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甜甜
@小甜甜
偶尔沉默偶尔水,偶尔精分偶尔雷
关注的小组(8)
动态 帖子 16 评论 172 短评 5 收到的赞 229 送出的赞 624
  1. 布兰妮   在小组 女性共和国 发表文章

    历史上的钮祜禄氏(甄嬛)

    历史上的甄嬛,原型就是乾隆帝的生母钮祜禄氏熹贵妃。她在康熙年间,通过选秀,13岁就到雍王府成为藩邸格格,也就是没有名分的小妾。

    钮祜禄这个姓氏虽然是满族大族,但是钮祜禄氏的父亲凌柱,属于旁支,到了他这一代和普通百姓没有什么区别。钮祜禄氏6.7岁的时候,为了补贴家用,曾经到集市上卖过东西,可见家里的经济条件也是捉襟见肘。

    从这一点就可以推测,父亲凌柱的朝廷四品典仪官,是钮祜禄氏在宫中发迹之后,才得到的。

    满清是一个特别讲究门第的朝代。比如说当时还是四王爷的雍正,他的正福晋乌拉那拉氏,还有侧福晋年氏都是出身名门。所以说像钮祜禄氏这样相貌平平,出生寒微的女子,在雍王府的地位可以说如同透明人一般,从来没有人注意过她。

    但是这个其貌不扬的小女子,很快迎来了自己的人生的转折点。康熙年间,雍正生了一场重病,这一场病来势汹汹,所有人都觉得四王爷阳寿已尽。

    只有钮祜禄氏这个小姑娘,日夜不休一直在身旁悉心照顾,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四王爷奇迹般痊愈。不久之后,钮祜禄氏于康熙五十年(公元1711),生下她一生中唯一的孩子——爱新觉罗·弘历,也就是日后的乾隆皇帝。

    从钮祜禄氏一生仅仅这一次的生育来看,就可以知道她一生的荣宠,也不过是如同昙花一现般短暂。但是人的福气一来,挡也挡不住。她生的儿子弘历不仅长得英俊,而且还聪明好学,深得雍正宠爱。

    康熙皇帝在圆明园,第一次偶遇弘历这个小皇孙,就喜爱得不得了。甚至特意来到四王爷的府邸,要见一见弘历的生母钮祜禄氏。这一见,康熙皇帝连称是一个有福之人。

    雍正即位后,钮祜禄氏被封为熹妃。这样的名分,不是因为雍正的宠爱,而仅仅是因为她是弘历的生母。钮祜禄氏是真正依靠“母凭子贵”才可以位居妃位,康熙皇帝说她是“有福之人”,也得到验证。

    女子嫁入皇家后,都盼望着自己可以生育皇子,因为没有儿子,就没有出路。

    能如愿的人又有多少?就拿雍正皇帝举例,他后宫妃嫔数量算是比较少的,大约有25个,生育过孩子的嫔妃仅有7个。而雍正一生一共有10个皇子,其中6个都是早逝。所以说钮祜禄氏生育的唯一儿子,长相不错、生性聪慧、身体健康,这几点可以同时具备,也就是天大的福气。

    历史上的钮祜禄氏,跟电视剧里一样,在雍正晚年,在后宫中独揽大权。但是她能够得到这样的结果,并不是像电视剧中一样,全靠一路宫廷斗争,赢得最终胜利。而是全靠健康的身体。

    钮祜禄氏是平民家庭出身,从小事事都得亲力亲为,身体必然比大户家的小姐结实得多。看看地位高于钮祜禄氏的两位娘娘,就显而易见。

    雍正最宠爱的妃子年妃,因为久病缠身,于雍正三年去世。

    正宫皇后乌拉那拉氏也是因为身体不好,于雍正九年去世。

    即便如此,钮祜禄氏在整个雍正十三年,生活得并不快乐。因为清朝对外戚非常严格。电视剧中甄嬛的母亲进宫,还有妹妹玉娆在宫中陪伴姐姐,真实历史上几乎是不太可能发生的。

    这便应了一句老话,一入宫门深似海。一朝成为皇家女子,自己跟娘家,犹如天人永隔。

    妃嫔想回娘家,需要层层的申请。娘家人到后宫,只有妃嫔生育子女的时候。

    像钮祜禄氏这样,在雍正即位后,没有再生育孩子,想见母家人,可以说难比登天。

    钮祜禄氏真正的幸福生活,是雍正帝驾崩,她的儿子即位之后。

    乾隆皇帝是出了名的喜欢外出巡游。乾隆皇帝一生四次南巡、四次东巡、三次前往五台山、以及去木兰围场等等,每一次都和太后同去。

    而且旅行的主角并不是乾隆皇帝本身,而是太后钮祜禄氏。因为乾隆皇帝总是说,太后喜欢外出,自己是陪同太后一起前去。这也侧面反映,年事已高的钮祜禄氏体力很充沛。

    钮祜禄氏太后的生活,不仅仅是母慈子孝,多次外出巡幸。在宫中还有她的好姐妹裕妃。“甄嬛传”中端妃的原型就是裕妃。

    历史上的裕妃,跟剧中端妃不一样的地方有很多剧中。端妃因为给华妃端了一碗送子汤,而被华妃强行灌了一大碗花红,导致终身不育。

    而历史上的裕妃,生育有皇五子弘昼,而且仅仅比皇四子弘历小三个月,所以说出生都不高的姐妹二人,又有同时怀孕的缘分,她们二人从进入雍王府开始,一直到生命的尽头,都是姐妹情深。

    有一个事情特别明显,雍正年间她的名分一直是裕妃,乾隆二年被封为皇考裕贵妃,这绝对是钮祜禄氏的动作。

    纵观钮祜禄氏的一生,13年的平民女子生涯,16年的无名分的小妾生涯,13年妃嫔生涯,她用44年的平凡生活,换来42年享尽荣华富贵的太后生活。

    她去世后,乾隆皇帝按照钮祜禄氏的意愿,没有跟雍正皇帝合葬,而是将她葬在泰东陵。

    https://zhuanlan.zhihu.com/p/492329953

  2. 布兰妮   在小组 炉边诗社 发表文章

    李商隐:杜工部蜀中离席

    人生何处不离群?世路干戈惜暂分。

    雪岭未归天外使,松州犹驻殿前军。

    座中醉客延醒客,江上晴云杂雨云。

    美酒成都堪送老,当垆仍是卓文君。

  3.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1929-1933美国大萧条:一些统计数据的总结和简单的说明

    美国的批发(wholesale)、零售(retail)、瑞典的零售

    美国的就业、预计价格变动

    1929/1933 美国总产出和总债务——虽然债务略有减少,但产出下降的幅度大了很多。

    其它的经济数据:货币流通速度、违约债务、存款需求、工商业产值的变化。

    侧面的标志是增长和下降的幅度(+50%等效于-33%)

    原文

  4. 布兰妮   在小组 炉边诗社 回复文章

    锁 、

    有歌词的感觉

  5. 布兰妮   在小组 炉边诗社 回复文章

    莹莹

    写得很有意境。赞一个!

  6.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我认为刘仲敬的观点应该配合刘晓波的“三百年殖民地”观点一起服用才比较靠谱

    不是台湾就是朝鲜,这太极端了吧。

    就不能有一个地区像哈萨克斯坦一样,之前很独裁,然后突然有一天有了民主的征兆吗?

    就不能有另一个地区像格鲁吉亚那样,从军政府过渡到民选政府吗?

    就不能又又又有另一个地区像吉尔吉斯斯坦一样虽然动荡穷困,但是通过郁金香革命姑且算是实现了民主吗?

    我想,变不变朝鲜取决于该地区是否像现在一样保留墙、洗脑教育与无处不在的监控。只要没有的话,就算需要“思想改造”,也可以在分裂之后慢慢学啊。

    不管怎么说,有殖民历史的城市就台湾,没殖民历史的大部分地区就全变朝鲜,这种二分法有点……

  7. 布兰妮   在小组 温暖人心的小茶屋 发表文章

    【历史上的今天】2022.11.15,世界人口达到80亿

    1987年7月11日,世界人口50亿,第50亿人生在克罗地亚。

    1999年10月12日,世界人口60亿,第60亿人生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

    2011年10月31日,世界人口70亿,第70亿人生在菲律宾。

    2022年11月15日,世界人口80亿,第80亿人生在亚美尼亚。(联合国数据)

    可以看出,南斯拉夫和菲律宾等国为了响应习总书记的鼓励生育政策做出了不懈努力。

    那么,你是世界上第多少亿人呢?你有后悔过当时选定的投胎时间地点吗?

  8.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如何评价严歌苓?

    士杰我支持你,你是最棒的

  9.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选举出现平票,为什么不重新选举而是抽签或者用扔硬币的方式来靠运气决定?

    国库的收入也是来自国民的税金,那不如预先在立法的时候民调或者投票一下国民愿不愿意为选举平票而额外付钱吧。

    大部分选民愿意为此花钱就选第二次,不愿意就抽签呗。我觉得都不是什么大事,听选民的就是了。

  10.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真正的觉醒

    “发现自己在通过谎言与幻觉认识世界,并且永远只能这样做”

    我对这句有点好奇,是在说人认识世界的方式只有“谎言”与“幻觉”,人只能通过“谎言”和“幻觉”的手段认识世界上的诸多物质和现象;还是在说世界上的物质和现象本质上只是“谎言”和“幻觉”,所以人只能通过认识这一件一件的“谎言”、“幻觉”认识世界?

    就是说,所说的“谎言”和“幻觉”,是方法论,还是存在物?

  11.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选举出现平票,为什么不重新选举而是抽签或者用扔硬币的方式来靠运气决定?

    搞不搞第二次选举本身我觉得都没什么,问题是额外的经费从哪里出,谁负责付钱?

  12.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选举出现平票,为什么不重新选举而是抽签或者用扔硬币的方式来靠运气决定?

    额,你的签名里“一日不读书,口中生荆棘”的“读”好像一般是写作독的样子?

    链接

  13.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回答问题

    如果中国成功民主化是否能收复被他国非法占领的领土?

