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只鹿儿 @影人
叫我三鹿就好
14

原本我以为,反贼既然决定去反共,那就是脱离了个人崇拜,并且学会了尊重与自己不同的政治立场,同时也懂得了独立思考。 但这次大选真的,不仅仅反映出了美国的问题,何尝不是一次对于华人反共群体的“照妖镜”? 原本我还有很多好感的文昭,这次也成了不折不扣的川粉,同时也让我从此事了解到,并不是只要反共,那么说的就是真理。 本人并不反感川粉,如果在法庭的判断出来之前,坚持认为,此次大选存在作弊现象,那么这是个人观点,无可厚非。 但已经到了现在的阶段,如果还坚持认为川普作弊的话,那么请一定要拿出能够驳倒主流媒体的,可以拿到法庭上去辩论的证据作为武器,美国是一个言论自由,审判公开的社会,你们大可以把你们拿到的证据提供给川普,让他拿着这些证据去推翻大选结果。 然而,外网上的华人川粉对于川普这种狂热的支持,甚至某些人还说出来了“支持川普是上帝的意志”这种反智言论,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我是万万没有想到,因为香港运动而形成的,原本看似团结的网络(以品葱为主导)反贼圈,会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就因为领导层的滥权,还有对于美国大选的观点不同而分裂到今天的局面。 估计要是这一幕幕给国内的粉红看见,估计他们都会笑话反贼团体有多么费拉不堪了吧,感觉真的粉红都比反贼团结。(气话) 我不禁思考:或许中共的上台真的不是偶然,国人即便跳出了墙内,但思维方式仍未改变,感觉即便中国人民和美国人民互相魂穿,怕不是美国也得被搞成独裁。。。。

话说最搞笑的事情是:在支持占领国会,干翻拜登伪政府的事情上,墙外的极端反贼和墙内的粉红都一致赞成,要不你们来个合作?反贼和粉红一起光复美国,时代革命可好?

9

通过这次四十九中的事件,不难发现b站和油管完全就是两个世界,油管上都在痛斥粉红主播的言论,但墙内的b站却仍是一片“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但墙内没有出现这些反对的声音,那就说明这些反对的声音不存在吗?似乎并不尽然。

在初始的愤怒过后,我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忽然想到了某个以前在2047看到的文,大概的意思是说,墙已经是维稳政策的一部分了,拆掉墙就意味着维稳系统崩溃了大半。

但继续深究,与其说这是墙的力量过于强大,而使得屁民无法了解信息,不如说是国际互联网,使得原本无力建立组织的屁民,有了自己的信息渠道,建立了相互沟通的可能性。

比如香港的反送中运动,还有委内瑞拉不了了之的反总统运动,都有国际互联网作为其背后的推手。

而墙的作用,就是让国民无法使用这个在现代社会强有力的反抗工具,使得民众只能被关在被层层监视的墙内局域网,无法得知任何有效的信息。

这一次我在愤怒过后,也欣喜地看到了,油管上并不都是粉红,至少还是有一定数量的,还保有着基本的智慧的人群。他们在墙内,也许是不敢发声,不能发声,但一旦来到了墙外这个无审查或者弱审查机制的的平台上,就立刻拥有了发声的勇气,这不是因为他们瞬间就提高了武德,而是因为他们都是一个个理性的人,知道反抗是具有成本的,而这种成本一旦低到某种程度,“勇气”也自然会出现。而他们的勇气,也会自然带动那些其他的墙头草,使得全体武德涨潮。

满城皆奴民,毋需使自哀。待至城破时,人人戴黄巾。

9

大家觉得在包皇拼命倒车,两岸越发紧张的现在,褔尔摩沙的绿民真的可以作为我们的同温层或者合适的盟友吗?

说点可能政治不正确的,我通过看油管上某些极独绿民的言论,觉得他们某些人就是素质相对好的小粉红,连什么东北广东立刻独立,中国疫情一定比西方严重得多,只是中共在隐瞒(但却不了解中共通过一系列强力的极权式防疫政策缓解了传染率,但这种政策是否符合现代政治文明估且不论)。还有就是少数更极端的,说支那豚该死之类的。

总之,不知道你们怎么想,我之前本来挺支持台湾的,但是看了这些言论(虽然可能有网络回声室的作用,),我实在是难以苟同他们,敌人的敌人真的是我们的朋友吗?

当然我尊重他们的言论自由,但是在感性上,真的是瞬间让我不想和他们对话,连我都如此,那些爱党小粉红不是会看了之后更加坚定留岛不留人的想法吗?

