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天,汇总一下我和工人同胞的接触和认识(碎片)

这篇文章起笔于今年的7月末,本来想着好好修改一下再发出来,奈何文笔水平不够,索性罢了,交给朋友们批览吧。

6月12号接到通知,我重新回到了社区工作,因为所在辖区有楼盘开工,需要人担任常态化核酸检测报告人,说的直白点就是工地门口扫码测温的。

工作内容很简单,早晨5点30到岗做消杀工作,然后在施工单位门禁对工人进行第一次测温,下午一点在门禁进行第二次测温。每天两次测温之后整理记录拿回社区存档报告,晚上六点半进行最后一次消杀。

一来二去认识了不少工人,在两个多月的接触和调查中对他们的了解和认识更加深入

这些农民工大多来自全国各地的村镇艰苦地区,也有小部分来自几个沿海富庶大省的小县乡人,按照他们的话说就是“拖了家乡后腿,经济大省的穷人”。他们平均年龄37岁以上,如果不算那些土木专业毕业的大学生,平均年龄可以拉到40以上,实际上我这个统计并不严谨,个人意识里也会把土木的大学生当成工人。

这些工人平均文化水平极低,还有不少农民工家里有地在种,秋收了要回去农忙的,通过接触和了解发现,相较于家里有地的,是那些连地都没有的农民工,他们以前可能有地,但慢慢的就没了,到最后只剩下老家一个不大的宅基地,多年未曾修缮的老房子,和家里上学的娃,在家照顾老人的婆娘。

虽然没怎么读过书,但工人不是傻子,在我接触的这段时间,我能感受到他们对这个社会的一种狡猾,无关善恶,更像是他们的一种独有价值观,而这种价值观在生活中经常得以体现——无论是在日常消费、与人接触还是在工作当中。

刚开始,工人们对我的态度是不屑和沉默的,我本人也带点社恐,更谈不上主动交流。倒是工头对我比较尊重,还试图塞给我一包烟,但我没收,不是不想抽,是因为抽不惯粗烟,而且也不想被套话。

但工人的眼睛贼,工头的烟我没拿,这事也能当作八卦传一传,以为我是什么刚成为公务员的年轻人,他们对行政编和事业编的了解可以说非常浅薄,基于不了解和社会底层的阅历,自然而然的把当官的看作“外人”,有一种天然的敌视味道,对公务员的态度就是不屑和厌恶的,若谈到了一些共产党官员,更是直抒胸臆,开口骂娘。这个靠工人和农民起家的共产党,现在被工人当成了眼中钉。

这些工人里有些人曾经是下岗再就业的,他们会骂共产党的娘,但又对毛泽东爱戴无比,就算不是下岗潮务工的工人,也对毛泽东无比尊崇和怀念,这是非常普遍的,和他们的知识掌握有限有关,也得益于宣传部的洗脑和神化,在工人们的嘴里,毛泽东时代是人人幸福,没有贪腐,人民当家作主的天堂时代。

也因为毛泽东,他们的心里还保留极其微小的工人自尊,也会唱两句《咱们工人有力量》,但更多时候哼的是情情爱爱。他们不认为工人革命是错的,相反也会偶尔(喝多之后)认为自己也是革命的主要力量。

但社会是残酷的,没人瞧得起农民工,就连服务农民工的小姐,也是打心眼里看不起这些人的,他们比谁都清楚被歧视的滋味,所以他们的狡猾和小心加上“厚脸皮”,能在某种程度上让他们活得舒服一些。

他们的娱乐项目和普通人是无异的,打牌喝酒看直播刷快手,给直播的妹妹刷礼物,一问就是干工程的。开始跟他们熟络后,去过他们住的地方——未装修的商铺支上了许多木架,各种颜色的床单盖住了薄薄的一层床垫,用各种各样的布隔开小区域,这就是民工的宿舍,我也在这个简陋的宿舍里和工人们学到了一个“解暑”办法:准备一个小喷壶,里面灌满酒精,一边吹风扇一边往身上喷。真的很凉快,这也能解释为啥我每次一去总能闻到酒味。

在跟着工地这段日子,尤其是和他们交流吃饭喝酒的时候,的的确确能感受到他们的生命里似乎没有自己,家里的娃考了个好成绩一天都是笑脸,要是娃惹事了,吧嗒吧嗒皱眉头抽烟,媳妇打个视频关心一下,能让大哥多喝两杯抱枕头睡觉。他们冒着被欠薪和受伤的风险出卖劳动力,仅仅是希望自己家里人能有钱花,对于自己就是能省则省。

