奭麦郎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回复文章: 对自由派的失望、对港台人由亲变厌(节选自与一些自由派人士的通信)

"民族意识和家国情怀"放在上世纪上半叶可能还有点价值,现在都2022了,民族&家国主义还有什么集体主义意义(除了中共用来作维持独裁统治的工具),一个邻里之间的相互霸凌(包括侵害他/她人利益 存在了上千年,权贵资本主义)就使"民族意识和家国情怀"崩塌了。

“各种学者、社会活动家、人权律师、媒体人”对中国社会发声和行动还是对社会进步争取了很大的空间,没有的话权力更加肆无忌惮地滥用 普通人会生活的更惨。

“热爱祖国和中华民族”,祖国是权贵独裁资本主义 没有言论集会出版游行请愿自由 没有公平公正,如何爱;同宗族里都普遍霸凌,中华民族有什么意义,世界上的人性都是相似的,中华民族经受了中共70年的阴谋论政治宣传,多数人由于不断单向输入,也成了单向传声筒,不会独立思考,如何爱。

台湾如果真是军国主义,这几天就不会受到中共独裁者全方位的霸凌了,民主台湾缺少了战略性武器,倘若在近10年内不能具备,中共是会肆无忌惮了。大陆军事(科技)扩张同时也是独裁势力扩张,这对世界自由民主是威胁。

中国大陆如果是台湾一样的自由民主社会(虽然台湾还是有些问题),台湾和香港就不会有那么多本土派了,因为不会有独裁的中共时刻威胁着他/她们的生活方式,中国社会也会在“各种学者、社会活动家、人权律师、媒体人”等公益人士的推动下变得更好。有的时候好的结果也是有意义的,对推动了一定程度自由的"自由派"没必要失望。中国所有的问题(过去现在未来)的根本是中共独裁统治,无法让好的自由的事物在社会中存在。

发表文章: 不要再倒垃圾了:关于东亚人起源问题

https://www.reddit.com/r/real_China_irl/comments/wialfa/%E4%B8%8D%E8%A6%81%E5%86%8D%E5%80%92%E5%9E%83%E5%9C%BE%E4%BA%86%E5%85%B3%E4%BA%8E%E4%B8%9C%E4%BA%9A%E4%BA%BA%E8%B5%B7%E6%BA%90%E9%97%AE%E9%A2%98/

首先我不是这个专业的毕业生,但是我有基本的科学素养和逻辑、阅读能力,其实这就够了。

如果有些人一定要扯分子人类学,可以直接搜索这个人和他的学生所做的研究,基本上来说你如果要引用关于中国(东亚包括藏、维,哈萨克等)的分子人类学资料,你就认准李辉就可以了:

https://life.fudan.edu.cn/66/37/c31285a353847/page.htm

具体文献请参考:

重建的Y染色体谱系树揭示藏缅语人群始祖群体在新石器时代的两次扩张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9923068/

Agriculture driving male expansion in Neolithic Time

https://doi.org/10.1007/s11427-016-5057-y

Inferring human history in East Asia from Y chromosomes

https://doi.org/10.1186/2041-2223-4-11

如果洋文不想读可以读中文

东亚人群的遗传历史https://www.researchgate.net/publication/348340229_dongyarenqundeyichuanlishi

基因组学研究追溯人类迁移历史

下面说说常识部分

现代人类只有一个“种”,彼此之间没有生殖隔离。所有现代人类都是近几万年前(具体时间很难考证,不过至少是六万年前)的一次或者几次迁徙从非洲迁徙出来的。

分子人类学对基因的研究主要有两个途径:线粒体mtDNA和Y染色体DNA,前者通过母亲传给女儿,后者通过父亲传给儿子。对线粒体mtDNA的研究表明,今日所有女性的基因都可以上溯到15万年前的一个非洲女性(“线粒体夏娃”),而对Y染色体DNA的研究表明,所有男性的基因都可以上溯到6万年前的一个非洲男性(“Y染色体亚当”)。

而皮肤颜色的“褪色”,不管是往黄色方向走还是往白色方向走,都是近几千年的事情。可能决定肤色的基因突变(如在SLC24A5,MFSD12)可能发生在6000年前左右的时间,这大概是为了抵御皮肤癌和其他紫外线辐射副作用。同样,生活在东亚的部分人种也进行了类似的环境性适应。能控制皮肤颜色的基因突变位应该是很多的,正如你猜到的那样,我们现在对基因突变位和具体表达直接的关系仍然不完全清楚。

因为基本可以确定现代人类(人科人种)是从非洲迁徙而来,因此无论如何东亚人种是从”西来“的。

大约在5-6 万年前就已经单倍群 D*-M174 和 D1-M15 的一部分开经由川西走廊北上达到现今的青海省,而后很可能经由藏彝走廊进入喜马拉雅山区。

而后陆续有人类从西边抵达东亚,在 2-4 万年前,一个带有高频 O3-M122 单倍群的族群达到了黄河中上游地区,并形成了氐羌族群。在新石器时代,氐羌族群经历了强烈的人口扩张。

农业之于采集狩猎文明的优势不赘述。

大约同样的时间,人类也在欧洲那边和尼安德特人争夺生存空间,这场”大战“大约一直持续到大约2.2万年前,以尼安德特人彻底灭绝告终。

用白人、高加索人,黑人等区分人类和用身高、体重区分人种同样,属于“过时”的“科学”,被证伪。

通过所谓人种来决定高低被鉴定为伪科学不是因为政治不正确,而是因为人类真的只有一个“种”,一个种比个毛线。

是农业导致了新石器时代人口的迅速扩张。从新石器时代一直到后来的部落联盟时期,农业技术越发成熟、规模也越来越大,人类获取食物的方式开始由采集狩猎转为农业生产,逐渐的拥有了三次所谓的三次父系Y染色体大扩张,有些人联想到上古三帝。现代的一些考古人士推测上古部落时期、早期王国时期(夏商周)的大贵族、王族谱系都可以追溯到上古三帝后裔当中。这可能的确有关系,但是十分难以证实或证伪。

在更早的时期(e.g., 数十万年前,百万年前)当然也有其他人种/猿人在东亚生存。但是基本上这些人种都和现代人类没有关系。

以上其实都应该算是常识。我懂得的基本也到此为止。
赞同 2
52 次浏览
刺刺 台灣人,主修會計,法學只是下班後的興趣。
回复文章: 对自由派的失望、对港台人由亲变厌(节选自与一些自由派人士的通信)

我中学时候对知识分子非常崇敬,把各种学者、社会活动家、人权律师、媒体人

聽起來比較像對權威的憧憬或者嚮往,就會覺得這些人是賢者,可以解答自己所不知道的答案。

但這只是一種心靈寄託,將希望寄託於其實你根本也不認識的某種符號,那個符號叫做「知識份子」,而知識份子還是別人喊的。

这些人就是指路明灯一般。

那些「人生導師」甚至都不認識你,更何況你也不認識他,你認識他是因為對方的「身份是個權威」,更別說解開你的疑惑,不是嗎

还有我也对港台很有好感,觉得他们社会开放人民有普世价值,是中华民族的希望。

然後你將自己的想像框架在「他們」的身上,然後你覺得這些人真的是活成你想像的樣子嗎?

