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人大佐韦国清 @食人大佐韦国清
有缘再见
14

近十几年的苏联史研究中,最有趣的发现是,苏共高层关起门来说的话,和他们的宣传一模一样。

他们真的相信工人阶级,相信帝国主义,相信马克思,相信布尔乔亚,相信计划经济,相信这一系列新话。斯大林的暴政不是为了攫取更多权力(他从一开始就有了),而是因为他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人。赫鲁晓夫是如此,贝利亚是如此,莫洛托夫是如此,甚至戈尔巴乔夫也是如此,他们做的一切都是因为他们真的相信共产主义。这也是列宁的遗嘱基本没有动摇斯大林的权力的原因——斯大林是当时苏共眼中最理想的共产主义者。

冷战中,美国政客对苏联最大的误判就是认为苏共的共产主义面具后面是现实主义,民族主义,大俄罗斯主义,等等等等。只有极少数人能看出苏共高层都是真信徒。美国大多数民众,包括里根,也许根本不知道这些政治理论为何物是什么,幸运的是,正是因为他们不够聪明,使得他们能够与最聪明的苏联研究者达成一致。

现在历史又重演了,美国的政客有的认为习是民族主义者,有的认为习践行现实主义,有的认为习是法西斯,有的认为习信奉国家资本主义,还有的人像杜鲁门一样期盼与习合作。但是,只有真正聪明的人,才能看清,习近平相信他手上又臭又长的演讲稿,相信中国梦,相信伟大复兴,相信他宣传的一切谎言,他做的一切也不只是为了集权,而是因为他是真正的共产主义者。

和习作对的人,要是祈求他的怜悯,不切实际地期望他有一点理智和人性,一定会遭到惨败,就像大清洗中上百万的冤死者一样,因为在他看来这都是必要的牺牲。

13

无论是在波兰,匈牙利还是东德,后共产主义地区的民主国家政治上一个普遍特点就是右翼民族主义甚至是右翼威权主义。中国要是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民主化,与其他后共产主义国家走上相似的轨迹是必然的,@但使龙城飞将在 将会是民主中国中最典型的公民,像他一样的人在中共统治下不可能对中国的现实造成任何改变,但是在民主中国将是决定性的政治力量,各位如果对这样的人怀有如此大的恶意,相比民主中国,现在的共产中国可能更符合各位的期望。

现实地说,在中国进行任何变革,根本不可能脱离民族主义,比如最近的黑人杀女大学生事件,反贼可以肆无忌惮地向中共政府开炮,还能获得小粉红的支持,这在其他任何社会议题上是很难做到的。所以,反对民族主义的人支持中国的民主化,完全是缘木求鱼。

12

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能够让民众合法地实施民粹和暴力。

13殖民地的民众根本不了解古希腊古罗马的历史,根本不了解卢梭孟德斯鸠,根本不了解什么三权分立,什么法的精神。

他们唯一了解就是:自己身边的人,没有一个喜欢英国的新税法,没有一个喜欢英国的新总督,所以只要恢复了民选政府,就一定能废除新税,赶跑总督。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法国,发生在印度,发生在东欧,这些国家的民众呼吁民选政府时,没有一个是了解民选政府真正的优势的,没有一个不是出于强烈的民粹需求的。

因此我要预言,未来的中国,普及政治哲学的革命者,必然会失败,煽动民粹和暴力的革命者,才有可能成功。

什么是中国的民粹和暴力呢?其一,是反计划生育,其二,是房产税,其三,是教育公平,其四,是劳动法,其五,是大汉族主义,其六,是两岸统一,其七,是对外扩张。

所以,在中国煽动民粹,呼吁民选政府的革命者,应该是这样的说辞:

“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有中国这么大比例的主体民族,正因如此,反而只有民主选举,才能保证主体民族的利益。”