工人们也是双标的,他们是底层人,也不耽误他们对其他底层人保持锋芒,世俗的磨练和社会的冷漠使他们不由得把“我不好惹”挂在脸上。除此之外,也会一边怒斥短视频里老公出轨的渣男,一边去洗浴中心找个小姐舒舒服服的来一发。他们的道德给人的感觉似乎仅限于不杀人不放火,看人下菜碟和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是常用手段。

伤害总是难免的,工人的权益不能提,提了也没用。前段时间发生了一次工伤,说是操作不当导致的,够不到工伤标准,里里外外只赔了三千多块钱,那位受伤的工人我去了解过,他曾想着维权,走法律程序,但是他老婆打视频告诉他不要“惹事”,加上工会主席也来不知道怎么说的,最后决定不起诉。

我问过一名工友,我说你就没想过抗争吗?他说很多人都想过,只是共产党有枪,他有老婆孩子,罢工什么的他干过一次,饿了两天,食堂故意不做饭,他们想去买饭要徒步将近2公里,根本没办法做到。

我没有试图争辩什么或者纠正什么,因为我知道这不是争辩的时候。

我问他们,你们怕死吗?他们说高空作业的时候不怕,因为死了就有30万,这30万能让家里翻天覆地。但是说去北京给习近平抓了就会怕,因为死了之后一无所有,妻儿老小都要遭罪。

中国有2亿多农民工,他们未被串联起来,未被重视,也未被启用。这些人对这个社会充满了不信任,对官僚贪腐充满了厌恶和仇恨,对高高在上的党和政府充满了天然敌视感。

他们需要知识分子,需要串联,需要方法论,这支力量当初让共产党有底气骑在人民头上,有没有种可能也可以让共产党跌落王座呢?

                                                                                                        个人碎片汇总未经排版整理
赞同 21
806 次浏览
27 个评论
时间 

两杆子都被控制了,不可能出现什么农民起义。

我认为工人不需要知识分子,知识分子早已经站好了自己位置,他们需要的只是知识而已。讨厌共产党是因为自己本来就不多的权利到头来也被其剥夺,对毛的爱戴是因为他们心中也期待有人能像一百年前一样说着人民当家做主带他们革命。

工人不懂法是一回事,而懂法的人又没钱又没权更没胆子讨要自己应得的利益,我国法律从劳动法txt和外国劳动法exe就足以说明他们为什么那么心寒,他们自己每天上十几小时班省吃俭用为了家庭,更害怕得罪了老板自己丢了一份还算稳定的饭碗。

作者 于 8月4日 编辑

手動點讚,您的文章純淨立體真實,倒像有幾千斤重的一顆橄欖似的,讀過後教人深思。

Prometheus 兄弟连,101空中突击师

吼吼,2047还是有藏龙卧虎的嘛,点赞

共产党掌控的军队、科技、资源各方面相对于中国觉醒者、自由派看起来都是强大又无敌的存在,以至于众人惊呼“Invincible,unbeatable”。

然而几亿农民工之于中共,就相当于古希腊大地母亲之于巨人安泰俄斯。农民工是所谓的“中国模式”的一切力量之源,正是通过压榨农民工,中共才有经费养活军队并且升级老旧装备;政府门阀、官员,校、企、科研院所的院士、研究员士大夫才有建设经费、项目经费;宣传和维稳系统才有海量经费雇佣黑皮、五毛,更新摄像头和芯片。枪杆子、笔杆子、刀把子的运行都要依赖于农民工。

海格力斯将巨人与大地分离,切断巨人的力量之源,最终在空中把他扼死了。

imagine这样一幅场景:军人们士气低落,不愿驾驶故障殉爆频发的飞机坦克板载卖命,募兵困难只能强抓壮丁;官员们相互举报陷害,镰刀内卷,存量博弈争取可怜的经费,升官发财的集体预期被扭转;科研院所的人都去摆地摊了;维稳黑皮和五毛都加入了讨薪上访队伍,摄像头大量老化损坏。

共产党看上去很强,然而政委指导员不能冲锋战斗,官员及其子弟不会生产,院士专家又不写代码方程。失去了力量之源,它就是个无比脆弱的空壳子而已。

只要是稍微了解中国的实际情况,就知道西方极右翼的那些政治理念在中国根本就行不通,即使在外力支持下暂时取得成功,也无法长久,无法自由自主运行,一旦外力撤出,后果就是政息人亡。

作者 于 8月4日 编辑

@Prometheus #191775 你说的场景不就是80-90年代中国社会的真实写照吗?