    那就得先问问,“非法”是非的什么时候的哪部法了。

  14. 布兰妮   在小组 炉边诗社 回复文章

    古诗

    已修改分区,现在开始将在首页展示了

  15.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想要清楚的了解社会主义的历史,从俄国开始,有没有好心人帮忙写个书目

    Stéphane Courtois的The Black Book of Communism怎么样呢?

    它的中文译名是《共产主义黑皮书》,从苏联写到世界上的多个共产主义国家。我找了一下中文版,在下面的链接可以看。

    https://m.soundofhope.org/term/188

    书是学者写的,本身质量是相当不错的,在多个发达国家翻译出版,倒不必因为贴出它的网站是“大纪元”而不信任书的内容。

    但是因为我看的不是中文版,它的翻译质量我就不清楚了。

  16.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为什么有一些国家要制定“作茧自缚”的保护外国人的权利的宪法条文?

    我觉得取决于你国的选民主要是什么人。

    如果这个国家的文化价值就是“白左”,大多数人认为有这样的法律我们生活得很开心,又为什么不能有这样的法律呢?

    这种事情我想不会有一个普世的答案,都得是具体国民具体分析吧。

  17.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万圣节是陋习

    看名字就很吓人 :(

  18.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万圣节是陋习

    我发觉有糖果被下毒下药担心的似乎不止一人。看这里:Poisoned candy myths

    理论上来说,是可能出现“变态杀人狂向小孩发毒糖”这样的恶性案件的,但是确实是没有出现过(倒是有以此为借口杀人的)。我觉得可以把“万圣节毒糖”视为一个可能性大于零但很小的事件吧,可能概率要小于万圣节去参加很拥挤的聚众活动,遭遇踩踏事件。我觉得小心不是坏事,不过我们生活中处处都有风险,这也算是一种风险衡量?如果还是觉得拿陌生人的糖太危险,那么就不参加。如果觉得风险很小活动又好玩,那么就参加。当然也可以参加之后非常小心地检查糖果包装。

  19.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万圣节是陋习

    一般不愿意参加万圣节的家庭,门口会灭灯的,表示“我们不参加这活动,小东西们别来烦我”。而参加万圣节的家庭门口会开灯,放各种装饰,有的人还会穿着服装坐在门口发糖,倒是不用担心扰民。

    至于糖果里有没有下药……理论上如果有一个变态杀人狂在糖里下毒大规模杀人什么的,确实有这个可能。我建议担心的家长和小朋友们可以确认糖果的包装是否能被拆开做手脚,一般封好口的糖果还是比较安全的。

  20. 布兰妮   在小组 文艺部 回复文章

    (47搬运) 旧情人 (2)

    从坏的方面看,我们是通过电话分手,是的,他连见我的勇气都没有。

    有一次我正在你爸爸那里,你突然回家。我只好躲进卧室。那天你受了欺负跟你爸爸哭诉,你在客厅呆了两个小时,你爸爸没有想起来把我介绍给你。

    傻姑娘啊。

  21. 布兰妮   在小组 文艺部 发表文章

    (47搬运)四月樱

    她坐在咖啡厅靠窗的位置,不时侧头往外张望。

    前几日还下了一场雪,然而春天猝不及防地就来了。阳光耀眼得好像能融化所有的云层,路边的花草树木像被口罩和居家禁令憋了许久、刚解禁的人们一样,突然没了那阴沉沉灰蒙蒙的味道,虽然还带着那么点小心翼翼,但都精神抖擞了起来。咖啡厅街对面的一棵樱花树,上次她路过的时候还光秃秃得无所畏惧,现在也绽开了一树粉嫩的花骨朵,彷佛一个顽童,突然变成了一个会对着镜子脸红的少女。

    她看着樱花树,一时有些愣神。原来她已经三十岁了,但樱花绽开的样子依然与她十六岁时一样。

    她十六岁的时候是什么样?在干什么,想什么?她已经不太记得清了。但她记得学校田径场边上有棵樱花树,每个春天,粉嫩的花瓣飘满了一侧的跑道,悠悠地,幽幽地,像在吟唱“落红不是无情物”,又或者是“良辰美景奈何天”。樱花树下,也是荷尔蒙充盈的青少年男女们相约一起窃窃私语的地方,当老师走近立刻掩耳盗铃地举高课本,假装在互帮互学。

    她的中学生涯,黑黑瘦瘦,举止笨拙,半张脸被额发和眼镜覆盖。没有约过谁,也没有被谁约过。

    ……不对,她几乎就约了一个人。

    她今天也约了一个人。

    念及此,她打开手机摄像头,像照镜子一样看了看自己。屏幕上的她脸颊有点红,大概是今天的太阳晒的。

    “小毛!”有人在叫她。是她学生时期的外号。

    她吃了一惊,浑身一颤,条件反射地把手机往身后一藏。嗯,像工作时摸鱼被老板逮了个正着的感觉。

    抬起头一看,虽然已经十年不见,但果然是他。

    他胖了一圈,不复十六岁时的清瘦,不过并不臃肿。他十六岁时头发半长不短,配上一张带着黑框眼镜的消瘦的脸,好像一个怀才不遇的艺术家;现在依然是相同式样的黑框眼镜,发型倒是整齐而传统,不再离经叛道,不过发际线微微有些后退。他穿着非常休闲,不像他在个人profile页面上西装革履、正襟危坐的样子——本来也不用正式,他们是老同学,是十几年的朋友。

    “李大教授来了!”她戏谑地说。

    他一个劲儿摆手:“你还不知道我,混日子而已。躺平了,早就躺平了。还是X大律师厉害,铁肩担正义,妙手著诉章。”

    她笑了笑没接茬。中学的时候,开玩笑地互相吹捧曾经是他们喜欢的游戏,有时可以一玩半个小时,使劲地想各种成语典故奇词怪论来形容对方是多么聪明、博学、有魅力,让旁观他们打擂台的同学听得直做恶心状。不过现在她似乎突然失去了对这个游戏的兴致。或许是随着年龄增长,她越来越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想要什么,很多事情因为“没有目的”,于是也显得“没有意义”。或许是这样。

    也或许不是。因为她突然发现她不知道自己今天的目的是什么。

    他因为她的突然沉默显得有些尴尬,不过马上就笑着转换了话题:“稍等,我去点一杯咖啡。”她也笑着点头,于是气氛又恢复了正常。

    她看着他慢慢走到咖啡厅前台,慢慢地看着菜单,似乎问了服务员几个问题,又慢慢地点咖啡。他一直是这样慢慢的温吞性格,从他们认识开始就是。她几乎不记得他为什么事生气或是伤心过。和他相比,她的情绪像水,平稳的时候波澜不惊,激动的时候沸沸盈盈。

    过了一会儿,他捧着一碟子点心回来:“咖啡还在做。先吃点小蛋糕吧。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口味,就几种都各买了一个。”

    她笑:“谢谢你了。不瞒你说,我最近胖了不少,在节食,也吃不了多少。”

    他认真地看了她一会儿,脸上显出疑惑:“看不出来。我觉得你和……以前差不多。我才是真的胖了不少。”

    “一点点,不多。你以前太瘦。”她也很认真地看着他说,“心宽体胖,是好事。”

    他笑了起来:“是,出来以后确实心宽了不少。哎,当初还是因为你,我才决定一定要出国的。”

    她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刚上高中的时候,她是秘密的“叛逆者”,经常与同学们谈论“反动话题”,还和好友小婧一起出了一本“地下刊物”,刊名《四月樱》,主题是针砭时弊,批判应试教育,还夹杂着几首伤春悲秋的小诗。她是主编也是主笔;小婧作为第一个被她策反的坚定战友,除了写稿,还负责排版设计打印。之后她俩凑了一个月的零用钱,找学校边上的复印店印了50份,趁着没人看见偷偷放在教学楼门口的报刊架上。创刊号取得了很大的成功——至少她这样认为,因为她不久就听见班级里的同学在讨论这本“地下刊物”是谁干的。她和小婧对视一眼,两人眼里都含着笑,感觉自己是变身前隐于人群的超级英雄。

    或许是刊名不吉利,这本刊物的寿命也十分脆弱。第二期的新刊“出版”后,她突然在上化学课时被叫出来,请去校长室谈话。校长室的办公桌上放着两本《四月樱》,校长室里坐着校长、班主任和一个不知是谁的人。她被轮番盘问,也被轮番教育。初冬的傍晚,天已经擦黑。班主任最后语重心长地说:“我已经和你父母打电话说了这件事。我们都是为你好。X中是重点高中,来这里不容易。你年纪还小,应该专心学习,考个好大学,不要偏激,否则会影响自己的前途,对不起你父母,也对不起你自己。”她没说话,只是把头垂得很低,暗自期盼他们能把这视为屈服的象征早点放过她。她怕自己一张嘴就会哭出来,而她不想在他们面前哭。

    她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走出校长办公室的,只听到班主任在后面模模糊糊地说“回家路上注意安全”。她慢慢走向校门,残阳黯淡幽冷,校园凄凉空寂。她终于再也忍不住,憋了一下午的愤怒、委屈、茫然、恐惧,随着泪水像开了闸门一般倾泻而出。她连忙捂着脸,跑到花坛后蹲下闷闷地哭起来。

    哭了一会儿,她抬起头来,竟然看见他——她的同班同学、平时总是默不作声埋头看书做题的“学霸”,站在不远的地方,满面忧色地望着她。

    两人视线触碰,双方都有些不知所措。最后还是他先说话了:“小婧和我说……你遇到了一些麻烦。她没法留下来等你。她被她家长抓回家了。我和她是邻居,我就是……代她在这里等你。”

    她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她的眼睛哭得酸痛,头痛得无法思考,胃里翻江倒海,浑身软得像被车碾过,总之像是被施了魔法,叠加了所有的负面状态。她只能默默地看着他,突然发现他的黑框眼镜后面有一双非常温柔安静的眼睛。

    “你还好吗?是不是不舒服?”他听上去很担心。好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他慢慢走近,好像是想伸手扶她,但手僵在了半空。“你还好吗?”

