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lalove @dellalove
6

其实这两个问题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今天中共强迫全世界接受所谓的“一中原则”,导致中华民国在国际上地位尴尬。中共仗着自己占据的中国领土很大,强迫全世界所有与他建交的国家都必须承认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而中华民国的地位尴尬,只能以台北代表处的身份和其他国家打交道。所以台湾 中华民国,就不是国际承认的“中国”,台湾人中华民国人就当然就不是被国际承认的“中国人”啰。

至于后者,也是因为他们觉得因为如此,所以如今的台湾挂着中华民国这个名字根本走不出国际,所以不如干脆把中华民国改成台湾国。这样就能走出国际了。

我个人认为大部分的台湾人还是比较务实派的,也就是说,只要中共愿意正视中华民国的存在并且放弃在国际上打压中华民国的外交空间,放弃所谓的一中原则,承认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两个叫做china的国家或者政治实体的存在,类似南北korea或者刚果金刚果布的存在。大部分台湾人应该是不会追求什么正名台湾,法理台独什么的,甚至也不会否认自己是中国人。我认为,如果不通过武力,想让台湾的中国人认同得到恢复,首先中共就必须要放弃所谓的一中原则或者把一中原则改为领土上的一中,政体上的两中,不再否定中华民国在国际上的事实存在。

4

首先要表态一下,本人完全可以理解和尊重台湾人有追求台湾独立的想法和自由。但是有关很多台派人士主张“台湾地位未定论”,本人有一些不同意见:

经常能在品葱、ptt等地看到有台派网友搬出各种主张说二战后的各种正式条约文件还有领导人讲话都没有明确表达台湾和澎湖的主权在日本1945年战败后明确归还给了中华民国,所以台湾和澎湖的主权归属应该是未定的。如今的中华民国在1949年丢掉中国大陆领土以后所合法统治主权所及仅限于金门和马祖,而不包括台湾和澎湖,台湾和澎湖只是被盟军指示中华民国代管托管统治,分分钟完全可以宣布自决独立建国。这个观点看似挺有道理的,但是如果仔细研究中华民国以及世界上很多国家的外交史,你会发现这个观点其实也有很大漏洞。

这个漏洞就在于,虽然确实没有哪个正式文件明确规定1945年二战战败以后台湾主权从日本回归中国(中华民国),但是在1949年中华民国丢掉中国大陆治权到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与美日等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断交,大部分原设于南京的外国驻华(中华民国)大使和使馆都随着中华民国政府迁往台湾台北市。这种做法等于世界各国都基本上默认了台湾的主权属于中国(中华民国),因为世界上除了各国驻梵蒂冈大使馆因为梵蒂冈国土面积实在太小不得不放在意大利境内以外,就没有一个国家把驻外大使馆放在第三国领土上的。如果台湾真的不被各国特别是美日承认是中华民国领土的话,那在中华民国和美、日断交之前,当时的美、日驻华(中华民国)大使馆为什么不设在金门或者马祖,而是设在地位未定的台湾台北市?即便是现在的梵蒂冈等少数几个和中华民国建交的国家,他们的大使馆也是设在了台北市而不是金门或者马祖啊。这样不就是事实上承认了包括台北在内的台湾和澎湖的主权属于中国(中华民国),被中华民国政府合法统治。

同样的例子也可以套用到今天的以色列上,因为世界上大部分国家普遍认为耶路撒冷主权未定,以色列对当地只有治权没有主权,所以大部分国家驻以色列的大使馆是设在了特拉维夫而不是耶路撒冷。只有美国等少数国家认为耶路撒冷的主权属于以色列而且是以色列的首都,所以美国把驻以色列的大使馆迁到了耶路撒冷。

说到这可能会有台派网友说了,啊当时世界上很多国家的领导人,包括中华民国的领导人都说过台湾的主权确实是未定的,并没有走转移到中华民国的国际法的程序,所以台湾确实主权未定、不属于中华民国合法领土啊。但是我又要说了。政客的话基本上谁相信谁就得去看看精神病,美国嘴上说尊重一中原则,但是还要来个台湾关系法保卫台湾不被中共侵略。习近平还说中国不想称王称霸,塔利班还说自己最尊重妇女权利了,实际上呢?不要看政客说啥,关键是看他做了啥。西方政客嘴上说台湾的主权未定,不属于中华民国,但是做的事都是在事实上承认中华民国合法统治台湾,那当然台湾和澎湖列岛都是中华民国的合法领土。

我的观点就说到这 欢迎台派网友来理性反驳

3

大陸委員會今(10)日表示,中共在連日對臺無所不用其極的武力威逼壓迫下,發布所謂對臺白皮書,陳述違反國際法及兩岸事實的促統舊調,我方表達嚴正抗議。該文通篇充斥「一廂情願、罔顧事實」的謊言,誆稱所謂統一後發展前景,對侵犯臺灣主權的粗暴行徑推諉其過。北京當局此種粗糙拙劣的政治操作,更凸顯其妄圖以武力侵犯、破壞臺海及區域和平的蠻橫思維格局,也印證中共長期失敗僵化的對臺工作侷限。我們嚴正聲明,臺灣堅持「兩岸互不隸屬」、堅拒「一國兩制」,這才是當前的臺海現狀與事實。

陸委會強調,中華民國是主權國家,中共政權從未一日治理過臺澎金馬,其以扭曲事實的「一個中國原則」,錯誤引用聯合國憲章,妄稱對臺主權、挑戰國際秩序,已遭到國際社會及眾多民主國家的嚴厲譴責與堅決反對。而該白皮書所謂新時代「對臺總體方略」等舊調,只是為了在中共「二十大」前對內交代,一貫扯謊的宣傳伎倆。北京當局自欺欺人描繪臺灣發展路徑,只是徒勞枉然,臺灣人民更極度反感,主流民意早已堅定拒絕「一國兩制」,臺灣前途只有臺灣2,300萬人有權決定,絕不接受專制政權所設定的兩岸終局。

