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内外反贼在一些问题上的脱节

由于习近平的大撒币政策,黑人在中国被视为高端人才,享受超国民待遇,导致墙内的反贼普遍对黑人没有好感,很多都拿跪杀弗洛伊德的警察肖万做头像,谁要是在墙内提BLM就会被各种阴阳怪气甚至被打成抹黑美国民主的粉红;以及环保问题,张维为的“农民工盒饭比美国中产阶级吃得好”理论使墙内的反贼一看到碳水食物就开始感恩,并配上移民欧美的人大口吃肉作为对比,西方的白左素食主义完全没有市场。

所以,我觉得肉身在墙外的反贼也要多了解墙内神友的风向和黑话,毕竟在一个没法正常交谈的环境下,很多低级红的言论其实都是高级黑。而且墙内很多人变反贼都是因为这几年的倒车,向往西方的更多是更好的物质生活和不受管制的文化娱乐,而不是抬高少数群体地位和各种ngo

赞同 4
2631 次浏览
34 个评论
时间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墙内的那些哪叫反贼,最多是民族主义右派

不信?不说远的,你问问他们对港台什么看法,十有八九都马上露出马脚

刺刺 台灣人,主修會計,法學只是下班後的興趣。

@Boreas_Caeruleus #177708 歪個樓問一下,肉食的自由大概是滿足到什麼程度才叫做享受有肉食?

首先我我先說素食的看法,嗯,當人類的選擇足夠多,糧食足夠充足,才能夠有選擇的自由。

對於餐廳來說備料更多的品項與種類,就是儲存成本上升,同時「自助餐」還需要提供遠超過客人所需的量,以提供客人選擇,這時候客人完全可以挑食嘛。

因為你的食物很多,所以你可以這個不吃,那個不吃。

就又好比...選擇完全不吃肉。

潛台詞就意味著:「我們社會的糧食足夠充足,我負擔得起我挑食所帶來的額外成本」。

而反過來說會被大口吃肉吸引我覺得就是,窮啊

所以我覺得按照原po所說,牆內的反賊反對政府的原因就是社會貧困。

社會貧困誰的鍋?政府啊,所以因社會貧困而反政府,剛剛好而已。

————————————— 關於左派我有個看法:

我覺得對於公平這件事一直有個誤區,那就是公平其實不意味著富裕,我好像順便吐槽了什麼共同富裕的口號來著(?

政府實行公平的方法即是所得重分配,如果社會整體貧困的話,所得重分配開始沒什麼卵用,窮困再怎麼分還是窮。

而如果社會的要富裕的話,那麼首先就是要效率最大化嘛,自由市場經濟嘛,等到社會達到了效率再來講究公平嘛。

歐美或許有這麼玩的本錢啦,我不是很清楚,反正那裡的生活水平比台灣好。

當然,眾所皆知共產黨的施政是很沒效率的。

如何沒效率?我們先從黨最常吹噓的中國速度開始說起,我們首先來看政府施政的過程:

(1)認知落後 當問題發生後,政府察覺到事情發生所消耗的時間

(2)行政落後 政府蒐集資料,從而制定政策,這期間所浪費的時間

(3)決策落後 經過程序送交國會表決,這個表決過程中所浪費的時間

(4)執行過程 行政機關推行政策,需要一段時間

(5)反饋時間 政策推行到確認政策是否有效。

那請問共產黨比它所宣稱的民主國家多了什麼優勢?充其量就是(3),因為共產黨不用民主程序,拍手就好。

不過共產黨真的沒有(3)嗎?文件難道不用等到領導批示嗎,領導沒批示可以行政嗎,那獨裁難道沒有決策落後的現象嗎?當然有吧。 反正我覺得武漢12月傳出疫情到1/23封城這段時間就算是決策落後了

此效率非彼效率,但低能共產黨常常掛在嘴邊的的效率跟經濟學的效率完全沒有毛線關係,但還是得反駁嘛。

共產黨常常因為跟市場失靈無關的理由,例如辱華嘛,政治因素嘛,所以共產黨執政下的經濟怎麼可能有效率?

現在為了奧運要停工嘛,於是生產者會負擔停工的損失,這可以歸屬於政策造成的嘛,為了一件事造成社會分工停滯,所以效率降低。

而在這樣的統治之下要玩共同富裕(所得重分配)就只能一起窮啊,我覺得就是再來一次文革+三年大吃飽而已。

真正的自由是选择自由吧?在自助餐你要素食,我要碳水,他要鱼肉,各取所爱,互不批评。 如今先进国家风行吃素,但凡吃素就是文明人了。素食者之间也有不同阶层,吃全素的较之吃奶蛋素的更高些。还有人就连疫苗也要素的。 单纯以饮食习惯做标准来判断一个人实属荒谬。 墙内对黑人、女性、左派的歧视情况非常普遍。视野狭窄是一个原因。长期受共产党的教育,多少都养成斗争的习惯。

