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抑 @谦抑
run
4

经过这么多年的现实与网络的观察,我发现一般越成熟、越成功的人越不会把自己带入到大共同体中,不会天天的美国怂了中国又赢,而是把政治当作严肃的事情看待。而地位低、年龄小相对更容易陷入宏大叙事中。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观察。

我之前发过一个帖子,大概讲我在粉红的时候快乐,买个东西都把自己代入到大国崛起中。但我后来又回忆了之前粉红的时候也没有我写的那么快乐,感觉陷入宏大叙事给人的快乐实际是在我没有爱好,缺乏社交,长期性压抑等多重因素下精神极度空虚而找的精神自慰品。但我发帖子的时候竟然说它给了我高度的参与感、成就感。自慰能有什么高度的快感?如果这种自慰这么厉害的话在我刚粉转反的时候就应该已经意识到了,不会拖到现在。我不清楚发帖子的时间我的记忆和正常情况为什么出了那么大的偏差。可能是那个时间我的精神世界出了什么问题让我去否定了当前的生活?我现在也不觉得我不快乐。我不清楚。最近几天我试着让自己重新精神自慰,也感觉没什么。我之前的帖子误导大家了。

3

本贴的发布已经当事人同意。出于安全考虑,我在一些敏感但修改后不影响表达的细节上使用了虚假的信息。

她本硕分别在两所比较好的双非,其中一所在她毕业后已经是双一流了。她在毕业后考上了北方某地级市的公务员,已上班一年多,目前月薪三千元。她是农村人,父母在农村做生意,收入不高,无权无势,亦没有什么关系网。

她考研考公非常努力。她讲她提前一年备考研究生,提前半年准备考公,在备考过程中七点醒十二点睡,醒着的时间除了吃饭就是学习,但每两周奖励自己放松一天。她并不是一位聪明的应试者,在高三,努力学习的她总被比自己学号低一位的没有很努力的男生低个位数的名次,高考考上比较好的双非也是稍微超常发挥。我在高中的时候也见过很多像她这样非常努力却难以出众的人。

她家寄希望她能通过学习逆天改命,从不吝惜为她报各种天价补习班。我当年也是一样。我父母给我报了好几个学校老师一对一,还有学校老师开的大班,在初中走读时还报了写作业班。她其实也算是不负众望,在学业上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她的薪资只有三千,没有逆天改命,没有阶级跨越。并且,经济寒冬下,她家里的生意也越来越不好做,欠了一些债。她家的经济状况真的挺危险的。体制内发不出薪水的问题也波及到了邻市。工作上,她总是被安排很多事情,干的多,要忍受领导经常的无理的训斥和责骂,挨骂多。她对现状不满,对前途悲观。

于是,她非常怀念二三十年前那个“吃国家饭容易且晋升机会多”、“经济高速发展百业景气生机勃勃”的年代。很多人就是在那个年代在祖辈的权势下,靠着走关系轻而易举地进入了体制,轻而易举的吃到了现在大学生挤破头都想吃到的“香饽饽”。

我当即指出,在那个年代,体制内的工作对于干部子弟当然是非常好进。最清廉的干部也对走关系找工作习以为常并付诸实施。但对于大多数老百姓并非如此。经济发展极大改变了中国的面貌。那个年代远比经济水平是当时很多倍的现在黑暗。

她说,那个年代经济景气,国家每天都在进步。在那个年代,人人有精气神,人人对前途乐观,幸福感比现在强。现在感觉经济形势每况愈下,也没有什么晋升机会,还担忧政府能不能发得出工资,感觉前途黯淡。

我说,现在的经济水平数倍于当年。当年人们的幸福感怎么可能比现在强呢?这只是你的心态的问题。如果你说现在不如几年前,我深有同感。但你说现在不如二三十年前,我只觉得荒谬。当然,我能理解你的心态。这和向往前三十年,否定改革开放的年轻人类似。名为怀古,实为非今。我说句不好听的。随着经济形势进一步恶化,是体制内官吏先死还是体制外打工仔先亡?肯定是后者。讲真,我觉得你再发育发育就成毛左了。

她说,其实不只是我,很多人都怀念二三十年前,很多人都觉得那个年代人们的幸福感更强。现在这个末流小城市的房价都七千大几将近八千块一平。我现在还在和别人合租呢。就靠那点可怜的工资,我得什么时候才能买上房?

