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asha
@natasha
关注的小组(9)
动态 帖子 494 评论 3450 短评 42 收到的赞 6315 送出的赞 4116
  1.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长期挑战网络审查 “编程随想”博主煽颠罪成判囚七年

    文章来源:rfa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f-03222023031521.html

  2.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我认为编程随想确实不幸被捕,以下是我的一些调查和分析

    向阮先生致敬,请家属坚强。

    编程随想被捕后将近两年家属没有发声,想必是被胁迫的。警方很可能威胁,你如果联络外媒,他就会被如何如何。人在他们手里,作为家属,如何敢轻举妄动,代入一下被绑匪绑票的情景即可。除了不敢告知外界,更有可能托人情找关系,希望能够有转圜的余地。家属用尽全力,锥心泣血,我们作为外人不该去指指点点当事后诸葛亮。

    既然已经判了重刑,表示最坏的情况已经发生。现在还请尽快联系外媒,让世界知道编程随想这位人物、他的贡献和他的现状。根据前人经验,外媒报道越多,狱中的条件就越有可能有所改善。

    ps: thphd失联也有一年多,很有可能已经落入同样的境地。

  3.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避嫌原则】我认为反贼应该尽可能避免“支那”这个有争议的称呼,改成“粉蛆”、“共匪”这种无争议称呼

    你说的这几个词都不是属于一个范畴啊,支那指的是中国(国家),粉蛆指的是粉红(人),共匪指的是共产党(党派),怎么替换啊。

  4.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主张“屠支”,到底属于反人类还是言论自由?

    如果屠支的意思是把全所有中国人都杀掉,那说这个话的人请先自杀以实现自己的主张再说别的。一人不杀,何以杀天下?

  5.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北京的官场内部都管他叫皇上”--温家宝的白手套、《红色轮盘》作者沈栋百灵果专访

    图书馆同学的链接是z-library的,已经失效了。

    这里是Libgen的《红色轮盘》英文版链接:https://libgen.li/edition.php?id=138883530

  6.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北京的官场内部都管他叫皇上”--温家宝的白手套、《红色轮盘》作者沈栋百灵果专访

    摘录几句:

    “给北京特供的茅台是红瓶子装的,贾庆林的女婿搞的,我自己大概有几百瓶,每次吃饭都自己带去。”

    “北京官场内部都管党主席叫皇上。”

    “共产党讲究根正苗红,红色家族的定义是父辈或爷爷辈是建国时期的副部级以上,那个时候副部长数量也不多,他们的传承都查得到,非常封建体制的。”

    “有关他们情妇成堆的传闻都是真的。”

    “红色系统内部很变态.....我最难受的经历是放弃我的尊严.....我为了得到他们的合作,必须要放弃自我,完全臣服于对方,去琢磨他们的癖好,在他们开口之前就满足他们....我是香港长大美国读书,这个对我来说非常痛苦...我没有其他选择,如果我不这么做,我就寸步难行,这是我唯一的选择。”

    “白手套并不是只对最高层,在中国的每一个阶层,哪怕是街头报摊,或者学者从副教授升正教授,也必须要利益交换,满足上级的需要。这个环境很扭曲,没有任何人性的尊严。”

    “很多共产党的贪官,贪污了很多,不能存银行,放了一屋子的钱,又不敢花,每天上班骑个破自行车,唯一的乐趣就是回家点钱。”

    “我应付北京官场的本事都是段伟红(沈的前妻)教的,她帮我领进门的。”

    “段伟红跟我结婚之前,特意请了张阿姨(温家宝妻子张培莉)一起吃饭来鉴定我,如果张阿姨说不行,我们就没法结婚。段伟红在吃饭前就已经跟我说过这件事了。”

    “请张阿姨鉴定老公,也是一种”臣服“,表示婚姻大事这么重要的事,都要你帮我决定,可见对对方的重视。”

    “在北京,在空气里都是性的味道。一个混迹官场的女性有一个老公,实际上是一种自我保护。即便是段伟红,她背景这么深,还有人想搞她。”

    “给钱是一个档次很低的行为。关键是知道他真的想要什么。这是他的弱点,他不会一见面就告诉你。”

