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milton @hamilton
14

注:标题太大,只可能挑几个粗略的一瞥,纯粹意识流。

1.极化

长久以来,党派两(多)极化被认为是健康的民主,但凡事过犹不及。对于新的和成熟的民主国家来说,极度的两级分化也是民主衰败的主要驱动力之一。

此时,政治派别间将彼此视为存在的敌人,从而允许在职者滥用或践踏民主规范/传统以限反对派别。 并鼓励使用“一切必要手段”(重新)获得权力。 回忆近年政治事件,不难发现,“花边新闻”,“猜测疑罪”,“孤立事件”,成为政治的重头戏(无论哪一党,哪一派),具体而实际的主张/政策/影响却鲜被重视。(例:邮件门,通俄门,'子嗣门')激烈的极化也使得政府作为一个整体变得低效。(例:日渐复杂的税务条款,撑不过一,两届的政治遗产)

如果公民/公职人员即使违反了关键的民主规范,仍然被视作忠于一个政党,那么这种政治上极化将对民主问责制的运作构成真正的威胁。遥想当年,妥协与“勾兑”曾是政治最重要的艺术 (例:联邦组件,DC选址,Fed成立,etc.)

2.多民族民主制

不仅限于美国,民族多样化是众多民主国家的大趋势,维持多民族民主的挑战在全球化背景下愈发明显。种族多元化使政治资源分配变得复杂,同时也激起右翼民粹的强烈反应。对于某些政党,以文化多样性作为获取权力的途径,在博弈与分配中导致部分少数族裔的不正当限制与不平等代表。而对于另一些政党,一刀切的遏制移民何尝不是取悦民粹基本盘,而鲜有具体的影响分析(例:亚裔细分,商业协会反外国劳动力限制,福利国家是否与民族多样性兼容)。当然,这也是党派极化的一个体现。

3.经济不平等

自设计之初,美国政治结构就建立在所谓“deep state”之上。古典自由主义经济传统,投票权的收入门槛,议题和政党脱不开北方金融贸易与南方种植业。而后,“deep state”也经常被用来描述军火商与政策的勾兑,能源企业与政策的勾兑,情报/舆论系统与政策的勾兑,金融系统与政策的勾兑。大略可以说是经济资源享有不平等的政治影响力。游说及竞选基金,党派funding一张支票可抵千万选民。 然而,美国的国家实力又深深扎根在这些关键工业部门。(例:2020公开说“我不勾兑,只接受普通选民捐款,拆分限制媒体巨头”貌似也就桑德斯,且不论说和做是否是一回事,党内这关就过不去。)全球经济变化目测只是在逐步加速这一过程。对普通选民来说,既要小政府,又要限制deep state,还要代议民主,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实在不能指望一两届,更休提键政。另有全球化,产业结构调整及劳动力内卷(指内部复杂化,水平不见长,终将被淘汰)这些有点老生常谈,不说了。

4.民粹

这不是一个键政/扣帽子用的贬义词,而是广泛,持久,不断消长的现象。不限于美国,过去几年民粹主义政党兴起遍及拉丁美洲,北美,东西欧。民粹主义的“政治局外人”代表“人民”上台执政,但方式常常充满煽动性,破坏或游走在挑战自由民主的基本规范的边缘。因为美国特殊的防御机制和诚然存在的短板,这事如果放在trump身上去讨论,势必又陷入缺乏共识和缺乏“局外人感”的嘴炮螺旋。事实上,基于1,2,3 怕是不难看出,中产如何对抗资源,信息,渠道不对称,避免成为极易被各方系统化势力煽动的“乌合之众”是一个持续和广泛的话题。(例:委内瑞拉大通胀,民粹选了一个让大家卖石油躺着挣钱做第二个迪拜的总统,收编了私有原油企业,并创造了国际油价大跌下人吃人的社会。)

