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oyames 点赞过的内容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name)
回复文章: 品葱管理员一只鹿儿是不是故意和我派克笔过不去?

派克笔同学,我去品葱上考了考古,看你在品葱上还会和网友互动发帖回帖,反而到了2047,管理员没有迫害你,你却每次发一个帖子就跑,从来不和回帖者互动,而且发帖质量,提问内容还这么差劲,还不如一起从品葱逃难过来的“反共左派”的转载文章呢。您是瞧不起我站吗?!

发表文章: 留學牲報**女士表情包x3

( 由 作者 于 2021年5月13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以色列炸毁加沙一居民楼

source

補充一個context,對這棟樓轟炸前以色列進行了預先警告要求居民撤離(而且估計也確實撤了)。

source2 另外以色列也有居民樓被Hamas炸了

( 由 作者 于 2021年5月13日 编辑 )
发表文章: “监控不是大众想看就可以看的”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于 2021年5月12日 编辑 )
习特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回复文章: “监控不是大众想看就可以看的”

那些“xx将同学泼了硫酸推下楼”之类的传闻,太过荒谬,反串痕迹太明显。

其实,正是啥阴谋都没有(或者导火索是被老师辱骂,没有其他)才体现出这个体制无可比拟的丑恶与恐怖。

权贵犯了罪然后用各种手段脱罪,古今中外皆然。前几年有个斯坦福游泳队的强奸了女生,一天牢不坐,有什么稀奇的?

啥犯罪都没发生,啥权贵阴谋都没有,却搞成这样,毫无道理地以黑社会嘴脸对待平民,整个国家机器动起来,打人的打人洗地的洗地,这才真可怕。

因为韭菜算畜生,算植物,就是不算人。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品蔥開設英文專區?

I am gonna cite (and translate) the smart detective Novsky's words here:

此分区不在主版面显示,带任务来的完成了KPI,真正的网友少受打扰,算是各取所需。有心讨论美国时政的真诚网友,确实颇有不便。话说回来,美国政府没有修墙删帖,相关社区遍地开花,若想深入讨论美国时政,来品葱作甚。

This section is not shown on the main page. Those who come with tasks (gasp!) do their job, and the authentic members of the community are hardly disturbed. This is called "Each takes what he/she needs." Admittedly for those who are truly interested in discussing politics in English, it is a little inconvenient. However, most English-speaking countries have no GFW, and online English forums are EVERYWHERE. If you want to discuss politics in English, why come to pincong? (๑◔‿◔๑)


Edit: corrected several grammatical errors. gasp!

( 由 作者 于 2021年4月22日 编辑 )
初商末未
通音宽依 让我们紧密团结在以洺夭侬(佳商吕习)为核心的疯狂宇宙周围。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品蔥開設英文專區?

This move will further tarnish the site's already nosediving credibility by promoting Deer Speak (or Tucker Carlson logic maybe) , pro-Falun Gong ideas, conspiracy theories, short-sighted hot takes and Chinese Trumpism to more English language speakers. But they can do all that just by posting on 4Ch and 8Ch.

Did I ever mention multi-site trolls? They'll have a new place to tell the world about the drama between online uncensored Chinese language communities, but mind the notorious link ban!

磨刀石说 YouTuber《刑事判决书里的中国》
发表文章: [parody恶搞]朝鲜弯道超车,2025推出国家性病预防app,一举超越中国国家反诈中心app
youtu.be/sKCwzb7jqxU

今年是主体113年,也就是一小撮人所说的公元2025年。在朝鲜,党的政策好了,国家给人民发福利了。

朝鲜通过向某大国学习,弯道超车,全球第一个推出国家性病预防app。本app通过西北试点,目前正在朝鲜大力推广。

朝鲜国家性病预防app集合了多种功能:性病预警,举报性病患者,性伙伴身份查询等。

目前市面上有多款关于性病预防的app,比如性病管家、性病卫士、性病盾牌等。这些app鱼龙混杂,有的甚至涉嫌窃取用户隐私。

现在好了。有了这款国家性病预防app,可以有效预防性病,守护人民的生命线。

国家性病预防app将用户划分为正常、低风险、中等风险、高风险、致命风险五个等级。

用户通过本app,可以快速了解自身的风险程度。风险等级高的用户可以通过积极配合治疗和积极举报性病患者等多种方式来赚取积分,降低自己的风险等级。

国家性病预防app所需要的权限,包括但不限于:麦克风、摄像头、通讯录、通话记录、短信、拨打电话、蓝牙、安装软件、删除软件、修改系统设置等其他必要权限。

用户需要提供自己的真实姓名、常住地址、手机号码、身份证号码和人脸识别等资料来完成注册。

介绍一下国家性病预防app的常见功能:

性病预警功能

性病预警是本app最主要的功能。当用户开启性病预警后,手机通过信号基站、GPS、蓝牙等多种方式,检测用户周围是否存在性病患者。一旦发现,立即通过手机震动、铃声等方式发出警报。

一键举报功能

遇到可疑性病患者,用户可以通过国家性病预防app,一键举报。

检测手机可疑app功能

为了保障本软件正常运行,保护用户隐私,本功能自动启用。

性伙伴身份查询功能

只需要拍摄一张照片,国家性病预防app就会通过人工智能识别他/她的真实身份。我说的是脸部的照片。

国家性病预防app的另一大特色,就是能够通过大数据,及时发现性病传播的隐患,顺藤摸瓜,一网打尽,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就这款国家性病预防app,我们现场随机采访了几个用户。来听一下他们的看法。

