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bulance @Ambulance
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
34

最近中文圈总是流传一种观点:美国的疫情不该让川普政府背锅,美国人应该一致首先追究中共的责任,而不是让川普政府负责,所有批评川普抗疫不力的都是大外宣。

我对这种观点非常反感,因为这种观点,恰恰体现了威权主义教育所塑造的世界观。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你每个月交物业费,小区请了保安进行夜间巡逻。结果某晚有一群小偷撬开了多家的房门,损失惨重。那么这个时候,正常人当然会追问:说好的夜间巡逻呢?我们的物业到底在做什么?如果物业不能保护我们的财产安全,我们请这个物业有什么用?

同样的道理,在任何一个国家,民众和政府基本的契约是:民众交税,政府负责保护民众的安全。就美国而言,这个契约只在美国人和美国政府之间,而不是美国人和中共政府之间,对于其它受到疫情影响的国家也是同样的道理。那么,当民众受到疫情影响的时候,当然应该先问自己的政府:你有没有负起责任,做足够的措施保护好我们?然后才是由美国政府出面,去追究中共的责任。但问题是,如果只有后者而没有前者,这就相当于在为政府的应对不力推卸责任。

退一万步说,如果这次疫情是有意为之的一次敌对行动,各国政府同样也不能因此而推卸自己保护民众生命安全的义务。911事件发生后,美国政府的应对受到大量质疑,独立调查组对政府当时的应对策略进行了详尽的调查,民间也有相当多批评政府在事前没有足够重视的舆论。

美国政府后来发动反恐战争,为遇难者报仇,照理来说应该是绝对的政治正确。但是,同样出现了大量对反恐战争质疑的声音,甚至有像斯诺登这样,揭露出政府借反恐的名义大肆建立监控系统的吹哨者。

在某些人看来,美国人非但不怪“境外势力”却指责本国政府应对不力,甚至揭自己政府的黑幕,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给敌对势力递刀子”的事情。但这恰恰反映了基本的一种公民素质:民众天生就应当负起监督政府的责任,而不是主动为政府的失职找各种借口。

在中国社会,中共政府甩锅“境外势力”之所以能屡屡得手,恰恰是中国人的公民意识极度匮乏造成的。如果今天,美国民众不追究政府应对不力的责任,而都怪罪于中共这个“境外势力”,那么明天在遇到其它危机的时候,同样也可以怪罪于其它的“境外势力”。这么发展下去,美国社会和现在的中国社会,就会越来越像了。

只有被威权体制教育出来的产物,才会为尊者讳,只问利益而不分对错。为了完成自己的“灭共大业”而放弃了对政府责任的追问,放弃了对权力的监督,这就标志着屠龙勇士堕落成为恶龙的开始。

17

关于新疆的集中营里面有没有发生系统性强奸的情况,我看了一下论坛上面的讨论,感觉这并不仅仅是个逻辑问题,而是一些基本法律常识需要得到普及。

要在法律上给一个人或者组织定罪,有两件事需要考虑。第一是证据,第二是举证责任。而证据又分成直接和间接证据两种:

Direct vs. circumstantial evidence

Direct evidence is any evidence that directly proves or disproves a fact. The most well-known type of direct evidence is a testimony from an eyewitness. In eye-witness testimonies the witness states exactly what they experienced, saw, or heard. Direct evidence may also be found in the form of documents. In cases that involve a breach of contract, the contract itself would be considered direct evidence as it can directly prove or disprove that there was breach of contract. Circumstantial evidence, however, is evidence that does not point directly to a fact and requires an inference in order to prove that fact.

A common example of the distinction between direct and circumstantial evidence involves a person who comes into a building, when it may be raining. If the person declares, "It's raining outside", that statement is direct evidence that it is raining. If the person is carrying a wet umbrella, and he is wearing a wet rain coat, those observations are circumstantial evidence that it is raining outside.

直接证据通常包括书面证据,以及证人的证言,在法律上这两者的地位是相同的,都可以直接证明犯罪事实的发生。当然,为了确保证人没有撒谎,书面证据是真实的,通常还需要其它的间接证据来互相印证。

这里就会有人问,如果存在一部分证据,足以使人能够产生怀疑,但是抓住了犯罪嫌疑人之后他坚持不认罪,那该怎么办呢?

当然在现实当中,即使犯罪嫌疑人坚持不认罪,不配合任何调查,如果证据足够充分的话同样可以判其有罪,这里就涉及到举证责任的问题:

Different types of proceedings require parties to meet different burdens of proof, the typical examples being beyond a reasonable doubt, clear and convincing evidence, and preponderance of the evidence. Many jurisdictions have burden-shifting provisions, which require that if one party produces evidence tending to prove a certain point, the burden shifts to the other party to produce superior evidence tending to disprove it.

法律上有无罪推定的原则,即要对一个人或组织做出指控的时候,不能让被指控者自证清白,而需要有合理清晰,有说服力的证据,足以使人产生合理怀疑。 如果已有的证据满足这一标准,那么举证责任就会落到被指控者这一方,此时被指控者就需要提出更强有力的证据,来证明自己无罪。

从以上的几点,来分析一下新疆集中营里面可能对妇女发生系统性强奸的报道。

首先建议大家读一下BBC报道的原文:

'Their goal is to destroy everyone': Uighur camp detainees allege systematic rape

这篇文章里出现了四个证人:

Tursunay Ziawudun,集中营囚犯,系统性强奸和虐待的受害者,并目击了同囚室其他受害者。

Gulzira Auelkhan,集中营囚犯,负责脱去受害者的衣服,并将其双手反绑。

Sayragul Sauytbay,教师,集中营囚犯,目击了公开轮奸。

Qelbinur Sedik,集中营的汉语教师,从看守处得知存在强奸和虐待的文化。

除了第四位是从看守得到的消息,可以视作间接证据,其他三位的证言,都可以视作直接证据

同样,类似的报道并不是第一次。早在2019年这位叫Sayragul Sauytbay的女士就进行过作证:

Prisoners in China’s Xinjiang concentration camps subjected to gang rape and medical experiments, former detainee says

其实从BBC的报道中我们就可以发现,这些受害者虽然经历不同,逃离集中营的时间也不一样,但她们的证言可以相互印证,并且可以令人产生合理怀疑。那么此时,举证责任就转移到了有嫌疑的一方,即新疆当地负责集中营运行的政府身上。此时,就需要对受到指控的集中营进行公开调查,彻底查明是否存在系统性强奸和虐待。同时也需要调查其它的集中营是否也存在类似情况。

当然我们知道,中共政府永远不会允许国际社会进入新疆,并且不受限制地进行调查,这就类似于犯罪嫌疑人保持沉默。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类似的直接证据只会越来越多,那么到时候,国际社会也必然会作出基本的结论。装聋作哑,想要蒙混过关,是不可能的。

但是,很多人在事实面前却认为,证人的证言并不可信,集中营内部的视频也不可信,一定要亲眼看到受害者被强奸虐待的画面才能相信,这就类似于二战时的德国人:即使早在二战结束之前,国际社会就已经不断声讨纳粹对犹太人的迫害,但是他们一定要等纳粹灭亡之后,亲自走进集中营看到毒气室才惊恐地发现,自己的民族已经犯下了滔天罪行。

14

天气预报本来说今天下雪,结果拜总统一来天气晴朗

人呐就都不知道,自己就不可以预料。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我绝对不知道,我作为一个退休的美国副总统怎么又把我选到华盛顿去了?,所以耶和华同志跟我讲话,说“美国人民都决定啦,你来当总统”,我说另请高明吧。我实在我也不是谦虚,我一个退休的美国副总统怎么到华盛顿来了呢?但是呢,耶和华同志讲“大家已经投票决定了”,所以后来我就念了两首诗,叫“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川粉避趋之”,那麼所以我就到了华盛顿。

你们给我搞的这本东西啊,Excited!

13

川普已经完全没有任何机会翻盘了。不管他打不打法律战,也不管他接下来的这两个月任期打算怎么渡过,他已经在政治上正式被判了死刑。

让他真正再也无法翻身的原因是,美国传统盟友在媒体宣布拜登获胜以后纷纷发去贺电。这一方面承认了拜登政府的合法性,另一方面也在警告还在负隅顽抗的川普阵营:无论你们打算怎么闹,我们都不会再和你们打交道。

接下来川普阵营的土崩瓦解也是一瞬之间的事情,那些之前还在利用他的共和党大佬们,当然也不会为了他去葬送自己的政治生涯。

我其实还真是有点感叹,这就是民主制度的威力:无论是多么权倾一时的人物,哪怕是美国总统,一旦失去民众支持,哪怕只是以微弱劣势落败,也一样必须交权下台。现在留给川普的选择题就是,他是要体面宣布败选交权,还是要在民众的唾骂声和国际社会的压力下顽抗到底,最终被扔出白宫了。

然而,对于民主党,这次大选更应该当作败选来对待,因为议会的选举非常不理想,总统选票也没有获得决定性的胜利。

看到之前的选票统计,说有相当一部分人总统投了拜登但是议会投了共和党议员。有些川粉认为这是做假票,但我觉得这恰好证实了选票的真实性:这说明有相当一部分中间选民只是想让川普下台,但他们并不想支持一个民主党议员代表他们。这无疑给民主党敲响了警钟:无论如何,接下去的四年必须尽力去照顾到这些中间选民,同时关注低收入人群,特别是被全球化影响到的社会底层们。如果民主党拿不出方案,那么四年一过,甚至只要两年以后的中期选举,民主党好不容易拿到的政权又会得而复失。

13

1月6日川粉在川普的鼓动下大举进攻国会山,造成包括一名警察在内的五人死亡,打断了认证选票的民主进程。某些川粉老是拿BLM运动出来说事,以此合理化自己的行为,为那位冲击会场不幸被特勤枪击身亡的女士辩解。

警察杀死George Floyd的时候,是压在他脖子上使他窒息而死,事后并未抢救。八月份枪杀另一名黑人的时候,同样在他家里车库开枪,当场无人抢救。这两人即便犯罪,他们的罪行和冲击国会会场比起来,哪个更严重?他们在死前受到的折磨,和今天中枪的这位女士比起来哪个更严重?

