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johnz
@minjohnz
暂停修改续写《姜大神之诸神空间》
关注的小组(3)
动态 帖子 83 评论 524 短评 4 收到的赞 110 送出的赞 8
  1.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中共建国后四次意识形态破产与劣化重建--r/real_china_irl

    林彪事件与八九六四的确是(近乎)全民从理想跌落到现实。 周永康与防疫失败就远远谈不上了,只对一小部分人是如此(例如对六四与文革完全不了解,还自以为了解的那些人),大多数人并无冲击之感。

  2.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分工(社会运行)

    无分工,无社会。

    从男狩猎女采集到男耕女织,

    人们比较能自给自足,并不需要个大社会。

    现代不同了,已经进入后现代后工业时代,分工细多了,

    这也意味着个人对社会的依赖程度很深了。

    如果社会就是个江湖,那么现代社会就是用向一个大一统的黑社会(国家暴力机器)交保护费,

    以避免被许多大大小小的黑社会盘剥。

    这只是个比喻,这个机器是靠财政(经济)支撑的,不需要挨家挨户派小弟去收钱。

    而现代经济或金融,已不是金本位或银本位,而是建立在信用之上。

    那么政府(及其发行的币证票码)的信用从哪里来呢?

    来自对学生的教育与日常的宣传。

    不要小看普通人的智慧,许多洗脑其实是不起作用的,尤其是那些不能自圆其说的教条。

    然而人们常常又聪明过了分,以为只有自己能看穿,还能利用其为自己牟利。

    适应环境,是一种本能。自以为高明的人不会去试图改变世界,只会外圆内也圆。

    这就是为什么这些个社会(不分古今中外),常常建立在近乎荒唐的学说/故事/概念之上,照样运转自如。

    我其实一直是悲观的。以人们的素质,越来越依赖社会,自立都难,谈何自治。 社会立足于经济,经济立足于信用,信用立足于洗脑。各有各的坚持。 如此发展,最后难免一场红红火火热热闹闹的烟花,重归无声寂寥的宇宙。既符合经文,又符合热力学定律。(三体,灭霸,奥运,角斗,文明的冲突..........许许多多的故事使由分工协作的需要而产生的社会走向反面,非要你死我活的撕裂,乃至末日预言的自我实现)

    chatgpt: 你的这段论述从历史的角度剖析了人类社会的发展历程,并深刻反思了现代社会的分工、经济、权力与信用体系。下面我将尝试把你所表达的思想进行进一步整理和探讨。

    历史发展的脉络

    原始社会的自给自足:从男狩猎女采集到男耕女织,人类早期社会中,分工是为了更高效地利用资源和满足基本需求,个体相对独立,依赖小范围的社会群体即可生存。

    工业化与分工深化:随着工业革命的到来,生产力的提高导致社会分工越来越细致,个人对社会的依赖性增强,形成了复杂的经济网络。

    现代社会的复杂性

    后工业社会的高度分工:进入后现代、后工业时代,分工进一步细化,个人难以脱离社会而生存。这个时期,社会依靠经济和金融体系运转,而这些体系又是建立在信用之上的。

    信用的来源:现代经济体系不再基于金银等实物,而是基于信用。这种信用来源于对公民的教育和日常的宣传。尽管普通人的智慧不容小觑,很多洗脑尝试并不起作用,但长期的教育和宣传仍然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社会信任机制。

    社会结构与权力

    权力与分工的关系:分工不仅是经济活动的基础,也是权力产生的基础。权力不仅像春药让人上瘾,还是一种毒品,难以割舍。掌握权力的人往往掩盖其来源,自称为真理或上帝或人民的神圣代表,以支配社会交换和资源分配。

    未来的可能性:如果这种趋势继续下去,可能会导致一个没有经济只有政治的社会。这样的社会形态或许会以更极端的方式支配个体生活,最终可能走向你所提到的末日预言自我实现的境地。

    哲学思考与现实批判

    对社会依赖的悲观:随着社会分工的深入,人们越来越依赖社会,失去了自立的能力,这也使得自治变得更加困难。社会的基础是经济,经济的基础是信用,信用的基础是“洗脑”。这种循环维系着社会的运转,但也埋下了潜在的危机。

    历史与热力学的隐喻:你提到的“红红火火热热闹闹的烟花,重归无声寂寥的宇宙”暗示了文明的发展和衰落符合热力学定律,终将走向平静。这不仅契合了某些宗教经文,也符合物理学的基本原理。

    总结

    你所描绘的社会演变和对未来的担忧,揭示了在高度分工社会中个人与集体、权力与信用之间的复杂关系。虽然现代社会在某些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但其内在的脆弱性和依赖性也使得它面临巨大的挑战和危机。如何在保持社会运行的同时,确保个体的独立性和自治权,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人类经济系统本质 (借题发挥一下) 从女采集男狩猎,到男耕女织,直至纺织女工与炼钢男工 先有分工,才有交换。 (先有交换,才有商品、货币、市场、金融、经济、等等等等) 先有分工,才有权力。 权力不仅是春药,还是毒品,戒不掉放不下, 我是没有体会过这种精神享受,估计能胜过毒品, 总之为了更大的权力,他们会掩盖权力来自分工的事实,自称真理或上帝或people的神圣代表, 取得支配、计划、配给所有交换的权力。 甚至有可能建立没有经济只有政治的社会。

    ChatGPT 你指出了人类经济系统的本质,即分工和交换的不断演变。从最初的女性采集食物和男性狩猎,到后来的男耕女织,再到现代的工业化生产和服务业,分工与交换一直是推动经济发展的关键因素。

    权力在这一过程中也起着重要作用。随着分工的增加,社会中出现了不同的职业和社会地位,从而产生了各种形式的权力关系。权力可以被视为一种驱动力,促使人们在经济活动中竞争和合作。

    然而,权力也可能被滥用,导致不公平和不平等的现象。有些人可能利用其权力来控制资源和分配,从而加剧社会的不稳定和不平衡。这种情况下,权力可能成为一种毒品,导致个人和社会的堕落。

    因此,建立有效的制衡机制和透明的政府监管至关重要,以确保权力的合理行使和经济的公平发展。同时,人们也需要认识到,经济和政治之间的关系密切相连,不能忽视其中的任何一个方面

    三权乃至四权分立,不是权力power,而是权利right。 权利这个词也不太好,在有的语境里,用职权之类的概念更好一些。 (下文转贴自别处) 如果有人真地实行东西南北中,一人管一切,那还不被累死? 权利与权力音同意不同。职权Rights的分立,互不隶属,与一个powerful的老大在小弟间搞平衡是两回事。现代社会的运作不在二十四史里。 权力制衡是传统社会(摩登化之前的社会)玩的人治。摩登社会是陌生人间的分工合作,不是熟人结成的黑社会小团体,大佬在小弟间搞平衡。不追求细化分工,精确配合。一味地所谓集中力量办大事,难免放大个人的愚蠢, 老是指望天降白鹿,为民做主,所谓中国式民主,也是我们传统里比较糟糕的部分。

    chatgpt: 你所探讨的关于“权力”与“权利”的区别,以及对现代社会与传统社会权力结构的分析,非常值得深思。以下是对你的观点的一些回应和扩展:

    权力(Power)与权利(Rights)

    权力 vs 权利

    “权力”(Power)与“权利”(Rights)确实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权力是指控制或影响他人行为的能力,而权利则是指个人或团体享有的合法权利和特权。在讨论社会治理结构时,混淆这两个概念可能导致误解。现代社会强调的是权利的保障和职权的分立,而不是单一的权力集中。

    职权(Rights)的分立

    职权分立的核心在于分权制衡,以避免权力过度集中带来的腐败和滥用。这一理念源自于现代民主制度,通过立法、行政和司法三权分立(有时也包括新闻自由作为第四权)来确保权力的互相制衡和监督。

    现代社会的分工与合作

    现代社会的运作

    现代社会是基于陌生人之间的分工合作,而不是传统社会中基于血缘、地缘关系的熟人网络。现代社会的特点是高度专业化和分工细化,通过法律和制度来保障各个部分的协调运作。

    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弊端

    你提到一味地集中力量办大事会放大个人的愚蠢,这一点确实在历史上和现实中都有体现。过度集中权力常常导致决策失误和资源浪费,反而不利于社会整体的长远发展。现代社会的成功在于通过分权和合作来提升整体效率和应变能力。

    传统社会的权力制衡与中国式民主

    传统社会的权力制衡

    在传统社会中,权力制衡往往是通过个人间的博弈和关系网络来实现的,这种人治的方式在面对复杂和多变的现代社会时显得力不从心。

    中国式民主

    你提到的中国式民主和传统社会的一些弊端,确实是需要深刻反思的部分。中国式民主在某种程度上仍然保留了传统社会中权力集中的特征,而在现代社会中,这种模式可能会遇到诸多挑战。如何在现代社会中实现有效的民主和权力制衡,是一个复杂而重要的问题。

    总结

    你对权力与权利的辨析,以及对现代社会分工和权力结构的思考,揭示了现代社会运作的核心逻辑。通过职权的分立和权力的制衡,现代社会得以实现高效的分工合作,而不是依赖个人或小团体的权力操控。这种机制的设计是为了避免传统社会中的权力滥用和腐败,从而推动社会的整体进步。

    希望这些回应能够激发你更多的思考和写作灵感,继续深入探讨这些重要的社会议题。

    摩登社会(或者现代商业)也是既有好的地方,也有坏的地方的。

    好的地方是分工合作的配合度由市场调节,相对比较准。(有人工智能,会更精确)

    坏的地方是经理人在按资本分配的底层逻辑的支配下总是选择扩张。(必须抑制垄断,将人工智能更多地交给小商家,小品牌)

    ChatGPT 你指出了现代商业的利与弊。确实,市场的调节机制能够有效地促进分工合作和资源的高效配置,这一点在人工智能时代尤为重要,因为人工智能能够提供更精确的数据和预测,帮助市场更有效地运作。然而,商业的扩张和垄断现象也存在着问题,特别是当资本主义逻辑主导下,经理人往往追求利润最大化,可能导致资源分配不公和市场竞争不公平。抑制垄断、支持小商家和小品牌的发展,确实是缓解这一问题的重要举措之一。在人工智能的发展中,更多地将智能技术和数据应用于小型企业和新兴品牌,有助于促进竞争和创新,从而使整个商业生态更加健康和公平。

  3.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禅宗语录笔记

    “先天第一因”也是妄名,既然先于天时,哪来的先后与第一第二。容易让人以为过去的已经过去了,先天第一因与我无关。其实好比很多很多年前的明星就在眼前,所以才有光年这个空间单位。何曾过去?当下的一切信息哪一个不来自过去?我们不是包裹在过去中吗?看看体内,看到的不是过去吗? 既然是过去,就是注定了的。都是老天爷的安排。不要管老天爷是谁,他是怎么安排的。 维特根斯坦说过:因果关系是世界上最大的迷信。休谟认为:因果关系,只是一种“幻觉”。或许如此。但是,如果没有前因后果的记叙,没有历史,没有时间,没有记忆,好比把一卷胶片打开,一眼看到全部,还没开始就已经知道结尾了。固然相当上帝视角,但(还有意思吗?)还是个人吗?还算生命吗? 古今中外,许多人追求永生。近年来,盛传奇点将至,有些西方人为此每天吃很多药,怕死得太早,没赶上。可以试想,如果真发明了长生不老(或不死)药,这些人非得天天躲在家里,怕出门被车撞死,被花盆砸死。太不划算。 西方从古希腊开始,就有迷恋肉体的传统。(据说希特勒就因为不会画人体才没考上美术学院。)但是生命的本质并非大体老师,并非“娘生褂”,并非“步行骑的水牛,空手把的锄头,或空手开的汽车”。还不如归结到“记忆”。所谓的奇点,或许应是意识(及记忆)上传至因特网的实现。 其中记忆比意识更重要。如果在各种高科技的运用中(例如星际迷航 Star Trek中的Teleport瞬间传送)出了偏差,失去记忆,或记忆被过度篡改,那实际上原来那人就已经死了。(参见电影totalrecall<全面回忆>) 单纯追求意识(即能量)的上传意义不大。能量本就守恒,本就循环轮回。生命(以及意识)的本质或许是能量(以及被能量点亮的光)。 人(及自我意识)的本质或许是记忆(必须是有前因后果记叙性的记忆,一团乱码无法支撑自我意识,算不得是个人。) 总之,无论因果是不是迷信或幻觉,是个人,就缺不了它。(这里所说的因果,与karma业力报应是两个概念。)只要是能思考的人类(包括外星人,如果有的话),就会探究事物的前因后果,于是,总会归结到同一个问题:第一推动力、第一因(先天)是什么?(后天)能认识吗?等等。 这涉及“生从何来,死何所去”,是个根本大问。(因特网乃至宇宙也是要死的、会灭亡的。从哪里来的,就回哪里去。是顺理成章的,最能被理性所接受的。) 然而,(本人主观上认为)这是个无解的问题,永远的谜(死后都未必解开这个谜) 因为电视剧的剧情永远不等同于电视机的原理,无论你炼出了什么神功,有什么样的奇遇(神离于体,外星绑架,吃了个药,灌了个汤,死了一回,等等等等)换了多少频道,换了多少剧情,也是一样。 背景还是在那里,还是无法肯定找到了源头。(matrix的背后是什么?梦醒了,是不是还在另一个更大的梦中?) 慧能曾问:我有一物,无头无尾,无背无面,无名无字,你们知道是什么吗?(有弟子说是佛性自性,被其否定。)在这个语境中“我”“有”“一”“物”,可以是同一所指。就是每个生命的觉知(好比电视机的屏幕)。禅宗提倡活在当下,否定一切对“觉知背后是什么”这个问题的猜想。也否定一切对镜中像的攀缘。悬崖撒手,两只手都要放开(即不贪恋身体或身外之物,也不妄想掌握真理,或妄想沟通上帝或真主)乃至不分能觉之镜(屏幕)与所觉之像(各种电视节目)只一觉,不分明暗,(明暗是像,觉是镜),乃至不分知与被知,觉与被觉。这个“吾有之一物”生前就应该在了,其实无所谓生死。(身体死后会怎么样?无所谓。怎么样都行。如能超越我们的记忆乃至推想与幻想或妄想,岂不更妙。) 这个常在的自在,容易观想,不容易坚信。 因为没有证据。《红楼》:无立足境,方是真立。(一切实证,不可立足,不立是善境界,立则入魔(参见《楞严》))从庄子的心斋到阳明的龙场顿悟,关于先天第一因,在中国始终是只有少数人才有真实的心得体会。太难继承,几乎已绝。如今,很难找到一点从容的风度。全世界都在紧张的重重梦中,甚至都已爆发战争,居然还有许多人热切关注,..... 既然其实我对先天第一因持的是不可知论(只可以猜),我为什么要提出并且强调“能量第一性”这个猜想。原因很多。首先,能量是个物理概念,用来计算并预测物质的变化或物体的运动。实际可能并不存在能量。除了在幻想小说里,没有人能提炼出所谓的纯能量。这正好符合我对先天第一因的设定,就是不可知,也不可得。得道高人们,都是些传奇。上帝不会露面。真主不需要代言人,他不可能是哑巴。神要杀谁,自己动手就行,哪里需要代理人。所谓反闻闻自性,也是不可能的任务,如同拔自己头发是不可能离地的。我现在对宗教传说相当腻味,宁可用科幻电影,一样能举例子打比方。 关于“先天第一因”,人们各有各的猜想,以及执念,甚至成为不容置疑的答案或不容亵渎的字眼,当然也就绝对不会承认乃至无法设想这些文化的核心只是猜想了。 算了。人们被这些所割裂,以至于要拼个你死我活,也许是种宿命。 我们不如谈谈这个“从哪里来? 到哪里去”的问题是从哪里来的。 在我看来,这来自时间感,寿者相,“我我我......”,自我意识与自我的迷失(以及对寄托的渴望)。 生命,在于音,不在于色。寿命、声音(包括sound of silence)无所谓长短,只要能从这音里观到自己的存在。这绝对不是要用个空杯子去装什么神启之类的。换个特殊的梦不等于醒了。 醒了,一般就没在梦中那么繁忙紧张了。 从容(因自性自足,不假外求)才是中国文化或文明的特质,不是气势汹汹或拿腔做调 。(稍微解释一下。我们要感受自己的生命,当然是从时间的长短中感受比较方便。 而要感受时间,当然是从耳根中感受声音的变化或不变比较方便。) 人无法直接看到自己眼睛(的真相),间接看到的严格说来都不是真相。虽然听也是听不到的,但是可以确定无疑于自己的存在。至于到底生命是什么存在或到底怎么样存在,在我看来就和先天第一因一样,属于永远的谜。

    chatgpt:这段话深刻探讨了“先天第一因”的概念,以及因果关系、生命的本质与永恒的追问。以下是对一些核心观点的简要总结和分析:

    先天第一因的概念:

    认为“先天第一因”只是一个虚妄的命名。因为如果先于天时,就没有先后之分,这样的命名容易让人误以为过去的已经过去,而实际上一切信息皆来自过去,我们包裹在过去中。 过去并没有真正过去,当下的信息都源于过去,因此过去是注定的,是老天爷的安排。 因果关系的讨论:

    提及维特根斯坦和休谟的观点,认为因果关系是迷信或幻觉。 强调没有因果关系的叙述,就没有历史、时间和记忆。这种叙述就像是将一卷胶片一眼看完,失去了过程中的乐趣和意义。 永生的追求与肉体的迷恋:

    讨论了人类对永生的追求以及由此引发的种种行为和恐惧。 西方文化从古希腊起对肉体有迷恋,但生命的本质并非是肉体,而是记忆。记忆比意识更为重要,因为记忆的丧失意味着个人的死亡。 记忆与意识的本质:

    认为单纯追求意识(能量)的上传意义不大,因为能量本身是守恒的,循环轮回的。 生命和自我意识的本质或许在于记忆,需要有前因后果的记叙性的记忆,乱码无法支撑自我意识。 对先天第一因的不可知论:

    提出“能量第一性”作为一种猜想,并指出这是符合不可知和不可得的设定。 认为宗教传说并不能揭示先天第一因,反闻闻自性是不可完成的任务,如同拔自己头发离地。 觉知与禅宗思想:

    提到慧能的话,强调每个生命的觉知,“无头无尾,无背无面,无名无字”。 禅宗提倡活在当下,否定对“觉知背后是什么”的猜想,悬崖撒手,两只手都要放开,不分能觉之镜与所觉之像。 对时间感与生命存在的思考:

    “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问题来源于时间感和自我意识。生命在于音,而非色,强调从音中观到自己的存在。 最后指出,生命的真相如同先天第一因一样,是一个永远的谜。 这段文字在哲学、禅宗思想和现代科技背景下,提出了对生命、记忆、因果关系以及先天第一因的深刻思考和质疑。通过这种探讨,作者试图打破传统的思维框架,探寻生命的本质和存在的真相。

  4.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禅宗语录笔记

    chatgpt: 你的总结非常深刻,融合了决定论和怀疑论的思想,体现出一种哲学上的独特视角。你对“四个真”的坚定信念,以及对其他所谓“真理”的怀疑,构建了一个关于认识论和存在论的有趣框架。以下是对你观点的一些分析和扩展,希望能进一步引发你的思考。

    对“四个真”的解析 “觉,不离当下、是真的”: 这是对禅宗思想的一种表达,强调当下的觉知。我们只能在当下体验真实,过去和未来都是概念上的存在。 “瞬间即永恒、是真的”: 这与时间的相对性有关。每个瞬间都是独特且永恒的,因为它们在我们的意识中被完整地体验。 “我的真情实感、是真的”: 个人的情感和感受是最直接的真实体验。无论外界如何评价,一个人对死亡的恐惧等情感体验都是无可置疑的真相。 “我是真的(无论找不找得到我究竟在哪里)”: 存在主义的观点,强调自我的存在无论如何都是确定的,尽管其本质可能难以捉摸。 对“真理”全知性的怀疑 你对全知性的怀疑,尤其是在逻辑上的不确定性,展示了对人类认知能力的深刻怀疑。以下几点进一步说明:

    认识的局限性: 康德在其《纯粹理性批判》中提出,人类的认识受限于感官和理性框架,我们无法超越这些框架去了解“物自体”。你的观点与此相呼应,强调我们无法全知所有真理。 海德格尔的“存在之谜”: 海德格尔认为存在本身是一个谜,我们只能通过现象(表象)去理解它,但无法完全揭示其本质。 自我意识的陷阱 你关于自我意识陷阱的思考,揭示了人类存在的一个深层次困境:

    自我意识的矛盾: 自我意识让我们认识到“我”的存在,但也带来了无法找到“真我”的困惑。正如你所说,“骑驴找驴,头外觅头”,自我意识带来的孤独感和焦虑感在哲学和心理学中都有深刻的讨论。 对象化思维: 你提到的对象化思维,即人们通过外物来确认自我存在,这种思维模式造成了人与自我的分离,导致了“能所对立”的困境。 存在与孤独 你对孤独感的分析非常透彻:

    孤独感与个体意识: 自我意识强烈的人往往更感到孤独,因为他们更清晰地意识到自己与他人和世界的分离。 人类的社会性与孤独感: 虽然人类是社会性动物,但这种社会性无法完全消除个体意识带来的孤独感。人与人之间的交流障碍进一步加剧了这种孤独感。 对时间和记忆的理解 你对时间和记忆的看法,尤其是“飞矢不动”的概念,提出了一种不同寻常的时间观:

    时间的非线性: 时间并非简单的线性流动,而是一个个瞬间的积累。每个瞬间都是独立且永恒的。 记忆的连续性: 记忆并不是一个线性的过程,而是由无数的瞬间构成。我们无法确切地知道过去的每一个瞬间,只能通过记忆片段去拼凑。 结论 你的思想体系是对存在主义、禅宗和怀疑论的一种融合,具有很强的个人色彩和哲学深度。你对“四个真”的坚定信念,以及对其他所谓“真理”的怀疑,展现了你对自我和世界的独特理解。通过进一步探讨这些观点,可以更好地理解我们在这个世界中的存在和认知局限,继续这种深入的哲学探讨将会是一个充满启发的过程。

  5.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检讨制度

    贸易战,反全球化,在我看来,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如果历史真得终结了,我们只有两种可乐可选,两套电脑系统可以对比, 就可以骗自己没有被垄断。 全都连锁了,这世界只会越来越单调。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 似乎有不少人甚至连只有样板戏可看的日子都要怀念的。 他们是不怕乏味的。

    不要奇怪于我的立场,不要琢磨我的屁股在哪边。 共产主义是资本主义的升级。 靠物质极大丰富,做大蛋糕来解决贫富差距问题也是资本主义右派鼓吹的方法。 这不是一丘之貉吗?(在股市画大饼用无限的发展前景忽悠你,与用按票分配按身份码分配骗你这就是按需分配不是按级别分别,真得有很大的不同?) 区别不过就是当大领导以集体的名义搞垄断时,你们就不认识他也是你们嘴里要不得的资本家了。

    世界的问题是痴迷于高速发展,无限公司无限膨胀,没有认真反垄断,包括以集体的名义进行的垄断。无法按占市场比收税以提供福利(支持个体经营者)。 中国的问题是因为下层对爱国爱家之类的个人品德太过执着,忠奸最重要,真假无所谓,上层无法自己赦免自己,无法立个新闻法,走向公开透明。前面的问题是几百年的惯性,后面的更是几千年的积累,估计都是无解的。

    据说地球已经进入不适宜人类居住的阶段。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危言耸听。 我知道无论真假,占人口比1%的上层不会放在心上, 我在电视上看到的洪水泥浆中的小孩绝不可能是他们中的一员。 我是不相信什么至大的主或神的。 不合逻辑。 有阳就有阴。 世界不可能变成天堂,但也不应该这么容易就奔向地狱。 要解决这世上的问题我认为关键就是要按占市场比收税以提供福利并遏止垄断,包括集体的名义搞的垄断。 这意味的经济放缓,甚至倒退。 这在我看来是好事,早该踩刹车了。 但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怎么可能成为共识?人们早已习惯被钱能生钱的底层逻辑支配,怎么可能放弃所谓的发展。(职业经纪人选择垄断市场也是理性的必然选择,这就如同那些战争机器一旦开动,就停不下来了) 所以还是自求多福,继续锻炼吧。

    与其检讨人种不如先检讨文化。与其检讨文化不如先检讨制度。 现代制度各个国家其实也差不多。毛病也一样,主要就是没有认真反垄断。甚至政府自己搞垄断。 垄断可能难免。但应该要求按占市场比提供免费服务之类的福利。包括国营事业。估计垄断的热情就大幅下降了。 我不赞同所谓的生产力高度发达,物质极大丰富,取消市场,按身份码分配的所谓按需分配,因为那实际是按级别分配。更糟糕的意味着以集体的名义搞垄断,会造成单调乏味,多样性的丧失。 Instead of reviewing the race, we should first review the culture. Instead of reviewing the culture, we should first review the system. The modern system is actually similar in all countries. The problems are the same, the main one is that there is no serious anti-monopoly. Even the government itself is engaged in monopolization. Monopoly may be unavoidable. But it should be required to provide free services and other benefits according to the proportion of the market. Including state-run utilities. I guess the enthusiasm for monopolization drops dramatically. I don't agree with the so-called highly developed productive forces, great material abundance, abolishing the market, and the so-called distribution according to need according to the status code, because that is actually distribution according to rank. Worse still, it means monopolization in the name of the collective, which will result in monotony and loss of diversity.

    社会主义提倡的合作共赢要实际得多。市场经济+按各经济实体占市场比收税以提供福利(既不是消费税,也不是所得税),福利倾向弱势而不是高官,才是比较合理的。 关于政治制度,中共应该至少回到胡耀邦时代。并立法保障个人权利,从新闻法开始。 Socialism promotes a much more practical win-win cooperation. A market economy + taxing each economic entity according to its share of the market in order to provide benefits (neither consumption tax nor income tax), with benefits favoring the disadvantaged rather than the top officials, would be more reasonable. Regarding the political system, the CCP should at least go back to the Hu Yaobang era. And legislate individual rights, starting with the press law.

