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leigh @burleigh
9

https://edition.cnn.com/2020/11/30/asia/wuhan-china-covid-intl/index.html

希望能放出被泄露的文件的原文。

从这篇报导看,我大概觉得印证了我的几个猜想:即武汉封城前的不作为更多源于过度乐观,技术能力和糟糕的公卫系统,而不是在知道严重性的前提下的隐瞒/有意扩散病毒;低感染数和死亡数来自于过于严格的诊断标准。不过这篇文章也告诉我,死亡人数大概率比我猜测的低(我猜一万多的样子)。而且湖北省在2019年12月似乎有一个不寻常的流感季,但是不是在武汉,而是在宜昌和咸宁。但是这和covid的联系还有待研究。

8

查理曼专栏

你会说保守党的语言吗?(Sprechen Sie Tory?)

英国保守党和欧洲基督教民主派互不理解。所以才有了Brexit这个烂摊子

眯着眼睛来看,鲍里斯-约翰逊和乌苏拉-冯-德莱恩看起来相当相似。英国首相和欧盟委员会主席都是欧盟官僚的孩子,都部分在布鲁塞尔长大。两人都曾在国内政治中被认为是不重要的角色,然后却被弹射上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工作岗位。两人的孩子都足以装满一辆小巴。

然而,如果完全睁大眼睛,差异就会变得很明显。冯德莱恩夫人听起来像一个技术官僚,而约翰逊先生像一个在酒吧讲笑话的家伙。冯德莱恩夫人正在督导欧盟急需的深化。在约翰逊先生的领导下,英国已经离开了欧盟。冯德莱恩夫人夸耀她有七个孩子;约翰逊先生拒绝说明他有多少个孩子(维基百科选择 "至少六个")。

两位领导人所来自的政治传统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相似。约翰逊先生是保守党人;冯德莱恩夫人来自基督教民主派。这两种理念有很多共同点。两派都位于中右翼,是政府的天然政党,以财政审慎著称。他们的意识形态都是糊涂的。他们都厌恶大思想家:在这两种理念中,都没有与马克思或密尔相当的人。实用主义是两派都引以为傲的一点;一般来说,让左翼分子远离权力——或者至少是受到制约——就已经足够了。但正是他们的分歧,有助于解释为什么英国在欧盟中一直坐立不安。

说到底,欧盟是基督教民主派的发明。它的创始人——意大利的阿尔西德-德-加斯佩里、德国的康拉德-阿登纳和法国的罗伯特-舒曼,都是基督教民主党人,签署最初条约的六位外交部长也是如此。虽然不再是独霸,但基督教民主派仍在塑造着欧盟。他们控制的欧洲人民党(EPP),即中右翼政党集团,瓜分了欧盟的工作——比如冯德莱恩夫人的工作。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总理安格拉-默克尔是欧洲大陆毫无疑问最有权势的政治家。基督教民主派建立了欧洲,而且他们现在或多或少还在管理着欧洲。要了解欧洲,就必须了解基督教民主派。不幸的是,对英国来说,保守党,基督教民主派在海峡对岸最亲密的表兄弟——从来没有理解过。

有时,这些误解导致了战略错误。在竞选保守党领袖时,大卫-卡梅伦承诺要离开EPP这一主流右派的俱乐部。对于卡梅伦先生来说,这是一个简单的决定。一般来说,占主导地位的基督教民主派希望更多的欧洲一体化,而卡梅伦先生和他的保守党并不希望这样。这个承诺像肉一样吸引了饥饿的欧洲怀疑论成员,并帮助了卡梅伦先生获胜。但对默克尔夫人来说,这是一种侮辱。EPP吸引多样的跟随者,但它有一个一直在基督教民主派中占主导地位的深层目的:阻止社会主义者控制政局。退出EPP无异于当逃兵。

个人主义要么是目标,要么是噩梦,这要看是对保守党人还是对基督教民主派而言。撒切尔夫人曾宣称,"没有所谓的社会",只有个人和家庭。雅克-马利坦,基督教民主派中为数不多的政治哲学家,认为猖獗的个人主义与极权主义是一体的,并提出任何形式的基督教民主派都必须 "既反对极权国家的观念,又反对个人的主权"。在这种观点中,除了社会,什么都没有。

即使是施政的首选方法也会发生冲突。基督教民主派的核心是缓慢地、磨合地建立共识,因此欧盟本身也是保守党所厌恶的。对保守党来说,这些词听起来太像投降了。与英国政治中赢家通吃的制度相比,欧盟的运作在保守党人眼里显得缓慢而缺乏反应,在基督教民主党人眼里则十分恰当。"默克尔不是撒切尔,"卡梅伦先生在自传中写道,不带有多少赞许。"她最喜欢的表达方式是'一步一步来'"。相比之下,保守党对创造性破坏的欲望明显不保守。脱离欧盟这个从根本上彻底改变国家的项目,只是一个最新的例子。英国并不是逐步退出了欧盟,而是进行了一次巨大的飞跃。就连对这些政策的表述也不一样。对基督教民主党来说,沉闷是一种美德。对于保守派来说,这是一种罪过。安格拉-默克尔远不是第一个陶醉于反魅力的基督教民主党领导人。对于约翰逊先生来说,魅力是他的主要武器。

不仅仅是小分歧的自恋

基督教民主派和保守党人世界观的根本性分裂一直困扰着脱欧谈判。归根结底,英国脱欧是一个将民族国家重新置于政治中心的项目。相比之下,基督教民主派是建立在对民族国家的深深怀疑之上的。而这部分源于对20世纪的分析:民族国家的胜利(英国人的观点),或民族国家导致的悲剧(对大部分西欧国家而言)。在基督教民主派的世界观中,权力应该是分散的,分布在地方、地区和国家层面。以欧洲的形式再加一层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普林斯顿大学的扬-维尔纳-穆勒(Jan-Werner Mueller)写道:"抛弃一个你本来就害怕的东西是容易的"。然而,对保守党来说,超国家层面的权威是一种侮辱。

关于脱欧谈判中 "公平竞争环境 "安排的争论看似是一个技术上的角力。事实上,它们是保守党和基督教民主派的国家观的冲突。保守党希望权力被拽回来,而基督教民主派则难以理解为什么。相互不理解是一种糟糕的关系基础。然而这正是英国与欧盟关系的基础:两国政体的主流意识形态都无法理解对方。就像约翰逊先生和冯德莱恩夫人一样,英国和它的欧盟同行可能看起来很相似,但他们远非如此。除非你眯着眼睛看。

本文刊发于在2020年12月19日印刷版的欧洲部分,标题为“ Sprechen Sie Tory?”。

7

评论:感觉这会是又一张过时的地图。也许在未来看,这只是在冷战后秩序被挑战时的一系列领土部分中的前几个。未来说不定会有相似的,有我们更熟悉的地名的新闻。Erdogan和Aliyev行为上都是习近平的同类,而“人滚地留”也不是中国粉红的专属。未来人看2020,除了covid,经济下行,扩张中的中国,也许还很不幸地要加上种族清洗。

This story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by Eurasianet under CC BY-ND 4.0

Author: Adrian Hartrick, Eurasianet. Translation: Burleigh

“这看起来并不好。“

我们正驶往舒沙。在路旁,亚美尼亚士兵正在挖掘战壕,明显地在为防御这条路做准备。这条路是卡拉巴赫陷入战争的民众获取物资的关键走廊。

在深谷的对面,围绕群山的森林正在燃烧。这大概是因为阿塞拜疆军队为了逐出在林中躲避无人机的亚美尼亚作战力量所投放的白磷弹。路旁的士兵透过望远镜,密切地观察山谷里的进展。

