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johnz @minjohnz
3

有个电影(《四零五谋杀案》)说得好:一切都会过去,唯有真理永存。 (至于真理到底可全知还是不可全知?连这个问题也有可能是不可知的。至少我不知道。并且,很讨厌地,我认为别人也不知道,因为我偏向“不可确定全知论”。如何确定真地已经全知道了,如何确定真地没有未知了,如何确定真地没有不知道“自己不知道”了? 逻辑上是不可能确定的。却很容易被自己的超能力甚至“极其超能力”给蒙骗了(或被新奇的幻境梦境带偏了)。------怀疑论。 然而,无论可知还是不可知,真理或真相就是真的理、真的相,就在那里,无可动摇,无论人们能不能到达。泰山就是泰山,不会因为没人认识就不成为泰山。)---------决定论。

我们至少可以发现四个真,“觉,不离当下、是真的“”瞬间即永恒、是真的”“我的真情实感、是真的,例如面对死亡时的恐惧”“我是真的(无论找不找得到我究竟在哪里)”

“飞矢不动”,瞬间即永恒。什么都没过去,只是不在眼前而已。

未来,(极大概率)一定会来(未知,假设一定会来),也只是不在眼前而已。

我们的每一个瞬间,镜像不二的当下,都是永恒的真相,无可更改或篡改。所以也不是“就在那里”,而是就在这里,就在眼前,就在当下。只是我主观地认为:彼此达到不了对方的客观真相而已。(其实,各自的真相谁都不可能知道,甚至包括自己)我的主观就是你的客观,你的主观就是我的客观。难免误会,理解不能,终究孤独。 这曾被我称为“自我意识陷阱”

生命(及意识)以及“非生命”(未必没有意识)的本质或许是能量(及被能量点亮的光)。 能量必然点亮意识,如灯必有光,更好比镜必然显像, 而有的意识(生命)误以为自己是被心镜中的物像点亮的。(对于人类来说,更多地是会误以为自己的知觉是建立在对身体的触觉之上。)

我们不知道自己就是“不知”(好比黑暗),被知,被光明,(被建立在触觉之上的所谓身体)......遮瞎了眼。(不知为不知,知之为知之,是知也。知建立在不知之上)

人,之所以为人,不同于野兽等其他动物,或许就在于人有明确的自我意识。明上加明,头上安头。 认为此明必为某明所明。此知觉必然是被某个能知能觉所知所觉的。"所知"明显,"暗能"不知道在哪里,往往误以为是所知所觉中最“亲近”的那个,即身体。

从此,能所对立,镜像对立,我与非我对立,是谓对象化思维。(自我意识的建立是有个过程的,没有人是突然知道有个我的,婴儿抢奶喝,并不自私,只是本能而已)

自我意识不太可能有所谓的"绝对的有"或"绝对地无自我意识”,至少我个人的经验不是如此。我不记得我是在某一天突然就从没有自我意识变得知道有个我了。假设我记错了。那么我是在哪一天“无中生有”的呢?学会说“我”的那一天?觉得痛的那一天?还是开始焦虑的那一天?(当人学会了我这个概念,但在潜意识里发觉找不到自己时,就会开始不自觉地焦虑紧张乃至燥郁。) 我以前不知道为什么有人对痛感之类的触觉那么重视。 现在比较能理解了。我小时候开始焦虑时,也是在潜意识里通过抓挠反复确认自己的身体还在的。

对我来说,还有孤独感,也是伴随自我意识越来越强烈的。我(没做过调查)主观地认为,一个人个性越强,个体意识、自由意志、自我意识越明显,就越感到自己的孤立与独立。(反之亦然,有可能孤独与个性互相促进越演越烈。) 人多多少少都有点孤独。而喜欢热闹的,未尝不是因为害怕孤独。(会害怕,正说明其感受到了孤独)

这还因为我们看到的听到的乃至要表达的自己与别人看到的听到的我们是不一样的。(例如照片与镜像的不同,自己声音的录音听起来很陌生,等等)

而自己的真相究竟如何, (生命的本质到底是什么),是连我们自己都看不到找不到的。

需要说明的是:孤独感每个人多少都会有。而孤独这件事是没有的。至少也有清风明月相伴。(只是极少会有人在乎花花草草之类的......)

所谓“改”,顶多不过是在原来的真相上加了个假相而已。所谓假,是相对于真而言。戏假情真。至少怕死怕得要死,总是真的吧?除妄亦是妄,识妄即是真。认识到自己有可能不知道自己不知道,就不会过于自以为是了。)

其实也无所谓前后,只是我们只能见前不能见后而已。(更准确地说,是只习惯向前看,所谓向内返照,也是在向前看眼前的黑暗,对我来说,太无聊了。 除非你对触感特别敏感。)请注意,向前看,看到的不是未来,就是现在,来自过去,是已经注定了的。(我们看不到未来。过去的真相对我们来说,也是未知。现在来自过去,不等于过去,信息在传递的过程中不太可能一点都不变的。)(既然现在是过去传来的信息在此时此地的集合,没有理由认为一定没有下一个瞬间,死后未必断灭。)

(人人眼前一个2D的大屏幕,我们与它的距离为0 。3d的平直的空间是我们推想出来的。严格说来,是个幻觉。科学家已经推算出空间实际应该是弯曲的。)

我们的“眼后”不是明,也不是暗或黑暗或darkness,连所谓的能见之镜、(诸如此类)也没有,更不要说镜中明暗或五彩了。

这个“不知”姑且可以算是一切的背景、舞台、姑且可以推想为根本,姑且可以当作自己的归宿,(如能不惧生死,就更好了。既然瞬间即永恒,又何必非要有个来去。只是所谓“无限心”,由对死亡的恐惧而生起的“无限的想象乃至妄想”的确需要个安顿处(受王德峰教授的启发) 其实都是记忆相,时间相,相续相,这条“蛇”或“念珠串”,(如同视觉暂留)带给我们的错觉,本就时时刻刻都在生死中,方生方死,方死方生(断章于《庄子》)。我们不知道自己忘记或记错了什么。不是么?

前世后世之说,是说不通的。甚至可以说是荒唐的。有前世记忆只能说明没有真的死。那些没有前世记忆的才是真的死过了。既然清空了记忆重来,就是独立的人格了。另一个人了。(获得了重新做人,重新培养人格的机会)

有一次,某位网友问我:为什么他觉得自己有很多前世,却都是死于同一场南京大屠杀的。我打了个比方。庄子:方生方死,方死方生。好比叠在一起的麻将牌。区别只是叠得整齐不整齐。来世下面还有来世,还是要清空了重来,不值得追求。更何况死了应该就脱离时间线了。所谓前世的记忆不可能没有个开头,那就不是什么前世,而就是这一世。

(面对那个“不知”,人们各有各的想象,各有各的愿望。过于执着的想象,过于坚定的愿望已经成为不容非议的信仰。其实即便假设只是猜想,也有猜对的可能,的确没有必要一定要去非议。除非他们要(背后暗中)诅咒甚至消灭退出者。)

各种加强信念的ACTIVITY, 甚至科学实验,都是一类的。科学信念中最基本的估计是能量守恒。暗物质暗能量找不到,但一定在暗处。其实没有道理,也可以是算错了,或在宇宙这个密室之外。就是一种信念。

镜中像和电视里的一样,都好比是有个虚拟世界(有意或无意地)放映出来“呼应”我们的。(呼应恐惧也是一种呼应)

(从电视剧剧情里是推算不出电视机原理的,只能算是大胆的猜想。换了个新奇的电视剧剧情也一样。换了个梦不等于梦醒了。)

(不要太入戏,太认真。学会欣赏永恒的美,包括悲剧或闹剧之美,甚至恐怖片。不过,这话说起来容易过分轻松,生死间的确是有大恐怖的。所以做个心中无鬼,乃至心中无愧的好人还是有好处的。向自己坦白吧。自己原谅自己。自己宽恕自己。真心要改不用向别人表示。)

All we need to do is having a faith in ourselves (the unknown true oneself), no matter what it is, it is always here.

However inside of each yang there always is yin, every faith/hope is based on doubt/fear.

If you've already 100% certain about something, there is no need of a belief.

So, the real ultimate war between light and darkness is inside of us, not outside.

上文机器翻译: 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对自己(未知的真实的自己)有信心,无论它是什么,它总是存在的。

然而,在每一个阳的内部总是有阴的,在每一个信仰/希望是基于怀疑/恐惧的。

如果你已经对某件事情有了100%的把握,就没有必要再去相信。

所以,光明与黑暗之间真正的终极战争是在我们内部,而不是外部。

有一点很有必要说明一下。

光明与黑暗,(甚至于其他高大上的名词,例如:空/emptiness, 无/nothingness, 觉醒/awakening),都是些比喻。

我个人认为,都是指向知背后的“不知”的。unknown 这个字眼在西方文化里隐含着对未知的恐惧。

面对不知未知无知,人们总是有无限的想象。

(庄子说: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其实我们不知道有涯无涯,可知还是不可知,

只是人的想象力无限,总是猜想其为“无限心”之类。)

黑暗(未来或死亡)常常带来无边的恐惧。光线(逻辑)的无限延申给我们带来希望。

看了《我们诞生在中国》,我曾有点感想:

不知,未知,未来,死亡,黑暗并不一定意味着恐惧,

同样可以意味着希望。

当一个人陷入绝境,仰望黑夜,或许会想冥冥之中会有什么呢?会不会来救我呢?

而自以为是的全知与不可能只会带来绝望。

如果有什么光明与黑暗的战争,那不会是地域民族宗教主义之争,也不会是什么是非善恶正邪佛魔之争,就是希望与恐惧乃至绝望之战, 或者说,就是信念(例如决定论)与怀疑的内战 。

There is a film that says it all: everything passes, but the truth remains.

(As to whether the truth is knowable or unknowable? Even that question may be unknowable. At least I don't know. And, annoyingly, I don't think anyone else does either, because I am biased towards "indeterminate omniscience". How can I be sure that I really know everything, that there are no more unknowns, that there are no more unknowns that I don't know I don't know?

It is logically impossible to be sure. But it is easy to be fooled by one's "supernatural powers" (or by new and strange visions and dreams).

Yet, whether it is known or not, the truth is the real truth, the real phase, and it is there, unshakable, whether one can reach it or not. (Everest is Everest, and does not cease to be Everest just because no one knows it.)

(But...)

In fact (the flying arrow isn't really flying, any moment is eternal) nothing has passed, it is just not in sight.

(The future, unknown, is just not in sight if we assume it will definitely come.)

(Each of our moments, the present of the indivisible mirror/image... is an eternal truth that cannot be changed or tampered with. So it is not "right there", but right here, right now, right before you. It's just that I think subjectively: we can't reach each other's objective truth. My subjectivity is your objectivity, and your subjectivity is my objectivity. (Inevitably, we misunderstand each other, we cannot understand each other, and we are ultimately alone.)

The so-called "change" is at most a false image added to the original truth. The so-called fake is to say by comparing with the real. The play is fake and the love is real. At least if one is afraid of dying, it is always true, right? The removal of delusion is also delusion; the knowledge of delusion is the truth. (Realising that it is possible that you do not know that you do not know, you will not be too presumptuous.)

In fact, 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before and after, only that we can only see before but not the opposite. (More accurately, it is a habit of looking forward only, and it is too boring to look back inwards, where there is only darkness.) Be aware to that "looking forward", what you see is not the future, it is all in the past, it is already predetermined.

(A big 2D screen in front of everyone's eyes, from which we are at a distance of 0. The flat space of 3d is what we conjecture. Strictly speaking, it is an illusion. Scientists have deduced that space should actually be curved.)

There is not light, nor darkness behind our eyes, not even a so-called mirror of visibility, (or something like that), let alone light or darkness or colour in the mirror

This "not knowing" can be considered the backdrop, the stage, the root of everything, the place where one belongs, (if only one could live and die without fear). If all moment is eternal, why should there be a coming and going? It is only the so-called "infinite mind", "infinite imagination and even infinite delusion" that needs a place to settle down (inspired by Professor Wang Defeng).

In fact, it is due to the illusion of memory, of time, of continuity, of being in the midst of birth and death all the time, of being born and dying, of being born and dying (broken chapter in Zhuangzi). We do not know what we have forgotten or misremembered. Don't we?

Once, someone asked me why he felt he had many past lives, all of which died in the same Nanjing Massacre. I drew an analogy. Zhuangzi: once born immediately dies, and once dies immediately born. It is like mahjong tiles stacked together. The difference is only whether they are stacked neatly or not. There is an afterlife beneath the afterlife, and it still has to be emptied and started over, not worth pursuing. What's more, if you die, you should be out of the timeline. The memories of the so-called past lives cannot be without a beginning, so it's not a past life, it's this one.

(People have their own imaginations and wishes when it comes to that "I don't know". The overly persistent imagination and the overly determined wish have become unquestionable beliefs. In fact, even if the hypothesis is only a guess, there is a possibility that it is correct, and there is indeed no need to criticise it. (Unless they want to curse or even destroy the quitters.)

The image in the mirror, like the one on television, is like a virtual world projected (intentionally or unintentionally) to "cater" to us. (Pandering to fear is also a form of pandering)

(The principle of television cannot be deduced from the plot of a television series. It is the same with a new and novel drama. Changing a dream is not the same as waking up from a dream.)

(Don't get too caught up in the drama and take it too seriously. Learn to appreciate timeless beauty, including the beauty of tragedy or farce, even horror films. However, it is easy to say this too easily, and there are indeed great horrors between life and death. So it still pays to be a good person with no ghosts in your heart, or even no shame. Confess it to yourself. Forgive yourself.. (There is no need to show others that you really want to change.)

Translated with www.DeepL.com/Translator (free version)

2

一点申明:

由于下文佛学名词较多,有人以为我是佛教中人。 我已经在别处声明过了,现在再次申明:我不是的。 也许有人认为我侵犯了他们的知识产权,是个“附佛外道”, 我也只好认了。 因为如果完全重新造名词,未免太麻烦了。 我是个懒人。 如有让人不愉快的地方,只能说抱歉了。 另外,我对所谓的知识产权是有疑问的, 假设美国和中国同时发明了治疗艾滋病的药,(因为该药的因缘已成熟,任何人都可能发明的) 而美国抢先一步注册了, 是不是中国就不能用这个药了,一定要付钱?

有个电影(《四零五谋杀案》)说得好:一切都会过去,唯有真理永存。

(至于真理到底可全知还是不可全知?连这个问题也有可能是不可知的。至少我不知道。并且,很讨厌地,我认为别人也不知道,因为我偏向“不可确定全知论”。如何确定真地已经全知道了,如何确定真地没有未知了,如何确定真地没有不知道“自己不知道”了?

逻辑上是不可能确定的。却很容易被自己的超能力甚至“极其超能力”给蒙骗了(或被新奇的幻境梦境带偏了)。------怀疑论。

然而,无论可知还是不可知,真理或真相就是真的理、真的相,就在那里,无可动摇,无论人们能不能到达。泰山就是泰山,不会因为没人认识就不成为泰山。)---------决定论。

我们至少可以发现四个真,“觉,不离当下、是真的“”瞬间即永恒、可以记录或记忆,是真的”“我的真情实感、是真的,例如面对死亡时的恐惧”“我是真的(无论找不找得到我究竟在哪里)”

“飞矢不动”,瞬间即永恒。什么都没过去,只是不在眼前而已。

“飞矢不动”,据说是古希腊的一位数学家提出的。 未必说的是“瞬间即是永恒”。 我之所以引用这个命题,是因为简单明了,一目了然。

在每一个瞬间,这支飞箭都是不动的,有固定位置的。 (决定论。我的怀疑论主要是指向“到底是谁或怎么决定的?”这个根本大问。)

这不是空洞的理论,是指向我们的生命实践的。 以最明显的视觉而言,人人眼前一个大荧幕,在放映《我的一生》这个连续剧。 每一个瞬间,都好比飞矢,好比一格胶片,是不动不变的。

王德峰教授认为有个“无限心”如何安顿的问题。 我认为,面对死亡,面对未知,好比面对黑暗,由于恐惧难免生起无限地猜想乃至妄想,的确需要安顿。

《坛经》中有一则“斗法”。 一僧围着慧能转了三周。然而顿了顿禅杖。意思是问六祖懂不懂? 因为慧能常说自性如十方虚空(即空间), 而他觉得,可以把生命的觉性在时间上分成过去现在未来三个, 每一个,各自独立,又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不大不小不高不低等等,是永恒的。 (慧能如何回答,请自行查看。先略过不提)

我们至少可以发现四个真,“觉,不离当下、是真的“”瞬间即永恒、是真的”“我的真情实感、是真的,例如面对死亡时的恐惧”“我是真的(无论找不找得到我究竟在哪里)”

人们常常忽视自己的自我迷失(找不到真正的自己) 然而一旦长大成人,有了明确的自我意识,反而会怀疑自己到底是什么?在哪里? 例如本人,在大约六七岁时,就开始烦躁,表现为神经性皮炎,要通过反复抓挠,确定身体还在。而提笔要写点什么,开始就是个“我”字。(我在怀疑,我是这身体吗?) 然后自然就是怕死了,怕这个身体死了我也没了。

为什么会如此呢?似乎按理说,我们就只是会动的物体,所谓动物,比较高级而已。 显然,其实不是。 或者说,我们对此不安心,不满意。 我们的自我意识是建立在物像会动会变而心镜不动不变之上的。 把这个心镜安顿在某个物像(或身体或心脏或脑子)之上,我们的内心深处是无法接受的。

“飞矢不动”,瞬间即永恒。什么都没过去,只是(现在、目前)不在眼前而已。 未来,(极大概率)一定会来(未知,假设一定会来),也只是(暂时)还不在眼前而已。

我们的每一个瞬间,镜像不二的当下,都是永恒的真相,无可更改或篡改。所以也不是“就在那里”,而是就在这里,就在眼前,就在当下。只是我主观地认为:彼此达到不了对方的客观真相而已。(其实,各自的绝对真相谁都不可能知道,甚至包括自己。不那么绝对的,就在眼前的,是可知的。)我的主观就是你的客观,你的主观就是我的客观。难免误会,理解不能,终究孤独。

这曾被我称为“自我意识陷阱”

生命(及意识)以及“非生命”(未必没有意识)的本质或许是能量(及被能量点亮的光)。 能量必然点亮意识,如灯必有光,更好比镜必然显像, 而有的意识(生命)误以为自己是被心镜中的物像点亮的。(对于人类来说,更多地是会误以为自己的知觉是建立在对身体的触觉之上。)

我们不知道自己就是“不知”(好比黑暗),被知,被光明,(被建立在触觉之上的所谓身体)......遮瞎了眼。(不知为不知,知之为知之,是知也。知建立在不知之上)

人,之所以为人,不同于野兽等其他动物,或许就在于人有明确的自我意识。明上加明,头上安头。 认为此明必为某明所明。此知觉必然是被某个能知能觉所知所觉的。"所知"明显,"暗能"不知道在哪里,往往误以为是所知所觉中最“亲近”的那个,即身体。

从此,能所对立,镜像对立,我与非我对立,是谓对象化思维。(自我意识的建立是有个过程的,没有人是突然知道有个我的,婴儿抢奶喝,并不自私,只是本能而已)

自我意识不太可能有所谓的"绝对的有"或"绝对地无自我意识”,至少我个人的经验不是如此。我不记得我是在某一天突然就从没有自我意识变得知道有个我了。假设我记错了。那么我是在哪一天“无中生有”的呢?学会说“我”的那一天?觉得痛的那一天?还是开始焦虑的那一天?(当人学会了我这个概念,但在潜意识里发觉找不到自己时,就会开始不自觉地焦虑紧张乃至燥郁。)

我以前不知道为什么有人对痛感之类的触觉那么重视。 现在比较能理解了。我小时候开始焦虑时,也是在潜意识里通过抓挠反复确认自己的身体还在的。

对我来说,还有孤独感,也是伴随自我意识越来越强烈的。我(没做过调查)主观地认为,一个人个性越强,个体意识、自由意志、自我意识越明显,就越感到自己的孤立与独立。(反之亦然,有可能孤独与个性互相促进越演越烈。) 人多多少少都有点孤独。而喜欢热闹的,未尝不是因为害怕孤独。(会害怕,正说明其感受到了孤独)

这还因为我们看到的听到的乃至要表达的自己与别人看到的听到的我们是不一样的。(例如照片与镜像的不同,自己声音的录音听起来很陌生,等等)

而自己的绝对真相究竟如何, (生命的本质到底是什么),是连我们自己都看不到找不到的。(相对的真相,就在眼前的当下,还是可知的。)

需要说明的是:孤独感每个人多少都会有。而孤独这件事是没有的。至少也有清风明月相伴。(只是极少会有人在乎花花草草之类的......)

所谓“改”,顶多不过是在原来的真相上加了个假相而已。所谓假,是相对于真而言。戏假情真。至少怕死怕得要死,总是真的吧?除妄亦是妄,识妄即是真。认识到自己有可能不知道自己不知道,就不会过于自以为是了。)

其实也无所谓前后,只是我们只能见前不能见后而已。(更准确地说,是只习惯向前看,所谓向内返照,也是在向前看眼前的黑暗,对我来说,太无聊了。 除非你对触感特别敏感。)请注意,向前看,看到的不是未来,就是现在,来自过去,是已经注定了的。(我们看不到未来。过去的真相对我们来说,也是未知。现在来自过去,不等于过去,信息在传递的过程中不太可能一点都不变的。)(既然现在是过去传来的信息在此时此地的集合,没有理由认为一定没有下一个瞬间,死后未必断灭。)

(人人眼前一个2D的大屏幕,我们与它的距离为0 。3d的平直的空间是我们推想出来的。严格说来,是个幻觉。科学家已经推算出空间实际应该是弯曲的。)

我们的眼后不是明,也不是暗或黑暗或darkness,连所谓的能见之镜、(诸如此类)也没有,更不要说镜中明暗或五彩了。

这个“不知”姑且可以算是一切的背景、舞台、姑且可以推想为根本,姑且可以当作自己的归宿,(如能不惧生死,就更好了。既然瞬间即永恒,又何必非要有个来去。只是所谓“无限心”,由对死亡的恐惧而生起的“无限的想象乃至妄想”的确需要个安顿处(受王德峰教授的启发)

其实都是记忆相,时间相,相续相,这条“蛇”或“念珠串”,(如同视觉暂留)带给我们的错觉,本就时时刻刻都在生死中,方生方死,方死方生(断章于《庄子》)。我们不知道自己忘记或记错了什么。不是么?

前世后世之说,是说不通的。甚至可以说是荒唐的。有前世记忆只能说明没有真的死。那些没有前世记忆的才是真的死过了。既然清空了记忆重来,就是独立的人格了。另一个人了。(获得了重新做人,重新培养人格的机会)

有一次,某位网友问我:为什么他觉得自己有很多前世,却都是死于同一场南京大屠杀的。我打了个比方。庄子:方生方死,方死方生。好比叠在一起的麻将牌。区别只是叠得整齐不整齐。来世下面还有来世,还是要清空了重来,不值得追求。更何况死了应该就脱离时间线了。所谓前世的记忆不可能没有个开头,那就不是什么前世,而就是这一世。

(面对那个“不知”,人们各有各的想象,各有各的愿望。过于执着的想象,过于坚定的愿望已经成为不容非议的信仰。其实即便假设只是猜想,也有猜对的可能,的确没有必要一定要去非议。除非他们要(背后暗中)诅咒甚至消灭退出者。)

各种加强信念的ACTIVITY, 甚至科学实验,都是一类的。科学信念中最基本的估计是能量守恒。暗物质暗能量找不到,但一定在暗处。其实没有道理,也可以是算错了,或在宇宙这个密室之外。就是一种信念。

镜中像和电视里的一样,都好比是有个虚拟世界(有意或无意地)放映出来“呼应”我们的。(呼应恐惧也是一种呼应)

(从电视剧剧情里是推算不出电视机原理的,只能算是大胆的猜想。换了个新奇的电视剧剧情也一样。换了个梦不等于梦醒了。)

(不要太入戏,太认真。学会欣赏永恒的美,包括悲剧或闹剧之美,甚至恐怖片。不过,这话说起来容易过分轻松,生死间的确是有大恐怖的。所以做个心中无鬼,乃至心中无愧的好人还是有好处的。向自己坦白吧。自己原谅自己。自己宽恕自己。真心要改不用向别人表示。)


有个电影说得好:一切都会过去,唯有真理永存。 其实什么都没过去,只是不在眼前而已。 其实也无所谓前后,只是我们只能见前不能见后而已。 楞严:见非是明,非是暗,非是见。见不能及。 我们的眼后不是明,也不是暗或黑暗或darkness,连所谓的见性、性镜、(诸如此类)也没有,更不要说镜中明暗或五彩缤纷了。 这个“不见”“不知”才是一切“知见”的背景、舞台、根本,才是真正的自己, 性镜中的境像和电视里的一样,都好比是有个虚拟世界(有意或无意地)放映出来“呼应”我们的。

一、什么叫“觉悟”?

这是一种体验,一种经验。 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真正知道什么叫觉悟。 “你要知道梨子的滋味,你就得亲口吃一吃。”——毛泽东《实践论》 (但顿悟这个梨不是你想吃就能吃,或随手拿来就能吃的。因缘不够成熟,硬要吃,可能适得其反。) 请注意,这种经验,绝不是指某种“觉受”,幻听,幻视,(突如其来的清醒感干净感,对光、音、颜色、立体、黑暗的高度敏感)等等一般人难以想象的感受。 那些特殊的体验只是对你的考验,是一种障碍/魔障。 真正的觉悟者,往往会像六祖慧能一样感叹: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 "何期...本"就是"怎么想得到本来就...”的意思。

二、为什么要觉悟?觉悟有什么好处? 对于刚刚开悟/顿悟的人来说, 觉悟似乎没什么好处。释迦觉悟后仍然在要饭,孔子被称为丧家之犬, 庄子是个下岗公务员,向朋友借粮被拒,回家写了篇“近渴与远水”的寓言。 我们的“顿悟”似乎也只是一种精神胜利法。 关于“有用”与“无用”之辩,庄子已有妙文,我就不再赘述了。 那些杀人放火,不眨眼睛,劫道劫色,毫不愧疚, 穷凶极恶之徒就不用看下去了。觉悟对你们来说确实是没什么好处的。 因为你们很难真正觉悟。(或者说:你们已经够“觉悟”了,“觉悟”过了头了。) 自以为觉悟而肆意妄为的话,只会招来当头一棒,乃至更严厉的惩罚。 不过,如果你们心中还有一丝恐惧的话,还是看看的好。

三、觉悟前的准备工作 1)知道有觉悟这回事,并有觉悟的愿望。 佛经中有这么一个寓言故事,父亲怕傻儿子在他死后没饭吃,就把一颗无价的珠宝缝在儿子的衣服里。 在数不尽的众生中只要有一个生命真正觉悟了,就好比父亲已经把这珠缝好了。 所有众生觉悟的因缘其实已经成熟了,就等他们自己去发现了。 可是如果这个儿子根本就不知道有这样的无价珍宝,或者傻到以为它不能当饭吃,不当一回事, 然么即使因缘巧合,一时开悟了,也会轻轻放过,继续流浪。

2)养成独立思考的能力。 觉悟容易,树立自信难。 目前来说,已觉悟的人毕竟太少。要搞投票的话,肯定失败。 如果我们只会人云亦云,一味地随波逐流的话,那么还不如不要觉悟了。 因为,被别人否定没关系,连自己都否定自己的话,就是所谓“哀莫大于心死”了。

3)真正的逻辑思维。 一般人认为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只能是一,或者是二, 不能既是一又是二,或者既不是一又不是二,认为那不合逻辑, 其实不然。

三道逻辑题如下,并附“标准答案” A 问:是太阳围着地球转还是地球围着太阳转? (答:两者都对,如果以地球为参照物,把它看成是不动的,那么太阳就是围着地球转了。或者,两者都不对,应是一起围着质心、重心在转。) B 问:没有规律是不是一种规律 (答:是的,无规则运动倾向于均匀分布,而不是相反。均匀是一种有序,而不是无序,这是很容易搞混的,应注意。) c 问:唯物与唯心,皆空(皆虚拟)与皆尘(皆实在),是不是一回事。 (答:是的,都是某物,就等于都不是某物。全阴=全阳)

4)有精神病史,或者精神病家族史的请注意。 其实我们都有精神病家族史,我们都是亲戚,只是有的远有的近而已。 因此我们都有可能出现幻觉,暗示,高度敏感等各种奇异的现象的可能。 请记住:我们并不需要任何所谓好的,美的,善的现象或东西来证明自己。 同样,任何反面的东西或现象也不能反证我们。 我们觉悟了,我们自己知道。 剩下的事情只是慢慢通过实践树立自信,走自己的路,继续觉悟,以至彻悟。(很有可能,所谓“大彻大悟”就只是一根胡萝卜。) 不需要什么证明了。 其实,关于幻听、幻视、暗示、高度敏感,极有可能是每个人在觉悟的道路上必经的关口(考验)。 一定要把握住自己,不能被带着走。 补充一点,最危险的不是反对之声,而是赞扬之声, 无论听到什么,看到什么(有可能是你难以想象的幻听,幻视) 切莫飘飘然,轻举妄动,妄言,妄念。切记切记!

5)中土难生,人身难得,正法难闻。 人身之所以难得,是因为人生半苦半乐,既不至于过分耽于享乐,也不会太过逼于痛苦, 因而有更多机会开悟。 然而现在我们大多放弃了这个机会。 因为我们从小受的教育告诉我们,我们只是一种比较高级的动物而已。 我们似乎应该好好听驯兽员的话,能做到注意笼子的卫生就很不错了。 看看我们公共场所的卫生,好像还真是野性难驯。 在不少老师的嘴里,人性一词是可以等同兽性的,甚至还有所不如。 有的老师和家长更是以打击孩子的自尊心为教育手段。 其结果必然是普遍的自暴自弃了。 现在我们要为觉悟做准备,就必须得战胜这个心魔。 我们作为人,离佛最近,因为他也是人。 我们作为中国人,拥有太多的关于觉悟的文化遗产, 以至于今天你随便在网上逛逛,都能看到这篇文章。 这背后是什么样的因缘?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不知为不知,知之为知之,是知也。 这个知,就是知觉之知,不是知识之知,就是本人曾反复说的圆满平直的自性。 如来的智慧德相你早就具足了。 你所缺少可能也就是自信/谦虚而已。 “自知者明,自胜者强”(老子)愿你早日明了自性,战胜自我(包括自卑和狂妄)。

四、如何开悟(立地成佛)。 诸位眼前肯定是一屏幕,现在请保持你的姿势不变,(如果姿势太舒服了,不如坐直了,打起精神来) 把屏幕外的东西也看成是在一个屏幕上。包括你的身体。

这是一个大屏幕。它可以上演昆虫世界,也可以上演阿波罗13,并不存在谁大谁小的问题。这就是所谓“平直”“平等”了。 接下来,把这个大屏幕想象成一个车窗,你的脸正贴在车窗上,不论你的身体动还是不动,不论“车窗”外(或者更象“车窗”里) 的景色如何变化,这个“车窗”是不变的,是“圆满”的。 如果我们闭上眼睛,就好比车开入了山洞,“车窗”仍旧是圆满平直的。 假设我们正在不停地快速眨眼,每睁开一次眼,都好比看到电影胶卷上的一格。 我们不知道,也没有必要知道下一格是什么。 因为无论它是悲剧还是喜剧,无论是精彩还是乏味,都只是一格而已。 你拥有整个电影院,为什么要计较一部电影,甚至只是一格胶片呢? 整个时空都都如同视觉暂留,是一种错觉。 我们并不是生活在宇宙中的一粒灰尘上的一种微生物。 相反,整个宇宙只是我们手里这颗水晶球(音球外,还有眼前的这个屏幕)上暂时的幻象。 我们的身体就好比我们去看3D电影时要戴的眼镜,只是一个工具。 老子曰:及吾无身,吾有何患? 我们何曾有身? 我们误把播放器当成我们自己了。 找到了真正的自己,“自性”,也就是成佛了。

必须注意的是,这部电影是立体声的,是360度环绕立体声,这就是上文所说的水晶球。(如有雷同,只能说明英雄所见略同。) 同样是每个人都本来具备的,

而所谓的电影院,更确切地说是电影资料库就隐藏在我们的潜意识,乃至集体潜意识,集体无意识之内。

其实,要想真正觉醒,最好的方法就是打起精神来,有时是需要些外在的激励之类的因素的。 过去有人以为禅宗用参话头的方式,把人逼到一个傻等的状态中,是错的。 那些对话,绝非斗智的游戏了,而是在激烈地斗法。

五、语录点评之一 神秀:“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慧能:“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佛性常清净,何处惹尘埃。” 元音:“菩提权做树,明镜假作台,本来不染污,说净亦尘埃。”

据说佛祖在菩提树下觉悟,还有传说菩提树能自己抖去灰尘,因此菩提成了觉悟的同义词。 在古代应该找不到比明镜更好的比喻来形容圆满平直的自性了。 看过上文“立地成佛”的朋友,应该发现自性圆满,无边无畔,当然无“台”无“树”了, 如果有的话,也是在镜/水晶球内,而非镜/水晶球外。

所谓尘劳烦恼,追求完美者希望一点也没有。 然而人都是有感情的,只要保持觉悟,纵使一时波涛汹涌,很快也就风平浪静了。

性是地,情是种,法是雨,悟是树,觉是花,什么是果呢? 果可能是“相逢一笑泯恩仇”,又或者是“相忘于江湖”。

有道是:“身似播放器,心如显示屏。释开洁癖尘,悲喜都是戏。”

六、了生死 “朝闻道,夕死可以”(孔子) 每天晚上闭眼时,要有可以马上死去的觉悟。 每天早上睁眼时,要有又获新生的觉悟。 (这两个觉悟,近于日剧中常出现的“觉悟”,已经不是觉悟的原意了。)

“方生方死”方死方生(庄子) 今天的你已经不是昨天的你了, 只不过从昨天留下的影子(记忆)还在,让我们有了相续的错觉。

假设有来世的话,那个未来的你,同样是你也不是你。

死是无法经历的,可以经历的只能是一种生。 试想一下,如果你能够看着自己死去, 那被看的正在死。那正在看的呢,死了吗? 如果死了,怎么还能看呢?

