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狼醬 @Wolfychan
私信可以,但我保留你亂罵的時候公開私信的權利。不算好的基督徒,深信左右都是膠的港獨。
19

沒想到當日邊在學校飯堂等待燒味飯邊看著舊品蔥倒下的我,又看見它的第三代傳承倒下。我初時也以為舊品蔥只是日常當機,卻想不到一別就是永訣。

然後就是新品蔥。我對人並不敏感,是故除了少了很多熟悉的臉孔之外,也沒有留意到甚麼變化。後來在瑤瑤的邀請下才來了這裡,才想起以前的舊蔥「在陽光下各抒己見」的模樣,也認識了幾個不同的匿名論壇。

在這些和你們打滾的日子中,我漸漸學會了秩序---尤其是由不同觀點的人組成的共同體的根基需要小心的維護,直到新的習慣形成。自發秩序像植入植物細胞的基因片段,要用選擇劑(Selective agent)才能固定在基因組中,成為一個社群恆定的特色。

連登時事台的自發秩序是在風浪與血中形成,時事台的手足推送著資訊和Twitter,習慣法是藍絲五毛和涉嫌奉手足之名背德者將被狙擊,直到不管事的管理員受不了排山倒海的舉報封人。當然,這樣的野生秩序也曾因為受人濫用,沒有救回包括我的賬號在內的一眾手足,而雖然隨著安全的「任務」越來越少,內鬥和不符合抗爭時形成的習慣法的言論越來越多(比如冷嘲熱諷的留言),但狙擊的傳統仍在,而那少數留下來的手足自從一個手足用戶被捕之後更是前所未有地團結,那帶風向引他和我自爆個資的用戶因此失去影響力。

可惜的是,這些秩序,無論是時事台手足的自發秩序還是站長對不能相處的人的鐵拳所建立的秩序,這些防止社群回歸荒蕪的自然狀態的努力,和政府的本質一樣,正如洛克所言,是每一個參加者讓出自己一部分自由的結果(所以暴政不一定是管得太多,而是管了不該管的地方,比如管年輕人在家附近有鐳射筆,不管葉虎在車上裝滿棍棒和元朗鄉黑一起出現),因此無可避免,這些人的努力必然違背了普遍相信網絡應該呈無政府狀態的匿名網絡的常態,因而把他們冠以屈毛黨危害言論自由(儘管時事台確實有這毛病)、釣魚網站之名,甚至只是對他們的觀點大加挑剔,即使這些人改善了他們所屬的社群的風氣,直到這些人終於當災,從社區中消失或者遭受極權迫害-----可能我孤陋寡聞,以品蔥圈子來說,我未聽過人因為無條件支黑被捕,被捕的只有推動理性和實力的人。

說到這件事,我想起過去香港人示威中的一個陋習,過去不少香港人視勇武甚至港獨派為搞臭示威者名聲的臥底,即使他們是在速龍面前唯一一群會主動上前應對的人,直到他們被捕上庭才會意識到他們不是臥底(甚至也未必),只因為他們違背了香港人一貫和平表達意見的習慣。但是他們毫無疑問一度改變了香港人在示威中被真正的藍絲暴徒和警察單方面暴打的局面。

如今我們失去了無數手足,失去了小二和站長;他們用身家性命向大家證明他們不是黨國的走狗,而是想揭起鐵幕為大家架起一片有陽光的天空的人,不知道那些自稱守護自由辱罵他們的人有何感想?對,那些故意射擊被捕醫科生急救員的腳的綠色走狗也宣稱自己在守護香港人的自由和人身安全。而諷刺的是,站長不支持姨學,也不是支黑,但他建站的過程形成的卻是比新品蔥更堅固的共同體。

而如今站長已去,黨國對自由和文明的戰事和仇恨仍未終止,但不要慌,慌也沒用-----黨國要癱瘓我們的意志,而非肉體,請生如戰士,繼承前人的意志,像隻海東青,在漫漫長夜裡仍然在極光間翺翔。如果站長和小二的被捕令我們癱瘓,而不是涉著前人的血泊,靠神的恩典自強,從他們的技術錯誤中學習,從而再次自由生活,那就沒意思。

最後請容我以一首臨時改寫的英文歌作結,Pack up all your troubles in old kit bag。

把你的苦惱丟進老背包

微笑,微笑

在自由陽光下各抒己見

這才是7站

「為甚麼要這樣慌?

因為慌也沒用!」

So---

把你的苦惱丟進老背包

微笑,微笑!

13

話說目前有兩位以《反恐條例》被控、其中一位還被送過中的手足為著「為香港人提供優質的本地食品,以另外一種形式陪伴及照顧香港人」託人開創了間食品公司,還推出了奶黃月餅,我之前訂了一盒,現在終於可以吃了~~

先看看盒子和紙袋: 無比可愛的貓貓,設計師已經入獄,三年後見 (っ °Д °;)っ

然後就是月餅,四粒小巧玲瓏的奶黃月,全家剛好一人一個,一人一粒,放在室溫攤暖了之後一打開包裝湊近一嗅,一股醇厚甜蜜的奶香已經撲鼻而來,記住啊,我嗅覺根本不敏感。

一口下去,奶黃饀柔軟而結實,甜味濃厚卻不膩,中間黏稠幼滑的煉奶流心餡用全脂奶製造,雖然也很甜,那潛在的甜膩卻被鹹蛋黃的鹹味平衡了,對於我這個一生人好像也沒有吃過幾次奶黃月餅的人來說,真……真的很好吃 ಥ_ಥ ,悲傷的心情也跟著好了點呢~

可惜也太好吃又太小巧了,我兩三口已經吃完了,沒法子完完整整地記清它的味道用文字描述 (吃完更肚餓了QQ),熱愛民主與自由的7友如果來香港旅行的話,保持文明和禮貌之餘記得有機會也懲罰一下這群反中亂港的手足,讓他們做不停手饞死小粉紅和共匪,不過記得留一些給本地人啊!!

可是我只買了一盒,而且已經全部售罄,只有雙黃白蓮蓉還有貨 w(゚Д゚)w 真的遺憾啊(。_。) 如果這就是恐怖主義的話,那就讓我們也恐怖恐怖一下,用美食統戰到小粉紅不要不要的(. ❛ ᴗ ❛.)