陸委會指出,民主臺灣是區域負責任的一方,中共才是製造區域風險危機的最大問題。正告北京當局立即停止對臺武力威脅與散布虛假陳述;應清楚體認我方堅持自由民主的憲政體制、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主權不容侵犯併吞、中華民國臺灣的前途必須遵循全體臺灣人民的意志等「四個堅持」的主張與底線。我政府審酌評估情勢、堅守民主自由防線,呼籲全球民主夥伴持續支持臺灣,遏止專制政權軍事冒進、不負責任的嚴重挑釁。

新聞聯絡人:吳小姐

電話:23975589#7024

https://www.mac.gov.tw/News_Content.aspx?n=05B73310C5C3A632&sms=1A40B00E4C745211&s=F3E6D382F4B2C852

3

https://udn.com/news/story/7331/5922468

涵括兩岸三地影片的台灣金馬獎27日揭曉,香港導演周冠威的「時代革命」獲選為最佳紀錄片。此片以兩年前的香港反送中運動為內容,這次獲獎不但反映影片水平,更重要的,也反映反送中精神取得延續和擴大。

兩年前的反送中運動,主要發生於2019年6月至12月這半年,此後北京加強打壓,香港特區政府大肆搜捕示威者,至去年7月1日起實施「國安法」,以叛亂罪起訴示威者;另一方面,香港支持反送中的精神衝破打壓,向世界擴散。「時代革命」紀錄片在大陸、香港以外地區得到支持,就是反送中精神的延續和擴大。

今年7月,「時代革命」在坎城影展上映,首獲國際支持;本月7日,東京影展又突襲放映此片,據日本新聞報導,在東京現場觀看此片的700名觀眾有不少是香港人,一些人在看到兩年前的片段時「止不住哭聲」。27日金馬獎又放映此片,還將它選為最佳紀錄片。坎城、東京和台北三地,都在事先沒作宣傳下突襲放映,反映中共施加的巨大無形影響力,但也反映港台有良知的電影工作者,並沒有被中共嚇倒。

「時代革命」記錄兩年前的反送中示威過程,從100萬人參加、200萬人遊行,後來占領立法會、元朗襲擊、8月11日尖沙嘴和銅鑼灣警暴、8月31日太子地鐵警暴,中文大學被攻擊、理工大學圍城,一直到11月24日香港區議會選舉,左派候選人全面潰敗,半年示威才告一段落。

影片主要記錄不同示威者參與過程。北京一直宣傳,外國勢力插手和煽動示威,但影片展示的大量示威者言行顯示,示威活動多屬現場自發,沒有外國勢力在背後組織與指揮,揭破中共的宣傳。

導演周冠威表示,拍攝期間遇到不少阻力,完成後更成為「禁片」,他的人身安全也受威脅。不少人勸他離開香港,但他表示不會離開,因為他是基督徒,愛和自由是他的信仰。現在香港是一個「扎心」之地,他有責任記錄香港發生的事,將真實的香港故事告訴外在世界;就算被捕,「他們可以關住人的身體,卻關不住人們的思想和靈魂」。

反送中當然是時代的產物。鄧小平承諾和中英主權移交協議規定香港50年不變、實施「一國兩制」和高度自治。1990年通過的香港基本法寫明,香港人可普選特首。但習近平上台後改變政策,2014年取消普選特首,直接激起占中運動(雨傘運動);2019年再推「送中條例」,激起民眾反送中示威;2020年,北京繞過香港,由中央人大逕行通過港版國安法,送中條例和國安法是一法兩制,目的都是加強對港箝制。

時代革命中的「革命」涵義是什麼?北京和香港左派指就是「港獨」,然後用港獨名義打壓民主派。其實在反送中期間迄現在,香港很少人支持港獨。反送中初期,100萬和200萬人遊行,也聽不到「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但北京將示威者一概打成暴徒,又將示威打成「顏色革命」,時代革命的口號才開始流行,反共也成為方向。

其間的變化很明白,示威者了解北京不會讓香港自治,普選特首的希望幻滅,革命才成為方向。示威者在7月1日攻占立法會時,提出五大訴求,最末一項也是最大訴求,仍是要求普選特首,而不是革命。

1997年香港回歸大陸時,香港人沒有反對;至今為止,大多數港人仍不支持香港獨立,將來也不會支持,因為香港生存的各種條件,不可能獨立。港人真正追求的是自治和自主,最多只是自決香港事務。自治是鄧小平的承諾,自主是指香港事務不應受北京指揮,自決則是港人有決定香港前途的權利。現代民主法治制度容許言論自由,而主張自決的言論受法律保護,並不構成犯罪。人生而有自由權利,中共無權剝奪港人這項自由權利,硬要把香港人變成和大陸同胞一樣。

中共害怕自治、自主和自決,是因前蘇聯2000萬蘇共黨員的信仰,在1991年一夕之間崩潰。蘇共瓦解成為中共的最大恐懼,從此對西方民主、自由、自治、自主和自決得了恐懼症。1989年天安門民運,中共眼見100萬學生和民眾上街爭取民主,要求改革,恐懼達頂點,因此武力血腥鎮壓,此後與民主自由畫清界線,將外國勢力視為鬥爭對象。

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1989年天安門民運,與1919年的「五四運動」一脈相承;但反送中運動的「時代革命」吶喊,更直接更清晰展示民眾的訴求。

3

(中央社台北12日電)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下令毫不動搖堅持「動態清零」後,中國國家移民管理局10日強調,要嚴格執行從嚴從緊的出入境政策,從嚴限制中國公民非必要出境活動,嚴格出入境證件審批簽發。

2021年8月4日,中國國家移民管理局官員宣布,為嚴防COVID-19疫情輸入,中國嚴格限制「非緊急、非必要的人員」跨境流動。凡非必要、非緊急出境,暫不簽發普通護照等出入境證件。這項政策執行至今未放鬆。

中國疫情反覆,官方持續緊縮民眾出國,近日甚至傳出機場邊防人員直接剪掉民眾的護照。

中國國家移民管理局微信公眾號12日通報,國家移民管理局黨組書記、局長許甘露10日下午主持召開黨組會議,傳達學習習近平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聽取關於當前疫情形勢和下一步防控工作彙報時的重要講話等,研究貫徹落實意見。

會議強調,在疫情防控的重大緊急關頭,要堅定不移貫徹「外防輸入、內防反彈」總策略,毫不動搖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始終把疫情防控作為重中之中,充分發揮移民管理職能作用,在疫情防控鬥爭大考中奪取新勝利。