请导播切一下画面,

用户赵某说,好,支持,威武,有希望了。

用户钱某说,这是祖国强大的一种表达。

用户孙某说,不爱国的,赶紧移民。

不愿意出镜的用户李某说,她通过国家性病预防app,成功识别了两个性病患者。

我们看到,广大人民对此积极拥护。

我们也注意到,国际友人对此表示高度肯定。

比尔盖茨说,比起国家性病预防app 十天2亿手机的装机量,windows的发展不值一提。比起国家性病预防app为人类生命财产做出的贡献,我在非洲搞的疫苗接种活动一文不值。

马斯克说,不管股东允许还是不允许,只要还是我说得算,卫星互联网项目都将免费为国家性病预防app提供服务。

对于这种利国利民的大好事,我们也听到一些不和谐的声音。

美国反朝议员马可·卢比奥声称对国家性病预防app收集的大量隐私信息表示担忧。

对此我们朝鲜的发言人理直气壮地回应:美国新冠疫情死了50多万人,而朝鲜一个人都没有感染。美国没有资格对朝鲜说三道四。

目前朝鲜已经进入战时状态,使用国家性病预防app,既是用户的权利,也是用户的义务。

为了保证朝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用户必须保证7天24小时手机开机,开启“性病预警”功能。

用户必须保证随身携带该手机。

每次性生活,用户都必须通过本app的一键举报功能,将录像上传存档。

关于数据安全,朝鲜保证,类似陈冠希艳照门的丑闻,绝不会在朝鲜发生。

我们重申:任何用户的国家性病预防app掉线的行为,都将受到法律的严格制裁。

有些用户抱有侥幸心理,企图通过使用诺基亚老款手机等非智能手机来破坏性病防治工作。朝鲜将为其免费提供一款价值1000元的高端智能手机,费用从其银行卡里自动扣除。

我们警告一些喜欢造谣的不法分子,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

为了你的生命财产安全,请马上自愿下载安装国家性病预防app。

这篇文章,我在YouTube做了视频,加了些配图和音效,比文字稿,应该有意思一些。

( 由 作者 于 2021年5月29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中国反诈中心app强迫中国人安装的报告

哎。以前觉得在国内手机至少要有两个,现在觉得至少得有三个才行。一个用来养蛊,一个用来通讯,一个作他用。

忙碌中
回复文章: 中国反诈中心app强迫中国人安装的报告

最有意思的是这条评论:

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明明是个好事,为什么不能正常渠道宣传下载,但凡你们拿出宣传新疆棉花一半的努力来宣传这个app,都不是这个结果。一个国家级账号都没出来宣传,暗地里让地方强制性执行,不然不让进办公楼,不让进小区。这到底是为了什么!求求你们拿出这份心去防止我们父母和外公外婆那一辈好吗!想想办法做点实事.!

韭 精 中 毒

磨刀石说 YouTuber《刑事判决书里的中国》
发表文章: 中国反诈中心app强迫中国人安装的报告

中国反诈中心app是中国公安部开发的。在苹果应用商店上评分为1.6,。截至到今天2021年4月9日,已有超过5000人评分。

中国反诈中心app需要的权限有:录音,摄像头,打电话,通讯录,短信,安装文件包,删除文件包,修改系统设置,完全网络访问权限,检索正在运行的应用,通话记录等。

注册中国反诈中心app需要:姓名,电话号码,身份证号码,地址,人脸识别

我把苹果应用商店上关于该应用的评论都浏览了一下。

433个用户提到被强制注册该app。绝大部分人抱怨该app收不到验证码、注册有问题等麻烦。

有一个用户说如果每个人都安装了这个app,骗子就骗不到人了。所以打一星的可能就是骗子。

下面列出一些有代表性的用户的留言:

格式是用户昵称、时间、标题和内容。

PolarBearGC ,2021年3月27日

拉胯

你们怎么不通知驾校需要这个软件?非要我来考科目一才说,还要现场下载,我流量限速你这又没有WiFi,真的拉胯

Calvin-C ,2021年4月5日

强制推广 恶心

演唱会现场 不安装不允许进场 这样强推的方式也是恶心!!!!!!

是不是还想实名制 ,2021年4月6日 权力任性下的产物 在一个权力不受任何约束的地界,一群人蹲守在小区门口就可以强迫你安装某个APP,而且还是不装不让进的那种,这种事情也就只会发生在天朝这片土地上,我就想知道强迫全民安装某个APP是谁授予的这个权限?

头一次到有不能注销的,真是奇了怪了,不受监督的权力就是任性,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没见过这么垃圾这么无耻的APP,深圳警方是真够厉害的,门禁要你装个APP,而且还是手持身份证拍照外加视频录入的那种……然鹅那啥人脸识别没有一点用,纯粹是为了收集公民信息而催生出来的产物。

电信把app做好点吧 ,2021年3月23日

被强制安装!

现在不安装小区的网格员都那么大权利可以停掉别人开大门的门禁卡了,厉害!!

你一定会火 ,2021年3月31日

影响心情

如果我是外国人,还真会因为这款APP被丢国人的脸,住酒店还被强制下载

反对形式主义61516 ,2021年4月6日

无语不下载还进不了办公大楼

强制下载不下载进不了办公大楼

一群保安围在门口 强迫每个人下载 不下载不让进 😓

验证码都收不到 老是闪退 是不是形式主义?若真的好用谁会怨言这么大

最反感强制下载 几个保安拿着鸡毛当令箭凶凶凶凶 围在办公大楼

希望正常推行! ,2021年4月2日

真的很暴力!!!