5.范民主

民主不仅仅是一种体制,或设计,虽然这曾经是其绝大部分含义。社会发展与复杂化必然伴随着大量新问题,并拓展民主作为一种社会意识的外延,蔓延在诸如“堕胎,同性恋,控枪”等等议题,归根结底是是一种强调正义性和个人幸福,并渗透在政治,社会,经济,文化方方面面的意识形态发展。然而,同时,许多民主国家维持的宪法,选举制度和其他民主制度,起源可追溯到18-20世纪初,并深深以此为傲。(例:美国人对宪法的依恋,和选举委员会的明显功能失调)。不可否认现有机构在很多地方可能不适合当代民主国家面临的挑战。在已然十分复杂的系统内,这势必是一个外科手术精细且旷日持久的博弈与重塑。可惜的是,上述的1,2,3,4,无论对于公众还是政客,都在视野和资源上,拖延着实际改革的进程,虚假的认为这些问题都已经被很好的定义,强调着特定的孤立问题和轮廓,不切实际的期待/提出简单的解决方案(例:退出多边框架,全民发钱应对产业重塑)。社会的进步,“灯塔”的倒影,或许也意味着克服人类思维的局限性的瓶颈也愈发明显。

最后,还是要说一句,从(亚历山大)Hamilton那看来的古话,大意是,政府是不得不存在恶,政治本身就是一份的理想主义与九份的复杂博弈与勾兑。

以上。

8

大选一定是还有戏看。虽然早就是确定的结局。不过几个长期利益相关的法案已然废除。大概可以回归无网无媒体的日子好好放假了。

下次再见前,简述一个关于左右的观察(对一部分人来说没有看的必要,常识)。

品葱大选版混了一段时间,不评了。一个明显的问题就是满嘴左右的人们几乎没有真正在具体问题和话术上区分左右的。

西方语境下(美国大选本地人,略有不同):

左 -- 倾向于平等,或结果平等。要达到这种平等,则需依托大政府,高管控,限制强者保护弱者(少数族裔,妇女,各种弱势群体)。秩序食利阶级对其拥护不难理解,如媒体,行政,高等教育。同时限制各种自由,因为人与环境大差异,自由发展势必造成结果的不平等,参见幂律分布/帕累托效应/28定理等。

极左 -- 上述推至极端

右 -- 倾向于自由,或机会平等。要达到这种自由,则需小政府,去管控,自由竞争,减少福利(少数族裔,妇女,各种弱势群体)。同时默许一定的经济不平等,自由市场优胜劣汰。

极右 -- 上述推至极端

大陆,品葱,华语墙外媒体:

由于中国政府的左甚至极左传统,支持政府的,支持共产的便是左,反对的便是右。以至于延伸到什么“反共不挺川”便是左。其他的理由,大抵是争论时牵强拉上什么BLM,毒品,女权,主流媒体的点缀。

思路大略经过下面三步:

川普最反共(其实并没有)

不支持川就是不够反共(其实并没有)

不够反共便是左(其实并没有)

进而延伸到:

主流媒体,精英阶级,华尔街,各类环保/少数族裔/福利,资本家,企业主,中间派,建制派,中立司法,无论具体问题上自由或平等,进步或保守的立场,都可以左,甚至营造出了一种宛如中共一般烂到骨子里的感觉。毕竟满足条件不挺川即可,人家的左右和我的叙述无关。具体西方政治体系的困境也没有人愿意深究。

神奇的是,统计意义上华语混迹网络圈的大部分人都是这套思路(样本只有twitter,品葱),甚至包括了一些Dr.头衔,往日平等,自由说不停的人。或许这是大多数混迹网络的人的真是写照,或许时间的使用确实可以推出经济阶层和摆脱某种意识形态的程度,进而决定当前意识形态。

最后,中国的问题,那是既没有左,也没有右。因为既没有足够的平等,亦无足够的自由。与此同时去攻击那些只是在争论自由还是平等应该多一点的人/系统,不是只能说明自己需要升级改造么?

以上。

7

这贴发了还没十天,其中第二条就迎来了一个现象级小高潮。 https://2047.name/t/10742

简单highlight:

机构,富人Old Money 持续在境内资本市场乱窜,例如议长阿姨老公25张Tesla call,(一张相当相当于100手本股,一股在$800左右,算算~12月到3月远期,收益近100%)

于此相对的是美股近期迎来散户化趋势,众韭菜跟风进场,上层跟风苹果特斯拉,底层买不起大热,挑毛票(成本低于$10)下手,居然也完成了一轮又一轮的合力操盘。

最典型,GME,BB 散户在reddit Wallstreetbets版抱团轧平空头,机构43亿蒸发。碾压发起人2000%盈利。

https://markets.businessinsider.com/news/stocks/gamestop-stock-short-seller-squeeze-losses-reddit-traders-citron-gme-2021-1-1030000080

