpc)跟開發東西 願中國早日民主化\n

刘慈欣 反共复民
回答问题: 香港人真的是吃软怕硬,在中共面前丧失了反抗的斗志了吗?

其实香港人的怕硬在国安法通过之前就表现出来了:

2020年初covid-19疫情爆发后,从“反送中”一直持续到那时的抗议游行便戛然而止了,这说明在香港人看来,中共的可怕程度还不如一个死亡率不到1%的传染病。反观美国的BLM,即使在美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也没有消停。

我甚至还一直有一种感觉:共产党就是看准了香港人这一点才通过了国安法。

作者 于 7月2日 编辑
鵺莺 泪水已然流尽,涌出的唯有汩汩鲜血。这注定与无声为伴的鵺之宿命,早从那地狱升上人间之日起就已写下。
回复文章: 我 不 理 解 【edited】

在查看了原帖中的内容后,本人大概能够稍稍猜出楼主感到“愤怒”,或者说是“不可置信”的一部分原因。

也许原帖作者只是想要单纯地分析事件的利害关系,并未抱怀有任何主观上的恶意,但个人认为其言辞间的确缺少了一份同理心,而这也导致了那段原帖中的发言显得格外的“不近人情”,颇有“理所当然地淡化他人承受的苦难”之嫌。

例如楼主所列举的第一段话,原作者只是单纯地从“结果”的角度来分析这一议题,即“哪怕母亲不想要抚养孩子,也还是有能够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几乎没有考虑到当事人在这一过程中所要承担的痛苦与煎熬,当然也就更谈不上讨论关于疏解这些“附加创伤”的方法了。这样的思考方式与逻辑链在楼主所列举的第三段话中则彰显得尤为突出。在这段话中,原作者首先就使用了明显有着“淡化受害者所承受之创伤”的叙述——“就算是被强奸”,而之后的论调则依旧是熟悉却不会令人感到安心的“反正有解决之法”,依旧是“理所当然”地忽视强奸受害者可能终身都要默默承受的那份难以启齿的痛苦与屈辱感,简单粗暴地得出句“反正事后也有其他避孕措施”的话来,仿佛施暴人给受害者造成的唯一麻烦就是“意外怀孕的可能性”似的。很遗憾,这样“漠视他人之痛苦”的叙述方式可谓是渗透进了原帖中的每一个字,使得整篇论述都不禁会令人感受到几分寒意。虽然本人可以理解原作者或许只想要专注于讨论原帖中有关“堕胎”的议题,但不得不说最终呈现出的语调着实是少了些人心的温度。

以上这些都不过是个人的一点碎碎念而已,倒也无需太较真。

作者 于 6月27日 编辑
47绿帽子王
回复文章: 关于美国堕胎法案解决方法

@IronStar21 #189147 赞同联邦权力下放。也赞同联邦以胎儿生命权禁止非特殊情况的堕胎。

不过胎儿是不是人/几个月的胎儿是人,我觉得应该是很容易辨别的医学问题。如果是哲学问题,那么出生一半的孩子是不是人、羊水破了是不是人、独立生存是不是人这些永无止境的问题总会被一些支持堕胎的人拿来胡搅蛮缠。

独裁者
回复文章: 小小的連登/Facebook搬運:20個關於香港尤其英治時代慢慢被遺忘或篡改的歷史[含有連登補圖及撮要評論]

关于第九点“华人与狗不得入内”,wiki是这样说的。大家可以看一下:

華人與狗不得入內是一個流行於中國人的都市傳說,傳聞上海黃浦公園門前有一塊「華人與狗不得進入」的牌子。這都市傳說亦廣為流傳於民國時代的外國駐華記者和商人。[1]

早在周作人1903年9月11日的日記中就已提及這一傳說,周作人在日记中记述他看到的是“犬与华人不准入”七个字。不過周作人的記載存在爭議,認為確有其事的,主張日記是周作人當天寫的親身經歷,他寫在日記裡給自己看沒必要撒謊;[2]然而懷疑論者認為該日記是1960年代文革前夕賣給魯迅博物館才得以公開的,在1903年寫成至文革期間是否遭到周作人自己或者魯迅博物館修改措辭,還有待查證,故周作人日記的記錄不能作準。另外陳天華在其著作猛回頭也提到「上海的西洋人,有一個花園上貼一張字:只有狗與支那人,不准進入!中國人當狗都當不得了!」。

