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发现 @分享发现
回复文章: 红迪China_irl: 习近平连任与否并不重要,权力运作机制已形成惯性

@Bcare #187170 生育率再烂,也是有十多亿人的,变的是人口结构,苦的是老百姓。

发表文章: 新疆集中营数据库被入侵,曝光了数以千计的机密档案

https://www.bbc.co.uk/news/extra/85qihtvw6e/the-faces-from-chinas-uyghur-detention-camps BBC新闻

https://www.xinjiangpolicefiles.org/ 曝光的档案,我看了一下似乎只放了那些被认为是很关键的内容,包括对待逃跑人员的政策,陈全国的讲话等。

时值联合国人权专员访问新疆,这些内容的曝光应该会有一定影响。

方便懒人:以下内容节选BBC并由google翻译。

被黑文件于今年早期交给BBC,经由几个月的验证调查才发出,所有文件日期都没有超过 2018 年底。

被黑的文件包括 2018 年 1 月至 7 月期间拍摄的 5,000 多张维吾尔人的照片。使用其他随附数据,可以证明其中至少有 2,884 人已被拘留。

包括高级官员的机密讲话;内部警察手册和人事信息;20,000多名维吾尔人的拘留细节;以及来自高度敏感位置的照片。

一套内部警察政策描述了在营地所有区域的日常使用武装人员、机枪和狙击步枪在瞭望塔中的位置,以及对那些试图逃跑的人实行枪决政策。任何被转移到设施甚至医院的“学生”都必须戴上眼罩、手铐和脚镣。

作者 于 5月24日 编辑
赞同 11
1714 次浏览
海盗湾革命
libgen.eth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发表文章: 【ETHFANS】Wei Dai 的 B-Money,也许是比特币的初稿

https://ethfans.org/posts/genesis-files-if-bitcoin-had-first-draft-wei-dais-b-money-was-it


1

所有的密码朋克都重视隐私权,可以说,这是这个 1990 年代靠电子邮件列表而形成的密码学家、学者、开发者和活动人士团体共同的精神图腾。但即使在这个团体中,也很少有人像 Wei Dai 那样在生活中也贯彻到底。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曾形容他是一位 "深居简出的计算机工程师",关于此人的个人信息,我们所知甚少。但这个人在二十年前,构想出了一种与比特币非常相似的电子货币系统。

个人信息缺失,但我们可靠 Wei Dai 的工作和他所传播的思想来了解他。他首先是一位天才的密码学家,创造了 Crypto++(一个密码学算法的 C++ 语言代码库)并至今仍在维护它;他(时至今日)还活跃在 LessWrong 这样的科普论坛上,常常对人工智能、伦理学、认识论等话题发表看法。他的洞见使他获得了著名 AI 研究者 Eliezer Yudkowsky 的赞誉,并多次受邀到后者的机器智能研究所(MIRI,曾用名 "奇点研究所")发表演讲。

Dai 对哲学和政治学的兴趣由来已久。早在 1990 年代,他还是华盛顿大学(Washington University)计算机科学系的本科学生时,他就读过 Timothy May 的作品。后者是密码朋克运动的元老之一。Dai 也受到 May 所作的 "密码学无政府主义" 的启发:这种围绕密码朋克的全新意识形态,基于这样一种信念:密码学和软件可以比所有的治理系统做得更好,提供更多对政治自由和经济自由的保障。

"我痴迷于 Tim May 的主张",Dai 在 1998 年写道,"不同于传统上抱持 '无统治' 观念的社区,在密码学-无政府主义中,治理系统不是暂时被打破了,而是被永远禁止了,其必要性也彻底消失了。在这样的世界里,暴力威胁不再有用,因为暴力根本不可能发生;暴力之所以无法发生,因为其成员的真名和真实位置永远不会暴露。"

到了 1990 年代中期,Dai 参与了密码朋克邮件组中的多个主题讨论,比如 "电子声誉系统"、博弈论以及电子货币系统中的匿名性。也许更重要的是,Dai 也提出了多个想法,来推进密码朋克的事业,包括" 可信任的时间戳服务",一种加密的 TCP 协议通道、一种安全的文件共享系统,等等。他因此被称赞为密码朋克社区作出了重大贡献 ------ 饶是如此,在当时也没人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Timothy May 最近说,那时大家甚至不知道 TA 是男是女)。

但给 Dai 带来最大名声的还是他在 1998 年 11 月偶然提出的一个想法(那时候他才刚大学毕业不久!)。"高效的协作需要一种交换媒介(即货币)以及强制执行合约的办法",Dai 解释道。"本文提出的协议为无法跟踪的准匿名实体提供了一种交换媒介和一种强制执行合约的办法,因此能让他们的协作更加高效 ...... 我希望它能增强密码学无政府主义在现实和理论中的可行性"。

他把这份提议命名为 "b-money"。

B-Money

一般的数字货币系统都是用一个集中式的账本来跟踪各账户的余额。从中央银行、商业银行到 VISA 和其它支付服务提供商,都有一套集中管控的数据库,来跟踪各账户的余额变化。

在 Dai 和其他密码学无政府主义者看来,这个方案的问题在于,它最终让政府可以用管制来控制货币的流动,而用户则通常要暴露自己的个人信息。Dai 后来这么说:"我发明 b-money 的动机就是推动纯粹自愿的互联网经济 ...... 不会出现暴力威胁下的征税和管制"。

所以,Dai 想出了一个替代方案。实际上,是两种方案。

在第一个方案里,不是由某个权威实体来控制账本,而是每个参与者都维护着同一账本的一个单独的备份。每当有一笔交易发生时,每个人都各自更新自己的账本记录。此外,这份账本的账户名都是公钥 ------ 不是真实姓名。这种去中心化的方法可以防止某个实体审查交易,同时为所有用户带来隐私性。

举个例子。假设 Alice 和 Bob 都是 b-money 的用户。他们各自的公钥分别是 "A" 和 "B",这也意味着他们各自都掌握有对应的、独一无二的私钥。而且,根据所有用户维护的账本记录,这两把公钥都有一些 b-money 余额。假设这两把私钥都拥有 3 个单位。

