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解决中国民族冲突及分离主义问题的建议

首先,我认为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是非常重要的,无论专制中国还是民主中国,都应该尽最大可能实现国家的统一、保卫领土的完整。

但是我们需要承认,专制中国下包括汉族在内所有民族都生活在痛苦中,一些少数民族有着强烈的分离主义倾向。更重要的是,国内各民族之间有着复杂的情感和利益纠葛及因之发生的冲突,这些利益纷争乃至流血冲突让汉族和少数民族均深受其害、痛苦不堪。汉族和少数民族的民族情感与表达均被压制,双方都认为自己吃亏受屈,矛盾和冲突越发严重,时而发生惨烈的杀戮,如维藏恐怖分子建国以来成百上千次的暴动和恐怖袭击,以及中共主导的“再教育营”等大规模迫害行为。这些悲剧让民族之间的仇怨更深,民族和解共生越来越难实现。

而未来民主中国,虽然结束了专制,但民族问题很难有效解决,相反很可能因民主和自由的副作用,导致民族问题更加公开化,继而激化冲突、助长分离主义的气势和影响。主体民族汉族人口虽多,但在边疆地区并不占绝对优势,无法彻底压服和同化少数民族。如果汉族为主体的民主中国不想失去这些少数民族聚居区,想维护国家主权,而少数民族又非常强烈的要求分离,几乎必然导致血流成河。即时汉族在经济文化领域继续做出极大让利让步,恐怕也难以遏制少数民族尤其维藏民族的分离倾向,且各种让利让步继续严重伤害汉族尤其汉族平民的利益与尊严、损害汉族与少民及汉族内部的团结与和谐。

即便那时民族问题如此严峻,我们还是要努力争取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但在穷尽各种手段无法达成统一共识、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汉族和少数民族应各自做出让步,实行“半部分离”,尽可能和平分手、避免人道主义灾难尤其大规模种族屠杀的发生。

“半部分离”,就是将汉族和少数民族混居区域一分为二,一部分归汉族主导的民主中国,一部分由少数民族独立出去建立新国家。这样,仍然保证了汉地及边疆的汉族聚居区的完整统一,民主中国的国家利益和汉族利益没有折损太过,又给了少数民族梦寐以求的真实独立,最重要是避免血流成河和旷日持久的矛盾。

具体说来,在新疆,北疆大部和现建设兵团大多数城市(如奎屯、石河子)归汉族的民主中国;南疆大部和北部少数民族尤其维族占多数的部分地区归维族为主体的新国家。乌鲁木齐归汉族民主中国所有,但设置为自由市,允许已成为外国公民的维族拥有永久居留权。喀什等新疆各战略要地全部归汉族民主中国所有(即便喀什等地维族占人口多数),以保障民主中国国家利益。作为补偿,重要油田及资源产地(如克拉玛依、哈密)可归维族国家所有。对划入维族国家的汉族和在汉族民主中国的维族进行人口置换。

在藏区,原安多、康区归汉族所有,卫藏地区归藏族,拉萨作为藏族国家首都。涉及中印地缘战略利益,西藏不得引入外国军队驻扎,否则汉族民主中国军队有同样权利进驻独立的西藏。雅鲁藏布江等重要水流资源归各国共有。

在内蒙古,推行蒙人归蒙、汉人归汉策略,国际社会和汉族民主中国政府应提供一切方式帮助蒙人迁移入蒙古国。内蒙古地区除少部分由蒙古族占绝大多数地区并入蒙古国外,绝大多数内蒙土地归汉族民主中国。这也是根据现今内蒙各地民族构成设计。

东北是一个特殊的地方。在东北,满族和部分满族化(或内心认同为东北人超过认同为中国人、对关内人有强烈的敌视)的汉族,可在所在县市参与公投,决定留在汉族民主中国还是建立并加入新建的独立国家。对于独立出去的区域,从此汉族民主中国和对方国家相互间再无任何责任。东北地区认同作为东北人高于认同国家和汉族的人从此获得真正独立,并可以国际通行或任意价格对汉族民主中国出售资源,但买卖自愿。但是同时不再享有与中国主体统一时得到的巨量财政转移支付、巨额政策性投资和输血、高考录取比例优势、各种政治经济文化资源的补助与扶持。教育医疗养老全部自负其责。进入汉族民主中国需要护照和签证,如发生武装冲突以敌国国民待之。至于东北和关内历史上的恩怨旧账,当然也可以算一算,看看究竟谁欠谁的多,然后把旧账了结。