之前有間熱切關注囚權的零食網店突然關閉,非常討厭信用卡的我才「的」起心肝用信用卡買了一盒該店名物日本水族館朱古力動物餅,可是好吃到……我想說呢,我和家人分享了點之後拿了回去讓同事嚐個鮮,結果我老闆一不小心就吃光了,我們下班跑去日貨公司找也找不到( ఠ ͟ʖ ఠ)…… 不怪她吃光光,就怪自己沒有買多幾盒(T_T)

也許兩位手足知道自己是一輩子也出不來了,所以才託人成立了這樣的公司,現在想起來,心裡又有點痛苦了……

(老實說,現在怎樣沉默也不能逃避了,就不如說出來吧,讓大家都記住吧)

12

33年前,我們本當知道,對於中共,和平遊行是沒有用的,但是那群被屠殺的人,不論種族與觀點,其勇氣其熱情其信念理當銘記至今;畢竟,如果不是他們的死,說不定在香港的我們不會那麼早暫時看清中共的真面目,而我相信他們也是中國最後一批大規模出現、真心希望中國走向一條和眼下的支納粹迴然不同的路的人,即或是嘴巴刻毒的連登仔都承認,他們比他們的後輩來得俊美、充滿朝氣和活力。

近日有人引用我早年在品蔥的一篇回答認為我甚麼甚麼(請植入一切針對舔共舔支者的駡人話),事隔數年,有見支共對我等手足身心的摧殘,我現今僅在此承認我的錯誤,修正我的觀點:對於刺殺暴君一事,即或法理上失敗者必定承擔嚴重後果,信仰上此事正當與否,我想我是應該存疑,而不是絕對性的否定或者絕對性地肯定,否則無法解釋舊約中正反例都有出現的情況,而任何有此意的人都應該慎重其事。至於抗爭者與極權的戰鬥和平與否,只要是為眾人的權利挺身而出,我均予以尊重,並願他們問心無愧。

但我畢竟還是問心有愧之人,唯填詞一首誌念。

曲:In Flanders Fields
(斜體字請用粵語)

木樨满地 寥寂无人
枪击过后 坦克所经
少壮学子 在此葬身
为了善尽 心中义务

当天呼声 遥不可闻
湮没漫漫 无尽长夜
他们被爱 也有所爱
如今却葬身 枪炮下
在木樨地 他们丧生
在木樨地 他们丧生

我们已殁 请你接下
自由星火 直到黎明
不敢放下 願記於心
直到豺狼 殲滅那天
即使維園 不見燭光
即使广场 寥寂依旧
还请接下 我们所托
请你坚守 自由之火

維園晚上 不見燭光
記得當日 呼聲滿天
淚煙遍地 怒火迸發
奮勇上前 一去無還

當天伙伴 已不復見
流盪海角 或陷囹圄
我等蒙愛 也有所戀
卻不忍見 天色遽變
不甘萬家 燈光褪色
即使流亡 即使被困

必當堅守 我城星火
不甘辜負 手足所託
無論何往 願不屈膝
直到我城 光復那天
願主成全 我們遺願
在木樨地 在香港地
願主成全 賜我恩典
光復我城 光复这地

11

a. 老伯真冤

09月08日(三) 22:09

葵涌路邊電話亭昨日(7日)發現可疑物品,警方爆炸品處理課人員到場將其引爆,葵青警區重案組接手跟進案件。警方經調查後,今晚(8日)約7時30分,在葵涌打磚坪街以涉嫌「炸彈嚇詐」,拘捕一名姓麥(63歲)男子,並在其身上檢獲一部手機,懷疑與案有關。他現正被扣留調查。

案發昨午3時許,有市民指在打磚坪街與和宜合道交界路邊一個電話亭,發現兩件約7厘米乘10厘米、以錫紙封起、內含粉末及接駁電路板的可疑物品,擔心涉及炸彈報警。警方進行封路及疏散,嚴防一切意外情況,爆炸品處理課人員為妥善解除可能危機,派出拆彈機械人進行引爆,在事發兩小時內閃電完成處理,經調查後相信可疑物僅為便攜式充電器

b. 終於找到外國代理人了

2021-09-08 21:46 今早警方於全港多區分別拘捕鄒幸彤、常委梁錦威、鄧岳君及陳多偉,涉嫌違反《香港國安法》下的《實施細則》附表5第3(3)(b)條「沒有遵從《香港國安法第43條實施細則》通知規定提供資料罪」。4人至晚上仍被扣查,警方指會調查被捕人有否涉及其他罪行,又指不排除有更多人被捕。

消息指,另一名支聯會常委徐漢光亦為警方目標,今早警方曾到徐位於荃灣的寓所欲作拘捕,惟當時其菲傭拒開門,警方破門入屋後發現徐漢光不在單位內,該名44歲菲傭涉嫌阻差辦公被捕,警方現時正追查徐漢光的下落。

看著支聯會孤獨地死撐,拒絕交出資料,其實好悲傷的說

話說前記者何桂藍因為參加民主派初選被控國安法還柙,今日申請保釋,法官不肯撤回不可以讓傳媒報導的限制,她就乾脆撤回申請了……

10

好像幾年沒有吃大閘蟹了,不過上兩三個月媽有煮過奄仔蟹的說。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QELxSQ_2Oo

8

【眾新聞】52名參與初選的民主派人士要求今日提前報到。據了解,其中47人將被落案起訴「串謀巔覆國家政權」,不准保釋,須通宵扣留至明早9時半於西九龍裁判法院上庭。

除關尚義、李芝融、安德里、鄺俊宇、劉凱文、李國麟、袁偉傑、涂謹申外,其餘人士均被落案起訴。(原文)

#20210228新聞 #港區國安法

PS:民陣呼籲市民明天前往西九龍法院聲援。

最合法和和平的做法也不接受,這樣的政權只配被推翻。

===================== 更新:西九龍法院已經封鎖,一名試圖帶文件進入法院辦事的律師被捕。

8

(事先聲明,不精通政論,也太久沒有寫、也不想寫鍵政性的議論文,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行政會議成員湯家樺撰文指香港社會各階層都對政府和中國心懷不滿,一面聲稱社會充斥隱藏的「離叛」氛圍,一面建議政府設立平台讓市民公開表態:

「從整體社會而言,在比例上,離叛者只是一小撮人,但其數目卻不容忽視;更需注意的,是他們存在於差不多社會每一個階層、每一個崗位、每一個角落」。

新一屆政府可效仿北歐設立「未來中心」,給予市民一個宣泄怨憤的公開渠道和建立希望的起點;在確保國家和公共安全得以保障下履行《基本法》下民主循序漸進的願景。他認為,重新回顧八三一方案可能是一個合適的重設點;加強市民的身分認同和歸屬感尤其重要。

政府內閣成員能說出這種話,如果從樂觀的角度看,可能政府可能是真的通過公開平台想化解民怨,但現實、甚至文本本身並不容許這樣的解讀:

第一:政府已經認為香港社會普遍不可統戰。一小撮人就不可能存在於每一個角落,無非是分化的用語,用人話說就是在政府眼中,香港人是他們的敵人。

第二:一方面說加強身份認同和歸屬感,一方面卻要「完善及嚴厲執行國家及公共安全法例是必需。」,即是說,為了應對因為拮抗中國的官方民族主義而生的本土派(就是最早被稱為「港獨」的政治派系),香港也將會推出屬於港府並和中國的官方民族主義並行不悖的官方本土主義,事實上,從鄧柄強責罵抗爭者「對不住香港人」這等暴論已經見到端倪。真正的民族主義不接納暴政。