“中国有几千万的外卖小哥,你们没有一个人在人大有代表,但是无论在任何民主国家,都没人敢忽视你们的选票,所以只有民主选举,你们才能发出自己的声音。“

“你们问问自己身边的人,有哪一个喜欢黑人和穆斯林留学生吗?要是中国是民选政府,他们早就被驱逐出境了。“

总之,最重要的是要让民众意识到自己的切身利益是属于大多数的,但是只有民选政府才能让大多数人发出声音。在中国,这个条件是独一无二的,因为中国是高度同质的社会,而中共喉舌常常说的民主失败的例子,无一不是分裂社会。这一点至今没有被反共者利用,是反共者最大的失败。

9

市场经济的价格机制天然就有调节供需的能力,电价上涨后需求减少供需自然会平衡,为什么要用限电这种低能低效的方式调节呢?

再仔细一看,为什么电力供给短缺,电价却不上涨呢,原来又是被官僚这张粗暴的大手扭曲了,煤供应不足,煤价就该上涨,价格机制传导到电力电价就会上涨,没想到低能的社会主义官僚直接限制煤价,同时电厂作为低效的国企,没有盈利的动力去涨价,居然放弃了调节,结果政府控制价格就会造成短缺,这一经济学的铁律又应验了。

更不可思议的是,中国那么多经济学家,居然没人质疑这种带有短缺经济学特色的调节机制,难道在社会主义里活久了,中国人真的都变成猪了?

6

习近平和慈禧一样,弱点就是喜欢别人舔他,但是你不能是他的下属,也不能被他控制,那样他会觉得被舔是理所当然的。你最好是个名人或者是聪明人,满足了他的虚荣心和好大喜功,他就会给你和付出不成正比的利益。这个性格特征在历代中共官僚中普遍存在,但是习因为对现代文明了解最少,是表现最明显的。美国看出这点的人很多,马斯克就是其中之一。美国的各种汉学家,包括基辛格,也都看出来了。第三世界国家也有很多看出这点的,也赚的盆满钵满。但是如果你是个中国人,被他控制,没办法舔他,就只能乳他了。

5
youtu.be/0tXvLJXkFFg

我一直推荐的stephen kotkin的讲座。stephen kotkin是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共产主义和苏联研究的专家。

关于中国的内容:

  1. 苏东剧变中,人民群众的胜利是一个神话,美国的渗透是一个神话,根本原因是统治阶级放弃抵抗。中国人并不比西方人更懦弱,但是统治阶级比西方更加强大。

  2. 改革开放的市场化是民间行为,邓小平的共产主义改革是一个神话,他对中国真正的贡献是外交上彻底倒向美国。

  3. 无论左人的声音多大,共产主义都已经死了。

  4. 所谓共产党的渐进改革,从来也没有存在过,以后也不可能发生。

  5. 所谓中共用经济发展换取统治权的说法,是谎言,这样的契约根本没有存在过,中共的统治依赖的是而且只是暴力。

5

从musk最近的推文来看,他对信用货币失去了信心,但是很无奈,目前最好的选择也只有狗币。

完美的加密货币,最主要的,是去中心化。这是加密货币的根本优势,或者说是金本位制的根本优势,也是加密货币和信用货币的根本区别,这也就杀死了一部分开历史倒车的中心化加密货币了(比如某国)。

其次,是不能通缩,这是黄金作为货币失败的主要原因。这一点,就杀死了除了狗币之外几乎所有的加密货币。狗比虽然无限量供给,但是依然不够完美,因为供给的增长是固定的,最好的情况,是货币的供给随着需求变化,如果有人能开发出一个协议解决这个问题,贡献将不亚于中本聪。

最后,要广泛持有。遗憾的是,唯一剩下的狗币目前也不能满足这个条件,因为狗币高度聚集,被深度操盘,这样的货币不能被信任,这也是为什么elon musk会高呼要求狗币的持有者赶快卖出。这也和狗币初期限量供给有关系,可以说狗币是先天不足。不过,因为现在无限量供给,这个问题有希望在未来被缓和。

我要是musk,就不会执着于有明显缺点的狗币,而是另起炉灶,花钱研究解决货币供给问题,再以个人声誉背书保证货币初期信用和解决知名度问题。这么看来,世界首富也不是那么聪明。