如认同汉族民主中国,可经审查后加入汉族民主中国,但是要遵规守纪,认同中华礼仪教化,不能里通外国搞破坏,不能抱团组建类黑社会团伙为非作歹,否则法律制裁,有些可经审查后人道的驱逐出境,让其去找价值观念和行为方式一致的同类。同样,投票归属汉族民主中国的东北地区,也仅仅享有作为中国一般国民的公民权利和保障,而没有现在的各种特权、变相和隐形特权。否则,请离开。

在台湾,认同作为中华民族兼汉族、大中华意识强的人加入汉族民主中国,拥有包括台湾北部大部分地区(台北除外)和澎湖金马;台湾本土主义者占据台北和其余地区,台北作为东亚自由市,不设防。

对回族,认同中华文化和汉族意识强于伊斯兰主义及回族自我认同的,加入汉族民主中国。不认同中国和汉族或认同度低于其宗教及回族民族认同的,一律迁往宁夏和陕西甘肃部分地区,允许其在这些地区建立独立国家,首都可为银川。但西安、兰州及陕甘所有大城市均归汉族民主中国所有。

其他西南诸民族,可根据其意愿在汉族中国内部建立自治市,也可聚居独立或移民出境,但聚居地汉族人口占30%以上者,必须一分为二。少民低于50%的聚居区居民须迁往其他独立地区。

香港一分为二,支持独立的本土主义者和大中华主义者各占半个城市,可相互迁移也可不迁,双方居民凭证可免签来往。

澳门地域虽过于狭小,但仍有多个岛屿,也可一分为二,但考虑到支持一个中国的占大多数(估计未来也是这个比例),如独立意愿不强烈可不分裂。如分裂可仿照香港。

除港澳台外,其他“半部分离”的地区汉族人口和少数民族人口(或认同地域大于认同国家)须进行迁移,各归各国各自过日子,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除非涉及到己方利益,但也不能随意干涉而应用合法途径和国际调停)。

当然,所有分离地区不再享有作为中国一部分的任何待遇,更不再有任何转移支付等“惠x”措施。

另外对于已经既成事实的跨族婚姻,双方协商好可选择一方,被选择的国家须对其如普通国民般平等对待。混血可根据自我认同选择,这种家庭和个人可跨境走亲会友,但不能做破坏国家利益之事,否则只能选择去另一边或者第三国。

这样做最大的好处是避免民主后血流成河、双方疯狂互相仇杀,或陷入旷日持久的各种基于民族或非民族的利益冲突,导致仇恨累积和加深。即便没有发生这类大规模杀戮,“强扭的瓜不甜”,硬让大家待在同一个天天相互“家暴”的“大家庭”,谁都感到痛苦压抑。

而且,这样的分离方案最大限度同时照顾了汉少双方利益,汉族得到了一个几乎完全汉族化的单一民族国家,不用担心“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再也不用压抑汉民族主义的情感与诉求,不用在专制牢笼和“中华民族”的虚壳里苦苦挣扎,可以尽情弘扬汉文化与民族精神,中国成为真正的民族国家;而少数民族和地域分子则如愿以偿的得到了真正独立,有了自己的国家,想怎么做怎么做,不侵害别国别族利益可以随便折腾。

这样做最大限度隔绝了对立双方,以后大家互相是外国人了,按国际规则处事,一切利益明算账。尤其对汉族来说,让最为困扰中国的内部民族问题得到几乎彻底的解决,地域问题也得到极大缓解,这也有利于让民主法治和民生建设不被民族和地域问题掣肘,国家在内政方面可以专心发展。国家的领土如人身上的骨肉,本来的确珍贵,如割让则痛苦不堪。但如果骨肉上长了瘤子,反而应该及时割去而非令其扩散传染、天天痛不欲生,更不应该把恶性肿瘤当成雄健肌肉炫耀。

