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umbra @penumbra
17

最近和一位colleague合作,写了一篇代数方面的paper,然后发现这个结果实际上可以被应用到简化处理某网站分析cookies的算法中,虽然简化很微小,但姑且也算是算法的改进。

之后被某网站联系,说想要应用这个改进,按理说其实不用特别通知我们直接应用也行,但大家都是“体面人”,所以也得到了一笔酬劳。。

但是paper的细节不是我今天想谈的,我想谈的是这件事对社会可能造成的影响。

刚好现在是美国大选,前两天看报道时,有一位受访人说了一句让我感受极深的话:It's like me and my neighbour, we are living in 2 completely different realities.

这句话说的一点也没错,人们因为接收信息的角度不同,并且受自身所在社群的主流观点影响,对于同一件事可能持有截然不同的认知以及态度。

长久以来,人就是一种“只看自己想看的,听自己想听的,相信自己想相信的”的生物。本来要求大家从多方面去思考问题就已经足够困难,现在的搜索引擎(几乎是多数人一切信息的来源),却还在用一系列的手段,让本来就容不得不同声音的各个群体,变得更加封闭。长此以往,我想只会有越来越多self-rightous的人出现,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势必只会更加困难吧。

我觉得,从二战前后各个学科高速发展就能看出,对于一些知识,其实人类并不知道该如何恰当地使用。很多人只是把这些知识当作为自己牟利的工具罢了,而事实上知识就像权力一样,要享有一种权力,就必须承担相应的责任。

我总是觉得我很好地理解了这一点。但是想想看,其实简化这个算法,是一种对于信息垄断的支持,说直白点,我们在帮助这些网站构建他们的信息茧房。。

大概就是这样,我总是抱怨极端的人越来越多了,但想想其实自己有可能可是促成者之一,心里也是五味陈杂。

16

@sorrysorrysorry

看到置顶帖里说不应在帖子下争论,所以新开一帖。

我认为你的观点是非常可笑的。

1.你觉得作为网站,应该确保高质量内容创作者有所得,这是非常不现实的。

我在国内的网站上做科普,即使网站给我奖励,也远远达不到我做同样内容的教学的收益;因此盲目地把内容创作者离开归结为网站的政策问题,是愚蠢的。

那么为什么没人创作呢?因为网站用户素质太低,或着说明白点-实用主义者太多。我曾经心血来潮,像在国内某网站上系统地介绍 general relativity,要想明白这个需要点前置内容,比如Riemann Geometry,Differential Geometry,毕竟relativity的核心就是“Gravity is Geometry”。写了几期,有人嘲讽我:学这些有什么用?还不如挖煤做生意赚钱多。我能说什么?我只能说:您说的对:)

总结一下,任何内容的创作者在网上写东西都是用爱发电,真正的奖励只有两种:帮到需要的人(所获得的正面反馈与心理满足)和与志同道合之人交流。一个网站不能提供这些,肯定没人写东西。

一个论坛环境的好坏,不由内容创作者决定,而是由大部分网站的用户(即“网站的环境”)决定。

2.你个人命运的好坏,和共产党如何做恶,其实真的没有关系。

这点是胡扯,除了“胡扯”我找不到更合适的词来形容这一点。即使是以你所定义的“成功”-实现经济自由来说,国家的环境也是对个人的命运有极大影响的。

我马上能想到的影响就有2点:

i.信息的闭塞。国内屏蔽了基本所有的权威学术网站,你想要自学什么东西都得顶着一大堆的骗子和错误信息。在这种环境下,即使做生意也得时刻注意政策的改变。更不要说缺乏必要的信息会导致价值观的单一化,在很多人眼里,很可能杨振宁还不如炒房地产起家的王健林。

ii.官僚的盛行。不论从事什么职业,官僚制度对每个人的影响都是巨大的。你可曾想过,为什么你所谓的那些“过得好”的人,没有一个站出来反共?因为他们是这些制度的“受益者”。更深层次地说,极有可能是共产党将他们包装成了“成功者”,而吸引你去效仿罢了。一旦大家都去相信这一套,用尽一切手段先把钱赚到,就正好落入了他们的陷阱。事实就是在国内,他们掌握资源,并享有资源的分配权,这一点目前谁也不能改变。

3.“如果自由人还只是穷酸的腐儒,清高的书生,那更加没有人会赞同你的想法,加入你的队伍。”

结合我的以上两点,我可以大胆地预测,在最近这十年,绝大多数所谓“自由人”,都将保留“穷酸的腐儒,清高的书生”的身份,尤其是那些有观点输出能力的人,因为相较于怎么赚钱,他们更加注重知识体系和思考方式的建设。而创作者的目的,也从来不是“让读者加入我的队伍”;只是给想要学习思考的人提供一个机会,并不是要让他们加入我,为我的理想出力。后者其实与所谓“邪教”很相似。

不过你也确实提供了一个视角。估计在那时告诉我“不如开煤矿”的用户眼里,我也是“穷酸的腐儒,清高的书生”之流吧。

你说的实现经济自由我是很赞同的,但是追求经济自由与“不顾一切只想赚钱”是有区别的,你所举的张一鸣我不了解,但猜测属于后者。

以上是对观点的驳斥,下面说一下我个人对实用主义的看法。一种主义,只要不对别人进行绑架,对我来说就是可以接受的。遗憾的是我在生活中碰到的每一个实用主义者都是用这一套理论在要求别人。诚然目前的社会是实用主义的社会,这一点从很多人把科学与技术等同起来就能看出。但是只注重应用,每进行一次科学探索之前都问“这个有什么用”,长远来看必将导致科学结构的畸形。

6

我本人并无任何社会学,语言学知识,以至于我只能描述这种现象并给它起一个名字,望各位包涵。

“强迫性语言污染”:即互联网上将中性或褒义称号曲解或污名化,并加以广泛传播,以至于构成一个该称号的意义本质上发生改变的网络环境。而个人如果处在这种环境中,即使本意反对的情况下,也会在不断的阅读中,被强迫接受这种曲解后的意义。

最典型的例子我想即是“圣母”,本身是一个博爱的形象,在中文网络环境中却大多被用作“慷他人之慨,矫情”的代名词。别的例子一时能想到的就是“白左”,“公知”。

就我本人的经历,我在以英文为主,德文为主的圈子都有生活过一些时间,平时也喜欢没事网上参政,但并未遇见过这种情况。

所以在此发问,是否有对这种现象有了解的朋友来分享一下这种现象的成因,以及作为个体如何摆脱这种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