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风雨
@西山风雨
关注的小组(2)
动态 帖子 8 评论 110 短评 0 收到的赞 39 送出的赞 13
  1.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2017年习近平修宪是不是宣告了传统民运改良派的彻底完蛋,只有支黑才是唯一出路?

    另外,多年前,我在一位我那开精神病诊所的朋友那里听到了一个这样的故事,她是女的,为了防止她的隐私暴露,我就称她为a君吧,她的诊所在德国,当时是北京奥运会刚结束的时候,她的诊所里来了一位特别的老年病人,他是共产党的体制内高干,退休了,想来诊所里解决些心理问题,但由于不会德语,只好请懂中文的看他,a君当时在行业内小有名气,被一众德国大夫说好,又懂中文,所以就请她来看老头子的心理疾患,这个老头子是中共的党内高干,打过仗,也受过批斗,心理毛病不少,白天的时候常常感觉焦躁难安,只有晚上的时候才好受些,a君问他什么原因,他说他不知道,只是很多事堆积在他心头,要一件件地讲,这一讲就是几个钟头,老头说他年轻时信菩萨,年轻时是农夫,后来被共产党强征去打仗,说是强征但他也有自愿,家里没多少米,去军队混个饭吃,这一吃就是几十年,后来到了文革,军队里开始整人,要和民间一样,破除牛鬼蛇神,他打仗前会向菩萨求平安的事被人翻出来,拉来做典型批斗,他当时是副旅职务,但小将和不懂事的大头兵没放过他,虽然是旅级干部,但依然斗得厉害,不让吃饭,老要挨踹,幸好他那时是中年,耐力强劲,经的起打和斗,但是有件事,让他终身难忘,有个大头兵很过分,要他主动砸佛像,拿来一堆佛像要他砸,不然就不给饭吃,他当时饿的厉害,想要口吃的,但大头兵不给,要他主动破除牛鬼蛇神,不然就继续饿着,这下他火气上来了,心一横,把放在他旁边的佛像全砸了,边砸边骂,然后这大头兵满意了,当下就给了吃的给他,往后他家里几十年都不拜菩萨了,但这事还没有完,文革结束以后他被平反了,他的职位又被等效地复原了,被遣去一个市当公安厅副厅,但他心里依旧挂记着他砸佛像那件事,深夜里沉思的时候老是感觉亏空或恐惧,常常在被子里打抖,说些胡话,他女儿看到他这个模样,意识到老人家可能有什么心理疾患,就让他去看本市的心理大夫,但看了很多药也开了,但就是不能根除他的恐惧与焦虑,直到他找到a君,a君听完以后就说他受了文化霸凌,也只是开了药给他就不谈了,但是a君的不谈有很多因素在里面,第一,她知道这样的老年疾患几乎没有救,因为已经发病了,第二,她不想和中国人再有什么联系了,因为她本身也受到过中国文化的压迫,第三,这个老人已经很老了,他的症状和大部分她见过的中共高干一样,整天生活在恐惧中,不让这样的人彻底脱离文化环境再进行救治等于使症状加深,因此,她只是敷衍两句开点药就不多说了,我讲这个故事只是想说明一件事,中共所建立的政治体制就决定这会是一个由各种患有精神疾病的人所统治的国家,那些所谓的体制内精英和权威人士大部分都会在最后变成一个精神病人,如果你们去读以赛亚柏林的《苏联的心灵》一书,会发现大量这样的例子,人类社会有一个总体的趋向性那就是,在可以做到的最大程度上,尽可能回归自然与正常的方向,中共这样逆势而为,不但不会使其他国家的人受损,反而会使他们在失去最后一层人民的庇护后,彻底地被湮灭在废墟与瓦砾中,永世不得翻身。

    回到89,那个螳臂当车的,可不是坦克人,而是中共。

  2.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2017年习近平修宪是不是宣告了传统民运改良派的彻底完蛋,只有支黑才是唯一出路?

    所以,最有效的做法是组织和教育人民去建立属于自己的国家,而不是谈爱这个中共建立的国家或是恨这个中共建立的国家,因为中共建立的国家存在本身不具有正当性或合法性,就像塔利班建立的新阿富汗一样,根本没有任何合法性,至于欺诈,这是一种民间向当权者收回自身权力的政治策略,它在隐瞒自身的意图和具体动作上有着良好的效力,未来,如果有某些明智的民间团体要从当权者手上拿回自己的权力,可以看到大批量的此类策略运用,毕竟,人类社会前进的齿轮不可阻挡,共产党想拦路只有死路一条,就是可惜那些被共产党拉进坟墓里陪葬的人,他们平白无故地被中共拿来作挡箭牌,真是让人惋惜又哀痛。

  3.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2017年习近平修宪是不是宣告了传统民运改良派的彻底完蛋,只有支黑才是唯一出路?

