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野梓 @中野梓
好无聊~
21

张三走丢了。

凌晨两点的黑夜里,张三妈妈举着火把敲开了邻居家的门。睡梦中迷迷糊糊醒来的邻居们,响应张三妈妈的求救,自发聚集到镇中央的广场上。

“我家儿子昨天晚上说要和他几个朋友去山上玩,结果到现在还没回来。现在大冬天的,天这么冷,山上还有狼,万一他一个人。。。”张三妈妈泣不成声,边说边掉眼泪,最后干脆说不下去了。

邻居二伯说道:“没事,我这就把他这个几个朋友抓过来问问就是。若他真在山上,那咱们一起上山搜查一下,这么个山坡,咱们整个镇上的人一起还怕找不到么?”

不一会,张三的三个朋友就被各自的家长带到了广场上。他们异口同声地供述道:张三昨天在山上玩捉迷藏,大家各自玩了一会就回家了,镇长儿子最后朝着张三的位置喊了喊,叫他别藏了,张三可能没听到,还躲在山上呢。

“那你们听到镇长儿子喊我家儿子了没?”张三妈妈焦急地问道。

小孩们纷纷摇头。镇长儿子和张三不和已经是镇上众人皆知的事实了。每天放学后镇长儿子都会逮住张三要钱,有些时候有人甚至看到镇长儿子在操场上和一帮小混混打张三。

旁边的二伯听得不耐烦了,吼道:“都别说了,反正就是在山上呗,咱们现在出发去搜山,天亮之前肯定给他找到,回来再来处理这几个小兔崽子。愿意来的跟我上!”

“慢着!”镇长的二侄子,镇上出了名的流氓二愣子站了出来。“现在雪下的这么大,你叫一整个镇子的人跟你上山,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你负责吗?难道你还想多留几个镇民困在山上?你这是什么居心?”

二伯顿时说不出话来。旁边的张三妈妈哭的更大声了。

“这样吧,咱们找三伯来。人家之前在市里的消防局当专业的救援员,让他带上几个身强力壮的人,配上专业的抢险装备,一定能平安把张三带回来的。”一个邻居提议道。

“不行!” 二愣子大喊。“三伯已经退休了,消防员执照也被吊销了,你这样属于无证消防队,不允许执行救援抢险类任务!”

“脑子抽了吧。。”有些村民嘟囔道。二伯气得想把这个不知道好歹的家伙踹到河里去喂鱼。

二愣子似乎看出来了大家的不满,说道:“法治是我们镇的基石,如果没有有证的专业消防队,那还不如没有,这个孩子还不如不救。这个镇上镇长说了算,你们想想,明天他醒来看见你们搞这出,你们一个个都没好果子吃!” 又有邻居提议道:“那不如去隔壁镇请消防队,那里有消防局,消防队肯定是专业的。”

“那更不行!”二愣子气急败坏地说道,“这是咱自己镇里的事情,怎么能让别的镇解决?再说了,隔壁镇因为三十年前贫困县名额被我们抢走了,现在还对我们怀恨在心,亡我之心不死。他们一定会想尽办法把这件事情搞大,败坏我们镇子的名声!”

“那你说怎么办?”二伯问道。

“当然有办法,”二愣子答道,“咱们镇上唯一有资质的消防员就是镇长的弟弟大楞子。我这就打电话让他来上山找张三,今天早上铁定帮你们找回来。要相信镇政府的实力,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广场上人渐渐散去,只留下张三妈妈和二伯二人呆呆站着。

早上,二愣子和大楞子开着镇长家的豪华丰田考斯特房车来到了广场。张三妈妈欣喜若狂,直直的冲着车子奔了过去。

先下来的是二愣子,他拦住张三妈妈说:“慢着,昨晚大楞子帮你在山上找了一晚上的儿子,现在找到了,你该说什么?”

“谢主隆恩!”张三妈妈扑腾一声跪在了地上。

大楞子膀大腰圆,手里提着一只拔掉毛的死老母鸡,勉强挤出了车门,他把老母鸡摊在地上,轻轻抚摸了一下鸡胸,沉重地说道:“我今天凌晨接到消息,立马出门找了几个小时,最后在山腰上看到这只老母鸡。很不幸,您的儿子昨晚不知道什么原因变成了一只老母鸡,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去世了。”

二伯冲上去要揍大楞子,被旁边早就埋伏好的便衣打手抓获,直接送到了镇上派出所。

张三妈妈呆呆望着老母鸡。

“为什么。。。为什么我儿子会变成老母鸡?” “具体我也不知道,但是隔壁镇子上有安布雷拉公司的基因研究所,很有可能他们把你儿子抓过去做实验,用最新的生物科技把他变成了老母鸡。但是昨晚出镇的路旁边的监控探头都坏了,没有看到。我不会妄加猜测你儿子的遭遇,但是这就是你儿子。请您节哀。你对我们的调查结果有异议吗?”

张三妈妈还是呆呆看着老母鸡。

“看起来她没有异议,情绪稳定。”二愣子说道,“我们可以走了。”

第二年,在镇长的安排下,镇政府将大楞子的英雄事迹在镇上电台广播,赢得了广泛好评。大楞子冒雪上山救援的事情和镇长早年下乡背着麦子走十里山路的事迹一起被写进了教科书。镇长顺便把镇政府旁边的花坛修缮了一下,摆上一个大理石碑,上书:求真求实,至善至美。

18

本文是对徐某人最新一期视频的反驳。

参见:https://2047.name/t/11723

首先,我对“主流社会”的意见很大。我希望徐某人解释一下什么叫做“主流社会对亚裔的偏见“?如果不是很明白的话,大家可以考虑以下几个问题:

  1. 美国主流社会是支持民主党还是共和党?

  2. 美国主流社会是相信基督新教还是其他宗教/无神论?

  3. 美国主流社会是否支持堕胎?

很显然,美国”主流社会“对这些问题没有结论,因为”主流社会“对此没有达成共识,也就根本没有主流一说。那么,美国”主流社会“对亚裔有没有偏见这个问题,也需要通过精确定义“主流社会”,”亚裔“和”偏见“来获得答案。想要获得这种问题的答案是很困难的,尤其是涉及到了种族的因素。如果你在美国街上随机拦截路人,问他们对亚裔有没有偏见,10个有9.8个会说没有。

这时,我们可以得出的结论应该是:美国主流社会对亚裔没有显而易见到大多数人会直接说出来的偏见。

当然,偏见总是有的,隐形的偏见处处都是,只是需要一些不那么显而易见的证明。

首先,明显的种族主义者总是少数,明显的宗教狂热分子也是少数。亚特兰大的枪击案,是一个(意识形态上)的少数群体对一个(种族上的)少数群体的欺压。这也是很多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原因。毕竟我不是亚裔也不在按摩店工作,为什么要去关心这种事情?

这就是隐形的偏见,是在胖虎揍大雄的时候站在一旁观战的偏见。如果整个“主流社会”都只是站在一旁观战的话,胖虎就可以继续揍大雄了。这也是为什么BLM和StopAsianHate会存在。打击种族主义者不是这些运动的直接目的。种族主义者不会听BLM和StopAsianHate和他们讲道理的。这些运动的主要目的,是想告诉“主流社会”:我黑人/亚裔今天在美国受到了欺压,而“主流社会”默许了这一切。

解决问题需要对症下药,需要方法。比如对于Domestic abuse,社会的方法是增加专门处理此类案件的警力,通过广告方式提醒被害者报案,建立心理辅导机构专门为abuse被害者提供心里咨询。如果一个“主流社会”真的正常,现在应该考虑怎么制止胖虎揍大雄了,而不是反过来需要大雄进行“对等的交流”。

我是一个亚裔,但是我既没有支持CCP,也没有传播过武汉肺炎。如果有人走在路上瞧我不顺眼准备打我,逼我对我没做过的事道歉,如果不道歉就把我打的鼻青脸肿,然后主流社会还需要我自证清白或是”对等交流“,我是不会自证清白的。那不是我需要做的事情。

当然徐某人对CNN奇葩广告的鄙视,我非常赞同。

18

Inside China’s Police State Tactics Against Muslims

A new report from The Intercept provides a raw glimpse into the persecution and sweeping internment of Muslims in northwest China’s Xinjiang region.

