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白人小妹一起逛了个街,直接破防

作者:冲浪 TV,wuBIGwei

跟白妹出去搞得我精神崩溃了。

地铁口遇到个白妹在卖画,我觉得她画的很美好就去看看,顺便跟她聊聊。

我本以为我自己已经脱脂很完全了,结果跟她一比我破防了。

我有一些问题不明白:

为什么我小时候周末只能去补习班她就能开车出国啊(她来自意大利,并且也不甚富裕。不过经常去德国法国什么的过周末。毕竟人家不是桂枝);

为什么我就得学习一点吊用没有的圆锥曲线,别人就可以闲暇时间去搞画画啊(18 岁一个小姑娘已经画画 12 年了);

为什么从小到大在鸽子笼里长大,别人家里条件跟我一样一般却是豪斯啊;

为什么我就得每天做功课人家就可以去演唱会啥的啊;

为啥别人手机里有自己上街举牌子游行的照片,在桂枝做这种事只能成为履带上的一缕肉泥啊?

为什么别人不戴眼镜视力都比我戴眼镜好啊;

为什么人家见到陌生人就落落大方地交谈,我他妈局促不安像个小丑啊?

后来我发现,正常人的童年就应该是这样,自己的房间很大,平时可以锁着门;晚上不是趴在桌上写作业,而是刷刷手机跟家人看看电视聊天;娱乐活动可以是在客厅的大电视上打主机游戏,也可以是去一望无际的草坪上 play catch,而不是王者荣耀嗯玩,家里唯一的游戏设备就是手机和风扇轰鸣的电脑;自己的爱好可以是画画,跑步,健身,看书这些 “没用的东西”……

我和她的前十八年生活已经完全不同,这就导致了她遇到了路人之后会由衷地称赞 ta 的衣服好看,是这么的自然,完全不会有人乱想。她就是这么对我说的。但是我想要回应这种称赞说你的裙子也好看的时候,我发觉这句话从我嘴边说出来就非常别扭。于是我在后面画蛇添足地加了一句 “在哪买的我也想要”,然后我直接想枪毙我自己。

和病人呆久了,自己多少也摆脱不了这种感觉。

我感觉我内心龌龊,和她完全不一样。

之前我觉得“支性”是一个很抽象的词,但是只有第一次见到完完全全不带支性的人,或者生活在一个不支的环境里,你感到你自己原来的特质变得碍手碍脚的时候,你就可以确定了:kimi no 支性,大大滴有。

我发现这些支味已经深深地刻入我的脑海,遇到人总是毕恭毕敬,话也不敢说怕冒犯人家。这一点在桂枝我没什么体验,在桂枝我算是比较开放的那类。但是和真正没有丝毫支性的人一比,我卑劣得就是一头支那猪。

我真的绷不住了。

最近不是 San Gennaro 吗,她邀请我去 Mulberry 逛该。我在一片 420 的味道中穿行而过,一言不发。

她问我,我看起来很不好,有什么出问题了吗?

我回答:‘My life.’

作者 于 8月30日 编辑
赞同 5
1885 次浏览
8 个评论
时间 
刺刺 台灣人,主修會計,法學只是下班後的興趣。

「觀察」是分辨自己與他人不同的能力。

在撇開中間一大堆「不同」的部分,我覺得問題在於:

为什么人家见到陌生人就落落大方地交谈,我他妈局促不安像个小丑啊?

問題在於他的補習班生活缺乏「社交」。

當然,還有打遊戲與手遊的生活也是缺乏社交的。

隔著螢幕打字或語音沒有心理負擔,但是面對面時就有了。

這還真有可能是活在「都市囚籠」會有的症狀,畢竟從家裡到學校,從學校到補習班,再回到家裡,只不過是從「室內」移動到「另一個室內」。

在這個過程中,社交能力很可能得不到發展,又或者是因為「環境」的打壓被磨掉了,畢竟「不敢表達自己的意見,因為擔心XXX」,就是一種猶如觸電的老鼠不敢再碰籠子的反應。

而這種創傷的形成,代表他因為「表達自我」而來的挫折可能不只一次。

甚至可能長大都會忘記,為什麼自己不擅長與人聊天了。

而所謂的「學習」這個過程是可以不需要社交的,畢竟考試不學社交,而是考筆試和考卷的成績。

——————————

另外就是,女孩子的家境可能還真的比原po富裕。

因為在我看來,家境富裕的父母真的瘋起來,琴棋書畫都會要求孩子學習的,但顯然原po並沒有被送去開發琴棋書畫的「才藝補習」。

作者 于 8月29日 编辑

環境不同,觀念不同。 環境不同這個就是老生常談的社會制度問題,不必多說了。

多數的中國人受傳統文化及社會環境影響,追求實用,好攀比,人多內捲得太厲害,社會公德和社交禮貌方面很多長輩自己都欠缺,當然無法教養下一代。不知道這些是否是著名的「支性」的一部分。我對「支性」之說大概知道意思,沒花時間研究過。

洋人一般各過各的,對他人生活也會人後八卦說幾句,但不會越界。中產家庭的孩子零用錢不夠花(買演唱會門票)很多就出去打工賺錢,同時有個好處,這些孩子一般都是打些底層服務生洗車泊車之類的工,他們長大之後很可能不會做這些工作謀生,但對生活中接觸到的做這些工作的人會較有同情心較有禮貌。

音樂畫畫健身看書這類「沒用的東西」也是孩子自己興趣,自己學習。半途而廢的不少,人家不覺得「浪費時間浪費錢」,人家覺得在這段時間里享受到快樂了,以後和人聊天不管話題是架子鼓電吉他衝浪滑雪都能聊還聊得很開心。據我觀察,中國家長很多替孩子選擇興趣愛好,砸錢送孩子去學,當一門生意來做,投資必求回報。很多時候回報還是滿足自己的虛榮心。

@刺刺 #192948 作者能出國,應該相對富裕。他在文中說:「她來自義大利,並且也不甚富裕。」應該可以認爲作者比白妹更富裕。

此文是一系列我轉發以回應一些支那人的文章之一。這些支那人自己不快樂,就認爲支那以外其他國家的人也不快樂。爲什麼他們擁有可觀的財富,物質生活豐富,甚至「能體會的都體會了」,卻仍然不快樂?

作者 于 9月13日 编辑
庆丰包子香 学習中,可能暫居TW。聯络不需要座機,也不需要繞過GFW。支持青年毛澤東的各地民族自決獨立,破除大一統文化毒瘤。

他全篇到底在讲什么逻辑混乱语序不通

谦抑 run

@XComhghall #192951 不好说。我觉得那个意大利人大概率比作者富裕。能出国留学的人不一定是富人啊,普通小城市做题家的体制内双职工爹妈是有房子和储蓄的。中国人有钱不敢花,不是存着就是去买房。我家在体制内混的好,当官的,城里已经有三套了,其中一个将近两百平。

谦抑 run

@XComhghall #192951 出国只能证明舍得花钱,证明不了有钱。作者说的这些内容核心就是钱。他远比不过人家说明他没钱。

@谦抑 #193609 作者稱白妹「不甚富裕」「家里条件跟我一样」。

「作者说的这些内容核心就是钱。他远比不过人家说明他没钱。」有點繃。我也可以章口就萊:作者说的这些内容核心就是外貌。他远比不过人家说明他長得醜。

时间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