    俄罗斯是威权主义国家,不属于极权主义国家,极权主义国家的特征是它会通过政治延伸管控社会上所有领域的事,也就是一切领域都会被政治管控住,包括教育、医疗、学术、言论、新闻等等等等,中国的问题从来不是应该爱它或恨它,而是它的建立从来没有得到人民的投票授权同意,因而谈爱它还是恨它都没有效力。

  4.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2017年习近平修宪是不是宣告了传统民运改良派的彻底完蛋,只有支黑才是唯一出路?

    共产党靠欺诈民间人士维持统治,民间要让共产党的统治结束,为何不去抱团在一起欺诈共产党呢?这才是条正确的路子,不然过早发布自己的主张容易引来中共的所谓特别关照。

  5.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2017年习近平修宪是不是宣告了传统民运改良派的彻底完蛋,只有支黑才是唯一出路?

    为什么要黑呢?冷静地看待它不是更有利于培养反对派势力吗?仇恨是把双刃剑,用不好极容易反噬自身,要让一个国家消亡,可不是光凭精神狂热就能办到的,应该冷静地对待它的存在,寻找适宜的手段,不断在它处于关键运作的时候干扰它,在最后它不堪其扰的时候,给予它最致命的一击,这才是高超的政治实践技巧,你看富兰克林率领美洲人摆脱英国统治的时候仇恨过英国国王吗?人压根没有,相反,他冷静的分析,积极地运作起来,不断用一些方法让英国人感到困惑,让英国议会不好对他下手,直到最后战争打响,英国政府才发现了问题,这个操作你也可以在中共对台湾的统战上看到,共产党官方从不宣扬对台湾的仇恨,而是反复地在官面上用“中华民族”“两岸一家亲”等等词汇来拉拢台湾一些保守人士,仇恨方面最多也只是委托一些水军或所谓公知去灌输国民对台湾民进党的仇恨,而从不在官面上宣扬这些,可见共产党也在这方面学到了欺诈的精髓,那就是迷惑,你带领的团队如果要取代共产党,最好也可以学习一下这些东西,不然恐怕在中国活不到一周。

  6.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马英九李显龙的访问

    另外,深刻的人往往是吝啬的,因为他们给自己在心灵造成的狭隘的缘故,浅显的人往往慷慨些,由于他们给自己在心灵造成的宽广的缘故,人往往会在经历了一些损伤以后心灵就变得又深刻又狭隘,以至于在很多时候都表现为吝啬,这也是为什么一些未经人事的年轻人慷慨而又大度的原因,也因此,年轻人往往才是一个地方的政治运动发起者,因为他们思维浅显不会说一些华而不实的话,因此更容易地召集到民众。

  7.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马英九李显龙的访问

    其实这位北山老兄估计受多了中共的政治教育,虽然他本人贴个PhD和professor的头衔,但连基本的种族和民族都搞不清,可见他是多么地不学无术,当然,不排除他学完了中共的政治学就已经读不懂西方的政治学这一缘故,马英九和李显龙是新世纪的绥靖主义者,他们的那些深刻只是为了保有自己的利益,因为中国的影响力在扩张,再加上他们各自国家内部出现了新运潮和运动,虽然这些新运潮和运动是主张和平的,但它们的产生已经让他们失去了大量的潜在利益,简单来讲,就是让他们无法从欺骗中获利了,这让他们认识到了应该争取保有东西,人一旦不安起来,往往会选择价值观念差不多的强者庇护自己,马英九和李显龙就是这样的例子,新加坡政府一直都是专制政府,马英九的国民党则还依靠欺骗谋取利益,他们都有个共性,和中共的价值观念差不多,毕竟蛆虫喜欢和蛆虫在一起,他们的那些深刻还不如民众给的实际上的烙饼有用,至于他说我的文章是废话,还不如本科生的课堂小文章,我想他连我的话听都没听懂,更不要说去针对性地进行逐条反驳, 也就只会在口头讲讲脏话埋汰别人,所以,到底谁的水平更次一些写的东西还不如本科生的课堂小论文大家一目了然。

  8.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马英九李显龙的访问

    一个不自由的国家或民族不存在了就不存在了,有什么值得惋惜的或担忧的,以后会有其他的国家或民族取代他们的存在,就像现在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取代了法兰西第一共和国一样,现在大部分的法兰西人都不会对法兰西第一共和国的灭亡而惋惜,因为现在的法兰西人有属于自己的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灭亡以后自然会有人再在这片土地上开创新国家,同样,民族灭亡也和这一样,讲到这里,补充一下,自由主义认为,个人可以自己决定自己的民族身份,民族或国家的灭亡不会影响个人的继续存在,像以前的夏威夷人,他们主动灭亡了夏威夷民族,加入了美国,转变民族身份成为了美利坚民族,这就是一群人主动灭亡一个民族的例子,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我们今天说的民族指的是国族身份,也就是依靠国家而产生民族身份,而非种族身份,大部分中国人由于没有受过正式的政治学教育,被中共蒙在鼓励,民族指的是国族身份,而非种族身份,种族身份叫“ethnicity”,中文译为“族裔”,民族身份叫“nationality”,这个词前面的“nation”是国家的意思,这也是为什么民族身份被称为国族身份。