第三:鎮壓尚未平息。這裡我沒有心情有條有理地說:目前港府已經祭出禁書名單,但為免惡意傳播拒絕公開;6位旁聽人士因為煽動被捕,因為他們在旁聽時為鄒幸彤鼓掌;剛才在推特上看到說國安法平均每3天半拘捕一人,根據引用的資料,雖說該推友的說法是濫用統計學的行為,但是幾乎月月有拘捕,甚至反對防疫措施也被捕並不罕見;不按政府要求交出寵物以供人道毀滅可判監6個月。

第四,也是最後一項,就是未來特首的人選。從目前的風向和暴論看來,李家超(C.I. 99%)極有可能成為下一任特首,而他沒有任何從政、從商的經驗,完完全全是個暴力機構人員,撇除他在反送中時期怎樣鎮壓和對付香港人和縱容警暴不談,他的想法在2018年前往新疆考察後的訪談中已經可見一斑: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楊岳橋追問,新疆考察團是否看到當地有違反人權的措施時,李家超回答「沒有」,「我地所見到的全部都是以人權方式之類」,然後話鋒一轉,指此問題是戴上了「有色眼鏡」,稱外訪選擇新疆,是因當地過去曾發生多宗恐襲,但近兩年情況「得以控制和改善」,故認為當地反恐工作值得香港作為參考,以制定反恐措施。

新疆發生甚麼事,可以在這裡閱覽

李家超的豐功偉績

即是說,這位特首沒有和商界或者民眾有鎮壓之外的打交道的經驗,也樂於將香港變成集中營,實行恐怖管治。

綜合來說,港府的取態如下:

「憤怒的異議者遍及各階層,並且巴不得徹底鎮壓,除之而後快」

「不介意將香港新疆化來達成此一目標」

這樣的態度下,行會成員突然提議公開的發聲平台讓民眾泄憤,即使是出乎善意(姑且假設湯家樺出於港英遺風仍然希望調解民怨),也只有兩個可能性:

第一,被否決;

第二,被利用去達成港府的取態。

而(二)早就是歴史的舊聞:隨著大鳴大放而來的是摧毀了中國整整一代的脊椎的反右運動。從他們對民主派議員的態度已經可以知道,這個政府不可能真正接納真實的民意,那他們了解民眾的政治立場和觀點的目的就不可能是改善施政。

而再加上一個認為再教育營只有一步之遙、近乎殖民地的社會沒問題的特首,和大鳴大放一樣,這種平台無非是尋找鎮壓的目標用的工具,而洗腦和新疆式的鎮壓將會是可以接受的選項。這種情況,希望只是我多慮了,本身我來這裡的人設是個歲月靜好的呆用戶,可是實在太緊張,不吐不快。

吐糟到此完畢。小說我已經寫完(抱歉不夠完美),並在電報頻道上已經排程完畢,而頻道主權在海外,如無意外即使我被捕都無法阻止其發表,而頻道亦將會轉為公開,令讀者群更有機會擴大。

跑路可以滿足求生欲,留守可以滿足精神上的願望,真是難選啊。

另外,親愛的鄔緯清先生,我知道你視姦、跟蹤我在網絡上的活動已久,你在7登如何侮辱我是弱智、在7登和拜登企圖網暴九頭鳥(令他感到備受威脅)和豆沙餡等一眾用戶,我都知道。另外相信你也極其渴望我的遇害,以致嘗試在7登歸納我的語言指紋和尋求我的線下真實身份,可惜的是,第一港共的走狗要抓我並不難,不需要你那些錯漏百出的料子,第二,隨著小說的完成,我這時就算被捕,也已經少了一件憾事,只是可憐了我的薯仔,祝你存糧足夠捱過封城。

7

立場報道:

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平地電影節美豬肉圓未能通過電檢-導演港府要求刪走所有台灣選舉蔡英文畫面

《電檢條例》上月通過修訂,列明須制止可能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和活動。繼周五有參展作品未能獲電檢處發核准證明書而取消放映,平地映社今( 21 日)再宣佈,另一套台灣學生作品《美豬肉圓》亦不獲電檢處批准上映。作品導演林宗諺昨在 FB 發文,指日前收到通知稱,「當地政府電檢沒過,需要砍掉所有關選舉或蔡英文任何相關畫面資訊」。

導演:從沒體會創作在某些地方是不可行

林宗諺說,去年台灣大選期間拍攝的短片《美豬肉圓》,受一個香港影展邀約,原本預計今日在香港百老匯電影中心放映及出席映後網上座談;其後收到通知指「當地政府電檢沒過,需要砍掉所有關選舉或蔡英文任何相關畫面資訊,即使這是主要故事發生的場景,也是故事重要含義之一」。

他續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仔細用鎖骨一想,怎麼可能會過(即使是小小的 15 分鐘的短片),只是在此之前,從沒真的體會過我們的創作在某些地方跟國家是理所當然的不可行」。

導演:感覺有種無法言喻緊密連結

他又說,在與平地映社工作人員溝通過程中,感受到他們在香港這樣現況下的無力無奈,「當我發現我們對話裡都說『中國』而非『內地』時,當我們都提到之前在康城臨時加映的《革命時代》時,當我聽到他提到香港香港香港時,我感覺有種無法言喻的緊密連結。只記得短暫的通話最後一直跟他說謝謝,辛苦了辛苦了」。

作品簡介提台灣大選

根據大會資料,《美豬肉圓》是由台灣電影導演與編劇林宗諺拍攝,為 15 分鐘的劇情片,曾於 2021 台北電影節、亞美國際電影節及紐約亞洲電影節放映;作品簡介提及台灣大選:「診間裡的超音波傳出寶寶的心跳聲,懷胎八週的妤安對新生命有些雀躍也有些許不安。丈夫上偉興致勃勃地在總統大選的造勢晚會上,向妤安分享他的肉圓店創業夢想。夫妻倆的未來圖像正慢慢浮現」。亦提到導演作品關注社會議題、人物生活樣貌。

翻查《電檢條例》的指引,在修例後,列明檢查員在審查影片時,須注意影片的上映是否會不利於國家安全。但如何判斷一部影片會危害國家安全,政府一直沒有詳細交代。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曾表示,修例後有助電影業界免觸紅線。

浸大生執導動畫未獲批電檢放映取消

而另一學生電影節參展作品《牢籠》,前日亦因未能於放映前,獲電檢處發出核准證明書而取消放映。根據大會資料,作品是一條關於「極權統治、資本主義、自由和抵抗」的動畫短片。導演蔡穎秋回覆《立場》查詢時,稱對未能放映感可惜,又認為可能和題材較政治敏感有關。(另見報道)

