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yf1230180 @wyf1230180
90后男工人,反贼版理中客
3

墙外很多人天天说包子崇拜三胖的,但关键是像伊朗、巴基斯坦、菲律宾、印尼甚至日本都接受过中国防疫援助,而朝鲜就是不接受,而且韩国朴槿惠当权时中韩关系最好,尹锡悦又不见佩洛茜,相反亲朝鲜文在寅当政,网上骂韩国的最多,虽然他们表面也吹捧一下文。

然而当我看到莫迪维基百科词条时,我很吃惊,这人也太像包帝了吧https://zh.wikipedia.org/zh-cn/%E7%BA%B3%E4%BC%A6%E5%BE%B7%E6%8B%89%C2%B7%E8%8E%AB%E8%BF%AA 你看看把词条里古吉拉特→福建/浙江;克什米尔→香港;巴基斯坦→台湾;东干政策→一带一路;新开发银行→亚投行;废钞→打虎拍蝇;农村发展计划→全面脱贫;太阳能联盟→碳中合;印度制造/先进印度运动→中国制造2025;印度清洁运动→厕所革命;数码印度→5G;2020结核任务→新冠清零,一大半政策都可以对标上,而且两人对伊斯兰都是强硬宣传派。同时印度总理这个词条里也提到这个职位是没有任期制的,而印人党被莫迪搞成世界第一大党,想必连任下去也没问题了,这又可以对标修宪。

至于班公湖战争,我怀疑就是打给底层看的,像我原来提到的那些高级五毛比如吹共和党的以及挺毛皇汉等都吹印度。而且像土耳其与俄罗斯这几年的关系就可以看出,这种表面的战争可能代表更深勾结,像土耳其还打下过俄军飞机、枪杀过俄国大使,但普京克格勃照样帮埃苏丹平叛,瑞典芬兰加入北约也被土方卡过一阵呢。

3

去看看大清,一开始反清复明也是儒家知识分子不愿剃头而发动的,但后来不少黑社会抢钱抢女人也要打上这个旗号,再去看共运,一开始陈独秀李大钊,而后来毛就把农民拉拢了,再后来又拉拢了一堆诸如钱学森之类的科学家,而民运呢,我之前上品葱,这些人只会嫌弃五毛都文化水平低,比起文科生,理工科生多为中共辩护,从来不想去拉拢这些文科生以外的人。所以我认为现在公知销声匿迹,墙内知乎总结的封杀只占10%,品葱所谓的支性只占20%,70%都是自己的问题,公知要想咸鱼翻身就要首先改掉我上一篇文章中提到的坏习惯,其次要把自己的思想传播到其他圈子里,这样才能战胜所谓的封杀。

3

我怀疑姨学与入关学应该有同一个幕后老板,这个人估计是共青团一位与知乎关系密切的满大爷,据我所知两学有一定相似之处,当知乎提出入关学时,品葱姨学家还说刘仲敬应该问山高县要专利费。而且刘仲敬的书还在八旗文化出版社出版,而且入关学提出时,不少知乎反满皇汉都被封了。而且刘仲敬与入关学亚圣曹丰泽都参加过共青团会议。而且姨学只在豆瓣和知乎火过,像凯迪社会民主派更多,却毫无影响力,入关学也只在知乎得势,像微博也有很多粉红,却对此十分茫然,而品葱也好称墙外版知乎。估计姨学主要目的是把民主派弄臭,而入关学要把民族主义者搞成义和团。 像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30501 这次品葱人居然支持入关俄罗斯,说明品葱只是知乎派出特务的舞台而矣。

2

比如把Russia译成乌克兰的,我认为这些人才是业界良心,他们能骗人不是因为国人英语水差差,关键是第一如果翻对了这些内容也放不出来,第二也是关键之处,国人都懒于去探索阅读一下原文,我近来了解了雅思考试,据说在国内考都批得过严,至不少人去蒙古、泰国等考试,这说明国人英语水平平均来说并不差。关键在于很多人都很懒,懒于去阅读原文,比如我近来看到一条国人对法律理解的微博,了解了到现在为止很多网友还以为14岁以下小恶魔用去坐牢是未成年保护法规定的(实际上是刑法),还以为被否决的移民法移民条件很宽松(实际上过去国籍法更宽松,只要合法久居就可以入籍,只是天朝对洋人高福利,对国人负福利,人家不愿来而已),而就连这些完全是中文现代文的法律自媒体还能带节奏,而俄乌战争很多自媒体实际上已经把外国来源贴出来了,但很多人就连法律原文都不读,也就不要难为他们读这些外文原文了,所以依旧被上当。