何况今天这位中枪的女士是立即送医得到救治的。

BLM运动的时候国会动用的安保规模,和今天处理这些冲击国会的暴徒,难道是一个等级的?BLM有冲击国会和白宫吗?

到现在还在相信大选作弊,不相信美国独立运行上百年的司法制度,只能说你高兴就好,自己在social bubble里面好好呆着吧。第二修正案是让你自卫,不是让你有借口去推翻选举和政府的。选举的合法性只有法院的判决才算数。

川普早就已经完蛋了,两个月前大选结果出来的时候就是这样,今天他,和你们这一群川粉的所作所为,无非就是让更多人看清楚他实质独裁的嘴脸,加速他倒台的进程。

引用我两个月前的帖子,不过当时我没预料到的是,共和党里居然还有一大批人能硬撑这么久,一定要拖到最后一刻才和川普切割。我也没料到川普作为美国总加速师这么厉害,硬生生把两个Georgia州的参议员席位送给了本来要输的民主党:

川普已经完全没有任何机会翻盘了。不管他打不打法律战,也不管他接下来的这两个月任期打算怎么渡过,他已经在政治上正式被判了死刑。

让他真正再也无法翻身的原因是,美国传统盟友在媒体宣布拜登获胜以后纷纷发去贺电。这一方面承认了拜登政府的合法性,另一方面也在警告还在负隅顽抗的川普阵营:无论你们打算怎么闹,我们都不会再和你们打交道。

接下来川普阵营的土崩瓦解也是一瞬之间的事情,那些之前还在利用他的共和党大佬们,当然也不会为了他去葬送自己的政治生涯。

我其实还真是有点感叹,这就是民主制度的威力:无论是多么权倾一时的人物,哪怕是美国总统,一旦失去民众支持,哪怕只是以微弱劣势落败,也一样必须交权下台。现在留给川普的选择题就是,他是要体面宣布败选交权,还是要在民众的唾骂声和国际社会的压力下顽抗到底,最终被扔出白宫了。(当然我们现在知道,他和川粉们选择了后者)

然而,对于民主党,这次大选更应该当作败选来对待,因为议会的选举非常不理想,总统选票也没有获得决定性的胜利。

民主党应该感谢川普这位伟大的美国总加速师,让他们彻底翻盘,实现了完全执政。

看到之前的选票统计,说有相当一部分人总统投了拜登但是议会投了共和党议员。有些川粉认为这是做假票,但我觉得这恰好证实了选票的真实性:这说明有相当一部分中间选民只是想让川普下台,但他们并不想支持一个民主党议员代表他们。这无疑给民主党敲响了警钟:无论如何,接下去的四年必须尽力去照顾到这些中间选民,同时关注低收入人群,特别是被全球化影响到的社会底层们。如果民主党拿不出方案,那么四年一过,甚至只要两年以后的中期选举,民主党好不容易拿到的政权又会得而复失。

12

王炳章的wiki页面

1983年,王炳章创建海外第一个民运组织“中国民主团结联盟”,担任第一、二届主席。1989年,他参与创建中国自由民主党,担任第二届主席。1998年1月,他潜入中国大陆推动筹组民主活动,二周后被中共逮捕并驱逐出境。1998年2月,他参与创建中国民主正义党,出任发言人和中国民主运动干部学校理事会顾问。6月,他出任中国民主党海外筹备委员会和工作委员会顾问委员。2000年2月,他出任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顾问。

2002年6月,王炳章在越南边境附近,遭中国国安部与越南公安部人员绑架至一艘往中国的船上,在中国领土上遭公安逮捕。2003年2月,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为台湾从事间谍活动和组织领导恐怖组织的罪名判处王炳章无期徒刑,他目前正在韶关北江监狱服刑。

王炳章是早期的海外民运人士,因为企图潜入中国国内从事被CIA资助的篡党夺权民主活动被捕,因间谍罪和组织恐怖组织罪被判无期徒刑,至今仍然服刑。

当然他是否真的犯下了这两项罪行就见仁见智了,总之我不信。

有意思的是,我搜到了2004年BBC中文对于王炳章被捕的一篇报道,其中摘录了大量当时中国网民的评论。结论是,当时中国的舆论环境,并没有比今天好到哪里去。现在的种种开倒车的现象,也只不过是放大了五毛和爱国粉红的声音。五毛和爱国粉红,并不是在2010年以后才出现的,而是一直存在,且受到官方主流意识形态的操纵。

BBC原文链接:如何看中国对王炳章的判决? 摘录部分评论:

有些所谓中国人拚命要出国,赚外币,过着较国内同胞优裕百倍的自由生活,在别人地方赖死不走,要他们再回国效力?情愿死掉好过.但奇在这些人转头又可以声嘶力竭,隔空骂人不爱国,不想祖国强大, 满脑子美帝主义反中乱华等等,真有点精神分裂,十分可笑.相比起来,王先生一直为中国民运奔走努力,精神勇气可嘉.他不幸被中共政府绑架禁锢终身,实在是国耻, 无知国民胡言乱语也罢了,那些海外华侨亦来嗡嗡嗡,不知所谓!只望真有人能解救王先生出险境! 阿门, 香港

看看现在的某些海外战狼,是不是很眼熟?

我相信王先生的初衷是爱国的;但是空着两个手的爱国是毫无用处的,想把自己的主张让很多的人知道以及理解。我想这些以王先生个人的能力在我们国家这个体制之下是无论如何是承受不了的,毕竟现在人们对政治的热衷远不如对经济的兴趣,我想在这点上王先生毫无疑问的受制于外来组织的援助,这是毫无疑问的,因为在国内不可能出现既有雄厚实力又有鲜明的不同于共产党的政治主张的团体,而这种团体在我们国家这种环境里也生长不出来。所以王先生既然受到外来组织的资助,就不得不放弃自己的一些理念受制于那些组织,作一些不以自己的意志为意志的事情。当然从王先生的立场来看可能只是认为有损与共产党而无损于国家。但是王先生毕竟对国家犯了罪。所以也算咎由自取吧?但是我是为王先生这样的人落得个这样的下场感到委屈,说实在他要为自己的理想而献出自己的自由甚至于生命那到是很光彩的!可是王先生却没有那么幸运,只是做了两种政治势力倾轧的牺牲品。我为我们中国有政治理念的大多数知识分子可悲!其实从小人物的眼光看去,共产党没有彻底的腐败,那些人为的夸张社会低层的凄苦状态的所谓"民运人士"也不过在"象牙塔"里面替社会大众空喊争取福利,其实他何尚清楚10亿社会低层的大众想要些什么?当然这种为国为民的心态还是可以给予肯定的。其实共产党执政的政府怎么样,老百姓最清楚,按我们低层的人说应该还是可以,毕竟让我们12人都吃饱穿暖了,这点是有目共睹的。尽管有些人吃着喝着民脂民膏,但是咱们老百姓还是忍得住疼。假如说有什么好证明的话那就是在国内很多人的不同的政治主张得不到社会低层的响应而甚至筹集宣传的经费都很困难。这一点是共产党有其在中国存在的必然的有力证明,所以我奉劝激进人事,请不要为自己的政治理念所陶醉!请多考虑或多了解我们社会低层的人到底需要什么,假如说你的政治激情真正发自公心的话。还是少做一些牺牲品一样的人物,最终害人害己。而却还远离了自己的政治目标!至少现在不是推翻这个政党和这个政府的时候,毕竟它没有彻底的腐败。相反对所有老百姓来说我们对这个政党还是充满着期待。这是我一个升斗小民的一点看法。升斗小民, 中国

王炳章收了外国人的钱->成为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王炳章代表的民运人士脱离现实->共产党执政还不错->我们热爱共产党

这种五毛的洗地逻辑真是几十年如一日啊 :)

。。。我作为一个新中国的老百姓,通过自身的努力取得的一定的成功,我对中国感到很满意。。。。 穷不是没道理的,有的人就是不思进取,就算我们给他钱也没有用。。。。。总之,我很满足,满足祖国给我的一切。 中国人, 中国 ---------------------------- 中国社会的上等 阶级的人的典型的观点。 而我是个打工的人,我认为大多数的有钱人的钱是剥削的不义之财。我周围的人们都是这样的观点。 官僚阶级资产阶级和工人阶级农民阶级是没有共同语言的。厌恶者, 中国

你穷是因为你不努力,不是社会制度出了问题。就算真有问题的话也是资本家996的剥削造成的,和国家没有关系。

BBC和(包括认为他是民运人士的)不要把像王炳章这类人扎当做著名民运人士,像它这类人.这个世界多了.包括你们国家.是不是他也是你们国家的著名民运人士.可笑!!! 唐宋元明清, 伟大的国家

对于王炳章这样的一个从事恐怖活动的所谓民运人士,中共竟然屈从于外界压力只判无期徒刑,我很失望。从对这件事的报道上可以看出西方媒体的双重标准是多么恶心。只要是反对中国的,无论他是流氓还是人渣,统统冠以民主斗士的称号。我希望中国政府不要花纳税人的钱去养这个人渣,应立即将其处决,以表明中国政府坚决打击恐怖活动的决心。 dcom,日本

为什么一个民运分子,这么厉害,bbc还有专门的论坛!给点理由先!每天收看bbc的新闻,只要是报道中国的,就是灰色调。明显有歧视!!!这一点,绝对没有法国的电视台做得好!公众的知情权已经被你们玷污了!小玄子, 法国

以BBC为代表的西方反华媒体一直抹黑唱衰中国,阴间滤镜二十年如一日。

王炳章这个中华民族的败类落网了,他应该知道他会有这一天,我真是不了解为什麽有那麽多人愿意去做美国狗.难到狗的下场好吗?我不想谈关于民主和政治关于中国,好或不好它自有它的规律.我只是想从一个中国人的角度. 龙的子孙, 中华民族

