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Comhghall @XComhghall
发表文章: “奇怪的知识又增加”系列:晚明大众生活的百科全书——日用类书

作者:natasha

所谓类书,是指博采群书、分门别类辑录汇总而成的工具书,有点像百科全书。日用类书是指为大众的日常生活提供指南的参考书。在明朝中后期,随着印刷的普及以及识字率增加,日用类书的出版空前繁荣,成为大众读书市场的主打品种之一。

类书的知识门类包罗万象,你能想到的都有。比如当时商业发达,对商业知识的需求增加,而当时又没有商学院,类书中的“商旅门”就提供了必要的商业知识指南以及商业文书写作的指导。

有了商业纠纷就会有诉讼,类书的“律例门”也会教你写状纸打官司。此外,类书还包含了不少法律知识,是在老百姓中普法的重要途径。值得注意的是,类书的法律知识都是地道的老百姓立场,教老百姓如何运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绝对不是官方的propaganda。

商业社会为很多带来机遇,会一夜暴富也会倾家荡产,商品经济的不确定性让风水学说特别盛行,此外老百姓婚丧嫁娶都要看风水,因此类书中“命理门”内容也不可少。

明朝后期,物质高度丰富,消费社会开始形成,各种娱乐活动巍然成风,类书就成了指导老百姓寻欢作乐的指南。很多类书都包括“酒令门”、“笑谈门”、“棋谱门”、“琴学门”、“蹴鞠门”等等,专门介绍娱乐休闲知识。比如《新板全补天下便用文林妙锦万宝全书》三十三卷的“笑谈门”下面就有“笑海奇观”、“江湖奇语”、“讥诮骂人”、“小厮娼妓”等细分类别,其中“笑海奇观”收录了近60个笑话和近300个歇后语,很多笑话都类似于今天的黄段子。

商品经济,物欲横流,为了适应色情业的需要,几乎所有类书都包含了“风月门”。其中有嫖客须知之类的指南,帮助嫖客理性消费;此外收录了不少嫖客与妓女之前情意绵绵的书信。比如《鼎鋟崇文阁汇纂士民万用正宗不求人全编》第二十三卷就收录了《与情妓书》、《情妓答书》等情书,甚至连男同性恋之间的情书也收录了进去。另外“洞房春意”、“风月机关”等色情内容也不可少。

基本上,老百姓日常生活中遇到的知识,都可以在日用类书里找到。除了实用知识还有不少娱乐内容,从天文地理、法律人情,到风月命理、异性同性,兼容并蓄,无所不包。类书涵盖广泛的内容和分类,也让我们重新认识了晚明的世界。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晚明的中国实际上已经是一个商品经济非常发达,思想也相当开放的社会。

作者 于 9月25日 编辑
赞同 3
215 次浏览
发表文章: 曹興誠回憶曾面告中共高官:什麼「一國兩制」根本騙鬼

德國之聲(DW)中文網今(21)天刊登專訪聯電前董事長曹興誠的報導。他回憶1988年曾見過如今已卸任的中共領導人江澤民,還有江澤民的副手曾慶紅。他曾面告中共高官,什麼一國兩制、兩岸同胞血濃於水,根本就是騙鬼,並說身處於極權體制的中共官員,他們非常謹言慎行但不講真話。他另回顧與香港中聯辦官員接觸的往事,更深刻體認中共政權的暴力本質。

曹興誠提到,曾慶紅請吃飯他當面就問對方:「你們怎麼樣看中華民國?」曾慶紅起先不語,曹興誠追問:「你們是不是把中華民國當成已經滅亡了?」這時曾慶紅才說一般是這個看法。曹興誠表示,他告訴曾慶紅那就麻煩了,滅亡就是鬼啊,人鬼殊途、陰陽永隔,怎麼統一呢?只算騙鬼啊,所以現在中共就是每天想騙鬼,什麼「一國兩制」,什麼「兩岸同胞血濃於水」,那就是騙鬼。

曹興誠指出,中共的政策就是騙鬼、招魂、收屍、入殮,釘到「一國兩制」的棺材裡,中共的官員在極權體制之下,非常謹言慎行但不講真話,碰到問題就閃避。他見江澤民則聊了許久,並提醒江澤民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亞洲的日本、韓國、台灣、香港、新加坡跟著美國,經濟成長率都很快,跟美國作對的如古巴、中國大陸,經濟一塌糊塗。

曹興誠續指,2019年中共想弄個「送中條例」架空香港司法,於是港人上街頭抗議,中共卻視為暴動,中聯辦的人餐敘時親口告訴他,找流氓、公安痛打一頓就乖了,曹興誠難以置信,但「7月21號的元朗就做了」。元朗事件前不相信,21世紀居然還有警察帶一大堆流氓,拿棍棒見人就打,以前還會出席中共邀約的餐敘,但目睹在香港發生的事情「我恥於跟他們為伍」,現在不去中國大陸、香港和澳門了。

曹興誠強調,共產黨就是這樣,暴力又流氓,是個流氓政權,很多事情冠冕堂皇解決不了就找流氓痛打。中聯辦一直勸他不要這樣子,還說在大陸大家都很擁護領導人習近平,但他告訴對方:「我不是你們。」有關他曾被質疑主張統一公投,曹興誠澄清:「我是想止戰,武是止戈,能想辦法讓它不要有打你的藉口。」所以曾提出中共開條件,由台灣老百姓公民投票,但很多人不懂,以為他主張統一和統一公投。

曹興誠表明:「第一個我從來不主張統一,違反文明趨勢嘛。」並解釋,走向獨立是世界文明趨勢,現在世界上最幸福的都是小國,芬蘭、瑞士等,台灣很不幸,碰到一個這麼大的國家,每天要講統一,這是違反文明潮流的。和平努力已到最後關頭,已經絕望,所以現在對中國大陸就是要抵抗,而且「我要讓台灣人講說:『我們一定可以擊潰它。』這是我要帶給大家的信心。」

https://bccnews.com.tw/archives/310766

赞同 1
169 次浏览
发表文章: 马克·吐温: 《竞选州长》

竞选州长

马克·吐温

数月前,我被提名为纽约州州长候选人,代表独立党与斯坦华特·勒·伍福特先生和约翰·特·霍夫曼先生竞选。我莫明的感到自己有超过这两位绅士的显著优势,那就是我声名鹊起。从报纸上很容易发现,如果这两位先生也曾意识过要怜惜自己的名声,当然这已经是过去的事了。近些年来,他们显然对各种无耻的罪行觉得稀疏平常。那时,我固然对自己的长处暗自庆幸,但是一想到我的名讳将要和这些人的污名混淆在一起四处流传时,总有一股不安的浑浊潜流在我愉悦心情的深处“翻腾”。我心底愈发焦躁,最后我写信给祖母告知此事,他很快就给我了回复,并言辞尖锐。她说:

“除了我之外,没有人知道你干过的那些丑事,你最好乖乖地拿些钱来孝敬‘你的朋友’,否则你将从小报上听到这些丑事。”

惹不起

当我边吃早餐,边漫不经心地翻阅报纸时,我看到这样一段消息,我似乎可以确信,我还从没有这样惶恐不安过。

就是大致的这些内容。如果你能承受的话,我愿意继续讲下去,直到使读者感到恶心。

我根本无法摆脱当前的困境,只得深怀羞耻感,开始准备“答复”那一大堆毫无事实根据的指责和卑劣下流的谎言。但是我始终并没有这么做。因为就在第二天清晨,一家报纸上刊登了一则新的恐怖案件,再次对我进行恶毒诽谤。报道称,因为一家疯人院妨碍了我家看风景,我竟然将疯人院付诸一炬,并把院内的精神病人统统烧死。这使我感到惊恐万分。紧接着又是一个指控。据说我为了侵吞我叔叔的家产而将他毒死,并且还迫不及待的要立刻开棺验尸。这些已将我推向了神经崩溃的边缘。在这些控诉之前,竟还有人控告我在监管孤儿院事务时,雇佣了老掉了牙、昏聩无能的亲戚给孤儿院当伙夫。我手足无措,真的手足无措了。最终,党派斗争之间的积怨对我的无耻迫害达到了适时的巅峰。有人教唆九个包括不同肤色,穿着各式各样破烂衣服,刚刚学会走路的孩子,冲到公众集会的演讲台上,紧紧的抱住我的双腿,大声呼喊我叫爸爸!

“你生平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别人的事,一件也没有。你瞧瞧那报纸,一看就会明白伍福特和霍夫曼先生是怎样一种人,然后再审视你自己,是否愿意把自己贬低到他们那种档次,和他们一起去游说竞选。”

“意味深长——大家都会注意到,吐温先生对交趾支那桩伪证案一直都发人深省地保持缄默。”

“好个候选人——马克·吐温先生原定于昨晚在独立党群众集会上做一次恶语中伤竞选对手的演讲,但却未能准时参加。他的私人医生打电报来声称,他被飞奔疾驰的马车所撞倒,腿部还有两处负伤,正卧床不起,病痛呻吟,等诸如此类的胡诌之言。独立党的党员们只好竭力听信这般拙劣的托词,假装不知晓他们提名的候选人,就这个桀骜不驯的家伙,未曾莅临大会的真正缘由。有人瞧见,昨夜有个喝的醉醺醺的酒鬼,正步履蹒跚的走进马克·吐温先生下榻的宾馆。独立党人责无旁贷地向外界佐证那个酒鬼并非马克·吐温本人。这下终于让我们抓住了把柄。此事决不容许避而不答。公众雷鸣地大声疾呼,‘那人是谁?’”

一八七零年

这太不可思议了,简直就不可思议,我的名讳难道真与这个寡鲜无耻的嫌疑犯纠葛在一起。在过去的三年里,我滴酒未沾,从没有喝过啤酒,葡萄酒或是任何一种酒类。

数月前,我被提名为纽约州州长候选人,代表独立党与斯坦华特·勒·伍福特先生和约翰·特·霍夫曼先生竞选。我莫明的感到自己有超过这两位绅士的显著优势,那就是我声名鹊起。从报纸上很容易发现,如果这两位先生也曾意识过要怜惜自己的名声,当然这已经是过去的事了。近些年来,他们显然对各种无耻的罪行觉得稀疏平常。那时,我固然对自己的长处暗自庆幸,但是一想到我的名讳将要和这些人的污名混淆在一起四处流传时,总有一股不安的浑浊潜流在我愉悦心情的深处“翻腾”。我心底愈发焦躁,最后我写信给祖母告知此事,他很快就给我了回复,并言辞尖锐。她说:

这正是我心中所想的!那晚我夜不成寐。但毕竟我不愿意退缩,我已经完全卷进来了,我只好继续战斗下去。

备忘录——在余下的竞选活动中,这家报纸凡是提及我时,都开口必言“臭名昭著的伪证犯吐温”。

“意味深长——大家都会注意到,吐温先生对交趾支那桩伪证案一直都发人深省地保持缄默。”

一八七零年

那时,我收取的邮件中,匿名信占据了绝大部分。信中一般都这样写到:

紧接着的是《新闻报》,刊登了这样一段话:

当我边吃早餐,边漫不经心地翻阅报纸时,我看到这样一段消息,我似乎可以确信,我还从没有这样惶恐不安过。

顺便说一句,刊登上述新闻的那家报纸,此后总称呼我为“盗尸犯吐温”。

备忘录——在余下的竞选活动中,这家报纸凡是提及我时,都开口必言“臭名昭著的伪证犯吐温”。

这正是我心中所想的!那晚我夜不成寐。但毕竟我不愿意退缩,我已经完全卷进来了,我只好继续战斗下去。

这家报纸将在下一期里肆无忌惮地称呼我为“酒鬼吐温先生”,当然我知道,它会这么一直叫下去的,但我当时看了后竟麻木不仁,足以显见这种成效对我的影响有多么大。

我放弃竞选了。我降下我的彩旗,宣布投降。我不符合竞选纽约州州长所要求的任何条件。所以,我递交了退出候选人资格的声明,并深怀万分悲痛的心情签上了我的名字。“你诚挚的朋友,一个过去品行正派的人。现在却成了伪证犯、窃贼、盗尸犯、酒鬼、受贿犯、诈骗犯的马克·吐温。”

“伪证罪——现在马克·吐温先生既然在公众面前出来竞选州长,那么他或许可以屈尊解释一下如下事情的经过。那是1863年,马克吐温先生在交趾支那的瓦卡瓦克,有34名证人指证马克·吐温先生犯有伪证罪,他企图侵占一小块香蕉种植地,那是当地一位穷寡妇和她那群孤儿维持生计的唯一来源。吐温先生不管是对自己或是对有参选权要求投票选举他的伟大人民,都应当责无旁贷地澄清此事的真相。他是否愿意这样做?”