对汉族来说,需要考虑的不是960万平方公里“一点都不能少”的问题,而是在承认少数民族分离权利的同时,将所有汉族人口占主导的地区划入汉族民主中国,以及如何团结起来对付从中国独立出去的这些国家。至于一些极端分子主张的“留地不留人”暗示屠杀和驱逐,既情理不容,也现实不可行。

不可否认的是,分离之后的这些区域,尤其新疆、西藏、东北,几乎必然对汉族民主中国持非常敌对的态度。即便对少数民族地区涉及战略利益的区域,实现了有利于汉族民主中国的划分,但这些区域大抵还是会想方设法通过例如引入外国驻军等方式对抗汉族民主中国。至于分离之前的各种协议,分离时白纸黑字的条约,大概都会成为废纸。这是不可避免的、必定会发生的现实。

汉族人民要居安思危,不要忘记白登之围、靖康之耻、扬州十日、蒙元破临安、突厥攻雁门、吐蕃入长安,更不要忘记蒙元和满清共计三百多年的残酷殖民统治,以及近代日寇入侵使汉族几乎亡国灭种的惨痛历史。直到1937年11月之前,都没几个国人会预见南京大屠杀,反而认为古代史上频发的屠戮已是历史的陈迹,不可能在文明时代再次发生。可是它就是实实在在发生了,发生在已经是现代社会的20世纪,数以万计寄托着民国希望的精英栋梁、代表着中华未来的青年男女,惨烈的死在了异族的暴虐与凌辱之下。不要忘,不要忘,不要忘!否则,下一次同样甚至更惨痛的悲剧会再次发生。

未来的汉族民主中国,因为和周边国家存在广泛的利益冲突和长久的历史仇怨,很可能面临比当今包含56个民族的专制中国更严峻的形势。几千年来异族对汉地的威胁、袭扰、入侵、破坏,并不会因为时代变化而有根本改变。

因此,汉地十八省及边疆的汉族聚居区的汉族人民,要团结勇敢,紧紧的联合为一体,唤醒共同的民族和文化认同,组成不可分割的利益共同体,在外务问题上一致对外,捍卫汉族民主中国的安全与利益。这不仅要在中国民主化成功、与边疆少民区分离之后做,现在就要预备。

“民惟邦本,本固邦宁”。保障民权促进民生,才能让汉民族团结互爱,共御外侮,而非人心离散和自私叛卖。汉族民主中国应效仿大革命后的法兰西,以自由平等博爱凝聚国人之心,将民族独立自强与国民民权拓展和民生进取融为一体,而非专制中国这种“国进民退”、“国强民疲”(当然现在已经是“国民皆退”了)。

而国民也要明白权利与责任是对等的,福利保障与公民义务是不能割裂的,要积极维护国家利益、支持国家扩军整武,参与研发使用高新军事科技、男女全民皆兵(预备役)保卫祖国。这不仅是情理和法理上的必然,也是现实的需要。

汉民族历史上的各种悲剧,都在告诉我们“没有恐怖的美德是无力的”。北宋东京汴梁的百年梦华,在异族铁蹄下轻易的化作残垣断壁,南宋的临安百余年后也终入敌手,多少细密经营皆成虚话;民国“黄金十年”兴盛的工农城建、崭新的文教医疗,也在几周内被更替为人间炼狱,菁华一炬。北宋也有花石恶政,可猛安谋克直接让汉人成为奴隶;民国“满耳是大众嗟伤”,但日军更是带来屠城三光。

不完美的祖国的确某种程度是枷锁,但是也是保护人民不受更大灾殃的屏障。每个国民都应该积极去建筑和捍卫有形无形的、血肉铸就的钢铁长城。

面对周边敌对的各国,要一手弘扬文明、论讲道理,一手富国强兵、骁勇善战。“行文事者,必以武事备之”,面对畏威不怀德的异族,只有拥有强大的实力尤其军事实力,汉族民主中国的繁荣才能保全,汉民族的文明才能持续。