  9.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马英九李显龙的访问

    最后,无论华人是否会被灭种,都无关新加坡和台湾的事,因为这两个地方的人已经有了新的民族身份,即新加坡人和台湾人,中国人灭种是否都不影响他们的存在,除非中国人想拉他们陪葬,我并不怀疑中共为了保政权和自己建立的国家存在而不去这么做,但李显龙和马英九如果意识到了这点而去尝试前去安抚疯狂,我只能说个人选择不一样,面对一个疯狂好战的国家,最佳做法是完善本国的军事能力,最不济也要建立完备的防御应急体系,特别是要乘战争还未爆发大力着手,多年前吉恩夏普就针对台湾的情况撰写了《群众性防卫》一书,建议台湾尽早建立民间军事机构,乘着解放军实力还不足以发动跨海作战时,然而由于民进党议员在立法院多年不足1/3,这一系列的完善措施被耽误了,而这些耽误有国民党的功劳,就是不知道国民党在解放军登岛后发现解放军给他们的奖赏是子弹会不会大吃一惊呢? :(

  10.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马英九李显龙的访问

    另外,提一嘴,深刻而又狭隘的东西也是最容易诱发人的偏激与冲动的,虽然中国的儒家传统主张中庸,但我本人对中国的所谓新儒家感到非常不齿,儒家是最重视教育的学派,他们如此重视中庸,以至于让号称是自身在这个时代的后继者都会忽视掉这一时代的统治者推行的最容易引发民众偏激与冲动的教育模式,这是对提倡中庸的儒家学派本身多么大的讽刺啊。

  11.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马英九李显龙的访问

    我想追求思维深刻是我们中间很多人在共产主义体系下受教育所得到的结果,很多人意识不到这是有问题的,狭隘而深刻的东西最容易诱发人的道德与信仰追求外,还由于中共垄断了教育,排除掉了其他信息源,使得人们无法看到其他浅显而又自然的东西,或者说让人们徘徊在他们中共的叙事结构与方式中,这使得人们长久以来无所适从,成为了迷茫之人,然而信仰和道德在西方是个人的事,而非公众的事,政府或国家不得因个人的道德或信仰问题迫害个人,这是西方三百多年来的自由传统,中国人受中共的教育毒害很久了,少有人意识到道德和信仰应该只是个人的追求,而不是社会中人人应该具备的,大部分中国人依旧徘徊在中古时代,以为社会应该被道德规范起来,殊不知道德或信仰有无限种面孔,因此它们只能被视为某一个人的私事,而非所有人的公事,说远了,中共教育人民追求深刻的东西的目的是恶毒的,当一个社会没有其他的不同的信息源,同时又由于深刻的东西容易引发人的道德或信仰追求,但社会上又只容许官方道德或信仰存在,统治者这时教育人民去追求深刻的东西,这会有什么结果呢?诸位好好想想,这可是让社会上每个人都如负大山的来源。

  12.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马英九李显龙的访问

    版主对人类认识的见解很不足啊,如果你上过些人性科学课应该知道一些基础的认识学知识,人的认识是有限的,深刻会使思维变得狭隘,浅显则会使思维变得宽广,但狭隘好还是宽广好,不同的个人侧重不同,如果你要当保守的政治家,那么深刻好一点,因为深刻所带来的狭隘会使得你以前得到的利益可以被维持住,如果你要越级上爬,得到更多人的认同,思维浅显些好,浅显可以让你阅读和认识到更多东西,只要你善于抓住时机,你就可以利用你新认识到的东西获利,简单来说,深刻有利于维持已有的,浅显有利于未来将得到的,这是人类认识的一体两面。政治上的保守派人士一般侧重把思维变得深刻而又狭隘,因为他们相比得到更看重保有,自由派人士则更看重将要要得到的,所以会把思维变得浅显而又宽广,马英九和李显龙都是保守人士,他们的思想怎么样表露出深刻都不奇怪,毕竟他们都是保守人士,但也因此,过分深刻带来的狭隘使他们看不到其他人的利益,如果未来他们处理不好和其他人的利益关系,未来他们想怎么保有自己的东西都会是一场空谈,包括他们建立的政权,何况中国这个国家对所有弱小国家的东西虎视眈眈,他们去拜访习近平,真是十足的献媚表演,因为中共根本不看他们的地位与威望,只是出于能力的不足无法吞并这两个国家罢了,台湾的暂时安全靠的是百万军人和一道海峡,新加坡靠的是美国在海域的巡航守备,而不是所谓习近平的“不发疯”或这两位对习近平所谓的“安抚”,另外,民族主义起源于一个十七世纪的法国小乡村,那是在三十年战争之后,民族国家刚刚起步的时候,那个时候的人开始用具体的词汇称呼自己的民族身份,它的核心要义就是认为本民族比其他民族优秀,算不得什么深刻的东西,如果你要当民间的政治家,思维浅显并宽广些好,那些深刻的东西谈不上在未来有用,如果你已经或者要投靠中共和其他国家的保守派政党,那...