清末民初的中國文人、以至在華外國人的外語散文集裡,[1]都據之而二次創作出多種不同措辭、不同史實背景的版本,如1923年蔡和森说他看到的是“华人与犬不得入内”八个字;1924年孙文在《中国内乱之原因》一文中说是“狗同中国人不许入”这八字;杨昌济于1913年写道:“上海西洋人公园门首榜云:华人不许入……又云犬不许入”;方志敏在其著作《可爱的中国》中记录牌子上写有“华人与狗不准进园”八个字,陈盂熙则指,“一到外滩,公园门口木牌子‘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字体赫然在目,真使我们感到莫大的侮辱”。[3]此外,陈岱孙、周而复、曹聚仁、苏步青、宋振庭等都说此牌确实存在。香港電影《精武門》就是根據這個傳說,拍攝由李小龍飾演陳真的角色,怒踢此門牌的經典畫面。[4][5][6]

但是當時公園的規則中,沒有把“华人”和“狗”的禁止事項放在同一个句子里[4]。1994年,薛理勇在《世纪》杂志发表《揭开“华人与狗不得入内”流传之谜》,文中称“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故事“缺乏根据”,是“编造一个史实去哗众取宠”,並指出上海曾有博物館僞造一份「華人與狗,不得入內」的牌子。[7]薛理勇等學者認為,本標語在公衆視線中出現的部分原因是為了激發民族主義情緒。[7]薛理勇文章一出,激起全国很多批判文章與反駁文章,《世纪》被逼聲明「本刊未对史实严格核对即予发表,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感谢读者的诚意批评」並轉載多位反駁者的稿件。[5]此外,上海工部局從未將「華人」與「狗」並列,且 1949 年之前的對此標語的記載差異很大,又不乏有道聽途說者,久而久之流传为此都市传说。

珮琳 认真起来,像个诗人
回复文章: 这个社会不鼓励见义勇为

@natasha #188674 您好,惩戒权我认为可以分为两种,一种像楼上那位台湾友人说的,对于正在违法的现行犯,任何人有阻止控制的权利,另一种就是属于有关部门的范畴,当然这得是文明国家,专制国家是不能想象的。执行惩戒,也不应该属于秘密和隐私范畴,而应该是经过法律程序后的公开公示,比如新加坡的鞭刑。可能我偏激了,但我觉得有些人就是素质严重败坏,毫无羞耻毫无道德,让人无可奈何。有一次下着大雨,我看见环卫工在道路边捡垃圾,有车加速溅了阿姨一身水,我觉得不可理喻,这不是一个人能做出来的。

刺刺 台灣人,主修會計,法學只是下班後的興趣。
回复文章: 这个社会不鼓励见义勇为

所以我說那個「好撒瑪利亞人法」呢

(當然,這個概念並不適用於路見不平,拔拳相助)

不過我印象中,就是看路人究竟有沒有逮捕「現行犯」的權力?

(台灣的刑事訴訟法88條:「現行犯,不問何人得逕行逮捕之」)

換句話說,你看到個強盜把他給按在地上,然後報警,儘管你們中間可能打了一架,你是沒有任何事情的。

總之,若是見義勇為但後果自負,而且輿論也不會幫你,法律也沒有援手,風險由善良的人承擔。

換句話說,原本是被害人在面對風險與傷害,但誰幫助,風險就轉移到誰身上,這真的是非常奇怪的現象。

如果人們是的想法是相當功利的,那麼很快就能得到共識:「沒有人要幫」,因為付出的不會只有時間,還有不可揣度的風險。

作者 于 6月20日 编辑
珮琳 认真起来,像个诗人
发表文章: 这个社会不鼓励见义勇为

今天又看到一则新闻,店老板见义勇为被围殴,和唐山打人事件相比,这个新闻的热度和关注量都不在一个数量级,评论区也是一边倒,很多人反对见义勇为,觉得老板有点莽,有点傻。。。

个体要想获得其他个体的关注,必须要表现无辜,必须要付出极其惨痛的代价,才能激发其他个体的同情和愤怒。而见义勇为的个体,则被看做没事找事的异类,本来就不关他的事,被打不无辜。我难以想象个体与个体之间的冷漠,坐在一旁麻木看着其他人被打,他人的痛苦可以无动于衷,姑且不说坐在一旁的人事后会不会内疚,这一行为居然可以被主流舆论所理解,被视为理所当然。这样的社会真的是病得不轻。

我无意道德绑架,我只是觉得面对法律法规缺失,公民的朴素正义感也正在流失,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自保的经济算计,这是赤裸裸的自利行为,个体与个体之间,完全没有了一丁点的利他联系。表面上个人利益得到满足,实际上个体正加速沦为一个个同质化的被动化的孤立原子。