我说,对不起……

我觉得这能反映中国目前的一些情况吧,遂征得同意后发贴。大伙怎么看她的情况和她的观点?她也想听听大伙的看法。

1

1.他们非常仇视体制内,认为体制内都是敲骨吸髓的蛀虫。

2.他们的体制内缺乏错误的认知,认为体制内都是巨贪,有点级别就能有钱有女人。

3.自己润不了,也会打击其他人润的信心,比如“你在国内都吃不了苦,你去国外更吃不了”,好像润去国外比国内更苦是的?那润个p?

4.缺乏严肃的政治讨论。政治讨论相对幼稚,其余的多是玩梗和调侃。

5.习惯出口成脏,素质低下。酷爱指点、辱骂、嘲讽,支性爆棚。但可笑的是,一个人辱骂其他群友穷蛆活该永世当奴隶润出去也是当奴隶的命。其他群友居然没啥反应,是坦然接受了吧

6.缺乏与政治立场相对应的行动。一直骂中国,一直想润,但心里懒惰,一直不润。比如体制内小白领不想放弃自己的体面,润的话前提也是能进外国当个办公室小白领,歧视农民,歧视劳动者。

7.对西方国家没有太明晰的认识。就比如“你在国内都吃不了苦,你去国外更吃不了”,还是以为国外蓝领和国内一样是劳动强度巨大,且与回报不成正比的悲惨群体。

1

看到了品韭如下言论,想到的

现代人担心恐怖袭击,担心张献忠,完全就是异想天开。 过去有句话,一人不进庙,两人不窥井。 为什么一个人不能走进庙里?因为和尚可能会趁此机会谋财害命。 而两个人不能一起往井里看,是因为他可能会趁机把同伴推入井里。 要知道在21世纪前,刑侦技术差,破案率低,全国乃至世界各地到处都是杀人犯。 当时人们会把这些个杀人犯称为张献忠吗?区区几个杀人犯可以使社会完全失序吗? 杀人犯顶多就是个笑话,千百年来大家日子都不是照常过? 有什么人假想自己被杀时应该想些什么吗? 同样还有恐怖主义,假如伊斯兰国的恐怖分子,冲进清朝时的某城市,发动圣战杀死几百人。 会有人正眼看待这些恐怖分子的诉求吗?恐怖分子根本不会让任何人恐惧,恐怕换来的只是嘲笑。 人就是【越有钱,越怕死】。 到了今天,人们吃穿不愁,生活得太好,就开始怕死。 曾经美国经历了独立战争、内战、一战、二战、冷战、越战、韩战,民众就好像不知道什么是害怕一样。 现在呢,美国人对死亡过度敏感,一场恐怖袭击,就让美国人惊慌到安检设卡,监听民众电话。 几场枪击案,让人萌生了彻底禁枪的想法,难以抵挡“绝对安全”的诱惑,想要放弃持枪的自由。 澳大利亚在一场枪击案改变了民意,趁机把枪给禁了。 中国人也一样,有钱怕死,除了张献忠和恐怖主义,好像没有其他更要紧的事儿了。 美国一年枪击死亡人数都有二三万人,日子照常过。 中国人口那么多,一年有十万人死于凶杀,完全是正常的,甚至是不疼不痒的。 根本没必要感到恐惧,或者夸大威胁又采取什么维稳措施。

像隔壁品葱常见的关于“中共什么时候崩溃”的观点假设帖,有日期说“可惜了没赌局”,没日期说“意淫就是爽”

对,这就是我的风格,挖苦人,改不了。

如果看到有人意淫“中国军力什么时候不怕美国”,我也会说:“可惜了,这个网站没有赌博功能“。

如果看到有人说“美国经济已经崩溃”,我也会说:”意淫就是爽“。

不知道你看到我这样的回复,会是什么感受。说白了就是我讽刺反共的意淫,你心里不爽;我若讽刺反美的意淫,你就无所谓了,你想想,这问题是在我还是在你呢?

分割

逛论坛看到了无贼的这个逻辑,觉得有点奇怪。按照这个逻辑,我对你的仇人胡搅蛮缠,恶心他,你不会说什么,甚至会有点幸灾乐祸。我对一个路人这么做,你可能会有点不高兴,但反应总归有限。我对你这么做,你当然会恶心我且反击。这能证明我胡搅蛮缠是对的吗?

每当品客被铁拳重锤,在声明爱党爱国的前提下发出哀嚎,很多反贼会嘲讽都这样了你还爱党爱国呢?

