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真的是吃软怕硬,在中共面前丧失了反抗的斗志了吗?

我们通常称赞民主人士的一个词叫“不畏强权”,可强权真的来了的时候,大家是不是就不想反抗了?我们称赞革命者们“前仆后继”,可前面的香港民主领袖在反送中运动后倒下了,离开了,为什么就看不到后继者了?

我印象里国安法通过后,被港人普遍成为“恶法”。然而这样一种“恶法”,却着实把香港的民主人士吓到了。过去在尊重民意的港府治理下,香港人每到七一就有大游行。如今盛况不再。面对来香港仅走一个过场的习近平,港人出奇地沉默。国安法真的实现了它的震慑效果了吗?

有人说香港人不想反抗了,是因为他们都在跑路,那咱们用数据说话:

自从2020年7月至今,估计已有最少32万名香港人移民外国,仅在香港疫情大爆发的2022年2月一个月内就有超过6万香港人经赤鱲角国际机场离港移居外国生活,而2022年首三个月经机场净流出人数已达约14万,而这个数字尚未计算前往中国大陆生活的香港人,目前香港人口已开始下跌。现时香港人口估计只剩约720万人口。

也就是说,香港人近两年跑路的,仅占总人口的百分之五左右,而这其中又有很多是因为疫情的原因。大多数人貌似还是甘愿安于现状,既不愿意反抗,也不想跑路,选择做天朝顺民。

港人真的是吃软怕硬,只敢怼过去的港府,而在中共的强权面前丧失了反抗的斗志了吗?还是没有敢出头的那几个学生领袖来领导,广大香港人民很难再抱成一团了?


看到下面很多人都在把香港人和大陆人对比,说香港人再怎么样也比大陆人强,说没资格怒其不争云云。我承认大陆人民89年之后,早已在中共统治下躺平,在民主素养方面远不如港人(说到这,我倒想说,被坦克和子弹驯服的大陆人还是要比被防爆装甲车和催泪瓦斯驯服的香港人受的罪更多一点)。但我也认为香港人与大陆人不过是五十步与百步之差,再这样下去,有一天彻底驯服,一国一制,在香港搭起防火长城也不是不可能。

很多人认为没有必要在街头的暴力上牺牲自己,然而抗争有很多种形式,比如罢工罢市,比如海外的港人在七一去海外的中国使领馆抗议。还有很多所谓“不合作”的非暴力抗议方式。

在努力抗争这一点上,我们可能都不如在民主运动中愈挫愈勇的韩国人。

作者 于 7月3日 编辑
赞同 1
1786 次浏览
14 个回答
票数 
夸父逐日 追逐太阳之人
8 人赞同了该回答

香港人已经做了最大努力了,不是没和政府对抗过然后才放弃的。你硬要说让香港年轻人和政府内地源源不断调来的武警+港警打消耗战治安战也不现实,警察只会越来越多,抗议的人也只会越来越少,没有内地芝麻人蜂拥支援香港,没有欧美驻军进入,指望单凭以一港黄丝年轻人之力忤逆整个芝麻政权的国家机器的力量,很明显是以卵击石。马后炮的话,失败那是早就注定了,当时虽然都不明说,但还是一直支持他们。

而且我说实在,港府转变为你口中的所谓“强权”远比你想的早,港府早就是共产党政府的台前木偶了。港府推出送中法的时候,也照样说它是恶法,难道香港人就没的反对和抗议吗,当时万人空巷上街抗议,和一波又一波警察对抗,在大学校园,在香港街头,这些都不是没发生过,参与运动收到的压力也一点都不比想象的轻松,那几个支援香港人的内地学生,被武警抓回去后直接人间蒸发了,他们难道没有做出牺牲吗? 现在之所以表现的万马齐喑,只是因为运动失败了,客观条件上没有组织运动的士气了,能组织的人要么离开香港,要么在监狱里没出来。民主运动失败,就是落得这么个下场,你气什么呢?作为芝麻人,也不是没见过这种事吧。

说句难听的,不要摆一副“恨其不争”的样子,不要自己什么民主幻想破灭了就怪在香港人不努力,幻想香港人都不要命,“你们怎么不去更激烈的和政府对抗呢,怎么不去为了民主去送死呢?,怎么不为了民主被黑警打一顿,然后关到监狱里呢?”。