我大清自有国情在此,做外国人的走狗必然没有好下场。

王炳章不应被称为"民运人士",因为他主张并组织暴力行动,否则拉登也可以称为"民族主义人士"或"宗教人士"。 "民运人士"的名声是好是坏,他们的政治主张是否正确,这个问题人人都可以保留自己的看法,但跨越暴力这条界限就是不可原谅的了。 从鸦片战争开始到1949年,中国经历了一百多年的战乱,人民生活极度贫困,后来又有文革十年动乱,经济发展停滞。中国再也不要战乱!这二十多来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和平发展的机会,人民生活有了极大改善,谁要是出于不论什么目的想要再陷中国于战乱之中,那真是丧心病狂,我想全中国人民都是不会答应的。 中国这些年的发展来之不易。就拿"六四"事件来说,中共付出了巨大的政治代价,而普通的老百姓则付出了鲜血和生命的代价,都是中国人的血!而那些海外反华势力是多么的幸灾乐祸!这些年来,国外新闻媒体一会报道说中国即将经济崩溃,一会又说中国经济的发展如何构成了威胁,显然他们并不希望中国的富强。把中国未来的希望寄托于列强,孙中山和蒋介石都是有教训的,我希望那些"民运人士"能够觉悟到这点,如果他们还有中国人起码的良心。 真正要在中国推进民主和人权,就必须实实在在地为人民做些好事。近年来一些国内新闻媒体对某些部门滥用权力的批评和维护弱势群体权益的行动,都是很好的例子。哪怕是捐点钱给贫困地区失学的儿童,也比在一旁冷嘲热讽要更显出诚意。 目前中国处于经济和社会转型期,导致一些人价值观的扭曲。有人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采取极端手段危害无辜群众,北航飞机纵火案和南京汤山投毒案就是例子。这也是因为我们民族的文化传统中不好的一面,缺少人道主义传统,忽视他人的权力和生命。 我认为,真正要在中国推进人权,首先要从宏扬人道主义开始。如果不是这样,而是鼓吹暴力,那和上述罪犯没有什么不同。王炳章鼓吹并组织暴力行动,证据是确凿的,依据中国法律判无期徒刑并不为过。 民主人士, 英国

维族人主张并组织暴力活动,所以维族人都是恐怖分子。跨越暴力这条界限就是不可原谅的了,所以在新疆建立集中营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否则就是企图搞乱中国。谁要是出于不论什么目的想要再陷中国于战乱之中,那真是丧心病狂,我想全中国人民都是不会答应的。 中国人民是不好惹的,如果惹翻了,那是不好办的!

党要求不要纠缠过去,一切向前看。那么好,看看十三年来的景象吧。确实,"商品短缺基本结束",人民生活有所提高,经济发展步子加大了。但是,随着共产意识形态在全球范围内的破产和民主自由价值观的全面普及,经济发展成了共产党执政唯一的合法支撑。而经济的发展是以牺牲环境保护、公民道德、社会正义、法律公正、政治民主等等来换取的,是畸型的。这样一支脚的发展,无持续性可言,随着社会压力愈来愈大,社会矛盾愈来愈尖锐,如无民主体制加以合理疏导,普遍的动荡乃至动乱迟早要发生。 而且,贫弱群体未能享受经济发展的成果。据经济专家分析,在我国八万亿元的银行存款中,有80%的存款属于20%的储户。这拥有80%存款的20%的储户都是些什么人呢?专家说,既不是普通百姓,也不是私营企业主(因为他们绝对不会让资金躺在银行里睡大觉),而是一些官员们的" 灰色收入",而且这种"灰色收入"还在以每年30%以上的速度增长。这还不包括他们私自转移、藏匿在外国银行里的那部分。而广大农民依然没有起码的社会保障,还有多少农民看不起病,小病熬着,大病等死,多少农村孩子上不起学,多少下岗工人辛苦谋生、艰难挣扎! 民主人士, 英国

以上的理论其实没错,不过中共凭借加入世贸组织和全球化的经济红利,硬是给自己多续命了二十年,这恐怕也是当时的人们无法想象到的。今天看起来,以上的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相反越发严重。然而,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上边有说我们身在国外是在享受"自由",只是在这里骂"民运人士"。以我而言,我并感觉不到中国和英国有什么区别。中国共产党有什么不好,每年8%的经济增长率世界上有那几个国家赶的上?动动脑子啊,改革开放这么几年容易吗?非来个大革命让经济倒退20年才满意吗?前边有的同志的见解我十分赞同,中国目前需要的是和平。贪污腐败,你们敢说哪一个国家没有吗?在哪一个国家没有互相巴结,算计的?这是普遍现象,没什么可用来贬低自己伟大的民族的。对于扰乱国内稳定的社会秩序之人,一个字-杀!中国留学生, 英国

天下乌鸦一般黑,西方民主国家,照样贪污腐败,所以我大中共贪污腐败有什么了不起的?这是普遍现象。

现在的战狼留学生只会骂CNMB和NMSL,还不如当年的留学生武德充沛

我始终相信历史的车轮是挡不住的!!!!! 中国有中国的国情,换句话说,几千年的历史和文化,使得中国不能简单拷贝任何一个国家的民主政策.作为一个很普普通通的公民,在中国大陆生活了26年,我没有感觉到我的基本人权收到了限制.来到英国的两年里,目睹这个国家面临的问题,一方面我觉得所谓西方的完善的政治制度,其实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完美.而另一方面,我也觉得中国的政治制度还有要改善的地方. 尽管如此,我还要说,我们必须相信我们自己的政府,如果中国乱了,付出巨大代价的是每一个普通的中国人,西方世界的普通人其实无暇理会我们这边发生的一切, 而西方政客们无非只是指手画脚,空降的面包和奶油是要付出代价的. 别以为自己的言论越尖刻就越独树一帜,踏踏实实地做好每一个自己,树立起中国人的自信,宽容和睿智! 我骄傲,我是中国人, 英国

中国要有制度自信,我大清自有国情在此,千万不能照搬西方制度。

中国的民主运动走到这一步很可惜, 客观地说,民运已经不成气候了。 这里不仅仅是中国政府残酷镇压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民运缺少一条基本的路线,那就是中国到底应该建设成什么样子。我敬佩王炳章,如果换成是我,我早就放弃了希望。他又坚定的信念,这一点难能可贵。 我希望这里很多人明白的一点是,爱国不一定要爱党,允许自由的表达思想本身就是西方民主的精髓。不要动不动就给人扣上卖国的罪名,如果以反对中国共产党来判断是否卖国的话,那么足以再搞10次文化大革命了。所以我请那些狂热的民族主义和所谓的爱国分子注意,多一些论证,少一些谩骂和无端的人身攻击。这只能体现出你们的肤浅。 徐臻, 德国

我赞同他说的每一句话,特别是对民运的批评。民运从89年到现在,一直都不成气候。相反,他们对民主社会基本价值观的理解至今都还十分肤浅。

看了上面那么多帖子,我想民运分子也该清楚自己在国人心中的地位了,除非你说他们都是中国网络警察来自欺欺人.民运民运,以民为主,你们就像当年刚从苏联留学回来的早期共产党员,学了国外的一点理论皮毛,无视中国国情,结果能怎么样,失败是必然的,而且还会遗臭万年.我不是什么民运分子,也谈不上共产主义的接班人,我希望的是国家政治清明,上下齐心,江山一统,天下太平.这恐怕也是大部分中国人的愿望吧.可惜你们这些民运人氏所作所为无一不是与此想抵触,结果自然是成为孤家寡人一条路.中国再不好,也是你们的根.你们搞民运,为的是中国,不是做秀给外国人看.好好想想吧.还有呀,我觉得那位新大陆人的观点很不错,可惜大部分台湾人都没有了中华民国的概念,更加没有了当年国民党人统一中华的骨气,只能在半壁江山下苟延残喘,所以统一还是指望共产党比较好.反省吧,民运, 新西兰

"除非你说他们都是中国网络警察来自欺欺人." —— 你还真是聪明!

"我希望的是国家政治清明,上下齐心,江山一统,天下太平." —— 大一统永远都不缺支持者。

想不到一个为中国,为中国人而身陷囹圄的战士在这里得到的是如此待遇。在这里发言的恐怕多身在海外,境界尚且如此,也就难怪一部奉秦始皇为英雄的电影让国内的众生看得如醉如痴。英雄, 英国

更想不到的是,20年以后的情况甚至变得更糟糕了呢~

9

原文:How a fake persona laid the groundwork for a Hunter Biden conspiracy deluge

简要来说,在纽约邮报报道拜登儿子的所谓邮件门之前,还有一起丑闻是他和中国的关系。有一个64页的文件揭露了拜登儿子所谓的和中国油气公司合作,以及之间的利益输送。这个虚假的丑闻在大纪元、苹果日报、郭文贵路德旗下的中英文媒体上大量传播,包括极右翼的QAnon,和某大型墙外中文论坛也使用了这一说法。

Balding claimed that the document was commissioned by Apple Daily, a Hong Kong-based tabloid that is frequently critical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 spokesperson for Apple Daily confirmed it had worked with Balding on the document.

In addition to posting the document to his blog, Balding also promoted it in far-right media, appearing on Bannon's podcast and on "China Unscripted," a podcast produced by The Epoch Times, a pro-Trump media outlet opposed to the Chinese government.

On Twitter, the document was pushed by influencers in the QAnon community, as well as by Dinggang Wang, an anti-Chinese government YouTube personality who works for Guo Wengui, a billionaire who fled China amid accusations of bribery and other crimes. Republican Newt Gingrich, the former speaker of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tweeted the document to his 2.3 million followers.

后来经过调查发现,文档作者Martin Aspen的身份纯属虚构,其照片是由电脑合成的,他的公开简历也完全是子虚乌有。另一位最初公开此文件的作者Christopher Balding,承认他与苹果日报合作撰写了文档,苹果日报的发言人证实了这一点。同时,大纪元等轮媒,被发现使用合成照片在社交网站注册假帐号,并发布虚假信息:

Computer-generated faces have become a staple of large-scale disinformation operations in the run-up to the election. In December, Facebook took down a network of fake accounts using computer-created faces tied to The Epoch Times. Facebook removed over 600 accounts tied to the operation, which pushed pro-Trump messages and even served as moderators of some Facebook groups. Stephen Gregory, publisher of the U.S. editions of The Epoch Times, has denied any connection to the accounts.