如果 Bob 想要从 Alice 手上收取 2 单位的 b-money(因为他正跟她做生意,要卖给她一些东西),他就把自己的公钥公开给 Alice。假设 Alice 决定要买了,她就按如下格式,发送一笔交易:"从 A 账户发往 B 账户,2 b-mony"。然后,她用 A 所对应的私钥给这条消息签名。这条消息以及对应的密码学前面就会发送给所有的 b-money 用户。

这条签名消息向所有的 b-money 用户证明了,A 账户的真实所有人要发送 2 b-mony 给 B 账户。因此,每个人都更新自己的账本记录,将 A 的余额改为 1,B 的余额改为 5 ------ 无需知道账户控制者的真实身份。

如果这个方案听起来很耳熟,那你没理解错:10 年后,中本聪设计比特币的时候,大体上也就是这样的。

B-Money,版本 2

但是,Dai 认为自己的第一版 b-money 方案是不实际的,"因为它过于依赖同步且抗干扰的匿名通信通道"。

换句话来说,第一版的 b-money 没法解决 "多重支付" 问题。Alice 可以同时发送 2 b-money 给 Bob 的 B 账户和 Carol 的 C 账户。Bob 和 Carol 都会给 Alice 发货 ------ 到后来才会发现,网络中有一半人不承认 B 账户(C 账户)的新余额。

这也是为什么 Dai 提出了第二版的 b-money,就在同一份提议中。

在这个版本中,不是每个人都维护着账本。相反,系统将由两类用户组成:普通用户和 "服务器"。只有服务器才会通过一个 Usenet 类型的广播网络相互连接,b-moeny 的账本也由他们来维护。要验证交易处理的情形,普通用户 ------ 比如 Bob 和 Carol ------ 需要随机抽取一小部分的服务器来验证。(若是发生了冲突,Bob 和 Carol 可以合理地拒绝来自 Alice 的请求,拒绝发货)。

提案中没有详细说明的一部分是,虽然每个人都可以成为 "服务器",但是 "每个服务器都要先存入一定数量的货币,到特定的账户中,用作被证实的不当行为的奖励和惩罚"。

"每个参与者都要验证自己的账户余额是正确的,而且账户余额的总和不大于创造出来的货币单位总和",Dai 这么设想,"这样做能防止服务器轻而易举地永久增加货币供应量,即使他们集体串通也不行"。

如果这听起来也有点耳熟,那你的感觉也没错:Dai 的第二种 b-money 构想,大体相似于今天所谓的 "权益证明(Proof of stake)" 系统。

此外,Dai 还在自己的提案中增加了一个初步的智能合约解决方案。这些智能合约在类型上非常相似于一个权益证明系统和仲裁系统的混合,通过合约来交易的双方和仲裁员都要把钱存到一个特殊的账户中。从现在的眼光来看,令人奇怪的是,这些合约并没有安排一个纠纷解决系统:相反,在争议的情形中,不同的用户(或服务器)可能会各自改变自己账本上的记录,实际上,这就是让网络账本的状态脱离共识。(按照假设,潜在的惩罚会使这么做无利可图。)

货币政策

但是,b-money 跟比特币差别最大的地方可能就是 Dai 提议的货币政策了。

比特币的货币政策是非常直接的。要让货币进入流通(发行货币),每个区块都会发行一些新币;一开始每个区块发行 50 个新币,但这个数量每过一段时间就会降低,当前已降到了 12.5 个(译者注:原文撰写于 2018 年;在 2020 年,这个数字已经降低到了 6.25 个)。一百多年以后,比特币将基本发行完成,总量会稍低于 2100 万(bitcoin)。这套政策是否理想可以争论,但有一点是很清楚的:迄今为止,它还不能产生稳定的币值。

相反,币值稳定显然是 Dai 愿景的一部分。为了实现这一点,b-money 的价值将锚定(理论上的)一篮子商品的价值。举个例子,100 b-money 会刚好能购买一定数量的某几种商品。这就给了 b-money 一个稳定的价值,至少相对于这一篮子商品而言:同样的 100 b-money 总是能买到同样数量的这几种商品,过去、现在、未来,都如此。

要发行新币,用户需要确定一篮子商品和一个计算问题解答(也就是 "工作量证明")的相对成本。举个例子:假如在某个时间,一篮子商品价值 80 美元,那必须提供平均耗费 80 美元来生产的工作量证明(才能发行新币)。假如 10 年以后,同样的一篮子商品价值 120 美元,那同样的 100 单位 b-money 就必须提供耗费 120 美元才能生产的工作量证明才能发行。

使用这一指标,第一个产生了有效工作量证明的人将被所有用户和服务器加记 100 单位的余额。因此,没有人会有激励去生产工作量证明,除非他们确实要用到 b-money,这就限制了 "b-money 经济体" 的通货膨胀。

此外,在这份提议的一个附录中,Dai 提议,货币的创造可以通过拍卖来实现。要么所有用户(第一版协议)、要么所有服务器(第二版协议)先确定货币的理想增发量。然后,假设这个理想增发量是 500 b-money,一场拍卖将决定谁能获得这 500 单位:愿意提供最多工作量证明的人,将获得这批新增发的货币。

比特币

B-money 从来没被实现过。也没法实现。多年以后,Dai 在 LessWrong 论坛的一个帖子里承认:"b-money 尚不是一个完整的、可付诸实践的设计"。而且,Dai 从未指望 b-money 能大获成功,即使它真的能实现。

"我估计,b-money 最多只能成为一个小众的 货币/合约执行机制,服务于不想或者不能使用政府所提供服务的人",宣布提案之后,他在密码朋克邮件组的一份邮件如是说。

