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ager @KingSager
祗园精舍钟声响,诉说世事本无常。沙罗双树花失色,盛者必衰若沧桑
9

在这魔幻现实主义的时代里流氓国家是越来越没下限了

我记得《逃离德黑兰》里有一段上了飞机以后的追逐戏,伊朗革命卫队试图阻止飞机起飞未果。但也没有把已经飞上天空的飞机再逼回来。没想到今天卢卡申科居然能出动空军迫降只是飞越其领空的客机只为抓捕一个记者...电影编剧的想象力赶不上现实啊

欧盟现在在开会讨论制裁,但感觉用处不会很大

6

品葱还是有一些有真材实料的文章的嘛,只可惜淹没在输出垃圾情绪的海洋里了。这里挖出来分享给大家


葱友里有人问到中国一带一路出去大撒币,搞基建,给非洲地区修铁路,机场,隧道,电讯等,到底获得了什么好处,它的盈利模式或者获益模式到底是个什么原理?

这里做一个简单科普,当然,还是以我一贯的科普方式,那就是以经济学的角度,尝试用最简单的话语,勾勒一下大框架。也欢迎其他葱友往这个大框架里填充自己的专业知识。

首先,一带一路需要四个基本工具,分别是【美元】,【人工】,【基建材料】和【技术】

中国的美元获得渠道不是像小粉红想的那样,是中国人造洋娃娃,圣诞树,耐克鞋一分一毛赚回来的,中共要这么赚钱,和这些小粉红一个智商,早tm收蓬了。

目前地球经济是三大驱动,消费-贸易-投资。 前两者当然也是获得美元的好办法,比如美国需求量极大的书《圣经》有75%以上都是在中国印刷的,美国消费你的纸张和木材,消费你的印刷排版服务,你获得美元。 第二种是贸易,比如美国有很多大饭店,大酒店,连锁餐厅,他们使用的冰箱,橱柜,清洗台,切割机,搅拌机,风冷设备等等,这些绝大多数都不采用中国制造的产品,但是中国的山东,福建,四川等地却为这些外国制造商提供钣金,底盘,框架,拉门,胶垫,隔板,托盘,包装盒的生产制造,这种链条就叫贸易,也可以获得美金。

中国早在中美解冻时代就开始用这两种办法获取美元,那么我们看看效果如何呢?1978年老毛头刚梗儿屁以后,中国的外汇储备是1.67亿美金,到了邓小平手里,三年干出来一个负值,负12.87亿。一直到82-84年阶段才算平稳了基本的社会经济秩序,美元储备达到了82.2亿。

中国第一次外汇美金储备起飞是在1990年,首次突破百亿,之后连续几年每年都以接近100%的速度上扬,这就是改革开放带来的好处。它开启了一个新的赚美元的办法【投资】

中国开放部分行业投资,以及外事贸易以后,吸引了无数西方发达国家的淘金者,他们看中的是中国市场潜力和新兴市场发展。 从1990年到2001年,除了1998年,每年都是以200-300亿的总量上扬,无数外国公司在中国搞联合办厂,联合经营,这样就带来了大量的美金。 2001年,中国加入WTO,成为第143位成员国,同时承诺大幅度开放投资领域,解绑金融政策,极大地刺激了外资的引入,那时候新闻里总说“招商引资” 当官的也都以能吸引外资为荣,其中的佼佼者就是薄熙来。 2001年中国以2121.65亿外汇储备收官,并且每年都以19%-51%不等的速度上扬,一度达到了顶峰39668亿,一直到中国又出了个“红太阳”之后开始下行。

这么多的美元就涉及到几个问题,第一,这些钱大部分都是外资的,换汇以后得到人民币入市,人家走的时候其实是要带走的,而且一同带走的还有在中国的利润,并且你一直放账面上,按照通货膨胀他是贬值的,这就涉及到一个资产包流动性和保值问题,中国拿着这么大一个以美金为主的资产包,怎么让办呢? 也尝试过很多办法,但是搞实业就亏,搞高科技和创新又投资周期太大,而且自己不擅长;搞股市自己都不信自己那套,搞风投又怕把本钱亏了,最后无奈之下,只能买全世界最保值,信誉度最高的美国国债了。

多年以后,中共就发现一个问题,超量购买美国国债虽然安全,但是流动性不足,这钱转了一圈反而回到美国去了,美国可不跟你客气,人家热钱是有出口的,股市,高科技,制药,运输,服务,实业,能源都可以用上,最后总出超可能要反过来支配中国,所以中国就想办法,把这些美元,和自己一些擅长的东西结合起来,但他们产生化学反应,钱生钱。

