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自由派的失望、对港台人由亲变厌(节选自与一些自由派人士的通信)

我中学时候对知识分子非常崇敬,把各种学者、社会活动家、人权律师、媒体人……都看的非常高,觉得和我们那小县城的社会比起来,这些人就是指路明灯一般。还有我也对港台很有好感,觉得他们社会开放人民有普世价值,是中华民族的希望。

可是当我这几年不断接触到之后,我看到感到的是什么?除了您和其他少数一些人,大多数甚至绝大多数我当年很高看的人,无论知识水平、思维能力,还是价值观和道德素养,尤其同情心同理心责任心,家国意识,那真的差得很。很多人连起码的科学思维能力和通识知识都没有,说话逻辑不自洽、阴谋论满天飞。全知识分子圈子,只有一个方舟子知识和思维够格,其他人……

才不够也就算了,最重要是品德。

品德最重要是两大问题,一是很多人没有民族意识和家国情怀,甚至是逆向民族主义者,不维护民族利益和尊严,不怜恤历史上受难的同胞,对民族灾难轻描淡写。一切归结于中共,而不考虑民族和国家的冲突和压迫,哪怕后者其实在历史长河中对中国人民、汉民族伤害更大。很多人不在乎满清和日本侵华暴行,甚至对板上钉钉的种族屠杀充满质疑。不过假设我要说大饥荒、文革、反右的罪恶被夸大,甚至是虚构,毛邓习统治也可圈可点,那保准他们跳起来嚎啕。(当然我不会这么没良心,我即便讲毛邓习某些可取之处,也一定加上他们罪恶更大这个定语)

二是对弱势群体缺乏同情心同理心,甚至鄙夷进步主义运动、反对平权和保护弱势群体。对占人口一半以上的农民、低阶工人、女性、LGBT群体、身心残障者、社会边缘人群没有共情意识,不觉得自己和他们平等,也不愿意让渡自己既得利益促进平等。一方面反对中共压迫,但是一旦涉及到自己或者亲朋好友及其他关系人、各种大小圈子利益,立马百般辩解,寻找特权和既得利益合法性。

这种双重标准、不能共情,是不是不符合普世价值?是不是和一视同仁对待受害者、优先关注最被侮辱被损害者的方向背道而驰?反对中共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普世人权还是仅仅出于反共而反共?是为了公平正义还是只是为讨还自己家自己阶级的变天账?

至于港台那些人,除了少数还热爱祖国和中华民族,像香港支联会那些人,以及台湾的国民党一部分人,其他的几乎都不和中国大陆人民有什么共情,而且其实是敌对态度的。经常说大陆军事扩张、战狼、大陆人崇尚暴力、甘愿当炮灰,我可是看见台湾增加军费开支时候全民一片叫好赞同,甚至还嫌军费不够,宁愿减少民生开支也要政府增加军费,这是不是军国主义?香港台湾大多数人是不是经常喊“香港优先”、“台湾优先”,搞本土主义、族群歧视,各种优越感?是不是说南京大屠杀、六四不关他们事,还说大陆人记历史旧账是自卑和受害者心理?那在台北杀30万人,然后再过70年看看他们是每年都纪念还是忘却?是不记大陆仇恨甚至友好来往,还是和大陆彻底决裂同仇敌忾?别说30万了,香港本土派暴乱,太子站没死一个人,那些人都意淫出死人了经常去悼念。所以不是一条心还扯什么假惺惺的人道、普世(我说的不包括那少数真正关心大陆的)?

我反正是发现了,人与人悲欢并不相通,族群也是如此。自己的痛在别人那里就不算个事,你提及了他们还冷嘲热讽伤口撒盐。中国自由派大多数人都和港台有各种关系,你们亲近他们,可是他们大多数人并不真的关心大陆人民,当然他们关心你们,但是你们只是大陆人民中的0.01%。我则是坚定的站在中国大陆人民、汉族、华人、中原和江南人民的利益立场上的(那些叛徒不算),这些人才是受难最深重的。我老家河南从古到今遭受了多少苦难,饿死淹死过的人是港台受害总数的几千倍,人均也是几十倍。江南是保留汉文明最多的地方,被满清和日本屠杀个多少次、压制了多少年,让中华文明倒退了多长时间?

