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uirrel
@Squirrel
关注的小组(2)
动态 帖子 3 评论 24 短评 0 收到的赞 81 送出的赞 23
  1. Squirrel   在小组 编程随想关注组 发表文章

    不明白播客:EP-048 谁是“编程随想”?

    不明白播客对编程随想(阮晓寰)妻子贝女士的采访:https://www.bumingbai.net/2023/05/ep-048-program-think/

    贝女士的推特:https://twitter.com/ruanxiaohu32309

    请大家声援编程随想!


    6月7日更新:贝女士于5月31日与外界失联,据称被上海市杨浦区长海路派出所带走。6月2日长海路派出所声称已把贝女士送回家但手机被没收(来源)。6月7日贝女士推特被清空。

    贝女士推特备份:https://web.archive.org/web/20230531070703/https://twitter.com/ruanxiaohu32309

    请大家持续关注编程随想和贝女士的消息,曝光上海当局黑箱操作的行径。

  2. Squirrel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我认为编程随想确实不幸被捕,以下是我的一些调查和分析

  3. Squirrel   在小组 编程随想关注组 回复文章

    消息汇总及案情现状:编程随想一审判决后提出上诉,上海高院指定官派律师拒绝家属委托律师为其辩护

    补充中国法律对官派律师的条例,转载自https://twitter.com/LinShengliang/status/1641837691829383173?cxt=HHwWisCzhdKr_cgtAAAA

    2003年7月16日國務院第15次常務會議通過,自2003年9月1日起施行的《法律援助條例》第二十三條規定:「辦理法律援助案件的人員遇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向法律援助機構報告,法律援助機構經審查覈實的,應當終止該項法律援助:……(三)受援人又自行委託律師或者其他代理人的;……」

    不難看出,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既有法律援助律師又委託了辯護律師的情況下到底是誰應該退出?《法律援助條例》的態度是很明確的,即法律援助律師應該退出。

    2021年8月20日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三十次會議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援助法》,吸收了《法律援助條例》的規定,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既有法律援助律師又委託了辯護律師的情況下到底哪一方該退出的問題作出了明確規定。

    根據《法律援助法》第四十八條,「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法律援助機構應當作出終止法律援助的決定:……(六)受援人自行委託律師或者其他代理人;……」也就是說,只要受援助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委託了辯護律師,法律援助律師就必須無條件地退出。

    盡管2020年12月7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820次會議通過,自2021年3月1日起施行《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簡稱《刑訴法解釋》)第五十一條卻規定:「對法律援助機構指派律師為被告人提供辯護,被告人的監護人、近親屬又代為委託辯護人的,應當聽取被告人的意見,由其確定辯護人人選。」

    《刑訴法解釋》第五十一條的規定,對一些地方辦案機關強行給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指派法律援助律師,或者在受援人自行委託辯護律師的情況下仍強行要求受援人解除委託接受法律援助創造了空間,產生了不良的影響。但作為一名專業的執業律師應該對被告人是否知悉家屬自行委託律師進行釐清。在司法不獨立司法不公的專權政府中,很難保證被告人充分享有知情權。在這種情況下,法律援助律師更應配合近親屬針對上述法律規定提交法律意見書,直至無條件退出。這不但是考驗一個律師的專業能力,還考驗律師的職業操守問題。

  4. Squirrel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CNN 关于编程随想案的报道

    原文地址:https://edition.cnn.com/2023/03/29/china/china-blogger-sentenced-program-think-intl-mic-hnk/index.html

    这篇文章透露了很多新的信息:

    1. 编程随想(阮晓寰)在2012年从国都兴业辞职,因对公司过度追求利润限制他的软件开发自由感到不满。辞职后他专注于开源软件开发。(这相当于是自由职业者,难怪他有这么多时间读书和写博客)
    2. 编程随想很少关注金钱和物质舒适(毕竟开发开源软件获取的工资不高),他认为人应该追求精神价值。他尤其推崇“自由、开放、分享、合作”的开源精神。(典型的“黑客”)
    3. 编程随想被抓的前一年就有预兆。他家的网络经常断线,很可能是之前蓝宝石酱提到过的中共网军通过分区域断网探测编程随想的物理位置。
    4. 编程随想被捕当天(2021年5月10日),警察敲他家门,他妻子贝女士以为是送水的快递员来了,然后让编程随想去开门。结果编程随想当场就被警察控制,后续进来了六七个警察搜家,从中午一直搜到第二天凌晨。(博客密钥可能来不及当场销毁?或者编程随想用了其他方法销毁密钥?)
    5. 贝女士事先并不知道她丈夫是编程随想,在2023年2月10日判决书上发现她丈夫在墙外发表700多篇博文被判煽颠罪后,学会用VPN翻墙,找了一圈失踪的博客主,最终找到了编程随想的博客。比对后发现编程随想和阮先生相似度极高,就认定编程随想是阮先生。
    6. 上海法院对贝女士隐瞒案件实情。直到判决前贝女士都不知道她丈夫写过政治博文,也不知道她丈夫的案件是政治敏感的,于是就被上海法院忽悠安排了个两个陪演律师。编程随想一审中陪演律师完全不为他辩护, 导致他被判重刑。贝女士表示如果她早知道丈夫是政治敏感案件她就会尽早向人权组织求助,她已经错过了一次机会,不能再错过最后的机会。于是贝女士另请了莫少平和尚宝军两位律师,希望替换掉原来的两位律师,法院就赖账不让换了。(注意,法院给出的理由是原来的两位律师是阮先生本人请的,他们遵从本人的意愿不予替换。就算原来的两位律师是阮先生本人请的,他也是在不自由的情况下做出的决定,很可能是被法院强迫的。)

    后续还会有一篇纽约时报的报道,参考这里 https://twitter.com/Suyutong/status/1640960348961251329?cxt=HHwWgoCxpciv7sUtAAAA

  5. Squirrel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为什么有人喜欢讲道理,却不喜欢学知识?

    讲道理而不学知识,道理大多只会是“偏见”。偏见指的是远离真理的、片面的解释。

    一个人拥有的知识绝大多数情况下不是他自己发明的,而是继承自别人的知识。这世界上总有更聪明人给出更接近真理、更全面的解释,而消除偏见的方法就是多倾听别人的观点,并且不断质疑自己的观点。

    苏格拉底探讨哲学的方式是“I know that I know nothing”,把自己当成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向他人请教。如果一个人认为自己什么都知道而拒绝获取新知识,本质上还是一种无知。

  6. Squirrel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对引入外部数据预测经济走向的一些想法

    这是对原贴 https://2047.one/t/18896 的一个回答。因为2047现在不让一个帖子写两个回复,俺有个长回复不方便折叠,就开了个新帖,望诸位谅解。

    用户 @wolf 在评论 #189192 谈到

    股价不能用股价本身的数据预测。但是引入外部数据就能预测了。

    俺认为这里存在很多难点:

    1 引入哪些数据,怎么引入。

    首先肯定不能把无关数据引入,否则数据量会及其庞大,以至于在无关数据中寻找有关数据无异于海底捞针。

    其次是定义哪些数据是有效的,从这个角度看,要囊括预测所需要的所有有效数据同样非常困难,因为总会存在一些有效数据被人们认为无效而不被囊括进来,即flase negative。

    再者,引入了数据以后如何做量化。人的经济行为受感性因素影响,比如慈善消费、报复性消费等,这些感性因素很难被量化,因而难以被整合到数学模型中。早期的经济学建立数学模型时把人当成纯粹理性的人,建立数学模型时不考虑这些感性因素。可想而知这些数学模型没法用来对现实经济活动做预测,纯粹就是玩具。