可见死并不可怕。 反而是不死的吸血鬼与僵尸成为了西方恐怖片的两大主题。 西方文化,继承古希腊文化,对于肉体过于迷恋, 肉体的死或不死都成了他们挥之不去的梦魇。

而我国唐朝的著作《楞严经》,早就提出了:肉身会皱会死, 而见性、自性,如同明镜,是不皱不死的。

在《金刚经》更明确地指出“如来(看着有来去,实则无所来去的本来,即一种客观存在)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 也就是说“如来的本来”的力量使你的死成为一种彻底的死,无法经历经验。

如果“如来”的力量使你再生,那个你已经是崭新的你了

打个比方,所谓轮回并不如同佛珠用一根线串着, 而是像错落地叠在一起的麻将牌。 所以即不能说有轮回,也不能说没有轮回。

上文提到的幻听,有可能就是我们生生世世的心声在潜意识上留下的痕迹。

七:语录点评之二。 千山同一月, 万户尽皆春, 千江有水千江月, 万里无云万里天。《嘉泰普灯录卷十八》 无数的众生皆有一个明月,满月,何止万千。 水可以指我们的意念, 所有的念都是试图凝固空花水月。(空中花,水中月之喻请参见《楞严经》) 其实是徒劳的,连时空的固定都只是相对而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研究当代物理学) 因此无论是善念还是恶念,都是妄念。 虽然是妄,但却正是真如/真性之用。 不用除妄。除妄之念也是妄念。(除妄矣是妄,识妄即是真。) 如此看来,其实是水在月中,而非月在水中。 任何比喻都是拙劣的。 再看“同一月”之喻。这个月就是“不知”(绝不只已知的宇宙,而是=所有已知+所有未知) 无数的众生,无数的月,其实只有一个月。 所谓轮回只是因为共用一个月而产生的错觉。 更进一步,我,你,他,众生,“寿者”(生命+非生命) 一切似乎有寿命可记,其实都是错觉。(参见上文提到过的胶片之喻) 方生方死,方死方生。 需要指出的是这“共一月”并不是高高在上,脱离于我们的。 没有个体,也没有整体可言。没有一滴滴水,哪里来的江,哪里来的海? 大海从远处看,也就是一滴水。一滴水里有大海,何曾小? 月不在天上,只在无数无边无穷无量的江水中。 (也许永远也找不到一个完美的比喻来说明“不二法”) 无云之喻同于上文“语录点评之一”里的拭尘之喻。 不再赘述。 有道是:银河同小溪,乌云衬祥云,春夏并秋冬,开窗齐赏景。

八、冤亲平等 家庭幸福的秘诀就是牢记:“冤家路窄,不是冤家不聚头”。 有人说众生都是我们的前世父母, 这个说法够煽情的,却并不准确。 轮回只是一种错觉。 更进一步,连我相,众生相,寿者相,都是错觉。 我们的对手,我们的冤家对头就是我们自己。 不要因为手淫看不起自己。丧失自信。 其实都在自慰,只是自己不觉得而已。

九、寡人有疾,寡人好色/财。 很多人以为觉悟是圣人的事情,与我们无关。 因为我们贪财好色,是所谓的“小人”。 过去有部电视剧里有句可能是王朔写的台词“做个小人真快活”。 如果你真的快活的话,那是不用什么劳什子的觉悟了。 这篇文字主要是写给不快活的人看的。 我们为什么不快活呢?因为我们不愿意做小人。 这个“不愿意”本身就说明我们不是小人。 好色不是什么道德缺陷。 就像孟子所说的:你好色爱财没关系,你好色爱财你才能体会他人的好色爱财, 才能为他人着想。 这样看来,这不但不是缺陷,反而是发现良知良心的必备条件了。 坛经敦煌本:淫性本是清净因,除淫即无净性身。 如果一味除淫,人类都要灭绝了,还谈什么觉悟呢。 王朔还有一句名言:女人无非两种,可以性交的,和不可以性交的。 性交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我看还是被性禁忌给放大了。所谓禁果最甜。 其实酒池肉林很乏味。 而几乎整个西方心理学以及西方流行文化就建立在这上面。 而我们也已经西化了很久了。 睁开你的眼睛吧,人生有太多更美好的景色,绝不只是可交不可交黑白两色。 现在的人都认为“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其实,钱只是个数目字, 真正起作用的是物质,是财产(聪明人更关心不动产,而不是证券指数)。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都是有产阶级,只有鬼神才是无产阶级。 因为我们至少还可以买血,买肾。 为了避免这种悲惨的命运,我们必须觉悟。 只有觉悟才能改变命运。 为什么这么说呢?请听下回分解。

十)物化、机械化与归本还元。 “物化”一词的出处应是《庄子》。 如同许多原典一样,庄子也被有意无意地误读误解了。 庄周化蝶并不是个美丽的故事,(无论是迷失于蝶身,还是庄周身,都已经被物化了) 由此引申出的羽化成仙的理想也不值得追求。(出了狼笼又入虎穴而已,不建议修炼“神离于体”。) 几千年过去了,如今的我们早就不仅是被物化,而是被机械化了。 我们在学校被当成零部件批量生产,到公司后又面临随时被替换的命运。 这种异化,并不像马克斯所说的仅仅是资本主义机械化大生产造成的, 而是从仓颉造字时,甚至语言出现时就已经开始了。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而我们追求的就是常道、常名。 物化,机械化,乃至数字化,网络化都似乎是必然的了。 自由,民主,人权这些漂亮的口号对于我们这些正在成为亿人一面的网络节点的升斗小民来说似乎只能是个笑话了。 这与什么劣根性,什么酱缸文化有关系吗? 西方社会只有比我们更严重,我们是心不甘情不愿地被机械化,他们是心甘情愿的。 因为他们是胜者为王的文化,而系统化,标准化,连锁化,是最有效率的,只要赢,他们是不惜一切的。 而且管理者还有一整套的不断发展中的麻痹被管理者的办法。 其实,无论是WINNER,还是LOSER,也许境遇不同,被固化的结果是一样的。 在超五星级房顶的一颗螺丝钉也一样是螺丝钉。管理者自己也在心甘情愿地麻痹自己。 (这就是文化的力量,一个人如果整天整夜生活在药店,不吃点喝点药是不可能的,恐怕早就上瘾了) 不过西方人也不是一点觉悟都没有的。我在看一部美国动画片时发现了一点闪光。(下次找出来跟大家分享) 岭南岭北,东方西方,佛性是相同的。 我们觉悟的因缘已经成熟了。 独与天地精神往来的我们将会迎来怎样的未来呢? 真正的独立,自由,平等,民主具体是怎么样的呢? 我不知道。 正是这个不知道,让我感到了无限的可能性。看到了光明。

话接上文,为什么觉悟可以让我们摆脱被固化的命运呢? 因为你一旦真正觉悟了,就没有任何人或东西能束缚你了。 为什么呢?因为你清楚地知道一切都是错觉,都是幻象,你可以任由一切事物在你的心镜上来来往往。 倾听上文所说的“水晶球”里的任何声音,任其潮涨潮落。 你给他们自由,你也就自由了。 再也没有什么能捆住你的了。 如果有的话,那一定是前缘未了了。

十一)集体与个体。 缘起=诸法=诸行=圆满=妙有=集体/整体, 性空=无我=无常=寂灭=真空=个体。 【楞严、华严:空性(真因、密因)起缘。缘起(显因、假因)性空】 任何个体都是集体/整体的全息缩影,(参见一滴海之喻) 任何人都不能脱离集体,包打天下。(自了汉,本就对此不感兴趣。他们要取巧,难免弄巧成拙。) 反过来讲,少了任何一个个体,都不能称为整体/集体。(任何个人都不能说他可以代表集体) 所以我认为:心外无物,物外无心。 我绝不认为有什么独立于我们,与我们无关的客观存在(神,物质,外星人……)。假设有,既然是无关的,又何必讨论甚至争吵。 我也同样不认为任何人能够脱离整体因缘,单独彻悟,单独解脱。(因缘如一滴水内的大海,并没有比较大) 任何个人的成功(甚至失败)背后都有无量的因缘在起作用(最根本的是“不知”这个先天第一因)。 真正的觉者绝不会只顾自己逍遥自在, 必待所有一切众生都觉悟了,他的觉悟才算是真正的圆满。 不要怕目标太大太远,看似无法实现, 只要有一人真正觉悟,就意味着整体/集体的觉悟, 只要我们亲历亲为,随缘应答,觉悟的连锁反应极有可能是快得我们无法想象的。

十二)不二法门。 所谓“不二法”“不二法门”, 绝不是佛与上帝只能选一个的意思。 而是指真妄不二,色空不二。(色受想行识之色,非色情之色) 色受想行识,或者色声嗅味触法加起来是什么? 就是我们当下整个心念了。 我们应当了悟此心此念全体是真,离他更无别真。 难免妄念纷飞,也许还有恶念,真如并未因此减去一分。 哪怕发愿精进,即使神通广大,真如也没为此增加一分。 他总是圆满平直的。 未觉之时未曾少一点,觉了以后也没有加一点。 哈哈,失望了吗?别急,区别还是有的。 未觉之时,所见所闻都是物,碍手碍脚,劳心劳力,五浊恶世,仅堪忍受。 觉了之后,所见都是光,所闻都是音,一切都好似是透明的,堪称琉璃,咫尺西天。 (这些都是平常的感受。千万莫作神通会,神通实无益于觉悟,反而是一种魔障。) “不二”这个原则有必要再三强调。 我们能观能听和所观所听是一个自己,自己只有一个,绝不能有两个。 所以我们是即动又不动的,不动的是自性(如镜+水晶球),动的是真妄一体,色空一体的像。 离镜无像,离像无镜,镜就是像,像就是镜 如果偏二,或者说偏向一边,就有可能误以为反正我是不动的,那动的与我没关系。 怎么可能没关系呢?这种人如果触犯法律或者天条,只能说是自取其咎。

十三)悟后起用。 所谓“悟后起用”,看似是个伪命题。 因为道不远人,我们就像水中的鱼,何时离开过水? 悟前悟后,我们何时离开过自性,离开过自己? 但是,由于我们都是受唯物主义教育长大的,极有可能把自性看成是一种客观存在。 似乎于己无关。 于是即使捡到了明珠,也当成瓦块,随手抛弃,仍旧日夜思谋衣食房车。 好似我们的身体,这个坐骑,这个宠物的需要更重要一样。 其实还是没有战胜我们心中的恐惧。没有安全感。缺乏自信。 由此可见,虽然开悟不是什么难事, 但要脚跟着地,自立自强,自尊自信,还有一番功夫要做。 (至于那些狂妄的人,一旦开悟,往往自居教主,颐指气使,不可一世,最后难免自食其果。) 具体怎么做呢? 要在日常生活中磨练。 方法就是先把我们自己的心静下来,慢慢地倾听。 慢慢地周围的声音也会安静下来。 然后你从容地过你的日常生活,周围的人渐渐就会改变, 这样扩散开来,就能在度人乃至度众生中得到自度。 也许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考验, 比如有人会莫名其妙地顶撞你,强辞夺理地与你争吵,甚至你可能感觉有人在干扰你的思绪, 这时一定要冷静镇定,先用“奥”“啊”“哎”“嗯”等单音字敷衍过去, 等他静下来了,再平心静气地向他说明你的观点。 每天闭眼休息时可以默念金刚经中的一段:(并不是必须要念的,念不念的随便) 所有一切众生之类……我皆令入无余涅盘而灭度之。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 睁眼没事时设法把心量放大,比如可以想象一下庄子逍遥游的境界, 心理障碍比较重的朋友,可以看看卡通《海贼王》。 多交朋友,不要试图去改变他们,我们最需要改变的是我们自己。

十四)语录点评之三。 空手把锄头,步行骑水牛,人从桥上过,桥流水不流。(南北朝·善慧) 看过上文的朋友对这首偈应该很容易理解了。 肉身只是锄头一样工具,水牛一样坐骑。 真正的我不只是肉身,而是像水面一样宽广平直。 古代的桥大多是拱桥,我们的肉体就像拱桥一样从弱到壮,到顶点就开始走下坡路了。 而自性是不动不摇的。 似乎是很正确的一首偈,其实并不究竟。偏二了,而不是“不二”。 须知,身不是我,也是我。水是我,也不是我。 任何个体都是整体因缘的某一方面的闪现,而所谓整体也不可能离开任何一个个体而“客观存在”。 有道是:千斤锄头无分毫,牛魔王头有佛光,金刚水上金刚桥,会者含笑随愿/意行。 再从另一个角度再解释一下这个偈, 我们起心动念,劳动行动,看似我们自己的事,其实背后有无量的因缘(包括先天第一因第一缘)。 锄头绝不只是被我们的手挥动,地球引力起的作用更大, 我们在路上自如地行走,看似是我们自己的意愿,其实是整体的因缘(尤其是先天第一因)在推动我们。 这水牛有他自己的行进路线,我们是猜不透的。 我们从人生的桥上走过,人生的境遇犹如一幅连环画从我们的面前向背后流去 你可以认为这画其实一直在那里,永远在那里, 然而没有一滴滴水,哪里来的大海? 没有个体,哪来的整体? 没有我们的亲力亲为(亲念亲见),一切都落于空亡。

十五)语录点评之四 the basis of all reasoning is the minds awareness of itself. What we think, the external objects we perceive, are all like actors that come on and off stage. But our consciousness, the stage itself, is always present to us. 出自美国动画片《南方公园》 这个比喻不错,但是这些objects可不是外来的(external)演员(actors)。 一切都在自性自觉consciousness这个舞台(stage)之内。 心外无物。 然而物外也没有心, 舞台本身也是这出戏的道具。 我们既是观众,也是演员, 其实我们每一个都是自己舞台上的主角, 只是大多在演追星族而已。(现在在中国最耀眼的明星就是财神了。) 这个剧本的编写我们都有份的。 办法就是多创造新概念,新名词, 在这一点,西方人做得很好,几乎每一样东西他们都要起个名称, 比如书桌,他们不叫BOOK TABLE,而叫DESK, 这似乎很不方便,其实是最好的办法。 例如我们常有一种好像自己正在做的事以前做过的感觉,而实际又不可能做过。 这叫什么呢?这叫:Déjà vu, (有一个同名美国电影) 这个名词的出现,和流传,也许正在改写我们的剧本。 概念的力量是很大的。西方企业重视品牌,并给自己的产品专门起名,比如:IPOD,WINDOWS等等,是个极正确的做法。 我们怎么办呢? 日本人有一个好办法,就是拿来主义,对外国名词,不加翻译,直接用片假名把它移植过来。 因为,MEANING并不重要,SENSE才是最要紧的。 在“知”背后隐藏着无量的“不知”,无量的因缘, 任何翻译或解释都是表面的不彻底的。 少做学问,更不要像清朝人那样迷于考据(除非这是你的专业),多实践才是正途。 不要迷信专家大师,要勇于创新。 只有拿来主义,没有创意的话,就是跟屁虫了。 STOP FOLLOWING OTHERS, GO TO YOURSELF, YOU ARE THE DIRECTOR OF YOUR OWN LIFE. FOLLOW YOUR OWN IDEA, TO CREATE SOMETHING, WE, TOGETHER, ARE THE LORDS OF ALL CREATION。

十九)本贴中观看电影/连续剧/连环画的比喻, 容易让人误以为一切图像,声音,信号,都是外来的 其实不然。 实际上,我们好像是在照镜子,看到的其实都是自己。 可能,最初,我们突然害怕了, 因为只是好像照镜子,并不是真的照镜子,我们只在镜子里,不在镜子外。 镜子外找不到自己,我们突然害怕了,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迷失自性) 于是赶紧抓住镜子里影子,抓住了就不肯放了, 慢慢形成了身体这根稻草乃至整个似乎是铁定的宇宙(参见《楞严经》《圣经,创世纪》) 以至于现在大家都认命了,好像只能如此了。 其实不然,一切既然是我们造成的,我们就可以改造他,甚至加以翻新。 关键在于:我们改造的不是大自然,不是宇宙,不是世界,也不是他人,而是我们自己。 观(听),也就是修,也就是保任,(禅宗修行的专门用语) 我们观(听)的是什么呢,我们观(听)的是自己。 这大约就是“观自在”的本义吧。 需要注意的是,抛弃整体的因缘,单独觉悟,单独解脱是不可能的。 一切放手就能反过来得到一切吗?恐怕是弄巧成拙。 自己想逃离自己,就好比是小狗小猫在追自己的尾巴。

我发现演员这个比喻是有问题的. 因为有人可能误以为自己可以自导自演. 这样是要出事的。 因为任何人也不能自己写剧本,然后自己导演或指挥, 剧本是由因缘造化自然写就的(甚至可以是个随意打字的猴子,先天第一因究竟是什么,对我而言是不可知的)。 不如这样理解: 我们都在演同样的角色,那就是导航员。 这导航图就是你的理想, 你的念头,就是导航员发出的命令, 也就是说我们都是各自的宇宙飞船的船长兼导航员。

十六)、戒律。 先说个冷笑话。 有个妻子问丈夫:你为什么不买点好衣服,穿得好看点。 丈夫回答:因为我是个自私的人,衣服是穿给别人看的。 真正觉悟的人不可能以伤害他人为乐,甚至都不会随地吐痰。 因为他的眼中很少看到自己,却经常看到那斑斑痰迹。 戒本源于自性清净,定本源于自性不动不摇,慧本源于自性光明。 到底是杀生还是超度,是救大还是救小?(参见电影《少林寺》)你们自有答案。 真正应该强调的是戒酒,对于现代人说更要强调戒毒品。 有过顿悟体会的朋友一定知道,那是一种非常清醒的状态。 而“酒迷真性不回头”有的人甚至会失去记忆,怎么可能保持觉悟呢? 如果为了应酬一定要喝,可以用中药葛根解酒。

十七)就地回家。 我们的顿悟法(不二法)是真正的“内功”,有关的经典常被称作“内典”。 这内与外如何分呢? 有人以为不向外求,就是躲在家里静坐。 这显然是错误的,实际情况是出去走走,更容易开悟。青青翠竹尽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 我们要有心包宇宙,气吞山河,涵盖乾坤的气魄与勇气。 坛经:何名摩诃。摩诃者是大。心量广大犹如虚空。……能含日月星辰大地山河一切草木。恶人善人恶法善法天堂地狱尽在空中。世人性空亦复如是。性含万法是大。万法尽是自性…… 所谓万法就是一切事物,把一切事物看成是自性这个明镜/水晶球上一时的影像就是“内修”,把某一事物看成是外在于我的客观存在就是“外求”。 外求于上帝或真主,与外求于物理或化学,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其实寻找上帝是西方人研究科学的最初动力,早期的科学研究大多在修道院里进行) 把阿弥陀佛看成是外来的神,极乐世界当然也就遥远了。 把精气神当成丹药来练,纵使神通广大,也无济于事。 其实即使不练所谓的特异功能,我们的神通也已经不小了,电视手机飞机网络,不比封神榜里的宝贝差多少。 而人间战争之惨烈也不逊于诛仙阵。 有不少人感觉这个世界就像个监狱。我们都是身背原罪的囚犯。茫茫宇宙就是围墙。 为了越狱,有的人是不惜一切的。即使用核武或者电脑病毒毁了这个监狱,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 为什么会这样呢?仅仅因为贫富差距大吗?(本拉登一点都不穷) 追求觉悟是我们真正的本能,迷失本性是我们一切不安的真正由来(而不是佛洛依德所强调的性) 骑驴找驴只能是背道而驰, 就地回家才是唯一出路。

补充一点:有人误以为打坐练神通就是内修,这是有问题的。 打坐本身没问题。但是如果你把打坐当成是与外在的神佛,或者所谓外星高级生命,交流的手段,那就是所谓的入魔了,也就是没有认识到一切幻象都是自己的心魔(心理障碍)造成的,而不是外来的。 从根本上来说,即便真有什么外星人,甚至神仙鬼怪,也不是脱离于我们的客观存在,而是我们心镜上的影子,是我们潜意识的外化。你甚至可以说他们是我们造的,我们是他们的上帝。 就如同所谓的现实世界一样,其实也是我们意念造成的。 总之,我们首先要认识的是自己,只有觉悟自性以后,才能正确地运用意念。改造我们的世界,甚至别的世界。 而特异功能(神通)因其特异反而帮助不大, 因为别人没有做过你这个梦,与你没有共同语言。 行不成流通的概念,也就没什么力量了。

十八、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我们大都具备一定的物理知识。 应该知道,我们所看到的其实只是可见光的光波。 而波与波之间的差别只是波长频率等数目字的大小而已。 在我们的眼中却成了如此斑斓的世界。 假设你是个超人,你眼睛的显微功能甚至到了粒子级别,那你会看到什么呢? 就好像电视机上没有了信号,你只看到一片无规则运动的粒子,你还怎么拯救世界呢? 只有当我们处于同一个频道内我们才能交流。 为了交流我们试图把眼前千变万化的影像固定住, 我们成功了,办法就是给它们起个名字。 老子曰: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随着辞典越来越厚,我们的世界越来越大, 如果将来我们遭遇了所谓外星人,我们将会发现他们是我们远古时的亲戚。 因为在远古时代,时空还没有这么固定,那些神话故事未必都只出于想象。 时空是随着我们交流范围的扩大而越来越固定的。 也就是说在远古我们各自看着(同时演着)不同的电视剧。 随着与我们交流的人越来越多,这部电视剧越来越相近,以至于几乎相同了。 这种固定,使我们产生了如在监狱的感觉。 因此很容易接受原罪与救赎的概念。 有趣的是,《圣经》把原罪归于分别善恶树上的智慧知识之果。 与老子“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是同一个调子。 再次证明,不分东方西方,岭南岭北,自性与觉悟是相同的。 只要我们不要太入戏了,就可以摆脱心魔,自渡自救。 (请注意,我们的现实生活是一出大戏,那些神话就更是一场梦了。只有自性才是家乡。)

我要补充一点:有一个特殊的人群,就是修打坐入定的。 对他们来说,要注意的是:人生如梦,你在坐中所见所闻也同样是梦。 梦由心生,无论你看到或听到什么都不是外来的。 一定要把握住自己,不要被牵着走。 尤其不要冲动,不要感情用事。 建议多看《楞严经》《金刚经》《心经》《坛经》,可以增长理智。

二十、启示录:逍遥游。 现在我们已经觉悟了, 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觉悟, 可以预见这个本来就是我们创造的世界会越来越美好。 我们极有可能会突破这个时空,古代神话故事将成为我们的导航图。 我们将有机会出演更精彩的连续剧。有且不只一部。 这一切似乎很遥远。 但只要我们保持自己觉悟和信心,也许很快就能实现(甚至可以快到早已实现,因为时空本就是个错觉或幻觉)。 惠施认为庄子的言论大而不当,就像个巨大的葫芦,没有用处。 庄子说你为什么不把它用做船,逍遥于江湖海洋之上呢。 朋友,也许你也认为顿悟法大而不当,不切实际,没有用处。 但你至少学会了一种精神胜利法,可以让你在生活的压力下喘口气吧。 愿你精神上的大鹏早日起飞

P.S.关于世界末日。 这是个西方人热衷的话题,拍了不少电影。 他们误读了他们自己的圣经,以为时空有始有终。 其实时空不是从公元前某某年开始的,而是从我们产生空间这个错觉时开始的。 也就是说任何一个时空点都可以是时间的起点, 这意味着根本就没有起点,更谈不上什么终点了。 将来我们会发现现在的霍金谈什么宇宙的开始,什么外星人有多么可笑。 人们很难跳出自己的文化背景。 每一个文化都有自己的神话,这些“神佛”的世界也是我们的意念所造。 显然,他们反过来对于我们,尤其是我们的潜意识(至少有受想行识四层)有很大的影响。 然而,只要我们保持觉悟,战胜自己的心魔,自信自立,那么谁也奈何不得我们。 一直有传言:说我们有难了,谁谁谁要来救我们。 应该是正相反,我们觉悟的人越来越多,对他们世界的影响太大了, 他们过于慌乱了,我们即使觉悟,也不会抛弃远古神话之类的文化遗产, 反而会加以保护,研究,利用。请设想一下那会有什么样的效果。 以上所谈,可能太不可思议了,太荒诞了,你们权当《山海经》看吧。 (其实未必荒唐,至少在我看来,都是按逻辑推导出来的必然。)

Q:觉悟是什么状态? 严格说来,当下顿悟不是个持续的状态。但是以我的经验来看,顿悟后的确会有一段高度敏感期(清醒、干净、对光对音对色彩对黑暗的敏感) 古云:一佛出世必有一魔来应。平时不觉得,敏感时就会暴露出来。要小心,不要太兴奋了。争取降伏它。为我所用。

Q:世界有没有改变? 如果觉悟得比较深的话(深浅可以自信的程度划分)可能会引起地震,不一定是地球, 可能会毁坏其他时空。(并不是必定会出现的现象,只是有可能.)

Q:自己有没有改变? 真正的自己是不动不摇的,无法改变。 身体这个收音机,电视机可能也会受到震动,出现所谓的幻觉。 如果被幻觉牵着走,就是又迷失自性了。 每个人情况不同,有的人一下顿悟就接近彻悟,有的人还需要顿悟很多次。

Q:是不是对什么都无所谓的状态。 当然不是,是一种审美的状态,悲剧喜剧同样欣赏。 但不可能无动于衷。 真有一点同情心,恻隐心都没有人吗?也许有吧。 对于这种人,我无话可说,只有耐心等待他良心发现了。

Q:是不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 当然不是,如果万一有什么神奇特异的,也是幻觉。 打个比方,好像电视机出了故障,两个频道窜在一起了。

Q:是不是没有参与日常生活的动力? 我们来比较一下。 一个人以为自己只是全球化生产消费一条龙这个流水线上的螺丝钉。 另一个人觉悟到原来每个人都有一个如同显示屏的自性,而且比显示屏更棒,是360度立体的, 都在上演各自不同的连续剧。自己就是主角。 哪一个更有动力? 你所说的那种没有动力的人,大约是偷看了剧本的人。 他们不知道,这个剧本正在不断改编中,编剧就是我们自己的意念, 我估计他们将会改演滑稽戏,而不是某个世界的教主。

Q:觉悟后会不会选择作恶? 选择作恶正说明没觉悟。 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都是错觉。 害人就是害己。 所谓报应不用等到来世,当下就是报应。 这似乎是不可思议的。 等到大家都觉悟时来验证吧。 关于上文“当下报应”一说。 也许有人觉得理论上必然如此。 实际操作却不可能。 那是因为你们的思维模式太固定了。 时空只是个错觉。 没有人规定它必须是固定,或者规定只能有一个时空。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都在主演自己的连续剧,似乎与他人无关。 但是你们没有意识到,这个剧集是被编辑过的。 可能有其他无数的版本,没有在你面前播放。 更重要的是,演员不够时,一个演员得演好几个角色。 实际上,(最底层最深层)只有一个演员, 不是吗? 是不是有点哭笑不得?

Q:觉悟有没有层次,你是哪个层次? 既然是顿悟,按理是没有层次的。(但意识从显意识到潜意识是有层次,几乎不可能一次就贯穿。 而关于身体的意识可能是最顽固的。) 但是我是属于比较差的那种的, 我的体会是,觉悟好像简单,要站稳脚跟却很难。 我不仅是摇摇晃晃,甚至可以说是翻了几个跟头的。 你如果要我把它们写出来,作为规定动作,带领大家一起翻, 我不能不觉得滑稽了。

Q:觉悟是不是应该什么都不追求?包括觉悟,是不是也不应该追求? 先说一句题外话:任何事物的背后都有无量的因缘,不仅涉及过去,甚至涉及未来, 我们不能以个人的好恶来判断它的是非功过。 我们来比较一下: 有两个人,一个对未来有信心,有美好的愿望,并且努力地实践以求实现这个目标。 虽然这个目标是如此的遥远,他可能永远也达不到,但他为后来者开辟了一条道路。 另一个人,发明了一种捷径,不用费那么大的劲,只要把一切放空,就能反过来得到一切。(好比杠杆原理,这边低是为了那边高。) 你说这两个,谁是谁非,谁正谁邪? 在我看来,有追求是好事,现在的人不是追求的太多,而是太少, 他们放弃了共产主义等等似乎是不切实际的乌托邦, 一味地追求眼前的利益。 追求本身没有问题,只是我们要明白任何成功(包括失败)都不是单靠个人的努力得来的。 就拿顿悟来说,表面上看是很偶然的, 有人说得来全不费功夫,是因为前面的踏破铁鞋无觅处。这并不准确。 如果春天没有来的话,你这花是很难开的。甚至可以说是不可能开的。 我们要感谢的人太多了,我们要感谢的是无量的因缘,一切众生,不分善恶正邪。 特别是那些有吃苦精神的人, 没有他们的自虐狂情结,世界是不会如此精彩的。 如果只有甜一个滋味,金色一种颜色,那多单调啊。

Q:觉悟的目的是什么?是解脱吗? 解脱于什么?这个世界吗? 这个世界就是我们自己, 我们无法逃离我们自己。 解脱于轮回吗? 生死、轮回都是错觉。 缘聚缘散,再来的是我也不是我。 如果以溶入整体为目标,那么请问哪里有脱离个体的整体呢? 我们的自性是不生不灭,不去不来的。 时间只是一种错觉,时空与宇宙的起始或终结只是我们的推测。 哪里有什么终极目标呢。 人各有志,无论觉与未觉,都可以按自己的志愿去努力。 我尊敬一切理想,无论是哪个宗教,政党,学派的, 只要是美好的理想,都值得身体力行。 包括以解脱一切烦恼,入于涅槃为目标的修行者, 虽然我对一滩死水不感兴趣,但不能反对别人感兴趣, 特别是那些在现实世界里受伤较深的人,不失为一种有效的THERAPY.

Q:觉悟都是修来的吗?怎么修? 觉悟是整体因缘(尤其是不可确定全知的先天第一因)使然, 个人的修行作为因素之一,起多大作用,怎么起作用,各人的情况都不一样。 往往是出乎于你的意料的。 以为自己能为自己的修行做规划,设定蓝图,是虚妄的。 其实,所有的渐修都是为顿悟做准备。 而最重要的准备就是要有愿望。 这个愿望要发自内心的,不一定是对觉悟的愿望。 但一定要是真心的, 跟在别人背后有口无心地念:愿度尽一切众生。 还不如小孩子看到一个明星想:我什么时候也能这么漂亮就好了。 (地藏菩萨最初就是这样发愿的,只是想相貌好而已。) 这种真修,事先怎么规划呢?

Q:觉悟能解决实际问题吗(比如吃饭等民生问题)?怎么解决? 您有没有想过,以现代科技之发达,为什么还会有人吃不饱,甚至于饿死? 是客观环境造成的吗? 客观环境的恶化是谁造成的?都是美帝国主义的错吗? 为什么共产主义的实验暂时失败了? 为什么吃大锅饭就不干活了? 为什么无私奉献的口号再响也盖不住贪官的数钱声。 其实所谓“革命觉悟”与我说的觉悟有相通的地方。 当我们有更多的人,乃至于大多数人,出于真正的觉悟,发自内心地去为人民/众生服务, 而不是出于阶级立场,(更不是为了上台演讲光荣事迹) 这个世界会变成是什么样? 至于这些人是什么宗教,什么政党,什么学派,又有什么关系呢?

Q:天堂地狱都是念造,我们该造什么样的世界呢? 是不是必须得遵循佛经等古代神话? 当然不是,我们应该发挥各自的想象力,创造力, 创造更美好的世界。 然而所有的世界里最重要的是我们这个现实的世界。 不要以为无常变化是一件坏事, 无常意味着无限的可能性。 即便这个世界真的毁灭了,我们还可以重新再来。 因为世界只是错觉,我们才是真的,而真的我们是不生不灭的。 我们只要保持觉悟就可以继续发挥我们无限的想象力和创造力。 这远远不是已知的这些神话所能概括的。 其实我们早就已经重新来过无数次了。 有些人在静坐中所看到的不过是某种博物馆而已。 他们以为我们应该离开工作室,去博物馆住。 我以为我们可以把工作室搞得比博物馆更好更有趣。 哪里太乏味了,我们可以用他们做素材加以发挥,再结合现代科技,也许能开辟出新的工作室来,到时就再也不会有人因为这个工作室终究难保而无心创作了。

续《山海经》: 估计应该有不少人多多少少地意识到,我们这个世界/时空/宇宙是个作坊。 所谓彼岸世界是个博物馆。 由于我们这个作坊已经毁了又建,建了又毁了无数次, 博物馆里积累的藏品其实是我们无法想象的。 我在上文要你们继续想象很有点监工的味道,在此抱歉了。 对博物馆更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离开本贴了,再见。 留下来的估计是不相信有什么彼岸世界的。 彼岸世界,有就让他有好了,不是我们该关心的。 我们该关心的是我们的自性,我们的觉悟。 心外无物,一切都是我们意念所造。 这些我们所造的物相(并不是真的有物,只是相)虽然是变化无常的,似乎无法保留。 却在我们潜意识的极深处,留下了痕迹,类似全息的影像。 这就是博物馆的所在。 现在我们已经觉悟了,就不会再重演嫦娥奔月,夸父逐日,息壤堵水之类的剧本。 我们这个现实世界的剧本是最好的剧本。 没有什么灾难和末日了。(生命的多样性,是一种无序,符合趋势。标准化军事化,是一种有序,才是反动的顽固派) 将来的局面一定是由潜意识(最深层的潜意识,包括集体无意识等等)激发的 创作灵感的大爆发。 换句话说:这是一个天与地到人间来大团圆的局面。

我们都是受辩证唯物主义和物理化学等教育长大。 本贴过于偏佛。 “没有客观存在”的说法,你们可能接受不了。 上文说过:唯物=唯心。 为了避免争吵不休,不如统一认识。 我们大家都比较能接受的是微观粒子。 顽固的唯心论者,可以把粒子看成是(地藏)菩萨的悲愿化成的如意珠。 我想提出一种可能性,供大家参考。 波粒二象,物质粒子就是我们的妄念(妄以为有客观存在之念)。 光波,等等波,就是我们的心性。 我可能在黑洞内,而不是外,我们正在用心光照亮这个黑洞。 当然,这只是一种猜想,本身也是妄念, 这并不是个光明战胜黑暗的老套剧本。 有明要胜暗的念头,本身就造成新的黑洞。 因此这将是个创意大爆炸和宇宙时空大发现并存的时代。 谁也战胜不了谁,以至永远,永无止境。 这可以是战争片,也可以是爱情片。 是一种看似不团圆的大团圆。 因为无论是自虐狂,还是偏执狂,人人满意。 据说,有人以性事喻宇宙,这并没有什么不妥。 请看《佛说首楞严三昧经》中的一段: 时魔众中二百天女深著淫欲,见此菩萨身色端正起染爱心,各作是言:“是人若能与我从事,我等皆当随顺其教。” 时此菩萨知诸天女宿缘应度,即时化作二百天子,色貌端严如身无异。又作二百宝交露台胜魔宫观,是诸天女皆自见身在此宝台,各各自谓:“与此菩萨共相娱乐!”所愿得满,淫欲意息,皆生深心爱敬菩萨。菩萨即时随其所应而为说法,皆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像不像A片? 但是,要注意的是:世间法(凡夫行)才是正法,他能够战胜一切邪法,包括自以为正义的其他所谓的大法。 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看,看警察抓不抓你?

Q:是不是不要修了? 修或不修,都可以。 但一定要注意:修也是凡夫行,也是世间法。 你以为你出了世间吗?你以为你不是凡夫吗? 只要我们不追求完美,我们就可以实现庄子所说的“相忘于江湖”的理想。 那就是先维持现状,再慢慢探索研究全宇宙, 同时,殖民全宇(无数的空间)宙(无数的时间)。 我估计,这个看似不完满的完满已经实现。 那些所谓的外星人就是我们自己, 突然消失的就是去别的时空了, 突然出现的就是来自其他时空的。 我们必须保持平和的心态,以避免出现通古斯爆炸之类的现象。 上文说的"那些所谓的外星人就是我们自己" 容易被误解为只是指人, 并非如此,而是包括一切生命,甚至非生命。 道是无情胜有情,无情最有情,天地有情。(只是此情绝非单一的善意。) 这可能最难令人接受的。 非经过实践不可。 本贴可能会被认为仅是空想, 如果还没有经过实践检验,的确是空。 然而所谓实践,就像走路,要左右脚一步步来, 如果你是个运动健将,那就要小心了, 过多的胜利可能会冲昏你的头脑。 我比较赞成所谓的慢生活, 慢慢地吃,更有滋味,甚至能吃出层次来。

再续《山海经》 不知道有多少人能接受上文多重宇宙,N重时空的说法。 我想再“瞎说”几句,聊充谈资。 极有可能,在其他时空宇宙,我们的地球以不同的地点为中心打开过无数次了。 (打开后接纳月亮等其他星球溶入大地, 等同于登月, 登火星, 登......) 也有可能只有九次, 每次都以被劫火烧尽为结局(类似太阳爆炸) 所谓九死一生,这一次我们将避免这一结局。 因为这一次,我们将避免以任何一个个体为中心, 人人都是佛,个个都是菩萨。 大家一起觉悟,一起努力,建立真正平等,开放,和平,自由,博爱的世界 (必然也是民主,所以没必要强调民主)。 不仅是人享有人权,兽也享有兽权,虫也享有虫权的世界。 如果一切顺利地话,地球环境将趋于好转, 我们的科技地发展,将使我们有能力改变其他星球的环境, 到那时,就没有必要计划生育了, 这是实体世界的前景(由微观粒子组成)。

还有虚幻世界,就是藏在我们的潜意识里世界, 常常外化为文化作品,包括电影、电视、游戏等等,在不知不觉中影响着我们。 随着觉悟的人越来越多,随着人们放弃斗争,加强交流, 这些潜伏的世界之间也会得到沟通。 这种交流沟通的后果,必然是文化的大爆发, 也就说我们有可能会遭遇我们所难以想象的文化。 我不知道他们将来自哪里,但一定是我们的远亲。 所以不要害怕, 我估计最害怕其实是他们,因为我们是如此地凶狠,以至于似乎自相残杀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了。 这正常吗? 我们的希望在不正常的人那里。

由于我们的目标很远, 我们又不能耽于幻象,必要落实到日常生活中。 所以必须要有耐心,耐心地等待周围的人和我们一起觉悟。 不要主动地去“教”别人, 有人问,要随缘应答, 所答不能千篇一律,要随机应变。 没人问,要耐得寂寞。 另外,不要眼睛里不揉砂子, 比如突然丢失什么东西,手表走快或走慢等各种现象,都是没必要追究的, 真正需要琢磨的还是觉悟。

世间法,凡夫行,(我们的日常生活)最尊最贵。 舍此别无大法。 任何人或者神,无论(自以为)发心如何得善良,智慧如何高超,法术如何高强。 都无法破坏我们的日常生活。 对于这一点我们应该坚信不移。 我们要依靠的是活生生的人,就在我们周围。 我们互相帮助,互度互救, 相濡以沫=相忘于江湖。 我们现在能聚在一起,就是因为以前曾经互助互救,只是现在忘了而已。

一阴一阳, 0101010101010101010101010101010101 无限循环, 这就是道。 这就是科学。 郑告阴险小人:你们的密法,或秘法,我们早就会了。 古人云:道必返其身。 你们就等着瞧吧。

在无数的众生中,只要有一个真正觉悟了(站稳了),就意味着全体生命觉悟的因缘已经成熟了。 觉悟的早与晚,快与慢,其实区别不大。 甚至你会发现,落在最后的,跑到最前面去了。 在“本初佛”觉悟前,人生是苦的,乐往往只在梦想中。 在“本初佛”觉悟后,人生变成乐了,苦越来越难以回忆了。 这位“本初佛”是怎么做呢? 其实很简单,就是平常生活中的随机应答而已。 为了加快这个进程,作为多少有点觉悟的各位应该多学几门外语。(不过,首先要尽可能搞清自己常用词语的来龙去脉。)

"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 在《金刚经》中,佛的弟子问佛:我们发了善心,要使一切众生离苦得乐,该如何落实呢?如何降伏自己的烦恼乃至恶念呢? 佛回答: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 这个“如是”就是指的日常生活和平常心(世间法、凡夫行) 对释迦来说,就是金刚经一开始所描写的出门要饭,回来吃饭,洗碗洗脚,安坐休息。 弟子不明白,还要问,佛就回答: “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众生之类:(从唯物的角度来说)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从唯心的角度来说)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盘而灭度之。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 这段文字似乎是自相矛盾的,其实不然。 我们应该明白,既然是一切众生,就不仅仅是现在你能想到的有限的一点众生, 如果通过大家的努力,在将来度尽了一切众生,那就不仅是度尽了将来的众生,也包括现在,乃至过去的。 也就是说,一切众生实际上已经被度尽了。 最好的注解就是庄子所说的“相忘于江湖”。 我们已经在十方如来三世诸佛(一切众生的别名)的功德海之内遨游多时了。 只是自己还不知道,不觉得,或者是一时忘了而已。 还有烦恼吗,去找心理医生吧。 还有痛苦吗,快去医院吧。 他们,也包括我们,都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乃至活佛。

时空是推想出来的。说是假的,因为来自能量互联网的虚拟。 又是真的,因为推想的逻辑是固定的必然的。 逻辑、科学还是比较靠谱的。 第一信自己,第二信科学。

1

(修改中,一般不回复评论) 有个电影叫“上帝肯定疯了”。上帝有没有疯,我不知道。这个世界,或者说人类,肯定是疯了。这是一种有组织的疯狂,以理念的标准化为根本的武器。(看见个“上帝”或“佛”,就要为神仙打架站队的。就不用看下去了。风马牛不相及,话不投机半句多。酒迷真性不回头,宗教,各有各的神迹,更为醉人。)

而且早就疯了,表现为各种停不下来的基于标准化组织化的战争机器(斯巴达、秦始皇、奥古斯都、成吉思汗、八旗,乃至拿破仑、希特勒等等)。尤其是经过“现代化”(用数学标准化)的所谓文明的加持,如今的疯狂已近奇点。不是什么永生的奇点,而是自毁的奇点。(讽刺地是,对于某些教派来说,入灭就是一种永生。)

看看最近的新闻,全球自然环境如此恶化,居然还在核电厂附近打个没完没了,国际社会(大国)不忙于调停,而忙于准备彼此间更大的战争(放任甚至怂恿网民间的舆论战)。

北极融化成了富翁们再一次发财的机会。各国百姓的注意力也不在诸如贫富差距急剧扩大的问题上,(官家资本的垄断更恶劣,因为更难监督),似乎持相反立场的网民更可恶可恨(可笑的事,那对面的或许只是droids而已)。(所谓富的越富,穷的越穷,是相对而言。由于科技的发展,穷的未必感觉自己越穷了,尤其是真正富的1%不在其视野之内,而10%常常误以为自己是1%,也不知道自己相对而言更穷了。即便是知道社会机制有问题,首先想的往往也是有什么空子或门路可钻。适应而不是改变环境,或许真是一种本能。)

这是所谓的共业,从根本上来说,每一个成年人都疯了,只是程度不同而已。这源于“自我意识陷阱”。有了个我(或许是第一个被标准化的概念),反而找不到自己了(因为看不见摸不着,或者就是不可知的,而在潜意识里迷失了自己),难免发狂。

人人都有一样的心镜,如同平板电视,或如同联通同一互联网的平板电脑屏。(在这一点上,人人平等,超脱于其他各类不均。一台演《合家欢》的电视不会因此比播放《独行侠》的卖得更贵。)

我们的视觉中从来只有平面,立体是我们基于笔直的逻辑(墙角那三条线)推想出来的。(宇宙实际到底是几维并不重要,反正已经证实空间实际是弯曲的,不是笔直的。)也就是说,如果你认定自己活在3d的世界里,那么就是被illusion给洗脑了。

对象化思维(镜像对立、能所对立、心物对立、我与非我的对立),是自我意识建立的基础。然而更重要的“镜”,或者说更重要的背景/基础,是记忆相(时间相,相续相,寿者相)。

需要注意的是,被记忆的不是记忆者,所见所闻所显不是能见能闻能显,就如同电视机原理与电视剧剧情无关。

我不是宗教徒(包括佛教或禅宗),我不认为有人能够见到所谓的法身真相或本来面目。却很容易被各种新奇或难得的梦境(同样是表象)给带偏了。(换了个梦,多了个频道,包括剥开洋葱看见个空,不等于醒了)不用显摆或引诱了,你们哪知道我见过什么。见了我也没跪下。(真神没有形相,不会露面。如有人真心忏悔,不宜观想形象。我们首先要向自己坦白。如果不能宽恕自己,如何宽恕敌人,如何Love your neighbour. Anyone who cursing others is rejecting Jesus by himself.)

