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自由派的失望、对港台人由亲变厌(节选自与一些自由派人士的通信)

我中学时候对知识分子非常崇敬,把各种学者、社会活动家、人权律师、媒体人……都看的非常高,觉得和我们那小县城的社会比起来,这些人就是指路明灯一般。还有我也对港台很有好感,觉得他们社会开放人民有普世价值,是中华民族的希望。

可是当我这几年不断接触到之后,我看到感到的是什么?除了您和其他少数一些人,大多数甚至绝大多数我当年很高看的人,无论知识水平、思维能力,还是价值观和道德素养,尤其同情心同理心责任心,家国意识,那真的差得很。很多人连起码的科学思维能力和通识知识都没有,说话逻辑不自洽、阴谋论满天飞。全知识分子圈子,只有一个方舟子知识和思维够格,其他人……

才不够也就算了,最重要是品德。

品德最重要是两大问题,一是很多人没有民族意识和家国情怀,甚至是逆向民族主义者,不维护民族利益和尊严,不怜恤历史上受难的同胞,对民族灾难轻描淡写。一切归结于中共,而不考虑民族和国家的冲突和压迫,哪怕后者其实在历史长河中对中国人民、汉民族伤害更大。很多人不在乎满清和日本侵华暴行,甚至对板上钉钉的种族屠杀充满质疑。不过假设我要说大饥荒、文革、反右的罪恶被夸大,甚至是虚构,毛邓习统治也可圈可点,那保准他们跳起来嚎啕。(当然我不会这么没良心,我即便讲毛邓习某些可取之处,也一定加上他们罪恶更大这个定语)

二是对弱势群体缺乏同情心同理心,甚至鄙夷进步主义运动、反对平权和保护弱势群体。对占人口一半以上的农民、低阶工人、女性、LGBT群体、身心残障者、社会边缘人群没有共情意识,不觉得自己和他们平等,也不愿意让渡自己既得利益促进平等。一方面反对中共压迫,但是一旦涉及到自己或者亲朋好友及其他关系人、各种大小圈子利益,立马百般辩解,寻找特权和既得利益合法性。

这种双重标准、不能共情,是不是不符合普世价值?是不是和一视同仁对待受害者、优先关注最被侮辱被损害者的方向背道而驰?反对中共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普世人权还是仅仅出于反共而反共?是为了公平正义还是只是为讨还自己家自己阶级的变天账?

至于港台那些人,除了少数还热爱祖国和中华民族,像香港支联会那些人,以及台湾的国民党一部分人,其他的几乎都不和中国大陆人民有什么共情,而且其实是敌对态度的。经常说大陆军事扩张、战狼、大陆人崇尚暴力、甘愿当炮灰,我可是看见台湾增加军费开支时候全民一片叫好赞同,甚至还嫌军费不够,宁愿减少民生开支也要政府增加军费,这是不是军国主义?香港台湾大多数人是不是经常喊“香港优先”、“台湾优先”,搞本土主义、族群歧视,各种优越感?是不是说南京大屠杀、六四不关他们事,还说大陆人记历史旧账是自卑和受害者心理?那在台北杀30万人,然后再过70年看看他们是每年都纪念还是忘却?是不记大陆仇恨甚至友好来往,还是和大陆彻底决裂同仇敌忾?别说30万了,香港本土派暴乱,太子站没死一个人,那些人都意淫出死人了经常去悼念。所以不是一条心还扯什么假惺惺的人道、普世(我说的不包括那少数真正关心大陆的)?

我反正是发现了,人与人悲欢并不相通,族群也是如此。自己的痛在别人那里就不算个事,你提及了他们还冷嘲热讽伤口撒盐。中国自由派大多数人都和港台有各种关系,你们亲近他们,可是他们大多数人并不真的关心大陆人民,当然他们关心你们,但是你们只是大陆人民中的0.01%。我则是坚定的站在中国大陆人民、汉族、华人、中原和江南人民的利益立场上的(那些叛徒不算),这些人才是受难最深重的。我老家河南从古到今遭受了多少苦难,饿死淹死过的人是港台受害总数的几千倍,人均也是几十倍。江南是保留汉文明最多的地方,被满清和日本屠杀个多少次、压制了多少年,让中华文明倒退了多长时间?