原文:https://theintercept.com/2021/02/03/intercepted-china-uyghur-muslim-surveillance-police/

The Intercept(拦截社)

The Intercept获得的一个庞大的警方数据库,揭露了中国政府为镇压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而运作的无孔不入的监控。在本周的《Intercepted》节目中,The Intercept的一份最新报告,近距离展示了乌鲁木齐市对穆斯林的迫害以及大规模监禁。乌鲁木齐是中国西北,新疆地区最大的城市。

这份报告还证实了许多已经实施的系统性的反普世价值行为:儿童被监禁进行再教育并将其与父母分离,在私人住宅和清真寺内安装监控摄像头,建造巨大的拘留中心,警察频繁地进行拦路检查,广泛地收集电子和生物识别数据,拆除维吾尔族墓地,以及强迫妇女堕胎和绝育。

虽然美国几十年来一直也在监视、虐待、渲染和监禁穆斯林,前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仍宣称中国”正在进行“种族灭绝”。他的继任者安东尼-布林肯在1月份的确认听证会(confirmation hearing)上同意这一定性。

The Intercept的Ryan Tate,技术记者Yael Grauer和人类学家Darren Byler通过数据库中的细节,分析了监控活动的空前规模和精密程度。我们还将听到维吾尔族语言学家和诗人阿不都韦力-阿尤普讲述他因在新疆开办维吾尔语幼儿园而被拘留15个月的故事。

杰里米-斯卡希尔:这里是《Intercepted》。

瑞安-塔特:真的,我觉得我们能给为了解中国发生的很多细节上的管制提供一些背景知识。

[音乐插曲]

我是Ryan Tate,The Intercept的科技编辑。我们从中国新疆获得了大量的政府文件。在那里,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穆斯林少数民族被系统地监禁和镇压。这批珍贵的、涉及对新疆普通公民日常生活影响的文件,据我们所知是从未被报道过的。例如:政府的看守人员每天在街上的检查站例行拦住你三四次,到你家里去,在清真寺里监视你,在进入清真寺的路上搜查你,观察你如何祈祷,以什么方式祈祷。

你知道,我认为通过这些文件,我们也能阐释一些数字化的监视工具是如何被创造性地串联在一起用于这一目的。通过应用世界各地已经很成熟的技术,他们能够如同显微镜般地细致入微监控这些人。而这些技术在西方只是最近才开始被用于日常监控。

像我这样已经对在美国发生过的事情(译者注:针对穆斯林的迫害)警惕起来的人,从两者之中看到一些相似之处时,也还是很难真正感同身受,即便其中一部分措施已经可以在最近20年的美国见到了。真的很难想象这样的措施乘以10或者100会是什么样。

[音乐插曲]

(译者注:此处为引述之前的那篇报道。)

这个命令是通过乌鲁木齐的一个自动化监控系统发出的。该系统分发了一份报告,"情报信息判断",称一名据称是极端分子的女性亲属获得了前往云南“免费旅游”的机会。这名女子是在一个叫"旅行者"的微信群上发现这个福利的。当局对这个微信群产生了兴趣,因为他们发现其成员包括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和吉尔吉斯族等穆斯林少数民族。这些少数民族说的语言除了中国最主要的语言--普通话之外,还有其他民族语言。

"这个团体有200多个说民族语言的人,"命令称,"他们中的许多人是被监禁者的亲属。这种情况需要引起重大注意。请立即调查。查清组织'免费旅行(译者注:另可译为自由行)'的人的背景、动机以及他们活动的内部细节。"

因命令而被围捕的一个人是维吾尔族人,他没有任何犯罪前科,从未听说过这个微信群,甚至没有在中国境内旅游过。不过,他的手机还是被没收了,送到了警方的 "网络安全组",社区要对他进行 "控制和监督"。有关他的记录存入了警方的自动化系统。

警方似乎已经对该男子进行了调查,并指派干部成员对其进行 "控制和监视",不过是因为5个月前其大姐的宗教活动。根据警方的记录,她和丈夫邀请了乌鲁木齐的另一对维吾尔族夫妇加入了一个QQ的宗教讨论组。丈夫停止了吸烟和喝酒,妻子开始穿更长的衣服。该记录称,他们开始在笔记本电脑上收听 "宗教极端主义信息"。在这两对夫妇身边,警方找到了168个被认为是非法的宗教音频文件,很可能是因为它们与一个伊斯兰运动Tablighi Jamaat有关,该运动主张按照先知穆罕默德在世时的做法来实践伊斯兰教。大姐和她丈夫的下落不明。另一对夫妇则被送往再教育营。

Yael Grauer:我的名字是Yael Grauer,我是一名科技调查记者。这只是我们在这个数据库中发现的故事之一,其中有大量关于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的广泛治安和监视的信息。它大约有52GB,2.5亿行数据。但其中很多内容都是关于仅是镇压和迫害以及大规模关押该地区的穆斯林。还有其他报道称,有摄像头被安装在人们的家中。还有清真寺外面的摄像头。还有有这些大规模拘留营。有报道称,儿童被强行与家人分离,并被关进学前营。还有报道称维吾尔族墓地被破坏,维吾尔族人被强迫堕胎和绝育。

你必须一直开着手机,因为警察会打电话给你。你使用的每一个聊天软件都会被监控。你的脸会被扫描, 你的声音会被分析, 你的DNA会被记录, 你的手机被扫描一遍又一遍。你是被如此严重的监视,好像你没有自由, 你永远没有片刻的隐私。这是非常疯狂的。

[音乐插曲]

达伦-贝勒:这个数据库在规模和细节上确实是前所未有的。我是达伦-贝勒,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的人类学家。我研究的是监控系统和治安。我们现在掌握了数万份独特的乌鲁木齐市警察档案,从2017年一直到2019年。所以我们真的是第一次如此细致地观察这个城市的警务工作。

进入自己的住房区,需要扫描脸部,匹配身份证。这有点像免钥匙进入,但在这种情况下,免钥匙进入是由警察控制的。他们在很多检查站也会检查人们的手机,所以你必须随身携带智能手机,这也是他们追踪你行动的另一种方式。

"反恐利剑 "是一种设备,是你可以插入手机的东西,然后它会扫描你手机或电脑上的文件。它会寻找你过去删除过的东西,或者你以为你删除过的东西。在某些情况下,它还会访问你的社交媒体,寻找大约5万个不同的伊斯兰活动或政治活动的迹象。所以这是一种扫描某人数字历史的方式,真的很快。而且总是有一种创伤性的体验,因为你永远不知道这个设备会发现什么。

所以,这个数据库真的算是对应了同期大规模开展的“人民反恐战争”,或者有时候叫做 "对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强硬打击 "。同一时间他们也大规模建设了拘留营,监禁他们认为是不可信的人群的或极端主义者。同时,数据也显示了被拘留和停止宗教活动的人数剧烈增加,还有城市中一整片区域的人口消失不见。

[音乐插曲]

所以政府一开始否认这些营地的存在。他们说,这只是被编造出来的,他们说,这是职业培训学校,改造那些有恐怖主义前或犯罪前倾向的人。在那里,他们真的是在学习关于美国和欧洲关于打击暴力极端主义的知识。中国政府说的是,这些都是改造学校,对维吾尔人来说实际上是一种好事情,是把他们从自己的堕落中拯救出来。

但你会发现,这些实际上是具有监控系统的中等安全级别的监狱。携带非致命武器的警卫无处不在。人们被锁在牢房里。而牢房往往过度拥挤。大多数人说,教育在这种营地中真的是次要的。这里主要是一个监禁犯人的空间,一个让他们学会恐惧和服从的空间。

[电视主播]:人们被要求今天早上人们不应该上街。政府宣称随着警方平息了过去几天的暴力事件,超过1,400人被已经逮捕 。最新统计为156人死亡,超过800人受伤。中国的国营电视台已经播出了大量的片段:尸体,血迹斑斑的人, 浓烟从翻倒的汽车冒出,以及你在这里看到的的画面。这是来自中国中央电视台的画面,一家国营媒体... ...

DB:所以,要说明的是,有一些暴力事件的确是由维吾尔人实施的。而实际参与其中的人大概有几百人,也许是1000人或更多--而不是1200万人--维吾尔族的总人口。对这些暴力事件的反应确实与犯罪行为不相称,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想,要理解这个问题,我们需要追溯到更久远的年代,并且理解维吾尔族地区非常大。它的面积相当于阿拉斯加。而且它的石油和天然气储量都占中国20%左右,还有占全国84%左右的棉花产量,全世界四分之一左右的西红柿都来自这个地区。所以,这些资源对于中国政府是具有经济上的战略意义的。

归根结底,我们所看到的是汉族移民进入维吾尔族地区的殖民计划,一个夺取资源,然后最终开始消除和取代维吾尔族身份的过程。其目的是试图将他们同化到中国的主体政权中。在这种情况下,这种定居者殖民主义,至少到目前为止,在某些方面,比历史上美国定居者殖民主义的暴力程度要低,因为后者产生了种族灭绝。我们还没有看到大规模杀戮维吾尔族人的种族灭绝,但这是一个类似的,正在进行的演化。我认为,技术正在帮助这个项目,通过某种方式扩大计划的规模和强度,使其更快地发生。这是全球反恐战争和定居者殖民主义的结合,结合在一起,产生了这种新的当代殖民化。

阿布杜维利-阿尤普:我是阿不都韦力。我是一个维吾尔族人。我在中国的西北地区面临过种族灭绝。我获得了语言学的硕士学位。2005年我结婚了,我有了一个孩子,然后我决定搬回我的家乡,维吾尔地区。

我想应该把女儿送到哪里去上幼儿园,我发现在乌鲁木齐没有维吾尔族幼儿园。都是中国内地一样的幼儿园。这让我很震惊,因为维吾尔自治区的首府--所谓”自治“,我们维吾尔族人甚至没有自己的幼儿园。然后我发现,在乌鲁木齐,就像,维吾尔人被淘汰了,维吾尔族很危险。

[音乐插曲]

我觉得维吾尔人就是我。维吾尔语就是我。这意味着我有危险。所以它给我强烈的感觉,"我在这里做什么?我应该做什么?" 然后我决定做一些事情来保护我的语言,保护维吾尔文化的生命。于是我想,应该在乌鲁木齐办一所维吾尔族幼儿园、母语幼儿园。哪怕再危险,也应该有人去做!