甚至于可以说,每个人的心底都有个演若达多,有了个我反而失去自我(因为看不到摸不着,或者说就是不可知的,而在潜意识里自以为失去了自我),以至于要头外觅头,骑驴找驴,紧张焦虑忙碌,乃至抑郁或疯狂。这要比什么童年阴影或性压抑要根本得多也普遍得多。

烦恼乃至痛苦主要来自(对电视剧剧情的)执着与(对电视机原理的)妄想,而不是来自外部世界。

这本该是常识。但是与其怪自己,人们更愿意归结于“隔壁的部落吃得太多”“他抢了我的(自古以来就有的)地盘”之类的理由。

几千年了,没有进步,甚至更疯狂了,或者说更盲目了。为了适应环境,成为各自战争机器上一颗合格的螺丝钉,人们失去了质疑的能力(即便有被反洗成对方阵营的,也总不过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没有质疑,人云亦云,或为了反对而反对,是谈不上什么独立思考的。(例如,敌人的敌人怎么就一定是朋友?顶多是暂时的盟友)

如今的人类更依赖社会,(更习惯于被推送信息,更容易接受思想或理念被标准化),没有进化,只有退化。(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不太会有人理解八九十年代有什么可怀念的)

(甚至宁可要一场神圣预言中的末日战争,也不要世界和平,好证明他们自己的盲从是正确的。其实是他们自己作死,赖不得上帝。)

再例如,我从来也没见过有人质疑三体或灭霸的逻辑,似乎流行就证明了其正确。请问:既然能量守恒,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何来消耗?何况生命也是一种能量,不可能无中生有,怎么无限繁殖?就如同宇宙飞船的速度或动能也必然有上限一样(估计就是光速)

我不知道人们为什么要只恨或只怕自己的带头大哥不够流氓?真的有必要如此焦虑吗? 人类自从有了自我意识,就疯了,(迷失自我,所谓“心在何处”,就是“我在哪里”)。自以为聪明,自以为理性,其实不然。 例如,不存在什么拯救地球。顶多毁掉自己的生态圈。(人类自毁,地球照样转,残存者还会继续争吵某个小岛自古以来属于谁吗?) 不存在什么征服宇宙。能量守恒,不会无中生有,飞船的速度必有上限,就是光速。寻找下一个所谓的资源地继续......属于白日梦。 之所以要追求标准化追求效率甚至追求军事化,还是因为自我意识造成的自我迷失,以至于焦虑紧张乃至疯狂。 解方不必然是放弃自我意识,回到动物世界这个伊甸园,也可以是真正领悟乃至发扬光大中华文化的精髓:自性具足,不假外求,从容不迫(绝对不是一边信奉弱肉强食的斗争哲学一边办以孔子为名的什么学院)

把道当成一种外物来尊崇,是偏西方的。我心即宇宙,天人本一,道不远人,道不外人,我即是道。中国人本该自尊自信从容不迫,可惜元清苏三度亡国。好在汉字还在,未全亡天下。有一个最通俗的比喻:人不知道有道,就像鱼不知道有水一样。 鱼为什么不知道有水,因为它从没离开过水。 《中庸》: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 因为太普遍,太亲近,离不开,反而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了。 其实,所睹所闻,(包括自身),皆是道,皆是水, 自身就是水,就是道。 所以更确切的比喻是:人不知道有道,就像水不知道有水一样。(有了个”我“,反而迷失了自己,是谓”自我意识陷阱“) 道不远人,道不外人。天人本一,佛性具足。 不假外求,是中国哲学或哲理的特色。(我个人认为)一旦建立自尊,也就不必过于戒慎恐惧了。

再啰嗦几句: 禅宗心法:悬崖撒手。即要放开对物像的执着,也要放下对心镜的妄想。而之所以要攀援物质或理念,就是因为找不到自己而抓狂。(因为看不到摸不着,或者说就是不可知的,而在潜意识里自以为失去了自我)

“觅心无所得”“与汝安心竟”。这“心在何处”的话头,其实就是“我在哪里?” 人们似乎很难承认无得无证无知。捧着各种高大上,要别人放空,要别人谦卑,好装他们的高尚的所谓智慧,岂不可笑?

标准化了的理念是一种武器,人类用其灭绝了许多大型动物以及同类(参见《人类简史》),也是一种锁链。

无产阶级一无所有,失去的只有锁链,所谓锁链,就是指国家,民族,甚至包括阶级(在死亡面前,人人都是无产阶级),还有宗教,乃至Glory,Freedom, 等等各种slogan,都是把我们绑在战车上的锁链。

所谓现代化陷阱,文明陷阱,就是理念陷阱或理性陷阱。更是标准化(组织化)陷阱。

现实太复杂,人是离不开笔直的逻辑或理性的。所谓陷阱,都是有诱饵的。建立在标准化上的组织是最有效率,最有战斗力的。

包括自我意识(对象化思维)也是有大好处的。没有相对,就没有审美。没有生命之眼,太阳再亮也等同于黑暗。宇宙再大,没有感受其大的渺小的人类,也是白大了。侦探小说家必须有读者。上帝必须要造人。

我们无须因为人人输在终点线而怀疑人生的意义。过程更重要。哪怕猴人不免要让位于蟑螂人或鲨鱼人、熊猫人,也没关系。但能不能演得好一点,不要这么乏味,例如饶舌,我就很难欣赏,很难听出各有特色,....

(标准化,尤其是有数学加持的标准化,系统化,连锁化,当然利于军事体系化或组织军事化。为了赢,我们输掉了太多)标准化利于军事化是普世的。为了赢为了用外王证明内圣,牺牲个性或牺牲个体的独立自由是必然的选择。civilization 作为用标准化组织起来的野蛮,本身就是毒瘤。(西方推崇个人主义,是个ILLUSION,实际是家庭无法规范成一块砖或一颗螺丝钉)癌细胞间也无多大的不同,与穿t-shirt喝可乐啃鸡翅,到处一样的马路大楼难分彼此的现代社会一样。(鸡肉是最容易标准化工业化的肉食)

想起一句笑话:有人说疫情使电影业倒退三十年,我说:还有这好事,能不能其他的都倒退一下。 人们学会了用电与半导体精确地使用能量(能量守恒,没有所谓的消耗能量),生活水平大幅提高,以至于产生了幻觉,以为自己变聪明了。 其实没有。甚至更蠢了。 所谓进化,并不成立。 不要说李白苏东坡,莫扎特梵高了,就是乔丹马拉多纳迈克尔杰克逊,也都成为了绝响。 如果再也不会有下一个牛顿或爱因斯坦,只有霍金之流,我是一点也不奇怪的。 (日子越来越舒服,脑子越来越不需要了) 以上这些话不是人们爱听的。永远的反对派恒言世之过。不说,是我的责任。说了,没人听,或听不懂(也有自以为看懂了其实驴唇不对马嘴的)可不关我的事。我不是个有耐心的人,无法胜任补课老师。再见。 ( 1%未必有阴谋,但达成默契演互斗戏是不难的。洗脑的常常先把自己给洗了。玩火就要准备面对骑虎难下弄假成真。靠税收改革解决不了贫富差距,包括来自税收的福利,因为垄断、尤其是不受监督的官营垄断,不受供需关系控制,一切税都可以转嫁给消费者。必须认真地反垄断,不能有两家在垄断就不算垄断了,例如可以强行要求麦当劳或肯特基必须包养隔壁的小店或路边摊。鼓励分家,禁止合并。大品牌不得做广告,小的可以免费做。等等等等。实践的胜利检验出的也可以是一团好狗屎。在上的未必真行,不在上的未必不行。) 我的偏激是故意的。例如,我提也没提有两种文明,或文明的两个方面,一个是集中力量打胜仗,以城墙或凯旋门为标志,另一个是分工协作,以市场或广场为标志(东方也有,如清明上河图)。后者的好处是趋向复杂多样,而不是单调乏味,但必须认真反垄断,包括各种名义下的垄断。 劫不从外来。相续相(寿者相,记忆相,时间相)、对象化思维(镜像对立、能所对立、心物对立、我与非我的对立)、自我意识,是个陷阱。(无论是谁设的陷阱。无论与热力学第二定律有没有关系。)更是一个劫。

生命之多样复杂,以至于敏感到“像变镜不变,相变体不变。从而串起一条念珠。“我,我,我,.......”. 是不是演化的必然,算不算进步或进化,也没有讨论的必要。(连科学也是有粉丝的。各路粉丝都得罪不起)

有了个我,反而失去了本我(所谓本我,我的自我定义:本就有的,没必要念的我。因为看不到摸不着,或者说就是不可知的,而在潜意识里自以为失去了自我.)自在常在,无须寻找。骑驴找驴,迷头觅头,焦虑紧张烦恼痛苦(以至于疯狂),这应该是人之常情,也无法避免。即便不去学校接受灌输(古今中外灌输的都是浆糊,大巫小巫,五十步与百步,一样的),被父母指着“娘生褂”起个名字,就已经是迷失的开始了。

这也许是所谓文明进步(或所谓繁荣发展)必须付出的代价。概念名词,据《人类简史》,是智人胜出的有力武器。现在看来,这是柄双刃剑。人类快要(或已经)疯到要不惜毁去这个世界(这个监狱,这个角斗场、斗兽场)反正各有各的归属(各有各的应许之地。包括虚无,甚至荒诞,也各有各的粉丝。)去见马克思,去见祖宗.......

所谓文明的冲突,不止于理念之争宗教之争,混杂了地域肤色甚至习惯之争等等等等。 有统一思想、标准化、简单化、零件化、系统化、现代化、全球化的加持,这些战争机器是停不下来的。这或许是生命演化出自我意识后,就必将迎来的一劫。

我很多年以前就从某位大能处得到暗示。没想到如今已如此明显。(至少对我来说已经很明显了)试图和稀泥的努力早就失败,如今不过再次验证这基本上是螳臂当车。还是实修吧。也只有实修了。

心斋无为,悬崖撒手,不惜坠入黑暗,承认无知。(出自朴树的一首歌)或能获得新生。天人本一,道不外人,常在具足。从而自在从容,潇洒面对人生乃至宇宙的ending。(但是要注意:心不平等易入魔。)

关于热力学第二定律,由于缺乏专业知识,无法准确判断。目前倾向于认为:均匀分布是一种有序。生命的复杂多样,(每个基因都不同,包括双胞胎,包括克隆,都多少有抄错作业的地方,没有变异就没有演化或进化),是一种无序。因而,热力学定律与物种演化论并无矛盾。不能因为有人写了本书或做了个预言,就被误导,认为世人活该如此,毁灭了更好。参见《热力学第二定律与进化论矛盾吗?》

如果我们面临一劫,不从天外来,来自我们自己的疯狂,究其因,就是自我意识产生后必然造成的自我迷失,因为看不到摸不着,或者说就是不可知的,而在潜意识里自以为失去了自我。找不到真正的自己,必然要攀援(执着于镜中像,例如身体或金钱,笔杆子,刀把子,等等等等)或妄想(执着于对于镜的猜想,各种名词之争,以至于所谓文明的冲突,不惜毁了这个世界,也要维护自己的信念)

这未必不能避免。

从集体来说,主要坏在标准化工业化现代化全球化,所谓的文明,所谓的文化圈,已经各自成为统一了思想的战争机器。(西方崇尚个性是个幻象,实际是家庭无法规范成一个个螺丝钉,不利于工业化。参见《墙上的另一块砖》)这种简单有序的重复灌输才是违反天道的反动派,不是多样复杂的生命体。

能量守恒,生命不会断绝,大不了换个形态,标准化零件化体系化的热战或冷战机器必然覆灭。自己不停就止于核冬天。(成吉思汗的战争机器也很“现代化”,百夫长千夫长万夫长的连排制度,从各部落独立出人质建立近卫军,以职能设立军官等等等等。而且全民皆兵,可以配给配额,没有三饷从哪里来之类的烦恼。胜利者一定比较先进吗?)

(没有虽亿万人吾往矣的决心,没有独居孤峰顶一口吞尽十方的气魄,奢谈真正的觉醒。哪怕是螳臂挡车,反正风吹不动光,再试试吧。)

从个人来说,可以修习心斋无为,悬崖撒手。有了个我,反而迷失了自己。骑驴找驴,头外觅头。是谓“自我意识陷阱”。这是最根本最潜在的迷失,比什么童年阴影或性压抑重要得多。(成年人更多心理障碍,不在于性,而在于自我意识、孤独感之类的,更明确更明显) 人学会了照镜子,就再难自在逍遥了,(被逐出了伊甸园,逐出了无忧无虑的动物世界) 为了应付“我在哪里”,有两条歧路。一曰:我执或人我执,即攀缘身体或其他外物(皆镜中像),这条路上人很多,尤其是在古希腊传统影响全球的现代。二曰:法执或法我执,即寄托于各自对先天第一因(即镜)的想象。这里分出了许多宗教或学派。每一个都不承认自己信奉的只是想象猜想妄想。其中认为自己有证据支撑的,其实严格说来不是法执而是我执了,(不是执着于对电视机原理的猜测,而是执着于自己与众不同的新奇的电视剧剧情) 谁能如朴树所唱,悬崖撒手,不惜坠入黑暗,(承认无知),获得新生,或许会感叹,原来天人本一,道不外人,常在具足,于是,自在从容,笃定潇洒,方是中华文化的真继承者。一即一切,或能平衡噩梦。但愿如此。阿门。

这个常在的自在,容易观想,不容易坚信。 因为没有证据。《红楼》:无立足境,方是真立。(一切实证,不可立足,不立是善境界,立则入魔(参见《楞严》))从庄子的心斋到阳明的龙场顿悟,关于先天第一因,在中国始终是只有少数人才有真实的心得体会。太难继承,几乎已绝。如今,很难找到一点从容的风度。全世界都在紧张的重重梦中,甚至都已爆发战争,居然还有许多人热切关注,.....

天没有择比较进步或更高更快更强,只选比较适应环境的。 (如果退化比较有利于适应环境或环境的变化趋势,那么就是退化的得以生存,竞争的未必是谁更进步谁更新潮) 物种演化,未必是向某个方向的进步,即所谓的进化。 基因的变异是朝向四面八方的,是偶然的,随机的,不是必然地所谓“更高更快更强更大“..... 顺便说一下,变异与遗传是同时进行的。没有不变异的百分百的遗传,没有不发生错误的百分百地对基因的克隆。 (严格说来,每一代鸡的基因都不同,都不应该统称为鸡, 而只可以称其为“鸡一代”“鸡二代”“鸡三代”“鸡四代”“鸡五代”.... 直至“鸡近代”“鸡现代”“鸡当代”。 如此来看"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个问题, 标准答案应该是:先有蛋。孵出"鸡一代"的蛋可以被叫作“鸡蛋”,生下这个蛋的“鸡零代”或“鸡负一代”显然还不是鸡,它的基因中还没有异变出可以被视为鸡的特征。 再解释一下。第一只鸡蛋不是鸡生的。生第一只鸡蛋的不是鸡,或者说还不能称之为鸡,因为还没有相应的基因特征。) 人或智人,容易认为自己是最先进的,最发达的,最厉害的, 自己的基因是建立在正确之上的,并越来越正确的。 其实不是。如果不是每次拷贝或克隆都抄错作业,就不会有所谓的物种的演化,以及表现为越来越适应各自特定环境的所谓的进化。

所谓自然选择,或者说环境选择,并不是选谁是弱肉谁是强食, 而是选谁更适应环境,谁更能与环境共存, 甚至选谁对整个生态更有用,而不是选谁最会所谓地开发环境。 所谓的西方现代文明,完全不顾这些。号称信奉所谓的丛林法则,肆意破坏支持人类生存的环境。 完全意识不到自己在同一生命树上的那些远方亲戚的灭绝,就是自己灭绝的先兆。

可能许多人都还在妄想超光速远行,好找下一个地球去开发(即破坏)。不知能量守恒,不增不减,宇宙中任何物质的速度,都不可能无限增长,必有上限(即所谓不变的光速)。现在的我们能不能醒悟,能不能争取摆脱这场紧张严肃忙碌的恶梦, 可能是地球人类最后的机会。 如果我们的崛起或复兴也只是肌肉方面的,(因为不自觉地接受西方的观念,把环境设想为竞技场、斗兽场。)那么这条自取灭亡的不归路估计是回不了头了。

过去的传教士喜欢把上帝比喻成钟表匠。  认为天体等万物遵循规律而运动,就像个钟表。  证明了造物主的存在。 而且就像制表匠造完了表,就不用再管它了,它自己会走。  所以上帝不露面。 (修道士们对上帝制定的规律的探究就是早期的科学研究。  可见,在西方,科学与宗教并不必然是对立的。) 现在,他们可能不用这个比喻了。因为钟表中没有无用的零件。人的基因里却有很多所谓的垃圾基因。生物的进化不太可能是设计出来的。 (最近,我听说,科学家们又发现没有基因是真正没用的,只是我们以前没发现其作用而已。同样,大脑也一样,不存在什么待开发的特异功能,早就都在起作用了。不知是不是这样,没有求证过。) 即便假设所有的基因都是有用的,《无限恐怖》中的“解开基因锁”属于意淫。人们还是很容易找到人体“设计”中的许多不合理之处。(对此感兴趣的可以到知乎之类的网站去查找,有人专门写这个。) 这是为什么呢? 我主观地认为:“进化”暗含的“一切演化都是进步,一切突变都是为了更好地适应环境”之类的判断估计应该是错误的。 演化并没有固定的目标或方向,突变不是被设计或设定成只为适应环境的, 而是不利于适应环境的突变没有被遗传下来,才照成了演化必然是进化或进步的错觉。 柴静的《看见》里有个不好笑的笑话。有人认为雾霾等污染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基因会自动突变出适应这种环境的人体。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们岂不是应该鼓励污染,好刺激人类全体进化为x战警?

为什么人体的设计很不合理?为什么基因或大脑中有不少看似无用的部分,甚至被称为垃圾? 因为所谓的进化(实际是演化)是建立在错误之上的,而不是(计划)正确之上的。 如果每次基因的拷贝都全对,没有错误,那么就只有遗传,没有变异,哪来的演化/进化? 怎么抄错作业,并没有固定的方向。某个错误的优劣,只取决于是不是更适应环境,未必是所谓的更高更快更强。 人体或人类的复杂乃至难以捉摸,主要不体现在死人(大体老师)身上,而在有感情或情绪的活人身上。

如果“法则”是弱肉强食,为什么濒临灭绝的是狼而不是羊。羊的“优”不在于力量,而在于更适于人类社会这个环境。没有进化只有演化。基因被选择不是因为更进步更厉害,而只是更适应环境而已。环境是会变的。按理说应该资本主义社会更强调自由竞争,社会主义更强调合作共赢,更适合发展大工业的生产力。结果却似乎乱套了。国人还在热衷于各种斗争(甚至有的企业以狼性为口号),西方的垄断资本研发科技更快。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力量谁都喜欢,我也一样。但是我知道除了有形的力量,还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来自对自己的信念,任他强如飓风也吹不动此心之光明。

有各种各样的所谓现代人,并不是人人都觉得自己比较自由。 古代人与古代人也不相同。 例如:我主观地认为,有些民族似乎不那么能歌善舞,是因为早就告别了采集狩猎的生活。劳累了一天,第二天还要赶早顾庄稼,哪有闲心围着篝火开晚会呢。 居无定所的游猎或游牧者一定比较自由吗?气候不恶劣时大概是吧。 热带海岛渔夫最逍遥吗?没有传染病或瘟疫时可能不错。 自由感来自独立感。如果都不能独立,哪来的自由? 财务自由是虚假的自由,真正的经济独立者不用依靠超市,现代人(现代化了的人)已经基本丧失了这种能力。 据说,非洲残存的狩猎部落人,视力之好能看到远处藏在草丛中的野兽,是我这种近视眼望尘莫及的。 我可以依靠眼镜这类的工具,但这工具我自己造不出来。 我们真的比古人能力更强吗?(真的更不受外物的束缚?真的更自由?)

现代化就是标准化,系统化。我们已成为体系的一部分。假设体系一旦崩溃,是不太会有完卵留下的。 一般来说,人们对体系是很有信心的,并不真的担心生态的破坏。因为经常在电视上看到人类摆脱地球环境的场景。更何况随着城市化,坏境已经是盆景了。 自由感是可以来自信心的。如果坚信死后能去天堂会美女,人们什么事都敢干能干的。(这大概也算一种所谓的能力吧。) 有位传教士或主教说过:因为荒谬,所以相信。(如果不像处女怀孕那么荒唐,而是事实,那根本谈不上相信还是不相信。) 经验常常被认为是事实。就如同电视剧的剧情似乎就是电视机的原理一样,因为不合逻辑的戏是演不下去的。 人类骄傲于自己逻辑等理性的胜利,无视各种警告。这可能是被热力学定律决定了的。 能量的分布大趋势不应该是有序化体系化的,之所以会允许出现人类,就是因为人类会为了自己所谓的自由,破坏其他生命赖以生存的环境,为了自己的有序造成更大无序,实际反而促进了无序化混沌化冷寂化大趋势。 (均匀分布是一种有序。生命的复杂多样,是一种无序。因而,热力学定律与物种演化论并无矛盾。简单有序的重复灌输才是违反天道的反动派,不是多样复杂的生命体。) 所以可以设想,如果有外星生命的话,宇宙也会促进他们“进化”出如同我们一样自私愚蠢的外星“智慧”生命,即外星人。 但是不会有什么热热闹闹的星球大战。真空中没有声音。宇宙的特点也不是大,而是空旷。星星间的距离很大,并在加速扩大中。超光速飞行属于(软)科幻,是不可能的。

顺便说一下:能量不生不灭不增不减,意识或生命的本质也一样。 就如同宇宙射线的速度(或动能)不可能无限增加,必有上限,(不是光速不变,而是宇宙中最快的表现为光),生命也不可能无限繁殖。 能量守恒,不生不灭,不增不减。(能量第一性,不垢不净,不好不坏,不输不赢)。不存在会消耗需争抢的问题。(三体与灭霸都错了,无论其有多流行。) 中华儿女应自觉抵制来自西方的各种斗争哲学、竞争意识、海盗逻辑以及派生的狼性训练,饥饿营销,贩卖焦虑,等等乱象。

《楞严》:两种根本。 第一因逻辑上只能有一个,好比造物主不可能被造,能就是假的主。 所以不是二个根本,而是两种。 第一种,我称之为“先天第一因”。之前已经说过不少了。 第二种,可以叫“后天第一因”,我可能没说清楚。 先天第一因,是个假名,主要基于逻辑,但是实际究竟如何,是不是甚至是荒诞的,没人知道。(至少我不知道)。 或许根本就是不可知的。 虽不可知,但是可以猜。 各种猜想,赋予了这个先天根本各种名号,例如:本体,自体,自性,觉性,存在,等等,包括佛道上帝真主等许多宗教概念及符号。 这种猜想,如果成了坚定的信念,就会成为后天第一因,后天根本。 楞严对此基本持否定的态度,认为是头上安头,明上生明,知觉立知,即无明本。(烦恼的由来,痛苦的第一因)的确,不仅如此,各种名词之争,甚至可以外化为所谓文明的冲突,实际也就是打群架。 但是,以我个人来看,所谓信愿行,各家各派各自的修行求证,也是基于这些后天第一因,未必全无意义。 (包括科学,也是基于能量守恒之类的信念。许多信念都很隐蔽。以至于人们已经认定为就是事实,不存在猜想的因素) 人们常看到我否定一切(可能以为我只认为自己最正确),不知道阴极而阳,我其实同时也肯定了一切,尤其是肯定那些虔诚或真心实意的信仰。(一般人都以为只有自己信奉的是对的。我这种肯定没有人会满意的) 我曾经,过于热心,以为能调和矛盾。 近年来,我越来越相信可能热力学第二定律是对的。不可能有happy ending的。 我们能做的,可能就是像庄子那样,快乐地举行葬礼。 上面这一段有问题,写得太随便。严格来说,法执不算后天第一因。法执与我执,并不是毫无道理,没有来由的。只要是有自我意识的生命,知道有个我,就要骑驴找驴,都难免要攀缘的,不是执着就是妄想。所以后天第一因,还是要归结在“我上立我”。自我,如镜,来自“像变镜不变,相动体不动”,镜像对立来自复杂生命体,例如人体,必然过于敏感,进化的必然,热力学第二定律的暗中操纵。均匀分布是一种有序。生命的复杂多样,是一种无序,复杂到了一定程度,必然敏感到像变镜不变,相动体不动,以前者为非我后者为我,产生自我(后天只是表相,其实还是先天就决定了的)所以还是无解。好在即便全灭,先天第一因,先天根本,是无所谓生灭的。从头再来?循环?也不错。过程比结果重要,质量比数量重要。 补充一点:为什么要设两种根本,两种第二因。 例如在基督教来说,有个难题:至善而又全能的上帝为什么会容许恶的存在? 《楞严经》里也有个课题:如同纯金的觉性为什么会蒙尘? 佛的回答简单而言,就是自作自受。有个某人照镜过度,迷头不见,狂奔寻找的比喻,经文说是自己疯了,怪不得别人。 (如果真发生了末日战争,也不是什么神的安排,是人类自己作死。简单有序的重复灌输才是违反天道的反动派,不是多样复杂的生命体。) 求同存异,沦为口号,统战的手段。(教育孩子时,何曾存异或存疑)。 所谓多样性,也是对珍稀动物而言,不是对中国人这么大数量的。 或许,悬崖撒手,心斋无为,能多少平衡一下人们的焦虑紧张与疯狂吧。 我现在也摇身一变,越来越偏向所谓的实修了

克·弗洛伊德 Pink Floyd 有句歌词“You are just 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我感觉这说的就是标准化零件化连锁化系统化的现代教育。 难免都在洗脑。 有的洗得比较高明,有的过于直接粗糙,容易被人看破而已。 许多人常常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例如从粉红五毛被反洗为精白精美精日。(洗成爱自由与洗成爱国,并无本质的不同) 他们故然不是赵家人,但也不是香蕉人,精神上向往白人,骨子里还是自卑的。

中国人普遍自卑。尤其是那些需要排场才有面子的人。 这是非常遗憾的。 因为中国文化的特点之一就是把先天第一因归结于自己,而不是外物或外来的神或灵。 本该最懂得自尊自爱自强。 可惜这个传统到清朝就基本上断了。 全民皆兵(无需三饷)的八旗乃至苏维埃支部都不是中国文化的代表。 庄子慧能王阳明才是。 外儒内法绝非中国传统的全部。 而柏拉图远在古希腊就鼓吹哲人王应该用谎言指挥下等人, (再说一遍)苏维埃支部、卢布党并不代表中国文化。 与其说是百代秦制,不如说是柏拉图反乌托帮的又一产物(柏拉图有感于雅典敌不过斯巴达,设计了个所谓的理想国, 于是西方远有凯撒奥古斯都,近有拿破仑希特勒斯大林)

有人说中国人在四九年已经选过了。 共产党比国民党更新潮更现代更”进步“。 其实,标准化利于军事化是普世的。 法家早就在实行了。(例如用八股统一思想) 只是方块字不利于研究数学,难以把标准化零件化连锁化全球化做到极致而已。 除了数理化,西方思想也是一团浆糊。什么“进化”什么“丛林法则”(甚至“自由”“平等”“民主”)都是似是而非的。

商朝也很黑暗。表现为用战俘或奴隶祭祀。 从周朝“明德惟馨”'皇天无亲,惟德是辅'开始,中国率先进入文明, 虽然还有奴隶,(至今都未彻底灭绝),但很难说有普遍的奴隶制度。 而且,从百家争鸣开始,“神”在中国始终没有取得先天第一因的地位。 甚至从庄周(假托儒门)传授心斋开始,中国人就在觉悟“自己即本原”的道路上。 这是中国人比较文明,不那么野蛮,包括不擅长肢体冲突的根本原因。(潜意识里就无法把自己看成丛林里的动物或野兽) 至于所谓的现代化标准化零件化系统化连锁化,固然会因为数学的应用而表现为精密精细甚至精致,其本质还是奴役个人的一种手段,未必真是什么进步。

三体,灭霸,包括奥运,深入人心,要在丛林中跟着流氓老大抢资源的大有人在。不知能量守恒,无所谓消耗,学会用电与半导体来精确使用能量,生活必然提高,不用感谢刘邦之类的无赖

以前我以为从“演化”到“进化”主要是翻译的问题。近来发觉在英语语境里的确有越演化就会更高更快更强的意味。这证明了所谓糟粕或劣根也是普世的。只是具体是什么各有各的不同而已。我估计至今西方世界也很难认识到:把环境预设为竞技场是武断的,所谓自然选择未必是一种斗蛊。

因为爱因斯坦说对了引力波 有人感叹,为什么有如贝壳上的细菌的人类能够理解有如大海的宇宙 其实一点也不奇怪 因为这个时空宇宙本就是我们推想出来的 那墙角的三条线,是后天加上去的 我们把脑中接受到的信息按这三维推出去, 以为有个客观的平整的铁定的时空,而且只有一个 其实未必 引力波的发现已经证明时空是相对的,扭曲的,运动中的, 不是绝对的,平整的,静止的 我们以为眼见为实,看到了真实的宇宙,其实不是 我们看到的是自己的眼睛

(看来,还是有人能接受一些比较奇葩的观点的。那我就再写点。) 与墙角的三条线类似,时区和地界也是人为地后天划定的。 其实,并没有所谓的“同时”“同地”。 如果说我们看到的星星都是来自过去的,多少多少光年之外的。 (假设现在银河里的某个帝国用超级死星毁灭抹去了某个恒星 处在银河系边缘的60,000光年外的我们要到60,000年后才知道, 在长达60,000年的时间里我们还能观察到那颗恒星,以为它还存在呢) 那么,我们面前的人其实也来自过去,只是刚过去而已(相距多少多少“光微秒”乃至“光皮秒”) 处于异时异地的我们,真的在同一个地球上?同一片天空下? 只有一个真相?一个真理?唯一神? 如果有平行世界的话,它们真的平行吗? 如果是交织在一起的话,我们还该迷信柯南,以为只有一个真凶吗? 我们以为自己一直在同一个世界里,也许是一种错觉 比如,一秒定格由24帧组成,我们能因为这24帧看上去一样,而说它们是同一帧吗? 理性必然要简化现实。不然的话,就太乱了,无法思考。然而,现实真的是可以被简化的吗? 笔者就遇到过不少怪事。实在无法用科学解释。 比如,有一次,一些面貌极相似的人,不断出现在我面前(穿着不同的衣服,用不同的交通工具),让我觉得很好笑,难道我处在楚门的世界里?

也许,科学之所以是科学,就在于它承认自己解释不了一切。 如果有谁认为自己能解释一切,那一定是不科学的 记住: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见怪不怪,其怪自败。 不要眼里容不得沙子,以免把自己逼疯了。

请注意:笔者并没有说一定就是如何如何,只是提出了一些可能性而已。 我总不能每句话都加上个“或许”“也许“,那太难看了。 当我说“未必”是的时候,也意味着未必不是。

有的朋友给我贴了个“不可知论”的标签,也无不可。 特别是对于所谓“客观存在“,无论是上帝,还是外在物质世界,又或者是外星高灵,等等等等, 既然在我们的“观”之外,到底存在还是不存在,当然是不可知的。 一切证实,无论是科学实验,还是宗教经验,或者外星绑架,等等等等,都是“主观”的。

人们应该意识到自己只能主观无法客观 千万不可以为自己代表唯一的客观“真理”,要容忍他人与你不同的主观。 请容许我在这里扯点哲学(我是从哲学的目录里进入这个话题的。) 我认为很重要,因为现在的科技发展太快了,个人的能力越来越大。 也许要不了多久,一个独狼就能毁灭整个地球。 人们爱党同伐异这个毛病得赶快改了。

看来,“客观”二字太深入人心了。(这么多年的几代人的灌输没有白费) 以前与人讨论过这个问题,转帖如下。 人们经常说“要客观,不要主观”。 有的更声称“这是客观的”(其实就是在说“我是客观的”) 然而,真的有什么“客观”吗?有可能达到“客观”吗? 既然是观,必有观者,观察者,观测者,实验者……,如何客观? 做实验时有很可能是因为有实验者在,不做实验时还有没有呢?无从得知。 (现代物理发展到量子物理就已经发现无法忽略观测者的存在了) 只要你足够理智就应该明白一个实验哪怕重复了亿万次,也无法肯定下一次一定就是同样的结果。 我们怎么能肯定地知道在自性、觉照、觉知……之外是什么不是什么,或有什么没有什么? (仪器不过就是感官的延伸,永远都有仪器达不到的地方) 因此只能诉诸信仰。 有的信物质的客观存在,有的信上帝或真主的客观存在,有的信佛菩萨的客观存在,有的信外星高灵…… 所有的信仰都是盲目的(包括盲目地不信),实际上我们永远也无法证实(同样也无法证不实) 因为一切证实(实验或修证或濒死经验或其他神秘经验等等等等)都是主观的。 我们永远也无法理智地肯定自己的信仰是对的。 有趣的是,我们也永远无法说自己一定是错的。 也许真有上帝阿拉,阿弥陀佛,或客观规律,也未可知。 我没有要大家放弃自己的信仰的意思。我并不喜欢只有理智没有感情的人。 我只是希望大家能明白自己只能主观无法客观。 站在各自的立场上,有不同观点是很正常的事。 (楼主也是有立场的。楼主的立场就是没有立场。楼主对这个立场也是很坚持的) 用不着过于感情用事,还没看仔细对方在说什么,就使劲地喷。 我们没必要统一思想。各诉己见,互相补充,互相启发,更能接近真相或真理。 估计我这些话很可能是白说了。人都愿意自己代表的就是真理,不耐烦看不同的意见。 包括楼主,也是一样,顶多也就是多一点自知之明而已。知道自己不一定是对的,发表的都是个人的主观意见。 而说“这是客观的”的朋友是最主观的,已经到了一点意识不到自己的主观的程度了。

(继续转帖) 问:思维是被什么局限的? 答:思维离不开概念名词,也被概念名词所框定禁锢 理性必然要简化现实,不然地话,是无法思考的 给万物起个名字,就是在简化现实 然而现实是真的可以被简化的吗? 树叶A=树叶B吗?1=1? 如果1不等于1,那么我们给他们起同一个名字是对的吗? 我们建立在1=1的基础上的逻辑思维真的可靠吗?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所谓非常非恒,就是指在时间上1不等于1,处于变动中 再则,把现实概念化,会割裂万事万物之间的因缘之网 把多因生多果简化为单因生单果 当我们沾沾自喜于自己的逻辑的胜利时 完全意识不到,那是被我们忽略不计的其他因素暂时放任的胜利 我们如果没有清醒的头脑,以为自己真掌握了什么永恒的普遍的真理 恐怕到摔跟头时后悔就来不及了 某,非某,所以某 某之所以是某,是建立在一切非某之上,以一切非某为因缘的 理性,非理性,所以理性 思维,非思维,所以思维 只要我们有清醒的头脑,理性思维也没什么错。 记住:摸着石头过河,如履薄冰, 别人的话听不得(教条主义要不得), 过去的经验也是靠不住的(经验主义也一样)。

(索性再扯点。下文可能看着更乱,更不可理解,各位权当娱乐,看看无妨) 据说,康德把思维认知规整感觉材料的机制称为先天, 我则认为是后天的。 我觉得先天应该是混沌的无序的, (先天虽不可确知,但可以猜想。我估计先天是混沌的) 后天试图用墙角的三条线,时区地界,概念,逻辑,数理,等等,简化,规整先天。 这种企图是失败的。 现实还是混沌无序的。 不要看万物各有各的位置,似乎是有序的,其实这正是无序的表现。 说明万事万物,各有各的轨道,不是同一个规律。 (科学,分科之学,这条路是对的,分得越细越好, 越是独特的规律可能越正确。越是看似普遍的规律可能越没有价值) 如果被某个真理一统天下了,反而会挤在一起,成为一团乱麻。 每根麻都遵循同一个规律,比如无规则运动。 换种说法可能好理解点, 无序不是排除所有可能的序而独成一序, 正是所有各种可能的集合。 ( 有的朋友说混沌无序会造成随机均匀分布,也是一种有序 这话不错,但建立在每个球(举个例子)都一样的前提假设上 这个所谓的背景是不成立的,对误差的忽略虽然有用,但与现实不符 而且,实际上,有可能,最基本不是都一样的粒子, 而是每个生命每个当下心(能)物(所)不二,镜(生命)像(宇宙)本一的不一样的觉知) 如果我的这个假设是对的话,我上文提到的怪事,就不怪了,很正常了 无非是混沌无序造成了有序的假象 (我还经历过不少巧合,有的匪夷所思,难以想象真的会发生。) 无序=有序,无=有 一般来说,人们只熟悉1=1的逻辑, 对于1=0,1=-1,某=非某,不太能接受,认为不合逻辑,其实不然 举个例子 问:太阳围着地球转还是地球围着太阳转? 标准答案:两者都对,如果以地球为参照物,把它看成不动的,就是太阳围着地球转了 或者,两者都不对,应该是地球和太阳一起围着重心(质量中心点)在转 阴阳互根,阴极阳生,阳极阴生,阴中有阳,阳中有阴,不可能有100%纯的任何东西 因为,全阴=全阳,如果都是某物就等于都不是某物, 唯物和唯心,皆空和皆尘,其实是一回事,不是都对,就是全错。 总之,我目前的结论是:和而不同,不妨认为人家都是对的。 自以为水火不容,你死我活,其实信奉的是同样的东西。 不用统一思想,不要盲目地追求大一统, 谁要是自以为唯一真理的代表,妄言妄为,无论其出发点多么美好,都有可能因为逆 于天道而酿成灾祸

链接:宗教很明显跟科学矛盾,为何这么多人信奉?- 曰文的回答 问这个问题的朋友似乎认为唯有科学是真理,是唯一值得信奉的,其他的都是迷信。 这本身就是一种迷信,没有比宗教徒们强哪怕一点,没有比宗教徒们科学哪怕一点。 科学不等于真理。 科学之所以是科学,就在于它承认自己不等于真理。 谁要是以为自己代表唯一的普遍的永恒的真理,谁就是不科学的。 只有可证否的才是科学。 所谓可证否,就是可以被检验,可以被推翻,也注定会被推翻。哪有真理是有待推翻的? 科学解释不了一切。 科学之所以是科学,就在于它承认自己解释不了一切。 谁要是认为自己能解释一切,那一定是不科学的。 只要还有人们解释不了的事,就有宗教的存身之地。 更重要的是有些事是不可确知的(比如客观存在到底存在不存在,死后到底如何等等) 因为它们在我们的观测之外(仪器不过是感官的延伸,总有仪器达不到的地方) 我们不愿意其不可确知,或者说,我们不愿意承认其不可确知 于是只能诉诸信仰,包括对科学的信仰(其实等于对科学的背叛) 相信科学(其实是在说相信权威)这个口号是说不通的, 科学的精神就是怀疑,没有怀疑就没有科学

请恕我偷懒,下面转帖我在别处的发言 链接:信仰是什么?人活着需要信仰吗?为什么呢?- 曰文的回答 什么时候需要信仰?当我们遇到不可知的时候。(比如死后到底如何) 我们不愿意不可知,我们希望是可知的。 可见,信仰其实是一种意愿。 与其说,某人信仰上帝,不如说他愿意有个上帝,愿意有个天堂。 不要小看愿力。 也许,我们愿意有什么,就有什么。 (注意:恐惧也是一种愿。怕什么来什么。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那么,你愿意相信什么呢?