對於一個完全不了解的人物寄託為明君、聖主、英雄,是活在傳說裡的某人,然後「我們這些港台人」就在是你的期待之下成為你的救世主,這完全不合理吧?

品德最重要是两大问题,一是很多人没有民族意识和家国情怀,甚至是逆向民族主义者

閣下對於知識份子有具體而明確的想像,就好像我曾經認識一個人任職高中教師,我一開始不覺得他是,因為我覺得老師應該要能款款而談,對於學科跟基礎理科應該信手拈來,結果不是。

這說明我對於「某個人」應該是某種「崇高的形象」的幻想不值得一提。

誰說人家的是老師就要對於學科的瞭解就要如你所想? 如果他是教英文的呢,認識他以後發現他還會揀廢鐵還會自己做木工,自己維修電腦,自己拆家電跟零件來裝。

他很有耐心,至少你從他那莫名其妙的興趣就能看出他很有耐心,當然,還有他很會吃,所以他很胖。

不管怎麼說,你接觸一個人的方方面面,他什麼性格什麼習慣,跟你的「期待」一點關係都沒有。

若是對「自由派」這樣的符號充滿想像,那玩意叫做偶像,但一個現實裡活著的人用自己的下班時間玩興趣做買賣搞組裝跟「我的期待」有什麼關係呢

我上班時間還會發文鍵盤嘴砲呢,會計師還可以是酒鬼呢,憑什麼學者、社會活動人、人權律師、媒體人就一定要有「民族意識跟家國情懷」呢?

政治主張或者是身份只是一個人的一個切面。

——————————

中国自由派大多数人都和港台有各种关系,你们亲近他们,可是他们大多数人并不真的关心大陆人民

後來你發現了,尋找符合自己想像的崇高之人其實不存在。

我则是坚定的站在中国大陆人民、汉族、华人、中原和江南人民的利益立场上的

所以,你應該自己去成為你自己想像的「那種人」。

作者 于 16 小时前 编辑
回复文章: 对自由派的失望、对港台人由亲变厌(节选自与一些自由派人士的通信)

我是大陆人,但是我也不同意楼主说的这些东西.

本来想展开说说的,但是考虑到2047也不知道是否安全,我就不多描述那些罄竹难书的罪恶了.只说一句,看看满网络对普京狗贼入侵乌克兰叫好的民族(本人一线城市,985本科,C9硕士,而且都是40几岁了,周围的人素质算比较高了,但是实在是无力吐槽), 还有啥资格骂日本侵华?

btw,港台并非都是完美的, 台湾也有很多跪舔蔡英文的恶心之人(吃相难看),香港也有很多软骨头.但是你看看整体来看,整体民众的素质比中国大陆强了不知道几十倍, 就现在的加速的情况下,我觉得40年中国大陆的人民群众素质都无法追得上港台.

中港台离真正的北美西欧的民主社会都还差不少,但是相对来说,港台领先中国 一万八千里是最少的(平均来说)

回复文章: 《大义地灭亲》晴天林--容海恩与袁弓夷脱离“爷媳关系”

@陈士杰 #191940 宋氏姐妹那是很僵,宋庆龄死后宋美龄发表的一段那是把二姐损到底了

断绝关系不离婚是因为她老公又不是制裁对象。

@奭麦郎 #191946 说明他是真共产主义者,被中修制裁了

回复文章: 《大义地灭亲》晴天林--容海恩与袁弓夷脱离“爷媳关系”

宋美龄和宋庆龄也没有断绝亲属关系吧。

而且婆婆和老丈人本来就没有什么关系吧,这么公开声明断绝关系,给人感觉他俩好像爬过灰。

况且如果真的势同水火,那直接离婚不就好了。

作者 于 8月7日 编辑
回复文章: 《大义地灭亲》晴天林--容海恩与袁弓夷脱离“爷媳关系”

本人Ambrosia,作为流着伟大祖国之血的中国人,在国之大义的前提下,基于据外交部称,汇丰银行在孟晚舟女士被控欺诈该行一案中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的寻衅滋事罪,本人现宣布正式与汇丰银行的伦敦分支机构脱离债务人债权人关系,自即日起不再偿还剩余的贷款。

Ambrosia 2022年8月6日

拿铁小鹿 Love latte, love deer
发表文章: 【读书笔记】秦晖:“大共同体本位”与传统中国社会:兼论中国走向公民社会之路

本文为秦晖老师《传统十论》第三论的读书笔记。本书其他的读书笔记见下:

  1. 传统中华帝国的乡村基层控制——汉唐间的乡村组织

  2. 中国经济史上的怪圈:“抑兼并”与“不抑兼并”


第三论:“大共同体本位”与传统中国社会:兼论中国走向公民社会之路

  • “中国传统究竟是什么”这一事实判断是近现代中国思想界的重要主题,也是“应该肯定还是否定传统”这一价值判断的基础。

    • 一种主流(官方)的认识范式是,中国传统社会是基于土地私有制和地主佃农生产关系的“封建社会”,土地兼并—农民战争的叙述模式被用以解释历史上王朝更迭的周期性动乱。对这种“传统社会”的反对导致了旨在消灭“地主阶级”、实施土地国有化的“土地革命”。

    • 另一种主流的认识范式是,中国传统社会是基于宗法伦理、重视家族和谐而反个人主义的“儒家文明”。这一范式在改革开放后复兴,成为排拒“西化”的思想武器。对这种“传统社会”的反对引出了倡导个性解放、自由主义的运动,而对这种“传统社会”的推崇引出了反对“西方个人主义”的传统复兴运动。

    • 这两种认识范式都无法解释五四以来具有激进自由主义色彩的“反传统运动”为何会导向比传统社会更反自由的极权社会,并同时迸发了向(法家)传统回归的热情。秦晖认为,传统社会的本质其实是大共同体亢进、小共同体虚弱的“伪个人主义社会”

  • 强调乡村宗族作为小共同体的自治(相对于国家干预)与和谐(相对于个性和内部分化)并将其视为华夏文明特性所在,是主流对中国传统社会认知的共同点。然而从中国历史来看,由汉到清的统治精神(除了魏晋以后一个时期外)仍然是“大共同体本位”的,小共同体并不发达,个人权利更是备受压制

    • “儒家文明”的认识范式认为,中国传统的乡土社会是家族本位、具有价值观共识、实施高度自治的小共同体,国家政权力量只延伸到县一级,本地士绅的权力制衡着皇权(国家权力)的向下延申;儒家学说即反映了乡土社会的特性,以家拟国,实现了礼法一体、君父一体、忠孝一体,体现了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和行为规则,即所谓“中国特色”,与“西方传统”的个人本位文化相对。持此种视角的包括新儒家、后现代主义、乡村建设派、社会学者(例如提出“中国是有限官僚制”的韦伯)等等。

    • 但秦晖认为,认为中国是皇权不下乡、社区自治的小共同体本位社会,并不合理。这种范式无法解释屡屡发生的“农民战争”。历代农民战争极少以反抗租佃土豪为旗号,反而经常出现“不当差,不纳粮”“三年免征”“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之类反抗国家权力的口号。俗语历来有“官逼民反”而从无“主逼佃反”之说,类似《水浒》中描写的庄主率领庄客造朝廷的反的情况屡见不鲜。如果真是社区自治,国家权力无法涉及,农民战争为何多是直接反抗国家政权,又怎能突破社区范围而在全国水平上发生?