    “对我来说,最短时间内弄清楚他真正想要什么,是一个成本控制。如果得不到他的帮助,我的项目就停在哪里。”

    “必须要使尽浑身解数,注意到所有的细节,比如碰杯,你的杯子一定要低于对方,坐的时候身子只能坐半个凳子。官员进来5分钟,就能打量出你是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上不上道,能不能做交易。一旦发现你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他们的方法语气全都不一样了....有些老外吹牛说什么我见过邓小平,我见过某某,其实并不是你跟他们在一个屋子里说过话,你就懂他们了。”

    “北京的官场非常敏感,一个字眼都很重要,要对对方的人性做出精准的判断,拍马屁的时候一个字眼用对了,或用错了,会产生完全不同的效果。”

    “拍马屁能看出一个人的学历和背景,比如你引用一句唐诗或孟德斯鸠来形容对方刚才说的话如何有深度,会显示出你的马屁与众不同。不要太深,要精准地选择对方也许听过一点但也不太知道的话,让对方感觉你的深度,又不会冒犯到对方。”

    “中国是没有黑白的,一切都是灰色的,没有法律,只有信任关系,而性关系是最近的人际关系,如果我们有性关系,那我就可以信任你。所以中国官场的情妇那么多。即便是红二代红三代,如果有求于人的时候,也要进行(很变态的)性交易。”

    “中国的黄金年代是1995-2010年,GDP平均10%, 在这个时间段你不管买什么资产,任何资产,都会火箭一般升值。我03年在一个拍卖会买了一件艺术品,当时是价格第二高的,才200万人民币。2010年的时候这个拍卖会又找到我,想回购这件艺术品,开价4000万人民币,这肯定低于市场价的,因为他们知道肯定能拍卖到更高才会出这个价。”

    “喝酒是一个game,在喝到半酣的时候,可以趁机问对方真正想要什么,对方如果觉得到火候了也会吐露出来。喝酒也给对方一个借口,如果对方第二天反悔了,也可以借口说自己昨天喝醉了。”

    “中国建国以来的总理都是副总理提拔上来的,这是惯例。而习近平现在都是越级提拔。这么做会得罪很多人。”

    “中国很大,需要官僚系统来执行政策。而中国的官场是有很多惯例的。如果把惯例全都打破,大家其实是不认可的。不认可的时候,官僚就都躺平了。他们没有贪污了,不能吃喝了,不能搞女人了,工资不增还减,还有什么动力?”

    “中国的官场已经执行这种(权钱交易)惯例20多年了,你突然让官员们天天刷学习强国就指望给他们洗脑?人们又不傻。”

    “人们虽然不满,但也没办法,因为习近平已经彻底掌握了暴力机器,跟黑社会大哥一样,谁有不满就斩了谁。但是我们做企业的都知道,企业需要有向心力,需要有自我驱动,光靠暴力是无法驱动一个企业的。所以人们说他小学生水平嘛。”

    "中国能给的钱是无限的。董建华当特首的时候在香港都算不上一个富豪,他原本是破产了,被中国救了,所以中国觉得选他他肯定会听话。做了特首之后,他在中国搞房地产赚了60亿美金,他的家族船运业务也卖给了中远。他当特首前前后后,中国给了他100亿美金。”

    “我出书前半年,就把微信号注销了。我不想给我的朋友们带来麻烦。但销号是非常难的,他们还会保存你的信息三个月。”

    “我所经历的项目中,温家宝是从来没有出过面的。这个不太符合一般的情况,因为其他与红色家族有关的企业项目,大佬本人是一定会出面的。以我们跟张阿姨的交往,我们是知道温家宝本人对于项目的掌握到底有多少,我们可以说他的确是不清楚的,他也许有听闻某个项目,但确实不知道到底规模有多大。”

    “现在我的生活比较接近真实了,以前的生活太不真实了,对我的儿子也有不好的影响。他以前身边有5个人围着他转,法国的保姆,厨师等等。我们以前出门都是坐私人飞机,难得坐一下头等舱。我儿子的问题一般是:‘我们是坐大飞机还是小飞机?’”

