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丞琳 @楊丞琳
民憲派
bobliu 00後(九年級生),來自中華民國自由地區
发表文章: 匪偽建政七十三年祭—以權之名(三創/二創)

謹以本填詞記大陸淪陷七十三周年並獻與接下來要召開的中共二十大

以權之名
Humana natura numquam mutat
Sic homines alunt spiritum persevero, qui "potestatem" nominat, cum sanguine
Alea iacta est

鮮血的溫度 滋潤紙牌屋
高堂的禮服 未沾晨露
硝煙的殘酷 棋盤的兵卒
一切不過為 通往王座的路

史書的清楚 真相的模糊
誰嘗試掩埋 意圖
還沒得書著
歷史梅比斯 串起始終幕

鮮血枯骨砌起王座
貫穿帝國國祚
此代枯骨充作
下代王者王座
錯信無知的錯
就成為你的終末

希望是幻覺
長夜無終結
挺身而出的都有罪
後悔也無路可退
以權之名判決
冰冷的鐵鏽味留此節
寒冷眸中無慈悲
像獻祭的是死灰
能登上王座之人有誰 手中是淨潔
低頭親吻我的鞋面
換取王座之人垂憐
無論多少舊事借鑒
一直一直一直重現

紅色竹簾隨風搖曳
鋼霰穿透了寂靜
射向那些尚未馴服的叛逆
無謂的喊叫無謂的喊叫
恐懼開始延燒
不停提醒著渺小
終究關進囚牢
曾經懷抱的理想
如今高堂的槍響

改革時間到
我們一起來轉調

狂風過後我已掌控
名為政權的巨靈
勝利者贏得尊敬(the power never never be-yond)
無人不令 無人不從
又誰知曉
光鮮王座後堆著多少骸骨(the power never never be-yond)

高堂之上多少讚頌
臺下已靜默如冬
恍若那鐘鼎亙永(the power never never be-yond)
主次分明同聲歡慶
掌聲雷動
無人言執掌王座之人薄倖

Pie Jesu
Qui tollis peccata
Dona eis requiem
(槍聲)

低頭親吻我的鞋面
換取王座之人垂憐
無論多少舊事借鑒
一直一直一直重現

紅色竹簾隨風搖曳
鋼鐵刻印著禁忌
震懾那些尚未馴服的叛逆
無謂的喊叫無謂的喊叫
沉默開始延燒
壓過不滿的浪濤
言語關進囚牢
曾經懷抱的理想
如今虛偽的說謊

反貪時間到
我們一起來轉調

狂風過後我已掌控
名為政權的巨靈
無上的權欲薰心(the power never never be-yond)
無人能言 無人敢言
王座在上
所謂的盛世背後已然傾頹(the power never never be-yond)

(槍聲)

頌歌之中 我已掌控
名為政權的巨靈
無限的權(無限的權)
權欲薰心(權欲薰心)
重蹈曾經覆轍

掌聲之中我已掌控
名為政權的巨靈
無上的權欲薰心(the power never never be-yond)
無人能言 無人敢言
王座在上
所謂的繁華背後已然傾頹(the power never never be-yond)

閉上雙眼我又看見(刺骨的寒風 吹拂在深夜)
曾經回憶的畫面(冰冷的尊卑 有誰能逾越)
天空是濛濛的霧(燭光 不 不 停的搖晃)
(利維坦在 屋簷上 對著遠方眺望)
父親看著我的身影(通向 宮殿的廣場)
靜靜搭上 清晨那班通往學校的公車(一樣 說不出的滄桑 沒有喧囂 只有寧靜圍繞)
風還在呼號 天慢慢轉亮

Humana natura numquam mutat
Sic homines alunt spiritum persevero, qui "potestatem" nominat, cum sanguine
Alea iacta est

本填詞改編自周杰倫〈以父之名〉與乳透社〈以权之名〉,特此註明
我不想被告.png
另外...如果你發覺有填的不好的地方,那是因為我是廢物,歡迎各位提出建議
本來還有另一首但不知道來不來得及
下附原曲

youtu.be/9q7JOQfcJQM
youtu.be/aovFh_T8_KM
作者 于 10月2日 编辑
赞同 2
61 次浏览
好事者 不烟不酒,好书好赌好色
回复文章: 人在美国,如何成为中产阶级,成为中产阶级之后如何理财?