美联储继续增持资产托底市场,$1400刺激还在路上。

目前12周入市资金已达2550亿的历史最高,这个大泡泡怎么爆,想想都亦可赛艇~

接下来几个月可以准备一边观察美联储动向,一边慢慢调整做空仓位。准备进入疫情大行情的下半场~

6

收到Morgan Stanley投资人报告,闲话不提,思考如下,靠谱否自行判断:

  1. 金融脱钩:turmp 在位期间国会做的是技术上于中国市场脱钩,最近国防部禁令依迈向金融领域,21年11月之前投资者必须放弃持有一系列中国资产,详见1237条款。话说,你趁机put了么?

  2. 资产泡沫:发达市场因Covid流动性激增,然而和往年(例如美元周期)不同,这一次流动性并未顺理成章溢出至新兴市场,而是持续在发达市场乱窜。因而我们看到,收到救济转手特斯拉,马克思荣登首富,科技股节节攀高。美帝资本相对还是较为有节操,流向还是生产,不过溢价嘛。。。信仰特斯拉的肯定是认为没有的。

  3. 民主党撒钱:MMT越玩越溜。短期内国债规模继续上涨,利率继续下跌,QE持续,基建通过议会阻力更小,资本收益率惊人。然而,和过去不同的是,美国国债收益率从小布什期间的9%已然到了川普时期的0.6%(thanks to 奥黑)。加息空间越来越小,旧时的潮汐聚拢世界资本的能力也越来越差。美元疲软,国债利率波动率变小(失去投机价值),但断然不会出现国债减持,降评级,甚至地位被取代这种知乎意淫。

  4. 退QE: 3.的最直接影响其实类似一句话说气候变暖的科学界共识,温度再升高两度,最大风险就是我们不知道有什么风险。MMT这一套玩到最后会有什么后果,目前日本还在实践中,美联储断然不会朝哪个方向玩下去,共和党众们也不会允许。预计今年中后期,退QE将开始,至于一系列影响不言自明了吧。

  5. 欧元日元: 欧洲央行审查CPI调整住房权重,可见整体通胀低估。日本渐进负利率区域。此处有机会,日元欧元融资货币地位提升,与股票相关性较19年更频繁逆转。

  6. 加拿大资产:能拿就拿,这个趋势太明显了,不用赘述。美国下行,加拿大移民潮,资产增值就上行。

  7. 中国:老黄历,地方债。早有统计分析地方政府负债率是推高中国资产泡沫的preliminary factor。虽然,你能大略推出地方债务增加1%,银行五年期风险增加0.2%,然而哪一天爆,则是无法预测的确定事件,故言之,灰犀牛。

当然,投行展望从来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甚至互相矛盾,怕是非一线难以咂摸其中滋味。

5

又到圣诞摸鱼季,本来是想在品葱写点啥的,毕竟人多。可是瞻仰了一下大选版的主流意见,即选择了回避。毕竟有句话叫“人艰误拆”。

本次大选或许是近几年最好看的一场drama,特别是考虑到中文海外舆论的积极参与。各种细枝末节或政治表演或看客的呐喊或媒体创收就不提了,繁琐又留不下什么。然而有这么一句古话:“未经审视的人生不值一过”。比瞬间的高潮更重要的总是是否能够从这个时代看出点什么,趋利避害。

  1. 全球化,科技产业上涨的步伐:细说起来篇幅不够。就说过去五年道指(工业)上涨66%,其中还不发页岩气和新能源的贡献,纳指(科技股)上涨156%。众多FAAMG操盘手都乐的合不拢腿,哪怕是疫情期间。步伐不曾停止,可是持续增长的动力/泡沫需要打个问号。上证-2.4%,深成4%,恒生4%,只是顺带一提。