我是与最被压迫和受难最深重的人民站在一起的,而不是站在那些小病呻吟者、“会哭的孩子”立场上的,我还犯不上同情人均GDP全世界前20地区的大多数人,对那些和满遗、日本鬼子勾勾搭搭的更不会有好感,也不会对胡虏地域特权和历史话语权殖民沉默服从(没错我说的就是北京和东北)。

我一直都觉得对弱者来说得到同情帮助非常重要。可是无数事实告诉我,自强不息才靠谱,同情者永远不能完全平等的对待受难者(极少数所谓“白左”除外)。要是汉族是二战后的犹太人和以色列那样的金刚石般的民族和国家,也就不会到处被欺凌伤害,然后还背上大汉族主义、极端民族主义的讽刺枷锁,对那些损害民族利益的不废话直接干掉。那样反而不会有现在满遗和日本右翼各种蹦跶了,谁蹦跶谁死。

我说这些并不是针对您,我也知道你们对我有很多帮助。但是一是其他大多数人并不是这样好,二是即便帮助了我,但是没有同样的对待中国大陆各弱势群体(当然这实际上也做不到,哪怕可以往那个方向努力)。大多数中国人民受难都比我深重,可是他们并不能得到应有的同情理解,还背负一些与事实完全相反的骂名。不知道汉民族还有没有重新挺起脊梁的一天、扫除胡虏、东夷和各种汉奸的压迫和污名,拨乱反正,让民族的正义得以实现。

摘录一段邹容的《革命军》:

“我皇汉民族四万万男女同胞,老年、晚年、中年、壮年、少年、幼年,其革命,其以此革命为人人应有之义务,其以此革命为日日不可缺之饮食。尔毋自暴!尔毋自弃!尔之士地,占亚洲三分之二,尔之同胞,有地球五分之一,尔之茶供世界亿万众之饮料而有馀,尔之煤供全世界二千年之燃料亦无不足。尔有黄祸之先兆,尔有神族之势力。尔有政治,尔自司之;尔有法律,尔自守之;尔有实业,尔自理之;尔有军备,尔自整之;尔有土地,尔自保之;尔有无穷无尽之富源,尔须自运用之。尔实具有完全不缺的革命独立之资格,尔其率四万万同胞之国民,为同胞请命,为祖国请命。掷尔头颅,暴尔肝脑,与尔之世仇满洲人,与尔之公敌爱新觉罗氏,相驰骋于枪林弹雨中;然后再扫荡于涉尔主权之外来恶魔,尔国历史之污点可洗,尔祖国之名誉飞扬。尔之独立旗,已高标于云霄;尔之自由钟,已哄哄于禹域;尔之独立厅,已雄镇于中央;尔之纪念碑,已高耸于高冈;尔之自由神已左手指天、右手指地,为尔而出现。嗟夫!天清地白,霹雳一声,惊数千年之睡狮而起舞,是在革命,是在独立。”

赞同 7
2440 次浏览
84 个评论
  1. 1 2
    1 2
时间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海雨天风 #192123 所以毛左也是自由派,法轮功也是自由派,蒋介石也是自由派,完了完了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海雨天风 #192126 体制内改良派也可以是自由主义嘛,其实还是自由派这个牌子臭大街了罢了。

@The_Republic #192122 这倒不是,我也没说反共就自由啊?太反共就是另一个极端,就是另一种小粉红了。

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少想这些奇奇怪怪的,我们没能力,也没人有能力影响他人,影响世界。建政,就是口嗨(学社会学写论文的除外),给别人贴一堆标签也没用。讨厌外邦,给外邦人贴一堆标签,也不可能在游戏里见到外邦人就骂,看到外邦店就砸,大街上遇到外邦人吐口唾沫然后打一顿吧!(但我不管国内国外还是有会干以上事的sb,没办法,对他们只能无视、举报、报警了,当然,保护好自己,别受伤了)

@海雨天风 #192103 港台每年都有一些人会纪念64,只要他们不和共产党媾和,我觉得无需和他们对抗,发达了就会瞧不起别人似乎是普遍现象,部分可能是阶层局限的错觉。反共始终都是受共产党压迫人的事。

