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海外民运的历史

海外民运大概创始于1980年代初,标志性的事件是王炳章创建《中国之春》杂志。

早期海外华人社区普遍受到国民党的影响,所以普遍都是反共的。

《中国之春》当时在海外华人社区的影响,比今天中共扶持的亲共媒体和法轮功媒体加起来都大。我见过几位台湾的老立委和老国代,他们当年在美国留学的时候,几乎都看过《中国之春》。

民运在1980年代茁壮成长,早期中国公派的留学生,绝大部分都参与过民运活动。民运的支部在西方各大学校遍地都是,和今天的“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差不多。

民运的最顶峰是在六四事件,当时民运在纽约、洛杉矶、芝加哥等大城市的活动,能够召集到近万人来参加。海外华人十之八九都支持民运。

民运在1990年代初期依然盛气凌人,学自联、民阵这种新型组织也给民运带来新鲜血液。

1990年、1991年的纪念六四活动,也能找到不少人来参加,非常气派。

民运由盛转衰的转折点是在1992年邓小平南巡,邓小平保证改革开放要继续维持下去,不会回到毛泽东时代。

1992年邓小平南巡意味着六四屠杀之后的国内肃杀结束了,海外华人回国经商就业的也不少,海外民运参与者也就越来越少,尤其是大陆来的留学生,几乎都刻意迴避民运,为了就是不妨碍未来回国。可以说国内新东方崛起的时候,民运就已经不行。

民运在1990年代中期,开始变质了。由于民运新人越来越少,民运人士很多又没有正规工作,所以就要给自己找钱找出路。通过民运办政治庇护的移民赚钱模式就生成了。甚至出现了民运人士拿李登辉的钱帮台湾政府做特务,这种非常荒唐的事情也发生了。从那以后,民运人士之间见面的时候,首先问“你是谁的人”,也就是拿了谁的钱,替谁办事。有的民运拿国民党的钱,就在海外华人裡面宣讲票投李登辉。也有的民运拿了民进党的钱,就在海外华人圈宣讲票投彭明敏。可谓丑态百出。总之,1990年代中期之后,民运已经没有称霸华人圈的地位。

1990年代末是民运的一个大亮点。当时美国国内在争是否要把贸易和人权脱钩,是否给中国永久最惠国待遇。当时魏京生等少数民运人士反对给中国永久最惠国待遇。但王丹等一大串民运人士支持贸易和人权脱钩,支持让中国人先富裕起来,富裕的中国人干掉共产党。但历史证明,王丹是错的。

在北京申奥成功以及奥运会举办之前,中国人权问题也是一个热点,民运当时曝光度也是挺高的,北京奥运也算是给民运强行续命。

2008年之后,民运就开始快速衰败。虽然在2010年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2011年中国茉莉花革命、2012年陈光诚事件等个别事件上有一些媒体版面,但这种小亮点掩盖不住衰败的大趋势。

民运的失败主要原因是中共国际影响力的扩大。在1990年代以前,海外华人社团都是国民党扶持的,国民党反共,海外华人主流就是反共。1990年代中后期,中国有钱了,中共就开始渗透海外华人,到今天甚至国民党都已经亲共了,海外华人大部分自然也就和民运划清界限了。现在甚至连美国主流社会都意识到中共的威胁,中共都渗透到白宫国会,民运自然也就越来越不行。

至于法轮功,其实法轮功也大不如前了,没有多少新人,大多法轮功还是十几年前来美国的同一批人。不过法轮功转型很成功,文昭这批人的出现,把法轮功从一个宗教团体,转变成了一个反共的精英群体,甚至还打入共和党内部,法轮功这一点上比民运强得多。

这就是泛泛的谈一谈,东扯西扯,写的不连贯各位请见谅。

作者 于 2022年2月27日 编辑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赞同 16
1253 次浏览
52 个评论
  1. 1 2
    1 2
时间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对,民运的失败主要是因为中共的崛起。反过来,民运成功也只能是中共的失败。 中共是大象,民运是苍蝇,苍蝇能吃死大象,但是咬不死活大象。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主权在民
kill_ccp 何辨邪正,何谓荣枯

