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th @Truth
  1. 1 2
    1 2
新帖 
1

真就沒有人去翻一翻遠東軍事法庭判決書,而是在那打嘴炮。那我就去翻了一下:

Estimates made at a later date indicate that the total number of civilians and prisoners of war murdered in Nanking and its vicinity during the first six weeks of the Japanese occupation was over 200,000.

INTERNATIONAL MILITARY TRIBUNAL FOR THE FAR EAST, PART B, CHAPTER VIII, THE PACIFIC WAR, THE RAPE OF NANKING, P.1015

src

New Caledonia votes to stay in France; separatists boycott

NOUMEA, New Caledonia (AP) — Voters in the French island territory of New Caledonia chose overwhelmingly Sunday to stay part of France, in a referendum boycotted by pro-independence forces and closely watched around the South Pacific.

French President Emmanuel Macron hailed the result as a resounding confirmation of France’s role in the Indo-Pacific, and announced negotiations on the territory’s future status. Separatist activists expressed dismay, or resignation.

法國島嶼領土New Caledonia的選民周日以壓倒性的優勢選擇繼續作為法國的一部分,這次公投受到支持獨立勢力的抵制,受到南太平洋地區的密切關注。

法國總統Emmanuel Macron稱讚這一結果是對法國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區作用的有力肯定,並宣布就該領土的未來地位進行談判。分離主義活動家們表示失望。

https://apnews.com/article/coronavirus-pandemic-health-boycotts-paris-storms-bcdf16be51e3bd94e0f332c405c2da8e

1

Chicago (CNN)Actor Jussie Smollett was found guilty Thursday on five of six felony counts of disorderly conduct for making a false report to Chicago police that he was the victim of a hate crime in January 2019 -- an attack prosecutors said he staged.

The jury of six men and six women deliberated for more than nine hours over Wednesday and Thursday. Smollett, dressed in a suit and tie, appeared rigid after the verdict was read in court late in the afternoon. He did not move and was seen gazing straight ahead. His fingers were interlaced and his hands were on the table. He didn't look at his family or the judge, instead focusing in the direction of the jury. A disorderly conduct charge for a false crime report is a Class 4 felony and punishable by up to three years in prison and a $25,000 fine. Cook County Judge James Linn will have discretion in imposing a concurrent or consecutive sentence for each count at a later date.

full version

丛日云,汉族,现任中国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院学术委员会主席,学位委员会委员。

古希腊人知道大地是球体。

古希腊人埃拉托斯特尼在公元前测算出地球周长为39000公里。2000年后启蒙了中国。

玻璃发明于5500年前,中国还在原始社会。

西洋陆棋发明于5000年前,中国还在原始社会。

明朝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记载:鞋底泥,、粪坑泥、烂草鞋、洗脚水、狗屎汁、猪槽垢、香炉灰、裹脚布、月经布、脏内裤、吊死人的绳子……都是药。这跟其他国家古代科学相比,如3800年前的莫斯科数学手卷《Moscow papyrus》和3600年前林德数学手卷《Rhind papyrus》;以及2000多年前的阿波罗尼奥斯的《速算》、《不规则无理数》,欧几里德的《几何原本》、《现象》、《光学》&Version2、《反射光学》,帕普斯的《数学汇编》,托勒密的《光学》、《行星假说》、《天文学大成》,阿基米德的《抛物线求积》等等等等科学成就相比,是裹脚布“科学”和科学之间的差别。

中国没有发明很多最基本的东西

中国古代搞出板凳,搞不出椅子。椅子要上溯到汉魏时传入的胡床。

中国古代音律只知道5音(“5音不全”), 7音是西方传来的。

中国古代连标点都发明不了。

中国古代连加减乘除等于之类的运算符号都发明不了。

欧洲马车用弹簧减震已经有多个世纪;清朝皇帝的马车用麻草或布帛减震。

中国发明不了硬笔(铅笔、钢笔、圆珠笔),墨水瓶,西式墨水。用毛笔、砚,墨水要现磨。2000年来没法随时拿出笔写字。

自来水和肥皂。没有西方发明的自来水和肥皂,连洗澡都难。

4300多年前,巴比伦已经记载了制造肥皂的公式。意大利庞贝城(2000多年前)废墟中,挖掘出肥皂工厂。圣经上亦提及肥皂。天朝100年前听说了肥皂。

鞋子。中国古代鞋子连左右都不会分,秦兵马俑的鞋子左右不分。

中国对科学的贡献远低于世界平均

不是靠西方科学,只怕连静脉、动脉还没分清楚。人均寿命大概跟清朝一样30出头。

所谓5000年发明了大约0个机器。

提出的公式基本为0。

科技书籍的内容基本是外国人的原稿。

对科学的贡献远低于世界平均。

电灯,电报,电话,收音机,电影,电视,键盘,电脑,互联网,复印件,传真机,电扇,空调,洗衣机,汽车,列车,飞机,潜水艇,卫星(俄国),飞船(俄国),太空站(俄国),元素周期表(俄国),火箭(俄国),直升机(俄国人),机器人……伟大的发明都是外国或者西方的。

连个中文键盘都没发明出来。

中国不可能靠自己发明出计算机,进入信息时代。

电子计算机、光子计算机、量子计算机、生物计算机、DNA计算机的概念和发明都和中国无关。

所谓中国的发明基本不是真的

勾股定理。约公元前100年中国的《周髀算经》记录了勾股定理:勾3股4弦5。

公元前1800年巴比伦记录了15组勾股数,最大的一个勾股数是(18541,12709,13500)。公元前6世纪古希腊提出了毕达哥拉斯定理,A平方=B平方+C平方。中国“发明”的是一个别人早已发现的最简单的勾股数,根本不是个定理。

2进制。

有人说中国发明了2进制,证据是中国发明了八卦。

2进制有2个数值1和0。

2进制的0是0。

2进制的1是1。

2进制的2是10。

2进制的3是11。

2进制的4是100。

不是靠西方,中国连2进制的概念都没有,倒是真的。

中国的进步是西方的帮助

历法——中国农历是德国人汤若望根据公元前的古希腊历制定的。

元朝时,波斯人扎马鲁丁参照伊斯教历制定《回回历》和《万年历》。

中国的《授时历》及《大统历》 均参照伊斯教历制定。

地图——公元前六世纪的巴比伦世界地图,是最古老的世界地图。元朝时,波斯人扎马鲁丁用阿拉伯制图技术制作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全国地理总图《元大一统志》。明朝时,意大利人利玛窦制作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世界地图《坤舆万国全图》。

几何学——中国明朝开始系统学习平面几何,清朝才开始学习立体几何,课本是意大利人利玛窦带来的《几何原本》,古希腊公元前欧几里德的著作。利玛窦带人翻译欧几里得的《几何原本》等书。许多中文几何词汇,例如点、线、面、平面、直角、锐角、钝角、曲线、垂线、平行线、对角线、三角形、四边形、多边形、圆心、外切、几何,以及星期等等都是由他们创造。