會議要求,「嚴格執行從嚴從緊的出入境政策,從嚴限制中國公民非必要出境活動,嚴格出入境證件審批簽發」。要嚴密邊境口岸管控,嚴防滯留境外人員抵邊聚集、非法入境帶入疫情,確保人、物、環境同防同控,問題隱患動態清零。

會議還要求嚴打非法出入境活動,全面深入開展「獴獵」行動—2022,深入推進「三非」突出問題整治,切斷邊境地區非法出入境主要通道,嚴防疫情循違法犯罪渠道輸入傳播。

會議也提到,要從嚴從實從細落實疫情防控各項措施,鞏固拓展疫情防控戰略成果。要全力配合打贏大上海保衛戰;把北京作為重中之重,嚴格執行北京聯防聯控機制要求,大力支持北京疫情防控工作。

中國定義「非必要出境活動」是指出國旅遊、探親等,對赴境外留學、就業、商務等確有出境需求的人員,則要經嚴格審核查證後才放行。(編輯:楊昇儒)1110512

2

其实民进党的两岸政策概括起来就是只要中共承认现在的台湾(或者中华民国)是个国家,不再要求两岸必须统一,他就可以放弃反共、去中国化的政策,甚至可以放弃推广所谓的台语,更甚至可以像新加坡马来西亚把官方的中文标准改成简体字都行。只要中共放弃两岸统一,什么都可以做。所以民进党不是一个反共甚至反华的政党,只是一个“反统”的政党.所以共产党在民进党在除了统一以外的很多地方实际上都可以找到共识。

但是国民党就不一样了,这个党是和中共有血海深仇的,虽然现在因为很多原因比较淡化了反共意识,被很多台湾人和西方人认为是亲共派政党,但是实际上国民党和中共除了在“一中”(不包括各表)上几乎没有多少共识。

2

(中央社記者張謙香港20日電)一名港人管理的一個Telegram頻道在「反送中」運動期間發放了大量煽惑他人暴動等言論,昨天被法庭重判入獄6年半。

綜合本地媒體的報導,被告伍文浩,27歲,是電腦技術員。

控方指出,2019至2020年間,他是Telegram頻道「SUCK Channel」的擁有人及管理員,期間這個頻道發布了大量違法訊息,包括串謀煽惑他人火燒警察宿舍、非法阻礙機場、暴動等。

他早前被法庭裁定7項串謀煽惑他人犯案的控罪成立,區域法院昨天判處他入獄6年半,是涉及Telegram案件中判刑最重的一次。

據報導,法官判刑時說,頻道的發文煽動他人堵路、破壞警車及使用氯氣彈屠殺等,被告作為管理員,有權剔除或修改訊息,在事件上「有不可推卻的罪責」。

控方在庭上作供時指出,「SUCK Channel」於2019年8月20日建立,只有擁有人及管理員可發布訊息,頻道有超過2萬條訊息,當中至少42條涉及非法煽惑他人犯案。

另外,本地多家媒體前天報導,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一再要求Telegram公司刪除涉及香港警隊及政府官員的「起底」訊息,但一直未獲正面回應,港府正考慮禁用。

據報導,過去有人在Telegram群組發放警隊、立法會議員、政府官員等人及其家屬的個人資訊,本地俗稱「起底」。

報導表示,過去7個月,署方發現在Telegram上有700多例「起底」違規訊息,而去年全年涉及「起底」的個案只有800多例,反映「起底」問題死灰復燃。(編輯:唐佩君)1110520

2

(中央社華盛頓3日綜合外電報導)美國2個月來持續示警北京似乎準備協助俄羅斯攻打烏克蘭,如今美國高官說,他們未發現中國公然提供俄國軍事和經濟協助,樂見在美中關係緊繃之際有此發展。

數名美國官員近日告訴路透社,他們仍在提防中國整體上對俄國的長期協助,但他們擔心的軍事和經濟協助並未成真,至少現在是如此。

當前正是美中關係一項關鍵時刻。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本月稍晚準備訪問亞洲,屆時重點將擺在如何因應中國崛起,且拜登政府很快就會公布首份因應中國成為強權的國安戰略。

中國除了迴避直接支持俄國打仗,也避免讓國家石油企業與俄國達成新合約。3月國營中國石油化工公司(Sinopec)就暫停與俄國商談重大的石油化工投資與天然氣銷售計畫。

聯合國(UN)上月表決譴責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時,中國棄權,也被美國駐聯合國大使稱為「勝利」,凸顯出北京在俄國和西方間求平衡,對華府而言可能是最佳結果。

中國依然拒絕譴責俄國對烏克蘭的行動,並批評西方大幅制裁莫斯科,同時表示沒蓄意幫忙規避制裁。俄中貿易量也在第一季躍升,2月更宣布彼此夥伴關係無上限。

北京方面,駐華府大使館昨天發出一份長達30頁的文件,指控美國就烏克蘭情勢散播「謊言」來詆毀中國,例如媒體3月透露俄國尋求中國軍援。大使館並指出,美國官員已表示沒看到中國提供這類支持的證據。

拜登3月24日在布魯塞爾告訴記者,他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通話時已確保對方知道援俄後果,之後並未說過中國幫助俄國。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上週告訴聯邦參議院外交委員會(Senate 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中國正在應對作為俄國盟友的「重大名聲風險」,「目前我們並未看到中國顯著支持俄國的軍事行動」。

中國已把俄國納為抗衡西方的外交政策戰略的關鍵部分,一名美國官員表示,拜登幕僚憂心習近平打算在俄國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烏克蘭行動嚴重受挫時直接協助蒲亭,此事尚未發生讓他們振奮,但華府及其盟邦仍持續密切關注中國的協助程度。

美國智庫「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MF)亞洲專家葛來儀(Bonnie Glaser)說,美國與歐洲聯盟(EU)的嚴正警告,目前為止奏效。

不過美國官員依舊憂心中國拒絕譴責俄國對烏克蘭的行動,還一直複製俄國的相關不實訊息。美國副國務卿雪蔓(Wendy Sherman)4月21日曾說:「讓我們表明,中國已經在做的事,無益局勢。」(譯者:楊昭彥/核稿:劉學源)1110503