希望两岸的网民(尤其是中国大陆的小粉红和对岸的绿民)都反思一下自己的言行,否则你们会把本来会站在你这边的朋友推向敌人的阵营。

8

首先声明,本人一直以来都很喜欢旧的2049,以及现在的2047的氛围,不因别的,只因2047比起别的平台少了一些戾气,多了一分冷静。而2047的各位也不嫌弃我的幼稚,我提出的每个问题大佬们都在认真解答。而我写那一段段粗糙的文字,诸位也不进行讽刺和挖苦,而是在认真阅读并说出自己的心声。

本人决定离开,其实并不是对大家有什么意见,只是忽然发现,自己在网上发的这些文字,只给我自己带来了空虚感,网上的那个自己,仿佛真的只是个虚无的影子罢了,除了对着那个在真实世界中的那个庞然大物挥挥拳头之外,什么也做不了。也许我在创建这个账号时就在潜意识中明白了这一点,才在脑中出现了"影人"这个名字吧。

我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回来,也许是几天后,也许是一年,也有可能与大家永不再见面。

祝2047一切安好,也祝小二有朝一日重获自由,更希望有在墙内也能浏览2047的一天。

有缘再会!

7

之前ambulance发了一个帖子,(原贴位置:https://2047.name/t/10545)大致是说川普被封,是网站的权利,而一个先前在我的帖子下面也怼过我的一个叫作“笑看美分恨国党”的ip发表了自己的观点,认为过去的反垄断法已经不适用于现在的谷歌,油管等大公司,而现在有必要像消费者权利保障那样,去限制这些大公司的审查言论,删帖封号等行为。当出现对用户的霸王条款或者做出了违反这个法律的行为的话(举个例子,我对他的观点的理解是:比如1.出现恐怖言论可以封杀,2.出现歧视言论可以封杀。。。但某人说了一个支持川普的言论就被封杀。。。),那么用户就可以以诉讼的形式来维护自己的言论自由。

你们认为这样的制度是否有可行性,认为有的,说出自己的观点,当然,如果“笑看。。。”这个账号还没有被封的话,也欢迎本人来发表自己的看法,尽管在我的帖子下我们有争执,但他的这个观点其实冷静下来想一想很有意思,所以决定还是本着对观点不对人,开一个帖子让大家来辩论。

好了,那么有兴趣的人可以来发表自己的观点,我看看你们对这个想法的意见如何。

6

感觉很多人都在说,刺客信条题材不适合中国历史,因为中国历史中没有对“自由”的追求。

但我恰恰认为,正是因为没有对“自由”的追求,所以中国历史版的刺客信条恰恰会非常有趣,因为这是我们内心中的渴望,甚至可能我们比创造出刺客信条的人还要理解“刺客”的真谛。而且有金庸的武侠小说,还可以获得大量的写作灵感和素材。

我个人对于想象中的刺客信条中国编年史的框架是:

现实中,某高官因为贪污受贿(实际上是被政治清洗)而被关进秦城,而他的儿子被中共软禁,但被刺客组织救出,并告诉他他有着中国历史上多名刺客的血统,而中共一直都在寻找“传国玉玺”这个伊甸圣器的下落,找到了它,就可以真真正正地奴役所有中国人。。。。

因此他们要赶在中共之前,找到传国玉玺,并发现传国玉玺真正的秘密。。。

进行同步的刺客的大致朝代是以下的顺序: 暴秦时代(这个不提了,秦始皇被刺杀多次了)

隋唐之交(可以参考轩辕剑天之痕,这段时期也是民族融合的重要时期,胡血令中原腐朽之躯焕发新生)

明清之交(东林党之乱,黄宗羲等大师率先对皇权专制提出了质疑)

从清末到中共成立(不提了,清末民初的百家争鸣,民国中期的军阀割据,二战,共党的建立等等)

最终回到现实,通过历史,发现了伊甸圣器的主角开始打响自己的战斗,就是利用从四代祖先那里学到的所有力量和知识来对抗中共,解救父亲。与此同时,中共一号元首率先找到了传国玉玺,准备把玉玺送上太空,奴役所有中国人,而主角的最终任务就是潜入中南海,完成万人不死,一人难逃。 有一军人身带弓,只言我是白头翁。东边门里伏金剑,勇士后门入帝宫的推背图预言,结束几千年的专制主义。 (可以和刺客信条的世界观结合一下,中共的设定是:既背叛了刺客,也背叛了圣殿骑士,无论是自由和秩序都没有站在他们这一边,因此这个系列的结尾可以是刺客和圣殿battle together,其中中国版的刺客阵营可以设定为战国墨家和道家的联盟,圣殿可以设定为儒家和法家的联盟。而在中国的专制政体下,无论是自由还是秩序都只能屈服于这种强盗式的强权,自由只剩混乱,秩序只为暴政,因此世界上罕见地出现了刺客和圣殿的联合作战)而为了剧情的需要,最终主角会和一号元首同归于尽。