    “我很好。”她像突然回魂了似的,狠狠地擦掉眼泪;她讨厌自己软弱的样子。“我就是……不想写检查。”

    他也在她身边蹲下来:“那就不写。”

    “……不能不写。”

    他静了一会儿,然后说:“没关系,你希望的话,我来帮你写。你照着抄就好。”

    她吃了一惊,转头看着他。他温柔安静的眼睛里满是认真。他一直是个很认真的人。

    他脸有点红:“我说真的。你本来就没有做错事,不应该写检查。抄的就不算你写的,就不算你‘认错’……我是说,如果你希望的话。如果你不希望那就算了……”

    听着他的声音渐渐低下去,脸上染上了窘迫,不知为什么,她心情突然好多了,那些负面状态似乎也消失了一大半。她笑了,眼里还含着泪:“好。那就谢谢学霸了。”

    那天傍晚,他送她到回家的公交车站。她隔着车窗望着他招手告别。车开远了,她回头看去,他依然站在那里。

    这次事件之后,她、他还有小婧成了形影不离的“三人帮”。于是她知道,小婧和他是一个大院里长大的邻居,正宗的青梅竹马。两人都是高知子女,父母是同事。《四月樱》的封面——一副颇有水墨画风格的樱花图,就是小婧央着他帮忙画的。三人的相处模式很有意思:她和小婧凑在一起就喜欢谈论时事和八卦,他这时总是一言不发,最多在一边点点头或摇摇头;在说到其他话题时,他倒是经常会说几句。

    “太可惜,你们不继续出刊物了。”他说。那时她们三人正坐在花坛边上,每人捧着一本厚厚地习题集遮在脸前,好像有了一个遮风避雨的港湾,把全世界的窥探和恶意都挡在了外面。

    “我可不想再被我爸我妈唠叨了。你可不知道他们说了多少次‘别用鸡蛋碰石头’!我耳朵里的老茧还没退,现在看到鸡蛋还恶心呢。”小婧嬉皮笑脸地说,看起来已经完全不在意了。

    她拍拍小婧的肩膀。她父母倒是没有多唠叨她。父亲坐在一边抽烟,母亲则是说了几句就潸然泪下:“你搞这种事干什么?好好的掺和政治干什么?你舅舅当年......现在还经常被派出所找,连出国都出不去......妈妈求你了,不要再搞这种事了,好不好?”

    “我明白。”他低下头叹息地说,“其实我最喜欢的是创刊号里的诗,太美了,我当时看到就想画出来。”她脸一红,那几首伤春悲秋的诗歌是她写的。他看了她一眼,继续低下头说:“太可惜了,这么美的诗不应该有这个下场……只是一本小刊物而已……我以后一定要出国。”

    这三句话跳跃很大,但是他们都听懂了。

    小婧想了想,也兴致勃勃地开口:“我以后也打算出国。小毛,你呢?”

    她说:“我不想出国。我想留在国内,想当记者,铁肩担道义,为不能发声的人发声!”

    小婧噗嗤一声笑了:“还是你厉害!”随即她的脸色变得有些严肃:“你还是小心点,当记者真的吃力不讨好。别这么着急决定未来,世界大得很,先多走走看看嘛。”说着又向他努努嘴:“千万别学这位,年纪不大像个小老头,大概之后二十年都计划好了!”

    没想到他还真的接口了:“是,我确实计划好了。你们出事那天,我想了很久,我要出国留学,先读本科,再硕博连读,然后找教职,尽早当上教授,就好了。”

    她和小婧都有些吃惊地看着他。小婧忍不住问:“为什么?”

    他叹了口气说:“终身教职,之后就可以好好休息了。”

    小婧“啧”了一声,她脸上大概也是一副不以为然的神情。他看了她们一眼,又低头说:“我……不像你们。我胆小。”

    十几年后,三十岁的他顺着十六岁时的规划,一步一个脚印,终于走到了他计划的终点。而她放弃了自己十六岁的理想,在国内本科就读了新闻专业之后,出国读了法学院,还留在了国外工作。

    “唉,别说了。说起来当初我们三个人,你们都算‘不忘初心’,抛弃理想的竟然只有我。”她说。

    他沉默了一会儿。她知道他想起了小婧。当年小婧和他一起出国留学,又去了同一个学校,并且在大学里确立了男女朋友关系。那之后她和他的联系也减少了。毕业后不久,双方的家人都认为他们马上会结婚,然而等来的是双方分手的消息。

    “你记不记得我以前说,他年纪不大像个小老头,几十年后的事情都计划好了?”小婧后来和她抱怨说,“这不是开玩笑,真是这样!他……他人真的很好,可是和他在一起,我总觉得自己连下葬的时候寿衣的颜色式样都能看见!呜呜呜,我知道自己渣,可我真受不了了!”

    又过了一年,小婧在极限运动的时候遇到了另一位极限运动爱好者,两人不久在一个海岛上闪婚,再不久真的环游世界去了。她也受邀参加了小婧的“潜水婚礼”。婚礼上他没有出现,只是寄了结婚礼物。

    又过了一年,她经历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恋爱。时间不短,可惜无疾而终,唯一的收获就是在和小婧以及其他女性朋友谈感情问题的时候,因为有过切身经历,她也终于能摆出“想当年老子我”的架势了。

    她和他又恢复了联系,不过两人都有默契般的,再没有谈过小婧,也没有谈过三人曾经的经历。

    这次不知为什么,两人都打破了这个潜规则。

    看着他的默然,她觉得自己失言了。刚想说什么补救,他已经笑着开口了:“不,其实例外的是我。你和她还有理想,我已经没有了——因为已经达成了。”

    她苦笑着摇了摇头,不想再辩解理想的问题。毕竟税务律师离社会新闻记者相差的距离实在有点远。年龄对她来说像心智的照相机,让她学会了从第三者的视角观察自己。她担不动道义,也没有权利去担上别人,只能先担上她自己,走一步看一步。

    这时,服务员送来了他之前点的咖啡。正如西洋谚语所说"saved by the bell",两人的谈话却是"saved by the coffee",借着这个机会一个急转弯,各自说起了居住地的风土人情,说起了工作中不涉及私密的趣闻轶事,还说起了这次他的旅行计划。

    “我之前去了S市,之后要去P市开会,中间正好有一天可以来这里。”他兴致勃勃地说,“能有机会能见你一面太高兴了。”

    “我倒觉得可惜。本来想请你吃晚饭,明天带你去看这里的风景名胜和美术馆,我觉得你肯定喜欢。谁知道你只在这里待几个小时!”

    “唉,我也想多留几天,可惜这次行程是学院之前安排好的。”他苦笑,“看来当了教授也不是终点,还是马不停蹄地不能休息。”

    她看着他,他的眼睛还是那么温柔安静。她突然很想问,你愿意安排自己的行程来看我吗?

    然而,如果她这样问了,他会不会说:“你一定希望我来的话,我就来吧。”

    或者说:“不行,我胆小。”

    阳光洒在身上,暖暖的。她喝了一口咖啡,凉凉的。她转头看着窗外,樱花初绽的样子依然与她十六岁时一样。

  22.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余茂春、郭文贵、蔡霞反叛中国的真相,叛祖逆宗奔美国?

    ”农民起义“的人,种着皇帝的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嘛),吃着皇帝的饭,反皇帝,是汉奸。

    搞辛亥革命的那些人,吃着大清的饭,拿着大清的钱,反大清,是汉奸(清奸?)。

    共产党那些人,吃着民国的饭,拿着民国(苏联?)的钱,反民国,是汉奸。

    等等等等。

    像钱学森这些科学家,他们去其他国家留学,留学了之后呢都回来中国参与国家的建设中来。学这些人不好吗?

    谁学谁傻。

    https://telegra.ph/建国初期回国知识分子和他们的遭遇-06-04

  23.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Covid-19 ‘Most Likely’ Leaked From Lab in China, Senate GOP Report Says

    谢谢分享。看了一眼,这是10月27日的最新报道啊……

    总结来说,在排除了“病毒基因改造说”的情况下,目前对于病毒起源主要有两个理论:实验室泄露说,动物宿主自然传人。此报告认为“实验室泄露说”更可能,原因为:至今没有确认动物宿主;武汉实验室的生物安全措施很糟糕。

    我认为实验室泄露是完全有可能的,但报告中引用的这些理由依然是所谓的"外围证据"。我对于能否获得决定性证据持悲观态度。也许人们永远都无法知道COVID19的真正起源了。


    比较有意思的是这个:

    China has repeatedly denied a lab leak was involved, and suggested a U.S. lab may have been the virus’s origin.

    中国政府一方面否认“实验室泄露说”,一方面(通过内宣外宣)推动“美国实验室泄露说”。

    除了对科学和真相有执着的人,否则无论在美国还是中国,人们相信什么比事实是什么更“重要”。

  24. 布兰妮   在小组 文字共和国 回复文章

    「咬文嚼字]是“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还是“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

    我认为是因为:

    1. 这句话历史上就有“异字版”
    2. 大众传媒中屡次引用时多用“斯人”
    3. 语文教材版本不止人教版,其他版本可能采用了“斯人”的异体
    4. 不排除“微斯人”的影响
    5. “斯人”这个说法比“是人”要流行,例如“斯人独憔悴”
  25.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发表评论

    如何看待小红书的这篇文章?

    当然,国外主要还是身份限制,属于人为制造的职场障碍。没有这个限制这是一个傻子都知道怎么选的问题。

  26.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回答问题

    如何看待小红书的这篇文章?