2

(中央社首爾13日綜合外電報導)北韓爆發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官媒今天證實至少有1人染疫不治,同時約有35萬人出現發燒症狀,包括僅本月10日一天有此症狀的人數新增1萬8000人。

北韓官方媒體北韓中央通信社(KCNA)報導,至少6名出現發燒症狀的患者不治,其中1人證實感染COVID-19變異株Omicron。

報導說,自4月底以來不明來源的發燒症狀「爆發擴散全國」,目前約有18萬7800人在隔離治療中。

報導還說,累計已有大約35萬人出現發燒症狀,包括10日新增1.8萬例。目前為止已有大約16萬2200人接受治療,但沒有說明多少人確診COVID-19。

北韓中央通信社指出,至少6名出現發燒症狀的患者不治,其中1人證實感染Omicron。

北韓昨天首度證實出現COVID-19疫情,稱是「國內最大緊急事件」,官方下令全國封鎖。官媒報導說病毒變異株Omicron已在首都平壤現蹤。

路透社報導,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在宣布「重大國家緊急狀態」,下令全國12日封鎖後,10日曾視察抗疫指揮中心以了解情況和因應措施。

白宮新聞秘書莎琪(Jen Psaki)12日表示,美國總統拜登政府目前沒有計畫提供北韓COVID-19疫苗。(譯者:紀錦玲/核稿:盧映孜)1110513

2

(中央社記者陳沛冰台北4日電)港區國安法實施後,香港重現移民潮,台灣成為熱門移民地點。但有港人憂慮台灣政府逐步收緊定居審查,即使自己努力融入在台新生活,也可能要踏上二次移民之路,另覓他鄉。

移台港人首過年 憶家鄉念親人盼他日再相聚 港人流亡法國爭取民主 最後悔沒跟家人好好道別 ●曾任公立醫院護士 憂不獲批在台定居 「活在當下」是港人嘉文(化名)來台後的生活態度。去年3月她一家三口移民來台灣,已適應了本地生活,更結識不少台灣朋友,不過最終能否在台灣定居仍是未知之數。

嘉文來台前,在香港公立醫院當護士,惟她感到近來台灣政府收緊定居審查,擔心是否會影響其審批。她認識一名透過投資移民方式赴台的香港人,曾任職香港公務員,最終不獲批定居,尚不知兩者有否關連,對方已向台灣相關部門提出上訴,等候結果。

嘉文說,這名香港人在台開設了3間文具店,但受COVID-19疫情影響,遊客銳減,最終因生意慘淡而結業。之前她與多名港人前往光顧,幫助他套現,度過難關。

●香港已不適合居住 不能留台惟有移居英國 「他們一家五口,有老人家有小孩,放棄香港的工作,賣掉房子來台灣,過程中犧牲不少。如果不獲批准在台定居,可能要回香港。」嘉文說,身邊不少港人移民都擔心能否在台定居,尤其是疫情下,營商環境更不利於投資移民。她希望台灣政府對港人定居條件有更清晰的說明。

嘉文說,若不獲批准在台定居,她會與家人移居英國,「失去了民主自由的香港,已經不適合居住,我不會回去。」她相信台灣成為香港人移居熱點,正因為這片土地仍有民主自由。

●工資減物價不變 成日常生活挑戰 然而,對Jessica來說,移居台灣最大的挑戰是物價。她發現這裡除了工資較香港低外,其實不少物價都是「香港價」。

她舉例說,兒子英文補習費用每小時600多元,折合約港幣180元;聘請一位家事服務員每小時也要500元,折合約港幣140元;即使連鎖店一件童裝外套也要490元,折合約港幣140元。「在台灣生活跟旅遊是兩回事,因為你是拿台灣的工資,不再是用港幣換算台幣來用。」

為安頓好家人,Jessica沒有工作,現在靠丈夫收入與積蓄生活。她說,雖然在台灣的生活開支只有香港一半,但丈夫的收入僅及香港1/4,現在每買一樣東西都會估價,「例如義美蕃茄醬69元,地捫(Del Monte)蕃茄醬120元,便相差60元了。」

台灣有進口稅,有些進口貨品較香港昂貴,「我常喝的唐寧茶包在香港賣40元,台灣這邊賣約245元(約港幣70元),我都會猶疑買不買。」

Jessica住在台北木柵,她說當地人對這個文教區都感到很驕傲,「因為木柵有國立政治大學,這裡除了超市和麥當勞外,沒有其他大型連鎖店,不想破壞文教氣氛。」

來到木柵後Jessica了解到,因為當地人覺得木柵是文教區,所以木柵沒有很多連鎖量販店,大家主要到木柵市場及附近攤檔買東西。中央社記者陳沛冰台北攝 111年2月4日 來到木柵後Jessica了解到,因為當地人覺得木柵是文教區,所以木柵沒有很多連鎖量販店,大家主要到木柵市場及附近攤檔買東西。中央社記者陳沛冰台北攝 111年2月4日 ●生活簡單節奏慢 適合一家人落地生根 每日送小孩上學後,逛市場成為Jessica的生活日常,遊走各攤位,了解不同貨品的品質和價錢。她漸漸學會到其他夜市比較,遇見價格相宜,就為孩子添新衣裳;有時也會網購,貪其選擇較多。她說,台灣有很多本地新鮮食材,飲食方面也較安心。

去年來台定居後,Jessica覺得生活較從前好。「這裡生活節奏較慢,生活方式簡單,小孩子放假到公園打籃球已經很開心。他們在台灣讀書也較輕鬆,老師有耐性。兒子說有時候同學會拿老師來開玩笑,老師自己也笑了。如果在香港,可能已經被老師責罰了。」她直言一家人不需要奢華生活,在台灣生活始終較適合。

●提升自我競爭力 冀覓得工作留台發展 因政治原因赴台的Jo,正為前途和生活籌謀。現在她每月要續領居留證才可以繼續留下。新一年她希望報讀研究所,或在台灣從事設計相關的工作,在異鄉開展另一人生。

訂閱《早安世界》電子報 每天3分鐘掌握10件天下事 請輸入電子信箱 訂閱 Jo坦言,早有心理準備在台灣的工資會較香港低,「你來到人家的地方,便要適應這裡的環境,更應該提升自己的能力,令別人覺得值得聘用你。」

