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master @pkmaster
thphd不在后,人人都是thphd
11

如果习近平坚持清零,也许新冠没死人,但会穷死饿死很多人。根据最新民意调查,绝大多数活人都不想穷死饿死,所以习近平不应该清零。

可是习近平就是坚持要清零,坚持要穷死饿死人。

其实他自己不想死,所以想了很多办法逼别人去送死。根据中国最新政策,侮辱志愿军要拘留,侮辱红军要坐牢,按照这个趋势,以后侮辱执行防疫的大白应该要枪毙。

如果你是基层干部,拒绝执行清零政策,外面没有任何人会支持你的观点,因为支持你的人全都坐牢了。如果你再敢拒绝,你也会坐牢,因为中国没有人敢反对习近平。不信你看任志强,他之前写了一封信批评习近平,被判了18年。

在社区防疫,如果你坚持执行政策,很多人将会穷死饿死,如果你拒绝拉人去方舱,你就会被撤职,很快也会穷死饿死;不管执行还是不执行,都会有人家破人亡。那你就比南京大屠杀的日军还可恶,因为日军不杀自己人。

中国人互相残杀,西方世界隔岸观火。等我们打得差不多了,他们再过来坐享其成。他们会说,这都21世纪了,这些猴子却连自己的骨肉同胞都要杀,应该再殖民一百年!

你在防疫前线出生入死,你妈在家以泪洗面,怕你被愤怒的民众打成猪头;习近平和他的老婆、女儿却悠闲自在,全家资产一早转移国外,一边喝红酒一边看你被暴打的直播。

习近平的妈已经死了,他不会管别人的妈是死是活;他自己也活不长了,不会管别人的生活是幸福还是悲惨。但我们还年轻,还有希望,将来还有机会出国旅游定居,享受生活,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代。

所以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保持高度清醒,抗拒清零,否则我们的手上将沾满同胞的鲜血,除了伤疤、仇恨和裹尸袋,我们什么也得不到。

10

键政论坛上,总有人发这样的帖子:中国民主化以后如何?中国还有希望吗?中共何时下台?

这种问题,我们北大硕士圈子也很关注。每个主题都够我们写一篇毕业论文,说不定还得在博士阶段继续研究。

三万字硕士论文(还不加脚注)都打不住,你几百字键政爽文,就说清楚了?

现在很多人爱说大命题,大道理,不爱说具体的知识。这很好理解,因为说大道理容易,讲具体知识难。

谁还讲不出几句大道理啊,中国要这样、社会要那样之类,简单又轻松,没门槛,小学生都可以指点江山。品葱为什么人多?因为里面的帖子基本上没有知识,都是道理。具体不举例了。2047可不能学他们。

只学道理还有一种好处,就是你学到的东西很容易转述,可以直接拿去装逼,比如姨学。什么大洪水啊,诸夏啊,费拉啊,听着朗朗上口,一分钟就学会了,立刻可以转述出来。

而知识就没有那么容易转述了。一个社会学理论的提出,需要有文明发展的考古学证据、社会学理论脉络、哲学基础、统计学数据等等的背书。而姨学统统没有,只有一个个唬人的名词,听着挺像那么回事,学术上完全禁不起推敲。

谈姨学,会让人误以为自己很懂社会学知识,产生一种“自己思想很牛逼”的幻觉。比如品葱之前有一个killreddragon,张口闭口就说加速主义是他发明的,后来离开品葱的时候,还说要把加速主义带走,简直笑死人。妄人闹笑话从来都不是闹一个就拉倒,一定是一个接一个的,素质使然。

题外话,加速主义这个词第一次出现是在Roger Zelazny的小说”Lord of Light” (1967)中,书中描述了一群革命者,他们改变社会的方式是改变社会对技术的态度。Zelazny称他们为“加速主义者”(Accelerationist)。在2010年,加速主义才作为一种社会学思潮出现,并分为左翼和右翼两个阵营。右翼加速主义以尼克·兰德(Nick Land)为代表,他的思想启发了美国的新保守主义运动:该运动拥护现代技术,但认为技术和社会的领导权应由专制集权的机构和少数技术人员掌握。威廉姆斯和斯尼斯克则将加速主义左翼化;左翼以亚历克斯·威廉姆斯(Alex Williams)与尼克·斯尼斯克(Nick Srnicek)为代表,2014年他们发表了“一种加速主义政治的宣言”(Manifesto for an Accelerationist Politics)”一文。该宣言的核心论点是,资本主义一度解放了技术生产力,但如今它的制度已成为技术生产力的桎梏;应及时地提出新的意识形态和经济模型、改革媒体、重建阶级力量,按照自己的方式重新配置已有的科技成果,才能实现未来的解放。

一句话,不管上面的谁,都比他killreddragon早n年,理论体系完整n次方倍。killreddragon就盗用了一个名词而已,就敢说是他发明的了。他 这就是只学道理不学知识、偷点皮毛就现学现卖的典型。

一个人知识水平很低,却学了一大堆道理,真的一点好处都没有吗?