就为了推行这APP,在接种深圳XX区疫苗时硬性要求下载这个反诈中心APP不下载不给打疫苗!!!穿着派出所马甲态度超级差非常无语!!!又不是卫健局的APP。这样暴力的下载真的很无语🤬😤😤😤(最主要的是APP进都进不去,是不是每个区都这样不下载不给打疫苗?无语)

乖桐,2021年3月28日,

软件的推广不应该是靠强制而是靠口碑

验证码收不到地铁保安就拦着不让进地铁站,浪费半个小时的时间。我知道让下载这个软件的初衷是好的,可是如果这个软件足够优秀实用,我会主动下载。用阻拦的方式只会让我对这个软件徒增厌恶。

Jfjfhfhfjfufuf ,2021年3月27日

强制安装

腊鸡软件,不安装不实名还进不了商场,强制安装,腊鸡

Connerkkkw,2021年3月25日

用过的有史以来最差的app

去银行办卡要求强制安装,安装之后注册等验证码要半天才收到,进去了人脸识别实名验证又失败。bug一堆,希望尽快优化,全国那么多人要办卡,那么多人要被这个app恶心,唉。

Linda1659 ,2021年3月26日

诈骗预警一直显示数据写入错误

苹果手机点诈骗预警时一直显示数据写入错误,外包商你走点心吧!别误了国家反诈中心的一片好意好吗!

让幼儿园的老师来推广这款轻件初衷是很好的,可以软件的用户体验太差了!软件开发承包商你走点心吧!

写两星只是希望更多人能看到,一星都不值 ,2021年3月19日

应公司领导要求下载截图反馈

公司要求我们下载的

红🌲林 ,2021年4月1日

这是什么逻辑?

学校要求学生家长强制安装,实名认证面部识别,还必须再邀请推荐3人以上,必须填邀请人姓名电话安装,安装后还要截图上传。这是什么逻辑?这不是大批量收集用户隐私信息和数据吗?

说的就是NI ,2021年3月28日

强行要求安装系统,体验感差

被人强制安装系统,还三番五次的来检查,出发点要求防诈是好事情,但在推行的时候这么走形式,还被强行要求安装,老一辈的人根本就不会弄这些,我就问一不小心卸载了,还能起到防诈的功能吗?

iinglllll ,2021年4月7日

垃圾

简直就是垃圾,按了几次验证码都发不出来,发过来填进去说错误,真的是什么垃圾软件,还强制性要求下载还说什么会有警察来检查,麻烦升级一下好吗?

525468438456415 ,2021年3月23日

强制下载注册不说,还要求有一名家属注册。

这软件做的也太次了吧,可以下载但不能注册,注册好了,又登不上去,各种问题。最后还有不邀请一名家属注册的,还要报给所领导处理,笑了~~~

小丑鱼1¥ ,2021年4月1日

强制安装

单位强制安装,回到家发现学校也要求家长强制安装…呵呵。装也就装了,注册半天失败,收不了验证码,试了无数次终于接到验证码了,又无法登录。要做就做好点,没本事还好意思到处强制装??

不团就投降 ,2021年4月2日

推广到学校强制孩子及家长去推荐比拼安装

给孩子下达安装数任务,强制孩子推荐比拼安装,推荐数排名孩子。小学生懂什么,这推广安装数就是一种变相欺骗。

就这啊嘻嘻 ,2021年4月4日

能放截图最舒坦 内文是原话自行体会吧

各位班长,督促一下还没注册的同学今天下午15点之前注册好,学校要求100%

凑单日跌幅我在等车的时候你可以 ,2021年3月26日

很垃圾,一星都不想给

租房强制要求下载,不下载就罚款

Yeegy ,2021年4月7日

自愿下载?

网Jing敲开门,检查手机,督促现场注册,可是死活收不到验证码...请问我能指望你来反诈骗吗?

苹果手机用户太多啦 ,2021年4月7日

强行让人注册

走在路上 被警察拦住了强行让你注册下载 真的是恶心🤢🤢🤢🤢🤢🤢🤢🤢🤢🤢🤢

无辜躺枪者 ,2021年4月8日

在路上被拦下问有没有下载这个APP

我骑电动车上班忘记带头盔,然后一个穿制服警察把我拦下来,首先是问我为什么不带头盔?然后他又问我有没有下载反诈中心APP,然后就叫我下载,我感觉我被强制下载这个APP,一开始我都觉得这两个警察是不是假冒,但在红绿灯这个位置应该不是,毕竟摄像头挺多,我比较纳闷的是为什么要下载这个APP?而且这两位警察怎么像个推销的,其实这APP也没什么,只是我很难接受这方式,其实你们可以上门推广

djjgidkjg16645 ,2021年4月7日

强制下载

活了三十多岁,第一次感到身不由己就出自这个APP,不下载公司就要对我们罚款,我是极不情愿下载的,但是胳膊拧不过大腿,我们底层人民哪有反抗的权利,想反抗可以,那就要对不起钱包!

