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人喜欢讲道理,却不喜欢学知识?

键政论坛上,总有人发这样的帖子:中国民主化以后如何?中国还有希望吗?中共何时下台?

这种问题,我们北大硕士圈子也很关注。每个主题都够我们写一篇毕业论文,说不定还得在博士阶段继续研究。

三万字硕士论文(还不加脚注)都打不住,你几百字键政爽文,就说清楚了?

现在很多人爱说大命题,大道理,不爱说具体的知识。这很好理解,因为说大道理容易,讲具体知识难。

谁还讲不出几句大道理啊,中国要这样、社会要那样之类,简单又轻松,没门槛,小学生都可以指点江山。品葱为什么人多?因为里面的帖子基本上没有知识,都是道理。具体不举例了。2047可不能学他们。

只学道理还有一种好处,就是你学到的东西很容易转述,可以直接拿去装逼,比如姨学。什么大洪水啊,诸夏啊,费拉啊,听着朗朗上口,一分钟就学会了,立刻可以转述出来。

而知识就没有那么容易转述了。一个社会学理论的提出,需要有文明发展的考古学证据、社会学理论脉络、哲学基础、统计学数据等等的背书。而姨学统统没有,只有一个个唬人的名词,听着挺像那么回事,学术上完全禁不起推敲。

谈姨学,会让人误以为自己很懂社会学知识,产生一种“自己思想很牛逼”的幻觉。比如品葱之前有一个killreddragon,张口闭口就说加速主义是他发明的,后来离开品葱的时候,还说要把加速主义带走,简直笑死人。妄人闹笑话从来都不是闹一个就拉倒,一定是一个接一个的,素质使然。

题外话,加速主义这个词第一次出现是在Roger Zelazny的小说”Lord of Light” (1967)中,书中描述了一群革命者,他们改变社会的方式是改变社会对技术的态度。Zelazny称他们为“加速主义者”(Accelerationist)。在2010年,加速主义才作为一种社会学思潮出现,并分为左翼和右翼两个阵营。右翼加速主义以尼克·兰德(Nick Land)为代表,他的思想启发了美国的新保守主义运动:该运动拥护现代技术,但认为技术和社会的领导权应由专制集权的机构和少数技术人员掌握。威廉姆斯和斯尼斯克则将加速主义左翼化;左翼以亚历克斯·威廉姆斯(Alex Williams)与尼克·斯尼斯克(Nick Srnicek)为代表,2014年他们发表了“一种加速主义政治的宣言”(Manifesto for an Accelerationist Politics)”一文。该宣言的核心论点是,资本主义一度解放了技术生产力,但如今它的制度已成为技术生产力的桎梏;应及时地提出新的意识形态和经济模型、改革媒体、重建阶级力量,按照自己的方式重新配置已有的科技成果,才能实现未来的解放。

一句话,不管上面的谁,都比他killreddragon早n年,理论体系完整n次方倍。killreddragon就盗用了一个名词而已,就敢说是他发明的了。他 这就是只学道理不学知识、偷点皮毛就现学现卖的典型。

一个人知识水平很低,却学了一大堆道理,真的一点好处都没有吗?

也不能一棍子打死。对从很封闭的环境出来的人,还是有点用的。比如有人在墙内接受洗脑教育多年,首次翻墙出来,一下子接触这么多光鲜亮丽的名词,很容易有“我x,过去几十年我学了个啥”的感觉,可以起到震撼教育的效果。

可是,等到翻墙次数增多,信息量增大、知识面扩宽之后,姨学就不够用了。你会发现姨学那点玩意儿,也不过是从其他理论甚至畅销书里偷来借来的,有的还歪曲了原先的理论,以至于根本找不到证据来支持。

这个时候,你如果要质疑姨学,往往会发现姨粉有几个特点:

一是会特别固执。

二是会非常排斥知识。跟信了宗教一样,他们只理解和相信他们那个体系内的东西,并漠视一切反面的证据。你跟他摆事实讲证据,他完全听不进去。

三,由于固执和排斥知识,他们还很容易陷入暴躁,把讲证据讲理性的人都赶走,维持一个无知者的同温层,抱团取暖。

一句话,只喜欢讲大道理,却不喜欢讲知识的人,本质就是没文化。

看到这有人可能想说了,你这篇不是大道理么?对,我这篇就是大道理,这就说明我就没啥文化。OK?!

