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时政

我为什么不提倡肉身冲塔

考虑到品葱的政治氛围,本帖只能在这里发布。

首先提出,我“不提倡”肉身冲塔,但绝对尊敬每一个肉身冲塔的影响,从六四到新坦克人,每个个体都是英雄。这与我认为习连任,和支持他连任不是一回事的情况来看,是一个道理。

香港抗争时期最大的败笔

2019年,反送中游行促使香港失去了残存的一国两制,如今政治氛围和红色恐怖比中国大陆还要厉害。站在追求民主本质的前提上,我们自然不能因为丧失一国两制而认为反送中是错的。但早在19年11月份抗争最激烈的时候,我就预感这会引发严重后果。

从港人五大诉求上的最后两条来看,已经等同于逼迫北京承认香港事实上的独立,美国可以将关岛变成全民选举的海外属地,但由习近平掌控下的中共,要求香港搞事实独立的民主选举无疑是要命。

抗争的结果无异于坦克再次上街这一种下场。

只可惜,在当初看透这个事实的我,无可能劝退勇武搞破坏性行动,虽然我知道,这只能继续让中共抓把柄,方便扣帽子给示威者说是搞恐怖活动。

后来的结局,虽然不是坦克再次上街,但国安法产生的新六四镇压是没有枪声的清场,效果不亚于坦克上街。

“勇武派”有错吗?

两年后在台湾上映的《时代革命》简短回复了这个问题:我们的自由都要丧失了,还在乎什么秩序?

诚然,勇武的产生是港人和平示威而政府不作为的结果,但这如同一名强盗用枪指着平民,我们不能因为为了保证不要纵容强盗继续作案的政治正确,从而不考虑平民伤亡而肆意开枪。然而,勇武在之后的行为却有所变质,比如确实通过破坏行为引发了香港的秩序混乱,尤其是在港府已经撤回送中条例以后。

勇武派到底有没有错,我想这是个敏感性很高的话题,如果基于反共的政治正确,我想就没必要展开探讨。

请看以下实例:你是否赞成中共武力统一台湾,因而促发中共垮台?基于普世价值,我一定不会赞同。哪怕结果是我们都愿意看到的,然而,战争毕竟不是游戏,阵亡和损失是要用一个个真实生命去填的。

加速派通常忽略了民主的本质,将触发中共垮台用于在一切可能实施的方法上,甚至不惜朝暴力方向转化,张献忠怎么来的?根源就在这里。

香港如果真想实施“双普选”,必须明白不能一蹴而就。

共善于温水煮青蛙,反送中后香港的现状可见一斑,未来可以预计时期抵达本站名字之时,取消名存实亡的一国两制应该都可能不引发大的抗争,可以说,共成了香港难题上最大的赢家。

那么反贼想要革命,也就必须明白,指望一时的追求并不现实,特别是在中共这个善于用于铁腕镇压,不讲任何国际法的政权面前。

有人说,那我们也用铁腕手段?既然土匪只能知道绞刑架和清算。

实际上,这已经在做了。品葱用中共的方式反共,就是未来中共垮台后,中国可能走上的另一条路。

民主在上个世纪可以通过鲜血和抗争得来,是冷战时期美苏对抗的大环境下,能有力支援和对外输出民主,但冷战结束后,西方对外部的输出民主大力减弱,尤其是,在没有民主氛围,常年被专制土壤侵蚀的土地上。

2021年,喀布尔的陷落,就是美国对外民主输出失败和专制土壤可能玩不转民主的最好体现。

那么香港的正确做法,应当也是温水煮青蛙,在明确西方势力难以完全干涉的前提下,孤军对抗无异于自寻死路。

在港府撤回送中后,应当考虑保存实力,将力量用在合适的地方。11月末,香港区域会选举获得民主派过半席位,未来如果顺利,可能会在立法会选举形成相同的局面,利用一国两制的躯壳,降低建制派在香港立法会的影响力,绝非完全不可能。目标需要一步一步做,一步一步去达成,为未来争取特首选举做铺垫。

