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作為未來的反對派應當採取什麼形式去反抗與結束中共政權的專制統治的一些思考、想法和建議

自1989年4月到6月的那場學生主導的和平示威運動被總射擊師鄧小平下令解放军以暴力手段鎮壓以來,我們異議人士的反對圈可謂總是充滿著暴力與野蠻的色彩,甚至可以說在這兩方面有比肩中共的可能。

當然,我在這裏不是要譴責他們這些主張以暴力鬥爭結束中共統治的人,他們之所以寄託希望可以使用暴力手段結束中共的統治,往往是由於他們自身有著遭受過中共的暴力對待和打擊而結下的仇恨,例如那些從六四清場中活下來的民運人士,他們有著中共向他們造就的血海之恨,共軍殺了他們的親朋好友,還將他們污陷為不明所以被外國勢力利用的一方,同時又被中共以所謂大家長的身份將他們發起的抗爭運動定性為暴亂,讓他們在中國的土地上寸步難行。

所以他們巴不得把當年那批以及現在這批中共的領導們拆皮吃肉,這就是中共與他們結下的仇恨,我相信我們中不少作為反對派的異議人士都曾因某種或某些原因與中共結下了仇恨,因為自身的信念,信仰,道德,利益,價值觀,或所遭受的迫害等等等。

但我指出這些不是要批評他們,我對他們反抗的精神持高度肯定的態度,但我也看到了他們自身有著自我和歷史方面的局限性,大多數反抗者自身在以暴力反抗統治者時,往往會失敗或陷入焦灼,例如緬甸的民主聯盟自對军政府開戰以來,至今也沒有奪得對军政府的某場大規模戰役上的成功,反而讓支持自己的人民陷入了日積月累的消耗中。

但這並不是這件事根本原因,根本原因是他們選擇了一種他們的統治者自身就擅長的鬥爭方式,即暴力鬥爭,今天的許多專制統治者以及他們的政府都在使用暴力手段上有著絕對的優勢,因為他們自身在應對暴力相關的衝突上有著大量的經驗,並且擁有巨量的武器與資源,所以,我們是否可以想一想,我們是否應該對與我們自身與中共的鬥爭採取暴力的方式?而用這種手段結束中共的專制統治之後它會不會帶來另一批人的專制統治?

在這方面,我們不必翻閱他國的歷史,我們自身過往的歷史就告訴了我們答案,1949年,毛澤東帶領的共產黨以暴力鬥爭的方式結束了蔣中正的國民黨政權的專制統治,但他沒有讓中國按照他自己之前在報紙上和論述文章上說的那樣,結束中國的專制統治,賦予中國人以民主和自由,反而是加強了對人民暴虐的專制統治,因為他自身在通過運用暴力取得持續的統治地位上形成了一種經驗性的依賴,他會想,既然我只要能用暴力就取得維持執政的成功,那我為何需要去考慮其他的途徑呢?那我倒不如選擇我自己就經常使用的,而且在這方面,我比其他人都有經驗和資源。

許多依靠暴力維持專制統治的統治者就是靠這種類似的想法來行事與言談的,無論他自身是從屬於什麼黨派或宗教集團。

因此,在這方面,我們應該選擇去另外開闢一條道路,應該去選擇去一個正統治我們的政權上最不擅長的領域去與他們展開鬥爭,毫無疑問的,中共政權在應對非暴力鬥爭的方面的經驗很少,而且往往也少有成功,即便是成功了,中共與他們這些反抗者也只是暫時性地緩和了矛盾,而無法根除,這些人的力量還依然會在將來的某個時刻因之前與中共的矛盾的積累而爆發出來。

因此,我們必須善於使用他們與中共之間的隱形或突出的矛盾,以一種更巧妙的方式吸納他們的力量,但同時,我們應該選擇的以非暴力的方式與中共進行的鬥爭需要很高的門檻,需要我們通過日積月累的學習自由與人類正利的方面的知識才能逐漸開展,我們需要說服許多人的通力合作才能開始,特別是我們需要有自己的大學,屬於我們這些作為異議人士的反對派的,還需要類似於波蘭團結工會這樣的可以穩定且能作為公民社會的基石結構而長期存在的組織,因此,我們要想結束中共的專制統治並建立自由民主的新國家或地區,它所顯示的路途是十分漫長的,而且它附帶的任務也非常艱鉅,希望諸位與我能夠有毅力和恆心去一同完成這些。