也不能一棍子打死。对从很封闭的环境出来的人,还是有点用的。比如有人在墙内接受洗脑教育多年,首次翻墙出来,一下子接触这么多光鲜亮丽的名词,很容易有“我x,过去几十年我学了个啥”的感觉,可以起到震撼教育的效果。

可是,等到翻墙次数增多,信息量增大、知识面扩宽之后,姨学就不够用了。你会发现姨学那点玩意儿,也不过是从其他理论甚至畅销书里偷来借来的,有的还歪曲了原先的理论,以至于根本找不到证据来支持。

这个时候,你如果要质疑姨学,往往会发现姨粉有几个特点:

一是会特别固执。

二是会非常排斥知识。跟信了宗教一样,他们只理解和相信他们那个体系内的东西,并漠视一切反面的证据。你跟他摆事实讲证据,他完全听不进去。

三,由于固执和排斥知识,他们还很容易陷入暴躁,把讲证据讲理性的人都赶走,维持一个无知者的同温层,抱团取暖。

一句话,只喜欢讲大道理,却不喜欢讲知识的人,本质就是没文化。

看到这有人可能想说了,你这篇不是大道理么?对,我这篇就是大道理,这就说明我就没啥文化。OK?!

10

有些键政人士有个通病,觉得只要标榜自己反共,自己说什么话就都是合理的。

反共是立场,是一个人屁股所坐的位置。而言论是靠大脑想出来的。如果反共就能合理化一切,你的话都是用屁股想出来的吗?

在论坛上留言,语言上当然最好是信达雅。达雅可能比较难,那么信总能做得到。信就是说话不含糊,信息传达清楚。有那么难吗?当然不难。那为什么有些人做不到呢?

我分析,大概是小学时语文没学好。小学时期我们都学过说明文、记叙文和议论文。说明文训练列清事实,记叙文训练构建叙事,议论文则训练说理逻辑。只要在小学阶段把这三种文体学好了,就能讲出语句通顺、信息清楚、便于沟通的话。如果讲不出,说明你小学水平都达不到,还不如习近平。

反共要么用笔杆子,要么用枪杆子,再不然就是钱袋子。笔杆子是没有了,枪杆子你有吗?显然也没有;钱袋子估计更是没有。那你凭什么反共?用屁股反吗?

5

《霸王别姬》里,名角程蝶衣收了一个孤儿徒弟,名叫小六。然而小六对师傅很不满。一来不满师傅的严格训练,二来嫉妒师傅的名气。文革到来的时候,小六就以打倒反动权威的名义,抢了师傅的舞台角色。到后来戏也不让演了,小六更带领红卫兵抄了师傅的家。当他心满意足地穿戴起从师傅那里没收的华贵行头的时候,没发觉其他红卫兵已经在默默地注视着他。

文革可恶,借着文革公然泄私愤,就更可恶。小六代表了一类人,在红色话语和政治旗帜下夹带私货,借助文革运动铲除异己。电影里让小六多行不义必自毙,是导演的愿望,也呼应了广大人民群众的道德观。这说明,举报和公报私仇是不道德和为人不齿的行为。

这种人从古至今一直都存在,满山遍野,浩浩汤汤。当现世安稳时,就看似正常人般躲在角落里伺机而动;时机一到,听到运动的风声,不管是文革还是其他,只要能让他抓住机会,就立马跳出来,摆出一套符合当下政治正确的说辞,借着运动和舆论,打击他羡慕嫉妒恨的人。

贵站有位忠实用户,姓名不提了,据说跟thphd和另一用户有口角。具体原因不详,但无非是网络之争,有什么深仇大恨?然而这个人就开始公开举报了!各大论坛(甚至某些墙内平台)都看得到ta的举报贴。不仅举报跟他有过节的人,没有过节只要被他抓住一点把柄的,他也举报,简直下作至极。

另外这几天看到一个日本救助贴,大意是说楼主认识一个日本粉红留学生(姑且称A),想找日本老婆留在日本。这个楼主认为一个人热爱中国(但并未有具体截图表示如何“热爱”,只是说人家是粉红)就不能入日本国籍找日本老婆。眼看人家有可能会成功,就公开呼吁大家想办法阻止A“得逞”。

