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起名的燁某 @不想起名的燁某
1

本问题是在“南京夏日祭”被取消后反观台湾FF动漫祭而有感而发。

大陆人,可谓是“谈日色变”,什么过激言论和行为都有过。

台湾,我本人感觉,对日态度挺好,对日本文化也很包容,对历史也很谅解。

过去都被日本侵略过,为什么台湾人比大陆人更加包容呢?

补充:为什么韩国和大陆一样激进?

本人以自由與平等為底線,不提倡武裝革命,主張用相對溫和的方式改良政府,擴大公民政治權利,保障工人與農民的權利,管制但不清除除無產階級以外的其他階級;本人偏向馬克思主義但不反對其他思想,主張最大限度的思想自由與言論自由;國際上主張平等互利,推進全球化,減少國際糾紛對人民的影響。因為思想過於奇怪以至於看左派感覺太激進,看右派感覺不平等不自由,找不到自己定位,感覺很煩惱啊⋯⋯

(仅鄙人拙见,可指出错误,可讨论,不要人身攻击)

中国医疗分配不均匀,病毒在一些落后的地方爆发必然会治不过来,死很多人。人口基数又大,死的一定比美国多。人死多了,在中国人的固有观念里就是不作为,不利于中共统治。

病毒刚爆发时,中共的“清零”确实是很违背经济发展,使中国经济遭到重创。但高层看还有可观的纸上数据,而且经济打击还可以忍受,便丝毫不想改变。

但上海,不一样。一开始,他们想用强硬的措施快速清零,正所谓“全国上下一盘棋”。但尽管手段强硬,新冠清零的任务还是难以实现。上海作为中国的经济中心,再封下去中国经济恐怕一蹶不振,统治不稳,这样中共都不敢面对。上海犹如压倒“绝对清零”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当局不得不放弃清零,在上海用更为宽松的“清零”防疫措施(虽然永远也不可能清零了)。

实际上,我是支持在不过分影响经济的前提下尽量清零的(就像现在的上海一样)(不是之前!),不过像之前谈新冠色变、如惊弓之鸟般的过度防疫,还是免了。

很好奇台湾人拿绿色的护照在外国是应该去当地警局还是大陆的使馆(不太可能)还是找台湾的使馆(办事处)?

台湾在外国有没有使馆?(办事处也行)

外国到底是怎样处理对台关系的?

台湾在联合国怎么发声?

台湾在国际大会上如何登场发言?

(大陆的回答都太自傲、无脑,所以想来问问各位台湾或国外的大佬怎么看)

以下仅鄙人主观看法,可讨论,勿喷……

中国人,网上一个比一个粉红,生活中不还是会因为讽刺政府而会心一笑?哪一个会说中国是个民主国家?实际上,中共最可怕的不是洗脑,让你成为他的“奴隶”;实际上,中共是让你认清自己的地位,放弃反抗。

吃饱了,人就容易放弃反抗——“反抗还要进牢子,不如乖乖地活一天是一天,反正民主与我无缘。”这种思想极容易蔓延,香港就是个例子:香港人不是被洗脑了,只是懒得反抗了。

这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想法,让中国人很麻木。实际上,就算是中共倒台了,也没人会挽留;只是中共在时,不反抗罢了。只要不让中国人饿肚子,再改朝换代都与他们无关。

这些思想让中共不一定那么受人欢迎,但统治依旧是很稳定的。

牆內天天有人嚷嚷什麼「防止思想滲透」之類的言論,讓本人很是不爽(意識形態是老子的自由,你們誰都管不了),但也引發了我如下的疑問,現拋磚引玉供大家討論吧:

1.控制意識形態是將人民放入溫室之中(就像牆)還是提高人民的抗衝擊能力比較好?

2.中國人口眾多、媒體多,本應該是中國有優勢才對,為什麼中國卻要故步自封,用牆與世界隔開?

3.中國不放開牆,本質上是不是對自己執政不自信,知道不干事、光洗腦是經受不了衝擊的?

幾年前,我本人還是蠻喜歡賽雷的,當時看他的公眾號「賽雷三分鐘」,不是因為他科普有多麼準確,而是他說的話題都很有意思(奇人逸事、時事熱點等)(甚至還聊過日本女優的逸事),他也夸中國(但不是舔),但有些事也有自己的立場,就像一位好朋友在和你嘮嗑一樣,親切有趣。

我記憶裡看他的最後一篇文章是他為《尚氣》說話,說「尚氣實際上是現在的我們打敗舊社會的代表傅滿洲,改天換面,迎接新時代」,多有自己的觀點和立場,多麼難得啊!(雖然後來那篇文章找不到了)

後來因為忙,沒再關注他。他再次進入我的視野是他把「回形針」幹倒了,那時候我認為「回形針」雖然屁股不是很正,但也是恰到好處的惡趣味吧,他的笑點不用思想滲透大家也都會私下開一下玩笑,他怎麼就成外國的走狗了?我對賽雷的行為感到噁心,後來知道他是從一次對一個海洋公益團體的扒底開始嘗到了民粹的甜頭(當時貿易戰已經開始,中國的風氣開始急轉直下,越來越極端),我就意識到他變了,就不再關注他了⋯⋯

現在,他因為觸雷沒了。我既感覺他多麼活該、多麼可笑,又為他感到惋惜——一個有立場的媒體,是如何在中國的畸形社會下被扭曲,以致這可憐的下場,害人害己。

耶呼!過去已經回不去了!讓我們在日益操蛋的世界苟延殘喘吧!

許多論壇都有左翼們要求左翼革命,用激進的手段徹底改變牆國面貌(就是要把資本家掛路燈那種),雖然我感覺是無稽之談,但一想,也不是沒可能⋯⋯

所以,當今牆國還能發動左翼起義嗎?

我感覺,小粉紅不一定都愛國,可能只是披個愛國的幌子去湊熱度、湊熱鬧和在對罵中排解現實生活中的不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