东北人就有一些上了年纪的喜欢吹牛逼不带停的。我实在不觉得有什么好分割的。刘晓波先生也是东北人。

不过话说回来,有些港台人一边说港台人不是中国人,没有必要救中国。然后另一边又对共产党冷嘲热讽的 确实有点精分

@海雨天风 #192024

强几毛钱的?呵呵,支那人的德行按地域划分真的很脑残。明明都远低于人类下限。比烂思维要不得。

这个网站已经没人气了,属于废站状态,谁都拉拢不到,所以才容纳皇汉发言。来个稍微水平高点的支黑,都会立刻踢出皇汉。所以来撕逼的都是什么水平你要看明白。

民运也好姨粉也好都是不可能成气候的原子人,连中国最大的民族都无法很好的统合,甚至还搞逆民为了舔西方主流左派,强行代表汉人给少民道歉,给自己泼脏水,除了能吸引一些推上的精神病,毫无任何前途可言,真没必要理这群稀烂。

皇汉要做的是整合汉人自身,有了组织度,至少在海外能够相互扶持,就迈出了改变的第一步。有了组织度,关键时候能保护成员,到时民运自由派这些破烂玩意上来倒贴,皇汉挑他们,根本不必统战。

前几天的马面裙抗议我看就很不错,体现出了抱团意识,引来了西方关注,甚至统战了部分白人。觉得国内没救,那就先从国外汉人开始。你不喜欢港台,认为他们抛弃了中华,那就联合海外汉人呗。

耶渣
狼狼醬 私信可以,但我保留你亂罵的時候公開私信的權利。不算好的基督徒,深信左右都是膠的港獨。

@海雨天风 #192103

TLDR:二百萬人的苦難已經夠重了,再加十四億其中一大部份可能還在仇恨我們的人的苦難我們承擔不起。

因為我們的民族主義是被你們的民族主義和中共逼出來的。你們這羣成天嚷嚷留島不留人、輪姦蔡英文的人形生物就算把中共撕了,主流也是要承繼中共未成的「偉業」把香港人、台灣人、西藏人和維吾爾人由語言到歷史消滅殆盡的吧(或者改造成符合你們利益的樣子)?

日本人在香港三年零八個月裡無惡不作、殺人無數,還搞皇民化教育,可是現在香港是日本農產品最大進口國/地區,日本還被很多香港人暱稱為「故鄉」,就算是親共派議員和官員都喜歡去那裡旅行,可見明明是貴國自己不文明而不知悔改卻偏要說人家極端民族主義掂記著新仇舊恨不放。

1964年的時候,就算提倡香港獨立的人都是想著讓香港成為貴國人民的避風港,然後我們得到甚麼回報?我們變成了「有民族意识和家国情怀,甚至是逆向民族主义者,不维护民族利益和尊严,不怜恤历史上受难的同胞,对民族灾难轻描淡写。」和「胡里改」。

那麼喜歡說自己和苦難最深重的人民站在一起,請由學習你的敵人開始做起,寫封信支援支援一下維權律師,不要在這裡說三道四,這是最輕鬆最沒有重擔的行動了,別叫港台人來為你代勞。

耶渣
狼狼醬 私信可以,但我保留你亂罵的時候公開私信的權利。不算好的基督徒,深信左右都是膠的港獨。

我一般不太愿意谈民族话题,本人也有一些非汉族的朋友。但从历史上看,只要定都于北京,且不是纯粹的汉人国家。汉人的文明重心,就只能步步向南退缩。一个民族倾向有偏的北京当局,无论套一层什么皮,最终会通过专治统治,把自己的意志、史观、文化、审美等强加于全国。对于比他发达的地方,则会不断剥削和打压。金元毁了河南,清共毁了江南。历史上之河南,就是今日之江南,人文荟萃举世无两。今日之河南,就是明日之江南,元气耗尽走向平庸。

至于港台的问题。香港大部分是粤人,台湾大部分是闽南人(他们自称河洛人,祖先是从河南迁出来的)。粤语、闽南话都是中古汉语的活化石,闽粤两地保留了大量华夏传统习俗。港台人之所以与大陆人不能共情,一部分是因为他们反共,另外很大程度是因为他们不喜欢北京政府。而如今的中共当局,致力于把越来越多的大陆地方,都变成北京的模样。我在上海的时候,上海的朋友就说,上海这两年越来越像北京,喜欢宏大叙事,做事情越来越粗糙。上海尚且如此,其它二三线城市更是不用说了。

@Wolfychan #192171 “留岛不留人”不是正常人说出来的。这帮人还说过“浙江滚出中国”、“上海人活该都得肺炎”等等。内网的类似言论,我看到一次举报一次,通常很快会被删。如果哪天这帮人真敢搞反人类的事情,放心,我会和你站在同一战线对付他们。

