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以默 @首都卫队
9

首先来段steam上的游戏介绍机翻(外加本人的一点润色)

1976年,红卫兵与风起云涌的文化大革命即将接近尾声。病重的毛泽东开始将自己的权威托付给他在共产党共事的同志们。冷战已然进入新阶段,而您将决定中国未来的发展和她在世界上的位置。
-您将在1976到1985担任中国的最高领袖
-恢复中苏关系,争夺社会主义阵营的领导权,或者成为美国利益的代言人,亦或是走出属于您自己的道路。
-建立起强大的计划经济,或是进行市场化改革,吸引全世界的投资者;又或者进行共产主义自动化经济的实验——中国经济的未来取决于你。
-扩大在您的影响力,成为亚洲地区的主宰甚至把欧洲收入囊中,冷战给了您很多机会
-小心您的政客同事。他们可以成为你的盟友,也可以成为您致命的敌人。
-请记住,您的行动将决定XX世纪末的世界走向--苏联会不会分崩离析,社会主义阵营会不会垮台,朝鲜会不会被抛弃,您能否再现中国的光辉道路,还是会做的更好?




注意:以下内容若无特别说明请以1.3.8+GKChP汉化为准。
台湾

台湾回归
条件:必须触发六四并选择让位自由派、国际声誉50或更低。在两个中国事件中选择统一时刻。

虽然必须触发六四才能与台湾谈判,选择自由派上位并不代表PRC必须是自由主义才能收回台湾,因为毛子的程序员没写政体的条件判定,所以理论上你是可以在民主化后把党政转成一党民主、完成自动化研究后仍可以选择与台湾统一。同时拿到共产主义第一步和一国两制的成就,例如下面的这张图:威权主义中国和自由主义台湾。(在谈判前台湾是威权主义灰色,谈判后只要不选择维持现状台湾必转自由主义)

承认台湾主权
条件:必须触发六四并选择让位自由派,在两个中国事件中选择承认彼此。
没什么好说的。如果声誉没有降下来,除了维持现状只能选这个。同时还会获得米帝国主义的一小份贿赂。
解放台湾外部岛屿
条件:拥有50军力时策划入侵。若触发了六四,在两个中国事件中需要选择维持现状。
同样没什么好说的。这个结局仅占领了一些台湾外部的零散岛屿,台湾本岛并没有被解放军入侵。


阿拉伯联合共和国

成立条件:支持埃及纳赛尔主义者推翻萨达特总统,在泛阿拉伯主义事件中选择支持成立。
该选择下还有两个子分支结局:
不合的联盟
条件:支持创立阿拉伯联合共和国且没有将让所有可互动的阿拉伯国家(埃及、利比亚、叙利亚、伊拉克)加入。 完整的联盟
条件:支持创立阿拉伯联合共和国且让所有可互动的阿拉伯国家(埃及、利比亚、叙利亚、伊拉克)加入

港澳地区
武力统一
达成条件:帮助阿根廷打赢马岛战争,在拥有5预算和10军力后即可武力占领。游戏内武力统一和全面收回的文本是一样的


全面收回
条件:全球影响力比美国世界影响力更高,在港澳之命运事件中选择全面收回。 香港再见?澳门再见?
触发条件:在港澳之命运中选择高度自治或适当自治,且国际声望达到70或更高。 如果放任不管,英国和葡萄牙会取消批准回归协议。此时想收回港澳只能通过武力解放了
但是,如果中国与美国签署了友好合作协议。后者会自动向英葡两国施加压力,港澳仍会回到中国手中
如果在事件触发时改革派或自由派占领导地位,则可以和三合会达成合作。与三合会合作的选项有两个:
达成联盟,但不免于清洗

达成联盟,且提供优惠条件
与上一者的区别是能获得额外的10预算,但党内/民众支持度掉的更多
只要你选择上面两个选项中的其中一个必会获得处理三合会的buff。
同时,如果经济类型为鸟笼经济或政府干预程度更高、改革派或自由派不占据领导地位。你可以花费8特工值进行清洗运动,同样能保住回归协议。

六四
触发条件:中国政策软化至改良主义。在政府分类的地图中国土变为绿色

注意:即便你已经转变为多党政治,只要给予民众的自由化程度够高,六四仍会(至少)在1983年爆发。

这个事件有四个选项(无论是什么情况都是这4个选项):
a(武力镇压

历史上的六四结局。如果思想自由化程度偏高(50~70之间)这个选项能让MSS暂时喘息一会。此外,这个选项并不会导致某个江姓男子进入中央。
b(有限武力驱散
和上一个选项的结果类似,但思想自由化程度会额外增加25个数值。如果原本的思想自由化程度偏高,很有可能会在事件结束后触发一次普通的民主化示威事件。请提前备好足够的特工值。

c(让位自由派
若选择该选项,自由派当前的派系负责人成为当前的中国领袖。同时触发共产党的新开始与民主化改革的子事件,在点完这两个事件后会直接进行选举。

人民支持度会直接影响到议会席位,不是法定多数游戏会直接结束。
注:这个结局会随着多数党的不同造成改变
如果是法定多数,游戏继续。且每年进行一次议会席位选举。
D(满足要求
如果你在事件中选择第四个选项,游戏会直接结束。(我也不知道为啥)


>20201217:先写到这里,20个小时后继续写…
4

原文地址

以下为无删改原文内容


(本文支持随意复制粘贴抄袭引用)

前情提要: https://www.reddit.com/r/China_irl/comments/pol71o/前天被维基媒体基金会wmf封禁的其中一名维基百科用户的用户页面及我对其展开提出的衍生讨论支持种族灭绝/

之后,我注意到知乎上相关的讨论多了起来,在这个问题下的最高赞是这篇,嘲讽这位极右翼的回答。可能是感觉到提问翻车了,观察者网亲自下场提问了另外一个问题(部分翻车吧,有蜣蜣被踩到后面去的千赞回答,也有其他大V的嘲讽,和其他大V的反对新纳粹的回答)(edit:不知道如何做到了重新排序,总之最前面十个左右又都是钦点维基百科的了)。

然后,我仔细看了一下,发现这位简直是个宝藏男孩。。。

——————————分割线——————————

首先,这是这位用户的维基百科上公开的用户页面(所以不是恶俗),这位用户自称是海军退伍军官,却同时又表示自己是纳粹主义者和Nazbol,并且认为应该重新评价法西斯主义。如果他真的是海军,那么他的政审程序是否出了一些问题?为什么纳粹能渗透进海军?(Nazbol和Nazism是两码事)

在知乎上,这位用户认领了自己就是被封的那位nazbol,然后发了一行又一行的cringe speech...