确实,b-money 有许多问题没有解决,或至少算没有明确。也许,更重要的是,其共识模型不是非常健壮,Dai 所提议的智能合约解决方案就是最好的证明。后来,权益证明协议也被证明引入了一些 Dai 所没有预见到的挑战;举个例子,我们不太清楚如何能客观上证实发生了一件 "恶意行为"。这还没涉及到提案中那些更微妙的问题,比如因为资金的可追溯性导致隐私缺失,以及潜在的货币发行中心化。实际上,某些问题直到今天,比特币也还是没有解决。

在提出 b-money 之后,Dai 去了 TerraSciences 和微软工作,而且可能很早就退休了,他没有留下来解决这些问题。

"我没有继续完善它的设计,因为在我写完 b-money 方案的时候,我已经,对密码学无政府主义有点失望了",Dai 后来在 LessWrong 论坛这么解释。他说,"我没法想象,这样的一个系统,即使真的能实现,能吸引到足够多的关注、能被一小群硬核的密码朋克以外的人使用。"

虽然 Dai 的提议没有被遗忘:b-money 位列比特币白皮书参考文献的第一篇。但是,就像 b-money 和比特币貌合神离一样,也有可能中本聪完全没有受到 Dai 的观念的启发。Dai 自己相信,比特币的发明者是独立地想出这些办法的。

在比特币白皮书公布之前,Hashcash 的发明者 Adam Bcak 博士给中本聪介绍了 Dai 的成果,这使得 Dai 成为少数几个在比特币白皮书出版之前,中本聪有所接触的人。但 Dai 没有回复中本聪的邮件。回想起来,他很希望自己回复了。毫不意外,Dai 想质疑的正是比特币的货币增发模型。

"我认为,比特币在货币政策上已经失败了(因为这种政策会导致大幅的价格波动,使其用户不堪重负,用户想使用这种货币,要么得承担可怕的风险,要么必须采用昂贵的对冲工具)",他在 LessWrong 论坛写道,"比特币所带来的一种影响是,因为其货币政策的缺陷和价格的波动,它没法被大规模使用;而因为它已占据了密码学货币的小众领域,不再有一种密码学货币能成长到获得大范围接受了。"

他补了一句,"这可能得部分归咎于我。因为中本聪曾写信给我,征求我对他的论文初稿的意见,而我一直没有回复他。不然,也许我能让他(或者 他们)放弃 '固定货币供给量' 的想法。"

作者注:本文完成之后,有人指出,Nick Szabo 的第一版 Bit Gold 可以追溯到 1998 年早期,甚至比 b-money 更像中本聪的发明。所以,也许把 Bit Gold 当成 "比特币的初稿",会更为准确。

(完)


原文链接: https://bitcoinmagazine.com/technical/genesis-files-if-bitcoin-had-first-draft-wei-dais-b-money-was-it
作者: Aaron Van Wirdum
翻译: 阿剑

本文由 Bitcoin Megazine 授权 EthFans 翻译及再出版。

赞同 8
137 次浏览
海盗湾革命
libgen.eth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发表文章: 【ETHFANS】比特币“创世文档” 译后记

https://ethfans.org/posts/note-on-translations-of-the-genesis-files


干货 | 创世文档:David Chaum 的 eCash 如何催生一个密码朋克的梦

干货 | 创世文档:Adam Back 如何设计出比特币的引擎

干货 | 创世文档:Wei Dai 的 B-Money,也许是比特币的初稿

干货 | 创世文档:Nick Szabo 的 Bit Gold 与比特币只半步之遥

干货 | 创世文档:Hal Finney 的数字现金探索成果 RPOW


"The Genesis Files" 是 Aaron Van Wirdum 从 2018 年 4 月开始撰写的连载,一共有五篇,介绍了对中本聪发明比特币有所启发的几位 "密码朋克" 的人生经历,以及他们的数字货币构想。

2018 年 6 月,我在 BlockstreamCN 公众号见到两篇译文(12),尝试联系转载而不得。近日,终于在友人 Molly 帮助下,获得 Bitcoin Magazine 的授权,得以翻译及再出版。特此感谢 Molly。

五篇文章,从 David Chaum 写起,展现了密码朋克们在理想的指引之下的探索(实际上,也是比特币的底色);既不是纯粹的技术介绍,也不是人物传奇故事,因而既能引人入胜,又能不落俗套。此外,作者还经常拿这些构想与比特币相对照,使得文字已不仅是介绍,还有了反思的味道。

这种反思气氛,也使我常常思考:为什么这几位密码朋克前辈,没能发明比特币?中本聪的过人之处到底在哪里?

举个例子,"工作量证明" 并不是中本聪首创的,甚至用在数字货币上的 TA 也不是第一个。看 Adam Back 那篇,就明白了。

熟悉密码学的人都知道,比特币中所有的密码学工具,无一是中本聪的发明,在中本聪创造比特币的时候,全都已经存在了数十年(PoW、默克尔树、哈希函数、公钥密码学......)。中本聪只是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将它们组合在一起。

所以,我认为,TA 的过人之处,不是对密码学的理解,而是对经济学的理解。几位前辈的执念,阻碍了他们在数字货币领域进一步创造。

Wei Dai 的例子可能最明显(原谅我对前辈的不敬)。Wei Dai 从一开始,就想创造一个 "币值稳定" 的货币;乃至于日后回想起自己未及时回复中本聪邮件,懊悔之处亦在于未尝试说服中本聪改变比特币的货币政策(我自己相信,中本聪在这一点上是不会改变的)。

但是,世界上没有比 "购买力稳定的货币" 更大更教条主义的虚妄了。世界上从不曾,也永不会存在 "购买力(绝对)稳定的货币"。货币的购买力,总是一刻不停地在变化之中,随着支付技术、交通条件、货币发行量乃至保险行业的变化而不断变化。你觉得稳定,只是因为作为一种适销性最强的商品,其价值变化相当慢而已。

要而言之,价值总是个体的估价,而个体之外,并不存在一套恒常不变的价值尺度(这样的东西是根本不可知的,虽然总有人扬言自己知道),自然也不存在能固着在某个位置的东西。

Wei Dai 可能也没妄想这样的东西,他只想让 B-Money 锚定一篮子商品(若干数量的若干种商品)。这样就算稳定了。但这其实并不能解决问题。

此种货币设想,最早应见于欧文-费雪。包括张五常教授,也提过类似的方法,让 "货币有个锚",方法更进一步,要求货币成为 "期货市场可以成交的一篮子商品" 的指数,并配以一定的通胀。(见《经济解释》卷四第六章)

但米塞斯早就批评过这种构想:这一篮子商品并无理论上的最优选,因此必定是任意的;也就是说,它也必定会成为政治活动的目标,被有心人改来改去。一样是不稳定的。(见《货币、方法与市场过程》第六章;米塞斯何其老辣、费雪何其天真!)