  2. 全球化,科技产业的反噬:民粹的起落(可左可右)似乎总和经济动荡保持同步。希特勒的上台,90年的崩盘后,08年的崩盘后,直至近年的英国,法国,德国,埃及,委内瑞拉,美国等等。1%的涨价,惯犯被误杀,同盟仇视,疑邻盗斧,什么都可以成为上街的理由,仇恨的火种。有这么一句‘古话’:“当你(政客)无法让人们看到希望,就让他们体会仇恨”。每当民主资本主义玩脱,就会出现一大批愤怒的人群,他们被受过高等教育,被繁荣的城市与高附加值产业,被秩序变现远远的落在了后面。每一次经济危机,债务危机,外交危机,公共卫生危机,他们都是被甩在最后的一批,死在最前的一批。于是,便再也抑制不住对一场反智,反精英,制度不信任运动的渴望。这其中,还包括一直精神存活在东亚政治文明洼地,对抗着社会性死亡的巨大风险,出墙一观或已然在民主社会政治性死亡,靠自媒体糊口,一厢情愿在精神上与其他亚非拉美的愤怒人群站上同一高地的一波。

  3. 民粹是个贬义词?:愤怒的人群所指出的不存在么?并不是。这是人性,即便是精英阶层对媒体垄断,根深蒂固的官僚系统(entrenched bureaucracy, deep state抽象化的同义词),难以限制的资本自由等等也有共识,然而,在寻找破局的手段和对抗这些问题的时候,他们已然一败涂地。银行家、金融家和政治精英们也应为经济衰退负责,毕竟一个个蒙受着最大的收益,承受着最小的损失。反观,愤怒的人一样会选出让所有人躺着拿钱直到油价崩盘的总统或寄希望于颠覆独立司法,分权体制,法律实证主义,联邦的独裁热衷这。而且似乎他们也忘记了,自己也是促成全球化,享受低价服务,商品,房产,以及不学无术,的一片雪花。

  4. 未来?:抛开一切drama,无论是社会问题的深层次根源,还是对不愿跟着起哄的清醒人,大选的背后,还是一个经济问题。历史上大范围民粹的解决一方面期待成功的系统性制度改革,另一方面期待突破性技术革命,比如发源于19世纪末德国的养老医保制度,大萧条后的社会保障法案,又比如信息产业阶段性繁荣。全球化确实撑起了美国旺盛的消费,却留下了分配的硬伤。制度方面,奥黑尝试了,失败了。川普在短期经济方面成效斐然。然而,全球化和高科技产业,以及其养活的精英阶层并不会减少。关税壁垒,对能够高效控制成本,自动化,善用信息/金融杠杆的企业,如特斯拉和ICC老说获利更加。产业链转移本就是自由主义经济的结果,川普能做的也只是开放市/资源场管制。美国较之海外供应地高昂的人工成本,工会福利所带来的成本劣势,决定了工人低端服务业者的长期处境不不会改变。更无需谈,史上最高的贸易逆差,国债, 在17-19年间达到10年至今的历史最低的农业收入 (USDA)。对于一些更需要政治智慧的领域,公共卫生,国际关系(这里指其对盟友的举措),社会保障体系也并没有什么足以解决问题的建树。PS. 川普和胡弗从很多角度来看挺像。

目测无论精英政治还是民粹领袖。局势怕还是要持续好一阵子。对于民粹,放在中文圈,票权都没有还是不要对他们扯淡了。对于其他人看完戏后,下一个技术进步气口在哪?工业,商业,服务,信息全球化如何解决分配极化?是否需要调整自己的行业预期和部署?恐怕值得持续关注。有这么一句"古话":Life can only be understood backwards; but it must be lived forwards.

5

大选投票当日,去品葱瞅了一眼,有人在问怎么还在点票AP就call了VA,于是注册了Doritos即用即抛ID,解释了AP的算法,并说VA不可能翻红,当然主流是不信的。

被扣上小帽帽,不得已和熟人互通身份,去掉了小帽帽。

当晚睡前,说拜登可能拿下四个摇摆州,要几天才能出结果,当然主流是不信的。

之后,很多人开始爆料,告诉他们结果只关于法律,法律上谁赢已经是大概率事件,当然主流是不信的。

告诉他们,你们去听听听证会,几乎没有靠谱的证据,而且诉方立场甚至不在舞弊上,当然主流是不信的。

说川普选的大法官大法官也不会站在trump这边,trump对刑部的干预应该警惕,主流是不信的,并开始追踩。

再后来,在Texas高院案宣判之前就从法理上解释了为何此案必败,主流是不信的,追踩继续中。

尾声,发帖三篇论中西左右异同,论讨论大选中的双重标准,论近年民粹风气,大体上是想说大部分川粉(几个在帖子下真诚讨论的除外)与中共并无二‘支’,并缺乏对美国分权法治的基本认识。后来几个管理员改变了一些规则(发帖限制,大选版不点踩)来留住不同声音(感谢)。