面对独立出去且敌意浓厚的新疆、西藏、东北、回部,以及日本、印度、俄罗斯这些宿敌,汉族民主中国要折冲樽俎、巧妙应对。如果大家要和平发展,就春风化雨的交流共融,以德待人;如果被这些境外势力挑衅攻击甚至联合入侵,那就放下美酒举起猎枪,让四京四州化作列宁格勒般英雄城市,胜则再现汉唐荣光,败则不失崖山之节。如果遭遇核武器和生化武器袭击,那中国也要对等还击。若国际社会合理调停,就争取和平;如果国际社会拉偏架甚至支持对中国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煽动中国周边国家和中国互斗、试图旁观成败坐收渔利,那中国就让全世界都笼罩在核冬天和生化劫难中吧。

汉族民主中国也不应孤立于世界而应广交盟友。对朝韩、越南、新马等早受中华文明浸淫、后因专制陆沉疏远中国的国度,要以博爱之暖而非机舰之凛争取其心,并尊重其独立自主,可为友邦而不可行吞并霸凌。美国和欧盟是代表世界文明进步的力量,中国应该亲近而非疏远。拉美和非洲的解放,中东的和平,中国也可助一臂之力,共建正义的世界联盟。远交善友近御恶邻,扬弃传统外交理念,遵守现代国际规则,行事有理有节,汉族民主中国才能坚韧的屹立在世界东方。

这一切,要早做准备。否则,到天下大变,祸乱已成时,悔之晚矣。

                                                 
                                         2022年7月17日
                                    共和历230年获月小麦日
作者 于 7月20日 编辑
赞同 4
1021 次浏览
66 个评论
  1. 1 2
    1 2
时间 
独裁者
Sith 本人在论坛里面只有一个ID

你对中共怎么看

国家统一这件事有个时效性。你是要恢复商朝的疆域呢,还是秦朝的疆域呢,还是唐朝的疆域呢,还是明朝的疆域呢?国家统一以哪个时期的国家为准?

从中国历史发展来看,疆域逐渐扩大是一个倾向,但这就意味着汉民族的对外扩张,侵占了少数民族的土地。你光想着光复汉族了,占人家少数民族的怎么不还给人家?凭什么只能你汉族统一,人家的少数民族政权凭啥就不能统一,恢复祖上的荣光?

作者 于 7月19日 编辑
Prometheus 兄弟连,101空中突击师

@natasha #190782 关键是少民恢复荣光可不能狮子大开口,如果是恢复蒙元版图或者满清版图,那就是不死不休,不要渴望汉族忍让。你看刘仲敬之类满姨的嚣张和野心不小,最终目标不可预测说不好哦。四川可是解放军的核武库,大部分核弹头都在那里。爱新觉罗八旗携核弹以屠两脚羊?

@Prometheus #190785

远的不说了,要不要看看秦朝版图,跟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差多少?到底是谁在狮子大开口?

中间差的都是占的少数民族的,你要光复汉族,能不能先把抢少数民族的还给少数民族?