Jo積蓄不多,生活要很節儉,尤其台北的物價不便宜。她說,在夜市吃飯的價錢跟香港差不多,為了省錢寧願自己下廚,如果要買外帶,也會選擇居所附近一間餃子店,「因為一隻(餃子)只6元,吃6隻也算便宜。」(編輯:楊昇儒/沈朋達)1110204

2

其实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在于台湾有自己的军队,而且台湾的军队到了争民主的1980年代已经基本上都是土生土长的台湾人为主体,大陆过去的老国军除了某些上级官员以外基本上都已经退伍了,他们的阶级和思维和其他台湾人没啥区别,有共情性,当然不会镇压或者反对那些同胞,如果当时的蒋经国下令军警镇压当时台湾的民主运动,肯定会遭到下层军人的抗命,所以台湾的民主运动基本上是成功的。而香港没有自己的军队。共军驻港部队大部分几乎都是不会广东话的北方人,与港人没有多少共同语言和交集,缺乏与港人的共情性同理心,无法理解香港人为什么要争取民主。即便香港人100%都支持五大诉求也没用。所以当港人2019年风风火火争民主的时候,中共则在深圳那边训练军人和武警准备上场镇压,最后的结局就是趁着武汉肺炎让港人不敢上街的时候通过国安法看起来比较“和平”的把反送中争民主的运动给压了下去。

1

(中央社台北6日電)中國COVID-19吹哨人李文亮染疫去世逾2年,外媒引述一名李文亮同事提供的資料,今天揭露當時接受治療的細節,以及政府如何進行審查,還顯示李文亮實際死亡時間可能早於官方公布的時間。

武漢中心醫院醫師李文亮在2019年COVID-19疫情爆發之初,率先在社群平台微信的同學群組中示警。2020年1月3日,他被控「在網路上發布不實言論」而遭轄區派出所警示和訓誡,在「訓誡書」上簽名。

同年2月7日,李文亮因染疫病逝。而武漢於同年1月23日至4月8日封城。

李文亮過世2年多之後,紐約時報從化名為「B醫生」的李文亮同事手中獲得有關李文亮生命最後幾個小時的第一手醫療資料、病歷,當中紀錄了醫療團隊使用過和討論過的搶救措施。

據報導,這些資料顯示李文亮接受的治療總體上和當時治療COVID-19患者的常規方法一致。然而病例中記錄李文亮食欲不振、晚上無法入睡、情緒低落並被診斷出處於「抑鬱狀態」,這些細節未曾被公開。

報導說,在診斷出「抑鬱狀態」的幾週前,李文亮由於在微信群中提醒朋友有新病毒正在城市中傳播而受到警方的訓誡。他當時在武漢市中心醫院當眼科醫生,院方要求他寫一封自我批評。

根據多名協助紐約時報查核這份首度被公開病歷的醫生表示,2020年1月12日,李文亮因發燒、肺部感染等症狀入院。入院第3天,已經病重,需要給予氧氣支持。

病歷顯示,在同年2月5日,李文亮的病情嚴重惡化,肺炎加重,呼吸非常困難,當天下午,李文亮的醫生對他的肺和心臟功能進行多項檢查。到了2月6日上午,醫生在病程記錄中寫道,李文亮有多器官衰竭的風險。

多名解讀這份病歷的醫生都說,這顯示李文亮的病情已經非常嚴重,他的醫療團隊應該在這時或更早就考慮為他插管並接上呼吸器,提供更高水準的氧氣支援。

報導指出,有的醫生在給年輕的病人插管上會持保留態度;有時是患者自己拒絕。目前尚不清楚李文亮為何沒有插管。

除了醫療過程之外,這份病歷也顯示李文亮於2月6日晚上7時20分左右心臟驟停,雖然沒有明確說明他的心臟停止跳動,但記錄顯示醫療團隊開始對他進行心肺復甦術,這是一種在發生這類緊急情況時會進行的操作。接著,醫生給李文亮插管。記錄顯示,李文亮的瞳孔對光反射消失。

根據病歷,搶救持續了7個半小時以上,但李文亮的心臟一直沒有重新跳動。

最終,醫院宣布李文亮死於2月7日淩晨2時58分,政府的調查則引述了那個時間點「呈直線反應的心電圖」作為佐證。

然而根據B醫生提供的資料,其中有一份2月6日晚上9時10分左右的心臟彩色超音波報告,顯示當時心臟已經停止跳動。

B醫生曾在2月6日晚上9時左右抵達李文亮的重症監護病房,「當時見到他(李文亮)的時候,他就已經死掉了,按照正常流程的話已經是可以宣告死亡了。」

「拖了這麼久時間才宣布,醫院確實沒有把我們當人看」,B醫生說,選擇在此刻向公眾講述原委是為了尊重他所知道的事實,這也正是當初李文亮所做的事。

報導提到,在取得這份資料並由醫學專家解讀後,曾多次試圖聯繫李文亮的醫療團隊,但沒有人同意回答問題。武漢市中心醫院新聞辦公室則表示,他們不接受國際媒體的採訪。

此外,負責調查李文亮之死的中國最高監察機關國家監委與中國駐美國大使館均沒有對此回應。(編輯:吳柏緯/楊昇儒)1111006

https://www.cna.com.tw/news/acn/202210060247.aspx

1

中国大陆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发推文,以在台北开设的山东饺子馆和山西面馆数量为例,强调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被美国前官员借机讽刺。 华春莹星期天(8月7日)在推文写道,百度地图显示,在台北有38家山东饺子馆和67家山西面馆。“味蕾不会骗人。台湾始终是中国的一部分。失散多年的孩子终会回家。” 在这之后,在前总统特朗普执政时期担任美国国防部发言人的奥塔格斯(Morgan Ortagus)分享了华春莹的推文,并借用总部设在美国肯塔基州的快餐店肯德基(KFC)写道:“在中国有超过8500家肯德基快餐店。味蕾不会骗人。中国始终是肯塔基州的一部分。失散多年的孩子终会回家。”此推文明显带有讽刺意味。

https://www.zaobao.com/realtime/china/story20220808-1301053

1

https://twitter.com/liuzhongjing

看了下他的推特名字和ID还在用汉语拼音,私认为这个是违背姨学的民族发明论的

既然要民族发明,就不能再用共匪推广的那套大一统普通话的衍生品——汉语拼音啊,哪怕巴蜀利亚语和北平mandarin语的差别不是很大,也可以换一种拼法嘛,比如可以改成tsongzing lieu或者tsongzeng lieu,这种拼法看起来还更接近藏语的拼法,对巴蜀利亚民族发明起到促进的作用。