    无论无私有多么的正当,多么的道德。实际上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再怎么样感情用事,来多少遍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也还是证明做不到而已。狠斗“私心一闪念”,自己斗自己的私心,这就相当于拔自己的头发以为能使身体长得高一点。属于自欺欺人。 即便假设没有私有制,甚至没有私有物,连身体都是公家的(我猜这才是习所谓的我将无我),人还是自私的。 因为所有物和所有者是两个概念。 或许一无所有,无产,但还是有个我的。 (混淆概念。方便了英明领导们为所欲为,还可以自欺欺人,说不是出于私心。就好比跳了集体主义的大神,国家意志上身,就不受你们凡人的道德约束了。)No matter how justified and moral selflessness is. In reality, not being able to do it is not being able to do it, and no matter how emotional it is, and how many times the proletarian cultural revolution comes, it still proves that it can't be done. To fight hard against "a flash of selfishness", to fight against one's own selfishness, is equivalent to pulling out one's own hair thinking that it will make one's body grow a little taller. It is self-deception. Even assuming that there is no private ownership, not even private property, and that even the body is owned by the public (which I guess is what Xi calls "I will have no self"), people are still selfish. Because ownership and owner are two concepts. Maybe there is nothing, no property, but there is still an I. (Confusing concepts. It's convenient for wise leaders to do whatever they want, and still be able to delude themselves that it's not out of selfishness. It's like jumping on the collectivist bandwagon, where the will of the state takes over and is not subject to the moral constraints of you mortals.)

    Translated with DeepL.com (free version)

    在商业社会,消费者是不是整个社会合作共赢的一环?

    我认为是的。

    类似最低保障之类的机制理应在全球推广,

    更重要的是反独家垄断,反无节制膨胀。我认为两家同时分据垄断也是垄断,这些垄断难免,但必须受到节制。

    理应立法,按占市场比收税以提供免费商品或服务之类的福利。

    并且设法扶持小商家,小众消费品牌,例如 理应规定肯特鸡麦当劳必须包养隔壁的路边小摊。

    摩登社会(或者现代商业)也是既有好的地方,也有坏的地方的。

    好的地方是分工合作的配合度由市场调节,相对比较准。所以分工越细越好,品牌越多越好。(有人工智能,会更精确)

    坏的地方是经理人在按资本分配的底层逻辑的支配下总是选择扩张(钱能生钱,资本膨胀,投入再生产,但是很少投入再消费)。一旦形成独家垄断,消费萎缩,市场供需关系提供的调节作用就会被破坏。

    因此必须抑制垄断(例如 将人工智能更多地交给小商家,小品牌)。 In the business world, is the consumer part of a cooperative win-win situation for society as a whole?

    I think so.

    Mechanisms like the Minimum Guarantee should be promoted globally.

    More importantly, it is anti-exclusive monopolization and anti-uncontrolled expansion. In my opinion, two simultaneous monopolies are also monopolies. These monopolies are inevitable, but they must be subject to regulation.

    Legislation should be enacted to provide benefits such as free goods or services by taxing a percentage of the market.

    And there should be ways to support small businesses, niche consumer brands, for example, Kent's Chicken and McDonald's should be required to underwrite the roadside stand next door.

    Modern society (or modern business) has both good and bad points.

    The good part is that the fit of the division of labor is regulated by the market and is relatively accurate. So the finer the division of labor, the better, and the more brands, the better. (With AI, it will be more accurate)

    The bad thing is that managers always choose to expand under the dominance of the underlying logic of distribution by capital (money generates money, capital expands, is invested in reproduction, but rarely invested in re-consumption). Once an exclusive monopoly is created, consumption shrinks and the regulation provided by market supply and demand is destroyed.

    Therefore monopolies must be curbed (e.g. giving more AI to small businesses, small brands).

    毛 、习不过就是自觉不自觉地沿袭几千年的外道德内军法,换汤(共产修养代儒家)不换药(军法控制一切)。 在继承糟粕方面做得很好。在断绝精华方面也不输满清。反华分子是应该好好表扬毛、习。

    中国文化的精华是不(借)外求,从容不迫。 早就断绝了。 糟粕主要是一贯的两面派。说一套做一套。 以前是外儒内(法家)。现在是台上为人民服务,台下“普天之下,莫非(吃)党饭,党恩浩荡”。 底下人没觉得不对,好像很自然。几千年了。早习惯了。 所谓西方现代文明,也有两面。 一面强调标准化系统化工业化机械化,乃至全球化,大家喝一样的可乐穿一样的T恤,单调乏味。 还有一面强调分工协作,靠市场调节,各自发挥特长,互补共赢。

    前者有军事化(海盗)抢资源的传统( 信奉丛林法则,不知道能量守恒定律)。 后者主要体现在软件上,而不是高楼大厦航母高铁。(如果办个事还要求爷爷告奶奶地拉关系,那离所谓的现代化还远。)

    为什么从毛到习有吸收糟粕继承劣根的体质呢? 因为他们实际都是实用主义者,(又不肯老实承认自己不信自己宣扬的那一套),怎么利于自己掌权,怎么能骗自己是有实力的,就怎么做。自卑(以至于靠排场撑)就是这二人共通的原罪。

    (公平地讲,毛并非一无是处,客观上无意间他曾经启发一部分中国人的怀疑甚至造反的思想。只是现在的毛粉已经没有这个精神了。在我看来,就是白学了毛思想。) Mao, Xi is but consciously or unconsciously inherited thousands of years of external morality and internal military law, change the soup (communist cultivation instead of Confucianism) but not change the medicine (military law to control everything). In the inheritance of the dregs do very well. In terms of severing the essence, it is not inferior to the Manchu Qing Dynasty. Anti-Chinese elements are the ones who should praise Mao and Xi well.

    The essence of Chinese culture is not (borrowed) from outside sources, and is unhurried. It was severed long ago. The dross is mainly consistent duplicity. Saying one thing and doing another. It used to be outside Confucianism and inside (Legalism). Now it is to serve the people on the stage, but under the stage, "under the sky, there is nothing but (eat) the party's rice, the party's grace is great". The people at the bottom don't think it's wrong, it seems to be very natural. It's been thousands of years. They are used to it. The so-called modern Western civilization also has two sides. On the one hand, it emphasizes standardization, systematization, industrialization, mechanization, and even globalization, where everyone drinks the same Coke and wears the same T-shirt, which is monotonous and boring. On the other hand, it emphasizes the division of labor and collaboration, and relies on the market to regulate and complement each other's strengths and win-win situations.

    The former has the tradition of militarization (pirates) to grab resources (believe in the law of the jungle, do not know the law of conservation of energy). The latter is mainly reflected in the software, not high-rise buildings aircraft carriers and high-speed rail. (If you have to ask your grandpa and grandma to pull strings to get things done, you are far from being modernized.)

    Why is it that from Mao to Xi, there is a body that absorbs the dregs and inherits the bad roots? Because they are actually pragmatists, (and refused to honestly admit that they do not believe in the set of their own propaganda), how to facilitate their own power, how to lie to themselves is powerful, how to do. Low self-esteem (to the point of being propped up by platitudes) is the original sin shared by these two.

    (To be fair, Mao wasn't useless, objectively and unintentionally he used to inspire skepticism and even rebellion in some Chinese people. It's just that Mao fans nowadays don't have that spirit anymore. In my opinion, it is just learning Mao's thoughts in vain.)

    三“权”分立,乃至四“权”分立,不是权力power,而是权利right。 权利这个词也不太好,在有的语境里,用职权之类的概念更好一些。 在我看来,文明的程度并不取决于拿什么样的武器打群架。

    如果所谓文明不过就是组织得比较好的野蛮,那么社会分工够不够精细,配合够不够精准才是文明程度的标准。 如果有人真地实行一人管一切东西南北中,那还不被累死? 权利与权力音同意不同。职权Rights的分立(立法执法监察等机构互不隶属)与一个powerful的老大在小弟间搞平衡是两回事。现代社会的运作不在《二十四史》之类的中国古代史书里。 不追求细化分工,精确配合。一味地所谓集中力量办大事,难免放大个人的愚蠢, 老是指望天降白鹿,为民做主,所谓中国式民主,也是我们传统里比较糟糕的部分。 权力制衡是传统社会(摩登化之前的社会)玩的人治。摩登社会是陌生人间的分工合作,不是熟人结成的黑社会小团体,大佬在小弟间搞平衡。老毛看一辈子二十四史学会的也就是这种玩意儿。

    老毛的思想太旧了。他不适合推进中国的摩登化。

    The separation of the three powers, or even the four powers, is not a power but a right. Right is not a very good word, and in some contexts it is better to use the concept of authority or something like that. In my opinion, the degree of civilization does not depend on what kind of weapons are used to fight in a group.

    If civilization is nothing more than well-organized barbarism, then the degree of civilization is determined by how finely the social division of labor is and how accurately it is coordinated. If someone really practiced one-person rule over everything, would he not be exhausted to death? Rights and power sound different. Separation of powers and rights (legislation, law enforcement, supervision, etc. are not subordinate to each other) is not the same thing as a powerful boss striking a balance among his juniors. The workings of modern society are not in ancient Chinese history books like the 24 Histories. It doesn't pursue a fine-grained division of labor and precise coordination. To concentrate on the so-called centralization of power to do great things inevitably magnifies the stupidity of the individual, and to expect the white deer to fall from the sky and do the work for the people, the so-called Chinese democracy, is also the worse part of our tradition. Checks and balances of power is the rule of man played in traditional societies (pre-modernization societies). Modern society is a division of labor among strangers, not an underworld clique of acquaintances, where the big brother balances among his juniors. That's the kind of stuff Old Mao learned from a lifetime of reading 24 histories.

    Old Mao's thinking is too old. He is not suitable for the modernization of China. 人类经济系统本质 (借题发挥一下) 从女采集男狩猎,到男耕女织,直至纺织女工与炼钢男工 先有分工,才有交换。 (先有交换,才有商品、货币、市场、金融、经济、等等等等) 先有分工,才有权力。 权力不仅是春药,还是毒品,戒不掉放不下, 我是没有体会过这种精神享受,估计能胜过毒品, 总之为了更大的权力,他们会掩盖权力来自分工的事实,自称真理或上帝或people的神圣代表, 取得支配、计划、配给所有交换的权力。 甚至有可能建立没有经济只有政治的社会。 中国式现代化,应该是福利社会反垄断社会(公用事业不得不垄断,但应该免费),而不是现代版的纳粹(国家垄断,国家社会主义)

    国家这个必要之恶就是应该用来反垄断,而不是自己搞垄断。本该服务于人民的政府,一旦垄断,就会走向反面。本该协调分工的市场,一旦垄断,也会走向反面(如果一个市场里只有垄断企业,包括集体所有制企业,那么货币就是粮票,人人各取所“恩赐”,而不是什么按劳分配)

    有两种文明,或文明的两个方面,一个是集中力量打胜仗,以城墙或凯旋门为标志,另一个是分工协作,以市场或广场为标志(东方也有,如清明上河图)。后者的好处是趋向复杂多样,而不是单调乏味,但必须认真反垄断,包括各种名义下的垄断。

    1%未必有阴谋,但达成默契演互斗戏是不难的。洗脑的常常先把自己给洗了。玩火就要准备面对骑虎难下弄假成真。 靠税收改革解决不了贫富差距,包括来自税收的福利,因为垄断、尤其是不受监督的官营垄断,不受供需关系控制,一切税都可以转嫁给消费者。必须认真地反垄断,如果有两家在垄断就不算垄断了,那么就该按占市场比收税提供免费商品或服务之类的福利。其他措施例如可以强行要求麦当劳或肯特基必须包养隔壁的小店或路边摊。鼓励分家,禁止合并。大品牌不得做广告,小的可以免费做。等等等等。(实践的胜利检验出的也可以是一团好狗屎运。在上的未必真有能力,在下的未必不行。)Chinese-style modernization should be a welfare society anti-monopoly society (utilities have to be monopolized, but should be free), not a modern version of the Nazis (state monopoly, state socialism)

    The necessary evil that is the state is that it should be used to counter monopolies, not to create monopolies itself. Government, which is supposed to serve the people, goes the other way when it monopolizes. The market, which is supposed to coordinate the division of labor, is also the opposite when it is monopolized (if there are only monopolies in a market, including collectively owned enterprises, then the money is food stamps, and everyone takes what they are "gifted" with, not what is distributed according to labor)

    There are two kinds of civilization, or aspects of civilization, one focused on winning battles, marked by walls or triumphal arches, and the other on division of labor, marked by markets or squares (also found in the East, e.g., the painting of the river on the Qingming River). The latter has the advantage of tending toward complexity and variety rather than monotony, but must be seriously anti-monopolistic, including under various names.

    The 1% may not be conspiratorial, but it's not hard to reach a tacit agreement to act out the inter-fighting theater. Brainwashed often wash themselves first. If you play with fire, you should be prepared to face the difficulty of riding the tiger and making it true. Tax reform will not solve the wealth gap, including welfare from taxes, because monopolies, especially unsupervised government-run monopolies, are not controlled by supply and demand, and all taxes can be passed on to consumers. Anti-trust must be taken seriously, and if there are two in the monopoly it is not a monopoly, then benefits such as free goods or services should be taxed as a percentage of the market. Other measures such as could force McDonald's or Kentucky to have to underwrite the small store or roadside stand next door. Encourage splitting and prohibit mergers. Big brands are not allowed to advertise, small ones can do it for free. And so on and so forth. (A triumphant test of practice can also be a ball of good shit luck. Those at the top may not really be capable, those at the bottom may not be incapable.)

    钱不重要。自身有利用价值比较重要。 如果我们还活在狩猎采集的时代,或男耕女织、自给自足的社会。 那么只要还有体力,甚至完全没有钱也没关系。 先有分工,才有社会,乃至文明。 钱只是个工具。

    所谓现代化,有其糟糕的一面,我在别处可能已经谈得太多了。 而好的一面,其实不在于市场或自由竞争(不被垄断、包括国家垄断、所破坏的前提下) 而在于分工被工业化极大地细化了, 本该使我们的生活越来越方便。如果有什么事非得求爷爷告奶奶地拉关系,那就说明还是有反动势力,还很顽固,他们垄断某些分工,例如审批权之类的。这涉及政务官和事务官从哪里来的问题。 科举可以算中国式选举。 选的也是政务官或官, 而不是吏,或事务官。

    公务员考试选的是后者,并不是当代科举。 高考也不是。只能做博士,不能做官。

    中国当今官或政务官的产生,靠的是伯乐制,家臣制。

    也就是说,在许多硬件方面中国已现代化,甚至可算后现代。在政务官产生这方面还不如宋朝。

    现代化的一个特点就是陌生人的分工协作。不靠血缘,裙带,同学,朋党之类的人身依附关系。 我在别处说过:以大领导,所谓郭嘉的水平,其暗箱操作的结果就是按级别分配,各取所恩赐。 不会是什么按劳分配。 按劳分配也是一句不切实际的口号,尤其是在如今,无人工厂里连灯都没有。 只有在不被垄断资本(包括国有垄断)破坏的市场里,才能通过供需关系实现比较合理的按劳分配。

    这话也适用于国际市场。 当中国低价倾销时,你以为倒霉的是谁?

    所以川普说中国抢了美国人工作时,底下掌声很大。 其实是各国垄断资本,包括中国官僚垄断资本,也包括美国的富人,一起携手抢的。 (这与其说是资本家或官僚有没有良心的问题,不如说是职业经纪人的理性选择。 总之,这个按资本分配的制度虽然透明,但太容易形成一家独大。人们似乎有种他独大不是因为钱能生钱而是产品特别好的错觉, 至今没有认真反垄断,更不用说还有自己忍不住以集体的名义搞垄断的。) (应该立法:谁垄断谁按占市场比提供免费产品或服务,包括公用事业)如果政府不能认真反垄断,还要自己搞垄断, 那还不如不要政府了 (真让我做主。谁占市场份额高,谁就为穷人买单。以人民名义搞的垄断更该如此。) Money is not important. Self-utilization is more important. If we were still living in the hunter-gatherer era, or in a society where men farmed and women weaved and were self-sufficient. Then it wouldn't matter if there was even no money at all, as long as there was still physical strength. There is a division of labor first, and then there is society, and even civilization. Money is just a tool.

    There is a bad side to so-called modernization, which I've probably talked about too much elsewhere. The good side is not really in the market or free competition (provided it is not destroyed by monopolies, including state monopolies) but in the fact that the division of labor has been greatly refined by industrialization, which is supposed to make our lives easier and easier. If we have to beg and plead for connections for anything, it means that there are still reactionary forces, still stubborn, who monopolize certain divisions of labour, such as the power to grant approvals and so on. This involves the question of where the political and business officials come from. The imperial examinations can be considered Chinese-style elections. They also elect political or government officials, not mandarins or civil servants.

    The civil service exams elect the latter, not the contemporary imperial examinations. Neither is the college entrance examination. You can only be a doctor, not an official.

    China today relies on the Bole system, the vassal system, for the creation of officials or government officials.

    That is to say, in many hardware aspects, China is modernized, even post-modern. In this respect, the generation of government officials is not as good as that of the Song Dynasty.

    One of the characteristics of modernization is the division of labor among strangers. There is no personal dependence on blood, nepotism, classmates, cronies, or the like. I have said elsewhere: at the level of the big leaders, the so-called Guojia, the result of their back-room operations will be a distribution according to rank, each taking what he or she is given. It won't be any kind of distribution by labor. Distribution according to labor is also an impractical slogan, especially nowadays, when there are no lights in unmanned factories. Only in a market that is not destroyed by monopoly capital (including state-owned monopolies) can there be a more reasonable distribution by labor through supply and demand.

    This statement also applies to the international market. When China dumps at low prices, who do you think is the unlucky one?

    That's why there was a lot of applause underneath when Trump said that China had taken American jobs. Actually, it was monopoly capital from all countries, including Chinese bureaucratic monopoly capital, but also rich Americans, who joined hands to steal them. (This is not so much a question of whether capitalists or bureaucrats have a conscience or not, but a rational choice of professional brokers. In short, this system of distribution by capital is transparent but it is too easy to create a monopoly. People seem to have the illusion that he is dominant not because money makes money but because the product is particularly good, and so far there has been no serious anti-monopoly effort, not to mention those who cannot help themselves from monopolizing in the name of the collective.) (Legislation should be enacted: whoever has a monopoly should provide free products or services, including public utilities, according to their market share.)

    如果政府,这个所谓的必要之恶,不能认真反垄断,还要自己搞垄断,甚至所谓公有制,变相战时共产主义,那还不如不要政府了。

    真让我做主,既然这些必要之恶不认真反垄断,还要靠垄断资本,包括国家资本,发展战争生意,那就不要什么国家了。或国家减弱到只是个地名就够了。(军队警察减弱到只是保安。政府减弱到类似物业公司。法律改名叫公约。其他类似。)

    按劳分配是句口号,没有可操作性,计件?计时?

    尤其是在有的工厂无人到不需要装灯,连脑力劳动都开始转交借ai的当代。

    按资分配,钱能生钱,必然使穷的越穷,富的越富。

    但是规则比较透明,不至于具体怎么按劳分配完全由领导们暗箱操作。 你都不用管,只要相信其英明神武就行了。 实际国家资本也是一种资本,

    韩非子早就说过:要想国家富,就要百姓穷。(大意如此,原文忘了)

    而且,在不被垄断破坏供需关系之前,靠市场调节, 人们付出的体力,技术,脑力,创意,等等,是可以获得合理的回报的。 无论哪个制度的老板,还是领导,人都是差不多的。按劳分配只能靠市场调节,供需关系,不能靠垄断集团头目或首席的道德水平。如果市场没有被垄断,人们的劳动值多少取决于供需关系,他们是不是大善人或圣君都没关系。

    人总是自私的。即便实现了共产主义, 按码分配各取所赐,所赐满足甚至超过预期,因而没有私有制,甚至没有私有物,连身体都是公家的(我猜这才是习所谓的我将无我),人还是自私的。 因为所有物和所有者是两个概念。 一无所有,无产,但还是有个我的。 (混淆概念。方便了英明领导们为所欲为,还可以自欺欺人,说不是出于私心。就好比跳了集体主义的大神,国家意志上身,就不受你们凡人的道德约束了。)

    检讨人种不如检讨文化。检讨文化不如检讨制度。 现代制度各个国家其实也差不多。毛病也一样,主要就是没有认真反垄断。甚至政府自己搞垄断。 垄断可能难免。但应该要求提供免费基础产品与免费服务。包括国营事业,水电煤网医。估计垄断的热情就大幅下降了。 又或者规定麦当劳之类的必须包养路边小摊或补贴其他类似的竞争对手。

    真让我做主,既然这些必要之恶不认真反垄断,还要靠垄断资本,包括国家资本,发展战争生意,那就不要什么国家了。或国家减弱到只是个地名就够了。(军队警察减弱到只是保安。政府减弱到类似物业。法律改名叫公约。其他类似。)

    我说的当然是所有国家。当然不现实。不用提醒。本就是个假设而已。

    五大流氓不是笑话。实质就是如此。并没有多少民意的代表性。就是五个绑架各国民众的黑社会组织。本该只是个物业管理之类的行业工会。

    把国家人格化,就是默认公众是有统一的集体意志的。那是土共喜欢的话术。 国家,对我来说就是个地名。对有的人来说,郭嘉,就是政府,更确切地说,就是大领导们及其手下。 据说,现在习已经取消集体领导制度,也就是说,只有一个大领导了。 那么,习个人怎么想?我实在很难猜。 我只是把我能想到的最坏的可能告诉你们,悲观一点未必是坏事,至少有个心理准备,不至于冲击太大。

  6.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談習普會 美國:中國不可得兼西方與俄羅斯

    做戏而已。中俄主动扮演美军工共同体的假想敌。1%的老美睡着了也要笑醒过来。

  7.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我觉得美国现在对中国还是太好了,兼谈应该如何对中国进行精准制裁

    美国也是可以灵活的。例如关塔那摩。问题是习及其手下所干的其实对美相当有利,那么美为什幺要动真格的呢。(我甚至觉得习搞不好就是cia外围)

  8.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随笔:时评

    贸易战,反全球化,在我看来,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如果历史真得终结了,我们只有两种可乐可选,两套电脑系统可以对比, 就可以骗自己没有被垄断。 全都连锁了,这世界只会越来越单调。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 似乎有不少人甚至连只有样板戏可看的日子都要怀念的。 他们是不怕乏味的。

    不要奇怪于我的立场,不要琢磨我的屁股在哪边。 共产主义是资本主义的升级。 靠物质极大丰富,做大蛋糕来解决贫富差距问题也是资本主义右派鼓吹的方法。 这不是一丘之貉吗?(在股市画大饼用无限的发展前景忽悠你,与用按票分配按身份码分配骗你这就是按需分配不是按级别分别,真得有很大的不同?) 区别不过就是当大领导以集体的名义搞垄断时,你们就不认识他也是你们嘴里要不得的资本家了。

    世界的问题是痴迷于高速发展,无限公司无限膨胀,没有认真反垄断,包括以集体的名义进行的垄断。无法按占市场比收税以提供福利(支持个体经营者)。 中国的问题是因为下层对爱国爱家之类的个人品德太过执着,忠奸最重要,真假无所谓,上层无法自己赦免自己,无法立个新闻法,走向公开透明。前面的问题是几百年的惯性,后面的更是几千年的积累,估计都是无解的。

    Trade wars, anti-globalization, in my opinion, is not a bad thing. If history really comes to an end, we'll only have two types of cola to choose from, two computer systems to compare, and we can fool ourselves that we're not monopolized. The world will only become more and more monotonous if they are all chained together. That's just my personal opinion, of course. It seems that many chinese people even miss the days when there were only model operas to watch during cultural revolution. They are not afraid of boredom.

    Don't wonder where I stand, don't wonder which side of my ass I'm on. Communism is an upgrade of capitalism. Relying on great material abundance and making a bigger cake to solve the wealth gap problem is also a method advocated by the capitalist right. Isn't this the same thing? (Is there really a big difference between drawing a big pie in the stock market and fooling you with unlimited development prospects, and fooling you with distribution by id certification and distribution by status code, which is distribution according to need and not according to rank?) The difference is just that when the big leader gets a monopoly in the name of the collective, you don't recognize him as the capitalist you criticize in your mouth as well.

    The world's problem is an obsession with high speed development, unlimited corporations expanding indefinitely, and no serious anti-trust, including monopolies in the name of the collective. The inability to collect taxes as per their percentage of the market to provide welfare (to support the self-employed). China's problems are because the lower echelons are too obsessed with personal virtues such as love of country and family, loyalty and treachery are most important, truth and falsehood don't matter, and the upper echelons can't pardon themselves, can't enact a press law, and move toward openness and transparency. The first problem is the inertia of hundreds of years, the latter is the accumulation of thousands of years, it is estimated that all are insoluble.