其实我在台湾的ptt上,也看到过不少针对大陆人的恶劣言论。当然相信你会说,这些是被大陆人激出来的。其实以我的观察,大陆那些口出恶言者,往往也觉得是台湾人挑衅在先。微博上有个叫“台湾傻事”的五毛博主,类似推特上的“大翻译”(这也是我反感大翻译的原因)。此博主专门拣台湾出丑,尤其是反中的新闻转载。大陆人看完之后自然义愤填膺,于是就有了“留岛不留人”之类的言论。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什么人才会鼓动两岸对骂,什么人会从两岸的仇恨中得利?CCP、美国、日本,这三者嫌疑最大,尤其是习共。还有不可否认,DPP也是得利的。我记得洪秀柱呼吁过,两岸应停止骂战,因为“相骂无好言”。遗憾的是,多数人很容易被煽动。

作者 于 8月11日 编辑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刺刺 台灣人,主修會計,法學只是下班後的興趣。

@李太白01 #192102

我的主张是权从责从劳从力,权责一致,如果某女性有男人之功绩,那她也应有男人之权。

那何必強調性別呢? 你直接說誰產出多誰的票比較多,誰繳的稅多誰的貢獻大,誰可以提供更多技術(這也可以包括勞力對吧?)、知識、設備、財務誰就更有話語權。

勞動力不如女人的男人也該剝奪「男人之權」你說對吧?

wyf1230180 90后男工人,反贼版理中客

@巨鹿破釜 #192180 现在的宣传还不如前30年,虽然当时大陆很困苦,台湾也不民主,但两岸的口号都是救同胞。

@wyf1230180 #192195 80年代及以前两岸的领导人,都是大陆民国时期成长起来的。虽然理念不同,但都有着某种情怀。如今中共台上那位,大家都看到是什么料了,我都懒得评价了。

@海雨天风 #192057 中左社民讲民族主义那岂不是成了民族社会主义,你这多少是有点往纳粹靠拢的趋势了,希特勒不就是鼓吹雅利安那一套吗?这种缝合民族主义论调的社会主义最终的趋势必然是导向法西斯,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我反正是不支持皇汉这一套的,而且我建议你先把社会民主主义弄清楚是什么再标示自己的政治立场,你不能这样缝缝补补搞出个这么的“中左社民主义”,我看了真是奇怪的很。

其实我觉得大可不必怎么失望。我感觉中文里面“自由派”其实就是对所有对现在共产党不满的一个大帐篷。里面的人虽然都不喜欢共产党但是对于要建立怎样的社会,是有很多不一样的想法的。就“人权”,“自由”,“反共”而言,相信AOC/Bernie Sanders/拜登/特朗普/田纳西村民甲/西雅图路人乙/Greta Thunberg,都能或多或少的划入“自由派”。但是这里面你不可能每个都喜欢的。而且如上所说,这里面很多只是“路人/村民”而已,随机抽一个估计都有一半几率比你笨。所以就不要操心其他人太多。

港台我可以多说一句。就是你要考虑到现实社会里面的power imbalance。你要是和一个香港人一对一,你自然会很困惑为什么你什么都没有干,但是他会讨厌你。但是对他来说,你多少是一个来自压迫政权的人,在香港社会结构里面,你们不是来自平等的群体。你的说你的语言是值得倡导,他说他的语言却是推动港独需要被打击。你不需要了解他的历史,而他却要在历史课上学必修。自然的你会被下意识的看作压迫者的一份子 - 尽管在不了解你的时候就下结论是不对的。就像满洲的村民讨厌日本殖民者,或者澳洲的原住民讨厌白人一样。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至暗时刻 #192212 去看看法国大革命有没有民族主义?去看看东欧社民是不是反俄?还有印度国大党、墨西哥革命制度党是什么意识形态?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burleigh #192218 我也知道反共的声音是多元的,也不是不能包容,但是起码不应该颠倒黑白、撒谎、双重标准吧。我所批判的不仅是各种路人,还有各种大名鼎鼎的人啊,例如刘晓波、荣剑、曹长青、何清琏、陈光诚,还有709律师的大部分……一般人当然算了,但是这些知名学者或者维权领袖,那知识和素质简直不能直视

