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milton 点赞过的内容

食人大佐韦国清 有缘再见
回复文章: 新瓜直播中

@hamilton #123785 早上看到你这个post就买了,一天净赚50%,太疯狂了。

发表文章: 【投票结果分析-已填坑】2047网友对于美国大选一系列问题的看法

投票贴戳我

分析样本

此次投票结果分析使用了27名2047网友ID的数据,采用标准为回答6题中的至少2题。虽然我无法得知是否有使用小号多次回答的情况,为了方便我将假设每个ID代表一个人。此外,因为样本量有限,题目设计肯定也存在缺陷,结果不一定有归纳性。Just FYI.

一 党派倾向(25人)

民主党 共和党 第三党 总和
人数 8 12 5 25
比例 32% 48% 20% 100%

2047网友整体略偏红(共和党),这个结果可能会让很多人感到意外。

二 对川普的印象(25人)

非常负面(-2) 偏负面(-1) 中立/无所谓(0) 偏正面(1) 非常正面(2) 总和
人数 6 9 5 5 0 25
比例 24% 36% 20% 20% 0% 100%

2047网友整体对川普印象偏负面(中位数为-1),但也有20%的网友持中立态度,20%持偏正面态度。

2.1 对川普的印象与党派倾向的关系

注:仅包括同时回答了两个问题的23人。表格内数字代表人数和党派倾向内每种态度所占比例。

非常负面(-2) 偏负面(-1) 中立/无所谓(0) 偏正面(1) 非常正面(2) 总和
民主党 2 (25%) 5 (63%) 1 (13%) 0 (0%) 0 (0%) 8 (100%)
共和党 2 (18%) 1 (9%) 4 (36%) 4 (36%) 0 (0%) 11 (100%)
第三党 1 (25%) 2 (50%) 0 (0%) 1 (25)% 0 (0%) 4 (100%)

倾向于民主党和第三党的人总体对川普持偏负面印象;倾向于共和党的人对川普印象的分布较为均匀,负面/中立/正面约各占1/3。

三 对选举舞弊问题的看法(21人)

存在刻意舞弊 不存在刻意舞弊 总和
人数 4 17 21
比例 19% 81% 100%

结论:2047网友约有80%认为根据目前的证据,大选不存在刻意舞弊;20%的网友认为选举中存在刻意舞弊,但是证据不足或被压制。没有人选择“现有证据能够证明刻意舞弊”这一选项。

3.1 对舞弊的看法与党派倾向的关系

注:仅包括同时回答了两个问题的19人。表格内数字代表人数和党派倾向内每种态度所占比例。

存在刻意舞弊 不存在刻意舞弊 总和
民主党 0 (0%) 8 (100%) 8 (100%)
共和党 3 (38%) 5 (63%) 8 (100%)
第三党 1 (33%) 2 (67%) 3 (100%)

倾向于民主党的人都认为不存在刻意舞弊;倾向于共和党和第三党的人则约有65%认为不存在刻意舞弊,35%认为舞弊存在但目前证据不足。

3.2 对舞弊的看法与对川普印象的关系

注:仅包括同时回答了两个问题的21人。表格内数字代表人数和对川普特定印象中每种态度所占比例。

存在刻意舞弊 不存在刻意舞弊 总和
(偏)负面 2 (13%) 13 (87%) 15 (100%)
中立/无感 0 (0%) 4 (100%) 4 (100%)
(偏)正面 2 (100%) 0 (0%) 2 (100%)

对川普持偏正面印象的人都认为存在刻意舞弊;对川普持中立态度的人都认为不存在舞弊;对川普持负面印象的人则大多认为不存在舞弊(87%)。

可见,对于舞弊的认知,与党派倾向及对川普的看法都有很高的相关。尤其是,倾向于民主党者有极高的概率认为没有刻意舞弊,而对川普印象较好者有极高的概率认为存在刻意舞弊。

四 对冲击国会事件的看法(23人)

注:由于原题为多选题,我将诸多选项分为两个部分:(1)对冲击国会的态度-有合理之处,有不合理之处;(2)川普是否应对冲击国会负责-是,否,中立/模糊。

对冲击国会的态度(22人)

  1. 认为有合理之处:没有人选择“冲击国会是对于体制性不公的合理抗议手段”;有4人(18%)认为冲击国会可以接受,但ta们全都反对在此过程中使用暴力。

  2. 认为有不合理之处:有21人(95%)对“冲击国会”提出批评;包括“对民主制度底线的破坏”(15人,68%),“无用或无谓”(12人,55%),并有10人(45%)认为冲击国会不可接受。

  3. 有3人(14%)对于冲击国会持有更为复杂的看法(既认为有合理之处,又认为有不合理之处)。他们都认为和平形式的“冲击国会”可以接受;其中一人认为这一行为对民主制度有所破坏,另两人则认为这是无用/无谓行为。

结论:2047网友绝大多数(95%)对冲击国会行为有所批评,虽然程度不同;此外有14%的网友对此行为持有较复杂的态度;没有人赞成暴力手段冲击国会。

4.1 对冲击国会的看法与党派倾向的关系

注:仅包括同时回答了两个问题的20人。表格内数字代表人数和党派倾向内每种态度所占比例。

合理 不合理 两者都有 总和
民主党 1 (13%) 7 (88%) 0 (0%) 8 (100%)
共和党 0 (0%) 5 (71%) 2 (29%) 7 (100%)
第三党 0 (0%) 4 (80%) 1 (20%) 5 (100%)

