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英文词汇“right”的名词形式在其对应的汉语译词“权利”之外的另一种可供使用的汉语译词

笔者:西山风雨

长久以来,在以汉语为母语的使用者中,除了一些法律工作者外,近乎所有人都无法正确的认识到“权利”背后的“right”的含义,这无怪乎以下原因:

第一,“权利”与另一个汉语词汇“权力”在官话中都有着相同的读音,它们都读作[quánlì],这就使得某个人在进行涉及到“权利”或“权力”的口语表达时,听者或其他人很难在该人没有对自身所使用的词汇“权利”或“权力”进行特别的说明时辨别清楚该人是在说“权利?还是在说“权力”?特别是当该人频繁的使用“权利”与“权力”時,那么听者或其他人就更加无法辨别清晰该人到底在表达什么,是“權力”?還是“權利”?這使得口语会谈的成效大打折扣,甚至還会使得一些本来清晰的事实与观点变得更加模糊,使得人们无法发现“权利”对应的英文词汇“right”的真正含义。

第二,那就是从严格的现代汉语构词法角度重新考察于1864年由美国传教士丁韪良在翻译惠顿的《万国公法》时使用并引入对应着英文“right”的“权利”一词后,笔者发现,构成“权利”这一名词的第一个字“权”在丁韪良冠以“right”的名詞形式的意義之前,古汉语行文中的“权”在作名词时,是现代汉语中“权力”的意思,而没有名词性的“right”的意思,也就是无法指代现代汉语中的“权利”之意,至于“利”在古汉语行文中作的名词意义,则对应着现代汉语中“利益”一词的意思,所以,这也无怪乎大部分国人看到“权利”一词时,想到的是“权力”与“利益”,并把“权利”这本对应“right”的词看作是权力与利益的统称,从而忽视“right”这一英文词汇本质上指的是在信仰、道德、法律或政治上的个人或民众自身具有的固有属性以及其在作名词时,本身对于个人或民众自身所拥有的固有属性的正确性,正当性,正义性,合理性。

综上所述,有鉴于此类误解,模糊,扭曲“right”作名词时的本义的事件常常发生,因此,笔者萌发了对于將“right”作名词时的意义进行重新翻译,选择并创造其相对应的新的汉语译词的思想,同时,笔者在与朋友就此经过了一系列的探讨与商议后,笔者决定使用并推广笔者朋友创造的“正利”一词作为取代“权利”成为对应“right”作名词时的汉语译词,以下理由是笔者认为“正利”一词可以取代“权利”一词成为“right”的名词形式对应的汉语译词的辩护:

第一,“正利”一词与“权力”一词在官话中有着不完全相同的读音,“正利”读作[zhènglì],而“权力”读作[quánlì],可以有效的避免“权利”与“权力”相同发音都读作[quánlì]而产生的误会与误解。

第二,“正”字可以很好表现出“right”在行为或言语上本有的个人或民众为利己或利他而言的正义性,正当性,正确性以及合理性这些“right”给人的固有属性。

第三,由于对于“权利”而言,“正利”对于其的修改比较少,只改动了前一个字并使得其发音不完全相同,属于大部分人的可接受范围。

基于以上三点,笔者认为,“正利”一词可以成为取代“权利”而作为“right”的名词形式的含义对应的汉语词汇,并且可以將其进行推广,使其可以在个人与民众中种植下认识到“right”的铆钉。
2022年5月9日

( 由 作者 于 5月9日 编辑 )
赞同 3
490 次浏览
45 个评论
时间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rights可以翻译成权益,翻译回英语的时候就是benefit

@消极 #185984 权益一词,笔者曾与朋友探讨过,这个词无法体现个人或民众在使用right时所表现的正当性,正义性,正确性,合理性,而且大部分人看这个词也會当做是“权力”与“利益”的统称,而无法想到之前一点(指right的四大属性)以及“right”的本义,更重要的是,“权益”这个词的定义的“right”被中共垄断了,所以并不可行。

“right”是个人或民众作为人而存在的固有属性,不能从功利主义的角度来看待,因为历史上有许多人为了争取right而作出牺牲,这就说明它不完全是为了促进自身利益而存在的东西。利益只是争取到right而得到的结果,right则是身为人而持有的一切。