(另外,如果musk不另起炉灶,狗币持有者越来越多的话,它以后还是会通缩的,因此在可预见的未来买狗币是保值的)

4

一个人的观点是由他的经历决定的,这种prior几乎不可能改变。即使是同样发生的一件事,带有不同prior也会产生截然不同的看法。

我曾经历过很多不同的事情,深深体会到如果一个人没有经历过某些事,是不会有某些想法的,而经历过这些事的人,产生这种想法又是无比自然的。

即使是经历过系统性的思维训练和科研训练也不能避免这个结果。

因为一个人亲身经历的事情,远远比任何逻辑和言语的影响都要大无数倍。

这是为什么,无论在网络上还是现实生活中,我都很少去尝试改变他人的观点。而且我认为,绝大多数这类尝试,都会失败。即使侥幸说服一个陌生人,性价比也非常的低。

希望各位在和他人争吵时,能考虑这个问题。

3

2047有些讨论阴谋论的观点,基本都没说到点上。真实的情况是,世界上绝大数人都是不讲逻辑,不讲道理的,即使你的观念是对的,想要说服民众改变根深蒂固的思想还是非常困难,要想用逻辑来说服简直是事倍功半,更别提绝大多数人根本没有兴趣了解真理和真相。所以,从传播学的角度上说,你如果想要传播自己的观点,但又不是弗里德曼这样巧舌如簧的诺贝尔奖得主,阴谋论几乎是唯一的途径。

举个例子,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国人,一辈子都接受了党的教育,你怎么单凭言语让他在最短时间内憎恨共产主义呢?难道跟他谈芝加哥学派,奥地利学派吗?他连最基本的逻辑教育都没有接受过,怎么可能知道你在说什么呢?正确的做法是告诉他共产主义是犹太人的阴谋,然后给他展示毛泽东,孙中山和犹太人谈笑风生,和犹太人坐在人民大会堂的照片,再给他列出苏共犹太创始人的名单。

这一套可不是我发明的,事实上,它早在苏联内战红军白军时期就已经被广泛运用了,阴谋论在人类历史上比比皆是,导向良好结果的也有许多例子,直到今天它还是屡试不爽,这可不是正义和邪恶能解释清楚的。

2

在中国发生的不正常的事情,只要掀开共产党拙劣掩饰的幕布,几乎都能清楚地看到背后习近平的手。

在美国发生的不正常的事情,没有人知道背后发生了什么,达成了什么交易,什么群体的利益又被伤害了。

是否可以认为,在这个角度上,中国比美国更加透明?

2

致纽约州人民:

在一个组织良好的联邦能够保证的许多优势中,再也没有比制止和控制党争的暴力值得更正确地加以发挥了。民众政府的支持者,从未感到对民众政府的性质和命运的担忧会有他仔细考虑其危险弊病的倾向时那样严重。因此,他对于能恰当地矫正这种弊病而不违反他所遵循的原则的任何计划,不会不给予应有的评价。不安定,不公正和带进国民会议里的混乱状态,事实上是使世界各地的民众政府衰亡的致命疾病;而这些情况始终是自由的敌人赖以进行最为华而不实的雄辩的最喜爱和效果最好的题目。美国宪法对古今民众政府典型所作的宝贵改进,已经被赞颂地够多了,但如果硬说宪法像人们所期望的那样有效地排除了这方面的危险,那也是不公正的偏颇。到处可以听到我们最关心而善良的公民以及拥护公众信用和私人信用、公众自由和个人自由的人们抱怨说:我们的政府太不稳定,在敌对党派的冲突中不顾公益,决定措施过于频繁,不是根据公正的准则和小党派的权利,而是根据有利害关系的占压倒多数势力的强力。无论我们多么热切希望这些抱怨毫无根据,但是已知事实的证据,不容我们否认,这些抱怨在某种程度上是正确的。的确,在认真检查我们的情况时会发现,我们遭受的某些痛苦,曾被错误地归咎于政府的工作;但同时也会发现,其他原因也不能单独说明我们许多最大的不幸,特别是不能说明普遍的、日益增长的对公共义务的不信任和对私人权利的忧虑,从大陆的一端到另一端,均有这种反应。这一切即使不完全是,也主要是我们公共管理的被党争精神败坏的那种不稳定和不公正的影响。