华人中学数学水平“很高”,但是没有几个数学公式是华人搞出来的。

数学大师丘成桐先生认为:不要说美国,俄罗斯,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荷兰,加拿大,瑞典,以色列,日本,就是连瑞士的数学水平都超过中国。

太空船,太空站——科技上俄罗斯人发明了元素周期表,火箭,直升机,卫星,天空船,太空站。

中国的太空船、太空站抄俄罗斯1970年的技术,水平低于俄罗斯当时的程度。

中国J10战机发动机是俄罗斯提供的。

99坦克发动机是乌克兰提供的。

辽宁号航母是前苏联送给中国的破烂。

总而言之,中国只有3000多年文明:中国最早的文字是3000多年前的商代甲骨文,直接证明5000年中国文明的说法是个笑话,连文字都没有的“文明”。

在我们这里,许多常识都被颠倒了。我们的国人带着深度的文化有色眼镜,甚至是意识形态的哈哈镜认识西方。在这面哈哈镜中,也映射出被扭曲的我们自己。

我在美国的时候常遇见这样的中国学生,他们与美国教授吵架:“我们中华文明有五千年的历史,你们美国才二百年。我们创造辉煌的文明时,你们还在树上爬呢!你们有什么资格对我们指手画脚呢?”

我在国内一次会上,听到一位中国名牌大学教授,也是美国名牌大学培养出来的博士也讲过类似的话,但他引述的是一个哈佛教授的话,把人称变了,没用猴子的比喻而已。

其实,这是在偷换概念,将文明的历史与一个政治国家的历史进行比较。美国是西方移民建立的,他们传承的是历史悠久的西方文明。就像我们的一些边疆地区,开化得非常晚,但那里的大多数居民是中原早期开发地区的移民。最初登上北美土地的那些欧洲人不是刚从树上爬下来,而是乘坐着“五月花号”那样的帆船横跨大西洋而来。那浩瀚的大西洋岂是猴子能爬得过来的?在这些船民身上,承载着四千多年西方文明的遗产。

至于美国是否有资格对我们提出一些忠告,那要看我们是否想搞现代化。如果我们想学某些北美印第安人、阿米希人,拒绝现代化,我们就不需要美国人对我们“指手画脚”。如果我们还想搞现代化,那么我们就应该明白,虽然我们有悠久的文明,但那是农业文明,而现代化是工业文明和信息时代的文明。对于前者的创造,美国居功至伟;而对于后者,美国是创始者,领先者。

所以,美国虽然是年轻的国家,但却是最古老的现代文明。在现代文明方面,他们是创始者、是先生,我们是后来者,是学生。他们才是老资格。我们已经向他们学习很多,还有更多的东西需要学习。

不过,很少有国人能够意识到,即使在古代文明方面,我们也没有理由在他们面前摆老资格。所谓的中国五千年文明是宣传,不是真实的历史。在学术界,文明是有公认标准的。就是出现文字(不是象形符号)、青铜器、城市或国家,按公认的标准,中华文明的历史也就是3500年左右。从商代算起。夏朝是否进入了文明,由于没有可靠的考古发现和文献记载为根据,我们目前只能存疑。至于五千年,都算到三皇五帝去了,因为算到夏朝,也不过四千年。在我们的历史年表上,五帝每个在位约一百年,这样才勉强拉出个打了折扣的五千年。

实际上,所谓五千年文明是指人类五千年文明,古代美索不达米亚和埃及大约五千到五千五百年,古印度和米诺斯文明大约四千到四千五百年,中国大约三千五百年,我们这里又一次偷换概念,将指称人类文明的五千年安到中国身上。

在古代几个重要文明中,中华文明是相对后起比较年青的一个。比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和埃及文明晚二千年,比西方文明要晚大约一千年。但西方文明是第二代文明,因为它是在继承西亚和埃及文明的基础上形成的。而中华文明属于第一代,是从新石器时代直接成长出来的。如果我们的民族主义者想找到一点自豪感,可以对西方人说,我们是你们的叔叔,不过这侄子却长我们一千岁。

如果将美国视为西方的一个亚文明,这个亚文明也不止二百年,而是近四百年。美国文明应该从五月花号着陆算起(1620年)。这批船民是乘坐着当时最先进的帆船,靠着最先进的航海技术,怀揣着《圣经》来到北美大陆的,不是刚从树上爬下来的。他们登陆十几年,就在附近创办了哈佛大学(1637年)。所以有“先有哈佛,后有美国”之说。

而所谓二百年之说,指的是二百年前他们制定了宪法,建立了联邦国家。那可是当时世界上最具政治智慧的宪法,它是从古典希腊城邦时代直到18世纪西方政治智慧的结晶。我们这个民族要具有那种政治智慧,还不知需要多少年!

这种比不过今天就比历史,拿老祖宗来为自己撑腰的心态,几乎是所有落后民族都有的。这些中国的民族主义者恐怕不知道,在与西方比资格方面,他们也落在了后面。希腊人在今天的欧洲已经落伍,但他们就经常面对着北方的暴发户摆老资格。中国人常说,唐宋时代中国如何比西方先进,但也许阿拉伯人比中国人更有资格说这个话,因为那几百年,落后的西方人大大受惠于阿拉伯人。

如果阿拉伯人听到中国人说那时中华文明世界第一时,一定会惊愕地瞪大眼睛,因为按他们的“常识”,那几百年他们是世界第一。中国人摆老资格时,也许没有把黑非洲放在眼里,但早在19世纪,黑人民族主义者就已骄傲地宣称:黑人创造了最古老的文明并将其传播给全人类。

亨利•加尔内就说过:“当我们种族的这些代表惊奇地充满世界时,现在傲慢自夸的盎格鲁—撒克逊人的祖先还居住在地下洞穴中,他们有的赤身裸体,有的仅用野兽皮遮羞蔽体。”即使抛开古埃及文明是否黑人创造的争论不谈,单就现代人都起源于非洲而言,黑非洲人的确比任何民族更有资格摆老资格。

如果我们并不比西方更老,那么在古代我们比西方更发达吗?

“中华文明在古代比西方发达,只是最近这几百年落后了”,这几乎是多数中国人的常识。其实,在历史上大部分时期,西方文明的发展水平都高于中国。从两个文明的起点上看,当米诺斯文明修建起宏伟瑰丽的宫殿和创作出美伦美奂的壁画时,相当于我们所说的夏朝时期,但我们的考古学家迄今所挖到的据称是夏朝的东西,其发展水平没法与米诺斯文明相比。

此后四千年中,大约有二千多年西方文明的发展水平高于中国,一千多年中国的发展水平高于西方。中国高于西方的时期,主要是西方历史上的两个“黑暗时期”(Dark Ages),即公元前12—8世纪,公元5—10世纪或再往后一点。但这两个时期都是蛮族入侵,打断了西方文明的正常发展进程以至出现大倒退的时期。

要多说几句的话,西方文明有一大特征,就是飞跃式发展。有人说希腊文明不是逐渐成长的,而是“燃烧着喷发出来的”。我们经常将我们唐宋时期与同时代的日尔曼人相比,的确,这个时期两者的反差是巨大的。