无论党派倾向,2047网友大多不认可冲击国会的行为(71%~88%);总体来说不认可的比例为民主党高于第三党高于共和党,但差距很小。认为和平手段冲击国会可以接受的网友在三个“党派”都有。

4.2 对冲击国会的看法与对川普印象的关系

注:仅包括同时回答了两个问题的21人。表格内数字代表人数和对川普特定印象中每种态度所占比例。

合理 不合理 两者都有 总和
(偏)负面 1 (7%) 13 (93%) 0 (0%) 14 (100%)
中立/无感 0 (0%) 4 (100%) 0 (0%) 4 (100%)
(偏)正面 0 (0%) 0 (0%) 3 (100%) 3 (100%)

对川普持偏正面印象的人对冲击国会的态度都较为复杂;对川普持中立态度的人则对此较为反对;对川普持负面印象的人绝大多数反对任何形式的冲击国会行为(93%),但也有例外。

4.3 对冲击国会的看法与对选举舞弊看法的关系

注:仅包括同时回答了两个问题的19人。表格内数字代表人数和对舞弊特定看法中每种态度所占比例。

合理 不合理 两者都有 总和
不存在舞弊 1 (6%) 16 (94%) 0 (0%) 17 (100%)
存在舞弊 0 (0%) 1 (50%) 1 (50%) 2 (100%)

认为选举存在舞弊的人中有50%对冲击国会感觉复杂,50%则持否定态度。认为选举不存在舞弊的人对冲击国会的基本持完全否定态度(94%),但也有例外。

川普是否应该对冲击国会负责(22人)

中立/模糊 总和
人数 10 2 10 22
比例 45% 9% 45% 100%

结论:2047网友约有一半(45%)认为川普应对冲击国会行为负责,另一半(54%)则认为川普不应负责或持中立/模糊(即没有明确表态)立场。

4.4 对川普责任的看法与党派倾向的关系

注:仅包括同时回答了两个问题的21人。表格内数字代表人数和党派倾向内每种态度所占比例。

中立/模糊 总和
民主党 3 (38%) 0 (0%) 5 (63%) 8 (100%)
共和党 3 (38%) 2 (25%) 3 (38%) 8 (100%)
第三党 3 (60%) 0 (0%) 2 (40%) 5 (100%)

倾向民主党与倾向共和党的人中,都约有1/3认为川普应该为冲击国会事件负责;而倾向第三党的人中有60%认为其应该负责。

4.5 对川普责任的看法与对川普印象的关系

注:仅包括同时回答了两个问题的22人。表格内数字代表人数和对川普特定印象中每种态度所占比例。

中立/模糊 总和
(偏)负面 8 (53%) 1 (7%) 6 (40%) 15 (100%)
中立/无感 1 (25%) 0 (0%) 3 (75%) 4 (100%)
(偏)正面 1 (33%) 1 (33%) 1 (33%) 3 (100%)

认为川普应该负责的比例,依次是对川普持负面印象者(53%)、对川普印象偏正面者(33%),以及对川普中立/无感者(25%)。

4.6 对川普责任的看法与对选举舞弊看法的关系

注:仅包括同时回答了两个问题的19人。表格内数字代表人数和对舞弊特定看法中每种态度所占比例。

中立/模糊 总和
不存在舞弊 7 (41%) 1 (6%) 9 (53%) 17 (100%)
存在舞弊 2 (67%) 1 (33%) 0 (0%) 3 (100%)

认为选举存在舞弊的人中有2/3认为川普应该对冲击国会事件负责,而在认为不存在舞弊的人中这个比例为约40%。约50%认为不存在舞弊的人对于川普是否应该负责持中立/模糊态度。

(在评论中继续填坑。)

( 由 作者 于 2021年1月30日 编辑 )
左逼屠宰场
虫文门 拥共屠支
发表文章: 。。。。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于 2021年1月22日 编辑 )
发表文章: 【投票】对于美国大选一系列问题的看法

政治现象是复杂的,人的政治观点也是;因此将一个标签(如“白左”、“川粉”)直接贴到他人身上可能会掩盖其复杂性。例如一个支持共和党的人不一定支持川普;一个支持川普的人不一定支持“占领国会”;一个反对川普的人不一定支持社交媒体对其封号;一个支持对川普封号者不一定赞成社交媒体垄断;等等。此外,持有同一观点的人,背后的原因可能也不同。因此建立此投票的主要目的,不在于批判或者评价任何一方,只是希望了解各位在2020美国大选一系列相关问题上的看法。欢迎投票!

关于党派倾向(旧有投票,如果需要可以更改自己的选择)

对于川普的看法

对于选举是否舞弊的看法

对于部分川普支持者“冲击国会”的看法

对于推特、脸书等社交媒体对川普封号的看法

对于第二次弹劾川普的看法

另:此楼主要是投票。如果要评论,可以讽刺批评政治人物(如川普/拜登),但如出现对于网友的讽刺或攻击(无论立场)一律控评。谢谢配合!

海盗湾革命🌈
libgen.eth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回复文章: 【哲学】萨特 - 存在主义是一种人道主义 mobi下载
Ambulance 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
回复文章: 美国民主面临的挑战

其实还有一点,就是民主社会在面对重大公众危机挑战时的响应滞后。

当然这并不代表独裁制或者威权社会就一定能做得更好,更多的是民选领导人本身的领导力和态度问题。

但因此就提出了一个新问题:我们知道民主制度至少在选出一个烂人之后,能够把他换下去。但是不是有更好的方法,来尽可能地不要选出烂人?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还是在提升国民的整体教育水平上。

习特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回复文章: 川普在大选点票结束的那一刻,早就已经完蛋了
发表文章: 【经济学人】你会说保守党的语言吗?