第一期我们招了15个学生,15个孩子。下学期增加到57人。当地政府开始找我麻烦。好像来了三个人,两个人问问题,一个人记录:"你在干什么?还有你为什么要做?比如你在和谁说话?我们正在盯着你,你应该小心。" 但当时他们并没有强迫我们停止。我当时很高兴。

2013年8月19日,那天我在幼儿园。下午2点左右,警察来了。我就直接去跟他们说:"那我们在你车上谈吧"。上了车,然后两个警察把黑色的头罩罩在我的脸上,他们用绷带贴住我的嘴,把手铐铐在我的手上,然后他们把我送到了拘留所。他们把我关在办公室里。办公室里面有一个笼子,笼子里面有一把椅子。在中文里是老虎凳。在中国,如果你把一个东西叫做 "老虎",那就太可怕了。就像 "老虎凳",意思是可怕的椅子。他们用特殊的设备把我的脚、胳膊和脖子都捆起来了。你甚至不能移动。我感到紧张和害怕。

他们开始审讯 他们指控我分裂主义。我与分裂主义毫无关系。我被虐待--性虐待,身体虐待--被折磨,还被电棍打。但我告诉他们,"你们可以杀我。没关系,但我永远不会说出我从未做过的事。" 他们释放了我,因为在这15个月里,我从来没有妥协, 我从来没有承认任何我没做过的事情。后来我觉得没有办法保护我的语言,我甚至没有办法保护我自己。所以我必须要离开。然后我在2015年离开了。

我觉得好像有人在盯着我,马上就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我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会被记录下来,摄像机一直在看着我,每时每刻都在给我拍照。而这种感觉是可怕的。正因为如此,人们甚至不能说出自己想说的话。他们不能作为一个正常的人生活。

我的侄女,她的父亲在2017年被捕。她回到了中国,因为她想看看她的父亲。去年,2020年12月20日,我收到消息说她死了。我知道她回去了之后被抓了,我知道她在集中营里。她死了。我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我甚至不能给她打电话。我也不知道原因 我知道她曾经住在日本,她曾经说她非常想念她的父亲,她想看看。我说,"你不能见你父亲。相信我,你见不到你父亲。你父亲在集中营里。这是不可能的。" 然后她回去了,她死了。她甚至没有结婚,她才30岁,才30岁。是的,我,我为她写了一首诗。让我先用维吾尔语读一遍,再翻译成英语。

我希望我是你的国家。

我希望我是你的港湾。

【维吾尔语独白】

我知道也许你不会消失,如果我... ...

你能嗅到,你能嗅到我的内心。

如果我,如果我是你的父亲,你不会回去。你不会离开我。你会留在我身边。

如果我是你的国家,如果我是你的自由国度,如果我是你承诺的梦想,你永远不会离开。

如果我是你炎热的夏天里的一阵清风。

如果我是你无尽沙漠中的一汪水,你也不会枯萎。你不会像花朵一般流逝。

如果我是你的花园。

如果我是她的父亲。

谢谢你。我们有无尽的沙漠,没有一滴雨,没有水,只是一朵花在那里。她消失了,因为没有水。因为没有雨。 太可惜了,她是我们家最成功的一个。她得到了东京大学的奖学金 她给她的朋友留了言,说她要在喀什办一所学校,教科学。她要教爱。她要教孩子们认识世界。就像,不知何故,我认为她想跟随我的梦想办一所学校,教孩子,创造他们的未来。我牺牲了15个月。这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但我的侄女为了我的梦想牺牲了自己的生命。所以我觉得很生气,很伤心。

在发生的这些事情对维吾尔族来说是可怕的,对我和我的家人来说也是可怕的,但是其他人的未来呢?如果我们允许这种暴行持续发生,它将发生在数百万人身上。所以我们应该站起来,我们应该说 "不",我们应该阻止这一切。哪怕只是一次采访--我们应该继续这样做,直到我们停止这场种族灭绝,停止这场暴行。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

JS:本期的《Intercepted》就到此为止。你可以在推特上@Intercepted和Instagram上@InterceptedPodcast关注我们。Intercepted是First Look Media和The Intercept的作品。我们的首席制作人是Jack D'Isidoro。监制是Laura Flynn。Betsy Reed是The Intercept的主编。Rick Kwan是节目的混音师。我们的主题音乐,一如既往,是由DJ Spooky创作的。下次再见,我是杰里米・斯卡希尔。


借助www.DeepL.com翻译

梓喵@2047.name和[email protected]以及thphd修正

16

刚刚在47见证了豆沙馅和学猫叫别样的语言大战,发现了很多有趣的观点:

没有市场力量,会有科技发展?

那个避孕套原因是什么?是人本身就有对避孕的需求,而这个需求如果没有市场力量的作用,是不可能催生出相应的科技产品的。

我是觉得中国人口大量减少对全世界所有人都有很大的好处。核平桂枝的替代品就是减少桂枝低端人口,其实也就是所有人口。

这些言论有些会让旁观者看着不爽,但是就算不爽你也找不出什么反驳的理由来--因为他们并不错误,有些甚至完全正确。但是这些想法其实是挺危险的。

这样梓喵突然想起来我曾经看过的斯坦福的人类行为生物学的公开课,里面谈到了“think inside a bucket”,我来复制黏贴一下Sapolsky教授的观点,不妨一看(๑◔‿◔๑):

大家先仔细观察一下下面几句话:

“请给我十二个健康的婴儿,他们要有良好的身体形态和我自己指定的世界,以抚养他们,我将保证随机带任何一个婴儿,并训练他成为我可能选择的任何类型的专家-医生,律师, 画家,商人,甚至是乞丐和小偷,无论他的才华,爱好,倾向,能力,职业和祖先的种族如何。 --John Watson”

“正常的精神生活需要大脑的神经突触正常工作,精神病的诱因就是神经突触不正常的接触,捣毁神经突触的连接就可以促使神经突触回到正常的连接上去,使用这个办法可以改善甚至医治精神疾病,完全不会失败。 --António Egas Moniz”

"没有什么比消除人类社会的恶性疾病更重要的事了。就像恶性肿瘤,(犹太人)最危险和最强的毒力会威胁到人类社会的渗透,就像恶性肿瘤里的细胞一样。--Konrad Lorenz”

这三位大佬无不活在自己的bucket里,以为自己所学的,所研究的就是完全的真理。John Watson是心理学的奠基人之一,他的思想完全忽略了基因和子宫环境给婴儿带来的影响。剩下两位更是惊人,Moniz对神经元的理解非常正确--大脑确实是由神经元构建而成的,神经结构就是记忆,就是思考方式,精神病也和神经元有很大关系。可是这位仁兄后来发明了前额叶切除术,捣毁了至少几十万人的前额叶,就是为了“纠正神经结构”。Lorenz这位后来直接成了纳粹的代言人,帮元首宣传他的优生学理论,为屠杀犹太人提供理论支持。这三位在当时都是非常有名的生物、心理学家,但是他们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如果他们哪怕听了对方讲几句话,也不会充满自信的毁灭无数无辜的人。

最可怕的才不是无知,是傲慢。就算是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现象(比如避孕套发明以后出生率直线下降)也可以有N种不同的解释方法,请大家不要学品葱人一样,翻墙看到了刘仲敬先生的言论就感觉寻找到了真理了。事实上文明季候论也不是一无是处,刘仲敬说的有不少也很有道理。让姨粉变成姨粉的不是因为他们赞同阿姨,而是因为他们只赞同阿姨。

14

右派天天高喊弱肉强食、号召底层人民起来提升自己,尤其是各色各样的法西斯主义者及其变种,最喜欢搞种族性别歧视,特别专注群众路线。实际上右派心中从来没有真正想要帮助你,他们只是想把你变成他们的韭菜。

习近平这样的毛右,家庭破碎,身体肥胖,各种毛病。他这种人最需要的是一个白左朋友,诊断他的问题,教他为人处事的底线,告诉他真实的世道人心,帮他树立对自己和他人平等的观念,教他学会用自己的付出换取别人的回报,帮他找到一个道德底线,至少如何看到道德底线。