但是我们忽略了三点,其一,这是日尔曼人入侵的结果,它造成西方文明短暂的晦暗,我们仅拿出这一段来比较,就抺去了此前二千多年西方文明辉煌的历史。我们不能将此时从原始森林中刚涌出来的日尔曼人来代表整个西方文明,就如我们不能将秦汉时期的匈奴人、南北朝时期的北方五胡、元代入主中原的蒙古人、清代入关的女真人作为中华文明的代表一样。

其二,尽管中世纪西方文明发展水平低,但它代表一种新型的文明,孕育了现代文明的胚胎,具有向现代文明发展的内在趋向。它注定会发展为现代文明。

其三,虽然它起点低,但速度快得惊人。每百年社会就面貌一新。

虽然11世纪起它刚开始走出黑暗时代,但12世纪到13世纪,罗马法复兴、亚里士多德革命、教皇革命、大学如雨后春笋般兴起、城市繁荣、议会制度形成。14世纪就开始了文艺复兴,15世纪开始了全球航行的地理大发现,16世纪发起宗教改革,17世纪,奠定了现代自然科学的基础,18世纪发起了工业革命,19世纪将地球的大部分变成其殖民地,20世纪,在一场新的科技革命的推动下,进入了信息社会,也就是继农业文明、工业文明之后的信息社会文明。这一切变化的根源已经孕育在那个被人瞧不起的黑暗时代。

如果我们在中国的唐宋与欧洲的黑暗时代的巨大反差中得到一种心理满足的话,那么,故事的另一半却是令我们尴尬的:仅用了四、五百年时间,这个一度在发展水平上远不如我们的文明就走在了我们前头。

并且,根据我的理解,只有西方文明才有可能发展成现代文明,其它文明都不可能。传统西方文化是前现代的、准现代的,而其它传统文明是非现代的、反现代的。两种传统文明不仅是发展水平的差别,还有类型上的差别。

似这样对西方文明的偏见在我们许多国人的头脑中还有很多。

比如人们熟知的一个说法,似乎西方文明或基督教文明本性上就具有扩张性、侵略性。证据之一就是十字军。其实,在十字军之前和之后,是伊斯兰教的大肆扩张,十字军是基督教面对伊斯兰教扩张的一个自卫性行为,所谓收复失地。基督教在罗马帝国时期有五个大主教区,其中四个半都被伊斯兰教夺去了,只剩下一个罗马大主教区,也被伊斯兰教占了一大部分。

那数百年的时间里,基督教处于被动的守势,东西南三面受到伊斯兰教的攻击。西亚丢了,北非丢了,伊比利亚半岛被占了几百年,连巴黎也差点让穆斯林占去,十字军帮助东方的基督徒兄弟抵抗伊斯兰教进攻,收复“圣地”,结果也没达到目的,伊斯兰教在东部仍在扩张,直到15世纪将巴尔干半岛和南欧的其它一些地方也占了。

可在我们的宣传书中截取历史的一个片段,告诉人们,阿拉伯人是自卫的,而十字军却落下侵略扩张的骂名。直到今在,阿拉伯人可以理直气壮地宣传他们向外扩张的民族英雄,而西方政治家一不小心援引了十字军,就会招来一片骂声。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可悲的是,我只能一点点向大家讲解真实的历史,但伪造的历史铺天盖地而来,无所不在。我们的零售无法与人家的批发竞争。

这种宣传教育能够使人成为智障者(非理性、不合逻辑、漠视常识),成为心理的疾患者(偏执、情感支持观察和判断)。这就是为什么我在以前的文章中强调,这种宣传教育,对于一批心理不健康、人格不健全的民族主义者的出现负有主要责任。 -作者 从日云

src

source: here

credibility: can not be verified

【男子在上海一大厦圈养十几名性奴,残忍手段令人咋舌】 2021伊始,随着一桩大案的尘埃落定,上海市杨浦区许昌路 632 号火了。这个地方很邪乎,不管是在公开发行的纸质地图、电子地图、淘宝可送达的区域列表上,你都找不到。它另有一个名字,叫做——小红楼。 小红楼坐落在黄浦江北侧,外表上看起来普普通通,甚至有些破旧,但实际上,在过去的许多年,这个地方曾经是一个叫赵富强的裁缝发迹的地方,也是数十位女性噩梦开始的地方。它充斥着金钱、暴力、淫乱、胁迫与罪恶,是用女性血泪建筑而成的无间地狱。至于这其中的细节,说出来恐怕都没人信。

小红楼是坊间的叫法,最早这里是杨浦区许昌路 632 号。2000年,刚到这里闯荡的赵富强还是一个小裁缝,为了最快地抓住最赚钱的行业,立足上海滩,他走了一条一本万利的捷径:皮肉生意。 时至今日,这个行业已经被各种好听的词汇所取代,运营也越来越“正规”,但赵富强依然延续了最古老的法则。 他最早推下海的“小姐”是自己的老婆,然后通过老婆结识了很多农村来的打工妹。在那个PUA还没有流行的年代,赵富强不厌其烦地向这些刚刚进城的少女们讲述自己的妻子如何“献身赚钱”,实现人生价值的故事。 对于不相信的,他会将她们强暴、殴打、拿裸照和视频威胁,甚至在她们的隐私部位刺上“赵富强专用”。然后把她们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积攒了一定数量的小姐,他又租了两个小门面,开了两间发廊,一个叫“旺盛美发店”,一个叫“双双美发店”。在这里,每次交易只需150元,小姐没有分成,全部上交。 在这样的低成本开支下,赵富强很快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彼时上海城市正迅速发展,投资商铺是有钱人的首选。赵富强也开始转入商铺租赁生意,他从就近的杨浦区门面房入手,靠着豢养的打手,没花一分钱,控制了杨浦区的1000多家门面房。 这样黑白通吃的买卖,赵富强在上海做了将近20年,可查的获利接近10亿。当然,这种勾搭不可能被司法所允许。2所以赵富强借用手下的小姐们,进行性贿赂,构建了庞大又复杂的保护网。3当然,达官贵人们是不可能进出发廊的。赵富强迫切的需要一个高端的“基地”。

