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蒜人 点赞过的内容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name)
回复文章: 美国入籍宣誓词和双国籍制度是互相矛盾的

米国并没有明确地说双国籍,只是说了我们不承认,也不关心你是否持有其他国籍,那是你的事情。换句话说,在米国统治下,你外国人入籍美国,就是美国公民,如果不效忠米国(比如在战争中通敌)就算叛国罪,有没有其他国国籍我们美国一律不承认。

换句话说,你外国籍人加入米国,宣了誓,在米国这边你已经满足美国公民条件了。至于你和你的母国是什么关系,那是你的事情,不关米国政府鸟事。这才是政府做事应有的态度,只管我的事,不管你的事。

另外你提得两个方案都有相当的副作用。

比如说日本式的必须要求退籍,其实这就是刁难人。如果原籍国家不允许退籍(例如伊朗),那这人永远也入不了日本籍,这制度就是为虎作伥,帮助极权主义国家迫害其国民,而自己又捞不到好处。

加拿大澳洲的情况是英联邦国家,英联邦内移民显然不应该要求放弃对原有国家忠诚,因为这是不合理的。

综上所述,现有方案对米国政府是最佳的。放弃国籍的事情,让归化的新米国公民自己考虑去吧。

回复文章: 【投票兼讨论】投票年龄是否应该下降到18岁以下?

@品蒜人 #175651 考试是精英主义,很容易被精英通过出题来垄断民意,我不同意。真民主就不得不容忍普通人的愚蠢。

发表文章: 【投票兼讨论】投票年龄是否应该下降到18岁以下?

现在大部分国家的投票年龄都是十八岁,但加拿大曾经有人呼吁把投票年龄降到16岁。

你支持投票年龄降到18岁以下吗?你认为投票年龄多大比较合适?

回复文章: 【投票兼评论】你老婆和你母亲同时落水,你救谁?

@品蒜人 #175457

我同意你说的。不过有时候婆媳之间很难不吵架,最好的方法就是尽量少见面,或者干脆找一个不懂中文的老婆。

回复文章: 【投票兼评论】你老婆和你母亲同时落水,你救谁?

这是一个老掉牙的话题,因为今天有人问我,我就想了一下这个问题。

要我的话,我救我老婆。

很简单,我老婆肯定比我母亲年轻,老婆剩余的寿命肯定比母亲更长。

所以救我老婆更值,或者说损失更少。

回复文章: 祝各位膜友、7友们感恩节与烤鸭节快乐

忘了吃了,来年补上。

回复文章: 各位如何看待不是复姓却取四个字的名字的情况?

@庆丰话 #172368 对,我也认为莫名其妙,比如易烊千玺,感觉是装逼。

庆丰话 品葱难民君子以不强自息
回复文章: 各位如何看待不是复姓却取四个字的名字的情况?

如果是外国人或者少数民族那我无话可讲,有特殊宗教信仰我也无话可讲,但是汉族并且没有特殊宗教信仰,我就觉得怪怪的

回复文章: 你知道哪些反共的知名YouTuber是法轮功的?

我知道的就有:

文昭、江峰、文睿、大宇、唐浩、李沐阳、横河、谢田、张天亮、李天笑、石涛、薇羽、郝毅博、老北京茶馆、China Uncensored……

欢迎大家补充。

耶渣
狼狼醬 基督徒。披著文科外皮的理科生。
回复文章: 【投票兼评论】你老婆和你母亲同时落水,你救谁?

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

所以救老婆。

( 由 作者 于 11月25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反共一定要指望民主国家吗?北朝鲜和俄罗斯可不可以当成另一个选项?

我们和美国合作,主要是因为美国强大, 全世界也只有美国所代表的势力才有能力公开怼中共。

俄罗斯现在GDP都不如江苏省,朝鲜更是连吃饭都困难,这种政权根本没有能力帮助咱们推翻中共的。

infoworld 以前思考和表达是一种自然的习惯,现在却成了刻意。
发表文章: 【八音盒】さんぽ
( 由 作者 于 11月25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彭帅说她和张高丽有婚外情?

我总觉得这事情很蹊跷,透着那股子不对劲。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彭帅说她和张高丽有婚外情?

客观地说,彭帅在微博上写的东西,没有说张高丽强奸她,只能说张高丽在她这里出轨了。

infoworld 以前思考和表达是一种自然的习惯,现在却成了刻意。
发表文章: 情感和良知有没有关联?(发言有缺陷略混乱,见谅)

隐隐有种感觉,情感匮乏(冷漠,麻木)会导致良知的匮乏。一个有良知的人一定是拥有足够多真实健康情感(需进一步解释)的人。

反例:对美国日本香港台湾的仇恨也是情感,对中国的支持和拥护也是情感,这些情感的匮乏显然不会导致良知的匮乏。

但冷漠的确会消减人帮助别人为别人发声做事的意愿。

IronStar21 漢獨立主義者
回复文章: 如何評價無政府資本主義?
回复文章: 如何評價無政府資本主義?