    “我儿子中文很烂,他是美国人,我觉得护照不应该是提供方便的证件,而是一个人的身份证明。他是美国人,就要做美国人的事。我甚至鼓励他去上美国的军校。”

    “我跟海外华人不怎么联络,他们也都不敢跟我接触。我也不是反贼,也不去搞什么民主运动,我只是过我的生活而已。”

    “白纸运动的规模还是太小。以前89民运的时候是几百万人上街的,新疆维吾尔人也是几百万人投入了集中营,现在的白纸运动不过是每个城市几百人,都抓起来让你消失是很容易的事情。还是要看白纸运动是不是能在今后产生更多的后续影响。”

  7. natasha 饭姐
  8.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文字共和国 回复文章

    数字浪漫主义 (romanticism of numbers):机器文明的起源, 兼论时间和空间

    这些问题都很好,很抱歉隔了这么久才回答,因为都很不好回答呢!

    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的状态,其源动力是对于精确性的不断追求

    我觉得也不是人类有一开始就意识地追求精确性,而是在改造环境的过程中,发现了精确性对于人类发展的好处,比如精确的时间,精确的测量,因而从工具上追求精确性。

    人类计量时空尺度的工具,从有机物变成了无机物,从而拓展了人类可以理解的时空的范围

    从有机物到无机物,是在对精确性的要求下的技术发展过程,对于时空的理解的扩展算是一个积极的后果。

    秩序的起源在时间上是机械时钟,在空间上是经纬线

    秩序的起源,从西方来看,是宗教上的需求。有了这种需求,就有了追求技术的动力。而空间经纬线的发展,是时空概念结合之后的产物。

  9.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文字共和国 回复文章

    新年伊始,让我们回顾历史:传教士白晋眼里的康熙皇帝

    我看了一下这个链接,说到了李善兰,李善兰已经是清朝很后期的时候了。当时跟他合作的传教士都称赞他是中国最好的数学家,他后来到了京师同文馆去教数学。

    至于数学教育,其实数学一直是古代蒙学科目之一,私塾先生都会教孩子们用“算筹”进行基本的运算,满足日常生活需要,只是八股文不考罢了。

    值得注意的是,古代的知识传播不光是学堂,古代老百姓的各种杂学知识很大程度上是从日用类书上获得的。这些类书在街头巷尾都有的卖,里面的内容包罗万象,其中就有日用数学知识。

    至于朝廷的高级数学学堂,在古代从隋唐到元朝都一直有,面对贵族和官员子弟招生。明朝停了一段时间,清朝康熙开始又设立了这种贵族数学课堂,西式数学知识这个时候开始慢慢推广。

  10.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铁凝竟然是人大副委员长

    嗯,上述的内容,不要删除,也不要改动,大家自有评判。

    首先:2047里天天在批评共产党,指控不实;其次批评不等于辱骂,前者有建设性,后者就是自曝素质下限。此外,这里不欢迎随便扣帽子,还请好自为之。不然此处庙小,恐怕容不下扣帽大神。至于操妈,既然您口味清奇,喜欢老年妇女,还是先照顾一下自己的妈妈比较好,没事还请常回家看看。

    上面是警告。再骂的话,就不能被纵容了。

  11.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20年前非典肺炎吹哨人——蒋彦永医生逝世

    20年前率先向外界披露萨斯(SARS)疫情真相的著名中国退休军医蒋彦永3月11日因肺炎等疾病去世。当局对蒋彦永治丧活动的安排和遗体告别仪式参加者设置了限制规定,海外无法接通蒋医生的遗孀家中电话。不过,大量网友闻讯后纷纷通过网络社交平台向这位逝去的疫情吹哨人和六四屠杀见证人表达悼念之情和敬意。

    2003年4月,蒋彦永医生不满当局隐瞒萨斯(也叫非典型肺炎,简称非典)疫情,率先向外界披露真相,拯救了无数生命,后曾多次致信中共高层公开要求为六四事件正名,并揭露死囚器官交易内幕,因而遭当局长期打压,并被边控。