  13.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编程随想早在2010年就暴露了身份

    任何专制政府统治的国家都有一个惯性,他们在遇到社会问题时,由于不知道怎么出产财富,往往会把掠夺的目光转移到其他国家身上,中华人民共和国也不例外,未来对于亚洲人来讲,将会有些很艰难的路要走,毕竟中国这个利维坦很大,胃口不小。

  14.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编程随想早在2010年就暴露了身份

    讲到这里,中共也是因此很忌惮台湾变成名正言顺的台湾共和国,现在台湾归属于中华民国,出于简称的缘故,中共可以通过语言的优势,把它说成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但如果台湾真的举行了全民公投,改名为台湾共和国,那么中共就少了正当借口吞并台湾,这一点非常让他们抓狂,一个可以吃进去的肉,现在没有正当理由去吃了,这对于任何一个或一群专制统治者来说,都是一件极为难过的事。

  15.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编程随想早在2010年就暴露了身份

    中共最忌惮的是每个中国人都想让中国这个国家不复存在,而不是担忧自己的政权不稳,因为只要国家还继续存在,中共就能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获利或者换个皮让自己的统治得以维持,如果新的反对者都达成了让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国家不复存在这个共识,那么这才是对他们中共最大的观念冲击,他们将会因这样的缘故使得自己辛苦夺取到的政权不断受到各方面的挑战,因为既然国家作为政权生存的根基都不具备存在的正当性,那么政权灭亡只是时间问题,就看各方反对派谁能在新形势下得到更多人的授权认证,以及谁能协商制定出建立新国家的宪法。

  16.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编程随想早在2010年就暴露了身份

    编程随想本质上还是个爱中国主义者,他虽然反对中共,但没有反对中国国家的存在,因而我想他就是因此而不被重判的,目前中国的反对派势力大部分都是爱中国主义者,他们大部分都没有想过中国这个国家存在实际上不存在正当性或合法性,根据社会契约理论,国家的合法性来源于大多数国民对于构建起这个国家的契约的同意或认同,而编程随想在他的很多博文中都透露出对于中国国家的热爱,因而他只是涉及颠覆国家政权罪以及攻击社会主义制度等,我想中共也是因为编程随想热爱中国这个原因,才只判了他七年刑期,如果你们去把他和一些维吾尔族人的遭遇对比,大部分维吾尔族人涉及的是分裂国家罪,他们所遭遇的刑罚更加恐怖,很多直接被关在集中营里被秘密杀害,但这个例子也说明中共最忌惮的是他们建立起来的国家不存在了,因为说到底这个国家是中共的国家,他们依靠这个国家存在而获利,虽然这个国家叫中华人民共和国,但说到底这个国家并不是人民的国家,人民如果要自己拿回权力,或者进行有益的反对工作,首要的工作就是直视最根本的问题,也就是先审视这个国家存在的合法性,实际上中国这个国家的宪法根本没有得到大多数人的同意认证,也就是它的存在根本就不合法,所以很多声称自己反对中共,但心里还是爱中国的人被抓起来并不会被当局下重判,因为他们还热爱中国,这对中共继续维持他们的国家存在有益。

  17.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国际非暴力冲突中心(ICNC)第二期课程特邀嘉宾专场讲座-Adele女士讲解、分析与对比波兰团结工会运动与中国八九学生运动

    https://m.youtube.com/playlist?list=PLwdt3SzvuCznUlm_LtgcJEI5wo7rMDHfs

    各位论坛朋友,笔者很荣幸能与各位分享本场讲座的内容与链接,在这个已经过去了较久的新年之后,ICNC的第二期《公共活动的理论与实践》课程迎来了结束,而就在前几天,课程讲师苏利利邀请到了第一期学员Adele女士主讲课程的特邀嘉宾讲座,Adele女士是该门课程的第一期学员,在研究各国社会运动的案例上有着大量的知识储备和独到的见解,笔者出于分享知识的思想,特在此向各位推送本场讲座,本场讲座已发布在YouTube的“ICNC中文课程”账号上,各位如有兴趣可以尝试收看,Adele女士的本次讲座共分三部分传输在网络上,而其主要内容围绕着讲解、分析、对比波兰团结工会运动和中国八九学生运动展开,各位如有兴趣可以链接观看。

  18.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ICNC(国际非暴力冲突中心)名下的《公共活动的理论与实践》课程开始第二期招生了!(本次招生活动结束于2023年1月15日)

    最后,如果你陈述不出自己的理由,也给不出自己完整的说明,我希望你最好可以少发言,也最好找一种方法,去寻找怎么医治你上司以及你同事的狂躁症。:)

  19.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ICNC(国际非暴力冲突中心)名下的《公共活动的理论与实践》课程开始第二期招生了!(本次招生活动结束于2023年1月15日)