查理曼专栏

你会说保守党的语言吗?(Sprechen Sie Tory?)

英国保守党和欧洲基督教民主派互不理解。所以才有了Brexit这个烂摊子

眯着眼睛来看,鲍里斯-约翰逊和乌苏拉-冯-德莱恩看起来相当相似。英国首相和欧盟委员会主席都是欧盟官僚的孩子,都部分在布鲁塞尔长大。两人都曾在国内政治中被认为是不重要的角色,然后却被弹射上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工作岗位。两人的孩子都足以装满一辆小巴。

然而,如果完全睁大眼睛,差异就会变得很明显。冯德莱恩夫人听起来像一个技术官僚,而约翰逊先生像一个在酒吧讲笑话的家伙。冯德莱恩夫人正在督导欧盟急需的深化。在约翰逊先生的领导下,英国已经离开了欧盟。冯德莱恩夫人夸耀她有七个孩子;约翰逊先生拒绝说明他有多少个孩子(维基百科选择 "至少六个")。

两位领导人所来自的政治传统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相似。约翰逊先生是保守党人;冯德莱恩夫人来自基督教民主派。这两种理念有很多共同点。两派都位于中右翼,是政府的天然政党,以财政审慎著称。他们的意识形态都是糊涂的。他们都厌恶大思想家:在这两种理念中,都没有与马克思或密尔相当的人。实用主义是两派都引以为傲的一点;一般来说,让左翼分子远离权力——或者至少是受到制约——就已经足够了。但正是他们的分歧,有助于解释为什么英国在欧盟中一直坐立不安。

说到底,欧盟是基督教民主派的发明。它的创始人——意大利的阿尔西德-德-加斯佩里、德国的康拉德-阿登纳和法国的罗伯特-舒曼,都是基督教民主党人,签署最初条约的六位外交部长也是如此。虽然不再是独霸,但基督教民主派仍在塑造着欧盟。他们控制的欧洲人民党(EPP),即中右翼政党集团,瓜分了欧盟的工作——比如冯德莱恩夫人的工作。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总理安格拉-默克尔是欧洲大陆毫无疑问最有权势的政治家。基督教民主派建立了欧洲,而且他们现在或多或少还在管理着欧洲。要了解欧洲,就必须了解基督教民主派。不幸的是,对英国来说,保守党,基督教民主派在海峡对岸最亲密的表兄弟——从来没有理解过。

有时,这些误解导致了战略错误。在竞选保守党领袖时,大卫-卡梅伦承诺要离开EPP这一主流右派的俱乐部。对于卡梅伦先生来说,这是一个简单的决定。一般来说,占主导地位的基督教民主派希望更多的欧洲一体化,而卡梅伦先生和他的保守党并不希望这样。这个承诺像肉一样吸引了饥饿的欧洲怀疑论成员,并帮助了卡梅伦先生获胜。但对默克尔夫人来说,这是一种侮辱。EPP吸引多样的跟随者,但它有一个一直在基督教民主派中占主导地位的深层目的:阻止社会主义者控制政局。退出EPP无异于当逃兵。

个人主义要么是目标,要么是噩梦,这要看是对保守党人还是对基督教民主派而言。撒切尔夫人曾宣称,"没有所谓的社会",只有个人和家庭。雅克-马利坦,基督教民主派中为数不多的政治哲学家,认为猖獗的个人主义与极权主义是一体的,并提出任何形式的基督教民主派都必须 "既反对极权国家的观念,又反对个人的主权"。在这种观点中,除了社会,什么都没有。

即使是施政的首选方法也会发生冲突。基督教民主派的核心是缓慢地、磨合地建立共识,因此欧盟本身也是保守党所厌恶的。对保守党来说,这些词听起来太像投降了。与英国政治中赢家通吃的制度相比,欧盟的运作在保守党人眼里显得缓慢而缺乏反应,在基督教民主党人眼里则十分恰当。"默克尔不是撒切尔,"卡梅伦先生在自传中写道,不带有多少赞许。"她最喜欢的表达方式是'一步一步来'"。相比之下,保守党对创造性破坏的欲望明显不保守。脱离欧盟这个从根本上彻底改变国家的项目,只是一个最新的例子。英国并不是逐步退出了欧盟,而是进行了一次巨大的飞跃。就连对这些政策的表述也不一样。对基督教民主党来说,沉闷是一种美德。对于保守派来说,这是一种罪过。安格拉-默克尔远不是第一个陶醉于反魅力的基督教民主党领导人。对于约翰逊先生来说,魅力是他的主要武器。

不仅仅是小分歧的自恋

基督教民主派和保守党人世界观的根本性分裂一直困扰着脱欧谈判。归根结底,英国脱欧是一个将民族国家重新置于政治中心的项目。相比之下,基督教民主派是建立在对民族国家的深深怀疑之上的。而这部分源于对20世纪的分析:民族国家的胜利(英国人的观点),或民族国家导致的悲剧(对大部分西欧国家而言)。在基督教民主派的世界观中,权力应该是分散的,分布在地方、地区和国家层面。以欧洲的形式再加一层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普林斯顿大学的扬-维尔纳-穆勒(Jan-Werner Mueller)写道:"抛弃一个你本来就害怕的东西是容易的"。然而,对保守党来说,超国家层面的权威是一种侮辱。