内还有认为特色是修的也不占少数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反贼”根本不是一种政治身份。

政治身份,对应的英语单词是political identity,是个人在政治团体中进行活动后,所获得的一种身份认同感,转化到政治行动上,就是近年来的显学——身份政治。

政治身份可以有许多分类方式,比较常见的是:按照人种(黑人、白人、少数族裔)、按照民族(意大利人、爱尔兰人)按照性别理论(女权主义、LGBTQ+、变性人平权者)、按照财富(中产阶级、无产阶级、金字塔顶)、按照职业(警察、教师)、按照信仰(新教、意面教)等等。政治身份可以重合,甚至可以自相矛盾。比如一个中产阶级黑人同性恋,可能觉得其它黑人的政治诉求难以理解。

那是不是所有身份都是政治身份?一个爱猫的人和一个爱狗的人是永远的政坛死敌?当然不可能!

只有参与到政治斗争中的身份才能被称作政治身份。一名同性恋者如果不关心也不知道,本地的市政会议在举行关于同性恋的议题,更夸张点说,他对其它同性恋正在接受矫正治疗根本就是漠不关心,那他的同性恋身份不是政治身份。或许某天,他突然发现,啊原来我们同性恋遭受好多压迫啊。他就会自动获得同性恋的政治身份。

所有身份都有成为政治身份的潜力。比如爱猫之人,可以发明一套动物物种优越论,从花纹学,掌型学,动物声学,动物神学等多方面论证,猫是比人类更优越的物种。他们的理论在经过爆炸式传播后,收获一大批拥趸,进一步成为政坛当红势力。在长期游说与精心gerrymandering之后,最终成功把“每天一包妙鲜包是每只猫的天赋自然权利”变成宪法修正案。在假想的政治活动中,爱猫之人把自己发明成了一种政治身份。

话题回到反贼身上,反贼作为一个广泛的普遍的能指,对应的最精准的所指是——对统治者(最模糊的定义上的)心存不满的网民。就和爱猫之人,爱狗之人一样,是一种文化上的身份。网上的自认为反贼的网民们没日没夜吵翻天,也就相当于爱猫爱狗人互相之间的争论。“猫更好,猫爱干净!”“狗更好,狗不会谋划杀了自己的主人!”

那么中国有政治身份吗?我能想到的只有以陈光诚为代表的“异见分子”。但请注意,正如不是所有同性恋都是政治的同性恋(这个说法好好笑)。很多自我认同为“异见分子”的人,也并不能因为认同,就自动获得政治身份。

中国还有一些灰色的准政治身份,有的是因为还未成气候,所以还没获得一个名字。最好的例子是援助士佳工人维权的北大左翼学生,还没来得及从“马克思左翼”的身份中分离出来,就被掐死在襁褓里,。还有的是自愿放弃身份认同,比如朱军性侵事件中的弦子,处于各种考虑(最大的还是安全考虑),避开了“女(平)权主义者”的身份。

管人痴
嘉然 欢迎诸位网友来查成分。社会民主主义/中左/改良派/轻度反共/胡耀邦赵紫阳唯粉/A-SOUL团推

墙内的“反贼”包括神友很大程度上都只是觉得蛋糕没分到自己嘴里所以日常发牢骚罢了,这跟近些年来中国人口红利殆尽,经济增长放缓以及疫情等多方面因素导致社会矛盾加剧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事实上在2019年之前你能在主流互联网平台见到如此大的质疑声还是相对罕见的,换言之物质生活和精神文明的缺失催生了墙内所谓的“反贼”,而他们的硬度也是相当糟糕,只要中共塞给他们一千万就能解决一切问题。

VIC3
维多利亚3 我不是钢铁雄心

@嘉然 #177755 如果中共塞给每个反贼一千万,墙内外的反贼100个有99.99个跳反。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Prometheus 兄弟连,101空中突击师

@嘉然 #177755 @再也不TROLL了 #177762 @消极 #177769 你们也把自己看的太高了吧,能值100万吗?每个人都发100万,估计那时候一百万只能买一袋米。

经典的一桃杀千贼,就算你有几个人能拿到1000万又怎样,反贼队伍被剿灭,那些拿钱的人也就没有任何价值了,拿多少都得还回去,该判刑还得判刑,一个空头支票就能剿灭你们。这是最基础的政治斗争常识。不懂这些,还不如回去当韭菜社畜,反贼是危险的职业。

@嘉然 #177755 我觉得一千万还不够。一亿还可以考虑 而且还是汇率没有发生很大变动的情况下

黑人在中国被视为高端人才

这个在墙内无论反贼还是粉红都不是共识吧。据我所知的共识是:但凡有点本事的黑人都去欧美,实在跑路去不了欧美的黑人来中国打工+撸社会主义羊毛。

啥时候黑人在中国被视为高端人才了,无力吐槽简直。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刁迁乎 #178314 直接写超国民待遇就没有歧义了。