@品蒜人 #174937

無政府主義不一定是無政府資本主義。但是無政府資本主義恰恰是去中心化的。其最重要的概念就是沒有所謂的絕對權威——政府

沒有中央政府,而是有遍佈各地的安保公司,偵探公司,仲裁機構,人民可以自由選擇。第三方的機構我認爲不可避免會自發形成,因爲有多個人的地方就一定會有衝突。

NoStepOnSnek Taxation Is Theft
回复文章: 如何評價無政府資本主義?

@品蒜人 #174937 请去阅读The Nature of the Firm by Ronald Coase,中心化本身是有意义的。

回复文章: 如何評價無政府資本主義?

有问题,人是贪婪自私的,公司是以追求利益为最高准则的,那么,当一个大安保公司的客户与一个小安保公司的客户发生矛盾(即一个穷人与一个富人发生矛盾),大安保公司有实力保护客户,就算法院判富人败诉,小安保公司也没能力抓人,穷人的利益如何保障?

大安保公司是一定会抗法的,因为,一家安保公司说“只要法院判你违法,我就送你去监狱”,另一家说“就算法院判你违法,我也能保护你”,富人会选哪家安保公司?结果必然是守法公司因没有客户而倒闭。

有没有军队,军队听谁的话,法律的效力由谁保证?

正如 @品蒜人 #174937 所说,很可能会变成各大势力各自割据一块地方,一些流氓也可以纠集在一起占山为王,结果退回到封建主义社会。

回复文章: 沒有能力上戰場打仗是否代表沒有權利決定台灣的未來?

鉴于台湾现在所面临的局势,即有能力应对大陆武统台湾为大于所有其他的第一政治问题,确实是应该这样的。至少应该给服兵役的人更大权重。不过我想要加一点,我认为现代兵役的一个缺陷,我认为服役者应该自费一些装备的费用,这样的战士才会是为共和国而战的,而不是为当前政府而战的

刺刺 台灣人,主修會計,法學只是下班後的興趣。
回复文章: 沒有能力上戰場打仗是否代表沒有權利決定台灣的未來?

這讓我想到別的話題,比如沒有繳稅(的窮人)是不是沒有權利投票決定政策,畢竟沒有繳稅其實是對於政府財政沒有貢獻(因為窮人沒有錢),如果依照某些「使用者付費」的想法,繳納所得稅才應該參與公共事務。

好的,離題了。 回到正題,不參戰是否能對戰爭發表看法?

猶如「不繳稅的窮人不用負擔政策開支(背負選擇後的代價),所以不繳稅的窮人沒有權利做選擇。」

我沒辦法回答這個問題,因為按照現在檢驗政治人物的標準,你如果主張抗中保台,你必須要服兵役才有話語權,否則會被質疑是逃兵,對吧?

我只能說一下,關於台灣的選擇,我的觀點引用雷根的著名演說: 「只有一個方法可以得到和平,甚至可以在下一秒鐘就得到,那就是投降。」

「他們拋出所謂戰爭與和平的選擇」

「如果我們選擇妥協,不斷撤退與收縮,最終我們還是要面對敵人的最後通牒」

「然後呢?」

「赫魯雪夫會說我們會在冷戰的壓力下退縮,然後會在他的最後通牒下自願投降,他會這樣想是因為我們提出了用"一切代價維持和平"」

(中略)

「通往和平的路到底在哪? 那就是你和我有這般勇氣去告訴敵人,我們有不願買的帳,這是我們的底線,他們必須停止擴張。」

thphd 2047站长
回复文章: 沒有能力上戰場打仗是否代表沒有權利決定台灣的未來?

楼主其实是问,非军事人员有没有权利参加「决定台湾的未来的投票」,也就是所谓「反对统一公投」、「台独公投」。

然而在解放军的压力下,无论投票结果是统一还是独立,都不利于台湾继续维持原有的生活方式

如果台湾人希望维持原有的生活方式,应该尽一切可能避免这个公投。不表态才是最安全的表态。

回复文章: 沒有能力上戰場打仗是否代表沒有權利決定台灣的未來?

如果前线打仗,后方兵工厂里从事生产的妇女们同样是为战争机器做贡献,不能说在兵工厂工作的就不是在参与战争吧。

另外一点,台湾如果说以武拒统,所能指望的不仅是台湾战斗力,还有美国等国的援助和对中共登陆的反制,所以台湾的命运,并不是掌握在台湾人手里的。

习大法
回复文章: 沒有能力上戰場打仗是否代表沒有權利決定台灣的未來?

台湾外长强调台湾未来只能由台湾人民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