脱支不彻底,等于不脱支。保留汉语拼音名字作为自己姓名,明显说明自己身上的支性还没有退完全,不行不行。身为巴蜀利亚的国父,大蜀民国的总统。怎能还在用支那共匪的普通话拼音当自己的英文名字呢

1

中國貴州省黔南州今天凌晨發生嚴重交通意外,一輛載有47人的巴士翻車,目前造成27人遇難。有民眾質疑凌晨巴士上高速是否載人去隔離,應該向社會說明。

新華社今天報導,今天凌晨,貴州黔南州發生嚴重交通意外,一輛載有47人的巴士行駛期間側翻,截至今午12時,事故已造成27人遇難。

而據三都縣公安局通報,事故發生於黔南州三(都)荔(波)高速(貴陽往荔波方向)路段,事故中的20名傷者已送院救治。有關部門已緊急趕往現場處置。

目前貴州正處於疫情防控,黔南州部分縣(市)進行臨時區域管控。

因此中國社群平台上有網友問巴士凌晨怎麼上得了高速公路?部份網友更質疑是否拉去隔離出事情?呼籲應該要向社會說明。

https://www.rti.org.tw/news/view/id/2144802

1

新冠肺炎疫情自2019年底爆發至今持續在多國蔓延。世界衛生組織(WHO)秘書長譚德塞14日表示,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全球大流行有望結束,新增通報病例已大幅減少,促請全世界把握機會終止疫情。

根據法新社報導,COVID-19自2019年底經確認以來,迄今造成全球超過6億人感染、600多萬人死亡,世衛最新流行病學數據顯示,在8月29日至9月4日當週,COVID-19通報病例比前一週大幅減少了12%。

譚德塞在視訊記者會上指出,COVID-19新增通報病例已經下降至2020年3月以來最低水平。譚德塞告訴記者:「我們在終止這場疫情方面,處於最佳情況。我們還未結束疫情,但終止疫情的時刻已近在眼前。」

另一方面,譚德塞也強調,全世界需要「把握這次機會」加緊努力做好防疫措施,防堵疫情再度擴散。譚德塞向各國警告:「如果我們現在沒有把握機會,我們恐面臨更多變異株、更多死亡、更多破壞及更多不確定性。」

https://bccnews.com.tw/archives/306259

1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2日啟程訪美,訪視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與美方學者交流時表示,國民黨無論從歷史或現實都是與美國有緊密連結的「親美政黨」,百年來持續對抗共產主義,與中共做價值與制度的競爭。

國民黨文傳會今發布新聞稿,透露朱立倫與美方學者就台海安全、兩岸關係及全球疫後動態為題交換意見。有學者關心台灣年底地方選舉態勢,朱指出,國民黨目前除了地方超過三分之二的執政權,接下來也將陸續提出優秀的候選人收復過去曾執政的縣市,對年底選戰審慎樂觀,有信心依靠理性路線與政策願景爭取大多數民眾的支持。

朱立倫以韓國新任保守派總統尹錫悅、菲律賓小馬可仕勝選為例,指出韓國人民選擇了保守政黨並準備重啟核能,菲律賓也因國內經濟因素選擇了政治世家後人,顯示亞洲民主現況與民意的改變,而鄰國的民主發展多少都會影響台灣的選舉。

至於對美關係,朱立倫透露,國民黨無論從歷史價值淵源還是現實當中曾經並肩作戰的記憶,都是與美國擁有緊密連結的「親美政黨」,過去100年來持續對抗共產主義,與中共做價值與制度的競爭,同時依然願意與中國大陸民間維持溝通,更曾經浴血奮戰保衛台灣,至今不變,無論面對何種威脅進犯,國民黨都把捍衛中華民國、保衛台灣放在第一要務,因此能夠扮演追求台海和平的穩定力量。 https://bccnews.com.tw/archives/237425

1

德國之聲(DW)中文網今(21)天刊登專訪聯電前董事長曹興誠的報導。他回憶1988年曾見過如今已卸任的中共領導人江澤民,還有江澤民的副手曾慶紅。他曾面告中共高官,什麼一國兩制、兩岸同胞血濃於水,根本就是騙鬼,並說身處於極權體制的中共官員,他們非常謹言慎行但不講真話。他另回顧與香港中聯辦官員接觸的往事,更深刻體認中共政權的暴力本質。

曹興誠提到,曾慶紅請吃飯他當面就問對方:「你們怎麼樣看中華民國?」曾慶紅起先不語,曹興誠追問:「你們是不是把中華民國當成已經滅亡了?」這時曾慶紅才說一般是這個看法。曹興誠表示,他告訴曾慶紅那就麻煩了,滅亡就是鬼啊,人鬼殊途、陰陽永隔,怎麼統一呢?只算騙鬼啊,所以現在中共就是每天想騙鬼,什麼「一國兩制」,什麼「兩岸同胞血濃於水」,那就是騙鬼。

曹興誠指出,中共的政策就是騙鬼、招魂、收屍、入殮,釘到「一國兩制」的棺材裡,中共的官員在極權體制之下,非常謹言慎行但不講真話,碰到問題就閃避。他見江澤民則聊了許久,並提醒江澤民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亞洲的日本、韓國、台灣、香港、新加坡跟著美國,經濟成長率都很快,跟美國作對的如古巴、中國大陸,經濟一塌糊塗。

曹興誠續指,2019年中共想弄個「送中條例」架空香港司法,於是港人上街頭抗議,中共卻視為暴動,中聯辦的人餐敘時親口告訴他,找流氓、公安痛打一頓就乖了,曹興誠難以置信,但「7月21號的元朗就做了」。元朗事件前不相信,21世紀居然還有警察帶一大堆流氓,拿棍棒見人就打,以前還會出席中共邀約的餐敘,但目睹在香港發生的事情「我恥於跟他們為伍」,現在不去中國大陸、香港和澳門了。