@natasha #190787 这个不能这么算,毕竟从秦到清开疆扩土的可不一定是老华夏族群,还有各族自己加入汉人阵营的。

@sorrysorrysorry4 #190788

问题恰恰就在于,怎么证明哪些领土是少数民族“自愿”给汉族的,哪些是抢来的。既然难证明,就无法说现在中国所claim的领土都是汉族“自古以来”的领土,都该被统一。

@natasha #190789 自古以来不是有效论据,二战以来都是“当地民族自决”。

@sorrysorrysorry4 #190790

当代国家疆域几乎都是战争后的产物,谁的领土大说明当初抢得狠。

既然说民族自决,假设中共不干涉,就让少数民族自决一下吧。。。。看看人家藏族维族是不是愿意跟你统一

作者 于 7月20日 编辑
Prometheus 兄弟连,101空中突击师

我仅仅从地缘逻辑说说,不针对任何少数民族或地域,切勿扩大猜疑和不信任。未来50年的大形势,汉民族应该清楚,共产红色帝国竭泽而渔,四面树敌,解体是迟早的。

新疆的突厥势力独立威胁不大,可以和平共处,因为河西走廊太长了,后勤线路很长难以大军入侵,防守压力很小。

蒙古缺乏工业,不沿海,可以合作发展经济,天津还是他们的出海口。

但是要防止突厥吞并西伯利亚和蒙古高原,继承俄罗斯核武库变成另一个“苏联”。我想蒙古人成吉思汗后代应该也不会没有任何抵抗就愿意被突厥人统治。

西南入侵也很困难,因为崇山峻岭,雨林山地,是战争难题。

海上,盎格鲁撒克逊民族是商业民族,利益交易给够了,他们对东方的土地本身没有兴趣。民主国家应该自由贸易往来。

朝鲜、韩国、日本在半岛这个东亚漩涡火药桶是最脆弱、最危险的一环,朝鲜随着中共也崩溃以后,巨大的军火和核武器落入野心家手中怎么办,也许应该支持韩国统一作为缓冲地带,作为在中日之间平衡的角色,这样有利于和平。

黑龙江吉林主要是汉人移民,而辽宁满族多,如果满人政权驱逐或胁迫或暴力血腥对待黑龙江吉林的移民怎么办,如果满洲和日本变成了盟友两面夹击北朝鲜和韩国怎么办。也许辽宁省汉人得控制,但允许当地满族继续居住权和政治权利,把白山黑水的精神家园、黑土地还给满族,和平土地置换。

北京的满族也是难题,自愿吧,来去自由。如果不愿意去东北,就得遵守法律人人平等。

(中华人民共和国)红色帝国的疆土肯定是保不住了,汉人也没有必要保住,维持这么一个巨大的国家开支负担民力承担不起。

作者 于 7月20日 编辑

严格来说,连汉地十八省很多都不能算“自古以来”,“自古以来”的“古”是什么概念,能“古”到多久?秦朝、汉朝?那两朝越南都在版图里面,而且当时越南的汉人比例其实比两广还要高,直到唐末越南被南诏入侵,汉人不是被杀就是被强制土著同化,根据基因研究的结果,今天越南人很多都有汉人血统,而且比两广的汉人还要更接近北方汉人的血统,为什么不能说越南自古以来是中国一部分?如果不能说,那是不是也可以说秦始皇征伐岭南也是武力侵略并吞?如果秦始皇征伐岭南算是侵略并吞的话,那就只能搬出姨学的观点,就是除了河南安徽山东一带的黄泛区或者说中原官话区的“洼地”还能叫“中国”,其他地方都该独立建国。

作者 于 7月20日 编辑
Prometheus 兄弟连,101空中突击师

新品葱是满人少民的基地。别傻给刘仲敬当炮灰包衣奴,人家的核心战斗力是新八旗,汉人去了是耗材。

汉人应该建立自己的网络社区和论坛,也方便线下交流研讨具体的军事、经济问题。秘密组织也要有。寄人篱下,不是长久之计。

海外汉人以后还要做生意,作为东西交流的桥梁。

国内汉人要努力进入中共的军队、官僚体系中,利用、掌握资源和情报,万一哪天突然解体了,做好协调交接,不至于同胞相残,内耗。

民主制度如何运转和设计,军事训练,指挥官培养都要提前15-20年规划。

作者 于 7月20日 编辑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natasha #190782 民族自决就是看民意。你觉得四川是想加入西藏还是汉族中国?或者独立?汉族历史上都是自卫反击,不是杀戮为主而是文明同化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Prometheus #190794 东北汉人都满化或者说成为“东北民族”一部分了,价值观行为方式和关内完全不一样。你没看见我文章里特地提及东北人吗?他们除了吸血就是欺负人整人,这种地方和人还是不要为好。宁可让他们连地带走赶快gun,别在占用关内资源还反咬一口了。前30年占用了中国计划经济一半资源和收益,60年内地饿死人就是粮食拉到北京上海和东北工业区了。这批人gun的越远越好,最好永远不见面。新疆西藏都可以谈,因为人家真有民族感情和讲道理,东北那实在没办法弄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natasha #190793 99%会支持独立。他们和汉族的关系差不多和立陶宛-俄罗斯关系差不多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sorrysorrysorry4 #190790 民族自决其实有利于汉族。只要民主政权是汉民族主义的、起码不反汉的,正常的汉族都愿意加入大中华而不是分离

