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 @青年
一切死亡都有冗長的回聲
20

原文章

我是新疆人,汉族,内地省份出生,小时候随父母去新疆讨生活,家里农村种地的,后来考到内地上了大学,现在在德国。说说自家情况(发现写了很长,不喜勿喷,我只写我看到的,不想和谁争辩什么):

1、2018年我们那边农村零散居住的,家家户户都要在自家门口装摄像头,自费,要求录像内容保存90天,不装派出所就给你家门上贴封条,当时家里花费两千多。不知道是监控谁,哪里有贼呢,90天,这比五星饭店监控留存时间都长。

2、然后要在菜刀上打上二维码钢印,信息与身份证绑定,菜刀要上锁链与厨房某处固定。购买罐装液化气要登记身份证。去加油站加油,买油需要村委会开证明,要登记。我只觉得,为什么不把所有带刃的都用铁链锁上(所有农具),还有汽车拖拉机,那东西威力更大。

3、那段时间还会突击检查所谓爆炸物,不由分说把你家里里外外翻个遍。家里种果树的,有种叫石硫合剂的药用于防止果树树皮被虫咬,那药就是石灰和硫磺熬制而成。当时还剩下往年的几公斤成药在院子里被发现了父母还被盘问了很久。好像所有人都是恐怖分子。

4、2019年起村里每周组织升国旗,汉人轮流在村口站岗放哨,遇到陌生人要登记。(不知道是防谁,不知道岗为谁站)。维族男同胞就更惨,都是农民,4-7月却被安排每天白天集中训练踢正步,走队列之类的类似军训活动,没人管你田里面是不是荒了,没人管你收入。(他们是农民吗)

5、镇子上的交通要道都有设卡,汉族人可以随意通行,少数民族70岁以下要接受身份证登记和盘问检查(要求打开手机让警察、辅警随意翻看)。

6、2018年下半年到2019年初,有个所谓的”两项工作“,不知道具体代表什么,反正我们看到的内容就是,我们当地男女老少不分民族都被采集了血液DNA,全部10个手指的指纹、虹膜扫描,这事儿是穿军装的医生在登记和整理样本。很多农民干活儿的指纹都磨掉了,还被呵斥。

7、镇子中心原来是幼儿园小学居民区(都是平房)围绕着政府机关大楼,后来搞新农村平房全都推掉盖楼,但是后面盖所有的楼都离机关大楼五百米以上距离,机关大楼周围极其空旷,都是绿地。

8、过年过节的时候镇子中心几条主干道上百米一哨,一哨三人,(有一人是配步枪,三人配一辆警用摩托),另有巡逻车巡逻。(我们镇子两万人不到,没想到会需要一个一百多人的这个队伍,这人员费用,这装备,钱花在教育上不好吗)

9、新疆棉花很热,10年前,从小学三年级到高二,每年学校都组织学生拾棉花20天到一个月。每人每天有任务,超额给劳务费。我们那现在确实都机械化采棉了,因为找不到人拾棉花,人工费太贵了。机器采摘的棉花脏得要死,评级下降,价格也下降。十年前人工采摘的棉花能卖10元一公斤,采摘人工费1块到一块五一公斤,厉害的一天能摘棉花150公斤,摘90公斤以上稍微努努力就能达到。我当时一天还能拾100公斤棉花。现在机器采棉能卖6块钱一公斤就不错了。个别人工采摘的要花2块五一公斤人工费。10前有采棉大军秋季去新疆,勤劳肯干的夫妻两个过去三个月能挣个五万块钱然后回家过年,种棉花的农民也能一年挣十几万。现在农民也没钱赚,也没有人去新疆当季节工采棉花了。今年棉花事件后,预感棉花价钱要更烂了,看看最后为爱国买单的是不是还是那些农民。

强制劳动,我不知道具体有没有,我只知道新疆现在确实是非常缺农业劳动力。棉花这种还可以机械化,我家的水果就完全不行。

10、对我们实打实的影响是

我们也算是季节性用工,前些年到水果采收的时候,每年家里都雇二三十人摘果子,那会儿找人方便,因为会有隔壁维族同胞聚居地县乡的人专门过来找活儿干,他们常常是互相认识的结伴过来摘果子,干活儿要价公道,有时候语言沟通会有点问题,但大体上活儿干的也还不错。而16年以后就不允许维族同胞随意流动到我们汉人聚居的镇子来找活儿了,硬生生地切断了这方面的联系。(官方说是可以来,但是要先有担保人,要什么什么证明,要各种登记)

现在水果采收的时候工价奇高而且找不到人干活儿。例如原来15年采摘一公斤水果工价5毛,去年一公斤水果1块2,而且要排队,等我们当地仅有的几个汉族工人在别人家干完活儿了才能过来。而水果到了成熟季节不摘就要掉,不摘品质就会下降。所以工价高也没办法,只能承受。不了解情况的朋友可能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工价水平,这意味着每天要付350-500元请一个工人完成最后一道工序,而果子售价才3块一公斤。父母这几年都是泪,一手培养起的果园干不下去了。对,尤其是去年我们家也为抗疫胜利贡献了20万元(损失),一百吨果子几乎快烂在地里,随后贱卖。抗疫表彰大会上不会有我们这种付出的影子。另外抗疫的时候小区封楼,新疆一城疫情全省陪跑两个月,农民离不开土地,心里心心念念地里的庄稼,很多人扛着米面在地里住窝篷。通知隔离的时候大家四散出逃(逃到地里住,以免耽误干农活),各种生活用品都带不全,过得活像野人,没水就喝涝坝水(回到了1980年代)。

想说的太多了,难免啰嗦。

11、我曾经也是不怎么红的小粉红,曾经觉得政治离我及其遥远,那是高层的事儿。生活给我上课。也要感谢文昭老师。

12、去过瑞士的朋友都知道那里有多美,我认为新疆和瑞士一样美,可是有人就把它毁了。当局的模糊,宣传上的问题,让国内有不少朋友(被塑造)以异样的眼光看新疆人。他们不认同所谓疆独(我也不),可是却认同对新疆的强力管制,说就是该好好管管,不管得狠一点哪有内地的太平日子。这在我看来就很分裂,你即不允许她独立,也不把那里的人当做同胞,认为他们就是二等公民。那你在心底里有把他们当做一家人嘛?反正当我坐车去市里,过卡子时警察要求维族同胞全部下车接受检查的时候,我觉得很脸红。(我就有这样分裂的好朋友,我认为这种分裂,国内舆论要背锅,自己的不思考也要背锅)(国内之前有过清理新疆籍维族同胞遣送回疆内的行动,我也因为身份证新疆的住旅店受到过异样关怀)