曹興誠強調,共產黨就是這樣,暴力又流氓,是個流氓政權,很多事情冠冕堂皇解決不了就找流氓痛打。中聯辦一直勸他不要這樣子,還說在大陸大家都很擁護領導人習近平,但他告訴對方:「我不是你們。」有關他曾被質疑主張統一公投,曹興誠澄清:「我是想止戰,武是止戈,能想辦法讓它不要有打你的藉口。」所以曾提出中共開條件,由台灣老百姓公民投票,但很多人不懂,以為他主張統一和統一公投。

曹興誠表明:「第一個我從來不主張統一,違反文明趨勢嘛。」並解釋,走向獨立是世界文明趨勢,現在世界上最幸福的都是小國,芬蘭、瑞士等,台灣很不幸,碰到一個這麼大的國家,每天要講統一,這是違反文明潮流的。和平努力已到最後關頭,已經絕望,所以現在對中國大陸就是要抵抗,而且「我要讓台灣人講說:『我們一定可以擊潰它。』這是我要帶給大家的信心。」

https://bccnews.com.tw/archives/310766

1

华盛顿 — 中共建国七十多年以来,随着人口流动的增加和当局大力推广普通话的不懈努力,中国有些地区的方言逐渐变得失去实用性,慢慢不再为民众所需要。近年来出于政治需要,中国政府更是加强了各地尤其是少数民族地区的汉语语言教育,并且再次提出要在2025年达到普通话85%普及率的目标。不少民众觉得方言的衰落将会造成身份缺失,失去民族或区域认同,令人感到莫大遗憾。但也有人认为,这是经济发展和人口流动的必然后果。

https://www.voachinese.com/a/6421530.html

由上海作家金宇澄的长篇小说《繁花》改编而成的电视连续剧,原本宣告2022年上映,但是导演王家卫沿袭他一贯的拖沓风格,七年过去依然毫无动静。《繁花》以沪语风格描写上海市民生活,电视剧选角也都特地挑选了上海本地演员并且使用沪语对白。然而,去年6月千呼万唤始出台的首部预告片里,男主角胡歌一口标准普通话,让大批期待原汁原味沪语对白的观众直呼失望。

“上海话是有味道的”,曾执教上海某大学的文学批评家周若川(化名)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也觉得普通话版预告片听起来无趣:“每一种方言,甚至每一个词,都是一个时代的烙印,背后都有大量的文化背景。”

2021年12月,中国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全面加强新时代语言文字工作的意见》。该《意见》设立了到2025年普通话在全国普及率达到85%的目标,并提出了五项任务,包括:推广普及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推进语言文字基础能力建设、增强国家语言文字服务能力、推进中华优秀语言文化传承发展、提升中文国际地位和影响力。

虽然中国政府在过去几十年一直都在贯彻执行推广普通话的政策,如何定义“普及率”也似乎并没有特别明确的标准,但是此次提出85%的目标,再次彰显政府对推广全国使用统一语言的重视。

年纪稍长的中国人都会对早年描绘开国领导人毛泽东的影视剧印象深刻。无论是1977年的话剧《西安事变》,还是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的《开国大典》、《大决战三部曲》等作品,扮演毛泽东的演员永远都讲着一口高仿湖南话。其他领导人比如邓小平、朱德、周恩来等,也得到用方言出演的特殊礼遇,而其他级别较低的政治人物就只能普通话出演。

1999年,唐国强主演的《开国领袖毛泽东》里面,唐首次不用湖南话而是以普通话出演,让习惯了湖南话毛主席的观众颇感奇怪。2009年7月,广电总局发言人朱虹说:“电视剧的语言,除地方戏曲片外,应以普通话为主,一般情况下不得使用方言和不标准的普通话;重大革命和历史题材电视剧、少儿题材电视剧以及宣传教育专题电视片等一律要使用普通话;电视剧中出现的领袖人物的语言要使用普通话。”

然而,此项禁令并未得到严格执行。比如2014年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和2021年的电影《毛泽东在才溪》,主角依然坚持使用邓小平和毛泽东的方言出演。

老家湖南株洲的王先生每次听到影视题材中毛泽东的湖南话都觉得特别不正宗,但是他更不能接受说着一口普通话的毛主席。王先生的父母分别来自湖南不同的地区,所以他从小习惯了听不同的湖南方言,对口音尤为敏感。

“我小时候在家讲普通话,因为我父母都不是株洲人,只能用普通话沟通。方言都不一样而且互相听不懂”,王先生说。他拿字节跳动副总裁,湖南新化人陈林举例说,陈林当年在北大求学时,曾经因为自己口音重,普通话不好而感到自卑,觉得很难和别人沟通。“这个事(推广普通话)我看还挺正常的。因为如果不是国家推广普通话,就感觉其实离开湖南或者去外面的世界交流还挺有障碍的。湖南人觉得要走出来才是成功的,而走出来你得跟人交流。”

王先生告诉美国之音说,虽然湖南省有上百种方言,但是除了长沙、株洲、湘潭等地,不少人会觉得自己的方言很“土”,讲起来觉得难听。但是,如果方言全部消失,王先生也表示遗憾:“我是绝对不能接受的。反正如果我那个方言没有了,我不太能接受。”

不过,王先生如今已经移居海外,他上小学的女儿现在主要说普通话和英文。除了湖南卫视综艺节目偶尔出现的几个方言俚语,父亲老家的湖南话她几乎已经没有任何机会接触到了。

土生土长的上海人、文学评论家周若川在提到13岁的女儿不会说上海话时也感觉有点可惜,但是女儿的同学基本都是外地人,不但在学校不需要说,回家她也坚持和父母说普通话。

“上海话消失当然是遗憾的。这是一个自然发生的情况。如果是一个移民城市,采用公共的语音,这是比较正常的,比如深圳。世界各地都是,全球化以后,多样性变弱,丰富性变少。举个例子,福建过去五十几种方言。现在方言都还存在,但是因为无法交流,实用性很差。”上海多年来也一直都有“保卫上海话”的宣言,广播电视台也都保留方言的节目,但是周若川发现,“节目里的上海话已经和过去不一样了,这是受到普通话侵蚀后的上海话,用词和发音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不只是方言的衰败让周若川感到惋惜,作为文学评论家的他,认为繁体字的消失也是中国文化莫大的遗憾。“简体字是对繁字体极大的破坏。古典文献都是繁体字,如果用简体字写书法会让人笑死”,他对美国之音说:“繁体字是中国最重要的文化遗产。现在虽然大家不可能用繁体了,但是最起码大学中文系的学生应该会识繁用繁。普通人可以识繁,不一定书写,但是应该能认识它,我觉得这是一个最基本的标准。”