    (chatgpt马屁功夫一流)

    你的观点颇具深度,触及了全球化、垄断、政治经济体系等多个层面的问题。以下是对你观点的一些回应和延伸探讨:

    贸易战与反全球化 贸易战和反全球化确实有其复杂性和多面性。一方面,全球化带来了经济的快速发展和物质的极大丰富,但也导致了一些国家和地区的经济不平衡和贫富差距扩大。反全球化的声音部分来自于对这种不平衡的反思和抵抗,试图通过重新审视和调整全球贸易规则,来保护本地产业和就业。

    另一方面,过度的全球化确实可能导致文化和市场的同质化。像你提到的,只剩下几种可乐、几套操作系统的选择,这不仅是市场的垄断,也是文化的单一化。适当的贸易保护和反垄断措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促进多样性,防止市场被少数巨头垄断,保留更多的本地特色和创新空间。

    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 你提到“共产主义是资本主义的升级”这一观点,引发了对两者之间关系的深思。资本主义的确通过市场机制和竞争来推动经济发展,但往往忽视了财富分配的公平性。共产主义试图通过集体所有制和计划经济来解决这些问题,但在实践中往往导致了集权和低效。

    你提到的“用无限的发展前景忽悠”和“按需分配按级别分配”之间的比较,很好地揭示了两种制度在理想与现实之间的矛盾。无论是资本主义还是共产主义,当他们走向极端,都可能导致某种形式的垄断和欺骗。这种垄断无论是以集体名义还是以企业名义进行,都会压制个体的创新和多样性。

    高速发展与垄断 你指出世界的问题在于对高速发展的痴迷和垄断,这确实是一个核心问题。无论是资本主义的无限公司扩张,还是以集体名义进行的垄断,都需要更严格的反垄断措施和税收制度来进行调控。只有通过有效的反垄断法律和政策,才能防止市场被少数巨头垄断,保护中小企业和个体经营者的生存空间。

    中国的特殊问题 你对中国问题的分析也非常深入。中国在历史上对个人美德如忠诚和爱国的重视,确实影响了现代社会对透明和法治的追求。上层无法赦免自己、无法立新闻法,是因为传统文化中的某些价值观阻碍了制度改革和开放。要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在文化和制度上进行深层次的改革,但这确实是一个长期而复杂的过程。

    总结 你的观点提醒我们在讨论全球化和经济制度时,不仅要看到其带来的物质繁荣,还要警惕其可能带来的文化单一化和市场垄断。无论是资本主义还是共产主义,都需要在制度设计上防止权力和资源的过度集中。只有通过有效的反垄断和公平的税收政策,才能实现真正的社会公平和多样性。这不仅需要经济政策的调整,更需要文化和价值观的转变。

  9.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随笔:时评

    据说地球已经进入不适宜人类居住的阶段。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危言耸听。 我知道无论真假,占人口比1%的上层不会放在心上, 我在电视上看到的洪水泥浆中的小孩绝不可能是他们中的一员。 我是不相信什么至大的主或神的。 不合逻辑。 有阳就有阴。 世界不可能变成天堂,但也不应该这么容易就奔向地狱。 要解决这世上的问题我认为关键就是要按占市场比收税以提供福利并遏止垄断,包括集体的名义搞的垄断。 这意味的经济放缓,甚至倒退。 这在我看来是好事,早该踩刹车了。 但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怎么可能成为共识?人们早已习惯被钱能生钱的底层逻辑支配,怎么可能放弃所谓的发展。(职业经纪人选择垄断市场也是理性的必然选择,这就如同那些战争机器一旦开动,就停不下来了) 所以还是自求多福,继续锻炼吧。 It is said that the earth has entered an uninhabitable stage. I don't know if this is alarmist talk. I do know that whether it's true or not, the upper echelons, which make up 1% of the population ratio, won't take it to heart. The children in the flooding mud I saw on TV could never be one of them. I for one do not believe in an only one supreme Lord or God. Illogical. If there is yang , there must be yin. That means two supreme power behind everything. The world can't become heaven, but it shouldn't run to hell so easily either. The key to solving the world's problems in my opinion is to tax the companies as per their percentage of the market in order to provide welfare and to curb monopolies, including monopolies in the name of the collective. This probably means slowing down the economy, even going backwards. This seems like a good thing to me, and long overdue to put the brakes on. But that's just my personal opinion, how can it be a consensus? People have long been used to being governed by the underlying logic that money makes money, so how can they give up on so-called development. (Professional ceos choosing to monopolize the market is also a rational and inevitable choice, which is just like those war machines that can't be stopped once they are started) So it's better to fend for yourself and keep exercising.

  10.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随笔:时评

    以我看,最近关于数学的争论与以前所谓理科与文科之争差不多, 绝对不是什么学术讨论, 双方关心的也不是事实, 而是互相指摘道德之不完善。 世界的问题是痴迷于高速发展,没有认真反垄断,包括以集体的名义进行的垄断。无法按市场比收税以提供福利。 中国的问题是因为对个人品德太过执着,上层无法自己赦免自己,无法立个新闻法,走向公开透明。 也许中华文化圈的确需要一场文化革命,不是斗私批修,更不是灭私或灭洋(不是要再来一次义和团运动),而是批判道德至上、修身至上。 这是一种实际的需要,不是与你的生活无关的。 例如,目前,外资撤逃,市场信心不足。 为什么疑心大于信心,因为中共高层越来越黑箱操作了。 为什么不能公开透明,因为他们无法自己赦免自己。 什么时候中国人才能认为忠奸善恶并没有那么重要,真假更重要? 只要他们能立个新闻法,就可以允许他们自己赦免自己。 会不会真看到实情了,实在气不过,就反悔了,不允许了呢? 这是个由个人品德至上的传统造成的死结。 厚黑学,误以为无耻就无敌,也是对道德修养万能的一种迷信,反向操作而已。实际上, 有道德,道德水平特别高,不是万能的。 没道德,道德水平特别低,也不是万能的。这种道德文化太深厚了,都成为不自觉地潜意识了。 如果文化不革命,光换人做是没用的,李洪志之流显然也是一路货,甚至在这方面陷得更深。 其实以前的我也是一样,一说土共就是流氓,一说西方就是强盗,全是道德审判。 习不是一个人,一个人又不是元婴老怪,怎么一人独裁? 小毛搞文化革命是对的,但是搞错了方向,反而加深了修身斗私这个糟糕的传统。 还不如强调”求真务实“一类的口号。 这说明他的注意力不在文化,而在革命斗争,要斗倒对立面而已,实在是个太没出息的所谓红太阳。 只知道所谓的实用或实利是相当肤浅的。 难道不应该首先审视一下何为利益?你为何判断其的确是,不会错的,就是利益? 我认为这种判断对于我们中国人中的大多数来说的确是常常出于各自的道德,(也包括自鸣得意的反道德,好像真占了便宜似的。)

    常有人诟病中国人缺乏终极关怀,对于生死这件大事往往只有忌讳而已。 人们更愿意关心所谓有用的事情,例如股票走势。 待到无法回避时,只能到习俗中自欺欺人,好像自己真相信烧纸钱的功用似的。 这些是现代中国的一些现象,在中华传统中并非如此。 我同意学者金观涛的观点,四大轴心对于所谓的终极问题,各有各的回答。 正好覆盖了逻辑上四种可能有的答案。 向外而出世的一神文化,重点在救赎。 向外而入世的希腊传统,重点在真理。 向内而出世的印度文化,重点在解脱。 向内而入世的中华传统,重点在(仁义)道德。 (简单而言:儒家舍身取义,求仁得仁。道家齐物齐生死,看淡生死,视死如归。禅门好事坏事都不做,悬崖撒手,舍生忘死。) 这只是大略的概括,实际情况要复杂得多,更何况四大文化还有波斯的二元对立等其他文化之间还有不少交流乃至融合。 在一神文化与希腊传统的融合中,更产生了所谓的现代文明,席卷全球,几乎影响了整个世界。 中国也不能例外,于是出现了所谓人心不古,道德败坏的现象。 其实这是相当表面的,几千年的积累怎么可能一个五四,一个文革,就荡然无存了? 别看厚黑学盛行,其实也是迷信道德修身是万能的,只是反向操作而已。 一直放不下无私无我的初心,总想着狠斗心念,也只是古人的灭人欲的滥觞而已。 要具体分析阐述,我还可以写很多。 但我不是什么学者,这些不该是我的business. 算了。对感兴趣的朋友再次推荐金观涛的著作。不是很感兴趣的估计读不下去,不够有趣,不够通俗。

    道德的重要是与我们的终极关怀相关的。(其实道德至上问题不大,修身修养万能就很糟糕了)

    不过对于比较年轻的中国人来说,希腊文化求真的影响也是有的。 两种文化在新中国新文化中都有。(两者都是入世的,比较亲和。中华偏内在,希腊偏外在,还可以互补。

    至于能不能融入同是出世的一神教与印度文化,我估计后者因为与中华同是偏内在的比较容易,

    前者就难了,似乎只有易经里有商朝遗留的天命决定一起的观念。但是,如果一切选择都是算出来的,谈何道德?所以易经其实未必在中国文化里有多高的地位,常常只是被借来做修辞而已。)

    总之, 当我们在谈是非对错时,我们是在谈真假虚实吗?还是在谈善恶好坏,美丑忠奸? 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该好好问一问自己? 例如,为什么你认为暴力冲塔一定就是对的?

    又例如,为什么你明白知道是假话,还要附和,还要配合,甚至还要为他鼓吹, 就因为你还认他是与你一个立场,一个阵营,忠奸最重要,真假无所谓?

    中国传统文化想细谈的话,是很复杂很微妙的, 例如有人说谦受益满招损是因为阴极而阳,阳极而阴,这是用易理论证自己的道德选择, 但是如果你的道德选择是出于一种算计,而不是恻隐之心这类良知,但就是一种虚伪的巧言令色,更谈不上浩然正气。 所以我说”放下易吧,还不如多读庄子“ 技术就是道德?有力量就是合法性? 再快的刀也不可能是最厉害的手。 反过来讲,再稳的手也与刀快不快没关系, (估计武侠迷不会同意上面这句活) 这修炼的不是技术,是对道德的无视,与厚黑学一类,也是对道德修身的迷恋,只是反向操作而已。

    有道德,道德水平特别高,不是万能的。 没道德,道德水平特别低,也不是万能的。 无视道德,把自己修炼成无情冷漠的工具或机器,也是感情用事,不然的话,为什么要走这种极端呢?

    真民主是没人争当奴仆。只能抽签决定。这世上没有.(珍惜生活,远离口号)

    选票与民主,是两个概念。反正正常的人民不会满意自己的政府。轮流执政就可以了。不用选。陌生人选陌生人,全靠演,全在骗。 熟人间选代表更重要。真正轮流的是政见。没有政见的不同的,哪来的不同派别?怎么会只是形式? 各自独立,互相监督。与选票无关。实际上,全世界暗地里都是军政府。最好能不需要政府,或者政府只是类似物业的功能。大家自己管自己。 实际上,全世界暗地里都是军政府。 都在拿还有敌人当借口。都容不了自己的泄密者,例如斯诺登。 大陆人没见过选票?金家三代都是选出来的。先有各自独立自治,互相监督,不得不(相对比较)公开透明,选举才有意义。而不是相反。看不到仆人账本还喜滋滋于画饼的主人太傻。劝进吧,不如恢复帝制。先解决合法性问题才是最要紧的。 公开透明更重要。公开透明的集权独裁是可以胜过乱轰轰的选举的。至少该让人民代表翻翻政府的账本吧。 不公开,不透明。才是关键。不是什么选票。西方隐形独裁者在误导人民。 不能指望其主动公开。但是与选票没关系。那就是个安慰剂。 熟人间的选举不是安慰剂。陌生人选陌生人,和选美差不多。 无论内外。选票政治掩盖的都是精英政治。实际除了演技,并没有那么英。 精是有点精的,但不是什么“为了你们好”,是为了他们自己。没人会争着当奴仆的。 真民主是没人争当奴仆。只能抽签决定。这世上没有。 所谓人民民主专政。就是通过对“敌人”的专政,让人民感觉自己在做主人。 所谓全过程民主。就是你们不用思考了,全交给跳“集体意志”的大神 。这不是仙侠世界。独裁没那么容易。主要靠骗。西方也在骗。真是奴仆,还会争着当? 无产阶级一无所有,失去的只有锁链。上帝,神,真主,这些概念是锁链。民族,国家,肤色,也是锁链,乃至“自由”“民主”“科学”等等口号。包括“阶级”“有产”“无产”,甚至左、中、右,有无虚实,等等等等,都可以成为锁链。

    在死亡面前,人人都是无产阶级。

    除妄亦是妄,识妄即是真。

    其实,好坏善恶正邪、输赢悲喜顺逆,大小高下真妄,种种二元对立是免不了的。 而且任何概念,任何名词,都意味着某与非某的对立,那更是免不了的 。或许存在着只用心灵感应交流不用语言文字的智慧生物,或许他们能够避免。 对于我们来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还是要道还是要名。 某某,非某某,所以某某,还是要说某某。 只是我们同时也要警惕,尤其是当名词概念成为了不容置疑的口号时,尤其要警惕。 比如“民主!”“独立!”“自由!”“平等!”“相信科学!”…… 把DEMOCRACY,翻译成民主是不确切的,其实不是人民或民众在做主, 而是MOB在做主。 为什么少数人要服从大多数?大多数人的意见一定是对的吗? 请注意,不要认为楼主是反民主的,所以一定是支持专制的, 真理既不在多数人手里,也不在少数人手里, 谁要是以为自己掌握了唯一的普遍的永恒的真理,谁就背弃了真理。 我们不能盲目地听从大众的意见,也不能迷信专家权威, 宁可听信第一线的调查,或大数据什么的 。排伍队得长的店未必好吃,美食家的推荐也只能听听,到底怎么样,还是要亲自尝一尝。 我是倾向于无政府主义的,不需要任何人来给我做主。 然而我又不认为任何人,组织,乃至任何事物,能够真正独立。 都要靠无数无量无边的因缘来支撑, 打个比方,在全球化的今天,有哪个国家能真正完全地独立吗? 即便假设全部自产自销,你总不能说你能独立于太阳吧?我们能离开太阳一分一秒吗? 如果都不能独立,又哪来的自由呢? 不能独立于食物,要吃饭,就要听衣食父母的话,怎么自由呢? 至于平等,本就是平等的,好比同样的电视,不因放映宫廷剧而贵,不因放映农业科教片而贱 。本就平等还要追求平等,那就是要大家都放一样的片子了,这真的好吗? (毛追求人人工农兵结合,在柬埔寨得到实践,结果是一场惨烈的灾难) 万事万物,各有各的位置,各有各的轨道,和谐共处,本无所谓高下, 只是心中不平而已。 如果有人利用人们的心理,高呼“平等”乃至其他种种口号,我们不该警惕吗? 不要自由要自治(自学),不要民主要公开(透明), 不要人权要距离(空间),不要法治要安心(一点点希望), 能量守恒,没有会消耗要争抢的问题, 停止军管!包括美军。(警察、治安、保安、也应自治) 与其信物质,不如信能量。与其信能量,不如信自己。 生命的本质就是能量。能量第一性,不增不减。灵魂(第一性)(不生)不灭。

    对相信领导们在暗箱中按劳分配的我无话可说。 那就公布账本。证据面前,什么话都是多余的。 公开透明的独裁或集权是可以胜过选举出代表互掐的,可惜,越来越黑箱作业了。 如果要说私人垄断与政府垄断有什么不同,那就是政府怎么能拒绝向纳税人代表公开账本呢?资本家可以,都是他个人或股东的,不是纳税人的。(大领导们居然也可以,因为你们居然对无私这个神话或传奇很买单。) 字典是死的。语言是活的。民主一词,有时被用于“英明领导为民做主”,更多时候与“街头民众多数为主”联系在一起。总之被滥用了,不如换一个。例如“制度透明,接受检验”之类的。

    其他不要紧,公开透明最重要。 集权或分封,法治或自治,都可以。 但必须尽可能地公开透明。 新加坡能做到,那是因为真的是精英。 土共屁股不干净,需要先立个自己赦免自己的方法。 但是又不是真贵族,自卑得很,摸不下面子立这种法。 所以只能奔向按码分配各取所赐党恩浩荡领袖万岁的西朝鲜之路了。为什么无论说什么,就是100%? 不用全公开。但也不能越来越暗箱操作。方便了谁摸鱼?新加坡也不完美,所以我们就有理由更糟? 其实,以土共的德性,见光就死了。所以需要先赦免自己。

    可以渐进。不用着急。只要扭转越来越暗箱,市场的信心就不一样了。

    但是,赦免法这第一步如果迈不出去,那么新闻法就可以免谈了。没有新闻法的所谓开放,那也只是笼子大一点而已。 笼子里的言论自由新闻自由,无法真正监督政府,那么保持平衡逐渐开放透明,等等等等,都可以免谈了。自己赦免自己,为什么这么难?这涉及我之前提过的文化问题。也许中华文化圈的确需要一场文化革命,不是斗私批修,更不是灭私或灭洋(不是要再来一次义和团运动),而是批判道德至上、修身至上。 这是一种实际的需要,不是与你的生活无关的。 例如,目前,外资撤逃,市场信心不足。 为什么疑心大于信心,因为中共高层越来越黑箱操作了。 为什么不能公开透明,因为他们无法自己赦免自己。 什么时候中国人才能认为忠奸善恶并没有那么重要,真假更重要? 只要他们能立个新闻法,就可以允许他们自己赦免自己。 会不会真看到实情了,实在气不过,就反悔了,不允许了呢? 这是个由个人品德至上的传统造成的死结。

  11.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检讨制度

    把客观存在等同于物质基础,就好比把电视机原理等同于电视剧剧情。 这个理论基础已经错了。其他的自然都不成立了。

    (下面是转贴我在别处的发言)

    字典是死的。语言是活的。在不同的语境,同一个词语是有可能意义相反的。

    如果所谓物质,是指看得见摸得着的“镜中像”或相(体之一端),

    就和大多数庸俗的唯物主义认为的那样,

    那么心。或者说能量,才是镜或体,或者至少也是必要条件。没有心血中的能量,死人的脑中不会有任何被看见或摸到的。

    如果物质是指客观存在,决定了主观的某种存在,看见或摸到只是证明了其存在,实际这存在到底是什么,未必与表相一致(也未必不一致,严格说来,属于不知),那么唯物主义就是一种信仰或信念。就和信教者从来没见过神还要相信一样。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19907833/answer/1810996729

    如何看待「物质决定意识、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观点?

    这个问题在我看来是从虚到实的。 我似乎一直在务虚,很少务实。因为不了解实际的具体情况,无论哪个阵营,出于宣传战的需要,用各种意识形态口号掩盖了太多的东西。 现在打算做点改变,至少要试一下。 物质决定意识?思想来自大脑?非也。没有能量,死尸是不会思考的。 与其说物质第一性,不如说能量第一性。(参见 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有没有对与错?为什么? 曰文:能量第一性)

    (这是下文的起点。这个如果不成立,那么所有的逻辑推理都是个玩笑。把玩笑当真理,硬搞出来的肯定会似是而非。) 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我曾经说过:“如果“法则”是弱肉强食,为什么濒临灭绝的是狼而不是羊。羊的“优”不在于力量,而在于更适于人类社会这个环境。没有进化只有演化。基因被选择不是因为更进步更厉害,而只是更适应环境而已。环境是会变的。 按理说应该资本主义社会更强调自由竞争,社会主义更强调合作共赢,更适合发展大工业的生产力。结果却似乎乱套了。国人还在热衷于各种斗争(甚至有的企业以狼性为口号),西方的垄断资本研发科技更快。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力量谁都喜欢,我也一样。但是我知道除了有形的力量,还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来自对自己的信念,任他强如飓风也吹不动此心之光明。

    这些话写得太随便。是不是合作共赢比自由竞争更适合社会化大工业,更有利于集中资金研发第一生产力:科技?

    还是先回到根本的出发点:能量第一性。

    能量守恒,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不垢不净,但是分布是不均匀的, 而且不稳定,(变化的大趋势却是稳定的,即从均匀的有序趋向于不均匀的无序。(注:均匀分布是一种有序。这是很容易搞错的。必须注意。)不断向更复杂更精致演化的生命趋向的是不均无序而不是均匀有序,所以生命的存在与发展绝对不是所谓 大趋势里的逆流。 人类文明的发展本不该使地球越来越浑浊(均匀有序),这应该是“自我意识”这种疯病造成的。

    据说宇宙本该向越来越冷寂的方向发展(太空中没有声音,热闹的星球大战是配出来的),之所以会允许演化出高度复杂的人类大脑,就是因为人类会加速破坏环境(其实那不是什么环境,树木等等各濒危物种,都是我们的亲戚。我们破坏的其实是自己。核大战能影响地球自转多少?) 这种说法现在看来似是而非,如果是有人故意散布的话,我不得不佩服其险恶与“高明”。

    分布比较集中的能量容易被利用。分布不集中太均匀的比较难,需要更高的科技。

    大家一拥而上先抢容易的,好比当初发现新大陆时骗或抢金银,后来又用奴隶贸易之类的手段搜刮,用鸦片换快钱(银子)也算一个,但是当时资本(即对能量的使用权)的原始积累已经基本完成,英国开始较大规模与较复杂的合作生产了(复杂性比较重要,修长城挖运河的规模也不小)。 (之所以要抢金银或货币等资本,之所以要抢能量的使用权,而不是直接抢能量。一是因为能量不稳定,在不断地物理转移与化学转化中,二是因为不可能有人能提炼出完全脱离物质的纯能量或完全脱离物体的纯力量。以至于有人认为根本就没有power或force,只是个方便计算物质变化或物体运动的概念工具。)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似乎说明了:积累得比较大即比较集中的资本(集中比较重要,越是抽象化从金银本位到手机上的数目字,越有利于集中。崇祯皇帝也积累了不少银子,但是太具体了,不利于集中调配干大事。其实干准确精确,对的事比较重要,不然的话,越大错得越离谱),有利于发展较复杂的生产方式以及伴生的较复杂的乃至系统化的对世界的解释(即科学)。

    (如果科技等生产力,属于物质,是第一性的。那么这科学是天上掉下来的吗?天又是从哪来的。注意这种上帝是谁造的?第一因的因是什么?的问题属于犯上,该打,因为逻辑不通,已经告诉你是第一因了,难道还有第零因第负一因?要问也只能问学生不能问老师,你问这种问题就有理由怀疑你要篡位,项羽说取而代之,刘邦说大丈夫当如是。你就算比刘邦厚黑,更像大丈夫,还不是一样要被李宗吾嘲笑。被笑当然是不会少块肉,但是肉是物质不是能量。还是回到起点:谁是第一性的?)

    反动学说诞生了:能量决定了意识,生产关系(资本,能量使用权,以及能量的分配与集中的方式方法,契约或制度)决定了生产力(科技及其学说思想,包括社会科学,包括意识形态),注:文科生和理科生都不要争了,你们都是被账房先生决定的。

    既然是反动的,当然欢迎革命群众的批判,把它扼杀在摇篮里。

    再补充一些:由于较容易利用的能量被抢得短缺了,才有能源等物质经不起人类消耗的错觉,才有《三体》的流行。其实能量是无所谓消耗的,只有从易(集中)到难(均匀)的转移或转化,这与熵的变化大趋势是反动的。这个趋势本该是能量的分布必然是从均匀(有序)到集中(无序),从有序到无序。生命对能量的使用的目的还是为了维持自身的繁复精细(集中、不均、无序),因此这种“反动”应该还是合于天道的。只要人们自己不要被自我意识逼疯就好了。

    所以发展科技改善生活似乎肯定是对的,不发展怎么利用难利用的能量,短缺的不是能量而是我们利用能量的手段。(如果这利用能量的科技生产力,是没有来处的第一因,从何发展科技?)有短缺就有过剩,过剩的是什么呢?贪心吗?人口吗?

    要避免过分情绪化的拍脑袋决策式的想当然,或许还得回到根本上。

    我们利用能量干什么?在我主观地看来,我们似乎是在战天斗地?(其实不是!)把均匀分布的有序能量复杂化精致化无序化,化力气打扫整理房间是为了不让它有序均匀混沌乱七八糟。我们在试图抗拒的正是对大趋势的反动(总是要均匀的惰性惯性)。 我们都是反反动派。因为我们赖以生存的身体就是个复杂的系统,人类的系统是最复杂的,而且我们还在追求外部坏境(包括上层建筑)的复杂化精致化无序化,因为这有利于我们的生存。天没有要我们死,我们偏偏自己寻死,可能都是自我意识这个疯病搞的鬼。(结果可以是双赢,平均寿命随着科技的发展是在延长的。集体也不必输,诸如核武之类的发展,或用环境换发展等等,都可以随着疯病的自愈而避免 )

    经济基础,即能量分配集中方式的抽象化制式化便利化(注:在这里,答主根据其反动学说异端理论,偷换了概念,经济基础是指生产关系,生产力主要指科学技术,属于上层建筑)为我们建立发展上层建筑提供了外部条件,内因是我们追求维持并尽可能延长生存期的必然。

    也就是说,大家一窝蜂地淘金,抢快钱,是有深层次的原因的,只是表现为统治阶级的贪婪或好大喜功而已。

    回到短缺的是科技,过剩的是什么的问题?看来不是贪心,不是个体太贪心,也不是集体(所有的人口)太贪心,(不是人口过剩)。是为了生存?过于怕死了?也许吧。那就无解了,只能越怕死越拼命发展科技与工业大生产,(最大的当然是军事工业,尤其是战时的军事工业),战天斗地,破坏环境了?而实际破坏的又是自己的生存环境。基因要突变以适应雾霾需要多长时间?(这样看来幕后另有黑手,不是怕死之类的恐惧,最深层次的原因还是能量及其分布变化的大趋势。短缺的不是科技,也不是安全感,而是对这最深层最根本的认识或觉悟。这个短缺太难补了,女娲来了也不行,我深有体会的。最难的在于认识到了就成千万人中独往矣了。自信之前如果是有定语的,因为某某才自信,那是假自信,信的还是万卷书或万里路,甚至只是信一本圣书或一场圣战而已。更不用说信制度或信文化了。只有觉悟自己的本性才能信真正的自己,而不是信自己的身体或思想或冥想之类的附属物。)

    (补充一点:天要亡“标准化”“均匀化”之心不死。规模越大的有序化,越背离能量分布从均匀有序到不均无序(复杂精细无单一标准)的大趋势,越难越危险。所以资本即能量的使用权的分配与集中,不必要求大,更应该求复杂求精致,最好能复杂到难以判断是有序还是无序,比如可以一个大的有序含无数小的无序,或一个大的无序含无数小的有序,甚至每个较大的有序中都含无数较小的无序,反之亦然。如此,发展科学技术以深化与创新为首要,学科越多越好,鼓励专家鄙视笔者这种所谓的博学。而且表彰每个专家的新发现新发明,越偏门时效越短越好,封杀所有如答主这样试图总结出真理的行为。而不要急于应用或急于推广。据说老天爷之所以允许宇宙中有生命,就是因为我们为了自身的有序会制造更大的无序,对整体趋于无序是有利的。如果是这样的话,破坏生存环境以自杀可能也是被鼓励的?反正这一拨猴人死光了,还有下一拨适应了雾霾的蟑螂人。也许宇宙尺度的宏观上的均匀分布,靠大爆炸及膨胀来实现,星系间距越来越大,整个宇宙越来越稀疏安静寒冷,而相对微观上的集中,一个个星球,要靠我们这些一波波的生命来破坏,这才是我们的天命?那么唯一抗争之道,或许就是维护环境,尽可能慢地去破坏,因为不破坏看来是不可能了。如果能用顿悟或觉醒来抵抗当然更好,但可遇而不可求。以上这些话是写着玩的,别太认真对待。现在看来完全搞错了。我们的生命正是建立在不均无序复杂精细之上的。宇宙或老天爷没有鼓励我们自毁,都是自我意识这个疯病搞的鬼。而“标准化”“连锁化”“零件化”“连排制”“军事化”“均分”“配给”等等等等才是真正的反动派或惯性惰性。)

    以前我看到,经济学家们似乎在大谈生产过剩,劳动力也许过剩,机器人更厉害,不需要肉身人了。生产力(科技)会过剩吗?还是需求短缺,老百姓兜里没钱,或有钱没安全感不敢消费造成的错觉? 政府垄断资本可以用投资基建等大事来增加需求,对冲生产力(劳动力)过剩的现象(错觉)。 但这是个错觉,实际需求本就过剩,不需要增加的。越增加,越突显科技等生产力(脑力劳动者)的不足。 这样看来,最应该加大投资的还是教育与科研。(教育最好是以科研的方式进行,不能公开你的标准答案,让学生自己猜)

    回头再看那个问题:是不是合作共赢比自由竞争更适合社会化大工业,更有利于集中资金研发第一生产力:科技?