一位同行的记者两周前到过此处。他称情况有了极大的变化。”这和上次不一样“,他说,”让我们看看斯捷潘纳克特怎么样”。

现在是11月3日。数日前,阿塞拜疆军队距舒沙已经不足5公里,并在树林中与亚美尼亚单位近距离交战。尽管阿塞拜疆军队的临近引起了在舒沙和附近地区首府斯捷潘纳克特的人的警惕,我们中大多数人都认为,这只是小股的骚扰亚美尼亚单位的突击队,不是一个主要的威胁。

但是路沿景象告诉我们,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要更不受控制一些。

随着我们盘旋下降到舒沙的峭崖的底部,进入山谷中的斯捷潘纳克特,我们发现该市平静而繁忙。尽管面临龙卷风导弹和自杀无人机的威胁,各年龄的市民还在四处走动,购物和处理琐事。

我们安定下来,出门吃饭。我们一坐在餐桌边,地面便开始颤抖,伴随炮火的低沉声音 - 来自舒沙的方向。

战争迷雾

尽管身处卡拉巴赫,可靠的信息还是难以获取。到处都是流言。在前线有认识的人的人带来互相冲突的新闻。当地政府表面维持乐观,淡化负面的进展。

次日近午,我们听闻我们来路,因为舒沙附近的交战,已被亚美尼亚政府关闭。随着这条被称为拉钦走廊的,唯一(相对)安全的出入通道的关闭,我们已经事实上被困在了斯捷潘纳克特。

一开始,我们被告知亚美尼亚军队正在发起对山谷中阿塞拜疆突击队的扫荡,并排除对拉钦走廊的威胁。随着一日过去,炮火变得更密集。传言称山谷中的阿塞拜疆军队比之前认为的要更大规模,并且还包含了叙利亚佣兵。我们无法查证这一点,但是事情明显很严重,气氛也很严峻。

几组外国和亚美尼亚记者们在等待消息,同时紧张地讨论撤离的方案。当地政府称公路很快会重新开放,但是当地官员和平民开始出现接受现实的阴暗神情。战斗正在逼近斯捷潘纳克特。

最后一线

对情势感到紧张的我们在酒店酒吧讨论应急计划。我们在讨论应该马上通过一条北边的公路撤离,还是应该次晨离开,现时继续报导。

邻桌一位结实的亚美尼亚人,带着战争的疲乏,正在抽烟,并听我们的对话。我们问了他的意见:我们应该离开吗?

“这完全取决于你的任务”,该男子,Artur说道。“这是我们生存之战,而你们留在这里报导很重要。我的任务是成为我祖国的英雄。你们的任务是?”

“我们的任务是尽我们所能报导。我们死了对谁都没用。“我的一位同事称。

”很多记者仍在报导,我认为他们是英雄 - 不是就阿尔察赫共和国而言(即卡拉巴赫),而是对他们的职业而言。“Artur回复道。”如果你们离开了,没有人会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你们应该留下。“

这场对话带着尊重,但是我们知道,Artur来自一个不同的事实。亚美尼亚人为了留在卡拉巴赫流了血。这里几乎每个家庭都为战争失去了成员,他们的信念不会动摇。

决定当晚留下以后,我们前往一个地下避难所,探望了一些从战斗开始便住入的卡拉巴赫老人。”我的儿子在第一次战争(在90年代)负伤。我孙子在第二次战争(在2016年)牺牲”70岁的Arageh称。“我姐姐的儿子已经牺牲了...现在我家里有六个男人在前线。”

房间另一边一个女人称:”记者总是来这里,和我们讲几句,但是世界没人听我们。和你们对话会帮到我们吗?“。一名84岁老人,Isabella,含泪宣称”我一直住在这里...这是我的土地。我的房子受损了。我一无所有,但我不会离开。“

外面的街道上,一种最后决战的气氛正在逼近。

当地亚美尼亚人很可能将战至最后一人。这是一场在数层血腥上的战争。90年代的卡拉巴赫冲突目睹了双方在对方身上的暴行。住在阿塞拜疆的亚美尼亚人被迫逃离,而另一方也是。亚美尼亚的胜利导致60万阿塞拜疆平民被迫离开被占领的土地。阿塞拜疆人迫望复仇。如果他们成功回到卡拉巴赫,卡拉巴赫土地上亚美尼亚人的存在可能将会终结。

逃离

经过另一个长夜的炮击,我们中几个在清晨尝试通过另一条北边的路离开卡拉巴赫,回到亚美尼亚。其他同事选择留下。

经过紧张的行驶,扫视天空以避开阿塞拜疆的火炮和无人机,我们回到安全的亚美尼亚的塞凡湖。

斯捷潘纳克特的新闻越加绝望:该市正经历前所未有水平的炮击。

“This doesn’t look good.”

We were barreling toward Shusha, in Nagorno-Karabakh, and all along the roadside Armenian soldiers were digging trenches in apparent preparation for the defense of the road, the vital supply corridor for Karabakh’s embattled population.

Directly across the steep valley, the forests on the surrounding mountains were on fire, possibly the result of white-phosphorus shells dropped by Azerbaijani forces to try and flush out Armenian units who were using the forest as cover from drones. The soldiers on the roadside peered at the scene through binoculars, intently monitoring what seemed to be a developing situation in the valley.

One of the fellow journalists in our car had been here just two weeks before and said the situation had dramatically changed since then. “This feels different than last time,” he said. “Let’s see what Stepanakert looks like.”

This was November 3. For several days, Azerbaijani forces had been within about five kilometers of Shusha, clashing with Armenian units in hand-to-hand fighting in the forest. While, the close proximity of the Azerbaijani forces was alarming to those in Shusha, as well as those in the nearby regional capital of Stepanakert, most of us believed that these were small commando units sent to harass the Armenians and that they did not pose a major threat.

But the scene on the road suggested that things were a little less under control than imagined.

As we wound around the base of Shusha’s dramatic cliffs and descended the valley into Stepanakert, we found the city calm and bustling. In spite of the constant threat of Smerch missiles and suicide drones, adults of all ages milled around, buying groceries and running errands.

We got settled and went out to eat. As soon as we sat down, the earth began shaking with the rumble of heavy shelling in the near distance. It was coming from the direction of Shusha.

Fog of war

Even on the ground in Nagorno-Karabakh, reliable information can be hard to come by. Rumors swirl, people with contacts at the front receive conflicting news, and the local government tries to maintain a positive face and downplay negative developments.

Late the next morning we got word that the road that we had come in on had been shut down by Armenian forces as a result of clashes around Shusha. With that road, known as the Lachin corridor, the only (relatively) safe way in and out, we were effectively stuck in Karabakh.

Initially we were told that Armenian forces were launching an operation to ‘cleanse’ Azerbaijani commandos from the valley and neutralize any threat to the Lachin road. As the day progressed, the shelling only became more intense. Rumors started arriving that the Azerbaijanis in the valley were actually a more sizable fighting force than previously thought and that they included Syrian mercenaries. We weren’t able to verify any of this, but whatever was going on was serious and the mood was bleak.

Groups of foreign and Armenian journalists waited for any information and nervously discussed possible options to get out. Local authorities claimed the road would be reopened shortly. But a dark resignation began to show on the faces of officials and civilians around town. It started to feel that the war was closing in on Stepanakert.

A last stand

Nervous about the situation, our group gathered at the hotel bar to discuss a contingency plan. We debated whether we should leave immediately on an alternative northern road or wait until morning and continue working in the meantime.