2014年,赵富强买下了距离“旺盛美发店”和“双双美发店”不到两公里的杨浦区“许昌路632号”,铺上了红色的墙砖。并改名为创富大厦,成立了文化公司。他也摇身一变,成了一位在上海拥有1000多个商铺,创富大厦的控制人,《平安上海》栏目运营人等诸多头衔的成功商人。 此后,他频频邀请各级官员、名流在创富大厦里消费,然后拍下视频,以此威胁。 网上流传出的红楼内景。房间的装饰以素雅的白色浮雕,辅以银灰色装饰及软包皮质。墙上是暗金色软包,全房间以白色为底,亮金色线条及金色镶嵌为主要特色,凸显贵气。 通道的尽头,墙上挂有一幅长4米、高2米的油画喷绘,喷绘画面是,一位身材极佳的古装美女。 该巨幅美女喷绘所在的空间,是一个南北长约4米、东西宽约3米的接待厅。接待厅向北,是两扇深色桃木门,上嵌鎏金。 迈进桃木门,迎面而来的是几乎漆黑的会客厅。左右墙体,均以黑色大理石作外包围,内嵌横竖各6块白色装饰板,每块装饰板有鎏金细纹,装饰板中央,为方形凹陷的长方形鎏金色块。 小红楼6楼“1号套房”的卫生间吊顶,除了用“皇宫”二字来准确、简要转述其奢华程度外,很难找到第二个词来形容该卫生间的装修奢华程度。 天花板呈苍穹状弧形,上铺银灰色金属质地的垫底,上镶圆形或弧形的鎏金装饰物,再配黄铜件水晶吊灯,光线稍亮,就满屋金碧辉煌。除了装饰风格讨人喜欢,赵富强还留了三道暗门,以备顾客们的不时之需。 此外6楼的所有房间内的衣柜,均有几十件各式女性衣服,多以暴露的性感装为主,也有各类职业装用于角色扮演,以及一些胸罩、抹胸、束腰、丝袜。 穿过2号房间的暗道,空间豁然开朗,这是一个可容纳14人住宿的集体闺房,装修风格依旧为白底嵌金,配以紫色软包、灰色床帘,有恬淡、雅致和轻奢的味道。 闺房如此雅致、有格调,也彰显了他们所服务的客人的尊贵程度。当然,如此高端的居住环境,让原来那批已经老去的“小姐们”住,显然有些不合适,客人们也不会同意。赵富强急需招募一批年轻时尚受教育程度高的女性。

2017年初,赵富强在网上发布了招聘信息:招募上海徐汇、杨浦、虹口三个区连锁的“汇吃汇喝美食城”的运营专员,待遇丰厚。 在美国留过学的大学生陈倩通过招聘信息认识了赵富强,面试地点约在了创富大厦。大楼戒备森严,门口有退伍军人做保安,内部每个角落均布有摄像头,不同楼层不同房间都需要相应的门禁卡才能打开。 赵富强说这里隔三差五有政商界官员干部来访,安全最重要。陈倩打消了疑虑,但没想到,等陈倩入职后,她的工作变成了,对来访的客人陪吃陪喝陪睡。 陈倩想拒绝,却无处可逃:到处都是门禁和保安。直到2017年底,赵富强在一次强奸后,允许陈倩去银行领点补偿费,陈倩才找到机会拜托银行柜员报警。 在派出所,陈倩说了一大堆没有人会相信的话——赵富强在创富大厦圈养性奴、卖卵、为政府官员提供小姐。在治安全球最好的魔都上海居然还能存在如此大范围强奸圈养性奴和黑社会势力?在警察疑惑的当口,赵富强带着陈倩母亲赶到警局,最后以家庭纠纷的名义撤案。 “背叛者”陈倩的下场并不好,她被软禁在宿舍里,没收了手机。同样被关在宿舍的还有赵富强的“妻子”林某、舞蹈老师崔茜、为赵富强生下孩子的蒋某。因为逃跑,陈倩遭到了殴打,她向宿舍里的人求救,林某就拦住了想去解救她的人说,“你让他打,我们都挨过打,凭什么就她不能打”。 此前,林某刚刚因为自愿为赵富强剪了输卵管,被提拔成了主管。她在这群女人里,最有威信,也是其他人“学习的榜样”。被同样境遇的女人们暴打后,陈倩被送进了诊所,等待她的不是救治,而是取卵。 这是赵富强最新研究出的致富方法,既可以卖卵赚钱,又能用以后出生的孩子拴住她们。

诊所里的陈倩,因为连续十几天被强制注射催卵针,患上了严重的腹腔积水,永远失去了生育能力。在对陈倩“杀一儆百”后,赵富强趁势对新来的女孩们定了规矩:陪喝一壶酒奖励500元,能够陪领导唱歌的奖励600元,边唱边跳的奖励900元,陪睡一晚奖励7000元到1万元不等。她们的家属也要住在小红楼里,男性充当打手,女性充当保洁,每人每月3000元生活费。 此外,他指使林某在上海大连路开了一家名为“潇戈“的舞蹈学校,成为另一处性贿赂会所。而有上海户口的崔茜,则被“提拔”为经理人。 2017年,在这个舞蹈学校,崔茜被赵富强暴力取卵,患上了重度抑郁、焦虑症。赵富强则利用崔茜母亲赵敏爱女心切的心情,强迫其为私生子们报户口。因为拿到了上海户口,赵富强非常满意,对崔茜的看管也放松起来。 2017年底,崔茜趁机逃离了小红楼,但赵富强发现后,马上派人在大街小巷播放崔茜的裸照,扬言要把她关到江苏老家。正是赵富强的步步紧逼,让崔茜决定破釜沉舟。 2018年11月,崔茜母女向上海市纪委进行第一次举报,“控告赵富强强奸残害女性、使用钱色拉拢腐蚀干部”,但举报信没有引起重视。 2019年初,崔茜又向杨浦区公安局报案称被赵富强强奸,要求离婚,这才以“强奸案”立案。2019年3月,赵富强与崔茜的离婚诉讼开庭。 法庭上,赵富强态度嚣张,“全程低头摆弄手机”,据说,他已经通过“内部渠道”,打听了案件走向。而另一边,法庭上的崔茜也豁了出去,以微信群发的方式,再次举报赵富强长期行贿、嫖宿,并实名列举多位政府官员、国企干部和警务人员。当时,正值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到上海的前夕,赵富强的保护伞,终于撑不住了。 2019年3月24日,潇戈物业有限公司解散,小红楼的员工遣散干净。但此时,赵富强仍带着最后一丝侥幸心理,留在上海。直到5月15日杨浦区委政法委原书记卢焱把他拉到办公室告诉他,“快走吧,马上收网了”。 他才匆忙带着4名女伴逃回江苏老家,次日被捕。经过上海高院终审,赵富强被判死缓并限制减刑入狱,背后13名官员、国企干部落马被判有期徒刑1年6个月至17年不等。 至此,这座由女人血泪铸造的无间地狱终于倒塌。赵富强万万没想到,他的倒台,竟然是自己严密控制的女人所一手策划的。 赵富强的案件被报道之后,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惊心动魄。确实,我们难以相信,这样的事情,居然发生在2020年。 更让人惊心的是,赵富强通过强奸、取卵等等手段,让这些女性生下了好几个孩子。这些孩子大部分没有户口,也没有经济来源,甚至无法上学。赵富强死有余辜,可是,孩子却是无辜的。他的罪,不是坐牢就能还清的。

2

先是電郵光標,然後是帶維尼的照片,然後又是胡叼盤發了幾段影片。

有人說電郵光標是有人故意留的,但是我覺得cgtn發這張圖片前難道不應該自己先看一遍嗎?