当然也可以是开放结局,即最终暗示两种可能性,一是中国继续在专制中轮回,只不过又是一次朝代更替罢了;第二种可能性是主角的死为中国带来了一丝光明的可能,千年的轮回对中国人的束缚出现了裂缝,而双方的联合,也让圣殿和刺客对于自由和秩序开始了新的思考。

大家觉得怎么样?感觉既有刺客信条的叙事模式,也有武侠色彩,更重要的是,在肯定了中国历史意义的同时,也可以让读者来思考中国文化的原罪,如果可以的话,我觉得这个题材有机会的话可以一试。

5

比如罗翔会不会哪天又不知道说错了哪句话踩到了粉红的G点,然后现在网上的对他赞扬的人们会纷纷变成对他的辱骂。

希望不要发生,感觉罗翔真的是少数的一个同时受到墙内外好评的一个公众人物了。

5

先说本人的好了,小学的时候,思想品德课的老师说,你们用互联网,就是在给美国人送钱。。。????

以及一个小混混边整天玩山寨版的cs(某穿越XX)边骂美国希望其早日灭亡。。。

还有一个女生说,学习日本就是卖国,他们再素质高,我们就不学他们怎么地,略略略。。。。

(我觉得会不会是因为我们这个学校实在是太烂了?)

大家也来说说自己小学时候看到的这一类事情吧.

(顺便说下,我觉得童年的教育会不会是导致小粉红泛滥的重要原因?)

4

近的缅甸军事政变先不说,天朝近几年一直都在倒车。

西亚病夫土国又出了个埃苏丹。

原本西方一直以为很有可能要变天的委内瑞拉和叙利亚的独裁政权都硬是给续回来了,甚至连西方国家自己内部都出了一堆极右和极左的激进组织,搞得自己家都难受到不行。

造成现在全球这种局面,究竟是因为什么导致的呢?

3

今晚和明天,欢迎大家在本帖下面发表任何对于那一年的那一天的纪念话语,以及关于那件事的想法。

That day should not be forgotten.

3

比如nigger一词,一开始是指皮肤黝黑的人,但后来就成了黑鬼。

还有“支那”,一开始也仅仅是对“China”的音译,但现在被中国,尤其是大陆的华人普遍认为是歧视华人的用语。

那么是不是可以说,一个词是不是歧视用语不是仅仅只看其学术上的意义,而是需要考虑到使用者的意图?以及被这样称呼的人的情感?

(比如我听说欧洲人称呼“jewish”(还是jew?)就有歧视之嫌,但我不太了解那边的事情。。。。)

那么如果这样说的话,原本作为昵称的“弯弯”在现在由于小粉红的使用,是不是也变成了歧视台湾人民的词汇了呢?

3

师生恋当然不包括在内,指的是同学之间的恋爱。

国内的话,似乎把中学谈恋爱看得和吸毒一样。

然而,似乎在大部分发达国家,至少同学之间的恋爱,学校基本不怎么干涉。。。 但与之相对的,的确某些允许谈恋爱的学校当中,学生的风气显然不如中国的学校。小混混也比较多。

你们认为中学应该干涉学生的恋爱自由吗?(本人不发表观点,看你们聊)

3

你们怎么看这件事?你们觉得那个女的真的是完全没有理智的神经病吗?

神经病知道戴口罩,可见国人的防疫意识是真的强。。。。

不过话说回来,加勒比海盗不是拉美人民反抗西方殖民者的革命主义作品吗?怎么演了加勒比海盗就不配当中国人了呢?

2

在国内的时候,按照大陆历史教科书的观点,秦汉唐宋明是汉人王朝,元清是异族王朝的观念曾深入我心。

但到了日本之后,我因为好奇查看了日本的历史教科书当中对于唐朝的描述,作为唐朝的学生,日本的教科书对于唐朝可谓是充满了正面评价,但有一条观点却对我的冲击很大。

“唐朝并非由汉人,而是由北朝鲜卑系统中的贵族所建立的王朝。”

其实之前在国内的时候,我也是知道唐朝的鲜卑色彩很浓,但鲜卑色彩再怎么浓郁,我也是认为唐朝的本质是汉人王朝,因此这算是我来到国外之后第一次原有史观收到了外来冲击。(但对于日本人的反共我倒是没怎么意外,因为我在国内的时候就不是什么极端粉红)