    • 秦开创了大共同体一元化统治的法家传统,压制小共同体,提倡个人“私有制”(如父子异财、夫妻异产),看来似乎十分现代化,但这只是“伪现代化”,因为小共同体的解体并非由公民个人权利的成长所致,而是由大共同体的膨胀所致,其间更无公民权利生长的余地。宗族在法家传统下的衰落并没有导向更多的个人权利,反而导向“暴秦苛政”对个人权利的极度压制。汉承秦法。以礼入法(或曰法律儒家化)则发生在曹魏至唐宗族兴起、大一统帝国解体、小共同体(门阀士族宗主)兴盛的背景下。从北魏废宗主督护直到唐宋帝国复兴,中国出现了“儒表法里”的趋势并在此基础上重建了大共同体一元化传统(表面上承认多元权威如皇权、族权、父权,实际独尊皇权;口头伦理中心主义,实际权力中心主义;表面官吏儒化,其实儒学吏化;表面崇尚大家族,实际刻意打压限制;维持小共同体的宗法式法律内容逐渐虚化,维护皇权和一元化大共同体的内容逐渐实化),这一传统延续至明清。科举制即是“儒表法里”的一大制度创新,它与秦的军功爵制度只是所测之能不同,以科举制类比现代文官制度也是一种“伪现代化”。

    • 因此,中国传统社会缺乏小共同体认同和有实权的自发村社组织,如在北方倡导“乡村建设”的梁漱溟所说:“中国人切己的便是身家,远大的便是天下了。小起来甚小,大起来甚大……西洋人不然。他们小不至身家,大不至天下,得乎其中,有一适当范围,正好培养团体生活”。中国缺少传统欧洲那样的村社、采邑、教区、行会和家族,土地分授、迁徙限制、租庸调都不是村社而是国家行为。正如苏联和中国土改中遇到的不同阻碍力度所示,“私有化”的中国农民反而比有村社传统的“土地集体所有制”的俄国农民更易于“集体化”。中国农民在历史上面临的更多桎梏在于国家的土地统制,如屯田制、占田制、均田制等等。

  • 近古-近代中国传统社会中的小共同体——主要体现为宗族,既不像人们所认为的那样发达(由于强势国家权力的制约和打压),也不像人们所认为的那样“传统”(例如清末立宪派团体与宗族联合推动自治)。

    • 与前近代西方相比,中华传统帝国的统治秩序有鲜明的“国家主义”而非“宗族主义”特征。传统中国并非一个宗族社会,反而是一个“反宗法的臣民社会”。首先,古代中国实施编户齐民制,具有非常严密的基层控制网络,例如汉代出土资料显示,“一里为户仅数十,设职不下20个”,显示了国家权力对基层控制的强度。其次,基层以上中央集权趋势就更明显,而中央财政汲取能力过度膨胀是很多王朝崩溃的导火索。再次,中国小农对小共同体的隶属其实比很多其他前近代文明要淡薄,对国家的隶属则更可观。宗族礼教的真正意义在于抑制个体权利,而不是想扩张“族权”,更不是支持宗族自治。近古出现的许多宗族甚至是地方官府为了便于行政管理而出面组织的“官办宗族”,乡绅也多是通过科举制依附国家权力的“国家经纪人”。历代统治者儒表法里,而法家传统是极端反宗族的,它强调以专制国家本位消除家族本位,建立不经任何阻隔而直达于每个国民个人的君主极权统治。换句话说,帝国的大共同本位不仅不容个人权利,也容不得小共同体的权利

    • 然而近代中国的启蒙、现代化思潮中缺乏对于大共同体扼杀个人权利和小共同体权利的反思,反而将批判重点放在“强大的宗族”上。这是因为:(1)现代化思潮在救亡的民族危机背景下发生,人们痛感国势孱弱,在强国梦中很难产生对国家主义传统的反思,例如新文化运动也是反“儒”而不反“法”,在对宗法礼教发动激进抨击的同时并未对“儒表法里”的传统作认真的清理,反而在反对宗族主义的旗号下走向了国家主义。(2)西学中存在“问题错位”,西方的近代化启蒙是针对小共同体桎梏的中世纪传统而来,许多学者把欧洲现代化过程称为“从宗族社会到公民社会”的转变,国家主义反而是西方的近代“进步”思潮;这就导致西学中有种种国家主义思潮,加剧了传统社会批判者只反宗族主义不反国家主义的倾向。

    • 在宋元以后,宗族的兴盛程度出现了与通常的逻辑推论相反的趋势:越是闭塞、不发达的传统地区,宗族越不活跃,越外向、商品关系发达的地区反而多宗族。例如,北方农村多是多姓杂居村落,南方沿海农村多独姓聚居村;关中各县土改前族庙公产大多不到总地产的1%,而珠江三角洲各县常达30%-50%乃至更高,浙江浦江县全县地产1/3为祠庙公产,义乌县有的村庄竟达到80%。此外,明清以来还存在因大共同体本位的动摇与小共同体权利的上升而导致的宗族现象,如清中期后随着官府控制的削弱,广东民间大姓合股进行商业性沙田开发,使珠三角地区宗族势力膨胀,许多县的耕地中族产多已占一半以上,甚至高达80%。乾隆时一度企图强行推行族产私有化,但并无成效。清末立宪派的“家族自治”运动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发生的。

  • 在前近代社会中,束缚个人本位的共同体桎梏多种多样。个性发展往往不可能一步到位,而需要桎梏性较小的共同体权利先扩张,对更大的桎梏形成制衡与消解

    • 例如:欧洲的行会是市场的障碍,但行会与领主的斗争为争取城市自治发挥了重要作用。传统西方缺少中央集权专制政体,阻碍人的个性发展的主要是依附性的采邑、村社、宗族等小共同体,此时公民(市民)可以与王权合作反对领主权与村社陈规,建立公司、协会、社团、自治社区等契约型的组织,也是公民社会的基础,也即“市民与王权的联盟”