作者 于 7月21日 编辑
赞同 8
1088 次浏览
34 个评论
时间 

子曰:学而不思则惘,思而不学则殆。广大键政同行,通常是做了后面的事。做题家们,通常是做了前面的事。

@natasha #190977 高考要求做题融会贯通,如果高考的做题家们能把他们钻研考纲的精神的一半拿来审视时事政治新闻的话,也不至于看得不知所云了。

讲道理而不学知识,道理大多只会是“偏见”。偏见指的是远离真理的、片面的解释。

一个人拥有的知识绝大多数情况下不是他自己发明的,而是继承自别人的知识。这世界上总有更聪明人给出更接近真理、更全面的解释,而消除偏见的方法就是多倾听别人的观点,并且不断质疑自己的观点。

苏格拉底探讨哲学的方式是“I know that I know nothing”,把自己当成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向他人请教。如果一个人认为自己什么都知道而拒绝获取新知识,本质上还是一种无知。

作者 于 7月22日 编辑

我们哈佛博士圈子已经不屑于关注这种小学生问题了。我们已经在关注如何带领人类命运共同体走向更加光明的未来了。奈何这个题目太大。30万字的书也说不清楚。很遗憾我们只能自己的圈子里High一下。希望各位键政大佬踊跃提供观点。

光與影相隨

因爲大道理只要扣上幾個玄學點的關鍵字就好了,反而具體的講需要繁瑣的論證論據。反正又不是交作業圖個樂就好了。

不過 加速主義這詞匯歷史我還是第一次聼,我還以爲像内捲一樣是中國特色詞匯來著。熱詞這些東東都是靈光一閃就出現的嘛~

光與影相隨

@ikpkc1rg #190981 人類的未來只有滅亡,所以早點重啓地球才會有新生活~~~毀滅吧我累了

恒道不知
读经济学人自然 自然 理性 人性 建设性|探讨「经济学人」文章https://t.me/economist_tao_lun

道理应该基于形式逻辑表述。扫了下文章,文内指代的那些都达不到这个标准。所以应该只算是包装成道理的观念灌输。

知识内部有各种分类。就不举例了。

恒道不知
读经济学人自然 自然 理性 人性 建设性|探讨「经济学人」文章https://t.me/economist_tao_lun

美国现在的右翼思潮,中文圈我还没看到有人基于现实在关注和讨论。

我看到的极个别关注者都是赏玩的态度。剩下这些只知道个名词的,都把思考能力委托给给他们洗脑的人了。

那么,华人民间现在还有前瞻性思考的人吗?尤其是年轻人?

我看冒头的没有。潜水的里,有的可能性也无限趋近于零。

真正这样的人,应该不在民间了。

所以,民间玩得这些,就是另一些维度的东西了。

世界类似于1910s一战前的状态,而中文圈内还处于1840s的状态。差了70年。

中国民间的思想没有准备好面对这个世界。

我同意题主描述的现象, 但我同时也也认为政治学和社会的知识对于中国的民主化转型帮助有限。如果你专业知识学多了,就会发现很难和大众交流,把自己无形地锁在理论的象牙塔中。

正是:

“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

没有多少文科的知识分子能够从制度上改变或影响过中国。历史上真正能改变中国的从来不是学究,而是实用主义者。中国两千多年来儒表法里,专注于实用的统治术的法家才是封建帝制的内核。

毛泽东应该没有读过多少资本论等马列原著,但自成一派,可以领导中共革命。

同时代的王明博古应该精通马列理论,结果呢?