At a neighboring table, a burly Armenian man in battle fatigues was smoking a cigarette and listening to us talk. We asked him what he thought: should we leave?

“It all depends on what your mission is,” the man, Artur, said. “This is a fight for our survival and it is important for you to be here to show what is going on. My mission is to hopefully be a hero for my motherland. What is your mission?”

One of my colleagues answered: “We want to cover what’s happening here to a point that we can cover it. If we’re dead, we’re no use to anybody”

“There are many journalists still here reporting and I consider them heroes, not for Artsakh [Nagorno Karabakh], but for their profession,” Artur answered back. “If you leave, no one will know what is happening here. You should stay.”

The conversation was respectful, but we knew Artur was coming from a different reality. Armenians have paid in blood to stay in Karabakh. Nearly every family in the enclave has lost members to war and their conviction is unwavering.

Deciding to stay the evening, we visited a basement shelter where some elderly Karabakhtsis have been living since the war began. “My son was injured in the first war [in the 1990s] and my grandson was killed in the second [2016],” said 70-year-old Arageh. “My sister’s son was killed…I have six men from my family on the frontlines at this moment.”

Across the room another woman chimed in: “Journalists always come here and talk to us, but the world doesn’t listen to us, do you think talking to you will save us?” A bitter and tearful 84-year-old, Isabella, declared: “I have always lived here…this is my land. My house has been damaged, I have nothing, but I will never leave.”

In the streets outside, it started to feel that a last stand was near.

Local Armenians likely will fight to the last man. This is a war built on layers of brutality. The Karabakh conflict of the 1990’s saw cruelty visited by both sides on each other. Armenians living in Azerbaijan were forced to flee to Armenia and vice versa. The eventual Armenian victory in that war resulted in the exodus of more than 600,000 Azerbaijani civilians from the newly captured territories. The Azerbaijani mood is vengeful, and should the effort to take back Karabakh succeed, it is likely the Armenian presence in Karabakh will end.

Escape

After another long night of shelling, a couple of us made an early morning attempt to leave Karabakh by the alternative, northern road back to Armenia. Other colleagues chose to stay.

After a tense drive, scanning the skies for Azerbaijani drones and artillery, we arrived to the safety of Armenia’s Lake Sevan.

Checking the news from Stepanakert, it was getting more dire: The city was suffering under an unprecedented level of shelling.

7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7063

中国对澳大利亚的贸易霸凌相信大家都有听闻。葡萄酒就是其中一项。在中国以外的国家的用户也许可以考虑一下支持澳大利亚。对于在中国的用户,趁现在还有已有现货在中国的澳大利亚葡萄酒,赶紧买一点尝一下也好。

欢迎推荐其他澳大利亚美食/澳大利亚产品(我是一个都想不出来了)。

建议大家只推荐淘宝可以买到的。一些公司的产品在不同地区会使用不用品牌。如果统一使用中国市场品牌,不仅方便在中国的用户,也不会被网警猜到我们在哪里~

红葡萄酒:shiraz是最有名的品种,但是澳大利亚什么品种都有。我推荐的普遍都是shiraz有名但是其他也不错。我自己喜欢的品牌Clarendon hills(家族企业); henschke(家族企业);mitolo和glaetzer(家族企业);kaesler;torbreck(美资);leeuwin(家族企业,cab sauv有名);craiglee(家族企业);teusner(喜欢他们的mataro/mourvedre,西班牙资);oakridge(喜欢pinot noir,家族企业)。

白葡萄酒:Grosset(Riesling有名,私企);pewsey vale (Riesling不错)和yalumba(喜欢viognier,两个都是samuel, smith & sons家族企业);d'arenberg(其实他们红酒更多,家族企业)。

6

伏尔泰的继承人

法国对言论自由的捍卫是正确的

没有人有不受冒犯的权利

塞缪尔·佩蒂(Samuel paty)告诉他的学生,如果他们可能被冒犯,请把目光移开。他知道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画被穆斯林视为亵神。但是这些图片是由法国讽刺杂志《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出版的,一份工作人员在2015年遭到圣战分子的屠杀的杂志,因此这些漫画也与一堂关于言论自由的课有关。老师认为他的学生够大,可以自己做决定了。为此,他被斩首。

在社交媒体时代,愤怒可以迅速走向全球。谴责帕蒂先生的家长不在课室里,并谎称他的女儿在场。杀害帕蒂先生的圣战者是在观看该家长发布的Facebook视频后这样做的。当法国总统马克龙谴责谋杀并捍卫言论自由时,几个穆斯林国家的领导人指责他伊斯兰恐惧症。其中包括土耳其总统,他将数千名属于“不正确”的教派的穆斯林关押;以及巴基斯坦总理 - 显然,比起中国的穆斯林集中营,法国一间课室更令他沮丧。

不道德的政客们总是煽动种族或宗派的愤怒,以团结支持者,分散人们对自身缺陷的关注。但是一些批评家似乎真诚地相信,法国是圣战分子袭击其国土的原因而不是受害者。他们经常指出它的世俗主义(laïcité)传统 - 在与天主教会进行了长期斗争之后,法律在1905年确立了这一点。它保护信教或不信教的权利,并将宗教与公共生活分隔。没有法国总统可以把手按在一本圣书上宣誓就职。法国国立学校不能上演耶稣诞生剧。有些人认为这样的规则歧视穆斯林。公立学校对使用“显眼”的宗教符号的禁令包含了耶稣受难像,但一些穆斯林仍然对他们(或他们的女儿)必须在学校门口摘掉头巾这一事表示愤慨。马克龙先生最近宣布镇压在家上学,不参与主流学校等“伊斯兰教分离主义”迹象(他认为这是激进主义教学的借口)时,他被指责“武器化”针对穆斯林的世俗主义。

对于某些穆斯林而言,最有争议的是,法国法律保护亵渎和侮辱任何宗教的权利,尽管不能基于宗教信仰歧视个人。有些人错误地认为这是一场法国侮辱伊斯兰的运动。从伊斯坦布尔到伊斯兰堡都已经发生了抵制法国商品和马克龙的抗议活动。

正如马克龙先生默认的那样,对穆斯林的歧视在法国是一个真正的问题。雇主更有可能将他们的求职申请扔进垃圾桶。马克龙先生誓言要与种族主义作斗争,并为“不论肤色,血统,宗教信仰”劣势社区的人们提供更多机会。他面临着艰难的工作,即使他自己的部长们不为他拖后腿,例如他们对超市中专门的清真食品的货架的荒唐的持续抗议。

但是,也不能无视这两点。其一,自2015年以来,在法国的伊斯兰恐怖袭击中已有250多人被杀。去年,在法国被捕的圣战恐怖主义嫌疑人比其他任何欧盟国家都要多。法国情报机构警告说,激进分子正在进行一场争取年轻人,尤其是网络上的年轻人的心灵的战争,以为他们的暴力活动获取新兵。法国确实需要比大多数国家更关注极端主义,和对他们给出更坚定的回应。

其二,法国捍卫言论自由是正确的。宗教是一组观念,因此可以被辩论甚至被嘲笑。体贴的发言者将尽量不提出无端的冒犯。但是政府不应该强迫他们不冒犯。如果政府强迫他们这样做了,每个人都将不得不审查自己,以免冒犯听众中最容易被冒犯到的人。正如Paty先生所发现的那样,听众可以通过手机将地球上的任何人都包括在内。