实际上这也不能怪他们,个体先有权利,才能有存在,然而现实是,个体的权利缺失,成为无名之辈,他们根本没有渠道和机会参与公共管理。这就导致一部分自甘平庸,漠不关心公共事务,一部分又盲目自大,认知的狭隘使其过度自视,还有一部分向市侩方向蜕变,恃强凌弱,媚上欺下,做人毫无底线。

权利意味着行动而不是想法,行动则彰显了个体的价值与意义,只有个体自身存在重要性,才会被其他个体所重视,才会开始关注、理解、共情其他个体。只有这样的个体,才能叫公民而非草民,才存在连结的可能,才能形成一个强有力的政治化组织化的团体,比如工会,反过来进一步保护和强化个体的地位。

作者 于 6月20日 编辑
赞同 7
828 次浏览
珮琳 认真起来,像个诗人
回复文章: 习近平反腐这么多年,你身边的腐败减少了吗?

只能说社会更加原子化,公权力不公叫冤的声音更加沉淀在底层难以上浮,如果不是唐山这一个偶发事件,那些拿着身份证公开在镜头前申冤的视频根本没有机会被社会公众所注视。

社自
暴动喵 gay 上班族 社会自由主义者 关心中国民主化、边疆局势、宗教自由问题
回答问题: 到底唐山遇襲的女生的傷勢如何?我聽說有三個都死了。

就算没死搞不好也是伤势严重,不然不会不让人探望,还严格防堵外地记者来采访

回复文章: 【法广】美国国会推法案禁中共高官使用美国社交媒体平台

@打倒法西斯 #188503 美国这么做没问题,因为中国政府不允许中国人使用美国社交网络,那美国政府为什么要给中国政府用。你会这么愤怒是因为这法案触碰了你的利益,你不跟中国政府打压中国人就不用害怕这法案。

回答问题: 恶性事件终究是小概率事件。为了减少小概率事件而牺牲自由值得吗?

美利坚合众国宪法recognize人类的基本自由和权利并限制政府剥夺他们。美国宪法没有grant这些权利和自由给人民,这些权利和自由是人类自有的。所以,其实法律上“牺牲”自由换“安全”是违法的。就像一个人不能卖掉自己的器官一样。

回复文章: 能正常点吗?

我是不同意楼主其中一个观点

一个人热爱中国不过是他的立场,就跟你标榜喜欢民主自由一样也是你的立场。

他的立场有问题,回到80年前,你热爱德国,真的是不配在美国拿到国籍,找个美国老婆的。

而且似乎楼主是有意在忽略,这个粉红热爱的不是中国这个country,更非中华民族这个nation,甚至都不是目前的这个政府,而是热爱中共--60年前热爱腊肉,现在热爱包子, 30年后热爱其他党魁,所以现在热爱的是这个party和热爱纳粹在80年前是一样性质的。

47绿帽子王
回复文章: 【法广】美国国会推法案禁中共高官使用美国社交媒体平台

我认为禁止中共使用美国社交网络没有问题。拿言论自由说事的人,请问怎么看待关税?倘若今天才有关税等贸易保护政策,那么这些人很可能也会拿市场自由说事。

如果让推特禁言华春莹和赵立坚时,能说成是“为了部分停止中国政府官员不违反中国法律所禁止的以非法定信道进行国际联网,访问美国企业网络服务,以免干扰到两国关系。”我觉得这样能呛暴中共,分离中国网民和中国政府。中共也不会在国内拿“虚假言论自由”说事,因为分分钟会被深受404苦恼的中国网民草翻评论区。 纯粹站在美国的角度的角度来说,也是大有裨益的。不过考虑到美国以前对于是否访问台湾、是否接见达赖喇嘛都要瞻前顾后。我怀疑美国没有魄力敢直接抽中共嘴巴子。

假如中共说华春莹和赵立坚用的是法定信道翻墙,那就让中共把法定的法律和申请翻墙的方式等公示出来。又能分离一下中国网民和政府。

回复文章: 【法广】美国国会推法案禁中共高官使用美国社交媒体平台

用外国代理人法案,要求他们必须承认自己是中国政府官员。比如你去看华春莹,赵立坚,环球时报,上面都标了中国政府官方帐号。

回复文章: 🍵茶餐廳🍵

@Wolfychan #188496 我从来不理解这种情绪发泄的意义何在,香港被中共和中共同路人灭亡了,仇恨的应该是中共和他们在香港的占领势力和殖民者,为何是中共统治下的其他屁民呢?

漢獨主義
IronStar21 漢獨立主義者
回答问题: 普京是不是犯了和蒋介石一样的错误?