13、在新疆,你可以每天切切实实地看到无数次人的隐私就这么切切实实地被随意侵犯。穿制服的任何人,哪怕是保安都可以没有行政文件就随意搜查你,搜你家。还有好多浪费社会资源的蠢事儿就在那里,就在你眼皮子底下每天重复发生。新疆是不是监狱我不知道,但是那里的百姓确实活得像囚徒。老百姓啥都能忍,只要能活着,能有口饭吃。简单的离开只是少数人可以做的选择。更深的问题我没看到的,就不写了。所有对于新疆的关注都令我高兴,希望聚光灯打过来的时候,就是情况开始慢慢变好的时候。虽然原来胡在的时候感觉情况也没有像内地那么好,但是现在想起来,那会儿还就是新疆氛围最好的时候了。维汉百姓间可以自发合作交流,经济活动受到的干扰也比较小,现在就是强制割裂,让老百姓互相防着,制造隔阂,还到处贴民族团结。我只想说,如果我党真的爱国爱疆,就不会把事情做成上面这样。

希望我的经历可以帮助朋友们对新疆朋友多一点理解和包容,关注新疆问题,关注就是一种力量。

当自我审查变成了一种潜意识,真是一个悲哀。还想讲更多,甚至今年帮家里卖卖果子找找老板,但是,罢了。。。希望这番发言不会给自己和家人招徕麻烦。小粉红五毛喷子请远离。

16

前两天我加了一个爱国兔群,叫”战狼哥哥的萌萌兔们“,别提多自豪了。

里面的人都在聊什么废青,我也不懂,我家刚通网。

所以我就问废青是不是”推动废除主席任期的好青年“,结果他们发了好几页的NMSL、CNMB,估计是难免射了、草你们吧?这群里的人真恐怖,上来就要和别人发生关系。

说好的萌萌兔呢?早知道不和群里人一起爱国了,还不如我自己在家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呢

9
远古的燃烧
森林中的果树
交织着永恒的深空

一切向后退,地球远离了我
湿漉漉的地面
在草盖下悠悠坍塌

夜晚中穿梭的风
更像一支孤独的口哨
彻夜随我的呼吸起伏

我和大地一起记住
我们共存的这夜
沉默中飘扬着群山的协奏
9

清早起床,隔壁的老王家又在风起云涌了。老王八尺宽的大床嘎吱嘎吱响个不停,把单身汉肖奋鸿听的直咬牙,只恨自己家里拮据,三十岁了连个未婚对象都相不上,中介推荐的姑娘都嫌弃自己只是个单位小职员。于是从床头的卫生纸撕下两张,把耳朵堵上。

八点钟的太阳斜照进肖奋鸿的厨房,把空气中飘舞的灰尘照得亮晶晶的。奋鸿拉开窗户,PM2.5的味道呛得他不住地咳嗽。前几天单位组织职工体检,三百来人的小单位有20多人查出慢性阻塞性肺疾病,10人有早期肺癌症状。这把肖奋鸿吓得够呛,后来他关注起药店的打折活动来,上星期五下班时买了两只半价防雾霾口罩,每天出门都要戴上。

肖奋鸿的汽车今天限号了,他不得不早些吃完早饭,好按时赶到单位打卡。单位更新了打卡系统,用上了智能面部识别技术,再也不能叫同事帮忙打卡了。一路上肖奋鸿心里一直暗暗骂娘,诅咒单位二把手生孩子没洞,安装面部识别系统就是他带头搞的。

上班路上人挤人,冬天的寒流和呼吸的热气在一起四散飘荡,公车上的暖气蒸的肖奋鸿脖子滑溜溜的,全是黏汗,一下车更是冷成一团。肖奋鸿双手揣进兜里快步走进单位,这时门口值班的保安老头还没到岗,正在自己的小屋里沏茶喝,看的肖奋鸿眼热极了,也渴望起自己的退休生活来。

单位今天下午组织学习,肖奋鸿手头做了一半的工作不得不暂时停止,来到会议室找地方做下。台上主持人滔滔不绝抑扬顿挫地数起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各项佳绩,然后话锋悄悄转到了习近平任期间的经济腾飞上。肖奋鸿偷偷环顾了一下四周,就在这时,一个年轻保安拍了拍肖奋鸿的肩膀。奋鸿回头一看,保安低下头悄悄说:“是这样的,刚刚刘主任工作太忙了,所以晚到了一点。现在刘主任在后面站得有些头晕,您可以把您的位置让给刘主任暂时坐一坐吗?”

就这样,肖奋鸿在墙角站着听完了一整节学习会议。已经快要到下班的时间了,瘦高的吴科长突然走进办公室探头探脑,咳嗽了一声后提醒肖奋鸿,他这个文件必须今天赶出来,单位和领导都会感谢的。

面对着电脑屏幕,肖奋鸿想起刚才学习时讲的经济腾飞,不禁一阵反胃。自从反腐之后,以及这几年的经济衰退,朋友开的大酒店营生越来越差,家里的最后一套房子抵押给银行以后,很快就被收走了,现在每隔两星期就要来肖奋鸿家借住几天,躲避几个要债人的威逼利诱或好言好语。酒店员工有三分之二已经下岗了,前段时间组织起来找他要少发的三个月工资,吓得他躲在肖奋鸿家整整两个星期。肖奋鸿周末有时路过酒店,只见到满眼的破败荒凉,昔日的富丽堂皇仿佛被冬天泠洌的大风吹得一丝不剩。

肖奋鸿终于弄完了文件,已经是晚上七点。他关掉了办公室的灯,回家路上微信群里大新闻,从今天起每人必须打卡学习强国。肖奋鸿叹息一声,拐弯走进了街边的板面店,吃得大汗淋漓,抽出一根烟,这才慢慢回过了神,才发觉这一天过的真快,好像早上的梦没醒似的。

晚上睡觉前,朋友发短信来说他已经坐上南去的火车,今后不必再麻烦肖奋鸿,酒店也卖给市里另一个老板了。肖奋鸿回完告别短信,就打算把这一天忘掉,尽快躺下休息。于是睡前刷了刷微博,看到热搜里有一个话题闪了一下,突开一看,是武汉最近有八个人造谣生事。肖奋鸿冷哼一声,随手写下一条回复:“本来生活就够累了,还要不时面对造谣者的打搅。现在的人还让不让人好好过啊!”

8

The missing successor - China’s most senior officials endorse economic plans for years ahead

缺席的继承人——中国的老资历们认可未来数年的经济计划

But they left one little thing out

但他们漏下了一样东西

China 中国

Oct 31st 2020 edition 2020年10月31日版

Almost exactly ten years ago, in a typically roundabout way, China made clear who its next leader would be. A man who, not long earlier, had been far less famous than his folk-singer wife was made vice-chairman of the Communist Party’s Central Military Commission. Sure enough, two years later, he took charge of the party and the armed forces and became China’s most powerful ruler since Mao Zedong. Were precedent to be followed, a meeting of senior officials in Beijing this week would have provided just such a clue about who would succeed Xi Jinping. It provided nothing of the sort.