中国最擅长什么呢? 那还用问?搞基建啊,盖房子,铺桥修路,房地产啊,这是中国老本行。这就涉及到我们本文最开始讲的一带一路四要素了,中国本身的【人工】成本非常低,而且体制决定了容易调配,法务粗糙,便于密集人力资源管理。 其次中国的【基建材料】一直以来就是产能过剩,从砖瓦,建筑钢材,铝,水泥,石沙再到重工机械,都是供大于求,消化不掉。 另外中国的【基建工程建筑技术】应该说还是相当有经验的,除了偶尔死点人,踏点楼,外表还是很漂亮的,而且有一句说一句,重点质量监督的工程,还是相当可以的,毕竟这玩意没鸡毛技术门槛。

当中国【美元】【人工】【材料】【技术】都有了,就开始琢磨上外面折腾去了,给人家修机场,每年吞吐量不到几千人也给你修,然后给你修隧道,开山铺路。 然后开始搭建电力供应网络和通讯组建。

这里面其中中共本身收益不小,第一他资金流动起来了,让以前躺着缩水的外汇有了流动性; 第二他的基建大撒币是以所在国关键战略资源为抵押的,比如矿产或者交通服务经营权;第三他给自己的国企凭空赢得了无数的招标和工程,盘活了企业和现金流,增加了技术和经验;第四他可以基本没有限制的去实验一些基建的新设备,新思路和新方法,不用担心环保和人文问题。 第五国内的一些过剩产能找到了宣泄口。第六一些所在国的贷款由于自问自答,所在国是以美元审计,但是中国以人民币出超,变相提升了人民币需求。第七中国在第三世界国家拓宽了市场,给国有企业带来了一些机遇。第八一些国家通过实物,黄金,石油,或者项目的股份和所有权来抵押,那么中国就轻松获得了大批的货币避险商品或者期权。第九,中国的外汇储备获得了很好的市场风险避风港,以前中国的外汇储备有6成是以各国有家债卷存在的,另外有2成在大型国有资产管理公司,最后两成在国际金融机构和投资银行,2008年金融危机时,“雷曼兄弟”宣布倒闭,一夜之间卷走中国400多亿外汇储备,一带一路可以有效对冲这种市场风险。

再有就是这个游戏中的个人,可以获得非常丰厚的利益,我们刚才说了,中国出资,外国立项,中国公司招标执行,那么这标书怎么写,工程怎么个程序都是内定, 我给也门修个电线杆子,我就说是5000万美金,然后我给也门政府3000条枪,俩门炮,总统给个北京房子,500万美金。其他4500万我再揣回兜里,合同上写10年后不能偿还本息,就和也门某某国有企业资产进行重组整合以及净壳置换。 10年以后也门新总统来视察项目一看就一根电线杆子人都傻了,也不能给你张罗几千万美金啊,那净壳置换吧,一看中方经营公司里就剩三啤酒瓶子了。

大家可能就纳闷了,宏观上大撒币基建原来这么好啊? 中共好厉害啊! 我的观点就是:不要小看任何一个中共的设想,他们不笨,实际情况是他们顶尖的人才要比我们聪明的多。 但是! 不要高看任何一个中共的实际执行,中共的实际执行往往就是政治挂帅+各方面都要分点好处+能走迅捷的歪路,不走正路。 事情往往就坏在这里。

中国搞这种基建大撒币,疯狂到什么程度呢? 给埃塞俄比亚修电讯网的时候,去了一个比较开放的城市,结果就是这个城市的电讯基建基本上是八国联军,什么制式的都有,从70年代到20世纪初的,从政府引进的到私人小发明全用上了,中国就大笔一挥,不修改合同,也不增加乙方成本的情况下,统一从中国空运一整个城区的配件,全部拆卸后重新建设。

比如什么苏丹,塞拉利昂,喀麦隆,塞舌尔,这些小国家在报纸上都报道过类似的事情,就是中国给他们搞一个电网工程,然后建设到一大半,工期也快截止了,发现有个机组或者零件没配对,怎么办呢?当地政府着急上火愁的不得了,就怕耽误剪裁和交付,中国当地工程总指挥一个电话,然后一台专机,专门拉着这个零件给当天送过来了。 然后两国就拿这个当好事说,大肆宣扬,作为政治和宣传的资本。