Fionaaan,2021年4月8日

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明明是个好事,为什么不能正常渠道宣传下载,但凡你们拿出宣传新疆棉花一半的努力来宣传这个app,都不是这个结果。一个国家级账号都没出来宣传,暗地里让地方强制性执行,不然不让进办公楼,不让进小区。这到底是为了什么!求求你们拿出这份心去防止我们父母和外公外婆那一辈好吗!想想办法做点实事.!

kinvenliu ,2021年3月29日

强制要求

普通群众也就是被要求安装,苦的是一线的人,这软件推出后,被要求天天加班推广,强制要求别人装的,人家直接回你一句,我现在装,回头立刻删除,你能怎样?

领导说我是自愿的 ,2021年3月30日

没事下载吧

怎么办,150个名额要怎么办,完成不了了

Source: https://apps.apple.com/cn/app/%E5%9B%BD%E5%AE%B6%E5%8F%8D%E8%AF%88%E4%B8%AD%E5%BF%83/id1552823102

-------更新---------------

这个app最坏的事情是,不管你用几个手机,你无法控制你身边的人的手机上装了这个app。

所以不管你怎么小心,你将来有可能遇到的中国人中,80%的人,兜里揣着这个app。自动录音录像,自动上传,比行车记录仪还先进方便。

发表文章: 聊为什么离开了品葱
  • 我是谁?

我是新·品葱上一个普通的用户,虽然待的时间还算长(反送中期间加入),不过远远算不上头部用户(最终声望134)。当然,以我的内容产出能力来说,我觉得自己还算有认真做过贡献。

我在3月底的时候选择了主动注销的要求,离开了新·品葱。

但这里有个问题,就是作为生在长在、现在也依然在中国大陆的一个普通人,能选择的同类网站很少。所以离开,对我而言,更像是主动开启了无线电静默。我还是以游客身份继续浏览着品葱。

  • 我离开品葱的直接原因

疯狂习近平。作为现今尚在活跃的顶声望用户之一的疯狂习近平,彻底让我对品葱的贵族议会制失去了希望。

关于疯狂习近平最近做了什么,品葱用户ZetaFC有写: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628263

从我个人的角度,我最忍受不了的是刷赞,尤其是高声望用户刷赞。品葱的声望机制,点赞者的声望将大幅影响点赞的声望获取权重。所以高声望用户每一次点赞都是很宝贵的。我把高声望用户认真点赞,看作这些用户的noblesse oblige——高声望用户本来就是品葱的贵族群体,这么形容也合适。

疯狂习近平为报一己私仇,给仇家的反对者刷赞,这样会导致一个结果——认真写回答的人,获得20个赞,其中有一大半都是低声望用户点的,对加声望几乎没有影响;疯狂习近平给某个用户两天点20个赞,如果点的都是长篇回答,这个用户的声望将涨得很快。最终导致的结果是——“舔疯狂习近平”的用户,将会比认真写回答的用户更快达到贵族阶级。

这样是极为有害的,容忍这样的行为,就是在扭曲整个品葱的贵族议会制度。一个顶流贵族,用自己“合法合规”的方法,塑造自己的“新贵族私兵”,再利用这批新贵族来进一步扩权,也许就是不久的将来会发生的事。

既然站长不管,彻底灰心的我只能离开。

  • 我离开品葱的核心原因

习惯法。

请不要误会。品葱的每一次逐人,除了BE4以外,也许都有我的身影。也许Rebecca和瑶瑶还记得我(当然也可能不记得了?),如果记得,应该也知道我往往都是反对品葱踢走这些用户的。我对品葱一直是有意见的,但却一直赖在品葱不走。

有感兴趣的用户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因为习惯法。

习惯法真是一个很好的东西。作为在品葱冲浪了比较久的用户,我很感激设计出习惯法雏形的BE4。我深知它的好,在新·品葱作为大杂烩论坛存在的前提下,它维持了品葱的秩序很久。虽然只是表面,但它给了品葱一张“法治”的画皮。我把品葱看作互联网上的一场大型公民社会实验,一直想留下来看到最后。

但这场实验也许进行不下去了。因为习惯法。

习惯法真是一个很坏的东西。习惯法里面有几条非常严重的模糊禁令(中文世界重复观点、碰瓷、诉诸伪善),它们是必须死的,但迟迟不死。有人说品葱是保守主义遍地走,根本不是。从习惯法的执行上来看,品葱简直是自由主义的乐园。这几条模糊禁令太好用了,管理员每个人都得到了极大的释法空间,法治只能成为人治的画皮。而此时,习惯法的存在就变得无比丑陋。管理员完全人治,在被质疑的时候拿法治当挡箭牌,实在是令人作呕。

我难道现在才知道品葱是人治?怎么可能呢。只是中国人很熟悉这一套,所以很能忍。但再怎么说也无法一直忍下去。

  • 结尾

新·品葱的旧日余晖尚在,依然不断有新的用户加入,有新的老的用户凭着热血贡献着产出。但随着声望的提高,每个用户也终究会接触到品葱不好的那一面。实在是令人惋惜。有人说世上没有完美的东西,没错,但品葱曾经还是离完美要更近一点的。

我将继续出发,只是品葱已不再是我心中的巢。殷鑑遠からず、夏后の世に在り。

中共必亡,愿真善忍的精神能走进每个中国人的心中。

( 由 作者 于 2021年4月11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聊为什么离开了品葱

我记得以前在一个法轮功有关的回答下面看到过你。你回答得非常真诚和中肯。虽然我本人对于法轮功不感冒,但是我当时觉得从你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