锚定贵金属的货币,即使免不了贬值,过程也会更透明。也即制度费用会小一些。

Nick Szabo,我认为是最博大的密码朋克了,在这一点上也难免智者千虑。

他的 Bit-Gold,与比特币极其相似,真的只有半步之遥。Bit-gold 的形式与比特币 UTXO 几乎完全一样,就除了一点:比特币 UTXO 只能由区块来发行,而 bit-gold 则是自由提供 PoW 来发行。

Szabo 认识到了直接以 PoW 作为价值标的,会面临通胀问题(因为计算机创造 PoW 的能力一定会越来越强),他的办法是为 bit-gold 加入时间戳,从而不同时代产生的 bit-gold 将本身就是不同质的(历史上的 big-gold 也不再有被通胀的可能),而多个差异化的 PoW 可以打包成价值均一的货币单位(从而解决不同质带来的不便)。

这根本无法解决问题,人们对商品的估价,本质上是不考虑其制造成本的。人的估价只向前看。就以 Szabo 喜爱的黄金为例:你见过人们为不同地层(开采难度和时代不同)的黄金给出不同的价格吗?不,人们只以纯度来考虑单价。一个 PoW,也并不因其是更久远的而更有价值。(Szabo 可能太过相信,人们会把时间戳当成一种收藏品。)

"不可伪造的奢侈浪费"(Szabo 语)、制造成本,是物有价的前提,但不代表人的估价会以这个成本为依据(大多数时候,这个成本也是不可知的)。估价从来只看向未来,考虑其用途、考虑其稀缺性稀释的速度。

所以 Szabo 的办法非但不能解决问题,还徒增困扰。异质的 bit-gold 会带来极大的不便,不因为可以组合而消失,因为组合过程也面临定价问题,而定价要付出信息和判质费用。市场定价的能力不是无限的。

数十年的探索,中本聪成见最少,心思最单纯,最少虚妄(和完美主义),洞见最深刻。他认识到了货币的价值是时间的函数,于是才能创造性地设计出难度调整机制:当年发明用来阻遏滥发邮件的 PoW,摇身一变成为阻遏滥发货币的围墙,我们才有了比特币。

了解这几位密码朋克,不仅是为了了解比特币所吸收的营养,也是为了从他们的尝试中获得教训。仔细阅读他们的设想,你会发现历史真的押韵。他们已经尝试过走不通的路,也还有人奉为创新、跃跃欲试。

唐太宗李世民说:"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这份连载,也可以有这样的价值。

(完)


作者: 阿剑

赞同 4
95 次浏览
海盗湾革命
libgen.eth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发表文章: 【新书推荐】刘瑜 - 可能性的艺术:比较政治学30讲 epub下载

内容简介

一个和平“爆发”的年代?

历史“终结论”的终结?

国家能力从何而来?

文明的冲突是一个过时的预言?

……

面对林林总总的政治问题,作者带领我们以一种比较的视角,在民主问责和国家能力两个政治比较的核心维度下,建立起观察的参照系,将不同体制、不同经济发展水平的国家纳入比较的视野,去分析我们的时代背景和全球化进程,讨论不同国家的政治转型与国家能力,以及文化和经济对政治变迁的影响。

“政治是可能性的艺术。”当我们将面对的政治现实当作一万种可能性之一来对待时,就能从此时此地抽离,获得一种俯瞰的视角,进而再聚焦定位现实,在浩瀚的可能性中理解我们自身。

作者简介

刘瑜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清华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研究领域包括比较民主化、新兴民主国家、美国政治等,讲授课程包括比较政治学、比较民主转型、美国政治等。著有《民主的细节》《观念的水位》《送你一颗子弹》等。


下载链接


早前网友分享的书摘:刘瑜:智利独裁者皮诺切特下台之后,经济增长为何更快?

@motorbus ,正好在 zlib 看到有人上传了。

赞同 4
626 次浏览
回复文章: +86手机号注册telegram会泄漏个人身份

只要设置好在privacy里的各种选项,且一定一定要设置二步验证,只要telegram不主动提供或服务器被攻破导致用户信息泄露,用+86手机号注册几乎没有技术上的安全风险。

回复文章: +86手机号注册telegram会泄漏个人身份

建议用gv号注册一切墙外软件。

回复文章: +86手机号注册telegram会泄漏个人身份

问题就出在这,谁可以通过手机找到我,没有给出没有人选项

发表文章: +86手机号注册telegram会泄漏个人身份

给+86手机号注册telegram的人提个醒,如果你不想成为老干部身体的一部分就赶紧注销账号换非+86的手机号注册telegram吧。

我这么说的原因:

由于之前玩telegram加的群太多,有spybot扫了群组用户ID(我未设置username)之后这段时间疯狂给我发骚扰广告,故我昨晚愤而注销了telegram账号打算重新注册并谨慎加群免再被骚扰。

我注册好telegram之后第一件事是将privacy里的各种设置项例如profile photos全改为所有人不可见,然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一个存着我手机号的朋友突然给我发来了私信,问题是我手机里面没有他手机号的呀,注册的时候我甚至禁止telegram访问我的手机联系人。我问他是怎么知道我注册了telegram的,他说是telegram提示他他通讯录里有人注册了telegram,让他打个招呼。