然後胡叼盤的影片刻意拍攝了日期。

CCP唯一的目的似乎就是想證明彭帥還活著,但是這一點並不是國際社會關心的,國際社會關心的是對於性侵的調查與對於彭帥人生自由的關切。

我唯一能想到的解釋是CCP高層不懂英文,他們只能靠手下翻譯的片面國際社會發文與自己的認知做出判斷。比如手下翻譯了WTA對於彭帥安全的質疑,CCP高層的判斷邏輯可能是覺得WTA真的是僅僅再問彭帥是不是還活著,然後通過自己的閱歷認為彭帥只是一個普通的運動員韭菜,不應該有那麼大的影響力,證明她還活著應該就夠了。同時CCP高層又把洋人的智商當成了和中國的韭菜一樣,政府出面發了電郵就肯定會,並且也應當會信。於是就給出簡單的命令讓底下的人去立刻寫一封電郵回應。底下人哪怕有真的懂得,估計也只能執行命令。

事實上,事到如今,除非官方宣布對張高麗進行調查,否則基本無法緩解國際社會的怒火了。估計接下來CCP可能會讓彭帥露面承認自己沒有做出過這種指控,但是實際上並沒有半毛錢用處。CCP也不可能為了國際社會的壓力去損害一個趙家人的利益,考慮到對中國人一開始的訊息封鎖,就更不會這麼做打臉的事情了。

目前看來主流自由文明世界外交層面對beijing2022的抵制應當是板上釘釘的了,唯一的疑問是國際奧委會是否能官方發表抵制,乃至於取消中國舉辦比賽的資格。

https://www.reuters.com/investigates/special-report/taiwan-china-wargames/

The west is free but the east is still in bondage to the treacherous tyranny of Japanese.

From the last Japanese division has surrendered unconditionally, then only will our fighting job be done.

youtu.be/GuhnGbkvu8o
1

不討論此戰爭是否可能發生。假設此戰爭在未來短期內一定會發生那麼:

對於身處自由世界的中國國籍持有者應該做那些準備,做那些行動?

對於無法前往自由世界仍然處在中國境內的中國國籍者應當做哪些準備,提前準備哪些物品?

不是意淫貼,畢竟這個屬於乾貨,美軍都還為喪屍危機爆發寫過plan(CON PLAN 8888 ),從個人層面提前準備台海戰爭也是十分有必要

新聞

說明了美國中產階級生活比日本皇室生活過得好。參考我之前的問題:https://2047.name/t/13244

大資本集團是最能體現資本主義的團體。這些大公司一般會選擇最有利於自己的決定。很多人認為中國非常資本主義,比美國還資本主義。那麼為什麼這些全球壟斷地位的大公司不把總部設到中國;甚至都不會把東亞總部設在中國;甚至反而開始從中國撤資?中國的資本主義程度是否被過度誇大了?

挪威一直是進步主義者的天堂,也是北歐人均gdp最高的國家之一,然而挪威很大一部分收入來源於石油。許多年輕人抗議挪威此舉動。

然而挪威PM表示:

No, I don't believe we are on the wrong side of history

and it's (emissions) not created because you are producing oil, it's created because you are using the oil

youtu.be/zwOStlw_iTw

民主是客觀的,衡量是否民主可以從投票程式來判斷,誰有投票的權利,投票是否便捷等。

人權則是主觀的,是既定的一個共識。

沒有任何規定民主投票得出的結果必須和人權達成一致。既然如此發生衝突的時候應該如何處理?

affirmative action毫無疑問是從人權出發的,目前有討論是否應該應用到投票選舉的官員身上。例如確保性別/種族所佔的席位。但是這其實是和民主相衝突的。

再比如瑞士通過全民公投禁止了Burqa,全民公投是直接民主的一種形式,應該沒有能夠更民主的方式了。

連結

這裡2個集中營的guard都被convicted了,即使他們沒有執行或者命令genocide。

if someone consciously contributes to systematic, mass killing, that's legally relevant

it's also about delivering a public record and a warning

請問對於普通CCP成員是否也應該追究責任?

今天順手看了一下討論confirming Tracy Stone-Manning的參議員辯論,完全就是共和黨民主黨各講各的。共和黨blabla列舉了一堆Tracy幹過的有爭議的事情。民主黨blabla一堆Tracy怎麼好。然後就是投票。投票自然都是共和黨反對,民主黨支持,然後民主黨人多,就confirm了。

那麼問題來了,這個辯論到底有什麼用?反正最後都是每個議員以自己黨派的利益為優先,基本沒有產生過因為辯論動搖了想法的跡象,那這個辯論不是已經成為了無意義的環節嗎?反正最後都是按照符合自己黨派的動議投票,投票結果甚至都可以一眼預測出來。

1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89607802/answer/2145582388

FYI:

https://www.cdc.gov/healthypets/covid-19/pets.html

https://www.cdc.gov/coronavirus/2019-ncov/daily-life-coping/animals.html

Based on the available information to date, the risk of animals spreading COVID-19 to people is considered to be low.

Depending on your pet’s symptoms, your veterinarian may recommend that your pet be isolated at home, instead of staying in the hospital.

3

a system of government by the whole population or all the eligible members of a state, typically through elected representatives.

本文不討論民主的廣義含義,僅就狹義的對於政府的性質進行討論。

由上述定義可以知道民主的前提是要有政府,如果沒有政府自然也就不存在民主。但是民主程度是有上限的,一個政府如果過於鬆散以及沒有權力,自然地方的勢力就會強大,地方更傾向於獨立,因而也就不可能達到更高的民主,比如說聯合國秘書長並不是地球人一人一票選出來的,因而聯合國民主的絕對值也就很低。

根本上而言,民主是和政府的權力大小成一個比例的。因而我說聯合國不民主並不是批評聯合國,而是因為聯合國也確實沒有多少權力。説中國不民主則是在批評中國,因為中國政府有絕對的權力,民主程度和政府的權力不成合適的比例。

所以我們評價一個政府不民主,是指這個政府民主程度低。但是這背後的原因可能是因為政府本身沒有權力,也可能是因為民主程度和權力不成比例。

批評中國政府不民主,因為民主程度和政府權力不成比例,這是一個factual的批評。並沒有什麼可以討論的地方。

批評美國政府不民主,甚至也有人批評聯合國政府不民主,則是因為這些政府的權力並不夠大,説“不民主”言外之意就是應該要增大這些政府的權力。這是normative的陳述,應該是可以被討論與辯論的。

所以美國總統選舉制度是否民主的爭論,本質上和中國政府不民主不是一個性質上的東西(注意是性質而不是程度)。認為美國選舉需要更加民主的一方,也是認為聯邦政府需要權力更大的一方。認為維持現狀的一方也是認為聯邦政府權力要更少的一方。這個邏輯推導與事實結果相符合,民主黨確實希望聯邦政府權力更大,(原教旨)共和黨確實希望聯邦政府權力更小。

所以越民主越好應該是一個可以被討論的東西,不同意見都可能有道理。政府權力和民主制度不成比例則是絕對的錯誤,這個討論的餘地比較小。但是很多時候人們並無法分清楚這2種情況。