这既包括他自身的身体也包括他的思想(诸如道德,信仰,意识形态等),还包括他所拥有的物件。

同时,也包括他所拥有的身份,地位,职业等

right还有右的意思。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消极 #186001 你丢英语词典的链接在这里干什么呢?你觉得难道我和我的朋友没有研究有关“right”的英语词条与词典吗?我和我的朋友都是有学术能力的人,用不着你在这里奉献来源,觉得不合你意可以直说,用不着在每个人下面都显示自身所谓的高明。

我和朋友研究了许多典籍,进行了大量辩论,如果没有连词典都没有看,怎么会写这篇文章,我们不跟有些人一样,试图把大部分人当傻瓜,从他们身上榨取利益。

而且学术上也不把词典当做来源,所有的词汇都会以引用的论文进行考证,这里之所以不写来源的论文,是为了我和我朋友的隐私,还请各位读者见谅。

正当权利是不错的 故意促使人联想到正当防卫,也有了保卫权利的联想

权界

@西山风雨 #186006

其实是可以把词典当成来源的,再怎么引用论文,也仍然需要词典的释义,只是不当做唯一来源。而且需要选择权威的字典。

矛盾使人自由
三只鹿儿 叫我三鹿就好

其实,权力和权利的翻译,我本人有些怀疑是不是日本人搞出来的。毕竟两个都算是西方概念的汉译,在明治时期日本人贡献了不少。

而在日语里,两个词的读音并不一样,一个是けんり(kenri),一个是けんりょく(kenryoku)。在到了中文就一样了,于是乎权利和权力就偶然间混淆不清了。

我是比较赞成翻译为正利的。

@natasha #186014 确实是这样,词典不是唯一来源,还有论文、著作等文献可以作参考。

@影人 #186015 我没有考察到过丁韪良在將“Elements of International”翻译为“万国公法”之前有过有与日本人接触过的历史记录,而他翻译的“万国公法(也可以叫国际法原理)”,也是第一部出现了將“right”翻译为“权利”汉语著作,而之前出现在古汉语典籍中的“权利”的意义只有“权衡利益”的意思,同时,“万国公法”也是在他翻译并出版在清王朝的土地上之后一段时间才流传到了日本,这才影响了日本对“right”的译法。

不过我不是日本人,无法思考日本人对这译法怎么想,我只知道这个將“right”译为“权利”的用法给中国人认识自己的“right”带来了极大的困扰与麻烦,早一天认识到“right”就早一日争取到自己的“right”,感谢你提供的日语中“权利”与“权力”发音,十分感谢。

如果让我来决定的话,rights由于经常被援引为“不容置疑的权利”这个含义,因而可以翻译为“经义”(天经地义)。

当然,这个名称并不朗朗上口。

@Ambrosia #186022

“经”这个字不能很好的涵盖个人或民众行使“right”的正确性,正当性,正义性以及合理性;

而“义”这一字带有浓重的道德色彩,不太适合作为名词“right”的译词的一部分,因为有些时候个人或民众的言论与行为不那么符合甚至完全就是背离道德的,但这些言论和行为却有可能是他们可以在法律上、信仰上或政治上能做的。

所以“经义”这词不太理想,如果作为“right”的译词的话。

最简单的方法是把粤语当成官方语言,这样就不会区分不了。另外就是power和right是息息相关的,在梁启超等偏向达尔文主义的著作中,有power才会也自然会有right,两者基本是等同的。楼主提到的权利更像是自由主义里的基本权利,那么直接用基本权利或者法定权利就好,我不觉得现实中有道德意义但无法律意义的权利算得上真正的权利。