    • 传统中国“大共同体”的桎梏比“小共同体”强得多,除了帝国解体的特殊时期(如魏晋时期)外,很难出现真正意义上的“领主”之弊,或者说“领主”之弊比起全能国家之弊、官府胥吏腐败专横之弊来是次要的,因而中国历史上屡见农民宁当领主“私属”而逃避为国家“编氓”的现象。因此,基于血缘、地缘的宗族、村社等小共同体组织即便内部结构仍很“传统”,但只要它对大共同体本位体制而言具有自治性,就可能成为推动市场关系与人的个性发展的有利因素。因此,中国从大共同体本位的传统社会向公民社会的演进可能要以“公民与小共同体的联盟”作为中介,也即争取公民个人权利与争取小共同体权利之间形成良性互动

    • 例如:(1) 乡镇企业发展的最重要因素,与其说是最能利用市场机制,不如说是最能摆脱行政控制;因此,无论企业产权形式如何,自治性的小共同体往往在组织方面比一盘散沙式的“伪个人主义”更为有效。苏南、内地的很多成功的乡镇企业都在乡土人际纽带深厚、行政权力弱的角落里发展起来;以“能人”为中心、以小共同体为依托的“庄主经济”是乡镇企业的通行模式。(2)“农村基层民主”实践中,社区民主的含义与其说是民选村官,毋宁说主要在于限制政府权力,使“村官”更多地体现社区立场,在政府权力面前维护村人的权益。民选村官反而在市场经济不发达的相对贫困地区进展顺利,而在东南诸省的富裕农村,许多地方的村政演变是村企合一、企业“吃掉”村级组织、“村子公司化、支书老板化”,“庄主经济”演变为“庄主政治”。(3) 80年代以来浙江等一些农村地区出现编撰“村志”“村民世系表”现象,农民的小共同体意识明显加强,还会用各种手段对政府的“禁谱令”进行抵制。

  • 秦晖认为,现代化和公民社会对传统中国人与传统西方人同具吸引力,但无论在中国还是西方,现代化与公民社会都不是必然的路径

    • 现代化基于个人本位意识和公民权利观念,现代社会的组织基于自由契约而非强制人身依附关系,在此基础上才有公民社会、市场经济与民主政治。

    • 西方虽然经由“公民与大共同体(王权)的联盟”为中介实现现代化,但公民与王权的联盟可能使王权利用公民战胜领主,而导向中央集权的专制帝国(如16世纪的西班牙)。同样,中国传统社会虽然可能经由“公民与小共同体的联盟”走向现代化的公民社会,但这个过程中小共同体也可以借由公民战胜王权,导向诸侯领主林立的“乱世”,开始又一轮历史循环

    • 西方历史上,“公民与王权的联盟”要避免公民被王权所利用,需要先在“传统”王权庇护之下变小共同体本位社会为公民社会,再以公民社会组织为纽带制衡王权,变王朝国家为公民国家。同理,要通过“公民与小共同体联盟”实现公民社会,需要先在传统小共同体基础之上变王朝国家为有公民社会组织的公民国家,再制约“庄主”。因此不能简单从西方历史类比,得出“先有(王权庇护下的)自由后有民主”;中国式的王权是无法保护个人自由的。而中国式的小共同体能否有助于“民主”,则有待于实践。

  • 秦晖认为,虽然儒家思想本身不是现代化理论,但它对大共同体本位、尤其对于极端的大共同体一元化体制有解构作用,在中国的条件下并非现代化之敌人

    • 儒家的基本价值体系中缺乏个人本位的公民权利观念,因此儒学不能取代“西学”作为现代化的主要价值资源。

    • 但是儒家价值与大共同体本位体之间的矛盾,从秦汉以来一直存在。儒家倾向于“小共同体多元化”而反对大共同体一元化(“人各亲其亲,长其长,而天下平”);儒家的长幼亲疏贵贱之别与法家大一统下普遍奴隶制的平等(“编户”必须“齐民”,皇权管制下进行平均主义,所谓“三代子百姓,公私无异财;人主擅操柄,如天持斗魁;赋予皆自我,兼并乃奸回;奸回法有诛,势亦无自来”)相矛盾。

    • 在“公民与小共同体联盟”的条件下,出现现代公民意识与“儒家传统”的联盟并非不可能,但这种“新”儒学必须不是以解构所谓“西学”、而是以解构中国法家传统为己任,否则儒学就无法跳出董仲舒以来“儒表法里”的怪圈。

赞同 9
303 次浏览
回复文章: 怎么看待鸦片战争?

@奭麦郎 #191858 汉族人这么牛逼,咋被蒙古大爹和满洲大爹轮了两次呢?

当然反共皇汉就更搞笑了,不承认中共是本土政权,于是十亿多汉人同胞还在被黄俄大爹轮,我都不知道这种芒果干宣传呢,是加强了汉族人民驱逐马列恢复中华的信心呢,还是真的成为河殇派呢?

呆丸人宣传芒果干,恰恰是呆丸本土派掌握政权之后才来渲染这套玩意。

回复文章: 怎么看待鸦片战争?

@要道爆破手 #191784 卖鸦片以文明国家来看是缺大德,但是我们中国人有吃人的优良传统,因此在中国发生不够恶劣。所以英国是应该被谴责的,但是大家千万别同情大清国(不管是鞑子皇帝还是臣民),因为比这惨的多的事情他们碰上的太多。

回答问题: 如果有民主派願意打出類似「外爭國格,內爭人權」的標語能否獲得支持呢?

会赢得支持,但是如果未来台湾人民选择独立的话就一定会有武统战争了。

回复文章: 怎么看待鸦片战争?

中国大陆有外国人聚集的地方一定有路子买到大麻。专门卖给老外的

其实很多事情不需要判断对错,只要判断到 “他们肯定不觉得自己有错,对此我是承认的 / 我知道有这个情况存在” 就可以了。仔细看看美国立场在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就是这样,含义是 1 这事轮不到我支持或反对 2 我不站队 3 因为我未站队 所以我给你们两方来收买我的权利 4 为此 我更不可能主动站队哪边了,太掉价。也不给建议 我不觉得它会听我的。

把所有事情做成生意,美国嘛。事情被消解了。 —— 当然了不好的一面是 没有人会主动倡导任何东西尤其是想请他人在 consciousness 层面买帐的东西。

商人 就是做买卖。人们可以是买家,但人们也有立法力量。现代立法会是人民代表参与立法的,人们可以主动提交提案并通过之(通过议案的过程本身也是一种“贩卖”,把一个议案兜售给人们 让立法院通过它),从而禁止另一个商人的某个买卖。这是立法院的功能。