--------叫我分隔線-----------

草,連肉圓都危害國安了,下個月我還想著投壽司一票呢。

鋼籠的王瑟瑟發抖

恐懼

明亮的眼睛

輕柔的蝶翼

璀璨的光束

化為烈火與狂風

把桎梏都燒熔

於是橋底積滿了

彩虹般破碎的夢

6

來源:懲罰Mee的博文

目前正在服刑的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剛獲華盛頓美國天主教大學頒發榮譽學位,他身在海外的兒子黎崇恩,早前在《紐約太陽報》撰文,描述在他眼中,父親黎智英是一個怎樣的人,以下為該文章全文翻譯,並附有英文原文。

黎智英 74 年的人生,扮演過很多不同角色:難民、童工、企業家、出版人、香港民主運動參與者,而我很自豪地說,他是我的父親。

而自 2020 年 12 月起,他多了一個角色-一名政治犯,因為支持香港民主運動﹐他正身處鐵窗之下,等待國安法的審訊開始,面臨最高終身監禁刑罰。

這個周末,我的父親獲華盛頓的美國天主教大學頒發榮譽學位,雖然他從來無機會完成大學課程,但事實上你很難找到比他更愛閱讀的人,每次見到父親,他總是書不離手。

但我已差不多兩年沒有見過我的父母,因為若我回港,可能和我的兄長一樣會被捕(按:黎智英兩名兒子黎見恩及黎耀恩,2020年8月分別被指違反國安法及串謀欺詐被捕),而我的母親則不願離港,每個月會到監獄探望爸爸四次的她擔心一旦離港,有可能不能再回家,所以我根本不知道,何時才能再見到父母,這是我父親爭取香港自由而選擇付出的代價。

我的父親一生都在頑強地為自由奮鬥,這始於他 11 歲從順德偷渡到香港,而正是在香港他首次感覺到自由;我的父親是個一旦相信正確就不顧他人想法並堅持去做的人,他亦是這樣教導我和我的兄弟們,而這些信念亦反映在生活小節上:在假日他會在街上檢垃圾再放入附近的垃圾桶。

父親被捕前,常被問擔不擔心在監獄渡餘生﹐「香港給了我一切」,他想法就這麼簡單,就算清楚明白留下來的後果,仍做正確的事,他以身作則,教我做個忠於原則、不被收買的人,而這些身教每日都影響著我。

我父親是數十名被中共投入監獄的民主派之一,他們全部已經被還押逾年仍沒有審訊日期,他們每個人都有家人、朋友,他們只是爭取一些天賦的權利,例如自由,例如可以決定自己的未來,但他們和身邊的人,都正為此付出沉痛的代價。

我的父親教導我們,堅持信念就要願意承受代價,作為他的孩子,我們都熱切希望他能離開監獄回家團圓,但不能以服罪悔罪為條件,若要我的父親背棄自己對的理想來換取自由,他不會認為這是真正的自由。

隨著北京對香港的鎮壓,我們一家和很多香港人一樣被迫分離異地,我們和父親唯一的溝通就是寫信,而這些信件往往要數星期才能送到他手上,但父親的內心安寧,因為他相信這都是值得的。


Jimmy Lai has worn many hats in his 74 years — refugee, child laborer, entrepreneur, publisher, Hong Kong democracy activist. I’m proud to call him my father.

Since December 2020, he is also a political prisoner. He remains behind bars awaiting trial on national security charges for his support for Hong Kong’s fight for democracy. Crimes under the national security law are punishable by up to life imprisonment.

This weekend my father receives an honorary degree from the Catholic University in Washington. He never had the chance to complete his formal education, though you would be hard pressed to find someone who reads as much as he does. When I could see my father, he would never be without a book in his hands.

But I haven’t seen my father or mother for close to two years now, because I run the risk of being arrested like my brothers if I return to Hong Kong. My mother will not leave under the risk of Hong Kong authorities not letting her return. She sees my father up to four times a month. I don’t know when I will see either of them again. This is the price my father has chosen to pay for Hong Kong’s fight for freedom.

My father has spent his entire life defiantly pursuing freedom, from even the age of 11 when he was a stowaway fleeing China’s Shunde District to Hong Kong. It was in Hong Kong where he first felt what it was to be free.

My father is someone who does what he believes to be right, regardless of what those around him may think. That was how he taught me and my siblings. He lived this even in the small things. When we were on holiday, he would pick up small bits of rubbish from public spaces and place them in the closest bins.

Before my father was arrested, he was constantly asked about the possibility of the rest of his life behind bars. His answer was “this place gave me everything.” For him, it was that simple. He did what he knew was right — he stayed in Hong Kong with the full knowledge of what the consequences could be. With his actions, my father taught me — and continues to teach me with each passing day — what it is to be a person that cleaves to his principles, to be someone who cannot be bought.

My father is but one of dozens of Hong Kong’s democracy activists kept behind bars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All with no trial dates set after over a year of detention. Every activist is attached to a network of family and friends who, like ours, is paying a painful price for demanding what should be a birthright — the right to be free, the right to have a say in one’s future.

My father taught my brothers and sisters that if you stand up for your beliefs you have to be willing to pay the price. As his children, we all desperately want him out of jail and home with us. But not at the price of his convictions. My dad would never consider himself free if he had to buy his freedom by betraying his ideals of freedom.

Because of Beijing’s crackdown in Hong Kong, our family, like numerous others, has been cleft in two. Our only way of communicating to my father outside of Hong Kong is via letters, which take weeks to reach him. But my father is at peace because he believes it’s worth it.

6

新選舉制度下,傳統地產商勢力被削弱,港澳辦主任夏寶龍早前亦稱,香港要告別劏房和籠屋。《路透社》今日(17 日)引消息,指北京已在閉門會議上「下旨」,香港地產商須投入資源與影響力支持北京利益,以及解決房屋問題。消息人士形容「遊戲規則已改變,(北京)不再容許壟斷」。

據報道標題描述,中國政府要求香港地產大亨「守規矩」,更要回饋社會。報道內提及,隨著北京尋求加強對香港的控制,已要求大地產商投入資源和影響力,支持北京利益,以及協助解決或會破壞穩定的住房短缺問題。

報道引述三名主要發展商及一名香港政府顧問表示,中國官員正努力令香港更「愛國」,並在今年的閉門會議中,向地產商傳達要求。報稱與內地官員關係密切的消息人士表示,地產商獲告知「遊戲規則已經改變,(北京)不再容許壟斷」。另有消息人士稱,港澳辦和中聯辦部分職員,曾試圖削弱被認為對北京利益貢獻不足的原有界別影響力。

梁振英:需謹慎處理與地產商關係

全國政協副主席、前特首梁振英接受《路透社》訪問時解釋,大地產商與香港政治、經濟關係密切,北京難以完全將他們排除在外。他認為,需要謹慎處理與地產商的關係,不要為解決某些問題,令同時影響一些有價值的部分(not throw the baby out with the bathwater)。本身是山西省政協常委的亞洲地產董事長蔡志忠則表示,「現在的重點是對國家的貢獻,已不是香港傳統商界習以為常的那樣了。」