“意味深长——大家都会注意到,吐温先生对交趾支那桩伪证案一直都发人深省地保持缄默。”

我根本无法摆脱当前的困境,只得深怀羞耻感,开始准备“答复”那一大堆毫无事实根据的指责和卑劣下流的谎言。但是我始终并没有这么做。因为就在第二天清晨,一家报纸上刊登了一则新的恐怖案件,再次对我进行恶毒诽谤。报道称,因为一家疯人院妨碍了我家看风景,我竟然将疯人院付诸一炬,并把院内的精神病人统统烧死。这使我感到惊恐万分。紧接着又是一个指控。据说我为了侵吞我叔叔的家产而将他毒死,并且还迫不及待的要立刻开棺验尸。这些已将我推向了神经崩溃的边缘。在这些控诉之前,竟还有人控告我在监管孤儿院事务时,雇佣了老掉了牙、昏聩无能的亲戚给孤儿院当伙夫。我手足无措,真的手足无措了。最终,党派斗争之间的积怨对我的无耻迫害达到了适时的巅峰。有人教唆九个包括不同肤色,穿着各式各样破烂衣服,刚刚学会走路的孩子,冲到公众集会的演讲台上,紧紧的抱住我的双腿,大声呼喊我叫爸爸!

好管闲事者

一八七零年

“揭穿的谎言——依照第五区的密凯尔·奥弗拉纳根先生、华特街的吉特·彭斯先生和约翰·艾伦先生三位的口供陈述。现已查实,马克·吐温先生曾恶语诽谤,声称我们高贵的领袖约翰·特·霍夫曼的祖父因拦路抢劫而被判处绞刑一说,纯属野蛮的无稽之谈,毫无事实依据。他诋毁亡故者,以流言蜚语玷污其美名,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来达到政治上的胜利,使有道德之人深感沮丧。当我们想到这一卑鄙恶毒的谎言必将对死者无辜的亲友蒙受巨大的悲恸时,我们几乎要被迫煽动起遭受伤害和被侮辱的公众,立即对诽谤者施加非法的报复。但我们不能这么做!让他接受良心的谴责而感到痛不欲生吧。义愤填膺的公众可以不顾后果,对诽谤者进行人身伤害,虽然这稍许能弥补公众的情绪,很显然,陪审团却不能对此事件的凶手定罪,法庭也无法惩处他的罪行。”

我当时简直就惊愕不已!竟会有这样一个残酷无情的指控,我从来就没有到过那该死的交趾支那!我闻所未闻过什么瓦卡瓦克!我也对香蕉种植地毫不知情,正如我还不知道什么是袋鼠一样!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才好。我简直要发狂了,却又感到无助。那一天我碌碌无为,什么事情也没有干,就任凭时光流逝。第二天早晨,这家报纸片言未语,只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注释:

下一篇新闻报道同样吸引了我,如下所述:

下一篇新闻报道同样吸引了我,如下所述:

“需要查实——是否请新的州长候选人向急切等待要投他选票的同胞们解释一下如下一件小事?那是吐温先生在蒙大拿州宿营时,与他同住一个帐篷的旅伴经常失窃小东西,后来这些物品一件不拉地都从吐温先生身上或是‘行李箱’(他随身携带卷藏有报纸)里发现了。大家为他着想,不得不对他进行善意的劝诫,在他身上涂满柏油,粘上羽毛,让他坐木杠①,把他撵出去,并劝告他让出床铺,再也别回来。他是否愿意解释此事?”

“意味深长——大家都会注意到,吐温先生对交趾支那桩伪证案一直都发人深省地保持缄默0”

“需要查实——是否请新的州长候选人向急切等待要投他选票的同胞们解释一下如下一件小事?那是吐温先生在蒙大拿州宿营时,与他同住一个帐篷的旅伴经常失窃小东西,后来这些物品一件不拉地都从吐温先生身上或是‘行李箱’(他随身携带卷藏有报纸)里发现了。大家为他着想,不得不对他进行善意的劝诫,在他身上涂满柏油,粘上羽毛,让他坐木杠①,把他撵出去,并劝告他让出床铺,再也别回来。他是否愿意解释此事?”

结尾的那句话很有独创性。当天夜晚当“遭受伤害和被侮辱的公众”从前门涌进来时,吓得我急忙从床上爬起,从后门落荒而逃。他们义愤填膺,捣毁了我的家具和门窗,临走时还将能搬动的所有财物统统一掠而空。然而,我可以手抚《圣经》发誓,我从没有诽谤过霍夫曼先生的祖父。况且直到那天为止,我还从未听说过此人,我本人也从未提及过他。

“揭穿的谎言——依照第五区的密凯尔·奥弗拉纳根先生、华特街的吉特·彭斯先生和约翰·艾伦先生三位的口供陈述。现已查实,马克·吐温先生曾恶语诽谤,声称我们高贵的领袖约翰·特·霍夫曼的祖父因拦路抢劫而被判处绞刑一说,纯属野蛮的无稽之谈,毫无事实依据。他诋毁亡故者,以流言蜚语玷污其美名,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来达到政治上的胜利,使有道德之人深感沮丧。当我们想到这一卑鄙恶毒的谎言必将对死者无辜的亲友蒙受巨大的悲恸时,我们几乎要被迫煽动起遭受伤害和被侮辱的公众,立即对诽谤者施加非法的报复。但我们不能这么做!让他接受良心的谴责而感到痛不欲生吧。义愤填膺的公众可以不顾后果,对诽谤者进行人身伤害,虽然这稍许能弥补公众的情绪,很显然,陪审团却不能对此事件的凶手定罪,法庭也无法惩处他的罪行。”

“你生平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别人的事,一件也没有。你瞧瞧那报纸,一看就会明白伍福特和霍夫曼先生是怎样一种人,然后再审视你自己,是否愿意把自己贬低到他们那种档次,和他们一起去游说竞选。”

还有的写到:

备忘录——在余下的竞选活动中,这家报纸凡是提及我时,都开口必言“臭名昭著的伪证犯吐温”。

这样我又获得了两个额外的殊荣:“肮脏的受贿犯吐温”和“令人恶心的诈骗犯吐温”。

这样我又获得了两个额外的殊荣:“肮脏的受贿犯吐温”和“令人恶心的诈骗犯吐温”。

“伪证罪——现在马克·吐温先生既然在公众面前出来竞选州长,那么他或许可以屈尊解释一下如下事情的经过。那是1863年,马克吐温先生在交趾支那的瓦卡瓦克,有34名证人指证马克·吐温先生犯有伪证罪,他企图侵占一小块香蕉种植地,那是当地一位穷寡妇和她那群孤儿维持生计的唯一来源。吐温先生不管是对自己或是对有参选权要求投票选举他的伟大人民,都应当责无旁贷地澄清此事的真相。他是否愿意这样做?”

不久,共和党人的主要刊物“宣判”我犯有特大的受贿罪,而民主党的主要报纸则把一桩极尽渲染的敲诈勒索案,硬“栽”在我头上。

此刻,舆论一片哗然,外界纷纷要我“答复”所有对我的那些令人发指的控诉。我们党的报刊主编和领导者都劝说,如果我再缄默不言,我的政治前途将毁于一旦。似乎为了使他们的指控更显急迫,一家报纸在翌日刊登了这样一段话:

紧接着的是《新闻报》,刊登了这样一段话:

“意味深长——大家都会注意到,吐温先生对交趾支那桩伪证案一直都发人深省地保持缄默0”

一八七零年

这家报纸将在下一期里肆无忌惮地称呼我为“酒鬼吐温先生”,当然我知道,它会这么一直叫下去的,但我当时看了后竟麻木不仁,足以显见这种成效对我的影响有多么大。

那时,我收取的邮件中,匿名信占据了绝大部分。信中一般都这样写到:

“那个被你从寓所门口一脚踹开的乞丐老太太,现在怎么样了?”

“需要查实——是否请新的州长候选人向急切等待要投他选票的同胞们解释一下如下一件小事?那是吐温先生在蒙大拿州宿营时,与他同住一个帐篷的旅伴经常失窃小东西,后来这些物品一件不拉地都从吐温先生身上或是‘行李箱’(他随身携带卷藏有报纸)里发现了。大家为他着想,不得不对他进行善意的劝诫,在他身上涂满柏油,粘上羽毛,让他坐木杠①,把他撵出去,并劝告他让出床铺,再也别回来。他是否愿意解释此事?”

这家报纸将在下一期里肆无忌惮地称呼我为“酒鬼吐温先生”,当然我知道,它会这么一直叫下去的,但我当时看了后竟麻木不仁,足以显见这种成效对我的影响有多么大。

这太不可思议了,简直就不可思议,我的名讳难道真与这个寡鲜无耻的嫌疑犯纠葛在一起。在过去的三年里,我滴酒未沾,从没有喝过啤酒,葡萄酒或是任何一种酒类。

当我边吃早餐,边漫不经心地翻阅报纸时,我看到这样一段消息,我似乎可以确信,我还从没有这样惶恐不安过。

此刻,舆论一片哗然,外界纷纷要我“答复”所有对我的那些令人发指的控诉。我们党的报刊主编和领导者都劝说,如果我再缄默不言,我的政治前途将毁于一旦。似乎为了使他们的指控更显急迫,一家报纸在翌日刊登了这样一段话:

不久,共和党人的主要刊物“宣判”我犯有特大的受贿罪,而民主党的主要报纸则把一桩极尽渲染的敲诈勒索案,硬“栽”在我头上。

难道还有比这样的控诉更阴险毒辣的吗?因为,这辈子我根本就没有去蒙大拿州。

还有的写到:

顺便说一句,刊登上述新闻的那家报纸,此后总称呼我为“盗尸犯吐温”。

我当时简直就惊愕不已!竟会有这样一个残酷无情的指控,我从来就没有到过那该死的交趾支那!我闻所未闻过什么瓦卡瓦克!我也对香蕉种植地毫不知情,正如我还不知道什么是袋鼠一样!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才好。我简直要发狂了,却又感到无助。那一天我碌碌无为,什么事情也没有干,就任凭时光流逝。第二天早晨,这家报纸片言未语,只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那时,我收取的邮件中,匿名信占据了绝大部分。信中一般都这样写到:

“彻查此人!——独立党的候选人至今还缄口莫言。因为他不敢站出来澄清。每一个针对他的指控都有确凿的证据,况且他一再保持沉默的态度足以证明他的罪行,直到现在他都将无法翻案。独立党的支持者,看看你们这位候选人吧!看看这位臭名昭著的伪证犯!这个蒙大拿州的窃贼!这个盗尸犯!发自内心的瞧瞧你们这位原形毕露的酒鬼!这位肮脏的受贿犯!你们这位令人恶心的诈骗犯!你们得细致入微的看清楚了,得好好的对他深思一番。这个家伙犯下了这么多卑劣的罪行,还得了这么一串污秽的名号,况且他不敢矢口否认任何一条指控,难道你们是否还愿意将自己真诚的选票投给他!”

