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社会不鼓励见义勇为

今天又看到一则新闻,店老板见义勇为被围殴,和唐山打人事件相比,这个新闻的热度和关注量都不在一个数量级,评论区也是一边倒,很多人反对见义勇为,觉得老板有点莽,有点傻。。。

个体要想获得其他个体的关注,必须要表现无辜,必须要付出极其惨痛的代价,才能激发其他个体的同情和愤怒。而见义勇为的个体,则被看做没事找事的异类,本来就不关他的事,被打不无辜。我难以想象个体与个体之间的冷漠,坐在一旁麻木看着其他人被打,他人的痛苦可以无动于衷,姑且不说坐在一旁的人事后会不会内疚,这一行为居然可以被主流舆论所理解,被视为理所当然。这样的社会真的是病得不轻。

我无意道德绑架,我只是觉得面对法律法规缺失,公民的朴素正义感也正在流失,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自保的经济算计,这是赤裸裸的自利行为,个体与个体之间,完全没有了一丁点的利他联系。表面上个人利益得到满足,实际上个体正加速沦为一个个同质化的被动化的孤立原子。

实际上这也不能怪他们,个体先有权利,才能有存在,然而现实是,个体的权利缺失,成为无名之辈,他们根本没有渠道和机会参与公共管理。这就导致一部分自甘平庸,漠不关心公共事务,一部分又盲目自大,认知的狭隘使其过度自视,还有一部分向市侩方向蜕变,恃强凌弱,媚上欺下,做人毫无底线。

权利意味着行动而不是想法,行动则彰显了个体的价值与意义,只有个体自身存在重要性,才会被其他个体所重视,才会开始关注、理解、共情其他个体。只有这样的个体,才能叫公民而非草民,才存在连结的可能,才能形成一个强有力的政治化组织化的团体,比如工会,反过来进一步保护和强化个体的地位。

作者 于 6月20日 编辑
赞同 7
822 次浏览
17 个评论
时间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这个社会都在沦丧,个体怎么会有保障呢,公平正义需要社会来实现,只有社会的整体发展,才能带动个体的普遍进步,这个案例充分说明了,在社会倒退的情况下,个体本身就不能独善其身

作者 于 6月19日 编辑
珮琳 认真起来,像个诗人

@改革开放 #188631 可能是我的意思没表达清楚,最后一段说个体先有权利,后有存在。实际上想说现在个体权利缺失,有被剥夺,比如暴力权,政府不鼓励绿林好汉等个人行为;有被收走后再有限赐予的,比如言论自由权;有缺乏法律基石保障的,比如个体遭遇系统性公权力不公时很无奈,因为法院可能都不如领导一句话管事。

刺刺 台灣人,主修會計,法學只是下班後的興趣。

所以我說那個「好撒瑪利亞人法」呢

(當然,這個概念並不適用於路見不平,拔拳相助)

不過我印象中,就是看路人究竟有沒有逮捕「現行犯」的權力?

(台灣的刑事訴訟法88條:「現行犯,不問何人得逕行逮捕之」)

換句話說,你看到個強盜把他給按在地上,然後報警,儘管你們中間可能打了一架,你是沒有任何事情的。

總之,若是見義勇為但後果自負,而且輿論也不會幫你,法律也沒有援手,風險由善良的人承擔。

換句話說,原本是被害人在面對風險與傷害,但誰幫助,風險就轉移到誰身上,這真的是非常奇怪的現象。

如果人們是的想法是相當功利的,那麼很快就能得到共識:「沒有人要幫」,因為付出的不會只有時間,還有不可揣度的風險。

作者 于 6月20日 编辑

@佩琳 #188633

请教一下,政府要如何鼓励暴力权——适当的绿林好汉行为,而又能保证这个暴力权不被滥用呢?

珮琳 认真起来,像个诗人

@natasha #188643 您好,我觉得暴力权可以分为自卫权和惩戒权。前者是针对个体自身,当个体遭受严重侵害时可以行使这一权利,且这一权利应该属于被迫和最后选择,不能作为首选项。一旦个体遭受侵害程度达到了这一限度,暴力权可以启动,其范围也只能局限在自我防卫程度,不能超出这一限度,进行惩戒。面对围殴,路人应该先口头制止、劝架,如果围殴方反过来殴打路人,路人便存在使用暴力权的可能。最后判定防卫是否过当案件应该交由陪审员决定,由公民自身来判断。在文明国家,最多时候应该报警处理,极特殊情况下,比如来不及报警时候,才有可能个体亲自使用暴力。

如果我有枪,我会拔枪相助。现在是,你什么都没有,随身带把小刀都可能被搞事,你该怎么办,我都自身难保我怎么帮别人

当出事的时候你会发现,你只有你自己。我们考社会获得舒适,但是完全依赖社会失去了觅食能力的人,遇到事情只能寄

马斯克曾有一个女秘书来到他办公室要求加薪,马斯克让她先回去休息两个礼拜回来再讨论加薪的事,女秘书想着自己跟了老板这么多年就没多想,回去休息了。两个礼拜之后,她回到公司,马斯克竟然直接通知她被开除了。因为这两个礼拜马斯克想要试验一下没有这个女秘书工作会受到多大影响,再根据她的重要程度来评估她的待遇,结果发现没有她工作也没受到任何影响,那说明这个人完全没有存在的必要,所以就直接清理掉了。

既然他要清理你 且他清理你与你无关,你何不先清理他?