美国股市还行,前提是要有耐心,不要总是卖出买入,最好一年看一次行情,每年赚5%保通胀就够了。 买保险要仔细阅读咨询赔付守则,一定要丑话说在前,先小人后君子,不然出事了自己吃亏。 彩票纯粹碰运气,能不买最好不买,要明白彩票的初衷是娱乐消遣,让你破费的,不是让你发财的。

想从中产摇身一变富人,赶紧学一门手艺,就像木工电工施工厨师装修剪发美容修车等等。然后打几年工积累经验和本钱,时机到了找几个老乡合伙开一家髮廊、补习社、早餐店、菜摊、水果店、修车店。 这些行业本小利大易上手,即使经营不善也不会亏多少,只要你不懒不赌不毒不病,40岁出头便能退休过上殷实生活。

回复文章: “奇怪的知识又增加”系列:晚明大众生活的百科全书——日用类书

我仔细看了看类书中的《青楼规范》,发觉这俨然就是约会规范啊!鉴于古人都是父母之命,所以逛青楼就相当于是去找初恋了,没毛病。

以下摘抄几条,供大家欣赏学习:

1 对新妓勿谈旧妓之非

2 不可当苍妓面怜雏妓之小而令苍妓失意

3 初厚绝非本心,久浓方为实意

4 情不在貌色

5 虚情其实难为

6 其趣在当合未合之际,既合则已;其情在要嫁未嫁之时,既嫁则休

7 小信勿失,私语当听

8 使钞偏宜慷慨,讨情全在工夫

加速
要道爆破手 账号休眠中
回复文章: 改善民权民生是解决中国人口危机的根本出路

@楊丞琳 #193227 我小谈一下。

日韩作为东亚区,传统被现代冲击。年轻人觉醒自我,不再是工具思维。就会比较利己,做出少生不生这种有利于自己个人的行为。加之以现代社会福利制度保底,不用“养儿防老”。

另一方面,“孩子是对未来的投资”。社会不再大发展,经济弊端没法靠发展来缓解……年轻人觉得上升无望,也觉得没有未来。阶级对立、群体对立……等没有硝烟的战争,也扼杀了生育乃至结婚率。

回答问题: 聽過最奇怪的中文名字

古代印刷用的雕版木材是梓木,因此写好书准备出版也叫“付梓”。所以“梓”其实是一个有文化的名字啦!

发表文章: 打算润的人,你准备好了吗?

最近一两年来流行“润学”,大家都想往外跑。这两年国内的经济环境变差了,各种奇葩事件层出不穷,年轻人上升空间越来越窄。所以想要换个环境发展,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有件事必须要清醒:虽然太平洋没加盖,但太平洋是有门槛的。已经润出去的人,只要是靠自己出去的,其实都很了不起。要么他们本人超级聪明从小就是学霸,或者是付出了超人的努力,克服了种种困难,毅力非凡。润不外乎三种途径(非法移民或极端手段不在本文讨论范围内):投亲、留学、打工。投亲这个条件不是自己能决定的,本文也不讨论,重点就放在后两者上。

先说留学。

首先英文要好(有个别的需要学习其他语种,但90%的情况是英语)。衡量一下自己的英语水平,够不够留学的标准?大学四级是最起码的,没过都毕不了业,别说留学了。如果四级过了,试着挑战一下六级。六级过了,试试托福或者雅思。大部分人都不会一次考到高分,试2-3次也很正常。你要算一下,从现在开始,到留学英文考试达标,你需要花多少时间。计划现在就要开始做。