一个人热爱中国不过是他的立场,就跟你标榜喜欢民主自由一样也是你的立场。就算他加入了日本籍,娶了日本老婆,又关你什么事呢?至于想尽办法阻挠人家吗?如果这个A 做了什么大奸大恶的事,用不着你上蹿下跳,日本政府就会去查证,让他拿不到国籍。

有意思的是,这篇文章里列举了很多A家里的财产状况,具体到父母月薪,家里房产,还有做饭用什么调料,让人细思极恐。这些信息,不是非常亲近的朋友,很难能够得知吧?楼主还说A“长得不是很好看”。奇怪了,人家长得好不好看关你什么事?还觉得A“不尊重孔孟和山东本土宗教,也不尊重日本本土文化宗教“,这又关你鸟事?

为这点破事,这个楼主至少在2047发了三个帖子,据说在Reddit也发了,恨不得全体墙外简中圈都知道他是个为打击粉红不遗余力的“反贼”。但用力过猛,往往容易露出皮袍下面一张小纸条来,纸条上就写了两个字:小人。

抖一抖小纸条,吱吱作响。

1

金庸的《笑傲江湖》,充满了对中共的讽刺和戏仿。书中写魔教人士自己躲在山崖上,管自己叫日月神教。人人都拍教主马屁,山呼万岁,千秋万载、一统江湖。教主实行铁腕统治,属下稍有忤逆就酷刑处死。

前任教主任我行被关在江南梅庄地牢里。负责看守他的”江南四友“中有一位黑白子,一直觊觎任我行的武功,想让任我行传授他吸星大法。然而任我行趁他不注意,运用吸星大法吸走了他的全部功力。换言之,黑白子已经成了一个武功全失的废人。

任我行逃走之后,以自由之身重回梅庄。江南四友大惊失色,自知不敌,主动投降,宣布效忠。任我行掏出三尸脑神丹——这是魔教教主控制属下的药物,如果得不到教主的解药会毒发身死——让众人服下,以考验他们的忠心。

众人正惊惶踌躇间,黑白子忽然大声道:“教主慈悲,属下先服一枚。”说着挣扎着走到桌边,伸手去取丹药。任我行袍袖轻轻一拂,黑白子立足不定,仰天一交摔了出去,砰的一声,脑袋重重撞在墙上。任我行冷笑道:“你功力已失,废人一个,没的糟蹋了我的灵丹妙药。”

三尸脑神丹是定期发作的剧毒,并不好吃。但就连这个也不是人人有份。失去功力的黑白子想投靠任教主,好在体制内混个伤残补助金,但被一脚踢开。因为魔教不搞这一套,不养懒人。没有能力的,想吃毒药都没份

说光是舔共就能得好处的,你也太小瞧共产党。可能有人不服气,觉得我长舔共文人的志气,灭反共者的威风。那好,请你去舔舔共产党试试,看看能得到什么好处?

你要是连让共产党高看一眼的能力都没有,换言之你的能力还不如共产党,你凭什么反共?

说到这里不由地想起thphd,悲从中来。

恨女权的人,并不恨女人。他们爱女人爱得要死,因此对女人越来越难得到的事实恐慌不已。

以前农村彩礼2万,现在20万,让屌丝距离娶老婆的梦想越来越远。他们不恨通货膨胀,不恨工资不涨,不恨重男轻女,不恨杀女婴恶习,偏偏觉得女人就应该不吃不喝从天而降,来温暖屌丝的心和屌。

改变不了环境,影响不了经济,惹不起老板,更碰不起政府,唯一能让他们出气的就是女人:“你们这些娘们也敢维护自己的权利?呸!女拳!”

我首先说,郭沫若是舔共文人。既然是,那我为什么还要写这篇文章?

因为我看到了反共左派(现在叫 @反中共的左派)刚刚在一个留言里说:

如果所有精神太監都是可以得到諒解的,因為恐懼中共所以成為中共幫兇的人都應該得到諒解的,睜眼說瞎話屬於妄證,屬於犯罪,郭沫若沒有任何有積極意義的社會科學創造,他最多是一個靠添共維持生活的中共御用文人,郭沫若的所謂學術權威是中共給他的,他獲得權威地位的前提是比他優秀的人被中共封殺,他如果被放在任何一個意識形態已經市場化的國家,估計他只是一個普通人

我们把这段话拆开来分析一下。

“郭沫若沒有任何有積極意義的社會科學創造”,这是否符合事实?

