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aki @通音宽依
摘口罩 堂堂正正做人
Misaki 摘口罩 堂堂正正做人
作者 于 6月20日 编辑
Misaki 摘口罩 堂堂正正做人

KBBL快评:法盲官媒利用“50条”作防疫限制“正当化”理由

最近看到有地方政府 (http://www.xinyi.gov.cn/zwfw/bmts/content/post_1062691.html) 引用《山西日报》懒人包图指,“纳入核酸检测范围的人群,不参加‘统一组织核酸检测’”,违反《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第51条,并以《治安管理处罚法》第50条处罚或拘留;此外,《山西日报》的懒人包也说在有防疫工作人员站岗的地方和公共交通内,拒绝蒙面进入的人士也可以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第50条处理。但“50条”只提及下列情形:

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

(一)拒不执行人民政府在紧急状态情况下依法发布的决定、命令的;

(二)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

(三)阻碍执行紧急任务的消防车、救护车、工程抢险车、警车等车辆通行的;

(四)强行冲闯公安机关设置的警戒带、警戒区的。

阻碍人民警察依法执行职务的,从重处罚。——《治安管理处罚法》第50条

据悉,这两年武汉肺炎“战疫”以来,国务院没有对任何疫区发布紧急令,而除了情节3、4外,其他行为都不是防疫相关,因此中、低风险地区部分室内场所和公共交通设施(或室外)的口罩令都是没有法律效应,都是“公司内部规定”,就如同中铁建旗下的中国土木工程集团所罗门当地工程外拒绝媒体拍摄的“公司内部规定”一样荒谬。

核酸方面,《传染病防治法》第40条只是说“对传染病疫情进行流行病学调查,根据调查情况提出划定疫点、疫区的建议,对被污染的场所进行卫生处理,对密切接触者,在指定场所进行医学观察和采取其他必要的预防措施,并向卫生行政部门提出疫情控制方案”,第12条只是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的一切单位和个人,必须接受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医疗机构有关传染病的调查、检验、采集样本、隔离治疗等预防、控制措施,如实提供有关情况”,仅对疫区有效;《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第51条的描述则更加模糊:

在突发事件应急处理工作中,有关单位和个人未依照本条例的规定履行报告职责,隐瞒、缓报或者谎报,阻碍突发事件应急处理工作人员执行职务,拒绝国务院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他有关部门指定的专业技术机构进入突发事件现场,或者不配合调查、采样、技术分析和检验的,对有关责任人员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或者纪律处分;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依法予以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第51条

综上,以及考虑到武汉肺炎现今的毒性下,法盲们仍依旧“正当化”各种防疫限制,若“二级传染病一级处理”的荒谬规定改为“二级传染病必须二类处理”,防疫限制必须立即降低至仅限高风险地区实施,中、低风险地区则完全禁止设限。

Misaki 摘口罩 堂堂正正做人

《KBBL快评》:出人命了还想着清零?下地狱吧你

2022年9月5日,四川甘孜州发生6.8级地震,在距离震央泸定县以东大概150公里的成都正在因武汉肺炎案例增加而处于封城状态,地震发生时,有住在高层的市民想下楼逃生,但防疫人员(下面简称“暴徒”)阻止他们继续往楼外避难:

······请大家带好口罩,陆续上楼回家。防疫期间不下楼、不遛弯、不聚集、禁止户外活动······——中国数字时代接取自业主微信群截图

虽然地震没有对成都造成伤害,但暴徒们侥幸的心理却在贵州酿成了人祸。

2022年9月18日凌晨2:40分,贵州黔南州三荔高速发生车祸,有客车侧翻导致27死20伤。车上载的都是从贵阳一小区转运至其他地区隔离设施的住户。之后,一篇由贵州优速佳商务信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持有的微信公众号发布文章,文章中作者“亓柒”紧贴官方口径:对官方防疫政策和限制表示支持;以官方口径“生产安全事故”来形容这次车祸;以家属关系来形容政府和公民的关系。但法盲作者却没提及到《道路旅客运输企业安全管理规范》中规定:客车禁止于2:00至5:00上路行驶。

该文作者“亓柒”和那些在成都阻扰避难的暴徒们一样,对清零的拥护达到了炉火纯金的地步;但这些“防疫白卫兵”们,不理会公民安全和生死之余,却理会一个正在消退的病毒和跟不上世界脚步的政策······

如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