(这段已经被知乎删除)公然鼓吹灭绝两千三百万台湾同胞,比希特勒还凶啊

“好法西斯”

甚至,这位用户公然宣称应该军人治国,煽动颠覆了。

然后还有典中典的苏联笑话环节。。。

而可能看到这位nazbol被从左到中右群起而攻之,有匿名用户坐不住了,公然宣称他“只是激进了一点”“和nazi团结也是可以的嘛”甚至最后到了“不喜欢nazi就滚,因为这里是中国”,搞得我分不清这位到底是建制派还是反串了。

所以,看了半天这个drama,我个人感觉啊,即使原本只是这位纳粹活该、其他人不该封的话,那么既然有至少一位“中国大陆维基人用户组”(简称WMC)的成员去积极维护一个纳粹,去当一个纳粹从犯,而且既然许多被封禁的用户中的大陆用户没有主动与反人类和种族灭绝的言论去“割席”,那我依据目前的情况所得出的结论是:维基百科封禁和拔管理的行为(对这约二十位维基百科用户)总体上是正当的

4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离去的人是“看明白了一些问题”的人,但他们悄无声息的离去了,没有回响,而那些感觉自己难以逃离的人,大多也只能依靠白日梦来自我安慰。然后呢?

接近闹市区时车子开始减速,窗外的街景也清晰起来,以红黄为主色调的中餐馆的招牌鳞次节比,大多是重口味的川菜和鲁菜。“这里是华人聚集区”,他伸出粗壮的手臂指着窗外说,眼角溢出一丝难解的笑容。

他叫C,留学来这边已经三年多了。我们是在网上认识的,今天第一次见面。他似乎很健谈,至少在网上和刚才在高速公路上时都是如此,他说自己正在申请政治避难,读了一个硕士没心情再读第二个,找不到工作就只能通过难民身份留下来。

车速更慢了,窗外陆续有行人看向我们,像在揣摩一只贸然闯入陌生林区的稀有动物。他断掉了方才的滔滔不绝,神色稍显紧张,双手抠在方向盘上,凝视前方。我摇开车窗,立刻便有江浙一带的口音飘了进来,偶尔也能听到几句广东话。

“他们已经订好位子了,你先过去,如果他们还没到,你就跟老板报老陈的名字”,C嘱咐我说。老陈似乎在此地有些头脸,我虽然没见过,倒也早有耳闻,据说举着老陈的名字在这一代吃饭能打折。我一直以为那是个笑话。

这家中餐馆还是不错的,干净整洁,除了墙上那张写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福字挂饰之外。老板看起来很热情,甚至热情得有点儿潜台词太多了,有点费解。

“中国”的浓缩版

坐定后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C僵硬的表情依旧没有松弛下来。“我不常来这边。要是给我说,直接去家里吃,我很烦听到这些中文”,他摆着手,操着一口与周边截然不同的纯正京腔儿。

C家在北京是中产偏上,两代长辈都在体制内谋职,用他的话说是“跟体制沾边儿,也没摊上多少实惠”。不过为什么要申请难民呢?一来有望投资移民,二来凭他的专业也比较容易技术移民,却偏选了这么一条难走的路。

他摇摇头,“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自己做决定,还是个改变一生命运的决定”。就是说,你家里不知道申请难民这件事?“怎么可能让家里知道?他们还等着我回去光宗耀祖呢”,他说。

C告诉我,从小到大都是家长包办一切的,就连出来留学也是爹妈在朋友饭局上跟别人比出来的决定,“就像你所知道的,这些中老年坐在一起光剩下比孩子了。一桌饭局上要是有俩孩子在国外的爹妈,其余人基本就没脸再吃了”,他呵呵着,“你支人拿孩子当附属物,跟皮带手表一样,是摆出来较量层次的。你支家庭就是整个社会的微缩版,体制什么样,体制内家长就什么样”。

他有着一套与众不同的措辞习惯,倒也容易听懂,因为有规律:名词前加上一个“你”字,代表的是不被认可的东西,如你支,指的就是中国;相反,名词前加上一个“我”字,代表的是被认同的东西。从我们开始交流那天起直到现在,我只听到过一种加了“我”字的名词,就是脚下这片西方土地的国名。

“为什么申请难民?还不是因为对找工作没信心呗。我不敢说华人找工作难,你们这种爱较真儿的媒体人肯定跟我要数据,这个真没有,可眼见着身边人大多碰壁,再加上对自己的学识缺乏底气,要想留下来就只能通过难民一条路了”,他说。他嘲笑西方媒体如今还在叨念作弊代考现象,其实混文凭早已成为一种流行亚文化,没什么新奇的,“出来念书的家里都有点钱,留学就是镀金,他们早晚会回去,混文凭是顺理成章。不过如今打准主意回去的人越来越少了,你支海归早已不如十年前那般值钱,还不如在这边开Uber赚得多。而且这帮人的自我估值也已经不能再在你支找工作混工资了,都是憋着一步登入上等阶层的那种心气儿,我跟他们不一样”。

我觉得他已经够上等阶层了,新买的高档汽车、一身名牌休闲装,拍在桌子上的手机是苹果一周前才刚上市的新款。说到这儿,他露出一种五味杂陈的表情,那是自傲和哀伤混杂在一起的东西。他告诉我,其实心底还有些许犹豫,一边是终于能彻底摆脱家庭的地狱式管制的兴奋,另一边则是已经无法再回国、加上父母将不能前来探望的骨肉分离之痛。

“说实在话,钱方面我家里从来没含糊过,只要我开口,要多少他们都给,可我就是不想回去了。已经走到了这一步,那就干脆继续走下去”,他说,“这条路的确难走,尤其是那种无边无际的等待和担惊受怕,最折磨人了,我只盼着自己别像其他人那样疯掉”。有人疯掉了?“反正精神不正常的比正常的多得多”,他叹了口气。