我是与最被压迫和受难最深重的人民站在一起的,而不是站在那些小病呻吟者、“会哭的孩子”立场上的,我还犯不上同情人均GDP全世界前20地区的大多数人,对那些和满遗、日本鬼子勾勾搭搭的更不会有好感,也不会对胡虏地域特权和历史话语权殖民沉默服从(没错我说的就是北京和东北)。

我一直都觉得对弱者来说得到同情帮助非常重要。可是无数事实告诉我,自强不息才靠谱,同情者永远不能完全平等的对待受难者(极少数所谓“白左”除外)。要是汉族是二战后的犹太人和以色列那样的金刚石般的民族和国家,也就不会到处被欺凌伤害,然后还背上大汉族主义、极端民族主义的讽刺枷锁,对那些损害民族利益的不废话直接干掉。那样反而不会有现在满遗和日本右翼各种蹦跶了,谁蹦跶谁死。

我说这些并不是针对您,我也知道你们对我有很多帮助。但是一是其他大多数人并不是这样好,二是即便帮助了我,但是没有同样的对待中国大陆各弱势群体(当然这实际上也做不到,哪怕可以往那个方向努力)。大多数中国人民受难都比我深重,可是他们并不能得到应有的同情理解,还背负一些与事实完全相反的骂名。不知道汉民族还有没有重新挺起脊梁的一天、扫除胡虏、东夷和各种汉奸的压迫和污名,拨乱反正,让民族的正义得以实现。

摘录一段邹容的《革命军》:

“我皇汉民族四万万男女同胞,老年、晚年、中年、壮年、少年、幼年,其革命,其以此革命为人人应有之义务,其以此革命为日日不可缺之饮食。尔毋自暴!尔毋自弃!尔之士地,占亚洲三分之二,尔之同胞,有地球五分之一,尔之茶供世界亿万众之饮料而有馀,尔之煤供全世界二千年之燃料亦无不足。尔有黄祸之先兆,尔有神族之势力。尔有政治,尔自司之;尔有法律,尔自守之;尔有实业,尔自理之;尔有军备,尔自整之;尔有土地,尔自保之;尔有无穷无尽之富源,尔须自运用之。尔实具有完全不缺的革命独立之资格,尔其率四万万同胞之国民,为同胞请命,为祖国请命。掷尔头颅,暴尔肝脑,与尔之世仇满洲人,与尔之公敌爱新觉罗氏,相驰骋于枪林弹雨中;然后再扫荡于涉尔主权之外来恶魔,尔国历史之污点可洗,尔祖国之名誉飞扬。尔之独立旗,已高标于云霄;尔之自由钟,已哄哄于禹域;尔之独立厅,已雄镇于中央;尔之纪念碑,已高耸于高冈;尔之自由神已左手指天、右手指地,为尔而出现。嗟夫!天清地白,霹雳一声,惊数千年之睡狮而起舞,是在革命,是在独立。”

赞同 7
2471 次浏览
84 个评论
  1. 1 2
    1 2
时间 

我读下来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我知道日本侵华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悲痛。我是一个人,那些人民遭受的苦难我能同情,但对于当时侵犯中国的日本军人,那些犯下种种罪行的人,我不能原谅,因为我不是受害者,同样我更不能代替中国人民原谅他们。

接下来的话也仅仅代表我一个高一学生的看法,历史终究是历史,该翻篇的不该翻篇的都将成为过去,中国人和日本人早已不是从前,现在的日本人不应该背上过去日本人犯下的罪恶,过去的中国人缺乏的正义我不能也没有资格去替他们伸张。