    2 怎么处理这些数据。

    处理数据需要足够的计算机的运算能力、存储。现实的经济系统是一个分布式系统,即整个系统的数据是分散在每一个人上,没有一个人能知道所有的数据。如果把所有系统的数据集中到一台机器上,别说运算,存储都成问题。

    还有一点是数据的增长。就如俺之前所言,因为经济系统存在蝴蝶效应。为了监测蝴蝶效应带来的影响,需要实时监控系统的数据变化,这样数据量随时间是成线性增长的。

    最后是数据的精度。以天气预报为例,目前为了减小数据量主要采用低精度数据。试想,100km x 100km的精度和50km x 50 km精度的采样,后者的数据量比前者多了4倍。数据精度越高,预测结果越准确,但高精度同样会使数据量的增长而难以被计算机处理。

    3 怎么处理伦理方面问题。

    上面谈了很多技术方面的问题,这里谈非技术的问题。假设上面问题都解决了,人类建立了一个能完美预测经济变化的系统,但这个系统是否和人类的伦理存在冲突而被排斥?

    这里首先要说到计划经济。计划经济是德国一帮科学家提出的,也是最先在德国实行的。当然最后失败了。有人可能会问,是不是当时技术不发达,导致对经济监控得不够完美,因此失败。这可能是一个原因,但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计划经济和人类社会的伦理相抵触。

    简单谈一下计划经济的伦理问题。就和人类乃至所有生物是建立在碳基的基础上一样,人类的经济系统是建立在私有制的基础上。计划经济通过摧毁私有制来实行公有制,但是人类社会没有道德、法律为公有制提供支持,因为它们也是建立在私有制的基础上的。缺失了道德、法律的公有制最终只能把人降级成原始人而导致暴行。


    所以说,引入数据就能做预测就如同把大象关进冰箱,现实中不论是从理论还是实践都有诸多不可行之处。

  7. Squirrel   在小组 2047 回答问题

    请问股票是可以用科学预测的吗?

    不能。

    100%精准的预测只能在简单的物理系统上成立,比如牛顿定律。从物理系统一层一层往上套:

    物理系统 -> 化学系统 -> 生物系统 -> 生态系统、经济系统、社会系统、心理系统...

    后一层系统是建立在前一层系统的基础上的,而比前一层更加复杂。复杂的系统100%满足物理定律却不能用物理方法准确预测。

    一般而言,复杂系统具有“蝴蝶效应”特性,即一个小的误差经过若干次迭代后可能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最终影响整个系统。目前没有数学模型能预测蝴蝶效应带来的影响。股票乃至经济系统存在蝴蝶效应,因而无法预测。就好比天气预报,短期能够以较高概率准确预测,长期就不准。

  8. Squirrel   在小组 2047 回答问题

    由于过度思考和完美主义,我非常痛苦。我该怎么办?

    俺猜测楼主的问题是“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担忧”,解决问题的关键是需要认识到现实世界充满不确定性并且精准的长期规划(压制不确定性)是不可能实现的,学会利用不确定性提升自己才是正确的做法。推荐Nassim Taleb的《黑天鹅》。

  9. Squirrel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当我们纪念编程随想时,我们在纪念什么?——纪念编程随想失踪一周年

    @消极 #185998 俺对BE4了解不多。根据协助建立新品葱、提出加速主义、倡导小号海等这几点看,他/她是一个相当有水平而且做了很多贡献的人。俺认为在政治实践方面他/她比编程随想专业,技术上可能不如编程随想。

  10. Squirrel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当我们纪念编程随想时,我们在纪念什么?——纪念编程随想失踪一周年

    编程随想利用匿名技术普及政治常识和对抗党国,在俺看来是目前最有希望促使中国民主化转型的方法。匿名技术和普及政治常识理念缺一不可。

    匿名:近10年来党国的监控和审查越加严格,现今墙内和墙外都已很难容下异见言论,发表异见的难度和危险程度只会越来越大。实名发表异见无疑是送人头的行为,但对于那些不懂匿名技术或没有网络安全意识的人而言,在匿名社区不经意泄露自己的信息同样是送人头。比如最近的马某某,虽然是IT高管,但因不懂匿名技术泄露了个人信息,被国安定位到真实身份后抓捕。所以,匿名是保证这些知识能顺利传播的必要条件。