链接:《易经》科学吗?- 曰文的回答 易经不是科学,但可能比科学更接近真理。 现在连我还是蒙童的儿子都会说:"这不科学" 言下之意,不科学就意味着不可能或不正确 好似,科学是等同与真理的。 其实不然 只有可证否的才是科学 所谓可证否,就是可以被检验,可以被推翻 在笔者看来,所有科学理论都注定要被推翻 因为它们是建立在1=1这个逻辑基础之上的 人的理性必然要简化现实,(不然的话,是无法思考的) 然而现实是真的可以简化的吗? 比如1=1,看起来很对,是基本的 但是我们能找到两片相同的树叶吗? 1个苹果+1个苹果真的等于两个苹果吗? 所谓相信科学,这个口号是说不通的 科学的精神就是怀疑 没有怀疑,就没有科学 “相信科学”的潜台词是相信专家,相信权威,相信标准答案,…… 这恰恰是反科学的 如果一定要让笔者选择的话, 笔者更愿意相信1=0的逻辑 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极阳生,阳极阴生, 物极必反,过犹不及,苦尽甘来,乐极生悲…… 实际,笔者任何理论都不会选择相信 迷信经典和迷信权威一样,会扼杀可能性,扼杀梦想 使人失去生活的目标,(常问:为什么活着?人生的意义?) 人虽未死,心先死了,直如行尸走肉一般

关于科学的定义,是有争议的。 答主倾向于只有可证否的才是科学。 实证是没有止境的,任何结论,所谓“定”论包括“定”义,都是暂时的。 窦文涛说不是实践检验真理,而是时间。 那么要多长的时间呢? 依我看,是永远也检验不出什么永恒普遍唯一的真理的,都是暂时片面局限于某个角度的 例如,对于我们人类来说,可能永远也摆脱不了总是从人类的角度看问题的局限, 所有对其他角度的设想其实都是我们的自以为是而已, 虽然庄子的狡辩看似高明,其实他是错的,惠子是对的,因为庄惠二人是同类,人和<。)#)))≦不是同类。(除非庄子回忆起他前世做鱼的日子,无忧无虑,真快乐)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任何定义其实都是虚妄的, 其荒谬之处好比刻舟求剑,又好比守株待兔。 都是试图把亿因得亿果,兆缘起兆性,简化为单因或数因得单果,或简化为单缘、数缘起单性。 (缘起是空间上的因果,因果是时间上的缘起。因果与缘起是一回事。佛教徒常常片面强调因果,也是虚妄的) 人们为什么会刻舟求剑呢? 因为水太飘忽不定了,随波逐流让人没有安全感。 人们天生对不可定,不可知,未知,未来,黑暗,死后……,有一种非理性的恐惧感。 据说,这是因为原始人类的环境太恶劣了,胆大的,不懂如履薄冰,摸着石头过河的早死了,基因没传下来。 于是,人类必然要在一些假设(例如1=1,某是某,不是非某)的前提上用不会变的逻辑为自己建一艘大船。 这似乎是很成功的,以至于人们已经把假设当成不用证明的公理,甚至就是真理了。 如果有人敢怀疑这些已是权威的真理,就是不想让人睡好觉了。 笔者其实不想做这种恶人,所以,不爱看的,可以不看,何必自虐。 答主写的不过是些个人的主观观点,不可能是什么客观真理。 就像全能的神不需要代理人一样,(推荐印度电影《我的个神啊 PK》),以我看,真理(全知)也不需要代言人。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完美才最完美。

为什么会有守株待兔的人,不是因为蠢,而是因为聪明。 据说阿拉伯人有句格言,发生过一次的不一定发生二次,发生过二次的一定会发生第三次。这话不聪明吗? 如果你不守着,怎么知道这会不会发生二次,乃至三次呢? 现在,聪明的傻瓜太多了,而且他们常能凭着自己的聪明占据权威或管理者的位子, 人类会被他们引向何处去?我是有点杞人忧天的。 我常常对我儿子说,不要说别人蠢,说别人蠢的人最蠢。 大张伟在奇葩说里说了一句真正聪明的话:鞭辟入里的分析是没用的,生活不是按你的分析展开的。 定义的虚妄不仅在于简化因果的虚妄,更在于二元对立的虚妄。 关于这个问题,请容许我再次转帖如下(一者没时间,二者偷懒) 道即非道,非道即道。某即非某,非某即某。 我(能觉)即非我(所觉),非我(所悟)即我(能悟)。 自(生命/心)他(宇宙/物)不二。 《楞严经》:“性觉必明,妄为明觉”。能觉(心)与所明(物)不二,好比镜像不二,离镜无像,离像无镜,心即是物,物即是心。镜前无我(只此一镜,实无镜内镜外), 镜内无物(这镜没有厚度,或厚度=0。时间是从我们产生空间感时开始的,可试着反其道而行之,把立体的看成是平面的),非心非物,即心即物。

最近看了钱理群的《毛泽东时代与后毛泽东时代》。写得不错。推荐给想了解现代中国从哪里来的人。 但是,话里话外,似乎钱总觉得毛及其后继者是有心要做个坏人的。 我却认为,除了电影电视里反面角色,真实生活里是没有什么人会有意要做坏人的(除了极个别,极少数的有些人)。 都认为自己是好人,都是想做好事, 最糟糕的是认为自己掌握了唯一的真理,因而所作所为必然是好的善的正的 并把自己的对立面划定为坏的恶的邪的。 如果说毛没能超越二元对立(比如阶级斗争),钱理群也是一样。 这在中国是有传统的,从宋朝的新旧党之争到明朝的东林党与阉党 都是这种我是好人你是坏人的思维 这个习惯不改变,批倒了当权者,换一批上来,还不是一样?

西方有个成功之处,他们认为人都是有原罪的,都是坏人 因此他们制定了各种制度互相监督互相制约。 但是,如果你把某人看成是贼,当成是贼来对待,那么他本不是贼也会成为贼。 (也许神父会偷着狎童,是为原罪这个心理负担所累) 而再严密的防范也是有漏洞的,

也许,最好是把东西方结合起来, 不仅是人,所有生命的本性,都非善非恶,无善无恶,无是无非,非有非无。 而不分是非有无善恶,特别是不分我与非我,就是善 分了是非有无善恶正邪,特别是分了我与人,自与他,就是恶 起先是不分的,所以性善论是对的 但很快就有了自我意识,谁都免不了,所以性恶论也没错

人们不喜欢复杂的解释(比如本贴),总是倾向于简化现实。 中国人爱把人简单地分为好人坏人, 美国人也一样,不同的只是简化为WINNER和LOSER. 现在不少中国人也受其影响,千方百计要证明自己是人生赢家,鄙视所谓的输家。 其实每个人,每个生命,都是各自生活的主角,而且是唯一的主角,是大赢家 这部剧,是悲是喜,是悲中有喜,还是喜中有悲,各不相同,无高下之分 不能认为只有喜剧才好看,往往悲剧的美更让人欣赏 更重要的是,所有的戏通过因果缘起连在一起,每一个都是必不可少,独一无二,有大意义的。 甚至可这样认为,每个生命(甚至每个当下)都是一个平行的宇宙,各有各的大爆炸, 大爆炸的中心(即是起点,也是终点)就是这个生命大脑的中枢(信息交汇点,比如间脑) 所以,我们并不渺小 生命其实无所谓好坏输赢大小 是平等的,好比同样的电视,不因电视上放映不同的节目而有所不同 请试着把眼前立体的看成平面的,那么把人们吓坏的似乎无限大的宇宙不过就是一张壁纸而已 除妄亦是妄,识妄即是真。

其实,好坏善恶正邪、输赢悲喜顺逆,大小高下真妄,种种二元对立是免不了的 而且任何概念,任何名词,都意味着某与非某的对立,那更是免不了的 或许存在着只用心灵感应交流不用语言文字的智慧生物,或许他们能够避免。 对于我们来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还是要道还是要名 某某,非某某,所以某某,还是要说某某。 只是我们同时也要警惕,尤其是当名词概念成为了不容置疑的口号时,尤其要警惕。 比如“民主!”“独立!”“自由!”“平等!”“相信科学!”…… 把DEMOCRACY,翻译成民主是不确切的,其实不是人民或民众在做主, 而是MOB在做主。 为什么少数人要服从大多数?大多数人的意见一定是对的吗? 请注意,不要认为楼主是反民主的,所以一定是支持专制的, 真理既不在多数人手里,也不在少数人手里, 谁要是以为自己掌握了唯一的普遍的永恒的真理,谁就背弃了真理。 我们不能盲目地听从大众的意见,也不能迷信专家权威, 宁可听信第一线的调查,或大数据什么的 排伍队得长的店未必好吃,美食家的推荐也只能听听,到底怎么样,还是要亲自尝一尝。 我是倾向于无政府主义的,不需要任何人来给我做主。 然而我又不认为任何人,组织,乃至任何事物,能够真正独立 都要靠无数无量无边的因缘来支撑, 打个比方,在全球化的今天,有哪个国家能真正完全地独立吗? 即便假设全部自产自销,你总不能说你能独立于太阳吧?我们能离开太阳一分一秒吗? 如果都不能独立,又哪来的自由呢? 不能独立于食物,要吃饭,就要听衣食父母的话,怎么自由呢? 至于平等,本就是平等的,好比同样的电视,不因放映宫廷剧而贵,不因放映农业科教片而贱 本就平等还要追求平等,那就是要大家都放一样的片子了,这真的好吗? (毛追求人人工农兵结合,在柬埔寨得到实践,结果是一场惨烈的灾难) 万事万物,各有各的位置,各有各的轨道,和谐共处,本无所谓高下, 只是心中不平而已。 如果有人利用人们的心理,高呼“平等”乃至其他种种口号,我们不该警惕吗? 不要自由要自治(自学),不要民主要公开(透明), 不要人权要距离(空间),不要法治要安心(一点点希望), 能量守恒,没有会消耗要争抢的问题, 停止军管!包括美军。(警察、治安、保安、也应自治) 与其信物质,不如信能量。与其信能量,不如信自己。 生命的本质就是能量。能量第一性,不增不减。灵魂(第一性)(不生)不灭。

1

科学实验就好比是宗教仪式。 不断地重复,以坚定信念。 最基本的信念应该不是我以前反复说的“能量守恒”或能量第一性。 而是“物理世界可以用数学描述并预测”。

我其实不是科学的粉丝。(能量不守恒,我也不会崩溃。)只是相比其他的,一定要选择一个的话,还是科学比较靠谱些。 虽然科学家难免有在用电视剧剧情推算电视机原理的嫌疑,实际可能是荒唐可笑的。

但是太荒谬的戏是演不下去的。 而科学是最讲逻辑最可信的。 仅此而已。 (多懂些专业名词,并不值得......)

(这一篇够短了吧) (以前我总以为回我个“看不懂”是很糟糕的,其实自以为看懂了还指手画脚可能更糟糕?一个知道自己无知,另一个以为无知的是对方。)

1

如是我闻,(根据我的道听途说),有一位物理学家问另一位同行:万一能量不守恒会怎么样?那人回答说:那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为什么会怎么说呢?因为能量不守恒,就意味着能量是有增有减、有生有灭的,它是可以无中生有的,或突然变没了,于是这世上就真有魔术或魔法了,而不仅仅只是障眼法而已了。 对于物理学家等科学家乃至从事科技产业的人来说,这意味着噩梦可以随时降临,有可能一夜之间所有仪器都不灵了,比《三体》中所谓的智子封锁还要难解。 对于基础科学的学者们来说,这更意味着他们一生进行的研究,所有的计算,都可能在魔法师之类的存在之前变成一种笑话。 因此,他们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

能量守恒,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不垢不净(不好不坏,不输不赢),这是一个基本的信念。 为了坚持这一信念(如果不是一种信仰的话),人们宁可相信存在着躲在暗处还没被发现的所谓暗能量(或暗物质),并花巨资去寻找,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算错了,更不要说怀疑能量守恒了,(也不会怀疑数理逻辑,或怀疑物理世界到底能不能用数学描述)。 我也很难怀疑能量守恒,因为可以解释很多现象。例如所谓光速不变,有可能是因为作为宇宙中最快的光,它的能量也不可能无限增加,必有上限,那就是光速。而且更进一步,我主观地武断地认为,与其说物质第一性,不如说能量第一性。把客观存在等同于有形的物质,是一种庸俗化,已经造成了很坏的影响。既然我们要有中国特色,要与时俱进,要崛起要复兴,就不能固步自封,更不能食洋不化,(无论东洋南洋西洋,还是北洋。)

物质(质量)=能量。爱因斯坦那个著名的方程式其实不是质能转化的兑换。有多少质量就有可计算的相应的多少能量(主要指核能等潜能,而非动能或势能)。但是不可能提炼出或释放出什么纯能量。(打个可能不恰当的比方,一元美金可兑换6至7元人民币。但是并没有美金被销毁(消耗),人民币也没有凭空多出来。)能量不是能源,不存在会消耗需争抢的问题。(也不会通过一场爆炸或魔术凭空出现或消失)能量是守恒的,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不垢不净,不好不坏)。不可能通过损失质量来获得。有人认为能量就是个概念工具,用来描述并通过计算来预测物质(现象)的变化(例如:物体的运动)。因此他们可能认为能量是不存在的,不如看得见摸得着的所谓物质可靠。我则认为正相反,能看见摸到的都会逝去,只有能量(及它的表现形式:物质的运动变化)是永恒的。把客观存在等同于物质,是一种庸俗化。与其信物质,不如信能量。(与其信能量,不如信自己。觉悟自己的本质或本性就是能量或上帝之类的第一因。中外有别,既然爱国,就应抵制来自西方的把第一因归结为外来因素的各种哲学)

财产、资本、或者金钱、货币....,这些概念其实就是个数目字。 (各国政府,包括古代的皇帝,都有随意提高这个数字的冲动,因为太容易太方便了,没有多少来源短缺的问题。) 人类学上有个例子,某个与世隔绝的小岛也有其原始的金融。 尽管他们没有金银铜铁锡,也没有纸,更没有手机或电脑。 他们仍然可以指着岛上的一块巨石,凭自己的信用与别人交易各自占有这块巨石的份额。 在我看来,数字金融,或货币的数字化(即物资或所谓财富地虚拟化)是有其必然性的。 因为与其说物质第一性不如说能量第一性。 作为先天第一因的能量是一切的来源,包括财富。

物质极其运动或变化只是能量的表现形式。 没有不动不变绝对可靠的物质。但是所谓纯能量也只存在于(软)科幻小说或玄幻小说中。 (甚至可以说能量只是个用来计算并预测物质变动趋势的概念工具。) 所以,人们不得不使用货币、资本等(虚拟的、基于信用而非实体的)概念来代表能量(变动中的物质)或物资(相对稳定的能量)的(未来)使用权或支配份额。 尤其是在牛顿等基础科学的学者让人们基本确信数学可以用来描述乃至预测能量(物质的变动)之后。

人类早晚会认识到:能量守恒,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不垢不净,不好不坏,不输不赢)。 不存在会消耗需争抢的问题。(三体与灭霸都错了,无论其有多流行。) 精确或精准地使用能量才是科技的发展方向,而不是多快大省。 分配也要精准化精确化,数字化金融是必然的。

顺便说一下:能量不生不灭不增不减,意识或生命的本质也一样。 就如同宇宙射线的速度(或动能)不可能无限增加,必有上限,(不是光速不变,而是宇宙中最快的表现为光),生命也不可能无限繁殖。 中华儿女应自觉抵制来自西方的各种斗争哲学、竞争意识、海盗逻辑以及派生的狼性训练,饥饿营销,贩卖焦虑,等等乱象。 (过分简略,容易被误会,索性再转贴一段:)

总之,我们不可能确切地知道自己(我们生命)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客观上到底是什么。 只能猜。 现在我比较推荐“能量第一性”这个猜想。 与其信物质(信肉体,信尸体),不如信能量。 意识来自能量,好比灯会亮是因为有电能。 没有心脏供血供能量,死尸是不可能有意识的。 能量守恒,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不垢不净,不好不坏,(不赢不输) 与其信能量,不如信自己。(能量不灭,被点亮的意识也不会灭,只是或许可以磨灭记忆,从新再来,只在潜意识的深处留下痕迹) 我们自己的本质就是类似上帝或客观存在之类的第一因,无论怎么称呼都一样。 既然提倡爱国,既然要有中国特色,如果不知道我们的传统文化中的精髓才是真正不靠神仙与皇帝,(甚至不靠集体靠自己)真正不需要天降伟人或救世主,那是很遗憾的。 有各种各样的所谓现代人,并不是人人都觉得自己比较自由。 古代人与古代人也不相同。 例如:我主观地认为,有些民族似乎不那么能歌善舞,是因为早就告别了采集狩猎的生活。劳累了一天,第二天还要赶早顾庄稼,哪有闲心围着篝火开晚会呢。 居无定所的游猎或游牧者一定比较自由吗?气候不恶劣时大概是吧。 热带海岛渔夫最逍遥吗?没有传染病或瘟疫时可能不错。 自由感来自独立感。如果都不能独立,哪来的自由? 财务自由是虚假的自由,真正的经济独立者不用依靠超市,现代人(现代化了的人)已经基本丧失了这种能力。 据说,非洲残存的狩猎部落人,视力之好能看到远处藏在草丛中的野兽,是我这种近视眼望尘莫及的。 我可以依靠眼镜这类的工具,但这工具我自己造不出来。 我们真的比古人能力更强吗?(真的更不受外物的束缚?真的更自由?)

现代化就是标准化,系统化。我们已成为体系的一部分。假设体系一旦崩溃,是不太会有完卵留下的。 一般来说,人们对体系是很有信心的,并不真的担心生态的破坏。因为经常在电视上看到人类摆脱地球环境的场景。更何况随着城市化,坏境已经是盆景了。 自由感是可以来自信心的。如果坚信死后能去天堂会美女,人们什么事都敢干能干的。(这大概也算一种所谓的能力吧。) 有位传教士或主教说过:因为荒谬,所以相信。(如果不像处女怀孕那么荒唐,而是事实,那根本谈不上相信还是不相信。) 经验常常被认为是事实。就如同电视剧的剧情似乎就是电视机的原理一样,因为不合逻辑的戏是演不下去的。 人类骄傲于自己逻辑等理性的胜利,无视各种警告。这可能是被热力学定律决定了的。 能量的分布大趋势不应该是有序化体系化的,之所以会允许快速标准化的所谓现代化(军事化),就是因为人类会为了自己所谓的自由,破坏其他生命赖以生存的环境,为了自己的有序造成更大无序,实际反而促进了无序化混沌化冷寂化大趋势。

所以可以设想,如果有外星生命的话,宇宙也会促进他们“进化”出如同我们一样自私愚蠢的外星“智慧”生命,即外星人。 但是不会有什么热热闹闹的星球大战。真空中没有声音。宇宙的特点也不是大,而是空旷。星星间的距离很大,并在加速扩大中。超光速飞行属于(软)科幻,是不可能的。

顺便说一下:能量不生不灭不增不减,意识或生命的本质也一样。 就如同宇宙射线的速度(或动能)不可能无限增加,必有上限,(不是光速不变,而是宇宙中最快的表现为光),生命也不可能无限繁殖。 能量守恒,不生不灭,不增不减。(能量第一性,不垢不净,不好不坏,不输不赢)。不存在会消耗需争抢的问题。(三体与灭霸都错了,无论其有多流行。) 人类必然为了自己的有序造成更大无序,看似与宇宙的总趋势(越来越空旷冷寂)反动,其实反而促进了这个趋势。 等人类把其他有序的生命(与我们同在一颗进化树上的亲戚)赖以生存的环境破坏殆尽,大概就会自相屠杀,(因为笃信黑暗森林之类的丛林法则。上层乐于利用底层相互间敌视,造成一致对外的各自所谓的”团结“.....)

不要再说什么救地球之类的话了。 人类灭绝了,地球照样转。救救自己吧。 (生命不会灭绝,生命及意识的本质是能量。能量不灭,生命还会重新再来。蟑螂人有可能远胜猴人、灵长人。人类自取灭亡,也许是件好事。)

下一万年,你们希望人类社会完成什么成就? 我希望人们不再追求诸如多快大省的所谓成就, 转而追求尽可能准确或精确地使用能量。 因为能量守恒,不生不灭,不增不减, (不垢不净,不好不坏,不输不赢), 不存在不够消耗需要急吼吼地争抢的问题。 所谓能源就是比较集中比较有序比较容易使用的能量。 我主观地认为,除了能量守恒定律,第二重要的是热力学第二定律。

能量分布的总趋势是从集中到稀疏(乃至空旷冷寂),从有序到无序。 宇宙之所以会允许出现人类大脑,这种高度复杂的有机体,是因为每个个体的基因不同,是一种无序而不是有序。

但是人类因为害怕抢不到资源,不免要追求有序化标准化军事化,必然造成更大的无序。 破坏其他 生命赖以生存的环境。

有些人其实无所谓环境遭到破坏。 甚至有点自豪。觉得人类很有力量,人定胜天,可以摆脱环境,飞向星空宇宙。 完全没有意识到,即便是核战争,能影响地球自转吗?

受害的不是地球,而是我们在同一颗生命演化树上的远房亲戚。

另外我更希望人们能觉悟:生命(或生物)的本质就是能量。 就如同万物的本质就是能量一样。

能量第一性,能量不灭,(灯必有光,镜必显像),能量的妙用:意识(或灵魂)的核心也不会灭。 我们就是如同上帝或客观存在的先天第一因。 我们应该自尊自信自爱,不要自暴自弃。

(真正的自信不是靠着制度或文化这类的大树不用怕,更不是狐假虎威、狗仗人势。) 以我简单的头脑来看,人类的思想大致可以分为左右两派。

左派认为总有人足够聪明,天降伟人,告诉我们真理,为我们计划出个乌托邦。 或者1+1永远等于2,逻辑不可能错,人脑不行可以靠电脑。 靠量子电脑之类的计划控制一切,我们大家都可以做咸鱼。

左派往往是激进派,常常胸怀澎湃,藐视前浪......

右派则比较保守,没那么自信。 右派认为再聪明的大侦探也破不了不是密室的杀人案。 谁知道是不是在宇宙外另有真凶,只有天知道。 科学再先进,技术再发达,也只是在研究电视剧的剧情及其逻辑(没有逻辑的戏是演不下去的), 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电视机的原理。

(这是个比喻,不要和我说你懂电视机的原理。) 电视机是人造的,是人设计(计划)出来的,我们可以学成计算机的专家。

人是谁造的? 为什么人体的设计很不合理?为什么基因或大脑中有不少看似无用的部分,甚至被称为垃圾? 因为所谓的进化(实际是演化)是建立在错误之上的,而不是(计划)正确之上的。 如果每次基因的拷贝都全对,没有错误,那么就只有遗传,没有变异,哪来的演化/进化? 怎么抄错作业,并没有固定的方向。某个错误的优劣,只取决于是不是更适应环境,未必是所谓的更高更快更强。 人体或人类的复杂乃至难以捉摸,主要不体现在死人(大体老师)身上,而在有感情或情绪的活人身上。 在市场中,人们绝对不是绝对理性的。 我的切身体会,实在是很难理解我老婆的情绪怎么来的。 所以如果有人有抛弃市场的冲动,分配靠军事配给,好实现成吉思汗全民皆兵的先进体制,避免崇祯帝兵饷从哪里来的苦恼,从而征服星辰大海.....我是颇能理解的。

曾经,人类很担心煤不够用,因为他们不知道还有石油。后来又担心石油快用光了,因为不知道还有页岩油...... 所谓能源,基本就是指相对容易使用的能量。随着科技的发展,人们越来越会用能量,本来难用的也变得越来越容易了,例如页岩油。能量,不生不灭,不增不减。应准确精确地使用,而不是多,快,大,。。。才能把难的变成容易的。科技发展的舞台建立在人们对数字可以用来准确精确地描述并推测现象世界的信心上。这信心来自牛顿等基础科学的研究者。其他的资本家,企业家,政治家,政客,教员,思想家,人文学者,甚至应用科学家,不过都是这舞台上的演员。没有任何一个都无所谓,我们的生活一样越来越好。

1

(下文涉及禅宗。宗教徒莫看,以免添堵。)

“飞矢不动”,据说是古希腊的一位数学家提出的。 未必说的是“瞬间即是永恒”。 我之所以引用这个命题,是因为简单明了,一目了然。 在每一个瞬间,这支飞箭都是不动的,有固定位置的。 (决定论。我的怀疑论主要是指向“到底是谁或怎么决定的?”这个根本大问。)

这不是空洞的理论,是指向我们的生命实践的。 以最明显的视觉而言,人人眼前一个大荧幕,在放映《我的一生》这个连续剧。 每一个瞬间,都好比飞矢,好比一格胶片,是不动不变的。

王德峰教授认为有个“无限心”如何安顿的问题。 我认为,面对死亡,面对未知,好比面对黑暗,由于恐惧难免生起无限地猜想乃至妄想,的确需要安顿。

《坛经》中有一则“斗法”。 一僧围着慧能转了三周。然而顿了顿禅杖。意思是问六祖懂不懂? 因为慧能常说自性如十方虚空(即空间), 而他觉得,可以把生命的觉性在时间上分成过去现在未来三个, 每一个,各自独立,又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不大不小不高不低等等,是永恒的。 (慧能如何回答,请自行查看。先略过不提)

我们至少可以发现四个真,“觉,不离当下、是真的“”瞬间即永恒、是真的”“我的真情实感、是真的,例如面对死亡时的恐惧”“我是真的(无论找不找得到我究竟在哪里)”

人们常常忽视自己的自我迷失(找不到真正的自己) 然而一旦长大成人,有了明确的自我意识,反而会怀疑自己到底是什么?在哪里? 例如本人,在大约六七岁时,就开始烦躁,表现为神经性皮炎,要通过反复抓挠,确定身体还在。而提笔要写点什么,开始就是个“我”字。(我在怀疑,我是这身体吗?) 然后自然就是怕死了,怕这个身体死了我也没了。

为什么会如此呢?似乎按理说,我们就只是会动的物体,所谓动物,比较高级而已。 显然,其实不是。 或者说,我们对此不安心,不满意。 我们的自我意识是建立在物像会动会变而心镜不动不变之上的。 把这个心镜安顿在某个物像(或身体或心脏或脑子)之上,我们的内心深处是无法接受的。

生命(及意识)以及“非生命”(未必没有意识)的本质或许是能量(及被能量点亮的光)。 能量必然点亮意识,如灯必有光,更好比镜必然显像, 而有的意识(生命)误以为自己是被心镜中的物像点亮的。(对于人类来说,更多地是会误以为自己的知觉是建立在对身体的触觉之上。)

我们不知道自己就是“不知”(好比黑暗),被知,被光明,(被建立在触觉之上的所谓身体)......遮瞎了眼。(不知为不知,知之为知之,是知也。知建立在不知之上)

人,之所以为人,不同于野兽等其他动物,或许就在于人有明确的自我意识。明上加明,头上安头。 认为此明必为某明所明。此知觉必然是被某个能知能觉所知所觉的。"所知"明显,"暗能"不知道在哪里,往往误以为是所知所觉中最“亲近”的那个,即身体。

从此,能所对立,镜像对立,我与非我对立,是谓对象化思维。(自我意识的建立是有个过程的,没有人是突然知道有个我的,婴儿抢奶喝,并不自私,只是本能而已)

自我意识不太可能有所谓的"绝对的有"或"绝对地无自我意识”,至少我个人的经验不是如此。我不记得我是在某一天突然就从没有自我意识变得知道有个我了。假设我记错了。那么我是在哪一天“无中生有”的呢?学会说“我”的那一天?觉得痛的那一天?还是开始焦虑的那一天?(当人学会了我这个概念,但在潜意识里发觉找不到自己时,就会开始不自觉地焦虑紧张乃至燥郁。) 我以前不知道为什么有人对痛感之类的触觉那么重视。 现在比较能理解了。我小时候开始焦虑时,也是在潜意识里通过抓挠反复确认自己的身体还在的。

对我来说,还有孤独感,也是伴随自我意识越来越强烈的。我(没做过调查)主观地认为,一个人个性越强,个体意识、自由意志、自我意识越明显,就越感到自己的孤立与独立。(反之亦然,有可能孤独与个性互相促进越演越烈。) 人多多少少都有点孤独。而喜欢热闹的,未尝不是因为害怕孤独。(会害怕,正说明其感受到了孤独)

这还因为我们看到的听到的乃至要表达的自己与别人看到的听到的我们是不一样的。(例如照片与镜像的不同,自己声音的录音听起来很陌生,等等)

而自己的真相究竟如何, (生命的本质到底是什么),是连我们自己都看不到找不到的。

需要说明的是:孤独感每个人多少都会有。而孤独这件事是没有的。至少也有清风明月相伴。(只是极少会有人在乎花花草草之类的......)

(人人眼前一个2D的大屏幕,我们与它的距离为0 。3d的平直的空间是我们推想出来的。严格说来,是个幻觉。科学家已经推算出空间实际应该是弯曲的。)

我们的“眼后”不是明,也不是暗或黑暗或darkness,连所谓的能见之镜、(诸如此类)也没有,更不要说镜中明暗或五彩了。

这个“不知”姑且可以算是一切的背景、舞台、姑且可以推想为根本,姑且可以当作自己的归宿,(如能不惧生死,就更好了。既然瞬间即永恒,又何必非要有个来去。只是所谓“无限心”,由对死亡的恐惧而生起的“无限的想象乃至妄想”的确需要个安顿处(受王德峰教授的启发) 其实都是记忆相,时间相,相续相,这条“蛇”或“念珠串”,(如同视觉暂留)带给我们的错觉,本就时时刻刻都在生死中,方生方死,方死方生(断章于《庄子》)。我们不知道自己忘记或记错了什么。不是么?

前世后世之说,是说不通的。甚至可以说是荒唐的。有前世记忆只能说明没有真的死。那些没有前世记忆的才是真的死过了。既然清空了记忆重来,就是独立的人格了。另一个人了。(获得了重新做人,重新培养人格的机会)

有一次,某位网友问我:为什么他觉得自己有很多前世,却都是死于同一场南京大屠杀的。我打了个比方。庄子:方生方死,方死方生。好比叠在一起的麻将牌。区别只是叠得整齐不整齐。来世下面还有来世,还是要清空了重来,不值得追求。更何况死了应该就脱离时间线了。所谓前世的记忆不可能没有个开头,那就不是什么前世,而就是这一世。

(面对那个“不知”,人们各有各的想象,各有各的愿望。过于执着的想象,过于坚定的愿望已经成为不容非议的信仰。其实即便假设只是猜想,也有猜对的可能,的确没有必要一定要去非议。除非他们要(背后暗中)诅咒甚至消灭退出者。)

各种加强信念的ACTIVITY, 甚至科学实验,都是一类的。科学信念中最基本的估计是能量守恒。暗物质暗能量找不到,但一定在暗处。其实没有道理,也可以是算错了,或在宇宙这个密室之外。就是一种信念。

镜中像和电视里的一样,都好比是有个虚拟世界(有意或无意地)放映出来“呼应”我们的。(呼应恐惧也是一种呼应)

(从电视剧剧情里是推算不出电视机原理的,只能算是大胆的猜想。换了个新奇的电视剧剧情也一样。换了个梦不等于梦醒了。)

(不要太入戏,太认真。学会欣赏永恒的美,包括悲剧或闹剧之美,甚至恐怖片。不过,这话说起来容易过分轻松,生死间的确是有大恐怖的。所以做个心中无鬼,乃至心中无愧的好人还是有好处的。向自己坦白吧。自己原谅自己。自己宽恕自己。真心要改不用向别人表示。)

科幻小说提纲:外星文明要复活阴阳生化的地球文明,用缸中有灵魂实现,开始了就不会插手。我是觉醒了的被模拟人(一切有明确自我意识的都是人,不在于外在表现)中阴阳比较平衡的一个,其他还有不少,乱战中。各自保卫自己记忆。投影出很多斗争乃至战争。

克·弗洛伊德 Pink Floyd 有句歌词“You are just 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我感觉这说的就是标准化零件化连锁化系统化的现代教育。

难免都在洗脑。

有的洗得比较高明,有的过于直接粗糙,容易被人看破而已。

许多人常常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例如从粉红五毛被反洗为精白精美精日。(洗成爱自由与洗成爱国,并无本质的不同)

他们故然不是赵家人,但也不是香蕉人,精神上向往白人,骨子里还是自卑的。

中国人普遍自卑。尤其是那些需要排场才有面子的人。

这是非常遗憾的。

因为中国文化的特点之一就是把先天第一因归结于自己,而不是外物或外来的神或灵。

本该最懂得自尊自爱自强。

可惜这个传统到清朝就基本上断了。

全民皆兵(无需三饷)的八旗乃至苏维埃支部都不是中国文化的代表。

庄子慧能王阳明才是。

外儒内法绝非中国传统的全部。

而柏拉图远在古希腊就鼓吹哲人王应该用谎言指挥下等人,

(再说一遍)苏维埃支部、卢布党并不代表中国文化。

与其说是百代秦制,不如说是柏拉图反乌托帮的又一产物(柏拉图有感于雅典敌不过斯巴达,设计了个所谓的理想国,

于是西方远有凯撒奥古斯都,近有拿破仑希特勒斯大林)

有人说中国人在四九年已经选过了。

共产党比国民党更新潮更现代更”进步“。

其实,标准化利于军事化是普世的。

法家早就在实行了。(例如用八股统一思想)

只是方块字不利于研究数学,难以把标准化零件化连锁化全球化做到极致而已。

除了数理化,西方思想也是一团浆糊。什么“进化”什么“丛林法则”(甚至“自由”“平等”“民主”)都是似是而非的。


商朝也很黑暗。表现为用战俘或奴隶祭祀。

从周朝“明德惟馨”'皇天无亲,惟德是辅'开始,中国率先进入文明,

虽然还有奴隶,(至今都未彻底灭绝),但很难说有普遍的奴隶制度。

而且,从百家争鸣开始,“神”在中国始终没有取得先天第一因的地位。

甚至从庄周(假托儒门)传授心斋开始,中国人就在觉悟“自己即本原”的道路上。

这是中国人比较文明,不那么野蛮,包括不擅长肢体冲突的根本原因。(潜意识里就无法把自己看成丛林里的动物或野兽)

至于所谓的现代化标准化零件化系统化连锁化,固然会因为数学的应用而表现为精密精细甚至精致,其本质还是奴役个人的一种手段,未必真是什么进步。


三体,灭霸,包括奥运,深入人心,要在丛林中跟着流氓老大抢资源的大有人在。不知能量守恒,无所谓消耗,学会用电与半导体来精确使用能量,生活必然提高,不用感谢刘邦之类的无赖


以前我以为从“演化”到“进化”主要是翻译的问题。近来发觉在英语语境里的确有越演化就会更高更快更强的意味。这证明了所谓糟粕或劣根也是普世的。只是具体是什么各有各的不同而已。我估计至今西方世界也很难认识到:把环境预设为竞技场是武断的,所谓自然选择未必是一种斗蛊。


天没有择比较进步或更高更快更强,只选比较适应环境的。

(如果退化比较有利于适应环境或环境的变化趋势,那么就是退化的得以生存,竞争的未必是谁更进步谁更新潮)

演化不是向上长的一株树。(假设是的话,那么所谓进步未必是谁更厉害,而是谁更有自我意识。这可能是被热力学定律决定的。复杂的系统的感官最稳定清晰,最可凸显不动不变的我镜与变动的物像。所以演化表现为越来越繁复,而人类大脑可能是最复杂甚至捉摸不定的。)(越自私,越迷失,以至于疯狂,拉着环境自我毁灭,从而促进宇宙的冷寂或热寂)


物种演化,未必是向某个方向的进步,即所谓的进化。

基因的变异是朝向四面八方的,是偶然的,随机的,不是必然地所谓“更高更快更强更大“.....

顺便说一下,变异与遗传是同时进行的。没有不变异的百分百的遗传,

没有不发生错误的百分百地对基因的克隆。

(严格说来,每一代鸡的基因都不同,都不应该统称为鸡,

而只可以称其为“鸡一代”“鸡二代”“鸡三代”

“鸡四代”“鸡五代”....

直至“鸡近代”“鸡现代”“鸡当代”。

如此来看"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个问题,

标准答案应该是:先有蛋。孵出"鸡一代"的蛋可以被叫作“鸡蛋”,生下这个蛋的“鸡零代”或“鸡负一代”显然还不是鸡,它的基因中还没有异变出可以被视为鸡的特征。

再解释一下。第一只鸡蛋不是鸡生的。生第一只鸡蛋的不是鸡,或者说还不能称之为鸡,因为还没有相应的基因特征。)

人或智人,容易认为自己是最先进的,最发达的,最厉害的,

自己的基因是建立在正确之上的,并越来越正确的。

其实不是。如果不是每次拷贝或克隆都抄错作业,就不会有所谓的物种的演化,

以及表现为越来越适应各自特定环境的所谓的进化。

所谓自然选择,或者说环境选择,并不是选谁是弱肉谁是强食,

而是选谁更适应环境,谁更能与环境共存,

甚至选谁对整个生态更有用,而不是选谁最会所谓地开发环境。

所谓的西方现代文明,完全不顾这些。号称信奉所谓的丛林法则,肆意破坏支持人类生存的环境。

完全意识不到自己在同一生命树上的那些远方亲戚的灭绝

就是自己灭绝的先兆。

可能许多人都还在妄想超光速远行,好找下一个地球去开发(即破坏)。

不知能量守恒,不增不减,宇宙中任何物质的速度,都不可能无限增长,必有上限(即所谓不变的光速)。

现在的我们能不能醒悟,能不能争取摆脱这场紧张严肃忙碌的恶梦,

可能是地球人类最后的机会。

如果我们的崛起或复兴也只是肌肉方面的,(因为不自觉地接受西方的观念,把环境设想为竞技场、斗兽场。)

那么这条自取灭亡的不归路估计是回不了头了。

过去的传教士喜欢把上帝比喻成钟表匠。

认为天体等万物遵循规律而运动,就像个钟表。

证明了造物主的存在。

而且就像制表匠造完了表,就不用再管它了,它自己会走。

所以上帝不露面。

(修道士们对上帝制定的规律的探究就是早期的科学研究。

可见,在西方,科学与宗教并不必然是对立的。)

现在,他们可能不用这个比喻了。

因为钟表中没有无用的零件。

人的基因里却有很多所谓的垃圾基因。

生物的进化不太可能是设计出来的。

(最近,我听说,科学家们又发现没有基因是真正没用的,只是我们以前没发现其作用而已。

同样,大脑也一样,不存在什么待开发的特异功能,早就都在起作用了。

不知是不是这样,没有求证过。)

即便假设所有的基因都是有用的,《无限恐怖》中的“解开基因锁”属于意淫。

人们还是很容易找到人体“设计”中的许多不合理之处。(对此感兴趣的可以到知乎之类的网站去查找,有人专门写这个。)

这是为什么呢?

我主观地认为:“进化”暗含的“一切演化都是进步,一切突变都是为了更好地适应环境”之类的判断估计应该是错误的。

演化并没有固定的目标或方向,突变不是被设计或设定成只为适应环境的,

而是不利于适应环境的突变没有被遗传下来,才照成了演化必然是进化或进步的错觉。

柴静的《看见》里有个不好笑的笑话。有人认为雾霾等污染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基因会自动突变出适应这种环境的人体。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们岂不是应该鼓励污染,好刺激人类全体进化为x战警?

为什么人体的设计很不合理?为什么基因或大脑中有不少看似无用的部分,甚至被称为垃圾?

因为所谓的进化(实际是演化)是建立在错误之上的,而不是(计划)正确之上的。

如果每次基因的拷贝都全对,没有错误,那么就只有遗传,没有变异,哪来的演化/进化?

怎么抄错作业,并没有固定的方向。某个错误的优劣,只取决于是不是更适应环境,未必是所谓的更高更快更强。

人体或人类的复杂乃至难以捉摸,主要不体现在死人(大体老师)身上,而在有感情或情绪的活人身上。

如果“法则”是弱肉强食,为什么濒临灭绝的是狼而不是羊。羊的“优”不在于力量,而在于更适于人类社会这个环境。没有进化只有演化。基因被选择不是因为更进步更厉害,而只是更适应环境而已。环境是会变的。按理说应该资本主义社会更强调自由竞争,社会主义更强调合作共赢,更适合发展大工业的生产力。结果却似乎乱套了。国人还在热衷于各种斗争(甚至有的企业以狼性为口号),西方的垄断资本研发科技更快。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力量谁都喜欢,我也一样。但是我知道除了有形的力量,还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来自对自己的信念,任他强如飓风也吹不动此心之光明。

有各种各样的所谓现代人,并不是人人都觉得自己比较自由。

古代人与古代人也不相同。

例如:我主观地认为,有些民族似乎不那么能歌善舞,是因为早就告别了采集狩猎的生活。劳累了一天,第二天还要赶早顾庄稼,哪有闲心围着篝火开晚会呢。

居无定所的游猎或游牧者一定比较自由吗?气候不恶劣时大概是吧。

热带海岛渔夫最逍遥吗?没有传染病或瘟疫时可能不错。

自由感来自独立感。如果都不能独立,哪来的自由?

财务自由是虚假的自由,真正的经济独立者不用依靠超市,现代人(现代化了的人)已经基本丧失了这种能力。

据说,非洲残存的狩猎部落人,视力之好能看到远处藏在草丛中的野兽,是我这种近视眼望尘莫及的。

我可以依靠眼镜这类的工具,但这工具我自己造不出来。

我们真的比古人能力更强吗?(真的更不受外物的束缚?真的更自由?)