右右人们对青年习近平从来没有做一件上面的事,右右人们天天通过媒体和社交媒体宣传习近平新时代社会主义,驱逐低端人口,建立再教育营,人都应该社达,人和人之间应该尽量压迫和利用…… 右右人告诉习近平,如果周围的世界不是右右人描述的样子,那么习近平应该做的是加入统治者的行列,碾压那些【压迫】他的人,修改这个丑陋的宪法,抢所有人的钱,因为他们没有按照习近平设想的方式行事。

于是,习近平修宪了,称帝了,开始加入那些宣传法西斯思想和种族灭绝的群体,为他认为的中华民族而做他力所能及的事。

没有一个右右人告诉他,其实那些想法早被人试过了,那些成功的人最终还是被同盟国吊起来打,而那些失败的人和被革命的人都被吊在路灯上的照片被历史记录了下来。没有人告诉习近平那些获得了政权的右右人,从来没有能够善终,相反,他们建立了社会是比他们当初反对的阶级社会更加不平等、更加残暴。

每个右右人都在给习近平虚假的希望,虚假的愤怒,每个右右人都是韭菜,希望借助自己的力量,实现别人的目的。每个右右人都从来没有真正的希望任何人变得更好。

习近平在路灯上吊死了,而其各种右右人和不明真相的普通人为他所做的一切只是在他死了之后去书店买了本《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然后当擦屁股纸。右右人在乎的是自己肌肉发不发达,社会地位高不高,而不是真的支持习近平。没有右右人愿意去资瓷一个人,他们要么不知道怎么建设,要么根本不在乎,右右人的子女,通常都不存在。

你跟右右人讨论一个问题,他们只会到处说你社会地位太低,没有权利和他们说话,他们除了复读那些陈词滥调,从来不能为讨论带来新的信息量。因为他们根本就不在乎对错,他们只在乎自己在别人眼里看起来有钱、肌肉发达、并且取得了胜利。他们从来不能提供解决方案。

如果你是富二代官二代,当个右右人其实是无所谓的,反正最后你老爸死了你可以拿遗产。

如果你是社会底层,你应该参考本文第二段,找个真正有想法、才能、意愿和你闹革命的同志。你最不该做的就是跟那些和你同样迷茫、和你同样狗屁不懂的韭菜抱团取暖,让你的老板给你虚假的期望,让你充斥着虚假的快乐。

12

这几天一直很忙,没空上论坛发言,当然我也说不出什么大道理来,只是想就今天发生的大乱斗事件谈谈我自己的看法。

我向来不觉得人可以随随便便被别人评价好坏。每个人的性格都是其所有历史的集合,而大家能看到的也不过是他们展现给别人看的一面。在现实中如此,在网络上大家可以选择性的暴露自己的性格时就更是这样了。比如说,在现实中就找不到 @natasha 这么可爱的人,就是这个原因。

所以对很多离开本站的恐怖分子,我对他们本身并没有什么看法。当然他们很多行为的确非常恶心,我觉得这肯定也是有原因的。当然这不打扰本站对他们的处罚和驱逐就是了。比如说阿离,从他暴露的性格来看,我唯一能下的结论是他不适合玩网。他在现实中说不定也是个很可爱的人,但是他不适合玩网,就像心脏病患者不适合坐过山车一样,对他自己和游乐园都有好处。

总之像猫儿说的一样,大家还是多包容一些,不要动不动就“我觉得你还不如XXX”。不是所有东西都非要有一个先后上下,我们没有生活在一个Euclidean spacetime,不存在一个普适的metric。

11

2020年11月。刚刚入夜的济南,疲倦的韭菜们从办公室里涌出来,以略微高于普通人走路速度的群速度扩散到了各个公交车站。地铁,公交车像大力水手的韭菜罐头般挤满了下班的人群,驶向了郊区一排排精确的99米高度的居民楼组成的睡城。在那里,人群再度爆炸开来,形成一个个平面波,在商场,饭店,酒吧,学校和课后补习班互相干涉,最终每个粒子的运动在人均面积30平方米的自己的卧室内归于寂静。这是这座2000多年历史的城市被共产党占据的第七十几个年头。

城市中心的一栋80年代样式的小区。这里原是济南开埠后建造的一条外商云集的商业街,在城市沦陷后被夷为平地。改革开放后,政府在这里建造了无数社区用来安置指数级扩张的国有工业集团的员工和家属。现在这些公司都已经搬迁到了郊外,剩下的只是一些老人和廉价的群租房。在其中一栋楼的3楼的一间住宅里,住着几位从外地赶来济南找工作的年轻人。来自武汉的吕红龙和他在广东结实的朋友王斯基几个月前以每月3000元的价格租下了这间屋子的两个卧室。他们都已经大学毕业几个年头,来济南却是为了找工作。

现在是晚上9点,小区门前的马路上,公共交通仍然在尽力载着一车车才刚刚下班的新鲜韭菜回家。吕红龙并不在其中——他没有工作。他每天的日常除了浏览各大招聘网站找工作以外,就是看电视剧,打游戏,翻墙和港独作战。当然,他每天都会固定抽出一个小时使用“学习强国”。在大学时期,他就是入党积极分子,虽然他由于GPA不够高,用学校VPN非法浏览境外网站等原因到最后也没有拿到一个入党机会,但是这丝毫不打扰他对共产党的热爱。但是他这么爱党,党也没爱过他。年初的时候,他在广东工作了2年的外贸公司因为疫情原因资金链破裂,在5月的时候正式倒闭了。他的老板瞬间就不见了,听同事说是逃到境外去了。每想到这件事,他都暗自庆幸:这个脑残资本家,在新中国混不下去,逃到了资本主义国家,现在想必已经身中肺炎死了。当然这只是公司倒闭以后才萌生出来的想法。在公司还在运行的前几年,老板简直就是他爹,老板让他996他也是满口答应,甚至把办公室里偷偷嘲讽老板决定的几个员工拉了清单偷偷告诉了老板。后来公司一倒闭,本来应该给他们几十个员工的赔偿,他一分钱也没收到。几个同事约好了去当地政府上访,吕红龙义正言辞地批评他们道:“现在疫情刚刚结束,经济要恢复,你们这些被境外势力洗脑的废青怎么敢去给国家添麻烦?作为新时代社会主义的青年要懂得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工作没了就再去找一个,你的一切都是国家给你的,没有国家你算什么?”到最后,这些员工里只有他的朋友王斯基听了他的劝告。虽然他们俩到现在也没找到工作,但已经比他们的同事下场好多了——他们都“寻衅滋事”被抓进去了。因为天天和港独在外网作战的缘故,吕红龙对什么内容“违法互联网相关法律法规”非常熟悉。他们来到济南这座城市,不是为了别的,就是来投靠这里蓬勃发展的审核外包产业,成为一名爱着国把钱挣了的网络删帖员。

现在又到了“学习强国”的时间了。吕红龙熟练的掏出自己这个月刚买的华为P40 Pro。按照他的说法,这是华为被可恶的美帝制裁后最后一部旗舰手机了,作为爱国青年,他就是把短裤卖了也要买一台。果不其然,在他月初买完这个手机以后,他的支付宝里就只剩89.64元了,这个月都是靠王斯基接济度过的。他熟练的打开学习强国App。今天的头条是:《习近平: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提供有力法治保障》。他读完全文,顿时感觉全身充满了温暖,像是和习大大握手一般。这群被西方思想洗脑的公知,他想,吃饱了没事干对中国的法律制度指手划脚。尤其是那个叫罗翔的公知,把自己包裹一下成为B站段子手,你以为我就看不出来你背后打的什么小算盘?!就这样,他看得越来越入迷,一连看了几个小时,直到王斯基给他发了一条微信。

“兄弟,我在老地方吃烧烤,你来不?”

吕红龙发现现在已经接近12点了,他居然连续看了3个小时的学习强国!他放下手机准备出门。午夜12点,这正是撸串的好时间。全世界只有中国的治安允许他从12点撸串撸到凌晨两点回家,要是搁美国,早就被老黑一枪毙了。他穿好大衣,急匆匆撩开房门开始下楼。在2楼,他在一个房门前驻足好久。这里住着一位离异的少妇和她的小孩。吕红龙和她唯一的交涉大概就是上次他阳台上晾的裤衩掉到了楼下,他敲门让妇女帮他捡了一下裤衩。这位妇女长得非常美丽,声音也甜美无比,他俩才没见面几分钟他就认定她是他老婆了。后来因为是邻居的缘故加了微信,吕红龙因为害羞没敢问她的名字,只知道她的微信昵称是“鹿儿”。自从加了她微信以后,吕红龙时不时的都会在朋友圈转载他在学习强国看到的内容,希望能让她关注到他,用自己的爱国情怀感化这位让他动心的大姐姐。

出了小区门,吕红龙走在空旷的大街上。济南的山风吹到了他的脸上,让他感到无比清爽,丝毫忘记了一切烦恼。说到烦恼,他并没有多少,虽说找不到工作,但是他对党和国家有着蜜汁自信,坚信自己的(删帖)才能一定会被人民日报发掘的。最近倒是有让他不解的事情,就是他住的那栋楼莫名其妙被人写上了一个红色的“拆”字。怎么有人会吃饱了没事干拆员工家属小区?这一定是失业废青的作为,要么就是境外势力的阴谋。

王斯基所说的“老地方“,是小区往右几百米的一个大排档聚集区。这几年每个十字路口都装上了十个甚至九个摄像头,这是国家替人民的安危着想,他想,不然治安也不会好到让我们能出来吃烤串的程度。当他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时,突然从左边窜出来一个衣衫褴褛的年轻人。年轻人一把拽住他的胳膊,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听着,我叫(选项1),我全家人都被习近平迫害致死了。你一定要帮帮我,我们一起把共产党干掉,到时候我可以托关系把共产党狗官藏在美国和瑞士的钱都据为己有,到时候我俩分钱!”