其次,大学成绩要好一些。有条件出国读本科的,中学成绩也弄好一些。如果已经毕业了,大学成绩无力回天,就要想想其他的办法,比如积累与留学学科相关的工作经验,或者参加进修班积累相关学分,总之就是要积累能让你在众多申请者中脱颖而出的资历。这方面也要看看自己的差距,计算一下需要的时间。

第三,钱。除非是本人非常优秀,能申请到国外的奖学金,不然的话,钱包免不了大出血。国外的大学都是靠留学生来赚钱的,你掏的学费比他们本国学生高N倍,别不服气,这就是行情。具体金额自己去查你想去的国家和大学。除了学费,还有住宿和吃饭,都要算进去。有人可能会幻想着靠打工交学费——劝你一句,这几乎不可能。来算一个基本帐:假设学费一年10000美元,生活费(包括吃住行)每月约1000美元,一年你就需要22000美元,平均一个月你需要挣到约1850美元才够所有支出。你打工一个小时10美元(因为你没有特长,只能挣到最低工资)。每星期打工20小时挣200美元,一个月才能挣800美元,你的缺口超过1000美元。如果你每月打工40-50小时,学费和生活费可能是够了,可学习时间呢?你连上课时间都保证不了,别说看书做作业了。所以我说靠打工来留学根本不可取,最好提前准备好金钱。

再说打工。

国外有些工种是常年缺人的。知识类的有医生、计算机工程师、高级护士等,各种技术工种也缺人,甚至艺术家、音乐家都在某些国家的需求行列,可以去相应国家的政府移民网站查询。如果不善于学习,那不妨看看自己符合不符合技术移民的条件。如果现在技术还不行,就看看要积累某种技能需要多长时间,需要哪些证书和经验,从现在就开始列计划。

希望大家正视自己的条件和背景,做好规划,并付出相应的努力。望有志者事能成。

作者 于 9月5日 编辑
赞同 2
937 次浏览
回复文章: 皇汉思想的来历(1)清朝时期

从清朝建立到鸦片战争,清朝疆域内总共爆发了15次起义,其中13次发生在少数民族聚居的边境地区。

历朝历代有记载大大小小的民变没有几千上万也有成百上千,您这15次起义的标准是怎么算的啊?明清时的中国人口为亿级,如果以差不多十分之一,影响涉及人口一千万人以上,攻破州县百余上,歼灭清军数十万,打死千人以上满蒙佐领,消耗满清国库90%以上存银的标准来说,自永历政权覆灭到第二次鸦片战争,唯二符合不就是川楚白莲教起义和太平军-捻军起义?哪个不是在核心汉地里面啊?

老百姓无论古今,大部分与士大夫阶层无缘,也不会有什么反清复明的情怀,只要日子过得下去,谁也不会吃饱撑的反对政府。但随着清朝人口逐渐增多,资源紧张,各种社会矛盾开始暴露,一个方便的情绪发泄出口就是针对北方来的“鞑子”(是不是似曾相识?)

你能不能别扯淡了,还反清复明是知识分子士大夫的事,老百姓反清反满是因为清中期人口增多马尔萨斯陷阱导致的?哪本书里告诉你满人和汉人老百姓的仇恨是清中期才有的?你是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呢?

“吾辈本大明臣民,今中国沦陷于外寇,则当严辨夷夏之防,以中国为重”———李定国

“子民只为自由生活,江山易主非我百姓阻扰,但绝不雍缚异族之习惯,如今逼我汉人子民弃祖万万不能,更勿想吾人替清朝卖命。”———谢迁

“顽民无所为,将欲存中国于一隅,全礼义于百世,岂徒惜此数茎顶上毛而已。”———王兴

上边这些话可都是出身底层的义军领袖说出来的哦,我请问你为什么在满清刚入关的时候,拥明抗清战争的主力就是以前反抗明朝这些底层汉人百姓组织的农民起义军啊?稍微有点明清战争的常识的人都不至于发出像你这一番神论吧