关于脱欧谈判中 "公平竞争环境 "安排的争论看似是一个技术上的角力。事实上,它们是保守党和基督教民主派的国家观的冲突。保守党希望权力被拽回来,而基督教民主派则难以理解为什么。相互不理解是一种糟糕的关系基础。然而这正是英国与欧盟关系的基础:两国政体的主流意识形态都无法理解对方。就像约翰逊先生和冯德莱恩夫人一样,英国和它的欧盟同行可能看起来很相似,但他们远非如此。除非你眯着眼睛看。

本文刊发于在2020年12月19日印刷版的欧洲部分,标题为“ Sprechen Sie Tory?”。

( 由 作者 于 2021年1月5日 编辑 )
端点星永不灭
火光编辑部 《火光》官方账号
发表文章: 《火光》第七期:文艺复兴(2021年1月1日)

每一次文艺复兴都是随着人类追求自由的高呼来临的。

Every renaissance comes to the world with a cry, the cry of the human spirit to be free.

– Anne Sullivan Macy


各位久违了,2021新年快乐!祝大家过一种有异议的生活!

( 由 作者 于 2021年1月1日 编辑 )
thphd 2047站长
发表文章: 南方卫视直球乳包
( 由 作者 于 2020年12月21日 编辑 )
海盗湾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发表文章: 【端点星事件】蔡伟、陈玫均已平安回家,身心健康尚佳

483days between 2020-4-19 and 2021-8-15

了解【端点星案】必读:

端傳媒:他們為被刪的文章存檔,卻可能因此面臨刑罰

【端点星案】关注组

端点星案5月9日庭外实录

N记快讯|“端点星”案宣判,陈玫、蔡伟将于8月15日获释

了解何谓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法广:新冠疫情一周年:中国持续重手打压真相记录者 01/01/2021

刚刚过去的2020年无疑是极不寻常的一年。一场首先在中国经济重镇武汉大规模爆发的新冠病毒疫情,迅速扩散到世界各地,造成至少150万人丧生,无数人也因为伴随疫情而来的经济危机,陷入困境。而在中国,2020年12月28日,上海浦东新区法院对公民记者张展判刑四年的裁决显示,继已经全球知晓的李文亮医生之后,中国依然不断有公民因为政府试图掩盖疫情、并试图改写疫情历史的努力而付出代价。今年4月被捕的端点星网站的两名志愿者陈玫与蔡伟的案子有可能在未来几天开庭。

中国的2020年,可以说以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急诊科主任艾芬等人因为披露不明肺炎病例,提醒同行注意保护,而被警方训诫开始,以公民记者张展被判重刑结束。根据艾芬医生的自述,2019年底,她因在第一时间向医院有关部门通报消息, 并在科室医生微信群中发布消息,提醒同事注意保护,而受到"前所未有的,非常严厉的斥责"。李文亮医生本人不久后因感染新冠病毒不治去世。但他于1月3日被公安约谈并被迫签署的训诫书在网络上流传,成为中国政府在疫情初期隐瞒真相努力的证据。迫于民间的巨大压力,中国政府此后追认李文亮为"烈士",但却没有停止对言论的打压。

张展就是因为亲自前往武汉,实地了解武汉人在突如其来的重大疫情中的惊恐,并在网络上报道在封城禁足期间的武汉的所闻所见而于5月被捕。12月28日,上海浦东新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名,判处她4年徒刑。而在张展之外。同样曾去武汉实地了解疫情情况的公民记者陈秋实、方斌等人则突然从公众视线中消失,再无下落......

端点星案:当局把所有信息都遮蔽起来

在阻止官方舆论导向之外的疫情报道之外,中国政府实际上也在试图改写包括官方媒体早期的疫情报道。2020年4月19日,北京端点星网站两名年轻人------陈玫和蔡伟因为努力保存被政府删除的疫情报道而被捕。据陈玫的哥哥陈堃的介绍,其实,端点星网站保留的文件中,很多都是在中国官方媒体上发表过的文章。

陈玫与蔡伟两人已经于6月12日被批准逮捕。并在9月21日,从检察院正式起诉到法院。期间,司法当局百般阻挠家属委托的律师介入案件,而官派律师很少家属沟通,通报案件调查进展。陈堃告诉本台,此案原本应当在12月21日前后开庭,但由于有关部门后来变更司法程序,开庭时间因此改变,有可能是在未来几天开庭,但家人始终没有收到任何开庭通知,或量刑建议。至于当事人在看守所的情况,更是无从知晓。

陈堃:"我们难以判断程序转变本身是否意味着对他的起诉罪名会变得更重,但我们至少可以知道当局可能想继续拖延时间。因为直到现在我们既看不到起诉书,也看不到检察院的量刑建议书。这些都没有。所以我们不知道他有可能被判多少年。张展9月15日被起诉,比我弟弟早6天。(张展的)起诉书和检察院的量刑建议通知书都在网络上传出。但是现在我们对我弟弟的什么情况都不知道。"