    (顺带一提,推特上有些人声称“连编程随想都被抓捕了,所以他的匿名技术不管用”。俺猜测这些人不懂匿名技术,不看编程随想的技术博文,也不知道如何分析这些技术是否管用。因为自己无法解释这些技术,所以这些技术不管用,这是“诉诸难以置信”谬误:)。)

    (不过目前也没有明确证据表明编程随想被抓捕。)

    普及政治常识:党国的信息封锁和愚民教育使得中国的民众极度缺乏政治常识,而建立一个民主制度需要大多数人具备这些常识。虽然像“大翻译运动”等采用“师共长技以制共”“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的做法对瓦解共党宣传取得了突出的效果,但俺认为这是治标不治本的做法。如果民众的政治素质不高,就算推翻了一个暴政还是会建立起一个新的暴政。如编程随想所言,“如果有足够多的民众具备一定的政治素质和心理素质,非暴力革命才有希望成功”。

    怀念编程随想。自从博主消失后,中文互联网圈再也没有像他/她一样把这种技术和理念推行到极致的人。

  11. Squirrel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转载】深入浅出的政治学常识——为什么有人的地方就有政府?

    无政府主义者幻想的正是这样一种实现不了的,没有「实证依据(empirical support)」的东西。

    一个组织变成政府是因为它善于暴力,所以 你想阻止它存在是不可能的。

    这作者太小看无政府主义了吧。俺认为现实中的无政府不太可能产生,但在互联网领域,目前很多去中心化社区都是以无政府的方式治理的。按照中本聪的说法,当所有人都匿名,暴力就不可能产生,因为对匿名人使用暴力毫无意义。如果说暴力能导致政府产生的话,匿名是否能够从根源上消除暴力并杜绝政府的产生?

  12. Squirrel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上海一线抗疫医生:因封控去世的患者比病毒致死更多,已是医生共识

    其实现在的清零政策就像当年大跃进的翻版。

    大跃进时期,粮食“亩产万斤”。官员造假数据保乌纱帽,下面饿死人没人管。

    大抗疫时期,病例“动态清零”。官员造假数据保乌纱帽,下面饿死病死人还是没人管。

    老话说得好,“过去发生过的将来还会发生,日光底下无新事”。

  13. Squirrel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编程随想豆瓣帐号处于锁定/停用状态

    @冲杯三鹿给党喝 #183364 其实那个豆瓣账号在被封禁前除了分享了几本书外没有任何活动,豆瓣随意封禁账号是违反协议的,除非迫于上级压力。

    从另一个方面想,朝廷要是真拿到了编程随想的gmail账号,肯定会第一时间清空博客和github,不存在保留博客和github用于钓鱼的可能性。目前来看朝廷没有掌握编程随想的gmail账号。

  14. Squirrel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编程随想豆瓣帐号处于锁定/停用状态

    @奭麦郎 #183331 其实是编程随想本人。这个豆瓣账号09年注册时不需要实名制,所以网警知道豆瓣账号也不能关联到本人。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9/02/Use-Disk-Encryption-Anti-Computer-Forensics.html?comment=1550593339584#1550593339584

    孤独的思考者★★2019年2月19日18楼4单元

    TO 编程随想

    还有个事情,我无意中发现了你的豆瓣帐号,且那个帐号还未注销,为安全请尽快处理,我知道在评论区说这个可能会对你的人身安全造成威胁,可你之前说过,给你发邮件的人太多,你一般不看也不回,我发了怕你看不到,所以只能在这说了,抱歉,请谅解

    编程随想★★★★★★2019年2月19日18楼5单元

    TO 孤独的思考者

    首先感谢你的提醒和关心 :)

    没事儿。

    那只是当年刚开博时,预留了一个帐号。

    就如同俺当年开博时,也在 CSDN 注册了一个帐号。

    那帐号都10年没动过了。是否注销,没啥区别。

    你可以反过来考虑一下:

    如果那个帐号会暴露身份信息,俺早就被跨省了,怎么能坚持反党长达10年?