@aa33b927 #186059 关于粤语中的“权利”与“权力”发音的不同,我和朋友也讨论过,虽然它们在粤语中的发音不同,但是有鉴于官话已经成为了南北方通用语言,所以推广粤语并不可行,没有必要因为为了区别“权利”与“权力”的不同就撼动整个流行语言的地基,只要稍加采用更好的译法就够了,比如將“right”翻译为“正利”,而不译为“权利”,同时,我也反对梁启超等人所提出“社会达尔文主义”,所谓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只是他们这些人对于自然中的事物与规则粗浅的理解,因为不同物种之间与物种之间的个体之间不仅有以强食弱,还有协同生存,如小丑鱼和海葵以及狼与狼之间的抚养互助,而且人类社会在现代观念中,已经被视为从自然社会中独立出来形成了一个新的集合,就如同科学从哲学中独立出来一样,他们这些老旧的想法已经不适合作为现代人类的观念,而笔者朋友提出的“正利”这一译词的确是基于“自由主义”思想体系而作出译法,至于你不觉得道德意义上的“right”是“right”,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我无法帮助你在这方面提高自己的认识,“right”,也就是“正利”的来源有着比较宽广的方面,它既可以来源于法律、政治,也可以来源于道德、信仰,看个人选择而定。

「權」的本意是稱量重量之器,引申義是稱量、衡量、權衡、變通,用「權」表示「權力」「權勢」始於《韓非子》,以「權」表示rights似為古所无有。然《荀子·正名》云:「名無固宜,約之以命,約定俗成謂之宜。異於約則謂之不宜。名無固實,約之以命實,約定俗成,謂之實名。」以「權」對譯rights已是約定俗成的「實名」,如若改易,諸如「人權」、「民權」、「法權」、「物權」等一系列詞彙都要隨之改易。「權利」一詞固有不善,可易之為「義權」或「權分」,以與「義務」對應,如此則「人權」、「民權」、「法權」、「物權」等詞彙都可繼續沿用。如果將rights翻譯為「正利」,「人權」、「民權」、「法權」、「物權」都要改,難道要改為「人正」、「民正」、「法正」、「物正」嗎?

关于你所认为的“人权”“民权”“法权”“物权”等这类“right”以及“power”应该在汉语有其对应的词汇的想法,我认为你不应该抱着有对它们在英文中的对应词汇进行归纳和简略缩写的想法,这是一种思想上的懒惰,因为在语言上,复杂并清晰远远的胜于简单并模糊,大部分汉语为母语个人与民众总是秉持着所谓“大道至简”的想法,然而事实是,正是分类互相独立的思想与词汇,才有了今日繁荣的世界,而不是將所有事物都归纳为一个点,一个字符,独裁者们正是这样的让人放弃思考的,台湾人也是这样被“一中各表”所蒙蔽的,今日世界的伟大来源于不同的个人与民众在他们各自的领域里耕耘与工作,而不是固定在一个字眼上,就拿你自己所说的“法权”一词,这既可以作“法律权利”之意,又可以作“司法的权力”“立法的权力”之意,假如有人用“法权”这词忽悠你,你又应该怎么办呢?你要么要他说明白要么在受骗后自吞苦果,至于“human rights(人权)”,“civil rights(民权)”以及“property rights(物权)”这些不妨可以写清晰些,不用简称,直接写作“人类正利”“公民正利”以及“财产正利”,至于“权”被予以“right”之意,至今也不过170年,还没到积难重返的地步,即使积难重返,难道人就不该走他认为正确的道路吗?我依旧认为可以尝试使用“正利”来取代“权利”,假若历史证明是不正确的,那自然会被淘汰。

至于所谓约定俗成这样荀子的古话,如果你真的熟悉儒者经典的话,你也应该知道论语中的子路这篇:

子路曰:「衛君待子而為政,子將奚先?」

子曰:「必也正名乎!」

子路曰:「有是哉,子之迂也!奚其正?」

子曰:「野哉,由也!君子於其所不知,蓋闕如也。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事不成,則禮樂不興;禮樂不興,則刑罰不中;刑罰不中,則民無所錯手足。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子於其言,無所苟而已矣。」

笔者撰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要將“right”彻底正名,而不是让“right”这个词被汉语能力不佳的美国人搞的汉语译词把个人与民众对“right”的认识与看法蒙蔽在云里雾里且不知所措中,中国人为政已苦“名不顺而言不顺”久矣,必要以“正名”使言顺事成,“正利”一词就是笔者与友人对“right”最好的正名。