有的品客会回复 什么二极管?党和国家有问题很正常 为什么就要反党 非黑即白是吧?

如何评价粉红的逻辑?

看到很多支黑说粉红和反贼是一体两面。但我查到的释义是一个物体具有两重性。即:有好就就有坏,有幸福就有痛苦等。是辨证的。这好像跟粉红和反贼的一体两面没什么关系。

我小时候的梦想比这还宏大,想当英雄。我看三国,觉得长大以后就能成为刘备一样的人物。后人会拿史书说:“刘备率军20余万攻打襄阳。我爷爷是刘备,大英雄!”长大以后我就发现,我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无名之辈。后人只会拿史书说:“快看,刘备率军20余万攻打襄阳。”人说:“你爷爷是刘备吗?”“不是。”“那20万里有你爷爷吗?”“也没有,别着急,往下看——刘备率军20余万攻打襄阳,10万百姓流离失所。”

这个段子受到了很多自由派的认同。

然而刘备从来没有率军打过襄阳,从来没有20余万军队。

这并不妨碍认同者为呼兰辩解:

呼兰这段脱口秀:“刘备率军攻打襄阳…十万百姓流离失所。”多么精彩。我起初看到后,本以为大家最应该讨论的是百姓,是隐喻,是古今,是感叹,是反思…结果我转发,刷出来一条评论。 “10万百姓流离失所?这个数据哪里来的?” 我目瞪口呆啼笑皆非,索性懒得理了扔在那里。 结果没想到还有人特意回复支持这条评论—— “没错,没有数据支持!好几个娱乐大v转的这条,说没有猫腻我才不信。” …… 怎么说呢。 有些人一辈子不懂修辞,不懂幽默,不懂语境,不懂文字。一辈子活成了辟谣党和阴谋论。真是老天对他们的惩罚。 活,j,b,该。

艺术鉴赏水平低下的人看呼兰讲刘备率二十余万大军攻打襄阳的段子,会说:“历史书上什么时候写刘备有过二十余万大军了?真是文盲。” 可人家主要表达的分明是:“小时候想当英雄,长大后却成为了芸芸众生的一个,既没成刘备,也不是那二十万大军里的其中一员,而是成了那十万流离失所的百姓。”放现在就是那十亿精神无比焦虑的百姓。

好家伙,这又成了我的不对了?用虚假论据证明自己的观点没问题?质疑假论据就是不懂修辞,不懂幽默,不懂语境,不懂文字,不懂艺术,活该遭天谴?这怎么看也不是一眼假的诙谐幽默反差说理啊?

如果我是呼兰,我会举汉中之战或夷陵之战的例子,来证明“仁君也会深重地征发民力”,以表达“大国崛起与小民尊严的冲突”。

在墙内,“不要大国崛起,只要小民尊严”早已成为粉红五毛攻击异见者的靶子。我当然不认同粉红五毛对此的批判,也不认同这句话本身。

没有一个强有力的大共同体,谈何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当然,这个大共同体不必要是大国,更不必要是强国。

刘备再如何仁德,葛公再如何伟大,都是古代中国的人物,必然受古代中国社会的局限,不可能不深重地征发民力。他们或许没有在那个时代做到时代所允许的上限,但相比他人已经做到最好,与敲骨吸髓压迫民众的魏吴晋形成鲜明对比。

备称尊号,拜亮为丞相,录尚书事。及备殂没,嗣子幼弱,事无巨细,亮皆专之。於是外连东吴,内平南越,立法施度,整理戎旅,工械技巧,物究其极,科教严明,赏罚必信,无恶不惩,无善不显,至於吏不容奸,人怀自厉,道不拾遗,强不侵弱,风化肃然也。

权既阴衔温称美蜀政,又嫌其声名大盛,众庶炫惑,恐终不为己用,思有以中伤之,会暨艳事起,遂因此发举。

魏文帝:且闻比来东征,经郡县,历屯田,百姓面有饥色,衣或短褐不完,罪皆在孤。(同期曹魏)

又闻民间,非居处小能自供,生产儿子,多不起养;屯田贫兵,亦多弃子。(同期孙吴)

蜀汉虽败,但得了一千八百年的民心。

当时追随刘备的士兵和百姓,如果有呼兰这样的想法,就不会跟着实力不济的草根吃败仗,不会在部队被打散后主动寻找主公,不会在困顿的时候宁可吃死去的同伴的遗体也不劫掠百姓,不会主动把身家性命托付给一支败军。蜀中老百姓将提前享受曹魏的残暴统治,过不了多久还会享受魏武晋宣晋武晋惠联合缔造的神州陆沉套餐。