由此可以推断,只要警察存了你的手机号并且他比你先注册telegram,那么当你注册了telegram之后,telegram就会提醒警察你注册了telegram,也就是说,你他妈在警察眼里是实名的。

那些用+86账号注册还敢不要命键政的,赶紧烧炷香祈祷一下最近没有老干部需要换器官吧。

赞同 5
1080 次浏览
回复文章: 红迪real_China_irl: 《红色轮盘》 精彩回顾

在中国,政治带来财富,而不是相反

所以讲什么打击资本垄断,都是看不见房间里的大象。

政治权力是市场门口卖票的,决定了谁有资格垄断。政府就是最大的垄断平台。

回复文章: 红迪real_China_irl: 《红色轮盘》 精彩回顾

补充一条有意思的细节:

《红色轮盘》里面写道,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时,作者和邓小平的女儿邓林吃饭。邓林在饭桌上说,党中央要把国有企业的资产转变为党产,如果未来要和国民党一样必须面对选举的时候,至少还有钱。

漢獨主義
IronStar21 漢獨立主義者
回复文章: 刘瑜:智利独裁者皮诺切特下台之后,经济增长为何更快?

皮諾切特的確是獨裁者,但這個人不是一般的軍事寡頭。他類似與是(自由意志主義+反共),是少有的絕對尊重自由市場的專制。

當年擊敗智利共產黨阿聯德之後,專門從芝加哥請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的學徒促成經濟轉型,休克療法幾乎徹底擊潰經濟,但是最後相對成功擠進發達國家之列。

從智利大約可以看出來自由市場,沒有美國的政府喂養大企業的情況下,國家是趨向與中小企業爲主(小賣部多而不是沃爾瑪;小餐館多而不是連鎖店),有個別大企業(鋰礦開采暴發戶)。但是此種轉型極其緩慢,而中間出現一兩次金融災難就會被極左劫持,迅速撲向大政府(人民想要全民福利的安全感,但是不明白全民福利的代價是醫療資源永遠緊張,官僚腐敗愈發嚴重,最後還會破產清算)

47小管家 2047,自由人的精神角落,一个无需手机号和邮箱即可发言的社区。讨论时事、政治、文艺、IT技术等话题。
发表文章: 当我们纪念编程随想时,我们在纪念什么?——纪念编程随想失踪一周年

2022年5月9日,距编程随想最后一次发文已经整整一周年了。

回到2022年1月15日,本该是编程随想发表《开博13周年庆》的日子,他却没有出现。作为一名老读者,守望在他的博客前面,看着那熟悉的罗丹雕塑《思想者》,慢慢滑动鼠标滚轮,从顶部的语录到一个个熟悉的博文标题,我在心里暗自期待着:多希望您能回来啊!

编程随想,中国互联网时代的英雄,匿名反抗党国的先驱,注定将载入史册。他不仅仅是“翻墙教父”,更是一个伟大的启蒙者。从信息安全到政治学、心理学等领域,广博的知识令人叹为观止。旧品葱网友 OverthrowCPC 评论道:“《编程随想的博客》是迄今为止海外“反动”势力中反洗脑内容最深入浅出的、最理性客观的、质量最高的(没有之一)。可以说毫不夸张地说,此博客是所有刚学会翻墙的初阶人士必读之物。”在这个时候,我们为什么要纪念编程随想?如网友 co-memory 所说,“编程随想就是数字时代的坦克人,甚至更伟大,因为一时的勇气和长期的成功坚持是没法比的。”

从2009年1月15日的第一篇博文起,到2021年5月9日最后一篇博文止,编程随想十几年如一日地坚持反抗,这种精神正是我们所要纪念的。面对党国的残酷统治,身在国内的他既没有走向虚无,也没有放弃他的同胞。

网友“肉身翻墙”的建议,他引用了《V字仇杀队》里的一句台词:“如果敢于反抗的人都离开了,那他们就赢了。”

《开博十周年大事记》里,他写道:“成功不必在我,功成其中有我。”

但令人嘘唏的是“下一次发布《大事记》,那得等到2029年的博客【20周年庆】啦。希望那时候俺还在,列位看官也还在。另外,也希望俺能和诸位读者一起迎来【天朝的黎明】”。

接过编程随想手中的炬火,让抗争之光交相辉映。


下面是由2047编辑部评选的编程随想十大经典博文和五大经典系列,希望编程随想留下的依然启蒙着更多人。

十大经典博文

俺不想再保持沉默、不想再回避这些问题了,是该写点技术以外的东西了!

如果仅仅为了冒险,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比如从事某些有风险的体育运动。为啥俺偏偏选择写政治内容的博文?这就得聊到第5层需求——关于自我实现的需求。

无数人的匿名上网启蒙之作。

两份视觉化作品:https://zhaojiaren.clubhttps://zhao-visualized.netlify.app

编程随想的电子书 GitHub 墙内镜像:https://github.com/program-think-mirrors/books

另附编程随想唯一文字采访:2013德国之声国际博客大赛最佳中文博客提名

五大经典系列


同编程随想一样,thphd 也是匿名互联网的自由先驱之一。在这个 thphd 失联四个月的日子,我们同样怀念他。就像 thphd 曾经说过的,“如果没有这个有生命、有温度的记忆载体,大家就无法了解——更重要的是无法同情——于是很快就会忘记——XX曾经存在过。

You live only as long as the last person who remembers you. Westworld(2018)

以但丁《神曲:地狱篇》 的最后一句作结吧:

我们一起攀登,直到我透过一个圆洞,看见一些美丽的东西显现在苍穹。我们于是走出这里,重见满天繁星。

愿我们迎来“重见满天繁星”的时刻!