Prometheus 兄弟连,101空中突击师

@海雨天风 #190802 我认识吉林黑龙江的人,也认识东北满族,京满,他们大部分都是普通人了,说着汉语,习惯与汉人没有什么区别,和蔼可亲。 讨厌的是海外那些满遗野心家,尤其是新品葱、刘仲敬那些团队。

京满,的确是有特权,心气儿比较骄傲。看不起东北人和外地人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Prometheus #190805 可能因为你是他们亲戚,他们对外人可是凶狠。还为祖上强奸过宋朝王室女性而沾沾自喜

Prometheus 兄弟连,101空中突击师

@海雨天风 #190806 我们不是亲戚。 最终汉人还是要强军事,重新改编训练新军。良家子模式的精锐公民军,共军可太垃圾了,基层士兵全当消耗品。

完颜金和满清不是一回事。

作者 于 7月20日 编辑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Prometheus #190808 血缘上的确未必是一回事,但是文化或者身份认同上是一回事,人总是要给自己找祖宗,汉人也不例外。其实现在分子人类学证明金人和满清的确有血缘关系的

@李太白01 #190814 今天的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辽河等流域,古代出了多少族群,太多了,高句丽不也是这个区域的么

东北怎么能扔呢,辽东本就是汉室故土,那吉林和黑龙江应该算作满人奴役汉人三百年的利息和赔偿,塞北也是一样的性质,不是说什么满蒙一体共治天下嘛,那蒙古人就可以算第二责任人,外蒙独立已经够给他面子了,剩下水草丰美的科尔沁之流属于共有生存空间,可以搞文化自治,但汉人在此地的驻军定居权是必须要保障的,至于满人想建国可以去萨哈林州或者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建国,另外路费请自筹谢谢,那也算海西野人的故地,至于胡里改建州部,连文化自治权都不配有的

不过倒是可以把延边通化送给韩国,作为朝鲜人民遭受丁卯、丙子胡乱苦难的抵偿也可以

至于回部、苗瑶、藏地可以看作与汉人一同受难的被压迫民族(虽然藏族是否如此仍然有争议,而且西南少数民族既没有独立意愿也没有什么可操作性),不管如何听其自决独立也是理固当然,应有之义。

何况这些地方一向投入大于产出的财政黑洞,我不是说转移支付是什么不正常的事,正常国家的税收本就是用来平济均富的,但是前提是你得认大家是同胞,至少不能当敌人吧,同胞之间才有相亲相爱相互扶持一说(比如甘肃云南),如果看不顺眼就送上祝福然后赶紧散伙,别尼玛整天横挑鼻子竖挑眼,上辈子欠你家钱了?总不能供着个大爷吧

作者 于 7月20日 编辑

当大中华主义破产,那些少数民族区域分离倾向已经无法逆转的时候。 为了维持仅存的版图,那些原本拥抱大中华主义的自由派也会转而走向汉民族主义,自然就会出现中国版凯末尔或者中国版叶利钦,该来还是要来

构建一个真正民族国家,对中国来讲能减轻不少负担。 维持帝国版图在现代是越来越不可行的事了。

作者 于 7月20日 编辑
刺刺 台灣人,主修會計,法學只是下班後的興趣。

不把人當人看,不把他人的意見當意見的話,那麼當然是講:「你們要有大局觀,要保持領土完整和主權完整」。

不完美的祖国的确某种程度是枷锁,但是也是保护人民不受更大灾殃的屏障。每个国民都应该积极去建筑和捍卫有形无形的、血肉铸就的钢铁长城。

祖國領土完整到底幹你屁事,為了某種輕飄飄的偉大而犧牲,而不講究說民眾可以獲得什麼權利或者保障,那你去犧牲唄…→_→

天天都在聽政治人物講垃圾話,最頂級的垃圾話就是販賣恐懼,因為恐懼可以驅動人們去買單「非必要的事物」,但又不說恐懼是什麼,然後在那邊喊口號。

因為投其所好太困難了,讓人們發自內心的喜愛政府跟政策幾乎是不可能的,特別是現在的你國政府令人討厭,而可以預期民主政府可能也不會討人喜歡,因為人家可能早就討厭這個國家。

台湾,认同作为中华民族兼汉族、大中华意识强的人加入汉族民主中国,拥有包括台湾北部大部分地区(台北除外)和澎湖金马;台湾本土主义者占据台北和其余地区,台北作为东亚自由市,不设防。

至於什麼自由市不設防,若人家現在早就自由了,還需要你「給予我們自由嗎」?