此后,这家报纸习惯性地称呼为我“蒙大拿州的窃贼吐温”。

“伪证罪——现在马克·吐温先生既然在公众面前出来竞选州长,那么他或许可以屈尊解释一下如下事情的经过。那是1863年,马克吐温先生在交趾支那的瓦卡瓦克,有34名证人指证马克·吐温先生犯有伪证罪,他企图侵占一小块香蕉种植地,那是当地一位穷寡妇和她那群孤儿维持生计的唯一来源。吐温先生不管是对自己或是对有参选权要求投票选举他的伟大人民,都应当责无旁贷地澄清此事的真相。他是否愿意这样做?”

“你生平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别人的事,一件也没有。你瞧瞧那报纸,一看就会明白伍福特和霍夫曼先生是怎样一种人,然后再审视你自己,是否愿意把自己贬低到他们那种档次,和他们一起去游说竞选。”

“除了我之外,没有人知道你干过的那些丑事,你最好乖乖地拿些钱来孝敬‘你的朋友’,否则你将从小报上听到这些丑事。”

这样我又获得了两个额外的殊荣:“肮脏的受贿犯吐温”和“令人恶心的诈骗犯吐温”。

此后,这家报纸习惯性地称呼为我“蒙大拿州的窃贼吐温”。

此后,我一拿起报纸就有些提心吊胆,正如你想睡觉时掀起一床毛毯,可心里总是放心不下,生怕下面藏有条响尾蛇。一天,我又看到这么一段消息:

这太不可思议了,简直就不可思议,我的名讳难道真与这个寡鲜无耻的嫌疑犯纠葛在一起。在过去的三年里,我滴酒未沾,从没有喝过啤酒,葡萄酒或是任何一种酒类。

“伪证罪——现在马克·吐温先生既然在公众面前出来竞选州长,那么他或许可以屈尊解释一下如下事情的经过。那是1863年,马克吐温先生在交趾支那的瓦卡瓦克,有34名证人指证马克·吐温先生犯有伪证罪,他企图侵占一小块香蕉种植地,那是当地一位穷寡妇和她那群孤儿维持生计的唯一来源。吐温先生不管是对自己或是对有参选权要求投票选举他的伟大人民,都应当责无旁贷地澄清此事的真相。他是否愿意这样做?”

“彻查此人!——独立党的候选人至今还缄口莫言。因为他不敢站出来澄清。每一个针对他的指控都有确凿的证据,况且他一再保持沉默的态度足以证明他的罪行,直到现在他都将无法翻案。独立党的支持者,看看你们这位候选人吧!看看这位臭名昭著的伪证犯!这个蒙大拿州的窃贼!这个盗尸犯!发自内心的瞧瞧你们这位原形毕露的酒鬼!这位肮脏的受贿犯!你们这位令人恶心的诈骗犯!你们得细致入微的看清楚了,得好好的对他深思一番。这个家伙犯下了这么多卑劣的罪行,还得了这么一串污秽的名号,况且他不敢矢口否认任何一条指控,难道你们是否还愿意将自己真诚的选票投给他!”

就是大致的这些内容。如果你能承受的话,我愿意继续讲下去,直到使读者感到恶心。

“揭穿的谎言——依照第五区的密凯尔·奥弗拉纳根先生、华特街的吉特·彭斯先生和约翰·艾伦先生三位的口供陈述。现已查实,马克·吐温先生曾恶语诽谤,声称我们高贵的领袖约翰·特·霍夫曼的祖父因拦路抢劫而被判处绞刑一说,纯属野蛮的无稽之谈,毫无事实依据。他诋毁亡故者,以流言蜚语玷污其美名,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来达到政治上的胜利,使有道德之人深感沮丧。当我们想到这一卑鄙恶毒的谎言必将对死者无辜的亲友蒙受巨大的悲恸时,我们几乎要被迫煽动起遭受伤害和被侮辱的公众,立即对诽谤者施加非法的报复。但我们不能这么做!让他接受良心的谴责而感到痛不欲生吧。义愤填膺的公众可以不顾后果,对诽谤者进行人身伤害,虽然这稍许能弥补公众的情绪,很显然,陪审团却不能对此事件的凶手定罪,法庭也无法惩处他的罪行。”

结尾的那句话很有独创性。当天夜晚当“遭受伤害和被侮辱的公众”从前门涌进来时,吓得我急忙从床上爬起,从后门落荒而逃。他们义愤填膺,捣毁了我的家具和门窗,临走时还将能搬动的所有财物统统一掠而空。然而,我可以手抚《圣经》发誓,我从没有诽谤过霍夫曼先生的祖父。况且直到那天为止,我还从未听说过此人,我本人也从未提及过他。

下一篇新闻报道同样吸引了我,如下所述:

顺便说一句,刊登上述新闻的那家报纸,此后总称呼我为“盗尸犯吐温”。

“揭穿的谎言——依照第五区的密凯尔·奥弗拉纳根先生、华特街的吉特·彭斯先生和约翰·艾伦先生三位的口供陈述。现已查实,马克·吐温先生曾恶语诽谤,声称我们高贵的领袖约翰·特·霍夫曼的祖父因拦路抢劫而被判处绞刑一说,纯属野蛮的无稽之谈,毫无事实依据。他诋毁亡故者,以流言蜚语玷污其美名,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来达到政治上的胜利,使有道德之人深感沮丧。当我们想到这一卑鄙恶毒的谎言必将对死者无辜的亲友蒙受巨大的悲恸时,我们几乎要被迫煽动起遭受伤害和被侮辱的公众,立即对诽谤者施加非法的报复。但我们不能这么做!让他接受良心的谴责而感到痛不欲生吧。义愤填膺的公众可以不顾后果,对诽谤者进行人身伤害,虽然这稍许能弥补公众的情绪,很显然,陪审团却不能对此事件的凶手定罪,法庭也无法惩处他的罪行。”

“需要查实——是否请新的州长候选人向急切等待要投他选票的同胞们解释一下如下一件小事?那是吐温先生在蒙大拿州宿营时,与他同住一个帐篷的旅伴经常失窃小东西,后来这些物品一件不拉地都从吐温先生身上或是‘行李箱’(他随身携带卷藏有报纸)里发现了。大家为他着想,不得不对他进行善意的劝诫,在他身上涂满柏油,粘上羽毛,让他坐木杠①,把他撵出去,并劝告他让出床铺,再也别回来。他是否愿意解释此事?”

结尾的那句话很有独创性。当天夜晚当“遭受伤害和被侮辱的公众”从前门涌进来时,吓得我急忙从床上爬起,从后门落荒而逃。他们义愤填膺,捣毁了我的家具和门窗,临走时还将能搬动的所有财物统统一掠而空。然而,我可以手抚《圣经》发誓,我从没有诽谤过霍夫曼先生的祖父。况且直到那天为止,我还从未听说过此人,我本人也从未提及过他。

我放弃竞选了。我降下我的彩旗,宣布投降。我不符合竞选纽约州州长所要求的任何条件。所以,我递交了退出候选人资格的声明,并深怀万分悲痛的心情签上了我的名字。“你诚挚的朋友,一个过去品行正派的人。现在却成了伪证犯、窃贼、盗尸犯、酒鬼、受贿犯、诈骗犯的马克·吐温。”

“好个候选人——马克·吐温先生原定于昨晚在独立党群众集会上做一次恶语中伤竞选对手的演讲,但却未能准时参加。他的私人医生打电报来声称,他被飞奔疾驰的马车所撞倒,腿部还有两处负伤,正卧床不起,病痛呻吟,等诸如此类的胡诌之言。独立党的党员们只好竭力听信这般拙劣的托词,假装不知晓他们提名的候选人,就这个桀骜不驯的家伙,未曾莅临大会的真正缘由。有人瞧见,昨夜有个喝的醉醺醺的酒鬼,正步履蹒跚的走进马克·吐温先生下榻的宾馆。独立党人责无旁贷地向外界佐证那个酒鬼并非马克·吐温本人。这下终于让我们抓住了把柄。此事决不容许避而不答。公众雷鸣地大声疾呼,‘那人是谁?’”

“揭穿的谎言——依照第五区的密凯尔·奥弗拉纳根先生、华特街的吉特·彭斯先生和约翰·艾伦先生三位的口供陈述。现已查实,马克·吐温先生曾恶语诽谤,声称我们高贵的领袖约翰·特·霍夫曼的祖父因拦路抢劫而被判处绞刑一说,纯属野蛮的无稽之谈,毫无事实依据。他诋毁亡故者,以流言蜚语玷污其美名,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来达到政治上的胜利,使有道德之人深感沮丧。当我们想到这一卑鄙恶毒的谎言必将对死者无辜的亲友蒙受巨大的悲恸时,我们几乎要被迫煽动起遭受伤害和被侮辱的公众,立即对诽谤者施加非法的报复。但我们不能这么做!让他接受良心的谴责而感到痛不欲生吧。义愤填膺的公众可以不顾后果,对诽谤者进行人身伤害,虽然这稍许能弥补公众的情绪,很显然,陪审团却不能对此事件的凶手定罪,法庭也无法惩处他的罪行。”

“伪证罪——现在马克·吐温先生既然在公众面前出来竞选州长,那么他或许可以屈尊解释一下如下事情的经过。那是1863年,马克吐温先生在交趾支那的瓦卡瓦克,有34名证人指证马克·吐温先生犯有伪证罪,他企图侵占一小块香蕉种植地,那是当地一位穷寡妇和她那群孤儿维持生计的唯一来源。吐温先生不管是对自己或是对有参选权要求投票选举他的伟大人民,都应当责无旁贷地澄清此事的真相。他是否愿意这样做?”

顺便说一句,刊登上述新闻的那家报纸,此后总称呼我为“盗尸犯吐温”。

当我边吃早餐,边漫不经心地翻阅报纸时,我看到这样一段消息,我似乎可以确信,我还从没有这样惶恐不安过。

“好个候选人——马克·吐温先生原定于昨晚在独立党群众集会上做一次恶语中伤竞选对手的演讲,但却未能准时参加。他的私人医生打电报来声称,他被飞奔疾驰的马车所撞倒,腿部还有两处负伤,正卧床不起,病痛呻吟,等诸如此类的胡诌之言。独立党的党员们只好竭力听信这般拙劣的托词,假装不知晓他们提名的候选人,就这个桀骜不驯的家伙,未曾莅临大会的真正缘由。有人瞧见,昨夜有个喝的醉醺醺的酒鬼,正步履蹒跚的走进马克·吐温先生下榻的宾馆。独立党人责无旁贷地向外界佐证那个酒鬼并非马克·吐温本人。这下终于让我们抓住了把柄。此事决不容许避而不答。公众雷鸣地大声疾呼,‘那人是谁?’”