2

这几天两会,某个委员提到了一个英语去主课化的提案,然后我看了一下微博我关注一位公知大v,他居然说英语如果去了主课,那就不是割韭菜了,要开始割韭黄了。然而据我在知乎上的经验,学习阿拉伯语的粉红都有,这些公知居然还把幻想寄托在一门大语种上。

还有就是取消生育限制的提案,今年估计共意识到人口危机了,所以相关言论基本都封删掉了,去看看前两年,不少公知还是要学谭嗣同多生个孩子多个奴隶论,然而大约15年左右,知乎在讨论当公知论坛凯迪社区为什么衰败时大五毛常凯申就讲其中一个原因是这个论坛用户老龄化了,然而不少公知还要以身做责,加剧公知团体衰亡。

所以我觉得,民主派不要把现在遍地五毛的责任全推给包帝开倒车,什么95、00后废了,如果自己的大脑不更新,怎么能吸引年轻人加入我们的民主事业呢?

2

这次鲍毓明事件,大家都看了,关键是鲍没犯罪却也被驱逐出境了,其实早在四月此案刚火,我当时还是品葱er就怀疑tg反性侵是假,拔掉鲍这颗美国插到中兴的钉子是真,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352856 ,事实果然不出意料,但更阴的事,现在tg自己的评论里还说要清理两(民)面(主)人(派),实际上目的就是这个,而品葱那些女权反贼在图穷匕现时居然没看出来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1885,其实tg这么做也不是第一次了,比如薛蛮子嫖娼,章文被#metoo,但前几次民主派还保持了理性,被识破了,但随着海外女权火了,民主派也去跟随,这次即使案件快反转的时候,我知乎看见的大部分民主派律师还要撕咬自己同类,倒是平时一些反女权的人,其实还是粉红较多,查出了女方代理律师是红色作家刘震云老婆。所以希望民主派不能被极端女权冲昏头脑,警惕tg离间计。

2

过去民主派喜欢宣传“美国霸气小护照,德国良心下水道, 全民医疗索马里,俄国白送房一套……”关键即使这些是真的又能怎样呢,又不是民主了就必须都有,现在的天朝也不是绝对没有,比如天朝小护照也可以用于撤侨,台湾高雄下水道……,美国医疗价格……。后来民主派宣传往往带有私货,比如自由经济,女权等,可是这些在西方也是一家之言,西方国家也不是没有主张国家管控经济的、男权等的派别。所以我认为民主派必须改,而最大的突破口就是基本人权、基本言论自由的问题,因为这个问题tg是绝对绕不过的,比如强制计生、强制火葬等恶行,而不少五毛言论自由也被剥夺,比如马前卒、山高县被封,我认为只有从这方面有所突破,才能让更多人拥有同感,逐渐加入我们行列。当然对于西方国家偶尔侵犯这两个问题的行为我们也要批判,对于过去部分民主派一些诸如烧女生节横幅、支持996等也要划清界限,我认为只有这样,才能破解五毛们的抹黑。

2

我认为姨粉不会大到从反贼脱离,我可以从姨粉内几大支系一一分析。对于那些骗绿卡的姨粉,其实我知乎看到,有人评论刘仲敬就是做这个生意的,这条路将逐步内卷化,未来西方人恐怕要严格审查,不是支持一下诸夏就可以有了;对于那些真正相信这一套的姨粉,毕竟这套思想中有核平、屠支等反人类内容,西方政客也不敢大规模去支持;对于那些粉红皇汉反串的姨粉,这批人就是让民族主义者绕过迫害汉族最狠的tg,把“反清复明”变“扶清灭洋”的,但是我发现这批人洗脑逐步不起作用了,不少皇汉称他们为包衣蝗蚶,同时内部一个头目梁兴扬还被开除了道籍,所以影响力大不如前,没必要继续反串了。综上,我认为姨粉远远发展不到法轮功规模。