法国不应给人一种为亵渎神明背书的印象,但是保护亵渎神灵是正确的,就像保护那些抱怨亵渎神灵的人是正确的,只要他们不主张暴力即可。正如法国和其他地方许多有思想的穆斯林指出的那样,无论您有多生气,言论的回应都不是刀子:它是言论。

原文链接https://www.economist.com/leaders/2020/11/05/france-is-right-to-defend-free-speech

(碎碎念:机器翻译质量其实还挺不错的嘛)

6

疫苗的效果

以目前来看,BioNTech疫苗在防止重症和入院方面效果非常好,在以色列的实际效果中和实验结果相当接近。Moderna的我不清楚,但是如果和实验结果接近,那也会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效果。而且副作用方面,考虑到现在在以色列,英国和美国的接种人数,这几款疫苗还存在未被发现的重大副作用的可能性非常低。因此这两款基本上可以放心打。

其他款的疫苗,就不太好说了。已知牛津疫苗的效果是不如上面两款mRNA疫苗的,但是可以预见,出于价格和储存的目的,这款疫苗将会在不少国家成为最主流的疫苗。

在谈保护效果的时候,除了讨论防止重症,还要考虑别的。轻症病人也可能得到长久的后遗症。无症状传染是covid传染的重要方式。但是,目前还不清楚这些疫苗在防护无症状感染方面的能力。接种了疫苗的人,如果感染了,体内的viral titre也比较低。理论上来说,比较低的titre,传染别人的能力也会相应降低。但是,考虑到新冠病毒的传染性,我们还不知道这种降低有没有传染病学上的意义。最近英国开展的人体挑战实验,也许可以帮忙找到这一点,虽然我认为大规模的流行病学研究更加合适。

另外一方面,如果疫苗不能很好阻断传播,那病毒将有可能,继续在易感人群里面传播。这些人可能就成为了病毒的中间宿主了。易感人群有很大一部分会在发展中国家。一些发展中国家会被打上一个covid endemic的标签。这对他们的经济发展有什么后果还有待观察。但是我猜像machu picchu或者taj mahal的游客应该会少不少。

变种病毒

疫苗能不能阻断传染很重要。虽然被感染的人不需医疗资源,但是,每多一个人被传染,病毒就多一份变异的机会。如果疫苗在减少传染(即减少病毒变异)上的能力不够好,那么,能够逃脱现有疫苗控制的病毒,就迟早会出现。这样一来,变异病毒带来的新爆发就迟早会发生。而且,我们现在已经有这样的病毒了。南非发现的变种,对牛津疫苗和BioNTech疫苗,都有很强的抵抗能力。如果变种产生的足够快(我盲猜大概1-3年出现一次),那么以后新冠就会变得像流感一样,除了死亡率重症率都是流感的至少十几倍。而因此时不时的lockdown也许会成为常态。

同时,变种病毒的产生,和病毒在一个人体内的复制次数也有关系。免疫系统比较差的人,由于不能有效地清除病毒,所以他们的体内,也就更有可能产生变异。我还不知道现在的几款疫苗,在HIV患者里面提供保护的能力,尤其是在非洲那些没能得到很好控制的患者。如果疫苗不能很好的保护他们,那他们可能产生很多新变种。

同时,盲猜一下下一个有影响力的新变种的产地。最有可能是南非(因为南非有能力而且有现成的变种监测,实际起源可能是莫桑比克之类),然后就是一些中美和加勒比国家,巴西,东欧。后面三个,更有可能会在入境其他国家的旅客里面被发现。这些国家是因为有不少HIV感染,医疗条件也没有很好,而且疫苗分发的速度也比较慢。因此,我盲猜WHO会建立一个类似GISRS一样的新冠检测系统(GCSRS?)。这个监控系统也许可以被用来指导疫苗的reformulation。

不过,变种病毒也有别的走向。一个感染力非常强,但是致病致死率都大幅降低,甚至降低到流感水平的变种,有可能出现,并且以它的超强传染力取代其他变种。即使如此,WHO或者其他组织,需要非常大的勇气,才敢宣布covid已经不可怕了吧。

国内的活动

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是,有了疫苗之后,国内的活动有多大程度上可以恢复covid以前的状态。英国有很多covid病例。但是疫苗的进展也很好。但是,考虑到疫苗效力,以及人群中有一部分不能/不愿意打疫苗,英国还会有不少人缺乏对covid的免疫力(盲猜,到年底,大约人口五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假设没有新的变种。而这部分人还会不断贡献新的病例。当然,到那个时候,新冠后遗症和变种就会是更主要的担心了。而英国的民众,普遍都能接受时不时出现的一些案例,就像我们在去年夏天看到的一样。国内活动能不能恢复正常,就取决于接种数量,后遗症数量,严重程度,以及疫苗的保护效果了。

除了英国以外,剩下的国家我想分成两种。一种是也有大量病例,社区传播程度很高,但是疫苗分发速度远不如英国,例如印度和巴西。由于疫苗分发速度慢,总体而言,这些国家还会有不少易感人群。而且由于这几个国家广泛的不平等,疫苗更有可能是按照获取疫苗的能力来分发,而不是得covid的风险。一旦控制措施放松,大量病例压垮医疗系统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因此,这些国家可能会推出免疫护照,让能获取疫苗的人和暂时没能获取疫苗的人过上很不一样的生活。我很好奇这会对一些依靠获取疫苗能力比较弱的人的票上台的政府有怎样的影响。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干脆垮就垮,打了疫苗的人开心就好,例如巴西……。

在一些本地案例基本没有的国家,例如新西兰,澳大利亚,中国和台湾,民众对于新案例都会很敏感。一旦边界开放,外来的新病例就会感染本国的易感人群,尽管他们占人口的比例未必很多(中国除外,中国疫苗推进速度慢的不行……)。对于这些国家来说,开不开边境就会成为一个大问题。

边境控制

边境控制肯定会长期存在。对于澳新中台而言,边境控制希望减少一切案例的输入。对于其他国家而言,边境控制会更侧重于对出现能防御疫苗的新变种病毒的控制。

对于希望控制新变种的国家而言,例如英国,他们需要有一张快速更新的国家列表。但是,由于现在还没有很好的监测系统,一些实际起源的国家可能被漏掉,而不相关的国家被认为是起源地。例如毛里求斯起源的病毒,可能最后是在南非造成了社区传播才被发现。目前英国的做法是把起源国+经贸联系紧密的国家一起禁止入境,例如南非变种=所有非洲南部国家都被封禁。但是未必所有国家都能这样做,或许因为政治压力,也可能是因为经济原因。举例子,如果格鲁吉亚发现变种,土耳其可能就会为了保证游客,继续允许乌克兰的旅客入境。

对于不希望有任何病例的国家,例如新西兰,边境的开放就会变得很谨慎。我不认为疫苗证明会免去集中隔离,但是我猜测,疫苗证明可以缩短集中隔离时间,减少测试次数,甚至允许一部分/全部集中隔离时间改为居家隔离。不过,疫苗证明的国际通用性就会是问题。一些国家可能不会承认没有在该国注册的疫苗的有效性,例如新西兰可能就不会承认俄罗斯疫苗,除非在新西兰注册。一些国家可能会要求测抗体来验证疫苗的有效性。

为了应对更多的国际旅行者,集中隔离的形式也可能改变。目前,各地的隔离系统基本都是政府在运营。但是以后,可能会成为政府设定标准,私营部门按标准运营隔离设施,政府督察那样。旅行者可以自己挑选在哪个设施隔离,只要愿意付钱就好。