大约在十年前,中国以一种拐弯抹角的方式确定了谁将成为下一届领导人。这个被选为共产党中央军委会副主席的男人,不久前还远远不如他那身为民族歌唱家的妻子有名。无疑的是,两年后,他就掌管了党和军队,成为了中国继毛泽东之后最有权力的领袖。按照先例,北京的高层们将在这个星期举行会议,透露关于习近平接班人的重要线索。然而,本次会议打破了这项传统。

That is no surprise. When China’s constitution was revised in 2018 to scrap a limit of two five-year terms for the post of state president, which Mr Xi also holds, it was a clear signal that he did not wish to step down when his ten years were up. As head of the party, he was not bound by any term limit. But his predecessor, Hu Jintao, had given up both party and state roles in quick succession. Mr Xi had been expected to follow Mr Hu’s lead.

这并没有什么值得惊奇的。当中国在2018年修改了宪法,取消了国家主席两届任期的限制时,这已经传递了一个清晰的信号——他不希望在十年任期结束后下台。作为一党之首,他不受任期限制。但是他的前任——胡锦涛,接连放弃了自己在党和国家中的职务。大家本来期待习先生可以遵守胡先生的先例的。

For anyone still in doubt about Mr Xi’s intentions, the party’s just-concluded meeting gave a hint as obvious as the one in 2010 that heralded his rise to power. A communiqué issued on October 29th, at the end of the four-day conclave of its roughly 370-strong Central Committee, said the gathering had endorsed “recommendations” for a five-year economic plan and a blueprint for China’s development until 2035 (full details of these had yet to be published when The Economist went to press). But it made no mention of any new civilian* appointment to the military commission.

对于任何仍然在怀疑习先生动机的人来说,共产党刚刚结束的会议,透露出了一个暗示,与2010年的那次预示习近平掌权的会议一样明显。在十月29日,大约390中央委员参加、为期四日的秘密会议的结尾,发表的一个公告称,这次会议同意了关于中国经济的五年计划、中国未来发展蓝图(直到2035年)的“建议”。至于这两项的具体细节,《经济学人》付印时,仍尚未公布。但是它没有提到任何有关军委会任员的事情。

The post of vice-chairman is an important one for any future leader to hold before taking over. Mr Hu got the job three years before he became general secretary. Without experience of how military command works, a party chief may find it hard to assert control over the army. There are still two uniformed vice-chairmen. But the continuing absence of a civilian* at that level means China has no leader-in-waiting when time has all but run out to start learning the ropes before the party’s 20th congress in 2022. A civilian* vice-chairman would also be a member of the Politburo’s Standing Committee. But a reshuffle of that seven-member body in 2017 did not include anyone of the usual sort of age of someone being groomed for succession.

在正式上任前先任职副主席,这对任何的未来领导人都是非常重要的。胡锦涛在上任以前三年拿到了这个职位。如果没有军事指挥的经验,党的最高领导人可能会在军队控制上遇到困难。现在仍然有两位身穿制服的副主席,但是持续缺乏站在这个高度的文官,意味着中国其实没有候选的领导人——要想在2022年的20大会议之前熟悉门道,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一个无军事背景的副主席也可以是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一员。但是,2017年中央政治局常委会7位成员的重新洗牌,并没有包含任何有合适年龄、可以做继承人的人。

There are occasional complaints in China about Mr Xi’s seeming determination to hold power indefinitely. In August Cai Xia, a public intellectual, was expelled from the party and stripped of her pension by its most prestigious academy for training leaders, the Central Party School, where she had studied and taught for 20 years before retiring. Among comments that apparently resulted in her punishment was her description of Mr Xi’s scrapping of the two-term limit as something the Central Committee had been forced to swallow “like dog shit”. Ms Cai is now abroad.

在中国,偶尔能听到关于习近平看似决定无限连任的抱怨。八月份,蔡霞,一位公共知识分子(公知),被中央党校——最具盛名的领导人培训学院,也是蔡霞退休前学习、教书长达20年的地方——开除了党籍,并剥夺退休金。在那些明显导致了她受罚结果的言论中,有一段是她对于习近平取消两届任期限制的,把它描述成「逼迫中央吞狗屎」。蔡女士现在已经在国外了。

But in so far as can be guessed from China’s opaque political workings, Mr Xi remains as powerful as ever and seemingly fit enough to keep going well beyond 2022. He will turn 69 that year—by convention too old to remain in office, but that is not a hard-and-fast rule. While liberals like Ms Cai grumble—as, no doubt, do those who have suffered as a result of his ruthless campaign against corruption and his political purges—there is little sign of strong anti-Xi sentiment among the public.

但可以从中国那不透明的政治运作中猜到的是,习近平仍然像以往一样权力强大,看起来足够适应2022年以后的发展。到那时,他就69岁了——按照惯例,年龄太大,不适合继续任职。但这个惯例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尽管像蔡霞这样的自由派会发牢骚(那些遭受了他残酷无情的反腐手段和政治大清洗的人也是如此),但在公共视野中还是很难看到任何强烈的反习迹象。

In some ways this has been a good year for Mr Xi, with many Chinese proud of their country’s success in crushing covid-19 and getting the economy back on track. Party propagandists have been working hard to boost such sentiment. The term “people’s leader”, rarely applied to his post-Mao predecessors, is sometimes used in state media when referring to Mr Xi (the Politburo used it for the first time last December).

在某些方面,今年于习近平而言,是「丰收」的一年,许多中国人都对自己国家在应对COVID-19中取得的成绩,以及之后的经济复苏、重回正轨,感到非常骄傲。党的宣传员为了让这种骄傲来的更猛烈,一直艰难困艰艰困难艰苦地工作。自毛泽东之后,「人民领袖」这个词就很少被用在他的后来人身上,但现在的国家媒体却不时用它指代习近平(政治局是在去年十一月开创了如此使用这个词的先河)。

It may also, however, be an anxious time behind closed doors. Party congresses rubber-stamp decisions that have been made in secret beforehand. Even though the next one is still two years away, the build-up is a tense time in Chinese politics as leaders bargain over policy and appointments. The party’s 18th congress, at which Mr Xi came to power, followed a protracted political struggle highlighted by the dramatic downfall of Bo Xilai, a contender for highest office. There is no sign that Mr Xi faces another such challenge. But in July the party launched a pilot scheme in a handful of places for a new purge, this time aimed at the judiciary, police and secret police. One stated aim is to root out “two-faced people” who are disloyal to the party. It will be rolled out nationwide next year and wrap up early in 2022, a few months before the 20th congress.