新鴻基地產回覆《路透社》查詢時表示,對香港未來有信心,將繼續在香港和內地城市投資。恆基及新世界拒絕評論,長實以及長和創辦人李嘉誠則沒有回應。

鄭志剛:新環境下需平衡不同派別的利益

過去地產商一直是香港政商界的重要勢力,在特首選舉中亦佔多個議席,被視為有力影響特首選舉結果的勢力。不過,在 2019 年反修例運動期間,《新華社》及中央政法委網絡媒體「長安劍」分別發文,指運動爆發的其中一個原因正是樓價問題。同年 11 月,會德豐、新世界發展、恒基兆業地產及新鴻基地產,均先後捐出,或借出地皮建屋。南豐發展、新地、恒基及會德豐亦分別申請「土地共享先導計劃」,以公私合營方式建屋。

《路透社》的報道認為,有關行動反映,發展商已收到信息。報道引述合和實業創辦人胡應湘稱,「北京並沒有告訴我們該怎麼做,而是說你需要解決這個問題」,又指北京有耐性,但會給予壓力(it won't be impatient but it will give you pressure)

另一名不具名發展商消息人士稱,中國官員已提出期望,但沒有交代具體策略及死線;亦有發展商高層認為,只要我們能更多地回饋社會,包括緩解住房短缺問題,就可以繼續業務。

鄭氏第三代接班人、新世界行政總裁鄭志剛去年底曾稱,公司需要與社會更密切,特別在新環境下,需要平衡不同派別的利益,又稱這並不容易,「我有很多你看不到的白髮」。

------------------------我是分隔線 :)----------------------------------

中國大陸的韭菜不夠割了嗎?雖然樓價暴瀉對我此等窮人可喜可賀,可是拿自己單位按揭當養老金的人似乎就……

再者,說到租金和樓價,監獄最廉宜的了,一分錢也不用花還包食住。

6

林鄭月娥說,海南省領導得悉港府在粵港澳大灣區開展的青年就業和青年創業計劃,主動提出在海南為香港青年提供就業和創業機會,並安排所需的配套,令她和同事都很感動。

林鄭月娥認為,海南島天然環境好、農產豐富、人民好客熱情,近年在中央的大力支持下,正全面發展為自由貿易港而;香港是海南的重要外資來源地,政府不難找到在香港和海南都有業務的企業為青年提供就業機會。

汁:經濟日報

靠夭,該不會是上山下鄉吧……

5

涉串謀發布煽動刊物 立場新聞6高層或前高層被捕 包括何韻詩

【東方日報】警務處國家安全處於今日(29日)拘捕一間網媒公司6名高層或前高層人員(3男3女),年齡介乎34歲至73歲,他們涉嫌違反《刑事罪行條例》第9及10條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並搜查被捕人士的處所。

據了解,涉案的網媒公司為《立場新聞》。被捕6人為鍾沛權、周達智、吳靄儀、方敏生、何韻詩、林紹桐。

《立場》副採主陳朗昇涉串謀發布煽動刊物被捕 警國安處搜其寓所

【頭條日報】警方國安處人員今早約6時20分,到《立場新聞》位於開源道的辦公室搜查,另外,消息指記協主席、《立場》副採訪主任陳朗昇涉嫌「串謀發布煽動刊物」被捕,國安處人員持法庭手令到其沙田區寓所搜查。

都說了人員和數據應該離岸你們為甚麼不幹……昨晚還在屈陳朗昇嫖妓,懲教署不容許信件出現《立場新聞》或者《眾新聞》,今早一起床就見到這等該煨物@@

5

在连登听到了以下的闲言碎语。

听到学生们的困境,我很震惊,所以我想分享一点知识,帮助那些面临催泪瓦斯的人。

首先,避免在现场穿涤纶服装。飞来的中国催泪弹可以通过融化衣服使你着火,并造成二度烧伤,在学校关闭的情况下,这可能很难治疗。

第二,不要做英雄。布质口罩和意志对催泪瓦斯雾无效。如果可能的话,请使用长袖衣服、防毒面具和护目镜,比如车间里的60926过滤猪嘴,如果没有的话,至少要用浸泡过乌龙茶的毛巾来保护你的呼吸系统。如果你装备齐全,请组成一个小组,撑开一把伞,保护与你同堂的同学。它真的能把烟挡在外面。

第三,如果你看到地上有催泪瓦斯,请用灭火器浇水/喷水,并用不透水的物体(如食堂的盘子)盖住它,将其扑灭。或者,用绝缘良好的手把它拿起来,封在一个牢固的加水容器里,把它扑灭。

我不是上海人,但既然你看清了中共的真面目,明白没有自由,你连饭都吃不上,我愿意帮忙。但哭和跪也不能让你自由。所以第一步是,至少要顶住攻击,不要被恐惧击垮,不要出卖和你一起争取权利的同学,你出卖同学后,你会失去同学的价值,你也不会幸免。

就像你在港大公开为你1989年死去的伙伴们哀悼的中国大陆同学一样,可行的话为你的基本权利发声吧。

---结束---

5

英國《每日快報》(Daily Express)報導,根據其消息來源,英國秘密情報局(Secret Intelligence Service)「軍情六處」(MI6)協助一名中國籍飛彈科學家從北京輾轉逃至美國。

這名科學家在中國發展極音速武器上扮演關鍵角色,他的叛逃將有助美國、英國進一步「反極音速飛彈」(hypersonic missiles)防衛計畫。同時,中國可能需要兩年時間大幅調整相關系統,才能使該科學家可能透露的情報失效。

中國極音速武器資訊外洩

據稱,該科學家協助國有企業「中國航空工業集團」研發了中程極音速飛彈發射滑翔載具,能裝載東風-17(DF-17),範圍達到2000英里(約3200公里)。

他參與了中國最近發展的「極音速飛彈運載系統」,該系統能讓飛彈先在太空環繞地球運行,然後以跟蹤熱源技術鎖定地面上任何目標。

《每日快報》的消息來源表示,拜這名科學家所賜,英國獲得關於極音速武器操作性的特定細節,讓英國大幅推進至他們之前完全沒有預期的位置。

「這或許能為我們爭取到兩年時間。我們估計,中國得花兩年時間才能大幅修正其計畫,使我們獲得的情報無效」消息人士透露,「在這意義上,兩年是一段非常長的時間」。

極音速武器的速度超過5馬赫(Mach 5),比起傳統彈道飛彈,其發射滑翔載具更能追蹤難以預測的軌跡,因此要攔截它將十分困難。

根據美國國防部2020年報告,2019年美國在這方面落後俄羅斯和中國;英國海軍參謀長拉達金(Tony Radakin)1月初則證實,英國已經加入這場極音速競賽。

青年火箭專家未獲升遷心生不滿

「他決定聯繫(英國情報單位),不是出於意識形態,而是深信自己的才能應該受到更多認可和賞識」消息來源指出,這名30幾歲的中國「火箭專家」非常聰明、十分合作,但對自己在中國的待遇感到委屈。