    没兴趣,编程随想的大部分主张和思想我们不支持,也没兴趣了解,另外,如果你真要让我们阅读他的文章,拿出自己的诚意来,我们不会随便去阅读一个人的文章。编程随想虽然是反对中共的人,但他的思想属于自由意志主义者一类,而且他对中国国家有独特的热爱,我们没兴趣去爱一个非法存在的国家,也不和自由意志主义者在一起办事业,你如果真的想让我们读他的文章的话,把你自己的主张说出来,也把你的目的说出来,我们不和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打交道。

  20.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ICNC(国际非暴力冲突中心)名下的《公共活动的理论与实践》课程开始第二期招生了!(本次招生活动结束于2023年1月15日)

    https://m.youtube.com/watch?v=VmFFi8CxVCU&list=PLtM1RSSyRbr-NB8SMCsAgKHRmdAoe_lbC&index=3

    (ICNC在YouTube的官方频道所发布的纪录小长片,上半部分讲述了由波兰工人领导的波兰团结工会是如何通过非暴力的方式取代了波兰共产党的长期执政的,下半部分则讲述了南非的黑人是如何通过非暴力的方式结束了白人在南非建立的种族隔离、歧视以及压迫的制度的)

  21.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ICNC(国际非暴力冲突中心)名下的《公共活动的理论与实践》课程开始第二期招生了!(本次招生活动结束于2023年1月15日)

    另外,您的支持与感谢就是对我本人做本门课程推荐的最大鼓舞和动力给予。^_^

  22.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ICNC(国际非暴力冲突中心)名下的《公共活动的理论与实践》课程开始第二期招生了!(本次招生活动结束于2023年1月15日)

    另外,你们如果已经开始筹备了的话,记得在被捕后把你们成员的名单给我,毕竟这是大事,可不得不让人知道,全世界看到这幕都会感觉震惊,一国的主席被一伙政权内部的基层网络评论员杀了,这让人感觉荒唐都措不及防。:(

  23.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ICNC(国际非暴力冲突中心)名下的《公共活动的理论与实践》课程开始第二期招生了!(本次招生活动结束于2023年1月15日)

    昂,你们既然愿意干,那我没什么话可以说的,壮士,万事小心,不过截屏这种事我还是会做的,虽然我不怎么逛品葱。•_•

  24.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ICNC(国际非暴力冲突中心)名下的《公共活动的理论与实践》课程开始第二期招生了!(本次招生活动结束于2023年1月15日)

    同时,我听说一个人想借助他人的手达到自己的目的,往往要付出很惨痛的代价,无论那目的是不是真的,你如此频繁的强调和暗示要用无人机炸死习近平,不知道你的上司以及你的同事看到了会怎么想呢?

    ps:可不要像之前那位包包大人那样删除自己说过的话哟~

    另外,我已经把你的话截图了。•_•

  25.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ICNC(国际非暴力冲突中心)名下的《公共活动的理论与实践》课程开始第二期招生了!(本次招生活动结束于2023年1月15日)

    你最好向你的上级汇报,赶紧招募人手加入这门课程,因为,晚了,可就比我慢一步了。:(

  26.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ICNC(国际非暴力冲突中心)名下的《公共活动的理论与实践》课程开始第二期招生了!(本次招生活动结束于2023年1月15日)

    你如果是真心计划去炸死习近平的话,我不会和你多说什么,你也不必回我,但如果你是接收到中共的指令在我这里灌水来迷惑读者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们,你们的目的成功了,但是,这不表示未来我不会持续张贴文章为人们带来本门公共活动的理论与实践课程,我不会停止这些,因为,方法是人想出来的,而你们,永远比我慢一步。:)

  27.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ICNC(国际非暴力冲突中心)名下的《公共活动的理论与实践》课程开始第二期招生了!(本次招生活动结束于2023年1月15日)

    另外你如果真的认为自己没有能力去学习怎么推动和发起运动的话,中共会默许你这么想,因为这对他们的统治有利,我不改变你的想法,但你可以去学习,如果你不去学习,未来你就是在某种程度上成为默认中共可以维持现状的人,同样的,人民会唾弃你。

    :(

  28.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ICNC(国际非暴力冲突中心)名下的《公共活动的理论与实践》课程开始第二期招生了!(本次招生活动结束于2023年1月15日)

    我说过,你做不到这些,因为你没有能力做到,建议是多学习再来谈这些。

  29.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ICNC(国际非暴力冲突中心)名下的《公共活动的理论与实践》课程开始第二期招生了!(本次招生活动结束于2023年1月15日)

    你做不到这些,我建议你还是多学习些知识再来说这些吧,同时,我也不会支持你做这些,中国人是可以走向文明的人群,实现民主他们有这个能力,不需要以砍下某些人的脑袋来达成这种目的,那对社会的进步充满危害和风险。

  30.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ICNC(国际非暴力冲突中心)名下的《公共活动的理论与实践》课程开始第二期招生了!(本次招生活动结束于2023年1月15日)

