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sybulbo
@jessybulbo
关注的小组(1)
动态 帖子 0 评论 8 短评 0 收到的赞 0 送出的赞 3
  1. jessybulbo   在小组 2047 回答问题

    在怀俄明州,为什么还有人想选该州的联邦众议员?

    陈士杰没有参加中国的高考,而是参加了外国高校的申请-录取程序,这就是这个问题的根源。

    选举等于高考,而且没有高考之后估分环节,考前就得填志愿。所以考价值较大的岗位(怀俄明参议员)的就要面对其他竞争力更强的对手(其他参议员候选人)。如果考不上,那就没机会调剂志愿到价值较低的岗位(怀俄明众议员)的机会了。所以如果竞争比较激烈,主动放弃参议员岗位的竞争而参加众议员岗位的竞争是非常合理理性的选择。

    陈士杰君因为根本没有参加高考,而是通过申请-录取程序直接去了国外的高校。而申请-录取程序和高考程序是有根本不同的。高考之后的选择是这样的,考生通过填写志愿向高校投档,投档的前提是要过分数线(一本线,二本线),过了分数线以后,高校把投档的人从高到低排列,把超过自己录取范围的考生直接退档,剩下的考生再由高校自己安排录取到什么专业。也就是说,考生选择一次高校,高校选择一次考生。

    申请-录取程序是这样的,考生通过填写申请表向高校申请入学,高校是滚动录取的。有的高校是截止日期前只收材料不审材料,有的是边收边审。条件很好的申请人,高校会直接发接受函(offer),条件很不好的申请人,高校会直接发拒绝函,其他的人,高校会把他们放在waiting list上备选。如果之前收到了高校offer的学生拒绝了高校的offer,高校就会滚动向waiting list上的人发offer,然后如此滚动直到waiting list或者学位耗尽为止。

    美国的选举是典型的高考,选举日(11月第一个星期二)就是大考试,只要岗位招租的就来考试,考试岗位包括总统-副总统对,联邦参议员,联邦众议员,州参议员,州众议员,州长,州检察长,郡县地方官员等等,考试是排他的,报考某个岗位的人不得报考其他岗位。当然持有某个岗位的资格的时候,可以报考其他岗位。但是如果他所持的岗位这次也要竞选,那考不上他原来的岗位也回不去了。

    举例,奥巴马2006年当选为伊利诺伊州参议员,2008年竞选美国总统。因为参议员席位六年一选,如果奥黑08年总统竞选失败(不管是初选败给希拉里还是大选败给麦凯恩),他的参议员席位不变。奥黑选上了,于是他就辞掉参议员岗位。麦凯恩也是参议员,亚利桑那的,他那年也是不选举参议员席位,所以他就回去接着做参议员了,2010年麦凯恩连任参议员。

    举例,印第安纳州州长彭斯2016参选美国副总统,2016年印第安纳也选举州长,彭斯选择了参选总统,州长的位置自然不可能连任,如果选举失败,彭斯的州长位置肯定也没了,毕竟他根本没参加州长竞选,等时间一到,他的州长位置就没了。选举成功,他的州长位置还是没了,而且他都不需要辞职的,因为到时间了州长换届。

    用滚动录取的逻辑去理解高考是不可理喻的,用高考的逻辑去理解滚动录取也是不可理喻的。高考虽然也有滚动(第二志愿,调剂),但是那种滚动绝对不是降一点点,而是降一大截。滚动录取制度里,假设某校录十名,第十一名是胜算很大的,只要前十个人有一个拒绝了,第十一名就能替补进去;而高考制度里,某校如果录十人,第十一名希望几乎为零,除非高校把备用机动指标分配到这个list里。

  2. jessybulbo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随笔:集体主义?

    道理是类似的,但是费孝通更学术一些。

  3. jessybulbo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随笔:集体主义?

    实际更多的是个人中心主义,一个个同心圆,由己及人,由关系的亲疏来决定自己的行为。

    恭喜你学会了费孝通的“差序格局”

  4. jessybulbo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力量即合法性

    好像是。我们看来是快达成共识了。

    楼主说的力量,我们可以理解为硬实力,比如钱,枪,兵力。

    楼主说的合法性,我们可以理解为软实力,比如号召力,内部调节能力,还有哭秦廷的拉外援能力。

    那么软硬实力的确是部分重叠相交的。软实力可以增强硬实力,硬实力也可以增强软实力。

  5. jessybulbo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力量即合法性

    和溥仪汪精卫对应的就是吴佩孚,日本人请他出山他就是不肯出山。

  6. jessybulbo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力量即合法性

    单有合法性没有力量的话,就要借壳上市,20世纪中国典型如溥仪和汪精卫。

  7. jessybulbo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力量即合法性

    其实我倒是觉得相反,力量是合法性的真核心。一个政治集团必须要有力量才可能有合法性,但是合法性可以是力量的外皮,可以是软实力,可以是法统,可以是外人可以着力的抓手hook。而且合法性绝对不仅仅是忽悠屁民,很多时候,合法性是在精英当中求共识。为什么君主制下,贵族们要拥戴皇室成员做皇帝,因为皇室成员做皇帝比改朝换代更有合法性。直到皇室权威消耗殆尽了,才被权臣改朝换代。

    所以力量是合法性的真核心和子集,合法性除去力量本身就是一套皮,这个皮可以统战政治集团,可以安抚被统治集团,可以让统治者内部协调,功能大着呢。光有兵了不起啊,斯大林:“教皇?他有几个师?”,教皇:”我有十亿天主教徒可以动员,你苏联有十亿人口吗?“

  8. jessybulbo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娱乐】DnD阵营九宫格测试

    metoo, chaotic neutr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