至于你说的西方极右翼理念,类似新纳粹或者米国三k党那种?在中国根本没有根,不过是一些精德黄纳在那里狂吠而已。

工农和公知的政治观正好相反,工农认为毛好邓坏,公知认为毛坏邓好,所以公知很难说服工农

@学鹿强葱 #191794 毛坏邓坏美帝好。

还在争论毛坏还是邓坏,还是被共产党奴役最符合他们的认知。

@学鹿强葱 #191799 相对比较就陷入谬误了,逻辑上叫false dichotomy. 中国很多争论就是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的两个不能相互否定。毛左民粹就说前面好后面坏,均贫好过拉美化;改开都市白领就说前面坏后面好,好歹可以吃牛排看电影;习近平同志说既要也要,又要红色血统保江山,又要权贵资本吃江山;我说还是给皇军美军国军带路好了,就共产党这些领导硬要选好的也选不出来,更别说你们根本没法选。

不过工人(不管是城市工人还是农民工)普遍有朴素的善恶认识,这点比读过书灌过各种墨水的知识分子强太多了。仗义多是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而且读书读多了,容易被教条主义带跑本能。

有一个知识分子,名校博士,在2月24号发了一个朋友圈,说虽然毛子强词夺理,但是毛子勇于亮剑,希望我们也早日武统台湾。他在上海拥有的住宅价值一千多万人民币呢。我要是他,就凭财富本能我也反对武统啊。

@rosamorena #191801 博士只是学历,不代表肚子有墨水。尤其是大陆理工科博士,人文素养基本是缺失的

金水兄这篇文章,说是“碎片”,实在是自谦。文章的结构已经有三联生活周刊的水准了。

开篇讲述自己跟工人接触的缘由 (做检测消杀工作)。然后谈工人们的背景,年龄,家庭状态等,日常,精神状态,以及伤病情况等。最后升华到对工人问题的思考。

希望金水兄多写,因为太好看了!

@Prometheus #191775 如何讓農民工集體罷工?罷工對抗老闆尚且做不到,如何讓全國農民工罷工對抗共產黨?

罢工什么的他干过一次,饿了两天,食堂故意不做饭,他们想去买饭要徒步将近2公里,根本没办法做到。

另請問「西方极右翼的那些政治理念」是指?

非常好文章,非常有興趣討論,愛來自膜乎。

金水 老反贼,非键政圈,谈方法,讲茶大堂找我。(缅怀thphd))

@natasha #191811 你应该能感觉到我确实没排版,这些平时都是写在手机备忘录里的,确实很碎,也感谢你的支持和肯定,我们一起共勉

可以给工人弄一些徒手搏斗,弹簧刀格斗之类的书刊资料,看他们喜不喜欢学习。

@rosamorena #191855 有点奇怪内容哈哈哈,你怎么不教他们莫洛托夫鸡尾酒的调制呢(homo)。

这些工人其实是农民,工贵们一向是瞧不起的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191932 工贵,以前是计划经济体制内的工人,现在少了,只能是国企单位(还得是半行政半企业单位)里的党员员工,比如国网里的老党员领导

历史上这些国企职工还是要老老实实干活的,现在老老实实干活的都是合同工,编制内的人个个官僚气重。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191939 工贵与民工、农民、体制外的“小资”(牛马)根本区别是身份,我发现最歧视农民(包括农民工)的不是什么私企富老板,而是工贵、和其他体制内在编党员,这些人也最爱在体制外的“小资”(牛马)面前显摆自己

@李太白01 #191942 你说的非常正确。因为这些基层体制内本身实际收入并不高,但胜在稳定,所以他们同时鄙视低收入低保障的农民工,也敌视(兼有鄙视和羡慕)高收入低保障的体制外中层白领。

当然白领们也普遍歧视农民工。这就想起了阿三贱民领袖宪法之父Ambedkar说的一段了,"老子以前搞工运,玩trade union,后来发现问题根本不是division of labor,而是division of laborer,劳工之间相互敌意比对老板还大,这没法玩了属于是"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191951 白领看不起农民是因为贫富差距,很多社畜牛马打工人并不歧视农民,但是党员、工贵歧视农民是基于身份,这完全不一样

@李太白01 #191974 基层党员不是体制内的又没用,这个是体制内才行,不过现在国企合同工也多,体制内很多工作也是办公室工作而不再是蓝领了,这和当年国企工人的情况又有所不同,哪怕是江泽民也得get his hand dirty.

时间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