這是自“常凱申”以來對蔣介石最大的侮辱。

蔣中正當年在軍頭林立,嫡系在對日作戰被大幅度消耗的情況下,還要經受美援暫停等等困擾,小本經營只能説是缺乏軍事天才,不能算是戰略失誤——逆境求生存而已。

普京則不然,軍事獨裁完全徹底,内宣系統總體駕馭,克里米亞敘利亞皆爲練兵未傷及根本,超級順風卻步步後退,兩者如雲泥之別。

個人淺見,俄羅斯難以攻剋更多是因爲自身士氣渙散(愛用導彈轟炸不用人,馬里烏波爾鉄厰久攻不下),裝備有代係差距,精兵如傘兵營因爲普京屢屢越級腦殘指揮消耗過大,難打硬仗。而烏克蘭新兵正在適應城市保衛戰轉進陣地攻剋戰的過程,後方國際志願軍源源不斷,時間拖長只能説是俄羅斯無奈之舉。

发表文章: 中国河南有维权储户健康码“被转红” 防疫技术沦为“维稳”工具? (BBC)

文章来源: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61794310

在中国中部的河南省,一些人一觉醒来后,便发现自己的防疫健康码变成了红色。紧接着,防疫人员上门,要求他们居家隔离。但很多人随后发现,导致他们成为风险人员的可能并不是新冠病毒,而是他们的身份:维权储户。

据中国媒体报道,近期河南有多家村镇银行因遇到资金危机,无法提供取款服务,涉及数百亿银行存款, 一些储户非常焦虑,便希望前往省会郑州维权。

很多储户称,他们的核酸检测为阴性,健康码却被突然赋"红码"(表示风险人员),有媒体解读称,措施似乎是为了防止维权事件发生

居住在郑州的刘女士(采访者出于安全考虑,要求匿名)就遇到了类似情况。她对BBC中文说,她在周一(6月13日)发现自己的"豫康码"突然变红,而她的所有核酸检测结果都是阴性,也从来没有接触过确诊人员。

她表示,防疫人员随后上门,要求她禁足在家,而防疫部门拒绝向她解释"红码"的原因。

百思不得其解的刘女士在社交媒体上看到,很多抱怨有类似经历的人都是村镇银行的储户,她才想起来自己也曾在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存了数万元,而该行也面临着"取款难"。

郑州市卫健委服务热线工作人员回应查询时证实, 有银行村镇储户健康码出现"转红"的问题。

"这个情况是有的,目前(人们)只能联系社区提交申请,先做三天两检(三天内两次核酸检测)再转码。"

但在记者提出希望进一步采访,了解为何会出现该情况后,被对方拒绝了。

然而,受该措施影响的人群不止这些银行储户本人。

距郑州200公里之外的驻马店市民王女士(采访者出于安全考虑,要求匿名)表示,自己因突如其来的红码被防疫人员拉到酒店强制隔离,而她"连郑州都没去过"。

"我自己不是储户,是我爸爸在村镇银行存了钱,现在取不出来,他前段时间就去了趟郑州了解情况,结果他回来(健康码)就变红了,然后我们都隔空变红码了,"她说道。

"我周末还有面试,现在正因为这种事头大,"她说道。

一篇题为《犯我者虽远必"朱":多名维权储户被红码》的社交媒体文章讲述了一些储户的类似遭遇。该文章周一(6月13日)在微信和微博等社交媒体广为流传,引起很多网友对这种做法的愤怒批评。

一些网民指责当局将健康码变成21世纪的"良民证",还有网友表示,"不受限制的公权力,才是中国最大的疫情"。

随着舆情发酵,官方媒体《环球时报》评论员胡锡进周二(6月14日)发文警告称,各地的健康码应只应用于纯粹的防疫目的,"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被地方政府用于与防疫无关的其他社会治理目标"。

"如果有哪个地方为了其他目的通过调控健康码阻止特定人员流动,这显然违反相关防疫法规,也会损害健康码的威信,损害公众对防疫的支持,"他写道。

中国资深媒体人安替表示,"河南当局已经用核酸码为自己的欠债银行服务了",而他认为,"这些事情必然会发生"。

"历史告诉我们,一旦动用主权例外工具,因为'无法无天',必然被普遍滥用,"他在推特上写道。

今年4月中旬,农业大省河南省和安徽省的多家村镇银行均出现储户无法取款的问题,一些银行毫无预警地关闭了线上取款和转账功能。

官方媒体报道称,这几家出现资金危机的村镇银行的大股东通过"资金掮客"吸收公众存款,涉嫌违法犯罪,正在被调查。中国银保监会称,已责成河南银保监局和人民银行郑州中心支行配合地方当局"稳妥处置"。