以下请原谅我吐槽几句。

一个社区意见不同有争执是正常的,且每个社区都有不同的处理方式。2047建站时间不算长但已经吵了好几大架了。我倒不是以此为豪,也不是说这种状态有多理想,但至少在争执中(以及日常站务贴中),站长基本会有话直说(有时说话方式有待商榷),所有的争议性决定站长也会负责;看不惯就走人,不用浪费时间。

品葱则不然,给人一种“用户自治”和“法治”的假象,其实呢,斯基也说了,网站的权力结构,站长本来就是“唯一神”嘛。当然这位唯一神总是躲在鹿妈妈身后从来不负责,有什么事情不明说,遮遮掩掩偷偷摸摸鬼鬼祟祟;高管最大的本事则是含沙射影阴阳怪气你猜你猜你猜猜猜哈哈你猜不着,现在连自己捉鬼抓小号到处污蔑他人是网军的黑历史都不承认了(反正从来就没有“直说”过嘛)。一群孬种。

( 由 作者 于 2021年4月11日 编辑 )
thphd 2047站长
发表文章: 安装“国家反诈中心”App之前请三思

诈骗分子获取诈骗对象的方法:随机拨打手机号码,向潜在的受害者播放录音,例如“您有一笔京东退款”;

如果接听电话的人没有挂断,接下来这通电话就会转人工,诈骗分子将通过各种话术操纵受害者,让受害者按照他们的指示转账汇款。

为了说服受害者,骗子需要掌握受害者尽可能多的信息。在以往被报道过的诈骗案例中,骗子会通过各种非法渠道购买受害者的隐私信息,例如工作、收入、朋友和家人的名字和身份,然后以受害者的朋友或者家人的名义,编造故事让受害者信以为真。

因此为了更好地避免诈骗,每个人都必须增强对个人隐私信息的保护,以免隐私落入不法分子手中。

“国家反诈中心”App会读取机主的通讯录,通讯录属于易用于诈骗的个人隐私信息,如果对这些信息进行采集,保护不当,可能会被内鬼出卖,落入不法分子手中。公安机关、政府部门泄露公民个人隐私信息是有大量先例的。

:(
青年 一切死亡都有冗長的回聲
回复文章: 🍵茶餐廳🍵

近期非常的烦,感觉自己被整个世界耍。一直都是2047的常客,以后只会偶尔来。

一直想说的,我本人比较胆小,没有说:虽然我很喜欢清华博士豆沙馅,可因为她自己出走封禁一个帐号就是不合理的。但是我没有公开反对。总之,这件事就留下了一个判例,即大多数人反感一个帐号,是可以作为封禁理由的。

站长一直说2047主张人治,但是也没有放弃法治的意思。我觉得2047现在是个人治和法治的混合体,人治为主,管理细则有时参考。人治便于在大多人不喜欢某人又没有法的依据时直接将他驱逐,包括但不限于学猫叫和天下无贼,虽然我不赞成这样。

( 由 作者 于 2021年3月31日 编辑 )
刘慈欣 反共复民
发表文章: 新疆和西藏如果独立了,该如何养活自己呢?

看到最近抵制新疆棉花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被大家批评了很久的新疆集中营又被推到了风口浪尖。因此,让新疆独立的呼声也变得越来越大了。在很多人看来(尤其是隔壁),独立似乎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但是真的如此吗?

今天就要来分析一个问题:如果新疆和西藏真的成为了独立的国家,他们该如何养活自己呢?

一、这两个地方自然环境都非常恶劣。新疆绝大部分地区都是沙漠,西藏则相反,绝大部分地区都是海拔四千米以上的高原。这样的自然环境,跟本不适合农业发展,这意味着粮食没法自给自足。同时,恶劣的自然环境也意味着当地不适合人类居住,因此能容纳的人口也极为有限。这样的地理环境,使西藏和新疆跟本没法自给自足。不过某些人说,新疆和西藏资源非常丰富,独立以后会发展的更好。确实,靠自然资源也能养活自己,但这不是长远之道,因为资源总有一天会被挖光的。至于资源被挖光后会变成什么样子,看看现在的东北和山西就知道了。

二、这两个地方都十分偏僻,交通都不发达。首先便是最重要的一点,这两个省都处于中国内陆地区,而且也没有适合通航的河流。而水运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运输方式,海运占全世界国际运输总量的三分之二,中国甚至有90%以上的进出口货物都是利用海上运输来完成。从前苏联独立的中亚五国中,哈萨克斯坦仅仅因为拥有了里海这个巨型咸水湖的港口,便成了中亚五国中发展最好的国家。一旦新疆和西藏独立,会变成没有港口的内陆国家,对外贸易的能力会大打折扣。其次,西藏绝大部分地区处在高原上,新疆则四周被高山环绕,只有东面有一河西走廊这个缺口,因此这两个地方的陆上交通也都不发达,直到现在都只有一条铁路通往西藏和新疆。所以一旦新疆和西藏独立,对外贸易能力也会变得非常薄弱。

三、最重要的一点,一旦新疆和西藏独立,会变成哪种政治制度?这两个地区,自古以来就被政教合一的政权统治着,因此,直到现在,宗教势力在那边的影响也非常大。一旦他们独立,会成为类似伊朗的政教合一的国家还是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

所以,如果新疆和西藏独立成了单独的国家,立刻就会面临以上的三个问题:这两个地方跟本没法自给自足,对外贸易的能力也很薄弱,同时政治制度也可能变得比现在更糟。

那么,如果新疆和西藏真的独立成了两个单独的国家,该如何解决这三个问题呢?