因为声音沙哑,他甚至听不出来这个人是男是女。他一把推开这个人,收回自己的胳膊:“我可去你妈的吧。且不说你这骗术多低级,我们新时代爱国青年会和你干推翻政府的勾当?我看你就是个港独还是台独,看我待会去举报你拿50万。”

年轻人非但没走,反而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便签,开始用圆珠笔在上面写字,边写边小声说:“等你改主意了打我电话。”等他把便签写完,塞到了吕红龙手上,才飞奔离开,在夜幕里消失了。

吕红龙本想把便签扔掉,但是左右一看,居然附近没有垃圾桶!本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原则,他决定回家再扔。就这样他带着疑惑走到了大排档。几个移动烧烤摊位冒着青烟,不知道操着什么口音的摊主拿着不知道什么肉在往不知道什么油里面沾。几个月前他刚来的时候这里有几个正宗的新疆烧烤。摊主是正宗的维吾尔人,从口音就能听出来。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几个摊位离奇消失了,9月以后就再也没看到过。

他听到王斯基在喊他。循声望去,王斯基已经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在和他招手呢。白色塑料桌子和白色塑料椅子,桌子上面是已经点好的不知道什么肉和青岛啤酒。他坐了下来。两个人开始边撸串边聊天,大概内容就是美帝药丸,川普懂王药丸,印度药丸。根据季节时令有时还会带上日本药丸。几瓶啤酒下肚,吕红龙就已经开始不省人事,过会居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等他醒来时,已经是凌晨5点。王斯基已经不见了。吕红龙看着表,心想今天喝的有点多了。仔细算算,加上这次的钱他已经欠王斯基896.4元了。他心中充满着懊悔和自责,责备自己为什么还没找到工作,边抄起大衣开始往家走。

等他到了小区门口,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小区门口挤满了人,原先由人脸识别系统把手的大门被几个不知道哪来的手里拿着防爆盾的混混挡住了。最令人震惊的是,他住的楼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大约一层高的瓦砾和碎片,几台挖掘机和被赶出来的邻居们。有些人坐在地上捶胸顿足,嚎啕大哭,有些人在焦急的给人打电话,有些人甚至准备直接抄家伙打这些混混。混混们肌肉发达,纹身也很发达,这些老人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果然,没过一会,120也来了。吕红龙在人群中找到了正抱着正在哇哇大哭的儿子的鹿儿,她似乎正在憋着已经在眼角打转的泪水,安慰着已经失去了家的她的小孩。

足足站了几分钟,吕红龙的脑子现在才清醒一些。糟了,由于对中国移动支付的信心,他出来的时候只带了一件外套,他的手机和房间钥匙。他的所有家当现在都埋在瓦砾之下。他现在是真的一无所有,连个锁链也没有剩下。他下意识的掏了掏口袋,除了手机和钥匙之外,他还摸到一个小纸条。他看了看远处鹿儿无助的眼神,想起了昨晚出来时的那个年轻人,决定打开小纸条看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一个人的名字和电话号码:

(选项1)

18019530615

注:选项1是一道填空题,请膜友回复一个人的名字,通过点赞民主程序确定

9
  1. 根据2047论坛服务条款,制定该管理细则。

  2. “用户”指所有在2047注册的2047账号,包括站长和管理员。

  3. 当管理细则和2047服务条款产生冲突时,以2047服务条款为准。

  4. 站长可以修改管理细则;修改管理细则造成的舆论影响和用户流失由站长本人承担。

  5. 站长和管理员有对管理细则的解释权。当站长和管理员对管理细则条款的解释冲突时,以站长为准。

  6. 管理细则的任务是规范站长和管理员的封禁,转移,和删帖行为。站长和管理员有义务遵守管理细则。用户在2047应当遵守2047服务条款。

  7. 用户有权利使用站外渠道,自行组织、联络、和监督的权力;用户在站外平台的言论不应被用作处罚证据。

  8. 2047最大限度地保障用户的创作自由。用户只要遵守2047服务条款,可以自由发表,修改,评论,删除自己的作品。对于被封禁的用户,仍然保证对其作品的所有权;被封禁的用户仍然可以修改,删除自己的作品。

  9. 网站对下列行为有所限制,用户应当避免以下行为:

9-1. 用户发布针对个人或群体,发布极端歧视[1]、诅咒、漠视生命尊严、严重侮辱性或仇恨言论,包括宣扬暴力的威胁、挑衅;

9-2. 用户以语言辱骂本站其他用户的,足以贬损他人人格,破坏他人名誉的;

9-3. 用户故意捏造并散布虚构的事实,诽谤本站其它用户,足以贬损他人人格,破坏他人名誉的;

9-4. 用户针对本站其它用户的恐吓、威胁、和骚扰;

9-5. 用户为商业组织代言,发布赌博、色情、药品类广告,或进行其他经投诉而被认定不合适的商业活动;

9-6. 用户滥用服务,以重复方式或近似方式,大量发布主贴、回帖、或其它可供发布内容,影响网站正常服务的;

9-7. 用户滥用服务,注册批量账号,并且不使用这些账号进行有意义的讨论的;

9-8. 用户的行为使得其他用户现实利益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权力损害的。

  1. 网站不鼓励下列行为,用户应当避免以下行为:

10-1. 针对本站用户的私德、观点立场、素质、能力等方面的不尊重;

10-2. 讽刺本站用户,阴阳怪气地表达批评;

10-3. 对其他用户创作的内容直接进行贬低性的评论;

10-4. 对其他用户使用粗俗用语,并产生了冒犯;

10-5. 针对以下群体发表偏见性质的言论,群体包括:国籍、地域、性别、性别认同、性倾向、种族、疾病、宗教、残疾人群体等。

  1. 内容控制规范

11-1. 管理员和站长在以下情况可以删除主贴: a. 用户发布的内容违反服务器所在地法律的,例如儿童色情;

11-2. 管理员和站长在以下情况可以转水主贴:a. 用户的主贴包含第9条所述限制行为的;b. 用户的主贴包含第10条所述不鼓励之行为的;

11-3. 管理员和站长在以下情况可以删除回帖:a. 用户的回帖包含第9条所述限制行为的;

  1. 管理员和站长在以下情况可以封禁用户;如果用户违规但未达到封禁标准,管理员或站长应当先行劝阻:

12-1. 用户违反第9条所述限制行为中第(1)-(7)条三次及以上的;

12-2. 用户违反第9条所述限制行为中第(8)条,可以封禁主要活跃账号,或直接封禁批量账号,或同时封禁;

12-3. 用户违反第9条所述限制行为中第(9)条一次及以上的;

12-4. 用户多次进行不鼓励之行为,破坏社区氛围,经劝阻无效的;

12-5. 用户违反其它2047服务条款中的款项的。

  1. 对删帖和封禁操作,站长管理员拥有直接处理权,删帖和封禁操作应当进行说明。

13-1. 管理员和站长删帖,封禁需要引用本管理细则并且给出详细证据。

13-2. 用户违反2047其他服务条款导致的删帖,封禁,站长和管理员需要引用2047服务条款,并且给出详细证据。

13-3. 站长和管理员针对批量注册账号删帖,封禁,需要给出证据证明主要活跃账号和批量注册账号之间的联系(包括邀请码使用记录等)。针对大量有联系的批量注册账号封禁,只需在其中一个封禁操作中给出证据。

  1. 引用2047服务条款删帖,封禁后,站长应当修改管理细则以增加相关封禁条款。

[1] 歧视行为定义:针对人们受保护的特征向对方发起的言论攻击,这些特征包括民族、种族、国籍、宗教信仰、性取向、种姓、性别、性别认同,以及严重疾病或残疾。

9

有的时候总是想不通,为什么自己和身边人会遭遇这么恶心的一年。明明我什么都没干,明明我们都只是想过好自己的生活,有那么点闲心还可以关爱一下他人,又没有作奸犯科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除外),为什么会遭遇这么糟心的一年。

youtu.be/eMOUTgWQM74
8

点进这个链接看看有多少新冠候选疫苗: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ng-interactive/2020/sep/25/covid-vaccine-tracker-when-will-a-coronavirus-vaccine-be-ready