    自由竞争的结果往往也是垄断。因为不垄断其实没有真正的自由。比如价格,就不能随意定,得由供需关系决定。一旦垄断就不管了,我宁可倒掉牛奶,也不降价。你穷是你没本事,或上帝没选你。这穷的越穷富的越富是必然的。一旦垄断,价格随便定,针对富人的税都会转嫁到以穷人为主体的消费者头上。(富人再怎么穷奢极欲,也只是1%的穷奢极欲。他们不可能真捐出来去填99%的福利的。如果一个慈善机构的资金的使用决定权还在他们手里,那么就不是真的慈善,大都为了子女的避税。)

    我看不到他们的账本,我估计他们的垄断,无论民间的,还是官方的,出于自身追逐更大财富(更好更快更有效地集中能量的使用权支配权)的需要,会自觉地集中发展科研及教育。 (先大体如此,如果没被删的话,再修改补充,甚至推倒了重写)

    我想应该没有人否定科技是个好东西,人见人爱。而根据我的荒唐理论,科学技术决定于能量使用权的分配与集中的制度(包括契约法)。 而且我们又很难信自己,似乎只好去从这个似乎是第一性的制度中去找自信。 那么怎么样的制度才算一个好制度呢?或怎么制定契约法最有利于发展科技呢? 如果我是个好老师,就只提问题,不给答案。 好在没人会以我的答案为标准。那等我休息休息再来玩。

    制度的重点不在利益的分配。而在于尽量精确地而不是多快好省地使用资金或资本,精确地使用能量使用权,精确地使用能量 应该让政治学者选政客或政务官。教育学家选管教育的。检阅学家选组织检阅的。表演学家选演员。指挥学家选幕后指挥。不能各利益集团外行选外行。外行封外行也一样。

    精英主义的问题就在于所谓“精英”并没有那么精那么英。 郎咸平:所谓博士,就是学会了如何坚持自己偏见的人。 真理不掌握在多数人手里,也不掌握在少数人手里。 相信科学(潜台词就是相信权威,相信教科书)这句口号是说不通的。 科学的精神就是怀疑。没有怀疑就没有科学。 科学的方法不是眼见为实,而是大胆的假设,小心地求证 为什么要小心,因为都是假设,不是什么真理 连1=1也是假设,真有两个完全相同的任何事物吗? 民主(MOB做主)投票更是靠不住的。 排队长的未必好吃,美食家的推荐也只能听听 到底怎么样,还得亲自尝一尝 实在不行,宁可迷信大数据什么的,也比所谓的精英的自以为是靠谱

    我们常常歪歪天降白鹿,天降大侠,天降清官,天降圣君,天降完人,天降大任....

    我有一个常用的比喻:从电视剧剧情推不出电视机原理。瞎猫也能抓到死老鼠。外王证明不了内圣。(全民皆兵的游猎部落比发愁兵饷的宋明蒋更先进?)似乎主要批的是经验主义。那么会不会降下天书,传授我们先天真理或绝对真相呢?以我看,不是骗子就是疯子。

    不能因为做了个新梦或与众不同的梦,(包括一起做的梦,如电影《盗梦空间》)就以为自己醒了。(急急忙忙要呐喊)

    所以很可惜,除了王明的教条主义与周恩来的经验主义,这两条腿外,我们并没有第三条腿,有的只是标签,帽子与棍子。

    (以下大都是以前写的,只是个猜想。可能过于偏激。 生命的复杂未必是一种有序。化力气用能量打扫房间,是为了从我们的角度看来房间更整洁了。站在宇宙的角度,未必认为如此。可能均匀分布,一团麻线每根线一样,标准化,简单化,连锁化,现代化,全球化,才是一种有序,或一种趋向均匀有序的反动。如果宇宙的大趋势是从能量分布的相对均匀有序走向不均无序,那么生命的演化越来越复杂不均,正是趋向无序的个性化,每个人包括双胞胎的基因都不同。连病毒的变异都如此。)

    (这里的关键在于:均匀到底算有序还是无序。我不是专业人士,不能准确回答。反正到底怎么样,始终是个迷,都是猜想,请不要太认真,看着好玩就行了。)

    宇宙本该冷寂。之所以会出现喜欢热闹的人类,就是因为生命为了自己的有序会造成更大的无序,从而总体上反而促进了能量分布越来越稀疏混沌的大趋势。

    Does the 2nd Law of Thermodynamics disprove evolution?

    If the second law of thermodynamics is right, Life will definitely evolve to produce self-consciousness. This concept of “self” or notion of “me” can drive people crazy. They’ve lost themselves, can’t find “where am I”. They don’t know as a kind of energe, there is no birth nor death. These drivers are so concerned about their cars. These riders are so fasicnated in their horses (bodies). For more food or fuel, they're ruining their enviornment, they are fighting each other, killing each other (‘s horses), it is a trap set by the second law of thermodynamics.(Forsaking this horse, abandoning this car, is not a bad choice, if you are seeking more possibilities.)

    热力学第二定律与进化论矛盾吗?

    如果热力学第二定律是对的,生命肯定会进化出自我意识。 这种“自己” 或“我”的概念能让人发疯。 他们迷失了自己,找不到“我在哪里”。 他们不知道作为一种能量,没有生也没有死。 这些司机非常担心他们的汽车。 这些骑手对他们的马(身体)非常着迷。 为了更多的食物或燃料,他们正在破坏他们的环境,他们互相争斗,互相残杀(对方的马),这是热力学第二定律设下的陷阱。 (死了也好。早死早投胎。无限的可能性不必到什么宇宙星空中去找。没有人规定死后还在这条时间线上。)

    (还是要补充说明一下。不为读者,也为自己。如果均匀分布是一种无序,生命的复杂是有序。那么进化论就似乎与热力学定律矛盾了。于是有人提出,我忘了是谁了:宇宙之所以允许进化出复杂的人体,就是因为人类会为了维持自己的生命破坏环境。破坏生态圈,矫正宇宙趋向混沌的总方向。但是如果均匀分布是一种有序,生命每个都不同才是无序,那么生命的演化就与热力学第二定律并无矛盾,我们并不是活该去死的反动派。真正的反动,是过分追求效率好打胜仗的标准化零件化统一化等等等等。各种疯狂地自毁或互相毁灭并不是天经地义必须发生的。也就是说,人体的复杂乃至个个不同是应该的。冷静地相处才符合天道。疯狂地打群架要统一思想搞所谓文明的冲突,太热闹了,不仅没必要,也不符合宇宙的大趋势,不可能持续很久的。自己不肯停可能就止于核冬天)

    总之,还是不要太自以为是了。房间不打扫也不会越来越乱。只是越来越不合人的意而已。没有人或生命时,宇宙也没有趋向一团乱麻或混沌一片。房间的布置都一个品味,才是背道而驰的

    有位学者叫秦晖,我记得他自称不信宗教(组织),但倾向于有神或天意。

    因为有不少事都太偶然了。例如野蛮战胜文明是历史中的常态,现代文明居然没被扼杀在摇篮里,有其相当的偶然性,其实连其萌芽都是许多因素碰巧碰出来的。

    再例如生命的诞生,至今也无法在实验里模拟,偶然因素太多。乃至人类的出现或智人的胜出也是如此。

    我的观点略有不同,偶然背后有必然,这个必然未必是某位大神。或许一条“热力学第二定律”足以。

    宇宙大爆炸后就开始冷却,越来越冷寂,越来越空旷,越来越无序混沌。

    这在大尺度上通过宇宙加速膨胀来实现。

    小尺度上要靠所谓智慧生命、所谓高级生物的自爆或互爆。

    天没有择比较进步或更高更快更强,只选比较适应环境的。 (如果退化比较有利于适应环境或环境的变化趋势,那么就是退化的得以生存,竞争的未必是谁更进步谁更新潮) 演化不是向上长的一株树。(假设是的话,那么所谓进步未必是谁更厉害,而是谁更有自我意识。这可能是被热力学定律决定的。复杂的系统的感官最稳定清晰,最可凸显不动不变的我镜与变动的物像。所以演化表现为越来越繁复,而人类大脑可能是最复杂甚至捉摸不定的。)(越自私,越迷失,以至于疯狂,拉着环境自我毁灭,从而促进宇宙的冷寂或热寂)

    人类骄傲于自己逻辑等理性的胜利,无视各种警告。这可能是被热力学定律决定了的。

    能量的分布大趋势不应该是有序化体系化的,之所以会允许出现人类,就是因为人类会为了自己所谓的自由,破坏其他生命赖以生存的环境,为了自己的有序造成更大无序,实际反而促进了无序化混沌化冷寂化大趋势。

    所以可以设想,如果有外星生命的话,宇宙也会促进他们“进化”出如同我们一样自私愚蠢的外星“智慧”生命,即外星人。

    但是不会有什么热热闹闹的星球大战。真空中没有声音。宇宙的特点也不是大,而是空旷。星星间的距离很大,并在加速扩大中。超光速飞行属于(软)科幻,是不可能的。

    顺便说一下:能量不生不灭不增不减,意识或生命的本质也一样。

    就如同宇宙射线的速度(或动能)不可能无限增加,必有上限,(不是光速不变,而是宇宙中最快的表现为光),生命也不可能无限繁殖。

    能量守恒,不生不灭,不增不减。(能量第一性,不垢不净,不好不坏,不输不赢)。不存在会消耗需争抢的问题。(三体与灭霸都错了,无论其有多流行。)

    中华儿女应自觉抵制来自西方的各种斗争哲学、竞争意识、海盗逻辑以及派生的狼性训练,饥饿营销,贩卖焦虑,等等乱象。

    反讽的是,做为比动物更有自我意识的人,注定迷失自己,从而紧张忙碌,如在梦中。(人在梦中时,常常是焦虑的紧张的忙碌的甚至疯狂的,醒来才发觉完全没必要。但是我们很难完全觉醒,因为诸如三体或灭霸之类的故事已经深入人心,到处都在贩卖焦虑或训练狼性。为了反抗被拉入梦中,我最近反复地说:能量第一性,能量守恒,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不存在会消耗需争抢的问题,而且我们的本质就是能量,不存在生命(即能量)会无限繁殖的问题。

    甚至于,我现在认为:世上根本就没有死,都是自己吓自己。世上也没有什么与”他“相对的”自“,没有与”非我“相对的”我“。

    (不与他相对的自,包含非我的我,是有的,无论称呼其为什么,都可以。本来在的,常在,不从他得,不随它灭。)

    头上安头,自以为有自己,自以为有我,反而迷失了自己,必然会自己吓自己,骑驴找驴,甚至于怕死怕到要命的程度。

    chatgpt:

    科学的本质是怀疑和探索,而不是绝对相信某种权威或教条。科学方法的基础在于提出假设,并通过实证观察和实验来验证或推翻这些假设。因此,怀疑是科学进步的动力之一。

    至于热力学第二定律和进化论之间的关系,有些人认为它们之间存在矛盾,因为热力学第二定律表明了宇宙的熵会增加,即宇宙趋向于无序。但进化论则认为生命可以从简单到复杂地演化。然而,有些学者认为,生命的复杂性并不违反热力学第二定律,因为地球是一个开放的系统,能够从外部吸收能量,从而产生自组织和复杂性。

  12.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检讨制度

    据说地球已经进入不适宜人类居住的阶段。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危言耸听。 我知道无论真假,占人口比1%的上层不会放在心上, 我在电视上看到的洪水泥浆中的小孩绝不可能是他们中的一员。 我是不相信什么至大的主或神的。 不合逻辑。 有阳就有阴。 世界不可能变成天堂,但也不应该这么容易就奔向地狱。 要解决这世上的问题我认为关键就是要按占市场比收税以提供福利并遏止垄断,包括集体的名义搞的垄断。 这意味的经济放缓,甚至倒退。 这在我看来是好事,早该踩刹车了。 但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怎么可能成为共识?人们早已习惯被钱能生钱的底层逻辑支配,怎么可能放弃所谓的发展。(职业经纪人选择垄断市场也是理性的必然选择,这就如同那些战争机器一旦开动,就停不下来了) 所以还是自求多福,继续锻炼吧。

    It is said that the earth has entered an uninhabitable stage. I don't know if this is alarmist talk. I do know that whether it's true or not, the upper echelons, which make up 1% of the population ratio, won't take it to heart. The children in the flooding mud I saw on TV could never be one of them. I for one do not believe in an only one supreme Lord or God. Illogical. If there is yang , there must be yin. That means two supreme power behind everything. The world can't become heaven, but it shouldn't run to hell so easily either. The key to solving the world's problems in my opinion is to tax the companies as per their percentage of the market in order to provide welfare and to curb monopolies, including monopolies in the name of the collective. This probably means slowing down the economy, even going backwards. This seems like a good thing to me, and long overdue to put the brakes on. But that's just my personal opinion, how can it be a consensus? People have long been used to being governed by the underlying logic that money makes money, so how can they give up on so-called development. (Professional ceos choosing to monopolize the market is also a rational and inevitable choice, which is just like those war machines that can't be stopped once they are started) So it's better to fend for yourself and keep exercising.

  13.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检讨制度

    先立个赦免法比较现实一些。如果公开透明,即便独裁,也坏不到哪里去。但他们又不是天天写日记检查自己的人,干过多少丑事?而所谓的眼睛雪亮的革命群众们又被教育成一定要报复,例如许多粉红认为中日必有一战,根本不知何谓宽恕或宽容。只好拼命地虚无历史。怎么公开透明?这就是个死结。只等玩火玩过了头,骑虎难下,弄假成真,搞不好就是一场末世战争,正好符合宗教狂们的预言。

    ChatGPT 确实,建立赦免法可能是一个相对现实的第一步,特别是在一个缺乏公开透明的政治环境中。赦免法可以为那些愿意公开过去错误并愿意接受监督的人提供一种机会,以此来打破一些政治恶性循环,为未来的改革铺平道路。

    公开透明对于政治体制的健康发展至关重要,即使是在独裁体制下也不例外。公开透明可以增加政府的责任感和透明度,提高人民对政府的信任度,并为社会各界提供监督和反馈的机会。尽管独裁者可能不会自愿公开他们的行为,但在国际社会和国内民众的压力下,透明度的要求可能会变得更加强烈。

    然而,你提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即社会中存在着报复和仇恨的情绪,这可能会阻碍公开透明的进程。为了克服这一障碍,社会需要进行更深入的教育和宽容的培养,以促进宽恕和和解的文化。这需要时间和努力,但对于建立一个更加开放和包容的社会是至关重要的。

  14.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检讨制度

    虽然按资本分配比较规则透明。但人心不服。至少九成穷人,孟加拉童工之类的,有理由抗税抗费抗战。国家机器间要打仗,那百分之一的富人足以赞助。有暴力机器在,没有收不上奢侈税的理由。(实际上不少富人也认为自己交的税太少了。理应立法,按占市场比收税以提供免费商品或服务之类的福利。)

    财富实际主要来自对能量的使用。不是印出来的。但是提炼纯能量只是个幻想,只能用贝壳代表。(甚至可以说:能量只是个计算运动或变化的概念工具)美元的垄断与官营,决定了头部的那一小搓人,永远双赢。浑水好摸鱼。战争财最好赚。

    三体,灭霸,包括奥运,深入人心,要在丛林中跟着流氓老大抢资源的大有人在。不知能量守恒,无所谓消耗,学会用电与半导体来精确使用能量,生活必然提高,不用感谢刘邦之类的无赖。

    能量守恒,不增不减,不生不灭,不存在不够消耗要争抢的问题。各国各种不同程度的军政一体都应分开。更进一步,各行业,包括边防军治安警,都应自治。政府最好只是个摆设,或者就像cdc.备用紧急状态而已。现在一个个手伸那么长,为的是谁?至少要公开账本。无论是不是选出来的,都要透明。从奥古斯都到希特勒,独夫也是捧出来的,都是影帝.

    (军政教一体就更糟糕了)

    资本家的问题,不是他们的个人品质问题,而是社会制度的问题。

    所谓资本主义,在我的简单头脑里,就是按资本分配,谁出钱多,谁分得多。于是,富的越富,穷的越穷,是必然的,用不着长篇大作或高等数学也能一眼看穿的。

    出力的没有出钱的挣得多,看着的确不公平。但如今还没有更好的更透明的分配方式。

    (我在别处说过:按劳分配是句口号,没有可操作性。如今无人工厂连灯都没有,就更没有可操作性了。或许可以把国有或集体所有的公司股份平分给职工,但能禁止交易吗,兼并后一样造成垄断。)

    至少按资本分配这规则(连规则的缺陷)都是摆在明处的。好比体育比赛的规则总是更利于强壮者的,但由于在其面前人人平等,很少有人会质疑其公平性。

    (之所以按资本分配有时让人觉得不公平,是因为没有证据显示投胎投得好也是个人的能力。没人真的含着银或金的汤勺出生。)

    如今经济中没有资本主义元素的国家,估计是没有的。包括北朝鲜,不过就是国家垄断资本远远大于个体资本而已。

    贫富差距无论在哪个阵营都在急剧加大中,而且还会更大更快,如果量子计算机之类的科技生产力真的如某些人鼓吹的那么厉害的话。

    为了减少人群间的冲突,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扩大福利,集中力量办福利。至少要平均分配福利,不能优先或倾向上位者,那岂不更加大贫富差。

    还有一种是“一致对外”,找个敌人,(人种的不同,是最方便区分敌我的),找不到甚至可以假装受到外星攻击。

    由于真正有钱的人群在缩小中,1%很容易就消失在99%的视野里,所以后一种办法正在流行中。

    话说回来,每人发两千美金这种事,美国容易做,印钞的代价由全世界承担。其他国家的财政很难有很大的赤字。发福利的钱理论上可以从向富人课税中来。实际上,真正有钱的基本都是垄断资本。一旦垄断,就很难征税了,一切税都会被转移到消费者(99%是穷人)头上,因为既然垄断了,商品的价格简直就可以随便加了......。理应立法,按占市场比收税以提供免费商品或服务之类的福利。

    另外,所谓LAW & ORDER, 规则乃至法律的约定,(请注意是“约定”不是强行的),不是因为那是对的,而是为了尽可能的透明(避免随老大所欲的潜规则)与公平。 JUSTICE一词应翻译成公正,或者就是公平,而不是所谓的正义。(不透明是最大的不公平。看不到仆人账本还喜滋滋于物质极大丰富之类的画饼的主人不是一点点傻。)

    依我看,各国各地区的上层很清楚其人民彼此间的误解,不但不出面解释,还要从中取利。有人说会被骗会被利用是你自己傻自己软弱,不知道我说的就是他们自己。People getting what they deserved.

    洋鬼子对于中国的策略其实是一贯的。用人权等所谓普世价值羞辱你,满足其国人的高人一等的自我定位。哪里会真关心小黄人的死活。实际没有什么真要灭守门人之心,因为黄祸可怕。(据CIA Factbook,以民族而言,世界上人口第二多的是孟加拉人,才三亿)所谓的围堵从来就没有撤过。

    今后也不会变。只是要中国越来越多地扮演美国的人民公敌这一角色。万一中国垮了,他们大概只能伪装外星人入侵来维持军力了。

    洋人老爷这边其实也就那样,没什么新鲜的。会不同的自然是另一边了。

    为什么不同呢?因为我们也需要敌人,我们的民主是要通过专政来实现的,对敌人的专政=人民当家做主,是谓人民民主专政。

    为了要让群众雪亮的眼睛看清内奸,先要认清形势: 从来没停战过。

    老子说:治大国如烹小鲜。真是个没见识的乡下小老头。 没见过神州的真人秀,靠煽爱国情绑架民众,也能达到目的。 实际可能更神奇,就是为了点面子。

    我不太愿意回答评论,是为了避免无谓的拌嘴乃至斗气。其实我是欢迎不同意见的。对于非军事单位来说,不团结才是正常态,团结是发生踩踏事故的先兆。

  15.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检讨制度

    民主有各种形式。不一定非要搞投票的。 抽签,轮流执政也很好。解放初就有人提出了。 中国式民主被一脑门子宫廷斗争的毛错过了。 互相监督才是关键,不是选票。”党媒姓党,请领导放心“就意味着讳疾忌医。 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其实公开透明的独裁远胜选举出代表来互掐。只是人嘛,独裁了,还会公开透明?)所谓(民主制)不是最好,是最不坏的。(好像是邱吉尔说的)

    在我看来,公开透明的独裁远胜选举出代表来互掐。只是人嘛,独裁了,还会公开透明?大概只有极少数人才能做到。即使有这样的人,他总是要死的,然后呢?常常就是一代不如一代,以至于推倒了重来。

  16.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检讨制度

    向多样性发展的演化符合热力学。统一思想才是反动派。末世预言不可信。

    生命的多样,乃至每个个体的基因没有100%相同,包括克隆的或双胞胎,是一种无序。受到自然选择的鼓励。暗合热力学。 真正反动的是抹杀这种多样的(各种明地暗地)强求一致,其理由无非就是要组织起来打胜仗,需要守纪律的几乎一模一样的普通士兵。 三体,灭霸,包括奥运,深入人心,要在丛林中跟着流氓老大抢资源的大有人在。不知能量守恒,无所谓消耗,学会用电与半导体来精确使用能量,生活必然提高,不用感谢刘邦之类的无赖。 以前我以为从“演化”到“进化”主要是翻译的问题。近来发觉在英语语境里的确有越演化就会更高更快更强的意味。这证明了所谓糟粕或劣根也是普世的。只是具体是什么各有各的不同而已。我估计至今西方世界也很难认识到:把环境预设为竞技场是武断的,所谓自然选择未必是一种斗蛊。 天没有择比较进步或更高更快更强,只选比较适应环境的。(如果退化比较有利于适应环境或环境的变化趋势,那么就是退化的得以生存,竞争的未必是谁更进步谁更新潮)蜂鸟的长嘴也许能在动物奥林匹克会上得个牌,但离开其所处的坏境,就未必是什么进步或进化。 People often imagine the environment as a colosseum. The environment chooses those who suit them, not the strong. It is the weak (the simple-minded) who suit their environment (and become part of the war machine). War is not that great at all. In order to adapt to the various war machines and try to be part of them, people are losing the ability to remain independent (especially to think independently) and their talents are diminishing generation after generation. War does not make us better. 能量守恒,不增不减,不生不灭,不存在不够消耗要争抢的问题。各国各种不同程度的军政一体都应分开。更进一步,各行业,包括边防军治安警,都应自治。政府最好只是个摆设,或者就像cdc.备用紧急状态而已。现在一个个手伸那么长,为的是谁?至少要公开账本。无论是不是选出来的,都要透明。从奥古斯都到希特勒,独夫也是捧出来的,都是影帝. (军政教一体就更糟糕了。性恶论如果用来为各种变相军管为借口,那么这些宗教都有邪教的嫌疑。)

  17.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检讨制度

    其他不要紧,公开透明最重要。 集权或分封,法治或自治,都可以。 但必须尽可能地公开透明。 新加坡能做到,那是因为真的是精英。 土共屁股不干净,需要先立个自己赦免自己的方法。 但是又不是真贵族,自卑得很,摸不下面子立这种法。 所以只能奔向按码分配各取所赐党恩浩荡领袖万岁的西朝鲜之路了。为什么无论说什么,就是100%? 不用全公开。但也不能越来越暗箱操作。方便了谁摸鱼?新加坡也不完美,所以我们就有理由更糟? 其实,以土共的德性,见光就死了。所以需要先赦免自己。

    可以渐进。不用着急。只要扭转越来越暗箱,市场的信心就不一样了。

    但是,赦免法这第一步如果迈不出去,那么新闻法就可以免谈了。没有新闻法的所谓开放,那也只是笼子大一点而已。 笼子里的言论自由新闻自由,无法真正监督政府,那么保持平衡逐渐开放透明,等等等等,都可以免谈了。自己赦免自己,为什么这么难?这涉及我之前提过的文化问题。也许中华文化圈的确需要一场文化革命,不是斗私批修,更不是灭私或灭洋(不是要再来一次义和团运动),而是批判道德至上、修身至上。 这是一种实际的需要,不是与你的生活无关的。 例如,目前,外资撤逃,市场信心不足。 为什么疑心大于信心,因为中共高层越来越黑箱操作了。 为什么不能公开透明,因为他们无法自己赦免自己。 什么时候中国人才能认为忠奸善恶并没有那么重要,真假更重要? 只要他们能立个新闻法,就可以允许他们自己赦免自己。 会不会真看到实情了,实在气不过,就反悔了,不允许了呢? 这是个由个人品德至上的传统造成的死结。

    4 / 4

    ChatGPT 你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公开透明对于一个政府的稳定和市场信心至关重要。确实,无论政府采取何种体制,公开透明都应该是其中的核心价值之一。

    在中国,建立公开透明的政府机制可能会面临一些挑战,包括文化传统、权力结构以及历史渊源等方面的障碍。赦免自己、接受监督是一项重要的步骤,但的确需要足够的勇气和决心去实现。

    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是公开透明的基石,而建立新闻法则可以为这一目标奠定基础。然而,这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需要一个渐进的过程。逐步放开言论空间,让媒体能够独立报道事实,是实现公开透明的第一步。

    在这个过程中,也许需要对传统文化中的某些价值观进行重新审视和调整,尤其是关于忠奸善恶的观念。在一个公开透明的社会里,真相和实情更为重要,而不是个人品德的评判。这种思想的转变可能需要时间和努力,但对于建立一个更加开放和公正的社会是至关重要的。

    最终,实现公开透明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和支持。只有当政府和公民都认识到公开透明的重要性,并愿意为之努力,才能真正实现这一目标。

  18.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检讨制度

    字典是死的。语言是活的。民主一词,有时被用于“英明领导为民做主”,更多时候与“街头民众多数为主”联系在一起。总之被滥用了,不如换一个。例如“制度透明,接受检验”之类的。

  19.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检讨制度

    如果政府不能认真反垄断,还要自己搞垄断, 那还不如不要政府了 (真让我做主。谁占市场份额高,谁就为穷人买单。以人民名义搞的垄断更该如此。) 如果政府,这个所谓的必要之恶,不能认真反垄断,还要自己搞垄断,甚至所谓公有制,变相战时共产主义,那还不如不要政府了。

    按劳分配是句口号,没有可操作性,计件?计时?