当然,我知道这是我的一厢情愿,但我更不愿意看到的是,如今在国安法通过的两年后,泛民主派被斩杀殆尽,禁书系数下架,民主派人士全数流亡,自由派新闻媒体苹果、立场新闻、众新闻全部被借口国安法清除,消除了中共的眼中钉,让香港这个未来最可能促使大陆革命的基地不复存在。

香港没了,台湾还能撑多久?台湾必然情况更好,有独立的军队和司法系统,但随着未来中共集权的成功,一旦中共在2027年取得全面攻台的能力,美中台三方又难以调和,两岸可能大概率有一战,我不用怀疑台湾一定能取得胜利并给予中国最大的杀伤(不过是否导致共垮台不能一概而论),然而,如果香港的前沿基地尚在,这一战或许能够避免。不过,另一方面,也不能说香港失守势必造成两岸开战,但无法否定的是,香港完蛋后随着台湾整体民意的转向,民进党取得总统连任、立法院过半席位,对中共可能开启战端的参数,进行了负影响。

在香港完全失守,台湾没有反攻大陆可能的前提下,大陆的政治变革,遥遥无期。

回到我最初的话题

2022年四通桥抗争事件中,我们不应否认英雄冲塔的勇气,但在专制土壤的浸润下,一两个个体的抗争,消耗的仍是未来革命的中坚力量。我倡导过,必须隐忍和学习电子技术,未来从多个节点串联,才可能形成有效的抗争和革命。

习取得连任后,未来产生的政局动荡,可能朝台海方向蔓延,如何阻止战争的爆发,是未来应当共同探讨的重大问题。

菜单
  1. 盛和会科商 嫌がらせ
    盛和会科商   俺ら日本さ行ぐだ

    实际上我感觉提倡勇武等肉身冲塔的并不是什么香港人或者反贼,而是中共自己。

    中共首先有了倒行逆施,才会有人不满,这些不满的人里面才会有一些上头的要去见血。

    勇武或者冲塔就好像以前的农民起义,被镇压的是绝大多数,大家也都知道。

    但是,将失去自由的危机视为失去生命的危机的人,抱着“等死,死国可乎”想法的人,是自然而然要去冲一把的。

    你劝也没用。

    这些人无论在历史上任何时候,在任何国家和民族,都会有的。

  2. 盛和会科商 嫌がらせ
    盛和会科商   俺ら日本さ行ぐだ

    另,你在管理员投诉区的请求,是礼貌且克制的,然而在我等看来,更像是卑微和谦恭。

    当然,这并不是你的问题,这也不应该是你的问题。

  3. 护精套  

    @和科盛商会 #194855

    抗争需要有意义。比起和将我拉灰名单的人实控品葱的权力,冒然争执只能造成和品葱决裂,未来吸引变革力量能在避免过于极端,仍需我在品葱继续尝试引导。

    否则,就可能导致自由派彻底分化。

    也许一时看来,我不是什么敢于抗争的人,但这就是我,我当然成不了英雄,和很多人一样。

  4. dellalove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香港2019年反送中,其实是香港人对1997年,甚至是1989年、1966更甚至1949年以来对中共的不满,在一年之内借着送中条例一股脑的发泄了出来。香港普通人可没你这种理中客那么好说话,他们的想法就是中共必须明天就给老子真普选,其余一切免谈。然而香港没有自己的军队,手无寸铁的民众面对有军队的中共,走向失败也是必然