同样认为有必要保留繁体字的还有广州的袁先生。“我个人是比较喜欢繁体字!”,袁先生告诉美国之音说,他很羡慕香港台湾等地到现在还保留了传统的繁体文字:“ 他们不嫌麻烦的,没人会嫌自己文字麻烦的。他们的那种意境我们就没有。”

生于70后的袁先生非常深刻的感受到了粤语的衰落:“现在在广州市面上已经听不到粤语了。你去电脑城买东西,去逛商场,听不到粤语了,非常可惜啊。我小时候广州满城都是粤语啊。”

袁先生认为,随着人口流动的增加,方言使用逐渐变少是大势所趋,没法改变。但是他比较不满意现在小学生放学之后也被要求说普通话。“我小姨子的儿子今年10岁,他回到家,在村里跟小邻居,隔壁同学都说普通话。我问他为什么,他说老师要求的。本来上课已经百分百普通话,回家还要求他说。”

袁先生表示,如果粤语最终消失,他不能接受:“我担心我未来的孙子他们不会说本地话了。我肯定不高兴啊,因为广州这边的人对方言还是很看重的。但是新一代人有新一代人的看法,他们的看法已经跟我们那一代人已经不一样了。他们就好像无所谓。”

老家江苏镇江的姚女士在北京生活多年,现在即使见到老乡,也很难用家乡话交流了,部分原因是觉得“别扭”,还有时候觉得家乡话的词汇量已经不够足以表达想说的话。对于家乡话会不会有一天完全消失,她告诉美国之音说:“发自内心的讲,我能接受,无所谓。我觉得就包括很多其他的东西,跟方言一样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好多东西都没了。没了就没了,其实对我生活没什么影响。”

但是她也认为,没有方言的中国将会变得枯燥无味。她说:“我觉得普通话一定要推广。联合国还有官方语言呢,中国必须要有官方语言,要不然大家没法交流啊,什么都搞不了。但是我觉得方言还是要留的。因为方言就是一个地方的特色嘛。如果都说普通话,这个中国也没啥趣了。”

大一统局面下的汉字共同体

中华民族现代意义上的国语系统,早在1932年中华民国教育部发布《国音常用字汇》时就已开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于1956年发布《关于推广普通话的指示》,1982“推广普通话”年被写入宪法,1994年推出普通话水平测试,2000年通过《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

周若川告诉美国之音:“推广普通话很实用,确实是这样。比如说秦始皇搞了量同衡,车同轨,书同文;书同文就是李斯发明的小篆,形成了汉字共同体。如果没有这个汉字共同体,中国这个大一统早就分崩离析了。”

生活在乌鲁木齐的80后维族姑娘古丽(化名)说,其实早在她90年代后期上学的时候,维语教学就开始渐渐消失了。

她对美国之音说:“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比如以前可能三年级开始,然后可能是第一批上了民语学校的学生。到了后来,高中的时候,可能什么都是汉语教学,只有母语课是维语。到最后完全取消是在这些年,09年之后。”

2020年9月,内蒙古的一些蒙族民众因为中小学校减少蒙语教学提出抗议,引起境外媒体注意和报道,但是最后在高压之下不了了之。古丽认为,对于少数民族的本族语言来说,面临的命运最终都是一样的。她说:“这个东西就是循序渐进。但是新疆和西藏肯定是快过内蒙古的。内蒙古是前年才出那些事儿嘛。他们其实是最晚的,新疆和西藏其实是很早的一批。09年之前新疆还有些知识分子出来反对一下,现在没这个空间了。只能接受啊,你能怎么办。”

2021年1月,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在“关于2020年备案审查工作情况的报告”中提到:“有的地方性法规规定,各级各类民族学校应当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或者本民族通用的语言文字进行教学;有的规定,经本地教育行政部门同意,有条件的民族学校部分课程可以用汉语言文字授课。我们审查认为,上述规定与宪法第十九条第五款关于国家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的规定和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教育法等有关法律的规定不一致,已要求制定机关作出修改。”此项解释被看做是中央政府对内蒙古抗议事件的释法回应,也就是继续推行之前的汉语教育。

古丽和她的父母坚持在家说维语,但是她注意到朋友的孩子们,基本上都只用汉语交流了。虽然维语和汉语都很流利,古丽自己觉得很矛盾,因为汉语好,给她带来了职场上的优势。

她告诉美国之音说,表姐表哥们跟她的境遇就完全不一样的,因为他们是用维语上的大学。“虽然也是上的大学,可是毕业以后在就业上有非常多的困难。你说他们是文盲吗,不是!他们只是用另外一种比较小众的语言去接受了教育。所以他就会处处碰壁”。

古丽说:“你如果用民族语言去接受教育了,你就等同于是个文盲。所以现在为什么家长越来越愿意把孩子送到汉语学校。不是说想让孩子同化,而是说想给他一个更好一点的未来。”

周若川认为,在大一统思想的强势下,语言最终将不可避免的单一化。他说,长期以来,中华民族主要就是一个汉字共同体。到了毛泽东时代,搞了个北京话共同体,在汉字共同体基础上做了一个更深的叠加。现在习近平搞了个资讯共同体:所有公共的资讯,都必须是统一的声音。

周若川对美国之音说:“以后,思想共同体一定会出现。脑子里插个芯片,那全都是一样的思想。从汉字共同体到北京话共同体花了两千年时间,但是北京话共同体到资讯共同体只花了三十年时间。然后再到插芯片的思想共同体,我看十年时间就可以完成,《1984》的3.0版就实现啦。”

https://www.voachinese.com/a/China-is-losing-dialects-when-the-government-promotes-Mandarin-education-20220202/64101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