人群中必然存在觀點的不一樣,民主固然是一個可以協商的策略。但是對於那少數的意見持有者,卻會造成比較麻煩的局面。很多時候,少數也并不少,可能有20%。甚至出現美國現在50%-50%的局面。這少數的意見持有者如果是在200年前,可以隨便買一張船票溜了,或者可以找個偏僻的地方自己住了。但是在高度全球化的今天明顯是不可能的。不同意見的持有者必須相互接觸。比如假設一群人自己找了一個荒島居住,但是造成的碳排放,對環境破壞,依然會造成對其他人的影響,從而再次回到扯皮上來。

唯一的解決方法是不同意見的持有者進行物理分離,實現真正的互不干擾。也就是decentralized的社會,而民主只有在對於意見大致相近的人用起來才能發揮比較大的價值。因此地球并不能支撐一個完美的人類社會。


[更正] 物理隔離一詞可能説的有問題,應該是拉遠物理距離。

1

有些体制内的人也会自称反贼,还会自诩打小就反党, 但为了生计不得不入体制,不过心里从来没认同过共产主义。 这样的论述之后,不少人会说这是体制内的良心,还会讲普通人进了体制一样会同流合污。 与此同时,这些人言语上对小粉红从来没有任何同理心。 小粉红是什么?就是被共匪谎言欺骗的上当受骗者, 最大的罪过无非就是笨了点没识破谎言,但这样的环境下很难看到真相。 当然笨蛋也会作坏事,像举报这类大多就是粉红们干的。 不过对比体制内的精致利己者, 贪腐是为了不被排挤不得已而为的,拆房子封家门收罚款是工作任务, 一边是愚昧无知的主动作坏,一边是精打细算的被动作坏,哪个更坏呢?

1

政府不干預,市場就一定自由嗎?

我們要先弄清楚perfect competitive market和free market的區別。這兩者其實經常被人認爲是同一種東西,然而并不是這樣。

perfect competition根據wiki:

Such markets are allocatively efficient, as output will always occur where marginal cost is equal to average revenue i.e. price (MC = AR).

in the long-run, productive efficiency occurs as new firms enter the industry; At this point, price equals both the marginal cost and the average total cost for each good (P = MC = AC)

很多人認爲的政府稅收導致dead weight loss 從而導致total surplus減少其實模型都是依據perfect competitive market來看的。至於free market我認爲則是一個ideological term,對於經濟學討論沒有用。我們其實指的都是perfect competitive market。

那麽政府其實可以損害perfect competitive market,但是并不是只有政府可以損害。Monoply甚至Monopsony都可以損害。

「它過來了嗎?好吧,我們走!」BBC記者跟一名菲律賓漁民乘坐小艇赴南海水域,10分鐘內即遭中國「第三艦隊」高速靠近。

菲律賓漁民表示,在海上謀生時,越來越頻繁地受到中國海警和民兵船隻驅趕。對於該處是屬於開放還是中國的海域,美中各執一詞,夾在中間的漁民慨嘆維持生計愈來愈難。

BBC駐菲律賓記者霍華德·約翰遜(Howard Johnson)來到距離菲律賓海岸120海里的斯卡伯勒淺灘(黃岩島),近距離觀察中國如何在南海維護自己的實力以及影響力。

youtu.be/AghqhExbwnQ
2

感覺本站進行伺服器維護的頻率似乎有點高。并且維護期間無法訪問。感覺其他網站并不會這樣(不會經常不能訪問)。能否解釋一下原理?

youtu.be/tMHhXzpwupU

感覺不管咋樣,對人類宇宙探索是有好處沒壞處的。

[原po] 微博名为“巴黎恋人09520”小粉红近日引发关注。

她曾经是战狼,攻击过方方,还私信恶毒咒骂过批评中国医疗制度的房东。 最近她得了癌症,情况危殆,面对严酷的医疗现状,彻底清醒。

有大批“恨国党”,包括被她咒骂过的房东通过各种渠道向她捐款,予以资助。

如何评价此事,她值得我们同情吗?

中國現在因爲留學的出入境體檢是免費的;但是會要求上交一份美國簽證的複印件,否則要按原價繳費,而且比一般體檢要貴不少。我覺得如果是要證明真的是去留學,錄取通知書也行,或者看一眼美簽也可以;沒有必要要求一份美簽複印件,畢竟這個造假也很容易,反正中國也拿不到美國的數據來核實。

我覺得唯一的目的是獲取大部分學生的美國簽證訊息。但是獲取完這個訊息后,中共的目的又是什麽?

PS: 这一招是真的很阴险。大部分人估计都乐呵呵地交了复印件还以为自己捡了个大便宜。

看到某些皇漢的發言,我還挺想正面懟一懟他的。有沒有可能只允許那些賬號在水區發言和回復而不用封禁整個賬號?

@thphd

爲什麽一畝三分地會作爲友情鏈接。一畝三分地幹的蠢事有不少。包括和中國政府立場一致;反對HR1044,也就是禁止共產黨員移民;反對10043;大問題立場都與中國政府一致;以及注冊支持微信注冊,這無疑是對於CCP統治使用的軟體的endorse。

5

許多人看了你國媒體的這一張圖,很容易不淡定:

你國媒體只説了美帝拒簽了理工學生,全篇沒有介紹美帝爲何拒簽這些學生,以及被拒的理工科學生和普通的理工科學生有什麽區別。不會翻墻或者看英語的人很容易相信美帝就是無差別拒簽中國理工科學生。

美帝實際拒簽是依據president proclamation 10043進行的。實際依據的是這一段

and who either receives funding from or who currently is employed by, studies at, or conducts research at or on behalf of, or has been employed by, studied at, or conducted research at or on behalf of, an entity in the PRC that implements or supports the PRC's “military-civil fusion strategy” is hereby suspended and limited subject to section 2 of this proclamation.

這一段應用的實際操作裏就是大部分有如下兩個群體會被拒簽:

  • CSC資助的
  • 國防七子念本科的

去年川普時代撤回了一些西工大附中的學生的簽證,無疑是烏龍,本人已經得知這些學生今年在拜登administration被正常發放了簽證。

我們來看一下“2021年国家留学基金资助出国留学人员选派简章

第四章 申请条件

第六条 申请人基本条件

  1. 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热爱祖国,具有服务国家、服务社会、服务人民的责任感和端正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

第六章 派出与管理

第十七条 留学人员学成后应按期回国履行回国服务义务,回国之日起3个月内须在国家公派留学管理信息平台登记回国信息。本科插班生无回国服务期要求。

由此可知拒CSC資助的絕對不願為。

再來看看國防七子;那麽這自然不用看了;美中是很明顯的敵對關係,國防七子是給中國造武器的,腦子正常的國家都不可能允許為敵對國家造武器的學生來本國留學。

如果真的有那麽一點點的誤傷,趁著這2年其他西方國家還沒動手完全可以run到其他西方國家。美國(至少建制派)從來都是歡飲理工科學生來美國學習并且留下來幫助美國的;美國這次精確打擊的恰好就是那些不想留下來的學生,沒錯拒的就是你們。

1

記得我小時后,萬達廣場上面就挂著“300萬全家綠卡”這種廣告;現在很久沒有在綫下看到過任何移民廣告了。

今天看到强國反賊在油管發的有關黃婉想要離開中國的問題。

她作爲一個美國公民應該是有權利進入美國大使館的,并且她之前甚至還進去投票過。美國使館雖然要遵守當地法律,但是也完全可以因爲該個體有可能受到當局威脅而進行保護,更何況黃婉還是美國公民。按照我的理解,可以像之前陳光誠一樣跑到美國;區別就是她本身就是美國公民,整個過程應該更簡單。

有無人可以詳細講解一下美國使館的政策和規則?