  15. Squirrel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Shadowsocks 十年

    @忍野咩咩 #182163 开源软件主要是用户帮忙debug,用户是免费的软件测试员。用户如果发现软件某个地方有bug,提交一份详细的问题描述(不一定要本人看代码,当然本人帮忙调代码更好),能极大方便开发者的定位bug。用户通过为维护软件作出贡献而获取声望,声望是开源社区的主要反馈。

    国外的开源项目,只要用户基数足够多,总能找到一些志愿debug的用户。但Shadowsocks这种中国用户基数相当大的开源项目却很少有志愿者,类似的还有编程随想的zhao项目。中国用户对志愿维护一个项目的参与度出奇的低。

  16. Squirrel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中共洗脑教育

    政治宣传的手段我不知道什么原因,从心底很反感这种行为,你政府出台了什么政策干了什么好事不比这种令人无趣的书本有用?

    这叫propaganda,当年德国的社会主义政客最先尝试用这种方法鼓吹政策的优越性来获取支持率, 可以看看这个漫画。国内的政治宣传大多是扯淡的,雄安新区一烂尾项目都能吹成“千年大计”。

    它真的从头到尾都在灌输对中共的崇拜,什么社会主义是世界上最优越的

    社会主义其实是上世纪就被认为是失败的制度,共党吹嘘的社会主义优越性实际上是把别人几十年前犯过的错误再犯一遍。建议看看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致命的自负——社会主义谬误》,卡尔波普尔的《开放社会及其敌人》。这些几十年前书早把社会主义为什么失败解释得很清楚了,也是学术界公认的著作,但国内的学校不会教你这些。

    “你那么贫困一定是你不够努力”,“你生活水平差一定是你不好好读书”

    这话表面上是把某人遭遇的不公归因于这个人自身的问题或者是运气太差,但极权主义国家的不公平大多数是统治者的失败的社会规划造成的。比如高考政策是不公平的,它强行筛选掉一批人不给他们上升的空间。更公平的做法是增加教育资源投入、给予更多的教育机会和减少高考在升学中的权重。从前段时间政府打击教辅行业来看,明显是反着做的。

    极权国家的政策通常是统治者强行推广而不是充分的博弈。当某个强行推广的政策的注定要以牺牲一部分人为代价时,统治者实际上就人为地造就了不平等,没有人愿意成为被牺牲的那一部分。充分博弈后的政策也可能产生不平等,但通常会比强行推广的政策更平等,更不容易产生人道主义灾难,“由上帝掷骰子会比由人来掷骰子更加公平”。

    我半年前刚读高一的时候和同学讲中共关于新疆集中营的事情,他们也满是不在乎和疑惑,他们没有疑惑我说的事情,他们只是在疑惑为什么我要这么说,是不是我脑子进水了。

    活在Matrix中的人有几个会take red pill呢?

  17. Squirrel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发了这么多数学帖子,介绍一下我自己

    讨论数学的话可以去stackexchange等技术论坛,或者建个博客写数学博文。俺查数学资料时一般会先google这几个地方而不是来7站。:)

    另外,俺认为关心政治实际上是关心自己做人的权利天朝的人权长期存在严重的问题,它多年来的发展一直得益于“低人权优势”,故朝廷不可能通过自上而下的改良来给予老百姓人权。阁下接受高等教育的目的想必也是为了做一个更好的人,所以了解人权、关心政治是有必要的。

    顺便引用胡适的一句名言

    现在有人对你们说: '牺牲你们个人的自由, 去求国家的自由!' 我要对你们说: '争取个人的自由, 就是争取国家的自由; 争取个人的人格, 就是争取国家的国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

