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经济学人自然 @读经济学人自然
自然 理性 人性 建设性|探讨「经济学人」文章https://t.me/economist_tao_lun
2

作为回应和这里一个网友对唯科技科技观的不认同,贴一下这个前段时间做的语音节目。实际上这是我最近3年内的认识,只不过一直没觉得有什么必要作为一种观点进行表达。

但是,最近几个月觉得还是要立一块广告牌的。留给中华已有和潜在的有识之士。这种广告牌,聊胜于无吧。

几年前朋友说中国十四亿人,我们三个人是唯一的。我还以为只是一种需要场景下的玩笑。最近几个月,我才发现这不是笑谈了。

我并没兴趣启蒙,我也不认为启蒙的条件都具备了,所以这些和启蒙都没有关系。

我只是想让中华的民间有识之士能看到这么一块广告牌。

所以,不理解其中内容,或者本能地抵触,都是可预期的反应。因为这不过就是给那存在可能性无限趋近于零的人群的广告牌。

这群人可能有多少呢?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活跃人士估计最多也就小几千、大几百。现在的思想防火沟比那时候猛多了。由此,我估计即使真的在民间存在,顶天了也超不过百。能在这里看到的可能性基本就是零。

科技时代,唯一存亡指标:科技。人类早已成为科技的宿主。

语音内容:老子|道德经|章节解释|道可道|名可名|玄

附上以前写的一段相关文字:

为什么道会对人类现在和未来有下一个选项的可能性?

当代人类科学面临的两大危险是:

  1. 在人类内部,研发和应用面对从伦理到自毁的危险,简单说,就是科学在人类内部的使用边界

  2. 在包裹着人类生存的环境中,地球生态圈内,科学面对其不可逆的恶化,研发和应用不得不如履薄冰和胆识非常并进。即:科学在人类依附的环境中的使用边界。

道作为元工具,可以让很多科学目前缺乏普遍认知平台与框架讨论的热点问题和棘手问题具备共识的平台和框架。如果,一个社会中相当部分人具备道为元工具的概念意识,那么很多社会问题可以借此获得有共识的梳理和理解,减少社会对立,提高社会运行的效率和效力。这是目前发达国家内的自由民主作为元工具现阶段无法产生广泛的、足够的效力和效率的一种维度上的补充。因为,实际上原因很简单,自由民主作为元工具的使用范围仅限于人类内部,现在的问题涉及到了人类外部的自然,显然元工具的覆盖范围完全不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