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有人建立秩序的時候,不要伸出指責的指頭---寫在倒站與建站時

沒想到當日邊在學校飯堂等待燒味飯邊看著舊品蔥倒下的我,又看見它的第三代傳承倒下。我初時也以為舊品蔥只是日常當機,卻想不到一別就是永訣。

然後就是新品蔥。我對人並不敏感,是故除了少了很多熟悉的臉孔之外,也沒有留意到甚麼變化。後來在瑤瑤的邀請下才來了這裡,才想起以前的舊蔥「在陽光下各抒己見」的模樣,也認識了幾個不同的匿名論壇。

在這些和你們打滾的日子中,我漸漸學會了秩序---尤其是由不同觀點的人組成的共同體的根基需要小心的維護,直到新的習慣形成。自發秩序像植入植物細胞的基因片段,要用選擇劑(Selective agent)才能固定在基因組中,成為一個社群恆定的特色。

連登時事台的自發秩序是在風浪與血中形成,時事台的手足推送著資訊和Twitter,習慣法是藍絲五毛和涉嫌奉手足之名背德者將被狙擊,直到不管事的管理員受不了排山倒海的舉報封人。當然,這樣的野生秩序也曾因為受人濫用,沒有救回包括我的賬號在內的一眾手足,而雖然隨著安全的「任務」越來越少,內鬥和不符合抗爭時形成的習慣法的言論越來越多(比如冷嘲熱諷的留言),但狙擊的傳統仍在,而那少數留下來的手足自從一個手足用戶被捕之後更是前所未有地團結,那帶風向引他和我自爆個資的用戶因此失去影響力。

可惜的是,這些秩序,無論是時事台手足的自發秩序還是站長對不能相處的人的鐵拳所建立的秩序,這些防止社群回歸荒蕪的自然狀態的努力,和政府的本質一樣,正如洛克所言,是每一個參加者讓出自己一部分自由的結果(所以暴政不一定是管得太多,而是管了不該管的地方,比如管年輕人在家附近有鐳射筆,不管葉虎在車上裝滿棍棒和元朗鄉黑一起出現),因此無可避免,這些人的努力必然違背了普遍相信網絡應該呈無政府狀態的匿名網絡的常態,因而把他們冠以屈毛黨危害言論自由(儘管時事台確實有這毛病)、釣魚網站之名,甚至只是對他們的觀點大加挑剔,即使這些人改善了他們所屬的社群的風氣,直到這些人終於當災,從社區中消失或者遭受極權迫害-----可能我孤陋寡聞,以品蔥圈子來說,我未聽過人因為無條件支黑被捕,被捕的只有推動理性和實力的人。

說到這件事,我想起過去香港人示威中的一個陋習,過去不少香港人視勇武甚至港獨派為搞臭示威者名聲的臥底,即使他們是在速龍面前唯一一群會主動上前應對的人,直到他們被捕上庭才會意識到他們不是臥底(甚至也未必),只因為他們違背了香港人一貫和平表達意見的習慣。但是他們毫無疑問一度改變了香港人在示威中被真正的藍絲暴徒和警察單方面暴打的局面。

如今我們失去了無數手足,失去了小二和站長;他們用身家性命向大家證明他們不是黨國的走狗,而是想揭起鐵幕為大家架起一片有陽光的天空的人,不知道那些自稱守護自由辱罵他們的人有何感想?對,那些故意射擊被捕醫科生急救員的腳的綠色走狗也宣稱自己在守護香港人的自由和人身安全。而諷刺的是,站長不支持姨學,也不是支黑,但他建站的過程形成的卻是比新品蔥更堅固的共同體。

而如今站長已去,黨國對自由和文明的戰事和仇恨仍未終止,但不要慌,慌也沒用-----黨國要癱瘓我們的意志,而非肉體,請生如戰士,繼承前人的意志,像隻海東青,在漫漫長夜裡仍然在極光間翺翔。如果站長和小二的被捕令我們癱瘓,而不是涉著前人的血泊,靠神的恩典自強,從他們的技術錯誤中學習,從而再次自由生活,那就沒意思。

最後請容我以一首臨時改寫的英文歌作結,Pack up all your troubles in old kit bag。

把你的苦惱丟進老背包

微笑,微笑

在自由陽光下各抒己見

這才是7站

「為甚麼要這樣慌?