士杰出,民运兴。

民运兴,士杰王。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kill_ccp #104155

过奖过奖,我是小人物,不敢当啊。

我其实没有资格领导民运,因为我没有坐做过监狱。

海外民运不可能是中国民主化的主战场,海外民运的主要工作就是游说各国政府,然后给海外华人和洋人宣讲民运理念。

民运需要一位坐过牢,然后英文好,民主理论完善,有学术水平的人

魏京生的缺点是文化知识不够,英语都不会。

吴弘达的缺点是人心坏,太贪婪。

王丹本来有机会成为这个角色,结果他自己扛不住,没有领导力,而且有时候王丹给人感觉怪怪的。

所以民运现在没有非常好的领袖。

最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必须等中共统治出问题的时候,海外民运才有支点。如果就目前的情况,不管民运领袖多么好,也没有改变中国的支点。

所以未来如果川普打中国打的狠,经济不行的时候,未来国内会有变天的可能,海外民运就有舞台了。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主权在民
kill_ccp 何辨邪正,何谓荣枯

@陈士杰 #104157

前辈过谦了。

民运需要一位坐过牢,然后英文好,民主理论完善,有学术水平的人

后三个我理解,但为什么要坐过牢?在下虚心求救一下。(难道只是因为你之前说过的,民运里坐过牢才能论资排辈吗?)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kill_ccp #104158

民运现在的人,大部分都坐过牢。

没有坐过牢的,根本镇不住这些坐过牢的老人们。

就像您理解的,坐过牢才有论资排辈的资格。

如果一个华人教授去参与民运,最多是啦啦队,杂务工,想做领袖没机会的。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不過法輪功轉型很成功,文昭這批人的出現,把法輪功從一個宗教團體,轉變成了一個反共的精英群體,甚至還打入共和黨內部,法輪功這一點上比民運強得多。

我个人的感觉,法轮功做事比民运有章法得多,堪比上市公司和皮包公司的区别。

士杰兄觉得法轮功能成功转型而民运不能,是什么原因?民运是否有“转型”、甚至找到新方向的可能性?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kill_ccp #104158

没坐过牢也可以,但至少也要是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水这种大人物。

其实也有一些人想领导过民运,后来发现都不行,比如裴敏欣,根本镇不住老人们。

作者 于 2021年1月21日 编辑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刘慈欣 反共复民

@消极 #104154 还真有能吃掉活大象的苍蝇,比如螺旋蝇这类寄生蝇。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主权在民
kill_ccp 何辨邪正,何谓荣枯

@陈士杰 #104159

懂了。

话说你提到的三个,魏京生是电工出身,文化知识不够情有可原吧。吴宏达我不了解。王丹我觉得他和西方大多数政客一样,迷信经济发展必然会民主转型的定律,结果栽跟头了。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刘慈欣 反共复民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陈士杰 #104157就算外面有变,也是中共内部卡位的大佬们有优势,孙中山再牛逼,能竞争过袁世凯么?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爱狗却养猫 #104160

法轮功和西藏人是一样的,他们有自己的领袖,有一套系统,比如法轮功的李洪志,藏人的达赖喇嘛。

民运虽然有领袖,但是魏京生这种领袖,本质上就是“大家敬你是领袖,但你可不是我们的上级”,魏京生更多的是一个带头大哥,是一个召集人,而不是上级领导。

而且民运有一个使命感,就是民主化,就是改变中国。

法轮功没有这种使命,所以法轮功在向“反共保守派华人社团”转型。法轮功现在逐步成为了挺右派的反共华人俱乐部。

你可以看看近些年大纪元新唐人的文章和节目,挺川普的信息逐步大过了支持中国民运的信息了。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kill_ccp #104163

王丹一些不太好的事情我是知道的,他和中共的一些关系是不太好的。

我不想多说,毕竟和王丹有一些私交,不想得罪人,请您见谅,您明白我的意思即可。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爱狗却养猫 #104160 和民运比较类似的是维族人群体,世维会现在有泡沫化 的趋势,热比娅走了之后,没有比较影响力大的领袖。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主权在民
kill_ccp 何辨邪正,何谓荣枯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刘慈欣 反共复民

