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性事件终究是小概率事件。为了减少小概率事件而牺牲自由值得吗?

看到了品韭如下言论,想到的

现代人担心恐怖袭击,担心张献忠,完全就是异想天开。 过去有句话,一人不进庙,两人不窥井。 为什么一个人不能走进庙里?因为和尚可能会趁此机会谋财害命。 而两个人不能一起往井里看,是因为他可能会趁机把同伴推入井里。 要知道在21世纪前,刑侦技术差,破案率低,全国乃至世界各地到处都是杀人犯。 当时人们会把这些个杀人犯称为张献忠吗?区区几个杀人犯可以使社会完全失序吗? 杀人犯顶多就是个笑话,千百年来大家日子都不是照常过? 有什么人假想自己被杀时应该想些什么吗? 同样还有恐怖主义,假如伊斯兰国的恐怖分子,冲进清朝时的某城市,发动圣战杀死几百人。 会有人正眼看待这些恐怖分子的诉求吗?恐怖分子根本不会让任何人恐惧,恐怕换来的只是嘲笑。 人就是【越有钱,越怕死】。 到了今天,人们吃穿不愁,生活得太好,就开始怕死。 曾经美国经历了独立战争、内战、一战、二战、冷战、越战、韩战,民众就好像不知道什么是害怕一样。 现在呢,美国人对死亡过度敏感,一场恐怖袭击,就让美国人惊慌到安检设卡,监听民众电话。 几场枪击案,让人萌生了彻底禁枪的想法,难以抵挡“绝对安全”的诱惑,想要放弃持枪的自由。 澳大利亚在一场枪击案改变了民意,趁机把枪给禁了。 中国人也一样,有钱怕死,除了张献忠和恐怖主义,好像没有其他更要紧的事儿了。 美国一年枪击死亡人数都有二三万人,日子照常过。 中国人口那么多,一年有十万人死于凶杀,完全是正常的,甚至是不疼不痒的。 根本没必要感到恐惧,或者夸大威胁又采取什么维稳措施。

赞同 1
734 次浏览
9 个回答
票数 
Ambulance 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
7 人赞同了该回答

谈到控枪,一个基本的问题是:枪支是否为日常必需品

如果是的话,那么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人们都不需要枪支来保护自己的日常安全,与维护自己的权利。为什么到了美国,执法机构就连最基本的保护民众安全都无法做到?

如果不是的话,那么为什么普通人可以不经过严格的背景调查和监管,就可以买到枪支这样的危险品?

更进一步地说,为什么美国就有如此特殊的国情?

如果不回答以上问题的话,谈论枪击是否为小概率事件没有意义。

何况如果用“小概率事件”来找借口,那么绝大多数墙内人一辈子可能都挨不到一记铁拳,那么为什么还要改变现状?老实点躺平就好啦!毕竟只是小概率事件而已嘛!为此牺牲自由值得吗?

这个原帖里面一点都没有体现出对生命的尊重,真的是支味十足。

谦抑  · 
6月12日

谢谢您!

3.14159265358964  · 
6月12日

我认为枪支是生活的必须品,枪支可以让女性等弱势群体拥有更好的自卫能力,枪支是人类对抗自然的必需品,自由的枪支所有能调节人际关系减少极端压迫。就如同人人有投票权的民主寡淡如水,人人没有枪的社会就绝对安全?经过了三十多年的极端控枪的环境只能说大多数中国人习惯于无枪的社会,但是,中国的低犯罪率主要体现在大规模监控和控制下能够迅速定位到犯罪者。大多数西欧北欧国家控枪严格,但是砸车盗窃频发,警察都懒得管,一样会有犯罪问题。只不过是成熟的生产体系下人们过的太安逸忘记了一切的根本而已。武器无罪,错的是人。止戈铸钟解决不了冲突

夸父逐日 追逐太阳之人
4 人赞同了该回答

你都说了,小概率事件,那自然是不值得的。

但是,如果说严格管制枪支就算牺牲自由,那么这种所谓的牺牲明显是可接受的,或者说不可通过背靠自由这一神圣化的客体躲避对他的限制。不然任何法律条文的行使都可能因为受到这如此广义的“自由”的掣肘,从而彻底失去其功能了。要知道,即使在民主自由价值观的国家,允许合法持枪但枪支管的特别烂的,仅美国而已。像日本这种及其严格限制枪支的,没人说日本因为如此严格执行枪支限制就从此脱离民主自由的国家和专制政权并列了。。。

作者 于 6月12日 编辑
3.14159265358964  · 
6月12日

日本是真的"民主"呢,如果说家天下是专制,那么几家天下就可以是民主了

夸父逐日  · 
6月12日

@3.14159265358964 #188204 不喜欢日本,我还可以举挪威的例子

3 人赞同了该回答

美利坚合众国宪法recognize人类的基本自由和权利并限制政府剥夺他们。美国宪法没有grant这些权利和自由给人民,这些权利和自由是人类自有的。所以,其实法律上“牺牲”自由换“安全”是违法的。就像一个人不能卖掉自己的器官一样。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 
6月18日

iphone4一台

1 人赞同了该回答

请先定义什么是“牺牲自由”并举例。

谦抑  · 
6月12日

引用的段落有写

pkmaster  · 
6月12日

@谦抑 #188160

你引用了一大段,一大堆字,到底哪些是“牺牲自由”?如果文中真的这么清楚明白,那你列出来应该也不麻烦。如果你自己都觉得不清楚也列举不出来,也就达不到向他人传达信息的目的。

