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试狗 @测试狗
沉默的广场 封禁/解封于 2022-03-27T14:36:38 理由 【https://2047.one/member/hhhgwg 马甲】
2

在市区县后街中段,立着一块石碑,写着“‘泉州劫狱’旧址”。就在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惊心动魄的劫狱行动。 1948年6月28日,在中共泉州中心县委指挥下,4名武装人员深入关押政治犯的国民党泉州监狱,用1把竹梯(登上屋顶)、2发子弹(袭击看守)、3块石头(做行动信号)、4分钟时间,迅速营救出5名领导干部,轰动一时。 多次侦查 乔装探监确定里应外合方案 时针拨回1947年,由于国民党坚持反共反人民立场,泉州地区革命斗争的处境十分艰难曲折,地下党重要干部施能鹤、傅维葵、王新整、林泗泰、霍劲波等先后被捕,囚禁在晋江地方法院看守所(即原泉州监狱)。 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主任张惠评介绍,1948年始,随着全国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国民党反动派垂死挣扎,屡屡秘密枪杀被捕共产党员。为此,泉州中心县委决定寻找时机设法劫狱,营救被关押的同志。 1948年开春,中共泉州中心县委收到施能鹤通过狱中内线转来的纸条,用暗语告知组织,狱中同志已做好看守工作,需要组织派武装在监狱后面的围墙外接应,并附有一张在草纸上画的监狱地形和越狱线路示意图。中心县委书记许集美当即指派晋南工委书记颜嘉祥和泉州城区党组织负责人许东汉具体负责劫狱工作。 颜嘉祥接受任务后,赶往泉州找到许东汉,并到钟楼边都丽照相馆找老板史其敏(中共地下党员)帮忙配合。在多次化妆探监、派员侦察、实地勘探,摸清监狱地形、通道、号房分布和敌人看守情况后,颜嘉祥回到内坑后山村向许集美和朱义斌等领导报告,研究确定了里应外合、武装偷袭的劫狱营救方案。 屡屡生变 向导失约行动临时推迟 彼时的泉州监狱四周有高高的围墙,狱内分为新旧监,监狱四周数百米内驻有国民党军、警、宪、特,戒备森严。 4月上旬,中心县委组织了一支队伍,由颜嘉祥、张尚楚带领16名游击队员扮成农民,趁夜携枪从内坑出发,秘密进入泉州城区。队伍集合后,颜嘉祥分配了工作,一部分队员熟悉地形,一部分队员绑扎竹梯攀墙接应越狱,他则到西门外找负责在越狱后带路撤离的向导。 因为当年泉州城不大,一出城就是乡村农地,在部署劫狱方案时,党组织考虑到撤退路线从执节巷沿着清源山到四都九峰岭这段路,既不熟悉又是夜行,人多目标太大,为此专门到西门外找到一熟悉这段路的人,约定当晚做向导。意外的是,当颜嘉祥找上门时,这名向导去向不明。 情况有变,行动必须更改。颜嘉祥迅速赶到城里,当晚行动取消。第二天拂晓,队伍分几路出城,撤回内坑。 5月上旬,泉州中心县委又着手部署第二次劫狱方案,又因原来做好工作的看守受到处分禁闭半年,原定武装劫狱的计划不得不重新研究。 惊心动魄 4分钟完成劫狱全程 6月下旬,许东汉受委派前往探监了解到,男监后排号房距离围墙只有两米宽,只要在两者间架上梯子,即可方便在押人员越狱。 6月27日黄昏,颜嘉祥、张尚楚、吕清河、许昔丛等4名游击队员从内坑出发,直奔泉州城。6月28日下午,许东汉、颜嘉祥再去探监,通知施能鹤、霍劲波劫狱时间为晚7时,以投下3块小石头为联络信号。 6月28日晚7时,监狱“政治犯”放风时间,劫狱行动开始了。游击队员把竹梯往监狱后墙一靠,许昔丛攀梯而上,张尚楚、吕清河紧随其后,再把竹梯抽上来,搭在墙头和牢房屋顶。颜嘉祥则留在墙根,警惕地注视着周围的动静。张尚楚、吕清河闪电般跨过竹梯,确定没有异常后,按约定信号向院子投下第一块小石子,暗示队伍已到屋顶,第二块小石子便是准备行动,第三块小石子则立即行动。狱内同志接到信号迅速跑到栅栏下,顺着铁栅栏往上爬。张尚楚弯腰伸出双臂,很快,施能鹤、傅维葵、林泗太、霍劲波、王新整一个个被拉上屋顶,跨过竹梯,顺着后墙往下跳。颜嘉祥在下面接应,他看了一下手表,从行动开始上墙到第一人跳下来,仅仅花了4分钟。“犯人跑了,快追!”看守主任发觉后从旧监女号房跑过来,大声叫喊。“砰砰”,张尚楚、许昔丛冲他射击两发子弹,吓得他转身就跑。 最终,脱险人员安全撤离。其中,霍劲波由于长期受到摧残,身体虚弱,同跑在最后的王新整一道无法快速逃离,选择在中山公园体育场悠然行走,微弱灯光下,场内如常锻炼的市民无形中成为他们的掩护,二人几经辗转,潜身厦门,最终被泉州中心县委接回。 张惠评介绍,“泉州劫狱”发生的第二天,消息不胫而走,之后,国民党晋江县长被撤职,专员也被撤换,看守所所长丢官坐牢。这次深入虎穴、以少胜多的奇迹,是继20世纪30年代陶铸领导厦门劫狱成功之后,福建省党组织又一次劫狱斗争的重大胜利,沉重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一些国民党官员也开始动摇向共产党靠拢。这段红色往事也仍在激励着后人们牢记使命,不畏艰险,奋发图强。 (感谢中共泉州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对本文提供支持)