咱们这里不再赘述一带一路的具体问题和其整盘坍塌的原因,有兴趣的可以自行谷歌,因为这个科普主要是讲他从经济学上盈利的设想和模式。

其实一带一路的模式设计是有一定道理的,他利用了流通性不足的那部分外汇储备,加设自己的投资银行扩大资金渠道和人民币比重,同时消化自己过剩的人力资源和产能,高度发挥中国的调配优势,清楚的界定了自己的能力和有限性,项目选的也不错。 从宏观经济和外交发展上讲一带一路的可行性是存在的。

但是大家记住一点,你要一开始以“经济概念”看待一个项目,那么最好从头到尾都以经济思维去考量他,以经济规则去驱动他,以经济效益去衡量他。一旦半途中政治因素和地缘问题参杂进来,甚至领导人个人喜好来左右整个大盘,那就很危险了。

大跃进已经证明了凡事不可能“多快好省” 你要装逼君临天下,四方来朝,就最好别提利息和抵押的事情。就好比我们普通人,你朋友跟你借两万块钱,你最好的办法就是说你自己也不宽裕,给他拿3000,然后直接告诉他不用还了。 你给他2万,然后他把电脑,电视机都抵押给你,到日子钱换不上了,他死搂着电视机不让搬,你把电脑拿走后发现D盘里有他媳妇裸照,你在拿去威胁人家说,你家阳台给我使三年,我养三头草泥马剪毛回本,然后他说产生的毛我要分1/5, 三年以后你把毛撸下来,都造成羊驼衫和羊绒裤了拉走了,剩下的边角料给你朋友.....

这就是一带一路的真实写照,世界上的很多事情和生意,原本不复杂,最初的模型都很简单可行,一执行起来就是无穷无尽的利益碰撞。

最可笑的就是国内粉红,他们觉得美元都是一分一毛卖苦力赚回来的,买美债和支援非洲是浪费;然后在一带一路的宣传下又激动的心,颤抖的手,觉得丝绸之路和郑和西洋的时代又回来了。

这就是知识层代所产生的观念差别,你只有知道美元是怎么来的,才能知道为啥他要撒出去;你只有知道通货膨胀和流通风险,才知道为啥要把资产包送到不发达国家,那他们的自然资源或者经营权抵押;你只有知道人工,材料产能过剩,才能分析出为啥去非洲搞基建而不是去欧美合作搞高科技,因为人家不需要你任何技术和资金。

知识层代一旦断裂,可以产生非常大的认知偏差,比如莎士比亚的《李尔王》,老百姓只能从里面看出哪个女儿孝顺,到最后故事一反转,皆大欢喜。 但是当时的高教育人群,就从这部戏剧中看出对资本运作的映射和对资产阶级的描述,进而预先判断社会文化和社会改革的走向。

5

起了这么个标题,是因为最初脑袋里就是这个问题,但是写了点文字发现我真正想探讨的却不止标题里的内容。

这几天论坛里关于川普被封号的事情展开了大量讨论,我从混品韭的时候起就是川普的坚定反对者,必须承认我对川普被封号这件事是感觉很爽的,正如去年十几万中国网络水军账号被封一样,让我有出了一口气的感觉。但是我还是觉得整件事情有点不对劲...希望大家帮我释疑吧

第一,我很清楚私权与公权的界限,理论上推特FB删帖封号确实是企业的自由裁量权。但是如果承认这一点,是不是也变相的为中共言论审查提供了法理依据呢?中国政府完全可以不承认他对国内互联网公司事实上的控制,比如我的微信公众号如果被封了,完全可以说是腾讯的自由裁量权,尽管我们事实上都知道那是党的意志,但是显然党和腾讯都不会承认,腾讯甚至会主动揽锅替国分忧。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承认基于企业自由裁量权的删帖封号没有任何问题,那么中国政府稍微改一改话术,将其定义为企业自主行为,就能顺利洗白墙内的言论管制?

