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时政

上海万圣节是一场行为涂鸦

natasha 饭姐

这次上海的万圣节,已经成为了欢乐的海洋。

万圣节这种舶来品,已经被上海年轻人玩出了风格,玩出了水平,让在外国已经偏幼稚化和陈腐化的老万圣节,在中国焕发了新生。

有背对着警察的蝙蝠侠。

有扮成penis的姑娘。

有“努力工作”的网红。

有身穿龙袍的皇帝。

有面目狰狞的维尼。

有去年人人害怕今年人人奚落的大白。

有号称能把人带回家但是一到关键时刻就消失的战狼。

.......

狂欢之中嵌入了对当下时代的精准把脉,又用反讽和创意的方式跟警察打着擦边球。

谁说中国人没有幽默感,谁说中国人都被洗脑,谁说中国人没有反抗精神。

上海万圣节,俨然成了一场行为上的涂鸦。

那个伦敦小留真是拍马也赶不上。

菜单
  1. 豊聡耳神子 圣人
    豊聡耳神子   擅长治国理政,能同时听十个人说话的圣德太子再世,幻想乡道教教宗道士

    只能说不愧是上海

  2. 奭麦郎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仅有的最后一点能呼吸的自由

  3. linda   rico y libre

    看看最后逮捕多少人

  4. minjohnz   只发泄。不回复。除非是的确有趣有意思的。如果你很在意我为什么不回复,建议不要写很长的评论。在质疑我的表达力前,请先质疑自己的理解力。

    习不是一个人。一个人能有什么力量?只要还有人真信物质极大丰富之类大饼或者无私为集体就是正义之类的歪理邪说,他就不是一个人。与其冲塔,不如设法使他成为一个人。

    马列理论破绽不少,之所以风行主要是因为资本主义刚诞生时,搞得太糟糕了。 也是一种所谓同行的衬托。而俄国中国的文化传统对摩登化消化不良,有反作用的冲动。 (实际马恩与列宁是不一样的,前者有点像老毛说的破字当前,没多少建设性。后者则搞了个帝国主义的概念,把马恩落实成了全国一个大军营)

    中国文化传统对道德的重视不在于什么妇德,而是与终极关怀有关的。 因此必须证明制度在道德上是立得住的。我估计这才是为什么文革还会再来。怎么避免?我也不知道。各人先问自己吧?你是不是也是一谈是非,就不是什么真假对错,而是善恶好坏,甚至就是立场、忠奸。为什么你认为暴力冲塔是绝对正当的?(与上海万圣节无关,我是转贴在别处的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