    2004年8月,蒋彦永荣获菲律宾的麦格塞塞公共服务奖。据官方网站报导,蒋彦永“勇于揭露SARS疫症真相,从而拯救了不少生命”。

  12. natasha 饭姐
  13.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铁凝竟然是人大副委员长

    国耻是一回事。骂脏话是另一回事。A当国贼固然无耻,并不说明B骂脏话就不是个人素质低下。

    脏话不是一种表示程度的形容词,并没有一个公认的尺度,表示某些行为达到了该被脏话骂的程度。对方行为再无耻,也不是骂人的正当理由。前者不能为后者开脱,而是一种平行关系。对方的确无耻,骂人也确实素质低下。

    非要骂人当然可以,但是出来混是要还的,骂人所体现出来的素质还得骂人者自己承担。

  14.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真正的“爱的教育”:评德尔托罗的《匹诺曹》

    谢谢推荐,有机会看看。

  15.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再加一个陈百祥重演祝枝山,四大才子就齐活了

    好久不来啦!欢迎!

  16.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如何評價(尤其是台灣)文理組的偏見?

    流行的学科岗位多,但竞争也激烈;不流行的学科岗位少,但竞争也少。看你怎么看了。

    最关键的,不管你学什么,只要学到最好,都有人要;学得不好,就算学当下最热门的学科照样没人要。

  17.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现在是都不演了么,竟无一票反对或弃权

    茶杯两个临天下, 更无一人是男儿

  18. natasha 饭姐
  19.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茶杯、权力和性:从图像学(Iconology)角度解读习近平两个茶杯的隐藏含义

  20.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现在是都不演了么,竟无一票反对或弃权

    2852 2952票赞成,0票反对,0票弃权。

  21.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铁凝竟然是人大副委员长

    您真是荤腥不忌,铁凝的妈得多大了。

  22. natasha 饭姐
  23.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有关鸦片战争的一个重要问题:19世纪以前,中国人吸不吸鸦片?

    是的。不过人们一听罂粟就色变,好像这种汤能让人马上上瘾一样。

  24. natasha 饭姐
  25. natasha 饭姐
  26. natasha 饭姐
  27.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文艺部 发表文章

    【坐忘书 one book a week】N0.2:林则徐认为洋人膝盖不能打弯?一本书破解你的迷思《林则徐眼中的世界》(作者:苏精)

    抱歉耽误了这么久才推荐一本,以后要改成不定期推荐啦!

    前几天在红迪上看见一篇帖子,标题是林则徐认为洋人膝盖不能弯上岸就任人宰割;英国爱吃牛羊肉没中国的茶叶大黄会便秘而死;恨的不是鸦片而是恨中国人吸洋烟不吸国货土烟导致白银外流「鄙意亦以内地栽种罂粟于事无妨。所恨者内地之嗜洋烟而不嗜土烟」

    标题很长,听上去非常的illuminating, 好像讲述一个别人都不知道的大秘密。但是不是事实呢?

    由于吹牛不上税,所以废话说起来会一大堆,这里就反驳其中一点,“林则徐认为洋人膝盖不能打弯”。本人找到了一本专著,专治这种迷思:《林则徐看见的世界》,作者是台湾的历史系教授苏精。

    这本书的全名叫《林则徐看见的世界:〈澳门新闻纸〉的原文与译文》。《澳门新闻纸》是1839年到1840年,林则徐在广东禁烟期间,主持的一项英文时事报刊翻译活动,目的是“探访夷情,知其虚实,始可以定控制之方”。林则徐很满意这项翻译工作的效果,因此这些信息除了供自己利用之外,还抄送广东其他省督抚官员参阅,并将部分内容随奏折呈给道光皇帝御览。

    为了这项活动,林则徐请了4名翻译人员,这4名翻译几乎全是具有海外留学背景的华人,这在1840年之前实属难能可贵,堪称是全中国英语顶尖的人才。他们是:阿曼,曾在当时英国殖民地的印度雪兰坡跟随英国传教士Joshua Marshman博士学习;小德(大名袁德辉),曾在马六甲的英华书院接受教育,他的拉丁文甚至比英文还要好;阿伦,曾就读于康乃狄克州的康沃尔的学校;梁进德,中国第一位新教传教士梁发的儿子,也是美国传教士裨治文的学生。