义士被抓有一天反贼被抓会去救他么

1

岩口,地处丰润、滦县、迁安、遵化四县的交界处,又是唐山通往喜峰口外的必经之路。虽是一个不大的集镇,但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是冀东党活动的重要地点。早在“七七事变”前,冀东党的领导人李运昌、王平陆等就经常在这一带秘密活动,开展革命工作。

“祥义成”杂货铺

根据革命的需要,领导决定在这里建立一个秘密联络站。那是1936年9月,我入党不久的一天晚上,在我入党介绍人魏春波同志的家里,他郑重地对我说:“你要求到部队当红军不是不可以,但现在斗争形势很紧张,敌人封锁很严,路上不好走。眼下我们这里有好多工作要你做,这一带我们党的力量还很薄弱,需要多联络人,宣传、组织群众,积极、慎重、秘密地发展、壮大党的力量,准备组织武装暴动,夺取政权。党组织和一些领导同志考虑,在岩口建立秘密交通联络站,这项任务很艰巨,组织上决定由你来筹办。”

当时我心里想,这是革命的需要,对我也是一个严峻的考验。我当即回答说:“既然是组织需要,我就一定把它办好,坚决完成任务。”他还关切地问:“你有困难吗?准备怎么办?”我说:“困难我不怕,一定想办法克服。半月前,我大伯孙起祥找我父亲商量过,要在岩口开一座大车店,叫我去给他们经营,我因一心想去当红军而未答应。”他听后,微笑着对我说:“这倒是个好机会,完全可以利用。但开大车店人多、眼杂,不利于秘密联络,不如开个小铺好。”他又接着说:“我们党现在很穷,经费相当困难。”我毫不犹豫地

说:“我来想办法,我家虽然没钱,但我大伯孙起祥能够借到。”他说:“孙起祥这个人我知道,是你未成亲的亡妻之父。他是个劁猪的,手艺很高,牛、马、骡大牲口都会治,在咱们这一带有点名气。此公好义,眼界宽,交结广,在区、乡、镇官商各界也‘吃得开’。另外,他对革命很同情,可以办!”