在丑闻爆出以后,苹果日报公开声明没有参与此事,事发前也未得到NBC的采访要求。之后,苹果老板黎智英在推特上道歉并表明了事情经过:他手下的一个私人助理Mark Simon,从他的私人公司向Christopher Balding转账了一万美元作为项目支持,但整个过程当中黎智英和苹果日报并不知情。Mark Simon随后发表声明承认过失,并辞职。以下是黎智英的声明

I'm sorry that Apple Daily was implicated by the NBC article. But Apple Daily has nothing to with it, I've nothing to do with it. My assistant Mark Simon now informed us that he worked with the project, although had not commissioned it. (1/3)

Mark used my private company's money to reimburse for the research he requested. It's only US$10,000 so he didn't have to have my approval. (2/3)

I was shocked when our reporter asked me for response to the NBC article. I know it is hard for anyone to believe that I didn't know about it and my integrity is damaged. (3/3)

我的一些看法:

1. 事情发展到现在,拜登儿子的所谓丑闻,无论是硬盘门还是这个通中门,应该完全都是子虚乌有的,可信度极低。

2. 亲川普的极右翼媒体和组织,参与了捏造材料的过程,并借用媒体管道传播阴谋论,企图干预美国大选。

3. 这起事件大纪元、郭文贵都有所参与,但此事到底是由哪方主导,双方是互相合作还是仅仅由于政治立场相同而互相利用,目前尚不清楚。但肯定的是,无论是大纪元和郭文贵旗下的媒体,都不可信。

4. 报道同时揭露出,大纪元采用注册假帐号的方式进行水军攻击操纵舆论,从我个人今年以来对舆论环境的观察,比较认可这个判断。目前推特和某大型墙外中文论坛上面不正常的一边倒右翼舆论,背后一定有相关水军操纵。

5. 我相信黎智英并没有参与捏造材料,但是苹果日报,包括一些台湾媒体和YT上的自媒体,由于他们的政治立场亲川普,并且缺乏媒体原则,在此事件当中受到利用,无形中充当了帮凶。这也进一步损害了这些媒体的声誉和可信度,至少我今后不会以这些媒体的观点和报道作为参考。

6. 有评论说这是中共在背后搞鬼企图干预美国大选,我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更有可能是川普团队和这些极右翼媒体互相勾结的结果。如果川普输掉大选,后续一定会有对此的进一步调查。

9

看到秦晖在清华上课的一段,提到中国历史上农民起义,感觉比较有意思:

去YouTube上播放

官逼民反在性质上就是冲着朝廷的。尽管官逼民反未见得都是要“杀到东京,夺了鸟位”,而因此就有人说,如果他们不主张打到首都,就说明他们觉悟不够,就是所谓只反贪官不反皇帝,这是落后的。但是我前面已经讲到了,实际上贪官与皇帝在中国人心目中的距离,应该说并不遥远。

一般中国的老百姓都知道,贪官是怎么形成的呢?贪官不是土司,不是领主,不是世世代代在这个地方的,贪官不就是皇上派来的吗?我们以前传统的说法,这些人就叫朝廷命官,他们就代表朝廷的。因此反贪官其实就是反朝廷。至于为什么只反贪官不反皇帝呢?其实在多数情况下和所谓的觉悟并没有什么关系,往往是这个民变没有闹大,那么你就没有能力去反皇帝。如果你有能力了,那就“杀到东京,夺了鸟位”,这并不需要什么阶级觉悟。

恰恰相反,在我国历史上的这些社会冲突中,真正有阶级觉悟的,就是明确意识到我是为佃户采取行动的,是针对地主的,那么这样的就是我前面讲到的佃变了。像(佃变)这样的事件,他通常倒是不反皇帝的。那么他不反皇帝反谁呢?就是反地主。而且像这样的事件中,他们的阶级意识往往非常强 ,我就是代表佃户的,而不是代表什么天下,代表什么万民,不是这样的。因此这种事情应该说,和所谓的阶级觉悟没有多大的关系。

根据他的这段理论,我试着分析一下中国人各种群体性反抗事件的逻辑。

我们经常看到,很多抗议者到政府门口拉横幅,上面除了诉求,往往有“求求国家政府党中央为我们作主”,“习大大你在哪里”之类的话。过去我看到这些话,就经常暗地嘲笑他们还是明君思想。但现在仔细想想,其实他们未必真的就这么想,这样更多只是一种策略。正如秦晖所说的,他们之所以还没反党中央,只不过是因为力量不够,而不是他们就真的以为中央政府就一点责任都没有。

当然,这种围攻当地政府的情况,还是得看当地一把手是不是本地人。中国过去的地方官员,都是当地势力里面通过政治博弈选出来的。这样的官员虽然未必就清正廉洁,但至少对地方有感情,不会太过乱来。到了中共时期,特别是近二十年,主要的地方一把手甚至主要官员都是异地调派过去的,这当然是为了避免地方作乱,但这种情况比过去封建王朝时期严重得多。如果当地一把手是本地人,比如说村干部这种级别,民众会期望上级政府介入处理尚且情有可原。但是到了党中央->省和市这个层级,地方主要干部肯定是异地调派,普通人当然也知道这些官员不是“自己人”。我在上海呆过一段时间,上海本地人告诉我,因为贪污被中央拿下的陈良宇因为多年持续在上海做官,他的民望是最好的(当然他也不是什么善类)。而后面的几个市委书记都是中央调派,就被上海人骂得狗血喷头。所以,对当地政府的不满,就往往会进一步往上上升到中央层面。在抗议的时候人们当然也说“我们支持党支持中央”,但这种口头上的支持,其潜台词是“我们支持中央出来负责解决问题”。

我一直关注香港反送中,去年抗议的时候,一开始也没有马上打出“天灭中共”的旗号,相反居然还有不少要求中央政府惩处林郑让她下台的标语。那么我们难道就能说,香港人“只反贪官不反皇帝”吗?当然不是,人的观念和立场是会随着对手的应对而变化的。后面中央开始强力打压,国际社会开始关注的时候,香港人立刻就改变了策略,批判一国两制,把矛头直接指向了中央政府。

而与之相反的是,中国国内现在流行一种宣传,即把社会不公等问题都归咎到资本家头上,而毛左和所谓的一些新左派,包括不少大学生和刚工作的人通常都认同这一套。这样一来,政府就可以坐山观虎斗,以一个超脱的姿态去介入处理,而不必担心引火烧身。就像秦晖说的那样,如果阶级意识非常强,变成了职工反对资本家,那么这样的人往往只想着把资本家打倒,而不会去想造成社会不公的本质性问题是什么。然而,一旦这些工人运动开始把矛头转向政府,就像北大马会那样,公开发表《反动势力的耻辱柱和进步青年的里程碑——广东警方对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8.24暴力清场纪要》这样的文章,那么就会马上被政府打成“和境外势力勾结”。到那个时候,无论是高喊“民主自由万岁”,“习大大救救我们”还是“毛主席你在哪里”,其实在中共眼里看起来都没有任何区别。

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比较乐观。的确有不少人知道皇帝不好,但没有能力去反。也有不少人还没看破皇帝的本质,但这些人一旦开始反贪官,最终也一定会认识到皇帝才是问题根源的事实。所谓“中国人都只反贪官不反皇帝”,本身就是个伪命题。但是,打倒了旧的皇帝以后,是换上一个新皇帝还是彻底改变这个制造皇帝的制度,那就很难说了。

9
  1. 讲到专业议题,比如说气候变化的时候,川普就开始进入比较安静的状态,看着拜登在那里讲半天政策和对自己的批评,也插不上话。

  2. 开场讲到大法官任命问题,川普说自己选上的是四年任期而非三年,言下之意就是只要还在任,自己的权力要用好用满。

  3. 提问川普是否愿意谴责白人极端主义者的时候,川普明显愣了一下,这个问题对普通人不是什么难题,但对于不想打击自己基本盘的川普相当难回答,最后川普还是选择回避从而不得罪自己基本盘。

8

指责大选作弊,从而攻击美国民主制度

这里要注意的是,如果仅仅要求重新点票或者法律裁决,没有问题。关键在于对美国制度的攻击,认为整个制度已经无药可救,这就是典型的大外宣话术。

范例:某钓鱼网站用户

哈哈,美国。一个二百年历史的民主大国。到了今天民主程序如同儿戏。原来维系美国的民主制度不是公平、正直和透明,其实是黑暗、阴险和虚伪

90后在有生之年应该有机会看到美国垮台。重点不是川普没选上,重点是这次美国大选的种种乱像。对民主国家最重要的选举,居然可以走到今天这一步,那我实在想不出来这个国家应该靠什么来维系。

因为蔡英文祝贺拜登当选,分化挑拨中港台

典型的表现有:蔡英文居然祝贺拜登,中共梧桐指日可待,台湾活该

范例:鉴于蔡英文这种傻逼表现,鉴于这类岛民的忘恩负义,从今天开始:反台独!拥护解放军占领台湾,实行三光一奸政策!