最后,今日发现,Doritos 账号已经被扬了(应该是川粉盗号),删帖删评,密码被改~~

虽然心里并未有一丝波澜,因为本来也没啥期待,而且这几日本来就看不了几眼。不过,还是觉得这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

遂记录。

4

今天小伙语气沉重,找我喝酒,来到他家,见满地凌乱,大大小小的行李箱铺了一客厅,家具电器码放在车库,一副静待出售的样子。

我十分诧异,问:“这是要搬家了?”

“啊,不,回国”

见我茫然,他叹了口气,苦笑:“边喝边聊。”

干光了他珍藏了许久而我觊觎了许久的两瓶Johnnie Walker,总算看他蜷在沙发上抱着瓶子说起胡话,我便随手拿起一旁卷做一团的毯子给他盖上,带上门,回了家,拿出一瓶剩了一半的Dead Rabbit,记录这个不知该如何评价的故事。

(考虑到对方是回国,保护隐私,细节进行了处理)

小伙是我为数不多的可以聊聊政治,骂骂共匪,讨论讨论“精致的利己主义”话题和计划的朋友。哎,其实可以修正一下这个说法,现实世界唯一的此类朋友。在美国居住八年,以移民为目标,他如今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弟媳妇知性貌美是他高中同桌。他现在供职与美国五大投行之一,Base wage早已上20万每年,CMU应用数学硕士,计算金融博士。方方面面看,都是精英无疑。

小伙一直执着于美国的原因,与我当年颇有几分相似。那时他刚刚大一,如同很多高考挤破头皮进了大学的人一样,并不明白未来应当如何,却也没有整日dota,社团,而是泡在图书馆惶惶不可终日,试图了解这个时代,四处寻觅自己值得贯彻一生的价值。据他说,他的启蒙来自本科一位忘年交的社会学老教授,一生致力于民间自组织相关的研究。大一一整年跟随这老头的思绪,仿佛是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然而,随后的一年里,这老头原本还可以搞搞研究,带带课,给学生侃侃民主,宪政,公民社会,虽然成果都只能发表与香港,台湾,新加坡等华语世界,但最起码还可以教书育人。奈何习近平上台后,言论收紧,老头脊梁硬,愣楞的一星半点不愿收敛。于是先是遭系主任羞辱,后限制发表,最后是停课留职(据说还是学生举报的),成日里无所事事的坐在大树下发愣,没过一年便郁郁而终,不是文革亦如文革。正是这件事,让他萌生了出国的念头。他苦笑着跟我说:“我一直是个精打细算的怂人,崇敬那些能舍家舍业为麻木的可怜人的福祉劳碌的人,但却也抑制不住厌弃。毕竟我并没有过相同的境遇,不必在母亲的坟前立什么为劳苦大众谋福祉的中二誓愿。但是却没想到马上也要去和他们朝夕相伴了。”我就笑了笑,其实全程我也没说什么,大概也不需要说什么。

大三的一年,大概如众多刚刚接触到中国的另一面的年轻人一样,小伙他憋着一股怨气,成功的劝服了女友,厌其这个社会,跟他一起准备奔赴彼岸。不到一年半的时间,一刷TOFEL 110+, GRE 700,GPA 4.0,SCI IF 21.0 挂名,并一手操办了自己和女友全部的陶瓷,PS,双双全奖MS。我以前知道他那段时间相当牛逼,但这也是第一次量化,想想自己,不合时宜的笑了起来。小伙起初觉得,技术可以改变一个社会,而后发现技术无法触及人性,政治,分配。所以申请的时候决定以自己的双学位申请,期望以分配和资本运作,实现对社会的杠杆化促进。我一直以为他与我一样,不过是换个环境,做世界公民,但没想到,他其实也有自己中二的一面。