( 由 作者 于 2021年3月27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H&M发声明抵制新疆棉 半年后遭共青团中央用Chinglish批斗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回复文章: H&M发声明抵制新疆棉 半年后遭共青团中央用Chinglish批斗

艹,我本以为共青团水平低,没想到文化程度那么低,连好好说英文都不会

thphd 2047站长
发表文章: 为什么我不再跟别人说“我不是中国人”

Why I’ve Stopped Telling People I’m Not Chinese

https://www.nytimes.com/2020/05/15/opinion/coronavirus-chinese-asian-racism.html

以下是节选,由本人翻译。

So a few days before the trip, I emailed my (white) hairdresser frantically: “I know this sounds crazy but can you can make me blonde? I’m traveling next week and I’m worried about being mistaken for Chinese and blamed for the coronavirus.”

临行前几天,我发邮件给我的理发师说,“虽然很突然,但你能不能帮我染成黄色?我下周要出远门,我怕路人把我当成华人,要我为肺炎负责。”


My panic was a humbling reminder that I should never be overly confident that I would do the right thing in the face of fear. Sure, wanting to avoid racial profiling is a survival instinct. But survival instincts are often amoral and, if unchecked, can easily turn ugly.

这种慌张让我意识到,在恐惧面前我未必总能作出正确的选择。诚然,避免被他人贴种族标签是一种求生本能,但求生本能经常是不道德的,而且如果不作限制,很快就会走向丑恶。

I ended up not dyeing my hair because a sudden allergy attack made it ill advised. Also, it was stupid.

最终我还是决定不染头发,因为临时出现了一些过敏症状,也因为这想法实在是很蠢。

But I shared my anxiety with a half-Chinese-American, half-white friend. What if I get stopped at the airport for extra screening? I asked. She messaged, “Carry around a copy of your books to prove you’re Korean.” (Two of the books I wrote have the word “Korean” in the title.) She added: “I’m serious.”

我向我的中美混血朋友表达了我的焦虑。如果我被机场安检刁难怎么办?她回复:“带上几本你写的书,证明你是韩国人。”(我写过两本标题含有Korean的书)。然后她加了一句:“我是认真的。”


When I was a kid in late-1970s suburban Chicago, anti-Chinese taunts were a daily occurrence. It was a frequent topic at Korean church — the only place we clapped eyes on other Koreans outside our own homes. Our parents and Sunday school teachers told us that the correct response was, “I’m not Chinese; I’m Korean.” (This didn’t even work, it should be noted: When I informed a mean kindergartner that I was Korean, he responded, “There is no such place.”)

70年代的芝加哥市郊,我当时还是个小朋友,遭遇反华言论是一种日常。这成了韩裔教堂(除了自己家之外,唯一能让我们认真注视其他韩国人的地方)的日常话题。我的父母和兴趣班老师都告诉我们正确的回答方式是:“我不是中国人,我是韩国人。”(其实没有效果,此处应该加备注:当我跟幼儿园一个刻薄的同学说我是韩国人的时候,他回复我,“根本没有你说的这个地方”)

None of us kids were proud of being Korean-American back then. The grown-ups tried to counter this shame by instilling ethnic pride. But despite their good intentions, they invited pride’s ugly sibling: implied permission to step on other people.

那时候没有哪个小孩以自己韩裔美国人的身份为傲。大人试图通过强调民族自豪感来对抗这种羞愧,虽然是出于好心,但同时他们也带来了自豪的兄弟:对歧视他人的默许。

For an inarticulate child, maybe “I’m not Chinese” isn’t an especially meaningful retort. But a grown woman should know better.

对于一个不善言辞的小朋友,也许“我不是中国人”的说法无伤大雅,但一个成年女性不能把自己跟小朋友比。

So what finally brought about my moment of self-reckoning? It was a T-shirt.

最终是什么让我开始自我反省的呢?是一件T-shirt。

Last month, a Chinese-American friend of mine posted on social media about a targeted internet ad that had outraged her. In the wake of Covid-19, some clothing vendor saw a business opportunity: a series of T-shirts with slogans like, “I’m Asian but I’m not Chinese,” “I’m not Chinese, I’m Korean,” “I’m not Chinese, I’m Malaysian,” etc. Her friends’ comments under her post were equally indignant. (So much for predictive algorithms, by the way.)

上个月,我的一个华裔美国朋友在社交媒体上贴出了一个令她愤怒的定向投放网络广告。一些服装商家在covid-19中发现了一个商机:一系列印着“我是Asian不是Chinese”、“我不是Chinese,我是Korean”,“我不是Chinese,我是Malaysian”,等等。她帖子下面朋友的评论也同样愤愤不平。

My first thought was, “I wish we’d had these shirts when I was a kid.”

我当时第一个想法是,“我小时候要是有这样的衣服就好了”。

And then I stopped myself, horrified.

然后我被我的这个想法吓到了。


I started bookmarking tweets and news reports of racist incidents. A sample:

我开始从推特和新闻上收录与种族仇视有关的事件。比如说:

An Asian woman pressed an elevator button with her elbow. A man in the elevator asked, “Oh, coronavirus?” She said, “Don’t have it, but trying to be prepared.” As he was leaving the elevator, he said, “Don’t bring that Chink virus here.”