郭沫若的确写过一些肉麻的舔共诗,这是他一生的污点。但是,郭沫若本人有九州帝国大学医学学士学位,他是中国新诗的开创者之一,此外他还是中国甲骨文研究的奠基人。郭沫若在历史剧以及哲学方面的贡献虽然有争议,但也是有拿得出手的作品的。他办诗歌杂志、参与新文化运动以及研究古文字的时候的时候,你连胚胎都不是。

”郭沫若的所謂學術權威是中共給他的” ,这是否符合事实?

他早在中共建国前就已经学术权威了。他的上述成就,90%是在1949年以前完成的。

“他獲得權威地位的前提是比他優秀的人被中共封殺”,这是否符合事实?

他在甲骨文研究方面的权威是因为他是甲骨文方面的权威。你倒是找出一个在当时比他厉害但是被封杀的?

“他如果被放在任何一個意識形態已經市場化的國家,估計他只是一個普通人” ,这是否符合事实?

“意识形态市场化”,由于你小学作文没学好,我不难为你。你的意思大概是指非极权国家。郭沫若的绝大部分成就是在1949年中共建国之前做的,他当时并没有过硬的政治后台,但他那时候就已经不是普通人了。

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并不是要给郭沫若洗地,郭沫若就是一个舔共文人。我的重点是,很多事情并不是非黑即白,舔共并不能抹杀他的学术贡献。甚至可以说,就因为他已经有了相当的学术成就,才能保证他在文革时期享有共产党给他的地位。换言之,即便他舔共,也得共产党让他舔才行。他有学术成就,有利用价值,共产党才看得起他。不然我们假设现在反共左派去舔共,共产党未必会让他舔。

再举个例子,谷爱凌。她在民主社会长大,对中国共产党的态度暧昧不清,很不应该。但她拿滑雪金牌靠的是滑雪技术,而不是靠舔共。如果她不是滑雪高手,共产党不会让她享有双重国籍,更不会让她在中国捞走几个亿。我们可以说他们没风骨,但是不能说他们没有能力

我之前有篇文章,大意是:反共是立场,但立场不能合理化一切。红卫兵是只要拥共就能合理化一切,你是只要反共就能合理化一切。人没文化就要去学文化,不会说话就要去学说话,逻辑不好就要去学学逻辑。不然你并不比红卫兵强多少。



上海徐汇区汇贤居的居民被关了60多天闷声不吭,最后是住在当地的法国人拿出看家本领,带领中国邻居跟居委会据理力争,引来警察,证实是居委会自行加码封闭。最终该小区得以解封,居民可自由出入。

同样是上海,几个星期前的怒吼言犹在耳:“如果你拒绝被转运,将会受到治安处罚。处罚以后,要影响你的三代!”“这是我们最后一代,谢谢。“

法国人遇到不公平会自决式抗议;极端穆斯林会自杀式袭击,中国人则采取自阉式自卫。虽不知道是哪来的传统技能,但显然适应国情,引起了广泛共鸣,互联网上一片阉了阉了的呼声。这下急坏了政府:不怕中国人自杀,就怕中国人自阉;中国人命不值钱,但劳动力值钱。中国政府能割韭菜,但必须依靠韭菜自己生产韭菜。号称国际都市的上海,跟国际社会没接上轨,倒是跟国粹宫斗戏挂了钩。自己的自由和私人财产得靠生殖系统来保护,你离后宫甄嬛传就差了一管核酸。

正当上海人感叹自己的人生少了一个春天,马上轮到了北京。北京人已经不止第一次少了春天。上次是2003年,再上次,是1989。 这次据说北京人已经提前做了准备,该买菜买菜,该屯粮屯粮。上海人在封城中等着买菜,北京人在买菜中等待封城,北京人的喉咙更是早在一次次的核酸中百炼成钢。

北京上海尚且如此,二三线城市一旦封起来,更是不可想象。一城刚解,一城又封。今日封五城,明日封十城,然后得一夕安寝。起视四境,而大白又至矣。然则阳性数量之有限,暴政之欲无厌,奉之弥繁,侵之愈急,不起身反抗的结果就是被暴政吃到骨头都不剩。

宁可自绝后代的中国人,你们若能团结起来,放手一搏,失去的只是锁链,得到的却是子孙幸福生活的世界。



有人会说,你说风凉话。这话不错,光说不练假把式;可我一个人反抗,很容易就成了谭嗣同,跟你们一起感叹多生个孩子多个奴隶。不过,大多数人都是理性人,不会因为一篇文章就起义。我只希望,当大白怼到你家门口的时候,你会想起半个多世纪前的欧洲,犹太人男女老幼像牲口一样被一车一车装走,押往集中营的的那个遥远的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