至于英国人为什么把本国禁止的成瘾度高的鸦片贩卖到东亚,额至少说明当时它强大到不太在乎国际声誉这回事。英国人怎么不贩卖鸦片给法国人呢?因为法国人回手就是一锤子,根本不需要加关税这种经济手段。况且对法国人而言,不存在 “要给他们所有人选择的自由,让他们自己决定买还是不买” 这种 terminology 。难道法国人不知道什么是自由吗?都是故意的了

作者 于 8月3日 编辑
回复文章: 怎么看待鸦片战争?
  1. 首先要讲一讲方法论。分析利弊一定是从进步性(在当时看当时的过去)和局限性(在今天看当时)两个角度去分析的。因此我们需要理一理这个问题。

  2. 鸦片是不是危害性很大的产品?答案是不证自明的。至于“中国政府应该允许中国人自己选择抽不抽”在当时的中国是政治不正确(圣人政治、上智下愚),在当时的英国是政治不正确(首相有义务维持公共秩序和良好管治),在今天更加是科学上、政治上都不正确。没有任何一个版本的政治/文化思潮会给予这种政策任何道德正义性。正如上面几位同仁所说,鸦片在1840s的伦敦没有被禁止是因为没有大规模流行,而在中国没有被禁止是因为清朝政府居然想自己卖来赚钱(可见民众的生命真的在朝廷眼中如同草芥)。

  3. 我们做分析,首先要跳出“你对我错/你错我对”的二元论。英国人向海外输出鸦片是害人,朝廷自己卖当然也是害人。朝廷销毁英国鸦片的目的如果是为了自己卖,那就是纯粹的封建制下的垄断商业行为,而不是为了公共卫生。中共经常用“英国人错”来误导中国人产生“中国政府对”的错误认识。事实上站在草民们的角度,英国人和清廷都不是好东西。正如我在黑皮书中所说:草民、朝廷、洋人是三角关系,草民们时而在朝廷和洋人的斗争(如虎门销烟)中获得喘息,时而在他们的和解中蒙受成倍的压迫。

  4. 站在今天的角度看,鸦片战争是不是反应殖民主义压迫未开化地区人民?当然是。鸦片战争是否反应清政府腐败无能?当然是,但不是中共教科书的逻辑。清政府的腐败无能是:它为了维持独裁统治采取了愚民政策,完全没有让中国人民开启民智、推崇科学、振兴文化教育事业,导致中国人民没有知识去认清鸦片这种东西的危害性;中国人畸形的文化也让他们不顾危害性去吸食、攀比,这就和今天的大款们买奢侈品炫耀是一个道理。中共当然不会在教科书里面讲这个“腐败无能”的逻辑了,不然它不是在“自我介绍”吗?

  5. 中共教科书说的昏庸无能指的是没能打过英国人,导致割地赔款、丧权辱国。请问这个国家属于那些草民吗?他们连活着都极其艰难,拿什么立场去要求他们用血肉之躯战胜拿着热兵器的英军,直到最后一兵一卒?因为清朝没有把人民洗脑成用血肉之躯捍卫主子的绝对忠心的奴才,所以它腐败、昏庸、无能?那中共当局相比之下真的是太伟大、光荣、正确了——因为小粉红已经被清零政策、房贷断供、存款消失、下岗失业折磨成这样了,他们还支持自己的主子对美对台动武。

  6. 最后,就战争本身而言——清朝是防御,而英国是入侵。抛开所有的什么“腐败昏庸无能”、“丧权辱国”不谈,就战争本身而言,这就是一场赤裸裸的侵略。不妨去玩一下文明六:“战争借口”是什么完全不重要,只是在本国降低“好战度”(debuff)而已。中国近代史当中除了人民受苦之外,清廷、外国人任何一方都是罪恶的。

作者 于 8月4日 编辑
独裁者
Sith 本人在论坛里面只有一个ID
回复文章: 怎么看待鸦片战争?

更新补充:争吵已经结束了。希望以后冷静。不过看到下面仍然有一些人不理解是怎么回事,仍然有几个五毛仍然在把事情闹大,那个叫“学鹿强葱”的ID在每个骂人的回复下面都点like。那么我要把问题说明一下了:

事情最早是从这个帖子开始的:

(https://2047.one/t/19109)

很明显,我的那个帖子的标题只是在嘲笑某些五毛的政治宣传“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结果natasha没有理解我标题的讽刺,认为我是因为喜欢西方文化,就连鸦片战争时期的英国做法也维护。很明显,我没有这个看法,我一直在说,历史要客观,很多事情,表面上你认为是一方面不对,实际上是两方面都有责任。

举个例子,纳粹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很坏,你如果敢在2047上面说因为德国是受害者,肯定一大堆人要骂你,说你政治不正确。事实上,现在很多西方媒体都把“凡尔赛条约”认为是西方在历史上犯下的最大的错误,因为这让德国受到了极大的耻辱,要为别人的损失买单,这让德国人受不了,这才给希特勒上台提供了条件。你看问题,是从一方面,还是两方面,这是一个考验你会不会思考的判断标准。

从英国和中国在进行鸦片贸易时,中英关系已经大大恶化。来看看wiki怎么说的:

1832年(道光十二年)发生了一件意义深远的事件,使得中英关系大大恶化——东印度公司对华贸易垄断权被取消。次年,英国国王任命上议院议员、海军将官律劳卑(William J. Napier)为驻华商务总监,左右副总监各一人。这个事件标志著中英关系已发生根本性变化,“英国政府”替代了“东印度公司”与中国交往,官方关系替代了非官方关系;然而,中国人丝毫未能理解这一变化的政治含义,也没有做任何准备来应付这一新形势。

1834年7月15日(道光十四年六月九日),律劳卑抵达澳门;7月21日(六月十五日),两广总督卢坤命行商转告律劳卑“如欲来省,须待先行奏明请旨”,但律劳卑不待奏明,率先于7月25日(六月十九日)到达广州商馆。律劳卑发了一封平行公函给卢坤,要求建立平等的中英外交关系。卢坤视此举为大逆不道,认为即使是英国官员“亦不能与天朝疆吏书信平行”,并称“天朝大臣,例不准与外夷私通书信”。卢坤拒绝接受信函和直接会面,呼吁律劳卑遵守旧制,并要求他立即返回澳门;但律劳卑不服,坚持要求平等待遇。这令中英双方就公函“平行款式”问题僵持不下。

1834年8月26日(七月二十二日),律劳卑发出布告,指摘卢坤“固执不明”,嘱咐英国商人不必以封舱为顾虑;十日之前,中英贸易实际上已经停止。9月2日,卢坤亦发出布告,斥责律劳卑“妄自尊大”“自绝天朝”,正式封舱;卢坤下令全面终止与英国贸易,并派兵包围英国商馆,撤走所有清朝佣工,严禁人民向英人提供任何食物、水和药物。律劳卑立即召集兵船驶入内河,炮轰虎门炮台,卢坤亦调兵增防。后来英商不愿贸易长久停止,与公行达成和解;9月21日(八月十九日),律劳卑及兵船离开黄埔,中英贸易随之恢复,双方争执暂告一段落。

也就是说,英国和中国关系已经紧张,处在战争边缘,这种情况下,都快打仗了,哪有什么“贸易时应该这样,XX样不对”?英国大量卖鸦片的时候是知道快要打仗了,两国关系好不了,最后赚一把。

就像吵架一样,你和我关系已经恶化,谁还会在乎讲出来的话文不文明?