3

如果你學過物理,那麽就會發現世界其實是異常複雜的。隨隨便便想描述一個簡單的系統,最後得到的微分方程基本是無法有解析解的。

另一方面,理想主義則是一種非常好的信念。但是我們不能把這個信念和頭腦簡單混起來。

"我認爲總有一天我們能夠消滅貧窮"叫理想主義。

"美聯儲直接印錢發給窮人就能解決貧窮"叫頭腦簡單。

事實上,網路上大部分人都是後者。前一陣子日本核廢水事件,也總能聽到頭腦簡單的人說“多造幾個罐子不就行了”。他們不會去看那幾百頁的研究報告,甚至也不會去學習常見的核廢料處理方法,以及適用條件。在他們腦子中,建幾個罐子是異常容易的,造好后什麽問題就能解決了。

不過“頭腦簡單”其實是人類歷史的一個常態,大部分人類歷史都是所有人處在一個無知的狀態。但是現在既然人類的科學,工程已經發展,我們就不應該讓很多人仍然處於“頭腦簡單”的這個階段。歸根到底就是許多人無法理解:

所有事情都很複雜


今天FL救災工作也常常被人批判慢。所有人是僅僅看了幾個影片和幾篇文章,就下了這個結論。沒有人會去看幾百頁的技術資料或者去瞭解常見的救災程序。這不是理想主義,這是頭腦簡單。

注:不是批判那位提問者,“頭腦簡單”是一個很普遍的社會現象,大部分人包括我自己很多時候也經常這樣而忽視實際的nuance。

2

推特上有人問這兩者有什麽區別。

最近看了PolyMatter對於新加坡醫療系統的描述,闡述了爲什麽新加坡醫療體系非常有效,我設想了一種綜合的社會福利保障方式。

由政府每月向所有分發UBI,具體金額與nominal CPI綁定。比如現在每人每月發1000$,其中100$只能用來購買醫療保險,200$只能用來購買醫療藥品或者醫療保險,并且可以纍計而不是每月自動消失。

這樣可以大大裁員政府,抛棄冗餘的很多部門,并且能保障所有人獲得體面的生活。基本上是可以把現在所有有關social welfare的部門全裁了。

我算了一下,美國一共328.2 million人,每人每月$1000, 則一年一共是3938400 million也就是$ 3.9384 trillion; 2019年,美國政府縂支出是$7.3 trillion。

以下是2019年美國政府Mandatory部分的總支出,大約$ 2.739 trillion:

Medicaid + Income Security + Medicare+ Social Security大約是92%。總體來看還是和$ 3.9384 trillion有一定的差距,大約需要額外加一點稅,但是不需要加很多畢竟裁掉的政府部門可能還可以省下一部分錢。

1

投胎中國資本家家庭不一定run的掉;你無法保證一定會覺醒從而產生要run的想法,反而可能會很喜歡中國花天酒地的生活。

所以各位會怎麽選?

這個Fact Check我個人給與的評價是絕對正面的。有反對觀點認爲即使是Fact Check也是有立場的,選擇哪些事件去Fact Check就是一種立場的表現。我個人對於這種觀點完全贊同。只要是個人那肯定就會有立場,即使再想平衡,也難免會有個人立場的體現。

但是這個立場的問題很重要嗎?Fact Check給我們帶來的是真相(只要是公開自己的程式和標準的基本都沒問題);我一貫主張都是真相>立場的。因此想要獲得最全面的真相,我們只需要把偏向不同立場的Fact Check混在一起看,那得到的就是一副較爲全面的真相。

不過就我目前觀察來看,Fact Check雖然都有立場,但是基本都不極端;但是很遺憾,許多網絡媒體因爲立場問題而攻擊Fact Check無疑是非常令人失望的;我認爲Fact Check大體可以代表的就是centrist這一群體,也就是支撐英美繁榮穩定的中堅力量。在這裏推薦幾個,立場略微有出入。

以上立場是本人觀點;上述網站基本都宣稱自己沒有立場的。


和Fact Check畫風截然不同的就是TikTok和搬運了TikTok影片的Twitter了。這種幾十秒不到的短影片,只會訴諸情緒,展示斷章取義的幾個畫面來達到視頻發佈者的目的。我們必須要記住,生活中的大部分事件本質上都十分複雜,從來就不是只靠幾十秒的影片能解釋清楚的。因此我建議將所有幾十秒的包含個人觀點的影片僅作參考,永遠不要作爲可靠訊息源。

這2個有什麽關係嗎?爲什麽我覺得政治哲學更像是政治科學(Poli Sci)

8

雖然我中文科普看的少,但是回形針的影片在我看來質量還是算不錯的;放到英語科普片裏大約也能拍個中等的水平。如果是在B站看來,回形針是算頂尖水平的;畢竟這是一個大部分中文科普頻道都還在搬運抄襲營銷號的時代;好一點的也頂多只會做2,3分鐘的短影片。

還是挺可惜的;在中國,你不管政治,政治仍舊會找上你。

3

我們現在能100%確定的就是編程隨想超過14天沒有上綫。因而就有合理地動機懷疑其被抓。但是同時也有人反駁了編程隨想被抓的可能性。

因爲中國的不透明性,對於編程隨想的遭遇我們無法獲得任何可靠的訊息。與這一件事類似的就是covid-19是否從實驗室泄露,我們都無法調查和獲得訊息。

那麽現在最好的應該是相信編程隨想被抓還是不被抓呢?

如果我們相信編程隨想被抓:

  • 編程隨想確實被抓了;推測與事實符合,此事件會受到更多人的關注,能夠讓更多人清醒,能夠有更多力量去聲援編程隨想; 中共的名聲受到打擊
  • 編程隨想沒有被抓; 推測與實施不符合,但是中共的名聲仍然受到打擊

如果我們不相信編程隨想被抓:

  • 編程隨想確實被抓了;推測與事實不符; 編程隨想受到極大危險;反賊圈凝聚力下降;中共名聲未受到打擊
  • 變成隨想沒有被抓; 推測與實施符合; 一切維持status quo

可以看出我們如果相信編程隨想被抓,除了中共的名聲和利益外,反賊圈并不會受到任何損失;即使編程隨想沒有被抓,反賊也能理解這種錯誤的判斷是來源於中國的不透明。如果我們不相信,有可能能在不損失反賊去利益的情況下讓中共的名聲不被打擊,但也有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後果。

所以不相信編程隨想被抓是在拿整個反賊圈的利益去賭注中共不被冤枉。

請問冤枉一下中共有多少危害?中共不是已經被擊敗,在法庭上受審的被告人,如果那樣自然要無罪推定。中共是事實上正在統治的的一個强大政黨,幹過許多壞事。這一點和病毒實驗室泄露論一樣,只要中共不公開,那就應該相信很有可能存在這種可能直到中共願意公開爲止。

1

個人利益和國家利益的衝突與共存是一個很長久的話題。在分析國際政治的時候,我們也經常從人權的角度出發。但是如果純自私地從自己的角度出發分析是什麽樣呢?