  18. Squirrel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雕虫小技 01] 为什么说普通人用 Notepad++ 也大有裨益

    俺以前经常用Notepad++写代码,很喜欢这款软件。唯一不足的是Notepad++只能在Windows上用,而大多数程序员都是用Linux或其他类Unix系统。MacOS上Notepad++的替代品有Textmate等。Linux直接用vi或emacs。

  19. Squirrel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想请教如何学好英文

    俺搬运《反脆弱》里的一段话,希望对你有帮助:


    压力源的另一个被遗忘的特征隐藏在语言习得中。我从没见过有人是通过教科书,从语法开始学讲母语的,并接受双季度考试的测试,系统地将单词嵌入所学的语法规则中。你学习一种语言的最佳方式应该是在一个多少有些紧张压力的情况下,特别是在表达某些迫切需求的情况下(比如在热带地区享用晚餐后产生内急时),借助于困境,从反复的错误中进行学习。

    我们学习新单词并不需要死记硬背,而是利用另一种方式——与人沟通,不得不揣测他人心思,而暂时把害怕犯错误的心理放在一边。但是,成功、财富和科技却使得这种习得模式愈加难以推行。几年前,当我还籍籍无名时,国外的会议组织者根本不会给我分配能在脸谱(Facebook)上用英语讨好人的“旅行助理”,所以我被迫学会自己照顾自己,就这样,我靠着用手比画和不断的试错(就像孩子那样)学会了外国词汇——不靠设备,不靠字典,什么都没有。而现在,我享受的特权和舒适服务——我确实无法抗拒这些舒适的服务,却令我遭到了惩罚。这个惩罚就是,一个能说流利英语的人,举着一块把我的名字拼错的牌子,在机场迎接我,没有压力、没有歧义,不用使用任何从丑陋的教科书上接触到的俄语、土耳其语、克罗地亚语或波兰语。更糟糕的是,这个人虚情假意、油滑谄媚;这种低三下四的啰唆比时差还令我头疼。

    然而,学习一门语言的最好办法可能就是在国外被“囚禁”一段时间。我的朋友乍得·加西亚由于一种无中生有的疾病而被迫在莫斯科的一家医院隔离区待了一段时间,由此提高了他的俄语水平。这是一种狡猾的医疗绑架,在苏联统治结束后的混乱时期,医院通过强迫旅客住院来敲诈他们,除非他们支付了大笔金钱来销毁他们的“病史”记录。乍得原本只能勉强说几句俄语,在关押期间被迫苦读托尔斯泰的著作,因而学到了不少俄语词汇。

  20. Squirrel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有没有办法证明文件不包含计算机病毒?

    @rebecca #175467

    其实音频文件也可以包含程序,所以也可以携带病毒,例如将病毒程序放在音频文件的metadata(作曲家名字)中,利用播放器程序的漏洞触发执行。

    是因为缓冲区溢出吗?攻击者输入特定的数据让播放器程序出现缓冲区溢出,使播放器执行的下一条指令从正常区域跳转到数据文件的某些特定区域,如果这些区域中包含攻击者植入的代码,的确有可能把这些代码执行。不过这种操作难度很大。


    11月27日更新:

    缓冲区溢出攻击原理可以参考这里。植入数据文件某些特定区域的病毒程序称作shellcode。

  21. Squirrel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有没有办法证明文件不包含计算机病毒?

    @消极 #175354

    js和py是可执行文件。计算机中的文件有的只包含数据,有的包含数据和指令。指令就是能被计算机执行的代码,比如exe文件本质上是一长串二进制代码。在Windows系统中包含exe、dll等后缀的文件是可执行文件;在Unix/Linux系统中任何文件都可以是可执行文件(主要看用户给不给执行权限),但只有真正包含指令的可执行文件会被计算机执行。