如果乌克兰人民有呼兰这样的想法,乌克兰早已沦陷。但令人欣慰的是,事实与之恰恰相反。在未来俄乌战争的历史记载中,乌克兰人民将以一个集体登台。个体的记载将会以泽连斯基等领导者为主,以战斗英雄、楷模为辅。绝大多数乌克兰人,也只是芸芸众生,但不妨碍他们投身伟大的功业。这场战争注定会给乌克兰人带来伤亡与流离失所。但风雨过后便是彩虹。乌克兰人难道为了没有伤亡,没有流离失所,甘愿被俄罗斯占领?

我们都是芸芸众生。我们可能是炮灰。我们不必然是炮灰。

今日闲逛本站,惊喜地发现了驰名天下、美名远播简中键政圈的大佬的高论“北上深的物质生活已经达到发达国家一线城市了”,即“我倒觉得是你理解错了————先扯一句题外话,这是我原话吗?我感觉我应该说“达到”而不是“超过”更严谨一点。北上深的物质生活已经超过发达国家一线城市,并不是北上深的人民都可以过上这种生活。你再理解理解?在三四线线城市,你真想过上发达的物质生活,还真没有,超大的商城,主流一线品牌甚至奢侈品,精致而丰富的国内外各种美食,各种高品质的设施比如南方的室内冰场雪场,北方冬季的热水泳池,还有高水平的医院等配套设施,这些东西才是我说的“物质生活”,这些东西在三四线城市,是根本就“没有”,这是有没有的区别。但你说的人均购买力,那和我说的并没有关系,我又没有说这种生活人人都负担的起。”

在我参悟了这一高论后,我的幸福感迅速翻了好几倍。

我住市中心,毗邻全市最好的医院、全市最繁华的商圈、全市最好的影剧院、全市档次最高的酒楼、全市最好的体育馆……而老板住在西郊别墅区,附近连肯德基麦当劳都没有,只有农家铁锅炖鱼。全市最好的温泉酒店在东郊,离我更近。

所以,我家比老板家的物质生活更丰富。

(我为什么把“市首富”改成“老板”了呢?是因为我们市的地产大亨们跟当官的一样神秘。谁知道他们住在哪里?)

我21岁半了,自从高考结束后一直比较消沉的生活着,一事无成。我最近终于遇到了让我非常心动,想要把自己的一切都给她的人。但她大我1岁多 2岁。开心的同时,又有些难过。我跟她离得很远。如果能跟她在一起也要一两年以后了。那时候我的青春马上就要没了。

我经常看到墙内离岸爱国博主发的美国流浪汉遍地,满地狼藉的视频,想了解一下真实情况为何?

品葱上听床占了主要篇幅,除此之外就是一些日经问题和个别非常小价值轻微的时事新闻,重要的新闻,包括俄乌战争,基本没人提。

很多民运 反贼自媒体也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听床上,不放过一点蛛丝马迹。

可我觉得讨论这个没啥意义啊?

人生在世,钱权二字。人活着就是为了享受生活,过好日子。如果人类科技发展到能通过机器或者药物能够完美模拟所有快感,人类社会会怎样?

我在知乎刷到了这条回答,算是有关话题中比较理性的一条了。其他的基本是对低素质老人的口诛笔伐。我有两个问题:

第一,旧的行为习惯是难以改变的吗?老年人不至于糊涂和固执到在新的社会生活中仍然沿用旧的行为习惯吗?这很难改吗?更改行为习惯需要很强的学习能力吗?我之前一直以为老年人只是老了脑子不好使了,学习能力差,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差。但不随地吐痰、不插队、不大喊大叫也不算新事物吧?我要是老了也变成低素质者我还不如早日自杀。

第二,国外的老人也像中国的老人一样吗?日本、韩国、台湾等二战后经济腾飞步入现代化的经济体也经历了社会巨变。他们的素质怎么样?到底是因为中国老人受毛时代教育导致素质低下,还有纯属的年龄问题?话说就算是欧美在二战后也经历了深刻的科技革命,社会变化也很大。他们的老年人也没这样吧?

问题:如何看待当今社会老年人素质不足问题?