@消极 #104165 北洋再强,后来一样被北伐的国民革命军平推。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刘慈欣 反共复民

@爱狗却养猫 #104160 而且,法轮功是宗教组织。宗教组织的动员和行动能力一般远远超过其他类型的组织。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消极 #104165

国内民运为主,海外民运为辅。

1989年海外和国内配合的就非常好,六四绿卡很大程度上就是民运游说的结果。

早期民运,可以在美国国会逐个去敲每个议员办公室的门,为了一个涉华议案,一个议员一个议员的拉票。

南巡之后,国内民运除了组党运动的小火星之外,就没有什么大规模的运动了。

国内民运几乎死绝了,海外民运也只能半死不活了。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爱狗却养猫 #104160 个人觉得民运里高知太多,法轮功就是一个教主糊弄一群愚民信众。道理很简单:

陈近南:“小宝,你知道,现在聪明的人大多数已经在清廷里当官了,所以,如果我天地会要同清廷对抗,就只能用一些蠢人了。对于那些蠢人,绝对不可以对他们说真话,只能用宗教的形式来催眠他们,使他们觉得所做的事情都是对的……所以反清复明只不过是一句口号,跟阿弥陀佛其实是一样的”。--金庸《鹿鼎记》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kill_ccp #104170

这就是为什么我力挺川普的原因,因为只有川普才能改变中美关系的性质,只有川普可能打击中共。

当中共被美国打疼的时候,民运才有翻身的机会。

如果是拜登当总统,民运就又回到十几年前那种已经进入ICU强行续命的模式了。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刘慈欣 反共复民

@陈士杰 #104166 法轮功的网站上全是些中共高层内斗和练了他们的功可以治病之类的东西,所以我感觉他们是想像当初共产党那样,去争取最底层的民众。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主权在民
kill_ccp 何辨邪正,何谓荣枯

@陈士杰 #104176

最近刘仲敬说什么川普拜登都一样,逆全球化潮流不会改变,甚至他还更偏拜登一些,这就很诡异了。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刘慈欣 #104164 法轮功是怎么赚钱的呢?我只知道他们有《神韵》表演(票价极高),但我感觉他们的经济来源不止于此,可能还办有其他的营利公司。

P.S. 查了下螺旋蝇,还有治螺旋蝇的方法,真是学到了。

@陈士杰 #104169 有意思的类比。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刘慈欣 #104177

法轮功的媒体宣传比民运好得多,主要的原因就是法轮功团结。

法轮功有自己官方的媒体,比如新唐人、大纪元。

民运由于山头林立,谁也不服谁,到现在连一个官方的媒体都没有。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爱狗却养猫 #104179

法轮功的钱是多方面的。

法轮功信徒人多,信徒自己捐款。

法轮功深度参与美国政治,美国政党也有法轮功的补贴。

大纪元英文版已经打入主流社会,靠广告都能赚钱。

总之,法轮功生财的道路很多,民运完全没法比。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kill_ccp #104178

刘仲敬的出现,就是因为民运一事无成,提不出像样的论述,才会有刘仲敬这种奇奇怪怪的人当道的。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陈士杰 #104173 袁世凯这种不能算民运吧,但是如果专制垮台,袁世凯和叶利钦这种人优势太大了,要不然就是乌克兰的库奇马或者格鲁吉亚的Shevardnadze, 体制内老干部反戈一击。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刘慈欣 反共复民

@陈士杰 #104180 民运组织里“山头林立,谁也不服谁”的问题有解决之道吗?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刘慈欣 反共复民

某些人说的海外民运一人一套革命纲领是不是真的?

如果是,那民运组织内山头林立的问题看来几乎不能解决。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thphd 2047前站长

文昭和法轮功什么关系?我印象中文昭没传过此教啊。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轻音部
中野梓 好无聊~

@thphd #104222 文昭做节目早期和法轮功有过合作,借用了法轮功的演播室,法轮功节目也会请文昭做嘉宾。但是文昭本人似乎不信法轮功。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thphd #104222

文昭从大概十几年前就是法轮功媒体的座上宾了。

她老婆doris liu也是法轮功媒体的从业人员。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刘慈欣 #104216