还支持个鸡巴毛的台湾!以前的支持,就当是喂猪了!最终川普连任,我也会通过共和党高层,要求放弃台美安全协定!台湾人值得享受中共的奴役!香港民众千万不要移民台湾了!直接移民欧美国家。

7

本帖经过与原作者联系,获得许可转载。此处对原文进行重新排版,并对语病略有修改。

原作者

原帖地址


中国政治坐标系测试是2010年起的一个针对中国民众的政治坐标测试。由于受测试者大多为「当时」20-25岁的青年人,以及相当部分的在校学生,因此我认为这个测试比较有代表性,即我们常说的,掌握翻墙技术,有一定教育水平的青年网民。这些人是网上小粉红和反贼的主力群体,对这些人政治坐标的分析,是非常有意义的,而且也可以让我们知道,品葱在整个中国网络社群当中扮演的角色和定位。

本文的数据,参考了 「对“中国政治坐标系测试”进行数据分析」一文。

这里要注意的是,所有数据分析都基于2014年。5年以后,很多人在走上社会,经过接触现实和习维尼的高压统治和宣传下,立场可能会向左或向右发生变化。民意一向都是不稳定的,任何重大事件的发生,都有可能显著影响到在某个具体问题上的民意和政治立场。但是,这样的分析仍然有一定现实意义。

首先列举一些年龄、收入的数据:

年龄比例

年龄主要集中在90-95这个年龄段。从这个年段向前向后随着时间跨度人数成递减趋势。

教育程度

情况 人数
不明 1063
初中及以下 5361
高中 21337
大学 115495
研究生及以上 28574

收入状况

情况 人数
不明 822
0-25K 79393
25-50K 26808
50-75k 18710
75-100k 14949
100-150k 14528
150-300k 9458

大概的学生比例

可能没有参加工作也没有固定收入的(学生)人数有 44912人,占了总人数大概26%。

这边补充一下,这个调查的用户群体,基本上也是知乎的主要用户群。

由于问题众多,我这里只列举一些可能差异较大和有意思的结果,和品葱进行对比。

一、对西方社会制度的看法与态度

5.在中国照搬西方式的言论自由会导致社会失序。


态度 人数
强烈反对 18405
反对 54306
同意 73730
强烈同意 25389

在品葱,我相信绝大多数朋友无论左右(西方定义下的),可能都会「反对」或「强烈反对」,向西方社会的言论自由看齐。但这里却体现出了中国青年人对「西方式的言论自由」强烈的不信任。其中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中共对西方社会制度长期以来的污名化造成的。

但是,以下几个问题的结果,却又截然相反:

1.如果人民没有受过民主教育,他们是不应该拥有普选权的。


态度 人数
强烈反对 23583
反对 66737
同意 64990
强烈同意 16520

2.人权高于主权。


态度 人数
强烈反对 15623
反对 55767
同意 68261
强烈同意 32179

4.西方的多党制不适合中国国情。


态度 人数
强烈反对 25529
反对 74974
同意 58206
强烈同意 13121

19.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不可能真正容许中国崛起成为一流强国。


态度 人数
强烈反对 35169
反对 90611
同意 30855
强烈同意 15195

以上三个问题,特别是问题2和问题4,实际上是西方社会「人本主义」和「民主制度」的核心。在这些问题上,多数人表现出了对西方社会人本主义和政治制度的向往。

更有意思的是,问题19里,大部分人(75%)对「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抱有好感,认为中美之间存在双赢互惠的可能性。在Trump上台中美贸易战白热化的今天,显然民意会出现大幅逆转。但在当时,对中美关系抱正面态度的人,居然占了如此大比例,可见大多数人在当时,还是更向往胡温时期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和美国保持良好关系的态势。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的宣传机构似乎发现了这一趋势,近年来对西方民主制度的污名化日益严重,甚至有意夸大「选举」「难民」「女权」「枪支管理」这些议题中的负面因素,甚至连师出同门的西方左翼「社会民主派」也不放过,以此全面抹黑欧美社会。


二、国家主义、经济和对外政策


2.人权高于主权。


态度 人数
强烈反对 15623
反对 55767
同意 68261
强烈同意 32179

9.国家的统一和领土完整是社会的最高利益。


态度 人数
强烈反对 17902
反对 55448
同意 57189
强烈同意 41291

如果把这两个问题放在一起看,结果就更有意思了。在认同「人权高于主权」的受访者中,有约40%的人,却同时认为「国家的统一和领土完整是社会的最高利益」。但是,如果「人权」和「主权」产生冲突的时候,哪个更重要?这40%的人给出了自相矛盾的答案,或许他们当中有不少人,完全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这两个问题,在品葱的主流舆论当中,据我观察并无多大分歧。虽然品葱内部支持各地分治或独立的声音不小,也有不希望看到某地独立希望维持联邦的,但认同「人权高于主权」,及「领土完整不如保障个人权利重要」的,相信应当是绝对的主流。

11.国家有义务进行对外援助。


态度 人数
强烈反对 23089
反对 52673
同意 73094
强烈同意 22974

「一带一路」在今天看来,已经完全成为了浪费金钱,屡受批评的政策。即便在国内的舆论平台,对第三世界外国留学生「额外照顾」的负面评价也屡有发生。让我比较费解的是,为何在2014年,认为对外援助是「义务」的人有这么高的比例?有可能是因为当时「一带一路」的宣传和美好前景,也有可能是当时的大多数人都没有意识到,大撒币所可能带来的后果。

15.如果国家综合实力许可,那么中国有权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而采取任何行动。


态度 人数
强烈反对 14500
反对 54361
同意 64507
强烈同意 38462

16.条件允许的话应该武力统一台湾。


态度 人数
强烈反对 21350
反对 75888
同意 52048
强烈同意 22544

第15和16问,同样是看起来互相矛盾但又内在统一的现实:如果「中国有权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而采取任何行动」,那么「武力统一台湾」是理所当然的。但同意前者的受访者,却又有将近30%的人不同意武力攻打台湾。唯一可能的解释是,这些人认为台湾人是「同胞」,是「自己人」,所以并不应当在战场上相见。

对于台湾人来说,这或许是个好消息。起码对岸的年轻人当中,反对武统的有一半。虽然不能代表全社会,但从一个侧面表现出,中国社会上对台湾有好感的人,绝不在少数。今天网上对台湾香港骂声一片,显然不是真实民意。

但是,中共在近年以来,特别是民进党执政后,同样对台湾大加抹黑。今天的民意能否还维持如此高反对武统的比例,就很难说了。


28.国有企业的利益属于国家利益。


态度 人数
强烈反对 8806
反对 57357
同意 81834
强烈同意 23833

35.那些关系到国家安全、以及其他重要国计民生的领域,必须全部由国有企业掌控。


态度 人数
强烈反对 6226
反对 29950
同意 110890
强烈同意 24764

在经济上,特别是在关键重要领域实施国家化,是主流民意。这和品葱在经济上偏右翼新自由主义的主流舆论,截然相反。这一点,可能和对苏联解体后,私有化导致大量国有资产流失的宣传有关。

22.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经济发展的成果都被一小群人占有了,大多数人没得到什么好处。


态度 人数
强烈反对 12225
反对 61141
同意 85119
强烈同意 13345

36.资本积累的过程总是伴随着对普通劳动人民利益的伤害。


态度 人数
强烈反对 20917
反对 81551
同意 57441
强烈同意 11921

但有意思的是,即便在第22题「经济发展的成果都被一小群人占有了,大多数人没得到什么好处」的前提下,第36题中对资本的正面评价还是超过了负面评价。在认同「经济发展的成果都被一小群人占有了」的受访者当中,有大约30%的人却仍然对资本积累抱有正面的评价。那么,他们眼中的「一小群人」,恐怕就只剩下贪官污吏和权贵了。

「资本主义剥削劳动人民」是中共埋在中国人心目中根深蒂固的观念,然而这一结果却和中共的宣传不太吻合。可能的原因是,当时的经济情况还算过得去,劳资矛盾并没有今天如此恶化。在华为251事件,996已经成为某些行业标配的今天,大学毕业生和青年人找工作更加困难,在这一题上民意应该有大幅逆转的可能性。


20.国家应当采取措施培养和支持体育健儿在各种国际比赛场合为国争光。


态度 人数
强烈反对 7193
反对 29601
同意 81903
强烈同意 53133

23.在重大工程项目的决策中,个人利益应该为社会利益让路。


态度 人数
强烈反对 19469
反对 55617
同意 85304
强烈同意 11440

45.即使有人口压力,国家和社会也无权干涉个人要不要孩子,要几个孩子。


态度 人数
强烈反对 31287
反对 97106
同意 38255
强烈同意 5182

以上这三题,更体现出了集体主义在中国的盛行。特别是第20题,可见在运动场上「为国争光」是多么有效的集体主义叙事。第23题,如果换一个说法就是「支持政府,不要给政府添乱」。第45题,从某种意义上也证明了「计划生育」政策宣传的成功。当然,在经济形势下滑,强拆进一步扩大,社会矛盾增加,出生率暴跌的今天,这样的民意也显然可能会产生很大逆转。

三、文化和法治

10.哪怕经历了违反程序规定的审讯和取证过程,确实有罪的罪犯也应被处刑。


态度 人数
强烈反对 13506
反对 62445
同意 86556
强烈同意 9323

13.当法律未能充分制止罪恶行为时,人民群众有权自发对罪恶行为进行制裁。


态度 人数
强烈反对 25515
反对 69344
同意 58897
强烈同意 18074

以上两问,也体现出了中国民众在法治认识上的自相矛盾,同样也是品葱在遇到类似社会问题时的争论焦点。这两问其实是「程序正义」和「结果正义」之辩。在第13问中,有约94000人反对在司法失灵下,「自发制裁罪恶」的「义警」行为,但其中却又有20%的人,在第10问中认为「违反程序正义」的定罪过程是合理的。

在欧美国家,「程序正义」的重要性是高于「结果正义」的,一般民众也认同「程序正义」,是因为欧美国家的司法体系完善,有司法救济制度。但在中国,政法委领导司法机构的问题导致司法缺乏公正,信任「私力救济」的民众比例更高。造成以上自相矛盾的结果,可能也是因为当时社会环境尚好,很多人尚未觉得有「自发制裁罪恶」的必要。在今天,特别是看到香港警察横行霸道不受监督,及基层干部鱼肉邻里的一系列恶行之后,相信支持这两题的民众会更多。


43.现代中国社会需要儒家思想。


态度 人数
强烈反对 35181
反对 97450
同意 27982
强烈同意 11217

49.应当将中国传统文化的经典作品作为儿童基础教育读物。


态度 人数
强烈反对 7320
反对 67522
同意 83712
强烈同意 13276

以上两问,更体现出了民众在对待传统文化上的自相矛盾。约75%的人认为「现代中国已经不需要儒家思想」,但其中却又有45%的人,认同让孩子学习「中国传统文化的经典作品」。但是,如果完全排斥了「儒家思想」,相当于抽离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基。讽刺的是,今天盛行的「国学班」、「女德班」,无不是「儒家思想」中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的糟粕。


46.周易八卦能够有效的解释很多事情。


态度 人数
强烈反对 17070
反对 62124
同意 66356
强烈同意 26280

47.中国传统医学对人体健康的观念比现代主流医学更高明。


态度 人数
强烈反对 8496
反对 55494
同意 89453
强烈同意 18387

中国传统文化当中,可供现代人学习的「精华」又是什么?可能没有几个中国人能一下子说得出来。既然传统文化中儒家学说这样的「糟粕」不能要,那么大概就只能诉诸于神鬼巫术了。