    当时广东的外国商人和传教士也注意到了林则徐的这几位翻译人员,都在文章中称赞这些人才是精英中的精英。可见林则徐颇有识人之能,并且非常重视翻译工作,请到的都是最好的人才。

    澳门新闻纸的新闻内容包罗万象,除了军情信息之外,还有各类洋人杂事信息,如英国女王宫中女官的名单和薪水,菲律宾的农业,秘鲁公司招股,南北极探险等,帮助阅读者拓宽视野。值得指出的是,翻译中有一人阿曼曾经在印度居住多年,熟悉印度当地的情势,对于有关鸦片贸易(英国出口到中国的鸦片多为印度产)的新闻翻译准确度相当高。另外一名翻译袁德辉的拉丁文在英华书院之时就颇受教师的赞赏,因此他在澳门新闻纸上也时常翻译几首拉丁文的古诗。

    林则徐本人也会非常仔细地检查这些翻译的翻译成果。例如:

    可见,林则徐相当重视洋务,不仅招揽顶尖翻译人才来翻译信息,并且仔细阅读消化。他不仅关注有关军事信息,还对洋人的风俗、宗教、杂事都很关心。所以什么“林则徐认为洋人膝盖不能打弯”,纯属臆想,是反贼过度反叙事的另一个令人遗憾的例子。

    这本书在z-library的tor版上有,可自行前往下载。

  28.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江湖 回复文章

    流浪品葱被举报了

    我对流浪品葱这个网站无感,但是我捍卫他们存在的权利。

    鄙视举报者。

    流浪品葱加油。

  29.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有关鸦片战争的一个重要问题:19世纪以前,中国人吸不吸鸦片?

    鸦片战争的话题近来颇受关注。首先它是爱国主义教育的经典题材,粉红一说起来就咬牙切齿;而另一方面,不少反贼则是展开了反叙事。比如,你越是说鸦片有毒,它越说没毒,你越说英国人倾销鸦片,它越说清政府也想卖鸦片。反贼的心情我理解,但我认为这些反驳都是矫枉过正了的。本文就重点讨论一个问题:19世纪以前,中国人吸不吸鸦片?


    根据仲伟民的总结,鸦片在被当作毒品广泛吸食之前,在中国古代的功用主要有4种:

    一:食用。是的,罂粟苗和罂粟籽都是可以吃的。宋代名医刘翰所编著的医书《开宝本草》里就记载了食用罂粟的方法。刘翰还将罂粟籽比喻成“御米”,说明其珍贵及美味。苏东坡也有诗云:“道人劝饮鸡苏水,童子能煎莺(罂)粟汤。”可见修道之人食用罂粟。明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也记载了罂粟的食用方法,如煮汤、入菜等,味道“极美”。

    二:药用。鸦片的药用历史就更早。五代十国时期的《食医方》就将罂粟籽当作有助消化的健胃药品。“药方如下:“白罂粟米二合,人参末三大钱,生山芋五十长,细切研;三物以水一升二合,入生姜汁及盐花少许,搅匀,分二服,不计早晚食之,亦不妨别服汤丸。”作者称此法为“疗反胃不下饮食罂粟粥法”。至宋代,罂粟作为药物正式被国家官方编写的药典《开宝本草》收入,称罂子粟“(气味)甘,平,无毒”,主治“丹石发动,不下饮食”。宋代医生还在医疗实践中发现,罂粟有治疗痢疾的特效作用:“治痢以樱(罂)粟,古方未闻。今人所用,虽其法小异,而皆有奇功。或用数颗慢火炙黄为末饮下,或去粟用壳如上法,或以壳七五枚,甘草一寸,半生半炙,大碗水煎,取半碗温温呷。” 此外,宋代医术上还记载了罂粟治疗痔疮、驱热和止咳等作用。

    三:观赏。罂粟花的美丽人尽皆知。宋代苏颂编写的《本草图经》就记载了罂粟作为欣赏植物的颜色和形状,以及在装饰庭院上的作用。罂粟花还被普遍收集在古代的花谱中,如丘濬的《牡丹荣辱志》,陈景沂的《全芳备祖》等。各种描写罂粟花的古代诗歌更是数不胜数。