为啥我这么说呢,因为目前中国在做三期的疫苗有四种,除了康西诺(陈薇院士)的是Ad5载体疫苗之外,其他都是灭活疫苗,我会解释一下为什么这两种技术路线都不会成功。 首先是陈薇院士的疫苗。Ad5这个病毒本来就是大家经常感染的一种人类腺病毒。人年龄越大,接触过这个病毒的几率就越高,身体里就越有可能对这个病毒产生免疫反应,换句话说,这个疫苗进入人体内很可能就会立马被消灭,导致真正适合接种这个疫苗的人并不多,尤其是老年人甚至大部分都不会受到这个疫苗的保护。 如果去读一下7月份陈薇团队发布的2期,发现这个疫苗在人体里产生的免疫反应并不强,和牛津疫苗形成了强烈的对比(牛津疫苗动物实验的反应比较差,甚至打了疫苗的恒河猴没有防住病毒,康西诺的这个动物实验反应倒是不错)。牛津疫苗虽然效果也不算太好,但是也算明显。

灭活疫苗是个很传统的路线,狂犬病疫苗啥的都是灭活的。但是灭活疫苗问题是1. 需要多次接种,因为每次接种产生的免疫反应很小。2. 生产成本很高(因为工序很复杂,要大量培养病毒,然后再灭了,如果不小心容易感染,所以对工作空间卫生要求很高),大概是RNA疫苗和载体疫苗的10倍价钱(现在在中国可以接种的基本上就是灭活疫苗,1000块一支),产能也跟不上。如果大家留意夏天的新闻的话,中国已经建了几个灭活疫苗的厂,年产能两三亿支,如果一个人打两针绝对不够。

另外,目前下狠手投资灭活疫苗的国家只有中国,除了中国没有哪个灭活疫苗做到第三期,甚至第二期也没有,我觉得挺能说明问题了。

7

作者:刘忠良

摘要:到那天(1月6日),正义的共和党议员和参议员可以指着窗外或大门说:“外边是百万正义的愤怒的美国人民,很多人是带着枪来的,今天如果没有正义的结果,有些人将很难站着走出去!要不要给正义的结果,你们看着办吧!”

由于左派深暗势力集团对2020年美国大选的大规模选举舞弊,拜登已经成为美国“当选总统”两个月了。美国主流媒体一致认为拜登是“当选总统”,各州认证的选举人票也暂时是拜登“当选总统”,世界主要国家领导人也已经祝贺拜登“当选总统”。

于是,很多人就认为拜登就是美国“当选总统”了,很多人就认为川普已经没有连任希望了。还有人问我:“川普能连任吗?”

我的答案就是:1、美国总统是美国人民选的,不是被资本控制的媒体选的,更不是外国的贺电选的。2、拜登的“当选总统”是作弊,现在越来越多的证据正在推翻选举结果。3、只要川普不放弃,只要拥有持枪自由的美国人民坚决捍卫美国的自由民主宪政,川普就一定连任!

【1】拥有持枪自由的美国人民的正义意志是美国的最高权力

美国国父们建立美国,创建的就是美国人民的美国,美国宪法的最高原则就是捍卫美国人民拥有美国。美国人民就是美国的主人,拥有持枪自由的美国人民的正义意志就是美国的最高法律、最高权力!

为了捍卫美国人民对美国的所有权,国父们设立了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立”的国家制度,又设立自由媒体作为第四权力。但国父们仍旧不放心,担心立法、行政、司法都失去正义,媒体也失去正义,又留给美国人民持枪的自由,可以最后推翻“暴政”,打倒深暗势力的控制。

现在,美国的立法、行政(中下层)、司法、媒体都已经被国际化大资本幕后主使的深暗势力控制着。2020年的大选舞弊,川普面对的一系列不公及背叛,已经非常深刻的证明了深暗势力已经控制美国四大权力。但是,美国人民还有持枪自由,美国人民依旧拥有对美国的最终所有权——可以拿起枪夺回美国正义。如果选票被操控,但枪子弹不会被操控!

从美国宪法精神原则来讲,获得美国人民最大支持的川普才是美国的“当选总统”。从美国人民捍卫民主宪政、支持川普的热情来看,川普确定将会连任。从最近的消息来看,从法律正义来看,川普即将“大翻转”!

【2】川普正在大翻转

12月28日,宾夕法尼亚州众议院发布消息,宾夕法尼亚州对总统选举的认证结果有20多万张选票是错误的。投出的选票数比投票人数多了20多万张,也就是说有20多万张假选票!这数目是川普总统和乔·拜登之间差距的两倍多,将彻底推翻选举结果。当然,对川普的爆炸性好消息,国际大资本控制的主流媒体继续不予报道!

12月29日,司法部研究与统计顾问洛特(John Lott)发表了长达25页的关于大选舞弊的报告:宾州和乔治亚州各有7万到79000张溢出选票。亚利桑那、密西根、内华达、威斯康星有大约289,000欺诈舞弊票。并且,洛特仅仅查看了邮寄选票,并未计算现场投票。

洛特是著名的犯罪和枪支研究员,现担任司法项目办公室研究与统计高级顾问。洛特的最新报告得出结论,在关键的摇摆州,至少多达36.8万“超额选票” 利于乔·拜登,并翻转了选举结果。他还补充说,有两个原因甚至使上述数字“被低估”:

1)使用选区级的数据估算假定亲自投票不发生欺诈行为;

2)选民投票率估算未将对手候选人选票丢失,被破坏或被替换为另一候选人选票的情况纳入考虑

根据洛特的统计分析结果,6个州合计多出来邮寄选票超过至少36.8万张,显著超过拜登高于川普的选票差额。考虑到这些舞弊选票数字又被严重低估,川普足以实现“大翻转”!

拜登和川普在这6个州的得票分别是:

宾夕法尼亚州:拜登3459923:川普3378263 差额:81660票

乔治亚州:拜登2473633:川普2461854 差额:11779票

亚利桑那州:拜登1672143:川普1661686 差额:10457票

密歇根州:拜登2804040:川普2649852 差额:154188票

内华达州:拜登703486: 川普669890 差额:33596票

威斯康星州: 拜登1630866:川普1610184 差额:20682票

合计差额:312382票

由此可见,多出来的邮寄选票已经超出两位候选人在6个州的差额,足以反转结果。

当然,选举是按州来的,那么,我们按照州来看。

1、宾夕法尼亚州:宾州差额81660票,溢出约7万票,看起来不足以反转结果。但是宾州众议院已经发布了报告:宾州选票比投票人多了20多万。这里是20张选举人票。

2、乔治亚州:乔州差额11779票,溢出约79000票,已经可以反转结果,别的都不用算了。这里是16张选举人票。

而目前川普的选举人票是232票,如果加上这两个州,就是268票了,在剩下的四个州中再赢下任意一个,就足够当选的270票了。按照上面的差额估算,川普将至少赢下剩下四个州的三个州,甚至是全部。如果结果被确认,川普将获得295到311张选举人票。(摘自:薛靖中,《美国大选又爆猛料:司法部研究与统计顾问出舞弊报告》)

【3】美国人民是美国总统的最终裁决者

虽然深暗势力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了美国的四大权力,但美国人民有枪,可以最终推翻不公正的结果。实际上,在拥有持枪自由的强大民意面前,深暗势力也得退缩,摇摆者也得重新站队,正义者将更加坚定!否则,有些深暗势力分子不是吃拳头就是吃子弹!

迫于民意的强大压力,12月28日,美国最高法院九位大法官以5:4的表决结果,同意在明年1月6日之前完成对川普总统提诉宾州选举舞弊案的审判。此前,最高法院竟然荒唐的把审判拖延到1月22日,也就是总统就职典礼之后。最高法院的态度发生重大转变,这说明美国人民的强大民意是可以对抗深暗势力的!

【4】大选舞弊暴露美国宪政漏洞及深层政府

2020年美国大选的大规模舞弊,川普所遭遇的一系列背叛及不公正,让更多美国人看到美国政治的黑暗及美国制度的危机,让一系列华盛顿沼泽的鳄鱼露出尾巴。

Image

从美国文明和人类文明发展进程考虑,这是一件好事。就像隐藏多年的家贼,今年突然公开背叛主人,让主人发现家法的漏洞,也让主人终于看清谁是家贼。

2020年美国大选舞弊,促使美国人民的大觉醒,也促使世界人民大觉醒。原来,那么完善的美国共和民主制度,已经深暗势力腐蚀的千疮百孔。无知的唯制度论者,也狠狠被打脸。

2016年,川普说要抽干华盛顿的沼泽,要把权力还给美国人民。那时候,很多美国人还不是很理解,或者认识的不够深刻。但当川普开始执政时,还没有抓捕沼泽鳄鱼,就开始被鳄鱼们撕咬。

2020年的美国大选舞弊,让美国人民深刻的发现,美国的立法、行政、司法、媒体等四大权力都已经严重腐朽,美国的自由民主宪政已经被深暗势力腐蚀的千疮百孔!一个又一个的背叛或不忠,也许让川普都没有想到深暗势力之无所不在!