据我理解,党争就是一些公民,不论是全体公民中的多数或少数,团结在一起,彼某种共同情感或利益所驱使,反对其他公民的权利,或者反对社区的永久的和集体的利益。

消除党争危害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消除其原因,另一种是控制其影响。

消除党争原因还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消除其存在所必不可少的自由;另一种是给予每个公民同样的主张、同样的热情和同样的利益。

关于第一种纠正方法,再没有什么比这样一种说法更确切了:它比这种弊病本身更坏。自由于党争,如同空气于火,是一种离开它就会立刻窒息的养料。但是因为自由会助长党争而废除政治生活不可缺少的自由。这同因为空气给火以破坏力而希望消灭动物生命必不可少的空气是同样的愚蠢。

第二种办法是做不到的,如同第一种办法是愚蠢的一样。只要人类的理智仍会发生错误,而且人们可以自由运用理智,就会形成不同意见。只要人们的理智和自爱之间存在联系,他们的观点和情感就会相互影响,情感就会依附在观点之上。人的才能是多种多样的,因而就有财产权的产生,这种多样性对于达到利益一致来说,不亚于一种无法排除的障碍。保护这些才能,是政府的首要目的。由于保护了获取财产的各种不同才能,立刻就会产生不同程度的和各种各样的财产占有情况;而由于这一切对各财产所有人的感情和见解的影响,从而使社会划分成不同利益集团和党派。

党争的潜在原因,就这样深植于人性之中;我们看到这些原因根据人类社会的不同情况造成不同程度的行动。热心于有关宗教和政体的不同意见,以及其他许多理论和实践上的见解,依附于各种野心勃勃、争权夺利的领袖或依附于其财产使人们感觉兴趣的人,相继把人们分为各种党派,煽动他们彼此仇恨,使他们更有意于触怒和压迫对方,而无意为公益而合作。人类互相仇恨的倾向是如此强烈,以致在没有充分机会表现出来时,最琐碎、最怪诞的差别就足以激起他们不友善的情感和最强烈的冲突。但是造成党争的最普遍而持久的原因,是财产分配的不同和不平等。有产者和无产者在社会上总会形成不同的利益集团。债权人和债务人也有同样的区别。土地占有者集团、制造业集团、商人集团、金融业集团和许多较小的集团,在文明国家里必然会形成,从而使他们划分为不同的阶级,受到不同情感和见解的支配。管理这各种各样、又互不相容的利益集团,是现代立法的主要任务,并且政府必要的和日常的活动必然会涉及党派精神和党争。

没有一个人被准许审理他自己的案件,因为他的利益肯定会使他的判断发生偏差,而且也可能败坏他的正直为人。由于同样理由,不,由于更充分的理由,人的团体不宜于同时既做法官又做当事人。然而许多最重要的立法案件,难道不是那么多的司法判决,不过不是同个别人的权利有关,而是同庞大的公民团体的权利有关吗?而各种不同的立法者,还不是他们所决定的法案的辩护者和当事人吗?曾经有人提过一条有关私人债务的法律吗?这是债权人和债务人各为一方的问题。法官应当在他们之间掌握平衡。然而政党本身是,而且必然是法官;人数最多的党派,或者换句话说,最有力量的党派当然会占优势。本国工业是否需要以及在何种程度上通过限制外国工业而得到鼓励?这是土地占有者阶级和制造业阶级会采取不同决定的问题,可能两者都不会专门关心正义和公益问题。对各种财产征税的分配,是一条看来需要极其公平的法令,然而恐怕没有一条法令能为居于统治地位的党派提供更大的机会和诱惑来践踏正义的准则了。它们每使处于劣势的派别多负担一个先令,就给他们自己的腰包里节省一个先令。