就是大致的这些内容。如果你能承受的话,我愿意继续讲下去,直到使读者感到恶心。

注释:

此后,这家报纸习惯性地称呼为我“蒙大拿州的窃贼吐温”。

下一篇新闻报道同样吸引了我,如下所述:

“意味深长——大家都会注意到,吐温先生对交趾支那桩伪证案一直都发人深省地保持缄默0”

“除了我之外,没有人知道你干过的那些丑事,你最好乖乖地拿些钱来孝敬‘你的朋友’,否则你将从小报上听到这些丑事。”

惹不起

此后,这家报纸习惯性地称呼为我“蒙大拿州的窃贼吐温”。

还有的写到:

“好个候选人——马克·吐温先生原定于昨晚在独立党群众集会上做一次恶语中伤竞选对手的演讲,但却未能准时参加。他的私人医生打电报来声称,他被飞奔疾驰的马车所撞倒,腿部还有两处负伤,正卧床不起,病痛呻吟,等诸如此类的胡诌之言。独立党的党员们只好竭力听信这般拙劣的托词,假装不知晓他们提名的候选人,就这个桀骜不驯的家伙,未曾莅临大会的真正缘由。有人瞧见,昨夜有个喝的醉醺醺的酒鬼,正步履蹒跚的走进马克·吐温先生下榻的宾馆。独立党人责无旁贷地向外界佐证那个酒鬼并非马克·吐温本人。这下终于让我们抓住了把柄。此事决不容许避而不答。公众雷鸣地大声疾呼,‘那人是谁?’”

我当时简直就惊愕不已!竟会有这样一个残酷无情的指控,我从来就没有到过那该死的交趾支那!我闻所未闻过什么瓦卡瓦克!我也对香蕉种植地毫不知情,正如我还不知道什么是袋鼠一样!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才好。我简直要发狂了,却又感到无助。那一天我碌碌无为,什么事情也没有干,就任凭时光流逝。第二天早晨,这家报纸片言未语,只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你生平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别人的事,一件也没有。你瞧瞧那报纸,一看就会明白伍福特和霍夫曼先生是怎样一种人,然后再审视你自己,是否愿意把自己贬低到他们那种档次,和他们一起去游说竞选。”

“你生平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别人的事,一件也没有。你瞧瞧那报纸,一看就会明白伍福特和霍夫曼先生是怎样一种人,然后再审视你自己,是否愿意把自己贬低到他们那种档次,和他们一起去游说竞选。”

“伪证罪——现在马克·吐温先生既然在公众面前出来竞选州长,那么他或许可以屈尊解释一下如下事情的经过。那是1863年,马克吐温先生在交趾支那的瓦卡瓦克,有34名证人指证马克·吐温先生犯有伪证罪,他企图侵占一小块香蕉种植地,那是当地一位穷寡妇和她那群孤儿维持生计的唯一来源。吐温先生不管是对自己或是对有参选权要求投票选举他的伟大人民,都应当责无旁贷地澄清此事的真相。他是否愿意这样做?”

还有的写到:

这太不可思议了,简直就不可思议,我的名讳难道真与这个寡鲜无耻的嫌疑犯纠葛在一起。在过去的三年里,我滴酒未沾,从没有喝过啤酒,葡萄酒或是任何一种酒类。

我放弃竞选了。我降下我的彩旗,宣布投降。我不符合竞选纽约州州长所要求的任何条件。所以,我递交了退出候选人资格的声明,并深怀万分悲痛的心情签上了我的名字。“你诚挚的朋友,一个过去品行正派的人。现在却成了伪证犯、窃贼、盗尸犯、酒鬼、受贿犯、诈骗犯的马克·吐温。”

我根本无法摆脱当前的困境,只得深怀羞耻感,开始准备“答复”那一大堆毫无事实根据的指责和卑劣下流的谎言。但是我始终并没有这么做。因为就在第二天清晨,一家报纸上刊登了一则新的恐怖案件,再次对我进行恶毒诽谤。报道称,因为一家疯人院妨碍了我家看风景,我竟然将疯人院付诸一炬,并把院内的精神病人统统烧死。这使我感到惊恐万分。紧接着又是一个指控。据说我为了侵吞我叔叔的家产而将他毒死,并且还迫不及待的要立刻开棺验尸。这些已将我推向了神经崩溃的边缘。在这些控诉之前,竟还有人控告我在监管孤儿院事务时,雇佣了老掉了牙、昏聩无能的亲戚给孤儿院当伙夫。我手足无措,真的手足无措了。最终,党派斗争之间的积怨对我的无耻迫害达到了适时的巅峰。有人教唆九个包括不同肤色,穿着各式各样破烂衣服,刚刚学会走路的孩子,冲到公众集会的演讲台上,紧紧的抱住我的双腿,大声呼喊我叫爸爸!

此后,我一拿起报纸就有些提心吊胆,正如你想睡觉时掀起一床毛毯,可心里总是放心不下,生怕下面藏有条响尾蛇。一天,我又看到这么一段消息:

不久,共和党人的主要刊物“宣判”我犯有特大的受贿罪,而民主党的主要报纸则把一桩极尽渲染的敲诈勒索案,硬“栽”在我头上。

我放弃竞选了。我降下我的彩旗,宣布投降。我不符合竞选纽约州州长所要求的任何条件。所以,我递交了退出候选人资格的声明,并深怀万分悲痛的心情签上了我的名字。“你诚挚的朋友,一个过去品行正派的人。现在却成了伪证犯、窃贼、盗尸犯、酒鬼、受贿犯、诈骗犯的马克·吐温。”

这家报纸将在下一期里肆无忌惮地称呼我为“酒鬼吐温先生”,当然我知道,它会这么一直叫下去的,但我当时看了后竟麻木不仁,足以显见这种成效对我的影响有多么大。

结尾的那句话很有独创性。当天夜晚当“遭受伤害和被侮辱的公众”从前门涌进来时,吓得我急忙从床上爬起,从后门落荒而逃。他们义愤填膺,捣毁了我的家具和门窗,临走时还将能搬动的所有财物统统一掠而空。然而,我可以手抚《圣经》发誓,我从没有诽谤过霍夫曼先生的祖父。况且直到那天为止,我还从未听说过此人,我本人也从未提及过他。

还有的写到:

注释:

备忘录——在余下的竞选活动中,这家报纸凡是提及我时,都开口必言“臭名昭著的伪证犯吐温”。

备忘录——在余下的竞选活动中,这家报纸凡是提及我时,都开口必言“臭名昭著的伪证犯吐温”。

那时,我收取的邮件中,匿名信占据了绝大部分。信中一般都这样写到:

“那个被你从寓所门口一脚踹开的乞丐老太太,现在怎么样了?”

这家报纸将在下一期里肆无忌惮地称呼我为“酒鬼吐温先生”,当然我知道,它会这么一直叫下去的,但我当时看了后竟麻木不仁,足以显见这种成效对我的影响有多么大。

这家报纸将在下一期里肆无忌惮地称呼我为“酒鬼吐温先生”,当然我知道,它会这么一直叫下去的,但我当时看了后竟麻木不仁,足以显见这种成效对我的影响有多么大。

“需要查实——是否请新的州长候选人向急切等待要投他选票的同胞们解释一下如下一件小事?那是吐温先生在蒙大拿州宿营时,与他同住一个帐篷的旅伴经常失窃小东西,后来这些物品一件不拉地都从吐温先生身上或是‘行李箱’(他随身携带卷藏有报纸)里发现了。大家为他着想,不得不对他进行善意的劝诫,在他身上涂满柏油,粘上羽毛,让他坐木杠①,把他撵出去,并劝告他让出床铺,再也别回来。他是否愿意解释此事?”

惹不起

“那个被你从寓所门口一脚踹开的乞丐老太太,现在怎么样了?”

“你生平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别人的事,一件也没有。你瞧瞧那报纸,一看就会明白伍福特和霍夫曼先生是怎样一种人,然后再审视你自己,是否愿意把自己贬低到他们那种档次,和他们一起去游说竞选。”

就是大致的这些内容。如果你能承受的话,我愿意继续讲下去,直到使读者感到恶心。

紧接着的是《新闻报》,刊登了这样一段话:

此后,这家报纸习惯性地称呼为我“蒙大拿州的窃贼吐温”。

我当时简直就惊愕不已!竟会有这样一个残酷无情的指控,我从来就没有到过那该死的交趾支那!我闻所未闻过什么瓦卡瓦克!我也对香蕉种植地毫不知情,正如我还不知道什么是袋鼠一样!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才好。我简直要发狂了,却又感到无助。那一天我碌碌无为,什么事情也没有干,就任凭时光流逝。第二天早晨,这家报纸片言未语,只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好管闲事者

“彻查此人!——独立党的候选人至今还缄口莫言。因为他不敢站出来澄清。每一个针对他的指控都有确凿的证据,况且他一再保持沉默的态度足以证明他的罪行,直到现在他都将无法翻案。独立党的支持者,看看你们这位候选人吧!看看这位臭名昭著的伪证犯!这个蒙大拿州的窃贼!这个盗尸犯!发自内心的瞧瞧你们这位原形毕露的酒鬼!这位肮脏的受贿犯!你们这位令人恶心的诈骗犯!你们得细致入微的看清楚了,得好好的对他深思一番。这个家伙犯下了这么多卑劣的罪行,还得了这么一串污秽的名号,况且他不敢矢口否认任何一条指控,难道你们是否还愿意将自己真诚的选票投给他!”

这太不可思议了,简直就不可思议,我的名讳难道真与这个寡鲜无耻的嫌疑犯纠葛在一起。在过去的三年里,我滴酒未沾,从没有喝过啤酒,葡萄酒或是任何一种酒类。

此后,我一拿起报纸就有些提心吊胆,正如你想睡觉时掀起一床毛毯,可心里总是放心不下,生怕下面藏有条响尾蛇。一天,我又看到这么一段消息:

不久,共和党人的主要刊物“宣判”我犯有特大的受贿罪,而民主党的主要报纸则把一桩极尽渲染的敲诈勒索案,硬“栽”在我头上。

此刻,舆论一片哗然,外界纷纷要我“答复”所有对我的那些令人发指的控诉。我们党的报刊主编和领导者都劝说,如果我再缄默不言,我的政治前途将毁于一旦。似乎为了使他们的指控更显急迫,一家报纸在翌日刊登了这样一段话:

还有的写到:

“那个被你从寓所门口一脚踹开的乞丐老太太,现在怎么样了?”

惹不起

当我边吃早餐,边漫不经心地翻阅报纸时,我看到这样一段消息,我似乎可以确信,我还从没有这样惶恐不安过。

顺便说一句,刊登上述新闻的那家报纸,此后总称呼我为“盗尸犯吐温”。

“除了我之外,没有人知道你干过的那些丑事,你最好乖乖地拿些钱来孝敬‘你的朋友’,否则你将从小报上听到这些丑事。”

“好个候选人——马克·吐温先生原定于昨晚在独立党群众集会上做一次恶语中伤竞选对手的演讲,但却未能准时参加。他的私人医生打电报来声称,他被飞奔疾驰的马车所撞倒,腿部还有两处负伤,正卧床不起,病痛呻吟,等诸如此类的胡诌之言。独立党的党员们只好竭力听信这般拙劣的托词,假装不知晓他们提名的候选人,就这个桀骜不驯的家伙,未曾莅临大会的真正缘由。有人瞧见,昨夜有个喝的醉醺醺的酒鬼,正步履蹒跚的走进马克·吐温先生下榻的宾馆。独立党人责无旁贷地向外界佐证那个酒鬼并非马克·吐温本人。这下终于让我们抓住了把柄。此事决不容许避而不答。公众雷鸣地大声疾呼,‘那人是谁?’”