  5. zhangweiye0702  

    需要各位将追求公平公正,平等自由思想 有意识无意识去告诉,教育,影响下一代年轻人,去把这种能够在文明社会生存的法则公约以及权力 告诉他们,并且在生活中运用。同时需要借助已经发生的事情(大事件)(历史)去告诉,影响,教育年轻人,借助这种历史大势去真正影响年轻人思想,深入人心,进而将平等自由思想深入人心,深入到权社会每个人心中。这就为民主化 打好思想与人心基础,阻拦之力会小不少。然后政治改革精英的新一代就会谁有能力谁出头,勇立时代潮头嘛,通过一定博弈利益斗争后会形成社会共识公约,然后稳定下来。

  6. 登山探險  

    我認爲香港的朋友真的很有必要將反送中的過程和抗爭手段整理一次給大陸看看。不然我感覺就像身處平行時空。

    我並沒有認爲香港示威破壞秩序。我也不清楚你對勇武的界定是什麽。香港示威怎麽破壞秩序,怎麽破壞行爲了?我認爲這不是政治正確的問題,我認為應該正視所發生的一切。造成秩序混亂的不是示威者,而是港府超越法律的行爲。好比强盜拿槍指著市民,市民把槍砸了。如果把槍砸了的行爲算是破壞私人物品,這也不可能算在破壞秩序。當警察成爲强盜的走狗攻擊市民時,秩序已經完全破壞了。當警隊超越法律為强盜當槍的時候,這已經不是警隊,這已經是披著狗皮的恐怖分子,中國政府不派軍隊消滅這些披著狗屁的恐怖分子才是怪事,國際遲遲不行動才是怪事。明明對象違反國際法卻不敢行動的國際才是秩序亂象的根源。說得好聽是功利考慮,說得難聽那是整個國際都在違反國際法。當法律面對强大的對象不敢執法的時候,已經無話可説了,全世界都在違法,還有什麽好説的?也正是因爲這樣,民主國家自己破壞法治,所以自己國家内部也出現問題。我狠話放在這裏,除非民主國家能夠回歸正確的形態,否則民主國家也會毀滅。為了避免毀滅,民主國家一定會改變策略。

    我認爲很多人都只關注大陸香港怎麽怎麽失利,卻完全不關注國際,彷佛大陸香港和國際在不同時空。大陸和香港只靠自己不可能是中共的對手這是明確的。對方可是擁有核武器的恐怖分子,坦克都沒有憑什麽能打過?要改變中共只能夠靠國際壓力。對方完全不講規則,隨意修改規則,你怎麽可能在規則内擊敗對方?你認爲有可能嗎?如果你認爲可能的話,你先把品蔥極權溫水煮青蛙後再發表你的高論。自己一邊逃跑一邊說溫水煮青蛙真的一點説服力都沒有。對方修改條例已經明牌告訴你,對方現在就是要爲所欲爲,如果你連這都不抗爭的話,你還有什麽能做的?根本不可能妥協,唯一能做的只有表明決心,明白的告訴國際,我們不屈服,但是對方太强大,我們也沒有辦法,獲得國際支持才是關鍵。目標是從國際收窄中共,切斷中共的聯係。除非中共遵守法律,否則國際將會孤立中共。國際是不會和中共開戰的,除非中共真的不怕死主動攻擊。只要國際上切斷中共的聯係,接納逃亡者,中國在國際競爭上就會處於劣勢。閉門造車的中國只會不斷弱化,等中共弱化之後,要談條件根本不需要看中共的臉色,這個是大方向。所以中共必須改變策略,所有在海外過好日子的黨員都是改變策略的支持者,除非他們想回中國過好日子。如果不改變策略,那麽中共很可能會内部分裂。

    商人認錢不認人,墻倒衆人推,中國國内民主化的聲音只會越來越響。香港的抗爭是有十分的意義的。現在世界已經全球化,沒有哪個國家能夠完全獨立,國家所需要的物品也要和其他國家打交道。美國讓中國加入世界組織不是完全傻子,美國讓中國加入世界組織,有一部分也是為了讓中國對國際產生依賴性,只要對方有請求,那麽這邊也容易談條件。現在中國已經依賴國際,無法獨立,即使中國再怎麽自己搞創新,但是衆多知識技術的空缺,政治化缺少科學精神的創新只會加速中國自爆。中共打算打開缺口滲透世界,但是對方目的也是利用中共滲透產生的依賴來迫使中共就範,這場戰爭很早以前就開始了,國際一直都在給中共壓力,迫使中共開放言論自由。中共看似突發奇想修例,實際上中共毀滅的劇本很早就寫好了,在這種壓力下,中共只能狗急跳墻別無他法。