第二,我还是觉得推特FB很双标,因为川普的煽动言论不是大选以后才开始的,而是从他16年竞选以来从来如此。推特们忍了四年,终于在他已经众叛亲离政治生命彻底终结以后才将其封号,显得相当势利。另外,推特上发表煽动性反人类言论的政客不止川普一个人,赵利坚胡叼盘之流自不必说,前段时间法国发生教师斩首事件以后,马来西亚前首相号召屠杀几百万法国人,仅仅被删帖而已,与川普得到的待遇相差甚远,不能让人信服。我觉得关键还是删帖封号没有标准,或者说标准过于宽泛,可解释性过强。如果推特FB在其用户协议里能明确其标准,无差别执行,才能真正让人信任。

第三就是我标题里的内容,用户在社交平台上的创作,究竟算不算用户的私有财产?如果说推特言论离创作还有一定距离,那么油管上的视频总该是创作了吧。如果被删被封,是否涉及到平台侵犯私有财产的可能性?用户如果不认为自己的创作违反了平台的用户协议,有没有打官司进行司法救济的可能性?

最后祝大家都心平气和,我看推特中文圈这两天都吵疯了...看他们吵架严重影响心理健康...

5

来源:Politico

France refuses to support an EU-China investment deal if the issue of forced labor isn't addressed, Franck Riester, France’s junior minister for trade, told Le Monde.

"We can't facilitate investment in China if we don't work to abolish forced labor,” he said.

Trade deals should be used as leverage "to advance social issues," Riester said. He also warned that the deal leads to more market access, but not to investment protection, "even though it's important to protect our companies from the risks of sudden nationalisation."

Brussels and Beijing hoped to clinch a landmark investment deal before the end of the year. But talks between EU trade chief Valdis Dombrovskis and Chinese Vice Premier Liu He, tentatively scheduled for Tuesday morning, were postponed after opposition from both the incoming U.S. administration and from EU capitals.

Poland on Tuesday already urged the EU not to rush things and to cooperate more with Washington. According to Riester, Belgium, Luxembourg and the Netherlands support the French skepticism.

One EU diplomat confirmed that a "substantial group of countries" pushed back against the Commission this week on the EU-China deal, both because of the issue of forced labor and the lack of investment protection for EU companies in China.

A Commission spokesperson could not give more info about a future call between Dombrovskis and Liu He, saying that "both sides are in continuous contact in order to address outstanding issues."

3

BBC在报告出炉前的预测

报告原文(英文版)

报告原文(中文版)

CNBC的报道


拜登再次拉垮,习近平又赢了

虽说在意料之中吧,中国不开放专家进五毒所调查,美国人隔空断案自然断不出任何结论

但是事先搞得大张旗鼓煞有其事,把吃瓜群众的期待值拉满,搞得大家还以为掌握了什么绝密情报,结果90天后“无法得出确切结论”令人大失所望

3

很久没有去看刘阿姨的推特了,今天偶然看了一下,发现他居然在炸馒头(推特中文圈上以24小时发情求女人而闻名的炸博士)发疯的推文下面一本正经的回复,然而炸博士还不理他😆

遥想当年在墙内,刘阿姨还能跟秦晖同台对谈,如今却沦落到连炸博士都要碰瓷的地步。瓦房店竟是我自己😅

2

之前陈世杰发了个帖子说民族单一化是优点,还举例民族多元的拉美作为反例。我虽然不赞同他的观点,但是必须承认,多民族的拉美发展的确实不如民族单一化的东亚

以1945年二战结束为起始点,拉美的起点要远高于东亚。但是到2020年,拉美几乎全部折戟于中等收入陷阱,而东亚却能突破瓶颈成为发达国家。

也许有人会说拉美有左派政府上台干预经济的问题,但是论政府干预的程度,东亚模式可是出了名的政府主导模式,本质上就是二战统制经济的变种。我前阵子读昭和经济史,发现昭和时代日本政府对经济的干预几乎到了毛细血管级别,连具体到某一家银行要不要为某一个企业的某一个项目批贷款,都要由日本政府的经济官僚过目。而韩国和中国,都是学习日本模式并在政府主导方面有过之而无不及,中国不说了大家都懂的,韩国财阀在中文舆论里被妖魔化无所不能,然而真实历史上朴正熙一上来就把反对他的三星创始人抓进大牢,全斗焕曾经因为某个财阀老板吃饭迟到一怒之下将该企业解散,现代老板郑周永想从政,卢泰愚一个不爽所有韩国银行都不贷款给现代搞得现代差点破产。拉美虽说也时常有左派政府和军政府上台干预经济,但论干预的规模,深度和力度,都远远比不上东亚的一根汗毛。

目前为止我个人想到的几个理由:(排除掉种族主义的理由)

1.东亚政治稳定,拉美时常政变/内战

2.东亚全球独一份的高储蓄率

3.东亚人民族主义情绪爆棚(韩国人金融危机的时候甚至捐献自家黄金给国家兑换成朝不保夕的法币,可见这种爱国主义的感召力甚至战胜了人趋利避害的本能),拉美人民族情感淡泊