我认为川粉将来还会闹腾很长时间,因为现在传统的左右两派实际都解决不了不少实际问题,所以川普alt right思想还是很有市场的,像民主党这次选的拜登也是极右奴隶主义子了,所以其实也右转了,有华人左派说大陆闹川粉是被中共洗脑后不善良的,但他们忽略了其实台湾也闹川粉,蔡英文想进世卫结果台川粉还出征谭德塞,其它国家右派甚至极右的希特勒、普京、杜特尔特等原本都不反绿,但现在不少也都迎合川普反绿了……我认为这些alt right有可能从右派中分离,其它国家也会出现这种领导人。

2

首先,左右两派各自内部矛盾很大,比如对左派,法国女权主义者就曾经与穆斯林争端过,天朝女权也与基佬关于骗婚代孕问题怼过,对右派,资本家也基本不认同民族主义,基本哪里有钱就跑哪里去,基督教也主张富人上天堂如同骆驼过针眼,也不认可资本家。

其次这套理论真的能用到全球吗?比如美国保守派就与日本保守派关于政府大小问题矛盾很大,而地球上还有一些母系部落与民族,他们如果某一天建国,这些国家保守派算左派还是右派?

第三,已经有一些政客为这种左右问题负出巨大代价,像这次新冠,不少西方国家政客盲从左右教条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item_id-222064 最终抗疫情况比开始瞒报疫情草菅人命的天朝还不如。

最后,tg真的怕这种左右派吗?大家看,人家一面用右派的理论鼓吹奋斗逼996 https://mp.weixin.qq.com/s/hbApvCzys0GMWEgQed9W_Q 一面用一次莫虚有的娈童事件与一群女权主义者拔掉了鲍毓明这颗插在中兴的钉子 https://2047.name/t/7516 ……

所以我认为我们民主派是不是应该出一套新理论来取代左与右来取得百姓支持了?

1

这是一个品葱上的问题,不过下面的回答都是姨学家,其实参考价值还没墙内的大,不过近来我看到几个微博民间支持抗美援朝的博主到看出问题了。

实际上美日之间还是有矛盾和分歧的,之间其实也打过贸易战。毛邓时代天朝的总基调是拉拢日本抗击美国,后来三首长上台,估计是为了洗轮子网上关于二奸二假的嫌疑,所以走上拉拢美国的道路,实际志愿军直到94年还象征性保留一个连,之后才被裁。到00年,有人拍了抗美援朝剧,美韩的演员倒不计前嫌愿意来演,反而天朝自己禁了。后来包子倒是为贸易战拍了抗美神剧,但美国目前左右争议太大,甚至面对新冠还只在乎内斗搞的疫情泛滥了,最终一部分人比如纽约州长科莫又变亲华派了,所以不少神剧情节又被剪掉了,据说已放映的那几部也相当无聊。

1

话说现在墙内墙外都说中美要脱钩了,但为什么我从至少两个地方感受到可能双方都是在演戏,第一是这条推特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6649586/answer/1337644109 关键去年996.icu事件后中国劳资关系几乎急转直下,如果大使馆就把这张图传推上估计劳工圈可以一呼百应,然而他们非要画蛇添足扯一波维吾尔,关键又用汉字不用维文,最终真正的维人也倒向政府一边。第二是华为,说了两年才真正开始制裁,弄到这两年反而像打了广告让其市场占有率从不到20%升到超过50%,后来姗姗来迟的制裁终于来了,结果华为稍稍觉得有点困难,还远没像当年中兴一样弹尽粮绝,英特尔与高通就恢复供货了,这又算是什么制裁?所以我觉得似乎中美贸易战存在演戏的可能了。