C很希望能通过难民申请,似乎更多源于“人生中的第一次独立做决定”,他想通过表达自己混得很好来证明摆脱家庭干预的成功。

你记着,每个难民都是一本血泪之书,他说。

为什么不常来这边呢,我还以为在海外的华人是很抱团的,我说。他摇摇头,“看起来抱团而已”,然后很神秘的凑近我的脸,在抱臂的怀里伸出小指,扫着周边,“你听听,感觉到什么没?那些家长里短的热络背后,有一种东西,那就是你支……像幽灵一样,挥之不去。不,是幽灵的加强版”。

那是一种用厚重的笑容包裹起来的恐惧声波,它夹在人与人之间,心与心之间,隐藏在亲切的家乡话碰撞出的噼啪声的背后,寒气逼人。“你支的很多东西在这边并没有消失,而是被强化了、浓缩了,包括虚情假意”,他说,指着桌上一瓶康师傅冰红茶,“就这东西,我看着就紧张,浑身鸡皮疙瘩,华人餐馆和超市到处都是这东西”。

其实可以去西餐馆的,我向他解释自己的口味很国际化。他摇摇头,“你以为去西餐馆就能感受宾至如归了?乃已无(naive)”。

他是对的。在这里活得最辛苦的恐怕就是这些拼了命的逃离中国后却又难以融入西方社会的华人,他们处在夹缝中,一边儿看不起那些骄傲于“祖国崛起”的自干五华裔同胞,另一边又被西方人统称为“中国人”。

经常有欧美国家的媒体报道,中国留学生大多自娱自乐,很少能融入当地社会的活动。C 说,他依旧难以理解白人的幽默、找不到笑点,在当地人群体内很尴尬。他的英文很好,口语流畅。如果是英语不好的华裔呢,又是怎样找归属感的?

“很多人出来之后反而比在国内时更‘粉红’了”,C说,叹了口气,“一群提不起来的壶。留在你支等着做炮灰多好,那种人就不该出来”。

顺便又听到了一个更为惊人的消息—— “Go Back to China”的涂鸦有可能是中国人搞的。

意识形态生意链

人到齐了,我们开始喝起来,老板又端过来几瓶啤酒,用浓郁的广东口音说着:“免费,免费”,和刚才我报老陈名字时收到的表情一样。我有些不解,问C:“你们认识吗?”他则神秘的笑了下,说:“这是学生会的面子”。

曾经听过那个神秘的华人学生会之大名,在媒体报道中似乎是伴随着间谍质疑和干预自由国家教育制度等行为的事件出现的,没想到还和这些免费啤酒有关。C把从美国来度假的M介绍给我,说美国那边跟这边儿的学生会状况“一样一样的”。

M 告诉我,很多华人的英文其实并不好,他们是高度依赖中文媒体平台和社交网络的,Facebook 和 twitter 都少有人用,华人学生会的官方账号就在微信。

学生会媒体平台和一些很没水平的华文媒体就是这些人的全部精神食粮,而学生会的公众号更是个来钱的好门路,据说很多华人超市和中餐馆都抢着去找他们登载广告,那位老陈就在学生会里工作,据说还被中领馆“接见”过。这就是为什么报老陈的名字可以昂首挺胸横扫中餐馆,还有免费啤酒喝。

广告能不能给登是要通过严格审查的,政审,有传说老板甚至需要会背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没有得到证实。我很惊讶,美国那么多媒体,为什么非要在中国微信一个小小的公众号上刊登广告呢?M 说,“那也是学生会的威力”。

一方面中餐馆和中国超市的主要客户群是华人,这些华人很自闭,难以融入当地社会,英文也差劲,于是商家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刊登广告是最佳选择;另方面就是,如果商家老板明确反对中国政府,而其他媒体给他的店刊登了广告,学生会就会立刻组织起舆论攻势,把那家登广告的媒体批成反华敌对势力、或者无耻汉奸,并断绝合作。

“也有不信邪的、不鸟学生会的华人老板,生意嘛也就不追求兴隆了,最多能吃饱”,C说,“我佩服那种有骨气的人”。他告诉我,今天来吃饭的人都没有明确加入学生会。

据说学生会的资金来自中国,不管是给市政厅门口跳广场舞的大妈们拍摄视频,还是参加抵制中国政府不喜欢的人的游行(比如流亡藏人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尊者),好像都有补助可以拿,要是写篇“祖国崛起”的文章,能拿到比一般媒体更高的稿酬。据传把学生会写在简历上还更容易找工作,很可能指的是回国找工作的人。

“人们不会发表不同意见,倒不是舍不得那份盒饭,这些学生的家属都还在国内呢,你懂的”,M很遗憾的摇摇头。

中餐馆、华人商埠、本地华人平台、华人学生会、中领馆,好大一条意识形态生意链。

海外中文媒体除国际大型媒体的中文版之外,其余大多不怎么专业,以假新闻、八卦和耸人听闻的小道消息博眼球,更重要的是,这些中文媒体经常作为中国政府实施“大外宣”战略的重要武器。

中国政府近年来一直在大力推进中国在国际上的“软实力”,海外华文媒体被认为“肩负展示中国文化软实力的重任”,中国也通过大量投资,积极在海外扩张中国媒体的影响。大陆媒体在报道中经常出现“据外媒”的字样,其中不乏上述“山寨外媒”,另也有“亲中外媒”和“自我审查表现良好”的海外媒体,借其口为当局代言。问题的关键还不在于有多少外媒为中国说话、或持有亲中立场,而是,在新闻受到严格管制的中国语境中,批评的声音被系统性地挡在了门外。

不会鉴定媒体专业性的海外华人,又无法摆脱中文信息内容,于是他们即便生活在自由国家,却依然接受着中国政府的控制思想。

C指着我说,“你支已经完了,彻底索多玛了,你们这帮人都应该出来,留在你支就是炮灰的命”。

“我是辛德勒”