现代化就是标准化,系统化。我们已成为体系的一部分。假设体系一旦崩溃,是不太会有完卵留下的。

一般来说,人们对体系是很有信心的,并不真的担心生态的破坏。因为经常在电视上看到人类摆脱地球环境的场景。更何况随着城市化,坏境已经是盆景了。

自由感是可以来自信心的。如果坚信死后能去天堂会美女,人们什么事都敢干能干的。(这大概也算一种所谓的能力吧。)

有位传教士或主教说过:因为荒谬,所以相信。(如果不像处女怀孕那么荒唐,而是事实,那根本谈不上相信还是不相信。)

经验常常被认为是事实。就如同电视剧的剧情似乎就是电视机的原理一样,因为不合逻辑的戏是演不下去的。

人类骄傲于自己逻辑等理性的胜利,无视各种警告。这可能是被热力学定律决定了的。

能量的分布大趋势不应该是有序化体系化的,之所以会允许出现人类,就是因为人类会为了自己所谓的自由,破坏其他生命赖以生存的环境,为了自己的有序造成更大无序,实际反而促进了无序化混沌化冷寂化大趋势。

所以可以设想,如果有外星生命的话,宇宙也会促进他们“进化”出如同我们一样自私愚蠢的外星“智慧”生命,即外星人。

但是不会有什么热热闹闹的星球大战。真空中没有声音。宇宙的特点也不是大,而是空旷。星星间的距离很大,并在加速扩大中。超光速飞行属于(软)科幻,是不可能的。

顺便说一下:能量不生不灭不增不减,意识或生命的本质也一样。

就如同宇宙射线的速度(或动能)不可能无限增加,必有上限,(不是光速不变,而是宇宙中最快的表现为光),生命也不可能无限繁殖。

能量守恒,不生不灭,不增不减。(能量第一性,不垢不净,不好不坏,不输不赢)。不存在会消耗需争抢的问题。(三体与灭霸都错了,无论其有多流行。)

中华儿女应自觉抵制来自西方的各种斗争哲学、竞争意识、海盗逻辑以及派生的狼性训练,饥饿营销,贩卖焦虑,等等乱象。


因为爱因斯坦说对了引力波

有人感叹,为什么有如贝壳上的细菌的人类能够理解有如大海的宇宙

其实一点也不奇怪

因为这个时空宇宙本就是我们推想出来的

那墙角的三条线,是后天加上去的

我们把脑中接受到的信息按这三维推出去,

以为有个客观的平整的铁定的时空,而且只有一个

其实未必

引力波的发现已经证明时空是相对的,扭曲的,运动中的,

不是绝对的,平整的,静止的

我们以为眼见为实,看到了真实的宇宙,其实不是

我们看到的是自己的眼睛

(看来,还是有人能接受一些比较奇葩的观点的。那我就再写点。)

与墙角的三条线类似,时区和地界也是人为地后天划定的。

其实,并没有所谓的“同时”“同地”。

如果说我们看到的星星都是来自过去的,多少多少光年之外的。

(假设现在银河里的某个帝国用超级死星毁灭抹去了某个恒星

处在银河系边缘的60,000光年外的我们要到60,000年后才知道,

在长达60,000年的时间里我们还能观察到那颗恒星,以为它还存在呢)

那么,我们面前的人其实也来自过去,只是刚过去而已(相距多少多少“光微秒”乃至“光皮秒”)

处于异时异地的我们,真的在同一个地球上?同一片天空下?

只有一个真相?一个真理?唯一神?

如果有平行世界的话,它们真的平行吗?

如果是交织在一起的话,我们还该迷信柯南,以为只有一个真凶吗?

我们以为自己一直在同一个世界里,也许是一种错觉

比如,一秒定格由24帧组成,我们能因为这24帧看上去一样,而说它们是同一帧吗?

理性必然要简化现实。不然的话,就太乱了,无法思考。然而,现实真的是可以被简化的吗?

笔者就遇到过不少怪事。实在无法用科学解释。

比如,有一次,一些面貌极相似的人,不断出现在我面前(穿着不同的衣服,用不同的交通工具),让我觉得很好笑,难道我处在楚门的世界里?

也许,科学之所以是科学,就在于它承认自己解释不了一切。

如果有谁认为自己能解释一切,那一定是不科学的

记住: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见怪不怪,其怪自败。

不要眼里容不得沙子,以免把自己逼疯了。

请注意:笔者并没有说一定就是如何如何,只是提出了一些可能性而已。

我总不能每句话都加上个“或许”“也许“,那太难看了。

当我说“未必”是的时候,也意味着未必不是。

有的朋友给我贴了个“不可知论”的标签,也无不可。

特别是对于所谓“客观存在“,无论是上帝,还是外在物质世界,又或者是外星高灵,等等等等,

既然在我们的“观”之外,到底存在还是不存在,当然是不可知的。

一切证实,无论是科学实验,还是宗教经验,或者外星绑架,等等等等,都是“主观”的。

人们应该意识到自己只能主观无法客观

千万不可以为自己代表唯一的客观“真理”,要容忍他人与你不同的主观。

请容许我在这里扯点哲学(我是从哲学的目录里进入这个话题的。)

我认为很重要,因为现在的科技发展太快了,个人的能力越来越大。

也许要不了多久,一个独狼就能毁灭整个地球。

人们爱党同伐异这个毛病得赶快改了。

看来,“客观”二字太深入人心了。(这么多年的几代人的灌输没有白费)

以前与人讨论过这个问题,转帖如下。

人们经常说“要客观,不要主观”。

有的更声称“这是客观的”(其实就是在说“我是客观的”)

然而,真的有什么“客观”吗?有可能达到“客观”吗?

既然是观,必有观者,观察者,观测者,实验者……,如何客观?

做实验时有很可能是因为有实验者在,不做实验时还有没有呢?无从得知。

(现代物理发展到量子物理就已经发现无法忽略观测者的存在了)

只要你足够理智就应该明白一个实验哪怕重复了亿万次,也无法肯定下一次一定就是同样的结果。

我们怎么能肯定地知道在自性、觉照、觉知……之外是什么不是什么,或有什么没有什么?

(仪器不过就是感官的延伸,永远都有仪器达不到的地方)

因此只能诉诸信仰。

有的信物质的客观存在,有的信上帝或真主的客观存在,有的信佛菩萨的客观存在,有的信外星高灵……

所有的信仰都是盲目的(包括盲目地不信),实际上我们永远也无法证实(同样也无法证不实)

因为一切证实(实验或修证或濒死经验或其他神秘经验等等等等)都是主观的。

我们永远也无法理智地肯定自己的信仰是对的。

有趣的是,我们也永远无法说自己一定是错的。

也许真有上帝阿拉,阿弥陀佛,或客观规律,也未可知。

我没有要大家放弃自己的信仰的意思。我并不喜欢只有理智没有感情的人。

我只是希望大家能明白自己只能主观无法客观。

站在各自的立场上,有不同观点是很正常的事。

(楼主也是有立场的。楼主的立场就是没有立场。楼主对这个立场也是很坚持的)

用不着过于感情用事,还没看仔细对方在说什么,就使劲地喷。

我们没必要统一思想。各诉己见,互相补充,互相启发,更能接近真相或真理。

估计我这些话很可能是白说了。人都愿意自己代表的就是真理,不耐烦看不同的意见。

包括楼主,也是一样,顶多也就是多一点自知之明而已。知道自己不一定是对的,发表的都是个人的主观意见。

而说“这是客观的”的朋友是最主观的,已经到了一点意识不到自己的主观的程度了。

(继续转帖)

问:思维是被什么局限的?

答:思维离不开概念名词,也被概念名词所框定禁锢

理性必然要简化现实,不然地话,是无法思考的

给万物起个名字,就是在简化现实

然而现实是真的可以被简化的吗?

树叶A=树叶B吗?1=1?

如果1不等于1,那么我们给他们起同一个名字是对的吗?

我们建立在1=1的基础上的逻辑思维真的可靠吗?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所谓非常非恒,就是指在时间上1不等于1,处于变动中

再则,把现实概念化,会割裂万事万物之间的因缘之网

把多因生多果简化为单因生单果

当我们沾沾自喜于自己的逻辑的胜利时

完全意识不到,那是被我们忽略不计的其他因素暂时放任的胜利

我们如果没有清醒的头脑,以为自己真掌握了什么永恒的普遍的真理

恐怕到摔跟头时后悔就来不及了

某,非某,所以某

某之所以是某,是建立在一切非某之上,以一切非某为因缘的

理性,非理性,所以理性

思维,非思维,所以思维

只要我们有清醒的头脑,理性思维也没什么错。

记住:摸着石头过河,如履薄冰,

别人的话听不得(教条主义要不得),

过去的经验也是靠不住的(经验主义也一样)。

(索性再扯点。下文可能看着更乱,更不可理解,各位权当娱乐,看看无妨)

据说,康德把思维认知规整感觉材料的机制称为先天,

我则认为是后天的。

我觉得先天应该是混沌的无序的,

(先天虽不可确知,但可以猜想。我估计先天是混沌的)

后天试图用墙角的三条线,时区地界,概念,逻辑,数理,等等,简化,规整先天。

这种企图是失败的。

现实还是混沌无序的。

不要看万物各有各的位置,似乎是有序的,其实这正是无序的表现。

说明万事万物,各有各的轨道,不是同一个规律。

(科学,分科之学,这条路是对的,分得越细越好,

越是独特的规律可能越正确。越是看似普遍的规律可能越没有价值)

如果被某个真理一统天下了,反而会挤在一起,成为一团乱麻。

每根麻都遵循同一个规律,比如无规则运动。

换种说法可能好理解点,

无序不是排除所有可能的序而独成一序,

正是所有各种可能的集合。

( 有的朋友说混沌无序会造成随机均匀分布,也是一种有序

这话不错,但建立在每个球(举个例子)都一样的前提假设上

这个所谓的背景是不成立的,对误差的忽略虽然有用,但与现实不符

而且,实际上,有可能,最基本不是都一样的粒子,

而是每个生命每个当下心(能)物(所)不二,镜(生命)像(宇宙)本一的不一样的觉知)

如果我的这个假设是对的话,我上文提到的怪事,就不怪了,很正常了

无非是混沌无序造成了有序的假象

(我还经历过不少巧合,有的匪夷所思,难以想象真的会发生。)

无序=有序,无=有

一般来说,人们只熟悉1=1的逻辑,

对于1=0,1=-1,某=非某,不太能接受,认为不合逻辑,其实不然

举个例子

问:太阳围着地球转还是地球围着太阳转?

标准答案:两者都对,如果以地球为参照物,把它看成不动的,就是太阳围着地球转了

或者,两者都不对,应该是地球和太阳一起围着重心(质量中心点)在转

阴阳互根,阴极阳生,阳极阴生,阴中有阳,阳中有阴,不可能有100%纯的任何东西

因为,全阴=全阳,如果都是某物就等于都不是某物,

唯物和唯心,皆空和皆尘,其实是一回事,不是都对,就是全错。

总之,我目前的结论是:和而不同,不妨认为人家都是对的。

自以为水火不容,你死我活,其实信奉的是同样的东西。

不用统一思想,不要盲目地追求大一统,

谁要是自以为唯一真理的代表,妄言妄为,无论其出发点多么美好,都有可能因为逆

于天道而酿成灾祸


链接:宗教很明显跟科学矛盾,为何这么多人信奉?- 曰文的回答

问这个问题的朋友似乎认为唯有科学是真理,是唯一值得信奉的,其他的都是迷信。

这本身就是一种迷信,没有比宗教徒们强哪怕一点,没有比宗教徒们科学哪怕一点。

科学不等于真理。

科学之所以是科学,就在于它承认自己不等于真理。

谁要是以为自己代表唯一的普遍的永恒的真理,谁就是不科学的。

只有可证否的才是科学。

所谓可证否,就是可以被检验,可以被推翻,也注定会被推翻。哪有真理是有待推翻的?

科学解释不了一切。

科学之所以是科学,就在于它承认自己解释不了一切。

谁要是认为自己能解释一切,那一定是不科学的。

只要还有人们解释不了的事,就有宗教的存身之地。

更重要的是有些事是不可确知的(比如客观存在到底存在不存在,死后到底如何等等)

因为它们在我们的观测之外(仪器不过是感官的延伸,总有仪器达不到的地方)

我们不愿意其不可确知,或者说,我们不愿意承认其不可确知

于是只能诉诸信仰,包括对科学的信仰(其实等于对科学的背叛)

相信科学(其实是在说相信权威)这个口号是说不通的,

科学的精神就是怀疑,没有怀疑就没有科学

请恕我偷懒,下面转帖我在别处的发言

链接:信仰是什么?人活着需要信仰吗?为什么呢?- 曰文的回答

什么时候需要信仰?当我们遇到不可知的时候。(比如死后到底如何)

我们不愿意不可知,我们希望是可知的。

可见,信仰其实是一种意愿。

与其说,某人信仰上帝,不如说他愿意有个上帝,愿意有个天堂。

不要小看愿力。

也许,我们愿意有什么,就有什么。

(注意:恐惧也是一种愿。怕什么来什么。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那么,你愿意相信什么呢?

链接:《易经》科学吗?- 曰文的回答

易经不是科学,但可能比科学更接近真理。

现在连我还是蒙童的儿子都会说:"这不科学"

言下之意,不科学就意味着不可能或不正确

好似,科学是等同与真理的。

其实不然

只有可证否的才是科学

所谓可证否,就是可以被检验,可以被推翻

在笔者看来,所有科学理论都注定要被推翻

因为它们是建立在1=1这个逻辑基础之上的

人的理性必然要简化现实,(不然的话,是无法思考的)

然而现实是真的可以简化的吗?

比如1=1,看起来很对,是基本的

但是我们能找到两片相同的树叶吗?

1个苹果+1个苹果真的等于两个苹果吗?

所谓相信科学,这个口号是说不通的

科学的精神就是怀疑

没有怀疑,就没有科学

“相信科学”的潜台词是相信专家,相信权威,相信标准答案,……

这恰恰是反科学的

如果一定要让笔者选择的话,

笔者更愿意相信1=0的逻辑

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极阳生,阳极阴生,

物极必反,过犹不及,苦尽甘来,乐极生悲……

实际,笔者任何理论都不会选择相信

迷信经典和迷信权威一样,会扼杀可能性,扼杀梦想

使人失去生活的目标,(常问:为什么活着?人生的意义?)

人虽未死,心先死了,直如行尸走肉一般


关于科学的定义,是有争议的。

答主倾向于只有可证否的才是科学。

实证是没有止境的,任何结论,所谓“定”论包括“定”义,都是暂时的。

窦文涛说不是实践检验真理,而是时间。

那么要多长的时间呢?

依我看,是永远也检验不出什么永恒普遍唯一的真理的,都是暂时片面局限于某个角度的

例如,对于我们人类来说,可能永远也摆脱不了总是从人类的角度看问题的局限,

所有对其他角度的设想其实都是我们的自以为是而已,

虽然庄子的狡辩看似高明,其实他是错的,惠子是对的,因为庄惠二人是同类,人和<。)#)))≦不是同类。(除非庄子回忆起他前世做鱼的日子,无忧无虑,真快乐)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任何定义其实都是虚妄的,

其荒谬之处好比刻舟求剑,又好比守株待兔。

都是试图把亿因得亿果,兆缘起兆性,简化为单因或数因得单果,或简化为单缘、数缘起单性。

(缘起是空间上的因果,因果是时间上的缘起。因果与缘起是一回事。佛教徒常常片面强调因果,也是虚妄的)

人们为什么会刻舟求剑呢?

因为水太飘忽不定了,随波逐流让人没有安全感。

人们天生对不可定,不可知,未知,未来,黑暗,死后……,有一种非理性的恐惧感。

据说,这是因为原始人类的环境太恶劣了,胆大的,不懂如履薄冰,摸着石头过河的早死了,基因没传下来。

于是,人类必然要在一些假设(例如1=1,某是某,不是非某)的前提上用不会变的逻辑为自己建一艘大船。

这似乎是很成功的,以至于人们已经把假设当成不用证明的公理,甚至就是真理了。

如果有人敢怀疑这些已是权威的真理,就是不想让人睡好觉了。

笔者其实不想做这种恶人,所以,不爱看的,可以不看,何必自虐。

答主写的不过是些个人的主观观点,不可能是什么客观真理。

就像全能的神不需要代理人一样,(推荐印度电影《我的个神啊 PK》),以我看,真理(全知)也不需要代言人。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完美才最完美。

为什么会有守株待兔的人,不是因为蠢,而是因为聪明。

据说阿拉伯人有句格言,发生过一次的不一定发生二次,发生过二次的一定会发生第三次。这话不聪明吗?

如果你不守着,怎么知道这会不会发生二次,乃至三次呢?

现在,聪明的傻瓜太多了,而且他们常能凭着自己的聪明占据权威或管理者的位子,

人类会被他们引向何处去?我是有点杞人忧天的。

我常常对我儿子说,不要说别人蠢,说别人蠢的人最蠢。

大张伟在奇葩说里说了一句真正聪明的话:鞭辟入里的分析是没用的,生活不是按你的分析展开的。

定义的虚妄不仅在于简化因果的虚妄,更在于二元对立的虚妄。

关于这个问题,请容许我再次转帖如下(一者没时间,二者偷懒)

道即非道,非道即道。某即非某,非某即某。

我(能觉)即非我(所觉),非我(所悟)即我(能悟)。

自(生命/心)他(宇宙/物)不二。

《楞严经》:“性觉必明,妄为明觉”。能觉(心)与所明(物)不二,好比镜像不二,离镜无像,离像无镜,心即是物,物即是心。镜前无我(只此一镜,实无镜内镜外),

镜内无物(这镜没有厚度,或厚度=0。时间是从我们产生空间感时开始的,可试着反其道而行之,把立体的看成是平面的),非心非物,即心即物。

最近看了钱理群的《毛泽东时代与后毛泽东时代》。写得不错。推荐给想了解现代中

国从哪里来的人。

但是,话里话外,似乎钱总觉得毛及其后继者是有心要做个坏人的。

我却认为,除了电影电视里反面角色,真实生活里是没有什么人会有意要做坏人的(除了极个别,极少数的有些人)。

都认为自己是好人,都是想做好事,

最糟糕的是认为自己掌握了唯一的真理,因而所作所为必然是好的善的正的

并把自己的对立面划定为坏的恶的邪的。

如果说毛没能超越二元对立(比如阶级斗争),钱理群也是一样。

这在中国是有传统的,从宋朝的新旧党之争到明朝的东林党与阉党

都是这种我是好人你是坏人的思维

这个习惯不改变,批倒了当权者,换一批上来,还不是一样?

西方有个成功之处,他们认为人都是有原罪的,都是坏人

因此他们制定了各种制度互相监督互相制约。

但是,如果你把某人看成是贼,当成是贼来对待,那么他本不是贼也会成为贼。

(也许神父会偷着狎童,是为原罪这个心理负担所累)

而再严密的防范也是有漏洞的,

也许,最好是把东西方结合起来,

不仅是人,所有生命的本性,都非善非恶,无善无恶,无是无非,非有非无。

而不分是非有无善恶,特别是不分我与非我,就是善

分了是非有无善恶正邪,特别是分了我与人,自与他,就是恶

起先是不分的,所以性善论是对的

但很快就有了自我意识,谁都免不了,所以性恶论也没错

人们不喜欢复杂的解释(比如本贴),总是倾向于简化现实。

中国人爱把人简单地分为好人坏人,

美国人也一样,不同的只是简化为WINNER和LOSER.

现在不少中国人也受其影响,千方百计要证明自己是人生赢家,鄙视所谓的输家。

其实每个人,每个生命,都是各自生活的主角,而且是唯一的主角,是大赢家

这部剧,是悲是喜,是悲中有喜,还是喜中有悲,各不相同,无高下之分

不能认为只有喜剧才好看,往往悲剧的美更让人欣赏

更重要的是,所有的戏通过因果缘起连在一起,每一个都是必不可少,独一无二,有大意义的。

甚至可这样认为,每个生命(甚至每个当下)都是一个平行的宇宙,各有各的大爆炸,

大爆炸的中心(即是起点,也是终点)就是这个生命大脑的中枢(信息交汇点,比如间脑)

所以,我们并不渺小

生命其实无所谓好坏输赢大小

是平等的,好比同样的电视,不因电视上放映不同的节目而有所不同

请试着把眼前立体的看成平面的,那么把人们吓坏的似乎无限大的宇宙不过就是一张壁纸而已

除妄亦是妄,识妄即是真。

其实,好坏善恶正邪、输赢悲喜顺逆,大小高下真妄,种种二元对立是免不了的

而且任何概念,任何名词,都意味着某与非某的对立,那更是免不了的

或许存在着只用心灵感应交流不用语言文字的智慧生物,或许他们能够避免。

对于我们来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还是要道还是要名

某某,非某某,所以某某,还是要说某某。

只是我们同时也要警惕,尤其是当名词概念成为了不容置疑的口号时,尤其要警惕。

比如“民主!”“独立!”“自由!”“平等!”“相信科学!”……

把DEMOCRACY,翻译成民主是不确切的,其实不是人民或民众在做主,

而是MOB在做主。

为什么少数人要服从大多数?大多数人的意见一定是对的吗?

请注意,不要认为楼主是反民主的,所以一定是支持专制的,

真理既不在多数人手里,也不在少数人手里,

谁要是以为自己掌握了唯一的普遍的永恒的真理,谁就背弃了真理。

我们不能盲目地听从大众的意见,也不能迷信专家权威,

宁可听信第一线的调查,或大数据什么的

排伍队得长的店未必好吃,美食家的推荐也只能听听,到底怎么样,还是要亲自尝一尝。

我是倾向于无政府主义的,不需要任何人来给我做主。

然而我又不认为任何人,组织,乃至任何事物,能够真正独立

都要靠无数无量无边的因缘来支撑,

打个比方,在全球化的今天,有哪个国家能真正完全地独立吗?

即便假设全部自产自销,你总不能说你能独立于太阳吧?我们能离开太阳一分一秒吗?

如果都不能独立,又哪来的自由呢?

不能独立于食物,要吃饭,就要听衣食父母的话,怎么自由呢?

至于平等,本就是平等的,好比同样的电视,不因放映宫廷剧而贵,不因放映农业科教片而贱

本就平等还要追求平等,那就是要大家都放一样的片子了,这真的好吗?

(毛追求人人工农兵结合,在柬埔寨得到实践,结果是一场惨烈的灾难)

万事万物,各有各的位置,各有各的轨道,和谐共处,本无所谓高下,

只是心中不平而已。

如果有人利用人们的心理,高呼“平等”乃至其他种种口号,我们不该警惕吗?


不要自由要自治(自学),不要民主要公开(透明),

不要人权要距离(空间),不要法治要安心(一点点希望),

能量守恒,没有会消耗要争抢的问题,

停止军管!包括美军。(警察、治安、保安、也应自治)

与其信物质,不如信能量。与其信能量,不如信自己。

生命的本质就是能量。能量第一性,不增不减。灵魂(第一性)(不生)不灭。

有个电影叫<上帝肯定疯了>。上帝有没有疯,我不知道。这个世界,或者说人类,肯定是疯了。

而且早就疯了,表现为各种停不下来的战争机器(斯巴达、秦始皇、奥古斯都、成吉思汗、八旗,乃至拿破仑、希特勒等等)。尤其是经过”现代化“的所谓文明的加持,如今的疯狂已近奇点。不是什么永生的奇点,而是自毁的奇点。(讽刺地是,对于某些教派来说,入灭就是一种永生。)

看看最近的新闻,全球自然环境如此恶化,居然还在核电厂附近打个没完没了,国际社会(大国)不忙于调停,而忙于准备彼此间更大的战争。 北极融化成了富翁们再一次发财的机会。各国百姓的注意力也不在诸如贫富差距急剧扩大的问题上,(官家资本的垄断更恶劣,因为更难监督),似乎持相反立场的网民更可恶可恨(可笑的事,那对面的或许只是droids而已)。(所谓富的越富,穷的越穷,是相对而言。由于科技的发展,穷的未必感觉自己越穷了,尤其是真正富的1%不在其视野之内,而10%常常误以为自己是1%,也不知道自己相对而言更穷了。即便是知道社会机制有问题,首先想的往往也是有什么空子或门路可钻。适应而不是改变环境,或许真是一种本能。)

这是所谓的共业,从根本上来说,每一个成年人都疯了,只是程度不同而已。这源于“自我意识陷阱”。有了个我,反而找不到自己了,难免发狂。

楞严经里有个故事譬喻:“室罗城中演若达多,忽于晨朝,以镜照面,爱镜中头眉目可见,嗔责己头不见面目,以为魑魅,无状狂走。” 常有人觉得演若达多疯得莫名其妙,摸一下自己的头,不就知道头还在吗? 这是个比喻,故事的bug不用在意,所指比较重要。(如以手指月,手不是重点,月才是。) 这里的重点在于:所谓“镜”这个比喻指的是什么?(“头”及其“头面”指的又是什么?)

人人都有一样的心镜,如同平板电视,或如同联通同一互联网的平板电脑屏。(在这一点上,人人平等,超脱于其他各类不均。一台演《合家欢》的电视不会因此比播放《独行侠》的卖得更贵。) 我们的视觉中从来只有平面,立体是我们基于笔直的逻辑(墙角那三条线)推想出来的。 (宇宙实际到底是几维并不重要,反正已经证实空间实际是弯曲的,不是笔直的。) 也就是说,如果你认定自己活在3d的世界里,那么就是被illusion给洗脑了。

对象化思维(镜像对立、能所对立、心物对立、我与非我的对立),是自我意识建立的基础。

然而更重要的“镜”,或者说更重要的背景/基础,是记忆相(时间相,相续相,寿者相)。

(时间是不是真的存在,宇宙到底几维,诸如此类的终极问题,不是我要讨论的。因为我不是大神,也不是通了某大神的代言人。)

人们追求长寿甚至永生,如果只是保存(冷冻)身体或者只是意识上传,却丧失了记忆,那还算永生吗?

然而,被记忆的不是记忆者,所见所闻所显不是能见能闻能显,就如同电视机原理与电视剧剧情无关。 我不是宗教徒(包括佛教或禅宗),我不认为有人能够见到所谓的法身真相或本来面目。却很容易被各种新奇或难得的梦境(同样是表象)给带偏了。(换了个梦,多了个频道,包括剥开洋葱看见个空,不等于醒了)

一般人不可能如同演若达多那样敏感,知道看到的(甚至摸到的)一切所觉都不是(觉者)自己。 但是,是不是一定毫无所觉呢?至少笔者本人不是。

我从小学高年级,大约自我意识比较明确后,就开始焦虑,表现为神经性皮炎。药物无效,这里好了,那里又开始了。这更多地属于心理疾病。我现在分析,这是我对“自己就是这具身体”不放心,要通过抓挠,确定身体还在,我还在。不管老师医生或警察,这些权威怎么认定,我们潜意识(乃至集体潜意识,集体无意识)另有看法。

甚至于可以说,每个人的心底都有个演若达多,有了个我反而失去自我(因为看不到摸不着,或者说就是不可知的,而自以为失去了自我),以至于要头外觅头,骑驴找驴,紧张焦虑忙碌,乃至抑郁或疯狂。这要比什么童年阴影或性压抑要根本得多也普遍得多。

烦恼乃至痛苦主要来自(对电视剧剧情的)执着与(对电视机原理的)妄想,而不是来自外部世界。 这本该是常识。但是与其怪自己,人们更愿意归结于“隔壁的部落吃得太多”“他抢了我的(自古以来就有的)地盘”之类的理由。

几千年了,没有进步,甚至更疯狂了,或者说更盲目了。为了适应环境,成为各自战争机器上一颗合格的螺丝钉,人们失去了质疑的能力(即便有被反洗成对方阵营的,也总不过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没有质疑,人云亦云,或为了反对而反对,是谈不上什么独立思考的。(例如,敌人的敌人怎么就一定是朋友?顶多是暂时的盟友)

如今的人类更依赖社会,(更习惯于被推送信息),没有进化,只有退化。(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不太会有人理解八九十年代有什么可怀念的)

再例如,我从来也没见过有人质疑三体或灭霸的逻辑,似乎流行就证明了其正确。请问:既然能量守恒,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何来消耗?何况生命也是一种能量,不可能无中生有,怎么无限繁殖?就如同宇宙飞船的速度或动能也必然有上限一样(估计就是光速)

我不知道人们为什么要只恨或怕自己的带头大哥不够流氓?真的有必要如此焦虑吗?

再啰嗦几句:

禅宗心法:悬崖撒手。即要放开对物像的执着,也要放下对心镜的妄想。而之所以要攀援物质或理念,就是因为找不到自己而抓狂。

“觅心无所得”“与汝安心竟”。这“心在何处”的话头,其实就是“我在哪里?”

人们似乎很难承认无得无证无知。捧着各种高大上,要别人放空,好装他们的,岂不可笑?

理念是一种武器,人类用其灭绝了许多大型动物以及同类(参见《人类简史》),也是一种锁链。 无产阶级一无所有,失去的只有锁链,所谓锁链,就是指国家,民族,甚至包括阶级(在死亡面前,人人都是无产阶级),还有宗教,乃至Glory,Freedom, 等等各种slogan,都是把我们绑在战车上的锁链。

所谓现代化陷阱,文明陷阱,就是理念陷阱或理性陷阱。

现实太复杂,人是离不开笔直的逻辑或理性的。所谓陷阱,都是有诱饵的。

包括自我意识(对象化思维)也是有大好处的。没有相对,就没有审美。没有生命之眼,太阳再亮也等同于黑暗。宇宙再大,没有感受其大的渺小的人类,也是白大了。侦探小说家必须有读者。上帝必须要造人。 我们无须因为人人输在终点线而怀疑人生的意义。过程更重要。哪怕猴人不免要让位于蟑螂人或鲨鱼人、熊猫人,也没关系。但能不能演得好一点,不要这么乏味,例如饶舌,我就很难欣赏,很难听出各有特色,....

(标准化,尤其是有数学加持的标准化,系统化,连锁化,当然利于军事体系化或组织军事化。为了赢,我们输掉了太多)

想起一句笑话:有人说疫情使电影业倒退三十年,我说:还有这好事,能不能其他的都倒退一下

( 靠税收改革解决不了贫富差距,包括来自税收的福利,因为垄断、尤其是不受监督的官营垄断,不受供需关系控制,一切税都可以转嫁给消费者。必须认真地反垄断,不能有两家在垄断就不算垄断了,例如可以强行要求麦当劳或肯特基必须包养隔壁的小店或路边摊。鼓励分家,禁止合并。大品牌不得做广告,小的可以免费做。等等等等。实践的胜利检验出的也可以是一团好狗屎。在上的未必真行,不在上的未必不行。) https://zhuanlan.zhihu.com/p/559741670

警惕各种口号(成了战争机器宣传工具而不自知)

如果我们面临一劫。

那么这不是天外来劫,就来自“自我意识陷阱”与“现代化陷阱”/“标准化(战争机器)极端发展陷阱”。

所谓自我意识陷阱,简单来讲,就是有了个“我”反而遮蔽了真正的自己,迷失自我,必然焦虑紧张烦恼痛苦以至于疯狂,常常攀援概念名词。

所谓“现代化陷阱”,就是由于数学在标准化零件化的应用,自古以来就有的战争机器得到了莫大的加持,由于各自统一思想的宣传战、意识形态战,所谓名词之争,越演越烈,已近“奇点”。

(现代金融以信用为基础,所以这些理念的战争是极其重要的。

钱能生钱,不用是精英。权能被钻营,也不用是人精。

1% 未必有能力搞阴谋,但很容易达成默契)

If we are facing an ending of the world.

Then it is not a catastrophe from outside, but from the "self-consciousness trap" and the "modernisation trap" / "standardisation (war machine) trap of extreme development".

The self-consciousness trap, in simple terms, means that having an "I" would hide the true self (lost oneself), one is inevitably anxious, stressed, and distressed to the point of insanity, often resorting to conceptual nomenclature.

The so-called "modernisation trap" is that due to the application of mathematics in the standardisation of parts, the war machine, which has existed since ancient times, has been given a extreme boost, and due to the propaganda and ideological warfare of the respective unified ideas, the so-called nomenclature dispute or war has become more and more intense and is nearing the "singularity".

Modern finance is based on credit (trust in their own system or government), so these wars of ideas are extremely important.

Money can generate money, and it doesn't have to be the elite. The ones born with power don't have to be the human elite either.

The 1% may not necessarily be capable of conspiracy, but it is easy to reach a tacit agreement.

Be aware to all kinds of slogans, including “freedom first" "my country first" "me first" "xxx (whatever) first" "weeds rock the world" "we deserve it, let it end".

Why must we follow any of them or any other so-called prophecy?

All we need to do is having a faith in ourselves (the unknown true oneself), no matter what it is, it is always there.

However inside of each yang there always is yin, every faith/hope is based on doubt/fear.

If you've already 100% certain about something, there is no need of a belief.

So, the real ultimate war between light and darkness is inside of us, not outside.

上文机器翻译: 为什么我们必须遵循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或其他所谓的预言?

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对自己(未知的真实的自己)有信心,无论它是什么,它总是存在的。

然而,在每一个阳的内部总是有阴的,在每一个信仰/希望是基于怀疑/恐惧的。

如果你已经对某件事情有了100%的把握,就没有必要再去相信。

所以,光明与黑暗之间真正的终极战争是在我们内部,而不是外部。

有一点很有必要说明一下。

光明与黑暗,(甚至于其他高大上的名词,例如:空/emptiness, 无/nothingness, 觉醒/awakening),都是些比喻。

我个人认为,都是指向知背后的”不知“的。unknown 这个字眼在西方文化里隐含着对未知的恐惧。

面对不知未知无知,人们总是有无限的想象。

(庄子说: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其实我们不知道有涯无涯,可知还是不可知,

只是人的想象力无限,总是猜想其为“无限心”之类。)

黑暗(未来或死亡)常常带来无边的恐惧。光线(逻辑)的无限延申给我们带来希望。

看了《我们诞生在中国》,我曾有点感想:

不知,未知,未来,死亡,黑暗并不一定意味着恐惧,

同样可以意味着希望。

当一个人陷入绝境,仰望黑夜,或许会想冥冥之中会有什么呢?会不会救我呢?

而自以为是的全知与不可能只会带来绝望。

如果有什么光明与黑暗的战争,那不会是地域民族宗教主义之争,也不会是什么是非善恶正邪佛魔之争,就是希望与恐惧乃至绝望之战。

Water doesn't know she is water, Darkness doesn't know he is darkness.

When someone is seeking brightness, he or she would be blinded by all kinds of dreams of lights.

Most of people who is serious or nervous and busy are dreaming, the awaken ones are in peace because they are comfortable with the darkness of not knowing the ultimate truth.

生命(及意识)的本质或许是能量(及被能量点亮的光)。

楞严:性觉必明,妄为明觉。(稍微解释一下:能量必然点亮意识,如灯必有光,更好比镜必然显像,

而有的意识误以为自己是被心镜中的物像点亮的。)

我们不知道自己就是黑暗,不知道自己就是“不知”,被知,被光明遮瞎了眼。

(不知为不知,知之为知之,是知也。知建立在不知之上)

人,之所以为人,不同于动物或野兽等其他动物,

或许就在于人有明确的自我意识。明上加明,头上安头。

认为此明必为某明所明。此觉必然是被某个能觉所觉的。

从此(自我意识的建立是有个过程的,没有人是突然知道有个我的,婴儿抢奶喝,并不自私,只是本能而已)

(于是),能所对立,镜像对立,我与非我对立,是谓对象化思维。

自我意识不太可能有所谓的"绝对的有"或"绝对地无自我意识”,至少我个人的经验不是如此。

我不记得我是在某一天突然就从没有自我意识变得知道有个我了。

假设我记错了。那么我是在哪一天“无中生有”的呢?学会说”我”的那一天?觉得痛的那一天?

还是开始焦虑的那一天?(当人学会了我这个概念,但在潜意识里发觉找不到自己时,就会开始不自觉地焦虑紧张乃至燥郁。)

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人对痛感之类的触觉或者五感那么重视。

对我来说孤独感才是伴随自我意识越来越强烈的。

我(没做过调查)主观地认为,一个人个性越强,个体意识、自由意志、自我意识越明显,就越感到自己的孤立与独立。(反之亦然,有可能孤独与个性互相促进越演越烈。)

人多多少少都有点孤独。而喜欢热闹的,未尝不是因为害怕孤独。(会害怕,正说明其感受到了孤独)

这主要是因为我们(法身)看到的听到的乃至要表达的自己(报身)与别人看到的听到的我们(化身)是不一样的。(例如照片与镜像的不同,自己声音的录音听起来很陌生,等等)

而法身究竟如何,我们自己的真相到底是什么,(生命的本质究竟是什么),是连我们自己都看不到找不到的,看到的听到的摸到的自己都是报身,看到的听到的摸到的别人都是化身(别人的法身真身真相也是看不到的。)

需要说明的是:孤独感每个人多少都会有。而孤独这件事是没有的。至少也有清风明月相伴。

慧思(和他的行为艺术)所谓“独居孤峰顶,一口吞尽十方众生”,是句反话。他之所以有把握度尽众生,就是因为他已看破孤独感,

知道这是镜像对立(对象化思维)带来的错觉。

镜像对立,是个比喻,比较重要。可以这么说:人人(乃至所有的知觉众生)都是一面同样圆满的明镜。

(维度是推想出来的。我们眼前是个二维的平面。不是立体的。三维来自我们笔直的逻辑。我们看到的是幻象。实际的空间我们看不到的。按物理学来说不是平直的是弯曲的。)

包括身体,都只是镜中像。

这个知觉镜到底从哪里来的,没人知道。

至少我不知道,只能猜。目前我比较推荐的猜想是:能量守恒,能量第一性。

有能量必然点亮知觉,连所谓的非生物也是一样。只是肯定没有自我意识,或即便有,也是极其模糊极其不稳定的。

反讽的是,做为比动物更有自我意识的人,注定迷失自己,从而紧张忙碌,如在梦中。(人在梦中时,常常是焦虑的紧张的忙碌的甚至疯狂的,醒来才发觉完全没必要。但是我们很难完全觉醒,因为诸如三体或灭霸之类的故事已经深入人心,到处都在贩卖焦虑或训练狼性。为了反抗被拉入梦中,我最近反复地说:能量第一性,能量守恒,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不存在会消耗需争抢的问题,而且我们的本质就是能量,不存在生命(即能量)会无限繁殖的问题。)

相续相(寿者相,记忆相,时间相)、对象化思维(镜像对立、能所对立、心物对立、我与非我的对立)、自我意识,是个陷阱。(无论是谁设的陷阱。无论与热力学第二定律有没有关系。)更是一个劫。

生命之多样复杂,以至于敏感到“像变镜不变,相变体不变。从而串起一条念珠。“我,我,我,.......”. 是不是演化的必然,算不算进步或进化,也没有讨论的必要。(连科学也是有粉丝的。各路粉丝都得罪不起)

有了个我,反而失去了本我(所谓本我,我的自我定义:本就有的,没必要念的我。)

自在常在,无须寻找。

骑驴找驴,迷头觅头,焦虑紧张烦恼痛苦(以至于疯狂),这应该是人只常情,也无法避免。即便不去学校接受灌输(古今中外灌输的都是浆糊,大巫小巫,五十步与百步,一样的),被父母指着“娘生褂”起个名字,就已经是迷失的开始了。

我(以及非我)这个概念,已经根深蒂固。不容怀疑。

但是其所指究竟是什么?是身体吗?是思维吗?是某种境界吗?或者只是个超然的概念?

有了个我,反而迷失了自己。骑驴找驴,头外觅头。是谓“自我意识陷阱”。

这是最根本最潜在的迷失,比什么童年阴影或性压抑重要得多。

(成年人更多心理障碍,不在于性,而在于自我意识、孤独感之类的,更明确更明显)

人学会了照镜子,就再难自在逍遥了,(被逐出了伊甸园,逐出了无忧无虑的动物世界)

为了应付“我在哪里”,有两条歧路。

一曰:我执或人我执,即攀缘身体或其他外物(皆镜中像),这条路上人很多,尤其是在古希腊传统影响全球的现代。

二曰:法执或法我执,即寄托于各自对先天第一因(即镜)的想象。这里分出了许多宗教或学派。每一个都不承认自己信奉的只是想象猜想妄想。其中认为自己有证据支撑的,其实严格说来不是法执而是我执了,(不是执着于对电视机原理的猜测,而是执着于自己与众不同的新奇的电视剧剧情)

(同行是冤家,一对对死对头,其实往往是差不多的,甚至只是在争招牌而已。)

谁能如朴树所唱,悬崖撒手,不惜坠入黑暗,(承认无知),获得新生,

或许会感叹,原来天人本一,道不外人,常在具足,

于是,自在从容,笃定潇洒,方是中华文化的真继承者。

一即一切,或能平衡噩梦。

但愿如此。

这也许是所谓文明进步(或所谓繁荣发展)必须付出的代价。

概念名词,据《人类简史》,是智人胜出的有力武器。

现在看来,这是柄双刃剑。

人类快要(或已经)疯到要不惜毁去这个世界(这个监狱,这个角斗场、斗兽场)

反正各有各的归属(各有各的应许之地。包括虚无,甚至荒诞,也各有各的粉丝。)

去见马克思,去见祖宗.......