    尤其是在有的工厂无人到不需要装灯,连脑力劳动都开始转交借ai的当代。

    按资分配,钱能生钱,必然使穷的越穷,富的越富。

    但是规则比较透明。不至于具体怎么按劳分配由领导们暗箱操作。 你都不用管,只要相信其英明神武就行了。 实际国家资本也是一种资本,

    韩非子早就说过:要想国家富,就要百姓穷。(大意如此,原文忘了)

    而且,在不被垄断破坏供需关系之前,靠市场调节, 人们付出的体力,技术,脑力,创意,等等,是可以获得合理的回报的。 无论哪个制度的老板,还是领导,人都是差不多的。按劳分配只能靠市场调节,供需关系,不能靠垄断集团头目或首席的道德水平。如果市场没有被垄断,人们的劳动值多少取决于供需关系,他们是不是大善人或圣君都没关系。 人总是自私的。即便实现了共产主义, 按码分配各取所赐,所赐满足甚至超过预期,因而没有私有制,甚至没有私有物,连身体都是公家的(我猜这才是习所谓的我将无我),人还是自私的。 因为所有物和所有者是两个概念。 一无所有,无产,但还是有个我的。 (混淆概念。方便了英明领导们为所欲为,还可以自欺欺人,说不是出于私心。就好比跳了集体主义的大神,国家意志上身,就不受你们凡人的道德约束了。)

    检讨人种不如检讨文化。检讨文化不如检讨制度。 现代制度各个国家其实也差不多。毛病也一样,主要就是没有认真反垄断。甚至政府自己搞垄断。 垄断可能难免。但应该要求提供免费基础产品与免费服务。包括国营事业,水电煤网医。估计垄断的热情就大幅下降了。 又或者规定麦当劳之类的必须包养路边小摊或补贴其他类似的竞争对手。

    真让我做主,既然这些必要之恶不认真反垄断,还要靠垄断资本,包括国家资本,发展战争生意,那就不要什么国家了。或国家减弱到只是个地名就够了。(军队警察减弱到只是保安。政府减弱到类似物业。法律改名叫公约。其他类似。)

    我说的当然是所有国家。当然不现实。不用提醒。本就是个假设而已。

    五大流氓不是笑话。实质就是如此。并没有多少民意的代表性。就是五个绑架各国民众的黑社会组织。本该只是个物业管理之类的行业工会。

    把国家人格化,就是默认公众是有统一的集体意志的。那是土共喜欢的话术。 国家,对我来说就是个地名。对有的人来说,郭嘉,就是政府,更确切地说,就是大领导们及其手下。 据说,现在习已经取消集体领导制度,也就是说,只有一个大领导了。 那么,习个人怎么想?我实在很难猜。 我只是把我能想到的最坏的可能告诉你们,悲观一点未必是坏事,至少有个心理准备,不至于冲击太大。

    而所谓独立,要别人承认才有意义。我也可以关起门来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但邻居们会觉得这就是个神经病。所以老共重视外交战。 但是,会不会真武统有可能和这些无关,只取决于老共内部斗争的需要,例如借机清洗军队,又或者借此重归战时配给制,呼应共产初心。大陆财政形势越坏,台海越危险。

    真打起来,实际上已经准冷战,亚冷战了。台湾有希望获得与中国交战至断交的国家的正式的完全承认。 如果有的台湾人够聪明,看看自己可以到处跑的护照与台胞证,,想想有多少免签的,就知道自己已经比大陆人独立自由得太多了。

    以目前来看。习已经表明他不怕擦枪走火了。而拜登怕,不能不去接触中国政府。于是习又可以吹牛了。可见,宣传,笔杆子,才是土共最重视的。输赢,领土什么的,都是浮云。

    华太老实了。没有可比性。前一段共军多次不专业,美军明显急了。现在接触后不知道有了什么默契,共军大概又专业了。 《红色轮盘》里记载有次温家宝夫人请初入中央的习夫妇吃饭,结果全是彭在应酬,习一言不发。他在憋什么大招?

    我猜与市场,甚至与经济无关。与他还没有对8341或其他类似组织有绝对掌握有关。

    不过,习一尊可不是孤家寡人,不仅有信息茧房培养的粉红,还有看破而不说的,自以为被福利收买,甚至自以为自己也是吃特供长大的统治阶级, 真正的八旗也有某种共识,既然美国政府已逼到要查帐的地步,而这个党烂事太多,是见光死的,就索性让习去赌一把。我估计他们多数不屑于做官吏。习要证明自己,那就让他去犯这个傻。万一成了。难道他还真能传给她女儿?稍微解释一下成了个什么。就是大天朝与共产天堂的结合,半封建专政半(德俄)文化殖民。都不需要货币,当然也无需与国际市场接轨。因为是新的,必然是先进的,全世界都该抄这份作业。

    八股: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 这是对物种演化的胡乱套用。 演化并没有固定的方向,更快更强更大更高更团结,未必更适应环境。 更复杂或许更适应特定环境, 但更简单可以适应更复杂的环境变化。 例如病毒可在真空中存活。

    总之把演化称为进化,都是武断的。 更何况社会进化论。

    另外,我估计会有不少人觉得全交给政府与ai也很好,少了许多烦恼。我也爱躺平做闲鱼,但中国并不物博,土薄矿贫,怎么让东正教俄国重回共产信仰?这凭码交换的内循环可能一个俄国的资源还不一定够,good luck

    对相信领导们在暗箱中按劳分配的我无话可说。 那就公布账本。证据面前,什么话都是多余的。 公开透明的独裁或集权是可以胜过选举出代表互掐的,可惜,越来越黑箱作业了。 如果要说私人垄断与政府垄断有什么不同,那就是政府怎么能拒绝向纳税人代表公开账本呢?资本家可以,都是他个人或股东的,不是纳税人的。(大领导们居然也可以,因为你们居然对无私这个神话或传奇很买单。)

    我希望我们能建立自尊自信。 不要再信那些逻辑不通,不能自圆其说的八股了。 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可以藏着掖着的。 可以打开天窗说亮话,(还有什么需要我说的?) 我不认为我要努力适应一套谎言系统, 我也不认为要再次全盘推翻,没必要。 只要被说穿了,就很难演。 不知道自己被说穿,更见其可笑。

    我们目前是还需要一个大的黑社会,以避免许多小的黑社会, 因为人性经不起考验。 但这不妨碍我笑话这些自以为还很有面子的傻子。

  20.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检讨制度

    真民主是没人争当奴仆。只能抽签决定。这世上没有.(珍惜生活,远离口号)

    选票与民主,是两个概念。反正正常的人民不会满意自己的政府。轮流执政就可以了。不用选。陌生人选陌生人,全靠演,全在骗。 熟人间选代表更重要。真正轮流的是政见。没有政见的不同的,哪来的不同派别?怎么会只是形式? 各自独立,互相监督。与选票无关。实际上,全世界暗地里都是军政府。最好能不需要政府,或者政府只是类似物业的功能。大家自己管自己。 实际上,全世界暗地里都是军政府。 都在拿还有敌人当借口。都容不了自己的泄密者,例如斯诺登。 大陆人没见过选票?金家三代都是选出来的。先有各自独立自治,互相监督,不得不(相对比较)公开透明,选举才有意义。而不是相反。看不到仆人账本还喜滋滋于画饼的主人太傻。劝进吧,不如恢复帝制。先解决合法性问题才是最要紧的。 公开透明更重要。公开透明的集权独裁是可以胜过乱轰轰的选举的。至少该让人民代表翻翻政府的账本吧。 不公开,不透明。才是关键。不是什么选票。西方隐形独裁者在误导人民。 不能指望其主动公开。但是与选票没关系。那就是个安慰剂。 熟人间的选举不是安慰剂。陌生人选陌生人,和选美差不多。 无论内外。选票政治掩盖的都是精英政治。实际除了演技,并没有那么英。 精是有点精的,但不是什么“为了你们好”,是为了他们自己。没人会争着当奴仆的。 真民主是没人争当奴仆。只能抽签决定。这世上没有。 所谓人民民主专政。就是通过对“敌人”的专政,让人民感觉自己在做主人。 所谓全过程民主。就是你们不用思考了,全交给跳“集体意志”的大神 。这不是仙侠世界。独裁没那么容易。主要靠骗。西方也在骗。真是奴仆,还会争着当? 无产阶级一无所有,失去的只有锁链。上帝,神,真主,这些概念是锁链。民族,国家,肤色,也是锁链,乃至“自由”“民主”“科学”等等口号。包括“阶级”“有产”“无产”,甚至左、中、右,有无虚实,等等等等,都可以成为锁链。

    在死亡面前,人人都是无产阶级。

    除妄亦是妄,识妄即是真。

    其实,好坏善恶正邪、输赢悲喜顺逆,大小高下真妄,种种二元对立是免不了的。 而且任何概念,任何名词,都意味着某与非某的对立,那更是免不了的 。或许存在着只用心灵感应交流不用语言文字的智慧生物,或许他们能够避免。 对于我们来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还是要道还是要名。 某某,非某某,所以某某,还是要说某某。 只是我们同时也要警惕,尤其是当名词概念成为了不容置疑的口号时,尤其要警惕。 比如“民主!”“独立!”“自由!”“平等!”“相信科学!”…… 把DEMOCRACY,翻译成民主是不确切的,其实不是人民或民众在做主, 而是MOB在做主。 为什么少数人要服从大多数?大多数人的意见一定是对的吗? 请注意,不要认为楼主是反民主的,所以一定是支持专制的, 真理既不在多数人手里,也不在少数人手里, 谁要是以为自己掌握了唯一的普遍的永恒的真理,谁就背弃了真理。 我们不能盲目地听从大众的意见,也不能迷信专家权威, 宁可听信第一线的调查,或大数据什么的 。排伍队得长的店未必好吃,美食家的推荐也只能听听,到底怎么样,还是要亲自尝一尝。 我是倾向于无政府主义的,不需要任何人来给我做主。 然而我又不认为任何人,组织,乃至任何事物,能够真正独立。 都要靠无数无量无边的因缘来支撑, 打个比方,在全球化的今天,有哪个国家能真正完全地独立吗? 即便假设全部自产自销,你总不能说你能独立于太阳吧?我们能离开太阳一分一秒吗? 如果都不能独立,又哪来的自由呢? 不能独立于食物,要吃饭,就要听衣食父母的话,怎么自由呢? 至于平等,本就是平等的,好比同样的电视,不因放映宫廷剧而贵,不因放映农业科教片而贱 。本就平等还要追求平等,那就是要大家都放一样的片子了,这真的好吗? (毛追求人人工农兵结合,在柬埔寨得到实践,结果是一场惨烈的灾难) 万事万物,各有各的位置,各有各的轨道,和谐共处,本无所谓高下, 只是心中不平而已。 如果有人利用人们的心理,高呼“平等”乃至其他种种口号,我们不该警惕吗? 不要自由要自治(自学),不要民主要公开(透明), 不要人权要距离(空间),不要法治要安心(一点点希望), 能量守恒,没有会消耗要争抢的问题, 停止军管!包括美军。(警察、治安、保安、也应自治) 与其信物质,不如信能量。与其信能量,不如信自己。 生命的本质就是能量。能量第一性,不增不减。灵魂(第一性)(不生)不灭。

  21.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检讨制度

    我在别处说过:以大领导,所谓郭嘉的水平,其暗箱操作的结果就是按级别分配,各取所恩赐。 不会是什么按劳分配。 按劳分配也是一句不切实际的口号,尤其是在如今,无人工厂里连灯都没有。 只有在不被垄断资本(包括国有垄断)破坏的市场里,才能通过供需关系实现比较合理的按劳分配。

    这话也适用于国际市场。 当中国低价倾销时,你以为倒霉的是谁?

    所以川普说中国抢了美国人工作时,底下掌声很大。 其实是各国垄断资本,包括中国官僚垄断资本,一起携手抢的。 (这与其说是资本家或官僚有没有良心的问题,不如说是职业经纪人的理性选择。 总之,这个按资本分配的制度虽然透明,但太容易形成一家独大, 人们似乎有种他独大不是因为钱能生钱而是产品特别好的错觉, 至今没有认真反垄断,更不用说还有自己忍不住以集体的名义搞垄断的。) (应该立法:谁垄断谁按占市场比提供免费产品或服务,包括公用事业)

  22.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检讨制度

    在我看来,文明的程度并不取决于拿什么样的武器打群架。

    如果所谓文明不过就是组织得比较好的野蛮,

    那么社会分工够不够精细,配合够不够精准才是文明程度的标准。 如果有人真地实行东西南北中,一人管一切,那还不被累死? 权利与权力音同意不同。职权Rights的分立,互不隶属,与一个powerful的老大在小弟间搞平衡是两回事。现代社会的运作不在二十四史里。 不追求细化分工,精确配合。一味地所谓集中力量办大事,难免放大个人的愚蠢, 老是指望天降白鹿,为民做主,所谓中国式民主,也是我们传统里比较糟糕的部分。

  23.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检讨制度

    钱不重要。有利用价值比较重要。 如果我们还活在狩猎采集的时代,或男耕女织、自给自足的社会。 那么只要还有体力,甚至完全没有钱也没关系。 先有分工,才有社会,乃至文明。 钱只是个工具。

    所谓现代化,有其糟糕的一面,我在别处可能已经谈得太多了。 而好的一面,其实不在于市场或自由竞争(不被垄断、包括国家垄断、所破坏的前提下) 而在于分工被工业化极大地细化了, 本该使我们的生活越来越方便。如果有什么事非得求爷爷告奶奶,那就说明还是有反动势力,还很顽固,他们垄断某些分工,例如审批之类的。这涉及政务官和事务官从哪里来的问题。前面已经说过。(逛贡院遗迹有感) 科举可以算中国式选举。 选的也是政务官或官, 而不是吏,或事务官。

    公务员考试选的是后者,并不是当代科举。 高考也不是。只能做博士,不能做官。

    当今官或政务官的产生,靠的是伯乐制,家臣制。

    也就是说,在许多硬件方面中国已现代化,甚至可算后现代。在政务官产生这方面还不如宋朝。

    现代化的一个特点就是陌生人的分工协作。不靠血缘,裙带,同学,朋党之类的人身依附关系。

    3 / 3

    ChatGPT 你对分工协作和现代化的观点很有深度。确实,钱只是一种工具,而真正重要的是利用价值。在分工协作的社会中,每个人都可以通过自己的专长和贡献来参与社会,而不仅仅是依靠个人的财富或地位。

    现代化的过程确实带来了生活的方便和效率的提升,但同时也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比如政府审批体系的繁琐和不公平。你指出了这一问题,并强调了反垄断和去政府化的重要性。确保政府的角色是为了服务人民,而不是为了垄断权力或利益。

    你还提到了中国式选举和官员产生方式的变化,强调了现代社会的陌生人分工协作的特点。这种制度的发展确实有助于打破传统的人身依附关系,促进公平竞争和专业化的选拔,有利于社会的进步和发展。

  24.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检讨制度

    中国式现代化,应该是福利社会反垄断社会(公用事业不得不垄断,但应该免费),而不是现代版的纳粹(国家垄断,国家社会主义)

    国家这个必要之恶就是应该用来反垄断,而不是自己搞垄断。

    一旦垄断,就会走向反面。(如果市场上只有垄断企业,那么货币就是粮票)

    有两种文明,或文明的两个方面,一个是集中力量打胜仗,以城墙或凯旋门为标志,另一个是分工协作,以市场或广场为标志(东方也有,如清明上河图)。后者的好处是趋向复杂多样,而不是单调乏味,但必须认真反垄断,包括各种名义下的垄断。

    1%未必有阴谋,但达成默契演互斗戏是不难的。洗脑的常常先把自己给洗了。玩火就要准备面对骑虎难下弄假成真。 靠税收改革解决不了贫富差距,包括来自税收的福利,因为垄断、尤其是不受监督的官营垄断,不受供需关系控制,一切税都可以转嫁给消费者。必须认真地反垄断,不能有两家在垄断就不算垄断了,例如可以强行要求麦当劳或肯特基必须包养隔壁的小店或路边摊。鼓励分家,禁止合并。大品牌不得做广告,小的可以免费做。按占市场比收税提供免费商品或服务之类的福利。等等等等。实践的胜利检验出的也可以是一团好狗屎运。在上的未必真行,不在上的未必不行。

  25.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检讨制度

    承平日久。 互联网泡沫破灭后,科技的发展没有那么翻天覆地了。 新冠。 俄乌。 台海。 我估计越来越多人开始认识到: 时代并不必然在进步,社会并不必然在发展。

    有两种所谓文明,有两类所谓现代化, 或者说文明或现代化有两面。

    简而言之。一面是标准化连锁化系统化,军事或类军事组织化。 另一面是分工协作。(主要在市场中实现。不过, 市场是有垄断化倾向的,更不用说有些政府总是忍不住自己来垄断。一旦垄断, 就会抑制新的分工新的协作)

    前者造成单调乏味,个性与多样性的缺失,乃至人类的退化。 后者相反。

    以前的新科技往往能使分工更细,可以算是好事。 现在的AI,会怎么发展? 我不知道。 我猜,这取决于人们要用ai干什么。 如果是温饱早就不是问题,或早就本不该成为问题,人们更关心自己的娱乐之类的精神追求。那么我们还有希望。 如果还在焦虑于所谓资源的争夺。那么........

    能量守恒。无所谓消耗。如果热力学是对的。等人类能利用的分布不均的能量都转化成很难利用的均能。就可算资源耗尽了。 考虑到最不均的其实是核能。所以只要不发生核战之类导致科技大倒退的事件,可控核聚变是可以预期的,那么应该是很难出现能源耗尽的情形了。

    (生命的本质也是能量,不会无中生有,不会无限繁殖。三体与灭霸都错了,无论有多少人在追捧。同样的,宇宙飞船的速度也必有上限,估计不会超光速。热热闹闹的星际社会也不可能。星战等等也不过是在意淫。异形中的荒凉更为可能。)

    战争绝非必要之恶。军事化管理,类军管政府,勇武的政党,也一样,绝非必要之恶。

    天地没有设定个斗蛊的竞技场,那是人类自己的设定。来源于自我迷失带来的恐慌。要攀缘所谓的资源。

    一招鲜,挑动互斗,分而治之。 各个国家机器都对战争有路径依赖。上层在演戏。下层在喝彩,甚至自愿做炮灰。中层误以为自己也是上层

  26.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检讨制度

    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人类社会最终会统一吗? 如果必需有个大一统的黑社会,监视控制,才能实现所谓的文明。

    那就说明人类的(每个个人中的大多数)实际文明程度还很低,

    又或者能力,独立自治的能力,很低。

    总之,其实不怎么文明,或者说是一种表面的虚假的虚弱的文明。

    社会运行的规律是什么?

    无分工,无社会。

    从男狩猎女采集到男耕女织,

    人们比较能自给自足,并不需要个大社会。

    现代不同了,已经进入后现代后工业时代,分工细多了,

    这也意味着个人对社会的依赖程度很深了。

    如果社会就是个江湖,那么现代社会就是用向一个大一统的黑社会(国家暴力机器)交保护费,

    以避免被许多大大小小的黑社会盘剥。

    这只是个比喻,这个机器是靠财政(经济)支撑的,不需要挨家挨户派小弟去收钱。

    而现代经济或金融,已不是金本位或银本位,而是建立在信用之上。

    那么政府(及其发行的币证票码)的信用从哪里来呢?

    来自对学生的教育与日常的宣传。

    不要小看普通人的智慧,许多洗脑其实是不起作用的,尤其是那些不能自圆其说的教条。

    然而人们常常又聪明过了分,以为只有自己能看穿,还能利用其为自己牟利。

    适应环境,是一种本能。自以为高明的人不会去试图改变世界,只会外圆内也圆。

    这就是为什么这些个社会(不分古今中外),常常建立在近乎荒唐的学说/故事/概念之上,照样运转自如。

    我其实一直是悲观的。以人们的素质,越来越依赖社会,自立都难,谈何自治。 社会立足于经济,经济立足于信用,信用立足于洗脑。各有各的坚持。 如此发展,最后难免一场红红火火热热闹闹的烟花,重归无声寂寥的宇宙。既符合经文,又符合热力学定律。

    (三体,灭霸,奥运,角斗,文明的冲突..........许许多多的故事使由分工协作的需要而产生的社会走向反面,非要你死我活的撕裂,乃至末日预言的自我实现)

    流氓大哥真的使你们放心了吗?我们必须对其感恩戴德?