你这根本就不尊重他们,他们成了维护你民主幻想的棋子了。

作者 于 7月3日 编辑
Tucson  · 
7月3日

说得好

Cane9839  · 
7月6日

在理

刘慈欣 反共复民
7 人赞同了该回答

其实香港人的怕硬在国安法通过之前就表现出来了:

2020年初covid-19疫情爆发后,从“反送中”一直持续到那时的抗议游行便戛然而止了,这说明在香港人看来,中共的可怕程度还不如一个死亡率不到1%的传染病。反观美国的BLM,即使在美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也没有消停。

我甚至还一直有一种感觉:共产党就是看准了香港人这一点才通过了国安法。

作者 于 7月2日 编辑
dellalove  · 
7月10日

@ZEROHOUR #189949 因为他们的共存不绝对啊,或者说他们的想法是又要清零又要共存。我不认为现在中共的做法是对的,但是你得要找找为什么中共要坚持这么做的原因,中共这种做法是基于别人在明知道这种病毒防不住的情况下还在试图维持一些名义上的防疫措施,在中共眼里,防疫措施是二极管的,要么就啥都不防,要么就啥都防。防不住还要防,那只能更加坚定中共继续认为坚持清零才是对的。 你不能按照正常人的思维理解中共

dellalove  · 
7月10日

@超新星 #189948 主要还是因为东亚人相对于欧美人比较怕死,台湾在疫情前两年防疫做的也很不错,甚至比中共还要做的好,当地人非常庆幸,直到OMICRON导致中共在上海封城,把台湾的政府高层吓到了才改成了共存,但是台湾疫情刚开始上升的时候也把台湾很多人给吓到了,明显是没有做好共存的心理准备。

之前网上不也是有人比喻过,香港和中共之间原本有一堵墙,中共想用逃犯条例在那堵墙中间开了一个洞,香港人拼了老命要把这个洞给堵了回去。结果中共开了一个叫做国安法的挖掘机直接把墙拆了。

ZEROHOUR  · 
7月10日

@dellalove #189971 看来我误会你了......不过,现在我猜猜你的身份......“刺刺”,你在群里面的ID:“连登仔”(其实名字很长,只记住3个)

dellalove  · 
7月11日

@ZEROHOUR #189974 不是 是哪个群?tg吗?我不加任何反贼群的

linda  · 
7月11日

@dellalove #189972 这个墙就是司法独立

ZEROHOUR  · 
7月11日

@dellalove #189985 其实我知道是你。只是很久以来都没说

6 人赞同了该回答

我在现实中不敢反抗,因此我没脸说别人吃软怕硬。

我逃跑逃得像条狗一样,我没脸嘲笑反抗过被打回来的人。

另外,把不畏强权之类的高帽往别人身上扣,是很常见的、也很恶劣的讨论方式。

耶渣
狼狼醬 私信可以,但我保留你亂罵的時候公開私信的權利。不算好的基督徒,深信左右都是膠的港獨。
6 人赞同了该回答

你試試手無寸鐵吸著隨時間令你喉嚨和眼睛越來越痛的濃濃催淚煙,和隨時能打盲你雙眼的「非致命」彈頭、打爆你頭頭的警棍和拿著這些武器(甚至有AR-15)滿心男殺女姦的綠色物體只差一塊一寸厚的水馬,然後你他X的還突然想起自己沒有護目鏡只有眼鏡,自己還連殺雞都不敢看?說難聽的,你行你上啊,坐牢了記得叫我寫信給你,和幫你開個海外戶口申請津貼(但是應該輪不到你)。

實力差距就放在這,再硬碰多數人都知道只是徒然浪費自己精力而已。

不是說香港人沒錯(很多地方都錯得離譜),但是你叫一羣技能樹多數都全點到商業和(少部分)文藝上去的守法良民能在幾個月之內發展出和專業的紀律部隊相等的武力,同時知道自己是一個需要團結和付出的民族,港府任何法律都不是事,本身就是奇蹟。