大家可以自己去看看WIKI里面,英国没有一开始就大量输入鸦片,而是不停地想办法和中国政府商量,怎么解决贸易争端,你看看中国政府是怎么做的:

当时欧洲人视乾隆皇帝为一个模范的开明君主;英国人以为,在华通商所遇到的困难都只是广州地方官吏所致,如果能让乾隆皇帝知道,他必定愿意改革。1787年,英国派出以查尔斯·艾伦·卡斯卡特为正使的使团访华,是英国政府第一次遣使来华,目的是扩大对华贸易,增开通商口岸。此次出使因卡斯卡特在来华途中病逝而夭折。

1792年(乾隆五十七年),英国续派曾出使俄国并担任过印度孟加拉长官的乔治·马戛尔尼(George Macartney)为特命全权大使,斯当东(George Thomas Staunton)副之,随员80馀人,包括天文数学家、艺术家、医生,和95名卫兵,由兵船护送,费用归东印度公司负担。所携“贡品”,约值1万5千馀英镑,内有天文、地理仪器、图书、毯毡、军用品、车辆、船式,总计600箱,俱为用心选购,以表示英国之文明。英国政府给马戛尔尼的训令要他竭力迁就中国的礼俗,惟必须表示中英的平等。1793年(乾隆五十八年)8月,马戛尔尼一行抵达北京[2]:39。清朝以为英使是为向乾隆帝贺寿而来,称使团带来的礼物是贡物。乾隆皇帝要马戛尔尼跪拜,他只肯行英式一膝一跪之礼,坚持不肯行三跪九叩之礼,乾隆皇帝大为不怿;后来英国使团有条件地答应,条件为将来中国派使团到伦敦时亦须向英王行跪拜礼,或是中国官员向使团所带来的英王画像行跪拜礼,但清廷官员拒绝接受。直到见到国书,才知道英使之来,并非专为贺寿,实际上别有请求,决定要他早日离去。驾返北京后,军机大臣和珅将乾隆皇帝致英王乔治三世(King George III)的敕书和礼物发给马戛尔尼,含有逐客之意。敕谕的措辞全是上国口吻:

“天朝物产丰盈,无所不有,原不藉外夷货物以通有无……今尔使臣于定例之外,多有陈乞,大乖仰体天朝加惠远人、抚育四夷之道。"

乾隆皇帝在敕谕中宣称,虽然中国甚为嘉许英国“倾心向化”、遣使前来的恭顺之诚,但无法满足英方派代表来北京居住的请求,理由是“与天朝礼制不合”;马戛尔尼又以书面列举请求,包括增开通商口岸、减免和订明关税等,但全部都在乾隆皇帝的敕谕中被驳回。

看到了没?英国一开始是什么态度?中国又是什么态度?因为中国政府这种态度,才会导致后来关系恶化。

英国最后打仗,当然是殖民战争,不过你看问题,一定要全面、客观地来看。英国人一开始卖鸦片,不是因为鸦片好赚钱,他就卖。

当时英国主要通过自己的东印度公司来和清朝做贸易,这家公司有详细的进出口贸易的记录,可以给后人提供第一手的素材。

通过东印度公司的记录,我们会惊讶地发现,在很长一段时间,鸦片并不是英国出口中国的最重要货物,英国的主打商品其实是产自印度殖民地的棉花。比如1820年英国通过广州口岸卖给中国的货物中,棉花总计价值3200多万银元;排在第二位的是毛织品,价值也有3100多万银元;鸦片只有650万银元,只是棉花价值的五分之一而已。

当时贩卖棉花的利润也非常高,并不比种罂粟生产鸦片后卖给中国的利润低。所以东印度公司即使不贩卖鸦片,也一样可以收支平衡,并不像过去人们所说的,英国不卖鸦片就没有东西可以卖给中国,就没有钱买中国的丝绸和茶叶了。

实际上东印度公司在1820年的时候,自身的确不卖鸦片!记录中的鸦片是英国的私人商贩卖给中国的,虽然也算到英国的账上,却并不是东印度公司所为。

natasha说的”英国通过正常贸易赚不到钱,就通过贩毒赚中国人钱。你还觉得当时的英国不是“坏人”?那还要怎么做才算坏?“-很明显”通过正常贸易赚不到钱,就通过贩毒赚中国人钱“这句话不对。

不过什么叫坏?什么叫好?英国一开始很礼貌入朝是不是坏?大清一开始傲慢是不是好?

来看看英国人对待鸦片的态度:

当时人们对鸦片的毒害作用已经了解,所以即使在英国,也有许多道德人士强烈谴责鸦片贸易。就连在第一次鸦片战争前夕出任英国驻华商务监督的义律,也觉得贩卖鸦片这种毒品是一种罪行,是大英帝国的耻辱。

来看看英国人当时有多少人努力阻止鸦片战争:

1840年春,主战派和主和派的冲突达到了顶点,双方在下议院就一个动议举行了一场大辩论,动议的目的是迫使发动战争的大臣辞职,从而阻止战争发生。辩论进行了整整三晚,充满激情的演讲有时持续好几个小时,但这项动议以极其微弱的差额未获通过。

现在大家看看,随便下结论不好吧?

====================================================================================

“SJW”可不是这么做的,更何况那个单词我可不愿意提。

“一些自称反贼的人士,已经到了逢中必反的程度。只要是中国做的事情,不管是现在还是多久以前、什么背景,跟西方的交涉一定是中国人不对,西方人怎么做都有理,简直到了崇欧媚美的地步。”

-你第一步已经在给别人扣帽子了,别人还怎么理性和你交流?逢中必反?谁?反正我可不是这样,这里应该也没有人这样。中国BAD,西方GOOD?至少这也不是我的立场。同样我也在嘲笑中国BAD,西方GOOD这种说法。你的“逢中必反”那个人在哪里?我没看到。

鸦片战争明显是从中英贸易的不平衡引起的。中国在利用自己对英国贸易上的顺差,来给自己获利,给英国造成了大量损失。如果你之前说的中国利用在贸易上的顺差有道理的话,那么这几年中国在贸易战里面的理由也是合理的,为什么美国现在还要用关税作为对付中国的方式?为什么还要之前的贸易战?鸦片是英国人为了解决贸易对他们不平衡的原因(而这些不平衡英国和中国已经商量了无数次,没有结果才这么做的,又不是英国一开始就大量贩卖鸦片),采取的措施,当然这不代表英国人这么做就完全正确,因为鸦片战争本身是殖民战争,我这里再一次表明我不是“逢中必反”。