我开买卖,是为了利用合法职业作掩护,进行革命工作,而我父亲和孙起祥想开买卖是为了发财致富壮门面,真可谓各怀心腹事。孙起祥到底能不能开买卖呢?我首先得做他的工作。为了打通孙起祥,我找到孙家的当家人,孙起祥的长子孙宝云。孙宝云是个好大喜功、虚荣心很强的人,经过反复做工作,他高兴地说:“要开买卖就得让它有点名气,开个大车店,名声不好听,外人瞧不起。”于是两家达成协议:合资开一座像样的买卖。我是师范毕业生,有文化,我家没钱出人股,由我当掌柜兼管记账。他家出一座临街的五间房子。没有栏柜、货架和打糕点的用具,正好一家商号关闭,我们将用具廉价兑了过来。由铁厂雇来一位打点心的手艺人马振华,由王官营盐店以月利三分借贷了300多元钱作资金,又以赊欠的方式购进了货,取名“祥义成”,以卖糕点为主外挂油、酒、鞋袜等杂货。随着杂货铺开张营业,秘密联络活动也就开始了。按着规定的联络暗号,我日夜迎送那些为革命舍生忘死、四处奔波的同志。当时经常来往的有:李运昌、王平陆、李楚离、阎达开、史贞、李润民、孔庆同、苏林彦、阎锡九、张志超等冀东党的负责人。这些同志有的是白天,有的是黑夜,有的是平时,有的是集日,有的是一站脚而过。从1936年10月到1938年4月,共计18个多月的时间里,这个秘密联络站主要为党做了以下工作:

一、掩护、转送党的干部,保证他们的安全

那时,岩口一带敌伪统治挺严,县、镇、村都设有“保安团”“警察局(所)”“民团”等。党的秘密联络站重要任务之一就是保护转送革命干部。每次来干部,我们都是站岗放哨、接待护送、饭菜相迎。大概是1937年初冬的一个晚上,魏春波把我找去,交我一项重要任务,要我亲自去办,并绝对保密。我即按着要求,先把李运昌接到我家,第二天集上,我按着魏春波规定的穿戴打扮――灰礼帽、蓝棉袍、阴丹士林的外罩,在规定的时间――上午10时左右,到规定的地点――镇西头牲口市的一棵大树下,转来转去,四下寻找我要接头的“小王”同志(后来才知道他叫彭立夫,说是遵化芦各寨人)。正像魏春波事先告诉我的那样,小个子、白脸庞,身穿古铜色棉袍、白脖领、白扣儿的一个白面书生,安详稳重地在那走来走去。我凑过去像见了熟人似的先问:“你早来啦!是想买牲口吗?”他上下打量我而后说:“刚来不大一会儿,看看行情再说吧!你是老魏派来的吗?”我说:“是他派来的。”暗语对上了,我领他穿过牲口市,离开了岩口镇,来到我家,安排在最僻静的我弟弟刚结婚不久的新房里住下(弟弟和弟媳走亲串娘家去了)。每天都由我亲自送饭,白天把门倒锁上,大小便都在屋里。又记得李楚离第一次到魏春波家去,也是由我亲自送去的。

还有一次,时间是1938年春铲谷苗季节里的一天,魏春波叫我为王平陆的三名亲属高存凤、高永丰和小郭找个安全的地方掩护起来。我考虑再三,别的亲友都不行,送到马宝成家里最安全。因为:一则是至亲并且全家人都同情、支持革命;二则马宝成又是我发展入党的。所以我事先都没有跟他打招呼,就从西庄领出来直接送到他家。这三人都是农民出身,也不惹人注意,每人扛一把锄头装作卖小工的。进屋后我对岳母说:“我给你们领来了三名工夫。”她