插句题外话,日本虽然在侵略台湾时发动屠杀与镇压,但墙内也有文献指出其实日治时期日本人在台湾的建设是很不错的,设置卫生警察让当时的台湾就摆脱了传染病的侵扰,治安也因为日本本土法官而没有关系裙带影响,甚至可以说日治时期的台湾是亚洲第一个绿色革命的地区。下面我引用我可以查到的墙内的文献“日本殖民当局也在台湾推行普遍的国民教育,一般儿童都须接受六年义务教育。这一普及教育,全面提升了台湾百姓的知识水平。当然,前面叙述的几项设施,也必须有受过基本教育的人口,方能真正生效。日本殖民当局致力于改良农作物品种,推广施肥、防虫,也有系统地建设水利设施。更在台湾设立大规模制糖工业及水果加工业,使农业与工业经过一贯作业,获得最高利润。” 日本人在大陆是破坏多,在台湾则是建设多,我个人觉得种误解可能是大家对于日本态度不同的原因,也是不能相互理解的原因。

可正如上面所说,逝去的永不复返,不要用过去的眼光看待今天的事物,有些误解早应该解除,有些观念早已不适用,人民群众过上好日子需要中外人民合作,合作不是出卖自己国家主权,合作是你我相互尊重,相互理解,尊重历史,正确看待。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奭麦郎 #191994 已经拉黑了,你当然可以大放厥词,但是我看不见了

@奭麦郎 #191994

屬於是一天不反共就吃不下飯了

你老罵人前真當至少把文章讀完。我未必贊同這篇文章對東北還有香港什麼地方的看法,但說真的,你『港台大腿』罕所謂自由派鍵政壬在不少情況下確實就表現得像一群精神病。

自由派圈子根本不缺對共產黨的指責。對本民族的自暴自棄情緒和對中國底層的虛空發洩對自由派的心理健康危害遠大於一天不反共,而相比之下一些大漢族主義情懷根本就不算什麼...

作者 于 8月8日 编辑

江南娘炮挺烦中原侉子的,跟广府猴口中的北佬差不多。你贴他们跟贴港台也差不了多少。

实话实说。勿喷。

我是大陆人,但是我也不同意楼主说的这些东西.

本来想展开说说的,但是考虑到2047也不知道是否安全,我就不多描述那些罄竹难书的罪恶了.只说一句,看看满网络对普京狗贼入侵乌克兰叫好的民族(本人一线城市,985本科,C9硕士,而且都是40几岁了,周围的人素质算比较高了,但是实在是无力吐槽), 还有啥资格骂日本侵华?

btw,港台并非都是完美的, 台湾也有很多跪舔蔡英文的恶心之人(吃相难看),香港也有很多软骨头.但是你看看整体来看,整体民众的素质比中国大陆强了不知道几十倍, 就现在的加速的情况下,我觉得40年中国大陆的人民群众素质都无法追得上港台.

中港台离真正的北美西欧的民主社会都还差不少,但是相对来说,港台领先中国 一万八千里是最少的(平均来说)

刺刺 台灣人,主修會計,法學只是下班後的興趣。

我中学时候对知识分子非常崇敬,把各种学者、社会活动家、人权律师、媒体人

聽起來比較像對權威的憧憬或者嚮往,就會覺得這些人是賢者,可以解答自己所不知道的答案。

但這只是一種心靈寄託,將希望寄託於其實你根本也不認識的某種符號,那個符號叫做「知識份子」,而知識份子還是別人喊的。

这些人就是指路明灯一般。

那些「人生導師」甚至都不認識你,更何況你也不認識他,你認識他是因為對方的「身份是個權威」,更別說解開你的疑惑,不是嗎

还有我也对港台很有好感,觉得他们社会开放人民有普世价值,是中华民族的希望。

然後你將自己的想像框架在「他們」的身上,然後你覺得這些人真的是活成你想像的樣子嗎?

對於一個完全不了解的人物寄託為明君、聖主、英雄,是活在傳說裡的某人,然後「我們這些港台人」就在是你的期待之下成為你的救世主,這完全不合理吧?