    我就摆几个数据:

    2021年,按购买力平价来算,英国的中位数收入大约每人每年14793美元(包括所有人口,不限年龄),也就是说,50%的人的收入低于此线,50%的人收入高于此线。英国的人均收入(arithmetic mean,就是平均数)是18133美元。

    2021年美国的中位数年收入是19306美元每人,平均数则是25332美元每人。

    2021年俄罗斯的中位数年收入是5504美元每人,平均数是7275美元每人。

    中国官方是不报告中位数收入的,只有平均值,而中国2021年的人均平均数收入是4971美元,中位数收入就算是平均的80%吧,那么大概是3977美元

    另一个可以参考的是当时李克强总理引用的”6亿人每月收入1000元“的来源,北师大2019年的调查。据此2019年中国的中位数收入是每月1100-1500——就往大了算1500吧,那么一年就是18000人民币,约每年2609美元(2019年平均汇率约6.9)。假设收入增速和中国GDP增速相当(2020 2%,2021 8%),则2021年中位数收入是每年2874美元。(这个没有按购买力平价来算)

    所以,如何看待小红书的文章?看数据就行。

    中国"中产阶级"的迷梦,那种人人月入一万的幻觉,代表的不是什么中位数或者说50%,而是1%。中国正宗的“中产”或者说“中间”家庭,人均年收入很可能不到3000美元,按购买力平价来算(也即调整了物价)大约4000美元。

    这样去嘲笑英国卷,甚至嘲笑俄罗斯卷,我只想说:

    要脸吗?

  27.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回答问题

    習近平是怎麼獲得這麼大的權力的?

    https://2047.one/t/13312

    中共并不存在有人能夺取习近平位子的可能性。中共最高领导人通过直接掌握警卫部门、机要部门和保健部门来控制其他的高层人员,这三个部门是独裁者控制权力的核心组成部分。首先,所有的高层人员的警卫集中由中央警卫局管控,既是保卫人员也是监控人员。其次,掌握了机要部门就掌握了各地和北京的机要通信。最后,保健局负责高层人员的健康和医疗。警卫、机要和保健这三个部门的控制,反映了中共的最高实权掌握在谁手里。在实权巩固的情况下,除非独裁者本人不想干了,否则没有人敢抢班夺权。

    苏联和中共的领导模式具有“钟摆规律”,即在集体领导和个人独裁之间来回摆动。独裁者死后会进入集体领导,但最后仍然会回到个人独裁。例如,“十年换人”是中共集体领导模式下的规矩,并不是像某些人认为的那样是“政治改革”。但中共目前的领导模式已经摆到了个人独裁模式,所以这条规矩事实上已经作废。集体领导的必然结果是贪腐和大量资金外流,掏空中共的资源,造成统治危机;习近平为了挽救中共的统治必然会转向个人独裁。而一旦进入个人独裁,独裁者也是骑虎难下,从内外环境来看(内部经济危机和反对派,外部中美冷战)都很难主动摆脱。

    我看见过有种说法是习掌握了各派系的把柄,以及完全控制了情报和警察机关。

  28.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同学情有用吗?

    同学情有用吗?

    有。一直保持联系的朋友可以提供心理的支持。

    学生时代的同学情有帮到过你吗?

    “实用“方面的话没有,因为没有什么需要同学帮忙的。学生时代的朋友还有那么一两个保持联系,我相信如果需要帮忙他/她一定会在力所能及范围内帮我,就像我会帮助对方一样。

  29. 布兰妮   在小组 炉边诗社 发表文章

    炉边诗社往期回顾:4-6

    第四期:「一首詩————寫給再也見不到的人」

    https://2047.one/t/7976

    《必要的》

    也許這是必要的, 也許那是需要的, 即使我再也不能和你們—— 活在同一片的天空。

    也許這是必要的, 也許那是需要的, 氧化劑的清白與醇類的通透—— 共聚細小的一角。

    也許這是必要的, 也許那是需要的, 車輪的滾轉與引擎的咆嘯, 風聲與豬咀的喘息。

    也許這是必要的, 也許那是需要的, 肌肉的收縮與放大的瞳孔, 爆炸的轟鳴與烈焰的煙霧。

    也許這是必要的, 也許那是需要的, 警笛的呼嘯和警方的譴責, 市民的質疑與電報的爭論。

    這不是必要的, 那也不是需要的。 可是警棍在揮舞, 瘟疫在微笑。

    關口暢通無阻。

    我 惦念藍天, 也惦念詩與遠方。 卻治不好那傷損的肢體, 也不見向陽的大帽山的山坡。 困在這不見天日卻不在山中的山洞。 也許這是必要的。 他們把雛鷹丟出去, 把梟鳥放進來。 再荒廢自己的草場。 也許, 那也是必需的。

    真的嗎? 他們摔死了鷹雛, 他們淹死了斑鳩。 「因為這是必要的。」

    這不是必要的! 於是從瓶子裡放出的火龍, 就充當了羊圈。

    木鎚敲下了, 「除了我們,沒有人有權為你們搭羊圈!」他們說。 然後他們撇下了羊群。 真的不能和你們—— 活在同一片天空。 因為這是必要的。

    我們都是無牧的羊。

    病毒笑而不語。



    @愛牛奶盒的人

    再也見不到的人————陳彥霖和周梓樂

    陳舊報紙頁上

    彥聖們各抒己見無所顧忌

    霖雨的九七之夜

    與會者預示著這一切苦難

    周而復始地循環著————並沒有逃脫

    梓人暗暗記錄這一切

    「樂觀,加速」他們如是說道

    不能現在煞車,只等未來光復

    朽木花開那一刻

    彥聖:有才學的人

    霖雨:長時間的大雨

    梓人:從事印刷工作的人,這裏指代傳媒和出版業

    @ 爱狗却养猫

    我想见你,想翻过铁丝网去见你。

    我想见你,想突破封锁线去见你。

    我想见你,想游过马里亚纳海沟去见你。

    我想见你,想攀登喜马拉雅山脉去见你。

    我想见你,想跋涉撒哈拉沙漠去见你。

    我想见你,想穿越亚马逊雨林去见你。

    我想见你,想抵抗重力飞越大气层去见你。

    我想见你,想奔跑成光速跳进虫洞去见你。

    如果那时候我还有个人模样儿,如果那时候我还能找到你——

    我想对你说,

    真好,原来你还在这里。



    @Neko

    《不在的地方》

    Neko Asakura

    生物浮出液面打量

    黑暗契约签下,与单线态氧

    编程的有机体挣扎 忘记即为死亡

    锐利金属在月色下凛凛寒光

    车刀旋过留下流形线膛

    推开窗外面是人民广场

    黄玫瑰兀自开放

    伟大领袖成为国王

    CCD如瞳孔深邃

    无人机执刑 解放

    消失的个体从未存在

    他所在于不在的地方

    3亿摄氏度注入泰拉凛冬讯息

    挣扎终结于末世的疯狂

    碱基自悬梯上跌落彷徨

    在殆尽天堂

    故事刻于石上

    在殆尽天堂

    碱基自悬梯上跌落彷徨

    挣扎终结于末世的疯狂

    3亿摄氏度注入泰拉凛冬讯息

    他所在于不在的地方

    消失的个体从未存在

    CCD如瞳孔深邃 无人机执刑 解放

    伟大领袖是国王

    黄玫瑰兀自开放

    爬出窗外面是人民广场

    残垣间过去的挣扎与流形线膛

    锐利金属在辐射尘里隐去寒光

    编程的有机体解放 忘记即为死亡

    挣脱黑暗契约,与单线态氧

    生物浮出液面打量



    @清华博士豆沙馅

    山露晚凝红叶香,一江秋雨入秋凉。

    吴宫醉舞清欢罢,暂取残灯照晓妆。



    @kill_ccp

    想见你 只想见你 未来过去 我只想见你

    穿越了 千个万个 时间线里 人海里相依

    用尽了 逻辑心机 追寻光明 维艰的难题

    会不会 你也 和我一样 在等待华夏 新天地

    (歌词改编)



    @青年

    近年,大家总是想起你们

    你们留下长青的忧郁,年年抽枝

    新的语言搭筑起了吊唁的碑塔

    仅因我们深信,你们存在

    火种从未熄灭


    你们在这国的乡土呱呱落地

    在飘摇的年月里,

    你们从田里乞求、劫掠,才维持生长

    在疾贫中仍要勉强站直身体,

    影子在微风中摇曳,像一把死禾

    你们的父母,麻木了一辈子

    终于换来你们一时的清醒


    你们聪慧,用文字堆砌

    像祖先纳谏似的堆砌,

    像全人类同胞们在进步的时刻

    同样地痴迷地堆砌;

    像历代历辈的忠实人一样堆砌


    你们,柔弱的书生

    高高地架着金丝眼镜

    你们是春天里的雏儿,羽毛湿嫩

    在家里刚刚站稳,是希望了

    也满怀希望,去迎接第一缕流通的风


    你们已然成熟,

    你们依然年轻;

    你们互相之间说的话,

    开始让老朽的亚洲农夫们感到惊诧

    你们胸里搏着的一颗心,

    简直要把过剩的力量

    凝聚成一个傲然的先驱者——

    她不属于生存的挣扎,

    而属于一代人口耳相传的光明


    善良呼唤着时代

    你们凝结了,你们战栗了

    你们激动得不愿退出

    在古城,

    你们庄严地将自己献祭


    你们没有试图推倒旧神像

    你们没有试图掀翻新权威

    你们却遇到了同辈的兄弟们,在夜晚端枪四射

    你,我,大家都是兄弟!可你们却被歼灭,

    广场空空如也。

    纪念碑下残碎的字报,随硝烟一起飞向天空

    你们积累了二十几岁的学识

    那些理论,语言,哲学,浪漫

    和无数个蒙蒙亮的黎明中的阅读

    无数个乡村深夜的愁苦难眠

    被一颗花生大小的铜子,一瞬蒸发,一瞬终止


    那时代里记载着的,你们——

    纵使,你们早已离去

    纵使,你们的肖像,色彩剥脱

    可你们是长久而独立的存在,

    是为人的活,而聚集的你们

    仍然在广场上,和广场一起呼吸——

    纵使,心脏已挤不出血,

    纵使,颅内几立方的记忆,粉碎如尘

    可你们的申诉被众人听到

    这申诉总是一道闪电

    在这苦难的国家引起共鸣,如雨夜的雷和雨夜本身

    敲打缠满封条的门


    我们无可奈何,惟有笃信:

    在这春夏之交,你们等待复活

    时至今日,你们仍然等待复活

    所有为异见而死的人,也会复活

    如此漫长,一代又一代的

    复活,总不停止

    直到无辜的死难有朝终结




    第五期:给自然的赞诗

    https://2047.one/t/9147

    @Wolfychan

    種下吧

    種下吧

    或者洋紫荊也會有結果

    泣出一滴鮮血

    落在紫紅的花瓣上

    血脈流乾了

    似仍是一片清白

    清白的盡頭

    又是不屈的血

    沒有結果的花

    也想在暴風中堅立一下



    @青年

    《回归家园》

    我驾驶一条帆船

    行向太阳

    在浪尖上劈开海面

    在日出时感探天光

    岸的陆地消失了

    坚定的人 请别回首

    不要留恋死寂干硬的沙土

    不要执迷飘渺虚伪的过往

    就将这凡躯托付洋流

    让浪涛铸就你新的巅峰

    我将诀别,远去人潮

    伴星入眠,雾中掌灯

    从此肉身回归故土

    孤舟重洋,复活生命



    @清华博士豆沙馅

    霓彩为裳雪作车,云楼仙子绣帷遮。

    昔人已共清波去,只有东山月色赊。



    @李元量

    樓外聳鱗松,棲煙明若纸。蓬蒿遍已糜,夜重長無滓。




    第六期:流亡

    https://2047.one/t/9431

    @Wolfychan

    1.Hear the song of a captive

    captured by his own homeland

    For temporary soothing their fiend

    he was once a man of war

    breaking through the solid wall

    however no honors given from the crowd

    *Restrain

    2.Let us walking hand in hand

    through the valley of the death

    through the rig-ged moun-ta^ins high

    through wilderness of love

    through the land watered by tears

    till the light shining through darkness

    *Restrain

    3.Pur-suing it like a hound

    Marching to it like a steed

    Albatross in searching for the south

    Just like deer in a drought

    Want of water want of feed

    Walking with weary legs to the spring

    *Restrain

    4.Just like foal of swiftest steed

    bounded next to turning mill

    Year after year walk around a stone

    Living behind barbed wires

    Digging grave for his fellows

    Until finally leaned down his own's *Restrain

    --------------*Restrain-------------

    With the eyes of eagle's eyes

    looking upon bluest sky

    what if he has a pair of wings

    with song of robin in spring

    Just like homing tern of North

    Lovingly reach his nest just as those days

    -----------*Restrain end------------

    5.When the daylight comes to end

    his name was in roll calling

    he marched to it just like calming steed

    Just like meteor in the night

    Just like homing tern of North

    Lovingly reach his nest just as those days



    @中野梓

    I walk

    through a dark forest

    branches of darkness, protruding viciously toward me,

    In multitude, they speak:

    “Come to us, wanderer, and put down your burden,

    Join us, and you shall be free.”

    ——————————————————

    Yet I walk firmly toward the light,

    why would I waste this silver night?

    It is not my time to join,

    No, my end is not yet nigh,

    Forward, toward the moonshine,

    and we shall see

    who is truly free.



    @习羊羊与灰战狼

    转载一首如何评价百度贴吧“神奈川冲浪里吧”?问题下的。

    不过是将无助的生活解构开来,

    不去忏悔来自深知忏悔无用,

    哪有什么崇洋媚外,

    崇的不过是想象的生活,

    媚的是自己能张口说话的权力。

    被蒙上的眼睛是黑色的,

    难道就注定只配看见黑色的天空?

    渴望美,也渴望爱情,渴望善良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

    奥斯维辛里的厕所。

    就是臭,我也愿意多待一分钟。



    @林以默

    滚出我的脑子。

    滚出我的脑子。

    滚出我的脑子。

    在我脆弱的时候请你滚出我的脑子。

    在我哭泣的时候请你滚出我的脑子。

    在我表白的时候请你滚出的的脑子。

    在我写诗的时候请你滚出我的脑子。

    但在我回归现实后,那个噩梦里的红色梦魇仍坐在审讯官的位置上,在那里正微笑着俯视我,像是在嘲笑我的弱小一样。

    于是,我无可奈何的把枪口对准我的太阳穴。

    滚出我的脑子。



    @爱狗却养猫

    《两个世界》

    这个世界,有古老的高墙;那个世界,在辽远的天际。

    这个世界,我凝视着墙洞外的萤火;那个世界,我仰望晨光里的微曦。

    这个世界,我努力微笑;那个世界,我放声哭泣。

    这个世界,我开口,终究只变成沉默的呼吸;那个世界,我伸手,却触摸不到你的身体。

    这个世界,有我牵挂的人;那个世界,有我不安的心。



    @李元量

    《投老》

    拔屋獰飈坼篳門。披衣兀兀老夫存。秋經煙壑無多黛,晚燒籬花猶不髡。未死心脾來鬱勃,雜生蠓蠛罷繁喧。隱淪豈礙南溟氣,立對纖雲破碎痕。

  30. 布兰妮   在小组 炉边诗社 发表文章

    炉边诗社往期回顾:1-3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写一诗无?

    炉边诗社成立了!每期诗社会定一个主题,形式不限(古典诗词,现代诗,打油诗……),长短皆可,可以严肃可以恶搞。

    窗外寒风凛凛,这里是诗、梦想和远方的避风港。一个抒写诗歌的人要比不写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让我们抱炉取暖,抱膝畅谈。

    第一期:豆瓣的被害者——我為你感到光榮

    https://2047.one/t/7325

    @愛牛奶盒的人

    《魔幻帝國的魔幻豬豬》

    魔幻國度裏

    有一天,豬豬邀請人們

    爲它的作爲評價,問是否明智

    人們見及豬豬如此主動,便踴躍評分

    後來豬豬把填錯評分紙的人抓了起來

    銷毀他們的評分紙

    從此,豬豬是舉世見最爲明智的動物了

    他獲得了勝利,所言皆成金科律玉

    得瑟成一副頤使氣指的樣子

    而高高在上的他,又怎麼知道

    人類世界老生常談的的笑話,是從哪裡來的?



    @穿鞋的企鹅

    《净网(五律新韵)》

    秦帝焚书壤,危危筑网关。

    数指风评弭,一星账号删。

    海内无别议,殊途有余寒。

    防川壅众口,反顾作巷谈。



    @掀翻小池塘

    《致豆瓣》

    蒙上眼睛,就看不见洋紫荆花的凋零,

    也抹去了天空中的繁星;

    捂住耳朵,就听不到风吹落叶的声音,

    又止住了夏夜里的蝉鸣。

    等待你的命运是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可惜你不属于那终将到来的黎明。

    你的身体也变得越来越轻,

    轻了21克。

    R.I.P.




    第二期:因为你,我们不离不弃

    https://2047.one/t/7415

    @愛牛奶盒的人

    《看不見的星》

    “爺爺,你會唱小星星嗎?”

    他睜大雙眼,搜索天上哪怕一點光芒

    “從前會,現在不會了。”他很沮喪,

    “七十年的黑夜了,天空從來沒有現在這般黯淡”

    童話裡的星河隱去了光耀,唯獨留下一個端點

    傳說,它將啟告天明的第一縷陽光

    “孩子呀,什麼時候你看不到這顆星了,那才值得高興。”

    我想是因為,那時的天空,會有一抹魚肚白的

    看不見的那些星星,他們將繼續閃耀。

    在孩童記憶裡,在巷弄的閒話間,在厚實的書本中

    不會熄滅。



    《小二給我倒杯茶》

    “小二,倒杯茶來!”

    茶館里人來人往,思想碰撞

    小二不厭其煩地給客人們倒茶喝

    不論客人什麼態度,都面帶微笑,心懷謙卑

    認真泡茶,恭敬倒茶,是他的宗旨

    直到有一天

    “小二!小二!小二......”

    沒有了回應,一切是這麼的突然

    客人們或驚慌,或憤恨,或哀傷

    除了這裡,別的茶館,哪有這麼好的小二呢?

    小二,給我泡杯茶吧,你泡的茶最好喝了

    要快一點,我口渴了~



    @夢野新作

    《大火》

    大火,曾焚毀

    尼祿心愛的玩具

    壓抑福音的羅馬城

    也曾洗淨

    黑死病的新玩具

    王權式微的倫敦


    而今,黑死病退去了

    世界卻還在醉飲著

    東方獨夫的毒鴆

    大火慢慢燒盡

    囚籠中的哀鳴

    卻照不亮

    枉死者的幽魂


    多麼希望

    一顆接一顆

    熄滅的星星

    是預示快要黎明

    秋風秋雨

    又愁煞多少人?

    秋蟬已經收聲

    秋雁已經遠征



    @foolish

    在口罩下面涂上502强力胶,病毒没有了。 关不掉网站可以关掉程序员, 反贼没有了。 你国人民太聪明, 不许写生也不许写死, 生死之间都傻了, 难得糊涂。



    起义者失去了正义,

    在中国, 起义者被抢走了正义,

    谁抢走了他们的正义?

    起义者走向地狱,

    他们从一座地狱跑向下一座地狱,

    就算迷路了也没有人给他们地图。

    谁抢走了他们的正义?

    我急忙的打听着。

    可是, 没有人告诉我。

    请问哪里有一本书名字叫正义?