但是,在私下里,这也可能是习近平的一个艰难焦虑的时刻。党会橡皮图章似的做出那些事先就已秘密做出了的决定。即便下一个还是在两年后,由于领导人们在政策和职务委任上「讨价还价」,逐渐准备的过程仍然是中国政治中一个紧张的时期。在党的18届会议——也就是习近平拿到了权柄的会议之后,是一段持久的、十分剧烈的政治斗争,其高光时刻是同为主席职位竞争者的薄熙来的惨败。没有任何证据指明,习近平面临着另一个类似的挑战。但是在七月,该党在少数地方启动了一项小规模实验计划,以发动新的政治清洗,这次主要针对的是司法界、警察界和秘密警察们。一个明确目标是「清楚党内对党不忠的『两面人』」。明年,这一行动将在全国展开,并在2022年伊始、第20次全国人大之前圆满完成。

It is not yet clear how Mr Xi intends to exercise his power beyond the congress. He could simply keep his current positions. Another rumoured option is that he might prefer an even grander title than that of general secretary, which has not always indicated that the holder wields supreme power. In the 1980s Deng Xiaoping, whose authority stemmed from his position as chairman of the military commission, sacked two general secretaries; Mr Hu became general secretary in 2002 but remained overshadowed by his predecessor, Jiang Zemin, who held on to the crucial military position until 2004. Mr Xi could revive the title of party chairman (abolished in 1982) and raise himself to the great helmsman’s hallowed level.

目前尚不清楚习近平将如何在大会之外的地方行使权力。他可以直接保留目前的职位。另一个流言说,他可能偏爱比「总书记」还要大的头衔。「总书记」的持有人并不总是拥有最高权力——1980年代,邓小平(权力来源于他担任的军委主席的职务),解掉了当时的两个国家主席。胡锦涛在2002年当上国家主席,但是和他的前任江泽民相比,仍然是黯然失色,后者直到2004年还担任着重要的军事职务。习近平可能会重新拿回「党主席」的头衔,尽管这一头衔在1982年就被废除了;并且把自己提升到和那位「伟大舵手」一样高的地步。

He will certainly use the congress to install more of his protégés. By that time the prime minister, Li Keqiang, will have served his constitutionally mandated maximum of two terms. Mr Li was not installed by Mr Xi, who may look forward to appointing someone closer to him. Unusually, there is no obvious person who has the experience (serving as deputy prime minister is usually a prerequisite), is the right kind of age (67 or younger is the norm) and crucially, who is close to Mr Xi. Leaving this choice until closer to the time may not bother him, however. Since Mr Xi became leader, the prime ministership has become less important. He has taken over its core responsibility: directing the economy.

毫无疑问,习近平将会利用人大安置更多的党羽。到那时,总理李克强将结束宪法规定的两届任期。李克强并没有被习近平安置。习近平可能会找一个更亲近的人来。不同寻常的是,目前没有看到明显的具有担任副总理经验(通常是担任总理的先决条件)、年龄合适(惯例是等于或低于67岁)的人,并且,关键在于,和这个人要和习近平关系密切。然而,将这个选择拖延到离20大更近的时候可能并不会使他烦恼,自从习近平成为领导人后,总理的位子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习近平已经亲自承担了总理职务的核心责任——指导经济。

The biggest unknown is who would emerge as China’s paramount leader if Mr Xi suddenly becomes unable to rule, as a result of death or illness. There is no clear line of succession within the party—without Mr Xi, no one in the currently 25-member Politburo would stand head and shoulders above the rest. Younger leaders, such as the party chief of the south-western region of Chongqing, Chen Min’er, who has long been tipped as a forerunner for post-Xi leadership, may lack sufficient seniority to take over in an emergency. Mr Xi’s sudden departure could plunge China into political turmoil.

如果习近平翠掉,或因生病而突然无法统治,谁将成为中国的最高领导人,将成为最大的未知数。关于继承人,党内没有明确的路线。除习近平之外,现在政治局里的25个人都不会比其他人更胜一筹。年轻些的领导人,例如一直看似有望继承习近平后领导职位的中共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可能缺乏足够的资历来在紧急中迅速接管局面。习近平若突然离开,中国可能会跌入政治动荡中。

The Central Committee’s just-concluded meeting may have made Mr Xi’s plan to retain power in 2022 even more certain. It has done nothing to instil confidence in China’s political future. ■

刚刚结束的中委会会议可能已经使习近平在2022年保留权力的计划更加确定无疑。至于采取措施来增强对中国政治前途的信心,它则一事未成。■


译者注:

*这几处的「civilian」究竟是什么意思?翻译成平民应该是错的。我赞且蒙在鼓里...

7

风雨中离开了广场,匆匆又别我多难的故乡,

无论我飘流在何处,昨天的一切永远难忘。

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重返广场,

拥抱那年青的太阳!

我隔著太平洋沿岸,思念著朋友是否安祥?

你们的相貌和音容,一直在我的心中无限迴响。

人生虽然短暂,但是冬季绝不会悠长,

当那春风吹绿了大地,鲜花将开遍我的家乡。

7

今天,我准备去家具店购买家具。买家具是为了装修新房子,装修新房子是因为我刚讨到了老婆。讨老婆可累死我了,原来的婚姻中介都被取消了,说是不能搞包办婚姻这种腐朽落后的东西,家里认识的人又不多,搞得我不知去哪相亲。我当时争辩说婚姻中介不是包办婚姻,结果被两个无产阶级战士一人踹了一脚,还说什么“再复读你那资本主义旧社会的利己主义思想就革你的命!”我吓得屁滚尿流地跑了,半路又不小心摔进了沟里。我寻思这也不行啊,今天也太衰了,于是回家前去共产超市领了一块马克思徽章带回家保平安,又拿了一把香,回家给伟大革命家思想家列宁的神龛供上。兴许真是共产主义的伟大祖师马克思列宁保佑,也可能是我工作单位好,比较抢手,后来家里人真给我介绍了一个小姑娘,是大学生,原来读的是商科,革命成功后课都没了,就转学计算机了。

这个老婆我可喜欢了,长得好看还温文尔雅,我很喜欢她;我是政府公务员,是为人民服务的父母官,她也很喜欢我。所以我们相亲的第一次,我就问她计算机有几种组装法?刚聊了四十分钟我就认定她是我妻子,开始商量以后买什么床。见面四十分钟就开始聊家具购买了,各位!她说最好是八尺大床,我当场就同意了。