品德最重要是两大问题,一是很多人没有民族意识和家国情怀,甚至是逆向民族主义者

閣下對於知識份子有具體而明確的想像,就好像我曾經認識一個人任職高中教師,我一開始不覺得他是,因為我覺得老師應該要能款款而談,對於學科跟基礎理科應該信手拈來,結果不是。

這說明我對於「某個人」應該是某種「崇高的形象」的幻想不值得一提。

誰說人家的是老師就要對於學科的瞭解就要如你所想? 如果他是教英文的呢,認識他以後發現他還會揀廢鐵還會自己做木工,自己維修電腦,自己拆家電跟零件來裝。

他很有耐心,至少你從他那莫名其妙的興趣就能看出他很有耐心,當然,還有他很會吃,所以他很胖。

不管怎麼說,你接觸一個人的方方面面,他什麼性格什麼習慣,跟你的「期待」一點關係都沒有。

若是對「自由派」這樣的符號充滿想像,那玩意叫做偶像,但一個現實裡活著的人用自己的下班時間玩興趣做買賣搞組裝跟「我的期待」有什麼關係呢

我上班時間還會發文鍵盤嘴砲呢,會計師還可以是酒鬼呢,憑什麼學者、社會活動人、人權律師、媒體人就一定要有「民族意識跟家國情懷」呢?

政治主張或者是身份只是一個人的一個切面。

——————————

中国自由派大多数人都和港台有各种关系,你们亲近他们,可是他们大多数人并不真的关心大陆人民

後來你發現了,尋找符合自己想像的崇高之人其實不存在。

我则是坚定的站在中国大陆人民、汉族、华人、中原和江南人民的利益立场上的

所以,你應該自己去成為你自己想像的「那種人」。

作者 于 8月8日 编辑
矛盾使人自由
三只鹿儿 叫我三鹿就好

笑了,从楼主和诸位的发言看来,民运无限可分。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广府畜生瑞贝壳 #192001 即便如此,也比那些满嘴脏话和双标的东北人强。就像上海虽然排外,但是属于自保型的排外,不像北京一边耍特权吸血一边排外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刺刺 #192010 感谢这么细致的回复。我也越来越明白了,其实我是成不了那样的人的。因为一旦进了体制、圈子、获得某种认可和地位,必然要顾忌各种利益关系和情感,不能像我这样坚持真理和放言无忌了。知识分子冲突背后是利益集团的博弈,话语权争夺背后是硬实力较量,是利益和力量而不是真理和正义决定“是非”。 这世界真丑恶

@海雨天风 #192025 咱也不知道你是不是粉红?你中原人?

人家港澳台自己人民or绝大多数普通人 的利益还在争取都顾不过来。
你到底向往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物质财富极大丰富,人民精神境界极大提高,每个人平等而自由地全面发展。
你向往吗?
这上面那句是共产主义目标。
民主是一种斗争方法。维护人们自身利益的文明世界的斗争方法。文明世界是指地球内能说语言,有法律,公平正义,经济发展存在的地方。

作者 于 8月8日 编辑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zhangweiye0702 #192026 所以我现在明白了,港台是一回事,大陆人自己利益又是一回事。具体说来中国大陆各地区也是冷暖自知。那就不用讲什么普世博爱了,开干吧

@海雨天风 #192032

說得沒錯。想想疫情初期有些地方截留其他地方進口的防疫物資。這就是統一的政權的意義。沒有這個大一統政權的存在,確實會各自為戰。

女性、LGBT群体。入家破家,入国毁国,真民族主义者应当拒之、批之

“不过假设我要说大饥荒、文革、反右的罪恶被夸大,甚至是虚构,毛邓习统治也可圈可点,那保准他们跳起来嚎啕。”

"民族意识和家国情怀"放在上世纪上半叶可能还有点价值,现在都2022了,民族&家国主义还有什么集体主义意义(除了中共用来作维持独裁统治的工具),一个邻里之间的相互霸凌(包括侵害他/她人利益 存在了上千年,权贵资本主义)就使"民族意识和家国情怀"崩塌了。