所谓文明的冲突,不止于理念之争宗教之争,混杂了地域肤色甚至习惯之争等等等等

有统一思想、标准化、简单化、零件化、系统化、现代化、全球化的加持,这些战争机器是停不下来的。

这或许是生命演化出自我意识后,就必将迎来的一劫。

我很多年以前就从某位大能处得到暗示。没想到如今已如此明显。(至少对我来说已经很明显了)

试图和稀泥的努力早就失败,如今不过再次验证这基本上是螳臂当车。

还是实修吧。也只有实修了。

心斋无为,悬崖撒手,不惜坠入黑暗,承认无知。(出自朴树的一首歌)

或能获得新生。天人本一,道不外人,常在具足。从而自在从容,潇洒面对人生乃至宇宙的ending。

(但是要注意:心不平等易入魔。)

(挑重点通过修改解释一下)

相续相:连续感。主要受夏娃被蛇诱惑吃了知识果(善恶分别果)的故事的启发。

有人说亚当的原罪源于夏娃的撒谎。其实没有蛇,是夏娃自己要诱惑亚当。

我曾写了篇短文反驳这种荒唐的解读。(易中天认为这蛇与生殖崇拜有关。也比这强了不止一点。)

参见《亚当的原罪(夏娃没有撒谎)》

《金刚经》:“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

一般解释为要平等对待。大抵不差。但何谓“寿者”?

有人说是“受”的通假字,无受者,就是说要看穿身体这个表相。也说得通,但与上下文不太连贯。

我认为:所谓寿者,不分长寿短寿,有寿命可计的都是寿者。(不仅是众生,非生命,也是寿者。)

而实际飞矢不动,方生方死,方死方生(庄子),有寿命可算,是记忆带给我们的错觉或幻象(好比视觉暂留)

关于记忆相与时间相,请看《先天第一因(背景与源头)》

维特根斯坦说过:因果关系是世界上最大的迷信。

休谟认为:因果关系,只是一种“幻觉” 。

或许如此。

但是,如果没有前因后果的记叙,没有历史,没有时间,没有记忆,

好比把一卷胶片打开,一眼看到全部,还没开始就已经知道结尾了。

固然相当上帝视角,但(还有意思吗?)还是个人吗?还算生命吗?

古今中外,许多人追求永生。

近年来,盛传奇点将至,有些西方人为此每天吃很多药,怕死得太早,没赶上。

可以试想,如果真发明了长生不老(或不死)药,这些人非得天天躲在家里,怕出门被车撞死,被花盆砸死。太不划算。

西方从古希腊开始,就有迷恋肉体的传统。

(据说希特勒就因为不会画人体才没考上美术学院。)

但是生命的本质并非大体老师,并非“娘生褂”,并非“步行骑的水牛,空手把的锄头,或空手开的汽车”。

还不如归结到“记忆”。所谓的奇点,或许应是意识(及记忆)上传至因特网的实现。

其中记忆比意识更重要。

如果在各种高科技的运用中(例如星际迷航 Star Trek中的Teleport 瞬间传送)出了偏差,

失去记忆,或记忆被过度篡改,那实际上原来那人就已经死了。(参见电影total recall <全面回忆 >)

单纯追求意识(即能量)的上传意义不大。能量本就守恒,本就循环轮回。

生命(及意识)的本质或许是能量(及被能量点亮的光)。

人(及自我意识)的本质或许是记忆(必须是有前因后果记叙性的记忆,一团乱码无法支撑自我意识,算不得是个人。)

总之,无论因果是不是迷信或幻觉,是个人,就缺不了它。(这里所说的因果,与karma业力报应是两个概念)

只要是能思考的人类(包括外星人,如果有的话),就会探究事物的前因后果,

于是,总会归结到同一个问题:第一推动力、第一因(先天)是什么?(后天)能认识吗?等等。

这涉及“生从何来,死何所去”,是个根本大问。(因特网乃至宇宙也是要死的、会灭亡的。从哪里来的,就回哪里去。是顺理成章的,最能被理性所接受的。)

然而,(本人主观上认为)这是个无解的问题,永远的谜(死后都未必解开这个谜)

因为电视剧的剧情永远不等同于电视机的原理,无论你炼出了什么神功,有什么样的奇遇(神离于体,外星绑架,吃了个药,灌了个汤,死了一回,等等等等)换了多少频道,换了多少剧情,也是一样。

背景还是在那里,还是无法肯定找到了源头。(matrix的背后是什么?梦醒了,是不是还在另一个更大的梦中?)

慧能曾问:我有一物,无头无尾,无背无面,无名无字,你们知道是什么吗?(有弟子说是佛性自性,被其否定。)

在这个语境中“我”“有”“一”“物”,可以是同一所指。就是每个生命的觉知(好比电视机的屏幕)。

禅宗提倡活在当下,否定一切对“觉知背后是什么”这个问题的猜想。也否定一切对镜中像的攀缘。

悬崖撒手,两只手都要放开(即不贪恋身体或身外之物,也不妄想掌握真理,或妄想沟通上帝或真主)

乃至不分能觉之镜(屏幕)与所觉之像(各种电视节目)

只一觉,不分明暗,(明暗是像,觉是镜),乃至不分知与被知,觉与被觉。

这个“吾有之一物”生前就应该在了,其实无所谓生死。(身体死后会怎么样?无所谓。怎么样都行。如能超越我们的记忆乃至推想与幻想或妄想,岂不更妙。)

这个常在的自在,容易观想,不容易坚信。

因为没有证据。《红楼》:无立足境,方是真立。

(一切实证,不可立足,不立是善境界,立则入魔(参见《楞严》))

有个电影说得好:一切都会过去,唯有真理永存。

其实(飞矢不动,瞬间即永恒)什么都没过去,只是不在眼前而已。

其实也无所谓前后,只是我们只能见前不能见后而已。

楞严:见非是明,非是暗,非是见。见不能及。

我们的眼后不是明,也不是暗或黑暗或darkness,连所谓的见性、性镜、(诸如此类)也没有,更不要说镜中明暗或五彩了。

这个”不知“才是一切的背景、舞台、根本,才是真正的自己,

镜中像和电视里的一样,都好比是有个虚拟世界(有意或无意地)放映出来骗我们的。

(不要太入戏,太认真。学会欣赏永恒的美,包括悲剧或闹剧之美,甚至恐怖片)

从庄子的心斋到阳明的龙场顿悟,关于先天第一因,在中国始终是只有少数人才有真实的心得体会。

太难继承,几乎已绝。

如今,很难找到一点从容的风度。

全世界都在紧张的重重梦中,甚至都已爆发战争,居然还有许多人热切关注,.....

一串念珠这个比喻,和蛇一样,都是引诱人自私自利修来世的。

有一次,某位网友问我:为什么他觉得自己有很多前世,都是死于同一场南京大屠杀的。

我打了个比方。庄子:方生方死,方死方生。好比叠在一起的麻将牌。

区别只是叠得整齐不整齐。来世下面还有来世,还是要清空了重来,不值得追求。

关于热力学第二定律,由于缺乏专业知识,无法准确判断。目前倾向于认为:均匀分布是一种有序。生命的复杂多样,(每个基因都不同,包括双胞胎,包括克隆,都多少有抄错作业的地方,没有变异就没有演化或进化),是一种无序。

因而,热力学定律与物种演化论并无矛盾。不能因为有人写了本书或做了个预言,就被误导,认为世人活该如此,毁灭了更好。参见《热力学第二定律与进化论矛盾吗?》

(如果均匀分布是一种无序,生命的复杂是有序。那么进化论就似乎与热力学定律矛盾了。于是有人提出,我忘了是谁了:宇宙之所以允许进化出复杂的人体,就是因为人类会为了维持自己的生命破坏环境。破坏生态圈,矫正宇宙趋向混沌的总方向。但是如果均匀分布是一种有序,生命每个都不同才是无序,那么生命的演化就与热力学第二定律并无矛盾,我们并不是活该去死的反动派。真正的反动,是过分追求效率好打胜仗的标准化零件化统一化等等等等。各种疯狂地自毁或互相毁灭并不是天经地义必须发生的。也就是说,人体的复杂乃至个个不同是应该的。冷静地相处才符合天道。疯狂地打群架要统一思想搞所谓文明的冲突,太热闹了,不仅没必要,也不符合宇宙的大趋势,不可能持续很久的。自己不肯停可能就止于核冬天)

如果我们面临一劫,不从天外来,来自我们自己的疯狂,究其因,就是自我意识产生后必然造成的自我迷失。

找不到真正的自己,必然要攀援(执着于镜中像,例如身体或金钱,笔杆子,刀把子,等等等等)或妄想(执着于对于镜的猜想,各种名词之争,以至于所谓文明的冲突,不惜毁了这个世界,也要维护自己的信念)

这未必不能避免。

从集体来说,主要坏在标准化工业化现代化全球化,

所谓的文明,所谓的文化圈,已经各自成为统一了思想的战争机器。

(西方崇尚个性、个人言论自由......是个幻象,实际是家庭无法规范成一个个螺丝钉,不利于工业化。参见《墙上的另一块砖》)

这种简单有序的重复灌输才是违反天道的反动派,不是多样复杂的生命体。

能量守恒,生命不会断绝,大不了换个形态,标准化零件化体系化的热战或冷战机器必然覆灭。

自己不停就止于核冬天。

(成吉思汗的战争机器也很“现代化”,百夫长千夫长万夫长的连排制度,从各部落独立出人质建立近卫军,

以职能设立军官等等等等。而且全民皆兵,可以配给配额,没有三饷从哪里来之类的烦恼。

胜利者一定比较先进吗?)

(没有虽亿万人吾往矣的决心,没有独居孤峰顶一口吞尽十方的气魄,奢谈真正的觉醒。

哪怕是螳臂挡车,反正风吹不动光,再试试吧。)

从个人来说,可以修习心斋无为,悬崖撒手。

达摩:外息诸缘(放开我执,像执),内心无喘(放下法执,镜执)

这是心法,不在于外在的行为,打坐还是站桩,跑步还是睡觉,更不要去修什么无谓的苦行。

坛经:正邪俱不用。长伸两脚卧。

一脚邪,即迷恋外相,一脚正,即想象无限大的觉性本体(过分了容易发狂入魔,因为本无大小善恶之分)

悬崖撒手,两手(一手恶,即执着物相,即过分经验主义,一手善,即妄想心体,即太偏教条主义)都要放开或放下。

所谓好事都不要做,更不要说做坏事了(不是中国文化太酱缸,是有的人自己愚钝)

无为心法,是杠杆原理,阴极而阳的另类使用(参见《杠杆原理的另类应用》)

(气功有所谓的气感(一种触感),与内家拳是两回事。因为迷恋各种幻象,气功界相当乱。道家学派也很多。心斋无为,用心若镜。所谓炁,虚而待物,是不能把气感触感等幻觉当实证的。)

要小心一切所谓的证明,特别是突然过于敏感,例如突获清净感、清醒清晰干净......

人生历练不一定要行万里路。本不成为考验,主要看内心平等不平等(参见《心不平等易入魔》)

本就平等。

好比同样的电视机,不会因为有的在放《蜀山》就卖得贵一些。

但人心不平。

例如楞严经里佛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哪怕佛的电视机里在放映周游三千,也没有比弟子的屏幕的大一点。

结果,那些弟子还是要问怎么修炼神通。

佛只好说了。然后不等弟子问,就主动告知,无论修出了什么,都没比别人更神圣。自居圣贤,必然入魔而不自知。

小毛也一样,自居不会错的导师。的确是个魔头了。所谓的本事,是有的。但真有什么用吗?真值得骄傲吗?

所谓自欺,其实是不可能的。骗不了自己的。

《大学》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此之谓自谦。故君子必慎其独也。

所谓慎独,不能像李敖那样,简单地表面地理解为不欺暗室,不要自慰。

关键在于人总要独自面对自己的,例如独自面对死亡时,

到时,一切欺骗他人,引以为傲的东西都用不上,

(诸如金钱权力,也包括神通能力,甚至知识经历,神奇神异,境界幻梦,奇遇天授……所有的光环,

包括所谓的道德智慧,可以拿出来秀的道德智慧……)

因为无法欺骗自己。

我们很清楚自己脱去皇帝的新装后是个什么。

如果我们是个冷酷残忍,或无耻的人,那么很容易接受自己。

常有人问:为什么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因为好人不珍惜自己,甚至恨自己,有自虐的倾向。 他们恨自己为什么会被污染,为什么会有本能与欲望。

他们有羞耻心。

人,动物,生物,(有情)生命的本质有阴阳两面,

我执,无明,理智,大脑,物质,身体,苦与恶……内阴外阳,比较明显,常常迷惑我们

本真,本明,情感,心血,能量,心灵,乐与善.....内阳外阴,是个隐藏的秘密,常常被我们遗忘遗漏

人性,有善恶两面。本来无善无恶,不分你我,浪漫天真,就是善。分了我与非我,分了善恶是非,纷争不断,就是恶。

但是如果全无自觉,如同畜生,不知羞耻,不知美丑,也不是什么好事。

小说家不能没有读者,尤其是侦探小说家。

如果真有造物主,他的意义是要靠我们这些能赞美他的人来完成的。光靠动物远远不够,所以上帝必须造人。

《我们为什么被创造(人生意义?)》

Why were we created (Buddhist perspective)?

I don't think a Buddhist would consider that he was created. (By the way I am not a Buddhist.)

He may think that he is a castle built on Lego bricks, or some forest based on woods.

And he may call the Lego factory or seed of woods a kind of emptiness or nothingness.

If so, it means they (Buddhists) are assuming a closed chamber, a sealed space. All detective should search for the murderer within its scope.

By the way, some scientists (if not all of them) are doing the same thing. Otherwise all their logic could be a void effort anytime since it may be undermined by some outer factor anywhere.

People love Sherlock Holmes, admiring his logical ability.

And It is reasonable that we don't like chaos. Without a stable environment such as a sealed room, as a better weapon than our arms and hands, our logic seems weak . It would be like a small boat on a raging ocean. Although this boat is so stable as the logic such as 1+1 always =2, How could we expect it can handle the chaos ocean?

But there is always a different voice.

Ludwig Wittgenstein: Belief in the causal nexus is superstition.

(It is possible that 1=1 is an illusion, 1+1 causes 2 is also an illusion which we believe it as a fact or truth, same as we do in other superstition.)

To me, it means that the creator (the author) could be a monkey who is typing randomly. We just happen to be living in a readable novel where logic appears working but not really, the actually working one is the monkey who creates all the illusion. And there are other unreadable books which could be infinite, including some novels where there are different logic from ours, which must appears ridiculous to us. If we happen to stumble into one of them, we probably would deny all the strange things we meet in order to defend our own logic.

Anyway it doesn't matter who is the author. (This is a everlasting ultimate question and secret not only hidden behind all the things we are sensing but also concealed by all the concepts we're imagining including Tao, God, emptiness。)Let it be, a monkey,some kind of chaos, nothingness, or some even more ridiculous thing, anyone is the same to us.(Unless we have to find and pay him for the copyright.)

People may think the creator (the author) is so important, that all the meanings depend on him. But if an author has no reader, especial a writer of detective novel, is his meaning complete? You can even ask: is there really any meaning for him, no matter how huge or how long living or how great in any way he is?

One day I asked my son who was a little boy, "Is the sky blue?".

"No, at night it is black." He is smart.

"If there is a superman whose eyes are able to and always see the infrared ray or ultraviolet light,to him is the sky blue or black?"

Without the eyes of a life, colors means nothing to the sky.

Why we're wondering the meaning of life, why we don't suspect the meaning of universe, and even the meaning of creator.

No matter how small we are, no matter how brief our lives are.

Laozi: sky/heaven and earth ( which represent the mother nature who create everything) has no mercy.

In order to complete the meaning of the author, the readers have to be ignorant.

A truth teller (an always right fortune teller) would be a spoiler who ruin everything.

The ignorance of the true nature of ourselves are the source of our stress, anxieties, sufferings, pains.

(refer to my another answer Min John Zhou's answer to What is causing Dhukka? )

Is it worthy? depend on how much beauty, joy, love (Sometimes just a simple blue sky can move you) you can find in your life.

If very little, you may deeply wonder why were you created.

机翻一下(略作修改)

我们为什么被创造(佛教的观点)?

我不认为一个佛教徒会认为他是被创造的。(顺便说一下,我不是一个佛教徒)。

他可能认为自己是一座建立在乐高积木上的城堡,或一些基于树木的森林。

而他可能把乐高工厂或树林的种子称为一种空虚或虚无。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意味着他们(佛教徒)是在假设一个封闭的房间,一个密封的空间。所有侦探都应该在其范围内寻找凶手。

顺便说一下,一些科学家(如果不是全部)也在做同样的事情。否则,他们所有的逻辑可能随时都是无效的努力,因为它可能被任何地方的一些外部因素所破坏。

人们喜欢夏洛克-福尔摩斯,钦佩他的逻辑能力。

而我们不喜欢混乱是合理的。如果没有一个稳定的环境,如一个密封的房间,我们的逻辑(作为一个比我们的手臂和手更好的武器)似乎很弱。这就像在汹涌的大海上的一艘小船。虽然这艘船是如此的稳定,如1+1总是=2的逻辑,我们怎么能指望它能处理混乱的海洋呢?

但总有一种不同的声音。

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相信因果关系是迷信。

(有可能1=1是一种幻觉,1+1导致2也是一种幻觉,我们把它当作事实或真理来相信,就像我们对其他迷信一样)。

对我来说,这意味着创造者(作者)可能是一只随机打字的猴子。我们只是碰巧生活在一本可读的小说中,其中的逻辑似乎在起作用,但不是真的,真正起作用的是那只创造所有幻觉的猴子。还有其他不可读的书,可能是无限的,包括一些小说,其中有与我们不同的逻辑,这对我们来说一定很荒谬。如果我们碰巧进入其中,我们可能会否认我们遇到的所有奇怪的事情,以捍卫我们自己的逻辑。

总之,谁是作者并不重要。(这是一个永恒的终极问题和秘密,不仅隐藏在我们所感觉到的所有事物的背后,而且也被我们所想象的所有概念所掩盖,包括道、上帝、虚无。)无论它是一只猴子,某种混沌、虚无,还是一些更可笑的东西,任何人对我们都是一样的。

人们可能认为创造者(作者)是如此重要,所有的意义都取决于他。但是,如果一个作者没有读者,特别是侦探小说的作者,他的意义就完整吗?你甚至可以问:他真的有任何意义吗,不管他有多大,活得多长,或者在任何方面有多伟大?

有一天我问我的儿子,他还是个小男孩,"天空是蓝色的吗?"。

"不,在晚上是黑色的"。他很聪明。

"如果有一个超人,他的眼睛能够而且总是看到红外线或紫外线,对他来说,天空是蓝色还是黑色?"

没有生命的眼睛,颜色对天空来说毫无意义。

为什么我们要怀疑生命的意义,为什么我们不怀疑宇宙的意义,甚至怀疑创造者的意义。

无论我们多么渺小,无论我们的生命多么短暂。

老子:天/天和地(代表创造万物的母体)是没有怜悯的。

为了完成作者的意义,读者必须是无知的。

宣讲真相的人(永远正确的算命先生)将是一个破坏者,他破坏了一切。

对自己的真实本性的无知是我们的压力、焦虑、苦难、痛苦的来源。

(参考我的另一个答案 Min John Zhou's answer to What is causing Dhukka? )

值得吗?取决于你能在你的生活中找到多少美丽、快乐、爱(有时只是一个简单的蓝天就能打动你)。

如果非常少,你可能会深深地想,为什么要创造你。

《楞严》:两种根本。

第一因逻辑上只能有一个,好比造物主不可能被造,能就是假的主。

所以不是二个根本,而是两种。

第一种,我称之为“先天第一因”。之前已经说过不少了。

第二种,可以叫“后天第一因”,我可能没说清楚。

先天第一因,是个假名,主要基于逻辑,但是实际究竟如何,是不是甚至是荒诞的,没人知道。(至少我不知道)。

或许根本就是不可知的。

虽不可知,但是可以猜。

各种猜想,赋予了这个先天根本各种名号,例如:本体,自体,自性,觉性,存在,等等,包括佛道上帝真主等许多宗教概念及符号。

这种猜想,如果成了坚定的信念,就会成为后天第一因,后天根本。

楞严对此基本持否定的态度,认为是头上安头,明上生明,知觉立知,即无明本。(烦恼的由来,痛苦的第一因)

的确,不仅如此,各种名词之争,甚至可以外化为所谓文明的冲突,实际也就是打群架。

但是,以我个人来看,所谓信愿行,各家各派各自的修行求证,也是基于这些后天第一因,未必全无意义。

(包括科学,也是基于能量守恒之类的信念。许多信念都很隐蔽。以至于人们已经认定为就是事实,不存在猜想的因素)

人们常看到我否定一切(可能以为我只认为自己最正确),不知道阴极而阳,我其实同时也肯定了一切,尤其是肯定那些虔诚或真心实意的信仰。(一般人都以为只有自己信奉的是对的。我这种肯定没有人会满意的)

我曾经,过于热心,以为能调和矛盾。

近年来,我越来越相信可能热力学第二定律是对的。不可能有happy ending的。

我们能做的,可能就是像庄子那样,快乐地举行葬礼。

上面这一段有问题,写得太随便。严格来说,法执不算后天第一因。法执与我执,并不是毫无道理,没有来由的。只要是有自我意识的生命,知道有个我,就要骑驴找驴,都难免要攀缘的,不是执着就是妄想。所以后天第一因,还是要归结在“我上立我”。自我,如镜,来自“像变镜不变,相动体不动”,镜像对立来自复杂生命体,例如人体,必然过于敏感,进化的必然,热力学第二定律的暗中操纵。(后天只是表相,其实还是先天就决定了的)所以还是无解。好在即便全灭,先天第一因,先天根本,是无所谓生灭的。从头再来?循环?也不错。过程比结果重要,质量比数量重要。

补充一点:为什么要设两种根本,两种第二因。

例如在基督教来说,有个难题:至善而又全能的上帝为什么会容许恶的存在?

《楞严经》里也有个课题:如同纯金的觉性为什么会蒙尘?

佛的回答简单而言,就是自作自受。有个某人照镜过度,迷头不见,狂奔寻找的比喻,经文说是自己疯了,怪不得别人。

在我看来,是可以怪在热力学第二定律暗中操纵进化方向之上的。(这与我写的很多观点一样,只是猜想)

求同存异,沦为口号,统战的手段。(教育孩子时,何曾存异或存疑)。

所谓多样性,也是对珍稀动物而言,不是对中国人这么大数量的。

或许,悬崖撒手,心斋无为,能多少平衡一下人们的焦虑紧张与疯狂吧。

我现在也摇身一变,越来越偏向所谓的实修了

(待续)

There is a fable in Śūraṅgama Sūtra.

A crazy man was walking and passing by a mirror.

For some reason he thought the image in the mirror is another man.

He was so admiring that man's pretty face and head.

And suddenly he panicked, because if that head belongs to other man,

where is his own head? Why he can't see his own head?

So from then on this crazy man run all over the places looking for his own head but how can he find it.

Is this just a mad person who have no reason?

Is what we see in the mirror definitely ourselves?

You know the reflection of light need time.

So we can never see the present us in a mirror, all we see is the history.

You've changed. If the changing is so quick and you're so sensitive,

you suddenly find the the face in mirror seems a stranger whose facial expression doesn't fit your current emotion, you may also go crazy.

In one way, we all lose ourselves.

Clinging to any attachments, e.g. body, thoughts, state of no thoughts, spiritual experiences, concepts such as Tao, God, Śūnyatā, ........

can never satisfy our desire of finding the true self or the real us.

Because they are all like images in a mirror, or TV set, or other stage or platform. What we really desire is "the mirror", not "any images", so how can we be satisfied?

This unsatisfactoriness cause more effort to cling or attach.

and this unsatisfactoriness or this desire himself means anxiety or stress which could be called "Dukkha".

The "images" are changing, and the fact we've gained them sometime means we can lose them anytime.

We can never see"the mirror or stage", or sense it in some way so that we can be sure that we've found it. (It is always a ultimate secret hidden behind all the things we sense and all the concepts we're imagining)

Let's assume that madman in that fable has no hands, he can never touch his head to be sure that his head is always there.

If so how can he stop his madness?

Śūraṅgama Sūtra tell us once we can stop this madness, we will get the desired peace, which is called Bodhi.

It seems easy because you don't need to do any anything, just realizing the real you or the true self is always there.

It is like you're searching for a horse on a horseback. Once you realize you are riding it from the beginning (or before the beginning), you will stop the searching immediately.

(According to Dajian Huineng, this kind of sudden realizing is the final way and only way to awakening or enlightenment or ultimate liberation nirvana)

But If this kind of realizing is really so easy, all of you would've already known it, why I need make the effort to type so much words.

《楞严经》中有一则寓言。

一个疯子走路时路过一面镜子。

由于某种原因,他认为镜子里的形象是另一个人。

他非常欣赏那个人的漂亮脸蛋和脑袋。

突然,他惊慌失措,因为如果这个头是属于另一个人的,那么他自己的头在哪里?

他自己的头在哪里呢?为什么他看不到自己的头呢?

于是,从那时起,这个疯子就到处跑,寻找自己的头,但他怎么也找不到。

这只是一个没有理由的疯子吗?

我们在镜子里看到的一定是自己吗?

你知道光的反射需要时间。

所以我们永远无法在镜子里看到现在的我们,我们所看到的只是历史。

你已经改变了。如果变化如此之快,你又如此敏感。

你突然发现镜子里的脸似乎是一个陌生人,他的面部表情不符合你现在的情绪,你也可能会发疯。

在某种程度上,我们都会失去自己。

执着于任何执着,如身体、思想、无念状态、精神体验、道、上帝、Śūnyatā等概念,........

永远不能满足我们找到真正的自我的愿望。

因为它们都像镜子、电视机或其他舞台或平台中的图像。我们真正渴望的是 "镜子",而不是 "任何图像",所以我们怎么能得到满足呢?

这种不满足感会导致我们更加努力地去依附或附着。

而这种不满足或这种欲望本身意味着焦虑或压力,可称为 "Dukkha"。

形象 "是不断变化的,我们在某个时候获得了它们,这意味着我们随时都可能失去它们。

我们永远无法看到 "镜子或舞台",或以某种方式感觉到它,以便我们可以确定我们已经找到它。(它始终是隐藏在我们所感觉到的所有事物和我们所想象的所有概念背后的一个终极秘密)。

让我们假设那个寓言中的疯子没有手,他永远无法触摸到他的头,以确定他的头一直在那里。

如果是这样,他怎么能停止他的疯狂呢?

Śūraṅgama Sūtra告诉我们,一旦我们能够停止这种疯狂,我们就会得到想要的和平,这就是所谓的Bodhi。

这看起来很容易,因为你不需要做任何事情,只要意识到真正的你或真正的自我一直在那里。这就像你在马背上寻找一匹马。一旦你意识到你从一开始就在骑它(或在一开始之前),你会立即停止寻找。

(根据慧能的说法,这种突然的领悟是通往觉醒或开悟而达到最终解脱涅槃的最终途径和唯一途径。)

但是,如果这种觉悟真的那么容易,你们应该都已经知道了,我还用得着费劲打这么多字吗?

通过www.DeepL.com/Translator(免费版)翻译

Most people look forward to world world war 3 unconsciously.

This is because they have been educated in a different (but practically identical) system of war preparation, where fighting for resources is unquestionable.

For example, hardly anyone questions the logic in "The Avengers' Infinite War" or "The Three Bodies", even though they have been taught the law of conservation of energy separately in school.

One would think they could use a war to settle the ultimate choice between faiths. (At first it seemed like other issues, such as "who deserve all sorts of resources")

If the law of conservation of energy is correct. No energy gets consumed, it just keeps shifting or transferring between different forms. So, much science fiction is wrong. The speed (kinetic energy) of anything (such as a spacecraft) cannot be escalated infinitely. That's why the speed of light seems to be the same for all. In a way, we can say that life is also a form of energy. Therefore, there is a limit to the number of any species. There is no need for any war to reduce the population for fearing that there will not be enough energy to consume.

War is not that great at all.

In order to adapt to the various war machines and try to be part of them, people are losing the ability to remain independent (especially to think independently) and their talents are diminishing generation after generation. War does not make us better.

People often imagine the environment as a colosseum. The environment chooses those who suit them, not the strong. It is the weak (the simple-minded) who suit their environment (and become part of the war machine).

The Western push for individuality was an illusion and the reality was that the family could not be regulated into a screw or a brick to the detriment of industrialisation.

In the film Shawshank, there is a word called "institutionalisation". People are divided into different prisons of the mind. Not only are they used to these walls, but they are born into them, a brick in the wall, and they even enjoy it so much that they are willing to sacrifice everything for words like "glory" (or, ironically, "freedom").

If people keep ignoring their inner loss of themselves and unconsciously clinging to various images (e.g. the body) or concepts (e.g. the Holy Name), World War III and the end of the world is inevitable, and it may have already begun in Europe in the conflict near the borders of Catholicism and Orthodoxy.

Any world will eventually be ended. This does not matter. For, life is an energy which will be recycled, which means that after the death of a life or an entire world there will be a new world.

But it is a shame that a beautiful world like Earth is being ended in a war of names/concepts. What can we do to prepare for it? We should do our best to stop it.

Be aware of all kinds of slogans. If we are facing the end of the world. Then it is not a catastrophe from outside, but from the "trap of self-knowledge" and the "trap of modernisation"/"trap of standardisation of extreme development (war machine)".

The trap of self-consciousness is, simply put, that having an "I" obscures the true self (losing oneself) and that one inevitably becomes anxious, nervous and distressed to the point of insanity, often resorting to conceptualised nomenclature.

The so-called "modernisation trap" is that the war machine, which has existed since ancient times, has been given an extreme boost by the application of mathematics in the standardisation of parts and components, and that the so-called nomenclature wars or battles have become increasingly intense and have approached the "singularity" due to the propaganda and ideological struggles of the respective unifying ideas.

Modern finance is based on credit (trust in one's own system or government), so these wars of ideas are extremely important. Money can generate money and it is not necessarily the elite. The one who born with power is not the smartest either. The 1% is not necessarily capable of conspiracy, but it is easy to reach a tacit agreement. 10% often mistake themselves as 1%.

Be aware of the various slogans, including "freedom first" "my country first" "me first" "xxx(whatever it is ) first" "weeds rock the world" "we deserve it, let it end". Why do we have to follow any of them or any other supposed prophecy?

Sorry for disturbing. (Neither side is free, they both blocked my statement. (We are just bricks on different walls, when in fact the walls are the same).

Eve did not lie, there was a serpent, which is an allegory that talks about a sense of continuity such as time or memory. Without such feelings, there are no conditions for the formation of self-awareness or self-knowledge.

Humans are the most complex animals on the planet. If your body is too simple to perceive your environment clearly, you will find it difficult to perceive the movement and change of everything in front of you.

Without sensing moving or changing images, it is difficult to form the concept or idea of a mirror/screen/stage/platform (self-awareness or self-knowledge), which is often referred to as the ego.

The opposition of what can feel and what is felt, the opposition of mirror image, the opposition of I and non-I, is called objectified thinking,which is growing up with self-knowledge, both of which end up trapping us into a dilemma. Either be a miserable sensitive person or a happy ignorant beast. This is why drugs are everywhere(including digital ones and “spiritual” ones) .

Every pair of eyes is different, and we see ourselves differently from how others see us. This is why we feel alone.

The reflection of light takes time. So we can never see us in the mirror as we are now, all we see is history. You have changed. If the change is so rapid and you are so sensitive that you suddenly find a face in the mirror that seems to be a stranger whose facial expression does not match your current emotions, you too may go crazy. Somehow we all lose ourselves.

Clinging to any attachment (including concepts) such as the body, mind, thoughtless states, spiritual experiences, the Tao, God, Śūnyatā, etc., ........ that can never satisfy our desire to find the true Self or the real us. For they are all like images in a mirror, television set or other stage or platform. What we really desire is the 'mirror' and not 'any image', so how can we be satisfied?

You don't have to do anything but realise that the real you or the true self is there all the time. It's like you're looking for a horse on the back of a horse. Once you realise that you have been riding it from the beginning (or before the beginning) you will immediately stop looking.

Yet within every yang is always a yin, and every belief/hope is based on doubt/fear. If you are already 100% sure of something, there is no need of a belief.

So the real ultimate war between light and darkness is within us, not outside.

The creator (author) could be a monkey who is typing at random. We just happen to be living in a readable novel in which logic seems to be at work, but not really, and it is the monkey who creates all the illusions that is really at work.

It doesn't matter who the author is. (It is the eternal ultimate question and secret, hidden not only behind all that we sense, but also by all the concepts we imagine, including the Tao, God and emptiness.

One might think that the creator (the author) is so important that all meaning depends on him. But is the meaning of an author complete if he has no readers, especially the author of a detective novel? You might even ask: does he really have any meaning, no matter how big he is, how long he lives, or how great he is in any way?

I asked my son the other day, when he was a little boy, "Is the sky blue?" ." No, at night it's black." He's clever." If there was a superman whose eyes could and always did see infrared or ultraviolet light, would the sky be blue or black for him?" Without the eyes of life, colour means nothing to the sky.

Why should we doubt the meaning of life, why should we not doubt the meaning of the universe, or even the meaning of the creator. No matter how small we may be, no matter how short our lives may be.

Lao Tzu: The sky/heaven and the earth (representing the Mother who created all things) are without mercy. In order to fulfill the author's meaning, the reader must be ignorant. A truth-teller (the fortune-teller who is always right) would be a spoiler who ruin everything.

Ignorance of our true nature is the source of our stress, anxiety, misery and suffering. Is it worth it? Depends on how much beauty, joy, love you can find in your life (sometimes just a simple blue sky can move you). If very little, you may deeply question why you were created.

We, Homo sapiens, have used ideas/concepts to organise various war machines and exterminate many species. Maybe we deserve to use it killing each other. (Cf. Homo sapiens: A Brief History of Mankind). But it is a shame to leave a marvellous universe without anyone to appreciate it. (Allow me to assume that aliens would make the same mistake as we do).

Water does not know that she is water, and darkness does not know that he is darkness. When a man is seeking the light, he is blinded by dreams of various lights. Most serious or intense busy people are dreaming, while the awakened are at peace because they are comfortable with the darkness that does not know the ultimate truth.

What we need to do is to have faith in ourselves (our unknown true selves), whatever it is, it is always there.

Yet within every yang is always a yin, and every belief/hope is based on doubt/fear. If you are already 100% sure of something, there is no need of a belief.

So the real ultimate war between light and darkness is within us, not outside. Mind yourself first, talk, even argue, don’t curse ,fight, even war.

See you. When there is no war in the news, I stop. CHINESE WISDOMS (minjohnz.blogspot.com)

What was Adam's original sin?

It is good to see some of you using the Bible as a kind of allegory. However, I don't think this sin is about honesty or lies.

Self-consciousness, self-knowledge, is itself the source of sin, which is why it is called original sin.

Eve did not lie, there was a serpent, which is an allegory that talks about a sense of continuity such as time or memory. Without such feelings, there are no conditions for the formation of self-awareness or self-knowledge.

Humans are the most complex animals on the planet. If your body is too simple to perceive your environment clearly, you will find it difficult to perceive the movement and change of everything in front of you.

Without sensing moving or changing images, it is difficult to form the concept or idea of a mirror/screen/stage/platform (self-awareness or self-knowledge), which is often referred to as the ego.

I hope I have made this clear enough for you to understand.

If not, please refer to my other answers.

By the way, there is no need to confess to anyone other than yourself. If you can't forgive yourself, how can you forgive others.

And that despite everyone who is self-conscious or self-aware is selfish and has sinned, without us, there is no meaning of God, or at least any meaning of God must be done by us.

Please refer to my other reply. Min John Zhou's answer to "Why we were created (a Buddhist perspective)". Why were we created (the Buddhist view)?

I don't think a Buddhist would think he was created. (I am not a Buddhist, by the way).

He might think he is a castle built on Lego bricks, or some forest based on woods.

And he may refer to the Lego factory or the seeds of the woods as a kind of emptiness or nothingness.

If so, this means that they (the Buddhists) are assuming a closed room, a hermetically sealed space. All detectives should be looking for the murderer within its confines.

By the way, some scientists (if not all) are doing the same thing. Otherwise, all their logic could be an ineffective effort at any time, because it could be undermined by some external factor anywhere.

People love Sherlock Holmes and admire his ability to be logical.

And we are justified in not liking chaos. Without a stable environment, such as a sealed room, which serves as a better weapon than our arms and hands, our logic seems weak. It is like a small boat in a rough sea. Although this boat is so stable, as in the logic that 1+1 always = 2, how can we expect it to be able to handle the chaos of the ocean?

But there is always a different voice.

Ludwig Wittgenstein: It is superstition to believe in causality.

(It is possible that 1=1 is an illusion and that 1+1 leads to 2 is also an illusion that we believe in as fact or truth, just as we do with other superstitions.)

To me, this means that the creator (author) could be a randomly typing monkey. We just happen to live in a readable novel in which logic seems to be at work but not really, and it is the monkey who creates all the illusions that is really at work. There are other unreadable books, possibly infinite, including some novels in which there is a different logic to ours, which must be absurd to us. If we happen to get into them, we might deny all the strange things we encounter in order to defend our own logic.

It doesn't matter who the author is. (It is the eternal ultimate puzzle and secret, hidden not only behind everything we sense, but also by all the concepts we imagine, including "Tao", God, nothingness.) Let it be. Whether it is a monkey, some kind of chaos, nothingness, or something more ridiculous, anyone is the same to us.

One might think that the creator (the author) is so important that all meaning depends on him. But is the meaning of an author complete if he has no readers, especially the author of a detective novel? You might even ask: does he really have any meaning, no matter how big he is, how long he lives, or how great he is in any way?

I asked my son the other day, when he was a little boy, "Is the sky blue?" .

"No, at night it is black". He was clever.

"If there was a superman whose eyes could and always did see infrared or ultraviolet light, would the sky be blue or black to him?"

Without the eyes of life, colour means nothing to the sky.

Why should we doubt the meaning of life, why should we not doubt the meaning of the universe, or even the meaning of the creator.

No matter how small we may be, no matter how short our lives may be.

Lao Tzu: Heaven/Heaven and Earth (representing the Mother Nature that created all things) have no mercy.

In order to fulfill the author's meaning, the reader must be ignorant.

A truth-teller (the fortune-teller who is always right) would be a spoiler who ruin everything.

Ignorance of our true nature is the source of our stress, anxiety, suffering and pain.

(Refer to my other answer Min John Zhou's answer to What is causing Dhukka?)

Is it worth it? Depends on how much beauty, joy, love you can find in your life (sometimes just a simple blue sky can move you).

If very little, you may wonder deeply why you were created.

What led to Dhukka?

As far as I know, many Buddhists (I am not a Buddhist, by the way.) believe that what causes Dukkha (pain, suffering, stress, anxiety ......) is our desire to cling to various attachments.

This seems better than blaming the world or life.

As Lao Tzu once said, our real enemy is ourselves.

We should not blame what we are attached or attached to; we should scrutinise the suspects who may be committing such attachments , namely ourselves.

But as Mao Tse-tung once said, there must be some reason behind all hatred or love. Is it possible that we are blaming ourselves too much?

Although according to Ludwig Wittgenstein it's superstition to believe in causality.

But if you have this belief that there must be a reason behind everything.

Then why do we have this obsessive desire to do so.

There is a parable in the Bible.

A madman passed a mirror as he walked.