我是公务员,肩负重任影响重大,所以要递交结婚申请。申请完刚过一天,就是今天,我俩便手挽手去家具店选家具,都乐呵呵的。革命后,所有的家具店都被合并成了一个大家具店,就是“共产共家”,政府是单一付款人。到了家具店,我就看上了一个非常精致的八尺大床,指着床就要买。“同志!我们要这张床!”售货员听了就向我们走了过来,她说:“同志们买这个床经过国家批准了没有?”我俩当时就愣住了,怎么还要批准呐?不是说各取所需吗?她又说:“这个床是店里最精致的,全省就两张,纯手工打造的,同志,您看这雕花......这个床,负责管理的同志说了,这个床必须谨慎考虑谁能拿到,谁能好好保养,否则是对工匠同志的不尊重,这是人家劳动了三年多的结晶呐。”我一听就不乐意了:“难道我就没资格买了吗?”售货员也变得严肃起来:“同志!所以家具店已经收为国有,现在实行的是共产主义销售制度,怎么会区别对待呢?大家都可以买,都有机会,您怎么能说这是按资格买的呢?不过,您是否能得到批准,不是我们能决定的,您得去物购裁决部申请购买,然后那里的同志做决定。”我听的云里雾里的,就嘀嘀咕咕地说了声“同志我懂了,我先去看别的家具...”然后拉起老婆走了。

我俩买了东西回家时,突然发现隔壁邻居被警察押走了。仔细一打听,呀,原来是个隐藏在广大无产阶级群众中的前资本家!我听了暗暗吃惊,我老婆反应就更激烈了,拿起白纸黑笔就写了一个大字条“在此声明,我家对门的、万恶的、资本主义的、剥削压榨的前资本家和我家没有半点来往”贴在门外,又在门框上面挂上了锤子镰刀的模型。“我现在真后悔以前思想觉悟不高,去学了剥削压榨的方法!”她愤愤不平地说道,“以后我要比别人更努力地划清界限。”

到了晚上,我拿出了这个月的最后两瓶啤酒——因为按需分配,大街上都是醉汉,政府就规定了每人每月能领取的每种酒的数量。我和老婆一人一瓶,喝的还算过瘾。后来警察在对门搜查东西,我俩也出去看,看看这个资棍都有什么家伙什。没想到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有很多书和资料,都是为资本主义服务用的。我俩对视一眼,一齐朝对门邻居的门上啐了口唾沫——“呸!”哼,以前看他总是笑盈盈的,没想到也是个剥削者!回头一看,楼下的邻居也来看热闹了,是个微胖的中年人。他指着那些文件跟我们说:“同志,看见了没?这个资本家临走前还辩护自己没有剥削人,自己一直待人很好,兢兢业业,鬼才信...”我打断她,“世上没有鬼,要用唯物主义看事情。”他一下子严肃起来,赶忙也对着我对门邻居的门啐了一口,“噢!愿马克思原谅我,我不是故意的。”他又补了一句:“只有右派才信。雇佣关系的本质就是剥削,谁信他没有雇佣人就经商呢?”然后我们不说话了,都很沉默,一直看着警察把前资本家的东西都抄走,门也关上,这才各自回家。

入睡前,我还在回味今天看资本家被抓的美事,突然老婆问我要怎么装修房子,我一时语塞。装修房子是个耗钱的活呐,要是想装修的像革命胜利前资本主义社会中富人区的房子一样,那就难了,政府现在对这个卡得很紧,因为大家都选最精甚细腻的装修,搞得物资紧张。我深深后悔自己结婚太晚了,要是早一点的话,没准就能拿到别墅装修的批准了,还要像现在这样挤在国家公寓?不过转念一想,我是政府职员,肯定不被批准别墅装修。想到这我再次感叹新共产党深谋远虑,只允许政府人员居住指定居所,防止走后门搞腐败呐!正想着,警察突然来敲门了,我开了门,却被告知:“同志!您的结婚批准不予通过。”我满腹疑惑,为什么啊?警察同志又开口了:“同志!您是政府公务员,公务员要树立良好的榜样啊!我们伟大的共产主义政府刚刚建立,还没有除尽资本主义利己主义的万恶风气,需要对党员严格要求。您是共产党员,是公务员,不能和从商科毕业的人结婚。”我一听,更糊涂了,拉着她的手就问:“你商科毕业了吗?不是转学吗?”她一下子眼泪出来了,“对不起!同志!对不起,阿明(我的名字)!我之前瞒着你,我没想到我的个人历史会有这么差的影响,会耽误咱俩结婚......”警察同志说:“不止毕业,还实习了一年。”她哭的更大声了。我气急败坏,“操恁娘咧,原来也当过资本家的走狗!老子从此跟你恩断义绝,老死不相往来。”话说得虽然狠,可我感情还在,我真怕她出事,于是煎熬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后来警察说从宽处理,我只好略微放心,跟着他们去警察局办事了。这一晚就在警察局度过,对口供什么的,一晚上没睡。

半夜时,我睁开眼,发现自己睡在警察局的长椅上,头发乱糟糟的。有一个警察同志告诉我,说她别的没什么事,但是隐瞒历史是罪,要被关一段时间。我迷迷糊糊地听着,又迷迷糊糊的睡去了,又迷迷糊糊地做了一个梦,好象是关于我青年时代的事情,夏天......不知怎么,我咧咧嘴,泪,流了下来。

6

真的好喜欢现代诗。 如果可以的话,可以搞一个炉边诗社附属诗社吗? 或许把现代诗、古诗词归类到不同亚组要更吼一些?(゚∀゚)

我想把这里当成我的驻地......不过水平甚是近平,还望海涵了~

6

原问题+回答

The kind of people who participate in and lead violent revolutions are (for the most part) authoritarians. If they are not actually members of the military they are militarily inclined: accustomed to solving problems through violence and physical domination; suspicious of outsiders, whom they view as potential spies, assassins, and saboteurs; given to quick, authoritative decisions rather than slow, philosophical deliberation... It does not matter what ideology such people espouse when they are fighting battles to achieve political dominance; once they have it, they do not have the skills or worldviews that would lead them to create or foster liberal democratic forms of governance.