“各种学者、社会活动家、人权律师、媒体人”对中国社会发声和行动还是对社会进步争取了很大的空间,没有的话权力更加肆无忌惮地滥用 普通人会生活的更惨。

“热爱祖国和中华民族”,祖国是权贵独裁资本主义 没有言论集会出版游行请愿自由 没有公平公正,如何爱;同宗族里都普遍霸凌,中华民族有什么意义,世界上的人性都是相似的,中华民族经受了中共70年的阴谋论政治宣传,多数人由于不断单向输入,也成了单向传声筒,不会独立思考,如何爱。

台湾如果真是军国主义,这几天就不会受到中共独裁者全方位的霸凌了,民主台湾缺少了战略性武器,倘若在近10年内不能具备,中共是会肆无忌惮了。大陆军事(科技)扩张同时也是独裁势力扩张,这对世界自由民主是威胁。

中国大陆如果是台湾一样的自由民主社会(虽然台湾还是有些问题),台湾和香港就不会有那么多本土派了,因为不会有独裁的中共时刻威胁着他/她们的生活方式,中国社会也会在“各种学者、社会活动家、人权律师、媒体人”等公益人士的推动下变得更好。有的时候好的结果也是有意义的,对推动了一定程度自由的"自由派"没必要失望。中国所有的问题(过去现在未来)的根本是中共独裁统治,无法让好的自由的事物在社会中存在。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Inthewind #192044 去跟特朗普、莫迪、安倍晋三、埃尔多安、普京去说这些话,对了安倍只能去地下说了

現在很多以前的民運或是公知,在我眼中有倒向右翼保守主義的趨勢。我不知道具體的原因是什麼,但並不認為是一件好事。我期許自已還能保持為社會弱勢發聲的心。

再怎麼說,大多數人的言論都只是若干種理想與切身利益的混合,所以雙標絕對是普遍而必然存在的,對人實在不需要有過高的理想或是期待,但也不用將其視為一文不值。樓上刺刺寫的十分用心,沒有人應該且必須承擔閣下的期待,我實在是提不出更好的論點。我覺得能接受的言論就收下為己所用,覺得無法接受的默默點個踩吧。

看的出來閣下願意為社會與民族背負許多,我以前也有這種想法。但隨著成長或是被個人主義影響,最主要的還是意識到自己其實極其有限,就慢慢把一些比較外圍的事物拋下了。但回頭想想這段過程也沒啥不好,自己覺得心裡還稍微舒坦點。

好像沒提出什麼高明的見解,就當作深夜寫給自已的雜記。若順帶能讓閣下內心舒服點那就更好了。

作者 于 8月9日 编辑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rctpvhhh #192054 感谢回复,尤其感谢您的善意。中国的右倾保守主义公知和别国不同,他们是逆向民族主义者,贬低汉族力挺美日港台。我也知道自己这些年许多期许并不现实,自己更是“地命海心(被某位自由派人士称呼的)”。其实不要说我就是一介平民,即便我成了国家主席,很多问题也是解决不了的,多少利益集团都要阻挠。不过无论如何还是要坚持本心吧,虽然我时常都对现实绝望,很想放弃。但是放弃之后又能怎样生活呢?无非是行尸走肉。所以,既然还在喘气,就多做几件有价值的事、起码写一些有价值的文章吧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李太白01 #192042 皇汉有一点不好,就是反对女权。我是皇汉但是坚决支持女权的

@海雨天风 #192032 @海雨天风 #192032 你理解错本人意思了。
人家港澳台自己人民or绝大多数普通人 的利益还在争取都顾不过来。
就是人家还在争取民主的路上,保卫自身利益。
你一个大陆人向往人家好的生活状态,还不想付出,净想着别人给你做好端上来,现实嘛?
AND
开干又回到野蛮世界了。
你的意思干“港澳台”,杀是杀不完的。亡秦必楚。
你想要“港澳台”的地方,还想要低廉的人力资源,还要去岛不留人,怎么跟ccp与共产主义目标所标榜的不一致啊?
问:你是现行实权统治阶层里面的人嘛?(简称赵家人),如果是的话,就当本人上面的话没说,咱不是同一阶层。本人只是普通人中的普通人。 还有看你底下评论说你是精神皇汉,你是汉族可以,但是皇上都没了,你脑子装得又是什么皇上?
你呀,见到中国人该帮一把帮一把,就是做善事。