For some reason he thought that the image in the mirror was of another person.

He admired the person's beautiful face and head very much.

Suddenly he panics, for if this head belongs to another person, where is his own head?

Where was his own head? Why could he not see his own head?

So, from then on, this madman ran around looking for his own head, but he could not find it.

Is this just a crazy person without a reason?

Is it absolutely ourselves that we see in the mirror?

You know it takes time for light to reflect.

That's why we can never see us in the mirror as we are now; all we see is history.

You have changed. If changes are so fast and you are so sensitive.

You suddenly realise that the face in the mirror seems to be that of a stranger whose facial expression doesn't match your current mood, and you too may go crazy.

Somehow (probably because of the self-knowledge), we all lose ourselves.

Clinging to any obsessions such as the body, mind, thoughtless states, spiritual experiences, the Tao, God, Śūnyatā and other concepts, ........

can never satisfy our desire to find our true self or the real us.

For they are all like images in a mirror, television set or other stage or platform. How can we be satisfied when what we really desire is 'the mirror' and not 'any image'?

This dissatisfaction leads us to try even harder to cling or attach.

And this dissatisfaction or this desire itself implies anxiety or stress and can be called 'Dukkha'.

"Images" are constantly changing and the fact that we have gained them at one time means that we can lose them at any time.

We can never see the 'mirror or the stage' or feel it in some way so that we can be sure we have found it. (It is always the one ultimate secret hidden behind all that we feel and all the concepts we imagine).

Let us suppose that the madman in the parable had no hands and that he could never touch his head to be sure that it was there all along.

If that were the case, how could he stop his madness?

Śūraṅgama Sūtra tells us that once we can stop this madness, we will get the peace we want, which is called Bodhi.

It seems easy because you don't have to do anything, just realise that the real you or the true self is there all the time.

It is like when you are looking for a horse on horseback. Once you realise that you have been riding it from the beginning (or before the beginning), you will immediately stop looking.

(According to Da Jian Huineng, this sudden realisation is the ultimate path and the only path to awakening or enlightenment or eventual liberation called Nirvana.)

But if this enlightenment was really that easy, you would all know it already, so why should I bother typing so much.

All we need to do is to have faith in ourselves (our unknown true self), whatever it is, it is always there.

However, within every yang is always a yin, and every belief/hope is based on doubt/fear.

If you are already 100% sure of something, there is no need to believe.

So the real ultimate war between light and darkness is within us, not outside.

(修改中,一般不回复评论) 有个电影叫”上帝肯定疯了“。上帝有没有疯,我不知道。这个世界,肯定是疯了。这是一种有组织的疯狂,以理念的标准化为根本的武器。(看见个“上帝”或“佛”,就要为神仙打架站队的。就不用看下去了。风马牛不相及,话不投机半句多。酒迷真性不回头,宗教,各有各的神迹,更为醉人。)

这是所谓的共业,从根本上来说,每一个成年人都疯了,只是程度不同而已。这源于“自我意识陷阱”。有了个我,反而找不到自己了,难免发狂。

楞严经里有个故事譬喻:“室罗城中演若达多,忽于晨朝,以镜照面,爱镜中头眉目可见,嗔责己头不见面目,以为魑魅,无状狂走。”(楞严经是不是伪经,大乘是不是佛说,对于拿经典来做注解或举例的我来说,不值得讨论。)常有人觉得演若达多疯得莫名其妙,摸一下自己的头,不就知道头还在吗?这是个比喻,故事的bug不用在意,所指比较重要。(如以手指月,手不是重点,月才是。)这里的重点在于:所谓“镜”这个比喻指的是什么?(“头”及其“头面”指的又是什么?)

人人都有一样的心镜,如同平板电视,或如同联通同一互联网的平板电脑屏。(在这一点上,人人平等,超脱于其他各类不均。一台演《合家欢》的电视不会因此比播放《独行侠》的卖得更贵。)

我们的视觉中从来只有平面,立体是我们基于笔直的逻辑(墙角那三条线)推想出来的。(宇宙实际到底是几维并不重要,反正已经证实空间实际是弯曲的,不是笔直的。)也就是说,如果你认定自己活在3d的世界里,那么就是被illusion给洗脑了。

对象化思维(镜像对立、能所对立、心物对立、我与非我的对立),是自我意识建立的基础。

然而更重要的“镜”,或者说更重要的背景/基础,是记忆相(时间相,相续相,寿者相)。(时间是不是真的存在,宇宙到底几维,诸如此类的终极问题,不是我要讨论的。因为我不是大神,也不是通了某大神的代言人。)

人们追求长寿甚至永生,如果只是保存(冷冻)身体或者只是意识上传,却丧失了记忆,那还算永生吗?

然而,被记忆的不是记忆者,所见所闻所显不是能见能闻能显,就如同电视机原理与电视剧剧情无关。

我不是宗教徒(包括佛教或禅宗),我不认为有人能够见到所谓的法身真相或本来面目。却很容易被各种新奇或难得的梦境(同样是表象)给带偏了。(换了个梦,多了个频道,包括剥开洋葱看见个空,不等于醒了)不用显摆或引诱了,你们哪知道我见过什么。见了我也没跪下。(真神没有形相,不会露面。如有人真心忏悔,不宜观想形象。我们首先要向自己坦白。如果不能宽恕自己,如何宽恕敌人,如何Love your neighbour. Anyone who cursing others is rejecting Jesus by himself.)

一般人不可能如同演若达多那样敏感,知道看到的(甚至摸到的)一切所觉都不是(觉者)自己。但是,是不是一定毫无所觉呢?至少笔者本人不是。

我从小学高年级,大约自我意识比较明确后,就开始焦虑,表现为神经性皮炎。药物无效,这里好了,那里又开始了。这更多地属于心理疾病。我现在分析,这是我对“自己就是这具身体”不放心,要通过抓挠,确定身体还在,我还在。不管老师医生或警察,这些权威怎么认定,我们潜意识(乃至集体潜意识,集体无意识)另有看法。

甚至于可以说,每个人的心底都有个演若达多,有了个我反而失去自我(因为看不到摸不着,或者说就是不可知的,而在潜意识里自以为失去了自我),以至于要头外觅头,骑驴找驴,紧张焦虑忙碌,乃至抑郁或疯狂。这要比什么童年阴影或性压抑要根本得多也普遍得多。

烦恼乃至痛苦主要来自(对电视剧剧情的)执着与(对电视机原理的)妄想,而不是来自外部世界。这本该是常识。但是与其怪自己,人们更愿意归结于“隔壁的部落吃得太多”“他抢了我的(自古以来就有的)地盘”之类的理由。几千年了,没有进步,甚至更疯狂了,或者说更盲目了。为了适应环境,成为各自战争机器上一颗合格的螺丝钉,人们失去了质疑的能力......(甚至宁可要一场神圣预言中的末日战争,也不要世界和平,好证明他们自己的盲从是正确的。其实是他们自己作死,赖不得上帝。)

禅宗心法:悬崖撒手。即要放开对物像的执着,也要放下对心镜的妄想。而之所以要攀援物质或理念,就是因为找不到自己而抓狂。

“觅心无所得”“与汝安心竟”。这“心在何处”的话头,其实就是“我在哪里?”人们似乎很难承认无得无证无知。捧着各种高大上,要别人放空,好装他们的(或要别人谦卑,好接受他们高傲的所谓智慧),岂不可笑?

所谓陷阱,都是有诱饵的。包括自我意识(对象化思维)也是有大好处的。没有相对,就没有审美。没有生命之眼,太阳再亮也等同于黑暗。宇宙再大,没有感受其大的渺小的人类,也是白大了。侦探小说家必须有读者。上帝必须要造人。

我们无须因为人人输在终点线而怀疑人生的意义。过程更重要。哪怕猴人不免要让位于蟑螂人或鲨鱼人、熊猫人,也没关系。但能不能演得好一点,不要这么乏味,例如饶舌,我就很难欣赏,很难听出各有特色,....

当人们说到物质时,其实是有歧义的。简而言之,主要有两个,一个是指物像,物相,所谓看得见摸得着的现实(例如金钱与权位)另一个是指决定了主观(心镜中像)的客观存在,(这客观存在是可以超脱于主观意识及意识中物象的,好比电视机原理是可以与电视剧剧情完全无关的。)客观存在究竟如何,是不可确定全知,甚至就是不可知的。这与圣贤们读过多少书(磨破多少图书馆地板)或有过多少神秘经验(看过什么不一般的电视剧)无关。(这是个比喻,和我们对电视机原理的了解程度无关)物质,如果是指表相,当然是永远变动以至于必然逝去的。但其背后的本体可以推想是永恒的。(例如能量是守恒的,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不输不赢)不过,这只是推想,我想没有人能真正保证死后人们的核心能量(魂能,灵能)就一定有个去处,都是信念或信仰。(正是因为无法绝对肯定,才需要信。如果如同睡醒了又是个崭新的一天,是不需要信或不信的。)

任何事物(包括意识)的本质或本源都是不可(确)知的。只能猜。唯心或唯识只是许许多多的猜想之一。(但再荒谬的猜想,也有碰巧猜中的可能) 不过,作为人类,有自我意识,有意识,其实,出发点必然是心镜(与镜中物像),前者为我,后者为非我。 由后者的变化运动推想前者的不变不动,以至于认为就是本源,是符合逻辑的某种必然。 相反,唯物主义则不太能站得住脚。除非这个物质是脱离主观的不可确知(必然无误)的某种客观存在(例如不是金钱或权力,而是能量守恒之类的规律)

生命的本质可能是能量。有能量就有意识,如同灯必显光,但未必有自我意识。人类在成人后,一般都有明确与稳定的自我意识。 我在别处说过,自我意识是一种陷阱。 有了个我,反而迷失了自己。 一般的动物不会有“我在哪里”“心在何处”“哪些是我”“我是哪些,我是谁”之类的疑惑。 为了安心,一般都要攀缘。 严格说来,连进食与繁殖也是一种对外物的攀援(找不到自己就寄托于外物) 也就是说,生物都有一定程度的模糊的不稳定的自我意识(好比灯误以为自己是被光点亮的,不知道自己的本质是能量。所谓性觉必明,妄为明觉。这种烦恼疑惑,在所有生命的潜意识里多多少少都有一些,表现为各种本能)

劫不从外来。相续相(寿者相,记忆相,时间相)、对象化思维(镜像对立、能所对立、心物对立、我与非我的对立)、自我意识,是个陷阱。(无论是谁设的陷阱。无论与热力学第二定律有没有关系。)更是一个劫。

生命之多样复杂,以至于敏感到“像变镜不变,相变体不变。从而串起一条念珠。“我,我,我,.......”. 是不是演化的必然,算不算进步或进化,也没有讨论的必要。(连科学也是有粉丝的。各路粉丝都得罪不起)

有了个我,反而失去了本我(所谓本我,我的自我定义:本就有的,没必要念的我。因为看不到摸不着,或者说就是不可知的,而在潜意识里自以为失去了自我.)自在常在,无须寻找。骑驴找驴,迷头觅头,焦虑紧张烦恼痛苦(以至于疯狂),这应该是人之常情,也无法避免。即便不去学校接受灌输(古今中外灌输的都是浆糊,大巫小巫,五十步与百步,一样的),被父母指着“娘生褂”起个名字,就已经是迷失的开始了。

这也许是所谓文明进步(或所谓繁荣发展)必须付出的代价。概念名词,据《人类简史》,是智人胜出的有力武器。现在看来,这是柄双刃剑。人类快要(或已经)疯到要不惜毁去这个世界(这个监狱,这个角斗场、斗兽场)反正各有各的归属(各有各的应许之地。包括虚无,甚至荒诞,也各有各的粉丝。)去见马克思,去见祖宗.......

所谓文明的冲突,不止于理念之争宗教之争,混杂了地域肤色甚至习惯之争等等等等。 有统一思想、标准化、简单化、零件化、系统化、现代化、全球化的加持,这些战争机器是停不下来的。这或许是生命演化出自我意识后,就必将迎来的一劫。

我很多年以前就从某位大能处得到暗示。没想到如今已如此明显。(至少对我来说已经很明显了)试图和稀泥的努力早就失败,如今不过再次验证这基本上是螳臂当车。还是实修吧。也只有实修了。

心斋无为,悬崖撒手,不惜坠入黑暗,承认无知。(出自朴树的一首歌)或能获得新生。天人本一,道不外人,常在具足。从而自在从容,潇洒面对人生乃至宇宙的ending。(但是要注意:心不平等易入魔。)

达摩:外息诸缘(放开我执,像执),内心无喘(放下法执,镜执)这是心法,不在于外在的行为,打坐还是站桩,跑步还是睡觉,更不要去修什么无谓的苦行。坛经:正邪俱不用。长伸两脚卧。一脚邪,即迷恋外相,一脚正,即想象无限大的觉性本体(过分了容易发狂入魔,因为本无大小善恶之分)所谓好事都不要做,更不要说做坏事了(不是中国文化太酱缸,是有的人自己愚钝)无为心法,是杠杆原理,阴极而阳的另类使用(参见《杠杆原理的另类应用》)要小心一切所谓的证明,特别是突然过于敏感,例如突获清净感、清醒清晰干净、(或对光、色彩、立体、黑暗突然特别敏感,相比之下,所谓神迹什么的是最容易无视的)...... 人生历练不一定要行万里路。本不成为考验,主要看内心平等不平等(参见《心不平等易入魔》) “外息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方可入道”,其实道无所谓出入或得失。不可因得而喜而傲(凸),亦不可因失而悲或卑(凹)。不是要修成个无情无义,好换取什么神通或所谓的智慧,而是对有良知(至少有恻隐之心的)的悟道者来说,情感甚至情绪的确是个软肋。先捧上天再打入地,反复地心理过山车,没有勇气应付的话,可以放弃。(不要陷入被迫害狂想。性光之下魔障露头。本来就有,敏感不够,注意不到而已。战胜自己的习气,障碍就是阶梯。) 没有虽亿万人吾往矣的决心,没有独居孤峰顶一口吞尽十方的气魄,奢谈真正的觉醒,或许神或菩萨的怀抱,董子竹所谓在万古流中随波逐流,等等之类的更适合人们。只要能多少看懂我所说的这些陷阱,并在自身有那么点体会,总能缓解一些如同梦中的紧张,就够了,莫求极致。

“理虽顿悟,事非顿除"。之所以要修行或修养,就和为什么要重复做科学实验一样,本质上都是一种建立信念的仪式(不假外求,信自己,看不见摸不着但信其必在的那个自己)。科学实验就好比是宗教仪式。 不断地重复,以坚定信念。 最基本的信念应该不是我以前反复说的“能量守恒”或能量第一性。 而是“物理世界可以用数学描述并预测”。我其实不是科学的粉丝。(能量不守恒,我也不会崩溃。)只是相比其他的,一定要选择一个的话,还是科学比较靠谱些。 虽然科学家也难免有在用电视剧剧情推算电视机原理的嫌疑,实际可能是荒唐可笑的。但是太荒谬的戏是演不下去的。 而科学在所有的信念体系中是最讲逻辑最可信的。 仅此而已。 (多懂些专业名词,并不值得......) (以前我总以为回我个“看不懂”是很糟糕的,其实自以为看懂了还指手画脚可能更糟糕?一个知道自己无知,另一个以为无知的是对方。)至少在我自己看来,我正在谈的这个自信自尊自强的信念体系在逻辑上也是相当自洽的。

相续相:连续感。主要受夏娃被蛇诱惑吃了知识果(善恶分别果)的故事的启发。有人说亚当的原罪源于夏娃的撒谎。其实没有蛇,是夏娃自己要诱惑亚当。我曾写了篇短文反驳这种荒唐的解读。(易中天认为这蛇与生殖崇拜有关。也比这强了不止一点。)参见《亚当的原罪(夏娃没有撒谎)》 The self-consciousness, self-awareness, itself is the source of crimes, so as to be called the original sin. Eve didn't lie, there was a snake, which is an allegory to talk about the sense of continuity such as time or memory. Without this sense, there would be no conditions to form a self-consciousness or self-awareness. Human being is the most complicate animal on the earth. If your body is too simple to clearly sense the environment, it would be hard for you to sense the moving and changing of everything shown before you. And without sensing of the moving or changing images, it is hard for you to form a concept or notion of mirror/screen/stage/platform (self-consciousness or self-awareness) which usually be called as self. By the way, it is unnecessary to confess to anyone else but to yourself. If you can’t forgive yourself, how could you forgive others. And although everyone who has self-consciousness or self-awareness is selfish and sinned. Without us there is no meaning for a god, or at least any god's meaning has to be completed by us.

《金刚经》:“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 一般解释为要平等对待。大抵不差。但何谓“寿者”?有人说是“受”的通假字,无受者,就是说要看穿身体这个表相。也说得通,但与上下文不太连贯。我认为:所谓寿者,不分长寿短寿,有寿命可计的都是寿者。(不仅是众生,非生命,也是寿者。)而实际飞矢不动,方生方死,方死方生(庄子),有寿命可算,是记忆带给我们的错觉或幻象(好比视觉暂留)

关于记忆相与时间相,请看《先天第一因(背景与源头)》 (你存在,时间就存在。其本质就是你, 我,乃至一切生命,及其他有各种“记忆”的非生命,即所谓“寿者”,的寿命,或自我基于记忆推想自己存在过的所谓寿命。) 没有记忆(包括视觉暂留之类的“亚”记忆或“隐”记忆、"潜"记忆),没有意识(包括潜意识),没有前因后果的记叙(这因果实际未必成立),就没有时间。或者说,即便有,也和没有一样。(太阳再亮,没有生命之眼,亮了也是白亮,等同于黑暗。) 我们的眼前是个平面,我们并不处于所谓的三维或半四维空间。三维空间是我们推想出来的。墙角那三条直线是人为的后天的。这种推想,就是基于理性的所谓时间轴。(理性总是笔直的憨直的。聪明有时就是一种憨愚。) 飞矢不动,瞬间即是永恒。运动或变化,是一种假相或 illusion. 时间或记忆,作为运动变化的背景(或推想中的源头),是理性必然会产生的概念。 其终极真相(实际的究竟的本质)是不可知的,但可以猜想,诸如:能量第一性(能量本就用来描述潜在的物体运动或物质变化),空性起缘(物像的变动正可凸显性镜的不变不动),造物主,道生一,等等等等。 虽然这是理性的必然(只是理性,实际到底如何是不可知的),但是如果没有自我意识(例如假设只存在简单的生物或非生物),理性也只是一种可能,而不是事实。 生命如果不够复杂,其知觉难以清晰稳定,(无法明确地由像的变动推想镜的永恒),就很难串起“我我我......"这一串念珠。而相续相,连续相,寿者相,就是时间。

关于对象化思维与自我意识陷阱,请看《对象化思维(自我意识陷阱)》

镜像对立,是个比喻,比较重要。可以这么说:人人(乃至所有的知觉众生)都是一面同样圆满的明镜。 (维度是推想出来的。我们眼前是个二维的平面。不是立体的。三维来自我们笔直的逻辑。我们看到的是幻象。实际的空间我们看不到的。按物理学来说不是平直的是弯曲的。)包括身体,都只是镜中像。

这个知觉镜到底从哪里来的,没人知道。至少我不知道,只能猜。目前我比较推荐的猜想是:能量守恒,能量第一性。有能量必然点亮知觉,连所谓的非生物也是一样。只是肯定没有自我意识,或即便有,也是极其模糊极其不稳定的。

一串念珠这个比喻,和蛇一样,都是引诱人自私自利修来世的。有一次,某位网友问我:为什么他觉得自己有很多前世,都是死于同一场南京大屠杀的。我打了个比方。庄子:方生方死,方死方生。好比叠在一起的麻将牌。区别只是叠得整齐不整齐。来世下面还有来世,还是要清空了重来,不值得追求。

关于热力学第二定律,由于缺乏专业知识,无法准确判断。目前倾向于认为:均匀分布是一种有序。生命的复杂多样,(每个基因都不同,包括双胞胎,包括克隆,都多少有抄错作业的地方,没有变异就没有演化或进化),是一种无序。因而,热力学定律与物种演化论并无矛盾。不能因为有人写了本书或做了个预言,就被误导,认为世人活该如此,毁灭了更好。参见《热力学第二定律与进化论矛盾吗?》

如果我们面临一劫,不从天外来,来自我们自己的疯狂,究其因,就是自我意识产生后必然造成的自我迷失,因为看不到摸不着,或者说就是不可知的,而在潜意识里自以为失去了自我。找不到真正的自己,必然要攀援(执着于镜中像,例如身体或金钱,笔杆子,刀把子,等等等等)或妄想(执着于对于镜的猜想,各种名词之争,以至于所谓文明的冲突,不惜毁了这个世界,也要维护自己的信念)

这未必不能避免。

从集体来说,主要坏在标准化工业化现代化全球化,所谓的文明,所谓的文化圈,已经各自成为统一了思想的战争机器。(西方崇尚个性是个幻象,实际是家庭无法规范成一个个螺丝钉,不利于工业化。参见《墙上的另一块砖》)这种简单有序的重复灌输才是违反天道的反动派,不是多样复杂的生命体。

能量守恒,生命不会断绝,大不了换个形态,标准化零件化体系化的热战或冷战机器必然覆灭。自己不停就止于核冬天。(成吉思汗的战争机器也很“现代化”,百夫长千夫长万夫长的连排制度,从各部落独立出人质建立近卫军,以职能设立军官等等等等。而且全民皆兵,可以配给配额,没有三饷从哪里来之类的烦恼。胜利者一定比较先进吗?)

(没有虽亿万人吾往矣的决心,没有独居孤峰顶一口吞尽十方的气魄,奢谈真正的觉醒。哪怕是螳臂挡车,反正风吹不动光,再试试吧。)

从个人来说,可以修习心斋无为,悬崖撒手。

《对象化思维(自我意识陷阱)》 生命(及意识)的本质或许是能量(及被能量点亮的光)。 楞严:性觉必明,妄为明觉。(我们不知道自己就是黑暗,不知道自己就是“不知”,被知,被光明遮瞎了眼。)(不知为不知,知之为知之,是知也。知建立在不知之上) 人,之所以为人,不同于动物或野兽等其他动物,或许就在于人有明确的自我意识。明上加明,头上安头。认为此明必为某明所明。此觉必然是被某个能觉所觉的。从此(自我意识的建立是有个过程的,没有人是突然知道有个我的,婴儿抢奶喝,并不自私,只是本能而已)(于是),能所对立,镜像对立,我与非我对立,是谓对象化思维。我(以及非我)这个概念,已经根深蒂固。不容怀疑。但是其所指究竟是什么?是身体吗?是思维吗?是某种境界吗?或者只是个超然的概念?有了个我,反而迷失了自己。骑驴找驴,头外觅头。是谓“自我意识陷阱”。这是最根本最潜在的迷失,比什么童年阴影或性压抑重要得多。(成年人更多心理障碍,不在于性,而在于自我意识、孤独感之类的,更明确更明显) 人学会了照镜子,就再难自在逍遥了,(被逐出了伊甸园,逐出了无忧无虑的动物世界) 为了应付“我在哪里”,有两条歧路。一曰:我执或人我执,即攀缘身体或其他外物(皆镜中像),这条路上人很多,尤其是在古希腊传统影响全球的现代。二曰:法执或法我执,即寄托于各自对先天第一因(即镜)的想象。这里分出了许多宗教或学派。每一个都不承认自己信奉的只是想象猜想妄想。其中认为自己有证据支撑的,其实严格说来不是法执而是我执了,(不是执着于对电视机原理的猜测,而是执着于自己与众不同的新奇的电视剧剧情) 谁能如朴树所唱,悬崖撒手,不惜坠入黑暗,(承认无知),获得新生,或许会感叹,原来天人本一,道不外人,常在具足,于是,自在从容,笃定潇洒,方是中华文化的真继承者。一即一切,或能平衡噩梦。但愿如此。阿门。

《先天第一因(背景与源头)》

维特根斯坦说过:因果关系是世界上最大的迷信。休谟认为:因果关系,只是一种“幻觉” 。或许如此。但是,如果没有前因后果的记叙,没有历史,没有时间,没有记忆,好比把一卷胶片打开,一眼看到全部,还没开始就已经知道结尾了。固然相当上帝视角,但(还有意思吗?)还是个人吗?还算生命吗?

古今中外,许多人追求永生。近年来,盛传奇点将至,有些西方人为此每天吃很多药,怕死得太早,没赶上。可以试想,如果真发明了长生不老(或不死)药,这些人非得天天躲在家里,怕出门被车撞死,被花盆砸死。太不划算。

西方从古希腊开始,就有迷恋肉体的传统。(据说希特勒就因为不会画人体才没考上美术学院。)但是生命的本质并非大体老师,并非“娘生褂”,并非“步行骑的水牛,空手把的锄头,或空手开的汽车”。还不如归结到“记忆”。所谓的奇点,或许应是意识(及记忆)上传至因特网的实现。

其中记忆比意识更重要。如果在各种高科技的运用中(例如星际迷航 Star Trek中的Teleport 瞬间传送)出了偏差,失去记忆,或记忆被过度篡改,那实际上原来那人就已经死了。(参见电影total recall <全面回忆 >)

单纯追求意识(即能量)的上传意义不大。能量本就守恒,本就循环轮回。生命(及意识)的本质或许是能量(及被能量点亮的光)。

人(及自我意识)的本质或许是记忆(必须是有前因后果记叙性的记忆,一团乱码无法支撑自我意识,算不得是个人。)

总之,无论因果是不是迷信或幻觉,是个人,就缺不了它。(这里所说的因果,与karma 业力报应是两个概念)只要是能思考的人类(包括外星人,如果有的话),就会探究事物的前因后果,于是,总会归结到同一个问题:第一推动力、第一因(先天)是什么?(后天)能认识吗?等等。

这涉及“生从何来,死何所去”,是个根本大问。(因特网乃至宇宙也是要死的、会灭亡的。从哪里来的,就回哪里去。是顺理成章的,最能被理性所接受的。)

然而,(本人主观上认为)这是个无解的问题,永远的谜(死后都未必解开这个谜)

因为电视剧的剧情永远不等同于电视机的原理,无论你炼出了什么神功,有什么样的奇遇(神离于体,外星绑架,吃了个药,灌了个汤,死了一回,等等等等)换了多少频道,换了多少剧情,也是一样。

背景还是在那里,还是无法肯定找到了源头。(matrix的背后是什么?梦醒了,是不是还在另一个更大的梦中?)

慧能曾问:我有一物,无头无尾,无背无面,无名无字,你们知道是什么吗?(有弟子说是佛性自性,被其否定。)在这个语境中“我”“有”“一”“物”,可以是同一所指。就是每个生命的觉知(好比电视机的屏幕)。禅宗提倡活在当下,否定一切对“觉知背后是什么”这个问题的猜想。也否定一切对镜中像的攀缘。悬崖撒手,两只手都要放开(即不贪恋身体或身外之物,也不妄想掌握真理,或妄想沟通上帝或真主)乃至不分能觉之镜(屏幕)与所觉之像(各种电视节目)只一觉,不分明暗,(明暗是像,觉是镜),乃至不分知与被知,觉与被觉。这个“吾有之一物”生前就应该在了,其实无所谓生死。(身体死后会怎么样?无所谓。怎么样都行。如能超越我们的记忆乃至推想与幻想或妄想,岂不更妙。)

这个常在的自在,容易观想,不容易坚信。

因为没有证据。《红楼》:无立足境,方是真立。(一切实证,不可立足,不立是善境界,立则入魔(参见《楞严》))从庄子的心斋到阳明的龙场顿悟,关于先天第一因,在中国始终是只有少数人才有真实的心得体会。太难继承,几乎已绝。如今,很难找到一点从容的风度。全世界都在紧张的重重梦中,甚至都已爆发战争,居然还有许多人热切关注,.....

《楞严》:两种根本。 第一因逻辑上只能有一个,好比造物主不可能被造,能就是假的主。 所以不是二个根本,而是两种。 第一种,我称之为“先天第一因”。之前已经说过不少了。 第二种,可以叫“后天第一因”,我可能没说清楚。 先天第一因,是个假名,主要基于逻辑,但是实际究竟如何,是不是甚至是荒诞的,没人知道。(至少我不知道)。 或许根本就是不可知的。 虽不可知,但是可以猜。 各种猜想,赋予了这个先天根本各种名号,例如:本体,自体,自性,觉性,存在,等等,包括佛道上帝真主等许多宗教概念及符号。 这种猜想,如果成了坚定的信念,就会成为后天第一因,后天根本。 楞严对此基本持否定的态度,认为是头上安头,明上生明,知觉立知,即无明本。(烦恼的由来,痛苦的第一因)的确,不仅如此,各种名词之争,甚至可以外化为所谓文明的冲突,实际也就是打群架。 但是,以我个人来看,所谓信愿行,各家各派各自的修行求证,也是基于这些后天第一因,未必全无意义。 (包括科学,也是基于能量守恒之类的信念。许多信念都很隐蔽。以至于人们已经认定为就是事实,不存在猜想的因素) 人们常看到我否定一切(可能以为我只认为自己最正确),不知道阴极而阳,我其实同时也肯定了一切,尤其是肯定那些虔诚或真心实意的信仰。(一般人都以为只有自己信奉的是对的。我这种肯定没有人会满意的) 我曾经,过于热心,以为能调和矛盾。 近年来,我越来越相信可能热力学第二定律是对的。不可能有happy ending的。 我们能做的,可能就是像庄子那样,快乐地举行葬礼。 上面这一段有问题,写得太随便。严格来说,法执不算后天第一因。法执与我执,并不是毫无道理,没有来由的。只要是有自我意识的生命,知道有个我,就要骑驴找驴,都难免要攀缘的,不是执着就是妄想。所以后天第一因,还是要归结在“我上立我”。自我,如镜,来自“像变镜不变,相动体不动”,镜像对立来自复杂生命体,例如人体,必然过于敏感,进化的必然,热力学第二定律的暗中操纵。均匀分布是一种有序。生命的复杂多样,是一种无序,复杂到了一定程度,必然敏感到像变镜不变,相动体不动,以前者为非我后者为我,产生自我(后天只是表相,其实还是先天就决定了的)所以还是无解。好在即便全灭,先天第一因,先天根本,是无所谓生灭的。从头再来?循环?也不错。过程比结果重要,质量比数量重要。 补充一点:为什么要设两种根本,两种第二因。 例如在基督教来说,有个难题:至善而又全能的上帝为什么会容许恶的存在? 《楞严经》里也有个课题:如同纯金的觉性为什么会蒙尘? 佛的回答简单而言,就是自作自受。有个某人照镜过度,迷头不见,狂奔寻找的比喻,经文说是自己疯了,怪不得别人。 (如果真发生了末日战争,也不是什么神的安排,是人类自己作死。简单有序的重复灌输才是违反天道的反动派,不是多样复杂的生命体。) 求同存异,沦为口号,统战的手段。(教育孩子时,何曾存异或存疑)。 所谓多样性,也是对珍稀动物而言,不是对中国人这么大数量的。 或许,悬崖撒手,心斋无为,能多少平衡一下人们的焦虑紧张与疯狂吧。 我现在也摇身一变,越来越偏向所谓的实修了

知乎用户:楞严经中开篇七处征心,都说心不在哪里,那到底心在哪里? 你有没有看到过镜中的自己快速地变化。我看到过。也许只是幻觉。 我见识过更神奇的幻觉。(如果电脑有病,我们看到是乱码。为什么我看到的幻觉很稳定有序呢?例如我见过巨大的纯金色的佛像,大佛像上装饰着小佛像……至少两个,一立佛,一双身,我在上面盘旋,也就是说这幻觉是换着角度看也固定不变的,而且我是睁着眼看到的。)到底是不是幻觉,是不是一种病,并不重要。重要的这事给我的启示。 我在镜中看到的是自己吗?为什么我觉得不像呢? 仔细一想,也不奇怪。因为光的反射是需要时间的。我看到的是另一个时空的我,不是此时此地的我(地球,太阳系,银河系……在运动中,时间不同,地点还会一样吗?) 那么,我们看到是过去吗?好比我们看到的黑夜中的明星,多少多少光年以外,就意味着多少年以前。 也不是,因为时间空间媒介……会增减扭曲信息。 我们看到的自己或星星来自过去(而不是来自现在),但是不就是过去。 我们看不到现实,在未来看到的是不是现在呢?也不是,未来来自现在,但不就是现在。 金刚经:过去,现在,未来,三心不可得。 未来,还未来到,是看不到的。 现在,现实也是看不到的。 过去也是看不到的。因果是无法倒置的。 那么第一因是什么呢? 上帝或真主为什么自有永有?物质为什么不灭(不生)?佛,道……为什么永恒? 因为简单的回答(例如“有病,该吃药了。”)另人心安。 但是我是个怪人,狂人,疯子,我不喜欢偷懒的哲学。 《楞严经》里也有个疯子,也是照镜子,发了疯。他也认为镜子里的不是自己,那么“我到哪里去了?”到处狂走,要找到自己。 回到题主的问题,楞严经所讨论的是能觉能知能见之心,不是心脑之心,更不是心脑的功能--思维意识。 也就是要找到真正的自己,真实的我,所谓真我。要找到第一因。 只有脑,没有心,没有供血,没有能量,会有思维意识吗? 光有心脑,没有其他物质,其他的能量,也不行。 (空性起缘,空的是我们关于先天第一因的知识)缘起性空,能觉的生命,与所觉的世界,都各有各的因缘,每个因缘又各有各的因缘。 在思维念头,心脑身体,世界宇宙,……,一切相,一切像,背后的镜到底是什么,是怎么样的, 是看不到的,见不到的,不可知的。(因果无法倒置,三心不可得,真相不可见) 美国电影《Metrix》里那种蓝色或红色的药丸,在现实世界里是没有的。(即便假设有,Metrix 的背后又是什么?更大的梦?) 得道高人们只存在于传奇传说中。 我认识一位高人,据他说,他在收我的一位老师做弟子前打坐入定看了他的过去未来,看了一夜。 我听了以后,就有个疑问,他看到了全部了吗? 假设他要看到全部,他还出得了定吗? 假设定中是能看到全部的,为什么要一夜呢?一夜和一瞬间对于入定这种超越时空的事有意义吗? 如果有长短之别,不说明看到的还是有限的吗? 好在我们的问题不是第一因到底怎么样,而是能觉的心,能知的我,能见的眼,在哪里? 答案是无所不在,又无所在。楞严经:离一切相,即一切法。 关于无所不在,请看我的另一个回答 补充一下为什么“又无所在”。因为不可指。即便假设指的不是像,是镜,也不可指,时空在运动中,你要指一个地方,等你指时,无论是你的指还是被指都变了。物理世界是这样。意识世界也一样,月与指月之指不是一回事,都在变,文殊,与“文殊”一词的内涵外延也不是一回事,同样都在变。

知乎用户:《楞严经》里有句“见见之时 见非是见 见犹离见 见不能及 ”怎么理解?

有一天我跟我儿子瞎聊天。我问他“天是蓝色的吗?”“假设来了个外星人,例如超人,他的眼睛是紫外线眼或红外线眼,对他来说,天是蓝色的吗?”。天是无所谓颜色的。没有生命之眼,宇宙再大,再漂亮,也是毫无意义的浪费。我们该怀疑的是宇宙的意义,不是人生的意义。 我们常常过于关注客观事实,客观真相,忘了我们自己。(我也一样,虽然我时常提醒自己) 回过头来说一说“见见之时 见非是见 见犹离见 见不能及 ” 古人客观上在说什么,我是没本事知道的。我只能说点我的主观体会。 我们见到的觉到的知到的,都是所见所觉所知。能见能觉能知,我们是见不到的。 能见(比如眼)是因,所见(比如蓝天)是果,(只是个比方,真正能见的不是眼,眼也是所见) 我们只能见到果,是无法颠倒因果,去看见时间的起点的。 (信息的传递需要时间,空间,媒介,必然增减扭曲信息) 得道高人,在我看来,只存在于传奇传说之中。即便有,也不可能真的“遍知全知”,只是他们自以为自己全知道了而已。 庄子: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 老是泼冷水也不好,说点好消息。 好消息是,虽然我们见不到能见的到底是什么,到底怎么样,但是我们能知道它在哪里。 它无所不在。好比水对于鱼,空气对于人。人要知道有空气,只要憋住气就可以了。鱼没有手,堵不住腮,所以不知道有水(打个比方而已,请莫较真)。除非它可以跃出水面。而我们没有什么“水面”让我们突破,所以我们不知道有“道”或“自性”。 那么能见的是“道”吗?还是“自性”? 早期的六祖大概会回答是“自性”,是“摩诃”,是“空”,…… 晚期的慧能就不同了。 《坛经》:一日,师告众曰:“吾有一物,无头无尾,无名无字,无背无面,诸人还识否?”神会出曰:“是诸佛之本源,神会之佛性。”师曰:“向汝道无名无字,汝便唤作本源佛性。汝向去有把茆(máo)盖头,也只成个知解宗徒。” 我曾经开过玩笑,现代拜物教盛行,始作俑者是慧能。 还好他没说吾有一帝,或吾有一主…… 《论语》: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苏格拉底: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什么都不知道 有一个从小灌输给我们的故事,叫做盲人摸象。 为什么只能有一头大象,只能叫大象,这头大象为什么不会动,不会变化 万一这就是头变化无端,荒诞离奇的,喜欢给聪明人,给大智慧人,给得道高人们开玩笑的大象呢? 真的不可能吗?

请注意“不立文字”四字也是文字。 我们要放下的,要放开的,是执着,不是执着的对象。 不要向文字或念头开战,我们要对付的是我们的执着, 到底是谁在执着,是我们的思想在执着吗?是我们的身体吗? 我们到底是什么?是身体吗?是思想吗? 更确切地说,我们到底在哪里?我们到底该把什么圈定为我们自己?用皮肤圈吗?圈念头吗?圈“无念”这个状态吗? 答案请自己找,找到的才是你的,不是我的。 其实我也没找到。我基本上放弃了。不找了。只有在怕死时,或太烦恼时,才又想起这个话题 听说过“觅心了不可得”“与汝安心竟”这个禅门对话吗?