    接下來是我對肉身衝塔的看法。我認爲香港抗爭和大陸的情況是完全不一樣的。因爲香港有嚴明的法治,即使沒有政府,香港仍然能十分有秩序地組織運作。但是大陸則完全不一樣,就以四通橋作例子,全篇高調選票,卻絕口不提言論自由。而沒有言論自由就沒有監管,沒有監管就不可能有法律,沒有法律就不可能有組織,沒有組織那麽就沒有行動,沒有行動等於沒有。我雖然承認四通橋事件有極大的意義,哪怕是白紙,能夠在中共下行動也意義非凡。我認爲要改變中國,要中國民主化,一定要從言論自由實現民主監督著手,先讓你身邊的人獲得自由。如果連讓身邊的人自由都做不到,那麽這樣的你,怎麽可能改變中國實現自由民主呢?民主難道依靠的不是你自己嗎?所以我反對肉身衝塔,甚至提醒慎防釣魚,高喊選票只能帶來動亂,但是不能帶來民主,動亂能夠給革命帶來幫助,但是並不是真的革命,一定要分清楚這一點。

    最後感嘆一下,三十年前雖然稚嫩,但是也懂得要求言論自由,現在真的除了反共以外什麽都不會了。真的要走踢走中共我來當的路綫嗎?還有一點是,這種示威活動,混幾個自稱示威者的黑狗或者白衣來鬧事,然後高調鎮壓還不容易嗎?以個別現象爲由,擴大權力打擊面,是中共的拿手好戲。擧身邊的實例,就像新品葱說反五毛,他們可以自己裝幾個鬧事,然後高調反五毛鎮壓一樣。然後其他人就會認爲這些都是鬧事的,用這種手段轉移他們的關注點,這樣他們就不會注意新品葱存在的問題。送中條例不也是嗎?因爲一次事件便要修改條例,全部都是這種擴張權力的手法。

  7. Kurokishi  

    意义还是有的,香港人牺牲了自己,不是给台湾人提了个醒吗,一国两制就是彻头彻尾的谎言,所以2021年台湾大选,主打抗中保台牌的民进党逆势翻盘。我个人是不鼓励肉身冲塔,注意用词是鼓励而不是提倡,毕竟我一介布衣,何德何能去号召别人做什么事,不做什么事。但是我又不希望国内一潭死水,一丝波澜都泛不起来,多少还是期待有人敢站出来向共产党和国际社会表明他们的态度和决心,鼓舞一下一切反抗独裁和暴政的群体的士气。

  8. cosmicAC  

    香港的反送中其实已经有了巨大的成果了,逼迫中共严加管制,让香港失去了经济上的重要地位。中共政权的财政离不开香港,如果再这么搞下去,包子还是要砸自己的脚。

  9. IronStar21 漢獨主義
    IronStar21   漢獨立主義者

    與樓主政見不同,我是提倡衝塔的,因爲衝塔是幫助人們打破心裏對强權恐懼的第一步。

    如果你心中只想著保存實力,等下一個六四發生的時候,你是不是也會保存實力?或者説,只去追求安全的路綫,往往意味著你只會和恐懼强權的人爲伍。

    擧個例子好了,今天我用airdrop傳給五個人“學習蔡鍔,反對獨裁”,我緊張害怕的渾身是汗,但是之後呢?我如釋重負,心裏明白他們其實沒那麽可怕(衝破内心屏障),而且由於我已經有了爲了自由而“犯罪”的歷史,我更加堅定了站向自由的決心(行動影響思想)

    而你做到了什麽?又一天的保存實力?還是繼續恐懼,還是繼續服從,還是繼續痛苦

    行動吧,行動是打破痛苦的唯一方式,因爲任何人都只會在知行合一的情況下才會快樂!