故事继续,漂亮的弟媳,在他MS毕业前夕就怀孕了,还记得两人为了能不耽误OPT(学生签证的1年工作机会,转工作签证机会),选择在美国结婚。没有亲友,只有飞到西海岸朋友,包下了一整个酒庄办得婚礼。还记得小伙那天也是喝的不省人事(我俩都是狂热Whiskey粉),被我十分尴尬的脱进了婚房(也是租的Airbnb),并承受了艳惊四座的弟媳“你丫搞砸了我的新婚之夜”的一万点眼神伤害。。。不过真正的故事,从两人硕士毕业材开始,如此顺风顺水的开局,在他顺利完成了MS,拿到offer之后,便迎来了命运的调侃,有一种让你抓耳挠腮空有一身才干却完全使不上力的东西,叫时局。

13 财年(12年)开始,托ICC和全球化的福,美国H1b申请人数暴增,获批需要随机抽签,姑娘要生孩子,被迫放弃工作,小伙虽然在职于五大投行,却落在了19%的概率那一边,没能拿到h1b。紧接着的两年,虽然用最后的两年STEM OPT extention继续了雇佣关系,却连续两次以24%和40%的概率连续两次未中。而媳妇已经转了配偶,当起了全职妈妈。无奈,小伙只能重新找到当年的导师推荐,续了一个Ph.D学位,拮据的熬过了四年,收获了10多篇一作,一众大型conferece, 结交了无数大牛,领域内也颇有成就。我还记得毕业的时候,这次他说:“老东家给我开了15万的起薪,你知道嘛?开心的我直接定了一个cruise,我GRA才拿2万一年,读书一家人每天都得报纸上扣coupoon过日子。眼见孩子马上要上学,PhD发际线没动,这两个小拖油瓶却搞得我鬓角都白了。我那会觉得,啥都不是事,H1b再抽不中,不是还能EB1a,b 直接绿卡么?这会妥妥的。" 我记得当初我只是附和着,憋着想赶紧赚了话题,再让他跟我聊聊接下来一年的Fed可能的动作,好分配仓位。不过见他始终一脸痴汉像,完全没有聊“正经事”的意思,便直接撂下他,跟弟媳和小家伙们过家家去了。不过,我知道,他的开心和意气是真的。

转眼18年,我们迎来着Trump,移民政策收紧,小伙已经file了EB1a,无奈落在了N区。那时间,EB1a申请的人数越来越多,积压严重,移民局不得不提高了审核的bar。以至于平均线达到了夸张的1000+citiation。说实话,这已经不是精英能够达到的线了,而是行业1%。无数千佬(指多年postdoc,混学术,蹭coauthor,攒引用,审稿)也纷纷瞄向EB2 NIW,硬生生把排期拉到了理论上10年。小伙虽然拿到了NIW,却EB1a无望。19,h1b 23万申请人,8万名额,小伙再次走了背运,20年ICC等,印度外包利用漏洞通过多重申请,把人数拉至27万(8万机会),小伙再次走了背运。

几个月前,小伙说:“trump 经济政策强于拜登千倍,然而就是因为trump两条法案(h1b 按工资分配,提高h1b工资限度),那条线划得比他妈月球还高,我只能是支持拜登。不过,连个投票权都没有,也就只能咒骂几句罢了。”而几个月后的今天,拜登当选,小伙又骂道(明显故事讲到现在,他已经上头了):"这老狐狸,竟然给他妈1100万难民搞八年绿卡,我们这些人呢?明明知道共和党支持技术移民,反对非法移民,把他妈难民放在前面。" 我心里啊想着,1100 vs 20几 万票仓,这账不好算嘛,不过也是没有说。只得问了一句:“所以,你干嘛回国?“

“我本来以为,今年h1b终于按照trump废一条,留一条的法案,就是保留以薪水水平抽签,但是并不重新修改薪水水平。那么我是level 4, 100%中签啊,谁知道拜登政府一道60天延期,USCIS有个屁的能力能在3月21号前搞个分工资的UI,妥妥的还是按照旧规则。老子一秒钟就算出来,19.2%的中签率。我知道有希望,但是我受不了了。”

这是我听的最后一句。随后小伙就只剩听不清的喃喃了。

我全程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各方面讲他都比我这个小技术员优秀。我总有有幸结识一个志同道合且才智值得敬佩的小兄弟的感觉,而且,(不避讳的讲)弟媳着实算是可惜了大好韶华~/