2020年的美国大选舞弊,让美国人民看到,目前美国的宪政体系无法公正解决选举舞弊,甚至还可能让舞弊者获得成功。也就是说,在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美国宪政体系暴露出致命漏洞。

但美国又是幸运的,川普也是幸运的。按照目前的形势,由于存在很多选举舞弊现象,由于7个州提出了两份不同的选举人票,由于副总统彭斯主持国会两院决定总统大选,就可以通过合法方式阻止拜登通过赢得270张选举人票当选总统。

总之,拜登不会当选总统。事实上,拜登也没有当选总统,那是深暗势力操纵选举的临时虚假结果。要么是川普被认定合法当选总统,要么是进入“权变选举”,众议院“一州一票”选举总统,参议院一人一票选举副总统。由于共和党掌控27个州议会,民主党掌控22个州议会,则川普当选总统。

这对川普来说是一个幸运,也是对川普支持者的一个好消息。但是,如果民主党掌控多数州议会,则就可能是拜登当选总统。因此,川普连任后,必需完善立法,弥补现在美国宪政体系无法解决选举舞弊的致命漏洞!

【5】华盛顿沼泽鳄鱼颤抖的时候到了

通过2020年的美国大选舞弊,FBI、CIA等政府部门的鳄鱼被暴露出来,立法、司法等部门的鳄鱼们露出尾巴,共和党和川普身边的叛徒们现出身影,华尔街金融资本和硅谷互联网资本操纵美国新旧媒体的恶行也被深刻展示出来。

对美国人民来说,这场选举舞弊也检验美国人的良知!那些坚定支持川普的人,那些愿意为川普争取正义的人,那些愿意为美国文明和人类自由灯塔而战的人,才真是这个时代伟大的平凡英雄!这些人,才能真正决定美国文明的命运!参与选举舞弊或掩盖选举舞弊的左派,还有貌似支持川普的摇摆分子或伪君子,都不是最终的坚定正义者!

就像美国独立运动时,主张独立、反对独立和中间派各占三分之一左右,最终参与独立战争的又是主张独立者中的很少数。但是,正是这些殖民地中的极少数人坚定的要争取美国的独立,才创建了美国!

其实,1%的川普支持者拿起枪,那就是75万大军,足以战胜任何美国内部敌人!哪怕仅仅千分之一的川普支持者拿起枪来战斗(7.5万民兵大军),那也可以再造美国!只要有枪的美国人民愿意坚持正义到底,现在就有希望挽救美国!不要学法国,等到黑人穆斯林成为主流之后,法国文明也就永远灭亡了!

所以,只要川普不放弃,只要川普有智慧和勇气,只要美国人民和民兵组织仍坚定不移的支持川普,只要美国士兵们让热情高涨的支持川普,依靠选举舞弊而自封总统的拜登就不会当选美国总统!这就是常识!

因此,不要气馁,不要放弃,而是更加团结和坚定的支持川普、夺回正义、挽救人类自由灯塔!1月6日,请到华盛顿参加支持川普大游行。不方便到华盛顿的,则可以在各种州参加支持川普大游行。川普大律师林伍德号召美国人带上枪参加1月6日游行,支持川普的民兵组织做好准备,随时武力支援川普!

美国属于美国人民,美国人民争取自己的正义权利,就是美国的最高权力、最高法律、最终宪法解释!美国人民,请让国会两院看到你们的声音和你们的力量!美国人民,请用你们的呼声、力量和枪,让邪恶势力发抖!

不要小看游行示威,当1991年底,苏联人走到莫斯科街头游行时,强大的苏联就解体了!同时,强大的人民意愿也决定军队服从于谁。所以,只要美国人民和民兵组织坚定的支持川普(美国士兵也非常支持川普),美国军队就一定站在川普这边、站在正义这边!

在枪和军队的强大力量面前,国际资本和深暗势力都会退避三舍!所以,拥有持枪权自由的美国人民要坚定信心,真正最害怕的是那些已经露出尾巴的鳄鱼们!正义有勇气,邪恶就气馁!强大的正义力量坚持战斗到底,邪恶就会最终失败!

【6】1月6日美国人民决定美国命运

到那天,百万正义的美国人愤怒的包围国会,拿着枪的美国人包围国会。共和党的正义者将更加坚定,摇摆者将站在正义一边,叛徒也将后退。包括民主党和共和党建制派等深暗势力集团,在强大民意和持枪人民面前也得让步。

到那天,正义的共和党议员和参议员可以指着窗外或大门说:“外边是百万正义的愤怒的美国人民,很多人是带着枪来的,今天如果没有正义的结果,有些人将很难站着走出去!要不要给正义的结果,你们看着办吧!”

到那天,副总统彭斯会主持正义,正义的共和党议员和参议员也会主持正义,深暗势力议员也不敢过于对抗正义。到那天,民主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敢太过分吗?到那天,共和党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敢死心背叛正义吗?或者说,多数人敢过分剥夺正义吗?

如果那天,美国国会两院联席会议不能给出正义的结果,百万美国人可以压垮国会大厦,持枪的美国人可以拿下国会大厦夺取正义!而且,接下来一些人将被美国人民直接正义审判!

百万美国人民的审判,一人一个拳头,有些人就可能会成为肉饼!持枪的美国人一起愤怒的夺取正义,有些人就可能会被枪子弹打成筛子!即使美国人民很文明,深暗势力分子也别想走出国会大厦!即使做直升机离开,也难免再被美国人民抓捕!

所以,在强大的人民正义暴力面前,操控国家的邪恶势力瞬间变得渺小!只要拥有持枪自由的人民发起集体的正义怒火,操控国家的邪恶势力瞬间就会心惊胆战!

到那天,不满民主党削减警察费用的警察们将站在美国人民这边。到那天,爱国的美国士兵将站在美国人民这边。到那天,一切阴谋对抗正义的暴力分子如Antifa等将被揍扁!到那天,美国人民的正义要求就是美国最高权力,最终决定谁是美国总统!

到那天,那些深暗势力人员也不是傻子,谁也不想吃拳头,更不想吃枪子,也不想路上或家里被美国人民抓捕!所以,到那天,拜登将不再是美国的“当选总统”。自然,就是川普成功连任总统。接着,就要收拾一些深层政府大鳄鱼了。或者,提前动手抓捕鳄鱼或发出威慑信号,震慑国会深暗势力!

7

1 Everything has its own time, and there is a specific time for every activity under heaven: 2 a time to be born and a time to die, a time to plant and a time to pull out what was planted, 3 a time to kill and a time to heal, a time to tear down and a time to build up, 4 a time to cry and a time to laugh, a time to mourn and a time to dance, 5 a time to scatter stones and a time to gather them, a time to hug and a time to stop hugging, 6 a time to start looking and a time to stop looking, a time to keep and a time to throw away, 7 a time to tear apart and a time to sew together, a time to keep quiet and a time to speak out, 8 a time to love and a time to hate, a time for war and a time for peace.

----Ecclesiastes 3:1-8

利申:不信教

豆沙馅走了,膜乎大包炸,大哥驱逐左逼保护赛博哥们,站长破口大骂瑶瑶但是就是不封豆沙馅。

有的时候你会发现有些东西马上要从你手中溜走,不管你怎么拼命去拽它也不会回来了。就像膜乎,多好的一个地方,在短暂的两年里生产出了多少精甚细腻的乳包文学,各位有志于反共却因为审核而无家可归的精神流浪者在偌大的互联网的一角建立起这么一个家园,互相取暖,传递快乐,在利维坦的威胁下无所畏惧。

所有的事物都有终点,品葱已经到达了她的终点--作为一个严肃键政论坛她只活了1年半,但是这1年半却是墙外中文互联网浓墨重彩的一笔。膜乎的寿命也即将结束了,她甚至也没有活过长者。

总有一天2047也会走到她的终点,各位,你们觉得2047会在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结束呢?如果你对这个问题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或许能更加平和的面对这几天发生的一切。

7

今天看到2047的讨论,去品葱看了一眼,立马决定销号退葱了。本来一堆姨学家占领着管理层,梓喵虽然很讨厌,但是毕竟伊斯兰教有极端分子,基督教有极端分子,姨教出一些极端分子也是正常。法西斯哪里都有,墙内就一堆,墙外遇到也是没办法。但是你传你的教,屠你的支,梓喵我自己宣传科学探索真相,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从今天开始,品葱这个地方连反驳一下一个博士发的垃圾论文都不行了,那对不起了,告辞。 虽然还是感觉很可惜,从去年9月支持反送中,大家把学生证po出来,再到今年2月发展到线下纪念李文亮医生,我是一直认为新品葱有很大潜力的。是没想到死的这么快。感觉自己的一点期盼最后落空,梓喵还是有些失落的。 不知道2047的未来是什么样子的,梓喵吸取教训,这次不会再有任何期盼了。但是品葱喜欢说“怀着绝望的心,做有希望的事。”这句话梓喵会记得。所以大家不要再骂新品葱了。品葱已经死了,她没有错,她只是被玩坏了而已。现在是一个新的论坛,与其在这边对着一个粪坑输出,现在开始建设2047才是更好的选择。

7

有番茄酱,蛋黄酱,芝士,咖喱,沙拉酱等等各种酱料的话,大家最喜欢薯条配哪种?