其他人 于 5月9日 编辑
赞同 31
5188 次浏览
NoStepOnSnek 一个政治系统的根本特征取决于其个体成员的暴力能力
回复文章: 刘瑜:智利独裁者皮诺切特下台之后,经济增长为何更快?

not bad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回复文章: 对话上海的“电话亭女士”:被赶走前,她在红色电话亭住了一个月

@PonyLam #185890 我想我应该是一个犬儒主义者,第欧根尼应该是我的偶像

不是好奇宝宝
水深火热小马先生 大概是个浸会徒?
回复文章: 对话上海的“电话亭女士”:被赶走前,她在红色电话亭住了一个月

@消极 #185898 我对犬儒主义的认知是 the less you want, the more you satisfy. 单从此点而论,我也算是它的推崇者了

海盗湾革命
libgen.eth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回复文章: 对话上海的“电话亭女士”:被赶走前,她在红色电话亭住了一个月

1970年出生的大学本科可不一般。

我白天在外面,比方说图书馆,或者是做点我自己的事情。我常去上海市图书馆,或者是福州路的那个书城,现在在装修了,福州路的书城在全国都是数一数二的。

based.

回复文章: 对话上海的“电话亭女士”:被赶走前,她在红色电话亭住了一个月

@消极 #185867 在小区断水,断电,断粮等突发事件下,其他居民都在惊慌求助和互相攻击,而她在实施自救。这种行动就是她的信誉积分。跟着一个流落街头有行动力有坚定想法的女人走,比跟着平时指点江山真遇上什么事情只会两手一摊的什么书记,主任走,生存概率要大得多。这就是很多不起眼的名不见经传的角色在危难时机脱颖而出的道理。只要比别人做得出色一点,就自动成为领袖。

不是好奇宝宝
水深火热小马先生 大概是个浸会徒?
回复文章: 对话上海的“电话亭女士”:被赶走前,她在红色电话亭住了一个月

“我希望你闪到一边去,不要遮住我的阳光。“的礼貌说法

我建议,你晚上7点以后,沿着黄浦区的街道走一走,看看市井当中的普通老百姓、外地人,或上海人,你会觉得他们比我有采访价值。

我愿称她为魔都的第欧艮尼

作者 于 5月7日 编辑
布兰妮 偶尔沉默偶尔水,偶尔精分偶尔雷
回复文章: 对话上海的“电话亭女士”:被赶走前,她在红色电话亭住了一个月

有的时候生活就是这样呀,很简单嘛,想睡觉倒头就睡,起来就拼命挣钱,这不也是生活嘛?

我觉得世上没有免费的东西,也不太占人家的,我总是要偿还的,对吧?人嘛,越简单越好。越简单,你不欠别人的,你反而可以洒脱地去生活。你住在酒店里,毕竟人家酒店可以出去卖钱啊,那为什么你白吃白住啊,对吧?或者我能帮酒店干点儿什么,那我住的酒店也还是值得的,对吧?

我建议,你晚上7点以后,沿着黄浦区的街道走一走,看看市井当中的普通老百姓、外地人,或上海人,你会觉得他们比我有采访价值。

这位电话亭女士,挺通透的,大隐隐于市啊。

海盗湾革命
libgen.eth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发表文章: 【新书推荐】從清帝國到習近平:中國現代化四百年 epub下载

内容简介

本書是一部中國近現代通史,主軸在追索中國現代化之路,從清帝國入主中原的一六四四年開始講起,一路談到習近平上臺執政後的二○一七年,時間跨度將近四百年。被譽為是繼徐中約《中國近代史》、史景遷《追尋現代中國》,睽違多年之後的又一部重量級中國近現代通史。

二十一世紀最引人矚目的現象級現象,或許莫過於「中國崛起」。該如何理解中國崛起(威脅)這個迫切的當代議題?本書提供了一個全面且即時的歷史視角。

今日許多人將中國崛起看成是這四十年的事,始於一九七八年鄧小平掌權,但歷史學家很清楚,中國崛起所花的時間遠超過四十年。本書作者余凱思為專治中國近現代史的漢學家,他跳脫中共民族復興敘事和中華民國史觀,以局外人的客觀眼光,對中國崛起進行長時段的考察。

從清帝國到習近平這段中國歷史,是一個龐然大物,內容複雜。為免讀者迷失在改革與革命、民亂與內戰、帝國侵略與軍閥割據的細微末節裡,作者馭繁為簡,聚焦於數百年來各政權在制度方面的缺失和重建,嘗試回答中國近現代史的一個核心問題:即,中國是如何轉型成為一個現代化的民族國家;亦即,如何從崩潰的帝國(滿清)、四面楚歌的共和國(民國時期)、停滯又瘋狂的毛主義中國,變成現在的經濟巨人和超級強權。

作者特別留意經濟制度,著墨與洞見頗多,為其他中國通史類著作所少見;並盡可能將中國的發展置於國際和全球脈絡裡觀察,視野相對開闊,為本書另一特色。

全書結構井然,分成四部,每一部三章。各部開頭均有一篇全景式綜論,勾勒一個時代整體的輪廓。上冊包含第一部、第二部(從清帝國到中華民國在中國的統治結束),下冊包含第三部、第四部(從中共建國到習近平上臺後)。


作者简介

余凱思(Klaus Mühlhahn)

曾任柏林自由大學東亞學系中國歷史與文化教授和該校副校長,現為德國齊柏林大學校長。著有《中國刑事司法史》(Criminal Justice in China: A History),獲得二〇〇九年度「費正清東亞歷史研究獎」。他以英文、德文、中文發表過多篇探討中國近現代史的論文,也是德國媒體經常邀請評論中國事務的學者。

譯者簡介

黃中憲

政大外交系畢,專職筆譯。譯有沈大偉《中美爭霸》,彭慕蘭《大分流》,傑克.魏澤福《蒙古帝國》三部曲,法蘭西斯.福山《政治秩序的起源》,東尼.賈德《戰後歐洲六十年》,約翰.達爾文《未竟的帝國》、《帖木兒之後》,史蒂芬.普拉特《帝國暮色》、《太平天國之秋》、《湖南人與現代中國》,以及卜正民《維梅爾的帽子》、《塞爾登先生的中國地圖》等書。