造成以上诸多矛盾,真正的原因,恐怕只能归咎到「宣传」上面。第47问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由于中共对中医的大力支持和宣传,使得主流民意相信,中医优于现代医学。但是,中共多年以来将传统文化批判为「封建糟粕」,却从来不提及「中医」中的任何问题;在「文革」时「批林批孔」,喊出「打倒孔家店」和「知识分子臭老九」,今天却又向全世界输出「孔子学院」,这样明显的矛盾却没有多少普通人意识到。

有意思的是,品葱上同样有很多厌恶中国文化的声音,我个人对此实际上是很理解的。在「五四新文化」时期,同样是有很多反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观点。这更像是一种态度,其实是对中共政府文化霸权的一种反抗与不合作。从另一个角度说,很多人从小受到的,是扭曲的「传统文化教育」,深受党文化的毒害,自然也无法认识到中国传统文化之美。


结语:品葱在中国语境下的政治光谱定位


「中国政治坐标系测试」分成了三个坐标:「政治」、「文化」和「经济」。那么我们接下来就分析一下这三个坐标系,和「推算」一下品葱用户的主流意见会落在哪里。

这里,我同样参考了之前一篇品葱用户们的自曝帖:

[中国政治坐标系测试]有多少葱油做过这个测试

政治观念坐标,负值为左,即威权主义 (Authoritarianism),正值为右,即自由主义 (Libertarianism)。

社会文化观念坐标,负值为保守与复古派 (Conservatism),正值为自由与激进派 (Liberalism)。

经济观念坐标,负值为左,即集体主义与福利主义 (Welfarism, Collectivism),正值为右,即新自由主义(Neoliberalism)。


「经济观念坐标系」



显而易见,在这个图上,大多数人还是比较认可较左翼的政策。而在品葱的调查中,这一指标的数字也是五花八门。总的来说,以我的感觉,品葱当中在经济上赞成新自由主义的是主流。但我们也要清楚地认识到,在这一点上,我们和中国主流民众的意见是有所脱节的。特别是,今天中共的宣传正在不遗余力地抹黑「大资本家」,开始搞新的「公私合营」。这一举措虽然是转移矛盾的手段,但实际上是有大量民众基础的。

在这一点上,我对未来比较悲观:无论是中共政府,还是其它任何政府,都要尽力满足民众在社会福利上的期望。但是,目前社会福利体系普遍有破产的迹象,反对「市场化」的声音正在加大,而政治上也在开倒车。当民众在社会福利体系上的期望落空,他们会作何反应,恐怕难以预料。


「文化观念坐标系」



同样,在文化上,中国社会中的保守力量非常强大。这里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是,在这个坐标轴上,中国的左右和欧美的标准是相反的。在这个坐标轴上偏左的,在欧美语境下其实是偏右,反之亦然。

「据我个人的观察」,中共在文化上,显然一贯持有保守的态度。吊诡的是,欧美右派的部分观点,因此也在中共控制的社交平台上大行其道。从知乎上当年对Trump当选的集体吹捧,把加州酸为「白左大本营」也可见一斑。

在这个坐标系下,品葱用户总体偏向于自由派,但是其中的分歧比较大:有相当一部分落在1以上这个区间,甚至不乏1.5, 1.8此类比较极端的值,而另一些则落在「0 - 0.5」附近。这边也要特别说明的是,这个测出的值「不一定可以」准确反映品葱用户的「真实立场」。

就拿传统文化的例子来说,品葱上对排斥中国传统文化有着不小的声音,这也会使得在答题时,天然偏向于自由立场。但一个排斥传统文化的人,同样有可能在「同性恋」、「禁枪」等问题上采用类似于西方右派比较保守的立场。

即便如此,虽然「个体」的值可能不准,但「总体分布」上还是可以看出一些端倪的。我「猜想」,文化坐标系上的两端分布不均,很可能是品葱经常发生争执的主要原因之一。即便在欧美社会,左右派对于「性别平等」「禁枪」「堕胎」等议题也是争执不下,品葱不过是这个背景下的一个缩影罢了。


「政治立场坐标系」



在这个坐标系当中,如果我们把「正负0.4」这个区间称为「较中立民众」,那么显然,在「中间派」当中,偏向于「威权主义」的民众要略高于偏向于「自由主义」的。

但如果我们进一步扩大范围,就会发现从「正负0.5」这个区间开始,接下来的「几乎每一个区间」,偏向于「自由主义」的民众都是要大于偏向于「威权主义」的。总体上来看,偏向于「自由主义」的人数稍多。

在自曝帖中,品葱用户普遍落在「0.8 - 1.5」这个区间。我们「反党反毛左集团」「自由主义大本营」的称号果然名不虚传。

这可以得出什么结论?我认为,在任何社会运动当中,决定运动走向的,并不是那些对社会漠不关心,政治冷感的「中间派」,而是处于两端的人。可以想象,在沿海地区等经济发达省份,支持自由主义的人会更多。因此,我们不应该被目前中国网上一边倒的舆论所吓倒,失去信心。2014年在形势尚可的情况下,已经有如此多的自由派,在今天全面压制言论,经济下行,接受了社会打压的状况下,从中立被逼成自由派的人只会更多。

但是,这里又有一个非常大的不确定因素:那些并不在这个调查中,处于社会底层,一直受到欺凌和不公平待遇的农民工,又会如何选择呢?他们恐怕才是真正「沉默的大多数」,而在「互害社会」,「愚民教育」的背景下,他们对「城里人」也有相当大的仇富情绪,指望一位「青天大老爷」的出现。「毛左」思想中对于「社会公平」的美好愿景,对他们又会是极大的诱惑。虽然他们和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但是谁能保证,他们不会成为新的「恶龙」呢?

回到品葱,我们能做什么?我觉得最好的办法,可能就是在这个问题上,学习我们敌人的发家史,去关心这些底层民众,对他们的服务报以尊重和感谢,为他们的权益发声。是的,肯定有一些朋友会说这是「同情心泛滥」。但是,如果我们不去争取他们,那么他们会跟着谁走?答案不言而喻。

鲁迅对于中国人,曾经「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我们很多朋友,的确做到了「怒其不争」,但如果要发扬我们的理念,让更多的人加入到我们当中,就应当明白,「哀其不幸」的同理心才更加重要。

同样,我们也要明白,在政治自由主义的立场上,品葱的主流用户并没有本质上的分歧。经济议题,也并非品葱有较多讨论的话题。那么,我个人有一点小小的希望,希望各位能够在文化和社会议题上,以保护论坛和平讨论的风气为重,尊重彼此之间的差异,做到君子和而不同。

部分朋友指出,该问卷有诱导性答题的倾向,这一点我在之前对具体问题的分析当中已经指出。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个调查当中,很多受访者并没有表现出「批判性思维」的能力,而是完全跟着中共的宣传走,没有自己固定的价值观和判断标准。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个测试还是很成功的,设计了自相矛盾的问题,从而揭示出了一些更深层次的问题。我们也应当引以为戒,在社会和政治议题上多考虑一下双方的观点,锻炼一下自己的「批判性思维」能力。

最后补充一下,其实有一个相对更准确的测试:

【政治测试】PolitiScale政治测试(超长,结果会生成旗帜)

在写作本文时,考虑到要和中国总体网络舆论环境作对比,所以没有用这个帖子中的结论。但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去做一下并看看自己的结果。


以下是我作为编者的评论:

原文写于一年多前,当时的品葱,尚未成为现在的品韭。所以本文对当时墙外中文舆论圈的情况,具有不错的参考价值。然而在一年后的今天,原作者在文中提到品葱的问题,竟然不幸成为了现实。这其中的原因,还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7

“Genocide” is the wrong word for the horrors of Xinjiang

这篇文章的核心论点是:

  1. 美国国务院在传统上,只会在发生屠杀的情况下称其为“种族灭绝”。
  2. 前任国务卿蓬佩奥对“种族灭绝”采用了比较宽泛的解释,作者认为应该谨慎使用。
  3. “种族灭绝”对于中国人而言,可能让人觉得夸大其词,使人更相信这是西方的抹黑。

翻译链接:

https://twitter.com/JackBingfu/status/1360344987519512577

从之前的讨论来看,确实有一部分人是认为,“种族灭绝”有夸大其词的成分。

我自己的看法是,民主国家在使用”种族灭绝“这个词上内部确实有争议,但是有相当一部分的原因还是为了避免激怒中共的现实因素:

Rebels aim to insert genocide amendment in UK-China trade bill

例如英国上议院最近通过一项法案:如果最高法院裁定某国实施种族灭绝,议会就有权废除政府与该国签订的自由贸易协定。这很明显是针对中共,然而在下议院因为执政的保守党杯葛,法案的投票一再拖延。

不知道各位有何看法?

7

我来说一个自己的经历:

在墙外生活了快十年,去年看到王刚的一集视频,教观众如何分辨注水肉。

我当然知道注水肉是怎么回事,但当时就意识到,自己生活在一个文明程度比较高的社会,其实从来都不用担心这种事情。

或者说,墙内的人知道注水肉是不良的社会现象,但是大家都已经司空见惯,对此麻木。

我如果在国内的亲友圈抱怨这种事情,大家恐怕又会觉得“你一个喝了洋墨水的人就知道对我们指指点点,有什么了不起”。但是,我抱怨的动机绝对不是为了显得“我比你们这些loser混得好”(因为这对我没有任何意义),而是这件事本身就是不对的,为什么我们要对一件大家都知道错误的事情熟视无睹?