说:“这两天刚下过大雨,地里还下不去脚,叫工夫干什么?”经我说明了底细原由后,她便慨然应允,安排在东厢屋,平安无事地住了下来。还有司令部的秘书王洪臣的父亲、爱人及小孩在马宝成家也住过一年之久。当冀东大暴动第一次西进失败后,敌人进行大扫荡的时候,马宝成掩护司令部的侦察排长(姓翟),还有马荣昌和我隐蔽在山洞里达半月之久,并冒着生命危险给我们送饭送水。阎达开、彭立夫在柜上也住过多次。总之,这些来往的同志不论是住在我家及亲戚家或住在柜上,都从未发生过意外事故,确保了同志们的安全。

二、及时准确地传送信件

记得是1937年春的一个集日中午,王平陆带着党的秘密文件来到我们柜上,交待了文件的重要性,我亲手替他把文件装进点心中包好,他安全地带走了。

又如,1937年夏天,一次组织交给我一项紧急任务,我连饭也没顾得上吃,便饿着肚子当即跑到东高庄给张志超送信,到他家正是吃中饭的时候,志超叫他老婆快去做饭,但他老婆迟迟不肯做,看到她这种不欢迎的态度后,我硬说是吃过饭来的。这时张志超笑着对我说:“表侄!(志超的姐姐是我老姑的三婶婆)你还假装爱面子,这样哪行!干咱们这一行的就得脸皮厚,否则白挨饿!你别看她那个样,她绝对不敢到敌人那里报告去,因为我是她的丈夫……”

不仅我为党传送信件,就连我的老婆马素云也经常以住娘家为名,多次传送过文件。组织上对我十分关怀,为了工作方便,在经费很困难的情况下,苏林彦还给我70多元伪币,给我买了一辆富士牌的自行车。

三、秘密发展党员

在保证工作开展的前提下,我发展了马庄户的马宝成、冯志文、南观的杨成等几名同志入党,并在马庄户建立了党小组,马宝成任小组长,为党增添了力量。

四、秘密联络站还是一个碰头、开会的集合点

苏林彦、张志超、阎锡九、常庆丰等,几乎是逢集日必来,在这里碰头议事。因为他们都是本乡本土人,即使是平日来,也不惹人生疑,认为是我的朋友。

还记得,在冀东大暴动前夕,苏林彦在这里主持召开过一次会议,布置工作,研究暴动事宜。参加会议的有张志超、阎锡九、常庆丰和我等。会议期间,大门倒锁紧闭,白天夜里也不动烟火,由马宝成送开水喝,并买来豆腐片卷油条吃。由于保密工作做得好,未发生过一点泄密的事情。

除了上述工作外,为了保密,还需要做好铺内人员的工作。因为革命同志经常来往吃住,日子久了,铺内人员、两个师傅及我父亲和孙起祥等,他们怕赔钱,不满意。如马振华和老徐头,特别是老徐头,牢骚地说:“咱们掌柜的,不是个正经买卖人,不务正业,赊账的多,也要不上来,人来人往,吃住也不要钱,开销这么大,哪能挣钱,我们不要说分红,就是咱们的劳金我看也靠不住。”做这些人的工作是比较困难的,抗日大道理还不能跟他们讲,从事秘密工作更不能对他们说,我只好用物质刺激的办法对付。我说:“徐大伯,马兄弟,你们看我来的这些客人,交的朋友,尽是什么人?实话对你说,都是阔家主、念大书、做大事的,没有一个不三不四的人,将来你们会知道的。我徐振铎也不是小买卖人,要作‘大买卖’。别看眼下赔些钱,将来能赚大钱的。不管我赔多少,保证不叫你们吃亏。”他们想回家看看,我就放他们几天假,不扣他们劳金,给他们先预支,并给他们些点心带回去。这样他俩也就高兴,不再说什么了。