这家报纸将在下一期里肆无忌惮地称呼我为“酒鬼吐温先生”,当然我知道,它会这么一直叫下去的,但我当时看了后竟麻木不仁,足以显见这种成效对我的影响有多么大。

还有的写到:

结尾的那句话很有独创性。当天夜晚当“遭受伤害和被侮辱的公众”从前门涌进来时,吓得我急忙从床上爬起,从后门落荒而逃。他们义愤填膺,捣毁了我的家具和门窗,临走时还将能搬动的所有财物统统一掠而空。然而,我可以手抚《圣经》发誓,我从没有诽谤过霍夫曼先生的祖父。况且直到那天为止,我还从未听说过此人,我本人也从未提及过他。

这样我又获得了两个额外的殊荣:“肮脏的受贿犯吐温”和“令人恶心的诈骗犯吐温”。

惹不起

这家报纸将在下一期里肆无忌惮地称呼我为“酒鬼吐温先生”,当然我知道,它会这么一直叫下去的,但我当时看了后竟麻木不仁,足以显见这种成效对我的影响有多么大。

备忘录——在余下的竞选活动中,这家报纸凡是提及我时,都开口必言“臭名昭著的伪证犯吐温”。

“彻查此人!——独立党的候选人至今还缄口莫言。因为他不敢站出来澄清。每一个针对他的指控都有确凿的证据,况且他一再保持沉默的态度足以证明他的罪行,直到现在他都将无法翻案。独立党的支持者,看看你们这位候选人吧!看看这位臭名昭著的伪证犯!这个蒙大拿州的窃贼!这个盗尸犯!发自内心的瞧瞧你们这位原形毕露的酒鬼!这位肮脏的受贿犯!你们这位令人恶心的诈骗犯!你们得细致入微的看清楚了,得好好的对他深思一番。这个家伙犯下了这么多卑劣的罪行,还得了这么一串污秽的名号,况且他不敢矢口否认任何一条指控,难道你们是否还愿意将自己真诚的选票投给他!”

“伪证罪——现在马克·吐温先生既然在公众面前出来竞选州长,那么他或许可以屈尊解释一下如下事情的经过。那是1863年,马克吐温先生在交趾支那的瓦卡瓦克,有34名证人指证马克·吐温先生犯有伪证罪,他企图侵占一小块香蕉种植地,那是当地一位穷寡妇和她那群孤儿维持生计的唯一来源。吐温先生不管是对自己或是对有参选权要求投票选举他的伟大人民,都应当责无旁贷地澄清此事的真相。他是否愿意这样做?”

紧接着的是《新闻报》,刊登了这样一段话:

就是大致的这些内容。如果你能承受的话,我愿意继续讲下去,直到使读者感到恶心。

注释:

我放弃竞选了。我降下我的彩旗,宣布投降。我不符合竞选纽约州州长所要求的任何条件。所以,我递交了退出候选人资格的声明,并深怀万分悲痛的心情签上了我的名字。“你诚挚的朋友,一个过去品行正派的人。现在却成了伪证犯、窃贼、盗尸犯、酒鬼、受贿犯、诈骗犯的马克·吐温。”

这样我又获得了两个额外的殊荣:“肮脏的受贿犯吐温”和“令人恶心的诈骗犯吐温”。

好管闲事者

那时,我收取的邮件中,匿名信占据了绝大部分。信中一般都这样写到:

不久,共和党人的主要刊物“宣判”我犯有特大的受贿罪,而民主党的主要报纸则把一桩极尽渲染的敲诈勒索案,硬“栽”在我头上。

此刻,舆论一片哗然,外界纷纷要我“答复”所有对我的那些令人发指的控诉。我们党的报刊主编和领导者都劝说,如果我再缄默不言,我的政治前途将毁于一旦。似乎为了使他们的指控更显急迫,一家报纸在翌日刊登了这样一段话:

“彻查此人!——独立党的候选人至今还缄口莫言。因为他不敢站出来澄清。每一个针对他的指控都有确凿的证据,况且他一再保持沉默的态度足以证明他的罪行,直到现在他都将无法翻案。独立党的支持者,看看你们这位候选人吧!看看这位臭名昭著的伪证犯!这个蒙大拿州的窃贼!这个盗尸犯!发自内心的瞧瞧你们这位原形毕露的酒鬼!这位肮脏的受贿犯!你们这位令人恶心的诈骗犯!你们得细致入微的看清楚了,得好好的对他深思一番。这个家伙犯下了这么多卑劣的罪行,还得了这么一串污秽的名号,况且他不敢矢口否认任何一条指控,难道你们是否还愿意将自己真诚的选票投给他!”

我放弃竞选了。我降下我的彩旗,宣布投降。我不符合竞选纽约州州长所要求的任何条件。所以,我递交了退出候选人资格的声明,并深怀万分悲痛的心情签上了我的名字。“你诚挚的朋友,一个过去品行正派的人。现在却成了伪证犯、窃贼、盗尸犯、酒鬼、受贿犯、诈骗犯的马克·吐温。”

一八七零年

下一篇新闻报道同样吸引了我,如下所述:

这样我又获得了两个额外的殊荣:“肮脏的受贿犯吐温”和“令人恶心的诈骗犯吐温”。

顺便说一句,刊登上述新闻的那家报纸,此后总称呼我为“盗尸犯吐温”。

“除了我之外,没有人知道你干过的那些丑事,你最好乖乖地拿些钱来孝敬‘你的朋友’,否则你将从小报上听到这些丑事。”

“需要查实——是否请新的州长候选人向急切等待要投他选票的同胞们解释一下如下一件小事?那是吐温先生在蒙大拿州宿营时,与他同住一个帐篷的旅伴经常失窃小东西,后来这些物品一件不拉地都从吐温先生身上或是‘行李箱’(他随身携带卷藏有报纸)里发现了。大家为他着想,不得不对他进行善意的劝诫,在他身上涂满柏油,粘上羽毛,让他坐木杠①,把他撵出去,并劝告他让出床铺,再也别回来。他是否愿意解释此事?”

就是大致的这些内容。如果你能承受的话,我愿意继续讲下去,直到使读者感到恶心。

此刻,舆论一片哗然,外界纷纷要我“答复”所有对我的那些令人发指的控诉。我们党的报刊主编和领导者都劝说,如果我再缄默不言,我的政治前途将毁于一旦。似乎为了使他们的指控更显急迫,一家报纸在翌日刊登了这样一段话:

这正是我心中所想的!那晚我夜不成寐。但毕竟我不愿意退缩,我已经完全卷进来了,我只好继续战斗下去。

“那个被你从寓所门口一脚踹开的乞丐老太太,现在怎么样了?”

这太不可思议了,简直就不可思议,我的名讳难道真与这个寡鲜无耻的嫌疑犯纠葛在一起。在过去的三年里,我滴酒未沾,从没有喝过啤酒,葡萄酒或是任何一种酒类。

“意味深长——大家都会注意到,吐温先生对交趾支那桩伪证案一直都发人深省地保持缄默0”

“彻查此人!——独立党的候选人至今还缄口莫言。因为他不敢站出来澄清。每一个针对他的指控都有确凿的证据,况且他一再保持沉默的态度足以证明他的罪行,直到现在他都将无法翻案。独立党的支持者,看看你们这位候选人吧!看看这位臭名昭著的伪证犯!这个蒙大拿州的窃贼!这个盗尸犯!发自内心的瞧瞧你们这位原形毕露的酒鬼!这位肮脏的受贿犯!你们这位令人恶心的诈骗犯!你们得细致入微的看清楚了,得好好的对他深思一番。这个家伙犯下了这么多卑劣的罪行,还得了这么一串污秽的名号,况且他不敢矢口否认任何一条指控,难道你们是否还愿意将自己真诚的选票投给他!”

“除了我之外,没有人知道你干过的那些丑事,你最好乖乖地拿些钱来孝敬‘你的朋友’,否则你将从小报上听到这些丑事。”

紧接着的是《新闻报》,刊登了这样一段话:

“你生平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别人的事,一件也没有。你瞧瞧那报纸,一看就会明白伍福特和霍夫曼先生是怎样一种人,然后再审视你自己,是否愿意把自己贬低到他们那种档次,和他们一起去游说竞选。”

还有的写到:

那时,我收取的邮件中,匿名信占据了绝大部分。信中一般都这样写到:

我根本无法摆脱当前的困境,只得深怀羞耻感,开始准备“答复”那一大堆毫无事实根据的指责和卑劣下流的谎言。但是我始终并没有这么做。因为就在第二天清晨,一家报纸上刊登了一则新的恐怖案件,再次对我进行恶毒诽谤。报道称,因为一家疯人院妨碍了我家看风景,我竟然将疯人院付诸一炬,并把院内的精神病人统统烧死。这使我感到惊恐万分。紧接着又是一个指控。据说我为了侵吞我叔叔的家产而将他毒死,并且还迫不及待的要立刻开棺验尸。这些已将我推向了神经崩溃的边缘。在这些控诉之前,竟还有人控告我在监管孤儿院事务时,雇佣了老掉了牙、昏聩无能的亲戚给孤儿院当伙夫。我手足无措,真的手足无措了。最终,党派斗争之间的积怨对我的无耻迫害达到了适时的巅峰。有人教唆九个包括不同肤色,穿着各式各样破烂衣服,刚刚学会走路的孩子,冲到公众集会的演讲台上,紧紧的抱住我的双腿,大声呼喊我叫爸爸!

下一篇新闻报道同样吸引了我,如下所述:

备忘录——在余下的竞选活动中,这家报纸凡是提及我时,都开口必言“臭名昭著的伪证犯吐温”。

还有的写到:

那时,我收取的邮件中,匿名信占据了绝大部分。信中一般都这样写到:

这家报纸将在下一期里肆无忌惮地称呼我为“酒鬼吐温先生”,当然我知道,它会这么一直叫下去的,但我当时看了后竟麻木不仁,足以显见这种成效对我的影响有多么大。

我放弃竞选了。我降下我的彩旗,宣布投降。我不符合竞选纽约州州长所要求的任何条件。所以,我递交了退出候选人资格的声明,并深怀万分悲痛的心情签上了我的名字。“你诚挚的朋友,一个过去品行正派的人。现在却成了伪证犯、窃贼、盗尸犯、酒鬼、受贿犯、诈骗犯的马克·吐温。”

“揭穿的谎言——依照第五区的密凯尔·奥弗拉纳根先生、华特街的吉特·彭斯先生和约翰·艾伦先生三位的口供陈述。现已查实,马克·吐温先生曾恶语诽谤,声称我们高贵的领袖约翰·特·霍夫曼的祖父因拦路抢劫而被判处绞刑一说,纯属野蛮的无稽之谈,毫无事实依据。他诋毁亡故者,以流言蜚语玷污其美名,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来达到政治上的胜利,使有道德之人深感沮丧。当我们想到这一卑鄙恶毒的谎言必将对死者无辜的亲友蒙受巨大的悲恸时,我们几乎要被迫煽动起遭受伤害和被侮辱的公众,立即对诽谤者施加非法的报复。但我们不能这么做!让他接受良心的谴责而感到痛不欲生吧。义愤填膺的公众可以不顾后果,对诽谤者进行人身伤害,虽然这稍许能弥补公众的情绪,很显然,陪审团却不能对此事件的凶手定罪,法庭也无法惩处他的罪行。”

“意味深长——大家都会注意到,吐温先生对交趾支那桩伪证案一直都发人深省地保持缄默0”

还有的写到:

我根本无法摆脱当前的困境,只得深怀羞耻感,开始准备“答复”那一大堆毫无事实根据的指责和卑劣下流的谎言。但是我始终并没有这么做。因为就在第二天清晨,一家报纸上刊登了一则新的恐怖案件,再次对我进行恶毒诽谤。报道称,因为一家疯人院妨碍了我家看风景,我竟然将疯人院付诸一炬,并把院内的精神病人统统烧死。这使我感到惊恐万分。紧接着又是一个指控。据说我为了侵吞我叔叔的家产而将他毒死,并且还迫不及待的要立刻开棺验尸。这些已将我推向了神经崩溃的边缘。在这些控诉之前,竟还有人控告我在监管孤儿院事务时,雇佣了老掉了牙、昏聩无能的亲戚给孤儿院当伙夫。我手足无措,真的手足无措了。最终,党派斗争之间的积怨对我的无耻迫害达到了适时的巅峰。有人教唆九个包括不同肤色,穿着各式各样破烂衣服,刚刚学会走路的孩子,冲到公众集会的演讲台上,紧紧的抱住我的双腿,大声呼喊我叫爸爸!