據悉,這名科學家並非政治異議人士,而是因沒有獲得升遷,心生不滿之下於去(2021)年9月底和英國在香港的情報機構搭上線。

雙方初步試探階段,科學家告訴中間人自己擁有中國極音速技術最新發展細節,但有鑑於一旦東窗事發自己絕對會被判處死刑,他要求給予他和妻兒政治庇護。

MI6接獲通知後,由兩名情報官、一名技術專家組成的三人小組前往香港處理這件事,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同樣收到通知。

由於這可能是北京故意設下的陷阱,MI6相當謹慎,接下來幾天經過一番「欲擒故縱」、審核和調查,他們終於確定該科學家的身分「安全可靠」──儘管他只能將大部分技術資訊記在腦中,但他仍設法走私出一些數據。

最後該科學家及其家屬透過一條專門為相關目的開闢的路線,飛往某前英國殖民地。

抵達該地後,他們被帶至一處安全地點,接受MI6及CIA人員盤問。經過一整天訊問,MI6接著安排他們前往德國某美國空軍基地,接著經過英國飛往美國。

消息來源補充,這名中國科學家曾在英格蘭求學,是板球的狂熱粉絲,比起啤酒更喜歡Jack Daniels威士忌。

《每日快報》亦向英國外交部求證這起叛逃事件,但該部表示他們不會評論相關事件。

MI6局長:中國是單一最高優先問題

英國情報單位近來動作頻頻,其對內情報機構「軍情五處」(MI5)日前才罕見警告國會,一名中國籍律師李貞駒是「中共代理人」。

MI5甚至公布了李貞駒的照片,指她受中國政府聘僱,以「克麗絲汀.李」(Christine Lee)之名在英國政治圈活動,試圖影響國會議員。

此外,2021年12月英國MI6局長摩爾(Richard Moore)才強調,中國崛起屬於MI6「單一最高優先處理」級別。

摩爾也證實,北京正透過間諜活動對抗英國,尤其是在政府及技術方面,同時中國官方人員也監控並試圖對中國僑民施加影響力。

https://tw.news.yahoo.com/%E8%8B%B1%E5%9C%8B-%E8%BB%8D%E6%83%85%E5%85%AD%E8%99%95-%E5%8A%A9%E4%B8%AD%E5%9C%8B%E7%81%AB%E7%AE%AD%E5%B0%88%E5%AE%B6%E9%80%83%E8%87%B3%E7%BE%8E%E5%9C%8B-%E4%B8%AD%E5%9C%8B%E6%A5%B5%E9%9F%B3%E9%80%9F%E6%AD%A6%E5%99%A8%E8%B3%87%E8%A8%8A%E6%81%90%E5%A4%96%E6%B4%A9-105316367.html

5

在這個想把歷史抹殺的年代,我最好搬運一些香港史料相關物體,以免再引起討論上的誤會,畢竟有很多我自己也沒有留意。


(括號內為我和其他連登仔的評論和補充,部分圖片是他們加的,部分是我加的)

原作者:LadyKylie[德]

【消失中的歷史】

20個關於香港尤其英治時代慢慢被遺忘或篡改的歷史

In Bezug auf die britische Zeit in Hongkong einige Geschichten, die langsam aus dem Mainstream gelöscht wurden

因為上一個post,我提到『關於香港英治年代歷史、開埠相關及有關港督等,大家自己Google都能略找一二,然而網上及中國民間都充斥著偏頗片面的誤導歷史,而且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多印在教科書上了,可怕。趁我這代人未死要寫多些我們有記憶的留下來。』就覺得不如寫些簡要,不知道的人看了有興趣又好奇的話就自動會去找了,當然找來的自己要過濾,資源永不會夠暴政多,但最少也寫過了。

20個關於香港尤其英治時代慢慢被遺忘或篡改的歷史:

  1. 中國共產黨掌權前,種植鴉片及售予中國人的數量遠比英國在十九世紀賣給中國人多。(南泥灣土特產,呃)

  2. 英國當時的鴉片不是英商主動向中國傾銷,而是華商因為國人需求及英國鴉片質素較高之故而購入。鴉片是奢侈品,東西富人貴族皆有吸食,亦有被用作藥物使用,並非英國人故意向華人推銷誘導其吸食。
    連登補圖

  3. 英國不是因為「看上」香港所以主動向清廷發動鴉片戰爭奪得香港。 1840年之前,英國官員查理義律爵士 (Sir Charles Elliot) 及英國僑民因在香港島對出海面短居因而跟本地水上人有交流及得知其被漢官欺壓的情況,亦因為香港港口方便通商,遂在其後簽署條約時建議割讓香港島。(不過根據《香港簡史》,「看上」似乎有一定可信性,因為有深水港和願意合作的當地人嘛,雖然都是「沒有屋子的荒島」,英國人咒罵別人還會罵"Go to Hong Kong!(= 去死吧你)"之類的)

  4. 香港開埠時一些在香港沿岸居住數世紀的水上人被禁止讀書識字及上岸居住,也有一些水上人主動提供買賣糧水予英國人及為英軍帶路,被稱為「奸民」。

  5. 晚清八國聯軍攻打北京非因中國宣傳所說的單方面被欺負,當中華人濫殺傳教士(華人傳教士及基督新徒/天主教徒亦遭殃)及外國僑民被殺亦是導火線。

  6. 十九世紀初英國婦女及官員支持廢除蓄婢(丫鬟/妹仔)的奴隸制度及大清各種酷刑,最大反對力量來自擁有「妹仔」的富裕華人。社會壓力下,港政府以尊重香港居民習慣為由,讓華人繼續蓄婢到二十世紀初、社會風氣轉變才再次推行廢除。

  7. 「華人與洋人犯罪只有前者會受到酷刑審問」亦是片面說法,理由同上。(因為英治初期華人仍然沿用接受刑訊逼供的《大清律例》,不過,我記得善待本地人似乎由軒尼詩開始,與此之前的港督可沒有那麼好。)

  8. 十九世紀「只有洋人能用水廁」亦是誤導:當時全港水廁不足二百個,即使英國本土亦未全面引入水廁系統。(連登仔注:Public Health Act 1848 已經規定每個英國建築物要有污水渠ie 正在普及嘅水廁,而水廁其實在中產階級相當流行,尤其倫敦,並因排泄物直放泰晤士河而發生大惡臭)