  10. 卷毛  

    你无法左右任何事情,只能以 “(对你而言)合理化” 的办法去解读事情。

    • 事情如何才说得通

    • 事情如何显得合理

    • 事情如何合我的理

    让万物合同一个理,这其实很难做到。一个旁观者可以随便遐想和旁观,旁观者的想法对当事人是没啥意义的。最终,两方即使讲和,也不会是因为“合你的理”而讲和,否则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招数就是 “面子果实” 而非各种武器了。

    你的面子果实在今天就能发挥作用,化干戈为玉帛,只在你的平行世界里。比如 大家都为了“合你的理”而讲和,而这说明你的理很正确:这是你的平行世界里会发生的唯一的事,地球绕你转 万人哄你开心 万事已经发生的合乎你解读 万事即将发生的合你意。你的理将会受到充足的正反馈,万事万物的发生都在向“你的理”致敬,在你的平行世界里。这多么美好

  11. 流浪的荒漠孤狼  

    支持楼主更新小说

  12. 楊丞琳  

    暴虎馮河 吾不與也

  13. 登山探險  

    @护精套 #194856

    我認爲中國人最大的問題是不懂得合作。中國以結果為准,不管黑貓白貓,抓到耗子就是好貓。完全不涉及過程,這樣就會產生一個嚴重的問題。整件事從頭到尾的過程都只會在那個人自己的心中,其他的人完全不瞭解,也無法進行配合。並且這種結果萬歲的模式也十分流氓,他只要求結果,不管過程,對方給出好的結果他就笑,結果不滿意他就怒,完全不管中間生死。但是成人做事大多是有風險的,不可能完全百分百保證做到,用這種結果萬歲的模式去做,等於只有升的時候買股票,虧的時候不算數。任何人都不會喜歡和這樣的人合作。真正要合作做事,一定要將過程攤開來,有共同的標準和守則。你說的“意義”只有你自己知道,你說的“冒然”也只有你知道,但是其實你自己都不知道你說的“意義”和“冒然”具體是什麽,你只是見到結果好就說有意義,結果不好就說冒然,完全是流氓做法。如果你不信的話,你自己嘗試向自己解釋一下什麽是意義,什麽是冒然,我相信你自己都不知道怎麽解釋給自己。中國人全部都是這個模式,沒有“法治”的概念,法律只有他自己明白,實際上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麽,他完全是結果好就笑,結果不好就打,他自己去嘗試去做他不會覺得有問題,但是其他人去嘗試去做他就覺得有問題,根本是一種病態。

    新品葱的失敗也是在於此。要說用專制反專制,獨裁反獨裁,將國民黨踢走的共產黨才是最懂的人。沒有法治,真的多説無益,結構注定失敗。香港抗爭成功正是因爲香港有法治基礎,所以才能夠有組織有秩序地運作。中國人連一個小論壇都組織不起來,全程嘴炮一點用都沒有。你可以想一下,要怎麽保存實力,要怎麽將力量用在合適的地方。是人都知道中共會秋後算賬的啦,怎麽可能順利。中共從一開始目的就要扼殺自由,送中條例根本就是恐嚇,隨便拉人,國安法也只是藉口,你不會真的以爲香港自由被剝奪是因爲觸犯國安法吧?就好像你不會以爲我被新品葱封禁是因爲我觸犯葱法吧?如果我真的是觸犯葱法,他就不會一聲都不敢出啦,他根本完全毫無理由。

    我在搏擊樓發的内容大概是:

    公民素質考題,如何駁斥下面的觀點,新鮮出爐的新聞。批評XX是絕對無問題,我們歡迎的。只要你是批評、給意見,我們才知道不足,根據不足做好些。但原來你的行為外,還有意圖,你的意圖不是批評XX,希望XX做好些。你的意圖是挑撥,我要挑撥至你們互相憎恨,令不同階層出來批評,甚至攻擊對方,使用暴力,到這個階段就可能會犯法。

    然後新品葱判我虛構新聞,但是這是當日的新聞,我將完整版發上去,他又用另一條罪定我重複小號行爲。

    【Now新聞台】保安局局長鄧炳強回應國安處拘捕社交平台「公務員secrets」管理員的行動,指相信日後在法庭審訊

    會讓公眾看到相關行為是否煽動。他重申市民可以批評政府,但若挑撥市民至憎恨政府就有機會違法。

    保安局局長鄧炳強:「批評政府是絕對無問題,我們歡迎的。只要你是批評、給意見,我們才知道不足,根據不足做好些。但原來你的行為外,還有意圖,你的意圖不是批評政府,希望政府做好些。你的意圖是挑撥,我要挑撥至你們互相憎恨,令不同階層出來批評,甚至攻擊對方,使用暴力,到這個階段就可能會犯法。」

    老實講,那個B管根本就是認爲我在攻擊新品葱管理。原本我只是認爲好玩發上去,看一下有沒有傻瓜踩雷,單純抹了名字就傻到連中共的話術都看不出,好嘲笑一下他公民素質太低,也順便提升一下論壇的水平,一起對抗中共話術。結果那個B管判我虛構新聞,下一條罪判重複小號。那麽重複小號行爲意思是我前後發的都是真新聞,還是前後都是假新聞?

    我用實際例子給你看看,中共和這個B管有過之而無不及,你認爲香港能夠在規則内取勝?對方根本是硬屈,你可以怎麽樣?你還認爲可以溫水煮青蛙嗎?你認爲我這是屬於冒然起爭執,還是過於極端?水區搏擊樓重拳出擊?由這種弱智管理,新品葱怎麽可能不死。新品葱就是一個小的中共模型,你完全可以通過研究新品葱來瞭解中共。溫水煮不了新品蔥的話,也不可能煮得了中共。如何改變中國和如何改變新品葱的方法也是完全一樣的。你可以嘗試一下。

  14. dellalove  

    @登山探險 #194884 我都说了 反贼各怀鬼胎的人太多 光是你是在为谁反共都没有共识 所以根本成不了事

  15. 登山探險  

    @dellalove #194893

    對於反共為了誰這個問題,我的回答是,“我不知道為了誰,我只是做我認爲正確的事,硬要說的話,那麽就是為了我自己。”

    你這個問題可以轉換一下,美國這麽多人,每一個人對美國為了誰都沒有共識,所以根本成不了事。每一個人都是為了自己。集體是由個體組成的,集體是為個體服務。反共這個集體為了誰這點,我認爲共識應該是為了每個人自己。如果認定被恐怖分子劫持的人質也反恐的話,那麽也是為了他們自己。必須得到對方的同意,不然只會是一廂情願的綁架。中國經常用“為了誰誰誰,為了你”進行綁架,完全無視個人意願。

    不過可能真的像你說的那樣,這點上也沒有共識,基礎全無。

  16. dellalove  

    @登山探險 #194913 有道理 但是问题是每个人的追求都不一样 甚至反共群体内部的追求都有互相矛盾的情况,这就是为了谁的问题

  17. 登山探險  

    @dellalove #194916

    民主法治正是一套將不同的人不同的想法整合到一起的系統。和那種意識形態高於一切,把某個意識形態無限提升政治高度,結果為了誰都不知道不一樣。如果不將反共作爲一個集體看待,將反共變成一種意識形態,忽視個體意願,反共無限政治正確,再加點情感修飾搞得像是犧牲自我一切都是為了你,爲什麽你還不快快感激我這樣的話,反共自己就會徹底變成一個無視他人意願將自己的想法强加到他人身上的瘋子。我認爲反共正是反對這種做法,反對中共將自己的意識形態强加到他人身上,還要補上一句一切為了人民。相反如果反共是建立民主法治體系的話,就能夠解決矛盾。