张展因为疫情调查而被判刑四年,令陈堃对弟弟陈玫以及同伴蔡伟案件面对怎样的刑法深感担心。

陈堃:"我非常非常担心。张展(被判刑)四年确实下手非常重,尤其是在她身体状况这么不好的情况下,还有这么多各种媒体、人权机构、甚至有些国家政府都在为她呼吁,但上海仍然重判她四年。我非常非常担心张展,所以在法庭宣布判决结果的当天,12月28日,我专门跑到日内瓦世卫组织总部和联合国欧洲总部,举出标语,声援张展。但是张展这个案子虽然引起这么多关注,官方也没有阻止律师为她辩护。虽然从律师公布的信息来看,(12月28日)法院审判是在走过场,法官根本不听张展说什么,也不听律师说什么,但好歹她(张展)还有律师为她辩护。律师可以去见她,把她的健康状况、精神状况告诉大家,告诉外界关注她的人,也把外界对张展的关心告诉张展。张展虽然在绝食,但她至少心里知道有这么多人,全世界的人都在关注她。但我弟弟陈玫的案子,从他被抓走,一直到现在,完全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忙把外面对他的支持告诉他。没有任何人可以见到他。就因为这些原因,我更加担心我弟弟和蔡伟会不会被判得更重。"

"对比张展案,一方面张展有律师,另一方面,好歹公开通知律师什么时候开庭,所以能有媒体去现场,至少是在法院门外关注。我现在有点担心我弟弟的案子是不是会公开开庭。首先,我们不用指望能去旁听,一方面有疫情,再加上这个案件的性质,我觉得不可能允许我们去旁听,但会不会公开通知我都有点担心,因为当局目前对这个案子的处理手法明显就是想把所有信息都遮蔽起来,不让外界知道任何事情。所以,我很担心会不会最近几天对他秘密审判,只是发出一个判决书来。"

李文亮医生去世前曾向媒体表示,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只有一种声音。新冠疫情一年来,中国政府始终在打压一切不同的声音。但历史终将记住2020年,记住这场不期而至的灾难中的人祸,记住那些为真相而付出代价的不同声音。


法广:端点星两志愿者因挽救新冠疫情记忆面临刑罚 10/11/2020

中国北京天安门广场 2020年5月28日 照片

中国北京天安门广场 2020年5月28日 照片 REUTERS - CARLOS GARCIA RAWLINS

作者: 瑞迪

35 分钟

2019年自中国武汉开始传播的新冠病毒疫情仍在全球肆虐。中国政府在早期试图让发出警报的医生噤声后,又试图改写疫情历史,中国媒体和社交平台上早期关于疫情的文章或贴文陆续被删除。当局虽然迫于国内外舆论,最终追认"吹哨人"李文亮医生为烈士,但并没有停止舆论控制。恰恰相反。那些想还原历史真相,保留真实记录的努力不断面对当局重手打压。今年4月19日,中国本土疫情警报尚未解除,疫情重灾区武汉也尚未解封,北京三名从事公益活动的年轻人突然被捕,罪名是"寻衅滋事"。这三名90后年轻人分别是陈玫、蔡伟和蔡伟的女友小唐。司法当局已经于6月12日正式批捕陈玫与蔡伟。9月21日,检察院正式起诉。这三名端点星网站的志愿者究竟有哪些寻衅滋事的行为?陈玫的哥哥陈堃目前旅居巴黎,他向本台介绍了相关情况。

备份官方媒体报道获罪"寻衅滋事"

陈堃:我弟弟被抓之后,我找了很多他的朋友,包括我们共同的朋友,打听信息。我把这些信息平凑到一起发现,他是因为和朋友蔡伟创办了一个网站,叫做"端点星"。这个网站专门用来备份那些被中国当局删除的很多文章。大概在疫情爆发之后,他们备份了一百多篇文章。其中很多文章是关于疫情的,尤其是关于武汉人在疫情封城期间很悲惨的生活遭遇;有些文章是反思,或者批评中国政府在早期掩盖疫情的做法。但是这些文章,很多都是中国媒体发表过的。只是这些文章很快被删除。他们把这些文章备份,相当于是在让这些信息继续传播,而这与中国官方对于疫情的很多定性与宣传努力不一致。我们知道,当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说过:中国人民应该对疫情有"正确的历史记忆。"那肯定是在他们看来,通过备份来传播这些文章不属于"正确的历史记忆"......

法广:就是说在疫情后期,中国政府要重写关于疫情的记忆......

陈堃:对。是要重新写这段历史的记忆,要把它认为不合适的内容消失掉。

这怎么会是"寻衅滋事"罪呢?这是因为在2013年,中国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对中国刑法中的一条规定做了一个新的司法解释。刑法中关于 "寻衅滋事"罪名原来的规定是,比如在公共场所打架斗殴之类的行为。但是,新的司法解释增加了内容,利用网络诽谤他人、或者传播虚假信息、损害国家形象、严重危害国家利益等等都属于"寻衅滋事"。

我刚才说,我是通过朋友获得的讯息,还有查询到的司法解释来判断他为什么被抓。这些判断后来都得到了验证,因为我们一直追问他到底做了什么事,被控告这个罪名。律师后来告诉我们是:利用境外服务器搭建网站,存储和传播虚假信息,损害了国家和社会利益......这样看来,我们之前的猜测是对的。

法广:但其实他们在网上备份的内容,很多都来自官方媒体以前的报道,而这些报道现在也被看作是虚假信息......

陈堃:对。我对这些文章做过统计,尤其是涉及到疫情的部分,绝大部分文章都是中国媒体(发表过的)。我们讲中国媒体,就是在中国合法注册的媒体,实际上也就是官方媒体。只不过这些文章在官方媒体发布之后,有很快被删除。陈玫他们只是备份。没有一个字是他们自己写的。

法广:您对您弟弟被捕是否感到意外呢?他是否在疫情之前就是一个在社会运动中比较活跃的人士呢?