然而,不过是晚了了两三年,一个早已公民融入另一个社会,另一个收拾铺盖,以一种近乎终点前死去的悲剧式结尾的方式退去。

可惜,我睡前看了看品葱,又看了看2049的一些帖子。

本着幸存者偏差,你看到了,区区过了argue, issue,拿了美国绿卡的有整整一大半不过是投机倒把,学术腐败,人血馒头,或幸运的普通人。这不难解释为何trump期间整个华语社区弥漫的只是弱智,老辈移民,边缘人的空喊。因为,实在有票权,有脑袋的不是挣扎在生死线上,就是不得不本着过来人的同理心,为他们去capitol扫楼,一边上班,一边投票跟进案例的默默不做声之人。看着他人沉浮,入狱也好,打包回返也好,却兀无能为力。

当然,世事本就艰难,不过是举着自己的障目一叶,想象着一个又一个围城而已。

-以上/。

4

挑起了这个话题,觉得有责任说一句。

这会儿一定不要进GME

如果你有跟进鄙人闲侃记录:

或许你已经知道券商被迫解禁;

或许你已经知道GME今日盘后反弹估计明日开盘500+;

或许你已经知道大量期权明天到期,short interest 依旧100%+;

或许你已经知道行权将触发券商被迫购入本股,催高股价 (Gamma Squeeze),放一发或在1000+的火箭(取决于明天的博弈结果和SEC是否干预)。Go to the fucking moon;

但是,

周一以后你就很可能回不来了,赢家和韭菜的分界点挺难把握……

你可能会问,那些人呢?

赚的最多早就重新分配仓位,现在的赔光也无所谓;

剩下一些本来就无所谓;

Not about money.

Just sending a message to the suites.

话说,同样是对抗Deep State, 差距,怎么就,是吧......


PS:话说,明儿估计波动巨大,我会buy dip and hold 当作捐款和截图用~~~

3

看到相关简体繁体的帖子,加上最近作在看《素问》《灵枢》,实感繁体/文字微言大义。

体会:

其一,人类对自然/社会的体验无论东方西方是相通的,尽管描述/方法上有差异。

其二,现今中国教育认字而不识字,包括鄙人。

其三,少有时间,心境能安安静静一字一句的品了。。


随便写几个字和其中蕴含的意义。

神:引“申”万物的存在。申为象形的闪电【宙斯的武器是啥来着】。即造物主。当然汉语中的造物主不见得是拟人化的。也可以是代表根本的驱动力/能量/规律。比如“道”。

靈:组成,‘雨’,‘祭器’,‘巫’。祈雨沟通自然的人/行为谓之靈。巫,同为沟通天地的人(一横天,一横地,一竖沟通,俩人分立两边)。古为女人。男子负责丈量地面,劳作(比如伏羲形象),苦力,逻辑的干活。女子负责星象,历法,占卜(如女娲形象)负责上层建筑/感性体验,沟通自然,大巫的干活。因此男巫叫“觋”。边上看的实习生。

道:起源于辵,路径之意义。道家引申做,天地运行规律的规律(简单理解)。

法: 低于道的境界,指人立之规律。

術: 人以木为辇行于道路之意。低于法的境界,指具体的方法策略,同时指职业。

器: 形状固定的器皿器具。

几个用到以上文字的古代概念的例子:(人)生而神灵【有没有点自然法的感觉】。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术数 。君子不器等。

智:knowledge.基于理解力(知),基于经验/观察(日)。

慧:wisdom. 基于体悟(心神),基于清心淡薄(儇),极大的丰富性,归纳演绎的结果(丰)

故有,急中生智,静极生慧之说。【有没有点90年代才有的positive psychology感觉】

恬:起于对动物舔舐伤口的的本能的观察(舌)。这里是对心的‘舔舐’。指自我宽慰的能力。

澹:(淡)水波徐徐,不絮絮叨叨,言语不断(詹)。指没有太高的过强的欲望。

虚:原本为大土丘,引申为天地。指心无挂碍,自由驰骋。

无: 回归本源。万物生于无。

恬,澹,虚,无,道家人生观四种境界。

安:三面环山,一面通达。不妨看看长安,临安,建安(建瓯,非东汉朝代)地形。存放容易受伤之人(女)的处所(家)