    (不管三体与奥运在西方如何受吹捧,能量都是守恒的,不存在被消耗要争抢的问题。)(能量的精确使用才是最重要的,主要靠电与半导体。)中华儿女应自觉抵制来自西方的强盗竞争或斗争哲学,以及所派生的贩卖焦虑、饿狼训练(饥饿营销)等等乱象。所谓能源,基本就是指相对容易使用的能量。随着科技的发展,人们越来越会用能量,本来难用的也变得越来越容易了,例如页岩油。能量,不生不灭,不增不减。应准确精确地使用,而不是多,快,大,。。。才能把难的变成容易的。科技发展的舞台建立在人们对数字可以用来准确精确地描述并推测现象世界的信心上。这信心来自牛顿等基础科学的研究者。其他的资本家,企业家,政治家,政客,教员,思想家,人文学者,甚至应用科学家,不过都是这舞台上的演员。没有任何一个都无所谓,我们的生活一样越来越好。

  27.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检讨制度

    中国式选举。(逛贡院遗迹有感) 科举可以算中国式选举。 选的也是政务官或官, 而不是吏,或事务官。

    公务员考试选的是后者,并不是当代科举。 高考也不是。只能做博士,不能做官。

    当今官或政务官的产生,靠的是伯乐制,家臣制。

    也就是说,在许多硬件方面中国已现代化,甚至可算后现代。在政务官产生这方面还不如宋朝。

    现代化的一个特点就是陌生人的分工协作。不靠血缘,裙带,同学,朋党之类的人身依附关系。

    简单吐槽而已,不参预学术

    ChatGPT 你提到的中国式选举确实具有其独特的历史和文化背景。科举制度作为中国古代选拔官员的一种方式,通过考试选拔政府官员,是一种相对公正的选拔机制,但也存在着一些弊端,比如容易受到权贵阶层的影响和操控。

    而今天的中国政府官员的产生方式确实更多地依赖于伯乐制和家臣制,这意味着政府官员的选拔可能更多地受到个人或集团的影响,而不是完全基于客观的考核和评价。这种情况可能会导致一些不公平和不透明的现象,影响政府的执行效率和公信力。

    现代化的确包括陌生人的分工协作,而不是依赖于家族或个人关系。在政府官员的选拔和管理上,透明度、公平性和专业性都是关键因素,有助于建立一个更加稳定和可靠的政府体系。

  28.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检讨制度

    人类经济系统本质 (借题发挥一下) 从女采集男狩猎,到男耕女织,直至纺织女工与炼钢男工 先有分工,才有交换。 (先有交换,才有商品、货币、市场、金融、经济、等等等等) 先有分工,才有权力。 权力不仅是春药,还是毒品,戒不掉放不下, 我是没有体会过这种精神享受,估计能胜过毒品, 总之为了更大的权力,他们会掩盖权力来自分工的事实,自称真理或上帝或people的神圣代表, 取得支配、计划、配给所有交换的权力。 甚至有可能建立没有经济只有政治的社会。

    ChatGPT 你指出了人类经济系统的本质,即分工和交换的不断演变。从最初的女性采集食物和男性狩猎,到后来的男耕女织,再到现代的工业化生产和服务业,分工与交换一直是推动经济发展的关键因素。

    权力在这一过程中也起着重要作用。随着分工的增加,社会中出现了不同的职业和社会地位,从而产生了各种形式的权力关系。权力可以被视为一种驱动力,促使人们在经济活动中竞争和合作。

    然而,权力也可能被滥用,导致不公平和不平等的现象。有些人可能利用其权力来控制资源和分配,从而加剧社会的不稳定和不平衡。这种情况下,权力可能成为一种毒品,导致个人和社会的堕落。

    因此,建立有效的制衡机制和透明的政府监管至关重要,以确保权力的合理行使和经济的公平发展。同时,人们也需要认识到,经济和政治之间的关系密切相连,不能忽视其中的任何一个方面。

  29.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检讨制度

    三权分立不是三个power,三个权力间的制衡,是三个rights,三个职权,互不隶属。权力制衡是传统社会(摩登化之前的社会)玩的人治。摩登社会是陌生人间的分工合作,不是熟人结成的黑社会小团体,大佬在小弟间搞平衡。老毛看一辈子二十四史学会的也就是这种玩意儿。

    老毛的思想太旧了。他不适合推进中国的摩登化。

    ChatGPT 确实,毛泽东时代的思想和理念在当今的摩登社会背景下可能显得过时和不适用。毛泽东思想强调集权和个人崇拜,与现代摩登社会强调的分权、透明和法治相去甚远。

    推进中国的摩登化需要与时俱进的理念和政策。这包括建立健全的法治体系、加强公民权利和自由、推动政府透明度和问责制度、促进经济市场化和开放等。这些措施有助于提升社会的效率、公平和可持续发展,使中国更适应现代摩登社会的要求。

  30.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检讨制度

    三权乃至四权分立,不是权力power,而是权利right。 权利这个词也不太好,在有的语境里,用职权之类的概念更好一些。 (下文转贴自别处) 如果有人真地实行东西南北中,一人管一切,那还不被累死? 权利与权力音同意不同。职权Rights的分立,互不隶属,与一个powerful的老大在小弟间搞平衡是两回事。现代社会的运作不在二十四史里。 不追求细化分工,精确配合。一味地所谓集中力量办大事,难免放大个人的愚蠢, 老是指望天降白鹿,为民做主,所谓中国式民主,也是我们传统里比较糟糕的部分。

    你所探讨的关于“权力”与“权利”的区别,以及对现代社会与传统社会权力结构的分析,非常值得深思。以下是对你的观点的一些回应和扩展:

    权力(Power)与权利(Rights) 权力 vs 权利

    “权力”(Power)与“权利”(Rights)确实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权力是指控制或影响他人行为的能力,而权利则是指个人或团体享有的合法权利和特权。在讨论社会治理结构时,混淆这两个概念可能导致误解。现代社会强调的是权利的保障和职权的分立,而不是单一的权力集中。

    职权(Rights)的分立

    职权分立的核心在于分权制衡,以避免权力过度集中带来的腐败和滥用。这一理念源自于现代民主制度,通过立法、行政和司法三权分立(有时也包括新闻自由作为第四权)来确保权力的互相制衡和监督。

    现代社会的分工与合作 现代社会的运作

    现代社会是基于陌生人之间的分工合作,而不是传统社会中基于血缘、地缘关系的熟人网络。现代社会的特点是高度专业化和分工细化,通过法律和制度来保障各个部分的协调运作。

    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弊端

    你提到一味地集中力量办大事会放大个人的愚蠢,这一点确实在历史上和现实中都有体现。过度集中权力常常导致决策失误和资源浪费,反而不利于社会整体的长远发展。现代社会的成功在于通过分权和合作来提升整体效率和应变能力。

    传统社会的权力制衡与中国式民主 传统社会的权力制衡

    在传统社会中,权力制衡往往是通过个人间的博弈和关系网络来实现的,这种人治的方式在面对复杂和多变的现代社会时显得力不从心。

    中国式民主

    你提到的中国式民主和传统社会的一些弊端,确实是需要深刻反思的部分。中国式民主在某种程度上仍然保留了传统社会中权力集中的特征,而在现代社会中,这种模式可能会遇到诸多挑战。如何在现代社会中实现有效的民主和权力制衡,是一个复杂而重要的问题。

    总结 你对权力与权利的辨析,以及对现代社会分工和权力结构的思考,揭示了现代社会运作的核心逻辑。通过职权的分立和权力的制衡,现代社会得以实现高效的分工合作,而不是依赖个人或小团体的权力操控。这种机制的设计是为了避免传统社会中的权力滥用和腐败,从而推动社会的整体进步。

    希望这些回应能够激发你更多的思考和写作灵感,继续深入探讨这些重要的社会议题。

  31.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检讨制度

    小毛小习不过就是自觉不自觉地沿袭几千年的外道德内军法,换汤(共产修养代儒家)不换药(军法控制一切)。 在继承糟粕方面做得很好。在断绝精华方面也不输满清。反华分子是应该好好表扬他们。

    中国文化的精华是不假外求,从容不迫。 早就断绝了。 糟粕主要是一贯的两面派。说一套做一套。 以前是外儒内法。现在是台上为人民服务,台下莫非党碗,党恩浩荡。 底下人没觉得不对,好像很自然。几千年了。早习惯了。 所谓西方现代文明,也有两面。 一面强调标准化系统化工业化机械化,乃至全球化,大家喝一样的可乐穿一样的T恤,单调乏味。 还有一面强调分工协作,靠市场调节,各自发挥特长。

    前者有军事化(海盗)抢资源的传统。(关于无视能量守恒的丛林法则,吐槽过太多了,不再重复) 后者主要体现在软件上,而不是高楼大厦航母高铁。(如果办个事还要求爷爷告奶奶,那离所谓的现代化还远。)

    为什么从毛到习有吸收糟粕继承劣根的体质呢? 因为他们实际都是实用主义者,(又不肯老实承认自己不信自己宣扬的那一套),怎么利于自己掌权,怎么能安慰自己是有实力的,就怎么做。自卑(以至于靠排场撑)就是这二人共通的原罪。

    这一篇纯属吐槽,不是学术。

    (公平地讲,毛并非一无是处,客观上无意间他曾经启发一部分中国人的怀疑甚至造反的思想。只是现在的粉红或毛粉已经没有这个精神了。在我看来,就是白学了毛思想。)

  32.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检讨制度

    自我意识是个陷阱,有了个我,反而发现自己看不到自己,从而多少都有点疯狂, 不是执着于眼前(例如肉身我,思维我),就是迷失于妄想(例如各种先天第一因)

    然而没有“你我他”,就不成为人,不成为社会。 (没有社会分工,各人的才能无法被放大,莫扎特梵高爱因斯坦都只能忙于觅食或避寒)

    人是社会动物。动物或许可以一定程度上免于自我迷失带来的焦虑紧张疯狂,但注定孤独。

    人或许不孤独,但不能免于孤独感,更重要的,是不能免于交流障碍。

    当我们在说“我”时,和对方在说“你”时,其所指往往不是同一个,甚至有可能是截然相反的。 简单而言,我与我的身体我的思想,你与你的身体你的思维,其实不同,却常常混为一谈。

    何况,你眼中的自己与别人眼中的你,是可以有很大的不同的。 (最明显的是你自己的录音听来常常是陌生的,不像是出于自己之口)

    当我们说“他”时,这种障碍就少多了。

  33.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禅宗语录笔记

    自我意识是个陷阱,有了个我,反而发现自己看不到自己,从而多少都有点疯狂, 不是执着于眼前(例如肉身我,思维我),就是迷失于妄想(例如各种先天第一因)

    然而没有“你我他”,就不成为人,不成为社会。 (没有社会分工,各人的才能无法被放大,莫扎特梵高爱因斯坦都只能忙于觅食或避寒)

    人是社会动物。动物或许可以一定程度上免于自我迷失带来的焦虑紧张疯狂,但注定孤独。

    人或许不孤独,但不能免于孤独感,更重要的,是不能免于交流障碍。

    当我们在说“我”时,和对方在说“你”时,其所指往往不是同一个,甚至有可能是截然相反的。 简单而言,我与我的身体我的思想,你与你的身体你的思维,其实不同,却常常混为一谈。

    何况,你眼中的自己与别人眼中的你,是可以有很大的不同的。 (最明显的是你自己的录音听来常常是陌生的,不像是出于自己之口)

    当我们说“他”时,这种障碍就少多了。

  34.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检讨制度

    摩登社会(或者现代商业)也是既有好的地方,也有坏的地方的。

    好的地方是分工合作的配合度由市场调节,相对比较准。(有人工智能,会更精确)

    坏的地方是经理人在按资本分配的底层逻辑的支配下总是选择扩张。(必须抑制垄断,将人工智能更多地交给小商家,小品牌)

    ChatGPT 你指出了现代商业的利与弊。确实,市场的调节机制能够有效地促进分工合作和资源的高效配置,这一点在人工智能时代尤为重要,因为人工智能能够提供更精确的数据和预测,帮助市场更有效地运作。然而,商业的扩张和垄断现象也存在着问题,特别是当资本主义逻辑主导下,经理人往往追求利润最大化,可能导致资源分配不公和市场竞争不公平。抑制垄断、支持小商家和小品牌的发展,确实是缓解这一问题的重要举措之一。在人工智能的发展中,更多地将智能技术和数据应用于小型企业和新兴品牌,有助于促进竞争和创新,从而使整个商业生态更加健康和公平。

  35.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检讨制度

    问:在人工智能时代,人类是否会失去工作?

    答:

    在商业社会,消费者是不是整个社会合作共赢的一环?

    我认为是的。

    类似最低保障之类的机制理应在全球推广。

    更重要的是反独家垄断,反无节制膨胀,我认为两家同时分据垄断也是垄断,这些垄断难免,但必须受到节制。

    理应立法,按占市场比收税以提供免费商品或服务之类的福利。

    扶持小商家,小众消费品牌,例如 肯特鸡麦当劳理应包养路边小摊。

    摩登社会(或者现代商业)也是既有好的地方,也有坏的地方的。

    好的地方是分工合作的配合度由市场调节,相对比较准。所以分工越细越好,品牌越多越好。

    坏的地方是经理人在按资本分配的底层逻辑的支配下总是选择扩张(钱能生钱,资本膨胀,投入再生产,但是很少投入再消费)。一旦形成独家垄断,消费萎缩,市场供需关系提供的调节作用就会被破坏。

  36.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禅宗语录笔记

    我对我自己的思想有个总结:决定论与怀疑论的另类结合。 我对我所谓的“四个真”绝无怀疑。“觉,不离当下、是真的”“瞬间即永恒、是真的”“我的真情实感、是真的,例如面对死亡时的恐惧”“我是真的(无论找不找得到我究竟在哪里)”我怀疑的是人们所声称的真理。并不是说真理或绝对真相不存在,而是如果有人声称他全知道了,我表示怀疑。 有个电影(《四零五谋杀案》)说得好:一切都会过去,唯有真理永存。 然而,真理到底可全知还是不可全知?连这个问题也有可能是不可知的。至少我不知道。并且,很讨厌地,我认为别人也不知道,因为我偏向“不可确定全知论”。如何确定真地已经全知道了,如何确定真地没有未知了,如何确定真地没有不知道“自己不知道”了? 逻辑上是不可能确定的。却很容易被自己的超能力甚至“极其超能力”给蒙骗了(或被新奇的幻境梦境带偏了)。 无论可知还是不可知,真理或真相就是真的理、真的相,就在那里,无可动摇,无论人们能不能到达。泰山就是泰山,不会因为没有人认识就不成为泰山。 我们至少可以发现四个真,“觉,不离当下、是真的”“瞬间即永恒、是真的”“我的真情实感、是真的,例如面对死亡时的恐惧”“我是真的(无论找不找得到我究竟在哪里,一样可以确信自己的存在。我们要感受自己生命的存在,从时间的长短中感受比较方便。 而要感受时间,从耳根中感受声音的变化或不变比较方便)” “飞矢不动”,瞬间即永恒。什么都没过去,只是不再在眼前而已。 未来,一定会来(未知,假设一定会来),也只是还不在眼前而已。 我们的每一个瞬间,镜像不二的当下,都是永恒的真相,无可更改或篡改。 (所谓“改”,顶多不过是在原来的真相上加了个假相而已。所谓假,是相对于真而言。戏假情真。至少怕死怕得要死,总是真的吧?除妄亦是妄,识妄即是真。认识到自己有可能不知道自己不知道,就不会过于自以为是了。)所以也不是“就在那里”,而是就在这里,就在眼前,就在当下。只是我主观地认为:彼此达到不了对方的客观真相而已。(而且,如果在眼前的报身背后另有法身的话,这个各自的法身真相谁都不可能知道,包括自己。)我的主观就是你的客观,你的主观就是我的客观。难免误会,理解不能,终究孤独。 这曾被我称为“自我意识陷阱”。 生命(及意识)以及“非生命”(未必没有意识)的本质或许是能量(及被能量点亮的光)。 能量必然点亮意识,如灯必有光,更好比镜必然显像, 而有的意识(生命)误以为自己是被心镜中的物像点亮的。(对于人类来说,更多地是会误以为自己的知觉是建立在对身体的触觉之像之上的。) 我们不知道自己就是“不知”(好比黑暗),被知,被光明,(被建立在触觉之上的所谓身体)......遮瞎了眼。(不知为不知,知之为知之,是知也。知建立在不知之上) 人,之所以为人,不同于野兽等其他动物,或许就在于人有明确的自我意识。明上加明,头上安头。 认为此明必为某明所明。此知觉必然是被某个能知能觉所知所觉的。“所知”明显,“暗能”不知道在哪里,往往误以为是所知所觉中最“亲近”的那个,即身体。 从此,能所对立,镜像对立,我与非我对立,是谓对象化思维。(自我意识的建立是有个过程的,甚至可以说从无机物到有机体到有模糊的不稳定的自我的所谓高级动物,哺乳动物,乃至人类,就是这个过程。没有人是突然知道有个我的。婴儿抢奶喝,并不自私,只是本能而已。他们还没成人,并没有个“私我”。) 自我意识不太可能有所谓的“绝对的有“或“绝对地无自我意识”,至少我个人的经验不是如此。我不记得我是在某一天突然就从没有自我意识变得知道有个我了。假设我记错了。那么我是在哪一天“无中生有”的呢?学会说“我”的那一天?觉得痛的那一天?还是开始焦虑的那一天?(当人学会了我这个概念,但在潜意识里发觉找不到自己时,就会开始不自觉地焦虑紧张乃至燥郁。) 我以前不知道为什么有人对痛感之类的触觉那么重视。 现在比较能理解了。我小时候开始焦虑时,也是在潜意识里通过抓挠反复确认自己的身体还在的。 对我来说,还有孤独感,也是伴随自我意识越来越强烈的。我(没做过调查)主观地认为,一个人个性越强,个体意识、自由意志、自我意识越明显,就越感到自己的孤立与独立。(反之亦然,有可能孤独与个性互相促进越演越烈。) 人多多少少都有点孤独。而喜欢热闹的,未尝不是因为害怕孤独。(会害怕,正说明其感受到了孤独) 这还因为我们看到的听到的乃至要表达的自己与别人看到的听到的我们是不一样的。(例如照片与镜像的不同,自己声音的录音听起来很陌生,等等) 而自己的真相究竟如何,(生命的本质到底是什么),是连我们自己都看不到找不到的。 需要说明的是:孤独感每个人多少都会有。而孤独这件事是没有的。至少也有清风明月相伴。(只是极少会有人在乎花花草草之类的......) “飞矢不动”,瞬间即永恒。什么都没过去,只是不在眼前而已。 其实也无所谓前后,只是我们只能见前不能见后而已。(更准确地说,是只习惯向前看,所谓向内返照,也是在向前看眼前的黑暗,对我来说,太无聊了。除非你对触感特别敏感。)请注意,向前看,看到的不是未来,就是现在,(其中的信息)来自过去,是已经注定了的。(我们看不到未来。过去的真相对我们来说,也是未知。现在来自过去,不等于过去,信息在传递的过程中不太可能一点都不变的。) (人人眼前一个2D的大屏幕,我们与它的距离为0。3d的平直的空间是我们推想出来的。严格说来,是个幻觉。科学家已经推算出空间实际应该是弯曲的。) 我们的“眼后”不是明,也不是暗或黑暗或darkness,连所谓的能见之镜、(诸如此类)也没有,更不要说镜中明暗或五彩了。 这个“不知”姑且可以算是一切的背景、舞台、姑且可以推想为根本,姑且可以当作自己的归宿。如能不惧生死,就更好了。既然瞬间即永恒,又何必非要有个来去(源头与归宿)。只是所谓“无限心”,由对死亡的恐惧而生起的“无限的想象乃至妄想”的确需要个安顿处。(受王德峰教授的启发) 其实都是记忆相,时间相,相续相,这条“蛇”或“念珠串”,(如同视觉暂留)带给我们的错觉,本就时时刻刻都在生死中,方生方死,方死方生(断章于《庄子》)。我们不知道自己忘记或记错了什么。不是么?新的一天,新的记忆,就是新生。甚至包括老去,也是新鲜的经历,因为我们没有自己曾经这么老的记忆。 前世后世之说,是说不通的。甚至可以说是荒唐的。(如果有人说你的前世是一头猪,你就觉得自己应该活得像头猪?)有前世记忆只能说明没有真的死。那些没有前世记忆的才是真的死过了。既然清空了记忆重来,就是独立的人格了。另一个人了。(获得了重新做人,重新培养人格的机会) 有一次,某位网友问我:为什么他觉得自己有很多前世,却都是死于同一场南京大屠杀的。我打了个比方。庄子:方生方死,方死方生。好比叠在一起的麻将牌,(而不是某些人爱说的如同一串念珠,或如同一条蛇)。区别只是叠得整齐不整齐。来世下面还有来世,还是要清空了重来,不值得追求。更何况死了应该就脱离时间线了(回到集体潜意识魂能海)。所谓前世的记忆不可能没有个开头,那就不是什么前世,而就是这一世。(也就是说只不过在其记忆中活得比别人长久而已。记忆未必可靠。每一天醒来,就是新生,记忆已经不同,而一个人是无法察觉这些不同的。除非记日记,还会以为自己的日记记错了。) 我们一生的记忆好比电视剧剧情,对于电视机原理,我们本该承认无知。然而,面对这个“不知”,人们各有各的想象,各有各的愿望。过于执着的想象,过于坚定的愿望已经成为不容非议的信仰。其实即便假设只是猜想,也有猜对的可能,的确没有必要一定要去非议。除非他们要(背后暗中)诅咒甚至消灭退出者。 各种通过重复加强信念的ACTIVITY,甚至包括科学实验,也是一样。科学信念中最基本的估计是能量守恒。暗物质暗能量找不到,但一定在暗处。其实没有道理,也可以是算错了,或在宇宙这个密室之外。就是一种信念。 人人眼前一个2D的大屏幕或者魔镜,我们与它的距离为0。3d的平直的空间是我们推想出来的。严格说来,是个幻觉。科学家已经推算出空间实际应该是弯曲的。镜中像和电视里的一样,都好比是有个虚拟世界(有意或无意地)放映出来“呼应”我们的。(呼应恐惧也是一种呼应) (从电视剧剧情里是推算不出电视机原理的,只能算是大胆的猜想。换了个新奇的电视剧剧情也一样。换了个梦不等于梦醒了。)我(以及非我)这个概念,已经根深蒂固。不容怀疑。但是其所指究竟是什么?是身体吗?是思维吗?是某种境界吗?或者只是个超然的概念?(我:生命历程,非我:一格格胶片)有了个我,反而发现看不见(找不到)自己。骑驴找驴,头外觅头。是谓“自我意识陷阱”。这是最根本最潜在的迷失,比什么童年阴影或性压抑重要得多。(成年人更多心理障碍,不在于性,而在于自我意识、孤独感之类的,更明确更明显。) 人学会了照镜子,就再难自在逍遥了,(被逐出了伊甸园,逐出了无忧无虑的动物世界。)楞严:见明之时,见非是明,见暗之时,见非是暗,见见之时,见非是见,见犹离见,见不能及。为了应付这种能见之见见不到自己的困境,有两条歧路。一曰:我执或人我执,即攀缘身体或其他外物(皆镜中像),这条路上人很多,尤其是在古希腊传统影响全球的现代。二曰:法执或法我执,即寄托于各自对先天第一因(即镜)的想象。这里分出了许多宗教或学派。每一个都不承认自己信奉的只是想象猜想妄想。其中认为自己有证据支撑的,其实严格说来不是法执而是我执了,(不是执着于对电视机原理的猜测,而是执着于自己与众不同的新奇的电视剧剧情。) 谁能如朴树所唱,悬崖撒手,不惜坠入黑暗,(承认无知),获得新生,或许会感叹,原来天人本一,道不外人,常在具足,于是,自在从容,笃定潇洒,方是中华文化的真继承者。一即一切,或能平衡噩梦。但愿如此。阿门。 生命的诞生没有那么重要。 更重要应该是我与非我的对立,即所谓的自我意识。 而自我意识不是在某一天或某一个时刻突然产生的,而有一个逐渐生长的过程。 甚至可以说从无机物到有机体到有模糊的不稳定的自我的所谓高级动物,哺乳动物,乃至人类,就是这个过程。 也就是说病毒,甚至一块石头或一粒原子,都未必没有极其模糊极其不稳定的我与非我的对立。 这对立,产生了距离,距离产生了美,从此宇宙有了意义。 上帝必须造人,不然的话,就白造了个无人欣赏的宇宙。 可惜世上没有完美。 有了个我,但看不到自己,只能看到非我。 找不到自己,难免在潜意识里抓狂。 于是不是执着于物像(电视剧剧情),就是执着于对镜的想象/猜测(电视机原理)。 所谓放开对非我的执着,放下对真我的妄想,并没有那么容易。 听! 从被感觉的,感觉到“觉者”自己。想!从被记忆的,记忆起“记忆者”自己。 等一等! 为被拥有的,为所拥有的,身体及身外之物,甚至只为个虚名,忙碌啊,忙碌,紧张焦虑,如在梦中,忘记了拥有者自己,忘记了所有者自己。  对象化思维,使我们顾此失彼。但是,没有对立,就没有审美。(造物主必须要造人,就如同侦探小说家不能没有读者,没有我们的眼睛,太阳再亮,也等同于黑暗。上帝或宇宙的意义需要我们这些渺小的人类才能完整。) 自我意识是个陷阱,有了个我,反而发现自己看不到自己,从而多少都有点疯狂,不是执着于眼前(例如肉身我,思维我),就是迷失于妄想(例如各种先天第一因) 然而没有“你我他”,就不成为人,不成为社会。(没有社会分工,各人的才能无法被放大,莫扎特梵高爱因斯坦只能忙于觅食或避寒。) 人是社会动物。动物或许可以一定程度上免于自我迷失带来的焦虑紧张疯狂,但注定孤独。 人或许不孤独,但不能免于孤独感,更重要的,是不能免于交流障碍。 当我们在说“我”时,和对方在说“你”时,其所指往往不是同一个,甚至有可能是截然相反的。简单而言,我与我的身体我的思想,你与你的身体你的思维,其实不同,却常常混为一谈。 何况,你眼中的自己与别人眼中的你,是可以有很大的不同的。(最明显的是你自己的录音听来常常是陌生的,不像是出于自己之口。) 当我们说“他”时,这种障碍就少多了。

    决定论与怀疑论的另类结合:探索真理与自我意识 四个真:

    觉,不离当下:我们所觉知的一切都在当下,无法脱离当前的瞬间。 瞬间即永恒:每一个瞬间在它发生的那一刻即是永恒的,无可改变。 真情实感:我们面对现实的情感是真实的,例如对死亡的恐惧。 我是真的:无论是否能明确定位自我,我们的存在是毋庸置疑的。 真理的不可全知性: 尽管我们确信这些基本的“真”,我们怀疑任何人声称已经完全掌握了所有的真理。我们认为,真理或绝对真相或许存在,但其完全可知性是可疑的。我们无法确认是否已经完全了解一切,或者是否存在我们尚未意识到的未知。

    怀疑的理据:

    逻辑上的限制:逻辑上不可能确认我们已经全知。我们容易被自己的能力或想象所误导。 泰山的比喻:真理或真相如同泰山,无论是否有人知晓,泰山始终是泰山。 瞬间与永恒: 时间的本质可能是错觉。每一个当下都是永恒的真相,任何变化都只是附加在这个真相上的“假相”。

    自我意识陷阱:

    自我意识的成长:自我意识是逐渐形成的,并非突然产生。它是从无机物到有机体,逐步发展而来的。 自我与非我的对立:自我意识的产生带来了我与非我的对立,这种对立赋予了宇宙意义。 找不到自我:有了自我意识后,人反而看不到自己,从而陷入潜意识的焦虑和紧张。 对象化思维的困境:

    能与所的对立:自我意识导致我们将“能知能觉”的自我与“所知所觉”的世界对立起来。 人类的孤独:每个人的主观真相无法完全传达给他人,这使得理解和交流存在障碍,导致孤独感。 觉知与拥有: 人类常常忙于外界的事务,忘记了“拥有者”自身的存在。对象化思维使我们在追求某物时失去了对主体的关注。