    非暴力抗争不是让你不要去抗争,而是要以另外一种方式进行抗争,因为要让暴力抗争得以取得对一个专制政权的胜利,需要满足很多条件,例如首先你要能让军事专家以及军工厂为你训练士兵、生产武器以及招募人员等等等等,而军事专家一般大半生都在政府供职,他们几乎不可能去转投向你的阵营,同时,军工厂的那些人也往往只和政府做生意,或者简单的说,他们就是维持现体系的一员,你怎么让他们加入你,你能为他们带来什么呢?光凭嘴说是没有用的,其次,就算你能让他们为你服务,战争往往会牵连无辜者,对社会的破坏性很强,你怎么保证你的支持者不会有太大损失,这都是很大的问题...因此,在这些东西都不明朗的情况下,暴力抗争的胜利条件无法被满足的前提下,取得胜利是非常难的,缅甸就是最近的例子。

  31.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ICNC(国际非暴力冲突中心)名下的《公共活动的理论与实践》课程开始第二期招生了!(本次招生活动结束于2023年1月15日)

    许多苏联支持和赞助的社会主义政党和社团就是这样的例子,你如果去看看这些日子伊朗女性在伊朗发起的运动,可以看到运用非暴力手段对专制政权进行成功抵抗的例子,现在伊朗政府满足了这些伊朗女性的诉求之一,废除了道德警察,这对所有伊朗女性来说是一个小小的进步,她们自身的能力在这次运动中得到了锻炼与加强,但她们让伊朗社会进入现代还差的很远,不过,开始有些许成功就是一种对参与运动的人民的鼓舞,未来会怎么样,我不太清楚,但总体而言,伊朗女性群体的力量得到了一次锻炼。

  32.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ICNC(国际非暴力冲突中心)名下的《公共活动的理论与实践》课程开始第二期招生了!(本次招生活动结束于2023年1月15日)

    想想看,怎么样的人才会使用暴力?是绝望,是无能,是他们无路可走了,因为他们匮乏了,他们的一切都不能让自己感觉被填满,这才会使用暴力。

  33.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ICNC(国际非暴力冲突中心)名下的《公共活动的理论与实践》课程开始第二期招生了!(本次招生活动结束于2023年1月15日)

    何况你根本无法用这种方法杀死他,因为他身处于重重保护中。但我说这些不是削弱你的信心,你有没有感觉用暴力对抗一个专制政体何尝不是弱者的选项呢?

  34.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ICNC(国际非暴力冲突中心)名下的《公共活动的理论与实践》课程开始第二期招生了!(本次招生活动结束于2023年1月15日)

    你觉得炸死习近平,共产政权这个非法政权所带来的对人民的暴政与压迫会结束吗?

  35.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ICNC(国际非暴力冲突中心)名下的《公共活动的理论与实践》课程开始第二期招生了!(本次招生活动结束于2023年1月15日)

    我听说当一个人在比较严肃的领域里面开玩笑时,存在两种情况,第一种,他真的完全了解这些东西,但是他喜欢以巧妙的方式促进更多人学习,因此他在这个领域里面开玩笑,讲讲笑话吸引人们参与,第二种,他什么也不知道,但是他这个人就是比较嬉皮的人,对什么东西都喜欢聊聊,但他确实没有什么可讲的,所以就在如何让人们发笑上下功夫,我不知道你算哪种,但如果你自己认为自己算某种程度上的第二种的话,你不会是未来让中国变革的力量,这是我对你现在的评断,会不会是将来的?我不知道,看你自己怎么把握了。:(

  36.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ICNC(国际非暴力冲突中心)名下的《公共活动的理论与实践》课程开始第二期招生了!(本次招生活动结束于2023年1月15日)

    https://m.youtube.com/watch?v=LzUNuXTMy9g

    (YouTube纪录小长片《打倒独裁者》,出自ICNC在YouTube的官方频道)

    如果你对采取非暴力手段促进独裁或专制政权垮台有很多疑惑或怀疑的话,不妨观看本链接所关联到影片再下结论,本影片为ICNC所制作的汉语纪录小长片,主要讲述塞尔维亚人民是如何通过非暴力的方式让独裁者米洛舍维奇下台的。

  37.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ICNC(国际非暴力冲突中心)名下的《公共活动的理论与实践》课程开始第二期招生了!(本次招生活动结束于2023年1月15日)

    1989年6月,当总射击师邓小平决定以武力对天安门以及木樨地一带的抗议学生进行了强制清场后,一位特别的外国人把解放军清场时惨烈的景象记入了自己的脑海并留回以后的岁月慢慢琢磨,他不是别人,正是来自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研究所的学者-吉恩•夏普,他在北京待了八天,看到了抗议的学生在进行活动,也看到军队对他们的屠杀,他深切的感受到了这次屠杀带来的恐怖,但他也开始思索怎么去告诉人们去实践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如何用非暴力的方式去结束独裁或专制的统治以及防止专制政权对人们的屠杀再次发生,这就是他写作《从独裁到民主》一书的开始,也是本门课程《公共活动的理论与实践》的主要框架。