我就不说北方那些名气大的闯军西军的民族英雄了,仅我记着的南方有记载的不怎么出名的人民自发的护发抗清运动,除了非常有名的江阴嘉定太湖起义以外,广东这边,就有王兴,周玉,刘保,彭信古,每只起义军都坚持十年以上,许多东南亚华人尤其是越南华人就是他们流亡出去避难的后代,还有江西的刘文煌、湖北的汤志…想必在文字狱里被删灭禁毁的,没名没姓的就更多了,这些人有矿工,有佃户、有棚民、有奴仆,有疍民……

首先,明朝的时候杨家将岳飞传这些通过说书的唱戏的早就家喻户晓传入寻常百姓家了,一般老百姓早就知道关外有一群异质的“金国”“东虏”“鞑子”了,说实话我真不觉得明末的底层农民论民族意识比民国抗战时的农民少到哪去,别把古人想的太蠢,OK? 再有,

君,父也;民,子也。父残其子,情理之所必无。况诛戮所以惩有罪,岂有无故杀人之理?自元年以来洗民谣言无时不有,今将六年矣,无故而屠戮者为谁?民肯从此回想,疑心必然冰释。——爱新觉罗•多尔衮

多尔衮进关之初,为了取得汉族官绅的支持曾经一度有所收敛。从顺治二年四月遣兵南下开始即以民族征服者自居,杀戮立威,演出了一幕幕惨绝人寰的屠城悲剧。“扬州十日”“嘉定屠城”因为有专书记载为人们所熟知。此外像1649年(顺治六年)郑亲王济尔哈朗占领湖南湘潭后的屠城;同年平定大同总兵姜瓖为首的山西反清运动,不仅大同全城军民屠戮殆尽,几乎遍及全晋的“附逆抗拒”州县也不分良莠一概屠杀;1650年平南王尚可喜与耿继茂攻克广州时的屠城,这类血淋淋的事例在史籍中屡见不鲜,充分暴露了满洲贵族标榜的“吊民伐罪”的伪善。

向来剃发之制,不即令画一,姑令自便者,欲俟天下大定始行此制耳。今中外一家,君犹父也,民犹子也;父子一体,岂可违异?若不画一,终属二心。自今布告之后,京城内外限旬日,直隶各省地方自部文到日亦限旬日,尽令剃发。遵依者为我国之民;迟疑者,同逆命之寇,必置重罪。若规避惜发,巧辞争辩,决不轻贷。——爱新觉罗•多尔衮

中国是一个以汉族为主体的多民族国家,汉族本身也是由多种民族融合而成的。汉族人士可以当皇帝,少数民族人士当然也可以君临天下。无论是哪一个民族为主体建立的中央政权都决不应该强行改变其他民族的风俗习惯,这是一个起码的立国原则。多尔衮等满洲贵族陶醉于眼前的胜利当中,自以为可以为所欲为了。他所说的“君犹父也,民犹子也;父子一体,岂可违异”,完全是强辞夺理,一派胡言。他自己的祖辈和父亲努尔哈赤在反叛明朝以前,世世代代都是明帝国的臣属,以接受明朝廷的封号、官职、敕书为荣;明朝的汉族皇帝从来没有强迫女真族蓄发戴网巾,遵从汉制,难道不是铁一般的事实吗?清廷统治者把不肯放弃本民族长期形成的束发、服制等风俗习惯的汉族官绅百姓视为“逆命之寇”,一律处斩,这种凶残暴行在中国历史上极为罕见。 令户部传谕各州县有司,凡民间房产有为满洲圈占、兑换他处者,俱视其田产美恶,速行补给,务令均平。——爱新觉罗•多尔衮

由于汉族官员以圈地上亏国课、下病民生,上疏力争,清廷每次下令圈占时都声称“以后无复再圈民地,庶满汉两便”。实际上欲壑难填的满洲贵族往往食言自肥,直到康熙二十四年发布了“嗣后永不许圈”的谕旨才告结束。