    病毒只可能存在于包含指令的可执行文件中。计算机病毒本质上是恶意指令,通常嵌入在一些正常的指令中,只有当指令被计算机系统执行后病毒才能获得系统权限并且破坏系统。

    像txt、jpg、mp3等纯数据文件不包含指令,自然不可能包含病毒。在Unix/Linux系统中有的可执行文件没有执行权限,即使这些可执行文件中包含病毒,只要没有执行的机会,病毒也不可能破坏系统。

    有些包含病毒的可执行文件可能伪装成txt、jpg、mp3等纯数据文件骗用户执行。

  22. Squirrel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有没有办法证明文件不包含计算机病毒?

  23. Squirrel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刚才看到一种观点:我粉红是因为专制比自由民主能更好地发展经济

    类似于新冠疫情控制等政策的实施,看起来决策速度很快,执行力度很大,控制力很强

    一个系统“执行力度大,控制力强”并不意味着“灵活”。恰恰相反,高度依赖中央决策的系统是最不灵活的。由于外界变化从系统边缘传递到中央有延迟,在中央做决策的赵家人通常是最后知晓外界发生变化的人。因此中央集权的系统应对紧急状况非常脆弱。比如,苏联切尔诺贝利事件发生时,当地人都在等中央下决策,结果错过了最佳疏散时机。武汉肺炎错过最佳隔离时机导致疫情扩散也是同样的原因。

    经济是分布式系统,不是中心化系统。经济的繁荣取决于每个人在系统中发挥自己的特长、自由竞争、以及对所有权的保护,而不是某个更高层次的权威对经济的规划和管控。专制(或者说“计划经济”)的套路是中央制定计划来管控经济系统,使其顺着赵家人希望的方向发展。德国和苏联的经历已经证明这个套路是不可能成功的。人类没有能力管控经济系统,任何人为的管控都会对经济造成伤害。

    天朝的经济增长归功于改革开放带来的自由市场:赵家人放松对经济的管制,民间自发形成市场秩序。很多人错误地认为这个秩序也是赵家人“规划”的功劳。

  24. Squirrel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編程隨想失蹤了,人權觀察認證--中國網路傳奇人物失蹤,引起憂慮

    6月14日那周有RFA、维权网、江峰、悉尼奶爸等一堆媒体报道过“编程随想被上海公安拘捕,遭受残酷审讯”,可惜谁都没有给出更多的有效信息。如果每个媒体的爆料来源是互相独立的,至少爆料的内容会有差异,所以这些内容大概率是互相转载的。

    最初的爆料人墙国蛙蛤蛤本人也承认之前的爆料不够靠谱

    https://twitter.com/GFWfrog/status/1411122848203108354

    蓝宝石提供的关于编程随想被捕的猜测有一定道理。但最大的问题是他除了声称“编程随想被捕是真实的,我通过自己渠道核实”是事实以外,并没有提供更多细节。他提供的大部分内容不是事实而是猜测。

    https://twitter.com/sapphire_is/status/1416702443463880709

    https://twitter.com/sapphire_is/status/1416708498356834305

    CDT也报道过编程随想的事件。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67209.html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68224.html

    可能是CDT的老板萧强对编程随想比较了解(他2014年给编程随想的博客写过推荐信https://pao-pao.net/article/323),所以可信度不高的消息CDT没有报道。一个反例是RFA报道了7月4日净网协会的文章,这篇文章的可信度不高。

    https://www.rfa.org/mandarin/Xinwen/7-07052021132700.html

    目前关于编程随想的下落没有更确切的消息。有消息俺会第一时间关注。另外不知能否通过暗网、Telegram频道等渠道购买国安内部消息打听编程随想下落。

  25. Squirrel   在小组 2047 回复文章

    墙国蛙蛤蛤:编程随想疑似被抓

    编程随想于5月初被上海公安抓捕(早于他设置定时发布最后一篇文章的5月9日)

    编程随想5月9日在评论区回复过一个5月8日发布的评论,说明随想至少在5月8日前没有被抓。这个“5月初”的时间点有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