投身並領導武裝革命的人(絕大多數)都是獨裁者。就算他們不真正屬於軍隊的一員,他們也是偏向軍事化的:習慣於以暴力和物理上(而非精神上)的優勢解決問題;懷疑外人,也就是那些被它們看作潛在的敵方間諜、刺客、破壞者的人(譯者註:就像品蔥如何抓間諜一樣,恐懼自己的革命被敵手滲透);慣於作快速的獨裁決定,而不是緩慢的哲學審思......這些爲了獲取政治主導地位而拼火的人,他們持有何種意識形態並不重要;即便他們取得勝利,他們也沒有能建立或培養自由民主政體的能力或世界觀。

投身并领导武装革命的人(绝大多数)都是独裁者。就算他们不真正属于军队的一员,他们也是偏向军事化的:习惯于以暴力和物理上(而非精神上)的优势解决问题;怀疑外人,也就是那些被它们看作潜在的敌方间谍、刺客、破坏者的人(译者注:就像品葱如何抓间谍一样,恐惧自己的革命被敌手渗透);惯于作快速的独裁决定,而不是缓慢的哲学审思......这些为了获取政治主导地位而拼火的人,他们持有何种意识形态并不重要;即便他们取得胜利,他们也没有能建立或培养自由民主政体的能力或世界观。

Revolutions that lead to democracies are usually popular independence break-offs, as in the US and Indian revolutions, where the 'old' rule is locally weak, distant, and not threatened with complete destruction. Loyalists to the old regime leave and return to the homeland, the previous rulers have the remains of their regime to govern, and the new rulers merely need to secure their borders and not worry too much about counter-revolutionary movements or reactionary insurgents. That gives everyone a sense of space and peace that lets them build more healthy, democratic regimes. In places like Syria or Libya, where the old regime has to be actually and actively destroyed, and loyalists have nowhere else to go, it would take enormous presence of mind for the new leader to create democratic institutions, because she/he would have to accept the risks of giving full liberties to old-rule loyalists.

走向民主的革命通常都是獨立運動,就像美國和印度的革命一樣,舊規則在當地是弱的,遙遠的,不會受到「徹底破壞」的威脅的。忠誠於舊政權的人會離開並回到故土,革命前的統治者仍然擁有統治權,而革命後的新的統治者們也只需要保證領土的安全,無需過於懼怕反對革命運動的人,或者是反叛的起義。這給每個人以足夠自由的活動空間(a sense of space,這樣翻譯好麼?)和和平友愛,這樣他們就可以建造更健康、更民主的制度了。在像敘利亞和利比亞這樣的地方,舊的政權必須被真正地、積極地摧毀,舊政權的忠誠者們沒地方可去,如此,若想創建民主的體制,新的領導人就需要大費腦力,因爲他/她必須接受由「給予舊制度忠誠者完全自由」而帶來的風險。

走向民主的革命通常都是独立运动,就像美国和印度的革命一样,旧规则在当地是弱的,遥远的,不会受到「彻底破坏」的威胁的。忠诚于旧政权的人会离开并回到故土,革命前的统治者仍然拥有统治权,而革命后的新的统治者们也只需要保证领土的安全,无需过于惧怕反对革命运动的人,或者是反叛的起义。这给每个人以足够自由的活动空间(a sense of space,这样翻译好么?)和和平友爱,这样他们就可以建造更健康、更民主的制度了。在像叙利亚和利比亚这样的地方,旧的政权必须被真正地、积极地摧毁,旧政权的忠诚者们没地方可去,如此,若想创建民主的体制,新的领导人就需要大费脑力,因为他/她必须接受由「给予旧制度忠诚者完全自由」而带来的风险。

6

经常在网上看见有人坚称,只有武装革命才能根除共产党红色恐怖的负面影响。私以为这纯粹是一派胡言一个幻梦,甚至很多人这么想只是因为武装革命有报复迫害的功能。

在品韭比较有名的那些在共产主义国家发生的武装革命或军事政变,东欧巨变,都发生在经济转型前。这显然不能为现在的党国提供暴力革命的依据,除非未来某天发生匹敌1930s级别的大萧条,或者经济差到苏联解体前的程度,不过这种无法预测的事件没有讨论意义。

我觉得,类似于「限制主席权」的和平过渡反倒是最有可能的。中国没有实现飞跃式制度进步的根基。以及,经济发展带来的满足暂时取代了中国人心中对社会问题、人权问题的不满,这意味着当今中国政府被自己的「懒政」推到了一个不能停步的位置——必须保持经济增长,否则就要面临新一波「反贼潮」——事实上,自疫情以后,已经初见端倪了。而经济下滑是逐渐的过程,再结合长期以来的言论封锁、思想管控,因此中国只有可能出现类似泰国式的温和民众运动,要求推动人权进步,保障公民自由,甚至更进一步——民主改革,但是远非武装革命。

因此我想表达的是,中国现在的政治保守派这么多,还是渐进改革容易实现。必须承认,中国运气差连番错过近现代西化机会,哪方面落后也只能接受。重点在于改变体制,建立法治。从现在的情况看,从小事推动体制改革是个很好的办法,小到文章备份,传播启蒙,创建电子刊物、论坛,大到能像泰国这样走上街头就很不错了。而中国能否维持体制改革的结果,能否维持民主自由人权的进步结果,都取决于社会能否保持住崇尚进步和学习的风气。政治冷感的冰河期是否会到来,并不在于中国以何种方式实现改革甚至政权过渡,从多大程度上抹除共产党的痕迹,事在人为,政府要做的就是不阻碍。

而我对于反共社区的希望是,能对中国各种现象、各种结构进行观察和现实分析,关注于在尽可能减小对社会中各方势力、各个阶层的损害的基础上解决问题。大不了抛开共产党,而是让中国——作为一个由无数个体组成的巨大群落,变成聚焦的对象。希望2047可以成为思想的论坛,而我们可以成为做实事的人,科学地学习各种技能、各种知识,将阅读和写作都发挥到个人的极致。

更新:把原来的「自由派社区」改成了「反共社区」。原因为语义糢糊,有误导性。

6

膜江呢,坠近发表了一个报告称,《我的奭界》玩家对近平果爱不释手,因为吃了近平果就会不断续命,甚至有一段时间可以保持几近永生的状态。

但是有些毛主席的忠实粉丝是非常讨厌近平果的,因为制造一个近平果需要八个金条,他们都说这太腐败了,反映了邓矮子硬点了资产阶级自由化政策后,中国的不断腐败和物欲横流。

为什么近平果争议这么大呢?

5

太可怕了!这么多人抓住习主席的手就不放开,就要咬,习大大脖子都被啃歪了:

所幸习大大是不死真神,即使热血流尽,也岿然不动,宁可付出生命也坚定不移。

5
新年将至,不如就以我校校名「复旦」作为主题,一来可以作为新年的祝愿,二来也权当是纪念一下复旦死去一周年吧,尽管是晚了点。———— @复旦大学
youtu.be/oBIfENyvpCs

附复旦大学校歌:

复旦复旦旦复旦 巍巍学府文章焕

学术独立思想自由 政罗教网无羁绊

无羁绊前程远 向前 向前 向前进展

复旦复旦旦复旦 日月光华同灿烂

复旦复旦旦复旦 师生一德精神贯

巩固学校维护国家 先忧后乐交相勉

交相勉前程远 向前 向前 向前进展

复旦复旦旦复旦 日月光华同灿烂

复旦复旦旦复旦 沪滨屹立东南冠

作育国士恢廓学风 震欧铄美声名满

声名满前程远 向前 向前 向前进展

复旦复旦旦复旦 日月光华同灿烂

以此纪念复旦大学校训中「思想自由」被党国抹去一年有余,和无数被压抑的思想之树。

帖子置顶至2月16日

5
youtu.be/bYKNJ--GHGU
视频描述(剧透)
November 13, 2017 - Closed-circuit television (CCTV) footage of a North Korean soldier daring escape through the DMZ at the JSA site.