聊了这么久,几个人第一次异口同声对我说的话就是这句:“你也赶紧出来吧”。

“这边那么多优惠政策,不用白不用”,C说,“你就先办好签证,然后上网上骂几句中国政府,直接骂街最好,然后等着行政处罚,拿到这些处罚通知书后马上跑。如果被扣护照的话,可以偷渡缅甸,从缅甸可以购买去泰国的合法手续,再从泰国逃亡第三国。其实你最好现在就跑,趁着护照没被没收”。

C们很不理解那些想留在国内“做点什么事”的人的想法,他们认为在中国已经做不成任何事了。我不理解,事实上还有很多能人明明可以一走了之,却选择留下来改变这个国家,与恶势力对抗。但一众人纷纷复议C的观点。

“我敢打赌,周围百分之九十五的人,对去年发生的事情都没有半点概念”,M说,“但他们的开心指数绝对比咱们高,唯独几个反川普的美国留学生,只关心川普的移民政策会不会影响到自己在美就业,结果拿到offer的人,马上就对川大大没有微词了,你信不?这都是知识贬值造成的,正因为知识在互联网时代触手可得,所以人们才懒得学习。供过于求,不过是价值规律罢了……”。

他们告诉我,以一种炫耀的口吻说,近期又有几位过来申请难民的中国人,不同年龄的,从50后到90后,还有在中国找不到工作的残疾人,“现在我什么都不上心了,唯一的使命就是把你们这群明白人全弄出来,咱们一起在这边吃着福利、喝着威士忌,欣赏你支怎么完菜”,C说,一脸的雄心勃勃。我不明白他指的“明白人”究竟是个什么标准。

M也是同样的态度,他认为我的想法不可理喻,“你都吃不上饭了还关心中国的未来呢,傻不傻,你关心的那些人根本配不上你挨饿,知道不”,他说,“吃救济有啥丢脸的?多少人拼命跑出来吃救济呢,比起做中国人来,吃屎都是光荣的”。

我想起曾经看到过的跑去海外生小孩的中国人,在微信群里晒领取的纸尿片、牛奶等救济品,还有群友们那些啧啧赞叹的表情,一阵五味杂陈。

贫贱不能移,我笑着摆摆手。他们更不同意了,“一次机票钱你就是倾家荡产也得出,出不起我跟朋友们商量借钱给你。你总以没钱为理由,说明你还没体会到非洲那些真正难民的滋味。九死一生坐船逃出来,还马上会被送上去巴新和瑙鲁难民营的飞机。不过难民营出来就能给你个临时保护签证”……

“真正的难民”,这个说法很奇怪,难道你们不是真正的难民吗?这句话遭到了冷场,几个人开始闷头喝酒,片刻后 C 慢悠悠的说,“你还是没饿透啊,等你饿得两眼发黑时就能想明白了,为什么关心政治是没出路的”。

这番话和他在网上说的一样,聊了这么久,他一直在游说我移民。C已经卸载了twitter和Facebook,彻底离开了社交媒体,用他的话说就是“眼不见心不烦”。“那些只会喊口号的人能有什么用?”他摆出一副鄙视的表情,“再说了,他们在网上匿名喊,喊痛快了一关机就继续跟党建设社会主义去了,你可倒好,当真了,结果在现实中也吃不上饭……你是冤大头啊”。

C 们曾经也是网上那些“只会喊口号”的人群中的一员,而且喊了很久,但只是为了给申请难民加分,据说移民官员是要查看社交媒体言论的。也因此,他们交上了很多异议派网友,其中包括我。“你不一样”,C指着我说,“你的问题在于太含蓄,网上发个言还总想着深入思考,思考没用啊,直接开骂才能显得你立场坚定、才能在移民官那儿加分。你申请一把难民就明白了,理性是一文不值的”。

几位“过来人”纷纷献计,他们嘱咐我千万别让自己冷静,要坚持悲情主义大原则,能嚎啕大哭才好,“如果移民官员问你一个学心理学的人心理素质一定很好吧,你要赶紧否认,申请难民最怕心理素质好的,因为那样一来你就不符合恐惧这个条件了……”他们说。

必需恐惧,培养恐惧,保持恐惧。这似乎就是他们与周边格格不入的另一个原因,但也无奈,如果不能在面试时表现出足够的恐惧,想来很难被通过。

“我拼命渲染只有中国最惨,其实还是很有帮助的,能够增强我在这边的满足感”,C直言不讳。他玩弄着车钥匙,似乎在思考这顿已经持续了两个多钟头的饭局,究竟耽搁了几趟Uber的生意,眼神中掺杂着一抹不甘心,“我可是名牌大学的硕士”,他说。

他不停的表示自己现在什么都无所谓了,“要是有人问我支不支持特朗普,我肯定说支持,特朗普那种人不是跟你球很般配吗?”他指的是欧美右转。我提醒他,我们现在只是离开了中国,并没有离开地球,他不接我的话,自顾自的说:“你不能下半辈子都坐在一间空旷的屋子里自己给自己讲道理,因为没人会听啊。民主也克服不了周期性的反智……你还准备在社交媒体上混吗?混多久?把自己这辈子都浪费在劝导那群玩了命想自杀的人?!”

情绪疏导难道不是心理学的职责所在吗?他的话前后矛盾,一面是对政治关注的鄙夷,一面却是希望把更多中国人拉出来,就如一面痛斥“索多玛的你支”,一面感怀父母亲情、家庭温暖,似乎,其中一面只是另一面的特殊表达方式。

“你得抓紧时间了”,C说,“如果今后中国难民潮全面爆发,基本上所有中国来的申请资料都会被无限期积压,最终就只有留学生才能申请难民了,那不是不可预见的未来,到时候可能旅游签证都不给批,你就彻底完了……发了财再移民肯定是来不及,但你现在移出来能保证吃饱肚子”,他用筷子敲着桌面,一本正经:“我是辛德勒,我们都是”。

尴尬的身份认同

几个人不停的分享经验给我,一副过来人的样子。他们说可以指导我申请签证、入关时注意什么、入了关后写材料的技巧等等,M 说,“虽然我们强烈劝你跑,但你自己也得想清楚,你这种情况的材料需要详细讨论,因为你面试时估计会被问比较多的问题,比如你前两年频繁出境的时候为什么没在欧洲申请难民等等这类问题,很可能就是你的难点。但我们都有办法说过去,只要你足够悲情,千万别像网上那般淡定就行……”。

我听得一头雾水。做了七八年的媒体,从没有申明立场的习惯,那是违背新闻原则的;虽然是心理学专业,也研究过悲情主义、表演型人格,但只能对其分析,却很难学出来还要学的像。他们教我说,“要充满仇恨”,时刻保持一种“中国是地狱、已经没救了”的心理状态,要先彻底放弃反抗还有希望的心思……倒是他们这番话勾起了我的悲哀,想起那些还在国内奋力挣扎的人,心痛不已。

一位女生忽然插话:“他不是未婚的吗”,指着我,“哈哈,你有救了”!