1

我平时不上豆瓣,B站只看关注的up主,经常上知乎,这两天在知乎看到了知乎粉红举报豆瓣反贼与极端女权的贴子,于是下了相关资料,又者了知乎其它贴子,基本搞清了事情的真相,哀叹之余,我觉得,我其它民主派要从中得到启示,我从中感想最深的是我们民主派反二共就是反二共,不要盲目扩大战场,这个事情由B站一不尊重女性的up主引起,本身人家已经被封,但豆瓣上的某些人非要搞光复B站,时代革命,大搞举报之风,最后自己网站上大量反贼被扒出来。

1

我知乎上看到的

“马西格

李新野就是炸鱼的。10年他高中毕业时还不会钓鱼炸鱼,称中国必用畜那,发过一篇论证潮汕人不是中国人的奇文,典型的逆向民族主义。现在到了美国,估计拿了绿卡,月入百万,貌似没啥精神娱乐活动,就回来炸鱼,冒充黄汉了。”

1

过去我在上凯迪社区时,满屏都贴满一人一票改变中国的图,但中国真的没选票吗?答案是否定的,你去百度一下“人大换届选举投票”好像大家也在很认真的投票,那中国不民主在哪呢?去对比美国大选,我认为没法自由参选,行使被选举权才是根本,去看看川普,可以为萨达姆叫屈www.zhihu.com/question/400107040 ,也能选上美国总统,再看拜登,刚被纽约时报关于反堕胎立场批判过www.nytimes.com/2019/03/29/us/politics/biden-abortion-rights.html 就去参选,也能当选。类比一下国内这两种人,比如吹捧tg敌人像蒋介石的,能去光明正大参选人大代表吗?还有被人民日报,环球时报批判过的,还有没流亡或入狱的吗?至于那些人大代表选出来之前,有将自己的主张与老百姓互动吗?所以我认为这才是中式民主问题的根本。

至于俄罗斯、朝鲜、伊朗,我认为问题也类似,新闻里也不是没有这些国家大选的报道,但是,敢挑战普京、金家、教士集团的能去参选吗?我认为,除了沙特绝对君主制或缅甸的军管制,大部分国家都有选票,关键是选票含金量。

支那、X独的口号越来越多,品葱上的那帮人随两任站长被抓也渗透过来了?

我看到不少反tg者都是所谓英美保守主义者,比如茅于轼曾说为富人说话,结果我知乎看到一个远古善良自由党,也确实反对tg,在民国史问题上支持kmt剿共,以至于被各路粉红五毛围攻,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28359663 同时他也支持自由经济,自我介绍中还曾有精神资本家的,没想到在他自办公众号中居然开始洗那些996的无良资本家与奋斗逼了https://mp.weixin.qq.com/s/hbApvCzys0GMWEgQed9W_Q 关键右派包括他自己还主张人丁兴旺的,而996资本家已造成多少人不婚不育了,这个人还要捧。

知乎去年造谣猎巫美领馆支持搞出了成都四十九中事件,去伤害一个失去女儿的父亲,后来造谣的还去自首了。今年造谣台湾停电,微博用户骤减,然后微博就公布ip辟谣说那段时间用户不减反增。没想到现在即使有ip也不行,现在知乎网ip已不再单独显示使用地点,而是跟据使用词语自动分配了,以后它再说你1450也反驳不了了。没想到这个网站如此下作。

就连真正的西方势力也想通过粉红来传播思想,比如我在知乎看到了一类人,他们一面吹捧中共的成就很大,一面要做皇汉,完全是粉红的模样,但一面又反中医,喷电影八百,吹捧让天朝下限韩令的文在寅,还主张自由贸易、小政府、新自由主义,这方面主张与中共完全相反,与传统文化也有差距,却与共和党比较接近,看来传说的观察者网受共和党资助可能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这个观点是我在qq群里看见,不过细思还是很有道理,我认为很可能任正非与川总共同导演,孟是演员,目的是促进华为爱国营销,关键在于孟被抓之后任正非居然还夸赞了川总,之后“制裁”华为也更像是做样子的,一家家芯片公司都赦免允许供货了,要其它国家清退华为5g时间也很长,都要接近二十年,到时恐怕七-八g都出来了,关键是这次放孟在纪念911川总女婿用华为手机后不久,很可能是害怕穿帮了,而且当局民主党本身就偏伊朗,所以通伊朗也不犯罪了,因此就把人放了。关键是共和党本身就亲华,赵小兰可以两头为官,而加拿大特鲁多甚至还可以注册新浪微博。

我为什么如此厌恶文人,因为我当年就是文人,还加入了极端自由派学社、每周末和“学友们”一起学习那些自由派经典“大部头”著作。

为什么当年公知流行,现在却臭大街了?