    在人民书店,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书店, 不对, 是在中共囚民共和国书店, 那里的书名字是正义。



    @李元量

    蛩風四野正難馴。況有商風解病人。淪謝已教天晼晚,分明誰得月輪囷。久棲賢劫廻環日,來弔寒蟬委蛻塵。萬竅衹今怒空矣,非徒吾子作畸民。



    情「詩」

    https://2047.one/t/7683

    @愛牛奶盒的人

    Es la historia de un amor

    Como no hay otro igual

    Que me hizo comprender

    Todo el bien, todo el mal

    Que le dio luz a mi vida

    Apagándola después

    Ay, qué vida tan obscura

    Sin tu amor, no viviré



    @爱狗却养猫

    《你的眼睛》

    我凝望着你的眼睛

    你的眼睛里有明亮的星光

    远看,是温和,带着沉思的冷静的星光

    近看,是炽热,带着生命的热量的星光

    越过亿万光年的距离,我终于走进了这片星光

    我溶解、灼烧、沸腾、气化

    变成了无数飘荡的分子

    汇聚成一片星云

    将这片星光,紧紧环绕

    而我们的领域,也在碰撞中,合成了一片

    新的星系



    @iceyjuice

    《火光》————柯罗连科 很久以前,在一个漆黑的秋天的夜晚,我泛舟在西伯利亚一条阴森森的河上。船到一个转弯处,只见前面黑黢黢的山峰下面一星火光蓦地一闪。 火光又明又亮,好像就在眼前…… “好啦,谢天谢地!”我高兴地说,“马上就到过夜的地方啦!” 船夫扭头朝身后的火光望了一眼,又不以为然地划起桨来。 “远着呢!” 我不相信他的话,因为火光冲破朦胧的夜色,明明就在那儿闪烁。不过船夫是对的,事实上,火光的确还远着呢。 这些黑夜的火光的特点是:驱散黑暗,闪闪发亮,近在眼前,令人神往。乍一看,再划几下就到了……其实却还远着呢!…… 我们在漆黑如墨的河上又划了很久。一个个峡谷和悬崖,迎面驶来,又向后移去,仿佛消失在茫茫的远方,而火光却依然停在前头,闪闪发亮,令人神往――依然是这么近,又依然是这么远…… 现在,无论是这条被悬崖峭壁的阴影笼罩的漆黑的河流,还是那一星明亮的火光,都经常浮现在我的脑际,在这以前和在这以后,曾有许多火光,似乎近在咫尺,不止使我一人心驰神往。可是生活之河却仍然在那阴森森的两岸之间流着,而火光也依旧非常遥远。因此,必须加劲划浆…… 然而,火光啊……毕竟……毕竟就在前头!



    @清华博士豆沙馅

    《秦淮夜雨词》

    萧萧黄叶老寒秋,雨入虚窗不断愁。

    江渚猿啼三日泪,秦淮夜雨一乘舟。

    谁将长计安秋社,独使闺中含百忧。

    泪洒纱窗已渐湿,西楼风雨几时休。



    @时空复杂度

    《基情》

    结束了

    行尸走肉的工作

    闲靠在

    远离人群的角落

    凝视着

    荒芜衰败的生活

    张张嘴

    又发觉无话可说

    ————要不你就找点事,写写诗,也未尝不可

    ————胸无点墨,何以文学创作

    ————不复杂,哥教你,闲言碎语多加几个回车

    ————好的谢谢哥,么么



    @natasha

    《痴汉问娇娘》

    痴汉问娇娘:

    “我待你可有差?

    为何你芳心付予他?”

    人世情 若道得清

    又何须

    斑竹洒尽千行泪

    昭君墓前万里青

    若不是 风云变色 星辰齐黯

    我何曾 情丝百转 过尽千帆

    你我相逢皆是错

    叫一声 奴去也

    莫牵连

    休把我思念


    《如果你爱上一个人》

    如果你爱上一个人

    就把他带到这里来

    大海,夕阳,带着咸味的温柔晚风

    他刹那间想找一个人来吻

    而你,就在他旁边

    如果你爱上一个人

    就把他带到这里来

    晚霞余温,他脱下外套

    新月清冷,外套披上你的肩

    一阵幽风,又把他过热的体温

    从胸膛贴上你的后背

    别问我怎么知道

    海边有这样的魔力

    在我心里,曾经反复练习

    站在我身边的 是你


    《泥巴人》

    你递给我一块泥巴

    我接过来

    捏成一个小人 房子 和汽车

    你说 错

    我让你放在心里

    补上那里的一个缺口

    风吹过时

    我时常听到你胸腔的呜咽

    那个声音我习以为常

    在崎岖的世道上颠簸

    泥巴捏成的人们

    顶着家人名义存在的泥巴人们

    都在催我赶路

    不顾我的横膈膜呼扇得像风箱

    你从地下搓了一把土

    用泪水和汗水调和

    再次递给我

    我的伤口补好了

    那些泥巴人的影子

    渐渐离我远去

  31.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转载歪脑】与行动派断层,中国特色泛女权的“极端”、“粉红”、“下沉”

    @读经济学人自然 #190120

    女权群体的行动力和骨干动员力似乎挺突出

    的确如此。国内对于女权运动的打压也是近年来才开始严厉的(因为看到了女权群体的组织力和行动力,以及对于“社会稳定”的威胁),在可预见的未来会更加严厉。

  32.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转载歪脑】与行动派断层,中国特色泛女权的“极端”、“粉红”、“下沉”

    @刺刺 #190119

    對男生來說與女生一起生活就會背負額外的期待:「比如薪資要養活女生,要有房子車子」

    而女生在與男生生活時也會背負額外的期待比如要生孩子、照顧小孩、做家事

    这感觉是传统形成的一种均衡,社会(具体体现为长辈)对孩子都有一种期待,就是“人生应该是怎么样的,什么年龄需要达到什么目标”。体现在男生身上,就是要努力赚钱,要养活一家人;体现在女生身上则是要持家,生育孩子。这个目标达到了,则生活就有可预测性,长辈也会觉得安心;没有达到,很多长辈就会很焦虑,孩子自己也觉得自己的生活“不完整”。

    个人的观念、期待和想法没有办法勉强。社会层面上,理想状态是让女生和男生都有更多选择。比如过去女性能选择的职业只有家庭主妇,所以必须把男性当成“饭票”;但当女性能选择各种工作的时候,就更可能探索自己的兴趣和心意,选择是否要组建家庭。现实的问题是,人的选择还是有限,“枷锁感”正是来源于此。

  33.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转载歪脑】与行动派断层,中国特色泛女权的“极端”、“粉红”、“下沉”

    https://www.wainao.me/wainao-reads/fea-Mar-06-cyberfeminism-in-china-03292021

    撰文:Angelica S


    在23岁女孩跳跳的微博里,你会看到“极端女权”的缩影:她是坚定的反婚反育者,嘲讽温和派女权是“平权仙子”,并认为大部分男人都无可救药。

    “我是一定不会结婚的,假如经济条件好一点的话,我可以想着去领养一个女孩,身体允许的话,就去买精子,生一个女儿,然后孩子生下来,要么就是跟我姓,要么就是跟我老娘姓。”

    从小目睹女性亲戚婚后的不幸生活,跳跳小学开始萌生不结婚、不生孩子的想法。但她那时还不知什么是女权主义,大学偶尔和自称“女权主义者”的同学交流,也听得懵懵懂懂。直到近两年,她在社交网络频繁看到“女权”一词,同时出现的,有家暴事件,被打女性发自己血淋淋的伤口;有性别歧视事件,密密麻麻的数据显示女性遭遇的歧视;而影响力最大的是女权KOL:不婚不育、“国蝻”、“婚驴”、“平权仙子”,“打拳”两年,她学了很多新词。

    每天动动手指间,跳跳从政治冷感者到“极端女权”:“成为女权主义者的门槛没有那么高,我没有必要说去读几十本西方女权的著作,然后我再去写多少论文,我才能称自己为女权主义者。不是的,我就是女权主义者。”

    野生泛女权:只要有女性聚集,就会形成女权讨论

    2020疫情期间,为中国前线医护捐赠卫生巾的公益行动“姐妹战疫安心计划”被全球关注;年中,脱口秀演员杨笠调侃男性的段子屡上热搜,热播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以宣传女性30岁以上有无限可能为卖点;影视作品被“女性主义”的角度切入分析讨论,女明星的生活、婚姻等也称为女权议题的一部分。“女权”成为当下最受关注的网络议题之一,得到不少网民讨论,也被反对这股风潮的人称为“财富密码”,反对者认为KOL、网红、名人只要掌握了“女拳”话术,就能挑起网民情绪,从中赚取大把金钱。

    泛女权的流行,意味着女权议题与各领域交错融合。豆瓣活跃小组“豆瓣鹅组”“生活组”“小象八卦”,主题是与娱乐、生活,却是谈论女权最热烈的地方——这些也是女性网民占多的空间。

    谈论明星八卦的”豆瓣鹅组”,甚至出现些强烈组织性的行动。

    “鹅组”最近一场行动是“抵制B站”。视频网站Bilibili播出的日本动漫《无职转生》,当中存在不少被认为设定“对女性极其不友好”的情节,如男主角偷拍女性,男主父亲强奸女仆等,而B站对相关争议的处理引发网民不满。这个导火索后,组员逐渐指控B站存在很多“擦边球”“软色情”内容,如舞蹈区穿黑色丝袜跳舞的女性,更指控B站对“疑似恋童”内容不管不顾。抵制B站大潮就此展开,组员到“今天没有登B站”的帖子打卡,向纪检委举报身兼上海杨浦区人大代表的B站董事长陈睿。

    这样有组织、纲领、策略的女权行动,连自2010年活跃的女权活动家肖美丽都感到吃惊。“还想到要去搞和B站相关的人大代表,我就觉得哇,这也是挺厉害的。她们也有很多资源,比如有些人是和B站合作的大公司的员工,会用自己的力量争取和B站取消合作。”

    “在中国的很多不同的平台,只要有女性聚集的群体,都会形成女权的讨论,而且内容都会很激进。” 这种“很野生的感觉”,是肖美丽几年前在微博“打拳”从未感受的。2015年,她发起“腋毛大赛”,鼓励女性秀出自己腋毛照片,拒绝社会的身体凝视。活动被外媒争相报道,但在国内基本没什么水花。

    “极端女权”真的极端吗?从个人身上找解药

    网络女权主义发展凶猛,很快出现各种“黑话”——“小吊子”、“金针菇”是骂男性,“婚驴”贬指进入婚姻、服务于婚姻的女性,“平权仙子”指呼吁不要男女对立的温和派,“学院派女权”是“不知人间疾苦的理中客”。