2017年十一月13日,闭路电视(CCTV)记录下了一个朝鲜士兵,试图在JSA处(中文wiki:共同警备区)「叛逃」DMZ中文wiki:朝韩非军事区)。

The KPA defector uses a military vehicle to cross the 72-hour Bridge.

该士兵使用一辆军用汽车穿越不归桥(英文wiki中文wiki)。

Unfortunately, the defector gets the vehicle stuck along the row of JSA buildings.

不幸的是,该脱北者的车在一列JSA建筑附近故障了。

The KPA initial response is to chase after.

朝鲜军队的第一反应是追捕他。

The defector makes a run south across the MDL as KPA soldiers engage him with direct fire.

由于朝鲜士兵对他直接开火,该脱北者向南边奔跑,以穿过三八线

A KPA soldier briefly crosses the MDL before returning back to the north side of the JSA.

一个朝鲜士兵短暂地穿过了三八线,很快又回到朝鲜JSA那边。

The JSA security battalion’s rescues the defector just prior to his medical evacuation for treatment.

JSA安全营(找不到官方中文翻译)救起了该脱北者,然后立即施以「医疗后送」。

5

水平一般,担心有很多语法问题,还望指出 (=3=` ∠ )



The Answer

Vileness is the passport for the vile,

Loftiness is the epitaph of the lofty.

Look, in that gilded heaven

There throngs the fluttering reflections of the dead.



An ice age has ended,

Why are glaciers still omnipresent on the earth?

The Cape of Good Hope has been discovered,

Why is the Dead Sea still swarmed with racing sails?



I arrived in this world,

Carrying only a shadow, a rope and paper,

To convey the manifestos of the judged,

Before the final verdict is passed:



To tell you, world,

I -- do -- not -- believe!

If one thousand challengers lie beneath your feet,

Then let me become the one thousand and first.



I don't believe in the blue of the sky,
I don't believe in the roars from the thunder.
I don't believe that dreams are illusory,
I don't believe that death let all sins end up.




If the ocean is destined to burst the dike,

Then let all the bitterness pour into my heart;

If the continent is destined to rise,

Then let humans choose a new peak to abide.



A new transition and sparkling stars,

Are spreading over the unmasked firmament.

They are the hieroglyphs of five thousand years,

They are the staring eyes of the future.

5

支黑最喜欢讲的几点,有:

  • 中国人没有勇谋,所以建立不起民主。

从没见过中国因言拘留、因行获罪者,不抛头露面还指责别人没勇气。要学识有学识,要科学懂科学,比连数据都不会找的支黑强上不知多少倍?

支黑指责别人都是懦夫,那ta们自己怎么样呢?最大的勇谋是用键盘进行有关种族智力的实验,还是在公厕贴个vpn小广告?

ta们可能还会说,大多数人都不敢挑战权威,所以中国人是劣等生物。ta们说这话的时候有没有把自己也算在那大多数人里,我赞且蒙在鼓里。可能还有人借“我没有出生在中国/东亚”,试图为自己的劣等血统洗脱罪名(๑◔‿◔๑)

正常人指责别人时,一定会把自己和被指责者分离,毕竟不认同对方言行,自己还去做,那就太招人鄙夷了。但是支黑的独特性就在这里,指责别人时,自己和指责对象的关系含含糊糊分不清楚,好像八卦图一样,索多玛中有义人,是自己,或所谓“追求民主的人”。后者可能是郭文贵或者油管说书的。

  • 中国文化不行,建立不起民主。

持此观点者通常认为文化的改变,无法到达能影响民众政治意识、推动民主、使公民积极参与政治的程度,或者至少需要60年甚至100年。中华民国可谓是最好保留了中化传统文化,但是台湾还是民主化了,并且排在亚洲前列,这又是反映了什么捏。

  • 中国人到了国外还是不愿意接触新的信息,骨子里就没有民主制度下所需的学习能力,自己画地为牢。

猜测:不知从哪个推特大V/品葱大牛那看到的word doc版意识形态统计表。或者根本就没做research。或者根本就不知道search和research的区别。

  • 真的耶,我身边的中国人都那样,都是小粉红

不知道说出此话的ta,身边的社交圈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还是说略有了解的中国人屈指可数,甚至单手屈指可数,才造成此君的幻觉。

从社交媒体看的?谁会把政治不正确言论发在社交媒体上啊。偶尔给朋友圈爱国文点赞增进人际关系倒是更有可能。

以上,毫无新意。可我真的烦死支黑了。

4

之所以发这个投票,是因为刚刚看到了维基大典

https://zh-classical.wikipedia.org/wiki/%E6%AF%9B%E6%BE%A4%E6%9D%B1

文言文好带感啊,而且有些地方比白话更简洁,还有一种吸引人一直读的魔力

例如,

少聰睿,其師奇之。然厭舊學,好小說,《三國》、《水滸》皆熟稔於胸。當是時,綱維崩朽,國人思變,西學之風漫衍村野,毛亦多受浸染。及長,就學長沙師範,嘗與同好遊橘子洲,作詞曰:「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及長,學日精,志愈奇,時人戲稱「毛奇」。

用白话文大概就是,

毛泽东年少时非常机灵,不禁令老师惊诧。但他不喜欢旧式的学习方式,喜欢看小说,把三国水浒都烂熟于心了。纲维(不知道怎么翻译)崩朽,国人想改变现状,于是西方思想广泛传播,毛泽东也很受影响。长大后他就读长沙师范,有一次和朋友去橘子洲游玩,作词曰:“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随着年龄增长,学习日益精甚细腻,志向愈加奇壮(??),当时人们就叫他“毛奇”。

还是喜欢文言文

4

我们一出生,便赶上了春天的余波
蜜糖和奶在脑液里流,流遍全身
流得我们个个眼神直愣
故乡的历史被我们丢进火炉
拿来取暖,用胡话把自己逗得
心满意足地睡


我们看见街上的喇叭
它的斥责已喊了三十个年头
我们突然发觉这尖锐的嗓音
太过激进!于是绿色的玻璃碎片
穿刺,扎在喇叭痛苦的脸孔上


候鸟带来了新的资讯
可我们觉得有些唱得难听
我们的手臂高高举起,
和一个遥远凌晨的影子们重合
一眨眼,手起刀落

我们这一代人,身强力壮
从不怕斧子架在脖项上
谁若想偷窃我们的头脑,他必扑空
一无所得,满面沮丧
We




很少试着写诗,这个是根据之前的草稿临时起意改变的,感觉垃圾得不忍直视 (๑◔‿◔๑)
4

「轉載網路文章」

1948年12月10日,聯合國大會確認通過《世界人權宣言》,請求所有會員國公佈,並應在排除任何政治的考量下,在各級學校及教育機構裡,傳播、張貼、研讀及解說宣言內容。