@海雨天风 #192056 民主只是手段,目的只是希望有一个自由,公平正义,幸福的生活国度。

将自己固步自封在消费者的位置 会很快到达上限。

天线宝宝说再见的时候到了,毕竟作为消费者的你没有付钱:是消费者的额度不够了,不是人家的额度不够了。你没有给人家充电充值,你想指责谁呢

如果消费者的额度够,人家可以给作为消费者的你演一套你想看的,你想看啥他都有,直到你的额度用光的时候 —— 因为你是消费者。

最终,你只能自己做生产者,让别人来看 让别人充值来看 这里说过这个问题了:最终 哪个生产者呢你这个消费者都不会满意了,故而 你索性就不要做一个消费者,而是自己去做一个生产者, if you know what it means and what it takes.

消费者是有上限的,但生产者没有。生产者的生活是很纯粹的:当你发现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写出来你想看的内容了,你只能自己写,这是很简单的道理。你写完给大家看啊 . 谁拦着你写了呢? 这是一个过程:一个人作为生产者的满意感会逐渐替代一个人作为消费者的满意感。

若你不喜欢别人写的 你就自己写, period. 或许你写得比人家更好,只要你想得比人家更好,而你想得好不好 想得出想不出 完全只在你自己

// 不要对别人失望,要对别人绝望。这样才能不发生对别人失望。你对别人绝望了你怎么还会对别人失望呢? Just move forward.

作者 于 8月9日 编辑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zhangweiye0702 #192061 开干当然不是种族屠杀,而是说当成竞争对手而不是自己人。我就一地命海心的老百姓,不是什么统治阶层。统治阶层倒是特别喜欢惠港澳台和少民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Prometheus 兄弟连,101空中突击师

我觉得港台还行,至少港台的电视剧电影很好看,国产007,黄飞鸿啥的,反而是本人的汉民族意识是看古装的港台电视剧启蒙的。香港僵尸片反派经常是满洲清朝官员,专吸人血,一身官服带个辫子晚上跳来跳去,童年恶梦。

在大陆共惨党统治下,以后的小孩们只能看红军神化、抗日神剧和脑残动画片。大陆涉及汉族意识的影视几乎没有,倒是还珠格格康熙、XX大帝多的很,而且都是正面光辉形象。

香港被97收复以后,就再也没有往日的那些经典了。

不过有一点你说的对,敌人的敌人未必是朋友,反共的势力有很多,等到中共灭亡了,别人未必是我们大陆人的朋友,说不定有一些还是新的敌人。

作者 于 8月9日 编辑

@海雨天风 #192082 种族屠杀现在是不太能有,但是还是要杀鸡儆猴的,建国以来三反五反,大跃进三年特殊时期,上山下乡,文革,80,90年代下岗潮与农民,以及一直以来的农民与社会底层。不否认你为了统治需要革命,革哪些杀人特务,但是吧,你不能乱杀,不能连坐吧。说扣你个帽子你就是,然后人生再无翻身可能,就是做个普通人都难得。还有那时统治阶级搞关系,上大学是举孝廉,说谁是贫农,成分是红几代,出身好谁就一封信推荐谁。普通农民加孩子没那机会与待遇。还有吃那卡要,就是某些人铁饭碗不砸不行,就是有点感冒生病,医生,药店大夫不卖药,有药也不给你,没关系的,没有批示条子就不给你。还有一年到头就挣工分,分不了多少钱,就能买一身粗衣,或被子。这还是普通底层人。要是成分不好的那种更得批斗,发动群众斗群众。再者说现在造成财富,资源不均,那些商人没有国家的牌照他敢么?当然,有利益输送,房地产怎么起来的,房地产的土地收入与税金是现在政府的收入大头。以及后面如何压榨,存银行的钱那不是你的钱,是你存银行的存款债券。政策不稳定说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
还有现在通过教育已经不能上升阶层,也不能很好流动,你说通过正义的规则实现物质精神财富?不可能。 你是没有见过是怎么吃人的。
“统治阶层倒是特别喜欢惠港澳台和少民”。错
统战是统战那些维护政权稳定政治安全,少数与统治阶级有利益的港澳台以及愚忠底层与进入统战阶层的少数民族人。 说李嘉诚是他就是,最近几年说他不是就不是。说赌王是就是。