为了解决我内心的困惑,我查阅了日本人对于唐朝的很多看法和观点,包括日本帝国书院的教科书,日语维基,以及「世界史の窓」这种貌似由日本历史教师管理的还算是比较中立网站,他们的观点似乎都是认为唐朝属于鲜卑系王朝,是拓拔国家,而不是秦汉意义上的汉人王朝,且这种观点似乎是日本国内的通说,支撑这种观点的论据为以下几点 1.唐朝的李家本来属于关陇贵族,关陇贵族本是由六镇起义而兴起,即对于汉化政策的反发,对于这样的一群人中的后代,说他们是汉族没有根据。即使其祖先真的是汉族,其也已经是鲜卑阵营的一员。公开说自己是汉人的后裔只不过是作为征服汉人的正当理由而已。李虎认老子为祖先,认同道教也恐怕是因为道教与鲜卑的萨满教互相融合罢了。 2.隋唐本身就是北周政权的延续,唐朝的史书把北朝作为正统,说明其高层并没有汉人认同感。 3.唐朝的太宗,高宗,玄宗的母亲都是鲜卑,说明他们依旧保持了鲜卑人的自我认同,并没有被汉人所同化。且李世民弥留之际还曾经再度前往过草原,也算是他并没有放弃自己草原民族身份的旁证。 4.李家的祖先中存在“李初古拔”这样的怪异名字,说明其家族出自胡人。 5.唐朝的府兵制度就是鲜卑人当兵,汉人务农的部落兵制的延申,至少在唐朝前期这种二元制的制度也得以保留。而唐朝的开放也是因为其是“拓跋国家”的缘故。

综上所述,日本学者普遍认为唐朝就像是辽国一样,属于高度汉化的异族王朝,唐朝皇室的汉化仅限于中后期,前期唐朝仅仅只是为了政治利益才自认汉人,内心始终有着坚定不移的鲜卑人认同。尽管没有明确这么去说,不过言外之意就是汉人说唐朝是自己民族的荣耀的说法是在意淫。这些观点也曾经被日本的网友发到quora上面过,尽管有好几个国人用着翻译软件和那个日本网友争论,但似乎日本网友所提出的这些论据,国人的网友并没有很好地进行反驳,反而有越描越黑的感觉,让人不得不叹惋中国的九年制义务教育似乎并没有培养出国人的辩论能力。

故我将以上的观点发到2047,供2047的朋友们讨论,(且本人特别希望消极兄弟和natasha这样的朋友能说一下自己的看法,毕竟历史仅为我一时的兴趣,并非我本人的专长,还是希望听一听这里大佬的观点的。)

2

注意,我并没有歧视女性的意思,只是问一下本站和其他国家的女性有过交流(如果有交往经验)更好的网友,除了像日本这样的情况,和其他的一些西方国家比起来,中国的女孩性格究竟怎么样呢?

是真的像某些网友说的那样,在白男的怀里就温柔可人,在国男的身旁就蛮不讲理吗?

先说下我自己,我的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情商太低的原因,和国内的女生,只要是有点姿色的一交流就感觉没有共同语言。。。长期在一起接触的话,往往发生不了任何感情,还出现大量矛盾。(就是有种感觉,长得漂亮的妹子都和我有八辈子仇。。。)

倒是一些长得一般的女生,和我关系往往不错。。。。

也不知道主要原因是在我自身,还是国女的问题。。。。

看现在网上男女矛盾那么尖锐,忽然间想到了这个问题。

2

比如就拿两广来说,广东在历史上一直属于岭南,和其他省之间有着一定程度的割裂,而且基因上,甚至也存在着一些东南亚的基因。(相对而言)所以一直以来都是穷山恶水出刁民,什么太平天国等等把大清这个大一统王朝折腾得够呛,然后民国废青孙文也是广东人。

但是到了现在,外来人口借助便利的运输条件疯狂涌入广州城,在一些主要城市,居然人数达到了能跟原住民平起平坐的地步,根据调查,广州城一城似乎就有百分之三十的外来人口。。。

然后粤语的方面,很多人说中共在推普灭粤,但粤语的使用人数在广东减少,恐怕也有着网络时代到来的原因,在吃鸡的时候,你说粤语没人听得懂,同时外省人涌入广州,使得原先的本地人也只能被迫说普通话。

如果在古代,恐怕两广会是一个让中央政府头疼的问题,但到了21世纪,简直就不是问题。

这还只是两广,其他地方就更不用说了。

是不是21世纪的中央集权应该和曾经的中央集权分开看待?我觉得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千古未有之变局。。。。