我是未婚,而且是不婚主义者,我的 Facebook 个人简介里面就是这样写的,C让我赶紧改一下简介,说他们可以帮我在这边找一位有身份的姑娘办“假结婚移民”。我以前听说过这种事,但没有深入了解。据说假结婚的花费相对高一些,“配戏”的对方、移民律师、中间人,都要用钱打点。

“没准儿还能弄出真感情呢”,C似乎是在开导我,他告诉我以前有过弄假成真的事儿,“看你的运气了。小伙子长得不错,要对自己的颜值多点信心”,他说。

我有些尴尬,结婚是庄重的承诺,怎可戏言……他们笑我想不开,“你觉得在你支的那些结婚有多少不是交易?这是物质主义时代,还有什么不能拿出来卖的?关键是要卖得值,一张结婚证换个自由公民身份,还不用你买房、不用看丈母娘脸色,多划算的事儿”,C说。

“如果是真爱那该有多好……”,刚才那位姑娘满脸的憧憬,就像在回忆一件街边名品店橱窗里展示的豪华连衣裙。几位男士开始转向她,“你们女人嫁个白人男似乎容易得多,华人男要想娶白种女人可没那么容易”。这似乎是个规律,早前经常见人谈起,被猜测了很多原因。但为什么必需是白人呢?

白人大多是有社会地位的,他们告诉我,流露出些许做为华裔的自卑感。中国两个字就写在每个华裔的脸上,中国的国际形象就是他们在当地人眼中的样子。

“我从来不参加华裔抵制种族歧视的活动”,M说,露出厌恶的神情,“那些热衷于这类抵制活动的华裔大多是国内称之为小粉红的,也有的不是,但他们的意识很容易就会滑入‘做为中国人的自尊’那个角度上去了,我嘴笨,根本无法和他们理论清楚”。

** 身份是社会建构的, 人产生身份和认同都在一个特定的社会情境中间。中国似乎不能——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还不能——塑造出一个具有广泛吸引力的“中国人”身份认同,已经转向宣传民族主义的政府,反而越来越难以将国内各种不同的声音团结在一起。中国无法向世界展示自己可以做到开放、包容和民主。**

在一个威权国家里,人们不能参与到国家的任何事务中间去、不能决定国家的未来、也不能对这个国家的工作人员有任何有效的监督。“中国”只是一个政权的概念,人民与这个政权距离非常远,而且越来越远。中国当局近年来使用各种作秀方法推行所谓的“亲民风格”,但越是如此,这种距离感就越是强烈。

那么西方社会呢,需要多久才能在这边建立起与原住民平等的社会地位,一代人?“要几代人吧”,C说,“你想得太远了。我们现在,这个饭桌上,就是个独立的民族,不管你给它起个什么名字,但肯定不叫中华”。

真的可以吗?我相信,如果华人有民族主义,那种真正能产生影响的民族主义,只能是建立于体制之外的,它有望与体制对抗。关键在于,组成它的人们需要有拖垮整个政权的勇气。

逃离中国

中国大陆人移居国外的形势已不同于过去几十年。上世纪80年代,中国学生开始出国,其中许多都在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留在了西方国家,因为那些国家主动为他们提供政治避难;上世纪90年代,外出淘金的中国移民付钱让“蛇头”把自己带到西方去,他们有时会搭乘货船,比如1993年在纽约市搁浅的“金色冒险号”(Golden Venture),这一现象当时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在过去30年间,中国中产阶级的形成和壮大似乎正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加速度进行着,这一群体越来越缺乏对未来、特别是子女的未来的安全感,于是更多选择移民,要么通过投资项目、要么通过送子女出国留学,寄希望于获得一个长远的立足点。2016年11月的民意调查显示,85%的中国中产渴望移民。

另一方面,根据2016年联合国发布的统计数据,在过去13年中,中国人在海外成功申请难民的人数一直稳居全球前20名,去年中国人申请难民的人数为五年前的五倍多。有分析人士认为这是中共政府持续打压异议人士、人权律师、人权活动家的结果,但这不是全部原因,具体原因是非常复杂的。本文也只仅仅是窥见了其中一个微小的侧面。

联合国2015全球移民报告显示,全球国际移民人数在2015年已达到2.44亿。移民输出国排行榜中中国列第四,有1000万人移民。

加拿大移民部数据显示,从2013年起,中国就是加拿大的第一大难民来源国,而且每年的申请人数不断上升,到2015年总计收到1,738中国难民申请案,2016年前三个月内就有391个难民申请案;澳大利亚移民和边境保护局发言人表示,2015年同意146名中国人的难民申请;根据德国联邦移民与难民管理局的数据,就有382名中国人递交难民庇护申请,2015年共有553名中国人递交难民申请;法国2012的难民报告数据指,有2035名中国人递交避难申请……

根据美国国土安全部的统计,2012财政年度,来自中国的移民在美国移民法庭申请庇护的人数占206个国家或地区申请总数的25%;2014年获美国批准难民庇护最多的是中国人,其次是来自政治动荡的埃及,以及遭到战争蹂躏的叙利亚;2015年中国仍是美国寻求庇护的最大来源国,总计有15,100件申请案。

2015年,华府移民政策研究所(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发表的报告估计,2012年非法居住在美国的中国公民人数总计有21万。 美国学者分析指,中国移民非法进入美国的方法有很多种,约五成不是跨越边境,而是以合法的方式如旅游或商务签证进入美国后逾期居留。