究竟人家行政規劃是你決定還是台灣人自己決定? 哦,你決定呀?

看來是喜歡把自己意見強行推銷給別人的呢,我覺得現實上你得先武統。

不然你拿什麼籌碼讓人家裁軍「不設防」呢?

台灣本來的政府機關編制憑什麼不用,用你的「自由市」的劃分呢?

本來的選舉跟選區制度憑什麼放掉金門馬祖,而國民黨人又憑什麼一定要去「新中國」呢? 強制遣返嗎?

所有分离地区不再享有作为中国一部分的任何待遇,更不再有任何转移支付等“惠x”措施

至於什麼惠X措施,政府就不要出台莫名其妙的政策或指示去干涉市場,領導說要抵制這,屏蔽這,禁止這,獎勵這,補助這,這麼喜歡干涉市場...

選一顆西瓜都可能比一個指手畫腳說你們要這樣那樣,要設置這個不要那個的傻逼政客好多了。

西瓜只會在桌上什麼都不會做,總好過一堆「滿腦子政治考量」但涉及經濟經濟的政策,比如土地要還給誰,什麼油田歸你,什麼人口置換

我看上面說不搞惠X,可能一不小心又要有跟惠X差不多的概念了

一開口就影響幾千萬人的人生而滿不在乎,我看毛澤東搞文革可能也是這種心態啦www

好好去當一顆西瓜,好嘛

作者 于 7月20日 编辑

民族团结政策要更加深入每个人人心。

该分分你是兰也拦不住,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最主要的是你们自己说的话不算话,不遵守,自己定下的规矩自己不遵守身体力行。民族团结政策要更加深入每个人人心。现在我猜测就满人再怎么被压也认同了。语言没了,再加上以前人人喊打,该改姓改姓,什么姓金,那,刘。然后以前说扣谁反革命帽子就扣谁,你说杀有血案特务,kmt别把其他人,杀反革命还要按城市有指标比例,还有十年动乱要不76能有那么翻多假错案吗?...新疆人肯定听说过王胡子,王震,打仗是一把好手,干那啥也是一个狠人。民族团结请身体力行,维吾尔藏族哈萨克族等一是要正是现实,他们的语言你要了解,听懂他们说的是啥,然后美好生活普世价值也要给他们讲清楚,身体力行,那样人们会拥护爱戴的。 广西的各个民族,新疆西藏,蒙古族,朝鲜族,锡伯族这一圈都得处理好,杀是杀不完,还会形成民族反抗,形成历史历史史歌中。中华民族本应一家亲,别中原地区互相瞧不起(这里不具体指那几个省市),然后中原瞧不起各边境,包括 东北,正北方,西北,西南,南方,东南。

既然是民主的中國,不應該是投票來決定嗎?到時候放心好了,任何地方都是漢族人口優勢,然後再學學美國加拿大嗎,把印第安人原住民圈養起來,何必那麼虛偽,民主不就是多數壓制少數嗎?

@阿里萨斯 #190829 额就是满族人无语言,不团结,满族人跟汉族人再外形上看出什么区别了嘛?朝鲜族也是一样。

@低調的小白 #190873 还有,有心人自己定的政*规矩他们不一定遵守。未来,还是希望能把东北外兴安岭,海参崴,蒙古弄回来。否则,东北朝鲜族,蒙古族不会心悦,他们的精神状态两头受夹。还有东北现在满族也没有什么特别意识。

@阿里萨斯 #190829 没人奴役你们,仅仅是以前满族统治者统治了,当时满族的武力全开了。后来入关安抚人心,讲经,立法统治国家的事情都做了。然后生产力关系改变更新,有更强大当时深入人心的统治阶级替代了。