其实我也在努力理解港人,但是还是立场不同,价值观不同,利益诉求不同。他们也是一样

独裁者
Sith 本人在论坛里面只有一个ID

“中国自由派大多数人都和港台有各种关系,你们亲近他们,可是他们大多数人并不真的关心大陆人民,当然他们关心你们,但是你们只是大陆人民中的0.01%。我则是坚定的站在中国大陆人民、汉族、华人、中原和江南人民的利益立场上的(那些叛徒不算)”

当这句话说出的时候,大家都已经看到了你的立场。

独裁者
Sith 本人在论坛里面只有一个ID

@wyf1230180 #192195 这是中共不能信任的原因了,他们的政治宣传一直在变,不会在意什么标准,也不会在意什么道德。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自由派只能在和平时期可以忽悠一下人,自由主义只能被知识阶级用来替资本家掩盖深层次的阶级矛盾,但是一旦社会矛盾到达不可调和的时候,社会就只能转向极左或者极右。

自由主义在西方都已经破产了,川皇的支持者都要起来勤王了,中国和港台的自由主义其实也已经频死,都是纷纷开足油门向右转了。中国的粉红战狼就不用说了,港台最近兴起的本土主义其实也已经背离了自由主义,自由主义是讲包容,讲多元化,讲cosmopolitanism的。本土主义只能算是一种“小国家主义” (petty nationalism),和中国的大国家主义其实是臭味相投,一脉相承的。港台右转的因素有很多,其中当然有中国大国家主义的压迫,但同时也和世界经济政治格局的变化是息息相关的,包括中美角力,美国想要通过港台去钳制中国等等。

美国在香港的黑手可以参考以下文章:Western media’s favorite Hong Kong ‘freedom struggle writer’ is American ex-Amnesty staffer in yellowface ~ https://thegrayzone.com/2020/08/08/hong-kong-western-media-yellowfacing-amnesty/?utm_source=China+Digest+English&utm_campaign=ddac6f52fe-EMAIL_CAMPAIGN_8_15_2020_13_19&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a315a15a77-ddac6f52fe-543614366&ct=t(EMAIL_CAMPAIGN_8_15_2020_13_19)

作者 于 8月16日 编辑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dellalove #192477 所以中共也在用极右打败美帝国主义?

那所有中国人也应当支持中共咯。

什么民主自由不过都是幌子嘛,不就是比谁流氓,比谁人强马壮,比谁杀的人多吗?

linda rico y libre

@革命党 #192534 从某种意义上说,是的。但是人家美帝不仅杀得过你们这些独裁政权,人家还自由民主,你说气人不气人?

刘慈欣 反共复民

唉,希望你尽量冷静点,并理性地去看待这些问题:

都看的非常高,觉得和我们那小县城的社会比起来,这些人就是指路明灯一般。还有我也对港台很有好感,觉得他们社会开放人民有普世价值,是中华民族的希望。

你得明白,知识分子也是人,所以那些人性的弱点他们一样不少:你说的那些与其是知识分子的缺陷,不如说都是人性的缺陷,只要是人那么都有这样的问题,只是多和少的区别。这也是为什么不能有圣君情节以及一定要实行民主的原因:任何人都无法完全克服人性的弱点,所以权力越大的人只会破坏力越大。你现在对知识分子失望,然后去寻求其他人作为希望,以后一定也会发现那些人也有同样的问题,最后难不成要变成支黑,然后对全中国的人都失望了吗?所以,既然你是左派,那你就应该去好好品味一下“从来没有救世主,一切都要靠自己”这句歌词。

经常说大陆军事扩张、战狼、大陆人崇尚暴力、甘愿当炮灰,我可是看见台湾增加军费开支时候全民一片叫好赞同,甚至还嫌军费不够,宁愿减少民生开支也要政府增加军费,这是不是军国主义?

这些你当他们是口嗨就行了。真要让台湾增加税收,减少社会福利,延长义务服役的时间以及采用更严格的兵役制度时,我保证他们会比你还气急败坏。

没错我说的就是北京和东北

你真的没有必要去攻击东北人。东北现在全是汉人了,而且那边满人那也是满清时期最底层的满人,跟当时的汉人一样是八旗子弟的受害者。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_楓行_ Ūnus prō omnibus, omnes pro uno.:(我為人人,人人為我)

大部分正確,不過還是有點問題

  1. 1 2
    2 / 2
时间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