很难解决。

民运内斗的问题,从王炳章时代就没有解决过。只不过早期民运很鼎盛,所以内斗也不影响大局,可以瑕不揜瑜。

现在民运不行了,内斗内耗的问题就突显出来。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消极 #104175 我对法轮功的观感很复杂。一方面我对cult有非常大的警惕心(因为这种组织大都内部腐败+等级森严+秘密政治),且法轮功的有些政治理念我实在是不敢苟同;但另一方面他们搞翻墙软件、搞新闻媒体(虽然其中的假消息满天飞)、支持一些不错的自媒体,是做了不少实事的。总的来说,我对法轮功的了解(尤其是其内部运作的了解)不多,所以很难评判。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爱狗却养猫 #104263 依靠聪明人反中共朝廷是没有出路的,因为朝廷可以轻易地招安绝大多数。法轮功模式是唯一能在中共全盛期还能存活的反政府模式。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消极 #104273 Interesting observation. 其实从人口比例上来说,聪明人(如果用智商来定义的话)没有那么多。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民运的失败还表现在,近几年出国的小粉红他们都扭不过了,说民运有思想体系,我没看出来,并且老民运英语真的太差,中华传统又不是没有拥抱自由的历史人物,问题没人拿来跟西方人交流这些,不同种族怎么拉近关系

感觉有大量匪谍渗透民运,明镜的老板长得就像个特务😄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凑爱喝海河水的咸带鱼 #182020 其实就民运混得那个鸟样,估计匪谍的经费都要被扣了。中共还不如拿匪谍经费去渗透发达国家的研发机构搞点科技呢。

自由主义者
史蒂芬 喜欢近代历史,有时间上传一些好的书籍,大家交流分享

@凑爱喝海河水的咸带鱼 #182020 听说他19岁,记得有说是1993年后带了多少万美金,或许是64后,党利用他渗透瓦解监视学生的特务吧去加拿大。

创立了多维新闻(应该是报纸吧),应该是匪内部人士(何频似乎在香港有据点)

@最後的雨 觉醒年代和陈独秀就是教育小粉红的绝佳素材,一旦他们承认了陈独秀不是右倾机会主义,一旦他们认可了陈独秀对苏联斯大林独裁的批判,他们就会开始怀疑人生。

@史蒂芬 #182049哈哈,赶紧排华吧,海外华人中十有八九是粉红、匪谍

恒道不知
读经济学人自然 自然 理性 人性 建设性|探讨「经济学人」文章https://t.me/economist_tao_lun

「至于法轮功,其实法轮功也大不如前了,没有多少新人,大多法轮功还是十几年前来美国的同一批人。」

大错特错。

至于以网红为样本观察和政治挂点边的组织,虽然从普通民众的角度可以理解,但是仍然太不动脑子了。

如果楼主这文本身只是一种差事。那么,另当别论。

@读经济学人自然 #192957 文昭、大宇、唐浩、李沐阳等法轮功网红都尽量淡化自己的法轮功色彩,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些人是法轮功的人。他们的节目不会像当年石涛那种天天给你传法轮功的教。

恒道不知
读经济学人自然 自然 理性 人性 建设性|探讨「经济学人」文章https://t.me/economist_tao_lun

@陈士杰 #192961 以中共为例,我们会只通过央视和各大媒体的主持人、主笔、主编之类去看中共吗?没有人这么做吧。

观察法轮系和观察中共也有类似点。

主持人、主笔、主编可以是一种切入点,但通过切入点应该触及到更多相关的其他类别的公开信息。尽管仍然粗浅,但至少可以让人们了解到有深度的存在,而不只是一个平面。

同时,法轮系和中共比,仅从一点上说,没有理论旗帜性的刊物,也就没有这类层次上的主编,这是天地之别。当然,中共现在有这样类别的刊物,但有识之士们并不从心中认可。这也是一个瓶颈。相比之下,同层次的「经济学人」令人敬佩。

你的文章已经到了切入点这一步了,稍微扩展一下,会让有心的普通读者更加耳目一新(尽管这类人极少)。

:(
青年 一切死亡都有冗長的回聲
标记为删除
作者 于 2020年12月5日 编辑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9 23:33 )
  1. 1 2
    1 / 2
时间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