1 人赞同了该回答

我认为允许持枪是好事,因为枪杀案是最容易调查的,也是可控的。

比如,可以限制每一个人允许持有多少颗子弹,比如10颗,他打响第一枪后(枪声非常巨大)周围的人就开始逃命或躲藏,同时警察也可以立即赶往现场,只要他不是神枪手,10颗子弹是无法造成大规模杀伤的,因此可控。

而且就算没枪,也有杀人犯,足以证明禁枪禁不了杀人。那么,禁枪有什么意义?

根本没必要感到恐惧,或者夸大威胁又采取什么维稳措施。

我也认为不需要什么特殊的维稳措施,大家只是要求 正常办案 而已。

  1. 把犯人绳之于法
  2. 日常有一定量的巡警(比如根据人口或者根据面积来安排巡警数量)

这样的要求特殊吗?不特殊。足够吗?完全足够。

至于恐惧与威胁,依我看都是对警察与法律没有信心带来的,并不是来源于罪犯本身。罪犯不可怕,可怕的是犯罪的人得不到应有的惩罚。

孙先树  · 
6月18日

相比于对犯罪事后惩罚,事前防范更重要。多数人更焦虑的是没有阻止犯罪的有力措施。所以控枪只是叫得响,民众行动却很诚实,一喊控枪就抓紧买枪。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If you allow the government to break the law during an emergency, they will create emergencies to break the law."

禁枪是有用的,多数国家都禁枪。如果中国以后民主化了,同时又不禁枪,估计犯罪率会居高不下。

SuperMild  · 
6月18日

允许持枪,犯罪率反而会下降,因为罪犯没有武力优势了。

在禁枪的社会中,只要殴打就能实现犯罪,成本很低,被抓了也没啥大事。而如果允许持枪,犯罪时就要面临选择:要么不干,要干可能就要闹出人命。这个成本就很高。而提高犯罪成本应该有利于降低犯罪率才对。

巨鹿破釜  · 
6月18日

你这个逻辑有漏洞。即使是美国,也不是每个人都随时随地持枪;但有备而来的罪犯一定会有枪。况且,不是每个持枪罪犯都是理性的,尤其是那些大屠杀中的枪手。允许持枪,只会让暴力犯罪更多,反社会杀戮更容易

社会有治乱周期,主流的声音认为当前社会安定祥和,那当前就是混乱和崩溃的开始。坚持生存主义,不是“为了减少小概率事件而牺牲自由”,而是通过防范小概率事件来捍卫自由,通过捍卫自由来防范小概率事件。生存主义者的自由观,不是牺牲自由换取安全,牺牲安全换取自由。安全本来就是自由的一部分,两者就是一体的。

正是因为有暴徒袭击的小概率事件,所以必须要持枪。正是因为有诈骗和谋财害命的小概率事件,所以必须构建基于信任的熟人小共同体。正是因为政府可能破产的小概率事件,法币会变成废纸,所以必须私下里囤积匿名财产,比如黄金乃至虚拟货币。自由是防范小概率事件的最正确的方式。

至于持枪,我的观点很明确。持枪不属于公共问题,持枪是私人问题。一个人如果觉得需要持枪确保安全,他就可以持枪,与法律无关。“控枪”当然也就不属于公共问题,没有讨论的余地。就像人权,财产权,不是法律授予的权利。恰恰相反,人首先具有人权和财产权,才成为法律定义的人,否则就是一个奴隶,一个物件,无法成为法律主体。

作者 于 6月18日 编辑
SuperMild  · 
6月18日

我认为持枪可以,但一定要控制、管理。因为毒药、化学品等,随着危险性越来越高,就越来越需要控制管理。

在几千万、几亿人里,总会出现一些疯子,如果不控制,一个疯子拥有大规模杀伤能力,造成的后果太严重了。

孙先树  · 
6月18日

我认为非但普通人可以持枪,“疯子”更应该可以持枪。因为疯子更容易受到社会的霸凌,不管是立法限制疯子持枪等个人权利,还是直接跑到疯子家里把他打一顿反正他不会报警。疯子没有义务为了你的安全放弃自己的枪支,你有义务用一切手段保护自己和家人不被疯子干掉。

良性事件也是小概率事件,良性事件也不值得为之失去自由。

想想如果代表中国参加奥运会的谷爱凌没拿到金牌,会发生什么。自由是不能牺牲的,你甘愿为之牺牲的东西其实啥都不是。你牺牲不意味着你是对的。不能牺牲,持续爆种才可以。

平凡生活本身就是恶性事件,当人们还在判断什么是恶性事件 什么不是恶性事件:你为什么不直接说只要不是落到自己头上的事情都不是恶性事件呢?

作者 于 6月13日 编辑
票数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