    如果你是希望推动中国展开变革的力量的一份子,请不要放过这次机会,它会告诉你,如何以非暴力的方式让自身做到在政治实践中,对比起暴力来,更有力量。

    如果你是公共活动的旁观者,也请你不要放过这次机会,它会告诉你,怎么样可以让自己过上自己想过的生活,也会告诉你,自由、正义、民主、现代...这些林林总总的词汇到底对我们有什么含义,或许你还在迷茫中徘徊,或许你还在困惑中挣扎,加入这门课程,它会为你解答这些。

    如果你是一位对世界绝望的人,也请你放下毁灭自身的念头,加入本门课程,也许你在这里无法找到自己的解药,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有时解药本身就在你自己身上,我们时常感觉到自己的匮乏,无论是思想还是身体上的,但是我们都秉持一个信念,那就是存在本身就能说明希望的存在,加入这门课程,学习新知识能告诉你如何扩大自己的生存空间,因为路,就是人自己走出来的。

    以下是我们课程的具体信息和链接:

    我们的电报课程群是: http://t.me/hefaxing

    我们的课程讲学老师是:https://mobile.twitter.com/64_heishan

    我们的课程报名表如下:http://forms.office.com/r/NYNUwEN296

    ps:我们推荐使用protonmail作为报名邮箱,无它,因为更安全。另外,附上课程第一期苏利利老师说明的链接:https://m.youtube.com/watch?v=Yhs6434eEJs&t=33s

  38.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写给中国公民看的一封应该将我们敬爱的为我们在中国争取自由以及帮助我们在中国建立民主的国际公民们、国际组织以及外国力量不再称呼为境外势力的提倡信

    最后,我也不担心她的老派观点在我这个提倡新观点的人身上与我产生碰撞,现在的许多人都很浮躁,因为出于他们自身各种各样的原因和现实处境,但当他们在不断地学习新东西时,他们的经验、体会、教训会让他们更加有智慧去看待更多东西,今天这个姑娘她也许不会接受我所说的和提倡的,但在未来,随着她学习的深入以及更清晰的理解了更多东西,她会明白我提倡的对她而言具体有什么作用,这就像一批孩童在楼道中上下奔驰一样,总有那么几个喜欢去按响几扇门的门铃,这后面的事会如何,则是命运的安排,它不总是坏的,而且即便直接后果是坏的,但命运本身常常是慷慨和仁慈的,只要按响门铃的人不主动寻求毁灭,未来就会有奖励和新的领悟以及体会给他们,这会是构成未来他们在某方面的事业得以成功的关键铺垫。:)

  39.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写给中国公民看的一封应该将我们敬爱的为我们在中国争取自由以及帮助我们在中国建立民主的国际公民们、国际组织以及外国力量不再称呼为境外势力的提倡信

    如果你是指我之前因为在工作和因其他方面的打扰而让我来不及细想就说出的话是落入了中共在社会中提倡的逻辑陷阱中的话,我想对你说的是,我们都某些方面受到自己曾经在从属中共的所谓的学校教育的困扰,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我们,我想很少有例外,不过我想告诉你的是,这个姑娘很聪明,她明白自己认同我说的什么,不认同我说的什么,又在哪方面有迟疑,不敢贸然下决定,而我也看到了之前我说的话的错误以及态度的不佳,不过这都是我和她之间的事,你在我这底下发言,有没有想过你自己认同了什么呢?还是说你只想做个所谓的高明的看客,来指导其他人的人生实践呢?纳粹德国破灭后,德国全社会的人都在反省自己,寻找希特勒是如何利用人们推行他的政治主张的,其中就包括利用所谓高明的看客的心理,我在这里不详细说明,但我可以告诉你结论,当一批人在默认暴政继续下去,就意味着他们并不高明,而是在愚蠢的自以为是中沦陷,因为他们不知道一个基本事实,让政权对一个无辜者进行打击,就是在某种程度上加速地狱的实现,而这...... :(

  40.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写给中国公民看的一封应该将我们敬爱的为我们在中国争取自由以及帮助我们在中国建立民主的国际公民们、国际组织以及外国力量不再称呼为境外势力的提倡信

    首先,我没有进行说教,其次,我也没有能力进行说教,因为每个人都有自主意识,他们会天然排斥自己不希望得到的东西,你认为我在进行说教,那你就是落入了中共为你预设的潜意识陷阱,他们希望人们不去认可另外一套逻辑,因为这对他们的统治有益,这位与我对话的人本人,ta是个聪明的人,我想ta会很快反应出来我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也会明白我话语中存在一些之前我没来得及细想所忽略的东西,而我也告诉了ta有关语言的新知识和新观念,未来ta会如何抉择,这是ta的事,我不会强行改变一个人,因为这种事是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做不到的。