赔的钱,只好与我父亲和孙起祥讲,让他们再借些,两位老人也以为我是真想做大买卖,也就办了。后来组织通知我说,外面传出了风声,说“祥义成”的掌柜的是共产党,让我尽快关闭转移(记得是一个晚上10时许,张志超派专人来通知我的)。过一段时间看来,事实上敌伪并未真正掌握,只是社会上的舆论。为了安全起见,也就此停业了。对外则说是因赔本而关闭。此后不久,在大岭沟庙会上,见到了李运昌,岳父马永品请他到家里去做客。饭后,他对我说:“准备介绍你到唐山警官学校去学习,出校以后便以警官的身份为掩护,从事党的工作,营救我被捕人员。”我高兴极了。但我父亲因去后不能通信,不同意我去。经反复说服,思想通了。后来岳父把我送去了,但时机已过,这名额已由外人顶替了。

冀东大暴动后,我的身份明朗化了。我担任抗日联军第十一总队政治部主任,铺内人员才恍然大悟,认为买卖赔钱不完全是由于我经营无方,真的是为了抗日救国的大事业。孙起祥和我父亲俩高兴地说:“你干得对,我们赔得值!”当我带队进驻铁厂时,老徐头见到我后悔地说:“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呢?我实在是对不起大侄你和你那些朋友们!”

“生升堂”药铺

“生升堂”药铺秘密联络站是在“祥义成”杂货铺关闭不久,冀东大暴动之前,为了继续完成秘密交通站的任务建立起来的。这个药铺坐落在岩口镇的中街,坐堂先生叫赵德胜,杨桥人,因他腿瘸,人都称他赵瘸子,拉药匣的姓刘,掌柜的叫张广贺,泉河头人,此人好交往,善经商,为人侠义。我在“祥义成”时就和他经常来往,后来我们又结拜为把兄弟,在家是个财主秧子,他感到兵荒马乱买卖不好做,想收座不干,张广贺家境贫寒,赖此谋生,担心失业,所以就要求我把此铺接过来。他动员我说:“药铺这买卖是一本万利,黄金有价药无价。我与东家又是多年的老东旧伙,钱好说,和我不能要多少钱,有百多元的现金就可以兑过来,再便宜不过了。用不到多久,就可把本挣回来。”他说得非常恳切。我想“祥义成”不行了,这倒是个好机会,是个一举两得的事。既成全帮助了朋友,又可以为革命工作。我当即去找魏春波和苏林彦请示。他俩异口同声赞许地说:“这是件好事,我们暴动后打起仗来药铺对我们最有用,可以兑过来,但不要由你本人出面,叫他去经营,从中为我们工作。”又问:“需要多少钱?”我说:“百多元现金就够了。”他俩说:“这笔钱组织上负责,不叫你再拿了(我未肯),就这样吧!”事后我立即东挪西凑,连小姨子马素珍和我老婆马素云多年积攒的贴己钱都抠出来了。最后还差30多元钱,组织上给添上了。我把钱一齐交给了张广贺。他千恩万谢,立誓替我保密,做我的代理人,为我们工作。于同年6月末,我们就开始工作了。尤其是1939年新庄子设上伪治安军据点后,作用就更明显了。主要做了以下两个方面的工作:

一、收集传递情报,接待我来往工作人员

由于职业上的方便,搜集情报还是比较容易的。他们以合法身份,借出诊看病,或以要账为名,到据点去或是借新庄子敌人来岩口赶集、看病的机会注意搜集情报。另外,趁据点内的特务官兵常来铺里,找吃要喝想外快的机会获得情报。日久天长,人熟了,尤其是酒后什么真实情况都说出来。记得有这么两件事:

一次,节振国来到药铺,可巧碰上了新庄子据点一个特务也来到这儿,中午吃饭两人同桌,节一欠身露出手枪,特务见事不妙,也要动武,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张广贺闯进屋子,镇定自若地向双方解说,特务一听说是节振国,就服服帖帖地说好话,节振国就趁机训斥他,叫他不要为非作歹,要抗日救国,留后路等道理。从此,那个特务也成了我们的义务情报员。