于逃人一事各执偏见,未悉朕心。但知汉人之累,不知满洲之苦。向来血战所得人口,以供种地牧马诸役。乃逃亡日众,十不获一。究厥所由,奸民窝隐,是以立法不得不严。若谓法严则汉人苦,然法不严,则窝者无忌,逃者愈多,驱使何人?养生何赖?满洲人独不苦乎?——爱新觉罗•福临

这无异是说,在清朝统治下满人依靠“驱使”汉人来“养生”是理所当然的,汉族百姓受不了奴役而逃亡,满人就苦不堪言了,真是十足的强盗逻辑。清廷为了维护这种极其野蛮落后的奴隶制,不惜堵塞言路。顺治三年十月,多尔衮谕告群臣:“有为剃发、衣冠、圈地、投充、逃人牵连五事具疏者一概治罪,本不许封进。”

“剃发 衣冠 圈地 投充 逃人”每一个都是满人针对汉人施行的血淋淋的种族压迫和奴役行径,我还不提努尔哈赤在辽东针对“无谷种田人”的种族灭绝,皇太极在华北屠戮百余城的掳掠,玄烨在东南覆巢毁卵的迁界禁海,所谓“国初杀戮太甚”,通古斯食人匪帮这么多丧心病狂的罪行,仇恨深刻烙在在三百年汉人底层民间记忆里很难理解吗?

回复文章: 皇汉思想的来历(1)清朝时期

@natasha #192313

我的数据来自日本学者松本真澄的《中国民族政策之研究——以清末至1945年的“民族论”为中心》

我确实没看过这本书,大体看了下目录和概要,里面大量内容都是论述中国近代民国和中共时期的民族政策,只有少部分谈及清代,至于民变研究连一个专门论述的章节都没有,你非得觉得这个论断的质量很高那也没办法,见仁见智咯。

我个人认为既然谈民变或者说起义,最好要拿出专门像秦晖这种农民学研究或者共产党建政以来整来的浩如烟海的农民起义研究资料出来,我在大学时候在图书馆看到一套《清代农民战争资料选编(1644-1840)》只记着前言里说有将近四百万字共提及大大小小的上千次农民起义事件,你不信也无所谓,反正书也不在我手头。你觉得“历朝都有几百上千次农民起义”是我拍脑筋想出来我也没办法,毕竟我一直以为这应该是历史爱好者的常识的……

不过没关系,我刚才找到了一部分来源于《中国历代战争表》的清代民变统计,详细记载的有196次,空间也是华中华东最多,这是99%人口皆为汉人的最核心地区,另外是西南,也是汉地的一部分,这些已经足够反驳你这番从海外旮旯角淘出来的惊世骇俗的神论了:

从清朝建立到鸦片战争,清朝疆域内总共爆发了15次起义,其中13次发生在少数民族聚居的边境地区

(如果这位日本学者还有基本的学术素养的话,那么我相信他这结论应该有所规模一类的定义和选择依据的,不过你又不告诉我统计口径和标准是什么,那又能怎么办,至少我上面可提出过我对于大规模起义的定义标准了)

回复文章: 柯文哲譴責中共軍演 中美對抗不應遷怒台灣百姓

呵呵

这不是正常的吗?中国要的是台湾岛,又不是美国。俄罗斯打的也是乌克兰,不是背后的北约;顿巴斯要独立,乌克兰打的也是顿巴斯,没有打背后的俄罗斯

刺刺 台灣人,主修會計,法學只是下班後的興趣。
回复文章: 大多数反贼都误解了大陆人民对于台湾省的想法

@XComhghall #190259

台湾听说物价是挺低的。前些时候是听一位台湾网友在一个主要是台湾人的群里,说他最近居然也要 996,工资还很低云云,所以有这样的感想。

996了不起嗎,我也在996啊,會計事務所了解一下,薪水低嗎?低是「比較」出來的。(請忽略這句話蘊含的怨念跟情緒,因為不是針對你,我是真心覺得薪水低)

你生活圈所有人都是台灣人,其他國家的「低」哪能讓你舒服? 你只會忌妒朝8晚5週休二日但薪水是你1.5倍或者是2倍以上的親朋好友。

linda rico y libre
回复文章: "不干涉外国内政"是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