美国国务院规定,每年亲属移民及职业移民的配额,每个国家获分配7%,即25,620人,而2015年11月中国大陆出生仍在等待名单的人数为260,265人,也就是说,不接受新的申请案,这些数量至少要10年才能消化。 这意味着合法渠道进入美国要等待很长的时间,因此有些中国人只好利用非法途径。

盖洛普(Gallup)民调机构在2012年公布的调查显示,中国想要移民至美国的人有2200万人,为全球之冠;2016年11月,胡润研究机构和汇加顾问集团(Visas Consulting Group)公布的调查显示,60%的中国富人计划未来3年内在海外购置房产,调查对象为资产达150万美元的中国富人(目前中国此类人群的数量约为134万人)。调查显示,约80万人中国富人计划在海外投资房产并移民外国。

很多没有能力移民的中国人也在想尽办法把孩子生在国外,让下一代摆脱中国国籍。调查显示,近年来有越来越多中国的富裕家庭赴美生子,跨两国的月子中心数量不断增加。2016年估计有多达数万中国母亲在美生子,美国已成为中国生育游客最热门的目的地。但同时,美国人投诉在居民区非法开设的月子中心,执法机关查处、关闭这些机构,导致一些赴美生产的孕妇被遣返的事例时有发生……

逃离中国的人们有着各种各样的原因和理由,只有一点是相同的,他们都选择了“逃”,而不是正面反对,联合起来与恶势力抗衡。这和他们中一部分人所鄙视的、“只会上网喊口号的国人”,并无区别。也许,他们认为逃离中国就是“反抗”,“去中国化”就是战胜?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离去的人是“看明白了一些问题”的人,但他们悄无声息的离去了,没有回响,而那些感觉自己难以逃离的人,大多也只能依靠白日梦来自我安慰。然后呢?

做为一个世界主义者,我信仰文化借鉴对人类发展的正面作用,流动胜于封闭、混血优于同族。但一个人应该在非母语的国度中获得理解,应该追求在流亡的过程中获得归属感,虽然这是极其困难的。

归属感意味着你需要和自己共同生活的人产生默契,让周边人不仅能听懂你的语言,更能意会你的言下之意。在当下这个复区域化被激发的时代里、新民族主义高涨的全球生态中,夹缝里饱尝孤独的中国难民,或许还需要辛苦很长一段时间。

(所有人物均为化名)

原文链接

3

鉴于阁下在指点江山方面的优秀表现, 我们准备为您宣传报导一番, 不知阁下支持不支持啊?

Serving as a tiny, freelance, and nonprofit history museum, ZhinaWiki is mostly a hall of shame, exposing and displaying the chinks who have committed anti-humanitarian crimes associated with politics but escaped legal punishment due to various reasons. Because of Esu Wiki's regulations, we also post outrageous misdemeanors of some Chinese celebrities.

支纳维基:首页

2
youtu.be/ysSxxIqKNN0

说来惭愧,我是在Bennington去世后才听到这首歌的。

2
youtu.be/Go0HOEVn83E

初次见面
在此,我首次出道了

虽然连左右都分不清楚
还请多多指教

直至昨日
还独自一人躲在某处偷看着外边
那是忍耐着满伤的疼痛
不断克服的日常

没有呐喊的勇气 也没有消逝的勇气
不断等待着他人伸出的援手
但这会给人带来困扰的吧

自损 自夸 全都是自我介绍
即便伪装自己也显着很蠢
既然如此那干脆放弃去放弃吧

还不知道前路会有些什么
反正 每个人都在做蠢事
我才没有想着只要和你相遇就能得出答案哦
因为还只是个新人嘛

因为是第一天
所以没有什么特别要做的事
不过在这个没有上与下的世界里
我想随心地度过往后

直至昨日
还独自一人躲在某处呼吸着
反正这声音「谁」也无法传达到
不过、「谁」到底指的是谁呢?

总是见到一些「孤独」的歌曲
「我懂的」「就是啊」已经听烦了
明明有着互舔伤口的伙伴
还依然是「孤独」吗?

「不努力也是可以的哦」什么的
被这样小看真是不甘心
因为想要努力
所以努力成为一个被应援的人吧
毕竟还只是个新人嘛

世界被谁所拯救
「多管闲事」被如此嫌弃
「要正确地去拯救」被如此教导
「负起责任啊」被如此追问

我说、那个时候、只是说不出那一句话语啊——
「谢谢」

自损 自夸 全都是自我介绍
只要能稍微笑笑的话就能感到幸福
接下来还会不断增添伤口
但是人生会很有趣

还不知道前路会有些什么
所以首先向你自我介绍吧
我才没有想着只要和你相遇就能得出答案哦
因为还只是个新人嘛

1
去YouTube上播放

Let us pause in life's pleasures and count its many tears,

让我们暂不考虑生活中的乐趣,来数一数流过多少次泪滴

While we all sup sorrow with the poor;

因为我们都尝过贫穷的滋味

There's a song that will linger forever in our ears;

有一首歌曲,长久地缭绕在我们的耳际

Oh Hard times come again no more.

唉,苦难的日子,别再来了

Tis the song, the sigh of the weary,

就是这歌,像疲劳者的叹息

Hard Times, hard times, come again no more.

苦难的日子,苦难的日子,别再来了

Many days you have lingered around my cabin door;

很多日子,你在我家门口徘徊

Oh hard times come again no more.

唉,苦难的日子,别再来了

While we seek mirth and beauty and music light and gay,

虽然我们寻求快乐和美丽,音乐的轻松和欢愉

There are frail forms fainting at the door;

但总有虚弱的人儿在大门外晕倒

Though their voices are silent, their pleading looks will say,

尽管他们静默无语,可怜的样子却告诉你

Oh hard times come again no more.

苦难的日子,别再来,别再来了

Tis the song, the sigh of the weary,

就是这歌,像疲劳者的叹息

Hard Times, hard times, come again no more

苦难的日子,苦难的日子,别再来了

Many days you have lingered around my cabin door;

很多日子,你在我家门口徘徊

Oh hard times come again no more.

苦难的日子,别再来了。

There's a pale drooping maiden who toils her life away,

有一个姑娘,面色苍白,生命奄奄一息

With a worn heart whose better days are o'er:

她心力憔悴,她的好年华已经悄悄离去

Though her voice would be merry, 'tis sighing all the day,

虽然她强颜欢笑,但还是整日地叹息

Oh hard times come again no more.