  • 先清理他,且你清理他与他无关

—— 他清理你与你无关
—— 你清理他与他无关
—— 你想见义勇为就见义勇为,你不想见义勇为就不见义勇为,知道吗?没人需要你做;你自己想,你就做,你自己不想,你就别做。别想让人需要你。没用!别想让一个社会需要见义勇为的人, it doesn't sell.

再说一遍:
—— 你想见义勇为就见义勇为
—— 你不想见义勇为就不见义勇为
—— 他清理你与你无关
—— 你清理他与他无关

各中精髓,请慢慢体会。你只能在社会永远不需要见义勇为的人的情况下 自己去选择为或不为。 —— 如果社会在奖励见义勇为的人,那么, OK 就算你是见义勇为者,那么,那么你是为了‘义’,还是为了‘社会的奖励’呢????????

社会真的不应该奖励见义勇为的人,只有这样,才会见义勇为的人:因为只有在这种情况下见义勇为才是被定义的。

只有社会不倡导见义勇为的人的情况下,才会有真的见义勇为的人(而不是假的:为了社会的鼓励而去‘为’的人)。此时,社会不站在见义勇为的人的一边,才是一个正常社会。

或者说,一个为了义而为的人,是不会去管一个社会是否管见义勇为的 支持 奖励 冷漠 反对。他不会去抱怨一个社会不管见义勇为者 or 漠视见义勇为行为。他根本就不会去抱怨一个社会不鼓励见义勇为。 无论社会对见义勇为漠视到何种程度,他该为还是为。因为他想为,也没有为了社会的奖励,也不需要社会为他提供什么舆论环境,社会为他提供什么 他都不需要,他就是为, that's it.

作者 于 6月20日 编辑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见义勇为,换种说法就是“替天行道”

中国传统故事里最著名的替天行道的那帮人下场如何,在当今中共统治下见义勇为的人也会有同样下场

@佩琳 #188646

谢谢您的解答。请问惩戒权可以在什么情况下行使?

@卷毛 #188659

完全剥离社会奖励的见义勇为无异于圣人。而孔圣人都不会对人性道德有如此的信心......

刺刺 台灣人,主修會計,法學只是下班後的興趣。

@natasha #188675 這個概念就是我要殺你跟你無關,你要殺我跟我無關。

你要武統我的時候,你並不關心我是否反對,所以我先發制人也跟你動機沒什麼關係。

這邏輯小粉紅拿來合理化侵略,某人倒拿來行俠仗義是吧www

也就說:「我的想法跟外在環境沒有任何關係,也不受任何對象干涉」。

太了不起了,目中無人的最高境界,一切有為法皆夢幻泡影是吧,比AI還AI。

先清理他,且你清理他与他无关

「我上廁所就是上廁所了,跟場所沒關係,當然也跟你沒關係,我當然也可以上在你身上。」

我上廁所跟你無關。

各中精髓,请慢慢体会。你只能在社会永远不需要隨地大小便的人的情况下 自己去选择为或不为。

不要靠杯我曲解你的話,你這套邏輯是如此的超凡入聖,這麼霸道的邏輯,我只好給你霸道的廁所了

作者 于 6月20日 编辑
珮琳 认真起来,像个诗人

@natasha #188674 您好,惩戒权我认为可以分为两种,一种像楼上那位台湾友人说的,对于正在违法的现行犯,任何人有阻止控制的权利,另一种就是属于有关部门的范畴,当然这得是文明国家,专制国家是不能想象的。执行惩戒,也不应该属于秘密和隐私范畴,而应该是经过法律程序后的公开公示,比如新加坡的鞭刑。可能我偏激了,但我觉得有些人就是素质严重败坏,毫无羞耻毫无道德,让人无可奈何。有一次下着大雨,我看见环卫工在道路边捡垃圾,有车加速溅了阿姨一身水,我觉得不可理喻,这不是一个人能做出来的。

@刺刺 #188678 如果没有霸道的人,也就没有霸道且站在弱小者这边的人,那么弱小的人什么时候才能翻身呢?