一八七零年

这样我又获得了两个额外的殊荣:“肮脏的受贿犯吐温”和“令人恶心的诈骗犯吐温”。

就是大致的这些内容。如果你能承受的话,我愿意继续讲下去,直到使读者感到恶心。

备忘录——在余下的竞选活动中,这家报纸凡是提及我时,都开口必言“臭名昭著的伪证犯吐温”。

这家报纸将在下一期里肆无忌惮地称呼我为“酒鬼吐温先生”,当然我知道,它会这么一直叫下去的,但我当时看了后竟麻木不仁,足以显见这种成效对我的影响有多么大。

注释:

注释:

“那个被你从寓所门口一脚踹开的乞丐老太太,现在怎么样了?”

惹不起

注释:

“好个候选人——马克·吐温先生原定于昨晚在独立党群众集会上做一次恶语中伤竞选对手的演讲,但却未能准时参加。他的私人医生打电报来声称,他被飞奔疾驰的马车所撞倒,腿部还有两处负伤,正卧床不起,病痛呻吟,等诸如此类的胡诌之言。独立党的党员们只好竭力听信这般拙劣的托词,假装不知晓他们提名的候选人,就这个桀骜不驯的家伙,未曾莅临大会的真正缘由。有人瞧见,昨夜有个喝的醉醺醺的酒鬼,正步履蹒跚的走进马克·吐温先生下榻的宾馆。独立党人责无旁贷地向外界佐证那个酒鬼并非马克·吐温本人。这下终于让我们抓住了把柄。此事决不容许避而不答。公众雷鸣地大声疾呼,‘那人是谁?’”

注释:

我当时简直就惊愕不已!竟会有这样一个残酷无情的指控,我从来就没有到过那该死的交趾支那!我闻所未闻过什么瓦卡瓦克!我也对香蕉种植地毫不知情,正如我还不知道什么是袋鼠一样!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才好。我简直要发狂了,却又感到无助。那一天我碌碌无为,什么事情也没有干,就任凭时光流逝。第二天早晨,这家报纸片言未语,只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你生平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别人的事,一件也没有。你瞧瞧那报纸,一看就会明白伍福特和霍夫曼先生是怎样一种人,然后再审视你自己,是否愿意把自己贬低到他们那种档次,和他们一起去游说竞选。”

数月前,我被提名为纽约州州长候选人,代表独立党与斯坦华特·勒·伍福特先生和约翰·特·霍夫曼先生竞选。我莫明的感到自己有超过这两位绅士的显著优势,那就是我声名鹊起。从报纸上很容易发现,如果这两位先生也曾意识过要怜惜自己的名声,当然这已经是过去的事了。近些年来,他们显然对各种无耻的罪行觉得稀疏平常。那时,我固然对自己的长处暗自庆幸,但是一想到我的名讳将要和这些人的污名混淆在一起四处流传时,总有一股不安的浑浊潜流在我愉悦心情的深处“翻腾”。我心底愈发焦躁,最后我写信给祖母告知此事,他很快就给我了回复,并言辞尖锐。她说:

“彻查此人!——独立党的候选人至今还缄口莫言。因为他不敢站出来澄清。每一个针对他的指控都有确凿的证据,况且他一再保持沉默的态度足以证明他的罪行,直到现在他都将无法翻案。独立党的支持者,看看你们这位候选人吧!看看这位臭名昭著的伪证犯!这个蒙大拿州的窃贼!这个盗尸犯!发自内心的瞧瞧你们这位原形毕露的酒鬼!这位肮脏的受贿犯!你们这位令人恶心的诈骗犯!你们得细致入微的看清楚了,得好好的对他深思一番。这个家伙犯下了这么多卑劣的罪行,还得了这么一串污秽的名号,况且他不敢矢口否认任何一条指控,难道你们是否还愿意将自己真诚的选票投给他!”

还有的写到:

我根本无法摆脱当前的困境,只得深怀羞耻感,开始准备“答复”那一大堆毫无事实根据的指责和卑劣下流的谎言。但是我始终并没有这么做。因为就在第二天清晨,一家报纸上刊登了一则新的恐怖案件,再次对我进行恶毒诽谤。报道称,因为一家疯人院妨碍了我家看风景,我竟然将疯人院付诸一炬,并把院内的精神病人统统烧死。这使我感到惊恐万分。紧接着又是一个指控。据说我为了侵吞我叔叔的家产而将他毒死,并且还迫不及待的要立刻开棺验尸。这些已将我推向了神经崩溃的边缘。在这些控诉之前,竟还有人控告我在监管孤儿院事务时,雇佣了老掉了牙、昏聩无能的亲戚给孤儿院当伙夫。我手足无措,真的手足无措了。最终,党派斗争之间的积怨对我的无耻迫害达到了适时的巅峰。有人教唆九个包括不同肤色,穿着各式各样破烂衣服,刚刚学会走路的孩子,冲到公众集会的演讲台上,紧紧的抱住我的双腿,大声呼喊我叫爸爸!

这样我又获得了两个额外的殊荣:“肮脏的受贿犯吐温”和“令人恶心的诈骗犯吐温”。

那时,我收取的邮件中,匿名信占据了绝大部分。信中一般都这样写到:

紧接着的是《新闻报》,刊登了这样一段话:

备忘录——在余下的竞选活动中,这家报纸凡是提及我时,都开口必言“臭名昭著的伪证犯吐温”。

“除了我之外,没有人知道你干过的那些丑事,你最好乖乖地拿些钱来孝敬‘你的朋友’,否则你将从小报上听到这些丑事。”

一八七零年

作者 于 9月23日 编辑
赞同 1
145 次浏览
发表文章: [方言]欧西坦语——法国人曾禁止的语言

https://www.bbc.com/ukchina/simp/vert-tra-45848251

许多人还没有听说过欧西坦语,或被称为奥克语(Langue d'Oc),它是由当地拉丁语演变而来的几种罗曼斯语(Romance)之一。在法国南部、意大利西北部和西班牙北部的部分地区,仍有六种主要方言使用该语言。我很担心自己会被视为外人,但又对语言和文化着迷,希望能学到更多东西,于是我推开了门,准备发表自己的观点。扑面而来的是温暖的空气中弥漫着的辣味热红酒的味道,还有众人的问候。


我了解到欧西坦语曾经是法国南部的通用语言,因游吟诗人使用而广为人知。但在1539年,国王弗朗索瓦一世(King François I)颁布了维勒科特莱法令(Ordonnance de Villers-Cotterêts),使法兰西岛语(Francien)、即巴黎和法兰西岛(Île-de-France)的北部法语方言成为整个国家的官方语言。

然而,除了官方事务和书面文件,如婚姻、死亡和出生证明, 大部分日常生活都和官方不沾边,欧西坦语仍然是家庭和农场的语言。罗伯(Graham Robb)在他的历史地理学著作《探索法国》(The Discovery of France)中指出,尽管官方努力了三个世纪,试图让标准法语成为整个法国的通用语,但在1863年,法国南部一半以上的人口仍然没有讲法语。在多尔多涅地区,这一比例甚至更高,90%以上的人口仍然主要说欧西坦语。

但在100多年前的20世纪初,中央政府发起了一场强势的运动,以消灭除标准法语以外的任何语言。学校里禁止教授欧西坦语,讲母语的孩子都会受到惩罚。许多人对此深感耻辱,多尔多涅的许多老年人仍在讲述他们在学校因说欧西坦语而被羞辱的故事。

赞同 2
241 次浏览
回答问题: 求:一個關於「越富越摳門」的帖子

认识一个苦出身的六零后,如今有自己的小公司收入稳定,国内外皆有房产,经济属中等偏上,日常生活极其节俭,不烟不酒车子衣服都是挑最便宜实用的,非必要绝不买,要买只看价钱不管美观与否,旅游只回国绝不考虑其他地方(这点倒可以理解父母都在国内),日常吃的都是买超市最便宜的,大米是洋人给狗吃的那种。对自己苛刻点也没啥,对别人也这样。不留或少留小费,员工保持最低薪,爱沾点合伙人的小便宜等等。洋前妻早年和他一起奋斗颇吃过几年苦,后来有点钱了还这样过,老婆买件好点的衣服还得被他叨叨,受不了离了。现任是大学同学,两人倒是十分合拍。 若是要找抠门洋人的例子也有,不久前才在哪儿看到一个英国女人攒了不少钱,日常买猫食狗食吃,人家去她家做客也用那个招待。

谦抑 run
发表文章: 和某小地级市年轻公务员的对话

本贴的发布已经当事人同意。出于安全考虑,我在一些敏感但修改后不影响表达的细节上使用了虚假的信息。

她本硕分别在两所比较好的双非,其中一所在她毕业后已经是双一流了。她在毕业后考上了北方某地级市的公务员,已上班一年多,目前月薪三千元。她是农村人,父母在农村做生意,收入不高,无权无势,亦没有什么关系网。

她考研考公非常努力。她讲她提前一年备考研究生,提前半年准备考公,在备考过程中七点醒十二点睡,醒着的时间除了吃饭就是学习,但每两周奖励自己放松一天。她并不是一位聪明的应试者,在高三,努力学习的她总被比自己学号低一位的没有很努力的男生低个位数的名次,高考考上比较好的双非也是稍微超常发挥。我在高中的时候也见过很多像她这样非常努力却难以出众的人。

她家寄希望她能通过学习逆天改命,从不吝惜为她报各种天价补习班。我当年也是一样。我父母给我报了好几个学校老师一对一,还有学校老师开的大班,在初中走读时还报了写作业班。她其实也算是不负众望,在学业上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她的薪资只有三千,没有逆天改命,没有阶级跨越。并且,经济寒冬下,她家里的生意也越来越不好做,欠了一些债。她家的经济状况真的挺危险的。体制内发不出薪水的问题也波及到了邻市。工作上,她总是被安排很多事情,干的多,要忍受领导经常的无理的训斥和责骂,挨骂多。她对现状不满,对前途悲观。

于是,她非常怀念二三十年前那个“吃国家饭容易且晋升机会多”、“经济高速发展百业景气生机勃勃”的年代。很多人就是在那个年代在祖辈的权势下,靠着走关系轻而易举地进入了体制,轻而易举的吃到了现在大学生挤破头都想吃到的“香饽饽”。

我当即指出,在那个年代,体制内的工作对于干部子弟当然是非常好进。最清廉的干部也对走关系找工作习以为常并付诸实施。但对于大多数老百姓并非如此。经济发展极大改变了中国的面貌。那个年代远比经济水平是当时很多倍的现在黑暗。

她说,那个年代经济景气,国家每天都在进步。在那个年代,人人有精气神,人人对前途乐观,幸福感比现在强。现在感觉经济形势每况愈下,也没有什么晋升机会,还担忧政府能不能发得出工资,感觉前途黯淡。

我说,现在的经济水平数倍于当年。当年人们的幸福感怎么可能比现在强呢?这只是你的心态的问题。如果你说现在不如几年前,我深有同感。但你说现在不如二三十年前,我只觉得荒谬。当然,我能理解你的心态。这和向往前三十年,否定改革开放的年轻人类似。名为怀古,实为非今。我说句不好听的。随着经济形势进一步恶化,是体制内官吏先死还是体制外打工仔先亡?肯定是后者。讲真,我觉得你再发育发育就成毛左了。

她说,其实不只是我,很多人都怀念二三十年前,很多人都觉得那个年代人们的幸福感更强。现在这个末流小城市的房价都七千大几将近八千块一平。我现在还在和别人合租呢。就靠那点可怜的工资,我得什么时候才能买上房?