注: 1,170年更正为近160年

2,关于出现在“万国公法”出现之前而含有“权利”的古文我重新翻阅了一下,它的来源有:

①《荀子.劝学》:「是故权利不能倾也,群众不能移也。」

②《史记.卷四二.郑世家》:「以权利合者,权利尽而交疏。」

这两者中的“权利”之意都指代“权力(或权势)与利益”

而指代“权衡利益”之意的“权利”的古文,我重新翻阅了一下,并没有发现有与此有关的古文,抱歉,这是我的错误,请各位读者见谅。

矛盾使人自由
三只鹿儿 叫我三鹿就好

不过也确实有这个问题,有了正利这个名字之后,相应的物权,债权,xx权之类的法律名词都要改,确实是我欠考虑了。

权分一词不错,不过我觉得,会不会用已经有的“权益”一词也可以?

或者是用“天权”,“权赋”?毕竟西方的自然权理论本来就和神学密不可分,可不可以也能当作一种选择?

@影人 #186124 你不妨可以学习好自身的外语,尝试熟读关于涉及这些“正利”的外语原著,因为据我多年的读书经验而言,汉译原著的译者,除了一些港台人士熟悉汉语的外国人,大部分人都没有摆脱中共的思想体系的束缚(这既包括马列等共产主义的宗师,也包括毛邓江胡习等中共的掌权人),从他们所作的译者说明与序言就可以看出来,就拿中国商务印书馆的汉译来说,他们的出版说明是这么写的:

我馆历来重视移译世界各国学术名著。(这是他们的态度)

从20世纪50年代起,更致力于翻译出版马克思主义诞生以前的古典学术著作,同时适当介绍当代具有定评的各派代表作品。(这是他们选择翻译的对象)

我们确信只有用人类创造的全部知识财富来丰富自己的头脑,才能够建成现代化的社会主义社会。(这是他们的想法与翻译并学习的目的)

可以看出他们还没有脱离中共体系的条条框框,目的不是为使自身获得自由与正利,而是要將社会主义社会建立的更加牢固,使任何人都无法脱离他们,无法保持自身的独立与自由,这就是大多数中国译者在翻译外国著作的态度,之所以要保持独立与自由是为了使自身对于流变的社会保持清醒的认识,那样才利于我们作判断与选择时不被时代的浪潮裹挟成为某种代价,使自身可以根据马斯洛需求理论逐级而上,成为独一无二的人个,而不必如风吹之草,风如何吹就往哪倒,当然,保持这样的清醒也不排除是自身的良心与信仰的问题。

注:人个更改为个人

另外,你如果对于这个“正利”这个译法比较纠结的话,不妨去尝试用一下,也许在你尝试之后,它可以很清晰的表达出原文的意思,我也在做这方面的尝试,也许可以更好的理解这些著作与相关的法律。

当然,我也希望可以有更多的人尝试加入重新翻译英语世界各方面的词汇与著作的工作,因为要确立一些东西需要更多的人,就像这篇將“right”的重新翻译并选词的小论文一样,英语中还有更多的词汇与著作需要更好的翻译。

注:“目的不是为使自身获得自由与正利,而是要將社会主义社会建立的更加牢固”更改为“目的不是使自身保持学者的独立与自由,而是要建设社会主义理念中的现代社会”

注:汉译原著的译者,除了一些港台人士熟悉汉语的外国人,大部分人都没有摆脱中共的思想体系(这既包括马列等共产主义的宗师的思想,也包括毛邓江胡习等中共的掌权人的思想)的束缚

注: 1,我不认为你应该抱着对它们在英文中的对应词汇(的汉语译词)进行简略缩写的想法,

2,“使任何人都无法脱离他们,无法保持自身的独立与自由”删去

3,这就是大多数中国译者在翻译外国著作的想法与目的,之所以要保持(学者般的)独立与自由是为了使自身对于流变的社会保持清醒的认识,那样才利于我们作判断与选择时不被时代的浪潮裹挟成为某种代价,使自身可以根据马斯洛需求理论逐级而上,成为(某些)独一无二的个人,而不必如风吹之草,风如何吹就往哪倒,当然,保持这样的(独立与)清醒也不排除是自身的良心与信仰的问题。

时间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