上册 epub下载

下册 epub下载


同类推荐:徐中约 - 中国近代史(精校版) pdf下载


推薦序:歷史學家眼中的中國崛起及其危機

羅士傑(國立臺灣大學歷史系副教授)

我念大學的時候,還有一門必修課叫中國現代史。若我記得不錯,那門課竟然剛好跟軍訓課接在一起,那學期軍訓課的主題還是所謂的國共關係史,主講的自然就是軍訓教官。因為是緊挨著的兩門課,我們很自然地會把兩門課的內容做連結與比較。記得我的中現老師除了教自己編的課程講義外,還會指定大家讀新近離世的史景遷(Jonathan Spence, 1936-2021)寫的The Search for Modern China(中譯本:《追尋現代中國》)。如此一來,每週二下午上完中國現代史後,我們都會捧著那本暗紅色書皮的原文書去上軍訓課。兩相對照,這兩堂看似不相干的課,卻討論一樣的主題,但詮釋的角度完全不同,意外地成為了我們理解與實踐史學方法的契機。處在一九九〇年代中期的大學校園,政治改革與民主化的呼聲正高,白色恐怖的氛圍已經是很淡了,雖然偶爾還是會出現「你被記一筆了!」的不知名警告。史景遷那種可以挑戰或者揶揄教官宣導的歷史書寫,成為我們一起上軍訓課的重要動力。當時也沒想這樣多,只是覺得能拿著史景遷寫的那厚厚一本原文書去挑戰教官,平靜地跟他說「報告教官,你講的跟這本書的內容寫的不一樣喔!」是一件非常酷的事情。我也還記得我的中現老師總會不經意地說:「史景遷的英文文筆真的很好,同學應該多花點時間去模仿。」雖說書中大多數史實都是已經知道的,只是詮釋觀點不同,但想一窺深受莎士比亞影響的史學書寫之美,倒是成為我當時去讀那本教科書的最主要動力。多年之後想起來,也還記得那種在閱讀時發現「原來也可以這樣寫」的悸動,那個感覺也讓我們在面對中文歷史書寫時,產生了更多的疑問。

幾年後負笈美國,有機會自己去開課,開始在想自己要教給美國學生哪些東西的時候,我向我的指導教授問起這件事,熱心的老師溫暖微笑著跟我說:我跟你分享我的祕訣,就是你得找到兩本教科書,一本是給學生讀的,另一本則是你自己用的。我也還記得第一次把我設計好的中國現代史課綱,給一位同為本書作者余凱思(Klaus Mühlhahn)教授在上海的友人指正。我們的那位共同朋友仔細讀過後,抬起頭嚴肅地對我說:「這樣從鴉片戰爭講起,再講不同革命與民族主義興起的內容,請問你這樣的設計跟國共兩黨過去鋪天蓋地講的有何不同?這不是一門政治課,而是一門歷史課,繼續這樣做還能有什麼意思?」來自多年前這兩位師友的指正,到今天還是如暮鼓晨鐘般提醒著我。經過這幾年的研究與教學經驗下來,特別是面對一門歷史課,我們總是想讓學生透過大量的文獻與資料的閱讀去建立自己比對不同看法的能力,卻也苦於學生一下子消化不了。所以我們也希望可以有一本提供學生或社會大眾框架性解釋的通史,若是能配合扎實豐富的描述則更理想。然後,我們在課堂上,就更能針對一些個案或是變遷的歷程及其所引發的關於人性的提問與思考,進行更進一步的延伸。

余凱思教授的《從清帝國到習近平:中國現代化四百年》就是這樣一本書。原書於二〇一九年由夙負盛名的美國哈佛大學出版社出版,出版之後,各界好評不斷。本書討論的時間斷限從清帝國的建立一路到今日的習近平時代,內容廣且深,原文書頁數高達七三六頁。翻開這厚厚的大書,我料想很多讀者會跟我一樣驚喜地發現,余凱思在卷首就引用了當代中國著名小說家閻連科(1958- )的《炸裂志》(二〇一三年),去開啟他對清帝國以降至今中國歷史的討論,如此的開場,畫龍點睛般點出我們這一時代的人對中國何以變化成今天這個狀態的不解與疑惑。就如自稱是「上天和生活選定的那個感受黑暗的人」的閻連科所說:「這個國家具備了某種不願正視現實的現實、不存在的存在、不可能的可能,簡而言之,這個國家擁有一套看不見、摸不著的規矩和規定。」讀畢全書,我想我讀到了余凱思的學術野心和引用閻連科的深意──他正是想藉由本書去理清十七世紀迄今,中國身上那些「不願正視現實的現實、不存在的存在、不可能的可能」以及「看不見、摸不著的規矩和規定」。

余凱思目前為德國齊柏林大學校長,在返回德國任職前,他在美國印第安納大學伯明頓分校任教。他二〇〇九年出版的第一本書是關於中國刑事制度的歷史,並獲得了二〇〇九年美國東亞研究學界的最重要獎項之一:費正清獎(John K. Fairbank Prize)。《從清帝國到習近平》乃是他將近十年後出版的另一本大作。這本書依時序分成以下四個部分討論:清朝中國的興亡、中國革命、改造中國與中國崛起,關心並討論了中國是如何走向現代化的。但是,若說現代化是目前看到的最後結果,許多類似主題的書往往會流露出「倒放電影」的宿命論窠臼而不自知。而閱讀余凱思這一本大書的最重要價值就在於,他對於「現代中國具體形成的過程」這一個問題,既敏銳地感知到了文學家筆觸下所傳達出的那帶著情感的概括觀察,也能善用當行本色以歷史研究方法來細膩且深入地回答這一個問題。也就是說,小說家直指存在於人心中的模糊感受,歷史學家則能運用史料編織、論證的功力具體鋪陳感受背後的長遠脈絡。許多人相信歷史是必須知道的事實,因為這些事實可提供是非成敗之鑑。但事實上,歷史也可以是個人從所處時代下生活經驗的情感出發,去結合證據與理性邏輯辯證的一種呈現。對此,出身德國,但熟悉美國學界運作的余凱思,兼採美國東亞區域研究看重社會科學問題意識與歐洲漢學重視資料傳統的優點,並且運用歐洲年鑑學派推崇的「長時段」敘述方式,透過對制度與社會變遷過程的強調,去重新討論十七世紀中迄今的中國歷史。所提及的史實多為中文世界的我們所熟悉,容易進入,但最特出的還是余凱思在本書中的觀察角度,亦即著眼於制度(institutions)。書中,他對於制度有定義如下:制度使一個群體裡的成員可以順利合作,而這建立在因為擁有共同規則、假設、期待和價值觀而來的互信上。他也進一步指出,制度史的研究也在探究人如何合作,探究人利用何種安排來達成共同的目標。