大家都怂怂,那么弱小者只能等死。霸道 vs 霸道,弱小的人才有机会翻身。

自认弱小的只能更喜欢霸道,因为它本身这就是这份霸道的受益者。强大的人反而不那么喜欢霸道,可那不是你,因为强大者不喜欢霸道的方式是变得更霸道,而你放弃了霸道 霸道也放弃了你,只允许你从他人的‘霸道且站在弱小者这边’的过程里受益 而不允许你自己变得霸道,虽然你想,但你上厕所的时候还要约人一起 和人手拉手去,理由是这样做呢厕所开心。你是谁的确无所谓,你后面站着的是一个霸道者,这足矣:这并不是目中无人。

而且你这个推崇的道德或社会倡议本身也是弱小者和霸道者融为一体之后才由弱小者动动嘴巴轻松提出的吧,也不是弱小者独立提出的呀。而且如果弱小者提出、霸道者不批准,它也白费,即使是弱小者和霸道者已然‘一体’。 —— 所以,还是自己做霸道者吧(跟谁一体都有利有弊)。

总结一下:

  • 若没有霸道 弱小者很难翻身
  • 弱小者更喜欢站在自己这边的霸道,而不是抹除霸道
  • 弱小者如果和霸道者有冲突,弱小者自己也会想霸道起来
  • 弱小者往往会很虚伪,但这种虚伪只有在弱小者和同阵营的霸道者发生冲突的时候才会撕破

只要弱小者永远和霸道者保持一致那么弱小者就可以一直虚伪下去、永远不和霸道者撕破了。这和党员永远与党中央保持一致是一样的。弱小者这么做是有自己的原因的。

因为此弱小者自己的原因的存在,弱小者需要面对给A霸道者跪 or 给B霸道者跪的问题。霸道者不用面对这个问题,原因不适用,除非有更大的霸道者出现,此时大家都跪了,你可能会看到霸道者比弱小者跪得还勤快 优美:一个选择跪的霸道者是不存在跪不下去这回事 因为他一直道德感极弱,且只顾自己,也不会去催人如何,因为他的 big plan 完全由他一人完成。

即使大家都跪了,霸道者的跪和弱小者的跪也是不一样的。不一样在哪呢?不是‘是否符合社会倡导’‘是否有尊严’这种社会评价 这种 outsider ,而是 big plan 本身的完成度高。


当然,和霸道者玩的好处是,霸道者的道德输出是零。

和霸道者玩的好处是,霸道者的道德输出是零。若你输出道德或社会倡议了你就不是霸道者。(当然一个人是可以有两个身份的)霸道者自己做的理由 是一个理由,倡议“(放下霸道的)他们”做的 给他们说的是编一个理由 他们爱听的理由。// 且这并不是虚伪,这是真实: serving myself 和 serving you 是不同的,因为 me 和 you 是不同的,业务范围也是不同的,今天又是营业的一天。

作者 于 6月21日 编辑
刺刺 台灣人,主修會計,法學只是下班後的興趣。

@卷毛 #188706

所以,还是自己做霸道者吧(跟谁一体都有利有弊)

閣下念頭通達這是好事,放在小說裡這樣該是什麼「腦裡頓開金玉鎖,今日方知我是我」,還是什麼「吾今得證,唯我霸道」諸如此類的。

弱小者需要面对给A霸道者跪 or 给B霸道者跪的问题。霸道者不用面对这个问题

等到閣下立霸業、征霸途、行霸道的時候,弱小如我到時候會追隨您的,到時候我會叫你霸霸。

—————

霸道者的跪和弱小者的跪也是不一样的。不一样在哪呢?不是‘是否符合社会倡导’‘是否有尊严’这种社会评价 这种 outsider ,而是 big plan 本身的完成度高。

反正評價不是源於他人,而是源於你自己,我知道有一個偉大的偶像可以借鑒,這個人叫做阿Q,他肯定是個偉大的霸者。

什麼?阿Q行為不像霸者?

一个选择跪的霸道者是不存在跪不下去这回事 因为他一直道德感极弱,且只顾自己,也不会去催人如何,因为他的 big plan 完全由他一人完成。

不,按照這個說法阿Q肯定是霸者,他只是向其他比他更強的霸道者跪了,但是阿Q跪得很有底氣,他總是清楚自己是有理由的,當然是big plan的一部分

作者 于 6月21日 编辑
耶渣
狼狼醬 私信可以,但我保留你亂罵的時候公開私信的權利。不算好的基督徒,深信左右都是膠的港獨。

@佩琳 #188646

面对围殴,路人应该先口头制止、劝架,如果围殴方反过来殴打路人,路人便存在使用暴力权的可能。

萬一圍毆方專心打人,完全不攻擊勸架的路人呢?

我建議在抬起頭能見到警署或者穿制服警員的位置(警方必然及時趕到),路人有責任在目擊首十分鐘內先報警,等待期間以勸架等等非暴力手段解決,否則行使暴力權皆為優先選項。

因為按常理在抬頭就見到警署或者警員的地方,我們相當肯定警方技術上幾乎一定會及時趕到,因此這個區域理論上不需要行使暴力權已經能保證警方能及時救援,但是在警員瀆職的情況(比如花39分鐘時間走到距離警署1500米的案發現場)下,距離不保證救援,因此我提倡距第一個報案電話撥出十分鐘之後如果情況沒緩解就可以比照警員無法及時趕到處理。

作者 于 6月21日 编辑
时间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