勞:点灯(火)夜读,不可熬夜,不可熬夜~

厌:过分,满溢,腻味的情绪状态

倦:‘肢体内卷’,过分用力导致的痉挛。

欲: 基本需求,六欲,饮食男女(欠,谷)

愿: 更高级的精神需求【有没有马斯洛的感觉】

健: 指有力气

康: 指通畅,康庄大道

所以健康不仅是健身房搞出一人腱子肉~还得思路,情绪,生理活动通畅无阻。

就扯这么多吧。。

3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7488

预防移版,短期备份。


【极右堆里的略左实右】支者自支,不患人支,不己支,患不知支人也

看到正道我笑了,这一定是个和该板主流意见相抵触的争议贴,我只能做到不回复,来避免争议,总不能只有一种声音不是?

1.中共急速扩张的时代在GOP布什政府,奥黑时期开始走下坡路。重回亚太,遏制中国过两院,华为调查都是奥黑时代的事情。随便google个经济曲线图总会吧?不理性看历史,很支的。

2.那么贸易战的18年开打,且不算疫情禁运商业停滞。18,19平均贸易逆差是?-382,079.05。16年懂王上台前贸易逆差是?-346,825.2。美国统计局的数据会看不?不理性看数据,很支的。

3.红卫兵的特点不在于支持腊肉,而在于为腊肉狂热,以至于其践踏法律,制度,人性的举动都可以视而不见。

法律实证主义你视作无物,一爆料你就高潮,叫嚷自证清白,反倒平日叫嚣中共人治。

最高法院立场平衡君子协定你不看,川普安插自以为的亲信你高潮,反倒平日叫嚣包子四处小组长。

司法独立你不看,一诉讼你就高潮,两党下级法官都是被腐化,连川普自己安插的大法官也是没种,反倒平日叫嚣中共橡皮图章。

横纵向分权联邦精髓你不看,基于政治党派立场,无充分利益关系/程序正义论证的干预它州事宜你不懂,反倒叫唤着分裂救诸夏。

这不只是双标,好像就是你们所说的支,很支的。

4.意淫着和区区一小撮的MAGA党人团结了起来,在你们口中绑架了整个GOP, 是在美国各个角落的“正义人士”,‘这股力量之巨大’找不到一个可以让法院认可的实锤。最可笑的是,他们没有几个关心你中国是不是民主,别动我蛋糕就行,甚至外国人滚粗。支人的利益,支人不去支人的土地上奋斗。依旧做着解放全人类,亚非拉的兄弟姐妹的鬼梦。很支的。

5.枪杆子’,枪杆子属于国家,公民与国家的契约,封你川个临时指挥官,你就以为川能调动枪杆子了。党派能调动枪杆子了。上一次能调动枪杆子的是整个南方种植园经济体。枪是公民对抗公权力的底线,不是川普的底线,不是党争的底线。那么,你是公民吗?干嘛替人家编立场支支作响。

6.“认清现实”。现实是大部分总统都能连任,因为本来就不是看你政绩是否超凡脱俗,而是避免大错。那谁谁的地震模型讲的很清楚了。川普的人格就是招恨,疫情管控就是不行。不下去胡佛也冤。克林顿也冤。政绩是选你上去的本分,是否超凡脱俗留给历史,难道还得大唱赞歌不成?Wait a minute...这很支。

7.既然没法律意义上实锤,就没有丝毫的想过另一部分稍许大多数的人或许存在,他们的选票为什么可以不算,也是民意为什么可以不算,游戏规则为什么可以不算,觉得川普垃圾人,不一定,且大多数不是被主流媒体误导,赞美BLM,与精英政治为伍之人。没有川普,骂主流媒体垄断,黑暴, 华尔街, 医保,社保,金钱政治,固有官僚,的声音就没停过。川普不过作为政治家利用了这一切。否则,请列举他通过了哪些立法限制主流媒体及如上问题。搞奥巴马医保都得放到火烧屁股的最后一天。如此站队还不文革?不支?

认清现实则是,你国需要你国治,他国你只能隔屏撸。拿你国“百姓”生死去评他国“公民”投票,不支?

至于局势,拜登上台经济怕是要低迷,蓝领问题解决不了,4年后GOP大概率上。

请最后勿对号入座,我在树立稻草人。

2

看到某些张口就来,故FC, 无关立场。。

改分辨率改的蛋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