我仔細想了想,發現我的利益和中國利益經常衝突,和美國卻很少有矛盾。比如中國爲了自己的利益建防火墻,而美國爲了自己的部分企業進入中國反對防火墻(這個是部分原因),而我的利益也是反對防火墻,因爲這樣我能看到更多優質資源。比如中國打貿易戰是爲了自己商品的利益,這樣一番操作下來,我買美國貨更加困難,我的利益又一次是和中國是相反而和美國相同的。

为什么

铁拳+反贼嘲讽

铁拳+反贼援手

更能够促进粉红向反贼转化?

我他妈真的不懂,你们说来说服我一下?让我认识一下自己的错误。

巴丟草推文

1

全文

這是一項特朗普時期的法令,但是截至目前爲止,拜登很明顯沒有任何想要撤銷的打算。該法令旨在拒絕向國防七子學生和CSC資助學生發放簽證。

中國一些學生因此建了一個網站來“維權”,并且表示要起訴美國政府。

個人觀點: 此法令肯定算不上那些中國學生聲稱的種族歧視,因爲指向性很明顯,就是要斷絕中共軍事科技類院校和中共資助的學生來美留學。(比如CSC選拔要求就是要愛黨愛國)。美國和中國已經處於de facto的衝突階段,允許敵對勢力國防院校的學生來美國學習并不太現實。個人認爲可以對於那些學校裏非敏感專業學生如文科等放寬,但是對於理科學生來說,恐怕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1

簡介:太多媒体守门人长期拒绝认真对待实验室泄漏理论。这也提醒我们,有时科学最具破坏性的敌人可能是那些声称以科学的名义说话的人。好的新闻报道就像好的科学一样,应该遵循证据,而不是故事。它绝不应该把诚实的分歧视为道德异端。


NYT和我想的一樣,不僅要追責中國,更應該反思爲什麽主流媒體在這次報道中產生了如此大的失誤。NYT這篇反思寫的很好,不愧是NYT。能夠認識到錯誤所在,我以後會繼續選擇相信NYT報道的内容。


[正文]

source

如果新冠疫情最终被证实是由中国武汉一家实验室的泄漏引起的,这将成为历史上最大的科学丑闻之一:危险的研究,可能涉及道德上存疑的技术使病毒更加危险,在保障不足的设施中进行,被一个更关心宣传而不是人命的政权残暴地掩盖,给整个世界造成了灾难

但是这个尚未证实的可能丑闻掩盖了一个依然有待消化的真正丑闻。

我指的是太多媒体守门人(既有社交网络也有主流媒体)长期拒绝认真对待实验室泄漏理论。其原因——严重的党派之争和轻信的报道——以及它所施用的方法——审查和中伤——提醒我们,有时科学最具破坏性的敌人可能是那些声称以科学的名义说话的人。

让我们回到去年2月,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等人开始指出一组令人不安的事实:一场大流行起源于一个中国城市,就在这个城市里,一个实验室正在对蝙蝠病毒进行尖端实验,这是一个奇怪的巧合;一些最初的新冠病毒感染者并没有接触据信是疫情发源地的食品市场,这样的报告令人不安;中国政府撒谎,妨碍了自己的危机应对 ,这是事实。不管你怎么看这位阿肯色州共和党人,这些都是合理的观察结果,值得进行公正的调查。

自由主义精英圈的普遍反应是什么?《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的一名记者称其为“被专家反复质疑”的“边缘理论”。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指责科顿“推动新冠病毒可能在武汉的一个实验室制造的不实说法”,煽动一场“信息流行病”。Vox的一名作者说,这是一个 "危险的阴谋论",是 “以经常胡说八道(以及抨击中国)”而闻名的保守派提出的。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但媒体叙事的总体形态是清晰的。一方是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等机构的专家:博学、廉洁、权威、高贵。另一方则是一群右翼粗人,他们在推动一个带有排外色彩的可笑幻想,目的是转移人们对特朗普政府处理危机不当的注意力。

然而,这种叙事当中的漏洞比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嘴巴还大。

认为病毒可能是从武汉研究所逃逸的,是不是很令人震惊?如果你听了演化生物学家布雷特·温斯坦(Bret Weinstein)对“实验室泄漏假说”耐心、清晰、极具科学性的解释,你就不会这么认为了——这是他近一年前在绝对非主流的乔·罗根(Joe Rogan)播客上发表的。

2020年2月,《柳叶刀》(The Lancet)上发表了一封由27名科学家签名的,强烈坚持新冠病毒的“自然来源”,科学记者接受它的权威性是否明智?如果那些记者们探究了这封信的主要作者与武汉实验室之间的关系,就不会这样了。这种关系是科学作家尼古拉斯·韦德(Nicholas Wade)在《原子科学家公报》(Bulletin of the Atomic Scientists)上发表的一篇里程碑式的文章中指出的,这一事实几个月来已经为公众所知

Facebook今年2月在其平台上禁止了实验室泄漏理论,而一直充当中国政权宣传喉舌的世界卫生组织是否应该成为Facebook上关于新冠病毒“虚假信息”的权威?如果像Facebook这样的公司的目标是让世界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而不是在模仿中国政府的非自由主义方法的同时为其虚假信息洗白,那就不应该是这样。

值得赞扬的是,Facebook上周改变了立场。新闻机构正在悄悄地纠正(或偷偷编辑)去年的轻视性报道,有时会使用武汉实验室工作人员在2019年秋季感染类似新冠病毒病的新信息作为遮羞布。公共卫生界正在重新审视它的新冠病毒起源故事。

但即使是现在,人们也能清楚地感觉到,有一群独立的头脑在努力工作。如果“实验室泄漏”理论最终得到了应有的尊重关注,那主要是因为乔·拜登授权进行调查,而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承认对自然起源的说法存在怀疑。换句话说,正确的总统和正确的公共卫生专家为一定的调查路线提供了支持。

然而,实验室泄漏理论无论是否被证明为正确,却从来是可信的。即使汤姆·科顿相信它。即使科学“共识”怀疑它。即使那些很少需要借口的偏执狂们也会从中得出偏执的结论。

好的新闻报道就像好的科学一样,应该遵循证据,而不是故事。它应该像重视卓越的权威一样重视聪明的牛虻。它绝不应该把诚实的分歧视为道德异端。

如果有人想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对公共卫生官员和科学记者的声明如此敌视,应该从这个故事中得出适当的结论。在向公众宣讲错误信息的危害时,最好不要自己去兜售它。

  1. 1 2
    1 / 2
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