至于鸦片,在清朝雍正年间虽一度禁止入口,但在乾隆年间仍归于药材类下合法输入。鸦片进入清朝是需要经过海关的,当时只能通过广州十三行进入。当地官员对这鸦片并不排斥,他们收取重税,然后允许鸦片进入内地。从某种程度上讲,是清朝人自己允许鸦片进入市场的。其次,林则徐虽然前去禁烟,但林则徐并不反对鸦片。我们都知道林则徐上书给道光是不禁烟的话会出现白银外流,百姓身体虚弱等状况。但他更在乎的是白银外流,道光帝在乎的也是这一点。林则徐的建议是,销毁这些鸦片,然后自己在国内种植罂粟提取鸦片,由官府垄断。这些官府就可以赚取更多的财富,以此来充实国库。

而清朝后来在鸦片战争以后合法化鸦片,不是因为被英国施压。南京条约里,没有规定要将鸦片买卖合理化,而在南京条约生效以后的1843年,国官员璞鼎查想要说服大清允许鸦片贸易合法化。大清全权代表耆英提出,鸦片贸易在中国合法化是可以的,条件是,由英国驻华外交官担保,之后10年内,英国政府每年缴纳300万银圆的进口关税。

1844年,英国驻福州领事李太郭向上司璞鼎查建议:清廷承认鸦片贸易的困难在于,使这样一个被人谴责的东西合法化,这将是对他们皇帝的威严的一种侵犯。解决问题的办法有一种,就是想办法改变交易的名称,可以把“鸦片”换成某食用药物的名称。清廷真诚地希望有个改变,可以使国家财政收入增加,同时使两国都受益。

在1858年鸦片贸易合法化之前几个月,咸丰明确地表明了他对鸦片贸易的态度。他在上谕中斥责一起“鸦片案”,上谕的大意是:福建为了剿灭太平天国,在鸦片运销中抽厘金筹饷, 严重违背朝廷既往文件规定。给鸦片烟抽税作“权宜之计”也不是不行,关键是你不能张贴告示宣传官方认可,还拉中央的大旗来做虎皮,这种坏事,怎么能是皇上让你干的?

可见,在《通商章程善后条约》签订之前,清廷上下已经默许了鸦片贸易。而与英国人谈判的过程中,英方对于鸦片贸易从未进行过武力强迫,反倒在中方谈判代表和咸丰的来往奏折、朱批中,屡屡见到关于鸦片的税和钱,可见,鸦片贸易合法是清廷自愿为之。

至于英国,在当时的世界,鸦片贸易和今天的香烟买卖一样,是合法正常的,只不过吸食鸦片在英国没有市场。 而直到1868年英国才制定《毒品药店法案》,对英国本土的鸦片贸易给予一般性限制,真正禁止鸦片则是在1914年。

“不要逢中必反”,其实没有人这么做,如果你因为没有理解别人的意思就给别人贴标签,你这样客观吗?

补充:“中国政府下令禁毒,销毁鸦片,这都是正常的执法措施。”,不是完全正常的执法!林則徐迫令英商(十三行)交出鴉片的方法(斷水斷糧)有違英國當時已經習慣的程序正義,并逮捕了两名公行总商。3月22日,林则徐下令逮捕英国大鸦片商人颠地,威胁颠地向官府自首,否则将两名公行总商斩首。从现在的角度看,这已经违反了缉毒的法律准则。

作者 于 8月5日 编辑
发表文章: 怎么看待鸦片战争?

有件事说出来可能让一些人觉得没面子,但不吐不快。

一些自称反贼的人士,已经到了逢中必反的程度。只要是中国做的事情,不管是现在还是多久以前、什么背景,跟西方的交涉一定是中国人不对,西方人怎么做都有理,简直到了崇欧媚美的地步。

比如鸦片战争这事,大家都知道中共教科书喜欢拿鸦片战争来痛说“革命家史”,中国被英国人欺负啦,满清腐朽愚昧落后啦,割让香港啦,等等。从人教版高中历史教材的材料来看,所列举的事实并没有错。

首先,中国当时的确是被英国欺负。鸦片战争前中英贸易一直是中国顺差,英国赔钱,因为英国人对中国茶叶的需求是刚需。自从大航海以来,中国茶经过荷兰人介绍到欧洲,引发了欧洲的饮茶风尚,其中包括英国人。当时茶叶只有中国有,英国植物猎人还没有将茶叶植株“偷走”移植到印度,因此中国靠着茶大赚其钱。你需要茶,我提供茶,这是正常的商业贸易;英国人也是试图向中国出口英国货物,他们的主要产品是羊毛呢绒制品,但中国人不喜欢穿羊毛,所以他们的货物卖不出去。后来英国向中国出口印度的棉布,算是赚回一点,但还是无法购买茶叶带来的巨大逆差。

这里大家要注意一个知识点:远洋贸易最好是以物易物,各取所需,这样不用涉及贵金属交易,也能让货船来回都装满,不至于一会儿空仓一会儿满仓,不利于航行规划。英国人想要中国茶却提供不了中国人所需的货物,就要用贵重金属,比如银元来进行交易。所以大量银元就流向了中国。

贩运鸦片由于是非法贸易,所以都是使用现金即银元来结款,导致大量银元外流(每年损失一千多万银元)。当时中国的货币是银本位,银元外流会导致“银贵钱贱”,钱不值钱,从而给中国金融带来危险。关键是,导致这种损失的是鸦片,不是正常货物而是毒品,具有高成瘾性,有百害而无一利(杠精就别说那一点点医药效果了,正常人用不着这种猛药),所以禁毒是任何正常国家都会采取的措施。

后面大家就都知道啦,中国政府下令禁毒,销毁鸦片,这都是正常的执法措施。英国人不干啦,就开始把军舰开过来打中国,中国吃败仗只好割地赔款。这件事怎么看都是英国流氓,还有什么说的呢?

我理解大家在墙内憋坏了,有情绪需要发泄,但不要用立场决定脑袋。不是说好了独立思考吗?独立思考并不是说中共说的都是错的,而是有对的地方有承认,有错的地方挑错,不要逢中必反。

至于中共教材信息正确的地方,我们也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看中共的出发点是什么,这些“正确”的材料其实也有值得玩味的地方不可全信等,这就是另一个帖子需要解决的问题了。

赞同 6
847 次浏览
发表文章: 佩洛西安全抵达台湾,大陆网络集体崩溃(物理意义)

人在洼地,为大家带来实时新闻,真的笑死我了。 佩洛西安全抵达台湾后,大陆的百度以及各类社交媒体平台,包括百度贴吧,微博,知乎等,一时间全部炸裂网络崩溃。后来可以搜索但是无法打开,显示此网站无法提供安全连接,崩溃白屏。 电脑端一时无法进入各类社交平台,仅手机app可登录访问,但所有的实时评论,最新评论均显示为“无”。

我想过一万种老共认怂或者发病的可能,万万没想到是对外认怂首先对内出重拳。

更新:品葱刚刚寄了,粉红和反贼同时挨打,这就是中国人的宿命吗?