至於武漢肺炎,有說是中共故意放出來的,吃準港人只要合理就會習慣性守法的性格,和2003年沙士大流行的心理陰影。當時港府還故意不採取行動阻止疫情擴散到全世界,為此,醫護罷工,一個本來已經流亡的勇武組織九十二籤還回港策劃炸彈襲擊,只可惜事敗被捕而已,記憶所及,我記得至少其中一個成員被捕當晚還被打斷了腿,要拴住拐仗上庭,視力也好像因這種暴力對待受損。

記得根據當時的報導,提堂那時,那位手足即使法官叫他可以坐下,他仍然選擇拴住拐仗站著聆聽,而警方也沒有成功從他口中取得證供。

另外,如果全都潤了不就讓中共借機殖民清洗人口嘛,中共就是想要香港沒有香港人,然後就可以把香港據為己有,而不是像現在一樣來訪也要夾著尾巴怕到不行,所以全都潤了恐怕也不是好事。不過如果實在無法阻止中共清洗人口的話,我建議反賊都搬過來,總比被小粉紅清洗好。

ZEROHOUR  · 
7月2日

不知道我是不是多疑了。现在没有动静应该是一种战术的变化,和缅甸类似,刚刚政变的时候市民大量上街游行,现在也慢慢平静。

表面上平静,里面却在慢慢散布反抗的种子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 
7月3日

@ZEROHOUR #189554 不是散布反抗的种子,是本来不满度就高。你派内地蝗虫殖民香港,是个老香港人都不开心,抢他生存空间了。而内地中国人移居香港的,除了一些民族主义憨憨,也知道香港搞成这鸟样,他们移过来拿香港身份都贬值了。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 
7月3日

@中华龙鸟 #189595 对手是什么很重要,我看香港人和阿拉伯和东欧的暴民并没啥区别。

6 人赞同了该回答

在努力抗争这一点上,我们可能都不如在民主运动中愈挫愈勇的韩国人。

极权的prc与威权的大韩民国是没有任何可比性的

社会制度不是民主/专制的二分法,而是民主/威权/极权三分法,甚至前两者的相似性要大于后两者,因为民主和威权是任何社会都会经历的正常阶段,而极权则是一个民族本可以避免的错误

社会中民众能掀起反抗恰恰说明这里统治比较宽松,控制力更差更有一定的自由度,大规模群众抗议往往只会发生在威权社会或部分民主社会,一个真正无孔不入的极权社会是没有反抗空间的。

香港虽然还没有完成极权化但却正在通向极权化,为什么民主派应该要反复强调《旧制度与大革命》中那个著名论断:“一个坏政权最危险的时刻不是它最残暴的时刻而是它开始改革变好的时刻”,因为这个道理反过来也一样啊。

4 人赞同了该回答

在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推翻罗诉韦德案之后, "how to immigrate to Canada" Google 搜索关键词流量暴涨至少 500%

how to immigrate to Canada

https://trends.google.com/trends/explore?geo=US&q=how to immigrate to Canada

这是宣传 "the will of people wins" 的国家的人们的做法。

这是世界第一民主国家的人们的做法:润。当被决定的人没法决定自己的命运的时候,民主国家的人们也不例外。

"Do the people of Korea want the division to continue?" As if everywhere in the world simply the will of the people would happen. 你不能假设民主国家的人们都很满意自己的生活,这是人们不满意的情况下人们怎么做(尤其是民主国家的人们,更爱润 —— 如果人们不爱润,能有殖民吗,能有“探险和探索”吗,能有美国吗)

作者 于 7月2日 编辑
独裁者
Sith 本人在论坛里面只有一个ID
3 人赞同了该回答

(节选自我以前的回答)

香港人其实并不是麻木,你可以看看SCMP的报道,从1997年到现在,香港人举行了无数次的示威游行,虽然香港SAR政府从来不是完全民主的,香港人却不断地要让这个世界听到他们一直是在为了一个完全民主自由的香港努力。

你可以看看2014年和2019年的示威游行,就知道香港人的决心。

自从国安法下来以后,亲北京的论坛和报纸多次发表“香港人在国安法面前就害怕了”,这个论坛也多次有人在说“香港人有饭吃就不要说话”之类的,是怎么回事?