有人认为开明的政治家能够调整这些不一致的利益,使之有利于公共福利,这根本是没有意义的。开明政治家不会经常执掌大权。在许多情况下,如果不作间接和长远的考虑,根本也不能作出这样的调整,而那种长远的考虑也很难胜过一个党派不顾另一党派的权力或全体人民的福利而争取眼前利益的打算。

我们的结论是,党争的原因不能排除,只有用控制其结果的方法才能求得解决。

如果一个党派的人不是多数,可用共和政体的原则来求得解决,这就是使多数人用常规投票的方法来击败其阴险的企图。这样的党派能妨碍行政管理,能震撼社会,但不能以宪法所规定的形式执行和掩饰其暴力。另一方面,当一个党派包括大多数人时,民众政府的机构能使他们为了占统治地位的激情或利益而牺牲公益和其他公民的权利。因此,我们所要探究的重大题目就是,保护公益和私人权利免遭这种党派的威胁,同时保持民众政府的精神和形式。让我补充说,这是使这种形式的政府摆脱长期受到的耻辱最为迫切需要的东西,从而能使这种政府为人们尊重和采用。

用什么方法才能达到这个目的呢?显然只能用两个方法当中的一个。要么必须防止大多数人同时存在同样的激情或利益,要么必须使具有同样激情或利益的大多数人由于他们的人数和当地情况不能同心协力实现损害他人的阴谋。如果冲动和时机恰巧同时存在,我们深知,无论道德或宗教都不能被依赖来进行适当控制。在个别人的不义和暴力行为上,道德和宗教的作用都难以找到,而随着人数的增多,它们的效果就相应地减少,也就是说,按照效果被需要的程度而变化。

这样来看问题,可以得出结论说:一种纯粹的民主政体——这里我指的是由少数公民亲自组织和管理政府的社会——不能制止党争的危害。几乎在每一种情况下,整体中的大多数人会感到有共同的情感或利益。联络和结合是政府形式本身的产物;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止牺牲弱小党派或可憎的个人的动机。因此,这种民主政体就成了动乱和争论的图景,这同个人安全或财产权是不相容的,并往往由于暴亡而夭折。赞成这种政府的理论政治家错误地认为,如果使人类在政治权利上完全平等,同时他们就能在财产、意见和激情上完全平等。

共和政体,我是指采用代议制的政体而言,情形就不同了,它能保证我们正在寻求的矫正工作。让我们来研究一下它和纯粹的民主政体的差别,我们就能理解矫正的性质以及它必然会从联邦得到的功效。

民主政体和共和政体的两大区别是:第一,后者的政府委托给由其余公民选举出来的少数公民;第二,后者所能管辖的公民人数较多,国土范围也较大。

第一个区别的结果,一方面是通过某个选定的公民团体,使公众意见得到提炼和扩大。这一公民团体的智慧能辨别国家的真正利益,而他们的爱国心和对正义的热爱最不可能为暂时的或局部的考虑而牺牲国家。在这样的限制下,很可能发生下述情形:由人民代表发出的公众呼声,要比人民自己为此集会,和亲自提出意见更能符合公共利益。另一方面,结果也可以适得其反。党争精神强烈的、带有地方偏见的或别有用心的人,可能用阴谋、贿赂以及其它方法首先取得参政权,然后背叛人民的利益。结果产生这样一个问题:对于选举公共福利的适当保护人来说,是小共和国好呢还是大共和国好;从以下两个明显的理由可以清楚地决定是后者较好。

首先,应该指出,共和国无论多小,为了防止少数人的结党图谋,代表必须达到一定数目;同时,共和国无论多大,为了防止人数过多的混乱,代表必须限于一定数目。因此,在这两种情况下,代表人数并不同两个共和国的选民人数成比例,在小共和国所占的比例就大一些。结果是,如果大共和国里的合适人选的比例并不小于小共和国,那么前者将提供更多的选择,从而就有更大可能提供适当的选择。

其次,由于选举每一个代表的公民人数,大共和国要比小共和国多,所以不足取的候选人就更难于成功地采用在选举中常常采用的不道德手腕;同时由于人民的选举比较自由,选票也就更能集中于德高望重的人的身上。