邓小平应该没有读过西方的经济学理论,但能让中国向市场经济转型。

同时代的学者,包括很多赵紫阳的经济顾问,如陈一咨,程晓农,何清涟是这方面的专家,结果呢?

不是说理论知识没用,而是这些知识曲高和寡,又常常只是对前人的总结,究竟对当前的现状有多大借鉴意义,是完全另一回事。当然我更反对讲大道理,我比较喜欢思考问题的根源和解决方案

作者 于 7月25日 编辑

你会叫一个物理学家去造汽车吗?物理学家尚且懂得自嘲自己的理论只适用于真空中的球形鸡。

@zjubachelor #191067 但是汽车很明显是符合物理学定律的,没有哪个工程师愿意违反物理学造车。

这只能说明物理学家的理论水平超过了实用需要的水平,实际上汽车用的是一个世纪前的物理学。

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注定了大多数人都只能疲于生活糊口,根本不可能有学习知识的空闲和时间。

很多所谓有知识的有闲阶级不过是鲁迅笔下的“乏走狗”,妄图用思考来代替行动,用晦涩难懂的所谓“知识”来代替社会革命,本身就是反动的维稳派保皇党。当然也有一些知识分子是实践者,是革命家,只有到群众中去,从实践之中出真知,才有资格称为知识分子,否则只能算是统治阶级的乏走狗,因为它遇见所有的阔人都驯良,遇见所有的穷人(所谓没有知识的泥腿子)都狂吠。

百京人大学出身的正黄旗有没有想过别人并没有像您大老爷这样的优越的出身和学习环境呢?

@革命党 #191370 这位反智人士请先把20世纪所有的发明全砸了(除了苏联无产阶级国家的发明以外)。

有人喜欢讲道理,本身没什么,问题是道理(说理)的标准(基本的原则)是什么以及验证方法;学知识的目的是建立标准和验证方法,分析对与错 好与恶,以应对独裁者及说谎成性的人近乎荒诞地操弄(gaslight);键政圈有政治学知识(一本英文政治学)的几乎没有,都在搜索中速成,为了更好地犯罪,犯罪分子(独裁者)是真的不断在学知识提升自己,证明是真的care,政治需要的是真的care,不是表面关注,而是深入理解政治原则 目的 方式 具体细节那样地关注。

自由之巔 網民,編程隨想讀者。

同意,刚翻墙,这些东西还有点用。进一步观察,发现也是垃圾居多。踏实学习吧。

@rosamorena #191375 这位乏走狗也可以把20世纪所有的发明全砸了,回到19世纪的伦敦和曼彻斯特,那里没有共产党,只有7岁开始干活挖煤的童工。但是没有共产党的话,资本家也不会花钱养你这样的走狗,你也只能饿死街头了。

@sorrysorrysorry4 #190979 不能脱离实际,简单类比。中国的极权主义就已经决定了:大多数成绩优秀的学生并不关注政治,也很清楚发出不同声音的后果。

linda rico y libre

@奔逸绝尘 #191447 “如果很清楚发出不同声音的后果,那就说明他们了解政治”,正所谓如果一个人从来不辱华,那他就知道所有的辱点,而这本身就是辱华。

@linda #191451 谈不上了解,这是现实让人认识到的。

并不算,默默承受而已。

linda rico y libre

这个时候,你如果要质疑姨学,往往会发现姨粉有几个特点:

一是会特别固执。

二是会非常排斥知识。跟信了宗教一样,他们只理解和相信他们那个体系内的东西,并漠视一切反面的证据。你跟他摆事实讲证据,他完全听不进去。

看来适用范围不止姨粉,凡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的人都有这个症状。

我觉得答案可能出人意料地简单,因为知识没啥用,甚至你连那个“知识”本身是不是对的也没法验证。

时间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