在本書中,他以制度發展為脈絡去具體地勾勒出十七世紀以來中國在政治、社會與文化上的持續性與斷裂性的交織。我尤其想點出的是,作者處理的一些主題,過往雖已有學者注意到,但對當時與後世所造成的衝擊乃至於非預期的效應,仍亟待開展研究,特別像是科舉廢除與十九世紀末清帝國所推動的新政對日後的影響,在本書中都有很清楚的討論。另外一個亮點就是,本書對一九八九年後的歷史發展,除了展現出勾勒的能力外,更展現出思想的深度。第三,本書的「中國中心觀」,所強調的並不是以中國為中心去看待周邊世界及定義何為中國,而是強調以過去幾個世紀以來中國社會發展的制度性脈絡去讓讀者瞭解一個大問題:為何中國今天會變成這樣?所以可以說,這一本書無論就內容的完整與連貫,以及所呈現出的歷史複雜性,都符合一本理想通史著作的標準,作者的掌握能力之佳顯而易見。 更值得一提的是,也許是因為這是一本以德國人的觀點出發,用英文寫成的中國近現代史,我想很多讀者也會跟我一樣,感知到較少的主觀情緒,更多是那種想要透過距離的拉遠去呈現出的對歷史的不同見識。我特別喜歡在閱讀此書時,因為作者的冷靜筆觸,不時出現的那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本書在美國出版後,廣受好評。我非常開心看到繁體中文版能這樣快地問世,除了思考如何將這一本書的內容列入我關於十九世紀以來的中國史課程閱讀外,頃讀此書,我也在想以臺灣為主體要如何看待這一段中國史?或者更進一步地說,臺灣的中國現代史學者對中國歷史研究又該有怎樣的野心?我想現在臺灣的學生已經不用再像當年的我們一樣,把這本書當成跟殘餘黨國權威對抗的武器。但顯然不同的時代,產生了不同的問題。當今這世界所面臨的一個很值得思索的問題,乃是中國崛起對人類社會所代表的意義。如同作者在本書結論中所點出的「當中國成為全球舞臺上無所不在的龐大勢力後,也正在把風險輸出到世界各地」。對於這樣的風險的管控,除了圍堵與忽視之外,基於臺灣的優勢可以進行哪些思考以及可以在哪些面向上努力,乃是吾輩閱讀此書時所應思索的時代任務。

最後,我想指出的是,「長時段」歷史的書寫的確有非常多的優點,但也往往會因此而過度強調既存結構的合理性,從而低估了人的心志力量,特別是對尊嚴與自由的追求,在歷史發展中所可能發揮的角色。臺灣雖小,但過去半個世紀以來,臺灣經歷了華人社會僅見的和平政治改革,並已證明了公民社會、法治精神為基石的民主制度是可以在華人社會中生長與茁壯。這等於也是為中國未來政治改革的方向,提供了一個清楚的指引。雖說中國過去近半世紀經濟改革的成果,引起舉世注目,然而所謂的美好生活,應該是除了經濟的富足外,還有對個人乃至於群體的生存尊嚴與自由意志的尊重。透過本書繁體中文譯本的發行與閱讀,我由衷地希望能有更多臺灣人體認到中國與臺灣以及其他華人社會其實都還是處在一個制度面上的競爭,藉由對中國近現代史的回顧與反思,吾輩應更能深刻意識到臺灣民主生活經驗對華人社會所能產生的影響力及其獨特性。


纽约客评论

Making China Modern, by Klaus Mühlhahn (Harvard). In order to understand China’s ascent, this history suggests, one should examine not only the past four decades of economic reform but the full run of events since 1644, the peak of the nation’s last imperial dynasty. Mühlhahn chronicles reforms, revolutions, and wars through the lens of institutions, often rebutting Western impressions, such as the view of Chinese bureaucracy as monolithic. He also warns against thinking of China’s economic success as proof of a unique path without contextualizing it in historical specifics. Today’s Chinese institutions are as rigid as they are brittle, he contends, and “the making of modern China,” in the globalized world, “is a shared story of our time.”

赞同 8
1427 次浏览
Prometheus 兄弟连,101空中突击师
回复文章: 红迪China_irl: 习近平连任与否并不重要,权力运作机制已形成惯性

@分享发现 #184723 无所不备,则无所不寡。共产党倒台的原因:目标与自身能力、资源之间巨大的鸿沟,最后把自己压垮。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回复文章: 红迪China_irl: 习近平连任与否并不重要,权力运作机制已形成惯性

@分享发现 #184724 领袖和领袖是不等价的,希特勒和毛泽东是什么水平,戈林和华国锋又是什么水平。

这里很重要的一点是,希特勒和毛泽东在他们的领导过程中,拉出了多大的团队围绕在他们周围,而戈林,华国锋之类领导人,又能拉出多大的团队。

回复文章: 红迪China_irl: 习近平连任与否并不重要,权力运作机制已形成惯性

领袖的个人作用,以及其建设性或破坏性,可以是惊人的。希特勒与毛泽东都是典型例子。

在危害方面,远超毛泽东,习近平已经完成了煽动极端民族主义狂热的希特勒模式,他能继续走出多远,无人知道。But do you really want to try?

  1. 1 2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