以上是我閱讀完吉恩夏普的《從獨裁到民主》的一些思考、想法與建議,還望各位可以通過反省與學習在我們共同的建立自由結束專制的事業上更進一步。

於2022年7月30日

作者 于 7月31日 编辑
赞同 2
445 次浏览
9 个评论
时间 

我设想过一种分化共产党的策略:倡导共产党员通过匿名的方式公布其它党员的龌龊事,文件用密钥签名。等中共倒台后清算时,拿出密钥证明自己来将功抵罪。

这样分化中共,会给中共造成囚徒困境,从而指数级加速瓦解中共。

@ikxf #191579 無論是通過運用哪種非暴力的方式使得共產黨的力量被分化或瓦解,這都需要反對派擁有一個強大的社會基礎,即存在許多不同的公民組織或社會組織聯合在一起發起行動,但我從目前看來,中國的民間還沒有具備這些基礎,人們的力量被共產黨打散了,我也不清楚未來到底什麼公民組織會因為要求民主與自由以及人類正利這些現代民主陣營的核心問題而與中共直接產生矛盾與衝突,我個人只能不斷學習與反思,並在那個時候到來時,努力地去加入他們,為他們提供在社會整體看來是少許的力量,策略,議程或計畫等,而要達成一個政治社會的全體成員都獲得自由與正利這一最終目的,我們需要一整個公民社會的通力合作,而不但單是你我這些零散的個人,你我在那個機遇之時到來時,只有努力與其他人一起配合行動,為他們,也為我們自身爭取自由,就如同那參加616大遊行的那兩百萬香港人一樣。

@ikxf #191579 以毒攻毒,哈哈哈哈,他们确实不会很团结

恒道不知
读经济学人自然 自然 理性 人性 建设性|探讨「经济学人」文章https://t.me/economist_tao_lun

「中共政權在應對非暴力鬥爭的方面的經驗很少,而且往往也少有成功,即便是成功了,中共與他們這些反抗者也只是暫時性地緩和了矛盾,而無法根除,這些人的力量還依然會在將來的某個時刻因之前與中共的矛盾的積累而爆發出來」

这块错得离谱。事实正相反。

看看这个网站和pincong的浏览量就知道了。(这俩可能算是某种可观测到的极值,但并不代表这个值本身已经达标,实际上还有十万八千里)

问题就出在,科技为唯一指标的竞争面前,要一大群奴隶,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或者说,不能全都是奴隶。现在的问题是,玩的太成功了,反而限制了科技竞争力。

欲极而亡,这是我这几年来看到网上一出出轻松布局的一种玩法。太高了。真是大大地涨了见识。如果要说一个实例,那么就是让网上反共的人们一起来消灭反共行为。

而作为它本身,控制欲、高明的手法、充沛的资源、高效的执行力都带来了用自己的手扼杀了自己需要的核心竞争力。它也面对欲极而亡的场景。当然,现在资本主义也面临欲极而亡。

所以这个世界现在糟糕透了,欲望超载,物理世界装不下了。愿人类可以安然渡过这道大坎,早日达到下一个均衡。

@读经济学人自然 #191629 世界上的事物並不是依靠個人坐在家裡想就能決定的,你與其這樣想那樣想還不如自身去上一兩門西方大學的人文學科課程來獲得一些基礎性的社會科學與政治學知識的增長,你在這裏把科技放在文明與社會發展的核心位置,我只能說你對社會與文明的政治誤解以及想當然的偏頗實在太嚴重了,建議你還是去多學習基礎的西方大學的社會科學知識,當年馬克思在資本論把生產力作為一個社會進步與發展的核心要義,最後引發了共產主義思潮在世界上的流行,今天你把科技作為現代文明與自由社會進步的核心要義,這與馬克思的生產力學說並無不同,最終也會是發展另一類型的極端學說,而且,文明與社會的進步是以人的需求為中心的,特別是照顧弱者的需求,只是它們往往因為存在某種限制或缺陷而無法顧及並滿足所有人的需求,古代文明比遠古文明進步是因為社會上開始出現照顧人的職業與行業的出現,如從遠古祭司中產生了最早的醫生,用於照顧受傷的部落成員,而現代文明比古代文明進步則是因為它將人完全放在社會的主要位置,產生了法律對人的正利的保障並穩定的滿足人的需求,特別是弱勢群體的。至於你說的我的論斷是錯誤的,那是另外一回事了。

技術只是用於滿足人的需求而依據科學理論而發明的手段,並不是文明與社會進步的本質或原因,科學則是人對事物進行本質探索而產生的理論,但這兩者總歸不是社會與文明進步的核心要義,今天我們看到中共發明出許多新的技術對人進行迫害,我們能說他們代表了文明嗎?當然不能,他們即便掌握並知曉科學理論,我們也不能稱他們是社會與文明進步的領頭人,因為他們是一個成規模的犯罪集團,對不少人進行洗腦,迫害以及打擊,假若你是個科幻愛好者,應該知道這樣一句話——給歲月以文明,而不是給文明以歲月。這句話解釋起來就是,用時間來提升和使文明進步,而不是讓文明佔據著時間而停滯不前。

@zhangweiye0702 #191893

傻瓜化的GUI程序就能解决党员匿名举报一条龙服务,难的是去中心化平台以及推广。

时间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