  41.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写给中国公民看的一封应该将我们敬爱的为我们在中国争取自由以及帮助我们在中国建立民主的国际公民们、国际组织以及外国力量不再称呼为境外势力的提倡信

    有时候建议何尝不是在试图去抹杀一种新东西呢?就像中国家长的为你好一样,这是种老人的可悲。

  42.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写给中国公民看的一封应该将我们敬爱的为我们在中国争取自由以及帮助我们在中国建立民主的国际公民们、国际组织以及外国力量不再称呼为境外势力的提倡信

    如果你真的理解了我的意思,不会认为我在寻求让你改变,因为我只是告诉你新东西,而后面的东西都是你在知悉这些新东西所领悟的,我没有那个能力让一个人改变观点,我只是告诉他们新东西,如果你真的只是认为观点你不接受的话,不回我才是你最佳的选择,另外我说了,运潮是英语词汇campaign的汉语译词,不能从你那古代汉语的单字模式进行理解,因为这是译词,你那些东西是从古代汉语的逻辑思维来对现在我们提倡的新词进行理解,完全风马牛不相及。:(

  43.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写给中国公民看的一封应该将我们敬爱的为我们在中国争取自由以及帮助我们在中国建立民主的国际公民们、国际组织以及外国力量不再称呼为境外势力的提倡信

    其实说到底就是你自己不认可罢了,你如果真心认同,完全不会认为我讲的是废话或者没有效率,中共提倡的东西在你的脑海里根深蒂固,如果你真的见过更多的东西的话,不会说出这些话,我不会寻求让你改变,但我希望你不要让自己在中共的逻辑里面被封死,因为变动的未来在创造更多的新东西,希望你到时候不会像个老人家一样在颤颤巍巍的时候才明白我说所的。

  44.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写给中国公民看的一封应该将我们敬爱的为我们在中国争取自由以及帮助我们在中国建立民主的国际公民们、国际组织以及外国力量不再称呼为境外势力的提倡信

    1,括号中运潮包含运动就隐含着你认为运潮比运动大

    2,语言的底层结构就是逻辑,不是其他,而且并不是台湾不台湾的特点,台湾现在还不是现代社会,它依然在法律上以三民主义限制着公民的思想自由,但他们官方所提倡的逻辑在变化。

    我所做的不仅仅是在改变语言的特点,还包括推动一种新逻辑,而且是否有效率取决于读者是否认同文章中提倡的想法或观念,如果读者一开始就不认同,那么写得再怎么美妙与符合所谓的科学规律都没有作用,你如果看一些你自己都感觉到恶心的文章,你会主动且频繁的传播它吗?

  45.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写给中国公民看的一封应该将我们敬爱的为我们在中国争取自由以及帮助我们在中国建立民主的国际公民们、国际组织以及外国力量不再称呼为境外势力的提倡信

    最后,让我告诉你,你不认为让你的读者花更多的时间在你的文章上不是一件好事吗?在传播学上,让读者用更多的时间阅读一篇文章,可以加深他们对文章的印象,当然,这并不是一定要让人们用更多时间才会更好的达到这样的效果,但是,我个人倾向于让读者去用更多时间去阅读,因为在这个浮躁的年代,如果我能让一个人学会花时间在阅读上,这对他的未来会是一件好事,他们多花一分钟的时间在我的文章上,在将来,会成为让他们在任何其他领域里多专注的十分钟,就像爱情一样,有更多的投入就有更多未来甜蜜的回忆,这会让他们面临不确定的将来,有更多充沛的信心。:)

  46. 西山风雨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写给中国公民看的一封应该将我们敬爱的为我们在中国争取自由以及帮助我们在中国建立民主的国际公民们、国际组织以及外国力量不再称呼为境外势力的提倡信

    前现代社会特征之一就是,专制统治者在全社会推行一种逻辑形式,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其他形式的逻辑,只是因为它们被压制住了,而无法被更多的人知道罢了。

    你如果去过更多的国家,你会发现每个国家的人日常说话所隐含的逻辑形式是不一样的,但自由国家的人们的逻辑形式更加丰富。

    我以前在日本生活过一些时间,分别是在东京和京都,这两个地方的人所说的话隐含的逻辑形式是完全不一样的,有时我都感觉他们真的挺像两个国家的人,一句话到那里说和到这里说面临着不一样的后果。

    另外,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你今天所说的所以为的客观事实,实际上是中共多年来推广他们的逻辑所造成的结果,并不是真正的客观事实,也许有的人会不觉得,但如果你和他们所谓的语言专家打过交道就知道,有次我和他们吃饭,他们在喝完酒后闲聊,有个喝大劲的人对我说,就你这蠢货还想取代共产党?中国人现在说话的方式都是按照我们要求的来的,你觉得你能翻的了天?

    有时我在深夜里想这番话都觉得很有感触,因为我的一些朋友的确是像他们那样说话的,不过还好他们中间有人直接对我说了这些,不然平时我也想不到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