4.东亚政府决策高明几乎不犯错,拉美政府拉垮

5.美国的角色,在东亚美国扮演了扶持者的角色,在拉美美国扮演了压迫者的角色

2

不是很懂免疫学,但是看起来covid在印度多半已经变异,呈现出跟去年不同的特征(包含年轻人口死亡率上升,耐热性增强等),而欧美各国因为大打疫苗的关系人们都松懈了,我怀疑印度的变异病毒很快就会输入到欧美,或许已经输入进来了(中国由于变态的边境控制,个人感觉反而问题不大),万一现有的疫苗对变异病毒效果不佳,会不会出现社会的二次停摆?

2

消息大家这两天应该都看到了

我的第一个反应是“这就完啦?”,感觉182亿对阿里并不是一个什么大数字,全年营收的4%而已,而且是一次性罚款,与此前媒体和投资者的悲观预期(如拆分阿里业务,甚至抓捕马云本人之类的)相比,反而算是靴子落地,大大的利好了

浏览了一下关注的炒股youtuber和twitter用户,也都普遍认为这是一件好事,现在反而是应该趁机抄底阿里的机会。反而是其他目前尚未被制裁的大型中国科技企业,比如腾讯,未来会面临监管风险。

2

曾经看到过一种说法是说马基雅维利主义的悖论,那就是真正的马基雅维利主义者从来不会承认自己是马基雅维利主义者。像腓特烈大帝这样后世公认的马基雅维利主义者,甚至专门写了一本书痛骂马基雅维利(书名就叫《反马基雅维利》,简单粗暴)。毕竟要是有一个人挺起胸膛自豪的跟你说“哥们我最大的优点就是为了利益不择手段”,那么这个人与其说是一个老谋深算的马基雅维利主义者不如说是一个自我高潮的二逼。从这个角度上说,刘仲敬这一类把马基雅维利挂在嘴边的,就是这样的货色。甚至马基雅维利本人我估计也不是马基雅维利主义者,否则他是不会把这种东西写成一本书还署上自己的大名的。

然后我就想到,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不也存在这样的悖论么,真正的个人利益至上的个人主义者,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式个人主义者,反而一定会在嘴上大力宣扬集体主义,争取忽悠更多的傻子以为自己谋利,中国名牌高校的精致利己主义者不都是这样么,无时不刻的不唱高调忽悠人,无时不刻的不为自己谋私利。而那些把个人主义挂在嘴上甚至写书宣扬的,如果不是刘仲敬式的颅内高潮的二逼,那么反倒是出于利他和利社会的目的,更像是集体主义者了。

1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58681176

看了一下是与美国司法部达成协议,但是孟晚舟不认罪,她只是承认检方对她的指控都是事实,但这并不是认罪,而是认为自己wrongdoing。

总之,看上去中国的人质外交起作用了,孟公主平安回国,回国之后马上可以翻供,中国舆论又会当成大胜利。美国搞了那么几年最后啥也没搞出来,就得到孟晚舟这么一纸并非认罪的“认错”声明聊以自慰...

最倒霉的还是加拿大,得罪了中国,自己公民被抓被折磨,经贸上被制裁,最后被大哥卖了啥也没有,一场空。

补充:也不能说美国一无所获,要看孟晚舟的“认错”协议能不能作为接下来起诉华为的证据

1

秦晖用尺蠖的爬行方式来比喻一种政治现象,即在专制国家,无论是左派上台还是右派上台,其结果总是对政府更有利:左派上台扩大政府的权力,右派上台卸去政府的责任,久而久之,政府就会变成一个权力无限大,责任无限小的怪物。

在民主国家,则是一个相反的过程,左派上台扩大政府的责任(表现为扩大福利),右派上台缩小政府的权力(表现为减税),久而久之,会带来严重的赤字,政府就会破产。

source:

维基百科链接

知乎的高赞解释

秦晖2009年的一篇专栏文章

1

今天醒来铺天盖地都是这个新闻

关于什么是RCEP: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54917712

1

集体安全定义 ->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ollective_security

用大白话说,所谓的集体安全就是一堆国家抱团组成联盟,敌对国对其中任何一个国家进行侵犯,将被视作对联盟中的所有国家侵犯,整个联盟一致进行反制措施。在冷战时代,军事上的集体安全机制表现为北约和华约两大安全组织。成功的保卫了欧洲的安全。