唉,苦难的日子,别再来了。

Tis the song, the sigh of the weary,

就是这歌,像疲劳者的叹息

Hard Times, hard times, come again no more.

唉,苦难的日子,别再来了。

Many days you have lingered around my cabin door;

很多日子,你在我家门口徘徊

Oh hard times come again no more.

唉,苦难的日子,别再来了。

法广:苏州酒店坍塌事故死亡人数升至8人

中国苏州一家酒店12日(周一)下午发生坍塌,经过一整夜紧张搜救后,当局在周二早上表示,坍塌事故造成的死亡人数升至8人,另有 9 人失联。

法新社报道发生事故的酒店位于中国南方著名旅游历史名城苏州,周一下午3点33分,该市四季开源酒店辅楼发生坍塌。苏州市政府在其官方微博声明中说,事故发生后从现场瓦砾中共救出14人,其中8人死亡,5人受伤,另有9人失联。“救援人员目前正加紧搜寻他们”。此前的报告说,事故造成1人死亡,10人被困。

中国央视报道播放了事故现场救援的画面。据苏州市政府表示,动员了500名消防人员在120 辆车辆、工程机械、搜寻犬、切割机等协助下连续进行了一整夜紧急搜救。

据中国旅游预订网站携程网的资料,发生事故的苏州四季开源酒店2018年开业,有54间客房和一个宴会厅。所在的苏州市人口约1200万。以苏州园林和运河而闻名,有“东方威尼斯”之称。

法新社报道说,中国经常发生建筑物倒塌事故。调查多发现存在不符合建筑标准的情况。2020年3 月,泉州市一家被征用为新冠疫情隔离点的酒店倒塌,造成 29 人死亡。去年,上海一栋正在装修的商业楼倒塌,造成十几人死亡。2016年,温州一栋农民工居住的多层建筑倒塌,造成至少20人死亡。

德国之声:苏州事故搜救结束 塌楼粉碎原因待查

根据苏州吴江区政府网站,截至14日,苏州酒店辅房坍塌已经造成17人遇难,5人受伤,1人无伤返家休养,搜救宣告结束。江苏省政府已成立事故调查组对事故具体原因开展深入调查。当地公安机关已对相关人员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北京青年报》指出,该酒店多次易主翻新更名,一名过去的管理者向该报记者表示,2018年时就发现拼接而建的主楼和辅楼连接墙体有裂缝。新华网则引用吴江区政府的信息表示,坍塌房屋曾遭私自装修改造,疑似内部承重墙体有拆改,导致坍塌。

各媒体也传出更多事故当时的经过,包括坍塌前的装修噪音,还有坍塌时的震动与整体坍塌粉碎的场景。其他住客也现身说法,描述事故发生时的恐怖经过。

事发经过

苏州市吴江区四季开源酒店三层楼钢混结构的辅房在周一(7月12日)下午发生坍塌,救援仍在进行当中,而事故原因也在调查中。

中国中央电视台发布的图片显示,十多名戴着头盔的救援人员在灾难现场,周围的地面上到处都是碎玻璃,在一堆废墟上可以看到酒店装潢层板还有管线裸露在外。

中国应急管理部公布了一些画面,像是救援人员用担架从废墟中拉出一名腿部受伤的赤膊男子。图片显示医护人员正在等待救援这名似乎是清醒的男子。

根据该酒店在旅游网站的信息,这家酒店于2018年开业,有54间客房,以及一个宴会厅和会议室。

苏州是一个拥有1200多万人口的城市,在上海以西约100公里处,运河风光和数百年历史的花园景色宜人,是一个深受游客欢迎的旅游目的地。

过去的公安意外

法新社报道,建筑物倒塌或事故在中国并不罕见,通常是由于建筑标准不严或行政单位腐败造成的。

新闻内容指出,去年3月,中国南方的泉州市一家检疫性酒店倒塌,造成29人死亡,当局后来发现,该建筑原来的四层结构被非法多加盖了三层。

此外,中国当局在5月疏散深圳世纪广场摩天大楼里的所有人员,因为该建竺在几天内多次摇晃,引发外界担忧。2016年,东部城市温州一栋挤满农民工的简陋多层建筑倒塌,至少有20人死亡。而在2019年,上海一栋商业大楼在装修期间倒塌,10人死亡。

rt,这个疑问是在我看了新品葱回答长文后才出现的:

被民進黨的沒有下限深深刺激,特來把整件事的來龍去脈梳理一遍 以彰視聽
2021年4月,民進黨范姓立委提議放寬機組人員防疫措施,由原來 7+7,5+9,下調至3+11,防疫破口由此而起。

放寬了之後,機組人員一沒打疫苗提升防護力,二行蹤無法掌控有如地雷

接下來就是桃園的諾富特飯店群聚事件,華航諾富特案感染風暴持續延燒,截至5月8日上午為止已累積29名同案確診者,除了感染風暴外,該案件更是爆出政策問題、管理不當、人員混住,接種順序等爭議。

好玩的是,整件事無人宣稱對此負責,也沒人因此下臺,范雲裝死,機師裝死,華航裝死,諾富特是誰該管的?

中央地方各踢皮球,桃園市長說該飯店是中央管轄,中央說飯店是地方權責,最後因桃園市長是民進黨人馬,此事不了了之,無人為此下臺。

疫情延燒沒人去管,時間拖久了開始爆發,接下來就是萬華群聚,俗稱獅子王,阿公店事件。

接下來的,宜蘭羅東遊藝場員工(案1202),基隆婦人(案1217),案1203五股
前獅子會長,病毒株跟諾富特是同一株,病毒怎麼跑去萬華的?指揮中心至今相關疑點仍未釐清萬華的傳播鍊上游到底在哪,莫衷一是。