中国

中国相比之下,并不太需要操心边境。一来,中国疫苗推进速度比较慢,国内易感人群非常多。其二,中国不需要外国劳动力,靠自己内循环完全没问题。其三,外国游客对中国旅游业贡献一般,对整体经济的贡献更小。因此中国开放的程度可能会比较低。我猜测大概就是增加入境航班数量。至于疫苗,我怀疑并不会造成多大改变。一来是因为中国非常谨慎。其二是中国短期内不太可能承认其他国家开发的疫苗(BioNTech除外),像牛津疫苗,估计是永远都不会在中国得到承认的。

中国可能其实并不急于给中国人打疫苗。第一是因为中国已经透过边境控制,把covid控制的很好,因此给中国人打疫苗能降低的风险并不多。第二是因为产能有限,把有限的疫苗拿去出口和做疫苗外交,收益更划算。第三就是钱和资源啦……。

而且,现在疫情底下的环境,其实对中国是非常有利的。中国和外国的对比给了中国政府大量宣传材料。中国由于国内活动和covid前差不多,因此可以吸引很多投资者。最近的中国出口大涨就有夺取西方国家停工的工厂的订单的原因。有时候我在怀疑,中国对西方开发的疫苗的安全性的宣传,是不是有希望疫情永远不要结束的动机……。

病毒起源

WHO的调查,从新闻报导来看,基本就是重申了之前认为的最大的可能性。没有任何新的发现,因为不少材料的access都被拒绝了(例如污水和血样)。不过,我还是不认为WHO的结论会有很大的改变。covid开始时间和根据变异推测的时间差不太多。natural host大概率就是蝙蝠,蝙蝠身上出现任何奇怪的冠状病毒/任何病毒都不奇怪。中间宿主肯定存在,因为中国人真的不会吃蝙蝠,而且武汉也不是一个蝙蝠很多的环境。中间宿主更可能和野生动物有关,因为只有野生动物,既能接触到蝙蝠,又能接触到人类。当然,中间宿主可能也不止一种,变异也可能在互相传播里面产生。第一个和人类接触的中间宿主,可能是个活动物,也可能是个冰冻起来的尸体。华南海鲜市场可能是中间宿主和人类的第一次接触,也有可能是第一次超级传播事件。实验室泄露,可能性很低。武器研究和故意投毒,和我是蜥蜴人的概率差不多吧。

至于源头是不是中国,在找到那个蝙蝠洞之前,都不可能知道。之前被广泛报导的,导致矿工染病的,和这次的新冠非常接近的病毒,来自云南墨江,离老挝和越南都不远。蝙蝠长了翅膀,有可能今天是中国蝙蝠,明天就是老挝蝙蝠了。因此纠结于病毒是不是来自中国没有太大意义。考虑到中国不少野味是从东南亚国家走私而来,因此中间宿主以及新冠病毒来自东南亚的可能性并不低。

于其纠结于是否中国起源,我觉得把注意力放在,为什么中国让新冠失控了比较好。中国从19年11月到20年1月底都是一个黑箱。不拿出来好好分析,很容易再犯相同的错误的。

5

茶馆

冲向长城的外国人

全球化曾希望改变中国。相反,中国正在改变全球化

2021年6月12日

去年年初,当新冠病毒病让中国陷入几周的停滞状态时,跨国公司看到了另一种全球化:一种没有中国经济活力为核心的全球化。恐慌随之而来。

外国企业承认,他们已经过于依赖中国。无论是用于出口还是国内市场,中国都是制造和销售其产品的最容易和最好的地方。新冠病毒和同期的中美贸易战被视为一种有益的,将推动重大变革的冲击。外国公司承诺通过在其他国家的多元化发展来建立更有弹性的供应链,同时指出他们将保持 "在中国,为中国 "的生产基地,以便在中国需求恢复时为其服务。

一年过去了,人们的情绪非常不同。近600家公司回应了中国欧盟商会进行的于6月8日公布的年度商业信心调查。他们描述了对中国激增的乐观情绪,经济增长的恢复速度远远超过预期。四分之三的欧洲企业表示,2020年他们在中国是有利可图的,这使他们能够将收入送回在其他地方遭遇惨淡业绩的总部。

各行业的乐观情绪各不相同。特别是,汽车和奢侈品制造商获得了丰厚的销售额,因为因防疫而无法出国度假的富裕中国人选择了去购物。足足有91%的公司表示,他们将维持在中国的投资,而不是将其转移到其他地方。超过四分之一的制造商正在将供应链更彻底地引入中国,是将其转移到境外的五倍。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公司仍然和以前一样,对中国是否会以同样的方式向本地和外国公司开放市场或执行法规持怀疑态度。与以往一样,六分之一的公司表示,为了保持市场准入,他们被迫转让技术。五分之二的人说,中国的商业环境比以前更加政治化了。如果这个调查是在最近中国制裁欧洲政治家和国家媒体煽动消费者抵制H&M和其他服装品牌,以回应欧洲对新疆人权状况的批评之后进行的话,这个比例肯定会更高。

欧洲公司报告说,由于法律要求在中国使用的敏感技术必须对中国当局安全可控,因此它们失去了商业机会。这些法律又被限制跨(中国)境传输数据的规定进一步加强。这迫使跨国公司专门为中国建立重复的数据库、云服务和软件系统,并雇用全中国的研发团队。欧盟商会主席Joerg Wuttke说,越来越多的公司必须为中国建立一个业务,为世界其他地区建立另一个业务。

听这些商人抱怨在中国的处境有多艰难的中国官员可能会想知道为什么中国需要听从外国的改革呼吁,因为这些同样的人转过身来又进行新的投资。这些官员甚至可能观察到,一些重要的欧洲企业正在通过将工厂迁出美国来应对美国对敏感技术的出口控制,以便它们能够继续迎合中国客户。

私下里,欧洲老板们承认,在试图说服中国开放符合该国自身利益时,他们的筹码越来越少。一些人越来越热衷于对中国在欧洲的企业使用大棒,例如投资筛选机制,或对碳密集型项目或受中国政府大量补贴的公司施加新的成本的规则。

习近平的中国对外国公司的欢迎是选择性的。最受青睐的是销售中国自己无法制造的东西的企业,如高科技化学品和工业机械企业,它们的存在吸引了专业供应商。这些公司享有红地毯式的待遇:它们被允许建立完全属于自己的中国子公司,以帮助它们保护商业机密,并免去困扰较小竞争对手的繁琐手续。较低层次的外国公司生产中国消费者喜欢的产品,如花哨的欧洲汽车。只要他们在中国制造这些东西,使用中国工人和部件,并缴纳当地税款,国家就会容忍他们的存在。这可能是有利可图的:一些跨国公司几乎一半的收入是在中国获得的。但那是因为他们完全在中国的围墙内经营。作为西方制造的出口市场,中国并不特别重要:例如,欧盟卖给英国的东西比卖给中国的多。

让外国员工进入中国越来越难,特别是在疫情期间。本土化不少工作是一个好主意:平庸的外籍人士长期以来一直享受着不劳而获的特权。但在一个沉浸在愤怒的民族主义中的中国,本土化也有风险。一些中国高管在停滞不前的改革,或在香港和新疆的镇压等政治问题上站在他们政府一边。另一些人则对西方的政治问题缺乏敏感。

跨国公司中的“国”