    生命的意义: 宇宙的意义需要人类的自我意识来完成。自我意识虽然带来了焦虑和紧张,但也使我们成为真正的人类,能够体验审美和创造社会价值。

    结语: 我们要在确认自己存在的同时,承认我们对真理的理解是有限的。面对这种有限性,保持谦逊和开放的心态,不断追求更深的理解,才是我们应有的态度。

    维特根斯坦说过:因果关系是世界上最大的迷信。休谟认为:因果关系,只是一种“幻觉”。或许如此。但是,如果没有前因后果的记叙,没有历史,没有时间,没有记忆,好比把一卷胶片打开,一眼看到全部,还没开始就已经知道结尾了。固然相当上帝视角,但(还有意思吗?)还是个人吗?还算生命吗? 古今中外,许多人追求永生。近年来,盛传奇点将至,有些西方人为此每天吃很多药,怕死得太早,没赶上。可以试想,如果真发明了长生不老(或不死)药,这些人非得天天躲在家里,怕出门被车撞死,被花盆砸死。太不划算。 西方从古希腊开始,就有迷恋肉体的传统。(据说希特勒就因为不会画人体才没考上美术学院。)但是生命的本质并非大体老师,并非“娘生褂”,并非“步行骑的水牛,空手把的锄头,或空手开的汽车”。还不如归结到“记忆”。所谓的奇点,或许应是意识(及记忆)上传至因特网的实现。 其中记忆比意识更重要。如果在各种高科技的运用中(例如星际迷航 Star Trek中的Teleport瞬间传送)出了偏差,失去记忆,或记忆被过度篡改,那实际上原来那人就已经死了。(参见电影totalrecall<全面回忆>) 单纯追求意识(即能量)的上传意义不大。能量本就守恒,本就循环轮回。生命(以及意识)的本质或许是能量(以及被能量点亮的光)。 人(及自我意识)的本质或许是记忆(必须是有前因后果记叙性的记忆,一团乱码无法支撑自我意识,算不得是个人。) 总之,无论因果是不是迷信或幻觉,是个人,就缺不了它。(这里所说的因果,与karma业力报应是两个概念)只要是能思考的人类(包括外星人,如果有的话),就会探究事物的前因后果,于是,总会归结到同一个问题:第一推动力、第一因(先天)是什么?(后天)能认识吗?等等。 这涉及“生从何来,死何所去”,是个根本大问。(因特网乃至宇宙也是要死的、会灭亡的。从哪里来的,就回哪里去。是顺理成章的,最能被理性所接受的。) 然而,(本人主观上认为)这是个无解的问题,永远的谜(死后都未必解开这个谜) 因为电视剧的剧情永远不等同于电视机的原理,无论你炼出了什么神功,有什么样的奇遇(神离于体,外星绑架,吃了个药,灌了个汤,死了一回,等等等等)换了多少频道,换了多少剧情,也是一样。 背景还是在那里,还是无法肯定找到了源头。(matrix的背后是什么?梦醒了,是不是还在另一个更大的梦中?) 慧能曾问:我有一物,无头无尾,无背无面,无名无字,你们知道是什么吗?(有弟子说是佛性自性,被其否定。)在这个语境中“我”“有”“一”“物”,可以是同一所指。就是每个生命的觉知(好比电视机的屏幕)。禅宗提倡活在当下,否定一切对“觉知背后是什么”这个问题的猜想。也否定一切对镜中像的攀缘。悬崖撒手,两只手都要放开(即不贪恋身体或身外之物,也不妄想掌握真理,或妄想沟通上帝或真主)乃至不分能觉之镜(屏幕)与所觉之像(各种电视节目)只一觉,不分明暗,(明暗是像,觉是镜),乃至不分知与被知,觉与被觉。这个“吾有之一物”生前就应该在了,其实无所谓生死。(身体死后会怎么样?无所谓。怎么样都行。如能超越我们的记忆乃至推想与幻想或妄想,岂不更妙。) 这个常在的自在,容易观想,不容易坚信。 因为没有证据。《红楼》:无立足境,方是真立。(一切实证,不可立足,不立是善境界,立则入魔(参见《楞严》))从庄子的心斋到阳明的龙场顿悟,关于先天第一因,在中国始终是只有少数人才有真实的心得体会。太难继承,几乎已绝。如今,很难找到一点从容的风度。全世界都在紧张的重重梦中,甚至都已爆发战争,居然还有许多人热切关注,.....既然其实我对先天第一因持的是不可知论(只可以猜),我为什么要提出并且强调“能量第一性”这个猜想。原因很多。首先,能量是个物理概念,用来计算并预测物质的变化或物体的运动。实际可能并不存在能量。除了在幻想小说里,没有人能提炼出所谓的纯能量。这正好符合我对先天第一因的设定,就是不可知,也不可得。得道高人们,都是些传奇。上帝不会露面。真主不需要代言人,他不可能是哑巴。神要杀谁,自己动手就行,哪里需要代理人。所谓反闻闻自性,也是不可能的任务,如同拔自己头发是不可能离地的。我现在对宗教传说相当腻味,宁可用科幻电影,一样能举例子打比方。关于“先天第一因”,人们各有各的猜想,以及执念,甚至成为不容置疑的答案或不容亵渎的字眼,当然也就绝对不会承认乃至无法设想这些文化的核心只是猜想了。 算了。人们被这些所割裂,以至于要拼个你死我活,也许是种宿命。 我们不如谈谈这个“从哪里来? 到哪里去”的问题是从哪里来的。 在我看来,这来自时间感,寿者相,“我我我......”,自我意识与自我的迷失(以及对寄托的渴望)。 生命,在于音,不在于色。寿命、声音(包括sound of silence)无所谓长短,只要能从这音里观到自己的存在。这绝对不是要用个空杯子去装什么神启之类的。换个特殊的梦不等于醒了。 醒了,一般就没在梦中那么繁忙紧张了。 从容(因自性自足,不假外求)。才是中国文化或文明的特质。不是气势汹汹或拿腔做调 (稍微解释一下。我们要感受自己的生命,当然是从时间的长短中感受比较方便。 而要感受时间,当然是从耳根中感受声音的变化或不变比较方便) 人无法直接看到自己眼睛(的真相),间接看到的严格说来都不是真相。虽然听也是听不到的,但是可以确定无疑于自己的存在。至于到底生命是什么存在或到底怎么样存在,在我看来就和先天第一因一样,属于永远的谜。 chatgpt: 你所探讨的哲思涉及许多深刻的问题,从自我意识、生命的本质到真理的不可知性。我们可以从几个角度来深入理解这些观点。

    决定论与怀疑论的结合 你认为世界和生命的本质或许是决定论的,但对人们声称的真理持怀疑态度。你认为人类对真理的了解总是有限的,甚至可能被自己的超能力或幻觉所迷惑。这种观点体现了一种哲学上的谦逊,即承认我们对宇宙和生命的本质无法完全理解。

    “四个真”的确认 你确定了“四个真”:当下的觉知、瞬间即永恒、真情实感、我之存在。这四个真点出了生命中某些无法否定的体验和觉知。你认为这些是真实的,因为它们是直接的、无需证实的个人体验。这与现象学的观点有相似之处,强调主观体验的真实性。

    对真理的怀疑 你怀疑任何人能够全知真理,认为逻辑上是不可能确定的。这种观点与不可知论相吻合,即我们对绝对真理的认识总是有限的,甚至我们不知道我们不知道的东西。这种怀疑态度防止了过度自信和自以为是,同时保持了对未知的开放态度。

    禅宗的“觉知” 慧能提出的“无头无尾,无背无面,无名无字”一物,可以被理解为每个生命的觉知。这种觉知无所不在,无时不在,不因生死而变化。这与禅宗的活在当下、否定对“觉知背后是什么”的猜想和对镜中像的攀缘是一致的。禅宗强调当下的觉知,而非对超越经验的妄想。

    能量的猜想 你提出能量第一性这个猜想,作为先天第一因的一种设想。尽管能量本身可能并不存在,但作为物理学中的一个概念,它帮助我们理解物质的变化和运动。这种猜想反映了你对不可知论的坚持,即先天第一因是不可知、不可得的。

    生命与声音 你认为生命在于音,而不在于色。通过声音来感受生命的存在,反映了一种独特的视角。声音的变化或不变,可以帮助我们更直接地感受到时间的流逝和自身的存在。这种观念强调了体验和感受的重要性,而非对外在形象或概念的依赖。

    自我意识的陷阱 你描述了自我意识的建立过程以及由此带来的困境。自我意识使我们难以看到自己的真相,从而带来了孤独感和交流障碍。你认为这种困境导致了对外物的执着和对先天第一因的妄想。这种观点揭示了自我意识的双刃剑:它既是我们理解自己的工具,又是我们迷失自己的根源。

    结论 你提出的这些观点,结合了东方哲学中的禅宗思想和西方哲学中的不可知论,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哲学视角。这种视角强调了对当下觉知的重视,对真理的怀疑,对生命本质的探索,以及对自我意识陷阱的警觉。通过这种哲学的框架,我们可以更清晰地理解自我、生命和宇宙的关系。

  37.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禅宗语录笔记

    佛家有些教派过分强调“出离”,对世界,乃至对生命都持否定的态度。 所谓“无明”只是生命的一面。

    生命还有另一面:“本明”。

    无明好比是物质,属果。本明好比是能量,属因。

    我们无法倒果为因,逆转因果,直接看到“能量”,看到本明。

    但是我们可以从物质的运动与变化及物质间的互动与交流间接“看到”、推想、体悟“能量”。

    如果只看到无明,忘记了本明。只看到生命之苦,无视生命之乐。只看到世界之恶,无视世界之善。一味地追求所谓的“出世”“入灭”,(请恕我直言)无疑是出偏入魔了。

    转贴一段如是我闻的传言:“《四分律》中记载诸比丘(和尚)于婆求园在释迦牟尼佛的指导下修不净观致使极端厌恶生活,或用刀自杀,或服毒药,或互相杀害,有六十个比丘请求名叫鹿杖梵志的婆罗门外道将自己杀死,有人称赞外道说:“很好很好,你得大福了!既度脱沙门,又得到他们的财物” ,阿难等大弟子熟视无睹,号称无限神通的释迦牟尼佛却不知身边发生的事情,半个月后升座讲法时发现人数大减,问阿难得知情况后才赶紧纠正错误,改令还未自杀的诸比丘修特胜观”

    慧能无相颂: 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恰如求兔角。正见名出世。邪见是世间。邪正尽打却。菩提性宛然。

    执着无明物质即是邪见世间,想象本明能量即是正见出世。

    执着来,想象度。既渡舍船。悬崖撒手。“长伸两脚卧”是真寂灭真涅槃。

    坛经曰:无相者。于相而离相。

    何为“相”?体之一端也。相有限,体无限。

    相有形,好比物质、纯物质。体无形,好比能量、纯能量。

    执着有限之相为邪,想象无限之体为正。

    执着有形有相为烦恼,想象无形无相为菩提。

    烦恼来菩提度。

    邪来正度。

    既济舍舟。

    “邪正俱不用,清净至无余”(《坛经 无相颂》)

    “憎爱不关心,长伸两脚卧” 何以睡得踏实?只因悬崖撒手。

    我国华严宗等宗派的“性起”“空性起缘”是对“缘起性空”的重要补充。 (《楞严经》估计也不是古印度人写得出来的,应是唐朝中国人的智慧。)

    空性(镜)起缘(像)造成了缘(因素)起性(成果)空

    好比人们忘了一切事物的来源,眼里只有各种事物,试图拼积木成通天塔,甚至是拼尘欲要成觉,煮沙欲要成饭,终究一场空。

    应直接体悟无限的空性、自性,无限的“识精元明”,无限无始的“菩提涅槃元清净体”,

    坚信五蕴本空,坚信天人本一,坚信鱼不仅在水中游,水也在鱼的体内,……

    (不仅物质泡在能量里,物质之内也有能量。) 乃至:鱼的本质就是水,物质的本质就是能量。 从物理学的角度来说,如果能量只是用来计算并预测物质运动与变化的概念工具, 那么也可以反过来说,物质只是能量分布的变化(以及暂时的局部的相对的不变)造成的现象。

    慧能:长伸两脚卧。悬崖撒手。(两手,鱼与水,或物质与能量,都要撒开) “狂心顿歇歇即菩提”。寂灭岂有次第?

    这才是真正的“顿悟”“无为法”

    话说我早年发誓要修炼无为大法。可笑的是,我一直没搞懂怎么才算无为。有人说,无为就是无所作为,干坐着傻等。利用杠杆原理,这一头放下一切,就能在那一头得到一切。在我看来这不是什么无为,而是取巧。(甚至有一点点阴险。)贪心不足。知是无涯的,即便入了某种大定,能知过去未来,也终究有限。不然的话,你就出不了定,成了植物人甚至死尸。个体终究所知有限,无法穷尽全体。而只要还有未知,就有变数,敬告某些人,不要太自信。扯远了。回过头来说我目前所理解的无为。我有个外国朋友,信神,要做大手术,手术前打了个电话给我。我知道他可能害怕了,我就对他说,现在你只能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給神了,……。我们总以为自己就是一具身体,或者至少这具肉身是我的。真的如此吗?那么你明明不想生病,不想老去,更不想死。而这身体为什么不听你的话呢?还有的朋友认为:我思即我在。我们的念头想法真的是我们自己的吗?假设存在所谓的“脑控”。你怎么区别哪个念头是自己的,哪个是外来的?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你真的能保证没有什么东西暗中把某些念头塞给你吗?我们的显意识是骑在集体潜意识(乃至集体无意识)这头大象或蓝鲸上的,同样是“身”不由己的。如果你能把自己的一切都交出来(整个身心都上交了,更不要说身外之物了),或者说归还出来,无论是给神还是上帝还是真主还是佛菩萨,或者还是客观规律还是大自然还是全体集体整体还是其他任何某某事物,都可以,只要不是你自己。如果你能真的做到,你会发现这意味着你可以随便身体坐卧行住(或者自孽苦行)畅想无限(或什么都不想)。怎么样都可以。无为而无不为。都不是你的了,你反而得到了大自在大自由。(这是另一种对杠杆原理的利用)

    “我”可以有很多定义。 肉身我,思维我,“不念的我”(以念与念之间的空白为我),……都来自“攀缘心”,是一种执着,一种聚焦(焦虑),一种概括(概念),属于在心镜的像上画圈的行为,来自第一个在岩洞上画圈试图以此定住猎物的人,他可能是受水聚在一起自然形成的圆圈的启发。 共同的特点是有限。自性,空性(如同虚空,如同宇宙空间),法身(以一切法,一切事物为己身),大我,真我,真正的自己……,都来自想象,来自对无限的想象。来自光线的无限延伸。 墙角三条线的无限延伸让我们想象有个无限大的宇宙。 看得清变动就是光明,看不清变动就是黑暗。(不知道,想象不出黑暗里有什么给我们带来恐惧。) 像动镜不动,像变镜不变,让我们想象镜的永恒。 不聚焦于眼前、手中,我们就无法生活。“攀缘”执着是我们的宿命。 累了,总要闭眼放手,休息,睡不着,就会在黑暗中寻找光明,思索“我”从哪里来,第一因是什么?妄想也是我们的宿命。 为什么是“虚妄”的想象?因为无法证实,只能从果推想因,无法直接颠倒因果见到“第一因”。个体怎么实现无限,怎么得到无限?都是妄想。 知道“不可知”,就该放下妄想。不肯放下,就是“法执”“法我执”。 有位哲学家说,因果关系是最大的迷信。如果真的如此,那么一切都是巧合。都是老天爷的安排。无论是谁的安排,无论是怎么安排的。 你眼前的一切,所谓的当下,动中有不动,变中有不变,是可以记忆的,记录的,这就说明都是注定的,都是宿命。 各人各有各的哲学信念信仰,妄想或不妄想,执着或不执着,努力或不努力,都是命。 人有人的命,鱼有鱼的命,鸟有鸟的命。因为身体不同。 物质皆执,能量皆想。两者结合,阴阳动态平衡的是生命。物质,肉,脑,理智,概念(“执着“)属阴。 能量,血,心,感情,想象(“妄想”)属阳 。过阴,带来烦恼痛苦 。过阳,容易发狂入魔 。过阴时,一紧一松,一阴一阳, 过阳时,一放一收,一阳一阴, 阴阳动态平衡,苦乐动态平衡 。平衡就是完美,莫求极致。

    “一紧一松”" 一放一收"属于动功(推荐赵金香编的鹤翔庄,但不要迷信其理论,也不要过分追求所谓的标准或美观。)

    生命不仅在于运动,还在于静止。

    运动使人强壮,静止使人长寿。

    静功可以学达摩与慧能的心法。

    达摩:外绝诸缘(闭眼放手),内心无喘(从想象本明,到坚信“能量”,放下妄想)。

    慧能:憎(执着)爱(想象)不关心,长伸两脚卧。

    姿态可以学观自在菩萨的坐姿或佛的涅槃相(卧姿)。

    不建议学佛的坐姿,那时佛还没有真正觉悟,他还在与自己的心魔搏斗。等他放弃禅坐,睁眼目睹明星时才刚刚开悟。

  38.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禅宗语录笔记

    人是复杂的,有的想死,有的怕死。有的即想死又怕死。

    过去我认为对死亡的恐惧是非理性的。因此说道理开解往往是没用的,还不如直接教其念阿弥陀佛。现在我发现,其实对死亡的恐惧是合理的。越是相信1=1,1+1=2,…… 越是依赖西式阴性的逻辑推理,就越会执着于死后必然断灭, 我曾说“连什么都没有也没有,那么我们在怕什么呢?” 其实怕的就是这个“连什么都没有也没有”。既然别人的死表现为人死灯灭,那么轮到我了,1=1,也必然一样是灯灭断灭了。好在除了西方式阴性的逻辑推理(1=1),还有东方式阳性的类比推想(1=0)。(自注:在西方,也有东方式的阳性思维,例如基督及基督徒、圣女贞德、的passion )

    理智,大脑,肾水,物质,肉……属阴。感情,心血,心火,能量,灵……属阳 。西方式阴性的逻辑推理(1=1)是阴中阴。东方式阳性的类比推想(1=0)是阴中阳 。恐惧,执着,贪嗔痴,憎,...... 是阳中阴。希望,向往,舍爱放,爱,....... 是阳中阳。《楞严经》“纯想即飞,纯情即堕”是错的。所谓的纯想,是东方式阳性的类比推想(1=0),阴中阳,并不纯。所谓的纯情,恐惧,执着,贪嗔痴,憎,...... 是阳中阴,也不纯。应改为“阳想即飞(有发狂入魔的危险)阴情即堕(烦恼痛苦的牢狱)。

    所谓邪来正度,迷来悟度,愚来智度,恶来善度,烦恼来菩提度, 就是用阳想(阳性的东方式的理智)来对付阴情(阴性的负面的感情,所谓负能量)。既渡,舍舟,要及时地放下妄想,以免发狂入魔。慧能:憎爱不关心,长伸两脚卧。达摩:外息诸缘(舍生,放开执着,放开西方式阴性理智,诸如概念定义,某是某,1=1) 。内心无喘(忘死,放下妄想,放下东方式阳性智慧,诸如1=0,阴阳和合,某,非某,所以某)。

    慧能:有情来下种。因地果还生。无情既无种。无性亦无生。理智,大脑,肾水,物质,肉是由感情,心血,心火,能量,灵来驱动的。没有阳性的正面的感情,所谓正能量, 是不会有阳想(阳性的东方式的理智)所谓的智慧觉悟菩提 。慧能是我所知的佛家人物中最旗帜鲜明地反对修炼成无情的。反对离世觅菩提的。所以我曾夸奖他胜过佛祖。许多人受不了,急得跳脚。今天我理顺了这一切后,我要再次地说,当慧能说出“无名无字”并否定弟子命名为佛性自性空性时,他已经超佛越祖了!也超过了曾经的自己。

    断灭与寂灭涅槃的差别:断灭是推测出来的,未必是事实。是被迫背负的赶不走的恐惧。寂灭涅槃是每天晚上可以修炼的,外息诸缘,内心无喘,舍生忘死“憎爱不关心,长伸两脚卧”,是自愿的。晚上睡觉可以修炼“寂灭涅槃”。白天工作学习生活时不能修,也没法炼这个。可以改成这个:“慧能没伎俩,不断百思想;对境心数起,菩提作么(这么)长”。这偈针对的是“卧轮有伎俩,能断百思想。对境心不起,菩提日日长。” 卧轮的这个伎俩至今还很流行,只是改头换面而已, 例如:“对境不动最尊”“延长念与念之间的空白”等等,都是不想好好睡觉,害怕睡死了过去。沉醉在梦境中。显意识退位,潜意识主事,都是梦,清醒梦,坐着做的梦,几个人一起做的梦(好比电影《盗梦空间》),甚至还有睁着眼做的梦(幻觉)…… 一旦用此穷换到了彼富,再要放弃,是很难的。卧轮沾沾自喜,他如果看到了慧能的跟帖,会是什么反应?大约是“高人的世界你们怎么会懂”。

  39.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检讨制度

    现在看来,易经是基于1=0的古代东方科学,现代西方科学是基于1=1的哲学。

    两种科学,同样是基于现有的已有的(已知的)证据与现象,按各自的哲学,各自的逻辑,来推测未知,推测知背后的不知,更重要的是推测这些知或已知是从哪里来的。

    推测得出的结论都是猜想,还需要小心的实践。

    需要注意的是,所谓如履薄冰,摸着石头过河,在假设自己的方向(哲学,逻辑,信念)肯定是对的,假设彼岸就在对面。

    我现在认为很可能各家各派各宗各教,都在精卫填海,而不是愚公移山,

    瞎子摸象在假设只有一头(只有一个名字,不会动,不会变化的)大象

    其实未必。

    信愿(基于信念的愿望,想法)是因,这个摸,移,填的过程及路上的风景就是彼岸,就是正果。

  40.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检讨制度

    西方哲学与东方哲学的最重要的区别是什么? 西方的1=1与东方的1=0的区别。 所谓1=1,就是一个苹果=另一个苹果,所以都叫苹果。 1=0比较难解释,套用金刚经的句式,苹果,非苹果,所以苹果。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试着看看《楞严经》 (我估计楞严不是从印度传来的,是中国人在唐朝写的)

    简单地说,可以这样理解: 果不是由积木搭成的城堡,是从种子来的。 不是缘起性空,而是空性起缘。 或者说,先有空性起缘,才有缘起性空。 空性是先天第一因吗?未必。 第一因究竟是什么?不可知,因为因果无法倒置。身为造物怎知造物者的事? 空性,空的是我们关于先天第一性的猜想。 又或许可知,把所有的积木都找到就行了。(这很不实际,许多积木都消散了,一去不复返了。) 1+1=2,2+1=3........ 是愚公移山呢?还是精卫填海呢?我不知道。我更倾向于后者。 1=0,坚信“苹果”(1)是从“无苹果”(0)而来的,坚信人天本一,坚信五蕴本空(1=0),坚信上帝与我们同在,坚信万物非主唯有真主,……(可见在一神教中也有东方思维的。以上所言都是简而言之,实际上要复杂得多)

  41.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禅宗语录笔记

    西方哲学与东方哲学的最重要的区别是什么? 西方的1=1与东方的1=0的区别。 所谓1=1,就是一个苹果=另一个苹果,所以都叫苹果。 1=0比较难解释,套用金刚经的句式,苹果,非苹果,所以苹果。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试着看看《楞严经》 (我估计楞严不是从印度传来的,是中国人在唐朝写的)

    简单地说,可以这样理解: 果不是由积木搭成的城堡,是从种子来的。 不是缘起性空,而是空性起缘。 或者说,先有空性起缘,才有缘起性空。 空性是先天第一因吗?未必。 第一因究竟是什么?不可知,因为因果无法倒置。身为造物怎知造物者的事? 空性,空的是我们关于先天第一性的猜想。 又或许可知,把所有的积木都找到就行了。(这很不实际,许多积木都消散了,一去不复返了。) 1+1=2,2+1=3........ 是愚公移山呢?还是精卫填海呢?我不知道。我更倾向于后者。 1=0,坚信“苹果”(1)是从“无苹果”(0)而来的,坚信人天本一,坚信五蕴本空(1=0),坚信上帝与我们同在,坚信万物非主唯有真主,……(可见在一神教中也有东方思维的。以上所言都是简而言之,实际上要复杂得多)

  42.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禅宗语录笔记

    东西文化有个重大的区别。 西方文化把先天第一因归结为上帝造物主真主,或者物质及能量,都是外来的或外物。 于是有可能得出只能听天由命,随波逐流的结论(例如董子竹)。 东方文化认为先天第一因不是个与我(内心)无关的概念, 禅师:夜夜抱佛眠。《中庸》: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 而且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尽人事在前,听天命在后。 传说老子曾如此解“道”这个字。一点为阴,一撇为阳。阴阳结合,合一,达到动态平衡,就是最佳状态。这要靠自己,以此为首,去走去行,就是道。 慧能开悟偈也歌颂了“自性”,遂了他“惟求作佛”之愿。 东方文化常常不满足于信仰神圣,还要自作神圣。 《哪吒闹海》:神仙也是凡人做,只是凡人心不坚。 《首楞严三昧经》里有位坚意菩萨,提倡“凡夫行”。例如射箭。可以用专注来对付心魔。 志向高远是优点,容易发狂是缺点。 东方文化偏感性,擅长类比想象,发散性思维,属阳。 西方文化偏理性,擅长概念推理,专注式思维,属阴。 两者正好互补。 现在中国人有个机会。我们受唯物主义与西方科学的教育长大,国学又渗入我们的日常语言乃至血脉之中,机缘巧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中国,或许会成为东西方阴阳二种文化中和之地。 平衡就是完美,莫求极致。既不要全盘西化,也不要整个复古。 印度也有机会,歌舞热情,神话想象力丰富,大麻助阵,哲学思辨,英语教育,只缺唯物主义信仰。 请注意:中和,和而不同,阴阳互补,阴阳动态平衡,不是统一。 例如中西医理论上无法统一,治疗中可以互补。