回答:全部原因只有一句:老年人必然被淘汰,但中国社会发展太快。

我们父母作为社会主流人群的时候,打电话还不是生活的基本必须技能,很多人都是40岁以后才开始使用电话、手机。而今天,老年人能正常使用互联网的就更少,再要求掌握使用各种信息检索能力就有点过分了.而且就是年轻人,互联网使用技能也已经出现了分化——知乎有些问题搜索一下就行,只要1分钟根本用不着问,但有些人就是不会。

打电话只是一个点,老年人生活中的每一样实物都发生了这样的剧烈变化。结果是很多老人的行为习惯和现代社会变得格格不入。比如很多老人说话声音很大,一切行为以自己的利益为有限,这些行为在过去人口分布稀松、资源匮乏的的农村是非常正常的行为,但和现代社会规则就有很大的冲突。

而这前后不过30年时间。

而老年人互联网用的差,也导致他们缺少了网络发声手段,出现了群体性的道德矮化。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2018年6月《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中国网民规模超8亿 但近6亿“不上网人群”也需关注​www.chinanews.com/cj/2018/08-23/8607790.shtml

如,互联网上常见的一些标签“广场舞大妈”“熊孩子”等,指向的恰恰是互联网能力相对缺乏的群体,从而造成了群体性的道德矮化。又如,前段时间“北京南站变北京‘难’站”的舆论热点,再次印证一线城市居民可以凭借强大的网络话语权重,产生高分贝的治理呼吁。但是,生活在广袤偏远地区的人们对基础设施、公共治理的诉求,未必更弱,只是无从呈现。互联网话语上的差距,必然会引导社会文化的形态与社会资源的流向。

知乎就存在大量这样的现象,涉及老人的问题从来没有老人出来说话,全是年轻人在说。

比如讨论是否在早高峰时段取消老年人交通卡这样的问题时,也可以肆无忌惮的通过污名化老人早上出发的动机,来证明取消优惠的正当性,而不是从互相理解、保护老人的角度。年轻人上班就是天大事情,老年人早上出现就是无必要、添乱和贪小便宜。

又比如碰瓷这个事情。总是动不动就有人说老人碰瓷。可你好好想想,全国碰瓷案件是不是都是老人做的?真正危害性大的团伙作案,哪个不是年轻人团体。为啥偏偏要吧碰瓷和老人(可以到知乎碰瓷标签下看看有关问题)挂到一起?

试想,如果是这样说女权,早就被女权抱团喷了,而在知乎,是可以肆无忌惮的说老人的。

老年人过去总是经验的象征。但现在是信息时代,过去老人靠时间积攒、摸索的经验,我们通过新闻、网络都可以直接学习、了解。比如去某地公交怎么坐,老人可能都是试错试出来的,最后总结出XX路车人少,便宜。但借助导航软件,我们很容易知道公交的票价、前面道路是否拥堵、你要等的公交还有几站就到站。

别的国家几百年的变迁,中国社会几十年内就要完成。本来老年人的淘汰是个缓慢的过程,现在压缩到几十年内,淘汰变得过于剧烈,就算你没有明确的污蔑老年人的想法,但全社会表现出来的结果就是老年人无用,且通过污名化给这一过程以合理性。而现在的一代人,已经习惯了这种高速发展,让社会停下来等等老年人是不现实的——通过设置老年人专用通道、专门的窗口等,将社会福利向老年人倾斜,科技发展缓慢,比如日本现在还支持使用录像机,美国还有DVD机等。这显然不被年轻人接受,如前述,早高峰老年人公交卡都要取消,更别说开通专门的通道、窗口。

历史上,每一次科技的发展都会淘汰一批人,以前工业革命时代淘汰的是传统作坊、匠人。现在科技时代淘汰主要是非脑力劳动者。将来,如果20年内搞出什么脑内芯片、脑后插管之类的大脑介入科技。那么我们这些脑袋上啥都没有的人(年龄太大也不适合脑部手术),老了以后就是下一批“没素质”的人,在那时的“年轻人”看来,我们接受信息慢、交流信息居然还要发声简直是野蛮至极。除非你声音小到耳语的程度,可耳语的样子可能也被认为是不礼貌的。

深圳孙启龙涉强奸一事被微博疯狂压热度压热搜,删词条,删帖,当事人的号也没了,在B站没掀起多大波澜,但也有吞热评的情况,知乎上只有一个没几个人回答还有不少粉红的问题。知乎下有一人说这应该是删除造谣的内容,如果捂嘴的话就不允许大家讨论了。我想请问中国的互联网言论管控的机制是什么样的?深圳政府既然能压热度删词条,那么为什么不全网封杀掉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