    跳跳熟练运用这些词语,并骄傲拥抱“极端女权”称号。她们常被嘲讽为“田园女权”或“女拳”:她们被认为极端、厌男、只会在网上骂人宣泄情绪、不做实事。

    “极端女权”的代表人物是林毛毛。这位现居德国的女权博主在微博通过接地气的语言建议女性:不要当婚驴,孩子要女人生女人养,选择更高质量的精子库。她毫不避讳被称“极端”,认为这是革命的必经之路:“现在江湖上终于出现了‘婚驴’,‘大鼎’,‘上门驴’,‘大鼎爹’,脍炙人口的流行语,言简意赅骂了回去,绝对是一种进步,但力量还是悬殊得很,革命尚未成功,不要心浮气躁。要发动群众,多多发明口号,因为口号对人的心理造成的冲击,往往大于长篇累牍的大道理啊。”在2020年12月,林毛毛因“恶意引战的不良信息,煽动不同群体之间的对立情绪”被新浪微博禁言一年之前,在微博上写下了这样的文字。

    林毛毛的帐号被微博禁言之前所发出的一条微博帖子截图。 (网络图片)

    在跳跳看来,林毛毛这种“极端女权”,是中国女性生活的解药。林被炸号后,粉丝整理出15M的微博语录存档, 放在网盘继续研读。

    “很多女生,我说的很多是真多很多,自己以前有很多心理问题,比如抑郁、焦虑,吃药没用,看了心理医生也没用,但是翻了林毛毛的微博之后就醒悟了。她(的微博)真的是有奇效的。”跳跳生于山东农村家庭,“打拳”后才理解到身边无处不在的女性压迫:亲戚聚会,男人总躺在沙发上吹牛玩手机,女人在厨房洗碗。她有个妹妹——父母想生个儿子,怀孕时做了性别筛查,本想打掉,最终留下了。她曾以为只是自己的家里不喜欢女儿,直到看到微博上流传着一张“禁止溺女婴“的标语,这让她明白个体的悲剧原是制度性的。

    “我之前完全对女权没啥感觉,也是通过网络接触到了很多信息,一点一点地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网络打拳肯定是有用的。”

    她进一步解释,她认为从个人的角度讲,打拳的实际作用可能很有限,但打拳对她而言,是一种生活态度:“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可以选择乐观,可以选择悲观,还可以选择打拳。它已经成为了我的人生观的一部分,不会因为它可能没有用而放弃的。打拳打得开心,这就是有用,每个人打到最后,可能打的不是女拳,也不是什么主义或流派的拳,打的是我权。”

    这么想的并非跳跳一个。小叶是“豆瓣姐姐——学术女权Feminism Research”小组管理员。小组2020年6月成立,至截稿有超过6000组员。“学术”指的并非女性主义理论知识,而是对热点时事、情感矛盾、“打拳”等自行一派的民间讨论。

    小叶喜欢阅读,从《茶花女》和《小妇人》等小说初窥到女性所受的压迫,工作后又读了《黑箱》和上野千鹤子,但她发现,现实困境并不能从书中解决,成为“极端女权”才是出路。

    小时候,婚姻不幸的母亲常告诉她“千万不要找农村男人”。如今她25岁,在私企当助理,初入职场的她已目睹、经历职场性别歧视。现在她准备考研,渴望成为律师、经济独立,走上不婚不育的幸福道路。

    “身边工作的同学告诉我,面试的时候,面试官会很明显地问是否有计划结婚和生孩子。一些怀孕的同事在休完产假后回来被公司辞退。”她能做的,就是不结婚。“我不结婚的话最起码不会在婚姻中被压榨。我可以避免生育,又能避免两人在生活上的损耗。”

    网络“打拳”成为中国女权新生态的背后,是前些年紧缩的政治环境。2015年,“女权五姐妹”在反性骚扰行动后被关押一个余月,妇女维权NGO被叫停,线下女权活动屡屡受挫,女权主义者频频被“喝茶”,女权发展的线下空间不断压缩。

    如果这些密集声量,有多少能转换成促进性别平等的结构性改变? 2021生效的《民法典》“离婚冷静期”法案让不少人怀疑“打拳有用”这一观点。法案自推出经过3次意见修改,上了多次热搜,在网上遭到几乎一边倒的反对,然而依旧通过:协议离婚的夫妇需等待30天冷静期,才被民政局批准离婚,目的是降低冲动结婚情况,维护婚姻稳定、社会和谐。

    制度和社会现实使得,如今网络“打拳”者的主要诉求与前几年的女权行动者诉求取向上有很多不同:早年行动派呼吁定制反家暴法、通过街头运动呼吁反对歧视女同性恋、通过众筹打广告反对逼婚,而如今,向女性宣传“不婚不育”,近年网络女权议题最主要的诉求:如果男人无法改变,就骂醒更多女人;制度无法改变,那就改变自身。

    这种想法也在流行文化中不断重复。日前热议的辩论节目《奇葩说》的最近一期辩题“独立女性该不该收彩礼”,就颇具代表性,辩题没有反思彩礼制度背后的性别压迫,而是把落脚点放在“独立女性是否该收彩礼”,把对结构性的性别问题最后归咎于个人的选择权身上。对于从女性个人应该做什么为切入点,讨论这个性别议题的这一趋势,肖美丽感到遗憾,也试图理解:“这些属于个人决策的‘打拳’让人有一种力量,会觉得‘我的生活我是可以控制的’,就不用面对那种很大的无望感。她们可能无法接受这种‘我们做了但是可能没用’的无力感,会产生一种只要骂其他女性,让她们不要结婚,把她骂醒(就好了的想法),是对无力感的补偿。”

    “撕裂”:平权仙子与极端女权

    在国外某高校就读的小桦近年愈发感到中国互联网上女权群体的撕裂。她坦言自己已跟不上网上“黑话”,需去搜什么是“平权仙子”。“极端女权”也常表达对“学院派”的不满,认为她们太理想主义,为男权“洗白”。

    最近小桦亲历了女权内部的争斗。演员郑爽被爆在美代孕,对代孕的讨论一时铺天盖地,多是“反对一切形式的代孕”的口号以及对郑爽的谴责。小桦就此议题接受采访,其中提到要跳脱出对口号化的单一叙事,了解问题的更多复杂面向。提到“代母”的处境,认为要跳脱出对谴责代孕的单一叙事,了解代孕问题的更多复杂面向,比如选择代孕的人很多是不孕不育的夫妻,代母亦受到生活环境亦对于生育的普遍期待和压力。她说话时很谨慎,怕被网友当成“支持代孕”。 但她依然受到了不少指责。“感觉很多人其实都没看过文章,交流总是被迫从零开始。”她表示。

    无独有偶,2019年,性科普博主“女王C-Cup”被另一女权KOL“爆裂甜心小鳄鱼毛毛”指责支持代孕,原因是她转了一个针对代孕的调查,前者最后花了几万元打名誉权官司。

    小桦认为,女权议题在社交网络上无法形成健康、可持续的讨论。网上讨论无关观点探讨,更多是争输赢和站队,最后获利者是平台和资本,“谁赢了,热搜就上去了”。

    这种撕裂让肖美丽遗憾。她几年前曾和“小鳄鱼毛毛”见面,“那时候还抱着一种我们是都是同路人的感觉,后来她们就在微博上开始骂平权仙子什么的,我感觉我们还是有本质上的差别的”。在肖看来,女权主义者内部不应该划分阵营,分辨敌我,她更愿意尝试理解不同女权主义者的诉求和方式的背后的处境。

    “豆瓣姐姐”组中,组规写着“来的目的是团结不是分裂,欢迎大家讨论不同立场女性身上的争议性”。但身为小组管理员的小叶认为,包容是难以实践的。“关于包容,渐渐到后期我发现是没有的,小组中的管理员大多数都属于激进女权。其他的管理员会认为这种人(婚驴)不该存在小组里,或者直接踢出。”

    小叶表示,她们也想过团结,最终还是因为失望而撕裂。“人就是一个感性加理性的动物,哪怕她还想保持理性的想法,可是正常生活中的种种不同经验会使她无法真正加入我们。”

    而组长小七在建组前就预料到撕裂,特意注册了没有个人信息的账号。“在我身边,确实网络骂战到最后都会发展成信息人肉。”

    小桦则认为,个人抵御结构之困难,是些尚未进入社会、或在社会中有特权的女性无法理解的,因此她们对于其他女性主义者,会激烈地向对方要求一个从自身出发解决问题的方案:“很多年轻女性的焦虑是对自己未来所要面对生活的焦虑,但她们还未进入生活,所以她们并不知道生活会是怎么样,所以她们会以一个抵御性的姿态来看——她们需要的是一个彻底的解决方案。但当你真的处在生活里时,会发现不存在一种彻底的解决方案,需要的往往而是妥协。”

    但另一方面,小七认为混乱的网上女权生态是有利于讨论的。“因为网络毕竟是现在国内女权唯一的发声地。越是让各方利益浮出水面,女性就越能浮出地表。”

    “炸号”和“粉红女权”

    随网上女权野蛮生长的,是体制的审查和炸号。2018年,一群音乐剧爱好者看到性别暴力事件频发,创作了改编自音乐剧《芝加哥》的影片《天朝渣男图鉴》,获得极大关注,但也在很快全网下架。此外,包括林毛毛在内的“女权主义者”被炸号、讨论女权的帖子被控流和消失,也屡见不鲜。

    早年,旨在推动制度变革的中国女权主义者曾被指为“境外势力”,而到近年,与体制合作、对政府主动示好,成了网络女权的新生态。

    2020年10月,习近平在联合国大会纪念北京世界妇女大会25周年的会议上发表讲话,称“保障妇女权益必须上升为国家意志”。不少人视之为官方对“打拳”的认可,语录在微博被大量转载,转发者包括发起“姐妹战疫安心行动”的梁钰。

    作为有50万微博粉丝公益工作者,梁钰常倡导女性爱国,也呼吁祖国关注女性的贡献:“爱国,勇敢,有胆魄,坚韧,细心,睿智的女性劳动者啊!”;她曾提及自己被媒体询问团队中为什么有男性志愿者“我的回答一般都是:‘因为他们都是中国人。……作为爱国的中国人,在有余力的情况下去帮助其他中国人有什么很难理解的呢?……你这么潜意识看低中国男性不好吧。中国人帮中国人,再正常不过了吧。’”