  9. 『華人與狗不得內進』只是電影情節,現實並沒有發生。

  10. 十九世紀末香港因大量中國難民湧入同時間爆發鼠疫,時任港督卜力爵士(港人多稱卜公)政府滅鼠,期間政府以酬金為每隻兩仙鼓勵市民防疫及捕鼠;然而竟有市民為酬金大量繁殖老鼠,最後港府廢除捕鼠酬金,改用老鼠箱。

  11. 當年華人衞生情況惡劣、隨地吐痰,導致疫症橫行,連被派滅鼠的英軍也染病死亡,因此不少英人聚居區域限制非居民進入。疫情受控制後幾十年,半山及山頂地方慢慢給予受過高等教育的華人(多是商人)遷入,到近一世紀大眾普遍有清潔環境的概念,方開放予公眾。(而山頂本身沒有原居民)

  12. 於第二戰世界大戰中的香港保衛戰中,主要抵抗日軍的香港守軍是來自英國、加拿大及印度等的英軍及英聯邦軍人,加上本地港裔大學生及外籍人士等組成的義勇軍,也有外國老商人自發組成的曉士軍團(Hughesiliers)民兵等。事實《香港保衛戰》是英聯邦在二戰中抗敵的戰事,而並非中國抗日戰爭的一部份。(比如來自港識多史裡相關帖文中這位帥哥)

  13. 二戰時期於中國抗日的是國民黨非共產黨,而共產黨的東江縱隊主要在香港淪陷後才為情報而打了一些遊擊戰,然而因為現在中國的執政黨是共產黨才被誇大功績,這些誇大不實的偏頗歷史近年都放在香港的博物館裡。此外東江縱隊亦趁亂於西貢及梅窩等地打家劫舍,在西貢對幾位神父和天主教徒的屠殺更是犯下戰爭罪行。 (為免將來潛在的404風險,我加上截圖好了)

  14. 主權移交前香港人可以參軍。 軍團到1995年解散前名為 皇家香港軍團(義勇軍),主要協助駐港英軍保衛香港及協助各種緊急救災、反偷渡等工作。軍團主要因為1854年,駐港皇家海軍被調派參與克里米亞戰爭而暫離導致香港防衞力量真空,因此港府需要徵召志願人士組軍成立。當中因不同事件歷史有多次解散、重組及不同的軍團名字:香港志願連、皇家香港防衛軍、香港偵察等。(記憶中民安隊也是這樣起源的)

  15. 香港在二十世紀中期的民生福利改善,絕不是因為1967年中國指使左派暴徒發起六七暴動而「爭取」到「殖民政府對華人的補償」。早於1948–1952年已有公屋試建,1953年後大火轉為徙置大廈擴建,多條保障工人條例早於1967年實行,1965年亦已推出《教育政策白皮書》倡議推行免費教育。

  16. 香港在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中,是以自己當時庫房由英治年代剩下的九百多億美元外匯儲備擊退貨幣投機商人George Soros (索羅斯),而非中國近年的政治宣傳「出手」救港。中國基本上毛都沒動過一條。 (連登仔按:有指亞洲金融風暴爆發遠因是人民幣過度貶值,令亞洲貨幣惡性競爭,而中央救港的傳說由2005年開始出現。)

  17. 「一地兩檢」政策,香港每年租用深圳灣口岸費用9,300,000 (930萬)港元,另加2,500,000,000(25億)港元「口岸設施費」及172,000,000 (17.2億)港元「土地開發費」。中國租用西九站口岸,每年只需1000港元租金,口岸設施建設及土地開發費全免。(連登仔按:而香港原本擁有整個后海灣及大鵬灣,深圳灣口岸港方口岸區,甚至係整個深圳現時在后海灣填海區,都係90年代偷填香港領海所得,所以東平洲離香港陸地好遠,離深圳陸地好近,都依然係屬於香港既轄島,1993年,深圳開始偷填香港領海,即是蛇口后海灣一帶填海地,包括深圳灣口岸,還有港大深圳醫院,後來1997年董建華上任,就將賊圳既賊行合法化,送出半個后海灣及大鵬灣,還在大澳對出劃返一啲領海,以扮作交易。然而2007年,深圳灣口岸落成,深圳竟然向香港要求地租)

    此為該連登仔引用地圖變化,我個人認為領海這檔事離誰比較近就屬於誰(所以南海不是中國的),但是這裡誰都沒有超過十二海里,似乎不適用這個準則。

  18. 英國曾在香港的屯門興建海水化淡廠:樂安排海水化淡廠(Lok On Pai Desalting Plant),它曾經是全世界規模最大的海水化淡廠。然而因當年運作及維修費用高昂,又因為中國向港府售賣東江水,最後短暫營運數年後關閉。然而港府向中國買的東江污水本來已是不合理天價,於每年加價後如現在於香港興建海水化淡比起繼續買東江污水要便宜。

  19. 一坐高鐵足夠香港起二十個以上海水化淡廠。

  20. 香港自行供電:香港有四個發電廠及一發電站,發電廠能源來源主要依賴天然氣、煤/化石燃料及核能。由於香港境內並沒有任何能源礦產的儲藏,因此所使用能源均依靠進口,當中近八成源材料(煤)購自印尼,所以並非如某些共媒所說「全靠中國」。

5

近日有些事發生了,戾氣重了不少。

還突然好想吃炸雞腿(又薄又脆、散發熱氣和油香的雞皮啊……白嫩多汁燙嘴的雞肉啊)和……西貢那家會把15%收益捐給烏克蘭的雪糕店。

大家有甚麼想吃、自己做的都可以發在這裡。

5

火車呼嘯,開往金鐘

耳機裡正是時忘人

今早金鐘也有個時忘人

而我正在去找他

也許再見,已是二十年後……

我也不知在何方

寒風迎面,仰頭望天,天如灰

(遲到的官壞掉的電視巡視的走狗怒罵的老婦狂亂的心混亂的腦)

火花飛揚,是潛海之鷹

今在籠中猶自笑傲

冷對愚獵拙手,毫無畏懼迎屠刀

也許再見,已是二十年後……

不知那時何世何光景

也許再見,已是二十年後……

也許已經不會再想飛翔……

濛濛細雨,螢螢燈海

「請讓我代你飛翔一次」

濛濛細雨,螢螢燈海

「請讓我代你再一次飛揚如鷹!」

-------叫我分隔線----------

youtu.be/1nsHeZB07U0
5

眾新聞:兩清華海歸學者獲薦任港大副校 申作軍接查詢後刪黨委職銜 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35007/%E5%BC%B5%E7%BF%94-%E9%A6%99%E6%B8%AF%E5%A4%A7%E5%AD%B8-%E7%94%B3%E4%BD%9C%E8%BB%8D-35013/%E5%85%A9%E6%B8%85%E8%8F%AF%E6%B5%B7%E6%AD%B8%E5%AD%B8%E8%80%85%E7%8D%B2%E8%96%A6%E4%BB%BB%E6%B8%AF%E5%A4%A7%E5%89%AF%E6%A0%A1-%E7%94%B3%E4%BD%9C%E8%BB%8D%E6%8E%A5%E6%9F%A5%E8%A9%A2%E5%BE%8C%E5%88%AA%E9%BB%A8%E5%A7%94%E8%81%B7%E9%8A%9C