必须承认,在这种情况下,如同在其他许多情况下一样,折中看来,两者都有麻烦之处。如果把选举人的数目增加得太多,会使代表很不熟悉他们当地的一切情况和次要利益;如果把选举人数减得太多,会使代表不适当地关注这一切,而很少了解和追求重大的全国性目标。在这方面,联邦宪法使两者恰当地结合起来,把重大的集体利益托付给全国的和地方的特别是州的立法机关。

另一个区别是,共和政府能比民主政府管辖更为众多的公民和更为辽阔的国土;主要就是这种情况,使前者的派别联合没有后者那么可怕。社会愈小,组成不同党派和利益集团的可能性就愈少;不同的党派和利益集团愈少,发现同一党派占有多数的情况就愈多;而组成多数的人数愈少,他们所处的范围就愈小,他们就更容易结合起来,执行他们的压迫人民的计划。把范围扩大,就可包罗种类更多的党派和利益集团;全体中的多数有侵犯其他公民权利的共同动机可能性也就少了;换句话说,即使存在这样一种共同动机,所有具有同感的人也比较难于显示自己的力量,并且彼此一致地采取行动。除了其他障碍以外,可以指出,即使意识到不正当的或卑鄙的目的,相互交往也往往由于需要赞同的人数相应地不信任而受到阻挠。

因此,很清楚,共和政体在控制党争影响方面优于民主政体之处,同样也是大共和国胜于小共和国之处,也就是联邦优于组成联邦的各州之处。优点不是在于能选拔见解高明、道德高尚,因此使他们能超出地方偏见和不公正的计划的代表吗?不能否认,联邦的代表最可能具有这些必要的才能。优点是否在于党派的种类较多,能更好地防止一个党派在数量上超过其他党派而且压迫它们呢?同样,在联邦组成的种类更多的党派,加强了这方面的保证。总之,优点不是在于给不讲正义和图谋私利的多数人以更大的障碍,反对他们协调一致,完成其秘而不宣的愿望吗?这里又是联邦的辽阔广大提供了最明显的便利。

党派领袖的势力,可能在他们各自的州里燃起烽火,但是不能使它蔓延到其他各州。一个教派可能变为邦联某一部分的政治派别;但是散布在邦联四面八方的各种教派,必然会保护全国议会不受来自那里的任何威胁。对纸币、对取消债务、对平均分配财产、或者对任何其他不适当的或邪恶的目的的渴望,比较容易传遍联邦的某一成员,而不容易传遍整个联邦;正如这样的弊病更可能传遍某一个县或地区,而不容易传遍全州一样。因此,我们发现,在联邦的范围和适当结构里,共和政体能够医治共和政府最易发生的弊病,根据我们赞成共和政体,并以此自豪的程度,我们应该以相应的热情拥护联邦党人的精神,并支持他们的人格。

普布利乌斯

2

美国左人的woke叙事和右人的Qanon叙事一样,都是希望传播政治观点的人,针对无知群众打造出来的世界观一键安装软件,其本质都是反逻辑,反思考,忽略细节和灰色地带的,但是因为绝大多数普通人没有办法用逻辑思考,对于世界观的矛盾丝毫不敏感,又因为这种一键安装的叙事与日常生活中接触到的不同,能够给人发现真相的廉价愉悦感,因此能够广泛传播,受到越来越多人追捧。

美国政客,特别是所谓建制派政客,和这种世界观的关系,是复杂的,一方面大多数议员根本不相信这种叙事,另一方面为了选票他们能做到最多的也只是一言不发。这就是为什么麦康奈尔对qanon至今保持模棱两可,这也是为什么拜登会对激进左派的质问沉默不语。得益于美国的代议制民主,这些两面派的心口不一,恰恰减少了这些另类叙事的影响,保证了美国政治的稳定和秩序。

令人担忧的,一是美国的两党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开始鼓吹这些另类叙事,二是这些另类叙事的真信徒当选并掌握权力。我要悲观地说,这两件事情正在发生。