我说,对不起……

我觉得这能反映中国目前的一些情况吧,遂征得同意后发贴。大伙怎么看她的情况和她的观点?她也想听听大伙的看法。

赞同 3
1252 次浏览
谦抑 run
回复文章: 和某小地级市年轻公务员的对话

@yooloo #193587 我身边经历过二三十年前那个时代的人基本没有怀念那个时代的,一般只是回忆回忆童年。她所说的“很多人”也都是年轻人。网上有很多年轻人向往改革开放初期,认为那个时代压力小,机会多,人们精气神好。他们如果真的对那个时代做一点了解,大概也不会说出这种话。我一般只怀念几年前,只觉得几年前比现在好,以后大环境会越来越差,加速倒退。

发表文章: 烛光中的抹大拉——沉思与自省

《烛光中的抹大拉》(La Madeleine à la veilleuse)这一主题,法国巴洛克风格艺术家Georges de La Tour(1593-1652)画了至少三个版本:一幅在卢浮宫(另一雷同版本在洛杉矶郡美术馆),一幅在美国大都会博物馆,一幅在华盛顿国家艺术画廊。画中的抹大拉长发披肩,坐在一张靠墙的小桌前,左手托腮(其中两幅),对着烛光和镜子(其中两幅)沉思,烛光静静地升起,黑色的烛烟冉冉飘散。手中的骷髅,则是流行于欧洲北方的虚空画(vanitas)的标志性符号,寓意人世的無常,世间的名利财富如同过往云烟。

虚空题材从十五世纪起流行于欧洲,一说是受黑死病阴影的影响,反映出当时死亡对世人的強烈困扰,這在善终方式(ars moriendi)、死神之舞(Danse Macabre)與临终(Memento mori)等议题的文字和图像中,尤其明显。文艺复兴之后,在北方欧洲虛空议题的表现方式变得更加隐晦。虚空画作意在提醒观者生命无常、繁华之后终将面临死亡。在許多动人的画面中,艺术家亦融入了相应的道德教诲,《烛光中的抹大拉》就是杰出的例子。

如果我们了解一下抹大拉的馬利亞的故事,也许更能体会画家的寓意。抹大拉是圣经新约的人物。當耶稣周遊各地宣讲福音,和他同行的除了十二位門徒外,還有被惡鬼所附、被疾病所累,但已被治好的妇女,其中就有抹大拉。這群妇女不仅跟随耶稣,还以自己的財物供給耶稣和门徒;在耶稣被钉上十字架時,抹大拉与其他妇女也在场;在耶稣下葬的時候,她也在墓地;到了安息日結束那一天早上,她也见证了耶稣的復活。

公元591年,教皇Gregorius I在一次布道中,创造出一個多重身份的抹大拉,自此決定了抹大拉往後的形象。他把路加福音第七章中提到的一个以眼泪沾湿耶稣的腳,並以头发擦干,以嘴亲吻,再以香膏塗抹的无名妓女(路加 7:36-50)和抹大拉的形象合二为一。在当时妓女使用昂贵的香膏是为了使身体柔滑和充满香气以讨好嫖客,而教皇Gregorius I看來,她将她视为珍贵的香膏献給耶稣;她用来诱惑客人的双眼也因悔改而流下洁净的泪水;原本诱惑男性的长发却拿來擦拭主耶稣的腳,而高傲性感的嘴唇也低下來親吻耶穌的双脚。于是她一身的罪,升华成了美德。而这个重塑的抹大拉的妓女身份,也成了欧洲宗教题材图像中常见的形象。

这三幅抹大拉,有的命名为《烛光中的抹大拉》,有的命名为《忏悔中的抹大拉》。画中的安静气氛与主题完美契合,原本放纵的抹大拉放弃了肉体的快乐,在烛光的陪伴下,在深夜的忏悔和沉思中洗涤自己的心灵。镜子象征着虚荣也象征着反思;蜡烛则代表着她反思之后精神上的升华。这一静谧的自省的形象,大大收敛和沉淀了巴洛克艺术风格中的戏剧张力,让人回归到对自己初心的审视,因此才格外动人吧……

作者 于 3月14日 编辑
赞同 7
310 次浏览
发表文章: 很多国家的入籍宣誓词都有一个问题

我先给几个入籍宣誓词的例子。

美国的入籍宣誓词是:

我宣誓:绝对并完全放弃此前作为外国臣民或公民对任何外国君主、统治者、国家或主权的忠诚及效忠;我将支持及保护美利坚合众国宪法和法律、对抗国内外所有的敌人。我将真诚地效忠美国。当法律要求时我愿为保卫美国拿起武器加入美军;当法律要求时我会加入美军从事非战斗性服务;当法律要求时我会在政府领导下为国家从事重要工作。我在此诚信宣誓,绝无任何心智障碍、借口或保留。上帝保佑我。

英国入籍宣誓:

我(姓名)(以上帝的名义)庄严宣誓:在成为英国公民之际,我将根据法律忠实地效忠于国王查尔斯三世陛下以及其后嗣和继任者。

新西兰入籍宣誓:

我(姓名)庄严并真诚宣誓:我将根据法律忠实地效忠新西兰国王查尔斯三世陛下、他的后嗣和继任者;我将切实遵守新西兰的法律,履行作为新西兰公民的责任。

新加坡入籍宣誓:

我(姓名)庄严宣誓:我将忠实效忠新加坡共和国,我将遵守法律,做一个新加坡真实、忠诚、守信的公民。帮助我吧,上帝。


这些宣誓词无一例外的都有要求归化者对国家或者君主效忠的语句。

但一个人是否忠诚,这是一个唯心的东西。你不是别人肚子里面的蛔虫,你怎么可能知道别人心里是怎么想的?

况且一个归化移民即使把对国家或君主的不忠诚宣之于口,也不会被剥夺国籍的。

比如一个移民归化新西兰的人公开说查尔斯国王是傻逼,其实他也不会被吊销新西兰国籍。

既然如此入籍宣誓词应该改为:我自愿加入某国国籍,定当遵守某国的法律,履行某国公民的义务。

毕竟一个人是否守法,这是可以明确判断的。但是否忠诚,这是一个道德层面的东西。具有法律效力的宣誓不要把道德层面的东西写进入。

大家同意吗?

作者 于 9月12日 编辑
赞同 1
593 次浏览
回复文章: 很多国家的入籍宣誓词都有一个问题

要求入籍者“效忠于国王”,是否与言论自由存在冲突?因为很多君主立宪制国家,特别是英联邦王国内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共和派,这些共和派当中有土生当地人也有入籍者。宪法保障了共和派的言论自由权,那既然保障了共和派的言论自由,那为什么还要要求入籍者忠诚于国王?

回复文章: 最近趣事有点多

在这个场合 你敢说“我翻墙是为了反共”吗

HK416 OvO
回复文章: H萌娘走了(T ^ T)

@XComhghall #193114 通過修改TCP Packet,使得GFW無法嗅探SNI,達到直接連接的效果
不過需要特殊配置

作者 于 9月11日 编辑
回答问题: 女王伊丽莎白二世逝世!如何评价女王的一生?

女王驾崩,英联邦王国成员会加速共和化,过几年我们会看到澳洲总统、加拿大总统了。

发表文章: 讣告: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逝世

英国时间2022年9月8日,蒙上帝恩典、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离开了人世。回首她的一生,或许最令人怀念的是每一年的圣诞演讲:从二战时从事护理工作的少妇,到冠病大流行期间慈祥的老太太,女王陪伴着英国人民渡过一场又一场起起伏伏。大半个世纪之后,她完成了她光荣的使命,前赴天国向耶稣交差了。

正如英国国歌所唱:May she defend our laws, and even give us cause。作为君主立宪制国家的元首,她出色地完成了礼仪荣典的职责,跨越党派、跨越种族、跨越阶级,竭尽所能地团结整个国家。可以预见的是,她的逝世会将英国是否应当继续保持君主制的议题重新拉回公众的视野,其他王室成员的事实非非也会再度成为公众的热议。但是,无论如何,这些风雨不会阻碍我们给予她至高无上的评价——不论是那位二战时从事护理工作的少妇,还是那位电视机屏幕上的老太太。

女王陛下,一路走好。God Save the Queen.

赞同 6
531 次浏览
发表文章: 品葱倒了好死开香槟
标记为删除
赞同 2
25 次浏览
回答问题: 如何评价新品葱小编管理员Blitzcrank?

这下品葱真爆了,好死开香槟

作者 于 9月8日 编辑
发布问题: 如何评价新品葱小编管理员Blitzcrank?

如题,天空事件之后观察了一段时间。该小编以一己之力在近期成功碰瓷逼走多位用户,是不是某位义人在舍身取义内部爆破品葱?

赞同 3
884 次浏览
发表文章: 【2047翻译|华盛顿邮报文章】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国大幅扩大了“监视居住(Residential surveillance)”的应用范围

作者:Christian Shepherd 和 Alicia Chen

2022年9月6日

原文出处: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2022/09/06/china-house-arrest-human-rights-surveillance/

(施明磊与丈夫程渊)

在施明磊的丈夫、反对职场歧视的活动家程渊于2019年7月因颠覆罪被捕后不久,中国安全部门通知她,她也将因涉嫌类似罪行而被 "监视居住"。

施明磊在接受采访时说,与她的丈夫不同,她从未为非政府组织工作过,因此她无法理解这些指控。但官员们坚持说她正在接受调查,并命令她交出身份证、护照、驾驶证、社会保险卡、手机、电脑和银行卡。

被软禁了180天的施明磊,害怕这会对她3岁的女儿产生影响。她说:"作为一个母亲,如果你不能保护你的孩子,让她免于恐惧--这让我很害怕。”她的丈夫在2021年7月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

中国判处富豪肖建华13年监禁

根据关注中国法治的非营利组织 "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周二发布的研究报告,在习近平主席的领导下,中国执法部门使用软禁(house arrest)或 "监视居住(residential surveillance)"的情况急剧上升。该组织的估计表明,每年有超过25万起官方批准的软禁事件发生,而2013年还不到1万起。

中国的法律学者认为,这项措施是为了在特殊情况下如健康状况不佳的嫌疑人,作为审前羁押的一个较少侵犯性的替代办法。然而,"保护卫士"组织收集的证词表明,软禁经常被滥用来威胁和压制中国人权活动家及其家人。

"保护卫士“组织主任彼得-达林说:“它已经成为一个灵活的工具,警察可以不受惩罚地随意使用。”他说,对嫌疑人来说,某种程度上"监视居住(residential surveillance)"可能是比关押在拘留所更好的选择,但2012年和2018年对中国刑事诉讼法的修订,使这一措施更具侵略性,并且由于司法审查要求极低而使其被滥用。

“保护卫士”组织对最高人民法院在线判决数据库中记录的官方 "监视居住(residential surveillance)"案件的统计显示,从2013年的5549件增加到2020年的至少40184件。由于裁决和案件出现在数据库中的时间延迟,2021年的不完整数据显示,到目前为止,至少有15,403起软禁事件被记录在案。

数据库中只记录了中国全部法律案件的一部分,而且很少包括政治上敏感的案件,如触及国家安全或涉及持不同政见者和人权活动家。近年来,一些被认为不宜被公众关注的判决已经开始消失。

当假设只有三分之二的案件出现,而且一些监视居住(residential surveillance)的案件从未被审判时,“保护卫士”组织估计,未被记录的软禁案件可能至少是数据库中案件数量的三倍。因此,该组织预测,在未来三年的某个时间点,案例的数量可能超过100万。