@weiye0702 #190875 對啊,一堆小家子氣,你民主強大了,周邊地區加入你豈不是很正常

@海雨天风 #190802 东北建立PRC以后什么男女平权做的最好的,结果80,90下岗潮东北人满眼辛酸泪,打工都东北出来的,没钱。原先东北重工业往全国支援,哪里需要东北人去哪里。东北满汉一体了。至于说后来东北人哪都有,是东北那几个典型需要树立被仇视,事实上,跟东北人整体没关系,主要power坏,不做好利益发展空间分配。也许你们的利益也分配不均。

@海雨天风 #190802 还有,粮食以前你说拉到北京上海信,但是东北当时不缺粮。东北知道现在还是主粮豆油主产区,可能东北玉米给大家做塑料袋了大家体会不到。少了northeast,俄罗斯会抢,东三省南边粮食压力会增大。 /doge。

@低調的小白 #190877 想起来古代好像有一个从俄罗斯闯回来的首领,历史书好像讲了,历史老师讲的。 然而,现在这个power不得人心。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weiye0702 #190880 @weiye0702 #190879 东北完全是靠政策发展的,苏援一大半都放在东三省,全国其余地方加一块还不如东三省得到的投资。如果不是后来有三线建设,这种不平衡更严重。至于所谓“东北支援全国”是建立在政策本来就严重倾斜东北的前提下。东北得到一碗粥,全国其他地方都没分到,然后东北再从一碗粥分出小半碗给全国,这能算“东北支援全国”吗? 当然我知道你们根本不会听,那早晚还是分家吧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槽点过多,不知如何吐槽好

我就说一句,你们皇汉能不能少点以己度人的意淫,至少跟少数民族交流一下,尤其是已经跑路到海外的?

你这个只要汉地十八省算是温和派皇汉吧,极端派皇汉可都是留地不留人,推崇和习近平秦始皇一样从源头上把少数民族的语言文字传统社会体系通通消灭的。 不过极端皇汉至少有可行性,你这个就完全脱离任何现实可能是纯粹的空想了。

至于你对东北的认识,我只能说纯属扯淡… 还“满化”,东北满蒙朝鲜俄罗斯族是完全的被汉化,当然也可以说共产化。尤其是满族是真正意义上的死民族,服饰文化语言传统都没了甚至还是散居,东北的满独只存在于皇汉以及部分刘仲敬主义者的幻想中。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奭麦郎 #190894 就是交流过才发现恶意满满。我十分同情维族,然而看到维族说7.5是汉族对维族的屠杀……那还说什么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不周山 #190896 不是温和极端,而是大小皇汉,18省小皇汉,海棠叶大皇汉

@海雨天风 #190904 索尔仁尼琴很可能会支持俄国今天对乌克兰的侵略,你认为中国应该侵略台湾吗?

我们的基本问题是,中国俄国之类是帝国,我们的民族主义很可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海雨天风 #190904 所以你把索尔仁尼琴这种反共皇俄的思想当成什么金科玉律了吗?今天的俄乌战争恰好说明了,即使共产党倒台,俄国去共产化了,皇俄思想依然是有毒有害的

@奭麦郎 #190908 其实就是没有称霸世界的能力,就别搞帝国主义害人害己。而且这个问题不限于皇俄皇汉,换一套帝国主义思想一样不行。

@海雨天风 #190901 “我十分同情犹太人,但是看到犹太人光说自己民族被关集中营,难道犹太人没有一点自己的责任吗?”

@迫真共和国 #190910 犹太人当然有责任,但是这不是你把人家关进奥斯威辛的理由啊,你都把人家关进奥斯威辛了,还来扯责任?偷白菜用炮轰?

刺刺 台灣人,主修會計,法學只是下班後的興趣。
作者 于 7月21日 编辑

@海雨天风 #190900 我认为东北不可能独立的,东北民族也是个伪概念。东北整体思想偏保守,共产化又狠,整个社会都是体制的天下,到时候东北的民主就是保体制。

就算共产中国垮了出现了你期望的民主中国,东北也会是共产党最大的桥头堡,到时候东北反而会宣扬正统。

现在主要矛盾不是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矛盾,而是各个地域各个民族和共产党的矛盾,你所说的东北民族其实就是整体高度共产化加上一点地域特色的产物。

  1. 1 2
    1 / 2
时间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