陈堃:我是感到有些意外的。因为我弟弟是一个很低调、很踏实的人,从来不去公开或主动地参与那些所谓很敏感的运动。到目前为止,我都不知道他参加过这样的运动。以我们大部分人的判断和经验来看,仅仅把被删除的文章备份,与类似要官员公开财产、要求共产党下台等行为的性质肯定很不一样。我当然认为任何人都不应该因为言论被抓,但的确,仅就他们做的这些事,我完全没有想到他会被抓、被判。我很意外......

法广:您弟弟在疫情之前就建立了这样一个储存被删除内容的网站......

陈堃:对。这个端点星网站实际上是2018年建立的。他们的口号就是"对抗404"。404就是一篇文章被删掉后显示的错误启示页面。"对抗404"的意思就是不想让那些文章消失。所以,他们从一开始就是要利用这个网站,保存中国政府要删掉的文章。但是,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们都没有遇到问题,甚至从来没有警察找上门来,没有遇到什么传唤、喝茶等,都没有。但当局突然间下重手抓人......

法广:从形式上看,这与中国今冬以来出现的新冠疫情有很大关系......

陈堃:是有很大关系的。

法广:您弟弟四月中旬被捕,到现在已经半年。这期间他一直处于被关押状态么?

陈堃:情况很复杂。我简单说一下,他4月19日被抓时,是"寻衅滋事"罪。但我们家里很快就收到一张通知书,说他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其实,哪怕是根据中国法律规定,也只有那些所谓涉及国家安全、重大贪污犯罪的人,才会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对指控"寻衅滋事"罪的人实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本身就是非法的。"

他就这样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其实就是秘密关押了大约两个月。之后,他被转移到看守所,但仍然是被关押,只不过我们现在知道他在看守所,而之前不知道他在哪里。

"转到看守所后,他很快(6月12日)被批准逮捕。案件后来又从公安局送到检察院。9月21日,从检察院正式起诉到法院。这个过程中,他一直处于被关押状态,家人也无法去探视他。"

强加官派律师,配合表演所谓的法律审判

法广:案件正式进入司法程序。家里人是否为他请到律师辩护?

陈堃:"这是这个案子中另外一个非常糟糕的问题。在他被抓之后, 我们很快,在4月的时候,就为他请了律师。但是,他当时被秘密关押,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律师多次去公安局找人,公安局都拒绝与律师见面。等他被转入看守所后,本来律师可以去会见,但是官方强行给他派了两个官派律师。中国法律规定,每个当事人只能有两个辩护律师。因为有这两个官派律师,我们自己请的律师就完全见不到他,更无法了解案情。直到现在,他的律师的位置始终被两个官派律师霸占着。"

"这几年我们看到很多例证,包括前一段时间12名在深圳被扣押的香港年轻人也是一样,都是被强加了官派律师。但官派律师在这过程中,其实不会为当事人做任何辩护,只会配合检察院和法院定罪判刑。"

法广:到目前为止,家人委托的律师不能够与当事人见面,家人也不能探视陈玫?

陈堃:"对,我们无法探视。官派律师可以去探视,但他们探视后给我们家人的信息非常非常少。我们打电话去,他们不接。只有他们想打给我的时候,才会打过来,比如通知家人他被逮捕,或被起诉。否则律师不与我们联系,我们也联系不到他们。如果问他们案情,他们也只很简单地说两句,没有更多消息。"

法广:从中国的司法程序来看,陈玫的案子应该在11月20日开庭?现在处于怎样状况?

陈堃:"根据法律规定,起诉两个月之内,也就是11月20日之前,必须开庭。但如果法院认为案件还需要更多侦察,就会将案件退回检察院侦察,然后再开庭。但至少到现在,我们没有收到通知说什么时候开庭,但也没有通知说他的案子需要进一步侦察。就这样僵持着。"

法广:您个人怎么看目前这种状况?您觉得情况会很糟么?

陈堃:"说实话,我现在有点悲观。我们从6月份到现在的4个多月的时间里,一直跟两个官派律师打了很多交到。又是写公开信,又是打电话,包括电话向他们施压,威胁要在国际媒体、国际机构曝光等,想逼退他们,因为他们代理这个案件完全是非法的,甚至违反中国自己的法律。但都没有任何作用。如果我们自己的律师无法介入的话,这就最终就会变成一个由公安、检察院、法院和律师,一起配合表演一场所谓的法律审判,实际上就是欲加之罪的状况。而且,包括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对"寻衅滋事"的司法解释本身都是与宪法有冲突的。就是说整个这些中国法律乱七八糟......"

"我希望通过媒体报道,能有更多人来关注这些案子,因为今年中国有很多人,不只是我弟弟,还有比如像现在在上海监狱里据说在绝食抗议的女律师张展等等,很多人就因为报道疫情或存储疫情信息,被抓,或者面临被判刑。希望国际社会多多关注这些人。"

陈玫与蔡伟因保存疫情记录而被捕事件在中国内外引发关注。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郭于华女士第一时间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呼吁当局拿出两名年轻人"寻衅滋事"的证据;人权观察、国际记者联盟、大赦国际组织、无国界记者等国际人权组织均先后呼吁中国当局放人。而在这两名年轻人之外,此前自行前往武汉调查疫情的公民记者陈秋实始终没有再公开露面;女律师张展也因为调查疫情而于9月底被以"寻衅滋事"罪名起诉。中国政府在疫情初期试图隐瞒疫情之后,又不仅在国内,也在国际上,试图改写疫情历史的努力已经令中国的国际形象迅速恶化。

( 由 作者 于 10月6日 编辑 )
家兔
发表文章: Mao's Legacy随笔记

首先来段steam上的游戏介绍机翻(外加本人的一点润色)