作者 于 8月10日 编辑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Prometheus #192084 我似乎是被动汉民族主义者。75恐怖袭击、刘仲敬的中原洼地论、美国人的种族细分、共产党的吃里媚外,这些都在提醒我自己出身的不同。在马丁路德金博士所期望的以品格而不以肤色所评判的社会出现之前,可能汉民族主义只是被其它民族主义者所塑造的,一种汉民族主义者为求自保而自然抓取的东西。

@Prometheus #192084 它是为了艺术表达 卖电影票 而已。就像美国人拍好莱坞电影都要让异国公主或部落公主爱上白人男性,只要有部落公主出现 一定要爱上白人男性。就像古装电影 只要有草寇 一定要被招安。 前者是为了让白人部落平民们买帐,后者是为了让子民们买帐,在坐实各自身份方面 其实没有任何区别。你看不到部落公主血洗白人大本营的电影,也看不到草寇篡位成功的电影,这情节的电影根本不会让放。 ———— 当然了,他们觉得自己是多元文化并包的。他们怎么可能觉得自己不是呢?

作者 于 8月9日 编辑

@ikxf #192092 我倒是觉得同样的逻辑可以用来justify俄国入侵乌克兰。

@李太白01 #192097 女权也有很多波,你反对的是女性工作投票,还是反对平权,还是反对女性霸权。

@海雨天风 #192057 凡是民族主义,皆以男为主,男女之关系普遍状态,男处尊而女次之,男为主而女辅之,正常社会也是这样

@The_Republic #192099 反对女性霸权滑荼社会,也反对“男女平等”这种罔骗世人的主张。
至于“平权”,我的主张是权从责从劳从力,权责一致,如果某女性有男人之功绩,那她也应有男人之权。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ikxf #192092 我也是被其他族群的民族主义倒逼的。除了你说的这些,还有港台人、东北人、日本印度的民族主义,他们能民族主义为啥我们就不能?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李太白01 #192106 我觉得他们复国好,让他们赶紧从中国滚蛋吧。转移支付养一堆爷也就算了,这些人天天流窜内地欺男霸女

我要对高知正名:他们不一定是高高在上、排外自利、盲目反共。实际上,我有一个叔叔,博士生导师,自动化专业,是那种只会口头抱怨,然后踏踏实实过日子的人。高知只能说他们不容易被煽动、被欺骗,但他们不一定会发言。(社会评论家才多少,大多数学理的就是工作,学文的就是写文,他们不是灯塔,只是比较理智的普通人)

对于反共,我感觉要就事论事(但好像我也没有论事的能力啊?每学社会学,一切发言都是臆测),他们就是为自己地位而工作,这点全世界一切政党都一样。

有些港台人,只是另一种“小粉红”,不过他们黑红;一些媒体只是另一种“战狼”,只是反中。那些黑红,心理和小粉红应该别无二致,如果生在大陆他们就是粉红了。那些反共媒体,和战狼媒体一样,不是官宣机器,就是博眼球,毫无养分。

还有,怎么谈到日本了?我之前问过相关的问题,我感觉,日本过去是没的洗的,但揪住这点不放也不好,现在他们政府也只是为自己利益,我们都一样,没什么好与坏,分出来个三六九等。

对于日本人,就当人看就行了,对于世界上所有人都当人看,放下标签,毕竟,不谈政治,你们可能刚刚组队打过副本呢。( ^ω^ )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标记为删除
  1. 1 2
    1 / 2
时间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