主要是大环境的变化。

但从微观上讲,我当年也是认真钻研过的几乎所有自由派经典著作的,刚工作的时候我一下班就回家啃厚厚的大部头,然后跟“学友们”一起讨论、写文章……现在这帮文人,除了会拽几个名词,喊喊口号,骂骂政府,还会啥?

能力严重退化。

说得直接点就是:老公知们完全意识不到大环境的变化,还在吃老本;年轻公知们不学无术、学养不过关,就会胡说八道沽名钓誉。

即使不谈立场,仅从专业性角度来看,我都鄙视他们!

我为什么又说读书是一种相对低效获取知识和认知的方式,因为我当年在学校就读了很多书,毕业后加入“学社”继续啃“大部头”著作,简直是又读了个研究生……当年以为真理在握,现在回过头再看,我当年什么都不懂。

所以从自身经历出发,我认为过度读书是有问题的,是会对人产生负面效用的,我当年就是个书呆子。如果再回到那个时候,我是不会把时间浪费在读书上的,天天读书人很容易变傻。

更严重的问题在于,当一个人没有足够的实践经历去支持他的知识摄取的时候,他很容易鉴于自己掌握的知识量而蜜汁自信,自以为掌握真理 —— 结果就是,很可能把自己给坑了。

很多骂“小粉红”的文人,并不完全是恨国党 —— 我太了解这帮文人了,他们的潜在意思是“这些小粉红都是无知的、没有文化的”;然后,文人又非常喜欢通过批评别人来彰显自己,本质就是在秀优越感。

他们认为小粉红是“无知”的,自己则是“真理在握”的,所以通过抨击小粉红,他们能够获得极大的心理上的满足感。

假设小粉红真如他们所说的那么无知,那么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会去通过嘲笑无知的人来获得心理上的满足感?

这就好比,一个正常的健全人,去嘲笑残疾人,来获得心理上的满足感? 不会。

如果发生了这样的事,只能说明这个健全人,在跟他同样健全的正常人的竞争中全面落败,所以只能通过嘲笑比他更下一层的人,来获得心里补偿感。

我在现实中认识的一些文人,基本都不怎么富裕。即使名校毕业,比如中文新闻广告等专业的毕业生,薪酬待遇远不如同校理工科毕业的童鞋。 嘴上口若悬河,兜里空空如也。年纪一大把了(不少都是40多岁的北漂,没房没车没老婆),“壮志未酬”,认为一切都是政府的错,所以各种谩骂。 需要指出的是,我抨击文人,不是对文人有意见,而是进行自我反思和自我批判,我之前是错的。

而我对现实中那些文人,基本都是持同情和可怜态度的(看看乔木爆料出来的那些公知们,包括移民美国的极端自由派们,如今都是过着怎样凄惨的生活)。 人生得过多么悲惨,才会有如此大的怨念。

------------------------------- 以上是原博,也是我想说的,现在不少公知还是整天满口清朝时的谭嗣同多生个孩子多个奴隶,殊不知自己群体老龄化非常严重了,民国时的鲁迅底层人充满奴性,殊不知当年杨佳夏俊峰等都是底层,最晚也是冷战时的里根吹捧新自由主义,殊不知tg恰恰靠此发大财了……我认为民主派未来只有大改革才有出路。 同时,民主派也要跳出知识分子圈子才能有发展,像我在品葱上看人家评上帝之鹰这个大五毛,整天只会注意人家是三本,说人家是屌丝,殊不知像我这儿江苏,只有40%的人能上到高中,有机会摸到高考卷子,而清华上次也指出90%的人都有加分,这些人有多少是包衣呢?!原来的一条菁英路恐怕早已走向死路,所以换走一条平民主义的路已刻不容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