西方国家的董事会曾经担心过市场可行性研究等问题。现在,他们必须与一个新的哲学问题作斗争:他们的公司是否真的想作为中国企业在中国经营,雇用越来越少的外国人,以产生与全球股东共享的收入?如果这些企业向西方国家的政府寻求帮助,他们会得到帮助吗?有经验的高管们描述了暗淡的选择。"这是关于风险的权衡,"一位说。"不在这里的风险,和在这里的风险"。同时,西方的公众舆论对一个被视为严峻的独裁者的中国变得更加敌视。事实证明,多样化并不具有经济意义。但在政治上,世界正在脱钩。这种冲击将产生持久的影响。

这篇文章出现在印刷版的中国部分,标题是 "长城内的外国人"

4

看了InspectorBen在品葱的作品,感觉值得学习的地方很多呢。

4

被人请喝茶的时候可以带一点去。否则万一一喝就几十个小时,肚子会饿的。

我自己是非常喜欢wafer和各种fig rolls。但是如果大家有喜欢的品牌和类型,不妨推荐一下。

2

原文

变种病毒

变种产地方面,我乌鸦嘴中了南非。但是却把印度忘记了。delta的时候我似乎被严重打脸了,直到omicron出来挽尊……。

新冠病毒作为RNA病毒,不断产生新变种是肯定的。没有变种才是新闻。每一次复制都会有变异的机会。更多的传播就意味着更多的变种。当然,有一些过程可以加快变异 - 例如直接从其他病毒那里获得一小段基因(具体请自行搜索recombination)。而现在我的怀疑是免疫缺陷是出现新的,大变化的主要推动。人-动物之间的传播虽然有不少证据,但是相对的重要性我的gut reaction是没那么高。不过有不少人以此为证据来杀猫杀狗杀宠物,唉……。

基于生物学101,目前能流行的变种,都是要适应现在的免疫地景的。因此,目前占比领先的变种都会有逃逸疫苗和之前的感染带来的免疫力的能力。但另一方面,这不代表他们在没有疫苗/之前感染的人群里面,比其他变种更具优势。因此,中国占比领先的变种未必会是在世界其他地方占比领先的变种。注意我不是在说那些变种会在中国传播得更慢,我只是在说他们未必会是最快的而已。

变种的速度也是挺值得关注的。现在看来,病毒的变异速度比药品或者疫苗的研发速度要快的多(想想当初让印度烧尸体,澳新放弃清零的delta,大概也只风流了半年)。抗体类的药物翻车率可以说是惨不忍睹。BA1还能用的药BA2就彻底没用的例子是有的。疫苗相对来说还暂时配不上惨不忍睹这四个字。但是如果我们还在继续用现在这些针对原始株的疫苗,那惨不忍睹也只是时间问题。我印象中看到过一些报告,指现在的疫苗最后一针三个月后对BA5,针对住院的保护力和没打疫苗已经非常接近了。mRNA疫苗的研发速度快优势,似乎没有很好的体现出来。

疫苗

如上所说。疫苗效果在变种横行的情况下,有多强真的需要打一个问号。之前的assessment是真的太乐观了……。我自己是去年十一月初打的booster,现在看到攀升的covid数字,出门戴口罩都认真了不少……。指望光靠疫苗能分出prevalence不同的地区,是真的想太多。

不过可以肯定的说,目前来看,benefit还是显著outweigh risk的。能打还是先打了吧。我的感觉是,现在不打booster等之后的omicron-specific 疫苗不是一个好策略。毕竟这新疫苗现在看来也不是未来半年内会出来的样子……。

不过另外一边,我认为强制疫苗可能会消停一会。我认同一些职业把疫苗作为一个前置要求。但是我不赞同在所有人里面搞强制。以现在的保护力,搞强制的意义可能是真不太大。

现在看来,之后不断需要额外booster的可能性还是挺大的。COVID早期的时候,英国的宣传基本上是“封城没有用,疫苗才是唯一出路”。这对英国后面的高疫苗接种率有很大的帮助(尤其是和相对更少类似宣传的欧洲大陆比)。但是当初说打两针,没多久就要booster,然后fully boost的goal post移个好几次。最后说不定一年一针。民众可这么好的耐心。阴谋论和misinformed的言论也会渗入。这从英国的booster uptake(比前两针低非常多)就能看一点问题了。之后会不会因此导致更严重的疫情,没有人知道。

国内活动和边境限制

边境限制一块,现在除了中国已经基本都没了。澳新一块我的预测还是比较准确的 - 直到他们放弃了清零。英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边境控制基本是不存在了。倒是东亚的开放速度比较慢(台日韩)。考虑到现在绝大部分国家都是本土病例为主,建议台日韩还是赶紧把边境控制给彻底放开吧。原因是因为封着没效果,顶多只能体现一下政府控制疫情的决心而已……。

国内活动的话,我是严重低估了疫苗接种的速度,因此低估了国内活动恢复的速度。打疫苗,口罩,隔离之类的,都是一些不太舒服,但是对防疫(以及对防止自己被感染)有好处的事情。但是英国人当初对口罩和隔离还是挺抗拒的,直到亲眼看到NHS的崩溃。类似的,对疫苗的抗拒却没有出现。英国靠自愿接种,以非常高的速度达到了非常高的接种率(就前两针而言)。现在看来,什么“民族性”之类的论调怕是站不住脚,政府合理的引导和宣教才是真正的原因吧……。

中国

在2021年的时候,清零的国家有很多。东亚文化的,威权政治的中国朝鲜;西方文化,民主政治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还有一些太平洋小岛国。但是现在只剩下中国这一个了。

其实我不反对清零这个愿望。但是愿望能不能实现是另一回事:天堂之路和地狱之路分别由什么铺就每个人都知道。中国现在为清零所做的努力,实在够不上good work的标准。最主要的体现,我认为在于各种基于恐惧的加码,而同时缺乏对每一项措施的有效性(或者性价比)的评估。而且,虽然有效性/性价比的评价经常缺席,但是对于宣传性,戏剧性的要求却经常被满足。具体的例子我就不举了,相信在中国的人都深有体会。

而且,中国不屑于学习其他国家在控制COVID疫情的经验。中国确实有丰富的压制疫情,消灭疫情的经验。但是,中国似乎没有太多的 在保障民生的同时压制疫情的经验,例如如何在新冠对医疗系统造成巨大压力的同时运营一个能让大部分cat 1/2病人得到及时救治的急症室。重复的封城似乎没让中国总结出什么来。即使有,也会因“基于恐惧的加码”被放在一边。而其他国家的类似经验,往往被标为“封城不彻底就是彻底不封城”,或被认为是没有意义的失败者的经验 - 仿佛对一个不救治就立即有可能死亡的病人稍微放松(例如在等待核酸结果时先使用隔离病房救治,而不是放在医院门口不管),就会导致数十万人因新冠死亡。

随着变种病毒越来越强,中国还面对着一种可能性,就是出现一种在中国人能承受的封城限度下无法清零的病毒。当然,如果把每个人都关在单独的铁皮房间里,那病毒传播是没有可能的。但是,即使是中国人的忍耐力,也做不到让人不吃饭,不喝水。而且共产党也不能完全籍口疫情而不顾民意(在疫苗上就体现得很明显)或者经济(体现在卫健委vs地方政府就核酸检测费用的争论)为所欲为。而以现在新冠变种的速度,出现共产党无法控制的变种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Omicron已经让中国流调的重要性大减,伴随无差别检测的重要性上升,和控制成本的大幅上升。而击穿中国的新变种很可能已经在路上了。到时中国会怎么做 - 尤其是面对音量大的防疫爱好者和既得利益者 - 就很值得关注。