所谓“识精元明能生诸缘”就是“空性起缘”。(空的不是这个世界,也不是你我这样的生命,空的就是我们关于先天第一因的知识) 我们比较能接受“缘起性空”,缘起性无,“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不太能接受“空性起缘”,“识精元明能生诸缘”,“佛性常清静,何处惹尘埃” 例如有人这么解释“缘起性空” “如果你看到一座森林,你必须知道这是假象,因为世界上没有任何单数形式的东西,所谓一座森林,其实是由无数树木构成的集合体。 那么,一棵树总该是单个的东西吧? 当然不是,它是树叶、树枝和树干的集合体。集合形式永远在变,这一刻的森林一定和下一刻的森林不同。”

这符合我们的思维习惯。因为我们都是玩积木搭房子长大。 更符合我们的日常生活。因为如果不聚焦在我们眼前或手中的事物,不用所谓的“攀缘心”,我们怎么生活?为了一棵树,一根树枝……,遗忘整个森林,似乎是我们的宿命。

“识精元明,能生诸缘。缘所遗者。由诸众生,遗此本明。虽终日行,而不自觉,枉入诸趣。” 所谓“漏尽通”的“漏”一般解释为“烦恼”。为什么挂一漏万的漏会导致烦恼呢?懒得写了。自解其奥的过程比问题的答案更重要。

“我”可以有很多定义。 肉身我,思维我,“不念的我”(以念与念之间的空白为我),……都来自“攀缘心”,是一种执着,一种聚焦(焦虑),一种概括(概念),属于在心镜的像上画圈的行为,来自第一个在岩洞上画圈试图以此定住猎物的人,他可能是受水聚在一起自然形成的圆圈的启发。 共同的特点是有限 自性,空性(如同虚空,如同宇宙空间),法身(以一切法,一切事物为己身),大我,真我,真正的自己……,都来自想象,来自对无限的想象。来自光线的无限延伸。 墙角三条线的无限延伸让我们想象有个无限大的宇宙。

看得清变动就是光明,看不清变动就是黑暗。(不知道,想象不出黑暗里有什么给我们带来恐惧。) 像动镜不动,像变镜不变,让我们想象镜的永恒。

不聚焦于眼前、手中,我们就无法生活。“攀缘”执着是我们的宿命。 累了,总要闭眼放手,休息,睡不着,就会在黑暗中寻找光明,思索“我”从哪里来,第一因是什么?妄想也是我们的宿命。

为什么是“虚妄”的想象?因为无法证实,只能从果推想因,无法直接颠倒因果见到“第一因”。个体怎么实现无限,怎么得到无限?都是妄想。(甚至于怎么就一定是无限的?其实只是我们的想象无限,实际到底无限还是有限,也属不知,很可能就是不可知的。王德峰教授所谓的无限心也属于法执) 知道“不可知”,就该放下妄想。不肯放下,就是“法执”“法我执”。

有位哲学家说,因果关系是最大的迷信。如果真的如此,那么一切都是巧合。都是老天爷的安排。无论是谁的安排,无论是怎么安排的。 你眼前的一切,所谓的当下,动中有不动,变中有不变,是可以记忆的,记录的,这就说明都是注定的,都是宿命。 各人各有各的哲学信念信仰,妄想或不妄想,执着或不执着,努力或不努力,都是命。 人有人的命,鱼有鱼的命,鸟有鸟的命。因为身体不同。 物质皆执,能量皆想。两者结合,阴阳动态平衡的是生命。 物质,肉,脑,理智,概念(“执着“)属阴 能量,血,心,感情,想象(“妄想”)属阳 过阴,带来烦恼痛苦 过阳,容易发狂入魔 过阴时,一紧一松,一阴一阳, 过阳时,一放一收,一阳一阴, 阴阳动态平衡,苦乐动态平衡 平衡就是完美,莫求极致

(修改中)

毛或中共不是恶龙,没那么不凡。更不是什么勇士变恶龙。 (他们创造新名词造成先进先锋的假相,是搞宣传的好手,装腔作势,色厉内荏,其实,欺软怕硬,或欺下瞒上, 也没有那么流氓。 对于许多人来说,只怕郭嘉不流氓,不能为他们像三体中的罗某人一样在黑暗的丛林中抢地盘之类的资源 说他们是流氓,就是加分。)

如果有变质,也不是发生在建国后,而是在长征中。 长征前,中共还是有原则的,有理念必须坚持的。例如九一八后,他们宣称要保卫苏联,因为他们认为日本的目的在苏联。 而且无产阶级一无所有,失去的只有锁链。国家,民族,宗教,之类的概念就是锁链。 长征后,一切为了生存,都可以很灵活。 以至于美国误以为中国未必会倒向苏联,所以没有全力支持蒋介石这个”独裁者“。

有一个现象,长征中,中共高层一个都没死,只有一个手臂伤残。 怎么做到的?毛用兵如神?高华说蒋军密码被破译,蒋日记显示故意放水借机入川,这都不是主要的。 明显这些人是不用上前线的。 所以毛说共产党里好人都早死光了,也许真是事实。

这不是只有共党才会有的战术。六四“英雄”柴进也不讳言,自己不能死,让蚂蚁们去死。(谢网友提醒:柴玲不是柴进,柴进是梁山好汉。:)

什么是非正邪?我看没有那么不凡,都是俗人。

长征是一场很特殊的对人性的测试,可能世界历史上都难找第二个。蒋为了找抗日退路故意借剿匪入川,为此可能还故意让中共破译了他的通讯密码。毛和他的战友们大可据此布置,保证自己上不了前线。怀揣着这种不能说的秘密,活下来的中共高层,还能说什么”两者皆可抛“吗?有的老红军感叹:长征前还是自由的。他们失去的何止是自由。(要想活命,就要听命令,守机密。所以至今还是个执政的地下党)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CNiJToPtMM&t=15s (发现了编辑功能,就补充点高华肯定没说过的。)

理解了中共求生欲极强的特点,就不会奇怪为什么会有这么奇葩的所谓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他们是绝不会理想破灭就解体的)

现在又要所谓的不忘初心了,也不会是什么良心发现、回归理想主义,还是为了要坐稳江山。 这不仅仅是因为贪婪。更不会只是习妒忌马云。或只是像溥仪他爹那样收割民间产业。 最主要最根本的还是为了求生。

如果能选的话,我估计他们未必不愿意走宪政法治的道路,(一切按规矩来,领导者容易推卸责任) 为什么要抗拒政治改革,乃至不惜走回头路呢? 因为他们不是律己甚严,每天写日记反省自己的蒋介石。(一群无人监督,也没有真理念,只信笔杆子刀把子枪杆子的人。类似长征真相之类的事,不会少,只会更恶劣) 而中国人是没有“forgiving"这种习惯的。........

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不分古今中外。例如许多人平时看着还像个人,到老了快死了,就不加掩饰原形毕露了。(当然也有少数能经得起测试的。但是太少了。没用的。不是死了,疯了,就是被排挤了。) 长征是一种考验。被放在无人监督而又有权有势的位子上也是一种考验。(欧美最成功的就是原罪论,不相信人性,各种互相监督制衡之下,照样有空子就钻空子)

人性如此,是不能作为开罪的理由的。如果一切证据说明其有罪,那就是有罪。是不是人性造成的,并没有关系。 我绝对没有为他们辩护的意思。 我想说的,其实很简单:你们这些勇者,其实也是俗人,所以你们也会变恶龙。(你们遇到人性的测试搞不好表现得更差。从这些年我从两边遇到的几乎相同的反应已经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在你们眼里我是五毛,在五毛的眼里我是你们)。你们与你们所反对的是一路人,至少对我的态度是一致的。都只爱听乃至只想听自己爱听的。其实我也差不多,这就是人性。(打扰贵同温层了,再见)

先立个赦免法比较现实一些。如果公开透明,即便独裁,也坏不到哪里去。但他们又不是天天写日记检查自己的人,干过多少丑事?而所谓的眼睛雪亮的革命群众们又被教育成一定要报复,例如许多粉红认为中日必有一战,根本不知何谓宽恕或宽容。只好拼命地虚无历史。怎么公开透明?这就是个死结。只等玩火玩过了头,骑虎难下,弄假成真,搞不好就是一场末世战争,正好符合宗教狂们的预言。

(你存在,时间就存在。其本质就是你, 我,乃至一切生命,及其他有各种“记忆”的非生命,即所谓“寿者”,的寿命,或自我基于记忆推想自己存在过的所谓寿命。)

没有记忆(包括视觉暂留之类的“亚”记忆或“隐”记忆、"潜"记忆),没有意识(包括潜意识),没有前因后果的记叙(这因果实际未必成立),就没有时间。 或者说,即便有,也和没有一样。 (太阳再亮,没有生命之眼,亮了也是白亮,等同于黑暗。)

我们的眼前是个平面,我们并不处于所谓的三维或半四维空间。 三维空间是我们推想出来的。墙角那三条直线是人为的后天的。 这种推想,就是基于理性的所谓时间轴。(理性总是笔直的憨直的。聪明有时就是一种憨愚。)

飞矢不动,瞬间即是永恒。运动或变化,是一种假相或 illusion. 时间或记忆,作为运动变化的背景(或推想中的源头),是理性必然会产生的概念。 其终极真相(实际的究竟的本质)是不可知的,但可以猜想,诸如:能量第一性(能量本就用来描述潜在的物体运动或物质变化),空性起缘(物像的变动正可凸显性镜的不变不动),造物主,道生一,等等等等。

虽然这是理性的必然(只是理性,实际到底如何是不可知的),但是如果没有自我意识(例如假设只存在简单的生物或非生物),理性也只是一种可能,而不是事实。

生命如果不够复杂,其知觉难以清晰稳定,(无法明确地由像的变动推想镜的永恒),就很难串起“我我我......"这一串念珠。而相续相,连续相,寿者相,就是时间。 If you have seen the films The Matrix or Inception, it may be easy for you to accept the fact that it is possible that we are living in some kind of dream world and that what we see can never be the truth.

The truth is an eternal secret, hidden behind everything we perceive.

But we should know that all images or other phenomena never leave the "mirror" the "TV screen" the "stage" ...... , even though we can never see the "stage" and we can never call it God or the Tao with absolute certainty.

There is a saying in China, "We do not know that there is a Tao, just as the fish do not know that there is water".

Why the fish does not know there is water, because it never leaves the water.

Do you know what else you can never leave? Yourself.

One can never escape from oneself, although sometimes one longs for that peace.

But it seems to me that the real cause of anxiety is that we cannot see or find the true nature of ourselves.

Why do we hate ourselves? Because we feel they are not the real us, the true us.

The real me is not the body, nor is it some thought, nor is it a state without thought, nor is it some special mystical spiritual experience.

Therefore, you are the truth. Or rather, the real you and the ultimate truth are the same ultimate secret, hidden forever by all that we perceive or experience.

No one can reach the ultimate, including me. (All you can do is have a belief that your true nature is ultimate) Don't be deceived by what you see, no matter how brilliant!

No matter how hard we try, the plot of a show will never be the way television works.

People are deluded by what they see.

Water doesn't know it's water. Energies don't know they are energies. Power doesn't know they are power. Darkness doesn't know they are darkness, blinded by light. Heaven above is just a piece of wallpaper. We are the real heaven, the true heaven, where everything is inside us and not outside. The wind cannot blow the light. The light cannot kill all the darkness. (First the darkness, then the light, and the light is always inside the darkness.) I don't have much to say. But I have a great deal of patience.

All we need to do is to have faith in ourselves (our unknown true self), whatever it is, it is always there. (If there is an "author", some kind of ultimate power, it must always be there for us too).

Yet within every yang is always a yin, and every belief/hope is based on doubt/fear.

If you are already 100% sure of something, there is no need of a belief.

So the real ultimate war between light and darkness is within us, not outside.

Mind yourself first, talk, even argue, don’t curse ,fight, even war.

(If necessary, for some kind of emergency, we can bet on a sports match. Every life is unique, not just a statistic.)

Most people look forward to world world war 3 unconsciously.

This is because they have been educated in a different (but practically identical) system of war preparation, where fighting for resources is unquestionable.

For example, hardly anyone questions the logic in "The Avengers' Infinite War" or "The Three Bodies", even though they have been taught the law of conservation of energy separately in school.

War is not that great at all.

In order to adapt to the various war machines and try to be part of them, people are losing the ability to remain independent (especially to think independently) and their talents are diminishing generation after generation. War does not make us better.

If the law of conservation of energy is correct.

No energy gets consumed, it just keeps shifting or transferring between different forms.

So, much science fiction is wrong.

The speed (kinetic energy) of anything (such as a spacecraft) cannot be escalated infinitely.

That's why the speed of light seems to be the same for all.

In a way, we can say that life is also a form of energy.

Therefore, there is a limit to the number of any species.

There is no need for any war to reduce the population for fearing that there will not be enough energy to consume.

In the film Shawshank, there is a word called "institutionalisation".

People are divided into different prisons of the mind.

Not only are they used to the wall, but they have become a brick in it, they even like it so much that they are willing to sacrifice everything for a word like "glory" (or ironically, "freedom").

We, Homo sapiens, have used ideas/concepts to organise various war machines and exterminate many species. Maybe we deserve to use it killing each other. (Cf. Homo sapiens: A Brief History of Mankind).

But it is a shame to leave a marvellous universe without anyone to appreciate it. (Allow me to assume that aliens would make the same mistake as we do).

If people keep ignoring their inner loss of themselves and unconsciously clinging to various images (e.g. the body) or concepts (e.g. the Holy Name), World War III and the end of the world is inevitable, and it may have already begun in Europe in the conflict near the borders of Catholicism and Orthodoxy.

Any world will eventually be ended. This does not matter. For, life is an energy which will be recycled, which means that after the death of a life or an entire world there will be a new world.

But it is a shame that a beautiful world like Earth is being ended in a war of names/concepts. What can we do to prepare for it? We should do our best to stop it.

Be aware of all kinds of slogans.

If we are facing the end of the world.

Then it is not a catastrophe from outside, but from the "trap of self-knowledge" and the "trap of modernisation"/"trap of standardisation of extreme development (war machine)".

The trap of self-consciousness is, simply put, that having an "I" obscures the true self (losing oneself) and that one inevitably becomes anxious, nervous and distressed to the point of insanity, often resorting to conceptualised nomenclature.

The so-called "modernisation trap" is that the war machine, which has existed since ancient times, has been given an extreme boost by the application of mathematics in the standardisation of parts and components, and that the so-called nomenclature wars or battles have become increasingly intense and have approached the "singularity" due to the propaganda and ideological struggles of the respective unifying ideas.

Modern finance is based on credit (trust in one's own system or government), so these wars of ideas are extremely important.

Money can generate money and it is not necessarily the elite. The one who born with power is not the smartest either.

The 1% is not necessarily capable of conspiracy, but it is easy to reach a tacit agreement.

Be aware of the various slogans, including "freedom first" "my country first" "me first" "xxx(whatever it is ) first" "weeds rock the world" "we deserve it, let it end".

Why do we have to follow any of them or any other supposed prophecy?

  • (Neither side is free, they both blocked my statement.

(We are just bricks on different walls, when in fact the walls are the same).

Eve did not lie, there was a serpent, which is an allegory that talks about a sense of continuity such as time or memory. Without such feelings, there are no conditions for the formation of self-awareness or self-knowledge.

Humans are the most complex animals on the planet. If your body is too simple to perceive your environment clearly, you will find it difficult to perceive the movement and change of everything in front of you.

Without sensing moving or changing images, it is difficult to form the concept or idea of a mirror/screen/stage/platform (self-awareness or self-knowledge), which is often referred to as the ego.

The opposition of what can be and what is, the opposition of mirror image, the opposition of I and non-I, is called objectified thinking,which is growing up with self-knowledge.

The dichotomy between what can be and what is, the dichotomy of the mirror image, the dichotomy between I and not-I, is known as objectifying thinking, and it grows with self-knowledge, both of which end up trapping us into a dilemma. Either be a miserable sensitive person or a happy ignorant beast.

The reflection of light takes time.

So we can never see us in the mirror as we are now, all we see is history. You have changed.

If the change is so rapid and you are so sensitive that you suddenly find a face in the mirror that seems to be a stranger whose facial expression does not match your current emotions, you too may go crazy.

Somehow we all lose ourselves.

Clinging to any attachment (including concepts) such as the body, mind, thoughtless states, spiritual experiences, the Tao, God, Śūnyatā, etc., ........ that can never satisfy our desire to find the true Self or the real us. For they are all like images in a mirror, television set or other stage or platform. What we really desire is the 'mirror' and not 'any image', so how can we be satisfied?

You don't have to do anything but realise that the real you or the true self is there all the time.

It's like you're looking for a horse on the back of a horse. Once you realise that you have been riding it from the beginning (or before the beginning) you will immediately stop looking.

Water does not know that she is water, and darkness does not know that he is darkness. When a man is seeking the light, he is blinded by dreams of various lights.

Most serious or intense busy people are dreaming, while the awakened are at peace because they are comfortable with the darkness that does not know the ultimate truth.

What we need to do is to have faith in ourselves (our unknown true selves), whatever it is, it is always there.

Yet within every yang is always a yin, and every belief/hope is based on doubt/fear.

If you are already 100% sure of something, there is no need of a belief.

So the real ultimate war between light and darkness is within us, not outside.

The creator (author) could be a monkey who is typing at random. We just happen to be living in a readable novel in which logic seems to be at work, but not really, and it is the monkey who creates all the illusions that is really at work.

It doesn't matter who the author is. (It is the eternal ultimate question and secret, hidden not only behind all that we sense, but also by all the concepts we imagine, including the Tao, God and emptiness.

One might think that the creator (the author) is so important that all meaning depends on him. But is the meaning of an author complete if he has no readers, especially the author of a detective novel? You might even ask: does he really have any meaning, no matter how big he is, how long he lives, or how great he is in any way?

I asked my son the other day, when he was a little boy, "Is the sky blue?" ." No, at night it's black." He's clever." If there was a superman whose eyes could and always did see infrared or ultraviolet light, would the sky be blue or black for him?" Without the eyes of life, colour means nothing to the sky.

Why should we doubt the meaning of life, why should we not doubt the meaning of the universe, or even the meaning of the creator. No matter how small we may be, no matter how short our lives may be.

Lao Tzu: The sky/heaven and the earth (representing the Mother who created all things) are without mercy.

In order to fulfill the author's meaning, the reader must be ignorant.

A truth-teller (the fortune-teller who is always right) would be a spoiler who ruin everything.

Ignorance of our true nature is the source of our stress, anxiety, misery and suffering. Is it worth it? Depends on how much beauty, joy, love you can find in your life (sometimes just a simple blue sky can move you). If very little, you may deeply question why you were created.


What was Adam's original sin?

It is good to see some of you using the Bible as a kind of allegory. However, I don't think this sin is about honesty or lies.

Self-consciousness, self-knowledge, is itself the source of sin, which is why it is called original sin.

Eve did not lie, there was a serpent, which is an allegory that talks about a sense of continuity such as time or memory. Without such feelings, there are no conditions for the formation of self-awareness or self-knowledge.

Humans are the most complex animals on the planet. If your body is too simple to perceive your environment clearly, you will find it difficult to perceive the movement and change of everything in front of you.

Without sensing moving or changing images, it is difficult to form the concept or idea of a mirror/screen/stage/platform (self-awareness or self-knowledge), which is often referred to as the ego.

I hope I have made this clear enough for you to understand.

If not, please refer to my other answers.

By the way, there is no need to confess to anyone other than yourself. If you can't forgive yourself, how can you forgive others.

And that despite everyone who is self-conscious or self-aware is selfish and has sinned, without us, there is no meaning of God, or at least any meaning of God must be done by us.

Please refer to my other reply. Min John Zhou's answer to "Why we were created (a Buddhist perspective)".

Why were we created (the Buddhist view)?

I don't think a Buddhist would think he was created. (I am not a Buddhist, by the way).

He might think he is a castle built on Lego bricks, or some forest based on woods.

And he may refer to the Lego factory or the seeds of the woods as a kind of emptiness or nothingness.

If so, this means that they (the Buddhists) are assuming a closed room, a hermetically sealed space. All detectives should be looking for the murderer within its confines.

By the way, some scientists (if not all) are doing the same thing. Otherwise, all their logic could be an ineffective effort at any time, because it could be undermined by some external factor anywhere.

People love Sherlock Holmes and admire his ability to be logical.

And we are justified in not liking chaos. Without a stable environment, such as a sealed room, which serves as a better weapon than our arms and hands, our logic seems weak. It is like a small boat in a rough sea. Although this boat is so stable, as in the logic that 1+1 always = 2, how can we expect it to be able to handle the chaos of the ocean?

But there is always a different voice.

Ludwig Wittgenstein: It is superstition to believe in causality.

(It is possible that 1=1 is an illusion and that 1+1 leads to 2 is also an illusion that we believe in as fact or truth, just as we do with other superstitions.)

To me, this means that the creator (author) could be a randomly typing monkey. We just happen to live in a readable novel in which logic seems to be at work but not really, and it is the monkey who creates all the illusions that is really at work. There are other unreadable books, possibly infinite, including some novels in which there is a different logic to ours, which must be absurd to us. If we happen to get into them, we might deny all the strange things we encounter in order to defend our own logic.

It doesn't matter who the author is. (It is the eternal ultimate puzzle and secret, hidden not only behind everything we sense, but also by all the concepts we imagine, including "Tao", God, nothingness.) Let it be. Whether it is a monkey, some kind of chaos, nothingness, or something more ridiculous, anyone is the same to us.

One might think that the creator (the author) is so important that all meaning depends on him. But is the meaning of an author complete if he has no readers, especially the author of a detective novel? You might even ask: does he really have any meaning, no matter how big he is, how long he lives, or how great he is in any way?

I asked my son the other day, when he was a little boy, "Is the sky blue?" .

"No, at night it is black". He was clever.

"If there was a superman whose eyes could and always did see infrared or ultraviolet light, would the sky be blue or black to him?"

Without the eyes of life, colour means nothing to the sky.

Why should we doubt the meaning of life, why should we not doubt the meaning of the universe, or even the meaning of the creator.

No matter how small we may be, no matter how short our lives may be.

Lao Tzu: Heaven/Heaven and Earth (representing the Mother Nature that created all things) have no mercy.

In order to fulfill the author's meaning, the reader must be ignorant.

A truth-teller (the fortune-teller who is always right) would be a spoiler who ruin everything.

Ignorance of our true nature is the source of our stress, anxiety, suffering and pain.

(Refer to my other answer Min John Zhou's answer to What is causing Dhukka?)

Is it worth it? Depends on how much beauty, joy, love you can find in your life (sometimes just a simple blue sky can move you).

If very little, you may wonder deeply why you were created.


What led to Dhukka?

As far as I know, many Buddhists (I am not a Buddhist, by the way.) believe that what causes Dukkha (pain, suffering, stress, anxiety ......) is our desire to cling to various attachments.

This seems better than blaming the world or life.

As Lao Tzu once said, our real enemy is ourselves.

We should not blame what we are attached or attached to; we should scrutinise the suspects who may be committing such attachments , namely ourselves.

But as Mao Tse-tung once said, there must be some reason behind all hatred or love. Is it possible that we are blaming ourselves too much?

Although according to Ludwig Wittgenstein it's superstition to believe in causality.

But if you have this belief that there must be a reason behind everything.

Then why do we have this obsessive desire to do so.

There is a parable in the Bible.

A madman passed a mirror as he walked.

For some reason he thought that the image in the mirror was of another person.

He admired the person's beautiful face and head very much.

Suddenly he panics, for if this head belongs to another person, where is his own head?

Where was his own head? Why could he not see his own head?

So, from then on, this madman ran around looking for his own head, but he could not find it.

Is this just a crazy person without a reason?

Is it absolutely ourselves that we see in the mirror?

You know it takes time for light to reflect.

That's why we can never see us in the mirror as we are now; all we see is history.

You have changed. If changes are so fast and you are so sensitive.

You suddenly realise that the face in the mirror seems to be that of a stranger whose facial expression doesn't match your current mood, and you too may go crazy.

Somehow (probably because of the self-knowledge), we all lose ourselves.

Clinging to any obsessions such as the body, mind, thoughtless states, spiritual experiences, the Tao, God, Śūnyatā and other concepts, ........

can never satisfy our desire to find our true self or the real us.

For they are all like images in a mirror, television set or other stage or platform. How can we be satisfied when what we really desire is 'the mirror' and not 'any image'?

This dissatisfaction leads us to try even harder to cling or attach.

And this dissatisfaction or this desire itself implies anxiety or stress and can be called 'Dukkha'.

"Images" are constantly changing and the fact that we have gained them at one time means that we can lose them at any time.

We can never see the 'mirror or the stage' or feel it in some way so that we can be sure we have found it. (It is always the one ultimate secret hidden behind all that we feel and all the concepts we imagine).

Let us suppose that the madman in the parable had no hands and that he could never touch his head to be sure that it was there all along.

If that were the case, how could he stop his madness?

Śūraṅgama Sūtra tells us that once we can stop this madness, we will get the peace we want, which is called Bodhi.

It seems easy because you don't have to do anything, just realise that the real you or the true self is there all the time.

It is like when you are looking for a horse on horseback. Once you realise that you have been riding it from the beginning (or before the beginning), you will immediately stop looking.

(According to Da Jian Huineng, this sudden realisation is the ultimate path and the only path to awakening or enlightenment or eventual liberation called Nirvana.)

But if this enlightenment was really that easy, you would all know it already, so why should I bother typing so much.

All we need to do is to have faith in ourselves (our unknown true self), whatever it is, it is always there.

However, within every yang is always a yin, and every belief/hope is based on doubt/fear.

If you are already 100% sure of something, there is no need to believe.

So the real ultimate war between light and darkness is within us, not outside.

中共比国民党成功之处,大约就在于他们更“现代化”。(苏维埃的源头之一是柏拉图的《理想国》,小毛有意或无意地在充当“哲人王”) “反贼”们却喜欢把他们看成是“外儒内法”或“官家主义”的残余,似乎只恨他们还不够现代化或“西方化”。甚至于李敖大师都认为中华文化的出路在于“全盘西化”。

而鄙人以为“现代化”“全球化”“标准化”“连锁化”“军事化”是个陷阱。

如果我们面临一劫。 那么这不是天外来劫,就来自“自我意识陷阱”与“现代化陷阱”/“标准化(战争机器)极端发展陷阱”。

“自我意识陷阱”已经说过很多了。参见《觉悟指南》,《劫不从外来》

而所谓“现代化陷阱”主要涉及能量守恒与热力学第二定律。 由于缺乏专业知识,我无法准确表达,只能泛泛而谈,但似乎相当重要,所以还是勉为其难多啰嗦几句。

能量守恒,不增不减,不存在会消耗需(靠军事化现代化)争抢的问题。这一点也已经多次重复了。

比较容易搞混的还是:生命越来越复杂,每个个体的基因不同,不是一种有序,而是一种多样地无序,应该是符合热力学定律的。 穿一样的制服,搞军事化(现代化),才是反潮流的,必被消灭或互相毁灭的反动派。

化力气用能量打扫房间,是为了从我们的角度看来房间更整洁了。站在宇宙的角度,未必认为如此。可能均匀分布,一团麻线每根线一样,标准化,简单化,连锁化,现代化,全球化,才是一种有序,或一种趋向均匀有序的反动。如果宇宙的大趋势是从能量分布的相对均匀有序走向不均无序,那么生命的演化越来越复杂不均,正是趋向无序的个性化,每个人包括双胞胎的基因都不同。连病毒的变异都如此。

(如果均匀分布是一种无序,生命的复杂是有序。那么进化论就似乎与热力学定律矛盾了。于是有人提出,我忘了是谁了:宇宙之所以允许进化出复杂的人体,就是因为人类会为了维持自己的生命破坏环境。破坏生态圈,矫正宇宙趋向混沌的总方向。但是如果均匀分布是一种有序,生命每个都不同才是无序,那么生命的演化就与热力学第二定律并无矛盾,我们并不是活该去死的反动派。真正的反动,是过分追求效率好打胜仗的标准化零件化统一化等等等等。各种疯狂地自毁或互相毁灭并不是天经地义必须发生的。也就是说,人体的复杂乃至个个不同是应该的。冷静地相处才符合天道。疯狂地打群架要统一思想搞所谓文明的冲突,太热闹了,不仅没必要,也不符合宇宙的大趋势,不可能持续很久的。自己不肯停可能就止于核冬天)

为什么我们会陷入这个“现代化陷阱”?我认为还是以为自我迷失,要攀缘资源,怕死,怕能量的消耗赶不上生命的繁殖速度。所以,说到底还是相续相这条毒蛇惹得祸。(参见我的其他文章。例如下面这个)

(下面这篇可以不看,以前写着玩的)

如何看待「物质决定意识、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观点?

这个问题在我看来是从虚到实的。 我似乎一直在务虚,很少务实。因为不了解实际的具体情况,无论哪个阵营,出于宣传战的需要,用各种意识形态口号掩盖了太多的东西。 现在打算做点改变,至少要试一下。 物质决定意识?思想来自大脑?非也。没有能量,死尸是不会思考的。 与其说物质第一性,不如说能量第一性。(参见 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有没有对与错?为什么? 曰文:能量第一性)

(这是下文的起点。这个如果不成立,那么所有的逻辑推理都是个玩笑。把玩笑当真理,硬搞出来的肯定会似是而非。) 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我曾经说过:“如果“法则”是弱肉强食,为什么濒临灭绝的是狼而不是羊。羊的“优”不在于力量,而在于更适于人类社会这个环境。没有进化只有演化。基因被选择不是因为更进步更厉害,而只是更适应环境而已。环境是会变的。 按理说应该资本主义社会更强调自由竞争,社会主义更强调合作共赢,更适合发展大工业的生产力。结果却似乎乱套了。国人还在热衷于各种斗争(甚至有的企业以狼性为口号),西方的垄断资本研发科技更快。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力量谁都喜欢,我也一样。但是我知道除了有形的力量,还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来自对自己的信念,任他强如飓风也吹不动此心之光明。

这些话写得太随便。是不是合作共赢比自由竞争更适合社会化大工业,更有利于集中资金研发第一生产力:科技?

还是先回到根本的出发点:能量第一性。

能量守恒,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不垢不净,但是分布是不均匀的, 而且不稳定,(变化的大趋势却是稳定的,即从均匀的有序趋向于不均匀的无序。(注:均匀分布是一种有序。这是很容易搞错的。必须注意。)不断向更复杂更精致演化的生命趋向的是不均无序而不是均匀有序,所以生命的存在与发展绝对不是所谓 大趋势里的逆流。 人类文明的发展本不该使地球越来越浑浊(均匀有序),这应该是“自我意识”这种疯病造成的。

据说宇宙本该向越来越冷寂的方向发展(太空中没有声音,热闹的星球大战是配出来的),之所以会允许演化出高度复杂的人类大脑,就是因为人类会加速破坏环境(其实那不是什么环境,树木等等各濒危物种,都是我们的亲戚。我们破坏的其实是自己。核大战能影响地球自转多少?) 这种说法现在看来似是而非,如果是有人故意散布的话,我不得不佩服其险恶与“高明”。

分布比较集中的能量容易被利用。分布不集中太均匀的比较难,需要更高的科技。

大家一拥而上先抢容易的,好比当初发现新大陆时骗或抢金银,后来又用奴隶贸易之类的手段搜刮,用鸦片换快钱(银子)也算一个,但是当时资本(即对能量的使用权)的原始积累已经基本完成,英国开始较大规模与较复杂的合作生产了(复杂性比较重要,修长城挖运河的规模也不小)。 (之所以要抢金银或货币等资本,之所以要抢能量的使用权,而不是直接抢能量。一是因为能量不稳定,在不断地物理转移与化学转化中,二是因为不可能有人能提炼出完全脱离物质的纯能量或完全脱离物体的纯力量。以至于有人认为根本就没有power或force,只是个方便计算物质变化或物体运动的概念工具。)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似乎说明了:积累得比较大即比较集中的资本(集中比较重要,越是抽象化从金银本位到手机上的数目字,越有利于集中。崇祯皇帝也积累了不少银子,但是太具体了,不利于集中调配干大事。其实干准确精确,对的事比较重要,不然的话,越大错得越离谱),有利于发展较复杂的生产方式以及伴生的较复杂的乃至系统化的对世界的解释(即科学)。

(如果科技等生产力,属于物质,是第一性的。那么这科学是天上掉下来的吗?天又是从哪来的。注意这种上帝是谁造的?第一因的因是什么?的问题属于犯上,该打,因为逻辑不通,已经告诉你是第一因了,难道还有第零因第负一因?要问也只能问学生不能问老师,你问这种问题就有理由怀疑你要篡位,项羽说取而代之,刘邦说大丈夫当如是。你就算比刘邦厚黑,更像大丈夫,还不是一样要被李宗吾嘲笑。被笑当然是不会少块肉,但是肉是物质不是能量。还是回到起点:谁是第一性的?)

反动学说诞生了:能量决定了意识,生产关系(资本,能量使用权,以及能量的分配与集中的方式方法,契约或制度)决定了生产力(科技及其学说思想,包括社会科学,包括意识形态),注:文科生和理科生都不要争了,你们都是被账房先生决定的。

既然是反动的,当然欢迎革命群众的批判,把它扼杀在摇篮里。

再补充一些:由于较容易利用的能量被抢得短缺了,才有能源等物质经不起人类消耗的错觉,才有《三体》的流行。其实能量是无所谓消耗的,只有从易(集中)到难(均匀)的转移或转化,这与熵的变化大趋势是反动的。这个趋势本该是能量的分布必然是从均匀(有序)到集中(无序),从有序到无序。生命对能量的使用的目的还是为了维持自身的繁复精细(集中、不均、无序),因此这种“反动”应该还是合于天道的。只要人们自己不要被自我意识逼疯就好了。

所以发展科技改善生活似乎肯定是对的,不发展怎么利用难利用的能量,短缺的不是能量而是我们利用能量的手段。(如果这利用能量的科技生产力,是没有来处的第一因,从何发展科技?)有短缺就有过剩,过剩的是什么呢?贪心吗?人口吗?

要避免过分情绪化的拍脑袋决策式的想当然,或许还得回到根本上。

我们利用能量干什么?主观地看来,我们似乎是在战天斗地?(其实不是!!!)把均匀分布的有序能量复杂化精致化无序化,化力气打扫整理房间是为了不让它有序均匀混沌乱七八糟。我们在试图抗拒的正是对大趋势的反动(总是要均匀的惰性惯性)。 我们都是反反动派。因为我们赖以生存的身体就是个复杂的系统,人类的系统是最复杂的,而且我们还在追求外部坏境(包括上层建筑)的复杂化精致化无序化,因为这有利于我们的生存。天没有要我们死,我们偏偏自己寻死,可能都是自我意识这个疯病搞的鬼。(结果可以是双赢,平均寿命随着科技的发展是在延长的。集体也不必输,诸如核武之类的发展,或用环境换发展等等,都可以随着疯病的自愈而避免 )

经济基础,即能量分配集中方式的抽象化制式化便利化(注:在这里,答主根据其反动学说异端理论,偷换了概念,经济基础是指生产关系,生产力主要指科学技术,属于上层建筑)为我们建立发展上层建筑提供了外部条件,内因是我们追求维持并尽可能延长生存期的必然。

也就是说,大家一窝蜂地淘金,抢快钱,是有深层次的原因的,只是表现为统治阶级的贪婪或好大喜功而已。

回到短缺的是科技,过剩的是什么的问题?看来不是贪心,不是个体太贪心,也不是集体(所有的人口)太贪心,(不是人口过剩)。是为了生存?过于怕死了?也许吧。那就无解了,只能越怕死越拼命发展科技与工业大生产,(最大的当然是军事工业,尤其是战时的军事工业),战天斗地,破坏环境了?而实际破坏的又是自己的生存环境。基因要突变以适应雾霾需要多长时间?(这样看来幕后另有黑手,不是怕死之类的恐惧,最深层次的原因还是能量及其分布变化的大趋势。短缺的不是科技,也不是安全感,而是对这最深层最根本的认识或觉悟。这个短缺太难补了,女娲来了也不行,我深有体会的。最难的在于认识到了就成千万人中独往矣了。自信之前如果是有定语的,因为某某才自信,那是假自信,信的还是万卷书或万里路,甚至只是信一本圣书或一场圣战而已。更不用说信制度或信文化了。只有觉悟自己的本性才能信真正的自己,而不是信自己的身体或思想或冥想之类的附属物。)

(补充一点:天要亡“标准化”“均匀化”之心不死。规模越大的有序化,越背离能量分布从均匀有序到不均无序(复杂精细无单一标准)的大趋势,越难越危险。所以资本即能量的使用权的分配与集中,不必要求大,更应该求复杂求精致,最好能复杂到难以判断是有序还是无序,比如可以一个大的有序含无数小的无序,或一个大的无序含无数小的有序,甚至每个较大的有序中都含无数较小的无序,反之亦然。如此,发展科学技术以深化与创新为首要,学科越多越好,鼓励专家鄙视笔者这种所谓的博学。而且表彰每个专家的新发现新发明,越偏门时效越短越好,封杀所有如答主这样试图总结出真理的行为。而不要急于应用或急于推广。据说老天爷之所以允许宇宙中有生命,就是因为我们为了自身的有序会制造更大的无序,对整体趋于无序是有利的。如果是这样的话,破坏生存环境以自杀可能也是被鼓励的?反正这一拨猴人死光了,还有下一拨适应了雾霾的蟑螂人。也许宇宙尺度的宏观上的均匀分布,靠大爆炸及膨胀来实现,星系间距越来越大,整个宇宙越来越稀疏安静寒冷,而相对微观上的集中,一个个星球,要靠我们这些一波波的生命来破坏,这才是我们的天命?那么唯一抗争之道,或许就是维护环境,尽可能慢地去破坏,因为不破坏看来是不可能了。如果能用顿悟或觉醒来抵抗当然更好,但可遇而不可求。以上这些话是写着玩的,别太认真对待。现在看来完全搞错了。我们的生命正是建立在不均无序复杂精细之上的。宇宙或老天爷没有鼓励我们自毁,都是自我意识这个疯病搞的鬼。而“标准化”“连锁化”“零件化”“连排制”“军事化”“均分”“配给”等等等等才是真正的反动派或惯性惰性。)

以前我看到,经济学家们似乎在大谈生产过剩,劳动力也许过剩,机器人更厉害,不需要肉身人了。生产力(科技)会过剩吗?还是需求短缺,老百姓兜里没钱,或有钱没安全感不敢消费造成的错觉? 政府垄断资本可以用投资基建等大事来增加需求,对冲生产力(劳动力)过剩的现象(错觉)。 但这是个错觉,实际需求本就过剩,不需要增加的。越增加,越突显科技等生产力(脑力劳动者)的不足。 这样看来,最应该加大投资的还是教育与科研。(教育最好是以科研的方式进行,不能公开你的标准答案,让学生自己猜)

回头再看那个问题:是不是合作共赢比自由竞争更适合社会化大工业,更有利于集中资金研发第一生产力:科技?

自由竞争的结果往往也是垄断。因为不垄断其实没有真正的自由。比如价格,就不能随意定,得由供需关系决定。一旦垄断就不管了,我宁可倒掉牛奶,也不降价。你穷是你没本事,或上帝没选你。这穷的越穷富的越富是必然的。一旦垄断,价格随便定,针对富人的税都会转嫁到以穷人为主体的消费者头上。(富人再怎么穷奢极欲,也只是1%的穷奢极欲。他们不可能真捐出来去填99%的福利的。如果一个慈善机构的资金的使用决定权还在他们手里,那么就不是真的慈善,大都为了子女的避税。)

我看不到他们的账本,我估计他们的垄断,无论民间的,还是官方的,出于自身追逐更大财富(更好更快更有效地集中能量的使用权支配权)的需要,会自觉地集中发展科研及教育。 (先大体如此,如果没被删的话,再修改补充,甚至推倒了重写)

我想应该没有人否定科技是个好东西,人见人爱。而根据我的荒唐理论,科学技术决定于能量使用权的分配与集中的制度(包括契约法)。 而且我们又很难信自己,似乎只好去从这个似乎是第一性的制度中去找自信。 那么怎么样的制度才算一个好制度呢?或怎么制定契约法最有利于发展科技呢? 如果我是个好老师,就只提问题,不给答案。 好在没人会以我的答案为标准。那等我休息休息再来玩。

制度的重点不在利益的分配。而在于尽量精确地而不是多快好省地使用资金或资本,精确地使用能量使用权,精确地使用能量 应该让政治学者选政客或政务官。教育学家选管教育的。检阅学家选组织检阅的。表演学家选演员。指挥学家选幕后指挥。不能各利益集团外行选外行。外行封外行也一样。

精英主义的问题就在于所谓“精英”并没有那么精那么英。 郎咸平:所谓博士,就是学会了如何坚持自己偏见的人。 真理不掌握在多数人手里,也不掌握在少数人手里。 相信科学(潜台词就是相信权威,相信教科书)这句口号是说不通的。 科学的精神就是怀疑。没有怀疑就没有科学。 科学的方法不是眼见为实,而是大胆的假设,小心地求证 为什么要小心,因为都是假设,不是什么真理 连1=1也是假设,真有两个完全相同的任何事物吗? 民主(MOB做主)投票更是靠不住的。 排队长的未必好吃,美食家的推荐也只能听听 到底怎么样,还得亲自尝一尝 实在不行,宁可迷信大数据什么的,也比所谓的精英的自以为是靠谱

我们常常歪歪天降白鹿,天降大侠,天降清官,天降圣君,天降完人,天降大任....

我有一个常用的比喻:从电视剧剧情推不出电视机原理。瞎猫也能抓到死老鼠。外王证明不了内圣。(全民皆兵的游猎部落比发愁兵饷的宋明蒋更先进?)似乎主要批的是经验主义。那么会不会降下天书,传授我们先天真理或绝对真相呢?以我看,不是骗子就是疯子。

不能因为做了个新梦或与众不同的梦,(包括一起做的梦,如电影《盗梦空间》)就以为自己醒了。(急急忙忙要呐喊)

所以很可惜,除了王明的教条主义与周恩来的经验主义,这两条腿外,我们并没有第三条腿,有的只是标签,帽子与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