作者 于 8月3日 编辑
赞同 8
1887 次浏览
回复文章: 评《二舅》:弄巧成拙的毒鸡汤,伤痕文学式的歌功颂德

@奭麦郎 #191549 你这个反驳对二舅来说是缺乏吸引力的。如果是我来反驳所谓的公平,那么只能是 二舅本身已经是公平的受益人了,但这种公平并没有给他带来超出他预期的回报(比如‘如果二舅是英国人,他也许可以像霍金一样,借助科技的力量,继续着自己的求学梦,最后成为学术界泰斗’)。

实际上,公平是远远不够的。即使中国已经雨露均沾公平到极点了,不会分摊到二舅身上一分 ‘额外内容’:按照公平原则,如果多给了二舅额外一块钱,那么就要多给 13亿人一块钱。那么二舅怎么可能得到这额外的一块钱呢?只有在得到 0.00000001 元的时候是比较容易的罢,其它时候 公平能为你带来的东西是不可能比这再多了。

这种反驳将会直接策反二舅彻底背叛中国(背弃对于公平的追求)并为大英帝国效力。大英帝国擅长抢人;只有外部力量才能给另外一个不太尊重人才的国家以压力;个人自强什么的其实没啥用,如果不拿捏母国那么是没有效力的;若母国因为人多所以死两个都没事的 根本不怕拿捏 那么就糟糕了该自求多福了,这是朴素推理:要么你成为超级人才在母国内去拿捏母国 被母国高看两眼、要么你已经成功引入外部力量了去拿捏母国了、要么直接改造母国 专门围绕你转 aka 成为特权阶级。三种方法分别对应了 成为科学家的,润的,成为公务员的(今日公务员就是明日特权阶级)。

追求公平的问题在于:它的吸引力只能吸引到那些 ‘公平线’ 以下的人 (and keep them waiting)。人们本该开放自己的天赋 攫取人们想象不到的快乐, however 现在只能守着对于公平的等待。

换句话说:存在主义不能成为指导方式的诞生之源 1,即使它极为诱人,它限制了想象力。存在主义的一个陷阱就是“公平”。人人追求公平,追求到了又怎样呢?多一个人在拖后腿罢了。你想得到的一切,有万般途径得到,但一定不是通过公平得到的。

你想得到的东西是怎么得到的呢?

根据你的某种特质,遴选者来设定某种限制,让你能报名,其他人都报名不了 —— 把入口缩小,降低竞争
然后让人们对于池子里的东西的需求增大 —— 把出口增大
结果就是本来平常的东西,现在变成稀缺资源了:于是,人们对于池子里的‘鱼’进行疯抢,即使你就是一条死鱼,也会很快被别人抢走和带走
于是,你想得到的东西就得到了,你想去到的地方也去到了。

作者 于 8月1日 编辑
回复文章: 评《二舅》:弄巧成拙的毒鸡汤,伤痕文学式的歌功颂德

通過二舅這事,倒是看到有不少韭菜覺醒了,越來越多不好騙的中國人是好事。

独裁者
Sith 本人在论坛里面只有一个ID
回答问题: 大翻譯運動是不是失敗了?

不,一切才刚刚开始

回复文章: 评《二舅》:弄巧成拙的毒鸡汤,伤痕文学式的歌功颂德

很好的立论。苦难确实不值得消费,但如果这个二舅视频火了之后有人(恰好买单)给了二舅一大笔钱,那么也是很好的。随便人们怎么说,如果二舅因出名而赚钱了那么还是很好的。这个点 二舅视频文案作者是吃得很准的:

  • “他公平”
  • “骂他一句,一瘸一拐又给人干活儿去了”

鳖味很浓。就像给吃得死死的。

作者 于 7月30日 编辑
linda rico y libre
回复文章: 评《二舅》:弄巧成拙的毒鸡汤,伤痕文学式的歌功颂德

@卷毛 #191527 这点可能对二舅的心态掌握得很好,类似央视以前的一个采访:

“你幸福吗?”

“我姓曾”

回复文章: 评《二舅》:弄巧成拙的毒鸡汤,伤痕文学式的歌功颂德

你也常驻 Reddit 了?看首段是从 Reddit 复制来的。

比起英国、法国,怎么好像美国残疾人最惨啊。

24601
老貓 Vive la Anarchie!Vive la liberté !La République nous appelle.
发表文章: 由《二舅》所想到的

《二舅》作为一支“鸡汤”影片,在下并没有多少感触——或许是由于在下过去所接触的更多是暴漫的那些毒鸡汤。 坦率地讲,在下并不能理解,为什么对于一篇显然的《鸡汤文》,网路上会有如此热烈的争议和讨论。以在下愚见,本身鸡汤就不应该被当真,何况在这个年头。 《二舅》之奇怪之处,在下看来,是它摹仿着《活着》,但却忘却了《活着》里很重要的一点:叙事的人称。 《二舅》中,始终不过是“我”的YY——或者文雅点讲,“我”的看法。也即,这一切都与二舅这个角色无关。但《活着》不同。记得在序言里,余华就专门提到过他用富贵的视角来写便顺畅多了这件事。何哉?因为他人并不能,实际上也不知道富贵真实的想法。在下觉得,《活着》的魅力就在于此:一个老人的回忆…它本身并不包含多少倾向性。 但鸡汤必然包含着明确的,所谓“励志”的倾向性。这也就是《二舅》引起争议的原因吧…… 鸡汤自然要以个人之“奋斗”为成功之原因,但恐怕现实里,如今,个人之努力以多少用处呢?在下觉得是很渺茫的。 不妨于此插一句题外话,例如房子,在下并不觉得在下能凭借努力买到一套。但是在拆迁政策之下,在下作为一个或许称得上的“城里人”,却可以透过它获得三套房产——这恐怕,才是生活吧。 记得《二十一世纪资本论》中,作者认为贫富不均是因为财产本身不均所导致的——劳动的收入差异并不巨大。在中国如今的体制下,这点不是很明显么? 如果体制不发生改变,那么一切都将是渺茫的。但似乎依旧有人相信,只要奋斗努力,便会有着光明的未来——各位信么?反正在下是难以接受的。 似乎写着写着就偏题了Orz 于杨毛山作。(P.S.还有人记得杨卫泽的吧?)

赞同 4
591 次浏览
  1. 1 2 3
    1 / 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