  1. 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及權利上一律平等。他們賦有理性和良知,並應以兄弟關係的精神相對待。

  2. 人人有資格享受本宣言所載的一切權利與自由,不分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見解、國籍或社會出身、財產、出生或其他身份等任何區別。並且不得因一人所屬的國家或領土的政治的、行政的或者國際的地位之不同而有所區別,無論該領土是獨立、托管領土、非自治領土或者處於其他任何主權受限的情況下。

  3. 人人有權享受生命、自由與人身安全。

  4. 任何人不得被奴隸或奴役;任何形式的奴隸制度和奴隸的情形,均應予以禁止。

  5. 任何人不得加以酷刑,或施以殘忍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待遇或刑罰。

  6. 每個人於任何地方,有權被承認在法律前的人格。

  7. 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並有權享受法律的平等保護,不受任何歧視。人人有權享受平等保護,以免受違反本宣言的任何歧視行為,以及煽動這種歧視行為之害。

  8. 任何人當憲法或法律所賦予他的基本權利遭受侵害時,有權由合格的國家法庭對這種侵害行作有效的補救。

  9. 任何人不得加以任何逮捕、拘禁或放逐。

  10. 人人完全平等有權由一個獨立而無偏見的法庭,進行公正的和公開的審訊,以確定他的權利和義務,並判定對他提出的任何刑事指控。

  11. (一)凡受刑事控告者,在未經獲得辯護上所需的一切保證的公開審判而依法證實有罪以前,有權被視為無罪。(二)任何人的任何行為或不行為,在其發生時,依國家法或國際法均不構成刑事罪者,不得被判為犯有刑事罪。刑罰不得重於犯罪時適用的法律規定。

  12. 任何人的私生活、家庭、住宅或通訊不得任意干涉,他的榮譽和名譽不得加以攻擊。人人有權享受法律保護,以免受這種干涉或攻擊。

  13. (一)人人在各國境內,有權自由遷徒及居住。(二)人人有權離開任何國家,包括其本國在內,並有權返回他的國家。

  14. (一)人人有權在其他國家尋求和享受庇護以避免迫害。(二)在真正由於非政治性的罪行,或違背聯合國的宗旨和原則的行為,而被起訴的情況,不得援用此權利。

  15. (一)人人有權享有國籍。 (二)任何人的國籍不得任意剝奪,亦不得否認其改變國籍的權利。

  16. (一)成年男女,不受種族、國籍或宗教的任何限制,有權婚嫁和成立家庭。他們在婚姻方面,在結婚期間和在解除婚約時,應有平等的權利。(二)祗有經男女雙方的自由的和完全的同意,才能結婚。(三)家庭是天然的和基本的社會單元,並應受社會和國家的保護。

  17. (一)人人得有單獨的財產、所有權,以及同他人合有的所有權。(二)任何人的財產不得任意剝奪。

  18. 人人有思想、良心與宗教自由的權利,此項權利包括改變他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以及其單獨或團體、公開或秘密地教義、實踐、禮拜及戒律表示他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

  19. 人人有權享有主張和發表意見的自由;此項權利包括持有主張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過任何媒介和不論國界尋求、接受和傳播消息和思想的自由。

  20. (一)人人有權享有和平集會和結社的自由。(二)任何人不得強迫隸屬於某一團體。

  21. (一)人人有直接,或通過自由選擇的代表,參與治理本國的權利。(二)人人有平等機會,參加本國公務的權利。(三)人民的意志,是政府權力的基礎,這一意志應以定期和真正的選舉予以表現,而選舉應依據普遍、和平等的投票權,並以不記名投票或相當的自由投票程序進行。

  22. 每個人,做為社會的一員,有權享受社會保障,並有權享受他的個人尊嚴和人格的自由發展所必需的經濟、社會和文化方面各種權利的實現,這種實現,是通過國家努力和國際合作,並依照各國的組織和資源情況。

  23. (一)人人有權工作,自由選擇職業,享受公正和合適的工作條件,並享受免於失業的保障。 (二)人人有同工同酬的權利,不受任何歧視。 (三)每一個工作的人,有權享受公正和合適的報酬,保證使他本人和家屬有一個符合人的尊嚴的生活條件,必要時並輔以其他方式的社會保障。 (四)人人有為維護其利益,而組織和參加工會的權利。

  24. 人人有享受休息和閒暇的權利,包括工作時間有合理限制和定期給薪休假的權利。

  25. (一)人人有權享受為維持他本人和家屬的健康和福利所需的生活水準,包括食物、衣著、住房、醫療和必要的社會服務;在遭到失業、疾病、殘廢、守寡、衰老或在其他不能控制的情況下,喪失謀生能力時,有權享受保障。 (二)母親和兒童有權享受特別照顧和協助。一切兒童,無論婚生或非婚生,都應享受同樣的社會保護。

  26. (一)人人都有受教育的權利,教育應當免費,至少在初級和基本階段應如此。初級教育應屬義務性質。技術與職業教育應普遍設立。高等教育應根據成績而對一切人平等開放。 (二)教育的目的,在於充分發展人的個性,並加強對人權和基本自由的尊重。教育應謀促進各國、各種族或各宗教集團體間的瞭解,容忍和友誼,並應促進聯合國維護和平的各項活動。(三)父母對其子女所應受的教育的種類,有優先選擇的權利。

  27. (一)人人有權自由參加社會的文化生活,享受藝術,並分享科學進步及其產生的福利。(二)人人對由於他所創作的任何科學、文學或美術作品而產生的精神和物質的利益,有享受保護的權利。

  28. 人人有權享受一種社會的和國際的秩序,在這種秩序中,本宣言所載的權利和自由能獲得允份實現。

  29. (一)人人對社會負有義務,因為只有在社會中,他的個性才可能得到自由和充份的發展。 (二)人人在行使他的權利和自由時,祗受法律所確定的限制,確定此種限制的唯一目的在於保證對旁人的權利和自由,給予應有的承認和尊重,並在一個合民主的社會中適應道德、公共秩序和普遍福利的正當需要。 (三)這些權利和自由的行使,無論在任何情形下,均不得違背聯合國的宗旨和原則。

  30. 本宣言的任何條文,不得解釋為默許任何國家、團體或個人有權進行任何目的在於破壞本宣言所載的任何權利和自由的活動或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