事实上只有黑人留学生有超国民待遇,而且这个待遇是外交性的。非洲国家普遍专制腐败,留学生全都是皇亲国戚。

@奭麦郎 #177710 反贼是有阶段的。开始对中共产生不满是最初级的阶段。这个时候人可能还相信着中共宣传的很多东西,毕竟之前的世界观就是这么构建的,修改需要一个过程。随着反的程度加深,这个人会慢慢怀疑中共宣传的各种事情,直到完全不信。

wyf1230180 90后男工人,反贼版理中客

@消极 #178319 来中国的留学生基本不是,皇亲国戚基本都跑到英法原殖民宗主国留学了,花巨资收买这些屌丝主要是因为非洲这些国家法律聊胜于无,要不善待他们到时他们组织义和拳把中资机构华人华侨一顿猛砸中国也很难要求制裁凶手。而英美等欧美国家自知也无法改变中国制度,同时对中国的投资与华人华侨也依法对待不能随意处理,所以像近来防疫中欧美人好像也没多少特权了。

我觉得肉身在墙外的反贼不要去多了解墙内神友的风向和黑话,人到了海外就应该努力学好英语,融入英文世界,远离垃圾堆。如果人在China,也应该努力学好英语,早日进入主流世界,远离垃圾堆。

黑话和衍生出的话语体系固然有反抗的意味,但本来就是信息管制下的产物,阻碍正常交流,扰乱人的心智健康,在哪里都应该避免使用。

墙内还有一种东西叫惨圈,你看成更低配更低配的你说的那种就可以……因为惨圈太弱智了所以我一般说“它们”

你可以看看去年我和娜塔莎关于中国是否接纳非洲移民和难民的争论。

我的观点其实是大部分中国普通老百姓的观点,而娜塔莎的观点是西方白左的观点。

但西方白左的观点是大部分中国人很厌恶的,她的主张只能让更多的人支持共产党。

@natasha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陈士杰 #186179 这就是你的问题了,请问,中国共产党如果有一天倒台,那它会是中国人民的选择吗?

既然都不是中国人民用脚投票踩塌了共产党的江山,你跟我说,这个主张中国人民不喜欢,传播出去等于帮助共产党,给中国政府维稳?

刺刺 台灣人,主修會計,法學只是下班後的興趣。

@陈士杰 #186179

什麼支離破碎的發言?

「他觀點代表了西方白左,我觀點代表了中國老百姓」

「但中國老百姓很討厭西方白左,所以支持他等於支持共產黨」

我能不能用三段論來一個綜上所述:「中國老百姓支持共產黨」

大人,民心向黨啊,什麼時候競爭黨書記?

夸父逐日 追逐太阳之人

其实墙内很多自称反贼的人,是没有参与现代民主社会政治生活的能力的。。。

就像民主社会关于每一个政治议题都会有很多讨论,芝麻人只会觉得聒噪,然后服从上级的安排。这种潜移默化的思维定式刻在很多人脑子里了,即使他们鉴证也很少从从一件事实际的利弊角度分析,而是更偏向于虚无的身份政治,有些人甚至连基本的政治素养都没有就开始左左右右的好坏二分法了。。。

夸父逐日 追逐太阳之人
自由主义者
史蒂芬 喜欢近代历史,有时间上传一些好的书籍,大家交流分享

@夸父逐日 #186203 你看很多芝麻人在国外,领取蔬菜肉类(蔬菜直接不要,肉带回去自己吃)。 这就是典型的融入不了社会。只能到处摊小便宜,挖空心思算计别人,懦弱,拘禁,害怕权威

夸父逐日 追逐太阳之人
自由主义者
史蒂芬 喜欢近代历史,有时间上传一些好的书籍,大家交流分享

@夸父逐日 #186219 海外的华人至今都是一盘散沙,

上次新加坡的老娘们出差公司报销酒店吃喝(本来公司规定消费20000人民币左右,他自己偏要找便宜的旅馆,吃10元自助餐,然后去大酒店开发票),

这样回去按最贵的报销(省下的钱都是自己腰包了)

这是我在云南旅游时,新加坡人聊天告诉我的(大概2015年左右)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一只馬兒 #186202 绝大多数中国人不了解欧美国家的progressive在想什么,可能有几个人学会了Greta的How dare you

@史蒂芬 #186220

等等。。。新加坡华人已经是新加坡人了吧?人家也许祖上300年前从中国到了南洋,未必现在身份认同还是中国人吧?至于华人,这个民族学标签不说明任何问题吧?就跟一个美国人做出什么不道德的事,英国人没必要感到丢人是一个道理。

时间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