    四:春药。鸦片又名阿芙蓉。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写道:“俗人房中术用之”。“谢肇淛在《滇略》中说得更详细:“哈芙蓉,夷产也,以罂粟汁和草乌合成之。其精者为鸦片,价埒兼金,可疗泄痢风虫诸症,尤能坚阳不泄,房中之术多用之。然亦有大毒,滇人忿争者,往往吞之即毙。”

    可见,鸦片在中国有悠久的药用历史和植物欣赏历史,然而却几乎没有服用鸦片上瘾的记载。其原因不难猜。虽然罂粟籽可以吃,但并不让人上瘾,让人上瘾的是鸦片这种加工产品。但鸦片价格很贵,而且颜色乌黑,味道苦辣并有恶臭,很难让人把它日常放在嘴里食用。那么后来鸦片是怎么让人上瘾的呢?

    学者龚缨晏在《鸦片的传播与对华贸易》中认为,鸦片从药物转化为毒品,吸食方法的发明是关键。而吸食方法的发明和传播,与地理大发现、欧洲人在亚洲的扩张都分不开。

    前面说到,鸦片虽然很早就被当作药物使用,但方法一般是煎服或者吞服。想象一下苦涩的中草药汤剂,喝一小碗都要捏着鼻子,你会上瘾吗?很难吧。但随着欧洲人的全球地理大发现,鸦片的服用方法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哥伦布"发现"美洲之后,将美洲的烟草传播到世界各地。在亚洲的南洋一带,人们最早发明了将鸦片和烟草混合在一起吸食的方法,这个方法让鸦片的恶臭被烟草的香味掩盖,且能引起极大的感官愉悦,因此让鸦片从药用范围走出,在公众中变得流行起来。大约是16世纪末17世纪初,荷兰人占领印度尼西亚之后,又占领了台湾,将这种吸食方法带到台湾。大约在17世纪末或18世纪初,随着清军占领台湾,这种吸食方法慢慢传到大陆的东南沿海地区,如厦门、泉州等地。18世纪中后期,逐渐扩散到内地。

    鸦片与烟草的混合物让人上瘾的速度较慢;然而,由于鸦片这种毒品的成瘾性,一旦出现了鸦片与烟草的混合,那么单纯吸食鸦片就仅仅是时间问题了。一般认为,中国在18世纪中后期出现了单纯吸食鸦片来过毒瘾的现象。

    所以,这个问题的答案是,19世纪以前,中国人主要把鸦片当成药物和观赏植物。随着全球地理大发现和全球物质文化传播,18世纪中后期在中国出现了吸食鸦片的现象。因此,19世纪以前,中国人吸食鸦片的时间并不久。


    读物列表:

    龚缨晏 (1999)《鸦片的传播与对华贸易》

    仲伟民 (2010)《茶叶与鸦片:十九世纪经济全球化的中国》


    “延伸阅读”

    林则徐认为洋人膝盖不能打弯?一本书破解你的迷思《林则徐眼中的世界》

  30.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洗脑的历史——祸害三千年的极端思想控制术,有看过的7友吗?

    即便是提问现象,也有好问题和不好的问题。

    你一开始的问题是“书里关于欧洲的历史有多少真多少假的?”,不如问海里有几根针算了。后来经过网友浦西晶提示,你才加上几个具体描述卫生环境的场景。在我让你回去读书的留言之后,你才修改了主贴。一开始谁知道你要问什么?

    我问的就是当时的欧洲情况,卫生环境能和哲学扯上什么关系?作者描述了当时欧洲人的生活状况,我对此表示怀疑,固有此一问

    谁说一定要跟哲学产生关系了?问题是你一开始甚至连卫生环境都没说,直接大海捞针。

    客观描述当时的环境不涉及真假涉及什么?