因為慌也沒用!」

So---

把你的苦惱丟進老背包

微笑,微笑!

作者 于 1月17日 编辑
赞同 19
854 次浏览
26 个评论
时间 
趙少康 中廣集團董事長

如今,香港人不單單是一個身份,而是一種意志,一種信念,一個不畏強權,敢為自由和公義犧牲的象徵。

這裡是7站,承諾至上,五十年不變。

youtu.be/Swxhubp82ds

很高興認識你Wolfy。

耶渣
狼狼醬 私信可以,但我保留你亂罵的時候公開私信的權利。不算好的基督徒,深信左右都是膠的港獨。

真的说得非常好,我几度哽咽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我们不是旧品葱传承,我们是2049传承的第三代

@Wolfychan #177301 那是人性的不堪,别说无神论者了,就算基督教都搬不回来的那种。对于人性的堕落,我的建议是和COVID一样,与人性的堕落共存,social distancing+flattening the curve。

耶渣
狼狼醬 私信可以,但我保留你亂罵的時候公開私信的權利。不算好的基督徒,深信左右都是膠的港獨。

@消极 #177336 其實所謂支性一直都是人性的不堪,神可沒有說所有人要得救。

@消极 #177336 小二可就是舊品蔥時代存在過的人物。。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耶渣
狼狼醬 私信可以,但我保留你亂罵的時候公開私信的權利。不算好的基督徒,深信左右都是膠的港獨。

@消极 #177353 將來就能脫離了,雖然暫時我們都受自己的墮落本性所苦。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耶渣
狼狼醬 私信可以,但我保留你亂罵的時候公開私信的權利。不算好的基督徒,深信左右都是膠的港獨。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Wolfychan #177399 上了天堂的对我们活人又没影响

政治是活人的政治,死人没有政治

趙少康 中廣集團董事長

@消极 #177400 不同意。很多死人他們的政治遺產和政策效應還在影響著這個世界。

矛盾使人自由
三只鹿儿 叫我三鹿就好

@丁丁兄弟 #177401 但那些政治遗产等等都是那些死人活着的时候留下的。

个人认为政治还是活人的政治。但就如同朽木最终会变成煤炭一样,由堕落的活人留下的政治遗产最终并不一定会是堕落的。

就如同大宪章,本来也只是贵族夺权的手段一样。

NoStepOnSnek 一个政治系统的根本特征取决于其个体成员的暴力能力

@消极 #177353 人性的堕落,在信神之后,会由圣灵的感动加以缓解,虽然确实是永远不会完全不堕落,但是是有变化的。

漢獨主義
IronStar21 漢獨立主義者

@Wolfychan #177301

香港人已經是我漢族楷模,無需自賤。

看看澳大利亞大比例贊成集中營管理covid,所謂的自由民族昂撒人也躲不過被腐化的命運。但是只要追求自由/自然的火種還在,總有一天我們會取得勝利。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Wolfychan #177301 我遇到一个香港中年人,一直说是有内地警察和驻港部队混入香港警察队伍,理由是“香港警察不可能这么凶残”。我估计他还是低估了部分香港人的腐化程度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所谓的秩序应该来自民众,而非强权。

如果美国人革命的时候讲究秩序大于自由,现在的美国国旗左上角可能还是米字旗

如果法国人革命的时候讲究秩序大于自由,现在的法国元首可能还是“路易二十几世”

香港示威者和社运人士破坏表面上的由高层强权维持的秩序,就是为了保护本应发自民众和下层的社会秩序。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趙少康 中廣集團董事長

@影人 #177419 台前的確是活人在玩。但現實政治中的很多慣性還死人奠定的。

穩健謹慎的蔡英文,其兩岸論述立場超不出李登輝後期特殊國與國的關係。

思維陳舊的習超不出毛澤東的一黨專政和意識形態掛帥,經濟上的路徑依賴也讓他否不掉鄧小平的改革開放。

耶渣
狼狼醬 私信可以,但我保留你亂罵的時候公開私信的權利。不算好的基督徒,深信左右都是膠的港獨。

@IronStar21 #177426 你只是沒有見過香港人不堪的一面而已,想到昨晚你們的一個中國內地生孤單地在港大抗議拆除國殤之柱,我為他的勇氣感到汗顏。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過來哀悼一下,此人已完。

时间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