港大校長張翔上任後陸續組班,眾新聞得悉,張翔領導的遴選委員會推薦了兩名清華大學學者申作軍及宮鵬擔任港大副校長,分別主管研究及學術發展。

任命意味首度有大陸學者擔任港大副校長一職,如果獲港大校委會下周二通過,兩人最快在明年1月上任,任期5年。

另外,屬溫和開明派的港大法律學院署理院長傅華伶預計正式「坐正」。傅華伶專長中國憲法及人權法,在國安法通過後,率先關注到國安法域外法權的問題,並曾經撰文分析國安法憲制上憂慮。在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被解僱後,傅華伶事隔一日致函教職員,形容事件終結方式不幸及令人遺憾,但有信心學院繼續捍衛學術自由及法治。

申作軍本身是物流及供應鏈管理系統學者,現任清華工業工程系主任及名譽教授,也曾任中國網購平台京東的智能供應鏈首席科學家。根據清華大學工業工程系網頁,申本身任工程系黨委委員,但在眾新聞記者向申本人查詢及報道刊出後,學系在黨委班子中刪去申的名稱。

宮鵬則是研究涉及衛星技術的遙距感知及地理學者,是清華理學院的前院長,2004年獲中國科技部聘為9名海外顧問專家組成員,他在2008年獲美國地理學院遙感專業委員會傑出貢獻獎得獎者,是學會最高榮譽之一。

兩人與港大校長張翔成長經歷相似,都分別曾經或現任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教授。申作軍本科在山東大學畢業,其後到北京清華大學及美國西北大學升學,其後獲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聘任講座教授。在申作軍柏克萊及清華履歷中,則未見他提及本科及碩士履歷,反而見他列出20多名任教的博士生及部分人畢業到其他大學、投資銀行、Google、Facebook等公司就任。

申作軍本身也是清華柏克萊合辦深圳學院的「核心科學家」及環境科學與新能源技術研究中心主任。

翻查資料,清華深圳分校曾提出「創新領軍工程博士粵港澳大灣區項目」,申請條件第一項是「擁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具有正確的政治方向,熱愛祖國,願意為社會主意現代化建設服務,遵紀守法,品行端正」。

宮鵬則更是張翔在南京大學「師兄」,分別是宮就讀地理系學士及碩士,他其後到加拿大滑鐵盧大學取得博士資格。

眾新聞正向港大查詢。

港大的港生還要讀研嗎?

4

烏克蘭網軍目前正在DDos俄羅斯各大外宣網站,只要開著VPN或者Tor的你進入這個連結,然後掛機就可以幫助他們對付俄羅斯外宣了,比隔壁刷1313還輕鬆:

https://stop-russian-desinformation.near.page/

資料來源:

https://twitter.com/Bruteluc/status/1497506727478005764?s=20&t=K7o7lqZ4jBSVv_J8Ex_pGA

人家在戰場上九死一生,而這點舉手之勞實在不算什麼。

編輯:不會用Tor apps的手機同袍可以透過在https://4everproxy.com/貼上網站和點選Tor節點開刷。

As Russia invade Ukraine, let her propaganda machines invaded by global netizens

最新消息:目前該頁面新加入戰團者會502,自身碼力無法解決的話,請使用留言中的腳本繼續攻勢。

更新:已恢復

4

(因為是從筆記裡偶然見到的碎碎唸,大家就別指望我有結構可言了)

老實說,身為二十一世紀待榨的蔗民,我對君主與共和之爭這等幾個世紀前的爭論沒有甚麼興趣。可是現在有位仁兄跳出來認為中國(不知道他的中國包不包括香港,不過我的中國裡雖然不包括香港)應該全面回歸君主制(好問題,哪香港或者中國有誰配做立憲君主呢?當然如果是甘赴理大前線和眾多香港人一起共進退那位紅三代來當香港的女皇的話我不會反對,至少她配得上(*^ー^)),而糟點太多未能盡錄,他的觀點簡單來說就是「共和派=左派=狗」。反正我的解讀是:

「你叫我為了全中國的緣故研究黃豆我可能會砸了實驗室,你叫我為了教授大人研究的話我會加班」

去维基百科查查民主排名里面,君主国家都排第几位 我就举个例子,香港作为前英国殖民地,和法国在东亚东南亚的殖民地越南柬埔寨比起来如何?

我看了看,原來柬埔寨、泰國、不丹和汶萊都是君主制國家,柬埔寨更是君主立憲制的,不如我拿行共和的芬蘭跟行君主制的泰國比一比?

當然,我不是說君主制爛透透,身為香港人,我當然是個甚麼好用就用甚麼的實用主義者(況且事頭婆真的是個好人),只要可以暢所欲言,暢遊全國就是好政制,何況因為國家元首是一個自然人,作出人性化的考慮時比起要平衡各方利益的共和國更加容易,比如基於維護君主本人的道義之類的原因遵守條約規定,而不會為了財團利益不守約之類。

但也因為這個原因,如果說因為有憲法約束就不怕君主是爛人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看看泰國 :))) 人家好地地和平請願,親愛的國王brah brah brah,結果就被你殺了五個人,是不是我有權力在手我隨便殺人就是和收稅一樣無可避免、可以原諒的政治正確?這樣雅各賓黨得勢了,也刴刴那個跑去外國找援兵打法國的路易其實也沒有甚麼問題啊,因為和稅收一樣都是無可避免的~

於是我們有共和,沒有國王,我們選出代理,讓代理們一起坐下好好談、好好幹架,但是無論如何,不能因為吵架去打人殺人抓人哦~

美國人是急燥了點的,但當時的founding fathers老早已經警惕到直接讓民眾全過程參與決策的危險,於是也盡力以參眾兩院、比例代表等等來解決,但政府太強力作惡時民眾全無還手之力怎麼辦?所以有第二修正案和民兵等東西。

簡而言之,不是你說自己是共和就是共和的,一般的共和理應是指公民享有自由結社、和平集會、表達意見等等我們這裡一般用戶的常識都知道人所共有的自由的社會,選出能代表他們意見的代理來議事的制度,aka代議民主制,瑞士是直接民主制(還是多民族)。這樣大家坐下來好好談的制度香不香?當然香啊!

可是這種取代君主制新興的代議民主制度有沒有爛國家?當然有一堆,比如墨西哥,還有南美各國等等,就是這樣的情況。在這方面我只是磚家,我就不多說了。

好了,現在我們看到,無論甚麼制度都有爛國家,那回到君主制是不是就可以解決問題呢?

首先,我們要有君主,或者說,不是爛人的君主作為Founder 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