新冠的影响

我很喜欢说的一句话是,living with covid is not living without covid。即使covid只是流感,那我们现在也有两个流感了。而任何人看到了流感造成的QALY lost,病假,productivity lost,经济上的损失,对医疗系统的压力,都不会把“just”放在流感前。想想把这些都乘以2。更别提COVID即使有疫苗也还是一种远比流感凶险的疾病(流感的case往往被低估,因此case fatality往往显得高。我印象中,如果case是基于症状的话,COVID的case fatality大概是流感2-20倍的样子 - 数据来源忘了 - 但这只是瞎猜对吧。而且COVID相较流感的最特别之处是对40-60岁人造成的超额死亡 - 一般人类最productive的年龄)。

而且,由于我们不去清零,这些新的QALY lost,producitvity lost等等,都将会是永久性的,除非病毒自己消失,或者mortality & morbidity都降到忽略不计(而不是和流感一样)。医疗的需求会永久性地增加,因此供应也需要在一个更高的baseline上。人们对病假的态度将会永远地改变。雇主会需要更多人来应对productivity的减少。而casual employee(没有病假,而casual loading实话说是真的少的可怜)会要求更多的权利。政府会永久性的需要更高的支出来覆盖医疗和损失的收入。

不幸的是,我有点怀疑各国政府在做出共存的决定时,有没有想过这些。我看过下议院就新冠教训的报告,里面表达了对当时的新冠宿命论的不解。不少当初学界和政界的观点都被证明错的离谱:封城并非没有用;flatten高传染性疾病的curve只会是lockdown而不是想象中更温和的措施;民众并不会不配合lockdown - 只要lockdown是有意义的;甚至lockdown也不会对mental health造成显著影响 - 不少民众表达了一种sense of purpose支持他们投入对抗疫情。而这里面又折射一些别的问题:英国学界缺乏对世界上其他国家学界的认知,政府对民众不信任 - 认为他们不能对话和解释只能nudge - 尽管这个政府就是英国人自己选出来的。

不过时至如今,后悔是没有什么用的了。新冠的影响会怎么走,还请社会学家的预测比较好……。

2

如题。有时候在某站parody回复得到赞后,会想点赞人会不会也是也是同道中人。

然后点开点赞人的过往发言记录,发现他大概率是我想批判一番的人。

好尴尬。

(当然,也有可能是,我看不出来对方的parody……)

2

https://apnews.com/article/china-virus-testing-secret-deals-firms-312f4a953e0264a3645219a08c62a0ad

文中认为中国疾控与三家上海的检测企业达成供应covid测试的秘密交易,而这些交易是因为贿赂和“关系”来达成的,以及因新冠爆发而被绕过的了一般采购程序。这三家公司先前并没有为大型流行病爆发制造检测的经验,在业内也只是无名之辈。中国疾控在1月3日完成病毒测序和检测设计之后,在没有公开的程序下只与这三家企业签订了“技术转让协定”。这与中国疾控的平常程序完全不一样,因为平时疾控在完成测序后,会迅速公开,并监督检测所需物料至医院和地方疾控的分发,以便他们完成检测的设计。在1月10日一个秘密会议上,中国疾控只批准了这三家企业的产品用于确诊新冠。在一月中旬,疾控开始在全国为新冠做准备时,只允许分发这三家企业的产品。中国疾控还阻碍其他研究者获得病毒样本和他们的测序。这三家企业的产品,不仅因为他们制造能力的短板所以经常短缺,而且很不可靠。一些研究指出来他们的false negative可以有30%。在一月22日,这三家企业已被国家卫健委新冠指南中的推荐供应商里除名。直到一月底,中国药监才开始公开审批其他公司制造的新冠检测,而这些公司,包括一些中国检测领域的大企业,普遍有更可靠的产品。这三家企业中的一家(上海辉睿)没能通过中国药监的审批。文中认为,这三家企业的劣质产品阻碍了中国在一月中对新冠规模的估计,以及对新冠病人的确诊和隔离,导致了随后的爆发。而他们的劣质产品得以上市并在当时成为唯一诊断标准的原因在于桌下交易。

我印象中当时忘记在哪个论坛上也问过为什么这次新冠试剂盒的供应商似乎都没听过……

我唯一的疑问是,文中称这三家企业获得“技术转让”的价格是每家100万人民币。这听起来好像有点太便宜了。

1

弗拉基米尔-普京如何挑起并使反专制的斗争复杂化

与旧冷战相同,丑陋的交易不可避免

2022年3月26日

乔-拜登总统12月在一个线上的 "民主峰会 "上说,专制与民主之间的斗争是 "塑造我们时代的挑战"。这被弗拉基米尔-普京对乌克兰的入侵印证。通过导弹和坦克,一个独裁者正试图扼杀一个自由选举的政府。

此外,由美国和欧洲大部分地区组成的,反对普京先生的联盟,其核心是肯定的民主。简而言之,对普京的反击,似乎正符合拜登的框架--"民主与专制之间的斗争",正如他在国情咨文中所言。但地缘政治从来都不是那么简单的。

尽管普京最重要的支持者--中国是威权国家,一些民主国家却很暧昧。作为俄罗斯武器的大买家,印度拒绝对普京进行谴责。南非的执政党与前苏联有着长期的友谊,并将战争的一些责任推给了北约。曾被普京称赞其 "阳刚之气 "的巴西总统宣称中立。以色列表示,它正在采取临时措施,希望能扮演调解人的角色。

拜登还正在寻求其他威权的帮助。这让人担心,西方将做出丑陋的妥协来对抗普京,正如其在冷战期间对反共盟友的出格行为不闻不问一样。这样做会带来外交和政治挑战。与声称“妥协是抵制共产主义幽灵所必需的”相比,向国外盟友和国内选民证明“应讨好专制者来对抗专制”可能是更棘手的。

想想土耳其,一个民主制度正被围攻、具有巨大战略意义的国家。自战争开始以来,西方对土耳其强人埃尔多安的批评已渐渐缄默了。

一方面,埃尔多安同情乌克兰,并向其出售非常有效的作战无人机。但于此同时,他反对对俄罗斯的制裁,并向俄罗斯飞机开放领空。他还向普京抛出了一条金融生命线,建议土耳其和俄罗斯之间的贸易用卢布或黄金来进行。逃离国内迫害的普通俄罗斯人在土耳其找到了避风港。然而,逃避西方制裁的俄罗斯寡头们也如此。普京先生的亿万富翁朋友罗曼-阿布拉莫维奇的两艘超级游艇已经停靠在那里。

西方官员正在敦促土耳其对俄罗斯采取更强硬的态度。土耳其民主人士担心埃尔多安会开出高价,例如要求西方对他关押批评者和钳制媒体的习惯给予宽大处理。3月1日,埃尔多安提出为土耳其提供加入欧盟的快速通道。一周后,他敦促拜登取消对土耳其国防工业的制裁,而这些制裁是在埃尔多安向俄罗斯购买s-400防空系统后实施的。为此美国提供了一个解决方案:建议土耳其将s-400系统送往乌克兰。由于技术和政治原因,这不太可能发生,特别是土耳其担心俄罗斯的报复。但美国仍可能与埃尔多安达成协议。美国在第一次冷战期间容忍了一个不民主的土耳其,因为它是一个盟友。它在新的冷战中也可能这样做。

在西方国家中,自由主义国家也面临着这种两难境地的另一个版本。波兰比土耳其民主得多,但在过去的几年里,其政府干预法官,骚扰反对派媒体。正因此,欧盟冻结了专用于波兰的360亿欧元(400亿美元)的新冠大流行复苏资金。

然而,今天,波兰接待了最多的乌克兰难民,并允许用于保卫乌克兰的武器通过其领土。面对其最古老的敌人俄罗斯压境的威胁,波兰热衷于与欧盟达成和解。这可能会刺激执政的法律与公正党收敛其对法官的奴役和对媒体的压制。但也有可能出现相反的情况。波兰的西方伙伴可能会因为波兰在乌克兰问题上发挥的必需作用而放过其越轨行为。一位接近拜登政府的分析人士说:“现在就法治问题向波兰政府施压是非常不合时宜的”,“但华沙应该明白,打击专制者需要加强我们自己的民主。”

批评者则担心法律与公正党会利用俄罗斯进一步侵略的阴影把党国绑定,加紧对波兰机构的控制,并加强对内部 "敌人 "的攻击,如自由主义者、女权主义者和同性恋者。“也许我们需要更彻底地改变我们的做法,”波兰国家电视台的一位主持人最近思考道。“一个前线国家能允许容忍对自己价值体系的攻击吗?”