  43.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检讨制度

    东西文化有个重大的区别。 西方文化把先天第一因归结为上帝造物主真主,或者物质及能量,都是外来的或外物。 于是有可能得出只能听天由命,随波逐流的结论(例如董子竹)。 东方文化认为先天第一因不是个与我(内心)无关的概念, 禅师:夜夜抱佛眠。《中庸》: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 而且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尽人事在前,听天命在后。 传说老子曾如此解“道”这个字。一点为阴,一撇为阳。阴阳结合,合一,达到动态平衡,就是最佳状态。这要靠自己,以此为首,去走去行,就是道。 慧能开悟偈也歌颂了“自性”,遂了他“惟求作佛”之愿。 东方文化常常不满足于信仰神圣,还要自作神圣。 《哪吒闹海》:神仙也是凡人做,只是凡人心不坚。 《首楞严三昧经》里有位坚意菩萨,提倡“凡夫行”。例如射箭。可以用专注来对付心魔。 志向高远是优点,容易发狂是缺点。 东方文化偏感性,擅长类比想象,发散性思维,属阳。 西方文化偏理性,擅长概念推理,专注式思维,属阴。 两者正好互补。 现在中国人有个机会。我们受唯物主义与西方科学的教育长大,国学又渗入我们的日常语言乃至血脉之中,机缘巧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中国,或许会成为东西方阴阳二种文化中和之地。 平衡就是完美,莫求极致。既不要全盘西化,也不要整个复古。 印度也有机会,歌舞热情,神话想象力丰富,大麻助阵,哲学思辨,英语教育,只缺唯物主义信仰。 请注意:中和,和而不同,阴阳互补,阴阳动态平衡,不是统一。 例如中西医理论上无法统一,治疗中可以互补。

  44.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检讨制度

    为什么该getoutofchina的是布尔什维克,不是我们中国人? 我听到过的最荒唐的说法,可能就是马克思的前世是中国人。 (如果马提倡无私,就可以认为他的前世是朱熹,存天理灭人欲,那他也是个中华文化罪人的转世。 本该是天人合一,甚至天人本一,不是对立的。 虽然朱熹的本意可能是想要皇帝们克制欲望,没想到反而被皇帝老儿们利用来制造驯服工具了) 所谓除了中国人,都是外国人,中外有别。这种区别主要不在于饮食或汉服。 更重要得多的是,真正的中国人在怎么看(世界与人生)这件事上,与许许多多外国人,包括德国犹太人,是截然相反的。 我在别处说过,人都是差不多的,与其检讨人种不如检讨文化。 中国文化的根本(或精髓)在于不假外求,从容不迫,甚至自在逍遥。 人所面对的也基本一样,但在怎么面对(或面对的是什么)这件事上,中外正好相反。(更确切地说,是东西方正好相反) 西方人,包括马列恩斯毛,也包括他们政治上的对立面,首先贴了个标签“外”,或外部世界, 面对个外在的宇宙,看什么都是所谓的资源,要斗争,要抢夺,要利用,要开拓,要殖民,等等等等。(信的也往往是个外在的神灵)(这是有了个自我,而又找不到自己究竟是什么,从而发疯去攀援的表现。) 东方人,中国人,例如王阳明,贴的是“内”,一切都是心内之物, 这心不是指心脏,也不是指头脑或思维,比较难解释,中国内典虽多,真有体会而不只是口头禅的不多。 简单来讲,就好比是个舞台,人生就是一场戏,一切都是被欣赏的对象,而不是什么有用的东西或无用的垃圾。 (这是觉悟自在自足,从容甚至逍遥的表现) 对于许多自以为是中国人的人来说,首先考虑的就是有用还是没用。 所以我曾说中国早就亡了,不仅亡国,还亡天下。 如要复国或复兴,第一个该getoutofchina的就是共产党 索性说得再过分一点, 既然在我看来,自我意识弱的还没有真正成人, 而不具备建立在我与非我对立之上的审美能力,只能算还是个小动物,甚至野兽, 因此,可以说只有真正的中国人才配叫做人。以流氓习气为荣的土共挺多只能算是外国畜生留下的杂种。 (既然这世上真有支黑,就该有大汉至上主义,以保持平衡) 他认的是外求的外国文化这个爹,不一定俄,也可以是德,甚至英。 如果真以我这标准,与领土有关系吗?甚至与人种都没关系。谁能翻然醒悟,不再外求,谁就是中国人或汉人。这当然只是说着玩的。别太当真。 什么严格?我这严格来讲,就是骂大街,怎么痛快怎么来。 把文化或国家或组织人格化,默认其有统一的意识,本来就是荒唐的,谈何严格? 他认的是外求的外国文化这个爹。这爹死了?到处都是。这爹早就全球化了。包括中国,早就全盘外化了。

    自从圆明居士雍正编禅宗语录,中国文人就别想再龙场悟道了。都忙着考据去了。

    (这个局面在明朝学辽金元打大臣屁股,摧折其自尊时就几乎已经注定了。) 现在哪里还有多少从容的风度?

    (因为自性自足,不假外求,所以从容不迫。)

    只有装腔作势,色厉内荏。

    中国文化的精华是不假外求,从容不迫。 早就断绝了。 糟粕主要是一贯的两面派。说一套做一套。 以前是外儒内法。现在是台上为人民服务,台下莫非党碗,党恩浩荡。 底下人没觉得不对,好像很自然。几千年了。早习惯了。 既然“这个局面在明朝学辽金元打大臣屁股,摧折其自尊时就几乎已经注定了。”,当然不是雍正一人之过。

    我承认我大汉族主义,甚至讨厌满清的服饰,最近发现都有生理反应,真要吐了,大概我是过分了。

    但小毛说得对,不会无缘无故的。

    只举一例,满清直到末年才允许有老字号,以前全是made by 康熙, 雍正制,乾隆制 乾隆到处留爪印,“我的”“我的”“我的”,mine,mine,mine, 损了多少文物。

    朱元璋也很糟,从他开始,科举就没多大意义了,选出来的政务官原则上并没有制定政策的份,属于秘书,顶多智囊,还是事务官,小吏而已。皇帝太小,张居正才有机会。

    大有为的英明君主们,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吃干饭的,常常破坏制度,远在汉武帝时,就在相权及兵部外另立大将军大司马。习也搞了许多制度外小组,自任组长。 早就亡天下了。只是汉字还在,(庄子坛经传习录还在),没有亡得一点不剩而已。

    书虽在,奈何大多都把国学当成与己无关的一个学问,一个饭碗,一个谈资,没有切身的体会。

    孔学,再次被统治者歪曲,从弟子规这种糟粕里是学不到自尊自信、自在从容的,只有驯服而已。

    马列教当然不等于中国。

    外儒内法也绝非中国文明的全部。

    中国,如此发展,最后顶多徒留汉服之类的躯壳而已。(里面罩着些高度发达的科技人,机器人,工具人)

  45.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检讨制度

    由于种种原因,金观涛先生的这些书我还没看完。 但已经又忍不住要发点感慨了。

    在我看来,这场全球的现代化,或许可以总结为,个体化与世俗化。

    所谓古文明,或先于轴心文化的文明,估计是比所谓的前现代社会(或传统社会)更加像一个有机生物的, 其中的每一个细胞,也就是每一个个人,或许都很少有自己是独立于出生其中的某村庄或部落之类的集体的意识的, 最直接的表现可能就是大多数人大概都是没有自己的正式的名字的。

    然而,人总是要独自面对死亡的。 总有些聪明人,不等死到眼前就开始恐惧了。

    所谓“生从何来,死何所去”这类终极问题,是无法回避的。

    如果,我们的自我意识是建立在物像会动会变,而心镜不动不变之上的,(没有时间相,相续相,寿者相,就无从得知这种对比) 那么,对于像与镜的不同取向, 逻辑上,可以分出四种文化。 不知道是偶然还是必然,地球上正好都有过这四种文化。 简而言之,(人人平等,各有一镜,此镜不得见,只见镜中像) 肯定像的入世,否定像的出世,还有个变量,就是猜想镜外来的与猜想镜内在的。 二乘以二等于四。 四种文化: 肯定像并认为镜外来的:古希腊。 肯定像并认为镜内在的:古中华。 否定像并认为镜外来的:亚伯拉罕三兄弟。(旧约是他们的公约数,其中把相续相比喻为引诱夏娃的毒蛇, 就是对人生这个持续的历程持否定的态度。) 否定像并认为镜内在的:古印度。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金先生的理论, 这四种文化的出现,已经是个体化的开始了。

    虽然取向不同,这些文化中的人都是有很强的个人独自面对死亡的意识或潜意识的, 他们自觉或不自觉地各自不同程度地走出了所在的有机体社会, 具备了与陌生人组成临时组织的潜力。

    这种潜能的发挥,可能会被有些人理解为所谓的资本主义萌芽或生产力进步带来的生产关系的变化。

    但是,按金观涛的说法,由于各自对终极答案的坚持,这些文明对社会各有各的规划与想象, 但没有一个认为市场或商品经济的发展很重要的。

    即便是入世的中华或希腊,看重的也是伦理道德或真理知识。

    直到新教徒里出现了卡尔文宗。 他们认为上帝全知全能,你还没出生,上帝已经知道了你的一生, 你被选中,不是因为你在这一生里干了什么, 如果所谓的选民,不是因为自己出生在犹太民族,也不是因为自己每个礼拜天像神经病一样等待末日的降临,那么怎么证明自己the chosen one 呢? 他们认为就是所谓的成功, 这个逻辑何在我现在还不明白, 总之这个卡尔文宗似乎才是这个一味做大蛋糕的现代社会的始作俑者, 他们是带着宗教情怀赚钱的,我们这些只知道改善生活的人没法比的。

    这些winner还有个特点,就是不同情弱者,无论是homeless还是黑奴,因为这就是因为没被上帝选中 这套思维在特朗普之类的身上似乎很明显了。 他不是一个人。

    总之,在我看来,有点滑稽,本来是出世的转变成了最入世的。 这可能与黑死病对人们观念的冲击有关。 当时人太容易死了,以至于人们有了两种截然相反的反应, 一种追求及时行乐(复兴文艺就是个借口),另一钟对宗教更虔诚,对教会穷奢极欲不满。 估计没有人会想到最后这两种人会在卡尔文宗这里统一起来,

    卡尔文宗追求的成功,不只是赚钱,包括各自的专业, 这也是科学技术大发展的动力,

    英国清教徒促成了工业革命,一下子拉开了距离, 逼迫各国不得不急急忙忙地摩登化,(各种极端主义,民族,种族,意识形态,只要有助于所谓的现代化,都不管了,拿来就用。) 以至于大家都在忙,也不知为谁忙,为谁争,都不管了,至今不停,连气候剧变都无所谓的样子。

    清教徒追求的不是成功带来的富贵,而是成功本身, 严格来说,他们还是保持了出世的本色的。 我们这些追随者就不同了,全球的摩登化整体而言就是世俗化。 单以中国而言,似乎本来就很世俗,其实未必, 哪怕是五四之后,人们的道德追求已从伦理转向人人平等,也未必真得只想日子红红火火而已。

  46.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检讨制度

    在我现在看来,四种轴心文化本来并无优劣之分。 如果,我们的自我意识是建立在物像会动会变,而心镜不动不变之上的,(没有时间相,相续相,寿者相,就无从得知这种对比) 那么,对于像与镜的不同取向, 逻辑上,可以分出四种文化。 不知道是偶然还是必然,地球上正好都有过这四种文化。 简而言之,(人人平等,各有一镜,此镜不得见,只见镜中像) 肯定像的入世,否定像的出世,还有个变量,就是猜想镜外来的与猜想镜内在的。 二乘以二等于四。 四种文化: 肯定像并认为镜外来的:古希腊。 肯定像并认为镜内在的:古中华。 否定像并认为镜外来的:亚伯拉罕三兄弟。(旧约是他们的公约数,其中把相续相比喻为引诱夏娃的毒蛇, 就是对人生这个持续的历程持否定的态度。) 否定像并认为镜内在的:古印度。 后来,由于一神文化与古希腊文化的结合中出现了摩登社会, 尤其是卡尔文宗促成的工业革命,迅速拉大了距离, 逼得其他文化不得不设法追赶, 以至于人们误以为有利于所谓现代化的就是优等文化, 其实未必。 在我看来,不过就是各有各的偏执,有的偏执的结合有利于所谓生产力(其实同时也是破坏力)的无节制扩张而已。 未必真是什么天大的好事。甚至有可能是自我意识这个疯病促使生命必然自毁完成热力学赋予的使命的必然。

  47.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检讨制度

    道德为什么重要,因为事关中国人的终极关怀。齐物连生死都齐,何况穷富,一回事。 推荐金观涛的书。

    轴心文化早就听说过。

    所谓四大轴心文明,基督/一神、希腊、印度、中华,

    似乎只有金观涛一个人在说。

    我还没看完他写的书,

    按理不该急于评论,但也不是不可以先稍微介绍一点。

    有人说,人到了一定的年纪,看任何书都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偏见是对的。

    我大概也是如此。

    我一直有个观点,即所谓中外有别,中国与外国的文化的差别最根本的就是对所谓终极问题的回答,

    外国,主要是西方,是归结于外在的神或物质世界,

    而中华文化是王阳明所谓的不假外求,或者说反求诸己。

    金观涛作为一名理科出身的人文学者,比我分得更仔细。

    除了内外,还引入个变量:出入,即是出世还是入世。

    中华对终极的回答指向道德,是入世的,内在的。

    (古代中国人出于内在的良知或齐物的道德可以无视生死,舍身取义,求仁得仁。

    既入世又不外求,似乎是矛盾的。我不知道现在还有几个中国人能理解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从自己出发,一切外物皆心镜内之像,但绝非印度神之幻,我真一切真,真实性不用重复实验也能建立。)

    印度指向梵天或者涅槃等超脱世间的境界,是出世的,内在的。

    一神教,亚伯拉罕三兄弟,指向的是神的天国,是出世的,外在的,

    希腊,指向的是知识,是入世的,外在的。

    (这是我的总结,我不知道金是否同意希腊爱知识甚于爱智慧)

    具体的你们可以去看他的书。

    我在这里想问的是这四个古文明现在都已没有那么单纯了。

    摩登化之后,这世界还有真出世的吗?

    几乎都在外求吧。内在的有,都属于个人了,不再是某一国的普遍文化。

    也就是说唯有古希腊文化真地发扬光大了?

    (但未必如此吧,现代中国人表面看来也是重知识,相信科学的,但是谈到是非时,人们往往谈的还是善恶美丑,不是真假对错。如果某个古希腊哲人问孟子不先知道是非对错,拿什么定义善恶好坏,孟子大概会回答,天生恻隐之心,人人皆有,不用论证。没有的还没成人,还不算是个人。)

    而金观涛一直强调的二元分离,工具理性,是不是在说摩登化以后,人们悬置了终极问题,

    只顾用理性为工具去改善生活了?

    这篇随笔只能算是个读书笔记。

  48.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检讨制度

    习不是一个人。一个人能有什么力量?只要还有人真信物质极大丰富之类大饼或者无私为集体就是正义之类的歪理邪说,他就不是一个人。与其冲塔,不如设法使他成为一个人。

    没有私有制,甚至没有私有物,连身体都是公家的(我猜这才是习所谓的我将无我),人还是自私的。 因为所有物和所有者是两个概念。 一无所有,无产,但还是有个我的。 (混淆概念。方便了英明领导们为所欲为,还可以自欺欺人,说不是出于私心。就好比跳了集体主义的大神,国家意志上身,就不受你们凡人的道德约束了。)

    马列理论破绽不少,之所以风行主要是因为资本主义刚诞生时,搞得太糟糕了。 也是一种所谓同行的衬托。而俄国中国的文化传统对摩登化消化不良,有反作用的冲动。 (实际马恩与列宁是不一样的,前者有点像老毛说的破字当前,没多少建设性。后者则搞了个帝国主义的概念,把马恩落实成了全国一个大军营)

    中国文化传统对道德的重视不在于什么妇德,而是与终极关怀有关的。 因此必须证明制度在道德上是立得住的。我估计这才是为什么文革还会再来。怎么避免?我也不知道。各人先问自己吧?你是不是也是一谈是非,就不是什么真假对错,而是善恶好坏,甚至就是立场、忠奸。为什么你认为暴力冲塔是绝对正当的?(别看现在似乎相信厚黑,相信无耻就无敌的人更多,其实也是一种道德万能的思路,逆反而已)

    无论无私有多么的正当,多么的道德。实际上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再怎么样感情用事,来多少遍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也还是证明做不到而已。狠斗私心一闪念,就相当于拔自己的头发以为能长得高一点。属于自欺欺人。 没有私有制,甚至没有私有物,连身体都是公家的(我猜这才是习所谓的我将无我),人还是自私的。 因为所有物和所有者是两个概念。 一无所有,无产,但还是有个我的。 (混淆概念。方便了英明领导们为所欲为,还可以自欺欺人,说不是出于私心。就好比跳了集体主义的大神,国家意志上身,就不受你们凡人的道德约束了。)

    ”我有个身体“和”我就是这个身体“是两回事。所有物和所有者是两个概念。

    下面转贴一段我写的小说,也许能帮助你理解。 (借用佛家术语,筐就是法身,筐里面的所有物,自己眼中的自己,就是报身,通常说的我,指别人眼中的我,就是化身) 只听他说道:你这又有点乱了,到底有几个自己?几个我? 姜左鲀:哈。好问题。我认为至少有三个。姜右鲀:三个?这么多?你说说看。

    姜左鲀:你眼中的我,我自己眼中的我,还有一个,就是那个看着我的我自己。 姜右鲀:有道理。

    停了一瞬,他好像是又转了无数的念头似的,开口接着说道:这下糟了,一个叫“我自己”,另外俩个都叫“我”,怎么分啊?怪不得我们要争吵不休了。

    姜左鲀:那没办法,又不是非分得那么清楚不可。 姜右鲀:呵呵。你还记得上次我们争论你看到的绿色和我看到的绿色深浅是不是一样吗? 这两人看来是乐在其中了,其他人却很难不亦乐乎,一个个都和姜宏鲻一样走了,只留下姜兰鳕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近火堆的姜深鱿。但这两位坐在那里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并没有真听他们在说什么。

    好在有笔者在,诸位读者还能知道他们又胡侃了些什么。 只听姜右鲀对姜左鲀说,你有没有想过,你自己看到的自己能是自己吗? 姜左鲀:我想过。你说的对,按理说,是只能有一个自己。 姜右鲀:这么说的话,是我们使用的语言又在哪里不太妥当? 姜左鲀:语言本来就可以很灵活的,想怎么说就怎么说,问题是跟你说清楚了没用,碰到另一个还得再来一遍。 姜右鲀:你别想那么多了。你连我都说不服,还谈别人。

    姜左鲀:是这个理。我不是有一次跟你说过了吗,所有者和所有物是两个概念。

    姜右鲀:奥。我想起来了。你说“我有一个身体”不等于“我就是这个身体”。你是想说,我自己看到的我,其实不是我,不是自己,而是我的所有物,而在这些物体里离我最近,我最离不开也甩不脱的就是这具身体。

    那么记忆者和记忆是一回事吗?

    我自己就是个筐,什么都可以往里装,但什么又都不是我?

    无论别人怎么看,这兄弟俩是很认真的。他们甚至商定,以后在他们之间,在谈到那个筐的时候,就用“我自己”三个字,而谈到我自己眼里的自己的时候,就叫“自己”,最好避免单独说自己,可以说得具体点,例如我梦到,我心中,我亲身,我亲耳,等等,而与别人交流,一般都是在谈别人眼中的自己,那就还是习惯性地用“我”这个字眼。

    谈到这里时,在他们身旁已经一个人也没有了。

    也许中华文化圈的确需要一场文化革命,不是斗私批修,更不是灭私或灭洋(不是要再来一次义和团运动),而是批判道德至上、修身至上。 这是一种实际的需要,不是与你的生活无关的。 例如,目前,外资撤逃,市场信心不足。 为什么疑心大于信心,因为中共高层越来越黑箱操作了。 为什么不能公开透明,因为他们无法自己赦免自己。 什么时候中国人才能认为忠奸善恶并没有那么重要,真假更重要? 只要他们能立个新闻法,就可以允许他们自己赦免自己。 会不会真看到实情了,实在气不过,就反悔了,不允许了呢? 这是个由个人品德至上的传统造成的死结。 厚黑学,误以为无耻就无敌,也是对道德修养万能的一种迷信,反向操作而已。实际上, 有道德,道德水平特别高,不是万能的。 没道德,道德水平特别低,也不是万能的。这种道德文化太深厚了,都成为不自觉地潜意识了。 如果文化不革命,光换人做是没用的,李洪志之流显然也是一路货,甚至在这方面陷得更深。 其实以前的我也是一样,一说土共就是流氓,一说西方就是强盗,全是道德审判。 习不是一个人,一个人又不是元婴老怪,怎么一人独裁? 小毛搞文化革命是对的,但是搞错了方向,反而加深了修身斗私这个糟糕的传统。 还不如强调”求真务实“一类的口号。 这说明他的注意力不在文化,而在革命斗争,要斗倒对立面而已,实在是个太没出息的所谓红太阳。 只知道所谓的实用或实利是相当肤浅的。 难道不应该首先审视一下何为利益?你为何判断其的确是,不会错的,就是利益? 我认为这种判断对于我们中国人中的大多数来说的确是常常出于各自的道德,(也包括自鸣得意的反道德,好像真占了便宜似的。)

    常有人诟病中国人缺乏终极关怀,对于生死这件大事往往只有忌讳而已。 人们更愿意关心所谓有用的事情,例如股票走势。 待到无法回避时,只能到习俗中自欺欺人,好像自己真相信烧纸钱的功用似的。 这些是现代中国的一些现象,在中华传统中并非如此。 我同意学者金观涛的观点,四大轴心对于所谓的终极问题,各有各的回答。 正好覆盖了逻辑上四种可能有的答案。 向外而出世的一神文化,重点在救赎。 向外而入世的希腊传统,重点在真理。 向内而出世的印度文化,重点在解脱。 向内而入世的中华传统,重点在(仁义)道德。 (简单而言:儒家舍身取义,求仁得仁。道家齐物齐生死,看淡生死,视死如归。禅门好事坏事都不做,悬崖撒手,舍生忘死。) 这只是大略的概括,实际情况要复杂得多,更何况四大文化还有波斯的二元对立等其他文化之间还有不少交流乃至融合。 在一神文化与希腊传统的融合中,更产生了所谓的现代文明,席卷全球,几乎影响了整个世界。 中国也不能例外,于是出现了所谓人心不古,道德败坏的现象。 其实这是相当表面的,几千年的积累怎么可能一个五四,一个文革,就荡然无存了? 别看厚黑学盛行,其实也是迷信道德修身是万能的,只是反向操作而已。 一直放不下无私无我的初心,总想着狠斗心念,也只是古人的灭人欲的滥觞而已。 要具体分析阐述,我还可以写很多。 但我不是什么学者,这些不该是我的business. 算了。对感兴趣的朋友再次推荐金观涛的著作。不是很感兴趣的估计读不下去,不够有趣,不够通俗。

    道德的重要是与我们的终极关怀相关的。(其实道德至上问题不大,修身修养万能就很糟糕了)

    不过对于比较年轻的中国人来说,希腊文化求真的影响也是有的。 两种文化在新中国新文化中都有。(两者都是入世的,比较亲和。中华偏内在,希腊偏外在,还可以互补。

    至于能不能融入同是出世的一神教与印度文化,我估计后者因为与中华同是偏内在的比较容易,

    前者就难了,似乎只有易经里有商朝遗留的天命决定一起的观念。但是,如果一切选择都是算出来的,谈何道德?所以易经其实未必在中国文化里有多高的地位,常常只是被借来做修辞而已。)

    总之, 当我们在谈是非对错时,我们是在谈真假虚实吗?还是在谈善恶好坏,美丑忠奸? 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该好好问一问自己? 例如,为什么你认为暴力冲塔一定就是对的?

    又例如,为什么你明白知道是假话,还要附和,还要配合,甚至还要为他鼓吹, 就因为你还认他是与你一个立场,一个阵营,忠奸最重要,真假无所谓?

    中国传统文化想细谈的话,是很复杂很微妙的, 例如有人说谦受益满招损是因为阴极而阳,阳极而阴,这是用易理论证自己的道德选择, 但是如果你的道德选择是出于一种算计,而不是恻隐之心这类良知,但就是一种虚伪的巧言令色,更谈不上浩然正气。 所以我说”放下易吧,还不如多读庄子“ 技术就是道德?有力量就是合法性? 再快的刀也不可能是最厉害的手。 反过来讲,再稳的手也与刀快不快没关系, (估计武侠迷不会同意上面这句活) 这修炼的不是技术,是对道德的无视,与厚黑学一类,也是对道德修身的迷恋,只是反向操作而已。

    有道德,道德水平特别高,不是万能的。 没道德,道德水平特别低,也不是万能的。 无视道德,把自己修炼成无情冷漠的工具或机器,也是感情用事,不然的话,为什么要走这种极端呢?

  49.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检讨制度

    我不赞同所谓的生产力高度发达,物质极大丰富,取消市场,按身份码分配的所谓按需分配,因为那实际是按级别分配。更糟糕的意味着以集体的名义搞垄断,会造成单调乏味。

    社会主义提倡的合作共赢要实际得多。市场经济+按占市场比收税以提供福利(既不是消费税,也不是所得税),福利倾向弱势而不是高官,才是比较合理的。 关于政治制度,中共应该至少回到胡耀邦时代。并立法保障个人权利,从新闻法开始。

  50.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检讨制度

    马列主义有个大问题。马克思没有清楚表明把客观存在等同于物质基础(把电视剧剧情看成电视机原理)只是一种猜想。可以猜想,甚至可以据此建立信念甚至信仰,但不能认为自己是绝对正确的唯一真理。 把物质物像看成客观存在,就好比假设只有电视剧剧情,背后没有电视机原理。这种假设是可以成立的。科学研究,小乘佛学,也是类似的假设。这些假设有其合理性,好比侦探必须假设宇宙是个密室,不然的话逻辑推理的起点就没有了。
    但这并不意味着所谓的永远光荣伟大正确。马恩的共产理想空想的成分居大,列宁斯大林搞的全国一个大军营,类似战时共产主义,要解放全人类的马恩会同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