一位亚裔女士在电梯里用胳膊肘按按钮。旁边的男士说,“哦!因为肺炎吗?”她回答:“没有,但是在做准备”。男人离开电梯的时候说,“别把支那病毒带过来。”

An Asian woman walked into a park and a group of mothers screamed for their kids to get away from her.

一位亚裔女士走进一个公园,一帮母亲马上开始吼她们的孩子,让他们离她远点。

A middle-aged Asian woman wearing a mask was going for a walk when a woman screamed at her to get away from her.

一位戴口罩的亚裔中年妇女在散步,另一位女士一边对着她尖叫一边绕路走。

A man spat on an Asian man waiting for the subway.

一位亚裔男士在等地铁时被另一名男士吐痰在身上。

A man spat on an Asian woman walking to her gym.

一名亚裔女士在前往健身房的路上被另一名男性吐痰在身上。

A woman refused a coffee from a barista because she thought the barista was Chinese. When the Asian man behind her started telling her how irrational that request was, she snarled, “Are you Chinese?” He retorted, “No, but your ugly-ass knockoff purse is.”

一名女士拒绝咖啡师端上来的咖啡,理由是她认为咖啡师是中国人。当他身后的另一位亚裔男士指出她的这种想法的荒谬时,她大声吼道:“你是Chinese么?”于是他反驳道:“不是,你那个土到掉渣的冒牌包才是。”

I never would have thought that the word “Chink” would have a resurgence in 2020. The word was supposed to be as outdated as those sinister little Chinamen saltshakers I saw in thrift shops. It still thrived among bottom feeders on the internet, but I hadn’t heard it directed at me since I was in my 20s. But now I was encountering that word every time I read about an anti-Asian incident or hearing about its use from friends. I couldn’t process the fact that Americans were hurling that slur at us so openly and with such raw hate. In the past, I had a habit of minimizing anti-Asian racism because it had been drilled into me early on that racism against Asians didn’t exist. Anytime that I raised concerns about a racial comment, I was told that it wasn’t racial. Anytime I brought up an anti-Asian incident, a white person interjected that it was a distraction from the more important issue (and there was always a more important issue). I’ve been conditioned to think my second-class citizenry was low on the scale of oppression and therefore not worth bringing up even though every single Asian-American I know has stories of being emasculated, fetishized, humiliated, underpaid, fired or demoted because of our racial identities.

我从未想到Chink这个词在2020年会回光返照。虽然网络蛆虫们一直在不断内循环这个词,但在现实生活中,从我20岁开始就已经没有人对我使用这个词了。然而现在我每读到一篇仇亚事件都能遇到这个词,要么就是从朋友嘴里跑出来。我无法接受美国人如此开放、如此充满原始怨恨地把这个词用在我们身上。在过去,我总是习惯性地忽视仇亚种族主义,因为我这么多年深入脑髓的信仰就是:针对亚裔的种族主义并不存在。每当我对一条歧视言论表示关注,别人就会说那并非种族仇恨;每当我提起一起仇亚事件,一个白人就会跳出来说,这是从更重要问题上转移视线的手段(而且永远会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我已经习惯性地认为,我作为一个二等公民,在被压迫榜单上排的很后所以没什么好提的,即便我认识的每一个亚裔美国人都有一个因为自己的种族而被弱化,被物化,被侮辱,被扣薪,被炒,被降职的故事。

After President Trump called Covid-19 the “Chinese virus” in March, the Asian Pacific Policy and Planning Council said more than 650 incidents of discrimination directed against Asian-Americans were reported to a website it helps maintain in one week alone. Even after seeing that number, I wondered if anti-Asian racism would be taken seriously. On Twitter, when the novelist R.O. Kwon talked about the surge, an in-law asked doubtfully, “Is it really happening?” Do the reports have to rise to 1,000 a week? 2,000? How many is enough so that the hate will be seen?

在川普2020年三月把covid-19称为“中国病毒”之后,亚太政策与计划委员会表示,近一周内他们维护的网站就收到了多达650起针对亚裔美国人的歧视事件。然而即使看到这个数字,我也很好奇仇亚行为是否会被严肃对待。在推特上,当韩裔小说家R. O. Kwon提到排亚潮时,一个亲戚充满怀疑地问道,“真的有那么严重吗?” 数字是不是要提高到每周1000起?还是2000起?到底要多严重才能让大家“看到”仇恨的存在?

全文 https://www.nytimes.com/2020/05/15/opinion/coronavirus-chinese-asian-racism.html

( 由 作者 于 2021年3月24日 编辑 )
发表文章: 今天就要得罪你们一下!

你们有一个好,说起反共,你们头头是道,但是说来说去的内容啊,too indelicate,sometimes insolent。潜水多年,我就甚么也不说,这是最好的,但是我想我见到你们这样热情,一句话不说也不好。反共也要按照普世价值,对不对呀,要按照普世价值,当事人的意见也是很重要的,告诉你一个很少有人知道的知识啊,华裔也是人,除了反共也有自己的生活呢。

你们也知道岁静甚至是粉红,在这方面比你们不知高到哪里去,不要满脑子只有反共,识得唔识得呀!整天想着与CCP切割了,烧了五星红旗,就可以stop hate crime,naive。

这思想就是活脱脱的“做模范少数族裔,就可以不惹事不怕事,自白于天下”,支不支啊?