    一个现象是真是假,正如我前面所述,除了问妈妈是女人可以有确凿回答之外(即便如此都有金星女士这样的例外),问真假都会导致二元对立,而社科问题的答案几乎没有二元对立的。所谓的“客观”也分时代、分背景,分上下文。因此对于现象的好问题是问程度,而不是问真假

    再退一步,你只是想知道“真假”而已,而这些知识完全可以通过多读书来获取,我上面说的那本书,可以帮助你解答,你去看了没?显然没有,而是继续这里因为我说你问题不好而愤愤不平。

  31.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洗脑的历史——祸害三千年的极端思想控制术,有看过的7友吗?

    所以呢?泼粪能说明什么?当时全世界是不是其他人就不泼粪了?你的观点是什么?

  32.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洗脑的历史——祸害三千年的极端思想控制术,有看过的7友吗?

    “你认为它是讨论马克思主义理论所以是好问题,为什么不可以说我的帖子是讨论欧洲史,为中世纪欧洲祛魅,破除中国人对欧洲的刻板印象,所以同样也可以是好内容呢?”

    1. 格局不一样。好问题不是看谁提问马克思主义和谁提问欧洲史,问题的领域不是重点,重点在于提问的格局和角度。对方讨论的问题直捣哲学理论核心,也是很多人关心的理论问题;你的问题就是表面,只关注一些现象的真假。况且这些东西在那本书里只是一些细枝末节,根本不是书的核心问题。所以是不好的问题。

    2. 提问不要问真假。因为真假这种论断太二元对立。很多事情都有其复杂性,难以真假论之。所以问别人是真是假,本身就已经不是一个好的提问方式了。

    如果要了解欧洲史,这本书并不是好的入门读物。如果要了解公共卫生史,上面我推荐了一本乔治罗森的书,那是好书。

  33. natasha 饭姐
  34.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你们认为一个国家的市政府应该升外国国旗吗?

    看看人工智能咋说:

  35.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最近脱口秀演员频频因言被封,继池子之后,今天孟川也被封了

    这文艺能繁荣才奇怪,流浪地球和长津湖就是新时代的样板戏。

  36.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最近脱口秀演员频频因言被封,继池子之后,今天孟川也被封了

    这俩人的“犯错成本”还不一样,池子单身汉又是个体户,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微博都注销了,不指望公司和商演,损失不太大。

    而孟川就是典型的被捆绑的年轻人,上有老下有小,还有公司合约,一句话碰线就完了。

  37.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最近脱口秀演员频频因言被封,继池子之后,今天孟川也被封了

    池子和黄西去美国演出,据说演讲尺度很大,被国内粉红大V轮番大骂,但池子到底说了点啥,谁也不知道。不过池子早在一年多前就自行注销了微博,目前只有线下演出,这次封杀对他杀伤力有多大还不知道。

    相比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池子,孟川的后果就严重多了。这次封杀是有人把孟川支持南京传媒学院的帖子翻出来了。孟川英年早婚,膝下一女,跟笑果文化签约,还是要靠国内市场吃饭的。

    不过,去年孟川在脱口秀中,曾经说过自己在“微博居委会”兼职的经历,似乎是做过兼职的微博管理员。

  38.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洗脑的历史——祸害三千年的极端思想控制术,有看过的7友吗?

    怎么停了?当然是去反思失败的教育啊!

    “从来不错估你”是很好判定的,您的文字水平在那里摆着呢。

    您的生命宝贵,可别随便浪费,走好。

  39.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洗脑的历史——祸害三千年的极端思想控制术,有看过的7友吗?

    哦,那就是你的错了,我从来都不错估你。

  40.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洗脑的历史——祸害三千年的极端思想控制术,有看过的7友吗?

    您还高估我啊!我从来都不高估你,这怎么办?还是教育失败的结果。唉,我好好检讨一下。

  41.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洗脑的历史——祸害三千年的极端思想控制术,有看过的7友吗?

    “你所站队的,高尚或者神圣,被冒犯了,所以你不高兴了,其他的,都不重要”

    这就是你的改进版?哈哈哈哈。

    现代教育真失败啊,对不起,这是在检讨我自己,真是教育失败的典型。真的看不懂呢!

  42.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洗脑的历史——祸害三千年的极端思想控制术,有看过的7友吗?