1976年,红卫兵与风起云涌的文化大革命即将接近尾声。病重的毛泽东开始将自己的权威托付给他在共产党共事的同志们。冷战已然进入新阶段,而您将决定中国未来的发展和她在世界上的位置。
-您将在1976到1985担任中国的最高领袖
-恢复中苏关系,争夺社会主义阵营的领导权,或者成为美国利益的代言人,亦或是走出属于您自己的道路。
-建立起强大的计划经济,或是进行市场化改革,吸引全世界的投资者;又或者进行共产主义自动化经济的实验——中国经济的未来取决于你。
-扩大在您的影响力,成为亚洲地区的主宰甚至把欧洲收入囊中,冷战给了您很多机会
-小心您的政客同事。他们可以成为你的盟友,也可以成为您致命的敌人。
-请记住,您的行动将决定XX世纪末的世界走向--苏联会不会分崩离析,社会主义阵营会不会垮台,朝鲜会不会被抛弃,您能否再现中国的光辉道路,还是会做的更好?




注意:以下内容若无特别说明请以1.3.8+GKChP汉化为准。
台湾

台湾回归
条件:必须触发六四并选择让位自由派、国际声誉50或更低。在两个中国事件中选择统一时刻。

虽然必须触发六四才能与台湾谈判,选择自由派上位并不代表PRC必须是自由主义才能收回台湾,因为毛子的程序员没写政体的条件判定,所以理论上你是可以在民主化后把党政转成一党民主、完成自动化研究后仍可以选择与台湾统一。同时拿到共产主义第一步和一国两制的成就,例如下面的这张图:威权主义中国和自由主义台湾。(在谈判前台湾是威权主义灰色,谈判后只要不选择维持现状台湾必转自由主义)

承认台湾主权
条件:必须触发六四并选择让位自由派,在两个中国事件中选择承认彼此。
没什么好说的。如果声誉没有降下来,除了维持现状只能选这个。同时还会获得米帝国主义的一小份贿赂。
解放台湾外部岛屿
条件:拥有50军力时策划入侵。若触发了六四,在两个中国事件中需要选择维持现状。
同样没什么好说的。这个结局仅占领了一些台湾外部的零散岛屿,台湾本岛并没有被解放军入侵。


阿拉伯联合共和国

成立条件:支持埃及纳赛尔主义者推翻萨达特总统,在泛阿拉伯主义事件中选择支持成立。
该选择下还有两个子分支结局:
不合的联盟
条件:支持创立阿拉伯联合共和国且没有将让所有可互动的阿拉伯国家(埃及、利比亚、叙利亚、伊拉克)加入。 完整的联盟
条件:支持创立阿拉伯联合共和国且让所有可互动的阿拉伯国家(埃及、利比亚、叙利亚、伊拉克)加入

港澳地区
武力统一
达成条件:帮助阿根廷打赢马岛战争,在拥有5预算和10军力后即可武力占领。游戏内武力统一和全面收回的文本是一样的


全面收回
条件:全球影响力比美国世界影响力更高,在港澳之命运事件中选择全面收回。 香港再见?澳门再见?
触发条件:在港澳之命运中选择高度自治或适当自治,且国际声望达到70或更高。 如果放任不管,英国和葡萄牙会取消批准回归协议。此时想收回港澳只能通过武力解放了
但是,如果中国与美国签署了友好合作协议。后者会自动向英葡两国施加压力,港澳仍会回到中国手中
如果在事件触发时改革派或自由派占领导地位,则可以和三合会达成合作。与三合会合作的选项有两个:
达成联盟,但不免于清洗

达成联盟,且提供优惠条件
与上一者的区别是能获得额外的10预算,但党内/民众支持度掉的更多
只要你选择上面两个选项中的其中一个必会获得处理三合会的buff。
同时,如果经济类型为鸟笼经济或政府干预程度更高、改革派或自由派不占据领导地位。你可以花费8特工值进行清洗运动,同样能保住回归协议。

六四
触发条件:中国政策软化至改良主义。在政府分类的地图中国土变为绿色

注意:即便你已经转变为多党政治,只要给予民众的自由化程度够高,六四仍会(至少)在1983年爆发。

这个事件有四个选项(无论是什么情况都是这4个选项):
a(武力镇压

历史上的六四结局。如果思想自由化程度偏高(50~70之间)这个选项能让MSS暂时喘息一会。此外,这个选项并不会导致某个江姓男子进入中央。
b(有限武力驱散
和上一个选项的结果类似,但思想自由化程度会额外增加25个数值。如果原本的思想自由化程度偏高,很有可能会在事件结束后触发一次普通的民主化示威事件。请提前备好足够的特工值。

c(让位自由派
若选择该选项,自由派当前的派系负责人成为当前的中国领袖。同时触发共产党的新开始与民主化改革的子事件,在点完这两个事件后会直接进行选举。

人民支持度会直接影响到议会席位,不是法定多数游戏会直接结束。
注:这个结局会随着多数党的不同造成改变
如果是法定多数,游戏继续。且每年进行一次议会席位选举。
D(满足要求
如果你在事件中选择第四个选项,游戏会直接结束。(我也不知道为啥)


>20201217:先写到这里,20个小时后继续写…
( 由 作者 于 2020年12月20日 编辑 )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name)
回复文章: 关于左右

@吳敦義 #117605 按照political compass的划分,川普比希拉里更左(当然都在右上角),川普也比希拉里更威权。

一致通过
一只雞兒 坚持贯彻主体思想一亿年不动摇
回复文章: 关于左右

@吳敦義 #117605 毕竟是上个世纪初的产物,现在似乎四轴谱比较流行.第三轴一般是保守-进步,不过第四轴就没有统一的标准了.