    但是最大的難點是,部分人反共並不是為了民主,而是為了自己能當新中共。先富帶後富同樣的道理,財富全在前面那裏,先覺醒的騙未覺醒的,美國之前也舔共,這是人性。我認爲整體傾向會是,主流用極權反共後變成新中共,支流建設民主法治被排擠,再開始反新中共,不斷重演這個劇本,每次都會更成熟,速度更快,最後才會真正民主。奴性人民可是生財之道,人性使然,能榨多少是多少,但是越搾越少,最後搾不出就停止了。

    想要全員齊心合力一步到位反共成功是不可能的。愚昧和無知是極權的養料,只要人性還是人性,反極權者會成爲極權者,直到養料耗盡。極權不是別處的魔鬼,極權是我們每個人心中的一部分,是人性的惡,只要缺乏抑制力,任何人都能成爲極權者。關鍵在於抑制力,是否一方擁有過大的力量,當力量不平衡的時候,極權就會產生。所以才要反壟斷,國際上限制軍事發展,這些全部都是為了力量平衡。所以反共組織和反共組織之間必須取得平衡,互相抑制互相監督,最起碼也得接受國際監督。但是人性之下,“踢走中共讓我來”和“放著野共等他們自相殘殺死”這一方力量會更强大,也更符合人性需求。

    所以主流反共是無法成功的,自己建立或者尋找自己的組織,防止和中共野共一起死才是良策。不需要管他們,他們會自然消亡的。國際對待中共也是這個態度,只要切斷聯係,中共死定了,至於怎麽死,那是中共自己的事管不了,畢竟從頭到尾都是中共自己在作死,怎麽幫?萬一新品葱因爲亂封禁把自己玩死了,能怪誰?自己拿著權力在玩,別人又不想弄死他,只能放著等他自己玩死咯,還能怎麽樣?把民主法治學到手,自己活下來才是真實的。每個人把民主法治學到手,不會被矇騙,反共不就成功了嗎?其他的,你也管不了。

    附加:前面我將問題的“反共”換成“美國”,你可以想象美國這麽多人,不同的價值觀,他們之間矛盾是怎麽協調的?他們有沒有說美國為了誰?美國為了誰的共識是什麽?爲什麽將美國這個集體換成反共這個集體後,就會錯亂呢?“為了誰”或者說“誰是最大獲利者”用這種以結果倒推的方法是沒有意義的。人的合作結果是難以預測的,就像股市一樣,你無法精準預測哪一隻股勝出。永遠都不可能有這種共識。只要保證底綫,限制不能夠做的事就足夠了,不需要“為了誰”這種共識。硬要說的話,一定是為了我自己,每一個人都是為了自己,這個就是共識。只有極權才會搞自我犧牲那一套,禁止談論每一個人都是自私的,要搞正能量,要樹立偉人搞個人崇拜。你講“為了誰”這個共識,真正的原因是因爲他們各懷鬼胎,想搞自己的特權,所以才沒有共識。

  18. minjohnz   只发泄。不回复。除非是的确有趣有意思的。如果你很在意我为什么不回复,建议不要写很长的评论。在质疑我的表达力前,请先质疑自己的理解力。

    主要是技术含量太低。一味地搞发动群众斗群众。容易被预测。如果不是中共内部有斗争。六四与反送中,连闹大的机会都没有。 如果是我,第一要搞的是地下组织。然后是开动脑筋,发明新办法。尤其是黑客技术,最好人人都是黑客高手。 (文人相轻,难成组织。面子大。就薄了。容易恼羞成怒。而最能看出其缺点的,就是同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