@楊丞琳 #189398 但是宪法序言同样具有法律效力,所以党的领导自始至终都是党国的根本。

Misaki 摘口罩 堂堂正正做人
发表文章: 【疯狂宇宙报】2022/6/25:美国高院推翻保护堕胎权案例/纽时调查:中国走向监控国家“四部走”

美国高院推翻保护堕胎权案例

美国之音:《美最高法院推翻保护堕胎权判例,拜登称这是悲哀一天,共和党领袖欢呼历史性胜利》

在白宫,拜登总统对这项裁决予以谴责,但是恳请抗议者保持和平。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肯塔基州共和党人麦康奈尔 (Mitch McConnell) 称赞这项裁决是“勇敢和正确的”,“是对宪法和我们社会中最弱势者的历史性的胜利。”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纽约民主党人舒默 (Chuck Schumer) 在一份声明中说:“今天是我们国家有史以来最黑暗的日子之一。数以百万计的美国妇女的权利被五名非民选的大法官剥夺了。”

决议流出时相关讨论:/t/18380

纽时调查:中国走向监控国家“四部走”

youtu.be/Oo_FM3mjBCY

《纽约时报》在6月21日发布了一份调查报告,该报告得出结论 “中国正在以前所未有的规模收集数量惊人的公民个人数据”,并 “揭示了中国如何意图使用科技确保其威权统治的长久”。

该报告的记者团队历时一年多,分析了超过10万份的中国政府招标文件,得出了四大发现。第一,中国公安策略性地选择摄像头安装地点,尽可能多的安装脸部识别镜头,甚至希望在住宅建筑、卡拉OK厅和酒店等私人空间内安装。据估计,全球近10万个摄像头中,一半以上在中国。这些摄像头采集了大量的数据,“公安估计,每时每刻都有25亿张人脸图像被储存”。 采集的数据会被录入功能强大的分析软件,可以识别出一个人的身份,种族、性别甚至是否戴眼镜或口罩。第二,当局正在利用手机追踪设备和安全漏洞,将用户的网络活动和现实活动联系起来。“到目前为止,中国大陆的31个省份和地区全都使用了手机追踪设备”。

第三,不仅仅是安装摄像头,中国当局正在无差别的从普通民众身上收集DNA数据、虹膜样本和声纹。甚至,要在摄像头周围至少100米范围内安装拾音器,采样声纹。其中,2017年前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建立了首个区域虹膜数据库,数据规模高达3000万人。此外,大陆31个省份和地区中的25个建立了大型男性DNA数据库。第四,中国当局希望把所有的数据库全部整合到一起,“为公民建立全面档案,以便各级政府访问调取”。——中国数字时代

赞同 2
372 次浏览
回复文章: 分享紐約時報3篇文章

我个人觉得,这个帖子标题不能改改吗?什么“东升西落”不好么?

回答问题: 中国科技在发展中国家属于什么水平?

中国科技的体量在发展中国家中是顶级水平,即使和发达国家相比也不逊色。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发布的《2021年全球创新指数》显示,中国的创新指数在2016年进入全球前30名,2019年进入全球前15名。2021年,中国的创新指数排名全球12名,低于法国,高于日本,香港,在中等收入国家组中排名第一。

全球创新指数主要体现创新环境,属于综合性指标。全球创新指数包括监管环境,商业环境,基础设施,信贷投资开放程度和知识型劳动力。

例如,中国的科技公司要采购任何上游设备,绝大多数均可在本地解决,这反映了中国的基础设施和产业链优势,是创新指数的加分项。但同理,中国相对不透明的监管环境则变成了创新指数的减分项。各项综合,中国排名全球12名,既非“全球唯一的完整工业体系”这样厉害,也非“遍地贪污腐败”这样不堪。