当然,无论是注水肉,或者是因为抱怨注水肉被亲友指责,都让我觉得自己已经和墙内的社会格格不入了。

法治健全,公民意识强的发达国家,哪怕这种丑闻看起来再小也一定会受到社会舆论关注,因为事关所有人的利益,这样的话就确保了个别现象不会变成普遍的社会问题。但到了中国,基本上大家就是这样冷漠的态度:反正我去大超市不买注水肉就好了,别人是不是还在吃注水肉和地沟油和我无关。那么当人人事不关己的时候,已经存在的社会问题就得不到解决,反而变成了常态,甚至根本就当作不存在。

7
去YouTube上播放

张千帆教授是国内的一位著名法学家,他的一些思想也是比较偏保守主义的。听了他近期的一个讲座:“保守主义”如何中国化,我得出的结论是:在中国的语境下,选择保守主义是死路一条。

在中国,保守主义是根深蒂固的一种思潮。保守主义要求维护国家的文化传统,认为不应该激进地改变社会现状,提倡精英化治国。而在今天的现实当中,选择保守主义的中国人,无非就是落到以下几种结局之一:

  1. 拒绝社会改革进步,宣扬精英主义的治国理念,从而变成“中国人素质差不适合民主,就该被管”论调的支持者,成为政权的帮凶。在反贼中也会出现“应该根据纳税额来决定投票权重”这种完全没有宪政民主常识的谬论。

  2. 认同英美的自由保守主义,但把维护国家传统的主体从政治制度转移到某种宗教理念上,例如认为:“美国的民主制度基于基督教传统”,而完全忽略了美国宗教自由的理念,也忽略了世界上有不信基督教但同样成功实行民主制度的其它国家(如日本)。这样的人一般最后往往成为西方社会的极右翼,推崇原教旨主义和偶像崇拜。

  3. 反对普世价值共识,认为基于种族、文化、经济地位和出身国家的歧视性行为应当不受限制。这一类人往往走向社会达尔文主义者,或变成逆向民族主义者,比如说屠支大佐这一类。而在墙内,中国实际上是全世界歧视行为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而中国人的平均意识差不多就是“你过得不好是因为自己不努力”这样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在一个社会公平意识大概还处在清朝的国家,甚至还有反贼大张旗鼓地反对西方左派过度的政治正确,这就好像因为可能得脂肪肝,而不准一个快饿死的人吃肥肉,非常可笑。

以上三点是他在讲座中提到的,我用自己的话概括了一下,并加上了一些自己的理解。但是,有一点我并不认同他,也是我认为为何保守主义在中国没有任何出路的原因:

  1. 变成一个温和改良派。即使一个中国人好不容易躲过了前三条,成为一个认同普世价值和自由民主理念,真正意义上西方语境下的保守主义自由派,也会因为保守主义的理念,选择不激进地进行对抗以免出现社会的剧烈震荡,期望内部实现和平过渡。中国国内有一定影响力的自由派学者,如果没有走到前三条路上去的基本上都是这个观点,例如张千帆、贺卫方、秦晖等人。

对此我的评价是四个字:与虎谋皮。其实看蔡霞教授近期的观点,就知道这条路早就走不通,而且其实他们心里也明白结果。但基于他们自己的立场和坚持,他们也没法去支持一些更加激进主义的思潮,而这也是他们这一批知识分子必然要面对的时代悲剧。当然,我尊重这些学者,他们完全认同和接受普世价值文明,是真正的自由派,和那些打着自由派旗号却行专制之实的人不一样。

目前的中国和中国人,不应当再踏上一百年前的老路。最需要的并不是否定传统文化,也不是去寻找某种信仰,更不是要等着被殖民三百年,而是接受进步主义思想的启蒙。首先要学习的,是西方独立的教育制度、逻辑思辩的能力、所谓“政治正确”的普世价值、和宪政民主体制,并彻底清算几十年来民族主义和仇外教育的余毒。只有先做到以上这几点,才有资格来区分自己在政治理念上,是更倾向于支持进步主义(西方语境下的左派)还是保守主义(西方语境下的右派)。那些所谓的“自由保守主义”中国人,绝大部分并不是真正的自由主义者。要么就是把具体的经济外交政策和政治理念混为一谈,要么就是沐猴而冠,对民主制度和普世价值的认识还非常初级,骨子里还是中共教育下的产物。

6

自从川普推特被加上蓝标,直至最后帐号被封锁以来,我一直在思考关于言论自由、社交媒体及政府权力边界,以及公民权力相关的一些议题。本帖整理了我最近的一些思考和总结。

我们可以认为,川普的言论代表美国行政机构最高领导人的立场,属于政府公开言论的一部分。传统媒体或者社交媒体平台,是否有拒绝刊登政府言论的权利?我认为这个答案应该是肯定的,而且也必须坚守这条底线。因为言论自由原则,在法律上只适用于政府不得在没有立法的前提下,限制民间的个人或组织发表言论的权利,但反之则不成立。

以上的讨论是基于川普政府 vs 媒体/社交平台。如果换成了普通人 vs 媒体/社交平台,那就需要进一步讨论:

如果要在言论方面立法,去限制平台和用户的某些行为,现实是必然要给执法者(这里往往指社交平台)一定的自由裁量权。而言论自由原则,只限制政府的行为,并不意味着发言者就可以以此免责,同样也不可以此为据,要求剥夺社交媒体删除言论的裁量权。

言论方面的规则,存在很大的灰色地带。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里面,可以有14天无条件退款这样的规定,因为这样的法规边际清晰而且有可执行性。但是如果在言论方面立一条法规,例如“煽动暴力言论应该删除”,问题就在于同样一句话,有的人认为是煽动暴力,有的人认为是正义的抗争,谁有这个权力来作判断?如果所有的争议都由法院裁定,而非平台自我管理的话,这样的执法成本是否过高?

同样,执法成本是很大的问题。现实是所有社交平台都有专门的团队进行审核,删除不符合本公司政策及法律的内容。如果要把这部分功能独立地剥离出来,那么实际该如何操作?谁来负责支持,监督这样的机构?这样的机构事实上会不会掌握过大的权力,从而导致集权?

中共的宣传里面有一种观点,认为资本主义社会里的大公司掌握了很大的权力,民主选举和政客用金钱就可以游说收买。有意思的是,川普同样也认为,这些科技巨头掌握了舆论并且拥有了巨大的政治权力,变成了所谓的“深层政府”(deep state)。但事实显然不是他们所宣传的那样。现实中,任何一家企业的影响力,在政府公权力面前都是不值一提的。如果科技巨头真的有这么大的能力,足以收买一个国家的政策,那么欧盟也不可能通过GDPR这样对他们明显不利的法律了(须知欧盟法律需要所有成员国批准,他们只要收买其中一个小国的政府就可以阻挡)。

社交平台虽然对自己平台上的内容有很大的裁量权,但他们的权力和政府的公权力比起来,同样是鸡蛋与高墙的区别。民主制度相当重要的元素,是分权和自我管理(self-governance)。如果试图去收回各大社交平台的自主权,实质上会造成民主体制的倒退。

2018年有一部叫The Cleaners的纪录片,就覆盖到了目前互联网企业审核的具体操作,可以去Vimeo上面看完整版

怎么解决问题?我认为在社交平台的领域,还是要尽量地推进自由竞争和市场化。政府的角色,应该是恢复网络中立法案,并通过现有的法律,例如反垄断法对科技巨头进行监督。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才能更全面地保障所有人的利益。

我对社交媒体市场,或者说IT领域还是比较乐观的。这个领域固然天然就具有马太效应,二十年前还是微软全领域霸主不可一世,最后招来了垄断调查。但和二十年前相比,今天的科技巨头其垄断程度已经大大降低,未来的趋势还是会继续去中心化的进程。

今天川普被全网封锁,与其说是这些平台相互串通,倒不如说是柏林墙那样的墙倒众人推。原来还存在侥幸心理的那些公司看到脸书推特动手了,跟着一拥而上罢了。大选之前BAN掉川普给推特流量造成的损失更大,但大选之后随着川普自己的一系列倒行逆施,加上他不可避免地退出政治舞台,他对于推特等社交媒体已经成为了一项负资产。

当然这不代表这些平台封杀川普的理由就只是借口,因为多数人的确认同这些理由(例如不应该公开煽动暴力,指责媒体假新闻等)应当成为公众人物的道德准则,对于推特脸书而言,封杀川普不仅是出于现实利益,也是他们维护自身形象的需要。从这个意义上来看,推特对川普态度的转变,恰恰也是民意的一种体现。

当然,以上这些都建立在所有人认可法律的底线上。如果坚持不认可美国的司法制度,那么就失去了讨论的前提。

民主社会,应该尽可能地让不同的声音得到呈现。但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川普这一方攻击媒体、国会、司法制度、选举制度,使得一些本来应该是社会共同底线的常识,都在逐步地被推翻,使得人们失去了自己的信仰而不知道到底该相信什么,最终只能选择相信他,这样的行为极其危险,不应该得到容忍,也不应该站在理客中的角度,用政治斗争的观点来解释,各打五十大板。

最后补充一下前国际象棋世界冠军,现流亡美国的俄罗斯异议人士卡斯帕罗夫,对川普被封号的评论。我觉得他说得非常好,基本上概括了我所有的观点。

https://threadreaderapp.com/thread/1348350177325817858.html

If you want to use state power to control private companies because you don't like the decisions they make, you are the greater danger to a free society.

如果因为不喜欢私人公司做出的决定,而想要让国家的权力去控制私人公司,对于一个自由社会才是更大的威胁。

Regulation is a vital element of integrating new technology and corporate power with our free societies, with all the rights and freedoms we have worked so hard for. But it takes time, and is far slower than the impact new tech can have.

对于新科技和公司权力建立法规,是我们自由社会必不可少的一环,我们也一直非常努力地为了(公民的)权利和自由而奋斗。但这需要时间,而且(法规的实现)比起新科技带来的影响要慢得多。

I've been writing on this balance between government & business and rights and the public good for years, mostly on my Avast blog. Coming from a totalitarian state, I obviously have a dim view of govt power, which is often abused and never conceded voluntarily.

在过去数年中,我一直在自己的Avast博客上写关于维护政府、商业机构、公民权利与公众利益之间平衡的文章。因为来自于一个实行极权体制的国家,显然我警惕政府的权力,因为政府经常滥用它们,而且从不自愿放权。

Govt can regulate in a pro-free market, pro-innovation way, the way Teddy Roosevelt and Taft broke Standard Oil and the trusts. Such efforts must have a place when the public good is clearly at risk.

政府可以采用推崇自由市场和鼓励创新的方式进行立法,就像罗斯福和塔夫特拆分标准石油公司那样。当公众利益显然存在危险时,政府必须这么做。

But today, we mostly see partisan efforts to abuse public power to curtail rights, to threaten and control individuals and companies that have angered one political group or another. If they succeed, it's a vicious cycle.