    现代教育本来就失败啊,病句连篇小学生都不如,这还不失败么。

  43.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洗脑的历史——祸害三千年的极端思想控制术,有看过的7友吗?

    “你所站队的高尚或者神圣被冒犯了。”

    你啊,先去补习一下小学语文吧。真是。这语病看得人眼睛疼。

  44.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洗脑的历史——祸害三千年的极端思想控制术,有看过的7友吗?

    您的帖子,我真的看不下去,我理解力不够,抱歉。

  45.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洗脑的历史——祸害三千年的极端思想控制术,有看过的7友吗?

    唉,你就是理解错了啊。

    你从哪句话推导出我说古代不洗脑?古代没有精子这个词是不是男人就天阉了?好可怜啊。

    至于帝王术,愚民术,全世界都有,源头怎么会是柏拉图。如果是柏拉图,请问他老人家跟中国的诸子百家怎么沟通的?电话连线?

    您发的帖子没一篇有轮次的,您要是觉得不中肯,那。。。随便了。

    至于您批判我的轮次,我非常欢迎,我的文章在47上遍地都是,欢迎去批判。批判的有道理的话,会给您发大奖章哦!

  46.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洗脑的历史——祸害三千年的极端思想控制术,有看过的7友吗?

    本来我就觉得楼主说的这本书是本烂书啊,又不是我扯到古罗马的。您还一本正经追溯到柏拉图,这不可笑么。

  47.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洗脑的历史——祸害三千年的极端思想控制术,有看过的7友吗?

    洗脑居然还有源自哪儿的说法,太可笑了。这种词儿本身就是个现代市井词汇而已,至于的么。

    您的帖子一惯语无伦次,没有重点。这样没法跟人交流沟通。

  48.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中共不等于中国

    这没什么可响应的,也不是啥绝妙新思想,小学生都明白什么意思。

    但中国人天天看新闻联播刷微信抖音,再白痴的宣传,只要没日没夜高强度注入,也会相信。党掌握宣传渠道,你怎么响应?

  49.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洗脑的历史——祸害三千年的极端思想控制术,有看过的7友吗?

    看你说的,你看楼主问什么了吗?虽然这本书叫洗脑大历史,但楼主根本就没提洗脑的事儿,只是在提问有关古罗马文明的事情。

    还有,老哥儿,你说话也太语无伦次了。

  50. natasha 饭姐
    natasha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洗脑的历史——祸害三千年的极端思想控制术,有看过的7友吗?

    欧洲的中世纪大概是500-1500年期间。随着罗马帝国分裂成东西罗马,西罗马帝国在500年前后逐渐消亡,东罗马帝国保存了古希腊和古罗马的文化遗产,并传播给阿拉伯人。以医学为例,阿拉伯人通过叙利亚的基督徒的翻译,掌握了古希腊医学经典重的知识。我对于阿拉伯文明的发展并不是非常了解,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保存了古罗马的相当多的文明,并在中世纪中晚期回传到欧洲。

    中世纪时期,欧洲的确是科技停滞,愚昧阴暗。中国文革停了10年,中国人就受不了了,想象一下欧洲人停了1000年是什么场景。中世纪时期,古代医学经典失传,那么欧洲人怎么解决健康问题呢?

    中世纪时期,想问题都是从宗教角度出发。基督教认为身体是灵魂的载体,要保持健康才能抵御魔鬼的攻击。因此在修道院里还是很重视健康的,卫生知识也能以宗教的名义保存。因此修道院里也有管道、通风设施、供暖、厕所等。虽然外面的老百姓的生活猪狗不如,但城市公共卫生问题时机一旦成熟,他们是不缺样本的。

    城市的卫生进展是缓慢的,但在中世纪并不是一成不变。比如水源问题,在意大利的古老城市的市中心,如今到处都可以见到中世纪就存在的喷泉和井口,为居民提供干净的饮用水。中世纪晚期,米兰、伦敦等城市已经认识到地下排污管道的重要性。10世纪早期也已经有了对于大规模传染病的论述。也就是说,欧洲人在中世纪也不是以破罐破摔,也是有一定程度的探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