前者早早就被民主党采用,公立学校的性教育课程和跨性别厕所,以及左媒对于暴乱的片面报道,难道不是最好的证明吗?共和党的政治精英们,不可能看不到这种世界观一键安装软件的传播学价值,但他们之所以陷入被动,我只能认为是他们的道德底线还稍微起了作用。Trump就不同了,他恰好是一个没有底线的人,又是传播学的专家,他就这样成了另类叙事的布道者,但是公道地说,他所做的,不过是民主党人们早就在做的事罢了。

至于后者,我们早就在奥巴马时代见到了,甚至奥巴马本人就深受另类叙述的影响,这些真信徒们,早就遍布蓝州的州议院,也多见于联邦议院的新左派。共和党的真信徒们,也在这次选举中粉墨登场,左媒拉的清单中,不难发现这些人的身影。

事实上,美国历史上,也出现了许多另类叙事,最著名的就是内战后南方的lost cause。但是因为互联网,这恐怕是第一次另类叙事有如此大的影响。要在美国现有框架的基础上解决这个问题,恐怕需要麦迪逊梦想中的多党制吧。

2

膜乎现在的情况,表面上是因为站长大哥的政治观点和用户不和,而且在这个基础上没有做到impartial,在几个川粉用户的刺激下,相互之间矛盾难以调和,导致用户出走,论坛分崩离析。

最根本的问题,还是匿名论坛用户之间的信任度极低,同时管理和运作的不透明和论坛本身的非营利性,导致要保持匿名论坛在稳定扩张情况下保持稳定和活力,对管理者和用户的德性,都有非常高的要求。品葱站长因为肉身尚在虎口,对自身安全非常敏感,这种敏感导致了一系列有问题的猎巫行动和政治斗争,天生就注定了新品葱的失败。膜乎的站长,因为自身的能力和现实生活的问题,对各种政治观点没有办法保持公正和公开,最后只能导致用户出走。膜乎的这一问题,其实长久以来一直被掩盖了,因为膜乎的parody性质天然需要用户和管理者对不同观点有所包容的。 现在的2047也有这个问题,我完全不能信任thphd这个站长。

但是话说回来,如何在维护言论自由的同时,保持匿名论坛用户的理性,我尚未找到很好的解决办法。陶片放逐法,其实会是一个可能的解决办法,但是管理者通常不愿意放弃自己的权力,即使他们声称是pro democracy的。新品葱早期就声称是pro democracy的,也有类似陶片放逐的一系列动议,现在已经不装了。现在看来,美国能有华盛顿,真是万幸。

2
youtu.be/grceJbuPUXI

分享一个有趣的podcast,谈到了现在美国政治里很多有趣的话题。如果听得懂英语的,我强烈建议观看。

1

1.几个月前退葱,现在正式从品葱逃难过来,品葱我真的很难看下去了,感受就和reddit的政治版差不多,在品葱的身份是维尼头像的某人,有兴趣可以猜猜。

2.在这里还是要感谢一下品葱对我进行了政治学的启蒙,过去一年又看了很多书价值观基本定型了。

3.我对于优质中文论坛的要求其实不高,主要希望是优质的中国信息渠道,同时能有一些深层次的讨论,最好是能像早期知乎一样。品葱某种程度上是能够达到这个要求的,但是因为用户素质缘故已经越走越远了。

4.现在对于推翻中共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不管是加速还是冷战什么的,基本失去热情了,因为现实身份的关系,不管怎么样我的物质生活都不会受到太大影响,之前还能乳乳包,现在那张猪头脸一眼都不想看下去。

5.个人认为这个论坛的题目还是太简单了,总之我继续观察观察吧。

1

维吾尔人还能搞点事,怎么基督徒不管在墙内还是墙外,都鸦雀无声呢?

1

You know what, I'm willing to hail hitler and trump when holding a pride flag in one hand and an Ingsoc flag in the other, singing the The Internationale with a choir of monkeys wearing ushankas

Just this once