然而在今天,国家之间的争斗方式并不以军事为主要手段,经济上的惩罚制裁才是更通行的。今天看到一条新闻,中国为了惩罚澳洲,对澳洲葡萄酒征收最高可达200%的关税,链接 -> https://www.cnn.com/2020/11/27/business/china-australia-wine-dumping-intl-hnk/index.html

不同于川普那种进三步退两步动不动就延期的关税,中国对澳洲的惩罚关税可谓雷厉风行,今天宣布明天就开始执行,一点不给你逃跑止损的空间。只有两千五百万人口的澳洲显然无力单独面对中国的霸凌。如果其他盟国比如美国奉行川普式的单边主义外交的话,那么显然美国没有任何插手的理由和必要,毕竟中国制裁澳洲关你美国什么事。

所以我在想,在恢复多边外交的拜登上台以后,如果西方各国能够组成一个经济上的北约,即如果中国对这个条约体系里的任何一个国家进行无理由的经济制裁,所有盟国将一致行动进行反制裁。这样可以有效的保护那些无力与中国一对一对抗的小国,有效的遏制住中国利用其市场体量对小国进行经济霸凌的行为。

在战争失败的前提下

看了下美国历次海外战争,发现在战败的前提下撤军就没哪次特别好看过,二战初期在菲律宾撤退结果被日军全歼,越战不说了西贡陷落大家都很熟悉了,这次从阿富汗撤退也是丢盔弃甲大伤面子

好像苏军当年撤出阿富汗还挺好看的?看推特上有人发老照片,苏联还安排了老乡夹道欢送和少女献花这种宣传套路

其他国家呢?英法丧失殖民地的时候撤的咋样?

无论是墙内有名有姓的张维维陈平金灿荣之流,还是混迹墙外的刘仲敬李硕孙雷这群货,乃至知乎品葱上都一大群沉浸于宏大叙事动不动指点江山讲些玄而又玄的有的没的的话的民间国师,为何中国的国师如此之多?怎么才能让这群国师闭嘴?

发病吹水系列...

不仅仅是环保,好像任何事关人类整体的议题,普通中国人是一点都不在乎的。中国文化里大家一起死好像是一个并不差的结局,最好的结局当然是丁蟹式的全都死了就我没死,次好的结局则是大家一起死人人平等,对于自始至终处于社会的底层受尽压迫的普通中国人,现世已经是最差的结局了,“予及汝皆亡”能成为一句广为人知的反抗口号就很反映问题。

一想春秋战国的时候担忧世界命运的杞人(担忧天塌下来本质上就是对世界和人类整体命运的一种忧虑)被嘲笑了整整两千年。再到《三体》里因为自己受了文革迫害就要拉全人类陪葬的叶文洁反而受到作者和读者的同情。“大不了一起死”这种心理好像在中国人中间是很寻常的。

我真心觉得普通中国人以及普通中国人的杰出代表梁家河成长起来的维尼同志是丝毫不在乎环保这种事关人类整体的议题的(同理,还有什么核战争啊,人体基因技术啊之类的,中国拒绝加入导弹条约,以及放任国内科学家突破伦理界限做基因实验就可以看出他们并不在乎)。拜登政府要跟习近平在环保上合作,多半又要被玩弄然后竹篮打水一场空/

https://www.163.com/dy/article/GHODUEA10514CQIE.html

一次分配和二次分配都很好理解,一次分配是各凭本事各自赚钱,二次分配是抑制马太效应劫富济贫(虽说有研究表明中国的二次分配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拉大了基尼系数的二次分配,也就是劫贫济富),现在维尼搞出一个莫名其妙的三次分配,看上去是要求企业“主动出血”“共同富裕”了。话音刚落,腾讯小马哥马上宣布拨款一千亿承担“企业社会责任”,这几天更传出字节被国资背景的财团以1%股权入股以后获得董事会席位。

这是在闹哪出啊?真要搞共同富裕不会加税不会发福利?按着企业的头让企业承担政府的责任?

大家觉得这对中国头部企业和整个中国社会会有什么影响?

Tor的加密应该是不可破解的,但是Tor的流量特征是另一回事了。中国确实使用Tor的人很少大概就几千人,依靠AI模型识别出Tor的流量,然后通过运营商线下拉清单,再用社会工程学方法找出重点怀疑对象,最后通过分批断网找出编程随想的真身

以上这种说法到底靠不靠谱,有可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