中国的R&D经费占GDP比例为2.401%,排名全球13,低于美国,日本,台湾等国,高于法国、荷兰,挪威,也高于其它所有发展中国家。

R&D经费占GDP比例和一个国家的产业结构有关,R&D经费占GDP比例越高,说明知识型产业的比重也越高。考虑到中国的GDP体量,中国的知识型产业体量为世界第二,仅低于美国。

因此中国的科技创业环境不像很多人想象的那么不堪,科技产业的体量确实庞大。

但是从很多第一手的经验看,中国在半导体,精密仪器,医疗设备、高端化学品上仍然非常依赖发达国家的技术,中国目前的科技体量,有赖于庞大的人口技术和承接全球产业链。但是“科技水平”只有一线人员的一手经验,这个指标很难量化,目前也没有见过这方面的定量研究和报告。

回复文章: +86手机号注册telegram会泄漏个人身份

建议用gv号注册一切墙外软件。

回复文章: 从乌克兰今天的惨状,对台湾的启示。

要是打完的结果出来了,所谓的西方制裁根本不痛不痒,毛打乌的的还是一个独立国,台的民国连国际认证都没有,结果出来我猜共党就差不多准备开打了

冲杯三鹿给党喝 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集奶牛饲养、乳品加工、科研开发为一体的大型企业集团。
回复文章: 如果俄烏再次開戰,大陸會趁機攻打台灣嗎?

是否一定会攻打台湾不好说,不过如果普京成功入侵乌克兰,很可能会促进习近平入侵台湾的自信。这件事证明了西方的软弱,连家门口的事都管不好,何况台湾

回复文章: 如果俄烏再次開戰,大陸會趁機攻打台灣嗎?

@消极 #180203 我看西乌民众情绪被煽动的挺厉害的,对俄国人动手到不会,感觉东西部会打起来。

趙少康 中廣集團董事長
回复文章: 为什么大陆,台湾,香港,澳门不属于一个国家(问

@奭麦郎 #180033 抱歉,提一些相反意見。

隨著歷史發展,關係會更差。樹立台灣國族的意識就需要強調中國文化的殖民性。強調中華民國是等同於荷蘭,大清,日本一樣的外來政權。否則服膺中華文化的社會都會有國族認同的困惑。

近代新加坡,韓國都需要去中國化。而脫離中國時間長的例如越南,他們中學生課文中的<平吳大誥>,類似於越南獨立宣言的歷史文獻。必須強調中國的侵略性,才能擺脫自己亂臣賊子的屬性,突出自身保境安民的合法性。(明朝確實把黎朝看作亂臣賊子,而宋朝看待吳朝更類似於討伐一個五代十國時期遺留的地方節度使)

哪怕中國大陸民主化以後,我一樣不看好兩岸關係。將來江山變色後,難以避免社會動盪後的經濟低迷,隨之帶來的地方獨立呼聲和國際地位空前下降等問題。民族主義反彈可能性更大。

試想一下,在台灣,抗中保台可以成為競選口號,那麼在大陸民主化以後,抗台保中一樣可以成為競選口號來調動民族主義,建立共同體意識,抵抗外來意識形態的入侵。

你即便承認台灣的主權,台灣一樣會把你看作歷史上的侵略者,而你的體量巨大,一樣會把你看作假想敵。

另外俄羅斯的事情我需要為俄國辯解幾句。頓巴斯和克里米亞都是公投脫離烏克蘭自願加入俄聯邦的。兩地俄語是通用語言,烏克蘭語使用人口遠不及俄語。如果尊重民族自決的話,民主派沒有理由去批評。雖然烏克蘭指控俄國曾經有對其的網絡攻擊,但除非列出足夠的證據說明俄國確實通過網絡滲透造假,影響了兩地獨立公投的結果,否則西方國家就是在雙標。西方人可以承認科索沃獨立,為什麼不能承認這兩個地方脫離烏克蘭?

當然這裡面確實有俄國人的民族主義情緒和普丁大帝的戰略考量。只要是有領土爭議的國家,就不能加入北約和歐盟。

作者 于 2022年2月21日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