爆發之後,中央開始失能,防疫丟給地方,在染疫人數飆高下,終於在5/15宣布雙北提升至三級警戒,5/18本土病例開始超越境外移入,5/19全國三級警戒。

危機當頭下,所有民眾赫然發現,原來一年以來的超前部屬實際為零,疫苗只有約三十萬劑
az,數量嚴重不足,快篩量能不足,迄今也只有雙北市在認真篩檢,檢驗能力低落
5月22還鬧出個校正回歸,一次把整星期沒統計到的加回去。
重症床位不足,雙北市收治幾天就已不堪重負,輕症建議在家休息,醫療人力不足,台北市要徵召退休醫護上陣。

要不要封城? 指揮中心:未達標準

要不要蓋方倉? 指揮中心:errrr

要不要升四級? 指揮中心:沒有這個事,不信謠,不傳謠。

至於很多人來跟我辯論的台灣買不到疫苗,5月20日,指揮中心宣布一個好消息──
從COVAX平台購得的第二批AZ疫苗41.04萬劑抵台,預計一週後這批疫苗就能上場。

不是買不到?? 怎麼出事了馬上就能空投到台灣來? 是買不到?還是不想買?這是個有趣的問題

更讓筆者憤怒的,據2020年11月社論,台灣東洋是透過BNT的亞洲區代理上海復星醫藥,取得其疫苗購買授權。如此,台灣原本有機會在2021年第一季取得一千萬劑疫苗,供五百萬人施打。但經過數度商議,衛福部上周以東洋未取得德國BNT的「直接授權」,且在價格和數量上無法取得共識,否決了這項合約。誰知,就在台灣放棄BNT疫苗之後一周,這支疫苗即宣布取得重大成果。

衛福部堅持東洋要有直接授權,不能經由大陸代理商間接取得???這又不是科興,國藥這是BNT好嗎?轉個一手難道疫苗就會產生變異? 還是經過一手會被加料?

國稅局也插上一手,要求東洋公司須支付三億元的稅金給政府,整件事就此破局。結果衛福部直接去找原廠被打槍,原廠說去找代理商。

然後原來豪賭的國產疫苗進度落後,原來宣傳的進度超前,2020年可以上市,全是唬爛

現在改口說7月能上市,能不能上? 大概只有天知道 效果如何? 大概也只有天知道

因為要發國難財,不去進口優質疫苗,就為了強推國產疫苗,豪賭國運下,防線一被突破,立馬是野火燎原,拿全國人民的生命健康開玩笑,就為了發財,這玩法實在是讓筆者痛心疾首。

接下來大概就是武漢舊事重演,檢驗能力低落,黑數越來越大,醫療不堪重負,輕症放在家裡

下個月在家隔離然後死在家裡被抬出來的新聞,應該可以很常看到,疫苗不足,到處破口

中南部無力篩檢,無力收治,中央失能,只剩鬥爭,現在要甩鍋到萬華頭上,都是市長管控不力,所以才導致爆發,至於源頭沒人敢講。

天災不可怕,人禍可怕,疫情不可怕,沒良心的政府很可怕 下來就可以看到一個黨,是怎麼玩殘台灣的。

重點是螺絲已經鬆懈了,即使到現在,中央依然還心存僥倖, 舉個例子,新北三天前提議封城,中央裝死,提出3+11導致防疫破口的

民進黨立委,人在裝死,還發一堆文,千錯萬錯不是我的錯??
https://www.facebook.com/daan4fanyun
上面是立委臉書,歡迎大家前去朝聖


明知道疫情已經快控制不住,國中會考依然舉行,這可是幾十萬人的聚集!!

病毒會認人是不是?

還有同一個生活圈的桃園,新北台北都已升為3級,病毒來源的桃園巍然不動,還是兩級,各種快篩工具,人員,醫療,還都不知道在哪,防疫靠運氣

下一個出包的一定是這裡。

荒謬的東西一大堆,出了事情沒人扛,這就是台灣現狀,中央無能後,只能讓有魄力的地方首長自行解決,如果縣市長無能怎麼辦?就變英國阿!還能怎麼辦。

不太妙

目前台灣人口集中在雙北和桃園

人口稠密程度實在不輸香港

再加上歌舞昇平太久,誰都沒想到幾個中老年人的情慾流動,居然讓疫情蔓延得比性病還快

一個小小的萬華能毒成這樣我也是屎尿未及啦

離開北部,中南部也沒好到哪裡去

在強烈的太平洋高壓影響下,該下的雨一滴都沒下,到月底前完全沒有降雨訊號

不意外的話雙北以外的地區進入六月後會陷入水資源耗竭

我個人是感受到很強烈的末日感,我住的地方自來水供五停二已經一個月半了,天氣一天熱過一天

市長跟死了一樣繼續忍容洗車業做生意,完全提不出任何節水政策,猜想她是怕得罪業者影響連任機會

再加上內鬼們一直想趁機引進中國勢力

或許台灣人的福報用完了也說不定

我很誠心地講一句

整個東亞就是窪地,沒有任何希望

好不容易日子稍微過得好一點

沒幾天就來一場大災難,吃不了三天飽飯

牆內的朋友別想著來台灣了,這裡資源不夠,去別的地方發展吧

此外还有nyt的这篇报导:

政府在4月14日宣布,次日起允许台湾航空公司的机组人员在完成了长程航班返台后,只须三天居家隔离,而之前的要求是五天。

一周后,台湾的国有航空公司中华航空(China Airlines)通知政府,航司一名飞行员在澳大利亚做的病毒检测呈阳性。卫生官员开始扩大对航空公司机组人员的病毒检测。很快就发现更多飞行员及其家人病毒检测呈阳性,以及一家隔离酒店的员工病毒检测呈阳性。

5月10日,一名曾执勤飞往美国的飞行员在完成了三天居家隔离后病毒检测呈阳性,但病毒检测结果出来前,他已去过台北一家酒吧和一家餐馆。

华航对所有机组人员分组,陆续安排居家隔离14天。但可能为时已晚。台北万华区的所谓茶艺馆开始出现了工作人员和顾客的聚集性感染。

可能是分区的原因,上午那个帖子并未被管理员看到。我在这里重新发一遍。

原文:

在多次尝试后仍弹出该提示框

我在2047上存储的公钥

身份证明

这几天访问本站tor链接时总是遇见无法载入的情况,在多次尝试后仍然如此。不知道其他使用tor链接访问本站的用户是否遇到相似情况。

请求站长确认情况 @thp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