但今天,我们经常见到的是一党滥用公共权力限制民权,试图威胁和控制那些激怒了某个政治集团的个人与企业。如果他们成功了,这将会是个残酷的循环。

There are many legitimate debates about Twitter's ban of Trump, for example, and we are lucky to be free to have them. But none of them should include whether they should have the right to do so.

例如,关于推特封禁川普帐号有很多有价值的讨论,能够自由地讨论这些议题是我们的幸运。但是推特是否有权利封禁川普的帐号的议题,并不应该放在讨论范围之内。

Lastly, if you think what Twitter and other companies did is "censorship," or "like the USSR," you don't know anything about censorship or the USSR. I do, and when the state attacks a company for offending an official is when you're getting closer, not the other way around.

最后,如果你认为推特和其它公司是在进行“言论审查”或者“和苏联一样”,那么你根本不了解什么才是真正的言论审查或者苏联体制,但我知道。当政府权力因为一家公司冒犯了官员,就对其进行攻击,那么这样的政府就离言论审查和苏联更近了。

有人认为推特的删贴是审查:

»Censorship, the changing or the suppression or prohibition of speech or writing that is deemed subversive of the common good.« Enc. Britannica. What happens here is the definition of censorship.

卡斯帕罗夫是如此回应的:

No. Bleeping out profanity is also "censoring" according to the dictionary. The relevant meaning in this conversation is by the government, because that's the only place that protected rights and the 1st Amendment come in.

不,根据字典的解释把粗话消音也可以算是“审查”。我们谈论的是“来自于政府的审查”,因为这是唯一由第一修正案保护的公民权利。

My http://Kasparov.ru news website is blocked in Russia by the state. That's censorship. Having to move your account to another service because a private company doesn't want to do business with you isn't.

我的新闻网站被俄罗斯政府封禁,这是言论审查。但一家私人公司不愿意向你提供服务不是。

Regulation and rights with relatively new tech like social media are always evolving as the tech, norms and laws change. But fear-mongering and equating it to tyranny is always a sign of bad faith and propaganda.

当社交媒体这样的新科技出现改变人们的生活时,与之相关的规章制度一直都在改进。但是贩卖恐惧,将其等同于暴政,一直以来都是居心不良和宣传洗脑的标志。

补充两张图:

古希腊先哲有一句名言:

只有少数人才更喜欢自由,多数人只是想要一个对他们不错的主人。

Only a few prefer liberty - the majority seek nothing more than fair masters. Sallust, Histories

放到这届反贼里面,大概是这样的:

只有少数人才更关心民主制度的本质,多数人只是想要让他们崇拜的候选人获胜。

5

品葱原帖:假如中共解体后,白左政党统治中国,你能否接受?

我想假设一个极端的情况。假如让中共解体,但是白左政党接管中国,你是否乐见?

假设这个政党跟民主党一样彻底控制中国的传统媒体和新传媒,打压保守派声音。他们大量引进黑人和穆斯林,例如让更多二三线城市复制广州黑人的情况。把少民的人权彻底凌驾于汉人之上,例如鼓吹维族恐怖活动是汉人的报应。增加税收种类,加大税收力度。鼓吹女权,倡导同性婚姻。

如果是这个局面你是否支持?

推特上的最佳回复:

看起来在这个问题上,各路人马难得地取得了共识:

NZRdlClr5:傻瓜都知道明顯白左比較好嘛

我的看法?这个问题本身就是典型的whataboutism,建立在一系列根本不可能发生的假设上面。

5

我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任何交流的尝试都是良好的开始。

原推

I'm in a Taiwanese-run room in Clubhouse where 4,000 Mandarin speakers — including Uyghurs and Han Chinese IN CHINA, and outside are talking about... everything. From surveillance, to friends who've left re-educations camps, to normal stuff.

One unexpected theme from speakers have been the measurable impact international news media coverage has had in terms of improving certain aspects of life in Xinjiang, i.e., less oppressive.

As @fryan noted — how long will it be before @joinClubhouse is banned in China? Because this kind of mass, cross-border conferencing of Uyghurs, Tibetans, Han Chinese, Taiwanese, Hong Kongers as they take to the stage to swap information cannot last within the borders of the PRC.

Even more sinister — how many loyal Party members or surveillance types are in this Clubhouse room now, taking notes on the Uyghurs currently in Xinjiang who are talking, and finding ways to track down their identity?

Had to step away in order to anchor a news show. #multitasking But content-wise, there was talk about life after re-education, language eradication, a queer Uyghur overseas spoke, someone said they stick to emojis — no text — to comms with family back in Xinjiang.

Now Chinese people are discussing democracy, and the future of China. Both rooms I’ve popped into appear to be moderated by Taiwanese. Paranoid Beijing will undoubtedly see this as much more pernicious than some Taiwanese acting like normal people in an open society.

I can’t explain what it feels like to be in these Clubhouse rooms. They partly feel like confessionals, and there’s a great sense of yearning from people — for sympathy, for expression, for ambivalent feelings about the Party or about democracy.

I love how this Taiwanese Clubhouse moderator has this rule that speakers take turns, guy/girl for gender parity. It says so much about Taiwan. I’ve not seen this anywhere in English-speaking Clubhouse rooms.

Now @aiww is in the Clubhouse room — he’s listening, too. Speakers still debating democracy, and what defines it most. They’ve also talked about independence and free will. I might as well be in an Enlightenment salon — but Mandarin-speaking.

I have a lot feelz listening to mainland Chinese in China and also overseas, Hong Kongers, Taiwanese, exchange ideas on Clubhouse but one of them is deep anger that the Communist Party has done this to us. That what should be a normal conversation is like tasting forbidden fruit.

Reflecting further: Clubhouse has been around since spring of 2020. Most ethnic Chinese on it were tech types who, as I sarcastically tweeted just 24 hours ago, were the kind who talked up Luckin Coffee. In the last week, new users, many from TW and HK, have come online.

I believe these new users, from places in conflict with the Chinese state and partial to free expression and rights, have contributed to acting as a counterpoint to the previous Clubhouse narrative that was mostly about doing business with or investing in China.

I feel like I'm binging free expression on Clubhouse — anyone else in the Mandarin rooms listening to mainland Chinese, Hong Kongers, Taiwanese, Uyghurs, and others speak — feel that way? In fact, the room @zuola moderates hopes for exactly that: running it continuously for days.

5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陈秋实这件事情。去年陈被捕后,其推特账户交由朋友管理,并不断更新陈秋实的状况。截至今日,陈秋实依然并未获释。

徐晓冬在陈秋实被捕以后,多次通过其YT频道更新陈的最新消息。其不止一次表示,根据他的消息来源,陈秋实会在几个月之后获释,和父母团聚。我记得去年他说过一次是在去年年底,今年初又说过一次是在上半年。然而,事实证明至今陈秋实依然处于失踪状态,徐晓冬的所谓“消息来源”并不可靠。

那么我想问的是,徐晓东是出于什么动机,要发布这些有误导性的消息?从好的角度出发,他可能只是想让大家记住陈秋实。然而从不好的角度出发,他有可能是借所谓“内部消息”来让自己显得有权威性,甚至他有可能已经被有司控制,因此被迫发布这些误导性的消息以保证自己平安。

无论出于何种原因,散布与事实明显不符的消息,我认为其诚信存在疑问。同样,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爆料编程随想下落的人身上。

4

原推

我的话没有说完。 我还想说,法轮功的媒体很敬业,进步很大。传播真相,唯善是从,克制容忍,本来也是传媒应有的操守。 我认为,法轮功的媒体现在已经明显超过了某些曾经似乎响当当的专业传媒和舆论刊物。 我希望法轮功的媒体越办越好,也希望某些专业媒体能够自己总结总结。 ——鲍彤,2021-2-15.

我默默地打开了科学实验:法轮功学员手上为何没有细菌......

明慧网在2013年9月21日与2020年1月25日,分别刊登了在2003年非典(SARS)期间,有人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而化险为夷的真实事迹。

此次中共肺炎疫情失控之际,明慧网又刊登了多起肺炎患者通过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在几天内痊愈的案例。

可见,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治愈瘟疫,并不是迷信,而是有科学根据,而且是被很多科学实验与法轮功学员的亲身经历,验证的事实。

果然相当有媒体的操守呢....

4

西方民主国家,在俄罗斯和中国的问题上似乎有不同的态度,拜登在竞选演讲时把俄罗斯的威胁摆在中国之前,对于这一现象我一直感到有些好奇,于是曾经和不少朋友交流过他们的看法。以下是一些西方普通民众的观点:

  1. 俄罗斯的现实威胁更大。从地缘政治的角度出发,中国主要向太平洋扩张,而俄罗斯主要势力范围在前苏联加盟国范围和中东。后者更加直接威胁到欧洲的安全。另外,俄罗斯至今掌握关键的军事和太空核心技术,科技水平高于中国。

  2. 俄罗斯有更加直接的侵略行为。吞并克里米亚,以及干预美国大选就是例证。相比之下,中国目前虽然表现战狼,在南海、台湾和对外舆论战上动作频频,但效果不佳,对西方阵营造成直接伤害较小。

  3. 俄罗斯是想和西方友好往来的,至少苏联刚解体的时候是这样,而西方阵营也没有理由拒绝。但是俄罗斯受到制裁,很大程度也是因为普京个人的独裁,对外侵略以及对国内反对派的镇压。

  4. 中国在加速帝上台前一直奉行韬光养晦的政策,对国内反对派的打压尚属温和,对外更加是退避三舍。而加速帝上台前期也没有立即开始战狼外交,西方阵营对中国观感大幅度恶化也只是近一两年的事情。相比之下俄罗斯不仅外交战狼,实际行动更是真战狼,两者相比当然会对俄罗斯更加提防。

关于未来的发展,我认为从长期来看,未来西方社会对中国的威胁和提防应该会超过俄罗斯。然而无论是目前的中国和俄罗斯,对世界的威胁程度都没有达到当年的苏联时期。今天的中共盲目相信西方社会已经陷入不可扭转的衰退,从而四面出击,只不过就是重复苏联的历史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