这场战争已导致能源价格飙升,促使西方重新思考与专制石油国家的关系。(在欧佩克的13个成员中,有11个被美国监督机构自由之家评为 "不自由";两个被评为 "部分自由")。与他的前任不同,拜登因强调人权而激怒了海湾统治者。他曾经承诺要让沙特政权成为“他们应是的被排斥者”。而现在,他要求沙特生产更多的石油--3月16日访问利雅得的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强化了这一信息。拜登先生可能不得不进一步向沙特王储萨勒曼示好 - 而此前他指责后者在2018年下令肢解一名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这位王储正在向中国示好,以表明他有选择权。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他正在考虑用人民币而不是美元对向中国的石油出口定价。他还希望在他运气不佳的也门战争中得到更多帮助,并在美国免于起诉。

另一个被石油支撑的专制国家委内瑞拉则希望乌克兰的战争能帮助它摆脱禁运。许多民主国家拒绝承认尼古拉斯-马杜罗,一个操纵选举的独裁者,为总统。普京用大量的武器和现金以及一些军队来支持马杜罗,主要是为了显示他可以在美国的后院插手。但现在,每个人的想法都在改变。

马杜罗不再能指望普京,因为他现在资金紧张,更关心征服基辅,而不是宠爱加拉加斯。拜登更关心如何阻止普京,而不是推翻马杜罗。因此,3月7日委内瑞拉电视台出现了不寻常的一幕,马杜罗描述了两天前与白宫代表团的会面。他高兴地说:"两面旗帜看起来很美,""团结一致,就像美国和委内瑞拉的旗帜一样"。

拜登政府说,这次访问的主要目的是人道主义。马杜罗释放了两名被囚禁的美国人。他还承诺重返他去年放弃的与备受迫害的委内瑞拉反对派的会谈。但双方也谈到了石油问题。据报道,前往加拉加斯的代表团提出,任何制裁减免都要以委内瑞拉向美国出口一些石油为条件。

双方都很谨慎。但有限的和解似乎是可能的,但这肯定会加强马杜罗对权力的控制。马杜罗的前参谋长特米尔-波拉斯(Temir Porras)说,他与美国官员的会面是对他掌权的 "事实承认"。这位强人 "得到了他一直想要的东西"。共和党人指责拜登向专制者伸出援手是在示弱。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马尔科-鲁比奥(Marco Rubio)说,这次会面对反对派 "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对魔鬼的同情

民主国家有漫长的与专制政权交易的历史。有些显然是必要的。为了打败纳粹德国,西方与斯大林合作,促使丘吉尔说 "如果希特勒入侵地狱,我至少会在下议院为魔鬼说几句好话。" 一些似乎是可耻的。美国在冷战时期对扎伊尔(现为刚果)的蒙博托-塞塞-塞科等战略边缘地区的反共权贵的支持,在今天几乎找不到辩护人。

与普京先生的斗争将迫使西方重新考虑其与较小的恶棍的许多关系。但新冷战与旧冷战不同。共产主义是一种普遍的意识形态,激发了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的革命。普京主义是民族主义和保守愤怒的嚎叫。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的斯图尔特-帕特里克(Stewart Patrick)指出,俄罗斯和中国都没有提供 "一个能够在全世界吸引大众支持的令人信服的世界观"。这使得他们对自由世界的生存威胁不如苏联。而因此,与抑制共产主义相比,西方有更少的做出类似丑陋交易的驱动力。

随着制裁对俄罗斯经济的挤压,克里姆林宫对其自己的专制盟友的支持可能会减弱。马里和中非共和国的强人可能会生存下去,因为他们付得起保护他们的俄罗斯雇佣军(中非共和国有很多钻石)。但叙利亚的巴沙尔-阿萨德和白罗斯的亚历山大-卢卡申科的位置可能会更加不稳。普京先生过去曾救过这两个独裁者 - 在2015年派兵镇压叙利亚叛军,并在2020年派人帮助卢卡申科镇压抗议选举被盗窃的活动。两人都热衷于继续获得普京的支持。阿萨德据说已经派遣叙利亚 "志愿者 "在乌克兰帮助俄罗斯,尽管他正在试图重新和阿拉伯国家建立关系。

卢卡申科帮助则透过允许俄罗斯从白罗斯境内向南推进基辅来协助普京。白罗斯军队本应加入进来,但白罗斯反对派表示,他们不愿意听命于一个独裁者,攻击无辜的斯拉夫同胞。据报道,白罗斯的铁路工人已经破坏了与乌克兰的铁路连接,以阻止物资被送到侵略者手上。

到目前为止,战争本身正在展示一些民主的优势和专制的弊端。乌克兰的战士们让他们的对手大吃一惊,而乌克兰人民对自由的承诺也激励了全世界。就普京而言,他能够心血来潮地发动他的破坏性战争。他的走狗们害怕带来坏消息。他似乎真诚地期望许多乌克兰人欢迎他的军队。而他的政权,像大多数专制国家一样,是腐败的,使他的军队在战场上比纸面上更弱。预算被洗劫一空;俄罗斯的装备因缺乏维护或备件而出现故障。

然而,战争的结果是不可预测的,它对全球民主的影响也将是不可预测的。如果普京取得了一些看似胜利的东西,各地的强人将得到鼓舞。如果他输了,这可能会激励那些站出来反对他们的人。当拜登在今年晚些时候再次召开他的民主峰会时,很多议程将取决于乌克兰人的勇气,以及他们从民主国家获得的支持 - 尽管它们有很多缺陷。

本文以 《新的冷战,新的妥协 》为题出现在印刷版的国际部分。

1

最近收拾地下室,找到了一个装着我中学时代看的书的塑料盒子。也找到了这本1956年由Putnam出版社在伦敦出版的Moonscape, and other stories, 作者是芬兰人Mika Waltari,翻译是Naomi Walford。他总体来说在英语世界并不算一个特别热门的作家,这一本小说集之后似乎也没有再版。不过,这里面的第一个故事,Moonscape,对我的中学生活影响很大,这次找到也勾起不少回忆。鉴于我没能找到电子版,因为我决定扫描+OCR+手工修,把这篇故事给更多人看到:请看下面。

1

今年因为在家时间比较多,因此入手了一台咖啡机,以及买了几个不同品种的豆子来尝试。现在已经把一开始买的都喝完了,因此需要一些新的咖啡豆。

但是我不是很了解不同产地或者处理方法,烘烤程度的区别。自己的口味的话,我会说我比较喜欢有一点酸味的。因此想了解一下47朋友的意见,顺便活跃一下气氛(?)

(本地商贸发达,因此请随便推荐,只要不是特定烘焙商应该都能找到。虽然我可能买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