他们真不会以为国安法就可以保证中共的永久统治吧?或者香港人以后都不会再举行示威游行吧?

事实上“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而麻木”的说法,经常出现在描写清朝生活的文学作品中,反映那时候社会情况的文学作品,大多是描绘了一群麻木、冷漠的中国人,还有“大清”自己认为可以永远保住江山的可笑说法。

但实际上,中国人最后还是反抗了,很多人还是饿肚子了,大清还是倒了。

但关键的是,中国从此再也没有人敢称自己为“皇帝”。袁世凯和张勋都尝试过复辟帝制,下场你也是知道的。

现在情况更是超过以往。

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中国政府都喜欢拿大清的政治宣传方式来维护自己的政权,明明国际上已近认为“冷战以后的国际地缘政治已经回不去了”,“现在是民主和独裁的冷战”。他们仍然认为“只要吃饱就别多话”“用经济来换政治安全有效”这种说法有道理?

更何况美国的冷战路线也已经清晰,要在中国周围创造民主的环境,这样只有一个民主的中国才可以继续在国际社会里发展并发挥作用。中国政府知道的,为什么仍然在国内要求人们安于现状?

其实即使现在,中国经济的乐观程度也不是10年前那么好了。看看现在,经常出现“某某政府濒临破产”,“XX房地产快倒闭了”,或者“XX银行无法取款”的说法。中国经济已经出现问题了,你要认识到这一点。

中国经济就像历史朝代一样,正在由盛转衰。那经济如果不行了,政权也就没了。

一些人坚持的“只要经济好就不要或者不会反抗”的说法已经在经受质疑了。

而中国人也不是不知道外面的世界,自由、民主、宪政,总有一天会传进中国来。

aether02  · 
7月15日

这是我在互联网上看到的最冷静审慎的一段评论。很多自称“反贼”的人其实很滑稽,看着民主好不知民主多昂贵,因为眼下极权猖狂就开始犬儒,喊着杀光支那人,加速万岁之类口号,说到底还是中国巨婴病,只要不顺它的意就要打滚。 从近一两百年的历史看,随着科技发展的全球化进程不可逆进展,两千年粪坑的循环模式基本已经不可能继续,这个国家的人们正在艰难的向自由爬行,单是推翻皇帝就用了几十年,两代人,人头滚滚血海滔滔。如今独裁者是猖狂了,但他敢在任何地方叫一声朕么?也许中国民主化要一百年后,要两百年后,但这不是向独裁者跪下来磕头,或者变成塔利班嘴炮恐怖分子的借口。

ZEROHOUR  · 
7月15日

@aether02 #190268 我又知道你是谁了

ZEROHOUR  · 
7月16日

@aether02 #190268 最近五毛的技术不行啊!差

漢獨主義
IronStar21 漢獨立主義者
3 人赞同了该回答

我是大陸人,但我絕對不認爲香港人欺軟怕硬,而是沒找到合適的戰鬥路徑,在一次次失敗中逐漸失去士氣。

香港人自己就能做到的戰鬥路徑甚至不能説存在,因爲共產黨的決策指揮不被干擾的前提下,總可以搬出大陸的資源人力進行本土不可能做到的鎮壓。

1 人赞同了该回答

說到不畏強權,捨身抗爭,香港人比大陸人有骨氣多了

1 人赞同了该回答

Keep you and your wealth beyond the reach of the mob and beyond the reach of greedy monarchs.

做成了,去给他赋予意义,收下认同做赠品。

做不成,还只是嘴/键盘上的王,系统下的蝼蚁。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1 人赞同了该回答

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跑路的,留下来也不代表他们甘于现状

恒道不知
读经济学人自然 自然 理性 人性 建设性|探讨「经济学人」文章https://t.me/economist_tao_lun

香港人的自组织能力和维权意识,难道不是中国大陆民众无借口可学习的榜样吗?

空间经济 台湾省是中国的

想安安静静的过日子没什么问题啊,因为追求自由而把自己送进监狱岂不可笑

natasha  · 
7月3日

不追求自由不就已经在监狱里了吗?

感觉用简体中文的群体更没资格说香港人没骨气吧

票数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