联合国报告:中国可能在新疆犯下反人类罪

中国人权律师唐荆陵认为,越来越多地使用软禁是不断扩大的安全国家的另一个组成部分,它可以在任何时候对社会活动家采取行动。"推测其目的,是为了消除任何形式的民间抵抗,"他说。"一旦你被禁闭,基本上就没有挑战当局的空间了。"

2011年,当唐荆陵因涉嫌煽动颠覆罪而被拘留时,他的妻子被为非法软禁了几个月,尽管她没有被指控任何罪行。

唐说,他的妻子汪艳芳 "不能与外界联系,也不允许她离开家"。身材高大的男子24小时驻守在门口,监视他的妻子。甚至他的岳母在部分时间与他们住在一起,也需要有许可证才能去购物。

中国司法部拒绝回答有关这一做法的问题,包括官方每年批准多少起监视居住案件,这种拘留的严格性和侵犯性,以及维权人士指控他们在没有得到官方通知的情况下被延长软禁时间。

"监视居住(Residential surveillance)"是中国安全部门用来监视和控制持不同政见者的一系列工具中的一种。有些是相对“温和”,例如在重要的政治会议期间,安全人员护送高知名度的活动家到该国的偏远地区,使他们无法举行抗议活动。

在更严重的情况下,人权组织指称,拘留和审讯措施的受监督程度极低,允许虐待和酷刑。这些措施包括 "指定地点监视居住(residential surveillance in a designation location)"--这是一种审前拘留的形式,在此期间,警方将嫌疑人关押在通常不为人知的地点,包括被活动人士称为 "黑监狱 "的改建酒店房间,时间长达六个月。

从理论上讲,软禁(house arrest)是这种拘留方法的较为“温和”的版本。上海政法学院警务研究教授杜学京(音译,Du Xuejing)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认为,"监视居住的立法意图是为了避免......拘留和过度限制犯罪嫌疑人的人身自由"。

然而,一些被软禁的活动人士指称,这一制度被任意使用,有时没有明显的官方批准。

武汉钢铁公司的前雇员徐武在接受采访时说,自从十多年前从精神病院出院后,他就一直被软禁,他的六楼公寓有十几个安全摄像头和一群安保人员看守。

"自2011年以来,我一直生活在这个小监狱里,"他说。"没有合法的通知说我被软禁了。他们仍然说没人在监视我。"


Lily Kuo和Vic Chiang在台湾台北对本报道亦有贡献。

Christian Shepherd是《华盛顿邮报》的中国记者。他曾是《金融时报》和路透社的驻北京记者。

作者 于 9月7日 编辑
赞同 3
540 次浏览
绿茶
花鸟风月 无论如何,都请你不要抛弃掉清澈的眼神。
回答问题: 聽過最奇怪的中文名字

从词源上来看,是人们先把一种从地里冒出来的落叶乔木称作“梓”,而这种落叶乔木的木材很好用,所以才有了很多派生义。

例如“桑梓”,古人在家周围种植桑树和梓树,所以“桑梓”代表故乡。

再例如印刷业用木头雕版,因此完成书籍叫做“付梓”。

木工叫做“梓匠”。木制品叫做“梓器”。

棺材是木头做的,古人忌讳提到和死有关的东西,所以用“梓器”代称“棺材”,和一些怕不吉利的现代人用“盒/小盒/那个小盒”代表“骨灰盒”是一个道理,是用一类事物的通称指代和死有关的个别称呼。

但不能因此说,从此之后通称就和这个个别称呼等价了吧?“梓”字或指那种特定的落叶乔木,或在合成词里作为表达“木”这个意思的词根存在,其它的意思都是派生出来的。

“棺”只是“梓”的诸多派生义之一,二者是包含而不是等价的关系。“棺”可以用“梓”代替,但这不代表“梓”一定在任何场合都指“棺”。

“生仍冀得兮归桑梓”总不能是“活着的时候还是想进桑木做的棺材”的意思吧?

作者 于 9月5日 编辑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回复文章: 2021年3月21日 清华大学把我送进了拘留所

温和的冲突产生温和的处罚

但是这还是中国经济还好,运转正常的时代。

如果是经济困顿的时代,现在就该去劳改了。

反中共的左派 長期在馬克思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以及社會民主主義還有社會自由主義之間徘徊,反對中共的反共人士。
回复文章: 打算润的人,你准备好了吗?

不一定非要去美國,可以去經濟實惠的英聯邦國家,比如澳大利亞與紐西蘭。

发表文章: 打算润的人,你准备好了吗?

最近一两年来流行“润学”,大家都想往外跑。这两年国内的经济环境变差了,各种奇葩事件层出不穷,年轻人上升空间越来越窄。所以想要换个环境发展,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有件事必须要清醒:虽然太平洋没加盖,但太平洋是有门槛的。已经润出去的人,只要是靠自己出去的,其实都很了不起。要么他们本人超级聪明从小就是学霸,或者是付出了超人的努力,克服了种种困难,毅力非凡。润不外乎三种途径(非法移民或极端手段不在本文讨论范围内):投亲、留学、打工。投亲这个条件不是自己能决定的,本文也不讨论,重点就放在后两者上。

先说留学。

首先英文要好(有个别的需要学习其他语种,但90%的情况是英语)。衡量一下自己的英语水平,够不够留学的标准?大学四级是最起码的,没过都毕不了业,别说留学了。如果四级过了,试着挑战一下六级。六级过了,试试托福或者雅思。大部分人都不会一次考到高分,试2-3次也很正常。你要算一下,从现在开始,到留学英文考试达标,你需要花多少时间。计划现在就要开始做。

其次,大学成绩要好一些。有条件出国读本科的,中学成绩也弄好一些。如果已经毕业了,大学成绩无力回天,就要想想其他的办法,比如积累与留学学科相关的工作经验,或者参加进修班积累相关学分,总之就是要积累能让你在众多申请者中脱颖而出的资历。这方面也要看看自己的差距,计算一下需要的时间。

第三,钱。除非是本人非常优秀,能申请到国外的奖学金,不然的话,钱包免不了大出血。国外的大学都是靠留学生来赚钱的,你掏的学费比他们本国学生高N倍,别不服气,这就是行情。具体金额自己去查你想去的国家和大学。除了学费,还有住宿和吃饭,都要算进去。有人可能会幻想着靠打工交学费——劝你一句,这几乎不可能。来算一个基本帐:假设学费一年10000美元,生活费(包括吃住行)每月约1000美元,一年你就需要22000美元,平均一个月你需要挣到约1850美元才够所有支出。你打工一个小时10美元(因为你没有特长,只能挣到最低工资)。每星期打工20小时挣200美元,一个月才能挣800美元,你的缺口超过1000美元。如果你每月打工40-50小时,学费和生活费可能是够了,可学习时间呢?你连上课时间都保证不了,别说看书做作业了。所以我说靠打工来留学根本不可取,最好提前准备好金钱。

再说打工。

国外有些工种是常年缺人的。知识类的有医生、计算机工程师、高级护士等,各种技术工种也缺人,甚至艺术家、音乐家都在某些国家的需求行列,可以去相应国家的政府移民网站查询。如果不善于学习,那不妨看看自己符合不符合技术移民的条件。如果现在技术还不行,就看看要积累某种技能需要多长时间,需要哪些证书和经验,从现在就开始列计划。

希望大家正视自己的条件和背景,做好规划,并付出相应的努力。望有志者事能成。

作者 于 9月5日 编辑
赞同 2
930 次浏览
发表文章: 吐槽一下,现在好多中国人总是把日本国籍想象的太简单,实际上日本国籍很难拿到的

最近两年墙内想移民去日本的人还真是不少,但是好多人总是把移民日本国籍想象的很简单(日本国籍在发达国家里属于很容易拿到的、只要在日本住几年就能很容易的拿到日本国籍、日本国籍比日本永居容易等等),这不仅在墙内网站,品葱和红迪我也见过不少类似观点。尽管有不少人说实话,透露日本入籍的真实情况,说明日本国籍不好拿,但好多人不乐意见到这种实话。

我总结了好多中国人天真的以为日本国籍好得到的原因:1.日本国籍法规定年收入200万日元以上、连续居住满5年,然而永居资格需要连续居住满10年;2.国籍归化许可通过率高。绝大多数人就是因为这两个原因很天真的认为得到日本国籍非常容易。然而,在实际操作的时候日本政府把国籍卡的非常严,一般绝大多数普通人是拿不到日本国籍的,成功拿到日本国籍基本都是一些学历较高(最起码名校修士以上)、收入偏高、社会地位偏高(开公司的或者大公司中高层管理)的人。那些鼓吹日本国籍容易得到的人基本是这两种:一种就是移民中介,为了割韭菜、挣消费者的钱发这些谎话忽悠你;另一种是那些迫切希望移民日本的,在网上看了一些断章取义的资料之后就天真的以为入籍日本很容易。我见过几个在日本居住几十年都没能拿到日本国籍的人,也有媒体报道过类似案例,实际上日本国籍在发达国家里是比较难拿的,除非你是社会精英。

近10年取得日本国籍的人数,图片来自日本法务省官网:

我来讲讲日本法务省入籍归化的一些潜规则,说之前我再提醒一句,日本国籍的申请政策是很不透明的,很多要求和条件在网上查不到:

1.申请日本国籍之前,申请者需要联系法务局约定面谈,通常需要几个月甚至一年多的时间,面谈的时候法务局的面试官会告知你很多归化的政策,这些政策的严格程度要远远高于国籍法的规定而且不会公开,不符合这些政策的法务局会建议你不要申请归化,一般在这个环节大部分就会退回申请或者放弃申请,符合政策的面试官才受理你的归化申请,这就是申请归化通过率高的原因。

2.法务局申请受理后会对申请者进行考核,同时还会让你填写一张评分表,评分表的内容非常复杂,评分内容包括日语水平(N2以上才能计分)、学历(日本国内大学或政府指定的国际名牌大学的修士以上学历才能计分)、年龄和收入(20岁年入200万以上、30岁年入300万以上、40岁及以上年入400万以上,才能计分)、职业、科研学术方面的成就、职业技能等级、对日本社会的贡献等等,内容非常多。评分高的人才能获取归化的资格。

3.申请日本国籍所需要的材料非常多非常繁琐,具体要什么材料我就不说了,详情咨询法务省或者代办机构就行,其中就包括你初次入境日本之后所有的出入境材料、违法记录、社保纳税证明文件等等,一般申请者找这些材料就很麻烦。

4.国籍归化申请通过后并不代表就能获取日本国籍,这是获取日本国籍的资格,日本政府称之为“帰化許可”。近10年只有10%的“帰化許可者”获取日本国籍,日本政府称之为“国籍取得者”。近10年每年大约有8000——10000人能获取“帰化許可”,但是只有800——1000人取得日本国籍。这一点墙内墙外的中文网站几乎没人讲。

这是日本法务省的相关数据:https://www.moj.go.jp/MINJI/toukei_t_minj03.html

虽然一般情况下申请日本的永久居留需要10年,但是只要申请者符合政府公开的那几个申请条件就能拿到永久居留签证,甚至特殊情况下5年以内就能拿到永久居住签证,没有日本国籍那么复杂。

我把日本国籍的申请总结为“外松内严”,外松就是指单看国籍法把申请条件卡的很低还有一些表面上的数据让你产生日本国籍好拿的错觉;内严就是指内部政策和操作流程非常的严厉,而且国籍政策和操作过程不透明,外界人士很难知悉。这一套跟中国很相似,单看国籍法会让你觉得中国国籍也很好拿,就那几个条件:有近亲属或有固定居所或者有正当理由即可,但是公安部的内部政策和详细操作流程也是异常的严厉。

作者 于 9月4日 编辑
赞同 9
1443 次浏览
  1. 1 2 3
    1 /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