我感觉你们也要学习一个,你们非常熟悉阿姨这一套的费拉论,全世界甚么地方,只要一有什么跟华裔相关的事情,你们贴阿姨语录贴得最快。我没有说要全盘反对姨学,没有任何这样的意思,但是你一定要问我,支持不支持实践姨学,用姨学解释一切,我当然不支持呀?

每个民族,每个群体都有自己的原罪,哪怕是高贵的美国福音派基督徒身上也有数不清的罪恶。刨开肚子给别人看自己没有偷吃自证清白,只是自我安慰的假象。

伊朗人每年都在示威游行反对政府,照样被恐穆的上一届政府禁止入境。你烧了五星红旗,能让下一个对别人掏枪的人犹豫一秒吗?

我们该做什么?

当然我不反对甚至鼓励烧五星红旗,只是不要自大地以为做了这些就能改善华裔的处境。 知识分子最大的臭毛病就是把自己看得太重要,最大的野心就是当上国师,绝大多数知识分子都会掉进这个坑,变得恶臭不堪。刘认识到自己的无用,这是他与其它知识分子最大的差别

( 由 作者 于 2021年3月24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美国仇亚简史

结论:除了二战日裔集中营,没有一次是该族裔支持战狼政府导致的。甚至有南越难民,逃离共产党迫害之后再被KKK迫害一遍。绝大部分都是因为亚裔“抢了美国人工作”。

thphd 2047站长
回复文章: 广州明经村发生刑案有人员伤亡,村民:听到村委会疑似爆炸声

转:死者是番禺区化龙镇明经村人,同我细佬一起参加越战的战友,是一个退役老军人,因魚塘花场被征收,所有的耕地农作物等全被推毁,但征收补偿金太低,又多次上访各个部门都无果,所以就走向极端了,在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二日上午十点多用自制炸药绑住自己的身体同村官同归于尽,当时正是村委开例会,故做成5死16伤,作案者和正副书记,治安队长,还有一名选不上生产队长的廖国钊当场死亡,暂时五死拾陆伤

习特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发表文章: “你也配姓川”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发表文章: 我为什么支持 Stop Asian Hate
  1. 这个口号很好,不需要解释。另一面,反对这个口号是需要一番很复杂的解释的,什么仇恨实际上是因CCP而起啊,亚裔是替中国人受过啊,什么什么的。口号这东西,不需要解释就是好,例如Stop the Steal,需要解释就是不好,例如BLM。假如口号不需要解释,反对这个口号需要解释,那么好上加好。

  2. Asian Hate这玩意儿确实存在,而且非常恶劣。亚裔苦歧视久矣,没机会喊出来。现在有机会喊了还要"反求诸己",不符合美国政治的玩法。

  3. 没有什么机会是完美无缺的,或者100%正义的。对亚裔的暴力犯罪24%来自白人,27%来自黑人。这一波刚巧遇到两个白人,所以美国左派把这波炒起来了。一个月前泰国裔老人被黑人推搡致死的时候,美国右派也尝试炒作来着,想要把问题引到黄黑矛盾上,当时也引起了一些街头抗争,但是没有炒起来。不管谁炒起来的,白对黄和黑对黄的hate确实都存在,以亚裔的政治力量,没有资格对机会挑肥拣瘦。

  4. 当然就是有华人坚称不存在对亚裔的歧视的,随便吧。不过,如果一面认为有歧视,一面说“对亚裔的歧视与川普称呼肺炎Chinese Virus没关系”,一面又说“这一波歧视是因为中国放出病毒”,不觉得有点自相矛盾吗?

  5. 因此我才会说,不要管什么是不是因为Chinese Virus,对于亚裔来说这事真的和左右没关系。不管那个杀人狂是因为什么动机杀人,出了这样的事,假如亚裔连和平游行都拉不起来,甚至还要私下分锅,别人只会更当你怂逼。现在游行拉起来了,我很欣慰。

  6. Markdown把我的12345强行变成12123,很蠢很天真。(管理提醒:帮你改了

( 由 其他人 于 2021年3月24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反对种族仇杀,从焚烧五星红旗开始

这一波是美国亚裔为主的吧,也不都是华裔,新华人更是极少数。

亚特兰大那个人杀人的动机显然和CCP或者CCP virus没有关系。美国对亚裔的歧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不过统计上讲加害者大多数是黑人,这一波刚巧遇到两个白人,所以民主党把这波炒起来了。一个月前泰国裔老人被黑人推搡致死的时候,共和党人也尝试炒作来着,想要把问题引到黄黑矛盾上,当时也引起了一些街头抗争,但是没有炒起来。

CGTN在现场晃悠

搞了半天问题还是CCP在碰瓷啊。

自证清白下策,不敢过来才是上策。华人需要旗帜、武器、说明书。

华人搞拥枪游行CCP不是一样碰瓷?碰得更狠,结果更惨。

必须实事求是地说,俺们的武器不是给黑名贵准备的。枪早就有,是在俺刚满21周岁买的。早在美国大流行之前,气氛就已经有点不对劲了。那个时候俺就开始拼了命的屯子弹。223,556,308,762……第一次准备用是在亚裔刚开始遭难的时候,20年的1月末,然后就是众葱油都知道的,大纪元等网站纷纷惊呼:不好啦,大家快来看啊,中共指挥这帮小兔崽子们造反啦!美国警察快来呀!!然后众人就被镇压了,有被抓的。还有一个主住在内华达,30多岁的一个老哥,就在微信群起个哄,加州共和国竟然派ATF跨省把他给办了……

引用自131950

( 由 作者 于 2021年3月24日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