据彭博社报道,5月下旬,河南郑州有数百名抗议者走上街头,聚集到河南银保监局门外。人们手持"还我积蓄"的标语牌示威,但遭到警察驱散。

据报道,目前这些银行涉及的资金至少有数百亿元人民币。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中国便在全国范围内通过健康码对公民进行定位追踪,并对风险人员进行强制禁足。这在早期取得了许多民众的支持,但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民众担心该措施会导致公民权利受到限制及隐私遭侵犯。

去年10月,中国东北城市黑河为了防疫,将所有当地户籍居民的健康码变更为"黄码",该措施甚至导致一些在外地工作的黑河人也行动受限,引发批评。

随着新冠大流行进入第三年,有关如何避免抗疫措施被滥用的讨论也不仅限于中国。

在新冠疫情爆发后,新加坡政府即通过"合力追踪"(TraceTogether)系统追踪确诊者及密切接触者。但在去年1月,一名新加坡高级官员透露,警方可通过刑事诉讼法取得包括合力追踪数据在内的任何数据,引起新加坡民众哗然,当局随后承认错误。

赞同 1
515 次浏览
自由主义者
史蒂芬 喜欢近代历史,有时间上传一些好的书籍,大家交流分享
回复文章: 南华早报:中国不承认香港曾是殖民地

@Wolfychan #188325 前几年中共开军舰去南海到菲律宾附近(说南海属于中国,共同开发,这就真恶心了),我印象里南海是属于公海(毕竟那么远的),大部分海域都是公海(应该属于全人类还差不多),香港存在的时候,有个屁的共产党啊。

独裁者
发布问题: 阿尔伯特、阿狸、阿钱......

这个世界真奇妙

赞同 1
33 次浏览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回复文章: 南华早报:中国不承认香港曾是殖民地

@Wolfychan #188325 所以这就是中共乃至民国派蓝统派的逻辑谬误:一边批判清朝、国民党来彰显自己的合法性,一边又要继承清朝、民国的土地遗产,而这么久过去了很多从小被中共洗脑的人竟然没发现这种二律背反有什么不对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发表文章: 南华早报:中国不承认香港曾是殖民地
赞同 2
973 次浏览
独裁者
回答问题: 【黑社会与权斗】唐山烧烤店、邯郸女生群殴男生等等事件会是第二次唱红打黑的前传吗?

刚刚好像有五毛(阿钱)来维稳了。

永川龙

答案是不。实质上就是媒体炒作而已,这个案件根本没有恶性到需要投入这么多资源。性别议题的炒作是老问题了。 (后面还有一大堆废话)

大家记住他的战术(通常你识破了他的战术,就可以识破大多数五毛的维稳,对你有好处):

1. 把责任通通送给下级、或者媒体;绝不能让他的主人承当责任

2. 把事情说的不那么严重把事情说的不那么严重;或者说是谣言、传言、没有证据等等。一定要减轻大家对他主人的攻击

3. 一旦什么问题政府无法解决或者不愿意解决,就说是“老问题”了;把他主人的问题说成所有人的问题

4. 如果你仍然无法说服,他就会转移话题,例如“XX不也XXX”“你这种恶心的不配和我辩论”“你不了解XX就没有发言权”“中国人民是伟大的,不买你的帐”等等。 通常是拿一个让你觉得很恶心的话题来转移你的注意力,通常针对你发动人身攻击,通常和前面的话题没有关系,要和你同归于尽,保卫他的主人

5. 等你的注意力被转移了,他又会开启一个新话题,比如从“警察办事很辛苦”变成“习近平很伟大”等等。然后把前面的那三个战术稍微修改一下,接着重复使用,然后努力地拉着你跑,继续维护他的主人

6. 如果失败,再换一个ID,假装无辜的别人,继续重复上面的内容,假装一个新的维护主人的奴隶

作者 于 6月17日 编辑
发表文章: 希望品葱用户“天空一无所有”能来2047作客

品葱用户“天空一无所有”6月9日进驻品葱,到6月12日萌生退意,不过3天时间。

这位用户对于人权问题有深入的思考,并且指出了一些反贼们常见的逻辑问题。我认为ta的言论非常有道理,并能给人以启发。

可惜三天,品葱就把人家给怼退了。

品葱留不住的人,2047欢迎之至。

希望“天空一无所有”能看到。也请广大的跨站用户,能够帮忙通个话。

作者 于 6月13日 编辑
赞同 3
966 次浏览
  1. 1 2 3
    1 / 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