还有一天夜里,正赶上我和马宝成住在这里。由东边转来一封鸡毛信。我们一个在上五岭敌人据点的秘密工作人员传出消息说,日寇要出发到岩口西部一带讨伐。接到信后,我马上派马宝成连夜到小岭��的刘城子找到司令部。在回来的路上,因天黑路滑,在跳过一个坝坎时马宝成的腿摔坏了,及至回到药铺时天已快要大亮了。

二、为我们的同志看病吃药,很快恢复健康,创造了方便的条件

当时由于敌人的严密封锁,医药奇缺,环境残酷,尤其是地方工作的同志们,有病吃药相当困难。

我还记得,1940年夏,我从晋察冀边区中央党校回来,到1942年末任丰滦迁第一、二总区书记期间,区特务队长王冠卿和区长马德以及其他好多同志有病时,都是到这药铺取药的。

张广贺虽然不是一个共产党员(由于我当时慎重过分未发展),但确实也经受了考验。暗中为革命做了不少工作。几经挫折,但并未泄露过我党秘密和灰心动摇,仍与我们保持联系。1942年“五一”大扫荡,第一、二总区被蚕食,变成敌占区后,联系基本中断。及至同年6、7月我父亲和张广贺因有人告密说与共产党八路军有联系嫌疑,先后被新庄子敌人捕去坐牢后,这个秘密联络站也就宣告结束了。1943年我调去凌(源)青(龙)绥(中)工作后,关系就断绝了。

共产党买武器也大多通过药店购买

1

蚌埠解放前有个留芳照相馆,可不简单!原来是中共地下组织联络点

在老蚌埠人的口中,津浦铁路与凤阳路交汇处叫做“横铁道”(今天叫六股道吧),横铁道向东约100米路南侧曾经有一家很有名气的照相馆,这就是“留芳照相馆”。这个照相馆不仅见证着蚌埠的历史,还为抗日战争和人民解放战争做出过重要贡献。这里曾是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中共地下组织的联络点,开票员康善贤任地下党总支书记时,这里曾演绎过一幕幕鲜为人知、扣人心弦斗争故事。