吳敦義 前主席。傳統菁英政客。
回复文章: 关于左右

@一只雞兒 #117600

這是很標準很傳統的座標劃分。但我覺得在今天,這樣的左右描述已經不夠用了

左逼屠宰场
虫文门 拥共屠支
回复文章: 关于左右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于 2020年12月17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Everything has its own time

黑名单可能来自于11月27号关于计划生育的争议,站长认为我不该在豆沙的帖子下回复,我认为自由回帖是言论自由,所以站长就在12月3号推出了黑名单功能,就是为了让豆沙能拉黑我。速度是挺快的。

用技术解决问题这个思路我觉得很好,高效也公平。但是初版黑名单留了个大后门,就是被拉黑之后仍然可以@和回复拉黑者。我认为这是不是bug就是设计失误,导致这种黑名单毫无意义。后来这个站长连夜就能改好的bug引发了一部分问题。

我感觉站长不擅长政治,拉架基本上只会和稀泥,连豆沙和瑶瑶这么好哄的人都搞不定。所以还是适合用自己擅长的技术手段解决问题。

站长可能也分不清论坛到底只是一个工具还是自己的伟大作品,没太大的动力去改bug。

这次事件性质是家庭纠纷。

豆沙把站长当爹,他想要特别的关注和待遇,认为自己被欺负了,爹应该帮他打架。可能是家庭缺爱或者从小受溺爱。我估计他过些时候会自己回来,毕竟他想要被关注。

瑶瑶属于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在这种家庭纠纷中无法选择立场,只能滚键盘。

其他人也都是捣糨糊,出来站下队就撤了,尘埃落定后再出来表示下遗憾。

站长也不喜欢立规矩,却喜欢手动帮人解决纠纷,大概是喜欢当皇帝判案。同时也可能会因此感觉到自己对论坛付出过多,得到的太少。所谓君父,就是你要免费为所有人做事情,负责提供一切,做道德楷模。出了事情你总有责任,但是能得到的可能也就是一点威望一句感谢,有时可能这些都没有,只有抱怨,会让你的心理能量迅速流失。

这不是一个正常的家庭,缺爱缺规则。表面看起来似乎很和谐稳定但是有冲突的时候就迅速分裂了。

( 由 作者 于 2020年12月17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茶餐廳🍵

说实话,前段时间因为一些纯粹的私人恩怨,我也两次萌生退网之心,甚至严肃地和一两位好友提过这个想法。退网的动机其实和放弃任何事物的动机都差不多,就是一种觉得“没意思”的心情。在这种心情下,看着的还是同一样东西,但是都黯然失色了。之后,私人恩怨始终都在那里,但我还是自食其言,回47还有膜乎玩了。吸引我回来的是我关心的人,我想和ta们说话;还有我觉得有意思的讨论,还是想参与几句。

我们在墙外论坛是干什么?完全是为了“键政”吗?大概每个人有自己不同的答案。有一位我很尊敬的网友曾说,要学习或者做项目,论坛是相当没有效率的方式,或许是吧。但对我来说,逛论坛是一种情感性的活动。我的政治观点从小开始就算是同龄人中的异类(大多数人不关心政治或者属于环球时报党),周围的同学朋友其实大多数人都相当优秀,为人也好,但是我还是有种“孤独感”;我记得刘晓波被抓的时候,我很想找个身边的朋友就此问题说说话,但是竟一时找不到可以谈这个问题的人。至于出国以后,虽然言论顾虑少些,但周围人大多数don't give a shit to Chinese politics——或者说,他们也会关心下中国的事,但这种事只有与其本国相关的时候才有意义;所以我也遵循惯例,不会就他人不感兴趣的问题多谈。后来发现了墙外“键政”论坛,我觉得自己心灵的一部分彷佛有了依托的地方。虽然在匿名论坛上,我并不真正的“认识”任何网友,但有一些人,确实让我有真实朋友的感觉。

我也是因此认识到,无论我怎么显得不在意,我的自我定位始终是中国人,背负着这片土地、这一文化的种种,无论是好是坏。逛reddit谈美国政治,也很有意思,但我始终有种局外人的感觉。中文才是我的母语,中文论坛才让我有网上的“家”的感觉。

所以无论是某些粉红,还是支黑,在一定程度上我都能理解。如果他们毫不care中国/中国人/中国文化,那也不会有这么强烈的政治观点。人的真情实感没有什么对错和优劣。

( 由 作者 于 2020年12月16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时代周刊》2020年年度风云人物竟然是拜登和贺锦丽
thphd 2047站长
发表文章: 【宣传材料】2047论坛与其他地方的主要区别
  • 墙外中文论坛
  • 用户学历范围从初中到博士
  • 完全匿名,注册账号无需提供手机号或邮箱
  • 注册用户享受完整版维尼查(党员搜索)和云上贵州(社工搜索)服务
  • 没有政治审查
  • 管理员值班,无理取闹/出口成脏秒删,对喷子零容忍
  • 规则清晰,权责分明,不同政治倾向人士唯一能和平共处的讨论区
  • 严惩所有形式的网络暴力,用户不必担心被骚扰
  • 不歧视少数群体(亚非拉/LGBTQ/老弱病残
  • 私信功能对所有注册用户开放,方便用户私下联络
  • 支持PGP签名登录
( 由 作者 于 2020年12月12日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