    她亦曾表达过对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的赞许,林郑在香港运动中的决策引发国际对香港的人权、法制问题关注,而该微博称赞林郑具有“女性劳动者”的“韧性和勇气”,但在引发争议后删去;亦曾呼吁赞美西藏军队的女兵。她的政治取态,在中国网络女权KOL中具有代表性。

    但哪怕梁钰,也难逃“境外势力”的指控。近日她发布微博,表示因她未表态悼念中印边境冲突死亡的四名中国军人,就有人“说我没有发缅怀烈士的相关微博,污蔑我说我是恨国、境外势力”。

    “本身我们能够站出来做这种公益,每个人都跟这些战士一样,内心怀着无比赤诚的爱国热情的,如果没有这种爱国热情的支撑,做不了这些事情……我只是凭着一腔热血做对社会有益的事情、用我的行动建设着我热爱的祖国而已,我不接受这种讹诈。”梁钰写道。

    小叶认为自己就是“粉红女权” ,一种“即相信爱国主义又是女权主义,二者交融的身份”。对她来说,女权主义和爱国并不矛盾,“爱国”并非是让女权获得讨论空间的叙事策略,而是发自内心的认可。在日常生活中,她也常会和身边的人表示自己爱国的决心。在她看来,“我站在自己土生土长这片土地上……不论国籍怎么变,我是黄种人这是不能变的,所以我打心底认可我的国家。”

    “我们要开拓一种自己中国特色的女权主义方式。”她认为,“讲真,我们从马克思主义这样过来的,从立场上来讲,我们是优越于资本主义国家制度的。”小叶觉得,可以在社会主义的理论中,找到“女权主义的一种源头”。而在社会主义国家中还存在各种性别的结构打压,是因为决策者主要是男性,“后期歪了屁股”。

    小叶也并非不知道早年官方对女权运动的封锁。“这个问题就是女权运动面临的问题。让我最伤心的其实还有米兔运动被封禁的那个时候,为此我还特地找到一个影视作品美剧叫《The Good Fight》去看,去寻找一些我解不开的念头。”她说,这部剧让我觉得其实国内反而是一片未开荒的土地,“我根本不会因为国内的小打小闹的现象而否定整个国家。但我也不是绝对的将国家利益置于个体利益之上的拥护者,我的思想一直很中庸化,我希望我们的努力可以达到一个平衡点,目前我所做的是不断发声,影响更多的女性,让真正权利拥有者不得不正视我们的需求,让那些男权不得不害怕我们。”

    她也觉得西方女权运动那一套对中国不适用:“首先我们就不被允许游行,一旦游行而且不报备到公安的话,我们就会认为是扰乱社会秩序。我们也有和西方不同的参政议政的制度。”

    肖美丽觉得自己挺能理解粉红女权的处境,“现在女权面临的污名化是‘境外势力’,可能在这种攻击之下一些人会选择表现得投诚以规避这种攻击。“其实往好的方面想就是‘连小粉红都可以女权了’,这不一定是坏事,可能也是女权社群壮大的表现。”

    但在肖美丽看来,这种投诚最终是没用的。要实现性别平等,言论自由是必不可少的,对女权的言论审查,除直接打压了中国女权发展空间外,也带来女权社群的割裂。

    “(女权主义发展)断层特别地严重,可能两年以前甚至十年以前的女权的事件,今天这些非常投入到女权议题的人也不知道……人们就很难形成一个脉络,说之前有人做了什么,然后对运动有历史性的观察,现在人们更多只能看到眼下的一些情况。”

    对于设想中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女权”具体怎么发展,小叶说她还没想好,但是有一点是确定的,就是女性自己要去工作:“我只能说你是一定要去投入到工作,从工作中得到帮助,而不要去结婚、去做家庭主妇,这样子我们才会有希望。”

    跳跳对未来有些悲观: “我相信男女平等的这一天肯定会到来的,但是,在我活着的时候是不可能的,我也不可能看到这一天的。我就觉得有点难受,我怎么不多活几百年呢。”但她同时也决定要坚持打拳。“好的思想和观念是具有强传播性的,我也是从一个对女权主义毫无感觉的人,接受了网络上传播的很多言论,逐渐变成女拳的。众声喧哗之中,说不定就有几句话启发到远方的几个人,改变了她们的生活轨迹,岂不美哉。”

    “一方面,女权社群不断扩大,女权主义者愤怒的声音比任何时间都响亮,另一方面,但女权问题的解决并不尽如人意,而且也看不到制度性和承诺的可能性。这两种现象并成为有张力的状态。导致了强烈的愤怒没有办法得到缓解。这样的情况下,导致女权主义者的攻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在肖美丽主创的播客《有点田园》中,女权行动家吕频说。

    ( 小桦、跳跳、小叶、小七均为化名)

  34.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北大教授洪森炼猥亵学生

    我看到洪被调查了。有的高校教授确实极为人渣,真是恶心。

  35.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你觉得是什么让人尤其是底层人宁愿受苦一辈子也不愿短时间内死去?

    人的求生求存本能很强烈的,这属于大脑中的“硬核”(hardwired into the brain)。自杀的人则很多是有严重抑郁问题,即大脑的奖赏功能“卡住”了,所以求生本能麻木了。

  36.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感觉最近这里越来越严肃了。

    笑一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D

  37.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回答问题

    支持代孕是在支持女权主义 or 在反对女权主义?

    “女权主义”有各种流派和立场,我认为正如不能用“反贼”一词来概括所有对中共有异议的人(里面从“支黑”到“民小”、从“极左”到“极右”都有),“女权主义”除了“认可、支持女性权益”这个模糊的共通点外,很难用这个词来囊括所有认同自己为女权主义者的人。

    代孕本质上是一种交易,用钱换取怀孕生育能力。所以偏古典自由主义的女权主义者更可能赞同代孕,只要交易是自愿的;偏马克思主义的女权主义者更有可能认为代孕是对女性的物化和剥削从而反对;实用主义的女权主义者更可能赞同,因为代孕者可以赚钱,而付钱让人代孕的女性不用自己承受怀孕生育的负担;“社会派”的女权主义者则会担忧在某些社会里,代孕产业会导致女性被奴役作为生育赚钱的工具,因此反对。

  38.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2047对最新辱包单曲《可习不是尼》填词作者Ambrosia的专访

    从道德上来说,我并不希望习近平本人死。但是习近平执行清零政策,害死了很多本可以保全性命的无辜民众,因此他是应该承担责任的。原本我认为这首歌写出来会自我矮化——把支持民主自由的人也变成了“刽子手”,但是想通这一点之后,我很快就发现了《可惜不是你》可以用道德上完全正当的方式改编成乳包的版本。

    的确如此。一将无能,累死千军,将岂无责。

    我希望观众更能在乳包的过程中丰富自己的知识、健全自己的人格——因为只有这些人性的武器才能对抗暴政。在中共高压政治之下,发泄一下不让自己被逼疯掉肯定是必要的,但是从文学创作的角度上来说,有比发泄更重要的事情。

    非常赞同。

  39.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welcometo1984

    如果不是手机后门的话,听上去是VPN或者浏览器的问题。如果一定要用免费VPN的话,建议用迷雾通或者protonvpn加上Tor browser(有手机版)。

    不确定自己的安全措施的时候,在网上看看就行,不要发表敏感言论。也注意不要泄漏自己的个人信息。祝平安。

    附一个不错的资料:数字极权时代生存手册

  40. 布兰妮   在小组 炉边诗社 回复文章

    “我曾在他羞赧迷离的眼底 瞥见最好的自己……” (罗智成《迷宫书店》)

    情感写得很细致,有笑中含泪、刀口舐蜜之感。

  41.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contemporary business cycle theory:三种当代经济周期理论

    @Surge #189427 你是否赞成货币主义的说法(保持一个较低的、稳定的货币增速,使通胀保持在0附近)?

  42.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我 不 理 解 【edited】

    当我们以道德规范要求别人的同时,请首先做到充分同情他人的境遇。

    而在任何法案或者其它问题上,如果人的本能同情和道德规范发生冲突,则应当站在本能同情的一方。道德来源于同情,同情高于道德,更高于法律。

  43.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我 不 理 解 【edited】

    @刺刺 #189132 谢谢你的分享。我不在正文贴链接的意思是表明我并不想和别人吵架抬杠。因为我无法和缺乏同情心的人讨论法律,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浪费在这种无聊事情上。

  44.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我 不 理 解 【edited】

    https://2047.one/t/18895#189057

  45.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我 不 理 解 【edited】

    现在已经有儿童监护机构,不想养打个电话就能让她母子分离

    所以分离对母亲和孩子没有任何影响?

    无保护性交只能怨自己,女性有选择权

    在你说“女性有选择权”的时候你怎么不想想你为什么处在这么有利的境遇呢?

    就算是被强奸,只要不是被囚禁当性奴,依然有事后避孕措施

    所以女性不懂避孕是女性蠢——那你在说这话的时候你怎么不想想你为什么这么聪明呢?

    只有性奴被囚禁,怀孕时被解救,后来生下来的孩子才应该单独由反堕胎人出资抚养

    反堕胎人最多出资,不可能解决抚养问题。

    也应该同时强制强奸犯劳动以抚养这些孩子

    你就这么放心把小孩交给强奸犯养?

    ——————————————————————————

    当我们以道德规范要求别人的同时,请首先做到充分同情他人的境遇。

    而在任何法案或者其它问题上,如果人的本能同情和道德规范发生冲突,则应当站在本能同情的一方。道德来源于同情,同情高于道德,更高于法律。

  46.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contemporary business cycle theory:三种当代经济周期理论

  47.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求助!求助!】如何阻止这个衣逼拿北京户口,让他毕业后赶紧回村

    内容已隐藏
    内容已被作者本人或管理员隐藏。 如有疑问,请点击菜单按钮,查看管理日志以了解原因。
  48. 布兰妮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求助!求助!】如何阻止这个衣逼拿北京户口,让他毕业后赶紧回村

    内容已隐藏
    内容已被作者本人或管理员隐藏。 如有疑问,请点击菜单按钮,查看管理日志以了解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