留芳照相馆 发展党的组织 康师傅名叫康善贤,抗战初期在上海从事党的地下工作,后因被盯梢而转入根据地党校学习。1943年春结业后,遵照中共中央华中局城工部长刘长胜的指示,打入蚌埠,以留芳照相馆开票员为掩护,在蚌埠站稳脚跟,广泛结交朋友,发展组织,开辟工作。1944年秋,中共蚌埠工委(“淮河办事处”)成立不久后的一天,有一位身穿绸衫,头戴礼帽的知识分子模样的中年人,到留芳照相馆拍照,和“淮办”张友文(即张漫萍)接上关系,开始在“淮办”直接领导下开展地下工作。 康善贤在留芳照相馆立足后,开始广交朋友,发展组织。当时,日军控制下的蚌埠,白色恐怖十分严重,稍有不慎就有掉脑袋的危险,康善贤孤军奋斗,十分艰难地开展工作。他利用业务关系,结交了天真照相馆的学徒王尚瑜,商务书馆的陈继圣、薛康新等,经过一段时间的教育培养,首先发展王尚瑜入党。以后又逐步结交了照相业、书店业、百货业和铁路工人,逐步打下了群众基础。1945年夏天,张漫萍第二次来到留芳照相馆,介绍了小蚌埠支部负责人高揖三与康善贤接上关系。康善贤以留芳照相馆为立足点,经过艰苦努力,到1946年先后又发展张瑾、康善才、张炳义、张才芳、张德双、吴师大等入党,当年夏成立地下党支部,康善贤任书记。解放战争开始后,康善贤按照上级党组织要求,一方面团结、发动工人与资本家开展经济斗争,一方面收集情报及时送往解放区,一方面积极发展组织。到蚌埠解放时,发展党员约200人,成立了总支,下设卷烟厂、商报社、渡口、搬运4个支部。 组织烟工斗争 1943年初,康善贤的爱人张瑾从上海来蚌,经同乡介绍进入庆华烟厂当包烟工。组织上交给她的任务是:教育、团结工人,发展组织,发动工人与资本家开展经济斗争。庆华烟厂包烟是手工操作,一人糊烟盒可供几人包烟,按件计工资。由于张瑾糊的烟盒好,包烟女工都喜欢用她糊的烟盒。张瑾利用这一有利条件,采用讲故事的方法,吸引教育一部分有觉悟的工人,与资本家开展经济斗争,并培养葛秀英等加入党组织。后来,葛秀英到兄弟烟厂做工,于1948年4月成立了党小组,朱凤云任组长。1948年7月,蚌埠物价飞涨,货币贬值,资本家克扣工人工资引起工人极大的愤慨。兄弟烟厂在党的领导下,举行一次规模较大的罢工斗争,增加了工人工资,罢工取得胜利。1948年底,淮海战役即将胜利,蚌埠资本家十分惊慌,企图抽掉资金,运走机器。康善贤领导的党总支发动群众进行护厂,以结拜干姊妹的十多人为主体,组织一个护厂队日夜轮班使兄弟烟厂没有遭受破坏和损失,蚌埠解放后很快恢复生产。 打入商报社 抗战期间,潘介和(化名范振兴)曾任淮宝县林集区委的敌工科长。1946年6月,受“淮办”派遣打入蚌埠。由于经济萧条,工作十分难找,为了糊口,康善贤动员其母卖掉仅存的一枚戒指,办起手工卷烟作坊,潘介和以此为掩护,缓解了暂时困难。1947年夏,蚌埠军统头子王可(蚌埠组少校组长)在蚌埠开办《商报》,康善贤通过关系,安插潘介和为校对。潘介和利用工作关系搜集情报,还发展3人入党,于1948年春便成立了党小组。1947年秋冬的一天,潘介和发现总编朱剑辉有一本第七军(时驻蚌防守沿淮一带)团以上干部名单和全军的编制,寻机取出抄写后送解放区。这天,潘介和借值夜班之机急忙赶抄,不觉已到凌晨。不料,此时少校行动组长葛启民抱着孩子轻轻推门而入,等潘介和发觉时他已进了门,不由惊出一身冷汗。潘介和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忙站起来打招呼:“主任,你好,起这么早?”葛问:“这么冷,还不睡?” 潘介和说:“大样已校过,当报纸印出来再看一遍,才可休息。”说话间,葛已踱到桌前,再往前赶两三步,只要低头一看,那就完了。恰巧这时孩子哭了,乘他低头颠孩子的空隙,潘介和以闪电般的速度从半开的抽屉里拿出事先准备的稿子来压在上面。葛重踱到桌前时,低头瞧了瞧说:“你写戏剧评论呢?”潘说:“学着写写。”把危机情况应付过去。1948年,潘介和转入国民党军第七团政工室当上士文书,把绘制的标明国民党党政军警驻地的蚌埠市地图送往江淮区党委,为解放、接收蚌埠提供了重要的资料

今年是反共的最后一次机会了 基于各个反贼的年纪 以及共产党不断的洗脑教育 能武力斗争的反贼数量越来越少 今年疫情,加速到很多人已经受不了 包括黑皮 共产党执政合法地位有了严重威胁 错过今年就没机会了 大家一辈子做中共的奴隶吧 但现在还没有一个群体来带头 怎么办呢

猜一下这几年会是什么原因导致民变兵变?

有个boxing hiit,20多分钟的时长,几种combo练到熟,有次跟朋友练着玩一套combo直接放倒了,幸亏没用力。

大头条,终于有英文媒体报道大翻译运动了 大头条,苏黎世日报刊登大翻译运动了。

https://www.nzz.ch/technologie/ukraine-in-chinas-sozialen-netzwerken-bewunderung-fuer-russland-ld.1675582?reduced=true&mktcval=Twitter&mktcid=smsh

成都的黑皮知道自己上国际新闻了么

https://m.youtube.com/watch?v=OD_Em5xHUK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