2

感觉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但也没有两片完全不同的树叶。

现在发现很多反贼都在拿昭和时期的大日本帝国和现在的中国现状进行对比。

根据我个人的想法,双方的相同点有: 1.民族主义在社会泛滥成灾 2.挑战国际秩序(日本是制造伪满洲国,中国是制造南海争端) 3.国家的发展没有很大程度上改善下层民众的生活。 4.同属东亚国家,都有东亚国家的一些文化上的糟粕。 。。。。等等

但显然双方又有很多不同: 1.大日本帝国派阀林立,即使是天皇也不是说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绝对独裁者,而是和军部共同实行的一种小集团式的威权政治,而维尼熊几乎是独揽大权。 2.世界格局不同了,大日本帝国时期西方的国际法对于世界的影响不像今天这么大,而且当时的国际法漏洞百出,而21世纪已经有了成熟的国际组织和国际法。 3.日本存在过大正民主的经验,但中国大陆几乎没有过民主传统。 4.当时的日本青年是真的武德充沛也更危险,而中国年轻人的民族主义更多是一种追随社会氛围的一种随波逐流。。。。。

以史为鉴,各位怎么看两者的异同呢?

2

如题。

什么时候这句话是正确的?而什么时候又是错误的?

之前和家人讨论的时候,忽然想到的这个问题。(家里有部分人有这样的观念,如何能给他们解释西方政治哲学中的政府?以及这句话正确的部分在哪里,错误的部分又在哪里?)

2

为什么我会有这个想法,是因为我一直以来在网上见到太多大陆人和台湾人吵架了。我发现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很多大陆人都是一种高高在上的,以一种”老子大中华就是要来统你,你们这些台蛙早就该屠屠了。”的这种态度来和台湾网友讲话。这样的言谈举止方式让我一个大陆人,尤其是一个真心把台湾人当成同胞(但并非主张一定要统一)的大陆人感到十分难受。为何如此?因为我注意到两岸不仅仅是由于历史认知方式不同而没有共情,而且由于大陆方面欠缺练习从“他者”立场来思考的教育,更是加深了这种隔阂。(不仅仅对台湾,对很多国家乃至地区都是如此)

所以我建议,民主后的大陆,尤其是历史教科书课纲上专门开一个单元来介绍台湾这个“熟悉的陌生人”,标题可以是《台湾,被我们自己一次次伤害的亲人》。我并不反对继续教导学生说,台湾人是我们的同胞,但不是中共时期的那种单纯的“血浓于水,两岸一定要统一”的那种统战宣传式教育,而是要告诉学生台湾特殊的历史,(就是关于台湾原住民的历史啊,明郑清朝到来之前的荷兰,西班牙时期的历史啊等等。然后清朝治理时期就讲一下台湾人民,包括汉人和原住民的反抗运动等等,然后对比一下之后的日治和蒋治时期的台湾,引导学生反思一下极端的大中华主义的危害。最后重点说下中共独裁时期中国政府的一系列“神操作”。)来让学生看到一个从台湾人视角里面看到的台湾历史。

关于这么做的意义:中共时期的“两岸一家亲”教育,与其像陈士杰说的那样,通过彻底取消来进行冷却,不如对这种“同胞情结教育”善加利用,来增加大陆新一代人的负罪感,至于为什么维吾尔人受到的迫害比台湾人更大,但我建议单独为台湾开一个单元呢?是因为维吾尔人,西藏人,这些都是中国人潜意识中的“非自己人”,讲了关于对他们的暴行,大陆人也许会有反思,也很可能不会产生像对“台湾同胞”的离心离德那样,有那种痛彻心扉的负罪感。(但前者并不是说就要忽略,我本人建议把对新疆人,西藏人,六四学生等等都放在“中共独裁时期”这个单元来讲,但对台湾则是从清朝到民国单独开一个单元。对于香港也可以用类似的教学结构(但香港的政权更迭只有英国,中共两个,不如台湾史那样精彩,所以可能填不满一个单元))。当然,两岸一定要统一的这种思维方式也要在这个单元里批判一番。

这样教育出的“对同胞的罪恶感”,我认为有利于培养大陆年轻人对他人的尊重,也有利于促使公民意识的形成。(比如让他们明白,中共时期的很多骚操作,在一个成熟的公民社会是可以避免的),同时也能促使人民从内心开始思考反思极端民族主义的危害,同时顺带着还能够从民间建立起改善两岸关系的土壤。(无论民主后两岸是统一还是继续分家,我觉得这种民间的善意都是有利而无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