6

日常1:

日常2:

我和瑶瑶滚床单(字面意思):

我和瑶瑶为2047演奏;

我和豆沙馅的往事:

谁来爱梓喵呢?

6

站长修改版【2047论坛管理细则】链接: https://2047.name/t/7851?page=2#101554

反对意见:

  1. 站长修改了第四条:

站长可以修改管理细则;修改管理细则造成的舆论影响和用户流失由站长本人承担。

删除了:

修改管理细则造成的舆论影响和用户流失由站长本人承担。

梓喵认为站长删除的部分是整个2047站长负责制度的核心,甚至不算一条法律,是一个明显的事实,也是梓喵设想中的Union的运营基础。梓喵督促站长还原删除的部分。

  1. 站长删除了第9条中的:

9-8. 用户的行为使得其他用户现实利益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权力损害的。

梓喵认为作为墙外论坛,2047应当保证创作者不因在2047进行创作而导致现实利益受到损害,这是站长应当提供的自由创作的环境的一部分。梓喵督促站长还原删除的部分。

  1. 站长缩略了第10条,将很多条目简化为了:

以及其他在《在知乎上,什么是不友善内容》、《品葱行为倡议》中列出的不友善、不文明行为。

站友 @沉默的广场 为这些条目花费了很多心血,为了让管理细则更加一目了然,封禁更加有根有据。梓喵督促站长恢复这些条目。这里不是知乎也不是品葱,请不要直接把知乎和品葱的倡议拿来借用。

  1. 站长大幅度缩减了删帖,封禁给出理由的条款。即使2047无法形成正常的民主制,即使管理员和站长是所谓的”贵族”,为了保证起码的创作自由和论坛氛围,拥有最起码的法制都是必须的。站长别忘了,本管理细则的起草目的是为了规范封禁,删帖行为,使得前些天两次封号导致的疯狂宇宙不至于重演。如果站长很愿意在接下来的两三年里每天和不满意你操作的站友作战,不在乎大批量用户流失的话,你可以尽量对管理员“减压”,但是管理员本人的工作量不会减少,只是从依法执法改为了和用户唇枪舌炮而已。你所谓的“宪政cosplay爱好者”,在2047不在少数,也是大量优质内容的贡献者,梓喵认为站长必须在乎他们的意见。

  2. 站长修改管理细则导致其出现了逻辑错误。第十四条:

引用2047服务条款删帖,封禁后,站长应当修改管理细则以增加相关封禁条款。

如果删帖根本不需要给出理由,那我们又怎么知道引用了哪些条款呢?

请各位对2047未来关心的站友继续提出意见,通过点赞向站长施压。

关于Union: 梓喵不想当Union Leader,因为梓喵想和作为管理员的小瑶走的近一些,不想被人说闲话。我会在接下来的几天表达我对Union的看法,希望能建设一个既辅佐站长,又能纠正站长路线的自治组织。

6

梓喵对【2047工会】和用户自治的设想

对于2047的运行机制,@爱狗却养猫 #101422 已经有一个个人认为非常完美的解释了。由于站长和几位用户都赞同建立【2047工会】保护内容创作者的权益,梓喵在此把对可能建立的工会的功能,作用的设想在此说明一下。

梓喵认为【2047工会】可能是保证站长对网站的绝对控制权,同时最大限度地执行站内民主的最佳妥协。这既满足了很多用户对于民主的追求,又能让站长当皇帝。工会制度的核心在于【理解】,基础假设是【站长希望办好2047】。这里说的办好就是希望有更多流量,同时又能保证高质量的讨论,总之和大多数站友的想法接近,做到新品葱没能做到的事情。当然,站长仅仅是网站的运营方,他对论坛运营的理解可能超过了很多普通人,但也远远没能到达能够一个人运营一个论坛的程度(没有多少人能吧……),从这几天的封号事件就能看出。为了让站长不至于偏离航线乃至倒车,2047工会会督促站长做他应该做的事。当2047论坛已经不可避免地要翻车时,工会会组织成员集体搬离2047,以最大程度地保留成员的创作自由。

于是我设想了几个工会的Principle:

  1. 工会一切决定都应该以民主方式做出。如果需要领导人和站长对话的话,工会领导人应当以民主方式选出,有任期限制。

  2. 工会会以各种方式督促站长改进创作,发言体验。这包括:建议站长增加、修改网站功能,建议站长修改TOS和管理细则,建议站长撤换或增加管理员,建议站长删帖,封禁,或取消删帖封禁。站长可以不采纳这些建议,工会会根据事件严重性采取行动。

  3. 工会应当为工会成员提供一个自由说话的平台,站长不能随意删除或修改工会成员在自己平台的发帖和回复。站长如果这么做,工会会采取行动并考虑转移阵地至2047以外。

  4. 工会和站长和管理员不完全是竞争关系。工会可以作为影子内阁批评站长的做法,也可以主动帮助站长和管理员管理网站(见工会功能)。

  5. 工会有准入限制。在2047不进行正常创作和发言的会员会被踢出去。连续小号是不能加入工会的。站长和管理员同样不能加入工会。

  6. 工会将有自己的章程。在2047的工会成员除了要遵守2047服务条款外,还应遵守工会章程,除非工会通过民主过程决定2047服务条款已经烂的不需要再被遵守了。

  7. 当站长做出不符合工会建议的严重行为时,应接受工会的质询。如果工会的建议因为技术问题无法被采纳,或者站长的做法和工会的建议一样make sense,工会不会追究。如果站长毫无理由地无视工会的质询要求,工会会根据事件严重性采取行动。

工会在哪里?

目前梓喵希望站长辛苦一把,在网站增加一个工会主题,作工会成员讨论之用。因为各种技术问题暂时不考虑直接把工会建在站外(比如如何把站内站外的用户关联起来,站外如何组织论坛式的有效讨论,如何投票等)。因为工会有准入限制,目前还不知道如何在技术上apply这种限制,需要大家好好想想。至于在站外设立工会据点的事情,我觉得BE4和广场说的有道理,这是迟早要做的,但是技术原因做起来很麻烦,因噎废食就不好了。所以最初的工会应该是在2047站内。

工会功能?

可以有五花八门的各种功能,这里举几个栗子:

  1. 用户举报机制:工会成员可以用类似于品葱的举报贴让管理员注意到用户的违规现象,管理员可以选择性删封(也可以啥都不干)。这个机制可以给管理员省时间,不用天天盯着2047看。这算是工会和管理员合作的范例。因为管理员是“贵族”,这个机制不应当被用于用户和管理员撕逼。

  2. 管理员推荐机制:站长想增加管理员人手却不知道硬点谁,可以询问工会,工会通过民主制度决定人选推荐给站长。

  3. Industrial Action:工会不满意站长做出的决定时可以strike,根据事件严重程度可以有如下行为:

a. 工会成员自觉一段时间内不发言,不发帖 b. 工会成员在站外宣传一下站长的行为,搞个大新闻 c. 还在想

  1. 工会决定2047站长无可救药,2047药丸的时候,可以组织成员离开2047,或者用github上的备份自行建站

  2. 工会法庭:工会可以通过各种奇奇怪怪的制度判决用户,督促站长对其删帖、封禁或取消管理员,主要适用于1. 站长自己也犹豫不决的时候2. 某些用户、管理员人神共愤的时候。如果站长做不到,根据事件的严重程度工会也会采取行动。

总之,这个工会存在的目的就是通过各种途径让站长理解用户的集体立场,避免做出对2047长期发展不利的行为。如果站长愿意长期采纳工会的意见,甚至可以发展成类似于君主立宪制的民主制度;如果工会运行情况良好却天天和站长产生摩擦,工会可能会集体搬离2047;如果工会本身乱得一团糟,可以通过民主决议解散工会,对这个社会实验画上句号。

关于用户自治: 在工会之外当然也可以有各种用户小团体,比如轻音部。这些团体都可以起到限制站长权力的作用,具体我比较懒就不多说了

6

https://edition.cnn.com/2020/11/30/asia/wuhan-china-covid-intl/index.html

Key findings:

Chinese officials gave the world more optimistic data than they had access to internally

China's system took on average 23 days to diagnose confirmed patients, and testing failures meant most received negative results until January 10

A history of underfunding, understaffing, poor morale and bureaucratic models of governance hampered China's early warning system, internal audits found

A large and previously undisclosed outbreak of influenza happened in early December in Hubei provi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